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59章 我们复合吧?

    苏小妞看着手机上那男人的文字,嘴角上是不间断的讽刺弧度。

    结婚的时候,他就见了她就跟见了瘟神一样,恨不得躲得远远的。就连晚上回家,都像是应付式的,不到三斤半夜绝不会回家。

    怎么现在离婚了,倒是这么阴魂不散的缠着她苏悠悠来了?

    难道,这凌二爷是看她苏悠悠现在日子过的滋润,所以眼红不爽了?

    非要,拉着她苏悠悠和她一起都在绝望的沼泽里不成?

    想想,还真的蛮有这个可能。

    于是,苏小妞就敲击了这么一行字。“请问您是哪位?”

    他凌二爷以前不也是成天一整堆的女人围在身边么?

    不是什么清纯可人,就是什么放荡少妇。苏悠悠估计,没准凌二爷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

    那她苏悠悠,今天也让她来电刺激的。

    “苏小妞,你明知道我是谁!”果然,信息没一会儿就又来了。

    看着上面那简短的文字,苏悠悠几乎可以想到外面那辆骚包的宝马车上的那个男人,气的脸红脖子粗的。

    想到那个男人发怒却又找不到发泄的地方,苏悠悠心里爽歪歪的。正打算放下手机,调戏一下二狗子就去睡觉。

    至于外面的那个男人,既然人家喜欢在外面喂蚊子,她苏悠悠也不该拦着,不是么?

    可就在苏悠悠正准备将手机放下的时候,手机短信又来了。

    打开一看,照样还是来自骚包宝马男。

    “苏小妞,我限你在两分钟的时间内出来。不然……”

    对于后面那个省略号,苏悠悠还真的表示有些怀疑。婚都已经离了,他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威胁到她苏悠悠的么?

    可正当苏悠悠想着这些的时候,又是另一条短信传来:“苏小妞,不要忘记当初咱们的第一次之时,我还拍下一卷录像带来着。”

    那卷录像带?

    苏悠悠怎么可能忘得了?

    要是没有那卷录像带的话,当初她和凌二爷之间也就是一夜情,她苏悠悠最多也就当成被狗给啃了。要不是这男人拿着那卷录像带威胁她苏悠悠,逼迫她臣服在他的裤裆下,他们之间会进展到结婚又离婚的地步?

    只是,苏悠悠绝对没有想到,在离婚之后,这男人竟然还卑劣的拿着录像带来威胁自己。

    那一刻,苏悠悠的脸色不是很好。

    噼里啪啦的按了一通手机之后,女人又发出了这么一条短信:“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想要见你!”

    外面的人,很快又发了这么一条短信过来。

    “你等着!”狠狠的瞪了一眼外面那辆骚包的车,苏悠悠又想到了某个问题,然后又迅速的在手机上敲击下了这么一行字:“你把车子开远点,到巷子口去。我一会儿就过去。”

    之后,手机里没有传来任何的回复。不过苏悠悠知道,那男人算是答应了她的这个条件,因为她看到那辆骚包的宝马车,不一会儿就离开了。

    “二狗子,我肚子还有点饿。”见外面的车子离开之后,苏悠悠又在某男人的面前装腔作势。

    没有办法,今晚偷吃了二狗子里的干焖牛肉,两人都已经闹得很不愉快了。

    要是还让二狗子知道,她这么大晚上的要出去会凌二爷的话,那他还指不定要怎么虐她苏悠悠!

    “饿了?我记得冰箱里好像还有面条,这样吧我去给你下碗面。”说着,骆子阳放下了拿在手上快一整夜,到头来却没有看进几个字的文件。

    “不用了。”苏悠悠赶紧上前,拉住了骆子阳的手

    她不过是在找要出门去的借口,要是让骆子阳真的去了厨房的话,那她岂不是连出门的机会都没有了?

    虽然,骆子阳做的面条,真的比外面好吃了不少。苏悠悠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但苏悠悠这会儿的动作有些过分的粗鲁,拽住骆子阳的时候还不小心踩到了她中午随意丢在地上的杂志。

    脚一滑,就挨着骆子阳,双双跌进了一旁的沙发上。

    骆子阳反映不就快,原本是他可能压到苏悠悠的。但在落进沙发的那一瞬,他突然转了个身,让苏悠悠趴在自己的身上。

    但这么一跌倒在沙发上,气氛却变得有些尴尬。

    因为跌倒的时候,苏悠悠不小心将骆子阳的头给压在她那个自认为非常彪悍的杯下。

    虽然在意识到这一严重性后果的时候,苏悠悠已经在第一时间反映了过来,坐直了。

    可还是,没有能成功缓解都这个尴尬的气氛。

    有那么一瞬间,苏悠悠的脸微红。

    不过比苏悠悠更甚的,是骆子阳的脸。

    那一张原本白皙的脸盘,此刻就像是煮熟了的虾子,红的快要滴出血。

    “那啥……我刚刚是不小心的。”苏悠悠解释。

    “那个……”骆子阳显然有些迟疑不定。特别是他时不时打量着苏小妞,而后又在苏小妞看向他的时候迅速的转身的样子,真的极为别扭。

    “二狗子,有啥话直接说,这样怪别扭的!”苏悠悠锤了一下沙发,对自己刚刚的行为后悔不已。

    “那个悠悠……我想说的是,你真的要是那方面饿了的话,我……我可以帮你……”某男越说脸越是红的不像是他。

    而苏悠悠在听到这话,一时间还有些反映不过来。

    直到她想明白了这骆子阳的意思的时候,当即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屁啊,姐姐会饥不择食要你这样的小身子版?狗奴才,你的脑子到底是什么做的?姐姐是想要出去买点东西来吃,真是的!”

    说着,苏悠悠回了卧室,取出了钱包。一副真的像是要出门去买东西的模样。

    “那个……你这个点出门去会不会太晚了?要不,我陪你去?”二狗子的脸色还是和番茄酱的颜色差不多。

    “不用,从这里走到大街那边去也不远,”苏悠悠穿好了鞋,再度扫了一眼骆子阳那红的快要滴出血的脸:“咳咳,二狗子麻烦你将脑子放到正经事上去,别整天老想着这些有的没有的。这是姐姐给你的忠告。”

    说完,某女大摇大摆的走了。

    被留在沙发上的那个男子,却像是刚刚经历过某种非人的待遇一样,有些无措的依靠在沙发上……

    该怎么办?他的感情,好像被苏小妞看穿了!

    说出来,他害怕被苏小妞拒绝,更害怕连这同住一屋檐下的机会,苏小妞都不给他了。

    可不说出来,他的内心备受煎熬。

    而且也不知道,苏小妞会不会在哪一天,就接受了其他的男人?

    到底,他骆子阳该怎么做才好呢?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苏悠悠从别墅出来的时候,轻拍了一下自己的心脏。

    好在,因为刚刚那么尴尬的一幕,骆子阳并没有坚持一定要陪着她一并出来。

    不然,待会她还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收场。

    从别墅这一区走到街口,还有一定的距离。

    苏悠悠一边走,一边还不时的张望看看身后骆子阳有没有跟过来。

    要知道,从上一次知道她被暴打的时候,骆子阳对凌二爷的不满,就表现的非常明显了。

    不过苏悠悠知道,这股子不满就算不是出自骆子阳对自己的那份特殊感情,也可能是从小到大的那份旧情。

    要知道,小时候她和骆子阳呆在一起的时间,几乎比和她父母亲在一起的还要多。

    “哔哔……”

    但就在苏悠悠频频朝着身后张望的时候,身后却突然上来一辆车子一下子开到了她的旁边。而且,那个驾驶员就像是个疯子,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按着喇叭。

    本来,苏悠悠是想要怒骂一顿的。

    可定睛一看,这不是刚刚停在别墅门前那辆骚包的宝马么?

    可奇了。

    苏悠悠刚刚没出来之前,就让这凌二爷到街口去等了。

    怎么这会儿,他又绕了回来?

    难不成,他刚刚一直还在别墅门前不成?

    “上车。”就在苏悠悠的脑子闪过千思万绪的时候,那辆骚包的宝马车的车窗缓缓的降落。

    车内,某个男人冰冷这侧颜,就这么和她苏悠悠说。

    见这男人如此尊容,苏悠悠还真的觉得奇了。

    在她苏悠悠的记忆中,凌二爷除了离婚的那个时候见面有些悲情之外,他哪一次的出现不少骚包明艳的?

    怎么今夜,他倒是玩起了晦暗色调?

    或许凌二爷不知道,这有点不适合他……

    不过,苏悠悠还是绕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轻车熟路的开了车门坐了上去。

    不管凌二爷现在在玩什么,这都和她苏悠悠没有任何的关关系。不要忘记,他们已经离了婚。

    上了车之后,苏悠悠发现不管是从车窗里看到的凌二爷面色有些阴沉,就连他们现在所处的车厢内,气氛也不是很好。

    明明两个人距离这么近。

    可凌二爷的身上却好像无端端的生出了一面冰墙,阻挡着她的靠近。

    从她苏悠悠坐上车之后,这男人一直都没有说话。

    甚至,连正眼看过她苏悠悠都没有。

    他们周围的空气,也好像是忘记了流动。

    这样沉闷的氛围,实在有些不适合她苏悠悠生存。

    有那么一瞬间,苏悠悠真的有种想要逃脱这个气氛的冲动。

    因为上一次见到凌二爷表现出如此压抑的神色,是那一次他以为她苏悠悠故意拿掉他们的孩子,然后发了狠的答应了她的离婚要求的时候……

    不过苏悠悠也清楚,和凌二爷的这点事情要是没个了结的话,没准他哪天还是会这样耀武扬威的上门来。

    “找我出来,有什么事情?”

    想了想,苏悠悠先开了口,打破了车上那吓死人的压抑。

    “苏悠悠,难道我没有什么事情,就不能找你了么?”听到苏悠悠开口,凌二爷身上笼罩的那层冰冷气息,在一瞬间褪去了许多。

    不过,此刻他的声音,有些莫名的沙哑。

    那哑哑的声线,陌生中带着一股子熟悉。

    记得她苏悠悠拉着行李箱从凌家走出来的时候,凌二爷也曾经用过这样的嗓音挽留过她。

    当记忆里那些她苏悠悠认为早已被时间冲淡的片段再度涌现的时候,她的眼眶有些微红。

    “凌二爷,说什么话呢!您这日里一万零一只鸡,要是被我这样的无名小卒给耽搁了,该是多大的损失?”一席话,苏悠悠说的有些酸溜溜的。

    不要忘记,以前他没有时间陪在她身边的时候,他便总是用这样的借口搪塞她。

    什么日理万机?

    不就是陪着各色各样的女人上报纸么?

    “苏悠悠!”一句话,不知道她苏悠悠怎么的挠了凌二爷的恼怒点。

    此刻,男人周身的冰点已经褪去。

    取而代之的,是那股子莫名的烦躁。

    “苏悠悠,我可不像你。”可不像你,陪在别人的身边的时候,就会那么主动的投怀送抱!

    不过这话,凌二爷倒是没有说出口。而是,眼神若有似无的在苏悠悠的胸口上打了个转。

    没错!

    刚刚苏悠悠和那个混小子一起跌在沙发上的那一幕,他都看到了。

    甚至,连之前苏悠悠骑在那个男人的身上耀武扬威的那一幕,他也都看到了。

    而这样的画面,在敲破了他心里的醋缸子的同时,也让他惶恐。

    惶恐着有一天,他的苏小妞真的会为了别的男人而离开他……

    可无奈,造成现在这个情形,还不是他自己?

    想到这些,凌二爷颓败的闭上了眼。

    在驾驶座上闭目了好一会儿,男人才开口问道:“苏小妞,你刚刚做什么那么鬼鬼祟祟的。难道,我凌二爷就那么见不得人么?”

    说这话的时候,凌二爷已经睁开了眼。

    视线,正好落在窗外那片夜色。

    他的嗓音中,更多的是不舍,还有无奈。

    看着男人低头沉思的样子,苏悠悠道:“我不鬼鬼祟祟,难道要正大光明的上你的车不成?我是一个离婚的女人,现在有多少人想要在背后抓我的不是,好来算计我?这么大晚上的和你这个前夫进出,你不要脸我还要脸。麻烦你,以后不要大半夜的过来找我,成不?”

    其实,苏悠悠一早就料到了,离婚的单身女人生活并不是那么好过。

    可没有想到,是这么的难过。

    以前小区里的这些人还认不出自己的时候还好。

    可这日子一久,大家也都发现,她就是当初和凌二爷闹出离婚绯闻的女人。

    而现在又看到她住的别墅里,还有一个骆子阳进进出出的。

    表面上,她们都和她苏悠悠笑脸相迎。但背地里,他们却用各种难听的话,议论着她。

    苏悠悠有好几次从外面回来,就听到旁人在这么议论着她。

    有那么一段时间,苏悠悠真的很想搬出这个小区。

    不让别人,在她的背后指指点点。

    若不是骆子阳千番挽留,她早已搬了出去。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现在问她苏悠悠为什么和他见上一面还要如此鬼鬼祟祟的男人……

    “悠悠,以后我会大白天过来看你的。”某男在被她怒吼了这么一声之后,顿时没有了之前嚣张的气焰。

    那卑微的语气,还有无奈的眼神,一点都不像是苏悠悠记忆中的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该是张狂的,该是意气焕发的。

    不该,是现在这个样子的。

    “够了。还是说说,你今天到底找我有什么事情吧。”苏悠悠的嗓音,哑哑的。飘在空气中,幻化成他们两人都无法解开的结。

    不过,她的神情来的快,去的也快。

    在凌二爷还没有及时捕捉到她眼眸里那点受伤的神色之时,她的一切已经恢复了寻常。

    此刻的她,还是以前的那个苏悠悠。

    笑的,没心没肺。

    在恢复了神色之后,她挑眉看向坐在驾驶座上的那个男人,问道:“凌二爷,难不成您是来找我苏悠悠复合的不成?”

    她的话,带着玩味。

    聪明如凌二爷,他自然不难看出,苏悠悠只不过是和他在开玩笑。

    可凌二爷,还是不愿错过这么个机会。

    一时间,他解开了自己身上的安全带,转身看向身侧的女人。

    黑色的眼眸里,在如此昏暗的光线下,竟然带着光亮。

    那是,希冀的光亮。

    专注的盯着苏悠悠,他开口问道:“如果我说是呢?”

    凌二爷问出这话的时候,语调显得极为平淡。平淡的,不像是他。

    但唯有他自己才知道,此刻的他内心已经掀起了千层浪,紧张中带着期待,期待中带着害怕。

    紧张期待,是他在期盼着苏小妞的答案,会不会和他所期盼着的是一样的。

    害怕,是他担心苏小妞给出来的那个答案,不是他所想要的。

    可如此的情绪交替中,凌二爷等到的是另一阵子的沉默。

    在如此压抑的氛围中,苏悠悠的脸色先是有些诧异。

    但紧随而至的,却是一抹苦涩的笑。

    “凌宸,这不好笑!”说着,苏悠悠看向了窗外。

    此刻的苏悠悠,没有了那抹没心没肺的笑容当掩饰,她的悲凉展现的淋漓尽致。

    “悠悠,你知道我并不是在开玩笑。”

    他是发自真心的,想要和她复合。

    “我不知道这对你来说是不是玩笑,但对我来说是这样的!”在说这话的时候,苏悠悠的视线一直都落在窗外的夜色,没有回头看凌二爷。

    不然,她也会发现,此刻她身后的那个男人的黑眸里,早已写满了疼惜。

    “我苏悠悠是傻,但我也不好骗。你们有钱人的游戏,我真的玩不起。”

    有钱人的心思,你别猜。你猜来猜去,也不明白!

    这是,苏悠悠现在的领悟。

    “苏悠悠,不管你信不信,我从来没有将我和你的婚姻当成游戏。”他,真的喜欢她!

    不然,也不会不顾全世界的人都反对,都义无反顾的举办他和她的婚礼。

    只是,凌二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的爱情开始变了质。

    本来是两个人干干净净的世界,却突然参杂了那么的人进来。

    他开始变得身不由己,她开始渐渐远去……

    “就算不是游戏,又怎么样?我觉得,现在是我们最好的结局。”眼眶,有温热的液体滑落。

    索性,她此刻是面向窗外。

    凌二爷,并没有看到她此刻的表情。

    而那滴泪水,在还没有掉落下来之际,便被她苏悠悠给抬手给拂去了。

    转身看向身后的男人的时候,苏悠悠的脸上,又是那抹明艳动人的笑。

    泪水,仿佛只是昨日的错觉。

    “好了,子阳在等我,我该走了!”说完这句话,苏悠悠便推开了车门。

    临下车之前,她又想到了什么:“对了,关于那卷录音带,还希望凌二爷高抬贵手。我苏悠悠虽然没有那么高风亮节,但若是真的被逼到走投无路的话,我会作出多疯狂的事情,连我自己也想不到。”

    她不是在说笑。

    而她也清楚,凌二爷知道这一点。

    说完这一句话,苏悠悠连头都没有回,就走了。

    而被留在车上的那个人,却无力的闭上了眼眸……

    苏悠悠,你所说的最好的结局,就是这样?

    可为什么,我却痛得快要不能呼吸?

    望着后视镜中渐渐远去的身影,某男人脸上缓缓滑下了热泪……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妙文?”

    “妙文,你不是说今天要给你家打电话么?”

    这天,顾念兮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就听到谈老爷子的嗓音在大厅里响起。

    不过很显然,他喊着的人并未出现在大厅。

    不然,此刻谈老爷子也不会喊得如此焦急。

    “爷爷,找表叔么?”顾念兮扶着大肚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门口,二黄见到顾念兮照样呜咽着,像是在哭诉着顾念兮怀孕之后对它的不管不顾。

    “乖,在外面等着,待会给你好吃的。”一句话,原本闷闷不乐的狗,乐呵的在院子里打转。

    “兮兮,你回来了?妙文是不是还在睡觉?我喊了他好久,他都不下来。”谈老爷子的腿脚不是很好。

    一般不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现在他都不怎么上楼去。

    不过顾念兮进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到了楼梯口,显然是打算上楼去。

    “爷爷,我上去帮您看看吧。您还是在大厅里好好休息,胡伯伯昨儿个不是说,您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好好休息么?”

    “那好,你帮我上去看看。”

    谈老爷子这么说,但还是没有回到沙发上。

    看样子,是在等待着顾念兮上楼。

    看懂了谈老爷子眼眸里的急切,顾念兮也就扶着肚子上了楼。

    “兮兮,你当心点。”她的身子还沉着。

    “没事。”

    说着,顾念兮已经到了三楼。

    谈妙文昨天是在他们这一层的客房睡下的,被褥还是顾念兮给他整理的。

    “表叔?”

    “表叔,你在里面么?”

    “表叔,我推门了!”

    敲了好几下门,顾念兮都没有等到回应,便推门而进。

    本以为,谈妙文应该是睡的太沉,没有起来。

    可谁知道,推门而进的顾念兮却看到,她昨天整理好的被褥根本就没有动过。而这个房间里,哪还有谈妙文的身影。

    “兮兮,妙文是不是还在睡?”

    顾念兮下楼的时候,谈老爷子照样还是等在楼梯口。

    “爷爷,我找了整个三楼和二楼,都没有表叔的身影。昨晚上,他貌似连睡过都没有。”她昨晚上铺好的被褥,现在还是那么的整齐。

    “什么?”一听到这话,谈老爷子的脸色顿时煞白,也有些昏厥的趋势。

    顾念兮赶紧搀扶着谈老爷子,然后喊着:“刘嫂,快打电话给胡伯伯……”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谈老爷子这一昏厥,整个谈家的人都回来了。

    自然,谈逸泽也没敢耽搁,回到了家。

    不过老胡诊断过后,说没什么大问题,大家也就都放宽了心。

    “兮兮,你和小泽应该都还没有吃午饭吧。刘嫂那边做好了午饭,你们两快过去吧。”谈建天扫了一直都守在边上的小两口,这么道。

    “爸爸,我没什么胃口。”

    “没胃口也要吃,小泽快带兮兮过去。老胡都说没问题了,我在边上照看着就行。”谈建天道。说完,他又看向了一侧的陈雅安和谈逸南:“你们也过去吧。有什么事情,等吃完饭再说。”

    被谈建天劝上餐桌的一行人,此刻和舒落心一起用餐。

    一边,谈逸泽不断的给顾念兮布菜,找些她最爱吃的。不过这会儿她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大概还没有从刚刚谈老爷子再度昏厥过去的惊吓中回过神来。

    而一边,陈雅安虽然没有得到任何的照顾,却是吃的津津有味。

    “念兮,你吃点东西吧。爷爷会没事的。”边上,谈逸南开口。

    其实,谈逸南现在关心的,还不仅仅是顾念兮。

    他对顾念兮是有情,但他也担心谈老爷子。

    毕竟,那是他的爷爷。

    而谈逸南也知道,老爷子现在对顾念兮肚子里的那个抱着很高的期盼。成天念叨着,都是他的小孙孙。

    要是这个时候,念兮和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事情的话,那谈老爷子恐怕真的就承受不了打击的。

    所以,这个时候关心顾念兮,间接的等同于关心谈老爷子。

    谈逸泽或许也明白谈逸南此刻的想法,对上他投去感激的一眼。

    “我在吃。”听到那么多人都在劝她吃饭,自然也动了筷子。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明白此刻谈逸南的做法。

    例如,谈逸南身边的陈雅安。

    在看到顾念兮随随便便吃个饭,都有那么多人关心,而自己则备受冷落。

    连自己的丈夫,都摆明着当着她陈雅安的面关心别的女人之时,陈雅安立马沉着一张脸,道:“我说,有些人生来就是命好。就算装模作样的,也有人关心。有些人生来就是命贱,一整天都在公司累死累活的,人家却连正眼看都没有!”

    陈雅安说的这话听上去无意,但实际上就是在讽刺顾念兮。

    讽刺顾念兮一整天游手好闲的呆在家里,到了吃饭的时候还有人劝着有人布菜,而她陈雅安今天上了一整天的班,却没有人这么对她。

    这餐桌上,哪一个是池中物?

    岂会,听不懂她陈雅安的这一番用意。

    当下,谁的脸色都不是那么好。

    本来今天谈老爷子晕倒,谁的心情都不是那么好。

    没想到她陈雅安还想在这个节骨眼上插一脚,谁能开心?

    特别是谈逸南!

    陈雅安现在说出来的话,一半是针对顾念兮,一半还针对他谈逸南。

    这话,就跟甩在他脸上的巴掌没有区别。

    “命贱和命好,其实也看人。有人一天在公司做事,为公司谋了多少的福利,有的人成天呆在办公室里,就知道修指甲和喝下午茶。不拖累别人,已经算是万幸了。还有脸想要在这里求得关心?”谈逸南连看都不看陈雅安,就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虽然他没有看陈雅安,但餐桌上谁都听得出他是针对陈雅安说的。

    而那些事情,也是陈雅安干的。

    要是一般人,被人当面这么说都羞愧的离开餐桌了。

    可陈雅安的脸皮厚的,竟然敢反过来指责谈逸南:“你说的这都是什么话?我哪有拖累大家?你别把这些都扣到我的头上来。”

    本来,陈雅安是想要通过这一句来扳回一点面子的。

    可没有想到,谈逸南压根都不用想,就这么回应道:

    “是不是扣在你头顶上的,你自己心里清楚。用不着,和我解释。你以为,你在公司里做的那些事情,都没有人和我报告么?”

    因为顾念兮最近身子越来越重,没能到公司去上班。

    所以陈雅安现在在他们的那个部门,成天用经理夫人的称号压人。

    这些,其实谈逸南的人都有和他报告。

    他之所以没有说出来,是因为不想要在这个时候还将谈家搅和的乌烟瘴气的。

    可没有想到,陈雅安竟然还敢那这些来指责他?

    “你……”陈雅安没有想到,谈逸南竟然会这么直接的责骂她。当下,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别你和我的。今天要是说我也就一并说出来了,以后你别整天仗着你是谈家的少奶奶就在策划部为非作歹。你自己不嫌丢人,我都觉得害臊。当然,我还要说的是,如果你还继续总在公司里拿你这个少奶奶的身份说事的话,我不介意将你这个身份给拿走。”也就是说,他谈逸泽有了离婚的打算。

    反正离婚现在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本来还想着找个凑合下去的人,过完下半辈子。

    可谁又能想到,这陈雅安成天都不安分。

    “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听到谈逸南的这话,陈雅安开始害怕了。

    谈逸南的意思是他想要离婚。

    不……

    虽然陈雅安是有些忍受不了谈逸南和自己结婚了,还对自己的嫂嫂不死心。

    可当真要她和谈逸南分开,她还真的做不到。

    且不说,现在谈家给她的优渥生活。

    单单是嫁给了谈逸南,陈家的人对她刮目相看,甚至比以前要百般的讨好她,这一点陈雅安就舍不得放下。

    当下,陈雅安看着谈逸南冷漠的侧颜,一时间也没有了主意。连忙转身,看向舒落心,道:“妈,您看南……”

    到这,其实舒落心都看在眼里。

    她之所以一直都不开口说话,都是因为身边不止有个顾念兮,还有谈逸泽在场。

    从上一次,陈雅安闹出那些事之时,谈逸泽已经清楚的警告过她,要是不让陈雅安安分一点的话,那他谈逸泽不介意亲自动手,处理掉他们。

    而舒落心好歹也是看着谈逸泽长大的。她自然清楚,这谈逸泽可是说到做到的人。

    这也是,她这一阵子都按兵不动的原因。

    不过眼下陈雅安都向她求救了,她要是再不说话,也实在有些不合适。

    悄悄的看了谈逸泽一眼,见他并没有其他的神色,只是认真的在给顾念兮布菜之后,舒落心这菜开口:“什么事情都可以吵,你能不能给我安静一点?你没看到你爷爷现在还病着,全家人都心烦,你还闹?”

    连眼色都不会看,真的不愧对她这个石头脑。

    “妈,我也是看……”看谈逸南对顾念兮太上心,所以她才……

    只是这话没有说完整,她又被舒落心给堵了回去:“你要想当这个家的儿媳妇,什么时候该做些什么事情,你自己就要懂得识别。不要成天的胡搅蛮缠,这样你觉得有谁会关心你?”

    想要得到,就要懂得付出。

    不过,或许陈雅安从小到大都没有人教会她这一点,所以她现在半点都没有付出就老是幻想着要收获。

    “妈,我知道我做错了!”被舒落心这么一说,陈雅安心里就算有再大的不满,也只能往回咽。

    谁让,现在她处于下风,还想着要保住谈家少奶奶的这个位置?

    她可没有忘记,在这段时间因为她的这个身份,她在公司里可是出尽了风头。

    要是这会儿又回到以前那个默默无闻的位置,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适应的了。

    “既然知道错了,就给我安静的吃饭。别成天老是扯着有的没有的。”

    “我知道了!”

    于是,在舒落心的一番话之后,餐桌上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

    只是,一顿饭所有人都食不知味……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午饭过后,谈老爷子总算是醒了。

    不过醒来的谈老爷子,只留着谈逸泽和顾念兮在卧室里陪着他,其他的人都被人叫到大厅外了。

    “小泽,你说我现在还要不要给老二打电话,说妙文的事情?”说这话的时候,谈老爷子的手上是一张全家福照。

    黑白的相片上,是唯一一张至今谈家人还保留的完好的,上面还有谈妙文和谈逸泽合影的相片。

    谈老爷子的大掌,一直轻轻的摩挲着照片上的人。

    那双布满了细碎纹路的眼眸,有些湿润。

    “爷爷,还是再给他一点时间吧。”毕竟身体经过了那么大的变动,谁都难以接受。“等他自己想清楚了,想要回来的话,会回来的。”

    逼急了,适得其反。

    这个道理,谈逸泽是清楚的。

    这也是,他一直都知道谈妙文还活着却没有直接将他死活给拽回家,而背负着害死他的罪名这么活着的原因。

    “唉……小泽,其实爷爷最在意的,老二对你的恨意。那么多年了,我知道他其实都没有释怀。”

    不仅是老二,还有他们一家子,恐怕一直到现在,都对谈逸泽抱着成见吧?

    “爷爷,反正都过了那么多年了我也不介意再多背上两年。您还是不用想那么多,好好养身子才是最要紧的。”

    谈逸泽就这样,坐在谈老爷子的床上,陪着他说话。

    而顾念兮陪在身边。

    虽然她什么话都没有说,但她却是感动的。

    因为,她很庆幸,自己嫁给了谈逸泽。

    一个,有情有义,而且还非常正直的男子汉!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123言情连载——

    “老公,我刚刚察看了咱们大门口的监控录像,都没有表叔的身影。你说,他会不会还在这个家里?”问这话的时候,顾念兮洗完澡侧躺在床上。

    而谈逸泽也刚刚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头发上还带着没有擦拭干净的水珠。

    “你以为,以他的身手只有大门一个出口不成?”谈逸泽看着她犯迷糊的样子,嘴角轻勾。眼眸里,也盛满了宠溺。

    这小东西想法还真是简单!

    “不走大门?难不成还从窗户出去?”某女抓了抓头发。

    “……”谈逸泽走到了他们的窗口,望了一下高度之后,道:“这个,对他来说小意思!”

    “不会吧,这么高真的能跳下去?”顾念兮跟着谈逸泽凑到窗前,张望了这高度有些惊讶。

    而对于她的这个问题,谈逸泽并没有正面回应她。而是反问道:“你以为,当初我们结婚住在小公寓你还一个人睡书房的时候,每晚踢掉的被子是怎么盖上去的?”

    听谈逸泽这话,顾念兮第一时间还没有反映过来。

    等到反映过来的时候,她十分惊悚的看着面前的男人道:“该不会,你从那个时候就爬窗户给我盖被子吧?”

    那可是五楼!

    只是和谈逸泽说起这事的时候,顾念兮又想到了另一个可疑点:

    “等等,那是不是有一次我睡到醒来没穿衣服,也是你做的?”

    而且顾念兮还记得,醒来的时候她的身上还有几个类似于像是蚊子咬到的红色印记。

    当时顾念兮见书房的门还是紧锁着,而且她堵在门口,防止谈逸泽闯进去椅子还摆的好好的,就打消了自己的疑虑。

    还以为,是自己太累了,洗完澡忘记穿衣服就睡觉了。

    不过今儿个和谈逸泽聊起这些的时候,菜觉得疑点重重。

    “我就觉得,穿衣服睡觉可能有点不舒服……所以就顺手帮你给……”其实吧,要是别人还好。但关键是,这人是顾念兮。谈逸泽一直对她没有多大的免疫力。

    见到她睡在床上,而且还睡的不大老实。被子踢掉了不说,连睡裙都被她蹭到了肚皮上,这让谈逸泽怎么抵制的了诱惑?

    所以,在那个夜深人静,夜黑风高的时刻,谈某人就顺手将她的衣服给拽下来,当然还趁机吃了她一下豆腐。

    本以为,这些自己都是偷偷进行的,顾念兮不可能察觉到。

    没想到今儿个倒是被挖出来了,谈某人的脸颊上泛起了不正常的红。不过因为他最近时常在阳光下训练,晒得有点黑,看不大出来。

    谈逸泽有些断断续续的说着,虽然没有直接交代清楚,但顾念兮算是清楚了,敢情她还没有自动和他同床的时候,就被这老流氓给非礼了?

    唔……谁刚刚谁谈逸泽是非常正直的男人的?

    拖出去,枪毙五分钟!

    “谈逸泽,你是老流氓!”

    竟然趁着她睡觉的时候偷偷的吃她豆腐!

    呜呜,顾念兮感觉自己的一世清白都没有了。

    “是,我是老流氓。不过你该庆幸的是,我只对你一个人耍流氓!”说这话的时候,谈某人一副非常正派的将怒瞪着自己的顾念兮给揽进了自己的怀中。

    这一副慷慨凛然的样子,仿佛他刚刚做的是多么正直的事情。

    看着这男人一脸得瑟的样子,顾念兮那股子怒气也消了很多。

    “得了吧你,真讨厌。”

    “我真的讨厌么?那为什么我看到我老婆对我笑的芳心暗许?”某男的嘴角上,挂着邪恶的弧度。

    “谁对你芳心暗许了?是你自己色眯眯的盯着我看。”某女锤了锤男人的肩头。

    “是,我就色眯眯的盯着你看,有没有想要把我给推到,强了我的冲动?”

    “去你的。我睡觉去了,你要是不想睡,就一个人在那里呆着!”

    “别啊,等等我。”

    吵吵闹闹中,两人都上了床。

    谈逸泽的手,环着她的肚子。

    而顾念兮,则顺势枕在他的肩头上,嘴角忍不住的上扬!

    这世界,大概也就只有谈逸泽一人,能将甜言蜜语说的如此的猥琐吧?

    可没有办法,这就是她的谈逸泽,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男人。

    而她顾念兮,真的好喜欢这个男人……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