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61章 想要复合,他妈的没门!

    这天,顾念兮趁着去医院待产之前,准备将自己手头上的那些资料都给整理好,然后交给谈逸南。

    她是明朗集团的策划部经理,这些策划的事情其实都该有她来负责才对。但因为肚子越来越大了,每天动一动都有些费尽,所以一般的事情都在家里面处理。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有许多的事情都落下了。其实顾念兮也想过,在自己怀孕的这段时间,让别人先顶替自己的职位,等到生完了孩子再说。可这个想法,一直都没有得到谈建天的赞同。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顾念兮打算生完孩子再休息一段时间之后,就回到公司上班。

    此刻,在顾念兮的手头上的,是这一次宋亚集团准备开发的项目。和以前一样,也是采用竞标方式。

    不过这个方案,要到年底才开始。到时候她生完了孩子,正好回到公司。所以趁着整理完了手头上的工作之后,顾念兮也翻了翻这个项目的一些事项。

    这个时候,陈雅安正好从外面回来。

    换了鞋,陈雅安随意的在大厅落座。

    见到顾念兮手头上的那个合同,她立马就认出了,这是这次宋亚集团的开发项目的资料。和舒落心给她的那一份,几乎一模一样。

    看到这,陈雅安的嘴角上是一闪而过的冷笑。

    她陈雅安在外面拼死拼活的,都没有得到谈家人的一句好话。

    而她顾念兮,就像是个阔少奶奶一样,在家里悠闲自在的坐着,身边还放着牛奶和零食,却得到了整家人的喜欢?

    不公平!

    在陈雅安看来,这一切真的对她极为不公平。

    因为在她的眼里,此刻所谓的看文件,不过是在她陈雅安面前装模作样罢了。

    这宋亚集团的开发项目,明明要到年底的时候才开始竞标。现在这时候就开始准备?

    陈雅安可不相信,这天地下真的有这么勤奋的人!

    不过,就算顾念兮装模作样也好,迟早有一天,她都会在她的那个位置上坐不下。到时候,她陈雅安势必要取而代之。

    而这宋亚集团的开发项目,就是最好的机会!

    想到舒落心昨天和她说的那些,陈雅安开了口:“嫂子,这宋亚集团的那个项目,不是要等到年底么?”

    “是年底。不过现在看一看,先有个大概的构思也好。”顾念兮的视线依旧停在那些纸张上,丝毫没有察觉到边上的陈雅安在听到了她的这番话之后,嘴角上勾起的冷笑。

    装!

    继续装!

    等到这个项目开始的时候,看你还怎么装?

    到时候,她陈雅安绝对让你摔的个粉身碎骨!

    “是有个大概,比较不错。不过您明天不是要到医院去待产了么?看大哥对你的那个紧张劲,他会同意你将来生完了孩子就去公司上班么?”陈雅安说的这一番话像是满腹关切,不过这话倒是和她脸上的冷笑极为不符。

    说实话,她也就是在试探顾念兮。

    要是到时候她生完了孩子,没有去上班。

    那到时候她和舒落心准备的那些东西,岂不是不能派上用场了?

    “逸泽在这方面不会干涉我,只要我身体恢复了,他说随我高兴。”

    这才是她喜欢谈逸泽的原因。

    不会因为他一个人的喜欢,而独占了她的整个世界。更不会像别的男人一样,将妻子弄在家里煮饭洗碗,成天为了没完没了的家务而忙的晕头转向。

    他说过,只要她能在确保自己人生安全的情况下,他会任她遨游。就算累了也没有关系,因为他会一直都在她的身后守护着她。

    “是吗?大哥还真的蛮好说话的!”

    听到顾念兮的这一番话的时候,陈雅安的眼眸里一闪而过的得意。

    顾念兮生完了孩子会回到公司去上班。

    那么最起码,她和舒落心准备的那些计划是不会落空了。

    但在得意之时,陈雅安的心里也有些泛酸。

    为什么,顾念兮的一切都那么美好?

    不管是谈家人对她也好,公司的人也好,都那么的喜欢她。连那么难以相处的谈逸泽在她的面前,都心甘情愿,任劳任怨。

    而她陈雅安,嫁进了这个家这么久,努力也努力过了,为什么都没有得到一句好话?

    在谈逸南那边,也一样……

    想到这,陈雅安突然又转移了话题,问道:“嫂子,其实有些话我憋在心里蛮久的。我就是想问,你和逸南为什么会那么的要好?”

    谈逸南一下班到家,只要顾念兮在大厅里,他就会和她聊天。有时候是公司的事情,有时候还有别的趣事,他们之间好像有聊不完的话题。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顾念兮原本是在看宋亚集团的开发项目的资料,在听到陈雅安的这一番话的时候,注意力一下子就被转移了。

    盯着陈雅安看,她的眼眸微冷。

    “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嫂子。”陈雅安的脸色,也有些变了。

    不再是刚刚和顾念兮在沙发上聊天的时候带笑的表情,那些笑容早已凝固。取而代之的是冷,蚀骨的冷……

    “你觉得,我除了和他在公司的事情上还有话题聊之外,还会有什么?”她对谈逸南,早已没有了当初相恋的时候的那种悸动。

    换用谈逸泽的话来说,他谈逸泽要在她顾念兮的世界里猖獗一辈子,所以她顾念兮的所有的情绪都只能为了他谈逸泽一个人。

    按谈参谋长的这种占有欲,她顾念兮要是还有二心的话,不就早被那男人一枪给毙了?

    可现在,这陈雅安到底还在想什么?

    每天谈逸南和她聊公司的事情的时候,她陈雅安不也都在场么?

    怎么现在听起来,倒像是话中有话!

    该不会,她还怀疑她顾念兮企图勾引谈逸南不成?

    “我就是知道是聊公司的话题,所以我才想要和你在私底下将这事情给解决了。如果我知道除了公司的事情之外,你们还有其他的什么事情的话,你觉得我还会像现在和你这么说么?”要是被她逮到谈逸南和顾念兮出轨的证据的话,别的不说,她一定要闹得人尽皆知。

    让这顾念兮,彻底的身败名裂才行!

    这就是她陈雅安。

    绝对不会容许别的女人,来破坏自己的婚姻!

    就算来个鱼死网破,也不能!

    “那么,我也警告你,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顾念兮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做的事情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你要是下次喊敢用这样的语气来和我说话的话,小心我第一个扒了你的皮!”她的脾气算是好的,能原谅别人。

    但这可不意味着,她必须要容忍别人随意的践踏她的自尊。

    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顾念兮收拾好自己摆在茶几上的东西,准备上楼。

    而这个时候,恰巧碰到刚下班回家的谈逸南。

    谈逸南的手上还有几分资料,看得出应该是打算今晚带回家做的。

    顾念兮这个策划部的经理一天不在岗位上,需要他处理的事情也比较多。

    而边上,刚刚还咄咄逼人的陈雅安在见到谈逸南进门之后,立马消了声,安静的坐在沙发上。

    这样的她,和刚刚对着顾念兮那趾高气昂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念兮,你在这里正好。我今天这里还有一些资料,想要让你给我一点意见。”顾念兮的点子特别多,连谈逸南都不得不佩服,她为什么每天都有那么多的奇思妙想?

    这也是,就算顾念兮现在怀孕准备生子,谈建天都不愿让别人顶替了她的位置的原因。因为她顾念兮在这个策划部经理的位置,当之无愧。

    而且,顾念兮也非常喜欢这份工作。

    虽然现在怀孕在家待产不方便到公司去,但谈逸南要是带回来什么方案的话,她都会跟着一并解决。

    可今天,顾念兮的脸拉的可不是一般的长。

    冷冷的扫了谈逸南的手上那叠资料之后,顾念兮道:

    “谈副总,以后公司的事情还请您自个儿解决。”

    说着,顾念兮就要迈开脚步,朝着楼上走去。

    而谈逸南有些反映不过来,追上前:“念兮,你怎么了?”

    就算以前她不待见他谈逸南的时候,遇上公司顾念兮也会照样公事公办的。但今天的顾念兮,是怎么了?

    特别是她用那么冷漠的语气喊他“谈副总”的样子,摆明了就是要拉开两人的关系。

    “我没什么。不过以后有什么事情的话,还麻烦谈副总找你的贤内助商量。”说完这一句,顾念兮便打算上楼了。

    但谈逸南,还挡在她的面前。

    看了他一眼,顾念兮又开口说着:“还有一件事情!”

    顾念兮说这一句的时候,谈逸南原本变得有些晦暗的眸子,又开始有了光亮。

    不过这抹光亮在他的眸子里浮现的时间并不长。因为顾念兮随之开口说出的一句话,便让他眸子里的光亮彻底给灭了。

    顾念兮,是这么说的:“还麻烦谈副总让道,免得待会儿有人又说,我趁着这个机会把谈副总给勾引了。”

    说完这一句话,顾念兮绕过了谈逸南,大步朝着楼上走去。

    而愣在原地的谈逸南,也在这个时候回过神来。

    第一时间,他将他那满是恼火的视线落在陈雅安的身上:“你到底对她说了什么?”

    “我……”陈雅安还真的没有想到,顾念兮这一次竟然会当着谈逸南的面,和她撕破了脸皮。

    一时间,被谈逸南这么质问着,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你他妈的,到底对她说了什么?”谈逸南一看到陈雅安这个怯怯的样子,当下没由来的恼火。

    “是,我是说了,让她有事没事别和你聊天。我这么说,有错么我?我陈雅安才是你谈逸南的老婆,你睁大眼睛看清楚了没有?为什么你有什么事情,都只和她一个人说?”

    而回到房间面对她的时候,却连问声好都懒了?

    既然谈逸南今天要和她撕破脸,那她奉陪,如何?

    “聊天?你有没有脑子,我和念兮说的都是公事,你自己睁开眼睛看了没有?再说,就算我和你说,就凭你那个石头脑子,能给我什么好的建议么?别总往自己脸上贴金,最起码也要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谈逸南听着这陈雅安的话,要不是他不打女人的话,真想直接往她脸上甩一巴掌。

    是,他是承认一开始自己是想过要靠着这些公事来接近顾念兮。

    可渐渐的,他也开始习惯了顾念兮这么个存在方式。

    当初想要跟顾念兮越近一步的想法,也渐渐的淡了。

    现在的他,只希望顾念兮生活在自己可以看得见的地方。看着她幸福的微笑,他就足够了。

    至于这些公司的事情,现在他真的只是纯粹的想要和顾念兮交流一下自己的想法。

    可陈雅安这个女人,竟然不知道将脑子往哪里搁,非要将这事情闹成这幅模样!

    这叫他怎么不恼火?

    而陈雅安也没有想到,自己在谈逸南的心里竟然是如此的不堪。

    “我……”

    听着他对着自己叫器着,骂她石头脑子的时候,陈雅安的眼眶渐渐的红了。

    “……”

    本来,谈逸南还想要动嘴说话的。

    不过在看到谈家大门前出现的那抹绿色的身影出现的时候,谈逸南本来准备要脱口而出的话语,还是咽回到了喉咙里。

    他自己的婚姻生活不幸就算了,他可不想也搅和的顾念兮和谈逸泽的婚姻生活也跟着自己一样。

    愤恨的看了一眼陈雅安,谈逸南最终大步上楼。

    而进门而来的谈逸泽,正好撞见刚刚那一幕。

    随意的扫了一眼愤然离去的谈逸南,谈逸泽的眼眸微深……

    ——分割线——

    “老爷子,凌二爷最近除了半夜去了苏小妞现在的住所之外,他们之就没有别的接触了。”凌家大宅的院子里,凌老爷子正看着鸟笼子里的鸟叽叽喳喳的上跳下窜之外,一边还听着身边站着的那个人的汇报。

    “两人见了面没有?”凌老爷子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摇椅上的扶手。

    “见了。”

    “那宸儿在那过夜了没有?”要是过夜了,那就代表着事情快要水到渠成了!

    “没有!”

    那人看了老爷子的神情好一会儿,才如实回报。

    “唉,这死孩子见了面怎么也不知道留下住一晚上?”这样的话,他想要和谈老爷子在同一年报上金孙孙的梦想,什么时候才能实现?

    “老爷子,这事情您这边急是没有办法的。我看凌二爷也想要在那住一晚上,可关键是人家苏小姐不让!再说了,那个别墅里还住着一个骆子阳!人家都说,一山不能容二虎,除非一公和一母。这两天公老虎,能住在同一屋檐下么?”

    “那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说,老爷子您要是想要尽快抱上孙子,关键还是要从苏小姐那边先下手!让她,先搬回到咱们凌家,到时候害怕凌二爷找不到机会和苏小姐……”后面的话,助理没有说完。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凌老爷子。

    而凌老爷子在听到他说完这一番话之后,也笑的那个春光灿烂!

    “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看我,真的老糊涂了!”凌老爷子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然后又随即想到了一点:“不过,要想让这死孩子住进来还真的不容易。你也帮我想想,到底该怎么将那死孩子给弄回到咱们凌家。”

    “现在直接说想要这苏小姐回到凌家住,我觉得不大可能。您也知道,当初夫人和先生那边,肯定给苏小妞留下了不了磨灭的印记。所以我觉得,咱们不能从正面攻入。”

    助理的话,凌老爷子也是赞同的。

    要是换成是他,当初这么一家人使劲了浑身解数刁难自己,他不扛着一把冲锋枪朝着那一家子的人扫射一顿就很好了,怎么可能还回去同住一屋檐下?

    “那你的意思是,咱们要另辟一路?”

    “是!”

    “你倒是说说看,我们现在从什么方面下手。要是能成功的话,重重有赏!”为了给凌二爷讨回媳妇,这回凌老爷子可真的下了血本。

    “其实我也是从谈老前阵子发病得到的灵感,我在想顾小姐在看到谈老爷子昏倒,本来想要回d市一趟,都能打消。若是这苏小姐知道您也晕倒,会不会也跟她一样?”

    “虽然不是什么锦囊妙计,不过还可以实施。这样吧,咱们说做就做,今天就开始,怎么样?”

    “老爷子,您还真是行动派!”

    其实,他的意思就是猴急。

    只不过,这凌老爷子可不会接受用动物词来形容他,所以每一次张助理要说凌老爷子,都势必没话一番。

    “那是!咱是军人,说做就做,是咱们军人的本色……”某老爷子臭屁的乐呵着。

    ——分割线——

    这天的傍晚,苏悠悠正一个人在街上闲逛,准备寻找一些设计灵感。

    乐悠国际服装公司现在已经上了轨道。

    而这,都是顾念兮和施安安的功劳。没有他们两人帮忙她打理公司的话,那乐悠其实就是一盘散沙。

    为了回报这两个人,苏悠悠分别给了这两人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当然,除此之外,苏悠悠当然还想要创造出更多的好衣服,让乐悠的业绩上一个新的台阶,也让顾念兮和施安安,得到更好的报仇。

    逛了一圈之后,苏悠悠正见到了一些能让她颇具灵感的衣服,正打算拿出纸和笔,画出个大概,然后回家仔细琢磨一番的时候,她包里的手机传来了声响。

    来电的,是一大串陌生的手机号码。

    “喂,你好,我是苏悠悠!”

    “你好苏小姐,我是凌老爷子的助理,我i姓张,上次我们还见过面的!”电话里,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我知道,有什么事情说吧。”

    苏悠悠并不喜欢这一类的套近乎。

    特别是,和凌家人有关的人和事情来和她苏悠悠套近乎。

    “是这样的,凌老爷子想请您一同用餐,请问您现在有空么?有空,就直接到大宅子里来。”

    “那个地方?请帮我转告凌老头,那地方我苏悠一辈子都不想要再去。再有,我觉得我和凌老头之间也没有什么好聊的。”

    提及那个地方,苏悠悠的眉心一下子便皱成了一团。

    想都没有像,她便直接回绝了。

    “其实凌老爷子还吩咐过,您要是不喜欢来家里吃饭的话,那我们也可以到外面用餐。具体的地点,我稍后短信通知您!”

    “那……好吧。不过你要记得告诉他,仅此一次!”说完这话,苏悠悠便挂断了电话。

    不过她相信,那边的人儿也听得懂,她只和凌老爷子再见一次面。

    挂断了电话,苏悠悠便继续着刚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而电话这段,张助理这才挂断了电话,便迎来凌老爷子急切的眼神:“怎么样,她答应了么?”

    “如您所想的一样,苏小姐拒绝了到大宅里来用餐。不过她倒是答应,和您到外面吃饭。还有,她让我转告您,此类见面,仅此一次!”不出苏悠悠的预料,这张助理还真的听得懂她的话,而且还转告了凌老爷子。

    “唉,这死孩子的脾气大半年都没有变!”听到助理转告的那些话,凌老爷子无奈的叹息着:“不过还好,她还答应了和我一起吃饭。”说到这的时候,凌老爷子那双布满了岁月留下的细碎纹路的眼眸里,是一闪而过的狡诈。

    苏悠悠不想和他见面没有关系。

    关键是,见了这一次面,她就不可能不见第二次!

    嘿嘿……

    某老爷子阴险的笑着。

    ——分割线——

    “狗奴才,姐姐见你最近工作繁忙,身体状况欠佳,于是姐姐今天决定给你放一天假。”收到凌老爷子的助理发来用餐的短信之后,苏悠悠给骆子阳去了一通电话。

    不过如她预料的那般,骆子阳并没有立刻答应,而是反问道:“苏悠悠,你要去哪里鬼混?”

    “你只是狗奴才,不是姐姐的男人。姐姐上哪去混,需要通知你么?不要往自己的脸上贴金,姐姐看了会恶心。”某女的嘴巴,向来恶毒。

    要是一般人,绝对招架不住。

    还好,人家是骆子阳。

    从小,就跟这个嘴巴恶毒的苏悠悠住在一块,自然也就练就了一身好本领。

    这不,即使面对苏悠悠如此不要脸的攻势,骆子阳依旧游刃有余。

    “嘿,咱也告诉你,你苏小妞去什么地方,我才懒得管。我只是好奇,你要上哪里混,要是有什么美女的地方,能不能带上我?”

    “行啊你,狗奴才。现在都快到夏季了,还春心荡漾?要是再吵,小心姐姐将你给阉了。”苏悠悠照样还是没心没肺。

    “好了,姐姐真的还有事情,就不说了。今天真的给你放一天假,不用准备姐姐的饭菜,要记得感恩戴德,知道不?”

    “知道了,不会留你的饭菜。要有剩下的,我直接喂小狗也不给你。”

    关于骆子阳的恶毒,苏悠悠自动屏蔽。

    不然她这么个脆弱的小心肝,怎么承受得了骆子阳那彪悍的人身攻击?

    “好了,屁话省点说。跪安吧!”某女觉得自己表现的非常大度。

    “丫个呸,注意安全!”

    一通没心没肺,夹杂着古今相处模式的电话,终于告一段落。

    而苏悠悠所搭乘的出租车,也在这个时候到了某家酒楼的门口。

    凌老爷子只是说约她出来吃个饭,但苏小妞还真的没有考虑过,这顿饭的阵势如此的大。

    且不说现在这家酒楼的门口被一群保镖给围着,光是站在她面前点头哈腰的人,都让苏小妞有些咂舌。

    “苏小姐,您到了。”

    面前的那个男人,笑的要多诚恳有多诚恳。

    可苏悠悠在见到了这一幕之后,不是从出租车上下来,而是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没有看错啊!

    站在她苏悠悠面前还点头哈腰的人,确实是凌老爷子身边的红人。

    除了凌老爷子之外,她还真的没有见到过这人对谁这么热情过。

    而这一幕,也让苏悠悠突然有些不安。

    真不知道,今天这凌老爷子到底想要玩什么花样。

    苏悠悠从车上下来的时候,那人便迅速的掏钱付了出租车的费用。

    本来,苏悠悠的手已经准备伸向钱包了。

    不过在看到那人付款之后,苏悠悠便理所当然的接受了。

    反正就算这些人不主动给她苏悠悠付款,到时候她都会拿着发票找凌老爷子报销。

    谁让他约她苏悠悠吃个饭,还需要绕了大半个城市的?

    从出租车下来之后,苏悠悠被带到了酒楼的上方。

    而这期间,苏悠悠所路过的各个楼层,除了一些服务员之外,压根就i没有看到其他人的身影。

    不对啊!

    苏悠悠可记得,凌老爷子约她来的这个酒楼,好歹也是这城里数一数二的。

    光是这里的蟹黄包子,就有无数人甘愿在这里排队等候。

    可今天,这里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越想,苏悠悠越是觉得不对劲。

    该不会是,凌老爷子带来的那一票子凌家的保镖,吓坏了其他来这里用餐的人吧?

    “你待会没事的话就让那些保镖留下一两个,其他的都回去吧?”苏悠悠边走边对张助理说。

    “怎么,苏小姐不喜欢?”

    “不是我喜不喜欢的问题,你没有看到那群人凶神恶煞的,把来这里的客人都给吓光了。”

    “苏小妞是这样的,其实今天老爷子请你过来吃饭,是包了整间酒楼的。”听到苏悠悠的那一番话,张助理笑道。

    “这凌老头最近是脑壳坏掉了么?吃个饭,也弄出了这么大的排场?”

    以前一直以为凌二爷那铺张成型的习惯是从他父亲那边来的,苏悠悠每次看了都忍不住会骂他败家子。

    但今天一见才知道,原来这习惯是遗传的。而一切,都源自他们家的那个老败家子。

    ——分割线——

    “死孩子,好不容易约你出来吃个饭,本来想给你长长脸的,你还这么骂我?”苏悠悠还没有走到大厅的时候,就听到大厅里传来了这么个苍老的声音。

    不用怀疑,苏悠悠也知道这声音是谁的。

    不过苏悠悠倒是疑惑了,以前凌老爷子不是常喊着自己耳背么?

    怎么今天隔着这么大老远的,他的耳朵就变得这么灵了?

    不过,关于这一点苏悠悠还没有想清楚的时候,就有一更大的冲击波摆在她的面前,让她没有时间来思考凌老爷子到底有没有耳背的这个问题。

    因为,出现在她面前的那张餐桌上,除了凌老爷子之外,还有另一个人。

    而那个人,就像是刻在她苏悠悠的心尖上一样,抹不掉也挥不去人……

    凌二爷!

    是的,此刻除了一脸悠闲坐着的凌老爷子之外,凌二爷也坐在另一端。

    而此刻,苏悠悠所看到的凌二爷那双黑眸子里的惊讶,一点也不亚于她的。

    这也就是说,其实凌二爷也不知道今天这个饭,还有她苏悠悠的出现?

    “凌老头,你这是什么意思?”苏悠悠盯着眼前的这一幕,脸色算不上好。

    “就吃个饭,还能有什么别的意思?”凌老爷子偷偷的看了凌二的那张脸之后,便继续若无其事的说。

    “既然今天是您和您孙子的饭局,那恕我不奉陪了。”说着,苏悠悠转身便准备朝着门外走去。

    不是她想要逃避,而是她真的还没有做好,和这个男人再度坐在同一张饭桌上的准备。

    “我说你这死孩子怎么那么拧?不就是一顿饭么?两个人一起吃,和三个人一起吃,又有什么样的区别?”凌老爷子见苏悠悠要离开,当下有些急了。

    见到张助理已经拦在苏悠悠的面前,没让她成功的逃脱之后,他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是回到了原地。

    不过凌老爷子的一番话,倒是提醒了苏悠悠。

    若是她真的不在意那个男人的话,就算和他工作在一个饭桌上,又如何?

    她,不是可以照样将他当成空气?

    再说了,就算她现在反悔了,不想要吃这顿饭,怕是凌老爷子也不会让她走吧?

    这么想着,原本打算离去的苏悠悠又折了回来,在凌老爷子错愕的眼神中,还有凌二爷有些期待的目光中坐了下来。

    “凌老头,快叫人上菜。吃完了,我还有要是要办呢!”顾念兮要去医院待产了,她还打算要在这之前和顾念兮见个面。顺便,把手头上的一些设计稿给她看看。

    “好好好,瞧你这孩子脾气急躁的!”

    说着,凌老爷子大掌一挥。

    一道道的菜,准时送上。

    其实,送上的菜,不乏是她苏悠悠喜欢吃的。

    这些,只要是细心一点的人,都会发现。

    苏悠悠虽然在别的事情上大大咧咧的,但这些小细节,她也是注意的到的。

    只是,若是以前凌家人能为她苏悠悠准备上这么一桌子她所喜欢吃的食物的话,她苏悠悠一定会感恩戴德的。甚至,不管在凌家再怎么辛苦,再怎么备受冷落,她都可能咬着牙坚持下去。

    只可惜,这一顿饭来的有些晚……

    “快吃吧,这些都是这酒楼的招牌菜,都挺好吃的。”凌老爷子说。

    而凌二爷则小心翼翼的给她夹了个灌汤包。

    “吃吧,我记得你最喜欢吃这个。”凌宸的嗓音,有些哑哑的。

    因为再度夹着这个灌汤包给苏悠悠的时候,他不免的想起没结婚之前,他也会带着苏悠悠来吃这里的东西。

    他还记得,那时候的苏悠悠最喜欢的,就是这灌汤包了。

    只是想着那些过去的时候,他的眼眶会莫名的泛红……

    “你自己吃。这个我已经不吃了!”说这话的时候,苏悠悠已经将凌二爷给她亲手夹来的灌汤包,直接丢回到他的碗里。

    不是,她不喜欢这个味道了。

    而是有关于那一段的回忆,她苏悠悠一点都不想再去提及.

    “悠悠,不要这样好么?你明明喜欢吃的。”凌二爷也没有想到,自己亲手夹给她的东西,竟然给这么丢了回来。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话我想凌二爷应该听说过吧?”说这话的时候,苏悠悠的嘴角还轻勾着,但弧度却没有一丝温度:“不要总用以前的眼光是看人。以前喜欢的东西,不代表现在还会喜欢,以前在意的东西,不代表现在还会去在意!”

    她的一席话,看上去像是在说这个包子。

    可实际上,餐桌上的人都听得出,苏悠悠是在说她对他凌二爷的感情。

    她的意思是,她以前喜欢他,但现在不喜欢了。她以前是在意过他,但现在也可以不在意了。

    而当苏悠悠说完这一番话的时候,在场所有的人都将注意力落在凌二爷的身上。

    大致都想要看看,凌二爷会是个什么反映。

    这当中,也包括苏悠悠。

    “悠悠……我们才分开不到半年,我不相信,这么快你就i变了。”良久,凌二爷菜开了口。

    他的嗓音,有些沙哑。

    他的眼眸,有些过分的深邃。

    他的视线,落在苏悠悠丢还给他的那个灌汤包……

    “不相信?你凌二爷不相信的事情可多了去了,我用得着去一一兑现么?”苏悠悠说这话的时候,嘴角上是一抹浅显易懂的讽刺弧度。

    她可真的没有忘记,这凌二爷当初还不相信,她和骆子阳之间没有什么的来着。再者,他还怀疑她苏悠悠当初对那个孩子的感情,怀疑她是主动拿掉那个孩子的!

    “悠悠……”

    被苏悠悠提及这些的时候,凌二爷自知理亏。

    当下,他没有了其他的言语,而是哽咽着嗓音呢喃着她的名字。

    “好了,既然是要吃顿饭,那就各自吃各自的,吃完了就各走各的,别老是弄些有的没有的。”说着,苏悠悠动了筷子,开吃。

    而凌二爷,早已没有了进食的*。他只是阴郁着一张脸,盯着苏悠悠看。

    “死孩子,你用得着把气氛闹得这么僵么?其实我今天约你和宸儿出来吃这顿饭的用意,我不相信你会不明白?”眼看着这气氛闹得越来越僵,凌老爷子终于按耐不住开了口。

    “凌老头,我也告诉你,我知道你的用意,不过还希望您以后不要再这么自作主张。”苏悠悠放下了筷子。

    “你这死孩子,我就是想看着你和宸儿和好,难道真的就那么难么?以前的事情过去也就算了,以后你们两人好好处着,我也帮着你们两人,还不成么?”凌老爷子大概也没有想到,苏悠悠会和他这么对着干。

    当然,他一辈子都生活在别人的臣服之下。这也是,他第一次用这么个商量的口吻,和小辈们说话。

    要是换成是别的人,大概都要感恩戴德,如泣如诉。

    可偏偏,这人是苏小妞,向来不会走寻常路。

    在听到凌老爷子这一顿苦口婆心的劝说之时,苏悠悠冷冷道:“那凌老头,您的意思是说,只要是过去的事情就可以既往不咎?那您为什么还一直都对谈老爷子当初抢了你喜欢的女人,而念念不忘?至今到老了,还要这么和他比拼下去?”

    苏悠悠发现这一点,也是一个偶然的情况下。

    那一天,正是凌老爷子的房间里乱成一团的时候。

    当时,为了折磨她苏悠悠,他便让苏悠悠去给他整理。

    而苏悠悠也在这个情况下,发现了凌老爷子压在箱子底的那张照片。

    不过这照片,并不是单人照。而是谈家一家人。

    而很不巧的是,苏悠悠正是因为认得上面的谈老爷子和谈建天的样子,才会认得出照片上的那个人正是谈逸泽的奶奶。

    而让苏悠悠更为惊悚的是,那张照片后面写着的竟然是:“吾之爱!”

    也就是说,这照片上的某个人是他凌老爷子的最爱?

    可这要怎么说呢?

    苏悠悠自然不会傻到以为,这凌老爷子深爱着的人是谈老爷子。

    虽然,她是深受*文化的影响。

    那也就只剩下一个可能,凌老爷子爱上了谈逸泽的奶奶!

    不过,这倒是可以解释凌老爷子为什么年纪一大把了,还总和谈老爷子过不去,样样事情都喜欢和他叫板的原因了。

    不过,关于这一点,苏悠悠到现在都没有和顾念兮透露。

    因为她知道,这算是属于积压在凌老爷子心头多年的一个秘密。

    可今天,凌老爷子非要将她往凌二爷的身边逼,那就休怪她无礼了。

    这么一句话之下,凌老爷子果然有些承受不住了,大声朝着她苏悠悠嚷嚷道:“那是不同的性质!”

    “那就奇了,别人抢了你喜欢的女人你可以记恨一辈子。怎么到我这里来,我就非要忍受这样的屈辱?”

    “你这个毛孩子,你真的是想要把我给活活气死!”凌老爷子捶胸顿足的。

    而边上,凌二爷见到老爷子变成了这样,赶紧拉了一把苏悠悠道:“悠悠,别这样。爷爷年岁大,你别这么激他!”

    虽然,凌二爷有些好奇爷爷的这个秘密。

    “你还别说,你们家凌老头这个痴心妄想症就得这样治。”苏悠悠一派慷慨正义:“如果今天我将他的这个病给治好了,不用太感谢我。当然,你也一样。”

    苏悠悠冷冷的睨了凌二爷一眼,之后便这么说到。

    不过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苏悠悠并没有说完整。

    但她相信,凌二爷也能听得懂。

    她是在告诉凌二爷,想要复合,他妈的没门!

    而凌二爷也像是领会了苏悠悠的这一层意思似的,在听到她的这一番话之时,男人的眼眸变得有些黯淡。

    一张脸,阴沉的不像是他。

    看着他如此的脸色,苏悠悠的心里自然也不是那么好过。

    毕竟,他凌二爷好歹也是和她苏悠悠过了一年夫妻生活的男人。

    他的情绪,还是会轻而易举的影响到她。

    所以,当下苏悠悠的眼眸,也变得有些黯淡。

    然而同样情绪有些不稳,都不知道该继续说些什么来缓解这个尴尬气氛的两人却都没有注意到,此刻张助理正对着凌老爷子眨巴着眼。

    而凌老爷子就在接受到这个信号之后,捂着自己的胸口张嘴喊着:“啊……”

    然后,他便躺在椅子上了。

    其实,按照剧本发展,凌老爷子本该躺在地上的。

    不过估摸着摔在地上会比较疼,凌老爷子还是决定倒在椅子上比较好。

    而那两个听到他的惊呼声的人儿,都顾不上刚刚在尴尬什么,乱成一团。

    “凌老头,你不会是死了吧?”这是苏悠悠的声音。凌老爷子在心里头答复着:我身子骨硬朗着,没准你们死了我都没有死!

    “爷爷,你还活着么?”这是凌二爷的声音。凌老爷子在心里头嘀咕着:要是我真的这么晕倒了,你这死孩子不会就在身边这么问我死了没吧?

    看来,以后要晕倒,还真的要挑选个可靠的人在身边才行!

    “凌老头,你不会真的这么脆弱吧,我刚刚真的只是在跟你开玩笑。”苏小妞的声音,又传来。凌老爷子在心里留着眼泪哭诉着:你们这两个死孩子,难道就不会喊个救护车什么的么?这么盯着我看,都快要穿帮了……

    ------题外话------

    月底了,求个票子。

    →_→握爪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