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62章 娶鸡随鸡,娶狗随狗

    “兮兮,快吃晚饭了,还在做什么?”谈逸泽上楼的时候,发现顾念兮还抱着成堆的文件坐在床上。

    不过她的视线,却是落在不远处的墙壁上。而眼神,更好像透过墙壁落在了不知名的地方。

    发呆?

    一直都是面对工作的就如痴如狂的小糊涂蛋,竟然也有发呆的时候。

    看到这,谈逸泽来了兴致。

    想要,趁这个机会好好的逗逗她。

    趁着顾念兮没有看到自己的时候,男人蹑手蹑脚的朝着顾念兮的身边走过去,准备一举将这小糊涂蛋给拿下。当然,他还想着要吃一吃豆腐什么的。

    最近因为顾念兮怀孕,他总是过着看得到吃不到的日子。这一点,让谈逸泽有些憋屈。

    不过他也知道,挺着个大肚子的顾念兮更是难受,所以他也不舍得为难她,更不会像以前一样,一憋不住就想这要顾念兮给他缓解一下。

    熬到今天,他还真的觉得自己挺不容易的。

    做是不能做,不过偶尔过过瘾,总行吧?

    想到这的时候,谈某人的嘴角勾起一抹坏坏的笑。

    一步……

    两步……

    越来越靠近。

    越来,越接近顾念兮了。

    就差一步,谈逸泽就要触及到她的臂弯之时,却不想她的声音冷不防的响起:“老公,这么大的人还玩躲猫猫,有意思么?”

    她说这话的时候,连个回头都没有给他。

    但一句话,却让原本悄悄埋伏前进的谈逸泽停住了动作,有些无措的看向坐在床上的人儿。

    谁说,这是小糊涂蛋的?

    这分明就是人精!

    人精,懂么?

    “你怎么知道我在你身后?”谈某人见偷袭不成,直接将偷袭计划改成了明袭。光天化日之下,他就这么从顾念兮的身后将她拥进了怀中,一双不安分的大掌开始在她的身上摸索着。

    “我闻到你的味道了。”不是因为察觉到身后他的靠近,可以说谈逸泽一旦真的埋伏起来,可以没声没息的那一种。这也是,当初新婚的时候,她为什么每一次被他偷袭,都屡屡得手的缘故。

    但现在,不一样了。

    因为顾念兮认得了他身上的气息。

    只要这个房间里有他的气息的话,她便会第一时间察觉到。

    “看来我媳妇现在可以去侦察连报告了!”谈某人淡笑着,将一轻柔的吻落在顾念兮的脸颊上。

    只是亲着顾念兮的时候,男人手头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歇。

    惹得,顾念兮小脸躁红:“大白天的,做什么?”

    顾念兮拍开了那只已经掀开了自己睡裙裙摆,企图钻进去的咸猪爪,一脸正色道。

    当然,如果她此刻没有扬起这两朵可疑的红晕,这警告效果会更好。

    “什么大白天,太阳都落山了。”某男有着强词夺理的嫌疑。“这时候,就是各回各家,各找各老婆的时候。”

    说着,某男的那只咸猪爪已经迅速的避开了顾念兮的阻击,长驱直去。

    “老流氓,都没个正经。将来孩子出生了,要被他看到他爹是这个样子,指不定会怎么笑话咱们呢。”顾念兮有些无奈。她知道她是反抗不了这男人作恶了,于是只能努力的将身上那只咸猪爪当成空气。

    “他要是敢笑话我,我就让他一个人睡婴儿房去。”谈某人信誓旦旦的说着这一番话的时候,貌似也注意到顾念兮脸色有些不正常之后,有些邪恶的将她压到在床上,作势准备要去脱掉她的衣服。

    果然,刚刚还努力忽视着他的女人不淡定了。

    “老流氓,你不会真的想要吧?”

    现在肚子大的真的有些怪难受的。这时候要做,顾念兮还真的有些接受不了。

    “是有点想,怎么样?”某男嘴角继续扬着邪恶的弧度。

    虽然结婚这么久,但他还是喜欢看着顾念兮因为自己而脸红的样子。

    不出他的预料,他那一番没羞没臊的话,让顾念兮的脸色赶上了西红柿。

    “不行,孩子在。”

    “他在有什么关系?再说我们不亲亲爱爱的,怎么会有他的存在?”某男继续用着邪恶的言语,制造着让女人羞红了脸的话题。

    “不要,你要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再说了,人家明天都要去医院住了,没准一个月都要呆在医院里。今天难得你早回家,就不能好好陪着我么?”顾念兮看样子是有些急了,眼眶有些红。

    一下子,谈逸泽没有了注意。只能好说歹说的将她从床上扶起来,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没办法。

    谁让这女人,就像是他心肝上的一块肉。

    光是看着她掉眼泪,他就心疼。

    “好了,没想要做,你放心好了。”谈逸泽的大掌落在她的背上,轻轻的拍着,安抚着她的情绪。

    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谈逸泽的视线随意的在这个房间里面扫荡着。

    最终,那双黑眸盯着顾念兮刚刚放在床上的那份资料。

    也就是,明朗集团在年底将会进行竞标的宋亚集团的开发项目。

    “这计划不是年底进行么?你怎么在看?”前段时间,顾念兮也和谈逸泽提过这个事情,让谈逸泽要是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给她提一下。

    谈逸泽虽然当时没有想到什么,不过因为是顾念兮和他说的,到也有些印象。

    “我想到年底在想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有些仓促,所以就临时看一看。如果有什么好的想法的话,也可以先记下来。反正现在也是闲着没事!”顾念兮据说回答。

    “这事情让小南去办就好了,你现在可是孕妇。”谈逸南是公司的副总,理所当然的要分担多一些,谈逸泽是这么想的。

    不过想到刚刚他上楼之前看到的那一幕……

    陈雅安到谈家之后,她和谈逸南的关系谈不上如胶似漆,但也很少会出现今天下午那拔刀相向的情况。

    这事情,看来有些蹊跷。

    “算了吧。我没有主动找人家商谈公司的事情,都已经被人给误会了。要是我现在还拿着这些东西主动去找他的话,没准让人家给轰出来了!”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有些丧气。

    虽然她很不想去理会这些使其更,但被人误会的感觉,总归不是那么好的。

    “陈雅安找你麻烦了?”听顾念兮的语气,谈逸泽自然早就察觉到她的不开心。

    但谈逸南对顾念兮有情,这一点明眼人都是看得出的。虽然现在谈逸南已经不再像以前一样,总是虎视眈眈的盯着顾念兮看,但有一点谈逸泽还是可以确定的。

    只要顾念兮找谈逸南的话,谈逸南只有高兴的份。怎么可能,会将顾念兮给轰出来呢?

    稍稍转了一个弯,谈逸泽就大致的知道了应该是陈雅安搞的鬼。

    所以这男人虽然是用疑问句,但却用的是肯定语气。

    舒落心已经被他明确的警告过,现在在这个家里除了陈雅安那个白目的,还真的没有什么人敢将她给气成这个样子。

    再说了,其实谈逸泽刚刚在楼下见到陈雅安和谈逸南那么争锋相对的一幕,也大致的猜到了这事情可能和他家这宝贝疙瘩有点关联。

    因为他从陈雅安的眼眸里,看到了一抹熟悉的情绪。

    那东西,其实谈逸泽自己也从镜子里的自己看到过。

    那还是他当初刚将顾念兮娶进门的时候,楚东篱第一次到他们的小公寓里拜访,他谈逸泽就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那双眼眸里满是酸味。

    也就是说,陈雅安吃醋了?

    而能让陈雅安有这种东西的,首当其冲肯定是顾念兮了。

    “也不是找麻烦。”顾念兮虽然没有说什么,不过耷拉着的小脸已经将某些东西全部透漏给了谈逸泽。

    看着那张明显皱成了一团的小脸,谈某人很是心疼。

    一手抓着媳妇的小手,一手将她给揽进怀中之后,男人这菜开了口道:“看来是前一阵子的警告她给忘记了。”

    谈逸泽没有记错的话,这陈雅安他也是警告过的。

    当时因为跟苏悠悠大打了一架之后,她跟顾念兮也撕破了脸。而谈逸泽还动用到了,他的枪。

    不过用他的枪对付这女人,谈逸泽还觉得有些侮辱了他的枪了。

    他谈逸泽的枪,该是用来对付敌人的。而不是,用来对付陈雅安那样的白痴。

    “没事的,等这两天我找她聊聊就好。”谈逸泽说的这话云淡风轻。

    但谁都知道,他所谓的聊聊,恐怕不是他嘴上说的那么简单。

    你相信,土匪会突然间跟你讲道理么?

    不可能!

    虽然人家谈逸泽是一身军服,但他的骨子里还有一股子土匪气质。

    而且这股子气质,会被某些人激怒的时候,彰显的淋漓尽致。

    上一次,陈雅安准备动手打顾念兮的时候,谈逸泽拔枪相向就是最好的证明。

    “老公,别这样。”正因为自家男人有时候比土匪还要可怕,所以顾念兮开口劝说着。

    “我没说我会对她怎么样,你将心肝放在肚子里好了。”说到这的时候,谈逸泽扫视了摆在床边的那个行李袋,里面已经装的鼓鼓的。

    “东西收拾好了?”这应该是明天顾念兮开始住院要用到的东西吧?

    “嗯,已经差不多了。”顾念兮说。

    “没事,要是少了差了点什么东西,到时候我回家给你拿就成了。对了,回头也把我换洗的衣服给装进去。”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神态动作什么的,都极为寻常。

    但一句话,却让顾念兮有些无措。

    “老公,你该不会想要跟着我去待产吧?”

    “我老婆去哪,我就去哪。不是有句话‘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那我自然也要‘娶鸡随鸡,娶狗随狗’,有问题?”谈某人说完这话,剑眉向上一挑。

    “扑哧……”

    顾念兮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

    这世界上,还真的是没人能跟她家谈参谋长一个样,把人家的甜言蜜语说的如此的让人郁闷。

    什么鸡啊狗的?

    难道她顾念兮还是鸡是狗不成?

    “我有问题,能提么?”想过之后,顾念兮看向身侧的男人。

    “可以!有问题,找领导。”某男人大手一挥,不知何时已经取来了自己的换洗衣物,一个劲的往已经塞得圆鼓鼓的包裹里弄进去:“不过领导那边,已经下发通知通过了!”

    这意思是,他这一次一定要陪着她到底了?

    “真拿你没有办法!”对于某男的鸡狗论,顾念兮不是很喜欢。

    不过她也清楚,自家男人的脾气。

    就算她再怎么不肯,不让他见到她,他能安心么?

    谈逸泽是发自真心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但顾念兮担心的是:

    “可你白天还要上班,晚上呆在医院能休息的好么?”

    “你放心,爷爷弄来的病房是独立间,我在旁边整张小床,其实和家里没有什么区别。再说了,现在还有什么比我老婆儿子还要重要的?”

    “……”谈逸泽的情话,每一次都不怎么的动听。

    但他对她的在意,却是每一处都可以看得出。

    嫁夫如此,妇复何求?

    ——分割线——

    急诊室的大门处,此时正守着两个人。

    女的,依旧是一身的红衣裳,将她衬托的可爱迷人。

    男的是一身简洁的黑色西装,身型被修饰的迷人修长。

    两人一直都守在急诊室的门口,却始终都没有说上一句话。

    大半年没和苏悠悠这么近距离的呆过这么长时间,凌二爷自然想要借着这个机会上前和苏小妞说话。

    可一抬头看着亮起的急诊室大门上的红灯,男人想要出口的话,又憋了回去。

    而边上的苏小妞,其实是想要回去的。

    到这,她已经动过这个念头不下白次。

    但每一次一想到,这凌老爷子是她和凌二爷一起给气进了医院的,她的腿就是挪不动。

    要是凌老爷子像是凌老太那样,对她苏悠悠用尽了各种卑劣的手段的话,那她苏悠悠现在也不会这么的迟疑。

    可偏偏,凌老爷子算是当初凌家里除了凌二爷之外对她最好的一个。

    虽然他也从来没怎么和苏悠悠和颜悦色,哪一次不是“死孩子”,“毛孩子”的称呼苏小妞?

    可偏偏,苏小妞就是念情。

    别人对她好,她就是想要加倍的偿还。

    这也是,现在她迟迟迈不开脚的缘故。

    而急诊室此刻有些焦急的等待着的两人却不知道,此时急诊室之内,又是另一番景象。

    本该是紧张万分的抢救室内,凌老爷子正悠闲自得的躺在病床上。老爷子从进来就不理会其他人不说,现在还自顾自的哼着小曲。

    当然,这小曲是用他自己所能听到的音量。

    要是被外面的那两个听了去,那这出戏就要穿帮了。

    身侧的张助理还有各色医生,面对这样的凌老爷子,也有些无奈。

    特别是老胡,刚刚接到凌二爷的电话,说是他爷爷昏倒了之后,就组织了各路人马,等候在医院的门口。

    在他们来之后,一行人又迅速的将老爷子给弄进了急诊室。

    原本以为,这把年纪还晕倒了,一定是很严重的情况。

    可谁知道,此刻的凌老爷子跟个没事的人一样,还就差要老胡弄个茶具,在急诊室里泡功夫茶喝。

    其实,现在这急诊室内的哪一个医生都是满腹的疑问。

    既然凌老爷子什么事情都没有,那霸占着他们的急诊室又是什么意思?

    但谁都知道,这凌老爷子的脾气不好,而且就算从高位退下来,他的位置还是不容忽视的。这样的人,谁敢在他面前叫板?

    好在老胡和这些人都还有一定的交情,所以在看到这凌老爷子这番模样只i后,老胡终是按耐不住问出声:“凌老爷子,您这是唱的哪出?”

    明明精神都比任何人还要好,说有病谁都不信。

    说是病了,倒不如说是在唱戏!

    “老胡,你什么都不用管,等待会儿给我安排一间病房,我准备在这里住上个三两天。”说这话的时候,凌老爷子还闭目养神着。

    其实换成是以前,凌老爷子是一百个不愿意住在医院。

    但好歹,这凌老爷子也是一个懂得变通的人,不然以前他怎么会混到现在这个位置?

    再说,现在的凌家大宅,哪里还是以前那个温暖的家?

    自从苏悠悠离开之后,凌母也紧跟着离开。再接着,凌宸也回到了以前的那个状态,三天两头的闹失踪。

    整个凌家,现在就剩下凌父一个人。

    而且,这都年纪过了半百,一只脚也埋进了棺材里的人,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学起了凌二,成天不回家。

    现在整个凌家对凌老爷子而言,就像是个大冰窖。

    他想回去,才怪!

    虽然说这医院肯定没有家里舒服,但凌老爷子认为,住在这里的话苏小妞会因为愧疚,到时候也会三天两头的往这里跑。苏小妞成天往这里跑不说,凌二到时候见苏小妞在这,以他对苏小妞的的那个执着劲,到时候也肯定会不时的往这个家里跑。

    想到这些,凌老爷子顿时爽歪歪。

    现在,这医院怎么看,怎么滴顺眼!

    要不,住上个十天半个月?

    “凌老,您当我这里是宾馆?”说想住,就有的住?

    老胡听着凌老爷子自顾自的安排,冷不防瞪着。

    谁都知道,这军区医院可是这整个城里头最有名的医院。不管是医生还是病患,哪一个不是挤破了脑袋想要往这里冲?

    医生不说,现在这里的病患,早已排满了。

    想要住院,还要有个先来后到的。

    这凌老爷子突然插上这么一脚,原本安排好的病患,怎么办?

    其他的医生都可以畏惧这凌老爷子的权势不开口,但老胡不成。

    好歹,他也是这医院的院长。

    待会儿病患没能按时住入病房,岂不全都要怪罪他?

    “……”

    只是,对于老胡这一番责问,凌老爷子自动忽略。

    这会儿,他还兴致冲冲的问着身边站着的张助理,道:“你说,我刚刚演的怎么样?那两个毛孩子,会信么?”

    “老爷子的演技堪比奥斯卡金像奖的演员,我看少爷和苏小姐估计是信了,不然也不会到现在都守在门口。”要是凌老爷子您不惜肉,直接摔倒在地上的话,那更像!

    张助理道。

    当然,有损凌老爷子威严的那后面半截话,张助理没敢说出来。不然,怕是要得罪了这老爷子吧?

    “他们还在外面等着,嘿嘿,我看我真的成功了!”一听到这两人还在外面守着,凌老爷子比中了彩票还要兴奋。

    “小张,你待会儿记得回去,把我那茶壶拿来。还有前一阵子我刚买来放在柜子里的碧螺春也给拿来。”凌老爷子没有别的爱好,就爱品茶。就算住院,也戒不了。

    “好,”张助理说。

    “对了,孩子他爸那边,就暂时不用通知了。就说,我到外面散散心。”因为前一阵子范思瑜的那些事情,凌老爷子和凌父闹得很不愉快。现在只要见到他,凌老爷子就觉得烦。

    干脆,趁着假住院的这两天,得个清闲。

    “我知道了,这些我过会儿就去安排!”张助理不愧是金牌助理,几句话就知道了凌老爷子想要做什么。这会儿,还在急诊室,他就已经开始一件一件的办起来。

    眼看着人家张助理都开始落实凌老爷子的那些吩咐,老胡差一点气昏了。

    现在这医院,到底是他老胡是院长,还是凌老爷子?

    不然,他为什么能如此心安理得的安排?

    想到这,老胡开了口:“凌老,不是我说你。您要是想要演一出同情戏,将你孙媳妇给骗回来的话,地点您可以选择在家里。这是医院,病房是留给需要的患者。要这么闹下去,我这医院还要不要开下去?”

    “正好,你要是不想开,我有意找个新人过来。对了,这年头的新人就是缺乏机会和实践经验。趁着你还没有退休,我给你安排个人过来,到时候可以手把手的教。”凌老爷子压根就没有将老胡的那些话放在心上。

    “你……”老胡被气的不轻。

    他的年纪也不轻了,被这么一气还真的差一点喘不过气。

    随同的医生立马将他扶着坐了下来。

    而某个始作俑者,此刻还一脸悠闲的依靠在病床上,道:“老胡,不是我说你,都一大把的年纪了还这么逞强做什么?话我也就说到这了,你不给我安排个病床的话,我凌某有的是手段折腾你。我凌某要唱的这出戏,你配合的话,我会感激你一辈子。但要是你不配合,不想给我孙子制造点机会的话,那我定有手段,将你收拾到服服帖帖的!”

    凌老爷子算是动了真格。

    虽然这话他的语气说的平淡,但谁都知道,这凌老爷子可不是随便说说那么简单。

    他要真玩起来,十几个人都玩不过他。

    “……”之后,老胡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摇头晃脑,转身朝着急诊室的门口走出去。

    而紧跟着老胡刚刚赶过来的那群医生,也随后跟上。

    眼看这一群人都要走出这急诊室门口了,凌老爷子赶紧挥了手,让张助理跟上去。

    “给我好好的听听他们都说了什么,待会儿回来跟我据实禀报。”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知道了,老爷子。”

    ——分割线——

    “老胡,我爷爷现在怎么样了?”急诊室大门打开的时候,守在门口的凌二爷立马从了上来。边上,苏小妞迟疑了下,但最终也跟着上前。

    见这情形,老胡大致明白了,凌老爷子为什么要演这出戏的原因。

    “高血压犯了,幸亏送来的及时,暂时没有什么危险。不过还是要住在医院里几天,观察一阵子才能回家。”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苏悠悠听了这话,拍了拍小心肝嘟囔着。

    不是她把凌老爷子给气翘了,就好!

    “……”边上,凌宸见苏悠悠这么嘟囔着,心里微甜。

    看样子,苏小妞还是瞒关系爷爷的。

    那也就是说,现在她对凌家的人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

    不过若是他知道此刻苏小妞心里的想法,估计也会气的跳脚。

    “现在送去普通病房,凌宸你跟我去办住院手续,至于苏小姐你先进去照看着。”

    伴君如伴虎。

    这么多年,老胡自然也练就了察言观色的本领。

    凌老爷子现在这样,不就等着苏小妞陪着么?

    “悠悠,那麻烦你了……”凌宸本来想说些什么的,可见到苏小妞没有任何的反抗,就安心了下来。

    “其实把他气成这样,我也有责任。好了,你去办住院手续吧,我在这等你回来。”等他回来,她就要离开。

    本来以为和凌老爷子出去可以吃顿好的,谁知道饿到现在。

    她的肚子,都将空城计唱了不知道第几遍了。

    不过苏悠悠的意思,凌二爷显然听不懂。

    他的脑子,现在满满的只剩下苏悠悠说:“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于是,某男屁颠屁颠的离开了,留下一脸茫然的苏小妞。

    凌二爷,你爷爷住院了,你就那么高兴么?

    高兴的,屁股都要撅上天?

    请原谅苏小妞,因为她粗俗,所以想到的词语都差不多。

    ——分割线——

    这天是顾念兮上医院待产的日子。

    其实距离顾念兮的预产期,还剩下一个月的时间。

    而谈老爷子火急火燎的,就迫不及待的将顾念兮往医院送。

    说到底,就是生怕他的金孙孙在出生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意外。

    一大早,顾念兮就坐上了开往医院的车子。

    驾驶座上,是她家夫君谈逸泽。

    本来,谈逸泽生的极好,应该是人见人爱的那种。

    可碍于现在谈某人的脸色,不那么好。

    一大早,一张脸臭的跟臭水沟一样。

    现在,花儿见了他,都要吓蔫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谈逸泽。

    再说了,他板着脸也不是针对顾念兮。

    而是因为,今早在出门之前,还发生了一件事情。

    事情的起因,还要从顾念兮起床的时候开始。

    最近顾念兮的肚子越来越圆,睡眠也不是那么好。

    而肚子里的那位,顾念兮每天都怀疑他是不是在她的肚子里打拳。一大早,就将她给踹醒了。

    睡不着的顾念兮,便打算下楼找点什么东西吃。

    也许是因为刚刚起来还有些惺忪,顾念兮没有看到二楼楼梯口的那块湿布,一脚就踩在了上面。

    因为是石磨地板,有些滑。

    这一踩,挺着圆滚滚的大肚子的顾念兮,就这么滑了出去。

    差一点,就这样跌下楼梯。

    要不是在她跌倒的时候,有一双铁臂紧紧的拽住了她的双手,将她给带回来的话,顾念兮和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没准早上就发生了危险。

    而将她拽回来的,便是谈逸泽。

    因为是军人的关系,谈逸泽的警觉性比一般人高。

    只要顾念兮醒了,稍稍一动弹他就知道了。

    看着顾念兮挺着一个大肚子下楼,他有些不放心,就跟上来。

    要不是这么跟在她的身后,没准她就这么带着孩子滚下楼去了。光是想到顾念兮滚下去之后的可怕后果,谈逸泽现在都有些头皮发麻。

    先前在顾念兮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已经丢了一个孩子。

    若是再丢一个……

    谈逸泽不敢想象。

    抱住惊魂未定的顾念兮,那一刻他的眼眶就红了。

    他真怕,他若是没有跟上来,他就会失掉了宝宝。而他谈逸泽更怕的是,会失去顾念兮。

    没有了顾念兮,他谈逸泽就算活得再怎么风光,又怎么样?

    没有了顾念兮,他谈逸泽就算站在这个世界的最顶端,又如何?

    虽然这之后,顾念兮百般的安慰他,并且保证她以后都会万分小心的,但谈逸泽的脸色总不是那么好。

    因为他看到那块湿布摆放的位置之后,他就认为是有人故意而为之的。

    不然一块湿答答的拖地步,又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摆在二楼的楼道口?而且,那个地方是三楼下楼去的时候,势必要经过的地方!

    这显然,有人打算谋害了顾念兮,还有他谈逸泽未出生的孩子。

    而且,手段及其阴险!

    要不是他谈逸泽眼疾手快的话,怕是今天已经造成了他谈逸泽这终身的遗憾了吧?

    不过正因为这一点,谈逸泽也开始明白了,为什么顾念兮明明还差一个月猜到预产期,谈老爷子为什么会这么迫不及待的将她往医院送的原因。

    看来,还是爷爷老谋深算。

    “老公,我以后真的会小心了,你不要生气好么?”眼见这都快要到医院了,顾念兮又开始哀求着。

    毕竟送完了她去医院之后,谈逸泽还要去部队。

    这么放他走的话,没准他会生气上一整天。

    若说他生气是因为他们闹矛盾还好,可他的气要是因为过分关心她的话,她舍不得……

    “我……不是生你的气。”良久,谈逸泽才开了口。

    而他的声音,比早晨他醒来之后的嗓音还要低哑上几分。

    “那你怎么了?”

    “兮兮,你难道没有发现,那块布摆的位置,是冲着你么?”若是他谈逸泽下楼,就算踩到了也会眼疾手快的避开。

    可这块布要是被顾念兮踩到,就会是那么个可怕后果。

    再说了,他谈逸泽可不相信,那块布是陈雅安大清早拖地后不小心放在那一处的。

    要知道,自从进了这谈家,这女人就是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什么做饭洗碗的,如果不是别人开口要她去做的话,她怎么可能去弄?

    如果可以,没准她连工作都不想去。

    可这样的女人,有谁会相信,她是一大早会去拖地?

    没错,这就是陈雅安在被人发现了那块湿布之后,她说出来的理由。

    当时,谈逸泽的脸色就阴沉的不像样了。

    现在提起来,谈逸泽的脸色都可以跟包公比拼。

    “老公,没准她真的是大清早起来拖地。”顾念兮其实没有想的那么复杂。

    “这事你不用说了。是什么样的,我会定夺。”说到这的时候,谈逸泽又看了一眼顾念兮,“你的身子真的没有什么不舒服的么?”

    看样子,他真的还是很紧张。

    “没事,我很好。能吃能喝,过会还想要和酸奶。”顾念兮笑道。

    “酸奶我下班再给你带过去。今天没事还好,要是有什么事情,我第一个扒了她的皮。”当然,要是让他谈逸泽查到陈雅安做的这事情的动机真的是针对顾念兮的话,他谈逸泽可不管陈雅安是不是他的弟媳妇,照样扒皮!

    “对了,现在你住在医院里,没事的话就不要随便的出来溜达。等我下班过来陪你,想要出来走动再出来吧。还有,要是那女人过去的话,你不要太跟她亲近,知道么?”不管是真有意还是无意,谈逸泽不可能让顾念兮冒一丁点危险。

    “知道了。不过说好了,你要给我带酸奶,知道么?”某女大清早就缠着想要喝酸奶。到现在,还念念不忘。

    “知道了……”

    ——分割线——

    顾念兮被送进医院的第一时间,还是将各项检查都做了一遍。

    因为早上那一顿惊吓,谈某人直到现在都还有些担心。

    做完了各项检查,在确定了顾念兮没有任何问题之后,谈老爷子也听到了凌家老爷子也住在这医院的消息,便嚷嚷着说要去看看。

    不过看谈老爷子那眉飞色舞的样子,说是要去探病,倒不如说是要去幸灾乐祸比较贴切。

    谈老爷子一走,谈逸泽和医生一离开,谈逸泽就亲手在病房里,给顾念兮整理着带过来的行李。

    边上,是今天因为今天破布一事,被整个谈家说了一通之后,强烈要求要送顾念兮到医院,以此来赔不是的陈雅安。

    见到谈逸泽一个大男人张罗着这些,陈雅安便开口道:“大哥,要不这些我帮着嫂子整理就行。您要是还有急事的话,您就先去忙好了。”

    说着,陈雅安便要伸手落向顾念兮的行李袋。

    可谁知道,就在她即将触及这些行李的时候,谈逸泽的长臂一收,将所有的行李都收到他的怀中。

    “不用你!”不想留颜面的时候,一丁点都不会留。

    这就是谈逸泽!

    冷冷的说完这一句话之后,谈逸泽便继续整理着顾念兮的行李。

    “这……”陈雅安被这么拒绝,脸色自然不算好。

    当下,她有些犹豫的看向顾念兮,道:“嫂子,早上我真的不是有意要将那块湿布放在楼梯口的。要是我知道放在那里会差一点害的你摔倒的话,打死我也不会将那东西搁那里。”

    本以为,这话说完之后,顾念兮会向自己替谈逸泽求情。

    可无奈,顾念兮只是道:“这话,你早上已经说了不下几十遍了!”

    事实,就是如此。

    “大嫂,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但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就想跟你求求情,让你和大哥都不要生我的气了。”

    陈雅安见顾念兮什么话都不替自己讲,只能厚着脸皮继续道。

    而说这话的时候,陈雅安垂放在大腿双侧的手则是掐得紧紧的。

    事实上,早上她确实是有意将那块布放在楼梯口的。

    她,是想着要害顾念兮,是想要让顾念兮的孩子没了。

    其实前段时间,陈雅安就有这么一个想法了。也一直在琢磨着,到底要做怎么做才能将顾念兮肚子里的孩子给弄掉。

    现在顾念兮都已经在这个家这么得宠了。

    要是将来她肚子里的男孩一出生的话,那她陈雅安在谈家岂不更没有地位?

    而眼看着,顾念兮就要离开谈家到医院待产了。

    她的机会,就要没了。

    所以她昨晚上,一整晚都在想这件事情。

    大清早的时候,才临时起意这个个方案。

    所谓的拖地,不过是拿着湿布在地板上随意的扫了一圈。

    之后,她就将那湿布放在顾念兮每每下楼都势必要经过的位置。

    这个过程中,陈雅安也一直守在卧室的门口。

    准备待会儿顾念兮要是摔倒,她就趁乱将这抹布给收拾好。

    到时候,没有证据,而这凶器也被她给消灭了。要想找到她陈雅安犯罪的证据,也难了。

    陈雅安是这么想的。

    本来,一切都进行的挺不错的。

    顾念兮也按照她的想法,踩在了那块湿布上,眼看着就要从楼上滑下去。

    可谁能预料到,谈逸泽竟然跟在顾念兮的身后。

    而且,还在最紧要的关口,将顾念兮给拉住了。

    甚至,在这之后,谈逸泽还精明的发现了那块湿布的存在。

    之后的整个早上,陈雅安被谈家的其他人都说了一顿。

    而谈逸泽什么话都没有说,却一直冷着脸看着她,一脸就认定了这是她陈雅安故意而为之的。

    特别是谈逸泽看着她的那双黑眸,让她的感觉很不安。

    那样的眼神,就好像她陈雅安被他给全部看穿了。

    越是这么看着,陈雅安越是觉得头皮发麻。

    总感觉,谈逸泽现在就像是伺机守候在一边的狮子,准备着给她陈雅安致命一击。

    这也是,现在的陈雅安为什么会向顾念兮求情的缘故。

    因为她早看穿了,谈逸泽这人虽然难以相处,不过要是和顾念兮出面的话,什么都好说。

    所以陈雅安也是打着这个主意,想要让顾念兮帮着改变一下谈逸泽对她虎视眈眈的感觉。

    可顾念兮,也不知道是听懂了她的话,还是故意为难她。

    在听到了她这么一番求情的话之后,她又是吊儿郎当的对谈逸泽说:“老公,她要我求情。”

    一句话,差一点让陈雅安气的背过气。

    这顾念兮,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的?

    而紧随着的谈逸泽的回答,更让陈雅安觉得,这夫妻两是串通好了的。

    因为,谈逸泽是这么说的:“她让你求情,你就求情,有主见没有?”

    “好像是这样的。那我就不求请了。”某女对着男人笑道,而后又转身看向她陈雅安道:“没办法,我不想在我老公的面前表现的那么没有主见,所以你还是自己解释清楚吧。”

    顾念兮觉得很是善良。

    看,她从陈雅安那双明亮的眸子里看到自己的倒影,就是笑的那么无害。

    “……”当下,陈雅安被堵得什么话都说不上了。

    这夫妻两人将她陈雅安这个皮球踢来踢去的,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知道,他们就是摆明了不接受她的道歉,更不相信她所说的话。

    “算了,我老公也不是那么没有主见的人,要是别人说什么他就信什么的话,不就也代表着他的那个位置谁都可以坐上去?”

    趁着她陈雅安被堵得没法开口,顾念兮又动了嘴皮子,道:“好了,我记得今天早上公司会有个全体员工的会议,你还是早一点过去吧。前一阵子老是迟到早退的,恐怕工资都要被扣光了。”顾念兮“好意”的提醒。

    其实关于陈雅安在明朗公司里的那些动作,一切都在顾念兮的掌控之中。

    一席话,顾念兮的语气平平淡淡的。眼神里,也有些东西,看上去像是关心。

    可这带笑的顾念兮,总让陈雅安觉得有那么些不踏实。总感觉,她也像是将她陈雅安看穿了,只是没有戳穿罢了。

    “叩叩叩……”而就在这个时候,顾念兮的病房被敲响。

    ------题外话------

    话说,咱金品lia~!

    →_→

    握爪~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