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65章 谁欺负你,老公收拾他

    “我……”

    苏悠悠真的没有想到顾念兮的感觉那么敏锐,一下子就察觉到了她的话中有话。

    面对她的追问,苏悠悠显得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没什么,念兮你不要乱想。你要知道,你现在是个孕妇,最重要的是保护好你肚子里的宝宝。”

    这个宝宝,不管是谈逸泽,还是她顾念兮,都是满怀期待的吧。

    特别是谈逸泽。

    在失掉了第一个宝宝之后,苏悠悠真的感觉这个男人跟疯子一样的宝贝着那死掉的孩子。

    只要是买给顾念兮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一份,他就会买同款东西给那个孩子……

    这样的爱,不是任何一个父亲能做到的。

    “可悠悠,我真的感觉逸泽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如果你知道,你告诉我好不好?”顾念兮的手,突然抓住了苏悠悠的。

    而她望向苏悠悠的眼眸里,更是充满了祈求。

    祈求苏悠悠,能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她。

    面对顾念兮那双带着哀求的眼眸,苏悠悠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她,到底该说,还是不该说?

    说了,顾念兮会知道,其实夺走了谈逸泽另一半关爱的孩子,其实同样是她顾念兮和谈逸泽的骨肉,然后可以不用胡思乱想。可同样,说这些还是有一定的风险。

    若是顾念兮无法承受失掉第一个孩子的痛呢?

    没准,连现在这个孩子都会有危险。

    这一刻,苏悠悠徘徊在说和不说之间。

    “悠悠,告诉我好么?告诉我你都知道些什么!”

    顾念兮的声音,带着些许的歇斯底里。

    而苏悠悠也在片刻的迟疑之后,张了张嘴:“我……”

    就在苏悠悠的红唇轻启,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了。

    “哟,苏小妞来了。都在聊些什么呢?”

    是谈逸泽的声音。

    在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的时候,不仅是顾念兮,连苏悠悠都有些错愕,有些惊慌的回头。

    那样的眼神,就好像刚刚做了什么对不起谈逸泽的事情一样。

    而谈逸泽的黑眸一扫,看这两人的面部表情,其实也大致的猜到了这两人刚刚都在说些什么。

    虽然这个过程,谈逸泽的面部表情看起来很正常。

    甚至,他在看向顾念兮的时候,嘴角上还带着那抹只属于对她顾念兮的时候才会出现的宠溺表情。

    但顾念兮还是注意到,她家的男人今天有点怪!

    不止是进门的步伐有些急切了。

    连他垂放在大腿双侧的手,都貌似有些急躁的弄成拳头。

    但让顾念兮出乎意料的是,谈逸泽刚刚扫过苏悠悠的时候,给了她一记别有意味的眼神……

    而后,原本还想开口和她顾念兮说些什么的苏悠悠,却在这个时候改了口,道:“我什么也没有说。”

    一句话,让顾念兮有些不明所以。

    他们刚刚在谈逸泽来之前,明明没有聊什么东西。

    苏悠悠为什么这么慌张奇怪?

    再者,谈逸泽为什么在听到她的那一番奇怪的言语之后,会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他们两人之间,到底有什么事情?

    为什么她顾念兮都看不懂?

    “来,这是队里的一个兄弟家乡的特产鸭舌。”谈逸泽在听到了苏悠悠的这一句话,便将刚刚提着的那些东西送上。

    “鸭舌?”顾念兮将包装打开。

    而谈逸泽也看似极为热情的从顾念兮打开的袋子里,弄出了几个鸭舌送到苏悠悠的面前:“给,多吃鸭舌,不嚼舌根!”

    顾念兮一时间还有些摸不清头脑。

    她怎么就不知道,这鸭舌还有如此神奇的疗效?

    而苏悠悠则在接收到谈某人那一记别有意味的眼神之后,连忙站起来:“不了,谢谢你们的好意。二狗子今天说要出去吃饭,那我就先走了!”说完这一番话之后,苏悠悠有些像是落荒而逃似的走了。

    看着消失在病房门外的苏悠悠,顾念兮还是感觉到了有那么一股子不对劲。

    转身,女人问谈逸泽道:“老公,你是不是和悠悠有什么?”

    她指的,是谈参谋长会不会和苏悠悠有什么事情闹得不愉快。

    不过显然,彪悍的谈某某扭曲别人的意思的能力也是非常强大的。这不,男人一出口的意思就让顾念兮有些招架不住:

    “没有。你觉得,那种人会合我谈逸泽的胃口?”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总感觉,他们两人好像联合了起来,瞒着她顾念兮什么事情一样。

    “反正,我没有欺负她!”谈逸泽下了结论,一口往自己的嘴里塞了好几个鸭舌:唔……多吃鸭舌,不嚼舌根。

    至于苏悠悠。

    他谈逸泽真的一点都没有欺负她的意思,看吧,他刚刚都对她笑的多么的无害!

    看着吃的津津有味的谈逸泽,顾念兮也暂时放下了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和自家谈参谋长一起吃了起来。

    至于逃出了顾念兮病房的苏悠悠,若是听到谈逸泽刚刚的那一番话,一定会气的吐血。

    谈逸泽,你那笑容是无害么?

    他妈的,都像是快要将人给扒去了一层皮一样!

    ——分割线——

    “老公,你到底有没有瞒着我什么东西?”夜晚降临的时候,顾念兮抱着谈逸泽的胳膊睡觉的时候,还是问出了这么一句。

    而简单的一句话,也让原本已经悄悄的落在顾念兮睡衣裙摆上,准备吃点豆腐什么的当宵夜好入睡的谈逸泽僵住了。

    “怎么?苏小妞说我骗了你?”看来,今天放任这苏小妞离开,没有吃鸭舌,没有治愈这爱嚼舌根的毛病,是个错误。

    一听老婆这么说,谈逸泽的眉宇间瞬间横生一股子冷意。

    警戒线已被拉起,一级的防备,随时随地能够投入战争!

    “我没有说悠悠,你干嘛什么事情都非要往悠悠的身上扯?难道,你和悠悠真的骗了我不成?”其实,顾念兮刚刚只是想到他今天买来的那些玩具里面的那个小发卡,随口一问。

    没想到,谈逸泽倒是往苏悠悠的身上扯。

    该不会,他们两人之间真的有什么吧?

    当然,顾念兮也不会怀疑,自己的老公和苏悠悠能横生出什么奸情来。

    谈逸泽虽然偶尔会爆出一两句粗话来,但这不代表着他能容忍他的女人满口脏话。

    而苏悠悠平生最恨的,就是别人说的话比自己的还要有杀伤力,让她占尽了下风。两三回之后,她没准就按捺不住上前揍人。而谈逸泽正巧,就是至今为止让苏悠悠占尽了下风,并且每一句话都能让苏悠悠气的差一点吐血,却又无法回嘴的人。

    再说了,在谈逸泽的眼里可没有什么男人女人之分。惹毛了他,就算是女人也照打不误。特别是那种送上门找打的!

    所以这样的两个人若是真的悄悄走到了一起,到时候闹出来的肯定不是被抓奸抓到的,而是内讧闹出人命。

    再者还有一点,那就是顾念兮对这两人的人品,其实都是非常信任的。

    “说什么呢?大晚上的不睡觉,尽瞎想。”谈逸泽被顾念兮这么一问,倒是察觉到自己刚刚真的有种抱石头砸脚的嫌疑。

    顾念兮本来就没有扯到苏悠悠的这个问题,他自己为什么去提起苏悠悠?

    不等于,此地无银三百两了么?

    “我……”

    顾念兮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抬头才发现,谈逸泽的视线落在窗外。

    病房内的灯并没有关,所以顾念兮此刻能将谈逸泽眉宇间的折痕看的一清二楚。

    “老公,怎么了?”谈逸泽的这个表情,只有在某些特定的时候才会出现。

    例如,警觉到了什么。

    “窗外有人!”

    谈逸泽没有回头看她,只是故意压低了声音,用着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这么和顾念兮说。

    “啊?”他们这个病房可是在四楼!

    “不用怕,我去看看。”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已经掀开了盖在两人身上的被褥,大步朝着门窗口走去。

    但顾念兮却拽住了他的手,“老公,我跟你一起走!”

    虽然顾念兮的动作不是很麻利,但谈逸泽知道这小东西其实并不是害怕一个人呆在病房内,而是害怕他独自遇到了危险。

    虽然她什么都没有说,但谈逸泽其实将所有都看在眼里。

    只是她或许不知道,他一个人不管再怎么多人,他都能轻轻松松的逃脱。不要忘记,他谈逸泽是什么出生。

    而带上一个顾念兮,一边要照顾她,不让她受到伤害,一边还有躲避和迎接敌人的攻击,等于难上加难。

    不过眼下谈逸泽是不会告诉她这些的,因为他已经察觉到窗外的来人是友非敌。

    “出来吧。”拉了拉顾念兮的手,将她环的紧了一点之后,他才开了口。

    其实,他倒不是因为紧张才做这些的。

    是因为现在临近夏季,但入夜之后还是会比较冷。窗口的冷风灌进来,他怕她着凉了。

    “呵……没想到这么多年你的警觉性还是那么好!”

    窗户外面黑乎乎的,除了能看到不远处的几幢大楼还有亮着的灯光之外,别无其他。

    再者,这窗户口也是非常的安静。

    再怎么看,顾念兮都不觉得窗户外像有人的样子。

    只是顾念兮没有想到,在谈逸泽的那一番话之后,便有一个带着女人阴柔的男音在窗户外响起。

    很快的,那抹修长的身影也从窗户外面跃了进来。

    担心顾念兮会被撞到,谈逸泽在那身影进来的时候便带着她连退了好几步。

    一直到躲在这个角落,确定了安全之后,谈逸泽落在她腰身上的手这才稍稍的松开了些。

    而当那抹修长的身影定下来的时候,顾念兮这才看清楚半夜造访她的病房,并且也不走寻常路的人的那张脸!

    吓!

    这倒不是因为这人长的极丑。

    相反,是因为这人她顾念兮认识——谈妙文?

    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她病房里的窗户上做什么?

    面对谈妙文,顾念兮一时间有些反映不过来。

    倒是谈妙文,先开了口:

    “侄媳妇,看到我怎么这个表情?”

    “我……”

    顾念兮不知道要开口说些什么,倒是谈逸泽帮她解得围。

    “你大晚上的不睡觉,跑到这边来,她都被你吓到了!”寻常人,肯定没有遇到什么人会大半夜的从窗户上到访的。

    “我是听说她过来了,特意过来看看她。”谈妙文说这话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屋子里的光线是橘色的缘故,此刻他的眼眸稍稍暖了些。“我出自好意!”

    他为自己辩解。

    “要是好意,那就请你走正门进来!”谈某人的脸色不大好。

    虽然这事情他以前也对他老婆做过不少,但见到别人对他老婆做这个,他就是心里不爽。

    再说了,他谈逸泽老婆的闺房,岂是别人想进就进的?

    就算是表叔,也不行!

    “哟,好心被人当成驴肝肺?”谈妙文显然也没有想到自己大半夜的到访会让谈逸泽一脸菜色。

    看到谈妙文和谈逸泽斗嘴,脸上稍稍没有了寻常那股子冷意的样子,顾念兮几乎可以想象得到,当初若是谈妙文没有发生那些事情的话,他的性格没准比谈逸泽还要亲切可人上几分。

    起码,他就算面对不熟悉的人,还会说上几句话。

    而谈逸泽不一样,几乎面对亲近的人,他都不喜欢说上几句话。

    这,就是区别。

    “表叔,逸泽有起床气,您不要和他一般见识。”顾念兮眼见两人杆上了,赶紧打圆场。

    其实所谓的“起床气”,完全是由于睡眠不足造成的身体不适引起的暴躁情绪。

    这方面,谈逸泽的症状还比较轻。

    以前的谈逸泽是什么样的,顾念兮是不知道。

    只知道有时候谈逸泽要是睡不够,偶尔醒来会和顾念兮大眼瞪小眼。

    不过过一阵子,就没有事了。

    但谈妙文显然不大接受这个观点:

    “现在才大半夜,怎么就起床气了?”

    说完这话的时候,谈妙文又看向了谈逸泽,一脸的不爽。

    此刻,病房内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而顾念兮的观点被反驳了,暂时也不敢轻易开口。

    她可没有忘记,那日第一次见到谈妙文的真正面目的时候,他脸上那骨子千年都化不开的寒冰样。

    这样的人,喜怒无形。

    若是不小心将他给惹着了,后果可是很严重。

    “好了,买个面子给侄媳妇,不和你计较!”大概是看到顾念兮看到他都有些胆怯了,谈妙文菜松了口。

    而顾念兮在听到谈妙文不打算和谈逸泽闹下去,是给自己的面子,当即连忙低下头:不敢不敢……

    “其实我这两天打算到外面转一圈,近段时间可能不回来了。我想等你们孩子出生的时候,我可能赶不回来。所以趁着今晚有空,先送来一礼物,算是给宝宝的见面礼。”说这话的时候,谈妙文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锦袋,递给顾念兮。

    “这……”顾念兮不知道可不可以收,转身看向谈逸泽。

    “打开看看吧。”谈逸泽没说收不收,只说打开看看。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知道这谈妙文今儿个是唱的那一出。

    “好。”顾念兮伸出双手,毕恭毕敬的从谈妙文的手上接过那个袋子,然后打开。

    只见,里面是一个近乎绿色,近乎透明的玉佩。用红色的的丝绸绑着,包装和其他的都很简单。

    乍一看,你还以为这没准是塑料做成的。

    但顾念兮好歹也帮着苏悠悠将悠然有幸这家珠宝店打理过。自然知晓,这玉绿色色正,色浓,与祖母绿一样,感觉绿中泛出蓝色调,但不偏色。摸起来,又是那么凉凉的,绝不是掺杂掺假的东西。

    玉石雕刻而成的观音像,又是那么的栩栩如生……

    到这,顾念兮连连摆手,道:“表叔,这东西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这,可是传说中的帝王绿!而且,还是糯种帝王绿,近代翡翠的极品!

    经营过玉器店的顾念兮也见过无数的玉石,但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的珍品!

    “……”对此,谈妙文倒是没有任何的表示。

    倒是谈逸泽开了口:“兮兮,收下吧。就当是咱表叔,给咱孩子的见面礼。”而且,这块玉石,意义非凡。

    “可……”

    顾念兮还想说些什么,但谈妙文也跟着谈逸泽点头:“收下吧,再说没准将来你也有需要用到它的时候。”

    对顾念兮说完这一句话之后,谈妙文就转过身,朝着窗户那边再度迈步:“好了,那我就先走了。等下次有机会,再见面。”

    这话刚一说完,那抹修长的身影就跳上了窗户,消失在了夜色中。

    连刚刚一直注视着他的背影的顾念兮,都不知道这个男人是如何做到的。

    一直到谈妙文离开了许久,顾念兮都难以从这一幕中回过神来。

    若不是,谈逸泽一伸手准备将她带上床,没准顾念兮到这会儿还傻站着。

    “怎么?一块玉就将你给吓傻了不成?”谈某人的嘴角,带着调笑。

    但顾念兮却完全没有和他开玩笑的心思,转而道:“老公,你不懂这玉价值连城。这可是近代难以见到的糯种帝王绿。”

    她不过和谈妙文有过几面之缘,顾念兮实在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地方能让这谈妙文出手这么大方的。

    “傻瓜。你把这东西的背面翻过来看!”谈逸泽只是淡笑着说到。

    背面?

    难道这东西还另有玄机不成?

    按照谈逸泽所说的,顾念兮将谈妙文给的这玉石翻了过来,一看才发现,这玉石的最下方的位置还刻着一个“文”字!

    “这是……”这个“文”,难道是谈妙文的文?代表了,他的身份?

    “这可是二叔公当年下海之后,给他们兄弟姐妹三人弄的,代表了他们在king集团的身份。”king集团,就是二叔化工当年下海经商建立的。

    现在,由他的大儿子接手。

    “可他为什么要把这东西送给咱们的孩子?”且不说这玉石代表的意义重大。光是这玉石的本身,就价值连城。

    “你还不懂?他是打算把我们的孩子认为干儿子……”

    谈逸泽说。

    “……”

    到这,顾念兮算是懂了。

    谈妙文因为那次任务的意外,他这辈子是不可能有后了。

    而谈逸泽救了他一命,甚至这些年还暗中帮助了他不少,再者这次将当年那些害了他的人擒拿归案,谈妙文真的把这谈逸泽当成了一家人。

    所以,他也打算将谈逸泽的孩子当成了自个儿的孩子来看待,才送来这东西。

    “可是就算想要认咱们孩子当干儿子,也可以和我们直说,用不着送这么贵重的东西吧?”像是苏悠悠和施安安,他们就都在吵着要当她顾念兮儿子的干妈。可他们不也什么东西都不用送?

    “不一样!反正,你先将这东西收下来,将来绝对派的上用场就对了。”谈逸泽大概也知道了顾念兮说的是什么,不过他还是坚持着自己的意见。

    而顾念兮最终,也拗不过他,将这块玉石小心翼翼的收藏了起来……

    之后,顾念兮有些无奈的拍了拍肚子。

    现在这孩子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就有无数人争先抢着当干爸干妈。

    唔,这孩子的人气还真是高……

    ——分割线——

    苏悠悠收到一整束的玫瑰花,是在某一天的午后。

    那日,骆子阳有了急事,要去出差。

    匆匆忙忙的给了弄了午餐之后,他连吃都没有吃,就直接去了机场。

    而苏悠悠也在骆子阳离开之后,一个人到院子里转悠。

    接近夏季,若是在南方现在怕是已经热的快要褪去一层皮了。

    不过这是在北方,所以就算热,也热不到哪里去。

    慵懒的阳光,落在苏悠悠的头顶上,让她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

    而在这个时候快递大哥到了苏悠悠的门前:“苏小姐,有你的快递!”

    “来了。快递在哪?”苏悠悠的视线,其实早已被快递大哥车头的那束妖娆红玫瑰给吸引了。

    真不知道,这束玫瑰花是谁的!

    真幸福!

    以前和凌二爷谈恋爱的时候,他也送给这东西。

    不过,凌二爷好像还从来没有送过这么一大束的。

    “这就是你的快递,在这里签上你的名字!”

    苏悠悠从没有想到,惊喜来的这么快。

    刚刚,她还在羡慕不知道是哪个女人能拥有这样美丽的花束。而现在,这束玫瑰花的主人竟然是自己?

    一时间,她都有些回不过神来了。

    “有没有说,是谁送的。”高兴过后,苏悠悠也开始警惕了起来。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再说,这送的人,也非常的可疑。

    “没说。我想上面应该有卡片吧!”快递大哥给了苏悠悠一记老实憨厚的笑容。

    “嗯,好的。”苏悠悠签了名,将那束玫瑰花抱在怀中。

    等快递大哥走了之后,苏悠悠就在花束里摸索着。

    还真的,找到了一张卡片。

    卡片上,只有简单的一行字,甚至没有留下任何的名字,但一下子却让苏悠悠的眼眶,红了……

    卡片上,是这么写着:“我没有很想你,只是在早上醒来的时候,总是会不自觉的察看手机,看看有没有你发来的信息和未接来电……”

    一句话,没头没尾。

    但那字的比划和苍劲有力的手笔,苏悠悠只是看了一眼便认出,那是凌二爷的字迹……

    鲜花,动听的情话,还有微风吹过时候给她的悸动……

    一如那个午后,他在整片的薰衣草田里向她求婚时候给她的感觉。

    温热的泪,瞬间滑落……

    凌二爷,为什么等到这个时候,才来对我说这些?

    难道,你不觉得太晚了么?

    ——分割线——

    “嫂子,爷爷八十二大寿快到了,你准备送什么?”这天,陈雅安来医院看顾念兮的时候,看似无意间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而这一句话,也让顾念兮一时间有些疑惑。

    爷爷要生日了么?

    对了,好像是!

    去年,爷爷生日的时候,顾念兮还特意给谈老爷子弄了个手机,教他学会上网和写微博来着。

    没想到,今年被送到医院之后,她倒是将这件事情给忘了。

    这可怎么办才好?

    想想,距离谈老爷子的生日就差两天了,她还没有准备礼物,这怎么办?

    还有,谈逸泽也真是的。

    他一定记得谈老爷子的生日,为什么连一句风声都不给自己透露。

    这老男人,该打。

    看他今天下班过来,她顾念兮不揪他耳朵才怪!

    见顾念兮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陈雅安的心里乐呵呵的。

    是的,她今天过来,就是特意要告诉顾念兮这一点的。不然,这么大好的时间,她不去逛街,不去找乐子,干嘛要到医院来看这本来和她陈雅安就没有什么关系,还几次三番让她陈雅安下不了台的女人?

    吃饱了撑着?

    当然不是!

    她就是前两天在家里的时候听到了谈逸泽和谈老爷子的谈话,说是这次生日不让顾念兮知道,让她在医院里安安心心的待产。

    看着他们越是想要维护顾念兮,越是重视她肚子里的宝宝,陈雅安越是不满。

    她非要搅和,非要让顾念兮操心不成!

    这不,她今天就趁着其他人都不注意,到了医院。顺利的,将这个消息“不小心”的透露给了顾念兮!

    眼见顾念兮的脸色不大好,陈雅安知道自己大功告成了。

    “哎呀,瞧我这嘴巴。爷爷和大哥好像不想让嫂子知道来着,我怎么给说出来了!”陈雅安在见到顾念兮的脸色不那么好之后,便急忙开了口。一边,还用手捂着嘴巴,作出一副真的因为不小心将这些给说出话来有些吃惊有些担忧的样子。

    “没事,这大事我怎么能不知道的?”顾念兮只是淡笑。

    一副,她真的看不出陈雅安是故意和她说这些的样子。

    但眸子里,确实一副了然。

    这陈雅安的脑子不是那么好使,但心思倒是不少。

    谈逸泽和谈老爷子明明不想让她知道的事情,她倒是想要从中搅和。

    看来,这个生日宴上她应该是有什么准备才对。

    不然,她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插一脚!

    “我是觉得大哥和爷爷可能怕嫂子操心,所以才没说。嫂子,你可不能说是我说的,不然待会儿大哥肯定又要生我的气了。”陈雅安见顾念兮没起疑心,嘴角立马漾开了花。

    但她所不知道的是,顾念兮早已将她脸上所有的情绪都看在眼里。

    “当然,这些我当然知道!”顾念兮的话,看上去像是在回答陈雅安的那一句:“不要和大家说是她将这个消息透露给顾念兮的”。

    但若是仔细听顾念兮的话,会觉得这话里其实有另一层的含义。

    这话,与其说是在回答陈雅安的问题,倒不如顾念兮是在说,她已经将她陈雅安额的目的都给知晓了。

    要不然,顾念兮此刻落在她的身上的视线,又怎么会另有意思?

    只是,陈雅安貌似听不懂顾念兮的这些话,当下还以为顾念兮是在和她承诺不会透露这个消息是由她陈雅安说的事情,当下又乐开了花。

    “嫂子,要不要吃苹果什么的,我去给你洗过来!”大概是觉得自己总算是办成了一件事情,陈雅安心情好,这会儿打算对顾念兮示好。

    “不用了,刚刚吃过了。现在肚子撑的。”其实,顾念兮压根什么就没有吃。

    所谓的“撑着”,就是压根都不想要吃她陈雅安给的东西。

    你瞅瞅,一个谈老爷子的生日宴,她都满腹心事的想要算计顾念兮。

    没准她洗个苹果,都带毒。

    吃了她的苹果,没准就会长睡不醒!

    这点,顾念兮留了心眼。

    “大嫂,怀孕期间多吃点水果什么的,对孩子好。”陈雅安还想要劝些什么,大概还真的打算在这水果里下什么心思,却没有想到,这会儿顾念兮的病房门被推开了,谈逸泽大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本来,谈某人见到了娇妻心情还蛮不错的。

    但一看到此刻不该出现在这病房里的陈雅安的时候,谈某人的脸色立马跟吃了他最讨厌的说是像屎耙耙的沙拉酱一样的表情。

    那张俊脸,立马拉长了几分,跟驴脸有的一拼。

    再者,他落在陈雅安身上的表情,还带着莫名的火苗,像是要将陈雅安给烧了。

    可想而知,一直到现在,谈逸南对她那天“无心”放的那湿布,到现在还怀恨在心。

    “你怎么在这里?”谈逸泽扫了陈雅安一眼之后,便开了口。

    那语气,明显非常不客气。

    “我……我就下班顺路过来看看嫂子。”陈雅安一见到谈逸泽的这个表情,就知道有些不妙。

    其实从那一天她弄了那块湿布还顾念兮差一点跌倒,给谈逸泽发现之后,她就一直躲着谈逸泽。

    因为她总感觉,这男人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她。

    再者,陈雅安更怕的是谈逸泽那双幽深的眼眸。

    一双,好像轻易的就能看透别人心事的眼眸。

    “顺路?我可不知道,从明朗到这医院这边,会顺路!”两个地方虽然是在同个城市,但距离可是一个钟头的路程。

    “大哥,我真是来看嫂子的!”陈雅安真的很怕谈逸泽。更怕,他会像那天一样,弄个黑乎乎的枪口来对着她的脑袋。

    “我看,你是别有居心吧!”陈雅安当然知道谈逸泽不怎么喜欢她,但真的没有想到谈逸泽会这么直白的对付她。

    “大哥……”陈雅安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一见到谈逸泽的眼神,她立马消了声,转而看向顾念兮,道:“大嫂,我真的是顺路来看你的!”

    谈逸泽那边,她可不管信不信,反正陈雅安认为,只要搞定了顾念兮就行。

    她在谈家呆过,自然知道这谈逸泽对顾念兮的话是言听计从!

    只要收服了顾念兮,还怕收服不了你这老妖孽?

    只是陈雅安却不知道,想要收服顾念兮的难度,并不比收服谈逸泽容易。

    要不然这对夫妻,怎么会被一直都在黑道老大博夜澈评为:“一对贼夫妻”?

    不过这些,可不是脑力有限的陈雅安所能明白的。

    所以,这会儿她在准备对付谈逸泽的时候,还转身看向顾念兮,准备要将顾念兮拿来当武器,朝谈逸泽发力!

    可顾念兮的护短,她可没有真正见识到。

    她又怎么会帮助外人,欺负她家谈参谋长?

    虽然,她刚刚真的有些生气谈逸泽为什么不将爷爷八十二岁的大寿的消息告诉她,害她都没有时间准备好礼物,正准备好好收拾他。

    但她跟谈逸泽闹别扭再怎么闹,都属于内斗。

    面对企图打击谈逸泽通知,破坏他们家庭和谐的时候,他们可是站在统一战线上。

    矛头,当然也一致对外了。

    原本,谈逸泽还有些担心,他家小东西的同情心会太过于旺盛,准备给坏人说话的。

    但在看到顾念兮小嘴上对着陈雅安勾起那抹不怀好意的弧度的时候,他松了一口气。

    也对,他的小东西怎么可能帮着外人欺负自己呢?

    “大嫂,大哥这是在将我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你可要帮我说说他。”或许,顾念兮这样的笑容在陈雅安看来,是舒心的微笑。陈雅安这会儿,已经将顾念兮当成了她对付谈逸泽的救命稻草,使劲的往顾念兮的身边靠。

    边走,还便对顾念兮抱怨着谈逸泽的不是,像是姐妹间的玩笑话。

    可她哪会预料到,顾念兮就算对她笑的再无害,再没有心机,她开口的一瞬间,枪口还是照样对准了她:“我老公说的对,这和明朗可不算顺路。”

    很明显,她站在谈逸泽的那边。

    这会儿,陈雅安算是意识到了。

    “大嫂,难道我就不能来看你?”陈雅安意识到顾念兮并不向着她的时候,嘴角上的笑容明显的凝固了。

    “我不是说你不能来看我,我只是觉得你若把这点心用在工作上,会更好的。”顾念兮一字一句,都用到点上。

    她的意思是,指着陈雅安工作的不用心。

    虽然她是没有到公司去,但最近还是有不少关于陈雅安无故休假的新闻传到了她的耳里。

    本来,她是不想说,给陈雅安留一点脸面的。

    可哪知道她竟然想要对付谈逸泽,都将心思打到她顾念兮身上来了。这可不好!

    所以,顾念兮决定要将陈雅安心里窜起的这火苗,扼杀在摇篮里!

    “我工作怎么了,碍着你了么……”陈雅安没有想到,只是这么一句话顾念兮也能找到反驳的理由。一时间,脸色也阴沉了下来。

    “不碍着么?要是不碍着的话,为什么每天有那么多人向我报告你分内的工作总是没有完成?”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些:“当然,你能来看我,我是高兴的。不过下次请在你来之前,将你分内的工作都给完成了。不然我可担当不起,你因为来探望我而误了工作的罪名!”

    顾念兮其实根本就不用查,陈雅安每天的工作都是一拖再拖的。人家一天工作的量,她最起码要三天才能完成。

    不用想,今天也一样。

    而陈雅安在听到顾念兮这一番话之后,脸色阴沉的就像是密布阴云的天空,随时随地都有漂泊大雨的可能。

    “你……”

    本来,她是还想要上前和顾念兮理论些什么的,但在她还没有来得及上前之前,有人已经快速的绕到了她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而那人,正是陈雅安最为后恐的,会拿着黑乎乎的枪口对着她的脑子的谈逸泽。

    看到他,陈雅安自然而然的没有了底气。

    也对,这世间又有哪几个人能面对谈逸泽这一张阴沉着的脸,而不后恐的?

    “我知道了,我不会再来看你!到时候,你可不要怨我。”

    陈雅安甩下这么一句话之后,就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可她或许压根都没有想到,这谈家的人根本没有一个人会盼望她过来探望顾念兮!

    “慢走,不送!”眼看陈雅安离开,顾念兮又挤出了这么一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

    当下,谈某人非常不厚道的笑了。

    ——分割线——

    “老公,过来!”

    当谈某人正对着那扇刚关上的病房门不厚道的笑的时候,他背后传来了这么一个声音。

    这是,他家小东西的声音。

    是他谈逸泽结婚这两年来所说熟悉的,也爱恋着的声音。

    按理说,他谈逸泽听起来应该是非常舒心才对。

    最起码,他家老婆还帮他一起赶跑了一个准备破坏他们婚姻和谐的恶人。

    可为毛,今天听到他老婆的这声音,他背脊怎么凉飕飕的。

    难道,是感冒了不成?

    谈逸泽转过身来的时候才发现,这股子冷意的由来。

    唔……

    这顾念兮到底是怎么了?

    刚刚不还笑的一脸灿烂,春光明媚的么?

    怎么这会儿脸色这么阴沉?

    难道,她最近会玩四川变脸不成?

    “怎么了?”谈逸泽眨巴着双眸,一脸的无辜。

    貌似,他从刚刚进门都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吧?

    “过来!”某女坚持。

    谈逸泽向来不会拒绝她所要的,当下便来到她的身边,半蹲下来。

    可哪想到,这一蹲下来耳朵就遭殃了。

    “兮兮,你这是吃了哪门子的火药了?”绝对是吃了火药,不然怎么一上来就这么猛火攻势?

    要是以前有这么个人敢拧他谈逸泽的耳朵的话,他立马二话不说将他给嘣了。

    可没办法,谁让现在将他耳朵当成橡皮揪的女人,是他谈逸泽的亲亲老婆?再者,这揪耳朵这一招,还是他教会她的。

    “兮兮别发火,对咱们宝宝不好。你告诉我,谁欺负了你老公帮你收拾他?”谈逸泽认定,他一整天都不在这里,惹毛了顾念兮的绝对不是自己。

    “真的?”

    谈逸泽稍稍抬头的时候才发现,顾念兮此刻的嘴角上勾着一弧度,和刚刚要收拾那陈雅安的时候的不怀好意有些相似。

    当即,谈逸泽倒抽了一股冷气。

    不会真的是他谈逸泽吧?

    “真……真的!”弦在身上不得不发!

    “那好,那人不将爷爷八十二岁大寿的事情透露给我知道,但我现在知道了也很生气。所以麻烦老公你,帮我把那个始作俑者给带过来!”

    某女在听到谈逸泽的答案之后,继续浅笑盈盈。

    不得不承认,这顾念兮笑的时候真的很好看。

    一双眼睛跟月牙一样,亮亮的,弯弯的。

    小嘴勾起的同时,两梨涡清新怡人。

    可看自家女人笑的如此迷人,谈逸泽顿时惊悚的吞了吞口水。

    他可不认为,他家这小东西现在还是以前那乖乖的,连挠爪子都有些羞涩的丫头片子。

    那丫头片子,大半年前就被他谈逸泽培养成如今的腹黑小狐狸了。

    看,她这都将爪子伸向他谈逸泽的耳朵了。

    “老公,你是不是做不到?”看谈逸泽一直都没有出声,顾念兮又开了口:“要是办不到就算了,反正我老公的能力也就那样。”

    她,反将了他一军!

    将他逼到了死胡同,让他毫无反抗的能力。

    要知道,一个男人最丢脸的就是在老婆面前承认自己没有能力。

    她倒是看准了这一点,让他没有半点的招架力。

    这坏丫头!

    ------题外话------

    26号了,记得票子投了哦→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