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67章 念兮献丑了!

    “雅安,你没事吧?”

    谈老爷子发现了陈雅安的异样,问道。

    “吃坏了肚子么?要不要去边上休息一下?”谈建天望着她捂着嘴的动作,也有些疑惑。

    而边上的其他人,都望着陈雅安,有些不明所以。

    其实,大家都用言语和表情表露出自己对她的担心。

    但这样的一幕,却让陈雅安差点把自己给气死了。

    她表现的这么明显,为毛这谈家的男人神经这么粗条。

    她这是在表演怀孕!

    怀孕!

    怎么在谈家男人看来,她就是吃坏了肚子呢?

    再说了,这么一桌子好菜,她连一口都没有尝过,就让她到边上呆着?

    难道,顾念兮是孕妇又特殊的照顾,她陈雅安却要去边上蹲着不成?

    “要是不舒服的话,我送你回家去吧!”谈逸南扫了她一眼之后,也随口说到。

    然而这么一句,让陈雅安有些骑虎难下了。

    人家不是不舒服都往医院送么?

    为什么轮到她陈雅安,就往家里送呢?

    当然,送回家也是好的。

    可这样的话,那她陈雅安想要演的戏,是不是就泡汤了?

    想到这些,陈雅安连忙摆手道:“不用了不用了,我没事了。”

    说到这的时候,陈雅安又想起了自己刚刚躲在角落里,用手机查到的那些资料。

    她立马补充道:“就是不知道闻着这饭菜的味道,感觉有点恶心。”

    这就是,她刚刚在网上找到的。

    说是,怀孕之后的女人都会出现孕吐,而且闻到一些味道,也会觉得恶心。

    她现在,说的这么明显,谈家人应该意识到什么了吧?

    按照她要的剧本演下去,应该也不难了吧?

    想到这,陈雅安在心里一阵得瑟。

    可谁又能想到,当她陈雅安这么说的时候,谈建天连忙拿起了其中的一盘菜,凑到鼻子跟前闻了闻:“会不会是发臭了?”

    “我也闻一闻。”谈老爷子争着抢过去。

    听着这两活宝的话,陈雅安满脸黑线。

    有谁能告诉她,这谈家的男人是怎么了?

    为什么她表现的这么明显了,都没有人察觉到?

    “好像不会臭。”

    “对啊,我也闻着怪香的。”

    “会不会是其他的几个菜臭了。”

    “对,我也这么想。都闻闻看。”

    “我也觉得要闻一闻。”

    “这个怪香的。”

    “这个也没有发臭!”

    “这个也挺好的。”

    “……”

    于是,这两个大老爷们都在闻菜,把一旁刚刚“深情演绎”的陈雅安忘一边了。

    当下,陈雅安真的有种苦不言堪的感觉。

    正当陈雅安都有些想要放弃这一出戏的时候,身边的舒落心却开了口,给了陈雅安坚持下去的动力:“不是饭菜的问题,会不会……有了?”

    当最后那两个字从舒落心的嘴里传出的时候,原本正忙活着看看是不是饭菜有问题的两个大老爷们都停了下来,有些迟疑又带着些许高兴的问着陈雅安:“雅安,真的有了么?”

    “我……我也不知道。”看着整个谈家的人都用关切的眼神看着自己,陈雅安的小心肝一阵扑通扑通的跳着。

    这,就是她想要的结果!

    她想要的,就是被整个谈家的人捧在掌心里疼着喜欢着的这份感觉。

    特别是顾念兮不在的情况下,她感觉现在谈家人真的好像只属于她陈雅安一个人的了。

    感受到全家人的关心的同时,陈雅安也顺便递给舒落心一个感激的眼神。

    其实这舒落心,虽然满脑子都是阴谋论。但真正需要她的时候,还瞒好用的。

    这不,刚刚她就替她陈雅安解决了这么一个棘手的问题。

    你看,刚刚都怀疑她陈雅安是闹肚子的谈家人,这不都关切的看向她么?

    特别是那一直心切,想要抱的金孙的谈老爷子,这瞪着她的眼睛都直了。就差,直接将她的肚子给拨开,看清楚一点是不是有孩子了。

    看着这一桌子的谈家人都那么关心自己,陈雅安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自己此刻的愉悦心情。

    “要是真的怀上,那就好了。”谈建天乐呵呵的说。

    其实谈逸南和谈逸泽一样,都是他的孩子。

    哪有自己的孩子有了孩子,当爷爷的会不高兴的道理。

    谈老爷子说:

    “要不,咱们现在到医院检查一下,要是真的怀上了,这营养什么的都要跟上。还有睡觉的时候还要小心点才行。”

    看样子,谈老爷子是真的将这事情放在心上了。

    这一点,陈雅安是很高兴。

    不过论说要到医院去,她还真的有点担心。

    她刚刚压根就没有想吐好不好?

    那装模作样的,只不过是为了在这个场合引得大家的注意。

    要是真的被带到医院去,检查出来没有,那她的这出戏岂不是白演了么?

    想到这,陈雅安急忙开口:“爷爷,今儿个是您生日。怎么生日宴能吃到一半的道理呢?”

    被陈雅安这一说,谈老爷子到才意识到,今儿个是自己的生日宴。

    “生日宴固然重要,但再怎么也没有孩子重要,是不是?”老人家的心思,可以说现在都在金孙的身上。“走,我们上医院去。我让老胡,给你检查检查。”

    陈雅安是傻,但不糊涂。

    谁不知道,这老胡是谈老的御用医生。

    到时候没怀上,给他检查岂不是露馅?

    再说了,这老胡你以为是一般人能忽悠得了的么?

    “爷爷,您还是别忙活了。还是等今儿个生日宴完了,我再去医院检查一下。对了,今儿个我还有礼物想要送给爷爷呢?”陈雅安想方设法的想要转移谈老爷子的注意力,不然一被带到医院去,她岂不是真的完了?

    “有什么礼物能比得过你这肚子里的金孙让爷爷高兴呢?”舒落心这会儿也搭上腔了。

    不过这话,让陈雅安有些气节。

    她拼了命的想要绕开谈老爷子的纠缠,舒落心这一句话不等于将她刚刚的努力打回到了原点?

    不过知道舒落心现在根本不知道她陈雅安是假装怀孕的,所以她也不能和她一般见识。

    “雅安,要不让你爷爷和爸爸在这里招呼客人,我陪你上医院?”舒落心自荐。

    其实,舒落心是真的想要有个孙子。

    从以前,她一听到那霍思雨怀孕之后的神情,就知道。

    一个孙子,除了能让她有事做之外,还能让舒落心安心,不用担心谈家的财产被顾念兮他们一家三给多分了去。

    所以,可想而知当她听到陈雅安可能怀孕的时候,心里头有多么的高兴。

    现在,她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应证这个消息了。

    可这对陈雅安来说,这不等于天打雷劈么?

    这舒落心以前就对她不好了。要是待会儿上医院一检查,知道她压根就没有怀孕,那岂不是直接活活把她送进太平间?

    “妈,这里客人这么多,爸爸和爷爷肯定忙活不过来。要不然,还是等今天宴会结束之后,咱们再去检查一下吧。再急,也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

    陈雅安都为自己捏了一把汗。

    因为此刻,一整桌的谈家人都将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以前,这是她梦寐以求的。

    但现在,这感觉真的不是那么好。

    这样的万众瞩目,非但没有让陈雅安感觉自己像是众星捧月,到让她感觉自己像是被审视的囚犯。

    “这……”舒落心的迟疑,还有皱成了一团的眉心,足以看出她的不乐意。

    倒是谈建天,帮了她舒落心一把:“还是等这边结束之后吧。”

    “……”

    还好,一阵讨论之后,大家最终决定等到生日宴结束之后,在来讨论这件事情。

    让陈雅安,也松了一口气。

    不过刚刚这一出的动静不小,将刚刚边上的几桌都给惊动了。

    大家貌似都知道这谈老爷子又快有了金孙,纷纷举杯上前来祝贺。

    谈老爷子自然是乐呵呵的接受了。

    当然,那些前来道喜的人,除了和谈老说上几句之外,也会不时多看陈雅安几眼,甚至还说上几句好话。

    这,倒是满足了陈雅安的虚荣感。

    要知道,以前她每次在谈家的家宴上,连自家人都不大注意到她的存在。

    而现在,突然间之间,大家都好像将注意力落在她陈雅安的身上,让她感觉自己就像是大家捧在手心里的明珠一样。

    听着周围那些阿谀奉承的祝贺,陈雅安的心里美滋滋的同时,也感觉到前方貌似有一股冷意朝着她射来,凉飕飕的,不大友好。

    抬头一看,陈雅安这才发现这股冷意的主人,原来是谈逸泽。

    从刚刚,她陈雅安上演了那一出戏之后,谈逸泽就不再开口。

    而这会儿,倒是冷冷的看着她。

    若是其他人肯定以为,谈逸泽的敌意来自陈雅安的孩子。怕陈雅安生出来的孩子会争夺了谈家的财产。

    但唯有陈雅安知道,谈逸泽的这股子冷意,倒不像是冲着肚子里的孩子而来。而是……

    谈逸泽的眼神何等的犀利,像是穿透了她陈雅安的所有,看到了她的内心所想。

    那样被看穿的感觉,让陈雅安的背脊凉飕飕的。

    感觉,谈逸泽貌似已经看穿了她所有。

    正眯着眼,想看看她到底在演些什么。

    这样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让陈雅安,浑身上下毛骨悚然的。

    这也让她第一次意识到,这男人的恐怖。

    不仅是他对待敌人的时候浑身上下的戾气,更还有他那一双能洞穿人的灵魂似的眼睛。

    望着谈逸泽那双冷眸,陈雅安有些没有骨气的咽了咽口水,脑袋里在考虑着的是现在该不该坦白从宽。

    不得不承认,当初谈逸泽举着枪口对着她的脑门的时候,着实在陈雅安的脑子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若是这会儿被谈逸泽再发现她的坏心眼,陈雅安真的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这男人给一枪崩掉。

    “对了雅安,你刚刚不是说你有礼物送给爷爷么?”就在陈雅安想着自己是不是该向谈逸泽坦白,免得吃枪子的时候,身侧一个声音传来。

    回过神来的陈雅安才意识到,这是舒落心在和她讲话,也在给她谋划着在众人面前出彩的机会。

    “是……”

    点了点头的陈雅安,眼眸微微一暗。

    现在,还不到坦白的时候。

    你看,这舒落心以前怎么可能这么尽心尽力的为她陈雅安谋发展?

    她不趁机在她陈雅安背后捅一刀,让她下不来台就行了。

    可现在不一样。

    这不才刚说自己可能怀上谈逸南的孩子么?

    你看这舒落心,态度简直就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摒弃了前嫌不说,现在还一心一意为她谋发展。

    四川变脸,都没有她这么快。

    她陈雅安要是现在放过这么个好机会,傻么?

    至于谈逸泽,他应该不可能那么快就将她陈雅安给看穿。

    再说了,他的眼睛再犀利,都不可能是x光。

    一照,就知道她有没有孩子吧?

    想到这些,陈雅安的心算是松了些。

    “那你就把礼物拿出来给你爷爷,让你爷爷好好高兴一下。”趁着,现在人这么多。

    当然,最后那一句舒落心不会白目到直接说出口。

    “好。不过爷爷,我这礼物要现在制作,麻烦您让人送来一张桌子。”陈雅安见到周围那么多人,心里也小小的激动了一把。

    现在的整个剧本,都开始按照她事先想好的那些步骤发展。

    只差,她这个当导演的也入戏一番了。

    “让经理给我们送一张桌子吧。”孙媳妇想要送礼物,当爷爷的自然不可能推掉。

    “……”

    不一会儿,一张桌子被送到。

    而陈雅安也当着所有人的面,拿着她的笔纸到了这桌子前。开始铺上宣纸,还有摆上自己需要用到的工具。

    在开始作画之前,陈雅安悄悄的扫了四周的人儿一把。

    只见,这会儿本来都该在用餐的所有人,都被这边的动静给引来了。

    而且,他们的视线都落在她陈雅安的身上,像是准备从她陈雅安的身上探究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也对,她陈雅安现在是谈家的孙媳妇。

    所有的人都好奇,这个谈家的媳妇现在是想要搞出什么名堂来?

    有些,当然是想要期待即将上演的好戏,有的,则是期盼着闹剧可以看。

    不过这些人的想法,陈雅安自然是不会知道的。

    她只知道,只要自己这一次秀才艺成功了,想必今后在这个圈子里便能混的顺风顺水。

    今日陈雅安选择的,是国画。绘画形式是用毛笔蘸水、墨、彩作画于绢或纸上,

    其实在这一方面,陈雅安能拿出来秀才艺,自然在这一方面不是泛泛之辈。

    其实,这也要多归功于她家陈老爷子。

    陈老爷子虽然一届热血军官,但他也喜好文雅事物。像是国画,还有书法之类的,都是他的最爱。

    以前陈家还没有现在这么落魄,家业还没有大长子被败光的时候,陈老爷子也喜欢收藏这一类的东西。

    甚至,他还不管不顾自己的孙子孙女的意见,直接将他们给弄去了此类的兴趣班。而陈雅安被送去的,正是国画兴趣班。而这一学,就是十几年。

    若不是陈家的家业都被他大长子给败光了的话,没准现在陈雅安每天都还需要和这些笔墨纸砚奋战。而且,她也可能被送进此类的艺术院校。

    以前,陈雅安也是不时会埋怨陈老爷子几句。她一个女孩子家,自然想要学华丽的舞蹈,或是钢琴什么的。

    但随着陈家家业的败落,陈雅安的艺术生涯也就此画上了句号。

    不过到今天,陈雅安却也不再会埋怨陈老爷子了。因为,是陈老爷子当初的强迫,才给了她陈雅安一个成名的机会。

    墨是市面上现成的墨汁,倒出来即可用。

    陈雅安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中,拿起了毛笔,像模像样的画了起来。

    不过相比较之前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偷偷练习,现在被这么多人围观,也让陈雅安难免有些怯场。

    今儿她模仿的正是齐白石的《虾》。

    作为国画的里的精髓画作,大多数人自然是知晓的。

    所以当陈雅安落笔,还有笔法的变化的之时,大多数人已经猜到了这陈雅安在画什么。

    “画的是虾!”

    “对对对,好像是齐白石那一副。”

    “……”听着那些人的对白,陈雅安的埋首于宣纸前的嘴角轻勾。

    看得出?

    那就证明她模仿的不错。

    看来,今儿还真的是她的幸运日。

    如果接下来,那个人也能到场的话,那就好了。

    这样,她今儿安排的这一切,也就不会落空了。

    不过眼下,陈雅安还是专注于眼前的画。

    想要一鸣惊人,在此一举……

    ——分割线——

    当顾念兮随同陈雅安和苏悠悠他们到这餐馆的时候,门外已经停了许多辆的车。

    这当中,除了平日里常见的大众类车子之外,还有几辆是跑车。

    看到这车子成片的场面,施安安颇为帅气的吹了口哨,道:“没想到这么多年不见,这老爷子的人气还是如日中天。”

    施安安的话只是一阵嘀咕。

    顾念兮压根就没有想到这话的另一含义。

    因为下车的时候,顾念兮就看到这餐厅的经理朝着顾念兮走了过来。

    没错,云阁就是前一段时间她顾念兮追随下了飞机,误以为有了外遇的谈逸泽到的那间餐馆。

    这里的菜色不错,价格也实惠,顾念兮便将前一阵子卖掉了两套别墅的那份钱,盘下了这块地。当然,若是经营的好的话,这片地是肯定不够的。

    不过那是后期的发展,还要先看这里的营业情况。

    但现在看来,顾念兮是不用担心了。

    她顾念兮不说这餐馆是她的,都已经有那么多的人慕名而来。甚至,连谈老爷子的生日宴都设在这里。

    这间餐厅,离成功还远么?

    “顾总,没想到您今日还亲自来了?”

    经理一上前,就和顾念兮打招呼。不过他们的相处,倒也没有上司和下属的拘谨。

    因为这人,就是当初顾念兮“流落”到此,看她身上的钱只够买了一碗饭和一盘炒青菜,便好心给了她多加了一个肉菜的餐馆的老板。

    和顾念兮合作之后,他们站这餐厅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年终奖金还另算。

    这对这些人来说,有了一个更好的经营环境,比以前那间简陋的小餐馆,不知道要上档次多少。

    再说了,光看顾念兮的信心就知道,她绝对不会止步在这样的一间小餐馆。某一天,她势必会将这“云阁”做大,做有名气了,开分店。

    到时候他们不还是照样能跟着顾念兮吃香的喝辣的?

    而顾念兮待人也随和,所以这间餐馆的人凡是知道顾念兮是幕后老板的,都对她的印象不错。

    “爷爷生日,我哪能不过来的。对了,里面现在怎么样了,吃的欢么?”其实,顾念兮当然还是很在意,自己的餐馆给家人的第一印象。

    “刚刚在吃饭,不过现在都在看画画了。”经理说。

    “画画?”

    这,倒是有些出乎顾念兮的预料。

    “说是谈老爷子的孙媳妇。”

    “孙媳妇?”顾念兮大眼一转,就知道是谁在画画了。

    “对了顾总,要不我进去给你多弄一桌?”里面的作为已经明显不够了。顾念兮一行人又有三个,再怎么都坐不下。

    再说了,顾念兮现在还是有身孕的人。这么和别人挤,绝对不合适。

    “不用了。我们其实没想要在这里用餐,等会儿送完了礼物,我就离开了。你也别惊动了这里其他人。”

    顾念兮道。

    “好,我知道了。不过顾总要是有需要,随时找我。”说完这话,来人便离开了。

    今儿个这么多人,要忙活的事情肯定不少。厨房那边,肯定也在加紧忙活着。

    顾念兮光是站在餐馆的门口,都可以想象到里面是怎样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

    眼眸里,有着惊喜,也有着担忧。

    以前她总不明白,某些公司的老总明明公司已经上了正常轨道,还总是不放心,甚至比普通的员工还要频繁的死守在工作岗位上。

    可现在,她懂了。

    一个初具规模的餐馆,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

    她亲眼看着它成长,更担心它会不会磕着碰着,想要永远呆在它的身边,为它保驾护航。

    这,大概就是做母亲的心态。

    若不是现在她肚子里有了宝宝,没准现在她真的有可能会不顾任何人的反对,成天都呆在这云阁里,和一班厨师一起奋战。

    顾念兮看着云阁有些发呆,但不代表她身边的那两位能按耐住好奇心。

    “顾念兮,你老实交代,这是怎么一回事?”苏悠悠的性子,向来咋咋呼呼的。

    “还用交代么?人家都称呼她为‘顾总’了,你觉得她还能和这家云阁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施安安眼睛向来犀利,一语便洞穿其中的玄机。

    “好啊你个死丫头,一声不响的就弄了个云阁出来。要是哪天我不注意,你该不会给我搞了一间大公司?”苏悠悠在边上叫器着,对这个闺蜜知情不报显然很不满。

    “那还用说,以她的能力又不是不可能。”施安安是唯恐苏悠悠的这把火烧的不够旺盛,继续添油加醋。

    不过相对于苏悠悠的不满,看到顾念兮现在的成长,施安安是开心的。

    现在顾念兮在商业这一方面的天赋,已经远远超过了她的。

    这是不是也就意味着,将来这sh国际易主,指日可待?

    到时候,她施安安也能清闲下来,去找那个男人了?

    想到这,施安安的嘴角勾起一抹释怀。

    “兮丫头,还不老实交代?”苏悠悠不依不挠。

    “就是安安姐说的那么回事!好了,现在不准吵吵闹闹的知道么?要是被我老公发现,你们全都吃不了兜着走!”顾念兮绕开苏悠悠的身边,大步朝着云阁里面走去。

    “为什么?”苏悠悠追上去,不解。

    这顾念兮开了这么有名气的云阁,不还是为他们谈家长脸?

    就算知道了,也没有什么才对。

    再说了,她苏悠悠和施安安也是今儿个才知道的,为毛谈参谋长知道之后他们两个也得跟着吃不了兜着走呢?

    苏悠悠想不明白!

    但这不意味着,施安安想不明白。

    “还用说么,她现在怀孕,你觉得他们家那个黑脸关公可能让她去做这么累的事情么?再说了,那黑脸关公觉得他家不缺钱,会让她去做这么幸苦的活么?”施安安也跟了上来,不过她比苏悠悠细心知道顾念兮现在身子重,要尽量扶着点。

    “还有,我们两整天都跟这丫头通电话,你觉得他们家那黑脸关公不会怀疑到我们两个头顶上么?”

    黑脸关公?

    这是施安安对谈某人的称呼。

    这不要怪罪她施安安在顾念兮面前诋毁了他的形象,谁让这些年他没少欺压她?

    施安安的洞察能力,可谓过人。

    听到她说的这番话,顾念兮点了点头。她就是这个意思。

    但随同他们一起的苏悠悠,可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复杂。

    施安安解释了一大堆,她还是一脸的白痴相,看着他们俩:“谈参谋长有什么好怪罪我们俩的?”

    “知情不报!”

    施安安的这话,一下子让苏悠悠也识相的闭上嘴。

    好吧,她确实还蛮怕顾念兮家的黑脸关公的。

    “好了,我们先进去。至于这云阁的事情,还是暂时不要说的比较好。”来到谈家包下来的那个大厅前,之间所有的人都不在餐桌前。而是,围成了一个圈。

    大概,就是在看陈雅安画画吧!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你家黑脸关公?”谈家人最不好说话的,就是谈逸泽了。这一点,施安安比谁都要来的清楚。

    “等到合适的机会吧。”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的视线便在人群里扫视着。

    她找的,便是施安安口中的黑脸关公。

    一身深灰色的西装,搭配白色的衬衣。就算只是一个后脑勺,顾念兮还是能一眼将那个男人给认出来。

    谈逸泽!

    那男人也跟着站在人群中。

    不过光是看后脑勺,顾念兮便清楚,这男人可不像是其他人都在凑热闹,对那什么画的感兴趣。

    也不知道是心有灵犀还是怎么的,原本在看画画的谈某人竟然就在顾念兮望向她的时候转过身来。

    在看到大门前的她的时候,他的眉心先是明显的皱了下。继而,朝着顾念兮所在的方向迈开了脚步。

    谈逸泽就是这样,即便周遭围着那么多的人,也会自动自觉的退开一条路,让他走了过来。

    而随着谈逸泽的举动,所有的人原本的注意力也都在画虾的陈雅安身上,转移到谈逸泽的那边。

    继而,注意到站在前边的顾念兮一行人。

    “兮兮?不是跟你说,在医院呆着么?这么毛毛躁躁的跑出来,多让人担心?”

    男人边走边说着。

    虽然他的语气略带责备,但那黑眸里除了宠溺,还有什么?

    “老公,人家也是想来给爷爷贺寿,送完礼物就回去的。再说了,老是在医院里躺着,真的很难受好不好?”某女一见谈某人有发火的可能,立马朝着谈逸泽迈开了脚步,在来到了他身边的时候,她便主动的伸手环住了他的臂弯,一副狗腿的样子。

    “那也不行,”本来,还真的有点想要发火的谈逸泽,在看到顾念兮这个摇头晃脑的小摸样,怒火一下子就消失了。

    但这是对顾念兮。

    这可不意味着,他谈逸泽会放过其他擅自做主的其他人。

    “你要是想要出来的话,你应该和我说,让我去接你。怎么可以随随便便的坐别人的车,要是发生了危险怎么办?”谈某人说这话的时候,黑眸冷冷的扫了站在顾念兮身边的两人。

    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他谈逸泽对于她们两人擅自将顾念兮接出来的举动,很不爽!

    接收到谈某人那不善的眼神的施安安和苏悠悠,自然也不满。

    特别是施安安,眼见他明明有火气,却不敢对顾念兮撒,而是对他们两人,施安安当即就紧拽着拳头:差别待遇,妹的!

    要不是她打不过谈逸泽,老早就在他头上来上几拳。

    “安安姐开车很小心的。再说了我也担心你忙么?”眼看谈逸泽和施安安两人大眼瞪小眼,顾念兮意识到战争的号角随时都有可能拉向,便连忙拽着老公的手往里面走去。

    被顾念兮拽走的谈逸泽,自然有些不爽。

    今天这里人多口杂的,他就是不想要让顾念兮来踏这趟浑水。

    这施安安倒是好,竟然在这时候给他临门一脚,打他措手不及!

    很好!

    既然她施安安最近这么清闲,连别人的浑水都能随便踏的话,那他谈逸泽不介意让她的生活变得充实一些。

    于是,在见到被施安安送来的顾念兮之时,谈某人就开始酝酿某一个计划。

    当然,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护好顾念兮的安全。

    一手护着顾念兮的肚子,一手环着她的肩膀,将顾念兮整个都给锁在自己的怀中之后,谈逸泽才带着她慢步朝着人群那边走去。

    “爷爷,你看谁来了?”

    谈逸泽的音调并不高。

    但或许这男人常年处于高位,一发话就容不得让人忽视。简单的一句话,便让顾念兮顿时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哟,兮兮来了!”谈老爷子不用说,其实今天他就盼着见到顾念兮。刚刚没有注意到,是他被围在人群中,压根就不知道外面的事情。

    就算今儿个顾念兮不来,他这顿饭结束之后都要过去看看她。

    “快来这边坐,大热天的跑来肯定累了吧?”谈建天也非常高兴,似乎比听到陈雅安的时候还要高兴上几分。

    这会儿,已经开始张罗着让顾念兮坐在他的身边。

    “爷爷爸爸,不用忙,我就是想着过来给爷爷送生日礼物。”顾念兮浅笑。

    “兮兮,傻孩子。这么大热天的,挺着个肚子跑来跑去的多累?对了建天,你快让厨房烧两个比较清淡的,适合兮兮吃的菜给送到这来。”谈老爷子对于顾念兮来给他祝寿,很是高兴。高兴到,这会儿已经差不多忘记在作画的陈雅安。

    “这是谁?”人群里有人小声的议论着。

    “这能是谁,这是谈家的大孙媳妇,谈参谋长的老婆。”

    “哟,看样子谈家人对她不错。”

    “那是,简直可以说是宠上天。你没看到她一进来……”

    “……”

    原本,都在安静的看着她陈雅安作画的那些人,开始出现了谈话声,让陈雅安有些静不下心来。

    也让原本全神贯注的陈雅安注意到一个事实。

    顾念兮来了!

    原本,在作画的时候,陈雅安就希望顾念兮来的。

    这也好,将她陈雅安突出的才能和她的做对比。

    可现在,陈雅安对顾念兮的到来,有些不满了。

    因为顾念兮一到,原本落在她陈雅安身上的那些关注,全都给了顾念兮。

    再者,那种众星捧月的感觉,也都消失不见了。

    望着已经落座的顾念兮,陈雅安愤恨的拽紧了拳头。

    “雅安,你认真弄好你的画,待会儿妈帮你收拾她!”

    不知道是不是陈雅安的愤恨不满表现的过分明显。

    这会儿,本来站在边上的舒落心,已经趁着其他人不注意来到她的身边,和她这么说。

    因为有了舒落心的保证,陈雅安也安静了下来,认真的画着自己的。只等着,舒落心行动。

    ——分割线——

    “兮兮,会不会太热了?瞧你满头大汗的。”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找来了纸巾。一边,还吩咐了人,送来了热毛巾。

    “是有点热。不过休息一下,就好了。”现在夏季来了,走了这么大段路对于孕妇来说当然有些热和累。

    “那先喝口水吧,有什么事情等待会儿再说。”礼物什么的,反正早晚送都一样。对于谈逸泽来说此刻最重要的还是自家的小东西。

    “嗯……”顾念兮接过谈逸泽给她递来的水杯。

    但还没有喝上几口,边上便传来了舒落心的声音。

    “哟,这不是兮兮么?怎么也跟着来了,难道是医院的饭菜不合胃口,所以想过来改善一下伙食?”

    舒落心的话,半点打趣,半带讽刺。

    讽刺顾念兮,不安安分分的呆在医院里,跑来打乱了他们的好事。

    “这老女人……”苏悠悠一听,立马也听到了她的话,更明白了她的意思。

    按耐不住自己的漆脾气,她嘟囔了一声准备上前。

    谁知道,她的手一下子就被顾念兮给按住了。

    “悠悠,没事。我自己能行!”顾念兮知道,苏悠悠自从在凌家呆过一阵,看透了凌母那些嘴脸,自然知道这舒落心现在是想要来找她顾念兮的茬了。

    苏悠悠现在最看不惯的就是这样的嘴脸,自然是担心顾念兮吃亏了。

    这一点,顾念兮自然明白。

    不过在对付舒落心的这一点上,顾念兮有信心。

    再说了,她要是玩不过人家,那不是还有她家谈参谋长么?

    “舒姨,我做晚辈的,只是来给爷爷送生日礼物,有错么?”顾念兮拉住了苏悠悠之后,扶着身子上前,应对舒落心。

    “这点倒是没错。不过送礼,要送的是心意。要是总用钱来摆阔,那就不合适了!”说这话的时候,舒落心的视线正落在顾念兮刚刚摆在边上的某个盒子。那盒子的上面,有两个字——乐悠!

    显然,顾念兮这一次送的,便是乐悠的服饰。

    不过也对,苏悠悠这位乐悠国际服装公司的总裁是她顾念兮的朋友,她想要这么件衣服还不简单?

    不过乐悠服装的影响力,舒落心可算是清楚的很。

    一直到现在,舒落心都没有忘记上一次她生日时送的那套乐悠的旗袍,在那个生日宴上引起的轰动。

    所以今天,她势必要阻止这样的情形重蹈覆辙。

    不然,陈雅安的风头岂不是再被她给抢了去?

    要说以前,也就算了。但现在,舒落心还是尽力的想要让陈雅安舒心一点。谁让现在,这陈雅安怀上了谈逸南的孩子?

    “哦,不合适?”顾念兮的红唇轻勾。

    眼眸,若有似无的扫了这舒落心落在自己送来的礼盒上的视线。

    看样子,舒落心大概是猜到了她送的礼物了。

    继而,顾念兮又看了不远处,正看似专注的在画虾,实则专注的听着他们对话的陈雅安一眼之后,勾唇道:“那舒姨倒是说说看,什么样的礼物算是送出了自己的心意?”

    舒落心说了一大堆,不就是站在陈雅安的那一边么?

    这一点,她顾念兮要是看不出来,岂不是闹了笑话?

    眼看这画上的虾子,顾念兮的眼眸一转:齐白石的?

    继而,她的眼眸里又是漾开了笑意。

    而边上,舒落心似乎没有看到她的笑容,这会儿还装腔作势的说到:

    “你看到雅安在那边作画了没有?送礼,就要像她这样。用心用意,才算送上自己的一份心意。”

    舒落心其实就是在给顾念兮挖坑。

    这一点,谁都看得出。

    而谈老爷子乃是征战沙场多年的老将,怎么会看不出舒落心玩的是什么把戏?

    这会儿,他两三步上前,想要和顾念兮说:不管她送的是什么东西,爷爷都会喜欢的。

    其实做长辈的,也就是图个人多欢喜。

    送礼什么的,就算礼物再值钱又怎么样?

    到了他的这把年纪,都已经一只脚进了棺材里。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多了又怎样?

    他希望的是,能看到自己的孙子金孙们,都快快乐乐的就行了。

    可这舒落心,却在这个时候给他来这么一出,眼看就是要给他添堵。

    谈老爷子上前,想要拉住顾念兮,给她个提醒,免得中了舒落心的圈套。

    哪知道,他这话还没有来的及对顾念兮说呢,那丫头就信誓旦旦的开口问舒落心:“那舒姨的意思,是不是我也要找一些纸来给作画,当成是礼物送给爷爷?”

    一听这话,谈老爷子暗自叫了一声:不好,中圈套了!

    而舒落心已经暗爽到快要内伤了。

    她不过是用个激将法,没想到这顾念兮一下子就给套住了。

    这真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也不反对。正好,今天雅安这边也带来了工具,待会儿她作画完了,就借你。到时候,你也给画一副,不管好坏,总之也算是你送你爷爷的一份心意。”

    舒落心的嘴角,勾勒出如同曼陀罗的笑容。

    其实她的想法也简单。

    国画,其实不是每个人都学过的。

    所以,她给顾念兮下了这么一个圈套,看她怎么接招。

    要是不接,大家都会谴责她没良心不孝顺,到时候她顾念兮的形象也会在这些人的面前大打折扣。

    若是接了,其实舒落心也没有什么担忧的。这顾念兮难道还会国画不成?光看这陈雅安的样子,起码也学了挺多年的。这顾念兮一时间能比得上么?当陪衬,就不错!

    这心里的一番比较,舒落心也得出了一个结果,那就是不管顾念兮接不接招,陈雅安都是个赢!

    不过按照这舒落心的想法,顾念兮就算接招,也是唯唯诺诺的,被逼上梁山的那种。

    可谁知道,这顾念兮竟然会带笑的和她说:“既然舒姨都这么说了,那念兮也只好献丑了。”

    ------题外话------

    俺又要来个撕心裂肺的吼票了~

    →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