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68章 他的订婚请柬(求票)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已经站了起来。而谈逸泽担心她会磕着碰着,也立马跟上前,一手将她护在怀中。

    看着顾念兮上前,苏悠悠自然是不可能落单的。便立马伸手,拉着边上站着的施安安上前。

    至于舒落心,眼下情况的转变,让她有些无从下手。

    按照她的想法,这顾念兮被她这么为难,不是应该百般不愿意么?就算最后站到了台上,也会满脸愁云才对。

    可为什么,现在的顾念兮非但看起来没有半点担忧,反而还非常享受这个局面?

    特别是顾念兮此刻嘴角上勾起的弧度,一时间让舒落心的眉头皱成了一团。

    因为现在的顾念兮看起来,像是即将迎来某种胜利。

    这样看来,不像她舒落心算计了顾念兮,倒像是顾念兮将她们两人都一并给算计了。

    相对于舒落心的担忧,谈老爷子和谈建天也是有些担心。

    不过后来想想,反正也就是在他们的生日宴上随便露一手,就算输给了陈雅安,也没有什么。

    再说了,他们两人之间才不会因为这么个小小的比拼,而改变对顾念兮的看法。

    这么一想,两人到也冷静了下来。

    “念兮,你干嘛中了那个老女人的圈套?你没有看得出她就是故意激你和陈雅安比拼的么?”顾念兮这边,施安安有些不满的嘟囔着。

    谈逸泽虽然也跟在顾念兮的身边,但一直没有任何的表情。

    看不出,他到底是紧张,还是高兴。

    不过顾念兮还是能从这个男人绷紧的脊梁骨察觉到,他正担心着她的这个事实。

    “放心,我会没事的。”顾念兮的这话,看上去像是对身后的施安安说的,但更像是对谈逸泽说的。

    因为,此刻她的小手紧握着的,是谈逸泽的大掌。

    那只小手上透出的坚定,还是谈逸泽第一次看到的。

    听着顾念兮的话,谈逸泽原本绷紧了的脊梁骨,也在这个时候稍稍放松了。

    但他却还是反握住了顾念兮的手,像是在告诉顾念兮,不管事情会变成什么样,他谈逸泽都会在她的身边守着她。

    而顾念兮在接受到他这一个鼓励的眼神之后,便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背,而后松了手,开始从陈雅安那边整来宣纸。

    看着宣纸的分量,还有其他的那些东西,顾念兮也大致知道了,其实今天这个“逼上梁山”,这陈雅安和舒落心,一早都是算计好了的。

    就连那日,陈雅安“无意”的透露谈老爷子生日宴上的事情,看来也是事先预谋好的。

    既然他们这么诚心诚意的“邀请”她顾念兮来比赛,她顾念兮又怎么可以让这两人失望?

    扫了舒落心和陈雅安那边上一眼之后,顾念兮勾唇。

    不过,边上的施安安倒还是有些不安:“真的会没事?”

    一幅画,就算输了,也没有什么。

    但施安安就是不喜欢,有人给他的朋友下套,而且还是当着她施安安的面的。日后有机会的话,她施安安一定会整死这两个女人。

    不过相比较之下,边上向来毛毛躁躁的苏悠悠,却非常的平静:“你放心,绝对没问题。”

    苏悠悠拍着胸脯和施安安说。

    一番话,倒是让施安安有些摸不着头脑。

    怎么向来咋咋呼呼的苏悠悠,而且一见到有人陷害顾念兮就要死要活的,今儿个见到这陈雅安他们来给顾念兮下套,比试画画,她倒是冷静了下来。

    不对不对。

    苏悠悠非但冷静,施安安甚至还从她的嘴角看到一抹胜券在握的光芒。

    “你确定?”施安安问苏悠悠。

    “确定,百分之百确定。一定,会是我们兮丫头赢,别的我不敢打包票,但这个我可敢打包票。要玩阴人的手段之前,也不先调查调查一下,我们顾市长的祖祖辈辈是做什么的。敢找念兮比国画,她是死定了!”苏悠悠的声音,压得很低。

    除了她身边的那几个人,其他的人是听不到的。

    而听到这苏悠悠打的包票,施安安有些诧异。

    相比较之下,此刻陪着顾念兮站在台前的谈逸泽,嘴角突然扬起了一抹弧度。

    也对。

    这苏悠悠不说,他还差一点忘记了。

    当初打结婚报告的时候,他在看到这顾念兮的父亲一栏上写着的是顾印泯的名字的时候,他便觉得有些熟悉。于是,他一通电话就让小刘将顾家给查了个底朝天。

    不查,还不知道。

    这顾家,一直都是书香门第。

    没上仕途之前,顾家还有几位长辈,是开画廊的。

    而画廊里,除了有些是古董级的国画之外,还有一些是当代年轻艺术家的作品。

    当年,顾家还有好几位叔侄,是国内有名的画家。据说,顾家的作画的手法还有一部分是他们祖上传下来的。

    顾印泯的名字虽然没有在其中,但可想而知,这祖上传下来的东西,这顾印泯又怎么会抛弃?

    只是谈逸泽从未想到的是,他家这小东西也会国画?

    那他今天倒是要好好的见识一下。

    这边,因为有了苏悠悠的这一番话,所有的人都安静了许多,只等着陈雅安出丑。

    相比较之下,陈雅安这边的气氛,则变得有些被动。

    本来将顾念兮逼上台来是他们,如今顾念兮站在那边压力倍增的也是他们。

    边上,舒落心终于按捺不住,趁着其他人不注意的时候和陈雅安咬耳朵:

    “雅安,你有多少获胜的把握?”

    “妈,您这边就不用担心了。我学这国画,少说也有十几年了。您认为,我这功夫,有可能输给什么都没有学过的么?”陈雅安眼见顾念兮上台之后,除了有些压力之外,她还是抱着必胜的信念的。

    毕竟在她这段时间的相处,她还真的没有见到过顾念兮摆弄过这些东西。甚至,连顾念兮的卧室里,也看不到一丁点和国画相关的内容。

    这也正是,今儿个她会选择国画,来为难顾念兮的原因。

    一阵子之后,陈雅安收下的那副作品,算是大致完成了。

    云阁的工作人员,也在陈雅安画完之后,将那副作品挂了起来,呈现给在场围观的人群看。

    “大嫂,今儿个献丑了!”这是,今天陈雅安今儿个开口对顾念兮说的第一句话。

    但简单的一句话便能让人听出,陈雅安那幸灾乐祸的心情。

    “哪是献丑,你画的虾,直中有曲,乱小有序简略得宜。”但,还不够鲜活。

    这,是顾念兮的评价。

    不过她不像是陈雅安那样的口无遮拦。

    更不会,当着所有人的面将自己的情况都给表露出来。

    不然,这一局便是输!

    “还谢谢大嫂夸奖。对了,我画完了,我的笔借给你!”说着,陈雅安就将自己的笔递给了顾念兮。

    一整个过程中,顾念兮的嘴角上始终挂着轻笑。

    一点,都不像是被逼上这个台面上的。倒像是,极为享受着现在的这个气氛。

    接过陈雅安的笔,顾念兮回到了谈逸泽身边的位置。

    在她还没有动手画之前,谈某人蹭在她的耳边咬耳朵:“喜怒不于形?”

    他说的,是刚刚她对战陈雅安的时候表现出来的大气。

    顾念兮嘴角弯了弯:“还不是跟你学的?”

    貌似自从跟了这个男人之后,她已经不会像以前一样,在面对敌人的时候轻易的将自己的情绪泄露出来。

    这也印证了一句话: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但这话,不知道被谈某人听到了会做何感想。

    顾念兮作画的时候,眼眸突然变得非常专注,甚至连站在她身边的谈逸泽都忽略了。

    特别是她那作画的姿势,比起刚刚陈雅安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看的,陈雅安都有些微微发愣。

    这顾念兮,到底是怎么了?

    而在所有人的注视中,顾念兮那双白皙的小手时而缓时而急,指法也变幻多样。

    就算是外行人看,也看得出这顾念兮的这套动作,就比刚刚陈雅安的要专业上许多。

    更不用说,是陈雅安了。

    顾念兮的构图一开始让人觉得有些脏乱无序。

    可渐渐的,随着她笔尖的调转和运用,所有人都开始惊奇她画上那些景物的变幻。

    陈雅安只画了几只虾,而顾念兮却画了一条河。

    旁边,还是山石。

    石头,画的还算不错。

    不过这主题是什么,倒是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最后的几笔,顾念兮让人看到了这河流中顺流而下的小蝌蚪。

    “你选择的是齐老先生的画,那我也选齐老先生的。”

    要比,自然要比同个人的画作,这样才有可比性。

    “我画的,是齐老先生的‘蛙声十里出山泉’,据说这幅画是老舍出的题,有好多画家残余评价。不过最终公认画的最好的,来时齐老先生的。因为寓意好……”

    最后几笔的时候,顾念兮边画边说。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嘴角一直都是带着弧度的。甚至到收尾,放下毛笔之后的顾念兮,也依然浅笑盈盈。

    只不过,那样的弧度在陈雅安看来,一点也不美。

    相反,她觉得讽刺极了。

    顾念兮的画,笔法和架势,明显的比她陈雅安这练了十几年的还要娴熟。

    两幅画要是拿来比拼的话,其实谁也说不好。

    因为在场的,没有一个是专业的画家。

    除了她陈雅安算是看出了,这顾念兮在这一方面的功夫不比她差之外。甚至她画画的那些门路,都是她陈雅安所没有见到过的。

    “哦?寓意?那兮兮倒是说说看,这幅话有什么样的寓意?”

    谈老爷子在看到顾念兮真的画出了一幅画,而且画上的小蝌蚪也极为的鲜活,特别是这蝌蚪所游的方向,还是逆流而上。

    光是看着,就有意思。

    相比较之下,陈雅安那副画上简简单单的几只虾,活也不活,只是有点像罢了。

    顾念兮没有中了舒落心他们的圈套,谈老爷子自然是开心的。

    “没有蝌蚪,就没有青蛙。换句话说,有蝌蚪就有青蛙。”这体现的,就是一个不忘本!

    听着顾念兮的话,大家都在点头。不错,做人就是不能忘本。

    “逆流而上,急流勇进。”这,就是有勇有谋!

    谈老爷子能走到今天的这个位置,自然也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

    如果没有迎面直击,接受考验的话,那现在这个位置也是不可能的。

    再者,这到场的人,哪一个走到今天的这个位置,是没有经历过任何考验的?

    而顾念兮也用了这么一副画变相的拍了谈老爷子的马屁,也拍了大家的马屁。

    所以,不管顾念兮的这幅画怎么用,光是她的这一个寓意,就已经大获好评。

    “谈老,你家这个大孙媳妇真是不简单。难怪小泽一娶进门,你就那么喜欢。”

    “对啊对啊,人长得好,能力也这么好。真是不简单啊。”

    “……”

    紧跟着,是一群人又一群人的道喜声。

    而话题,无一不是围绕顾念兮展开的。

    “……”在所有人都前来道喜的时候,谈逸泽的嘴角也不自觉的轻勾。

    当初一眼看中这小东西的时候,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这丫头可能是个“十项全能”!

    要是今天不亲眼看到,他还真的不相信这丫头连国画也会。

    看来,这丫头的能力在自己的面前最多也展现了冰山一角。她的潜力,还有待他慢慢察觉……

    顾念兮身后的苏悠悠和施安安两人,也高兴的手舞足蹈。

    反正这两货,看谁不爽,就唯恐天下不乱的。

    一番欢天喜地之中,只有舒落心和陈雅安和此番景象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你不是说,你学了十几年的国画么?怎么还闹成这样?”舒落心想到自己当面被人涮了一通,脸上是掩饰不住火的恼意。

    “妈,我也没有想过,她是个行家!”陈雅安也觉得自己有种搬石头来砸脚的嫌疑。若不是她要在这里表现一番,还刻意想要拉上顾念兮当陪衬的话,也不至于输的这么惨。

    “行家?”舒落心疑惑的看向陈雅安。

    “是的,她是行家!”这就是,陈雅安对顾念兮的评价。

    好歹她陈雅安也学了十几年的国画了,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画出这样的一副作品。

    可这顾念兮倒好,信手拈来。

    一幅画,简简单单的将她十几年的功夫都给打压下去了。

    那样的架势和画法,陈雅安相信是在兴趣班所学不到的。

    “真是气人。”舒落心狠狠的瞪了不远处的顾念兮一眼,有些咬牙切齿。

    这顾念兮,到底是什么做的?

    为什么别人会的东西,她一点都没有落下呢?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不是打压顾念兮。转身,舒落心拉着陈雅安说:“算了雅安,你现在还是什么都不用想,老老实实在这里坐着。等待会儿这边结束,我再陪着你上医院检查一下。”

    自从陈雅安在餐桌上那么一表现之后,舒落心的一门心思都在这了。

    “妈……”要不是被舒落心再度提及这事情,陈雅安估计都已经想不起来,她已经“怀孕”了。

    眼看,这舒落心一副不死不罢休的架势。

    陈雅安开始不安了。

    她压根就没有怀孕好不好?

    这么被带到医院去,岂不是又要上演一次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好了,老实的呆在这,我先去招呼客人。”说着,舒落心便忙着绕过了她,到不远处和那些富太太们不知道说些什么。

    而这一室的喧嚣,陈雅安此刻有些格格不入……

    现在,她该怎么做才好呢?

    假怀孕这一事,要是被拆穿的话,别人不说,舒落心一定是第一个扒了她的皮的人……

    她现在还是要好好的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做才行。

    ——分割线——

    谈老爷子的生日宴距离结束还有一段时间的时候,谈逸泽就亲自将顾念兮给送回到了医院。

    其实,谈逸泽也知道,这段时间让顾念兮一直都呆在这里,肯定是闷坏了。

    但考虑到,生日宴上那么多人,可能会发生什么意外也说不定,所以他不肯放顾念兮去。

    这个孩子,还有顾念兮,他一个都不许他发生意外。

    将顾念兮送回到病房的时候,谈逸泽看到了被顾念兮用被子盖上的枕头。

    说实话,顾念兮弄得还像模像样的。

    从病房门口看起来,还真的就像是这病床上躺了一个人一样。

    不然,这护士长都给顾念兮查了两次房,也不会没有发现她不在这病房里。不然,早就向他谈逸泽回报了。

    “以后,不准再拿这东西忽悠我。不然,不只是你,连带帮忙的那些人,都要受罚。”或许是今天顾念兮突然的到访,让谈逸泽真的很担心。

    就算回到了病房内,他也不忘记对她说教。

    “知道了,我的谈参谋长!”她的小嘴是答应的好好的。不过这话,她早就左耳进右耳出了。

    反正她家谈参谋长又不会真的和她计较,她怕什么?

    “对了,今天我没有到那边之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听说……”听说陈雅安怀孕了!

    这个,还是她刚刚在云阁去上洗手间的时候,餐厅副经理和她说的。

    所谓的副经理,就是当初顾念兮跟随谈逸泽和那个她怀疑和谈逸泽有染的女人到这家餐馆来的时候,那个为她送菜的女服务员。

    因为顾念兮觉得她笑容极为亲切,就见接手了这家餐厅之后,也将她留了下来。

    或许是感激顾念兮让她有这么好的一份工作吧,所以她在听闻了对于顾念兮有威胁的消息,都会如实报告给顾念兮。

    其实,不管陈雅安怀孕与否,对顾念兮来说都没有什么。

    不过顾念兮倒是好奇了,就算怀孕,也不可能那么突然吧?

    想当初她怀孕的前一阵子,每天不都感觉肠子都在翻滚么?为什么陈雅安今儿吃东西,却是那么津津有味的?

    这一点,实在有些可疑。

    “她貌似怀孕了!”谈逸泽此时在整理着她换下来的衣服,经她这么一问,他便也随意答道。

    听这话,顾念兮倒是听出了重点。

    谈逸泽说的是“她貌似怀孕了。”而非,“她怀孕了!”

    这也就是说,其实谈逸泽也大致看出了端倪。

    “老公,你怎么想?”顾念兮换了衣服之后,爬到床上双手从背后圈住了正在整理衣服的谈逸泽的脖子。

    这样的动作,她没怀孕之前也经常做。

    有时候,还会赖在谈逸泽的背上,让他背着自己在地上转几圈。

    不是她喜欢逗弄谈逸泽,而是她顾念兮贪恋在谈逸泽背上的时候那份安心。

    不过自从确定怀孕之后,谈逸泽最多就让她这么趴在他的悲伤,不肯背她,怕压坏了她肚子里的宝宝。

    整理着衣物的谈逸泽,感觉到脖子上突然被什么被缠上了,倒也没有任何意外。一如既往的整理着手头上的衣服。

    反正他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搞的鬼。这世界上,大概也只剩下这小东西一人,敢对他谈逸泽这么放肆。

    “我想先听一听你的想法。”谈逸泽整理完手上的那些衣服之后,便拉着顾念兮的手,确保她不会玩的太疯。

    他的嗓音,有着别于其他男人的浑厚,让顾念兮心醉。

    “我觉得不大像。”将头靠在谈逸泽的背上,顾念兮说。

    她刚刚说的,是问谈逸泽对于陈雅安怀孕这件事的看法,是真的,还是假的。

    谈逸泽自然也听出了她的意思,便道:

    “和你一样!”

    在陈雅安是否怀孕的这一点上,他们看法一致。

    因为,这陈雅安就算真的怀孕,这反映确实也太小了吧?

    虽然之前顾念兮在怀孕的时候,苏悠悠也告诉过她一些怀孕的现象,有可能不会恶心之类的,但那真的算是比较少数的。

    而陈雅安之前什么反映都没有,偏偏在谈老爷子的生日宴上才有如此的反映,很难让人不想到些什么。

    “老公,咱们要不要揭穿她?”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正打量着边上那一叠谈逸泽刚刚收拾好的衣服。

    四四方方的,就像是整齐划一的豆腐。就算她其中有一件衣服是雪纺的,那软软滑滑的布料,实在有些难打理。但在谈逸泽的手上,还是照样变得方方正正的。

    乍一看,还以为是几件新的衣物刚刚拿出来。

    谈逸泽这打理衣服的本领,据说是在部队里练就的。

    所以他们现在家里的衣柜,大都是谈逸泽整理的。

    要不是结婚之后,顾念兮坚持她自己打理被褥的话,没准他们现在的床头都是豆腐方块。

    “揭穿做什么?反正她喜欢玩,就让她自己玩下去。”反正,陈雅安不管真的怀孕还是假的,对他谈逸泽而言都一样。

    若是真的伤害了顾念兮,照打不误。

    “也是。不过她怎么就不知道,以前思雨就是因为假怀孕,才被舒姨那么讨厌的?”人家霍思雨玩腻的把戏,这陈雅安倒是还捡来玩,就不怕有朝一日再度被揭穿,落得跟霍思雨一样的下场?

    “世间少有的奇葩!”脑残的极品!

    这是谈参谋长对这陈雅安的总结。

    “老公,我脚有点抽筋。”还是不要管这陈雅安了,她是死是活,都是她交由自取。

    “过来我给你按按……”

    “你按归按,为什么老是按上来?我是小腿抽筋,不是大腿。”

    “顺便按一按,省得待会它也跟着抽么!”

    “流氓!”

    还为自己的耍流氓找了这么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之后,这病房门原本因为陈雅安的话题消失不见。只剩下尽心尽力为女人服务的男人,除了偶尔这男人的爪子会在某一处多停留一会儿,多吃一点豆腐之外,他的按摩技巧还算不错。而女人则闭目养神,享受着自家男人的服务,除了偶尔不得不出手阻止一下某男人的咸猪爪之外,其他的还算好。

    整个病房里,只有淡淡的幸福围绕。

    ——分割线——

    与这个病房内的温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谈家大宅里某个卧室的气氛。

    陈雅安是从谈老爷子的生日宴上悄悄溜回来的。就是害怕,这谈老爷子生日宴一结束,就带着她火速赶往医院检查。

    到时候,要真的被检查出来她是装模作样的,岂不是要被笑掉大牙?

    所以,生日宴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她便趁着谈家的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悄悄走了。

    回来之后,她就一个人躲在卧室里。正想着,应对的策略。

    舒落心的电话,很快就追了过来。

    第一个电话,陈雅安没有接。

    因为,她实在被舒落心这么火急火燎的弄得有些无措。

    电话一直响到,传来忙音为之。

    电话铃声一停下,陈雅安倒是松了一口气。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第二通电话又这么快的追了过来。

    照样,还是舒落心。

    看样子,这舒落心真的对这孙儿上了心。

    因为这电话的铃声实在闹得心慌,陈雅安只能接通了。

    陈雅安是知道舒落心是很在意孩子的这个问题,但她没有想到的是,舒落心之所以这么坚持着要亲自带她上医院去,是因为当初她被霍思雨耍了一次。

    她,怎么也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栽跟头了。

    见电话接听,舒落心便立马开了口:“雅安,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怎么找不到你?”

    舒落心说这话的时候,电话里还传来了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看样子,她还真的在找陈雅安。

    “妈,我刚刚搭出租车回家了。”

    “不是说好要一起去医院检查一下的么?怎么又突然回家了?这样吧,你在家里先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去。待会儿,我让你爷爷先帮你预约一下检查的项目,到时候过去直接检查就行。”舒落心想都没有想,就这么说。

    “妈,我今天真的很累,很难受。只想着要睡觉。”除了这个理由,陈雅安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

    “检查完就能睡觉了,想睡多久都随你。”

    “妈,我现在真的很累。不说了,我先睡一觉!”陈雅安想都没有想,直接挂断了舒落心的电话。

    她再怕和舒落心这么说下去,会露馅。

    只是她却不知道,舒落心在这一方面,当初已经被霍思雨整了一次。

    现在,她已经留下了心眼。

    这不,当她陈雅安这么毫无顾忌的挂断了她的电话之后,舒落心的眼眸明显的变了个颜色。

    这陈雅安,貌似有意的在抵触着上医院检查。

    这是不是意味着……

    想到这,舒落心的脸色暗了暗。

    若真的是这样的话,她舒落心定将她扒了一层皮!

    ——分割线——

    苏悠悠是被施安安给送回来的。

    当施安安将车子在骆子阳别墅门前打了个漂亮的转弯,将车子给停下来的时候,车子的轮胎和地面发生巨大的摩擦声响。

    “给,参不参加随便你。”说这话的时候,施安安趁着苏悠悠下车前,塞给了她一张卡片。

    卡片,是红色的。上面还印着有些俗,也有些喜气的“囍”字。

    这是,什么东西?

    苏悠悠有些茫然的看向施安安。

    后者道:“自己打开看,我说不出口。”不,不应该是说不出口,而是觉得脏了她施安安的嘴巴。

    说这话的时候,施安安泄愤的将拳头砸在了车的方向盘上。

    “哔哔……”喇叭声顿时划破了平静的夜空。

    在苏悠悠的印象中,施安安的性格虽然有些像她,大大咧咧的。

    不过多年的征战商场的经历,也让这个女人多出了一股子不同于同龄人的沉稳。

    大多数的时候,施安安不会将她的喜怒哀乐放在脸上的。

    可今天的施安安,着实有些让人奇怪。

    不过很快的,苏悠悠便知道了,今日施安安发飙的缘故了。

    她打开了施安安刚刚递给她的那张卡片。

    上面是一个订婚宴的邀请函!

    扫了这一整张的请柬,苏悠悠的视线最终定格在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名字上——“凌宸”。

    那个曾经出现在她苏悠悠红本本上的男人的名字,为什么会出现在在这一次的新郎位置上。

    他想要做什么,可想而知……

    有那么一瞬间,苏悠悠的心酸酸的,涩涩的。

    垂放在大腿双侧的手,有些无力的抓了抓,像是想要抓住些什么。

    但最终,什么东西都没有抓到。

    “这是今天早上快递到我公司来的,一份给我一份给你。”施安安在发泄了一顿之后,情绪平静了许多。

    不过仔细想想,还是有些疑问的。

    明明凌二爷知道苏悠悠住在这里不是么?

    为什么会将邀请函递到她施安安的那边?

    还是说,现在的苏悠悠在他的心目中真的没有一点位置?所以,连送个请柬都贪图个方便了?

    “你不想参加,也不会有人说些什么。”施安安又说。

    “再不然,你现在想要去揍那人,我也会陪着你去。”见一直都没有等到苏悠悠的答复,施安安又开口。

    她觉得,这个时候,过分安静的苏悠悠,有些像是当初自己知道了那个男人离开的时候的样子。

    她很怕,怕苏悠悠会像多年前的她一样,选择走上绝路。

    “悠悠……”

    转过身的时候,施安安看到一直盯着请柬看的苏悠悠。

    那一刻,她看到了她眼眸里的湿润。

    “悠悠,你有什么话,可以对我说。”不要,都憋在心里。

    施安安记得有这么一句话,往往一个人对你好,并不一定是你讨人喜欢,有可能是因为你傻的让人心疼。

    而苏悠悠,就是那个傻的让人心疼的女子……

    “悠悠……”

    施安安的眉心,皱成了一团。

    当她正想着,要不要找人来开导一下苏悠悠的时候,却听到身侧传来了这么个声音:

    “安安姐,什么话都不用说了。那个订婚宴,我会去的。”

    “你……要去?”这个答案,确实有些出乎了施安安的预料。

    总以为,苏悠悠是躲着凌二爷的。特别是这段时间,他们几乎都没有相见。

    可她现在却说,她会去参加凌二爷的订婚宴。

    这,怎叫人不吃惊?

    “去,怎么不去?”此刻,她脸上的哀伤已不见了踪影。施安安所能看到的,是她一如既往的灿烂笑容。

    这样的苏悠悠,让人分不清她是真的开心,想要为凌二爷送上祝福,还是想要做什么傻事。

    “好了,安安姐你不用担心我,如果我会因为这样的人伤心的话,那我老早不就伤心死了么?”说着,苏悠悠推开了车门,带着那张有着比火焰还要红,还要妖娆的请柬下了车。

    “今天玩了一天,我有些累了,想要休息。安安姐,那我先回去了。”说着,苏悠悠便踩着那双十几公分的高跟鞋,大步朝着别墅和里走去。

    在苏悠悠进了别墅之后,施安安却是良久都盯着那个别墅的大门。

    因为苏悠悠刚刚的背影,说是雄赳赳气昂昂的离开,倒不如说像是落荒而逃。

    苏悠悠,你真的可以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人和别的结婚,生子么?

    ——分割线——

    “雅安,大清早你怎么起来了?”

    这天的早上,舒落心起来的时候,便见到在坐在餐桌前的陈雅安。

    早餐,她已经吃的差不多了。

    都快可以看到碗底了。

    这,也倒不是舒落心大惊小怪的。

    谁让寻常的时候,这陈雅安就算要去上班,日上三竿都不会起来?

    而今早,她一反常态的早早起床,还有早早吃饭,倒是让人出乎意料。

    “妈,今天公司有个大的策划,主管说要我们都早点过去,大家一起讨论一下。”陈雅安说这话的时候,头还是照样的埋着扒着饭。

    其实,她就是在躲避舒落心,想要躲开她溜之大吉,不去医院做什么检查。

    要不然,她这么难得的睡眠时间,她才不会浪费在吃早餐的这事情上。

    只是陈雅安没有想到,这舒落心今天也起的挺早的。

    她这早饭还没有吃完呢,舒落心就下楼来了。

    “什么策划不策划的。既然起的这么早,待会儿吃完饭,就跟我到医院去检查。要是怀孕,我们也可以提前做好准备。”舒落心说这话的时候,嘴角轻勾。

    其实,她就怕这陈雅安和当初的霍思雨一样,拿着怀孕当借口,企图在这个谈家得到些什么。

    有了上一次和霍思雨斗智斗勇的经历,今儿个舒落心为了以防这陈雅安趁着她没起床就溜之大吉,也起了个大早。

    为的,就是将这陈雅安给逮到医院去。

    看到这陈雅安早餐都吃了一大半,舒落心庆幸的是今儿个她也起得早。不然,还真的被这陈雅安给逃了。

    “妈,你也知道大嫂对我不是很满意了。要是我无缘无故的旷工的话,没准大嫂又要说我了。”万般无奈之下,陈雅安又搬出了顾念兮当借口。

    可舒落心却像是早已预料到这陈雅安会说这些似的,便道:“反正你旷工也不是一天两天的,被多说一次怕什么?再说了,要真的怀孕的话,你从今儿起也不用到公司去了。”反正,去了公司也只是当个摆设。

    真正的大事,什么时候看到陈雅安办成过?

    这明朗集团要什么样的人没有?多她陈雅安一个,也不多,少她一个,也不少。

    “妈……”陈雅安没有想到,这舒落心像是早有预备一样,将她的借口给都堵死了。这会儿,她的脸色说不出的难看。

    “好了,什么都不用说了。我先上去换套衣服,待会我吃完饭,咱们就出发。老胡那边你爷爷已经说好了,只要咱过去,立马给你安排了一整个系列的检查。”

    说着,舒落心就上了楼。

    而眼看这舒落心上楼的陈雅安,脸色有些苍白。

    这,该怎么办才好?

    ——分割线——

    顾念兮怎么也没有想到,再度见到陈雅安,依旧还是在这医院里。而且,此时的陈雅安手头上,还拿着一张各项检查的单子。

    这事情说起来,还要从这天早上说起。

    前一天早上,这舒落心已经交到了陈雅安在楼下等这她一起上医院检查。

    谁知道,这舒落心刚换完衣服下来的时候,餐桌上两个人影都没有见到。

    唯一可以看到的,就是陈雅安的那份早餐,连吃干净都没有。

    看这陈雅安这么明显躲着,舒落心也开始防着她。

    毕竟有了霍思雨当初给她的那些经历,现在她对付一个假怀孕的,还不简单么?

    再说了,这陈雅安现在是住在谈家,同一个屋檐下。

    她跑得了和尚,还跑得了庙不成?

    于是,第二天天还没亮呢,这舒落心就穿戴整齐的敲响了这陈雅安他们的卧室。

    将还在睡梦中的陈雅安,押送到这医院来。

    不过到这医院的时候,这里的各个科室的医生都还没有到。所以他们也只能趁这个时候,到顾念兮的病房来坐坐。

    顾念兮的病房里,谈逸泽今早有些事,大清早就离开了。

    顾念兮最近都是一个人躲在病房里,休息的还算不错,大清早就起来了。

    所以见到这两人齐齐的出现在她的病房里,顾念兮除了惊讶,更多的是眼眸里带着骤定。

    这舒落心果然也看出了陈雅安的可疑。

    怪不得,谈逸泽说不用他们出手揭穿陈雅安,自然有人收拾她。

    这人,就是舒落心。

    “大嫂,怀孕很是辛苦吧?”病房里,三个人都不说话,有两个人的眼睛都注视着她陈雅安,这让陈雅安的心里毛毛的,感觉有些有些不安。所以,她先行开了口,希望可以打破这样的局面。

    “还行。确实有些辛苦,不过当你感觉到胎动的时候,你会觉得很幸福。”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肚子里的小宝宝像是感应到什么一样,踹了她一脚。除了有点疼之外,顾念兮落在肚子上的视线,也更温柔了些。

    “胎动?”陈雅安听到顾念兮的这话,貌似有些惊奇。

    而顾念兮一开始也是觉得,没有怀过孕的人在听说会有这个反映的时候,也有些吃惊。想当初,她第一次感觉到肚子里的宝宝动了一下的时候,她和谈逸泽两人可是高兴到一整个晚上都没有睡着。

    不过很显然,这陈雅安的关注点不在这里。

    在短暂的错愕之后,她便急忙开口道:“是是是,我也觉得胎动的时候很幸福。”

    说这话的时候,她还学着寻常顾念兮摸着肚子的样子,也拍了拍自己的。

    陈雅安的生理课学的不大好。在听到肚子里的宝宝竟然会动的时候,她自然是新奇的。更不清楚,这孩子的胎动不是一怀孕就会的。

    所以当提高到顾念兮这么说的时候,她匆匆忙忙的就补充了这么一句,像是害怕被人给发现了什么异样似的。

    但在听到陈雅安的这一番话,舒落心和顾念兮明显的有些愣住了。而后,两人又对视了一眼,像是在交流着什么似的。

    “怎……怎么了?”见这两人都有些呆住,陈雅安小心翼翼的问着。

    而顾念兮在短暂的错愕之后,便更加肯定了前天回来之后,她和谈逸泽的那个观点:陈雅安并没有怀孕!

    不过看着她这么爱演,顾念兮的眼眸里突然闪现了一抹坏坏的笑意:“雅安,你现在的肚子里就会胎动了?这胎动,可是要怀孕满4个月后,即从第5个月开始才能感觉到的。我记得我当初第一次感受到胎动的时候,肚子已经很明显了……”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