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70章 你若安好,我怎么办?

    感觉到肚子有股子下坠感,顾念兮停住了脚步。

    会不会,是孩子要生了?

    可站住了脚之后,又感觉没有什么。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难受?”谈逸泽的嗓音中,带着莫名的焦急。

    自从顾念兮怀上孩子之后,他胸口的那根弦就一直紧绷着,就怕顾念兮和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意外。

    眼看顾念兮在距离洗手间门口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停下了动作,他的心莫名的被揪了一下。

    “没事,大概是孩子闻到你浑身发酸的味道,所以不乐意的踹了我一脚!”刚刚那股子下坠感,又好像没有了。肚子,又恢复了平静。

    见身边那男人的脸色和今天中午吃的青菜差不多,顾念兮试图打趣他,缓解现在这个紧张的气氛。

    其实顾念兮也知道,自从她怀孕之后,谈逸泽几乎没有一天睡的真正安稳的。

    每天晚上要将他的手臂给她当枕头不说,还要故意压着自己的大腿,免得撞了她的肚子。

    其实,顾念兮也提议过,要不这段时间他们分房睡。

    可这一提议,别的不说,首先她自己就过不了这关。

    这肚子里的孩子也不知道随了睡,反正要是谈逸泽不在她的身边,宝宝整夜都会在肚子里比手划脚的练拳击,弄得她整夜的睡不着。

    而谈逸泽大概是和这孩子心有灵犀,死活都不肯接受她的这个提议。

    这也才导致了,她怀孕的这段时间,谈某人大多数的时间都是盯着黑眼圈。

    望着他最近这明显消受了的脸,顾念兮的心里酸酸的。

    她想着,等她生完了孩子该怎么好好的弥补一下她家的谈参谋长!

    “我哪有浑身发酸?”被顾念兮这么一打趣,谈逸泽还以为自己浑身发酸。

    连忙拽着自己的衣领起来闻了闻。

    其实,最近这段时间知道顾念兮怀孕了不能闻那些乱七八糟的味道,谈逸泽每天下班之前还特意在部队里头冲了澡,还用上了老婆最爱的沐浴乳,为的就是回到她身边的时候香香的。

    为此,他还没少被部队里头的那些兵蛋子笑话。

    笑话他一个大老爷们竟然也用沐浴乳。

    要知道,他们寻常都是一块香皂一起用,连头发都一起洗,多省事?

    但为了自家小东西,谈逸泽压根就没有将那些人的话放在心上。

    反正等他们有了心爱的人就会知道,为了讨好那个人,他们连命都可以不要的。

    话说回来,被顾念兮打趣的谈逸泽急匆匆的拽着衣领,如同小狗一样的这里闻一闻,那里嗅一嗅,可每一处都是香香的。虽然不及顾念兮身上总是有股子淡淡的清香,但好歹也没有什么臭味。

    转身看到那小东西嘴角上清扬的弧度之时,谈逸泽这才知道,自己被耍了。

    当下,谈大爷的脸色很不好:“好吖,你这丫头拿我涮着玩啊!”

    “没……没有!”顾念兮连连摆手。

    要知道,得罪谈参谋长的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

    “没有?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不只是熊心豹子胆,简直就是狼子野心。竟然玩到老子头上来了,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某大爷怒气汹汹的说完这一句话之后,长臂一勾就将顾念兮带进了自己的怀中。吻,如期而至……

    “唔……”顾念兮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总之就被这个吻带的有些口齿不清。

    等到这一吻结束的时候,她的脸已经通红了。

    那一半是因为害羞,一半还是被谈逸泽憋的。

    “谈逸泽,这是医院!”某女有些凶的在他的胸口上砸了一拳。

    不过纵使顾念兮这一拳使劲了浑身的力气,落在谈逸泽的身上就跟挠痒痒差不多。

    “医院怎么了?难道还能管老子在病房里做什么不成?管天管地,管不着老子拉屎放屁!”好吧,其实谈逸泽也是一届流氓。

    只不过,这流氓的本质一直都被他掩藏的很深罢了。

    “去去去,少在这边恶心了。我去上洗手间,那边我给你留了一些东西,刚刚还温的,去吃了。”顾念兮说着,推开了他。

    现在她住医院,自然也没有能回家给他弄些什么能补身体的汤。

    好在刘嫂每天都像是知道了她的心思一样,故意多炖了一些汤。每一次顾念兮都喝一半,一半留给谈逸泽。

    再者,她还会让刘嫂每天过来的时候给她带一些面包之类的。

    要是谈逸泽每天下班有空过来的话,就给他填一填肚子。

    谈逸泽的胃口虽然不大,但每天的训练要消耗大半的能量,不及时补充是不行的。

    “今天给我留什么?”某男人一听到顾念兮竟然还给他留东西吃,一如既往的笑了。

    不得不承认,在顾念兮的面前,他的笑容最轻松,也最没有掩饰。干净纯粹的,就像是得了蜜糖的孩子一样。

    而且,这样干净纯粹的笑容,也让这张平日里像是覆盖着千层冰霜的俊颜,妖娆的不像是他。

    若是寻常的人在这个时候看到他,定会被这个男人轻易的夺走了神志。

    顾念兮虽然寻常也见多了谈逸泽的笑,有了免疫力,但还是不免得脸有些微微发烫。

    这样的男人,还真的让人想要扑上去咬一口……

    “兮兮?”男人的嗓音再度响起的时候,将顾念兮的神志给拉了回来。

    “什么事情?”

    “你……是不是突然间很想亲我?”他的俊颜,突然在她的面前放大了好几倍。弄的本来就脸蛋有些发烫的她,现在更甚。

    “为什么这么问?”像是被偷窥到了心事一样,顾念兮现在羞得只差直接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

    她一直都知道谈逸泽拥有一双能轻易看透了别人心思的眼眸。

    可她真的不知道,这双眼眸竟然如此的犀利。连她刚刚想要做的事情,都能察觉的一清二楚。

    顾念兮本来想要跟谈逸泽打太极,绕过这个话题,可没有想到在她反问了这么一句之时,男人却突然蹭上了他的耳际这么说:

    “果然,你真的是这么想的。”

    带着谈逸泽专属的气息在她的耳际缭绕着,那热气弄的她的耳根子有些发红。

    仔细想想,他们两人多久没有做过那些事情了?

    貌似从孩子八个月之后,就没有了吧?

    若是现在没有孩子的话,谈逸泽恐怕早就顾不上这里是不是医院都要扑上来吧?

    抬眸,顾念兮看到男人那双满是狡诈的眼眸,这才知道自己被他给反将了一军。

    也对,谈逸泽的聪明是有目共睹的。

    不然,他不会年纪轻轻的就爬到现如今的这个位置。

    再不然,当初就算他气的她直接跑回了d市,惹恼了顾市长,却还是博得了顾市长的赏识。

    “老婆,你要是真的那么想亲我的话,我可以给你这个神圣的机会。到要知道,这机会真的只有一次,万载难逢!”憋见顾念兮的脸都红成了番茄酱的颜色,谈某人不介意再添一把火。

    这下,火烧的太旺。

    炸开了!

    顾念兮将粉拳一下下的砸在谈逸泽的身上,恼道:

    “你就爱涮我玩!”

    “好好好,我不涮你了。还不进去洗手间,不然我儿子的窝都要水漫金山寺了!”谈某人只是笑着承受着顾念兮的拳头。

    不痛!

    一点都不疼!

    只要是真心喜欢着对方的时候,对方哪怕作出了多么可曾的行为,都是可以忍受的,甚至都是可爱的。

    但若不是真心喜欢着对方,哪怕对方做的事情对你百利无一害,你都会嫌烦。

    这是,这阵子谈某人最深的体会。

    “去你的!”被谈逸泽这么一提醒,顾念兮这才记起刚刚自己果然是想要去洗手间的。

    顾不上和谈参谋长再闹,她连忙钻进了洗手间。

    自从怀孕之后,她一次尿都不敢憋。因为悠悠告诉她,孕妇憋尿对孩子是非常不好的。

    “呵呵……现在想吻我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怕待会儿擦枪走过。还是等你将咱们娃娃生下来之后,我再让你亲个够。当然到时候你想要更进一步的发展,我也是不会拒绝的。”

    谈某人见到顾念兮跑的跟兔子一样急,还不往跟在后面打趣着。

    一直到,洗手间的门被“呯”的一声给关上了。

    谈某人这才识相的摸了摸差点被撞到的鼻子走,回到了病床前,将顾念兮留给他的东西都给扫进了肚子里。

    而被谈逸泽这么一闹,顾念兮早就将刚刚肚子有些微微的下坠感的事情,给抛到脑后了……

    ——分割线——

    骆子阳的归来,是在今天傍晚。

    下飞机的时候,本来还有些任务要回到公司交代一下的。

    可一心急着想要见到那个女人的骆子阳,根本顾不上这些。

    急匆匆的将手头上交代给助理之后,骆子阳便直接达成出租车回到别墅。

    一如既往的,别墅里的灯还亮着。

    虽然这灯盏并不像小说里头常说的橘色光芒,让人暖到心头,可这别墅里头的光亮,还是照样让骆子阳的心头暖乎乎的。

    就像以前他无数次奢望的那样,下班的时候家里总有那么个人等待着自己。而这个人,正好也是他骆子阳心里头的那一个。

    不过推开门,看到别墅的大门口到大厅,里面都是被苏悠悠丢的乱七八糟的抱枕,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无奈的弧度。

    将抱枕整理好之后,骆子阳环顾了整个大厅,没有苏悠悠的身影。

    随即,他便迈开了脚步,朝着苏悠悠的房间走了过去。

    苏悠悠的房门并没有完全关上。

    那微凉的光线透过门缝,就像是一直若有似无的魔爪,对着骆子阳勾着食指,示意他上前。

    光是若隐若现的光线,就让骆子阳的心里痒痒的。

    所以,他顺从了自己的心,悄悄的躲在门缝里头张望着。

    想要看看,这苏小妞在他不在家里的这段时间,一个人是怎么打发时间的。

    可从门缝里张望到那一抹白的时候,骆子阳的瞳仁放大了,甚至连他的双脚,都好像是被施了定身法数一样,动弹不得。

    那原本张了张,准备要说话的唇,也在这一刻变得干燥无比。

    就像是干旱了多天的土地,显出无数的裂纹,期盼着一场大雨的灌溉……

    因为此刻他从门缝里窥探到的,是正在换衣服的苏悠悠。

    那无痕的肌肤在过亮光线的照射下,显现出一种诱人的奶白色。

    而那曼妙的曲线,是能轻易的让任何一个男人都位置疯狂,想要压到身下的。

    特别是那双腿……

    苏悠悠的腿是很瘦。

    不过也不是时下那些t台上的模特,那种瘦到一碰就能碰到骨头的那种。

    而是那种肉质紧绷,一碰也软绵绵的那一种。

    光是这么看着,就让人不自觉的想着,若是这样一双腿缠到自己的腰身上,会是怎样的一番感受。

    骆子阳知道,自己现在动也不动,话也不说的站在门缝里偷窥苏悠悠的那曼妙的风景,是很不道德的行为。

    可他明明想要挪开自己的双腿的,可他的腿就像是被施了法术一样动弹不得。嘴巴也一样,无数次的想要发出声音,可到了喉咙里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再者,还有他的双眼。

    骆子阳本来想,既然移不开自己的双腿,也无法提醒着室内的苏悠悠穿上衣服,那不如自己将眼睛闭上,非礼勿视!

    可自己的这双眼睛,却像是摆明了要和自己作对一样。不肯闭上,更不肯错过苏悠悠的任何一点风采……

    与此同时,苏悠悠根本就没有意识到门缝有一双眼睛正盯着她的身子。

    她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都剥掉了,只剩两件小内内。

    若是寻常的衣服,大概只要这样套上去就行。

    不过今晚她订来的是一件黑色旗袍。

    这旗袍前面看上去和寻常的没有什么区别,端庄贤淑。

    可背后,却是别有洞天。

    因为旗袍的后方,开的极为大。会将她的美背,以最完美的一幕呈现。

    对于这旗袍,苏悠悠并不担心。因为这件旗袍是完全按照自己的尺寸设计的。

    不过后背上的这一块,明显是能穿现在这一套内内的。

    苏悠悠取来了前一阵子买的那一套。

    她准备在换上这套衣服之后,然后化个妆。

    至于头发,她下午的时候已经做好了。

    只要这些整理完,她就要出发了。

    没错,今晚她是想要去参加凌二爷的订婚宴。

    她倒是要看看,当初吝啬的不肯来参加自己婚礼的凌家那一群人,对于自己选定的媳妇,会将婚礼弄成什么样子。

    更要看看,今日的凌二爷再订婚,在面对娇妻的时候,是不是也和当初一样,笑的如沐春风。更要看看,他在订婚的时候见到她苏悠悠,是不是还能理所当然的将这个订婚宴给办了!

    苏悠悠承认,自己是有那么些坏心眼。

    但她真的做不到,像是什么狗血小说里写的,只要你比我过的好,我就心满意足之类的。

    她想来想去,只有一句话能代表她此刻的心境:你若安好,我怎么办?

    现在距离晚宴开始还有一个多钟头的时间,不行,她要加快速度。

    争取,今天画出最美的妆来。

    解开了自己上衣的扣子,苏悠悠伸手想要取来边上刚刚自己找来的那套衣服。

    可没有想到,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啪啦”一声响。

    “什么人?”

    苏悠悠将自己原本打算要换上去的衣服拽到了跟前,想要借此当着自己的身子。

    不过这衣服没有穿在身上,明显张力度不够,根本就不足以遮挡她那曼妙的身姿。

    “是……我!”刚刚那声音,是骆子阳在看到苏悠悠褪下了衣服,一个激动就不小心将公文包给掉了。

    现在透过门缝里看到苏悠悠那紧张的神情,他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好像全都忘记了。便缓慢的推开了苏悠悠的卧室门,想要进来安抚她。

    可一推开这扇门的时候,骆子阳后悔了。

    因为此刻的苏悠悠,上身什么遮挡物都没有。

    当即,他的眼睛看的发了直。

    真想,二话不说就将苏悠悠给压到身下。

    “你……狗奴才,怎么回来了也不吱一声!”苏悠悠咽了咽口水,可还是咽不下心里的恐慌。

    好吧,她和二狗子是从小一起长大。

    还一起洗过澡。

    不过,那都是很小,小到什么记忆都快没有的时候,好不好?

    长这么大,她苏悠悠还真的是第一次被他这么直勾勾的看着。

    她再怎么对二狗子没有感觉,但二狗子终究还是一男人好不好?

    这么被盯着,苏小妞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

    “吱……”骆子阳估计脑子也被这一幕吓得不清,脑子好像是被格式化了。被苏悠悠这么一说,他竟然真的发出了这么一声。

    若是寻常,绝对会被苏悠悠抠脑门。

    可眼下,苏悠悠手上的那件衣服,挡的了上面,挡不了下面。

    而门口站着的二狗子,让她感觉就像是鼻涕虫一样,不肯离去。

    光是自己这么喊话的话,苏悠悠相信这是绝对驱走不了这样的人的。没准,还会适得其反。

    想了又想,苏悠悠当即做了一个连自己都觉得有些彪悍的动作。

    在骆子阳的注视之下,她竟然一双手,将自己拿来遮挡的那件衣服给抛到床上。挡了和不挡,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不如不挡。

    再说了,要是这么当着,没准还会被二狗子觉得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待会儿被扣上个引诱的罪名,她苏悠悠可担当不起。

    将衣服甩掉之后,苏悠悠便大步朝着二狗子所在的方向迈开了脚步。

    连二狗子,也有些怀疑面前上演的这一幕是不是真的。

    苏悠悠身上丝缕未着,朝着他走过来。

    感觉,就像是要过来邀请他,一起共赴那快乐的天堂。

    不得不承认,随着苏悠悠步伐的接近,骆子阳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紧绷了起来。甚至,连额头上也冒起了细密的汗珠。

    这样的他,就像是初出茅庐的小伙子,面对心爱女孩的时候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而垂放在大腿双侧的手,也死死的握成了一团。

    苏悠悠!

    苏悠悠是过来邀请自己的么?

    这个问题,是现在一直盘踞在骆子阳脑子里的首要问题。

    可当苏悠悠在走到距离他的面前只有一米的位置的时候,她却突然作出了一个举动。

    苏悠悠一伸手,“呯”的一声,她的卧室门关上了!

    随即苏悠悠的谩骂声,从里面传来。

    “看什么看,自己又不是没有这些!狗奴才!”

    那些刚刚他骆子阳所垂涎的美好,全都被严严实实的掩藏在那扇门口。

    有那么一瞬间,骆子阳的眼眸里透出了失望的神采。

    但随即,却又是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若苏悠悠这会儿真的想要和他发生点什么的话,骆子阳自然是不会拒绝的。可现在的苏悠悠,真的打从心里接受了他么?

    这个答案,很明显是不确定的。

    所以骆子阳宁愿忍着,也不想要在这个时候和苏悠悠发生点什么事情。

    被苏悠悠拒之门外骆子阳松了一口气之后,便捡起刚刚因为太激动而掉落的公文包,大步朝着厨房里走去,想着今晚给苏悠悠准备一顿好吃的。

    他这段时间都没有在家,以苏悠悠现在这个性子,估计是不会自己做饭的。

    想来,她这两天应该在家里过的不是很好。

    不然他为什么看到她的时候,总感觉她又瘦了好多。

    而躲在门边上的苏悠悠则在听到骆子阳走远了的声响之后,顿时松了一口气。

    顿时,某粗线条的女人觉得自己好伟大,竟然能当着男人上演这么一幕。吼吼,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很伟大……

    “悠悠,今晚想吃什么东西。你要什么,我给你准备。”

    苏悠悠从房间里换好了一身衣服走出来的时候,厨房里的骆子阳对她说。

    他刚刚才进家门,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换,就开始为她准备起吃的来。

    “……”边上,苏悠悠的只是狐疑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若是以前,她苏悠悠要是挑三拣四的话,这男人绝对会臭骂她一顿。

    可今天,这二狗子难道被鬼俯身了么?

    竟然会说,她苏悠悠想要吃什么就给她做什么?

    “怎么了,难道几天不见向我想的都不用吃饭了?”见苏悠悠一直盯着自己看,骆子阳又打趣着。

    只是说到这的时候,骆子阳这才意识到刚刚才发生了那样的一幕,这会儿就说这么劲爆的话题,实在有些不合适。这不,刚刚原本恢复的轻快一面,现在又尴尬死了。

    “咳咳……我今晚上有个饭局,就不在这吃了。我现在要出发了。”苏悠悠拿着手包,急匆匆的就离开了。

    而骆子阳也碍于刚刚那么尴尬,没有再追上去……

    ——分割线——

    “哇,苏悠悠你今天真的就像是中国画里走出来的人儿一样。”说这话的,是施安安。

    现在sh国际集团在这个城市也占着举足轻重的位置。

    所以凌家每逢大小事有宴会,都会邀请sh国际集团的总裁施安安,以此和所有的媒体打哈哈,说是他们两家的感情其实还算不错。

    但背地里,两家却是斗得水深火热。

    sh国际这个盘大的集团要想在这里扎根立足,除了要拥有客户这庞大的体系之外,还有又足够的供应商。

    而凌家这个在本城根基极深集团,所涉及到的那些部分,正巧也是sh国际所涉及到的。这也是为什么自从sh国际进军国内之后,凌氏就会如临大敌一样,严阵以待。

    而面对凌家,sh国际总裁施安安,可以说一次也没有松懈过。

    虽然明知道,凌氏在经历凌母的丑闻事件,还有苏悠悠无意识的洗劫了八百亿之后,现在的实力已经大不如从前了。

    大动干戈的话,凌氏会溃不成军。

    但不要忘了,这施安安可是剑桥金融系毕业的。她自从知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一时间想要彻底的铲除凌氏,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只有从周围,不断的蚕食凌氏,才能像温水煮青蛙一样,将它慢慢的给弄死。

    而在这段时间,凌氏要是察觉到的话,势必会进行疯狂的反扑。

    而今儿的凌二爷的订婚宴,在施安安看来就知道,这其实也算是凌氏疯狂反扑的一招。

    那就是,在凌氏彻底的被sh国际蚕食之前,他们要尽可能的拉拢资金。

    其实,这之前施安安也想过凌氏会通过击中方式获得资金。是将自己进行的项目抵押给银行,或是将旗下的某些子公司卖掉或抵押。

    但谁也没有想到,凌家的人竟然会将婚姻拿出来的抵押。更让施安安生气的是,凌二爷竟然也同意?

    凌二爷和苏悠悠的婚姻,施安安也是见证者。

    她虽然很赞同苏悠悠现在对凌家的人狠一点,但这也不意味着她就希望看到凌二爷娶别的女人。

    这就s像是自己拉完便便擦过的手纸,被人抢去要擦嘴一样。

    心里,总是有那么点别扭。

    不过要是被凌二爷知道,他风流倜傥的凌二爷竟然被比喻成拉完便便擦过的手纸,估计想要自刎的心都有了。

    “安安姐,别说笑了。”苏悠悠打扮的真的很漂亮。

    一身贴身剪裁的黑色旗袍,称得她的肌肤更加水灵。金色的发丝盘成了一个侧簪,上面别着个黑色的小花。

    脸上的妆,苏悠悠也画的极美。

    美的,不像是她。

    只要稍稍一笑,便是倾国倾城。

    不过施安安没有这个荣幸,因为她看不到苏悠悠脸上的笑容。

    “悠悠,我怎么感觉你这一身衣服,不像是参加人家订婚仪式用的,更像是参加……”后面的话,施安安不大敢直接说出口,怕让苏悠悠更为伤心。

    可苏悠悠却在这个时候开了口,顺着她的意思说下去:“葬礼,是吧?”

    苏悠悠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淡。淡到,若不是施安安没有看到她用朱红色勾勒的红唇动了一下的话,可能不会认为这声音是从苏悠悠的嘴中发出的。

    听到苏悠悠的这一番话,施安安第一时间双瞳瞪大。

    有些吃惊,苏悠悠竟然知道了她想要出口的话,更惊讶苏悠悠那种云淡风轻的感觉。

    “……”一时间,施安安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来安慰苏悠悠。

    而苏悠悠,却像是个没事的人一样,丢给她一句:“我今儿个本来,就是去参加葬礼的。”

    只不过,这个葬礼不是人的葬礼。而是,爱情的葬礼……

    她苏悠悠是爱凌二爷。

    深深的爱着。

    有多爱,她不清楚。

    她只知道,凌二爷是他苏悠悠今生遇到过的最美风景。让她享受过那如同天堂的愉悦,也让她身心千疮百孔,更让她盲了今后的每一眼……

    这份爱,她本以为会如同一株涨势顽强的植物,深深的扎根在她苏悠悠的生命中。

    她本就默认了这个事实。

    但若是他真的和别的女人订了婚的话,那她苏悠悠势必会将这株植物剔除。就算伤筋动骨,皮开肉绽,又如何?

    当然,她痛了的话,她也会让那个男人承受和她苏悠悠一样的痛。

    她苏悠悠可从不是什么善良的人。

    什么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对于苏悠悠来说,那是放屁!

    你若安好,她苏悠悠该怎么办?

    不!

    不管什么手段,她苏悠悠都不会让他们就这么将订婚仪式给举行了!

    “悠悠,你没事吧?”

    “没事,安安姐开车吧。”

    应苏悠悠的要求,施安安开了口。

    车上,她对苏悠悠说:

    “对了悠悠,明天我带你去见个人。”

    “什么人?”

    “咱们的老朋友。”

    “我苏悠悠的老朋友很多,不知道我能不能认得出来。”某女感伤了一会儿,就恢复了臭屁的本质。

    弄得,施安安差一点翻白眼。

    这人,你苏悠悠可能会不认得。

    不过对于那个人来说,你苏悠悠可是化成灰他都认得。

    不要忘记,当初是谁将他打了个半死,最后还弄了条小内内让在他的头顶上的!

    ——分割线——

    “六子,把我的衣服送进来。”凌氏高层办公间里,一男人处理掉手头上的最后一份文件,在上面签了名字之后,便按下了内线说到。

    很快,小六子提着今儿个凌父让人送过来的礼盒。

    礼盒里装着,谁都知道就是今儿个订婚宴上要穿的衣服。

    不过提着衣服走进来的六子,并没有将衣服直接交到凌二爷的手上,而是站在边上问到:“凌二爷,您真的要去参加那个订婚宴么?你要知道,你这一去的话,你就……”

    你就背上了别人未婚夫的名义!

    以苏小妞的性子,今后她还会待见你么?

    小六子想要这么说。

    但憋见坐在办公椅上的凌二爷脸色并不是那么好,便识相的住了嘴。

    “我让你把衣服给我拿过来,你那么多废话做什么?”凌二爷有些发怒的将办公桌上的文件都扫到了一边。

    虽然凌二爷从看到那份报纸之后,什么关于这场订婚宴的评论都没有说。

    但如此暴躁的情绪,小六子自然看得出,凌二爷还是真的不喜欢这场订婚宴。

    想当初和苏小妞结婚的那会儿,就算没有几个人祝福,凌二爷几乎是一整个月都将门牙撂在外面。

    可这一次,六子却一次都没有看到凌二爷笑过。

    不用想他也知道,凌二爷此刻的心情定然是不美丽的。

    “……”被凌二爷呵斥了一顿之后,小六子识相的将衣服送上前。

    “你可以出去了。”接过小六子递来的衣服之后,凌二爷道。

    “好。”跟在凌二爷身边多了,小六子也知道,领导不让你鸡婆的时候,你千万不能三八。

    说着,小六子老老实实的退了出去。

    在小六子走出门,还没有来得及将办公室门给关上的时候,小六子听到了凌二爷这么说:

    “我……只是在赌!”

    赌,赌什么?

    小六子听不懂,也不可能懂。

    对于他这一小学还没有毕业就开始念社会大学的人来说,那些有文化的人通常都有着花花肠子,绕来绕去的。

    说的那些话,还真的不是他们这类人能听得懂的。

    既然听不懂,小六子便装没听到。手一拉,门关上了。

    而随着办公室门被关上,原本还挺直了背脊坐在办公椅上的男子,顷刻间颓废的靠在皮椅上。

    是的。

    这一场所谓的订婚,在他凌二爷的眼里,什么都不是。

    范思瑜就算有家财万贯,又怎么样?

    他凌二爷压根就没有想过真的和她在一起。

    至于他的父亲,从他逼着他凌宸去范思瑜,而自己却和某个刚刚怀上他孩子的女人共赴*,凌二爷就压根没有将他当成自己的父亲了。

    他知道,放任父亲这么继续下去的话,凌氏迟早会败在他的手上。

    现在紧要关头,他就是想要将他父亲的权利给夺走,这样才能防止他再作出什么伤风败俗,又将凌家给败得一干二净额的事情。

    至于这场订婚宴,就是他“谋权篡位”开场!

    ——分割线——

    当两方都赶往这场订婚宴的主办场地的时候,军区医院顾念兮的病房里,谈逸泽让顾念兮吃完了晚餐之后,已经开始着手准备给她饭后水果。

    几串葡萄,还有几个苹果。

    葡萄是连皮都可以吃的那种,只要收拾干净表皮就行。而苹果,谈逸泽已经取来水果刀,坐在边上的椅子上,犹如对待一件艺术品那般认真的开始削苹果皮了。

    削完了一个苹果之后,谈逸泽将它递给顾念兮。

    然后在她的面前极力卖乖,道:“老婆,你看我现在的苹果弄的怎么样?”

    其实,某些时候谈逸泽的孩子气还是让人不容忽视的。

    不过就在d市的时候,因为不会给顾念兮削苹果,被楚东篱鄙视了,他就一直记恨到现在。

    每一次给顾念兮削苹果的时候,在将削好了的苹果送到顾念兮的面前之时,他总是会问这么几句:“老婆,我削的苹果好吃不?”

    “兮兮,是我削的苹果好吃,还是楚书记削的好?”

    之类的话,每一次都雷的顾念兮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家谈参谋长才好。

    其实,苹果削的再好,也只不过是个苹果。

    总不会因此就变成了水果之王榴莲吧?

    好吧,为了吃个苹果,顾念兮每一次还要违背良心的说上一句:“如同艺术品,让人赞不绝口。”

    “你要喜欢吃,我天天都给你弄一个。”这赞美的话,看样子深得谈参谋长的心。这不,他不仅赏赐了顾念兮一个倾国倾城的笑容,送上了热吻一个。

    不过谈逸泽今天的运气不大好,当他朝着顾念兮伸出魔爪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被打扰到和顾念兮的亲热,谈逸泽颇为不爽。

    但摸到了手机的他一看到手机频幕上方的显示,黑眸就变得有些怪异。

    松开了原本攫住顾念兮,打算吻得昏天暗地的双手之后,男人便拿着手机到医院的楼道里接通。

    “喂,我是谈逸泽!”不知道是医院的过道的气氛太过阴冷,还是谈逸泽本身接电话的方式就比别人冷的关系,此刻这低沉的男音,在这医院的小角落里显得有些阴沉。

    “什么,订婚?”

    电话里的那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谈逸泽的眸色有些微变。

    特别是他的声音,若是能化成利剑的话,早已将电话那端的人儿给扎死了。

    “你先看着办,我过会儿再说。”放下手中的电话,谈逸泽再度走回了顾念兮的病房里。

    病床上,顾念兮依旧捧着他给削的苹果啃着。

    那小牙齿间,还不是发出牙齿和苹果相摩擦的清脆声响。

    “老公,怎么了?”抬眸,她发现站在门口的谈逸泽脸色不是那么好看。“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去办?”

    “嗯!”谈逸泽点头。

    白炽灯下,他的黑眸里有着对顾念兮一下子看穿了他的心事的新奇,也有着感激。

    “有什么事情,就去办的。我会在这里等你回来的。”她对他笑,那样的笑容里有着和她这个年纪不符合的宽容和谅解。

    看着这样的她,他真的想要将顾念兮给揉进了自己的心窝里。

    这丫头,怎么会这么贴心?

    怪不得,当初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他就动心了。

    某人在心里臭屁的赞赏自己的眼光。

    “那我现在过去处理一下。等会儿,我让李威过来找你。”离她的预产期越近,谈逸泽越是不放心。

    所以,每天他都会安排一个人过来陪顾念兮。

    有时候,是小刘。

    有时候,是李威。

    “没事,她也需要有谈恋爱的时间,你老是这么将她绑过来陪我,她男友岂不是郁闷死了?”

    李威现在交往的对象,据说也是部队的。

    两人寻常的时候都没有时间见面,也就部队没有任何训练的时候才能碰面。

    而谈逸泽这样的做法,有种棒打鸳鸯的嫌疑。

    “领导有需要的时候,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某男人这么说,已经一通电话给李威。

    而顾念兮只能在心里郁闷的吐槽:谈逸泽,您这是霸权主义,强权政策!

    “在心里头骂我?”顾念兮没想到,自己在心里的吐槽,还会被打电话的谈参谋长给看穿了。

    唔,这男人的眼睛还真不是一般的利索。

    “……”看这她扁嘴的模样,谈逸泽大致能猜得出他说的没有什么错。不过对于自家媳妇的不满,谈逸泽倒是没有说什么。揉了揉她的头发之后,谈逸泽将一吻落在她的额头上:“你乖乖的呆在这,李威一会儿就过来了。我处理好事情之后,也会马上回来陪你的。”

    若真的不到万不得已,他还真的不舍得在这个时候离开她。

    心里慌慌的,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可一边,却是苏悠悠。

    那是顾念兮最好的朋友,要是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那念兮一定会恨死他的。

    没错,刚刚是施安安打电话过来的,说苏悠悠今晚不知道会在凌二爷的婚礼上闹出什么事情来,所以也喊上谈逸泽。

    这事情若是让顾念兮知道的话,她没准还想着要亲自过去。

    想了想,谈逸泽还是觉得算了。

    他过去就行。

    至于顾念兮,现在还是让她在医院里好好的休息。

    “我知道了。不就是出去一会儿么?怎么搞的像是生离死别一样?好了,早点出发,早点回来。”

    顾念兮打趣着谈逸泽。

    却不知道,她刚刚说的这一番话,竟然差一点成了真。

    “那我出发了!”

    谈逸泽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病房。

    ——分割线——

    谈逸泽离开之后,顾念兮一人翻出前端时间苏悠悠给她毛线针,还有一团淡蓝色的毛线。

    孩子差不多就要生了,顾念兮总想着为孩子做点什么事情。

    在这比较冷的北方,弄件冬天可以御寒的毛衣便是首选。

    不过顾念兮在这一方面没有什么天赋,这不刚刚戳了几针,就错了。

    看着绕城了一团的毛线,顾念兮想着要将它给剪掉。

    可剪刀,却在一边的茶几上。

    没有多想,她便下了床。

    可这一下床,她感觉肚子里有什么东西又狠狠的往下一拽。

    当她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她看到了水夹杂着些许红色,顺着自己的大腿滑下……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