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72章 孩子的降生(求票)

    “兮兮……”谈逸泽一行人赶到医院的时候,他率先下了车,连车钥匙都没有拔。一个人,直接冲向了顾念兮先前的病房。

    那步伐,比风刮过还要急。

    凌二爷和苏悠悠等人,自然是不可能追上的。

    而谈逸泽率先到达病房的时候,却没有看到他所熟悉的身影。

    病房内,顾念兮的气息还在。

    但她留给他的,还有地面上触目惊心的血迹。

    “兮兮?兮兮在哪里?你们把兮兮还给我!”向来,以冷静沉稳被人们赞赏有加的男人,在这一刻像是迷路的孩童一样,猩红着双眼,朝着那些医护人员叫器着。

    “兮兮,我的兮兮在哪里!”

    “把兮兮还给我……”

    看到那触目惊心的血痕,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像是在自己的生命中流逝了一样。

    那是,他谈逸泽的最爱。

    他恨不得,将他谈逸泽生命中所有的美好,都给予的女人。

    这些人,怎么可以趁着他不在,悄悄的将她给藏起来了呢?

    他跟发了疯似的,朝着那些医护人员大吼大叫。

    他们叫他冷静冷静?

    可谁来告诉他谈逸泽,什么叫冷静?

    没有了心爱的人,去他妈的冷静!

    若是顾念兮真的被他们给弄没了的话,他要让这里的所有人陪葬!

    “小泽,你给我镇定一点!兮兮现在在动手术,麻烦你安静一点好不好?”就在十几个医护人员都抓不住,安抚不定这个暴躁的男人的时候,谈老参谋长的出现让这些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做什么手术?”他问。

    那双猩红的眼眸,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觉到惊悚。

    “告诉我,她做什么手术?我离开的时候,她还答应过我会等我回来的,快告诉我!”他的每一声吼叫,都像是狮子在午夜发出的哀鸣。

    除了让在场的医护人员感觉到心悸的同时,也让这些人涌现一股子酸涩的味道。

    这个男人对顾念兮的用心,在住院的这段时间这医护人员就是最好的见证人。没有见到这些之前,这些人怎么也都不会想到,一个那么高高在上的男人,竟然会为了一个女人做到如此的地步。

    且不说向来对待别人冷冰冰的脸,却在面对这女人的时候低声细语,光是这小两口每天上班之前的歪腻,便让这里未婚的人羡慕,结婚的妒忌。

    若是突然将这个女人从这男人的生命中抽走的话,那不说这个男人会伤心难过,这里的哪一位医护人员不会难过?

    “兮兮说好的,今天会乖乖的等我回来。”他的手,在颤抖。

    他的心,在一点一点的滑向绝望的深渊。

    他真的好害怕,再也见不到她……

    “告诉我,兮兮到底怎么了?”刚刚他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人,怎么这会儿就需要做手术了呢?

    边上,随同谈老爷子过来的,还有老胡。

    在看到谈逸泽之后,他的脸色也不是那么好。

    调整了好几次呼吸之后,他才开口对谈逸泽说:“是羊水栓塞。发现的时候,念兮已经晕倒在病房里了。还好值班的护士听到声响,及时报告。现在,正在进行剖腹产。”

    其实,老胡只是说了一半。

    另一半,他没敢现在和谈逸泽直接说。

    光是听到顾念兮在做手术,这个男人已经像是即将奔溃的样子。若是让他知道,顾念兮刚刚还经历了一次休克,那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我送她到这医院待产的时候,每一项指标你们给跟我说正常,现在这到底算什么?”谈逸泽就跟被激怒的狮子一样,逮着谁都想要咬一口。

    “给她做检查的时候,数据真的都在正常的范围。可这羊水栓塞,是发生在她即将生产的时候。我们也不想要看到这样的结果!”

    老胡摇了摇头:“我已经集结了所有国内所有的最有名望的妇产医生给念兮动这次手术。小泽,相信科学。”

    “兮兮在哪里?”

    谈逸泽像是没有听到这些人的话似的,只是冷冷的说了这么一句。

    现在要他相信科学?

    他不如相信个屁。

    念兮待产的时候,他最关心的就是她的检查数据。

    结果每一次都是正常范围内,却出现了这样的事情,这让他怎么相信?

    “告诉我,兮兮在什么地方?”

    “在楼上的手术室,跟我过去。”最终,老爷子开了口,将一直都在楼下如同疯狂的公牛一样的男人带走了。

    跟着谈逸泽离开的,还有那群医护人员。当然,这些人是在老胡的示意下跟上去的。

    谁都知道,谈逸泽要是真的动怒起来,没准连这些人都会拦不住。

    可眼下,他们也只能这么做。

    至于苏悠悠他们,刚刚进入病房的时候,也被顾念兮留在地上的那摊血迹给吓到。

    而后跟随着谈逸泽的步伐,他们其实也听到了老胡的那一番话。

    不过凌二爷和施安安,一个是男人,一个是没有生过孩子的女人,自然不可能弄得清这些人正在说的是什么。

    可那是其他的人,并不代表他们身后没有穿鞋的苏悠悠听不懂。

    羊水栓塞是指在分娩过程中羊水突然进入母体血液循环引起急性肺栓塞,过敏性休克,弥散性血管内凝血,肾功能衰竭或猝死的严重的分娩期并发症。

    羊水栓塞发病迅猛,常来不及作许多实验室检查患者已经死亡。

    身为妇产科医生的苏悠悠不可能不懂,这羊水塞栓发病率不高,但死亡率极高的事实。

    兮丫头……

    兮丫头怎么可以……

    “悠悠,你听得懂他们说的是什么吗?”

    “听得懂。念兮现在真的很危险,死亡率很高……”苏悠悠的瞳仁里,所有的光亮都消失了。“不行,我现在要上去看看。”

    那是她的兮丫头,她不可能放任她一个人面对危险。

    “……”苏悠悠离开,凌二爷自然也跟上。施安安更不用说,她和顾念兮虽然认识不过一年的时间,但因为聊得来,他们的关系现在也非常的密切。

    再者,顾念兮还是谈逸泽的老婆。

    如果她和孩子发生什么意外的话,那个人应该也会伤心难过吧?

    ——分割线——

    手术室前,男人一直紧盯着在这病房里进进出出的那些人。

    那猩红的瞳仁,除了让人觉得惊悚,更让人觉得悲伤。

    他不肯相信科学,可现在不得不安静的等候在这外面。

    因为他知道,这是唯一能让顾念兮活下来的路。

    “……”

    在场的人,在见到这样的谈逸泽之后,都识相的不开口。

    至于凌二爷,也自然退避三舍。

    当然,他也不忘拽着苏悠悠。

    苏悠悠虽然是妇产医生,但今天聚集在顾念兮手术室里的,都是这一方面的权威专家。有好些个,都是在交流会上苏悠悠能见到,却永远都不可能搭上话的专家。

    这些人,大多数档期都已经排满。

    能在这个时候将人临时调到这里来做手术的,大概也只有谈家。

    “你干什么拽我?我要去看念兮。”

    苏悠悠抗议。

    “你看不看都一样,我不觉得小嫂子会出事。”光是里面的专家,就不下十几个人。

    在动这个手术之前,恐怕谈老爷子已经下了令,只准成功不准失败。

    再者,光是看谈逸泽现在发怒的样子,若是这个手术不成功的话,没准明天这间医院就会变成废墟了。

    “这事情真的很危险,你知不知道?”苏悠悠甩开凌二爷的手。

    “我知道这很危险。但若是我们过去,更危险。你觉得谈老大现在会想要看我们两人的脸么?没准过会要跟我们打起来,还影响了小嫂子里面的手术。”

    “……”听到凌二爷的这些话,苏悠悠没有再挣扎。

    确实,刚刚谈逸泽扫过他们的时候,眼神就比刀子还要锋利了。这会儿要是直接撞到他的胸口上,还真的有可能在手术室外面就打起来了。

    想想,还是算了。

    苏悠悠和凌二爷一起站在某个角落里,安静的等着那边传来消息。

    而就在这个时候,手术室里传来了这么一阵声响:

    “哇哇哇……”

    是婴儿的哭泣声。

    当听到这婴儿的哭泣声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唯有谈逸泽,一直都抱着头,盯着手术室的门。

    这个时候,有护士从里面走了出来。

    谈逸泽和众人,都在第一时间围上前。

    “怎么样了?”谈逸泽的前额的青筋,几乎全都明显的凸出了。

    那是,因为过分的隐忍。

    “七斤八两的男孩,很健康。”一般的情况下,孩子出生的时候大家围上来都是很关心孩子的情况。所以从手术室出来的这名护士,也按照寻常他们的习惯,将孩子的情况和大家说。

    可哪知道,当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衣领,连带整个人就被从原地拽了起来。

    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她是被率先的那个男人一手给拽了起来。

    若是寻常的情况下,这男人的长相一定是让人垂涎三尺。

    但眼下的情况,单单是男人猩红的眼眸,光是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

    当下,小护士也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拼了命的挣扎着。

    因为这男人的眼眸让她觉得,她要是不逃走的话,就极有可能丧命在这个男人的铁拳下。

    “谁他妈的让你说孩子的事情了,我问的是兮兮!兮兮到底怎么样了!”谈逸泽狠着眼眸,继续提着那个女人问着。

    这女人也有一米七。

    可这么个大个子,在男人的手上就却像是随时都能被他丢出去的沙包一样。

    “呜呜,饶命……”

    女人嘶吼着。

    谈老爷子赶紧将谈逸泽拦了下来:“小泽,冷静一下好么?兮兮危险,这事情谁也不想看到。”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的了?我老婆现在躺在里面,生死不明。我这个做丈夫的,什么都不能替她分担,你让我怎么冷静?”将那个护士丢在地上,男人的眼眸红了又红。

    那垂放在大腿双侧的手,紧了又紧。

    指关节处,还不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不冷静也不行。如果你在这个时候垮下来,那兮兮知道的话会更伤心的?还有,你们的孩子怎么办?”这是,谈老爷子第一次扯大了嗓门吼着谈逸泽。

    从小到大,他都是谈老爷子最溺爱的那一个。

    所以,谈老爷子从来都舍不得对他大呼小叫的。

    可今儿个这样的情况,真的没法控制。

    谈老爷子也因为过度紧张,才对他歇斯底里。

    也许,是因为谈老爷子的话让谈逸泽动容,也可能是因为第一次被谈老爷子吼,谈逸泽清醒了。总之,这一刻的谈逸泽颓败的坐回了刚刚的那个位置,继续抱着头等待。

    很快,孩子被从手术室里抱了出来。但很快的,又送入了观察室。

    这当中,很多人都上去围观孩子长的怎么样。

    但谈逸泽没有。

    他一直,都死守在手术室的门前,只等着顾念兮一个人。

    这个世界对他而言,已经不重要。

    他可以和整个世界反抗,可以打下整个世界。可没有了顾念兮,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手术,整整进行了三个钟头。

    在这漫长的三个钟头里,每一秒钟对谈逸泽来说,漫长的像是整个世纪。

    那手术室不断进进出出的人儿,还有周遭的那些人对谈逸泽来说,都像是个摆设。

    他只是一个人坐在手术室门前,等待着他谈逸泽此生的唯一——顾念兮!

    若是他早就知道生孩子会让顾念兮遇上这样的危险的话,那他谈逸泽宁可一生无儿无女,都不要让她怀孕,更不会让她冒着生命危险来生下孩子。

    刚刚护士说,顾念兮可能是发现自己不对劲,在里面求救不成,昏倒的。一想到这里,谈逸泽便恨透了自己。

    苏悠悠的生与死,和他谈逸泽何干?

    为什么他要抛下顾念兮不顾,她一个人刚刚发现异常的时候,该是多么的害怕……

    他的手,环抱着自己的脑袋。

    就算不用别人提醒,他也知道自己的浑身上下都在颤抖。

    或许,现在的他在别人的眼中更像是一懦夫。而不是什么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但这,又如何?

    若是没了顾念兮,就算一个人在这世界上苟且活着,又有什么样的意义?

    顾念兮,你可千万不能有什么事情!

    不然,就算到了地府,我也跟你没完!

    ——分割线——

    终于,在接近四个钟头的手术之后,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了。

    当手术室大门被推开的时候,便看到好几个身穿淡蓝色手术服的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谈逸泽上前,一把就揪了一个过来。

    “我老婆怎么样了!”他的问话,还是一如寻常一样,简明扼要。

    或许,他此刻的表情还有那双带着猩红的眼眸在其他人看来,就像是魔鬼一样的骇人。不然为什么这位被他一手给提起来的医生,会用如此惊悚的眼神看着他?

    但天知道,此刻的他还是有多么的慌。

    甚至连拽住那人的手,到现在还有些颤抖。

    “小泽!”

    谈老爷子上前,一手将有些吓人的谈逸泽给拽了回去。

    得到了自由的医生这会儿菜松了一口气,道:

    “谈参谋长,您妻子现在已经抢救过来了。刚开始是大出血,本来是打算将子宫给切除的。不过,后来血奇迹的止住了,所以我们并没有切除她的子宫。现在她的情况已经稳定了下来,不过这段时间还需要在医院观察。”

    谈逸泽其实压根就听不懂什么子不子宫的。他只知道一件事情,现在顾念兮又活着回来了!

    心疼和喜悦交替的感觉,真的太他妈的让他难受了。

    不过谈逸泽听不懂,不代表苏悠悠不懂。

    在听到那些医生的这话之后,苏悠悠也终于安心了下来。子宫还保留着,意味着顾念兮以后还有生育的可能。也意味着顾念兮,还是一个完完整整的女人……

    “兮兮……”

    当那些医生说完话,等候在一边,大概还想跟院长老胡在说些什么的时候,顾念兮被推了出来。

    不过此刻,她的大半张脸都被氧气罩遮盖着。

    但谈逸泽还是看到了,她的整张小脸都苍白的没有一滴血色。

    眼眶,莫名的红了。

    他立马上前,牵住顾念兮的手:“兮兮,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不要害怕。”

    “……”就在这个时候,奇迹发生了。

    本以为,全麻的病人应该是没有意识的。

    可当听到谈逸泽的声音,还有感受到他握着她的掌心之时,顾念兮缓缓的睁开了眼。

    看到头顶上那张明显刚刚大发过火的俊脸,顾念兮张了张唇。

    而谈逸泽也立马知道了她的意思,将自己的脸凑了上去。

    “……”在顾念兮的示意之下,谈逸泽拉下了她的氧气罩,将耳朵凑到了她的唇边。顾念兮的唇,轻动了一下。

    不过她到底说了什么,大概出好了谈逸泽,谁也没有听到。

    而说完这一句话,豆大的泪突然从谈逸泽的眼眶中滑出,滴落在顾念兮的脸颊上……

    因为他听到了顾念兮说:“谈逸泽,遇到你是我今生最美好的意外……”

    就算刚刚因为他经历了那么大的手术,差一点连命都赔上了。

    但顾念兮清醒的时候,想到的还是他。

    那一刻,就算平日里的他再怎么坚强,这一刻泪腺也跟决堤了似的。

    温热滑出的瞬间,所有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特别是谈老爷子,在他的印象中,谈逸泽除了他母亲过世那会儿,就没有再哭过。

    而今天,他为了顾念兮掉泪,这也证明了顾念兮在他心中的地位,已经到了无人可以颠覆的位置了。

    “兮兮!”就在众人还在惊叹谈逸泽的泪,却又听到了他这一声惊呼。

    原来,顾念兮刚刚说完了话之后,就又闭上眼睡着了。

    刚刚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医生,便识相的上前为顾念兮做了检查,然后道:“谈参谋长,夫人现在还在麻醉期间,情况稳定。”

    听到他们说的这些话,谈逸泽暂时松了一口气。

    不过当顾念兮被推走的时候,他还是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

    苏悠悠自然也跟了上前,想要看看顾念兮到底怎么样了。

    可还没有跑到顾念兮的跟前,便被谈逸泽一瞪:“你们两个要是还想活着的话,现在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谈逸泽说完这话,便又跟着离开了。

    而被谈逸泽怒斥一通的苏悠悠,被身后跟着的凌二爷给拉住了。

    “算了,还是等小嫂子醒来之后,我们再去看吧。不然谈老大这个样子,真的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凌二好歹和谈逸泽认识了二三十年。可以说,谈逸泽的脾气没有人比他更懂的。

    若是这个时候他们两人再频频去骚扰他和顾念兮的话,没准谈逸泽真的会一枪将他们两人给嘣了。

    以凌二对谈逸泽的了解,这绝对有可能。

    “都是我不好,不然念兮也不会一个人经历这么大的危险。”苏悠悠有些自责。

    “其实要怪也要怪我。”凌二道。

    “对了,你的美娇妻估计还在等你。你,还是回去订你的婚吧。”

    “其实我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和她订婚,又何来回去的道理?”他不过是想要趁着今天这么个机会,将众人都聚集在一起,揭露凌父的所做的那些事情。顺便,将凌家的一切,都夺回来。

    可偏偏,今天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也让他凌二爷原本算计好的计划,搁置了。

    看来,人算真的不如天算。

    “那你也不要跟着我,我现在要回去将这一身衣服给换了。”这身黑衣服,站在医院里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吉利。要是顾念兮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她定然是不会饶恕自己的。

    “我送你。”

    “不用你假好心。”苏悠悠说着,已经转身走了。

    因为刚刚的一时冲动,她将鞋子丢到了范思瑜的脸上。现在的她就算在医院的过道里,还是打着赤脚。

    看不下去,凌二爷上前就将她抱了起来。

    “你这混蛋想要做什么?”

    “不想被谈老大一家给弄死的话,你就给我安静!”凌二爷吼完这一句才换了口气和她解释:“这是医院,什么人都会到这里来。你打着赤脚,不安全。”

    “……”听凌二这么一说,苏悠悠果然安静了下来。

    这里是医院,她以前也在医院工作过。自然知道,医院其实也是蛮危险的地方。艾滋病什么的,只要有一滴滴落在地上,你的脚要是有伤口一不小心弄上去的话,那就感染了。

    想到那些,苏悠悠安静了下来,任由凌二爷将她带走……

    ——分割线——

    “这小娃娃,跟小泽小时候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监护室前,谈老爷子乐呵呵的看着刚刚出生的小婴儿。

    嘴角上的笑纹,越发的明显。

    “是啊,特别是眼睛,特像那孩子。”谈建天在边上跟着附和着。

    不过这一番议论,倒是让身边的护士有些无奈。

    谁都知道,这孩子刚出生,身上的皮肤都还是皱巴巴的。

    想要看出个所以然来,最起码也要等两天之后。

    这两个人,现在就在议论着像谁。

    “将来兮兮和小泽都要工作,我看这样吧,这个孩子就由我来带。我在我的床边弄个婴儿床,方便照看着。”谈老爷子想了想,便这么说。

    “不行,这孩子应该由我来带。我是他爷爷。”

    “你是他爷爷怎么了?我还是你爸,还是这娃娃的太爷爷。”谈老参谋长一脸的得瑟:“再说了,你不都要上班,晚上要睡觉么?你哪有时间照看好我的金孙孙?”

    “爸,我需要睡觉,难道您不需要睡觉?”谈建天板着脸,像是准备和谈老爷子杆上了。

    “我不需要,为了我的金孙孙,我i连睡觉都可以不要。”

    “……”看着两个站在监护室门窗前的老顽童,正在因为一个孩子斗嘴,站在他们身后的老胡很是无奈。

    “我看你们都不用吵,这孩子没准还不选你们呢。”老胡说。

    孩子,都是和爸妈亲的。

    要不是爸妈没空的话,谁想要跟着爷爷奶奶的?

    “谁说这孩子不选我?敢不选我,看我怎么抽他的小屁股。”谈建天本来只是嘟囔了这一句。

    可监护室内的那个小毛头,却像是偷听到了这当爷爷的想要抽他一样,立马大声哭了起来。

    哭的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整张小脸都皱在一起。

    一看到金孙孙哭成了这样,谈老爷子立马急了:“乖乖乖,我的小金孙,咱不哭。谁敢抽你小屁股的,太爷爷就抽他。知道不?”

    明知道那小不点可能根本就听不到他的话,谈老爷子还是在边上哄着。

    但谈建天一听这话,不乐意了:“爸,你为了他抽我?我可是你儿子。”

    “是我儿子,怎么了?他还是我金孙孙呢?再说了,现在我金孙孙最大,你靠边站。”对于自家儿子的不满,谈老爷子一点也都不在意。

    现在在谈老爷子的世界里,恐怕只有那个在襁褓中的小娃娃了!

    这孩子哭闹了好一阵子之后,终于安静了下来。

    大概是哭累了,这会儿他闭上眼就开始睡觉了。

    看着他的小肚子一上一下的动弹,两个老人的脸上都带上了笑。

    不过就算他睡着了,这两人也像是在观赏着什么大片一样,乐呵呵的看着。即便这小家伙大半个钟头都不动弹一下,两人还是不肯从这玻璃窗前离开。

    但在这个时候,两个人也是默契的不再说话。因为他们都不想要打扰到,那小家伙的好眠……

    ——分割线——

    殷诗琪和顾印泯是接到了谈家人的电话,连夜从d市赶过来的。

    其实前段时间殷诗琪还过来看了一阵,本来是想着和顾印泯一起过来的。哪知道那段时间正好碰上省领导来下查,他便没有跟着过来。

    本来,顾印泯听着他们家殷诗琪同志的汇报,知道女儿再在这边的情况还好,稍稍松了一口气。

    哪知道,昨夜一下就给他来了这么个重磅消息。

    说是他的宝贝女儿竟然有生命危险。

    这下,顾印泯同志可管不了那么多的。当天晚上就吩咐了自己秘书,让他送了两飞机票过来。带着夫人,便匆匆忙忙的踏上来看望女儿的路程。

    虽然到这里的时候,听他们说自己女儿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但看到那张过分苍白的睡脸之时,顾印泯同志的心还是抽疼了。

    那是他顾印泯捧在掌心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宝贝疙瘩。

    想到她昨晚上差一点和他们阴阳两隔,顾印泯同志的心情就不是那么好。

    本来是想责怪上女婿几句,但在看到谈逸泽那张带着胡渣,双眼又红肿的脸之后,顾印泯同志决定,还是暂时不说这些。因为光是看着谈逸泽就知道,他昨天晚上受到的惊吓,绝对不再他们之下。

    在病房里呆了好一阵子,顾念兮的麻醉药貌似还没有过,一直沉睡着。谈老爷子也不好让远到而来的亲家在这里干坐着,于是便张罗着他们一起到监护室看那个小不点。

    当然,谈老爷子也想趁着这个机会,将谈逸泽给带过去。

    这孩子从出生到现在,连自个儿的父母都没有见到。

    顾念兮就算了,因为还在昏迷期间。可谈逸泽这个醒着的,却连甩都不甩那小不点一眼。谈老爷子看到这,都有些为他家的小不点伤心。

    碰上这样的爸爸,这娃娃还真可怜。

    可不管谈老爷子怎么喊,谈逸泽失踪都不肯离开顾念兮的身边。

    貌似从昨晚到现在,这男人握着顾念兮的手,始终都没有松开过。

    本来,谈老爷子还打算不管怎么样都拉着谈逸泽去陪他的岳父岳母看孩子去的。

    可最终,还是顾市长摆了摆手。

    表示女婿想要在这里陪着女儿,就依他。

    临离开这病房的时候,顾市长还不忘回头看了一下谈逸泽始终紧握着顾念兮的手,当下颇有感言:这谈逸泽同志还是个蛮不错的通知滴!

    ——分割线——

    “小宝贝,看看谁来看你了!”谈老爷子偶尔还是蛮有自娱自乐的精神的。

    明知道,在襁褓里的孩子还呼呼大睡,根本就不可能听到他们的谈话,但他还是耐着性子半蹲着对着玻璃窗里的孩子说话。

    不过或许是这小毛孩天生就懂得察言观色。

    这不,顾印泯同志才在玻璃窗前站定,这小毛孩就睁开了眼睛。小腿,还很不安分的瞪了几下。

    特别是小嘴吐出的那个唾沫泡,简直萌的让人招架不住。

    这不,殷诗琪同志已经学着谈老爷子半蹲在玻璃窗前,和孩子打招呼:“小乖乖,我是你外婆!等你长大了,要喊我外婆知道不?”

    在窗边,殷诗琪逗弄了好一会儿这个小不点,这才察觉到身边的顾印泯同志有些安静的过分了。

    “顾印泯同志,难道你不想和你的外孙打打招呼?”殷诗琪就是这样的人,容不得自己喜欢的人被人给冷落了。就算是顾印泯同志冷落的,也不行。

    可就在这个时候,顾印泯同志飙出了一句凌殷诗琪同志恨不得抽他巴掌,而谈老爷子差一点被他气结的话。

    在殷诗琪同志的逼问之下,顾印泯同志站在玻璃窗前,眉头皱的好纠结,说:

    “这孩子,怎么长的这么皱巴巴的!”

    一点,都不像他们家漂亮的宝贝疙瘩。

    估计,是遗传了他们谈家的。

    可不对,谈逸泽的长相也是万中无一的。

    怎么他们两人的孩子,会长的这么丑呢?

    “顾印泯同志,那是刚出生的婴儿,都会这样的。”殷诗琪见自己的宝贝外孙被顾印泯同志说的一文不值,当下朝着他吼了起来。

    谈老爷子这个时候自然也站在殷诗琪这边的战线:“就是,这要是长开了,绝对比明星还好看。”

    现在他的宝贝金孙孙在他的心里就是第一,谁说他难看都不行。

    “胡说,兮儿小时候怎么不会?”顾印泯同志非常坚定的表示,他家的宝贝疙瘩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

    外孙什么的,都靠边站。

    再说了,在他印象中,他们家小兮兮在这个阶段,也是白白胖胖的,可爱的不得了。哪会是这么皱巴巴的?

    听着顾印泯同志的这话,殷诗琪算是知道毛病出在什么地方了:“兮儿出生的时候,你那时候正好陪同你们领导出外视察。兮儿出生了好几天之后,你才回家看到她的好不好?”

    顾念兮出生的那一阵,顾印泯还没有走到今天的这个位置。

    那个时候,他还是市长的秘书。整天,都跟着市长来来回回的跑。

    顾念兮出生的时候,正好赶上他们去视察。

    被殷诗琪这么一说,顾市长好像也才想到这一点。

    望着那玻璃窗里还在挥舞着小胳膊小腿的皱巴巴的小娃娃,顾印泯同志的眉心,皱的可以夹死苍蝇:他的兮儿小时候也是这么皱巴巴的?

    站在玻璃窗前张望了这么久之后,顾印泯同志下了结论:他的兮儿小时候就算是皱巴巴的,也是皱巴巴的婴儿里最好看的!肯定,甩了这个躺在襁褓里的宝宝好几条大街。

    就这小皱巴巴的货色,还想跟他的宝贝疙瘩相比,切!

    边上,还在逗着他的宝贝金孙的谈老爷子要是知道这顾印泯同志心里头还在诋毁着他的宝贝金孙孙,估计想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分割线——

    顾念兮醒来,是这第二天的下午。

    其实麻醉的效果本来是到早上就会醒的,当时看着顾念兮还一直睡着,可把谈逸泽吓得没魂了。

    这谈逸泽一暴走起来,老胡的整个医院都不得安宁。

    连夜请来的那些专家,为此还专门调开了一个临时会议。

    不过最终的结果还是,顾念兮只是因为太过疲劳,没有醒来。

    但这样的诊断结果,仍然没能让谈参谋长放下心来。

    一整天,他是不吃不喝也不睡,就这么坐在顾念兮的身边,牵着她的手。

    那明显肿的老高的黑眸,视线也从未从顾念兮的身上挪开。

    好像错过一眼,就会造成终身的遗憾似的。

    这样的紧张情绪,一直持续到顾念兮那双眼睛缓缓的睁开……

    那一刻,谈逸泽的眼眶,再一度红了。

    “兮兮……”

    谈逸泽的嗓音,哑哑的。

    让人有种像是看到了久久没有遇到雨露,而干旱的开裂的土地。

    其实若是在前一个钟头顾念兮醒来的话,这个病房里还是很热闹的。

    起码顾市长夫妇,还有谈老爷子和谈建天,还有施安安都在这个病房里等着她醒来。

    不过后来考虑到这些人的年岁已高,又因为整个晚上担心顾念兮都没有回家休息过,所以施安安将他们都送了回去。

    顾市长和殷诗琪,因为先前没有定下房间,被谈老爷子硬拉着一起到谈家大宅住着。至于房间,就是顾念兮他们三楼那边的客房。

    所以顾念兮这一睁眼醒来,看到的只有谈逸泽一人。

    “兮兮,我去喊医生过来!”谈逸泽见到她醒来,开心的就像是个孩子。本来红润了的眼眶上,还挂着一颗晶莹。那薄唇嫣然一笑,到有点像是雨后彩虹。

    看的,顾念兮都舍不得移开眼。

    “别……”见谈逸泽要离开,顾念兮立马就拉住了他的袖子。

    “怎么了?是不是还哪里难受?”他听到她的嗓音干干哑哑的,心里头的某一处就开始烧着。

    “还是先让老胡过来给你瞧瞧吧。”

    经历过这一夜,这丫头的脸明显的又瘦了下去。

    原本就老大的眼珠子,在这一刻让谈逸泽有种错觉,顾念兮的整张脸好像只剩下眼珠子了。

    “别……我没事。就想,看看你。”她固执的拉着谈逸泽的袖子,不肯松开。

    眼见谈逸泽还要离开,顾念兮连忙还想用手支撑着自己的身子坐起来。

    不过这一动,好像弄到了伤口,疼得她龇牙咧嘴的。

    “好好好,我不离开,你先躺下来。”本来还打算离开的谈逸泽,这会儿只能留在了她的身边,将她安抚着躺好。

    “很疼,是不是?”他伸手,轻揉着她的发丝。

    望着她那苍白的没有血色的脸,眼眶又莫名的红了。

    从昨晚她进了手术室到现在,他已经记不清这是自己第几次红了眼眶。

    别人会怎么看待他谈逸泽,他不管。

    他只要,顾念兮好好的活在他的身边,就行了。

    “……”顾念兮没有回答,只是安静的望着谈逸泽红润的眼眶。而后,她缓缓的伸出了手。

    见顾念兮的手伸过来,谈逸泽自动的凑上前,让她触碰到自己的脸,也不用她动作太大,免得又弄到了伤口。

    “兮兮,都怪我不好。明知道你的预产期就在最近,还离开你。害你一个人承受了那么多,我……”谈逸泽蹭着顾念兮的掌心,张动着那张干涸的开裂了的唇。

    他想和顾念兮说他让她受苦了,让她一个人担心害怕真的很对不起。

    可他的话还没有说出口,顾念兮的食指却轻轻的划过了他的眼眸,将上面的那滴晶莹给抹掉。而后,她努力的扯动着唇瓣,朝着他露出了一个不大,却很美的弧度:“谈逸泽,我说过遇见你是我今生最美的意外。所以为你经历的这些,我真的一点都不后悔,也不觉得疼。”

    顾念兮的嗓音也有些哑。

    可说出来的话,却如同旱季之后的大雨,润心润肺。

    让谈逸泽的眼眶,再一次红了:“兮兮,答应我以后绝不能再让自己遇到这样的情况,我绝对不准许你先离开我。”

    昨天晚上,她徘徊在生死线上的感觉,一直到现在他想起来,心里都像是压着巨石一样。

    “老公,有时候你真的很傻……”以前,顾念兮一直觉得谈逸泽是坚强的如同铜墙铁壁一样,坚不可摧。

    可当看到他竟然为自己落泪的时候,她心里的某一处也跟着塌陷了。

    “不要哭了好么?你哭的话,我也想哭了。”她说。

    看着他落泪的样子,她的鼻尖也酸酸的了。

    “不行,你不能哭。”老胡说了,孕妇是不能哭的。

    望着这即便展现了脆弱一面,脾气却还是顽固的不像样的谈参谋长,顾念兮无奈的摇了摇头: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说的就是你谈逸泽。

    “对了,宝宝怎么样了?”她到现在,都还没有见到她的宝宝呢!

    “不知道,”谈某人摇了摇头。

    说实话,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他都没有看过那孩子一眼。

    不过单从他的出世,差一点害死了他最心爱的女人,谈某人便恨得有些牙痒痒的。

    某个还在襁褓里的婴儿要是知道自己就此就被谈参谋长给记恨上的话,估计连藏回娘胎里的心都有了。

    “那是男孩,还是女孩?”其实男孩和女孩对于他们两人来说,是没有区别的。不过刚出生的婴儿,谁都想要知道性别,好不好?

    虽然在彩超的时候,老胡就曾经暗示过他们是个男孩。

    不过还是眼见为实的好。

    “……”

    可就算被顾念兮这么问,谈逸泽还是一脸茫然的样子。

    唔,说实话,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他只记得自家老婆了,哪还顾得上那差点害的他老婆命的小毛孩?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