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76章 老婆,亲亲我!

    “思雨?”听到电话里的那个女音,顾念兮本能的眉心一皱。

    这声音,就算是化成灰烬,她顾念兮也不会不认得。

    因为这声音的主人,便是当年和她以及苏悠悠,经常穿着同一个款式衣服,漫步校园中,却在这个陌生的城市,给了她顾念兮致命一击,让她差一点陷入万劫不复境地的“好姐妹”——霍思雨!

    她,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来?

    还有,从谈逸南和她离婚之后,她不是已经和这里的一切都断了联系么?

    除了那次偶然在商场遇到当起了售货员的霍思雨之外,顾念兮一度在脑海中将这个女人给抹去了。

    只是没想到,这女人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她?

    而且,她从什么地方听说她顾念兮已经生下了孩子的?

    她生孩子的这件事情,除了几个比较亲近的人,几乎没有和别人说。

    这霍思雨,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再者,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顾念兮,没想到这么久没有和你说上话,你还能记得我?”对于顾念兮的疑问,电话那方的女人,大方的承认。

    “是不是很好奇,我从什么地方听说了你生孩子的事情?”没等到顾念兮再度发问,这女人已经先行开了口。“顾念兮我可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就算这个世界没有不透风的墙好了,你有什么话想说就快说,我可没有什么时间陪你玩游戏!”听着她的声音,顾念兮柳眉轻挑。

    “没想到一阵子没见,你倒是长进不少!”电话里的那个人,继续开口。

    不过顾念兮可不会傻到认为这个女人是在夸赞自己。

    “我说过,有什么话快点说。没有的话,我现在就挂断电话了。”不是她顾念兮故意躲避这个女人,而是她知道,这女人现在就是秋后的蚂蚱,蹦达不了多久了。

    这个时候去理睬她,不是浪费时间又是什么?

    “顾念兮,我就是看不惯你老是端着一副架子。你以为,这个世界就你有本事,能嫁入得了谈家那样的家庭?我告诉你,我也可以。”怒气冲冲的说完这一番话之后,霍思雨努力的平息下自己的怒焰,继而开口:“我今天打电话找你,就是和你说,我们就快要见面了,敬请期待!”

    说实话,霍思雨其实就是想给顾念兮个下马威什么的。

    又或者,她是看到顾念兮现在的小日子过的有滋有味的,故意想要搅黄了。

    只是没想到,自己的这些目的还没有达成,顾念兮便迅速的开口道:“如果你只是想要和我说这些的话,那可以挂断电话了。因为,我并不怎么喜欢和你见面。”

    说完这一句话,不等电话那边的人的回答,顾念兮便直接将电话给挂断了。

    而后,她便从边上找来一本书,是讲宝宝各个成长时期会碰到什么事情的。

    这书其实还蛮有趣的,再配上各个成长时期的宝宝的照片,简直可爱极了。

    看了没有一会儿,顾念兮便将刚刚霍思雨给她的那一通电话给忘掉了。

    而此时城市的某一处角落里,某女人还正因为自己可能搅乱了顾念兮的心影响到她坐月子的心情而沾沾自喜。

    只是她压根就不知道,人家顾念兮现在根本就没有将她霍思雨当成一棵葱!

    ——分割线——

    苏悠悠回国的消息传开之后,以前苏悠悠上班的那间医院的主任,将苏悠悠给约了出来。

    将近一年的时间,再度见到苏悠悠的时候,主任还是从苏小妞的脸上看到那抹专属于她苏小妞的没心没肺表情。

    “主任,好久不见。”如今的苏悠悠,淡定从容了许多。

    特别是她脸上那抹没有心机的灿烂弧度,总是能无意间的牵动所有人的心。

    “好久不见,苏医生。”

    主任的脸上,也带着慈爱的笑容。

    其实,苏悠悠从到这个城市来,进入他们所在的医院工作团队实习的时候,她就将苏悠悠当成她的孩子看。

    再说了,她特别喜欢苏悠悠嘴角上总是能挂着那么干净纯粹的弧度。

    那是时下这个社会,很难再见到的。

    “别喊我苏医生了,我现在根本拿不起手术刀。主任,您还是喊我悠悠就行了。”说到手术刀三个字的时候,苏悠悠的眼眸里有些怪异的情绪闪过。

    虽然苏悠悠尽可能的表现她对医院的工作不屑于顾,但她的表情还是泄露了她的心思。

    是啊。

    当初理智要当个医生,其实是为了陆子聪。

    可渐渐的,苏悠悠也被这份工作所迷上。

    她可以在帮助无数的病人解决烦恼的时候,也能亲自看着许多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上,让她感觉自己对这个世界其实还是有用的。

    再者苏悠悠喜欢站在手术台前的感觉。

    那尽心尽力,给每一位患者解除烦恼,简直让人感觉快要登上天。

    因为爱上这份工作,所以苏悠悠每每碰到关于这一方面的书籍,都会通通买下来。而且每一本书,苏悠悠都基本上会看两遍,记下那些有用的东西。

    这一些,苏悠悠从来都没有对别人说。

    但她在专业上表现出来的高水准,主任却能一看看穿她的努力。

    苏悠悠可以说,是主任这一辈子带出来最为出色的学徒。

    两年的时间,不靠任何人在背后支持,她爬上了这个城市这妇产领域的巅峰。

    若加以培养,加以磨练,苏悠悠的前途无量。

    可就在这个时候,她却因为那场变故,想要放弃。

    主任怎么,也不想要看到苏悠悠败在这里。

    “你是个医生,怎么不能喊你苏医生呢?不过你既然想让我喊你悠悠,我也就这么喊。”某些人,是不能逼得太紧的。身为医院的主任,除了妇产方面的知识过关之外,心理学自然也是必不可少的。

    所以主任在这个时候,退而求其次。

    “主任说笑了,我哪还是什么医生。”

    那一身曾经她苏悠悠最爱的白大褂,大概这一辈子再也穿不上了吧?

    想到这,苏悠悠搅动着咖啡的手,有些轻微的颤抖。

    “悠悠,那件事情不是你的错,为什么要逃避呢?现在接受心理治疗,还不忘。”如果不接受心理治疗的话,怕是她的那双手,再也拿不起手术刀了!

    “你是我这辈子见过对这个职业最有使命感的医生,也是我最得意的门徒。你用了两年的时间,在这个城市便打下了你的那片天空。就算你离开医院将近一年的时间,还是有不少的病患或是病患家属,都会到医院来咨询你的档期。单凭你现在的成就,已经在业界小有名气。我真的不希望你在这个时候放弃你的职业。”

    苏悠悠再度回国,成为了什么名牌服装的老总,还有那些珠宝商的大老板。

    她的身上,仿佛镀上了一层金边。

    他们医院也有不少的贵妇病患。

    所以苏悠悠成了这百亿老总的消息,不胫而走。

    所有他们医院的同事,现在都在为苏悠悠而高兴,而欢呼。

    可主任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却一点都不高兴起来。

    因为在主任的心中,苏悠悠的心干净透亮,这样的人其实并不适合商场上的那些阿谀我诈。相反,一身白大褂,是最为适合苏悠悠的。

    “还有,你难道忘记你当初对我说的,你喜欢看到你的病患因为你的努力,而再度重获健康,重拾生活信心么?”

    “当初那个站在手术台上,如同天使一般的苏医生到什么地方去了?”

    主任接二连三的说了一大串,苏悠悠却只是轻叹:“那些陈年旧事,不提也罢。”

    医院,她也很想回去。

    可在医院经历过的那些,俨然已经成了苏悠悠这一辈子的梦魇。

    只要一想到那些事情,苏悠悠的手现在还会颤抖。

    这样的她,又怎么可能再拿起手术刀?

    “那些是陈年旧事?好,就算是陈年旧事好了。可那些事情,你能忘得了么?”

    忘得了,当初她初为实习医生的时候,跟在她额的身边,有时候还和病患嘻嘻哈哈没大没小没心没肺的笑着么?

    忘得了,她第一次站在手术台上的紧张,忘得了第一例手术成功的时候,她在医院的走廊里当着众人的面跳起华尔兹的样子么?

    忘得了,每一个成功手术之后,患者家属对她苏悠悠感激的热泪盈眶的样子么?

    说实话,这些苏悠悠还真的忘不了。

    因为这些,曾经深深的刻入了苏悠悠的脑海。

    就算时间再怎么变,她任然忘不了她最爱的这份职业。

    只是,拿不起手术刀的医生,还能是医生么?

    想到这,苏悠悠的眼眸再度暗淡无光。

    “悠悠……”

    “主任,您还是不要说了。”

    苏悠悠的眼神,开始有些躲闪。

    因为她害怕,自己被主任看穿,被她看透其实她还喜欢着这份职业。

    要是不喜欢,为什么一直到现在出门,只要看到关于这一方面的书籍,她都会通通购买回家。然后整夜的熬夜,研究那一类的书籍?

    “悠悠,对我你撒不了谎!”主任其实早已将她的心思给看穿。

    所以不管她怎么的躲闪,也都掩盖不了某一些事实。

    “还有,其实今天我来还不止代表我一个人。我代表的是,咱们医院的全体员工。”主任如实道。

    其实苏悠悠在医院的人缘一直不错。

    特别是男性人缘。

    苏悠悠那大马哈大大咧咧的性格,是男人最喜欢不过的。

    如果当初不是凌二爷搅局的话,医院有很多男性都在追求苏悠悠。

    只可惜,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这事情才作罢。

    再者,苏悠悠乐善好施。

    女性人缘,其实也还蛮不错的。

    若不是当初苏悠悠突然嫁进了豪门,让医院的那些人都眼红的话,苏悠悠也不至于变成后来那样孤立无援。

    再者,还有医院的院长。

    当初苏悠悠住院的关系,频频惹得凌二爷杀到那。

    弄断了他的一条腿和一条胳膊,当然让院长大人有些心惊肉跳的。

    本来院长还在接到苏悠悠的辞职信之后,沾沾自喜的。

    苏悠悠不在这里工作,那凌二爷也不会时不时到这医院里来找他的麻烦了。

    而他的手脚,也能很快的好起来不是?

    所以接到了苏悠悠辞职信的院长大人,便迅速的作出了答复:他同意苏悠悠离职,也不会就苏悠悠单方面提出辞职而控告苏悠悠违约,更不会要求苏悠悠支付违约金。

    可后来,随着越来越多的人都院长室寻找苏医生的下落。本以为送走了瘟神的院长大人也淡定不了了。

    这,才有了今天这么一出。

    医院的意思是,还请苏悠悠能回到她的工作岗位。

    至于这段期间,苏悠悠的心理辅导或是其他方面的开消费用,医院都会全方面负责。

    若是苏悠悠不满,条件还可以再商量。

    如此的条件,对于一个刚出来不到五年的医生来说,简直是史无前例的。

    可苏悠悠,却还是回绝了主任:“主任,我知道你们是为我好。但我,真的没有信心回答医院去。您就代我,替院长还有同事们说一声对不起。”

    “悠悠,我知道这事情一时间是决定不下来。这样吧,这里有一张名片,是咱们国内最有名的心理辅导师。如果你有需要的话,可以打电话和他联系。将来要是想要回到医院工作,随时都和我联系。我们医院的大门,永远都为苏医生敞开着!”

    说完这一番话之后,主任离开了。

    而苏悠悠则一个人,在那间咖啡厅里坐了好久……

    ——分割线——

    “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数呀数不清,到底多少鸭。数不清到底多少鸭……”

    这天晚上,谈逸泽一回家,就听到了从自己卧室里传出的那用着最炫民族风的音调唱出来的儿歌,震耳欲聋,杀伤力可怕至极。

    光是一听这调子,谈参谋长就知道,这是自家媳妇在给儿子唱儿歌,逗他开心。

    顾念兮不表演这么一出的话,估计谈家人是绝对不会知道,顾念兮那么好听的嗓音,唱起歌比《神雕侠侣》的李莫愁扰乱杨过和其他人的魔音还要彪悍!

    知道的人会谅解她是在给儿子唱儿歌,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谋杀呢!

    这不,刘嫂呆在厨房里都有些受不了楼上时不时传来的杀猪声,见谈逸泽进门就连忙走了过来:“小泽,你能不能上去让兮兮不要再唱了?这会把孩子吓到的。”

    “兮兮其实也就会那么几首儿歌,唱完就没事了!”谈某人有着纵容娇妻谋杀他人于无形的嫌疑。

    “对了,爷爷和我妈呢?”谈逸泽反问。

    至于他口中的这个“妈”,刘嫂定然是听得出来的。

    舒落心进了这谈家大宅二十几年,都没能让谈逸泽成功的叫出一声“妈”。

    所以谈逸泽最终的这个称呼,定然不是指她舒落心。

    唯一的可能,就是指顾念兮的妈妈,也就是谈逸泽的岳母殷诗琪了!

    “你妈和爷爷都受不了兮兮这丫头的儿歌,都出门去了。你爷爷说是好几天没找老陈下棋,今天就去杀一盘回来,暂时躲避一下兮兮的歌声,也顺便能拿金孙孙的照片去气死陈老爷子。你妈说是要给念兮找点什么东西熬汤喝。”不过看殷诗琪那样子,估计有先见之明。知道顾念兮的歌声难听,她才准备唱歌殷诗琪就一溜烟的跑了。

    “你舒姨今天一整天都不知道上哪去了,”陈雅安和家里的其他人都去上班了,就剩下刘嫂一个人在厨房里弄晚餐。

    结果,她只能无奈的承受着顾念兮这魔音的侵扰。

    刘嫂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如果顾念兮再继续唱下去的话。

    “那我上去瞅瞅他们娘俩!”谈逸泽说着,脱下了头上的军帽,大步朝着楼上走去。

    而刘嫂则眼巴巴的望着男人离去的身影,眼眸里充满了期盼。

    期盼谈逸泽能解救她于水深火热中。

    “小鸭子好听不?好听是不是?那妈妈再给你唱歌别的。唱什么好呢?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谈逸泽推开卧室门的时候,顾念兮正对着躺在床上挥舞着手脚的小孩鬼吼鬼叫的,很专注。

    丝毫,没有察觉到谈逸泽的靠近。

    而对于顾念兮的这个反映,谈某人很满意。

    趁着她没有看到他,他将自己的军帽放到了一边的柜子上,然后朝着顾念兮走了过去。

    一把,就将顾念兮整个的搂进自己的怀中。

    生完孩子,也吃了一大堆有营养的东西,顾念兮的身子是比之前的丰满了一点。

    特别是上围,那傲人的姿态简直令男人膨胀浴血,令女人自残不如。

    不过她的手脚,倒是没有长多少肉。

    不过女人向来是精益求精的。

    即使生产之后身材比之前还要好的顾念兮,还是会是不是对着镜子抱怨着自己的肚皮。

    也对,生完了孩子之后,顾念兮的肚皮是比之前的有些松垮。

    不过这情况已经比其他的产妇的情况好不少。

    至少,顾念兮没有留下一层一层的肚皮,还有那难看的妊娠纹。

    这一切,都多亏了顾念兮有个妇产科医生闺蜜。

    苏悠悠自从顾念兮的肚子鼓了起来之后,就会时不时的给顾念兮送来一些她亲自调理好的精油,说是针对妊娠纹,还有收缩肚皮用的。

    刚开始,谈逸泽还抱着怀疑的态度,不大肯让顾念兮用苏悠悠给的这些东西。

    但顾念兮对苏悠悠是深信不疑。

    所以就算谈逸泽不肯,她也坚持着。

    没想到,生完孩子之后,她的肚皮真的一点斑纹都没有留下。

    这样的顾念兮,简直比那些没有生孩子的有过之而无比及。

    将现在的顾念兮摆到外面的话,谁都不会猜想到她是一个孩子的妈了。

    这也是谈逸泽不得不承认,这苏二货终于做成了一件像是人干的事情来。

    不过女人的爱美,有时候真的是男人难以体会的。

    顾念兮就算生产完保持了这么完美的身材,她依旧不满自己的小肚子。

    时常对着镜子抱怨着有些微凸的小肚子之外,还扬言要在月子做完之后,要去练瑜伽。

    “吓死我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看孩子太过专注,还是生完孩子的她警惕性变低了的缘故,刚刚她竟然真的没有注意到谈逸泽的靠近。

    被这么一抱住,顾念兮险些跳起来。

    要不是感受到那个怀抱是她顾念兮所熟悉的话,没准她真的会这么做。

    “做什么那么专注,连我回来都不知道。”谈逸泽用刚刚冒出胡渣尖的下巴往顾念兮的脸颊上蹭了蹭。

    实际上,他非常喜欢这样做。

    因为每一次蹭了顾念兮的脸颊之后,她的脸就会红起来。

    于是谈某人每天乐此不疲,就因为他喜欢看媳妇脸红的样子。

    “你没有看到么?我在给咱们儿子唱歌呢!”顾念兮说着,还不忘指了指他们床上躺着的某个乐呵的正挥手挥脚的小屁孩。

    “你唱的歌,他会喜欢听么?”这杀猪般的歌声,估计很少人会欣赏吧?

    当然,后面那半截话,谈逸泽不敢说出来。怕伤了他老婆的心。

    “你是不知道,我刚刚唱的时候他不知道多开心呢,还挥手挥脚的附和着!”顾念兮说到这的时候,脸一红。有些羞涩,也有些沾沾自喜。

    好吧,从小到大喜欢听她顾念兮唱歌,会欣赏她唱歌的还真的是少之又少。

    就算是上k歌厅,一般人也不会叫上她。

    偶尔会有没有听到顾念兮歌声的,会叫上那么一次。

    不过在听到她的歌声之后,通常都不会有人会在喊上她第二次。

    也正因为这样,让我们的顾小姐伤心了好些年。

    现在见到自己的儿子竟然欣赏自己唱的歌,这顾念兮能不激动么?

    听到顾念兮的这一番话,谈逸泽的嘴角抽了抽。

    看了看床上那个正挥舞着手脚的娃娃,谈逸泽伸手将他给抱了起来:“不愧是我谈逸泽的儿子!”承受力竟然也跟他谈逸泽一样,能承受的住他妈那魔音的侵害。

    当然,后面的半截话,谈逸泽自然也不敢说出来伤了他媳妇的心。

    或许是出生到现在,第一次听到自己爸爸这么称赞自己,奶娃娃朝着谈逸泽裂开了嘴,还不忘吐出一个可爱的唾沫泡泡。

    “嘿,这小子感觉像是听懂我的话了!”谈逸泽也是第一次这么看着自家儿子的笑脸,有些新奇。

    再说了,回家养了这么一阵,顾念兮的奶水又足,寻常谈老爷子还弄来那么多配方奶粉,将这小子养的是又白又胖的。

    当初出生的时候那猴子皱巴巴样,早就不见了踪影。

    现在的小孩,简直就是一个小肉球。可爱的,每一个人见着他都想要亲他。

    “悠悠说现在孩子的视力和听觉其实都没有长全。估计他是认出你是爸爸,就开心了。”顾念兮也靠在儿子的旁边和谈逸泽说。

    其实孩子出生到现在,满月酒都快开始着手了。他们这小两口,还没有这么亲近的和孩子玩过。

    这孩子,成天不是被殷诗琪霸占着,就是被谈老爷子抱着歪腻着。

    今天要不是拖了顾念兮哼出这首杀伤力十足的歌曲,他们这一家三口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这么靠在一起。

    “老公,你会不会觉得我们儿子越长好像越好看了。”光是看着这双和谈逸泽如出一辙的眼眸,将来绝对也是个大帅哥!

    “那是,我谈逸泽的种,能差到什么地方去?”谈某人抱着自家儿子,臭屁的很。

    也不知道,前一阵子谁在新生儿监护室里第一次见到这娃娃,就说孩子丑不垃圾的像是小猴子的!

    “儿子,现在可以白白胖胖的,可将来不行。要锻炼出男子气概,知道不?”谈逸泽这会儿,已经开始提前教育自己的儿子了。

    孩子长得白白胖胖,是挺好的。

    可要是长大了还这么白白嫩嫩的,谈逸泽真的怕自家儿子会养成个小白脸!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这小子已经立志要当个小白脸了,谈逸泽刚说这话呢,这小娃娃就开始瘪嘴了。

    而且眼神,一直都瞅着顾念兮看。

    看样子,是想要妈妈了!

    “孩子现在才多大,担心这些有的没有的。来,妈妈抱,咱们不听爸爸胡扯。”顾念兮说着,就要伸手接过孩子。

    “这叫提前教育,知道不?省得将来长大了成了个小白脸,闹出笑话。再说了,他是男孩,不能用宠的。老婆你又不是没有听过,棍棒底下出孝子。”

    谈逸泽还不肯撒手,抱着儿子直嚷嚷着。

    听谈逸泽的这话,顾念兮算是听的一阵心惊肉跳的。

    “棍棒底下出孝子?谈逸泽,你该不会现在就想打我儿子吧?我可告诉你,你打了我儿子我跟你没完!”女人都是这样,孩子一下子就激发了她母性的本能。

    一听到谈逸泽想打儿子,顾念兮已经摆出了一副要和他决一死战的架势。

    看着这样的顾念兮,谈逸泽无奈的将儿子放回到了床上:

    “自己玩,爸爸要和妈妈说些话。”

    说着,谈逸泽也不理会儿子瘪着的小嘴,就转身将顾念兮揽进了怀中。

    “老婆,不是说好了你不能有了孩子忘了我么?”谈逸泽的眼神有些憋屈。

    前一阵子看到周子墨因为周太太一心只顾着儿子,谈参谋长就和顾念兮谈过这事了。当时顾念兮还表示,自己不会因为有了孩子,忘记了孩子他爸的。

    怎么这事情才过了没有多久,她就忘了个干净呢?

    “我没有忘了你,但你也不能打我儿子,是不是?”顾念兮推了男人一把,可他还是照样如同八爪鱼一样粘了上来。

    无奈之下,顾念兮也只能随了他。

    “可你今天给我的感觉好像你只记得咱们孩子了,不要我了。这感觉真不好。”谈某人嘟囔着。

    现在,他总算是明白了墨老三被孩子他妈给忽略,甚至给嫌弃的感觉了。

    “没有不要你,好了咱不闹了。你先看着孩子,我去给你弄点东西填填肚子。”据说今天高温,谈逸泽又在训练场待了一整天,估计现在已经饿得慌。

    “我不饿。你给我抱一抱,我立马就精神百倍了!”谈逸泽有种蹭鼻子上脸的嫌疑。这会儿,他的手已经开始有些不安分了。

    顾念兮生完了孩子,可是还在月子里,都快要将他给憋疯了。

    特别是眼见着顾念兮这副身子比之前还要妖娆,每天都躺在自己的怀中,却又不能吃。这多让人无奈?

    他谈逸泽又不是柳下惠,能坐怀不乱的?

    都快将他给活活憋死了!

    当然,考虑到顾念兮现在的身子不合适,他谈逸泽再怎么也不会伤害她。但吃吃豆腐,谈某人还是觉得可以的。

    不过这个想法他开始实施的时候,就被顾念兮给推开了。

    “臭死了,浑身都是汗味!”

    某女捏着鼻子。

    “就一点点!”谈逸泽随便抓了自己的衣领闻了闻,还真的有点汗味。

    不过这比起他刚刚在训练场的时候,已经好多了。

    他刚刚回家之前,还冲了澡,就怕他回家了被顾念兮给嫌弃。

    可这大热天的,让他不出汗还真难。

    这不,刚刚才开车到家,又是一身汗了。

    现在,就被顾念兮给嫌弃了。

    “一点点也不好闻。我跟你说,你现在要不去给冲干净了的话,今晚就不要上我的床!”顾念兮下了最后的通牒。

    其实顾念兮压根就没有生气。

    不过就是觉得浑身冒汗的感觉肯定很不舒服,还是让谈逸泽进去冲冲澡比较凉快。

    但这次,她的表情比较逼真。逼真的,谈逸泽还真的以为自己媳妇这次真的来劲了,也不好说些什么。

    他只能无奈的撇撇嘴道:“去冲洗就是了,别生气,这对你的身子不好。”

    对于这一幕,他们的儿子不知道看懂了什么,这会儿竟然咯吱咯吱的笑了起来。

    引起了顾念兮的注意的同时,也让谈逸泽有些欲哭无泪。

    他竟然,被自家的毛孩子给笑话了!

    于是,谈某人带着一脸的悲愤,上了浴室。

    当然,他在浴室里还不断的听到浴室门外面传来某女在教育自家孩子的声音:“宝宝,你可不能学爸爸。明明就是去上个浴室,搞的像是要上战场一样。”

    听着某女在外面大放其词,谈逸泽握了握铁拳。

    忍了!

    等她身子好了之后,到时候他一定要一洗雪耻。让她几天几夜都下不了床!

    ——分割线——

    “大嫂,孩子照顾起来,会不会有点难?”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谈逸南的关系有所缓和的缘故,最近这阵子陈雅安对顾念兮的敌意收敛了不少。

    吃饭的时候,还经常和顾念兮请教一下经验。

    “还行吧。不过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感觉真的很奇妙。”也许是成功晋级为妈妈的缘故,现在每每和别人谈起自己的孩子,顾念兮的嘴角上都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不过这样的笑容在某些人的眼中,却不是身为母亲的自豪的笑容。反倒像是,在炫耀着什么。

    这些人中,舒落心就i是其中一员。

    眼见顾念兮自从生完了孩子之后,笑容越来越多了,这舒落心就恨得咬牙切齿。

    不过想想也对。

    生完了孩子,还是自己的亲妈在照看着,生活能不好,心情能不好么?

    再说了,这孩子大半的时间都是殷诗琪和谈老爷子在照看着,她顾念兮又有什么需要忙的?

    至于谈逸泽,那就更不用说。

    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听说生完孩子产妇容易患上产后忧郁症的事情,谈逸泽每天都是变着法的逗着顾念兮开心。

    你看,虽然他每天都有一大堆的工作,要做到三更半夜才回来吧?

    可每次回来都会给顾念兮带好吃的,还有好玩的。

    偶尔,还会给顾念兮带来一些什么首饰。

    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但却看得出谈逸泽的用心。

    因为那些,都是他亲自挑选的。

    看着顾念兮整天都被人包围着的样子,舒落心的气就不打一处出。

    想当初,她进谈家门,给谈家生下谈逸南的时候,怎么不见他们一家子对她这么上心?

    那时候,舒落心可是连谈老爷子的笑脸都没有看过一个。

    更不用指望,这谈建天能和谈逸泽一样,每天都给她带一点什么东西逗她开心的。只要他能偶尔回家陪自己吃一顿饭,看一看孩子,就让她高兴得手舞足蹈。

    可现在呢?

    这谈建天也跟这些人一样,都像是中了邪似的。

    成天,都是往家里跑。

    看孩子不说,偶尔还给顾念兮带了一大堆的补品回来。

    这和当初她生谈逸南的时候,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对了兮兮,你爸最近要去一趟市,不过这次的活动要带上夫人。所以我这两天,可能要回去一趟。到时候,可能你要晚上自己照看孩子几天。”殷诗琪突然想到了昨晚上跟顾印泯同志通过的那个电话。

    “没事,亲家母你要回家可以安安心心的回去。兮兮我们谈家一定会好好的照看着,至于孩子你也不用担心。小床我这楼下的房间里也买了一个。到时候就让我们的小宝贝和我一起就行,不用麻烦兮兮他们。”殷诗琪的这话一出,顾念兮还没有回答呢,谈老爷子就先开了口。

    而且看样子,谈老爷子是早已预料到了什么,你看连小床都准备好了。

    “那也好。”殷诗琪虽然很不想将她的外孙让给其他人照料,不过这段时间和谈老爷子的相处,她也看得出这位老人家是真的对孩子很上心,再说了,他对顾念兮的态度更是绝无仅有的好。

    这,也让殷诗琪对于嫁到这个城市的顾念兮稍稍放心了一些。

    “妈,这次要去多久?”顾念兮其实并不埋怨母亲离开不能帮自己照顾孩子。

    “大概要一个星期吧。不过你放心,到时候孩子的满月酒,可是少不了我和你爸的!”

    “那妈,你和爸出门在外要小心一点。”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又想到了一点东西:“对了,上次逸泽他们队里有人家里酿了酒,给了我们两瓶,还挺香的。逸泽说一瓶要给爸尝尝。正好您要回家去,到时候拖您带给爸爸。”

    其实谈参谋长就是想要对顾印泯市长示好。

    不然,每一次面对顾印泯同志的时候,他的压力很大的好不好?

    至于这个丈母娘,谈逸泽倒是没有什么好怕的。

    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

    这一点,在殷诗琪同志的身上,也得到了最好的证明。

    “还是小泽有心。好好好,我要上飞机的时候记得提醒我,到时候我给你爸带过去。”说到这的时候,殷诗琪又想到了一些:

    “对了兮兮,到时候你要往我的手机里弄几张孩子的照片,我带过去给你爸看看。”

    顾印泯同志是典型的面冷心热。

    虽然表面上他对自己的这个外孙好像并不怎么热情,不过回到d市之后,他可是亲自到超市挑选了一张婴儿床,就等着女儿做完了月子带着孩子回去小住。

    “好。我相机里都存了好些呢,等会儿我就给你弄几张。”家里现在就这么一个孩子,谁的手机里都是他的相片。特别是顾念兮的相机,现在简直成了她的宝宝的天下。

    ——分割线——

    晚饭过后,谈逸泽过了好一阵子才回到家。

    不过晚归的他,手里照样还有个顾念兮的小礼物。

    这是一个u盘,虽然是比较普通了点,不过内存可是非常彪悍的1024g。

    现在,市面上少有的。

    而这,也是他到在部队里那几个信息网络工程师手里弄来的。

    据说这个是他自己在用的,而且里面还自带杀毒系统,照片什么的都不会丢失。

    但谈逸泽知道自家老婆的相机都塞满了儿子的照片,快要存不了。谈逸泽这才变了法的从那人的手上,连坑带骗的将这u盘给弄到手。

    当然,送给女人的玩意,光有用途是不行的,还需要有可爱的外表。

    为此,谈逸泽还专门到超市里转了一圈,买了一个比较可爱的u盘,将里面的那些东西给拆卸了,换上这一个的。最后,才组装成现在手上这个可爱的维尼u盘。

    “老婆,我回来了!快过来迎接。”谈逸泽快到三楼的时候,就开始嚷嚷着。

    哪知道,自己的脚丫子才上了上楼,就被坐在大厅里的老婆白了一眼。

    “嘘!儿子正在睡觉呢。”

    原来,是他们儿子刚刚喝完奶,正在殷诗琪的房间里睡着了。

    为此,谈某人表示自己很委屈。

    他每天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自家老婆,还变了法的送好玩的东西给老婆。可老婆非常对他一点和颜悦色都没有,倒是对那个需要她伺候着的小爷上了心。什么,都以那位小爷为先。

    “胖小子每天都是吃了睡睡了吃,有什么好担心吵醒他的呢!对了,这个给你。”说着,谈逸泽将自己手上那个维尼u盘给了顾念兮。

    本想博得媳妇一阵欢呼,或是一个激励的吻的谈逸泽,却没想到老婆只是说了一句:“u盘么?爸和小叔昨晚上才一人给我一个!”

    原来,顾念兮相机内存快要不足的消息不胫而走。于是,有人已经捷足先登。

    而且,捷足先登的还不止一个!

    谈逸泽一直都知道自己老婆在这个家里受欢迎,却没想到连送件礼物都有这么多人争先恐后抢着,心里一阵不舒坦。

    “那能一样么?这可是你老公送的,而且内存1024g。足以装下咱们儿子从小到大的相片了!”

    谈逸泽开始吹捧着自己送的礼物。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现在这幅德行,有些像是搞推销那群人的可恶行径。可事实,他的u盘真的比别人好!

    “好好好,我知道你的u盘比爸爸和小叔的好。去洗澡吧,看你急的浑身都是汗!”自家谈参谋长的脾气,顾念兮是再清楚不过了。

    “那好,我洗完澡你让我亲一个!”果然,谈逸泽在听完了这话之后,脸色好了不少。

    不过这男人的猥琐本质一点,一点都没有变。

    这不,连威胁都用上了。

    “要是你不肯的话,我现在就在这里办了你。”

    “老流氓!”顾念兮嘟囔了一声,眼见某男人的脸已经压过来,只能应合着:“好好好,知道了,算我怕了你!”

    在某一点上,这老流氓还真的和儿子有点像。

    只要顾念兮不理会上他一会儿,他就开始闹情绪。

    不过要是亲亲他,他就好了。

    你看,这才刚刚承诺要亲他,这谈参谋长蹦的比兔子还高。一下子就朝着卧室的浴室钻了进去。

    就为了,早点能亲到他。

    看着谈逸泽的反映,顾念兮无奈的笑了笑。其实有些时候,谈逸泽同志还是蛮可爱的。

    这时,窗户外风吹了进来。

    这是北方。

    就算入了夜,夜风还是很凉爽的。

    看着窗户外次第亮起的灯盏,顾念兮的嘴角弯了弯。不知不觉,她到这个城市已经三年。

    “嘟嘟嘟……”谈家的座机电话,突然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