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77章 什么人,就该有什么样的待遇

    “兮丫头,近来可好?”电话里,传出的那个男音,亦是顾念兮最为熟悉的。

    除了苏悠悠和骆子阳之外,这样的男音可能是顾念兮小时候印象最为深刻的,因为这是楚东篱。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却胜似血缘关系的哥哥。

    “挺好的,东篱哥哥,我生了个男孩。”她笑着和他说,说她和别的男人生的孩子。

    而顾念兮所不知道的是,d市的某个黑暗房间里,男人此刻有些无力的滑坐在地上。一个人,摆弄着地上的那些瓶瓶罐罐。

    一个男人,到了楚东篱现在这个位置,其实很多东西已经完全看透。

    不管其他人怎么说,都不可能轻易的影响这个男人的看法和想法。

    可唯独,对这顾念兮……

    他做不到。

    他喜欢顾念兮,从她小时候就喜欢上了。

    他一直都在等着她长大,等着她到自己的身边来。

    其实楚东篱和谈逸泽一样,和她相差八岁。

    他情窦初开的时候,那丫头还是个毛毛躁躁的丫头片子。

    他,只能等。

    等着她发现,他的好,等着她主动朝着自己迈开脚步。

    其实,对于楚东篱这样的男人而言,从出生到现在,他的生命轨迹就已经被规划好了。

    读最好的学校,拿最多的奖学金,而后毕业,走上仕途。

    他的一路,几乎比谈逸泽还顺风顺水。

    他和顾念兮,也是从小被看好的一对。

    甚至他也知道,自家的父母亲,早就将顾念兮当成他们家的儿媳妇看。

    其实对他们来说,顾念兮是市长的女儿,楚东篱又是市委书记。

    他们的结合,可谓是天赐良缘。凭借着他楚东篱的实力,再加上顾念兮的这一层身份的相助,楚东篱可以算是如虎添翼。

    但楚东篱要的,不仅仅是仕途上的通畅,更还有顾念兮的心。

    他知道,情窦初开的顾念兮喜欢上一个男人。

    不过楚东篱坚信,顾念兮始终都会发现他的好,回到他的身边。

    可后来杀出来的黑马谈逸泽,却是让楚东篱措手不及。

    楚东篱一直到现在都不明白,明明他和谈逸泽的年纪相仿,为什么顾念兮会喜欢上谈逸泽,却一直都不肯回应他的感情?

    说到底,楚东篱还是觉得,当初的自己对顾念兮的感情,太过于自信了。

    如若不然,他也学着人家谈逸泽那样的流氓,直接将顾念兮推到抱回家,哄着逼着将结婚证给领了的话,是不是今天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而顾念兮,现在也不会生下谈逸泽的孩子,而他楚东篱却只能是个看客?

    只可惜,这个时间并没有如果。

    躲开了电话的话筒,楚东篱轻叹了一声之后,便继而对电话里的人儿说:“我知道,都听顾市长说了。我替你高兴……”

    说实在的,楚东篱的这话有些不是滋味。

    他其实也挺纠结的,因为他听顾市长说了,那孩子简直是谈逸泽的翻版。

    本来,楚东篱是觉得这孩子身上还流着顾念兮的血,他可会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的。

    可一想到小孩子顶着谈逸泽的那张扑克脸,他瞬间就对这孩子没了好感。

    “谢谢东篱哥哥。对了,今天你怎么不往我的手机上打电话。”这谈家的座机电话,顾念兮确实也告诉过楚东篱。

    不过一般的情况下,楚东篱还是会将电话打到她的手机上。

    可今天……

    “刚刚给你的手机上打过了,不过是谈参谋长接的。”依靠在门板上,摆弄着酒瓶的楚东篱那白色的镜片上被窗前的灯盏反射出了光亮,遮挡住了双眸。不过从他嘴角勾勒的弧度可以看得出,他真算计着什么。

    “是吗?他没有告诉我?”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狐疑的看向了自己的卧室。

    她现在是在谈家三楼的大厅里。

    谈逸泽刚回到家就想要对她搂搂抱抱玩亲亲什么的,就被她给忽悠回房睡觉了。

    至于他们的宝宝,是在殷诗琪的房间里睡着。

    等过两天殷诗琪离开的话,顾念兮打算带回房间一起睡。

    谈老爷子虽然表示会在殷诗琪回家之后,帮他们照顾小宝宝。

    不过考虑到谈老爷子年岁已高,顾念兮还是觉得把孩子带回来一起睡就行了,免得影响了老爷子的休息。

    可现在的问题是,谈参谋长刚刚真的接了电话么?

    那他,为什么不告诉她呢?

    听着顾念兮有些不解,电话这边的楚东篱,嘴角上再度勾起一抹邪恶的弧度:“他说,你睡了!”

    着实,刚刚谈逸泽是这么和他说的。

    若是寻常,楚东篱也一定不会这么不依不挠的,还追个电话到谈家的座机上来。

    可今天,听到顾市长和自己讨论顾念兮生下来的那个孩子,楚东篱的胸口就感觉像是压了一块巨石一样,让他透不过气来。

    所以,他才会在这个时候还追打了一通电话到座机上来,他就是想要听一听顾念兮的声音。

    没想到,这一追打到谈家座机上,楚东篱才知道这谈逸泽原来是和自己玩起了心眼,并不像让他和顾念兮说上话。

    既然谈逸泽这么个玩法,楚东篱也不介意和他玩一玩。

    在背后捅别人一刀,这确实是不怎么光明的做法,向来楚东篱也不屑。

    但今晚,他不介意和谈逸泽这么玩。

    “什么?”

    听到楚东篱这么说,顾念兮自然是有些生气的。

    这老流氓!

    竟然学会了说谎,而且还知情不报!

    不过一想到夫妻本是共同体,要是这会儿在电话里数落谈逸泽的不是,估计会让别人给笑话了去。

    顾念兮就算心里再怎么恼火,也只能笑呵呵的对楚东篱说:“东篱哥哥,那什么……我刚刚真的是睡着了。不过后来又想要喝水,给渴醒了。”

    顾念兮随口开始扯谎,为的就是不让别人笑话他们家的谈参谋长。

    至于那老流氓,待会儿再好好的收拾他。

    可顾念兮却不知道,说谎的她,一点都瞒不过楚东篱的耳朵。

    想也不用知道,这顾念兮几乎就是他看着长大的。

    她有什么样的脾气和毛病,他是再清楚不过的。

    这丫头片子难道不知道,她一说谎话起来话就开始有些断断续续,条理不清么?

    再者,她为了别的男人和自己说话,也着实让楚东篱伤了一把。

    不过一想到他在背后捅了谈逸泽一刀,让那混球今晚上不好过,楚东篱的心里就一阵爽歪歪。

    于是,喝了点酒开始有些醉意的楚东篱对顾念兮说:“知道了,渴了就去喝水吧,早点睡。我明天早上还有几个会议要开,就先睡了。”

    “那好,东篱哥哥你早点休息吧。”说完这话,顾念兮放下了座机上的电话筒。

    而这个时候,某个流氓洗完了澡,正从后面袭了上来。

    咸猪爪搭在顾念兮的身上还嫌不够,一手还准备探入顾念兮的裙摆。

    阴谋正要得逞的时候,被顾念兮逮了个正着。

    “老婆,不是说好的,我洗完了澡就让我亲亲么?”男人带着蛊惑的嗓音,在顾念兮的耳际飘来飘去的。

    “洗完了么?”顾念兮抓着他的手,没有放松下警惕。

    要知道,谈逸泽同志最擅长的就是搞突袭。

    要是这会儿稍稍一放松的话,没准就让这老男人给得逞了。

    “早洗完了,还用了香皂,你闻闻!”谈逸泽示好,用着刚刚刮过胡子的下巴在顾念兮的颈窝里蹭了蹭,更将自己的手送到顾念兮的面前,让她闻一闻自己身上的肥皂香,表示自己真的洗的很干净,可以亲了吧?

    “确实是有肥皂香。”顾念兮闻了闻,谈逸泽全身确实都是香香的。

    如她预料的一样,当她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男人那双原本饱含期待的眼眸,更是有了一抹超乎寻常的帜热。

    像是,恨不得这一刻就将顾念兮给洗剥干净扔上床,狠狠的蹂躏一番。

    不过在扫了谈逸泽一眼之后,顾念兮就扔掉了男人的手,大步朝着卧室走去。

    “我已经睡着了,亲不得!”说完这一句话之后,某女便溜之大吉了。

    而谈逸泽的黑眸转了转,立马阴沉了几分。

    刚刚没有洗澡的时候,顾念兮明明已经答应好了给他亲的。

    按照他对顾念兮的了解,她不是个喜欢开空头支票的人。

    可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谈逸泽想到了顾念兮刚刚的那一番话,眼眸立马有暗了几分。

    估计,是楚东篱那只老狐狸在搞怪!

    得不到娇妻的亲吻的谈逸泽,这一夜一直很憋屈,很郁闷。

    当然的,躺在被窝里翻来覆去都睡不着的他,一直在想着什么法子,能将楚东篱这只老狐狸给拿下。

    这么个念头,一整夜都盘踞在谈逸泽的脑子里。

    不过,到底要给这楚东篱介绍什么人比较好呢……

    ——分割线——

    凌二爷找到谈参谋长的时候,谈逸泽正打算下班回家。

    见到凌二将骚包的宝马车挡在路虎的前方,谈某人的脸色不算好。

    本来想要拉动引擎,将那骚包又碍眼的车子给撞出个十几米之外,就回家的谈逸泽,最终还是作罢。

    说到底,他还是将凌二当兄弟的。

    要不然当初在特种部队的时候,为什么他会和凌二的感情那么好?

    除了满嘴开火车炮的墨老三之外,他和凌二算是五个兄弟里最要好的。

    坐在骚包宝马上的凌二爷,一见到谈逸泽没有直接将车子开着撞向自己,杀出一条道的凌二爷,就知道自己今儿个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

    立马,凌二拉开了车门,大步朝着谈逸泽这边走来。

    “谈老大,你终于肯见我了!”

    凌二对着摇下来的车窗,开了口。

    只不过,坐在车上的谈逸泽,依旧没有看他,只是淡漠了甩出了这么一句:“到底有什么事情?”

    不过即便谈逸泽是这么个冷冰冰的态度,凌二仍然还是蛮高兴的。

    要知道,这两天不管他怎么给谈逸泽打电话,这男人是一个都不接。

    就算打电话到谈家,也会被刘嫂用各种理由给打发了。

    凌宸知道,谈老大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应该是不想和他见面。要不然,刘嫂也不敢对他凌二爷这么做。

    不过凌二也清楚谈逸泽对顾念兮的感情。

    一个从来对待任何事情都可以用冷漠态度的人而言,一旦真的动了真情的话,那势必会比任何人还要来火爆。

    对于谈逸泽对顾念兮的爱,凌二也可以说是见证者。

    而那天,他却差一点因为他凌二闹出来的那些事,险些彻底的失去顾念兮。谈逸泽对他生气,不想见他,那也是应该的。

    而且换成其他人的话,凌二相信要是敢这么耽误了他谈逸泽的话,没准谈逸泽真的会不说一句,将那人给嘣了的。

    最为兄弟,谈逸泽能对他凌二容忍到现在,已经算是不易了。

    所以知道兄弟脾气的凌二,对于现在的谈老大对待自己的这个冷冰冰的态度,已经算是感恩戴德了。

    “谈老大,我是来道歉的。”凌二道。

    “对于那天我和苏小妞整出的那些事情,差点害的嫂子遇上危险,我很抱歉。”就因为这个原因,凌二爷一直到现在,都不被谈家待见。

    连刚出生的宝宝,也没有看过。

    对于谈家现在对顾念兮的袒护,凌二爷每次看着,都有些愧疚。

    是啊。

    同样都是嫁进家门,人家顾念兮在谈家可以算是皇后一般的待遇。可他家的苏小妞呢?

    嫁给他凌二,简直就像是应征了凌家的佣人一样。

    每天洗碗扫地拖地,还要做饭洗衣服。

    而且,苏小妞这些都还要抽空做。因为,她还要去上班。

    她在凌家的位置,甚至连佣人都不如。

    想想,凌二爷都觉得很愧疚,也很心疼。

    “你要是来这里只是说这些的话,那就可以回去了。”谈某人依旧不看他。

    因为他知道,凌二今天竟然到军区大门来截人,目的就不可能是道歉那么的简单。

    “不是的,谈老大,我还有些事情想要和你商量一下。”果然,不出谈逸泽的预料,在他刚刚的那番话下去之后,凌二便又开了口。

    “什么事情。”

    他问。

    “是这样的,你也知道我那天在订婚仪式上搅黄了订婚礼。范家的女儿,现在跟个疯子一样似的缠着我。”

    缠的死死的。

    只要有时间,那疯婆子就直逼上凌氏的办公大楼。

    而且有了凌父在里面,可以说是里应外合。

    每天,都能将凌二给稳稳的包抄。

    若是寻常,凌二爷大概就不去上班得了。

    可现在,凌氏企业的情况凶险。

    若是这个时候放任着凌氏不管的话,迟早有一天凌家会败在凌父的手上。

    虽然说,凌父也算是这凌氏的创建者。

    但现在他养了个小情人,那情人就像是个狐狸精。每天不知道在凌二爷的父亲身边吹什么风,搞的他都晕头转向的。现在还帮他生了个孩子出来,凌父更像是个疯子一样,只听那个女人的话。

    那女人说往东,他绝对不敢往西。

    可以说,凌父现在在凌氏企业内的命令,一大部分是那个女人所说的。

    而那个女人的野心,也在这个时候彰显无遗。

    她就是要将凌氏,乃至凌家大宅,收入囊下。

    而凌二爷,自然是看不下自己的父母辛辛苦苦打拼了大半辈子的江山,就这么被那女人给得了去。

    为此,他先要解决了范思瑜这个难缠的女人。

    可这女人就像是八爪鱼,打她她没反应,可她的身上就像是有八个爪子,爪子上还满带吸盘一样,将凌二爷给洗的死死的,弄的他都快要不能喘息了。也弄得他这几天,不敢去找苏小妞。

    就生怕,自己会为苏小妞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更怕这个女人在知道了苏悠悠的住所之后,会到苏悠悠那边去找她的麻烦。

    可几天不见到苏小妞,凌二爷感觉自己就像是缺了水的鱼儿一样,快要不能呼吸。

    所以,他今天来求救谈老大,就是希望谈老大能给自己合谋。

    “那你不是走了桃花运?”谈老大只是冷笑。

    也对,凌二爷一直都长了一副桃花样。

    从小到大,倒追他的女人可以像是人家香喷喷奶茶的广告词,连起来可绕地球两圈。

    “什么桃花运,就算是也是烂桃花!谈老大,帮帮我。”现在整个凌家,凌二爷已经找不到帮手了。老爸被迷了,妈妈又被送出国,至于老爷子,他近来的身体不大好,凌二爷不敢迁怒于他。

    想来想去,就剩下谈老大了。至于墨老三,现在是奶爸又是妻奴,哪有时间管他?左千城左四,还有范小五他们都忙着娶妻生老婆。呸呸呸,是生孩子。

    “你自己闹出来的事情,你自己解决好。我可不是你的监护人,要为你擦屁股!”甩下这么一句话,谈逸泽一个奇特的拐弯,就奇迹的绕过了凌二爷的身体,乃至他那辆骚包的宝马车,扬长而去……

    望着消失在街角的车屁股,凌二爷的眼眸里唯有哀怨。

    ——分割线——

    谈逸泽到家的时候,谈家的灯已经亮了起来。

    因为殷诗琪离开,没有人抢着照顾小宝宝的关系,谈老爷子一个人霸占了孩子一整天,现在终于累了,先去休息。

    而顾念兮这个时候坐在大厅里,一个人哄着自家儿子开心。

    此时正直夏季,天气怪闷热的。

    顾念兮在地上铺了一个竹席,让孩子一个人在地上躺着。

    而自己,则在边上照看着。

    周围,还摆着几个玩具。

    这些,都是谈逸泽在孩子没有生下来的时候买的。

    谈逸泽买来的玩具很多。

    不过他有些心急,有好几种都是五六岁的孩子才会玩的。顾念兮在他们家的玩具仓库里只挑出了一个摇铃,还有铃鼓,再者还有几个能发出声响和光亮的玩具,就逗得自家的宝宝开心的直笑。

    听到门口传来了声响,顾念兮回头,小宝宝也貌似知道是谈逸泽回来了,大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大门处笑着。

    “老公,你的面子好大。咱们儿子一见到你回来,笑的多开心。”顾念兮说的这一番话有些吃味。

    说实话,她刚刚又是铃鼓,又是摇铃的,弄得浑身上下都热得慌。这孩子,都没有见他笑的这么开心。

    反倒是谈逸泽什么都不用做,一进门就让孩子开怀大笑。

    这不免得,让她有些稍稍的吃醋。

    不过说真的,这孩子一直都蛮喜欢谈逸泽的,这一点顾念兮一直都清楚。

    像是刚刚怀孕的时候,她老是觉得恶心。但只要谈逸泽在身边,闻着他身上的味道的话,恶心感奇异的就消失了。

    再者,还有胎动。

    有时候晚上孩子在肚子里闹腾的慌,但只要谈逸泽一靠近,或是将手放在她的肚子上轻拍几下的话,这宝宝就会安分下来。

    如今终于从肚子里头出来了,一见到谈逸泽,这孩子就会开心的蹬手蹬脚。

    除了在顾念兮喂奶的时候,这父子两会跋扈相对之外,其他的情况下他们还是比较要好的。

    听着顾念兮的话,谈逸泽的视线看向那双手只扑腾的小宝宝,伸手将他给抱了起来。

    终于讨得爸爸的拥抱,小宝宝乐了,在谈逸泽的怀中吐泡泡。

    “你呢?有没有跟咱们的宝宝一样,想我?”谈逸泽没有继续逗孩子,反倒是看向顾念兮。

    这会儿,谈逸泽席地而坐,倒也没有了往日高高在上的感觉。

    现在的他,单纯的只是孩子的爸,顾念兮的男人。

    “当着孩子的面呢,也不害臊。”顾念兮嘟囔着。

    不过瞧她脸红的样子,谈逸泽的心情也不错。

    “他没听到也没看到。”谈逸泽说着,一个大掌就将自己儿子的眼睛和耳朵给包起来了;“快说!”

    “谈逸泽,你会吓坏孩子的!”

    顾念兮有些不满谈逸泽将孩子给包起来的做法,有些微怒。

    不过谈逸泽却一点都没有理会她这咋咋呼呼的说法:“他哪里会害怕?”

    “就会!”顾念兮坚持。

    “……”谈逸泽倒是没有多反驳什么,不过他原本覆盖在孩子头上的大掌倒是放了下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小宝宝再度见到他们两个人,笑的可开心了。

    特别是那双和谈逸泽一模一样的黑眸,竟然有着亮晶晶的光彩。小胳膊和小腿,更是蹬的欢畅。

    “你看,他哪里会害怕?还以为,我跟他玩呢!”谈逸泽见儿子这么笑的开心,臭屁的说着。

    而且,像是怕顾念兮不相信他的话,又重复了一下刚刚的动作。将儿子的双眼给遮盖住,又放了开来。

    小宝宝一再度见到他们,又乐了。

    看着自家儿子还真的笑的蛮开心的,顾念兮也没有再说什么。

    伸手,她想要将宝宝从谈逸泽的怀中抱出来,自己逗着玩。

    可谁又能想到,这孩子竟然拽住了谈逸泽的衣服,死活不肯松开。

    “老公,我觉得咱们的孩子好像特别喜欢你!”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

    这不,见顾念兮要从谈逸泽的怀中将他给抱出来,这小宝宝特有灵性的将小脸给埋到谈逸泽的胸口,不让顾念兮看到他。

    见这幅情况,顾念兮有些微怒。

    而谈逸泽则非常臭屁的回答:“那是,我是他老子!”

    “那我还是他妈呢!”顾念兮怒了。

    这宝宝好歹也是从她的肚子里冒出来了,怎么就跟谈逸泽亲了?

    老实说,这一点让刚刚当妈的顾念兮,有些不是滋味。

    可对于顾念兮的这个观点,小宝宝不赞同,自顾自的拽着谈逸泽的手指玩。

    越是看着,顾念兮越是恼:“好啊,你喜欢你爸是不?那想要喝奶的时候不要找我!”

    顾念兮也有孩子气的一面。

    别过了脸,她不想理会这个吃里爬外的孩子,还有臭屁的孩子他爸。

    而谈逸泽现在也顾不上郁闷的顾念兮了,要知道他最期盼的就是老婆和孩子闹翻,然后被给孩子喂奶了,最好能一次性给孩子断奶。

    到时候,他就不跟跟儿子抢着这个位置了!

    见顾念兮别过了脸去,谈逸泽连忙跟儿子说:“没事,你妈不喂奶给你吃。老子给你泡牛奶喝去。其实吧,这牛奶还是挺好喝的,又有营养又方便,你说是不是?”

    感觉谈逸泽现在就像是个搞推销的,生怕儿子拒绝了他要喂奶粉的这个提议似的。连忙抱着儿子,到边上冲牛奶去了。

    看着这样的儿子和老子组合,顾念兮无奈的摸了摸额头。

    看来,她家的谈参谋长吃儿子的醋,还真的不是一般的酸……

    ——分割线——

    苏悠悠再度遇到陆子聪,是在一个艳阳高照的下午。

    前一天的下午,苏悠悠接到了顾念兮的电话。

    说是,谈家要给孩子办满月酒。

    让苏悠悠明天中午,准时到谈家去参加。

    而且顾念兮也说明白了,只要苏悠悠这个干妈准时到场就好了,不用带什么礼物的。

    可都说要当孩子的干妈了,苏悠悠哪能空手去见干儿子的?

    于是,这天下午,苏悠悠闲着没事,准备去趟超市,给干儿子买点小礼物之类的。

    只是在开车的时候,苏悠悠不小心撞到了一人。

    说是撞,其实也是不小心的擦伤。

    再说了,这人其实也是自己骑单车没有看路。

    好在苏悠悠的车速并不快,不然他可能要当场毙命了。

    那人的伤不重,就是手肘碰到了地面,擦去了一些皮。

    那人也知道是自己的错,说是自己当时在想些什么事情,才导致了这一场事故的。

    但苏悠悠还是坚持,要送他去医院看一下。

    毕竟出了这样的事故,双方收拾有责任的。

    不过那人说了,他还打算去附近见工,没有什么时间。一再坚持之下,苏悠悠只能将这人送到了附近的一家私人小诊所处理一下伤口。

    可苏悠悠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地方见到陆子聪。

    那个,曾经让她苏悠悠立志要当一名医生,也让她苏悠悠追随到这个城市来的男人!

    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样的小诊所里当医生?

    要知道,陆子聪和苏悠悠当年就读的d市大学,可是在国内鼎鼎有名的外科医生的摇篮。

    从那里毕业的,到哪个医院就业,不是首席外科医生?

    想当初,陆子聪到这个城市的时候,可就是这个城市非常有名气的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担任首席外科医生。

    当时,他的名气如日中天。

    哪个到那医院的人,不是指明要让他陆子聪手术的?

    可现在,他怎么会到这鸟不生蛋的私人诊所做医生?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而且,他现在负责的内容,好像非常的杂乱。

    你看,刚刚被她苏悠悠撞到的那个人,现在就是他亲手包扎和开药。

    “只是简单的擦伤,简单的包扎一下,待会儿给你开几个消炎药回去吃就好了。”陆子聪低着头在写着什么,没有看到苏悠悠。

    苏悠悠看着他埋着头的样子,估摸了一下,大概是在开方子。

    不过这让苏悠悠纳闷了。

    以前的陆子聪就算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做事,也相当的牛气。

    这么点小儿科的症状,哪需要轮到他亲自出手去办的?

    向来,只有他对别人指手画脚的份。

    可现在……

    “谢谢医生,”那位刚刚被苏悠悠撞伤的中年男子,对他点头。

    “这是我应该做的。”陆子聪说。

    说完这一句话,大概是有些不放心。

    朝着这人的身后看来,大概是想看一看,这人有没有什么亲属陪在身边的。

    可这一看,就看到了站在那人身后的苏悠悠!

    一时间,陆子聪的脸就像是调色盘。

    一会儿青,一会儿白,又一会儿红的。

    “路师兄……”见到陆子聪正看着自己,苏悠悠打了招呼。

    向来,苏悠悠都是主动热情的人。

    遇到了熟人,哪有不打招呼的道理。

    不过陆子聪貌似一点都不想要和她苏悠悠打招呼似的。

    在听到苏悠悠的这一句之后,他别过了脸。

    “陪病人去拿药吧。”他说。

    “……”苏悠悠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可见到陆子聪看到她的时候,就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苏悠悠最终还是转身离开。

    人家不待见她苏悠悠,那她苏悠悠又何必拿着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

    这是,在凌家备受冷眼之后,苏悠悠才学会的。

    可在苏悠悠刚刚陪着那个病人拿了药,将他送上车之后,却有人拦在本来准备要上车离开的苏悠悠的面前。

    而这人,正是陆子聪。

    见到身穿白大褂的陆子聪拦在自己的面,苏悠悠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因为她实在想不通,刚刚见了她就想吃了苍蝇一样避而不及的人,这会儿怎么又粘了上来。

    “苏悠悠,好久不见!”这回,轮到陆子聪先开了口。

    “今儿个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一会儿是风,一会儿又是雨的!”苏悠悠向来嘴巴不饶人,一句话直捣问题核心。

    她说的,是陆子聪的变脸。

    一会儿她苏悠悠打招呼,他又一句话都不说。

    一会儿,又跟苍蝇一样粘了上来!

    这一点,相信被苏悠悠追逐了几年的陆子聪,也相当清楚苏悠悠这话的意思。

    不然,他也不会在听到苏悠悠这一番话的时候,原本脸上刻意维持的笑容,变得有些僵。

    “苏悠悠,别给脸不要脸!”陆子聪也跟玩变脸的老手似的,刚刚还满脸灿烂,现在又是阴云密布,就像是暴风雨来袭前。

    “这话,我同样奉还给你!”刚刚她苏悠悠先打招呼的,是他先不理会她苏悠悠的,大家都见到了不是么?

    怎么这会儿,倒是他有理了?

    “你……”被苏悠悠的一句话堵得有些沉不住气,陆子聪朝着苏悠悠咆哮道:“苏悠悠,我现在的一切都是拜你所赐。你现在还想怎么样?还想到这里来嘲笑我不成?”

    “这,说的是什么话?什么你的一切是我造成的?我来这里,是来嘲笑你的?我的时间,夺得可以来数蚂蚁是不是?”

    她到这里来,完全是出于偶然。

    要不是差一点撞上了那个农民工,她也不至于到这私人诊所来。

    怎么被他陆子聪一开口给说出来,弄的她苏悠悠倒像是有阴谋,有步骤一样的?

    要不是他陆子聪再一次出现在她苏悠悠的面前的话,她苏悠悠没准已经将他给忘到后脑勺去了。

    他以为,他陆子聪是哪根葱哪根蒜,她苏悠悠要这么费心费力的来嘲笑他?

    “你敢对天发誓,当初那份检举的匿名信件,不是你给我们领导发送的?将我从医科大学的附属医院首席外科医生的位置上给拉下来?你敢对天发誓,不是你让那男人到处给我下套,不让我在任何有名望的医院工作?”陆子聪的两眼蓄满了恨意。

    是的。一直以来,他都是这么认为的。

    认为苏悠悠,是喜欢他的。

    认为苏悠悠,是因为他选择了霍思雨,所以埋怨他,憎恨他。

    认为苏悠悠,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所以,才让凌二爷做的那么绝,逼得他陆子聪走投无路的!

    而今天再度在这私人医院里见到苏悠悠的时候,他便肯定了这个想法。更加认定了这苏小妞,是想要来亲眼看看他陆子聪现在的悲惨遭遇的!

    本来,他是想一笑而过的。

    可呆在办公室里,越想越是憋屈的他,最终还是沉不下气。

    “什么匿名信件?什么下套?我不知情。”

    这一点,苏悠悠敢打包票。

    因为自从她发现自己真心实意的爱上凌二爷之后,就真的没有再想过陆子聪了。

    至于陆子聪说的这些,苏悠悠现在感觉自己根本摸不清头脑。

    “苏悠悠,你别给我装傻。不是你对那个男人妖娆献媚,让他毁了我的前程的,会是谁?不是你步步紧逼,让他连份正当工作都不给我的,凭我陆子聪的才能,我至于沦落到现在这样的下场?苏悠悠,算我当初看走了眼,竟然会相信你这样的女人的空口白话。”说到这的时候,陆子聪又喘了一口气,接着道:“不过我相信这上天真的有眼。害了我的人,也不得善终。这不,你害了我,以为能凭借你的手段攀上凌二爷,不也一样被那男人随手给甩了么?当头来,还弄了个人人唾弃的下堂妇之身?”

    陆子聪的语言,极尽歹毒。就像是,要将这一段时间的连连的衰败,怨到苏悠悠的身上似的。

    而听着这陆子聪的这一番话,苏悠悠突然间笑了。

    笑的,比这艳阳高照的当空,还要明艳上几分。

    夺目的,让街上的路人围观。

    有那么一瞬间,陆子聪面对苏悠悠这样的神情的时候,竟然脑袋一片空白,有种被雷电击中的感觉一样。

    而苏悠悠也在男人突然变得哑口无言的时候,突然开了口道:

    “陆子聪,我承认当初我苏悠悠是暗恋过你,甚至也为了你立志想要当一名医生。”不然,以苏小妞当年那个得过且过的学习态度,是不可能考上d市大学医学系的。

    这一番话,让陆子聪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苏悠悠是什么用意。

    在陆子聪的迷惑之下,苏悠悠又开了口:

    “但我现在我才知道,我苏悠悠当初真的是他妈的瞎了狗眼,才会被你这样的人给迷住了。最后一次告诉你,卑鄙龌龊的手段,不是我苏悠悠的风格。你不要用你那些龌龊的眼神来看我苏悠悠,那些事情根本就是我所不知情的,今天到这里来也是因为我不小心差点撞了人,那人赶时间才会往这里送,并不是有意想要过来嘲笑你。还有最后的一点就是,我当初是不知道那人为什么会这么针对你。不过我现在明白了,什么样的人就该有什么样的待遇。而你陆子聪,是最适合这样的地方不过了!因为你,根本就不配当一医生。至于我苏悠悠,我的什么遭遇,都和你无关。所以,你也不用拿我苏悠悠说事!”

    一段话,条理清晰。

    说完这一番话之后,苏悠悠便迅速的绕过了这身穿白衣大褂的陆子聪,大步的朝着自己的车上走去。

    一会儿的功夫,苏悠悠上了车,没有半点留恋的拉动了车子的引擎。

    此刻,夏季的微风正巧吹过。

    拂过陆子聪那一身白大褂的同时,同样也让这男人陷入了沉思……

    ——分割线——

    顾念兮再度接到苏妈妈的电话,是在自己儿子的满月酒的前一天晚上。

    第二天就是儿子的满月酒了。

    谈老爷子说是不打算铺张,不过已经张罗了好多请柬送出去。

    所以明天到谈家来做客的人,势必会很多。

    这天晚上,顾念兮本来打算早点儿入睡的。

    可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顾念兮的手有些停顿。

    因为这电话,是苏悠悠的妈妈打来的。

    她迟疑着,该不该接下这电话。

    上一次,因为骗了苏悠悠的妈妈,没有告诉她现在苏悠悠的实况,顾念兮的心里有些不安。

    而这一次,若是照样对苏妈妈撒谎的话,顾念兮真的不知道自己做不做的来。

    看到媳妇对着正传出声响的手机发呆,准备入睡的谈逸泽凑了过来:“怎么不接电话?是不是又是楚书记来的电话?”

    谈某人作势要将顾念兮的手机给抢过来。

    提到楚东篱,谈逸泽一直到现在都牙痒痒的。

    看样子,是打算将上一次楚东篱在背后捅了他谈逸泽一刀的事情,作出个什么了断来。

    吼吼……

    他谈逸泽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人。

    别人捅了他一刀子的话,他势必要还十刀子回去。

    可就在谈逸泽准备抢过顾念兮的电话之时,顾念兮却突然瞪了他一眼:“说什么呢!是悠悠的妈妈!”

    “苏小妞的妈?她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是想做什么?”

    谈逸泽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

    不是楚东篱的电话,激不起他任何的报复心理。

    至于其他人的,不关乎到他媳妇和儿子的,他谈逸泽菜懒的理呢。

    只不过明天是要准备儿子的满月酒,这会儿打扰了他媳妇的睡眠,谈某人不大乐意。

    “我去接电话,你看一下儿子!”

    宝宝这两天被顾念兮抱了过来。

    谈老爷子最先开始的时候是不同意的。不过顾念兮说了,白天都归他谈老爷子玩之后,他这才同意了。

    不过对于谈老爷子的妥协,谈参谋长是最为不满的一个。

    因为儿子一来到他们的卧室,就将他和老婆的床被霸占了去一大半。

    有时候,媳妇是连给他亲一口都不肯。说是怕影响到孩子睡觉。

    这样的情况,让谈参谋长欲哭无泪。

    可一边是自己的老婆,一边又是自己的儿子,谈某人都不好欺负。

    于是乎,最近几天的谈参谋长,总是顶着个大黑脸回到部队。吓到整个部队的人,都是小心翼翼的抱着小心肝过着苦逼的日子。

    “……”对于媳妇的提议,谈某人有些哀怨。

    说实话,他不喜欢和儿子睡觉,还是比较喜欢和老婆睡,偶尔还能吃点豆腐什么的。

    不过老婆这么说,谈逸泽也只好哀怨的接受了。

    拿着电话,顾念兮走出了卧室,在三楼的大厅里,接通了电话:“喂,阿姨,我是念兮……”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