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79章 老婆,看我怎么收拾你!

    “宸儿?”凌老爷子都没有想到,凌宸今日会和苏悠悠一起出现。

    想必在场的人,也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在场的人,都用着有些错愕的眼光,看着同一时间出现的两个人。

    而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凌二爷大大方方的拦住了苏悠悠的腰身,一把将她给揽进了自己的怀中。

    对于凌二爷这突如其来的咸猪爪,苏悠悠有些不适应。

    再说了,现在天气热。

    衣服的料子,都有些薄。

    这不,凌二爷的手刚刚攀上她的腰身,他大掌上那骇人的帜热,就透过那层薄薄的衣料传来。

    时隔大半年,当凌二爷的手再度攀上苏悠悠的腰身的时候,他的心里像是卷起了千层浪。

    他很感谢,谈老大竟然在他孩子满月酒的这一天,给他凌二制造了这么个难得的机会。

    只是他不知道,谈某人已经将这个制造机会的费用给他算计清楚了。

    那就是,他儿子接下来的奶粉费。

    不过按照凌二爷此刻这一脸幸福的表情,估计谈逸泽让他去死,他都会欣然接受。更不用说,只是区区的奶粉钱了。

    而相比较之下,苏悠悠却是一直眉心紧皱着。

    因为自打凌二爷的手攀上她的腰身的那一刻起,某些记忆已经如同电影一样,一幕幕的在苏悠悠的脑海里上演徘徊。

    弄得,她的鼻尖酸酸的。

    “你,可不可以放开我?”苏悠悠绷着一张脸,用着两个人才能听到的音量,和凌二爷说。

    而凌二爷在听到她的这番话的时候,非但没有松开她的手,反而一把将苏悠悠更为紧密的揽紧。惹得,周围的人更是不断的对他们两个人行注目礼。

    对于周遭那些人的目光,凌二爷好像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似的。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这男人只是靠在了苏悠悠的耳际。

    耳边传来的帜热气息,那么熟悉,又若有似无的撩拨着她脆弱的神经,苏悠悠就像是一只炸了毛的猫儿一样,转身看他。

    而眼神,就这么毫无预兆的撞进了凌二爷的世界里。

    凌二爷的黑眸晶晶亮的,那双瞳仁里能看到的倒映,也只有她苏悠悠一个人。

    那样的感觉,是如此的专注情深。

    仿佛在他凌二爷的世界里,只有她苏悠悠一个人似的。

    当这样的感觉传进苏悠悠的脑子里的时候,苏悠悠感觉自己好像是被雷集中了一样。

    不……

    不可能是这样的!

    凌二爷的世界,花花草草众多。

    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女人,放弃了整片的森林?

    “不要表现的这么亲热。”她会受不了。

    更怕,自己会再度陷进那个可怕的旋窝里。

    “这么就受不了?不要忘了,我们现在是夫妻!”

    凌二爷的黑色眼眸,轻轻的扫过了苏悠悠那泛着可爱淡红色的耳朵。

    他知道,这是苏悠悠最敏感的地带。

    每一次他们淋漓尽致的缠绵之时,他若是对这一块发动攻势的话,苏悠悠绝对会招架不住。

    当看着这耳朵再度因为自己而泛起了可爱的红之时,凌二爷的嘴角勾了勾。

    看来,他的苏小妞现在也不是完全对自己没有任何感觉的么?

    “是假装夫妻!”苏小妞再度强调!

    其实,她就是不想这么亲近罢了。

    而凌二爷也像是看穿了这苏小妞的心事一样,顺从着她的话道:“是,是假装夫妻!不过我们要是不趁着岳母大人过来之前,先演练一番的话,待会儿岂不是非常容易就露馅了?”凌二爷感觉,自己是个好演员。

    尽心尽力的,给苏悠悠这编剧加导演的,尽可能的上演逼真的一幕。

    “那你的手,也不用弄的这么紧啊。要是待会儿被别人看了,还以为我们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苏悠悠真的不想让人再度误会自己和凌二爷的关系。

    可凌二爷说了:“你以为,我们现在站得远远的,别人就会认为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么?”

    说这话的时候,凌二爷顺带着用黑色眼眸眼尾的余光看了周遭那些一些直勾勾盯着他们两人看的人。

    听着凌二爷的话,顺着凌二爷眼尾的余光看过去,苏悠悠果然看到周围的那些人看着他们两人的时候,都像是带上了有色眼镜,暧昧不清。

    估计,真的现在他们站得远远的,这些人都不以为他们没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了。

    于是,苏悠悠只能咬着牙,接受了凌二爷这个不怎么靠谱的话。

    可男人接下来说出的一句,让苏悠悠差一点直接将他的脸给抓花了。

    看到苏小妞妥协下来的一幕,凌二爷的嘴角勾了勾,随即便吐出了这么一句:“再说了其实我们之间根本就存在不正当的关系!”

    他说的,是他们当初有过那些抵死的缠绵,还有那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婚姻。

    一句话,堵得苏悠悠死死的。

    苏悠悠被气的小脸有些炸红。

    凌二爷知道这一刻苏悠悠恐怕心里快要呕死了,又补充了一句:“当然,我说的那是以前,你不要太介意!”

    若是没有这一句,凌二爷还真的怕当场就将苏小妞给气死在这里了。

    到时候,他凌二爷还上哪去讨媳妇?

    “……”这话一出,苏小妞用着一种近乎哀怨的眼神看着他。凌二爷敢肯定,若是这一次不是苏小妞主动要求他凌二爷帮忙的话,那这丫头早就飞扑上来,将他给咬了。

    不过眼下,这个气氛还是不大对劲。

    苏悠悠一直都瞪着他看,凌二爷只能默默回事。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这一幕在外人看来,有多么的浓情蜜意。

    顾念兮带着儿子的带来,正好将这尴尬的气氛打断。

    “你们都来了。”顾念兮抱着的儿子,有些昏昏欲睡。大概今天一大早就被谈老爷子弄醒了,这会儿哈欠连连。

    “小嫂子,这就是我的侄子吧。”凌二爷和谈逸泽是兄弟,他的儿子自然是凌二的侄子。

    “是啊,宝宝和凌叔叔打招呼。”

    其实小宝宝压根就没有理会哪一个。

    他哪懂得,谁是凌叔叔。

    苏悠悠现在不喜欢凌二爷,一点都不喜欢。

    所以一看到宝宝要和他接触,她自动的插了手。

    “干儿子,到干妈这边来。”

    一见到苏悠悠将这么个软乎乎的小娃娃抱了起来,凌二爷的心里可是选择十五只桶,七上八下的。

    “你小心一点,别咋咋呼呼的吓坏了孩子。”凌二爷说。

    “凌二,你不用担心。悠悠在妇产科工作,抱娃娃都比我专业呢!”顾念兮知道凌二是担心什么。

    “是么……”听着顾念兮的话,凌二本来要将孩子给抱回来的手收了回来。

    视线,再度落回到抱着孩子的苏悠悠的身上。

    此时的苏悠悠,身上有着别于寻常的光彩。

    给人的感觉,不再猥琐。

    当她将吻落在那个宝宝的小脸之上,凌二爷像是看到从她身上绽放出来的天使光芒。

    这样的苏悠悠,和她身穿白大褂的时候极像。

    但这当中,又好像有些不同。

    因为此时的苏悠悠的眼神,不再是面对病人时候的关切,而是慈爱。

    那是,母性的光辉……

    有那么一瞬间,凌二爷被这样的苏悠悠给震慑到了。

    甚至,他想起了当初没有来得及看清这个世界就消失的生命……

    如果那个宝宝还在的话,悠悠现在是不是也会像这样慈爱的对待他们的宝宝?

    会的,对不对?

    他的悠悠,为了想要当个母亲。竟然,拿着自己的生命去赌。

    如果那个时候没有及时手术的话,不仅是她的子宫,就连她的生命也有危险……

    想着这些的时候,凌二爷的眼圈周围泛红。

    “悠悠,给我抱抱侄子。”同样的,凌二爷也想感受一下当父亲的感觉。

    他想着,以后若是苏小妞生下他们宝宝的时候,他也能如此尽兴的照顾一下他们的宝宝。

    “别想跟我争我干儿子。”苏悠悠牛气哄哄的瞪了凌二一眼,转身。

    “我就想要抱一抱。”

    凌二有些郁闷。

    难道错了一次,他真的连想要尝试一下当父亲的资格都没有了么?

    “我干儿子和我亲,你算哪根葱?”苏悠悠压根就不想将小宝宝交给凌二爷。

    顾念兮被两人瞬间变了脸弄得有些尴尬,也不知道帮谁。

    其实,按照道理说,顾念兮是应该帮衬着苏悠悠的。

    可这件事情,是苏悠悠不讲理。凌二只是想要抱一抱他干大哥的儿子,有错么?

    所以这件事情上,顾念兮不管说谁,都可能得罪一方。

    于是,她识相的闭上了嘴。

    而就在这个时候,出乎大家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本来还靠在苏悠悠怀中哈欠连连,像是要睡着了的小宝贝,在看到站在苏悠悠身侧的凌二爷之时,眼睛突然睁得老圆,痴痴的看着凌二爷的那张脸。

    “唔……”

    小宝宝不会说话,小嘴里不知道在咕噜着什么。肉乎乎的小手突然朝着凌二爷的方向伸来。

    凌二爷看着小宝宝对着自己伸出手,自然也伸出了自己的大掌将他包裹。

    而宝宝的眼神,一直都没有离开凌二爷那张倾城惑世的脸盘。

    “咯咯咯……”

    紧接着,一阵奶声奶气的笑声,从宝宝的嘴里传出。

    弄得在场的人,都惊讶不已。

    连顾念兮也是。

    她家的小宝贝会笑,这一点她是知道的。

    不过通常只有在谈逸泽逗他的时候,他会卖点面子。

    其他的时候,还要看他乐意不乐意。

    但今天在见到凌二爷的时候,他竟然笑的这么开,还是第一次。

    “看样子,我家宝宝还蛮喜欢他凌叔叔的。”顾念兮打圆场。

    “是吗?”苏悠悠有些不服气。

    这小宝宝出生没两天她苏悠悠就看过了。

    而且寻常还老王顾念兮这边跑,给小宝宝带了许多的东西。

    她这个当干妈的,算是尽心尽力了。

    可她还没有见过这小宝贝对她笑的这么开心过。反倒是凌二爷,什么事情都没有为他做过。连抱他,都没有。这小没良心的,竟然笑的这么灿烂。

    不得不承认,这个时候这苏悠悠干妈,吃醋了!

    “我小侄子想要给我抱,来!”

    这回,苏悠悠没有理由阻拦了。

    你看,人家小宝宝都舍不得松开凌二爷的手了。

    这会儿,本来就小小的手儿,竟然死死的抓着凌二的食指不放。

    被接过去之后,小宝宝躺在凌二爷的臂弯里。

    说实话,凌二爷真的没有照顾过什么孩子。

    这么简单的一个抱,都抱的不是很好。

    顾念兮估计,自己的儿子躺着可能也不是很舒服。

    不过这小家伙,可能打从娘胎里就是个外貌协会的会员。

    你看,凌二爷抱着他根本就都抱的不是很稳。这小笨蛋,竟然还对着凌二爷那张倾城惑世的面容,一个劲的嗤笑着。

    口水,都渗出来了好些。

    “干儿子,干妈告诉你,外貌协会的会员可是不好当的。最重要的,是千万不要被长的太好看的人给欺骗了。”苏悠悠看着干儿子对着凌二笑的口水直流,酸溜溜的说着。

    “你不要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好吧?我告诉你苏小妞,你这是妒忌。妒忌你干儿子喜欢我多过于你!”凌二爷很不要脸的说着:“干儿子,你不要学你干妈。你干妈那种小肚鸡肠,可千万学不得!”

    “凌二爷,你可别净往脸上贴金。你有什么好的,我会妒忌你?再说了,这是你侄子而已,什么时候就成了你干儿子了?”

    说她苏悠悠是小肚鸡肠?

    你才是小肚鸡肠,你们全家都是小肚鸡肠。

    妹的!

    “这是你苏悠悠的干儿子,就是我凌二爷的干儿子。”凌二爷的意思是,他们是夫妻,夫妻本来就是共同体。既然苏悠悠已经将这谈老大的儿子认为干儿子了,那他凌二爷也理所当然的是干爸!

    “呸呸呸,我苏悠悠才不要和你凌二拥有一个共同的干儿子。这是我苏悠悠一个人的干儿子。”说着,苏悠悠不由分说的将凌二爷手上的小奶娃给抱了回来:“干儿子,听干妈一句话,这种外表长的越是好看的人,那心越是黑。千万,不要被这样的人的表象给迷惑了,知道么?不然,将来可有的苦头吃。”

    想当初,她苏悠悠就是被凌二爷的这幅倾世容颜给迷惑了,才走上了这么一条不归路。

    现在,苏悠悠是用着过来人的身份,教育这小屁孩。

    凌二爷也不傻。

    自然听得出,苏悠悠刚刚口中说的“外表长的越是好看的人,那心越是黑”说的就是他凌二爷。

    凌二爷一听这话,脸够黑的。

    真想,将苏小妞现在给压到床上,狠狠的折腾一番。看她,还敢不敢说他凌二爷的心黑。

    他凌二爷的心再怎么黑,对她苏悠悠绝对是赤诚的红心!

    凌二爷的想法,苏悠悠是不知道了。

    不过眼下,这不安分的小宝宝也让苏悠悠根本分不出话心去猜测人家凌二爷的想法。

    当苏悠悠从凌二爷的手上将宝宝给抱回来之后,这小家伙见不到自己喜欢的那张脸,顿时不时的张望着,小腿更是乱蹬着。

    一双和谈逸泽长的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黑眸,这会儿正在他的周围搜索着。

    一见到身侧凌二爷的脸还在,小家伙的小脸又顿时笑开了。

    小手,更是不断的扒着凌二爷所在的方向,小嘴里不时还发出各种咕噜噜的声音。

    “干儿子,听干妈的话,那人不是好人。”苏悠悠就是不喜欢看到自己的干儿子这么待见凌二爷那贱人。

    不用说,这话又是让凌二爷的脸黑了不止一个档次。

    而刚刚还眉开眼笑的小宝贝,在这会儿也像是听懂了这苏干妈在说凌干爸的坏话似的,当即哭闹了起来。

    本来就白皙的小脸蛋,这会儿也因为哭泣而泛红。

    “怎么了,我的小祖宗?”

    顾念兮赶紧将自家哭闹不已的儿子给接过手。

    她儿子其实还算最为安分的小宝宝。

    一般的时候,除了饿了或是便便会哭之外,其他的时候大都是挺安静的。

    “你儿子是外协的。”苏悠悠说这话,酸溜溜的。

    “什么外协?”顾念兮拍着儿子的背,不解。

    “外貌协会啊!你看他一盯着他,就眉开眼笑的。不给他抱,他就闹!”苏悠悠嘟囔着。

    “好了好了,我儿子还小,什么外协不外协的。”

    “兮兮,宝宝怎么了?”谈老爷子在听到自家金孙在哭,立马走了过来。

    “没有,估计是想睡了。我哄哄他,就好了!”她儿子现在大牌的很,一哭谈老爷子就担心的团团转。

    “那就好,要不我来抱吧,你去休息?”谈老爷子说。

    “不用,我刚刚才起来。爷爷您还是招呼一下客人,我去给他换一身衣服。刚刚一哭,浑身都出汗了。”这小家伙大概真的是遗传了谈逸泽。

    谈逸泽一到大热天,动不动就浑身冒汗。这小家伙也是,刚刚才哭闹了一会儿,就将整套婴儿服给弄湿了。

    还好的是,他一般穿都是两套。

    只要将里面的那一身给换了,就行了。

    “那赶紧换了,免得待会儿着凉。”谈老爷子一听到金孙孙的事情,就是火急火燎的。

    “知道了。”顾念兮这边说完,又对苏悠悠他们道:“我给孩子换一身衣服,你们先坐一坐。”

    ——分割线——

    顾念兮这边才一离开,这谈家大门前又多了一个人。

    是骆子阳。

    今儿个顾念兮儿子满月酒,自然也会请他的。

    不过骆子阳的脸色,并不是那么好。

    特别是看到苏悠悠和凌二爷站在一块之时,他的那张脸就绷得死死的。

    苏悠悠对上骆子阳那张阴云密布的脸,眼神有些躲闪。

    不知道为什么被骆子阳用这样的眼神盯着,她有种像是做了亏心事的感觉。

    甚至,更像是妻子出来偷腥,被丈夫逮了个正着。

    而相比较苏悠悠的躲闪。

    凌二爷的神情,轻松了许多。

    甚至,他的眼神还有意无意的朝着骆子阳那边看,像是在挑衅着什么。

    骆子阳自然也不甘落败,大步朝着他们所在的角落走来。

    出现在谈家,骆子阳自然不可能像是往日一样,身上穿着随意的运动服套装。而是,一身银灰色的西装。

    凌二爷今天为了要陪衬苏小妞,特意选了最能映衬红色的黑色礼服。领口,也不像是往日那样的随意撑开,而是系上了酒红色的领带,算是和苏悠悠的衣服相互呼应。

    两个同样出色的男子,同一时间的出现,简直抢眼至极。

    而骆子阳先发制人,在到了两人面前之际,相信朝着凌二爷伸出了手,道:“昨晚听悠悠说会和你一起过来,很高心在这里见到你。”

    骆子阳的意思是,其实苏悠悠并没有瞒着我和你见面。你凌二爷,不用在我的面前挑唆什么。

    而凌二爷自然也听懂了这骆子阳的意思,迅速的伸出手,勾起蛊惑人心的弧度,道:“我庆幸的是,她选择的是我而不是你!”

    不要以为,先发制人就他骆子阳一个人会。骆子阳能做到的,他凌二爷自然也能做到。而且,一定不会比他的逊色。

    凌二爷的语调漫不经心。

    说出来的话,也骆子阳的一样,大概只有他们三个人能听到。

    如此的一番打招呼,在别人看起来或许他们三个人就像是多日不见的好友,正在询问着彼此的现状。特别是他们脸上的弧度,也像是为了应证其他人的想法似的,像是夏季的丝丝凉风。

    但唯有他们自己知道,在和平相处的表象下,实际上是波涛暗涌。两人紧握着的那两只手,也像是有电流不断的从中穿过似的。

    他们,都恨不得将对方就此整死。

    如果不是当着苏小妞的面不好动手的话。

    “我真的佩服凌二爷有这样的自信。不过你貌似忘记了,悠悠最多也只是你今天一日的伴侣,而且还是假装的。”骆子阳的言下之意,就是苏悠悠的今后都是属于他骆子阳一个人的。而且还不用像是他凌二爷这般的悲催,竟然还需要是假扮的。

    果然,这一次话就戳中了凌二爷的痛处。

    当下,凌二爷的脸色立马变得有些阴沉。

    不过凌二爷在这方面也是高手,要不然这城市里就不会有凌二爷其实就是一直笑面虎的说法了。

    很快,凌二爷就将自己的怒火往心里头压,呈现在所有人的面前的,依旧是这个男人风华绝代的笑容。

    不愧是凌二爷,对人的杀伤力绝对不亚于原子弹。

    简单的一个笑容,就让在场的人都有些倒抽气,赞叹于这个男人的美。

    就连抱着娃儿出来的顾念兮,都看的有些微微发愣。

    若不是她家已经有谈逸泽这个妖孽,在他的培养下顾念兮的免疫力大大增加的话,顾念兮觉得自己没准真的会被凌二爷的这倾城润肺笑容给勾走了神志。

    “这一点就不需要劳烦骆先生担忧了。这是我和悠悠的事情,外人怎么可能插得上手?”不得不承认,凌二爷是攻心高手。

    即便是骆子阳这样的心理素质,在他面前也形同虚设。他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摸到了人心里最柔弱的地方,一一击中。

    这不,当看骆子阳此刻明显苍白了的脸色,就足以证明凌二爷刚刚戳中的地方,正好是人家骆子阳最为在乎的。

    一时间,骆子阳的脸色变得不善。

    特别是那双微眯起来的眼眸,让苏悠悠意识到这个男人处于暴走的边缘。

    如果不是顾念兮抱着孩子及时出来救场的话,没准这两男人会在这里大开杀戒。

    “子阳哥哥,快来看看我家宝宝。”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将怀中的小婴儿往挪了挪。

    小家伙刚刚喝完奶,睡着了。

    但那憨态的小模样,并不妨碍他成为这个气氛的灭火器。

    骆子阳在见到这小婴儿的时候,被凌二爷挑起的火无端的熄灭了。

    “这孩子,长的还真的蛮像谈参谋长的!”骆子阳这辈子唯一佩服的男人,就是谈逸泽。

    在他的眼中,男人就该像是谈参谋长那样的顶天立地。

    当然,除此之外,骆子阳还对这谈逸泽有着莫名的熟悉感。

    因为他总感觉,在这之前,他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他。

    “看样子,很乖巧吧。”

    “哪会?皮得很。”有时候睡饱了不肯睡觉,老要粘着人抱着那会儿才折腾人。

    不过顾念兮给人的表情,却不是烦恼,而是满脸的幸福。

    养了个和谈参谋长那么相似的儿子,是她最大的骄傲。

    顾市长和殷诗琪同志,以及苏妈妈的出现,也在这个时候。

    殷诗琪老早就念叨着自己的这个外孙,大老远看到顾念兮抱着他,就立马走了过来:“兮儿,这几天孩子不闹腾吧?”

    说实话,在父母的眼中,就算孩子已经为人母,她依旧是他们眼中的宝贝。

    殷诗琪一过来,就帮忙着顾念兮抱孩子。

    “妈和爸,你们坐飞机累了吧?快先过来坐一坐,喝点水先。”

    “是啊亲家母,你和顾市长都先休息一下吧。”谈老爷子听到亲家来了,自然也过来招呼着。

    “不用了,我和你爸在飞机上已经休息够了。再说行李什么的,也都是小泽帮我们拿着。”殷诗琪这会儿已经抱起了外孙:“这小子好像长大了不少,越来越像他爸了。”

    顾印泯和苏妈妈这会儿也走了过来。

    “爸爸,苏阿姨,你们先休息一下吧。我去给弄点水过来。”顾念兮见父亲和苏妈妈过来,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

    当然,这不是怕顾印泯同志。

    因为这顾印泯同志就算板着一张脸,顾念兮都不会害怕,再怎么说这都是自家的老爸。

    顾念兮怕的,是苏妈妈。

    这会儿,苏妈妈和苏悠悠已经碰上面了。当然,还有他们边上了凌二爷。

    不过三人的见面,有些僵。

    感觉上,苏妈妈的到来之后,他们三人都像是立正站好的企鹅。

    这气氛,顾念兮实在有些不适合夹在中间。

    “给我弄点白开水就好了。”顾印泯同志倒是开了口。

    好不容易才见着他们的宝贝疙瘩,他可舍不得让她太难做。

    见她要离开,顾印泯自然给孩子找台阶下。

    有了父亲撑腰,顾念兮跑得比兔子还要快。

    “顾印泯同志,快来瞧瞧我们的外孙,长的真是越来越好看了!”殷诗琪抱着孩子,心里头都乐开了花。

    而顾印泯只是扫了扫孩子那张睡着了的小脸:唔……长的确实比之前那皱巴巴的小猴样好看多了。不过还是没有他家的宝贝疙瘩好看!

    ——分割线——

    谈逸泽比这几个人的到来都要晚一些,因为他们下车的时候,谈逸泽还要帮他们几个拿行李。

    将这些行李放到院子里楼上的房间之后,谈逸泽看到了躲在边上的老婆,那鬼鬼祟祟的小模样,让他有些乐了。

    “怎么了躲在这?做贼呢!”

    “吓死我了,讨厌!”顾念兮本来就躲在楼道边上观察着外面苏悠悠和苏妈妈的情况,被谈逸泽在背后这么一喊,倒是吓得一蹦三尺高。

    “谁讨厌了。今儿个是你儿子的满月酒,你这当妈的躲这里当贼呢!”谈逸泽笑了笑,将吓得有些惊魂未定的顾念兮拉进了自己的怀中。

    “谁当贼了?人家是躲这,免得被战火殃及到。”顾念兮拍了拍心肝。

    “既然自己都躲这了,怎么不将你儿子给带上?难道你不怕,他们的战火波及到你儿子么?”谈逸泽只是想要打趣着顾念兮。

    谁让这段时间,顾念兮和他们儿子就像是连体婴儿一样。反正只要她有什么好事,都不忘带上他们儿子。

    可没想到,这话被顾念兮当了真。

    立马,她就准备钻出他怀中:“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不行,我得赶快将我儿子给带过来。”

    “行了吧你,说说而已,你当真了?苏妈妈再怎么不讲理,也不会将火撒到一个孩子的身上。”刚刚在机场见过,又一路搭他的车过来,谈逸泽对这个苏妈妈的印象还算蛮不错的。

    苏妈妈的性格虽然风风火火的,但比起一点都不靠谱的苏小妞,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也对。不过悠悠他们怎么办?”

    顾念兮担心的,是苏妈妈会在这里发飙。

    虽然她不知道苏悠悠现在已经离婚了。但凭着苏悠悠当初竟然为了嫁给凌二爷,不惜和家里闹分裂这事情,苏妈妈会轻易的原谅她么?

    “你放心好了,有凌二在一般不会有什么大事!”谈某人,倒是对自家的兄弟很信任。

    “为什么?”

    “凌二要是处理不好这事情,他就愧对了他的心理学硕士这学位证书。”谈逸泽用这么一句话云淡风轻的带过。

    顾念兮当时也没有多想,只是没想到凌二爷竟然还是个硕士生!

    不过情况躲在楼道里,顾念兮观察了一阵,倒是觉得自己刚刚的担忧貌似有些多余。

    事实上,跟谈逸泽所想的那样,他们刚开始是有些僵,不过很快的苏妈妈和苏悠悠的手已经拉在了一起。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顾念兮还能看到苏妈妈眼角挂着的泪滴。

    “看吧,我就说你的担心有些多余。”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顺带着将脑袋一直往外瞅的女人给拽回了自己的怀中,然后唇就要压过来。

    “你做什么?”

    “亲一个!”谈某人白了一眼,好像在嫌弃顾念兮问的这个问题有些多余。

    “不要。外面那么多人,要是被看到了,多难为情?”

    “什么难为情?你是我谈逸泽的老婆,他们管天管地,管不着我谈逸泽拉屎放屁!”谈某人的比喻,果然很强悍。

    用拉屎放屁来比喻亲吻的,这世间绝无仅有!

    弄得,顾念兮不断的往他身上甩白眼。

    “快,给我亲一个。”谈逸泽催促着。

    而他的头,也开始往顾念兮的凑近。

    “你没有去洗洗,浑身都是汗味。”和儿子一样,从外面回来的谈逸泽,也是一身汗。

    不过谈某人并没有因为自己被老婆嫌弃了而气馁。朝着顾念兮靠近的趋势,依旧没有放慢。

    嘴里还不时的嘟囔着:“就一下,然后我去洗澡。”

    见谈某人要亲亲要的这么猴急,顾念兮本来是想随了他。

    于是,就算谈逸泽的大爪子变得有些不安分,她也听之任之。

    谈逸泽见到顾念兮这么个“任劳任怨”的小摸样,当即也是一阵窃喜。

    私自以为,自己的阴谋诡计就要得逞的时候,就在他的双唇快要贴上顾念兮的时候,在他们的不远处竟然传来了一阵轻咳声。

    而这声音,是顾念兮最为熟悉的,顾印泯同志的咳嗽声!

    谈逸泽也被这一声轻咳吓得一个机灵,放开了顾念兮。两人都像是刚刚瞒着家长做了坏事,却被逮到了的小学生一样,呆站在原地。

    特别是顾念兮,竟然被父亲看到这么一幕想,小脸烧的红。

    “我还以为倒杯白开水怎么弄了那么久,原来两人都躲在了这里。”顾印泯同志适时开口说话,不过言语里的醋味很浓。

    这顾念兮再怎么大了,都是他顾印泯捧在掌心里的宝贝疙瘩。

    如今看她竟然被另一个男人抱着,顾印泯同志心里很不是滋味。

    “爸,我在烧水。”顾念兮悄悄瞪了谈逸泽一眼:都怪你,看吧都被看光光了!

    谈逸泽无奈的努了努嘴:不能怪我,都怪岳父大人藏的太深。

    而且,还打扰了他谈逸泽的好事。

    见这小两口挨着批评,还在背地里眉来眼去的,顾印泯同志又不满了。立马,他又轻咳了一声,吓得本来还在眼神交流的两人,立马又低下头。

    “那快一点,我渴了。别烧个水,等到水烧干了都不知道,光顾着在这里拉屎放屁!”

    顾印泯见两人又低着头,随即开口。

    而这一句话,让顾念兮羞得恨不得将脑袋埋在地上。

    父亲刚刚的那一番话证明,他们刚刚做的那些小动作都被他看了去了。

    这该怎么办?

    丢死人了!

    “……”

    见顾念兮的脸埋得更深了些,顾印泯同志便认为,自己的女儿已经深刻的做了一番反省。

    至于她身边的那位……

    虽然也像是反省了一遍,不过这认错态度不太真诚!

    于是,临离开之前,顾印泯同志又狠狠的刮了自己的女婿一眼……

    一直到,顾印泯的身影消失,顾念兮还埋着头。

    谈逸泽揪了揪自家媳妇的袖子,道:“老婆,爸走了。咱们继续。”

    看来,还是顾印泯同志了解谈逸泽。

    刚刚,他果然没有进行一番深刻的反省。

    这不,岳父大人才一离开,谈某人的小心思又开始泛滥成灾。

    “去去去,都怨你。都被爸看光了,还亲什么亲。快上去洗澡,把浑身的臭汗洗掉。不然,今晚休想上我和儿子的床。”

    温顺的女人,炸毛了。

    丢下这么一句之后,顾念兮便端着热开水给爸爸送了过去。

    至于谈逸泽,只能哀怨的看着顾念兮的身影嘟囔着:“什么时候那张床成了你们娘俩的?”

    那本来,就是属于她和他谈逸泽的好不好?

    ——分割线——

    当谈逸泽和顾念兮都回到这现场的时候,发现原本尴尬的气氛已经不在。

    苏妈妈和苏悠悠两个人,一直都坐在角落里,畅聊着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

    当然,以顾念兮对苏悠悠的了解,苏悠悠只会将这段时间的好事告诉苏妈妈。至于她遭遇离婚,还有暴打的那些事情,向来不喜欢让别人担心的苏悠悠,怎么可能会告诉苏妈妈?

    至于凌二爷,则在这整个过程中充当个好女婿。

    时不时的给苏妈妈添茶倒水,又时不时的给苏悠悠弄点什么吃的。

    苏妈妈对他的态度,好像也明显的改观了不少。

    最起码,她对待凌二爷的态度,也没有了寻常那么拔刀相向的局面。

    不过,在他们三人其乐融融的坐在边上畅聊天地的时候,边角上的骆子阳则一个人憋闷的喝着酒。

    眸子,是不是的看向不远处那三人谈论的画面。

    特别是看到凌二爷竟然几次三番的将他的咸猪爪勾搭在苏小妞的肩膀上的时候,骆子阳的眼神就像是会喷火,恨不得将凌二爷给炸飞。

    担心这骆子阳会因为吃醋太过冲动将今儿个苏悠悠好不容易和苏妈妈有所缓解的气氛给搅乱,顾念兮只能这一路都陪着骆子阳。

    但即便是这样,顾念兮仍然能感觉到这骆子阳的不情不愿。

    至于这个满月酒的小主角,则在顾念兮给喂完了奶之后,呼呼大睡。

    一直到这满月酒结束,小家伙都没有醒来。

    本以为,今儿个苏妈妈见到苏悠悠之后,他们母女之间那些麻烦事情,算是结了。

    可当这满月酒结束的时候,苏悠悠却垮着一张脸告诉她:“完了完了!”

    苏悠悠那一脸就要哭出来的神色,把顾念兮也给吓坏了。

    “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该不会是你妈已经知道你和凌二爷离婚的事情了吧?”要是知道这回事,那苏悠悠回家可不得被她妈给打断脚?

    “兮丫头,要是真被她知道还比较好。她现在压根就不知道我和他已经分手的事情,还以为我现在住在他们家,说是今天晚上要到我们那去住一晚!”苏悠悠哀嚎着。

    当然,苏悠悠也是有分寸的。

    生怕被苏妈妈听到,她压低了声音。

    “什么?”

    这事情,可真的有点棘手了。

    苏悠悠都和凌二爷离婚了好一段时间了。行李什么的,都不放在那边了。

    再说了,凌家大宅可不是凌二爷一个人住的地方。

    气死人不偿命的凌母虽然已经离开了,但凌父还在。还有凌老爷子和他们那一家子的佣人。这,可怎么办才好?

    两人的戏码简单,但一家子的戏码,可就复杂了。

    “兮丫头,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才好?要不,我干脆都和她说算了。”反正婚都已经离了,破罐子破摔得了!苏悠悠是这么想的。

    “不行,以你妈那脾气。可惹不得。”起码,要将她送回到d市之后。

    不然在这里,可真的要大开杀戒了!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接二连三的事情,让苏悠悠都已经没有了思考的能力。

    “能怎么办?现在都跟我回家去!”回答苏悠悠的,倒不是顾念兮。而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这边来的凌二爷。

    “回家?”

    “放心,我都安排好了。”凌二爷云淡风情的带过,随后一手拉着苏悠悠,一边和顾念兮打招呼道:“小嫂子,下次再过来看我干儿子。”

    顾念兮本来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憋见不远处等着他们的苏妈妈,便只能道:“那你们小心一点!”

    小心一点,不要被苏妈妈发现!

    “知道了……”

    两人也顺着顾念兮的视线,看到了苏妈妈,便异口同声的回答了这么一句。

    于是乎,苏悠悠被带走了,带回了凌家。

    ——分割线——

    “老公,你说悠悠今晚会不会有危险?”

    晚上,顾念兮睡不着,在床上躺着唧唧歪歪。

    “放心,她彪悍的就像是金刚,不会有危险的。”谈某人给睡着的儿子整了整被子之后,转头一脸幽深的看着顾念兮的领口:现在该担心的,是你自己吧?等儿子睡熟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