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80章 共度一晚

    “老公,悠悠不是金刚。”顾念兮不满意谈逸泽对苏悠悠的称谓。

    “不是金刚,那就是钢铁侠!”

    反正,在谈逸泽的眼中,苏悠悠彪悍的就是百毒不侵的类型,用不着担心。在他眼中,这世界上大概只有顾念兮一人,是需要放在手心里去疼着爱着的。

    “……”听着谈逸泽对苏悠悠的形容,顾念兮的嘴角抽了抽。

    算了,她不想要和他继续讨论这个话题。

    “老公,我昨晚给你整理了衣服,发现你的衬衣好像穿的有些旧了。你这两天要是下班回家,顺便去超市看一看有什么合身的,给自己买两件?”顾念兮又往床上靠了靠,正好看到了衣橱,想到了这事。

    谈逸泽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身穿军服,所以他对自己的衬衣不是很在意。

    “没事,反正也不怎么穿。还是把钱剩下来,等你出了月子,给你买两套好看的衣服穿吧。”听说,女人都爱美。衣橱里,总是觉得少了那么一套。所以谈逸泽想都没想,就和顾念兮这么说。

    弄得,顾念兮感动的眼眶有些红。

    她感觉,自己真的没有嫁错人。

    自己的衣服舍不得买,却总想着能给她买新衣服的男人,这个世间有几个?

    再者,顾念兮坚持要将孩子抱在他们的床上睡。

    可她睡觉总是会睡的迷迷糊糊的,有时候还会挥手挥脚的。

    刚开始,儿子抱过来的时候是躺在她顾念兮身边的。

    不过两三次之后,她发觉她总会不小心将腿搁到儿子的身上,弄醒他。

    可不放在身边睡觉,她又觉得不放心。

    而谈逸泽就在这个时候,担当了这个艰巨的任务,孩子和他谁一块。

    所以现在连孩子都是他在照顾了。

    这么好的丈夫,敢问这世间有几个?

    想到这,顾念兮有些狗腿的趴到了谈逸泽的肩膀上,道:“老公,你真好。”

    某女第一次,毫不吝啬的在谈逸泽的脸颊上一吻。

    搅得,谈逸泽的整个心思都是那档子事情。

    真想,现在就将顾念兮压到自己的身下,好好的折腾一下。

    可一看到怀中那个睡的还有些不大踏实的小宝宝,谈逸泽下不了手。

    他只能勾唇,对趴在自己肩膀上的女人道:“要是真的觉得我好的话,今晚就好好的服饰着!”

    他说的,便是那档子事情。

    光是看到这男人的眼神都直勾勾的落在她顾念兮的身子上,她便猜到了个大概。

    “可老公,人家的身子还没有好!”

    刚生完了孩子,不适合做那些事情。

    “难道我们以前只有那么做过么?”他不提这个还好,一提倒是弄得顾念兮满脸的红霞。

    “当着孩子的面呢,也不害臊!”孩子虽然睡着,但小手和小手偶尔还是会动一动,没准真的被听了去。

    就像今天中午的时候,被父亲听到那样的丢人。

    光是一想到这,顾念兮脸上的红晕又深了一些。

    “害臊什么?要是我们不做这些事情的话,他也不会来到这个世界上不是?所以,咱们可不用跟咱们的儿子客气。”

    好吧,这就是谈逸泽。

    有些不要脸的谈逸泽。

    “老婆,好不好?我都好久没有那么玩过了!”谈某人有些心急。

    见顾念兮一直都没有回应自己,又发出了哀求声。

    顾念兮本来是不大同意的。

    不过见谈参谋长都这么哀求自己了,她不答应也矫情了点,是不?

    想到这,顾念兮只能一咬牙,道:“那你把孩子哄的睡熟一点。”

    这意思是,她答应了。

    听到这话,谈逸泽就跟打了鸡血一样,越是卖力的哄着自家的小祖宗。

    “宝贝,乖乖的睡觉知道么?爸爸要和你妈妈好好的聊一聊,深入了解一下。”谈逸泽说的这番话,表面上听起来纯洁无瑕。

    但要是有点尝试的人便知道,这男人的话是有多么的邪恶。

    而顾念兮,也一直都在等着谈逸泽,等着他将宝宝给哄的睡熟一些。

    可等着等着,她的眼皮就开始打架了。

    等谈逸泽哄完了自己的宝宝,兴致冲冲转身,准备今晚和他的老婆来一场不死不休的缠绵之时,却发现他的小东西已经睡着了。

    橘色的光线下,女人身上穿着棉布睡衣。

    因为睡姿有些不雅的关系,领口里的大片雪白露出了好些。

    这段时间调养的不错,顾念兮的皮肤甚至比之前的好了不少。

    特别是她的嘴角,比以前红润了一些。

    不想要擦口红,她的唇瓣的颜色就非常的迷人。

    看着这样的女人,谈逸泽浑身血液横冲直撞的。

    只是在看到顾念兮那睡的很熟的侧脸之时,男人本来想要不顾一些扑上去的冲动,却又莫名的平息了。

    不过想想,他还真的有些憋屈。

    不是说好了,他哄完了儿子她就给他的么?

    怎么等他办完了她交代的事情之后,这女人就拍拍屁股睡的香香甜甜的?

    谈逸泽有种上当受骗了的感觉。

    不过眼下,见顾念兮睡的这么香,他自然是不会去打扰她的。

    今天的满月酒,她也累坏了吧?

    还是,让她好好的休息算了。

    至于这今晚没能完成的奖赏,等明天晚上再补上不就行了?

    不过经过这一夜,奖赏可是要算上利息的!

    想到这,本来有些阴郁的男人的脸上,开始染上了笑意。

    躺下之后,谈逸泽一手环住了睡的有些不安分的女人,一手一侧睡的香甜的儿子揽进怀中。而后,随同着老婆儿子,一同跌进了香香甜甜的睡梦中……

    ——分割线——

    同一座城市,不同的故事在上演。

    当苏悠悠被凌二爷拽回家之后,她的心简直提到了嗓子眼。

    只不过在面对母亲的时候,苏悠悠还是尽可能的挤出笑意。

    当然,这住进了凌二爷家,最不满意的还不是苏悠悠,而是骆子阳。

    在来到这里之后,苏悠悠已经第三次接到了骆子阳的短信了。

    打开一看,上面只有简短的几个字。

    二狗子:悠悠,不然将事情告诉阿姨好了。

    苏小妞:不行,现在告诉我妈,那还不如直接让我上断头台来的好。

    要是让他妈知道他们离婚之后现在竟然还联合凌家这一家人演出了这么一场戏,到时候要挨打的可不仅仅她苏悠悠一个人那么简单了。

    苏悠悠的短信这才一发完,骆子阳的短信又到了。

    骆子阳:要不,你趁着你妈睡着,就出来。等明天一大早,我再将你给送回来?

    苏小妞:不行,现在进进出出的一定会引起我妈的怀疑。我会自己看着办的。

    该逃还是留在这里,她苏悠悠自有主张。

    骆子阳:你看着办?你自己一个人怎么看着办?

    苏小妞:我怎么就不能看着办?狗奴才,你还是给姐姐在家多弄一些好吃的,等着姐姐打完这场战争凯旋回归。

    或许是被苏悠悠的这一句堵的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骆子阳良久之后,才来了最后一封短信。

    骆子阳:我就在凌家大门之外,要是有什么事情,直接告诉我一声,我会立马冲进去救你的!

    说到底,骆子阳就是担心在这凌家大宅里,苏悠悠和凌二爷孤男寡女的,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情来。

    这是他对自己的不自信,也是对苏悠悠的不自信。更是对凌二爷那禽兽的不信任!

    骆子阳其实从苏妈妈和苏悠悠被凌二爷带出了凌家大宅之后,就一直尾随在他们的身后。

    当凌二爷的车子开进去之后,骆子阳就这么一直守在门外。

    这是,骆子阳第二次到凌家大宅来。

    可这一次的心情,和上一次截然不同。

    上一次,他是准备接伤心失落的苏悠悠离开这里,当时苏悠悠正和凌二爷签署离婚协议。那时候的他,出好了担心苏悠悠那颗受伤的心之外,更还有些庆幸。

    庆幸自己,能在苏悠悠受伤的时候,呆在她的身边。

    庆幸自己,会是最终拿下苏悠悠的那个人。

    然而这一次,骆子阳却是前所未有的备受煎熬。

    看着苏悠悠的身影消失在凌家大门,他的心他的灵魂,也像是从那一刻起被抽空了。

    他的脑子不断的想着苏悠悠和凌二爷可能会在那房子里作出什么事情来。

    更担心,这苏悠悠会不会被她妈给识破,暴打一顿。

    苏妈妈是疼苏悠悠的,这一点骆子阳也知道。

    但骆子阳更知道,苏妈妈的脾气要是一旦上来,坟墓都会被她看成是路。

    这也是,这一次他们为什么就算演戏,也不敢让苏妈妈知道凌二和苏悠悠已经离婚的缘故。

    只是在外面焦急等待着的骆子阳却不知道,其实第三封短信苏悠悠根本就没有看到。

    因为在她坐在沙发上和他发短信的时候,苏妈妈走了进来。

    “悠悠,你怎么不将衣服给换了洗个澡?大晚上的都带妆,对女人的皮肤特别不好!”苏妈妈走进来的时候,看到苏悠悠依旧还是今天去参加顾念兮儿子满月酒的那一身连衣裙,便开了口。

    苏妈妈其实也是个潮流女性,非常注重皮肤的保养。

    别说,现在她虽然有五十几岁了。不过因为她向来非常注重皮肤的保养,所以现在简单的装扮起来,还像是三十几岁。

    “妈,我就想休息一下再去洗澡。”苏悠悠连忙将自己的手机给塞到了沙发的边上,和母亲道。

    时隔这么大半年,当苏悠悠再度踏进她和凌二爷的房间的时候,有种恍惚的感觉。

    因为这个卧室里的每一处,至今都保持着她苏悠悠离开的时候的样子。

    苏悠悠本来还以为,依照凌二爷那个喜新厌旧的脾气,她苏悠悠离开之后这里的一切肯定会被他重新修改一番。

    可如今再度进这个房间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不是这样。

    这个房间,还是和以前那样的熟悉。

    连梳妆台上摆放着的那些化妆品,连位置都没有改变。

    苏悠悠刚进来的时候,本以为这凌二爷应该是这段时间都没有回这里住过,所以这里的东西才能保持的如此的完整。

    可走进一看,苏悠悠才发现原来不是这个样子的。

    若说这凌二爷这段时间都没有回这里住的话,这梳妆台上还有那些化妆品的上面,都是满满的灰尘才对。

    可她一抹,才发现那些东西都是干净的。

    而那些化妆品和她苏悠悠以前用的保养品,却是新的。连包装,都没有拆过的那种。

    而上面标注的日期,还是前几天。

    看着这些东西,苏悠悠的脑子有些乱。

    因为她真的不明白,她都已经和凌二爷离婚了。这男人为什么还要做这些?

    还是说,这些东西是他准备给他的下一任妻子的?

    苏悠悠想不明白,而越想心里越是乱糟糟的。

    “傻孩子,累就更需要洗洗,然后去睡。”苏妈妈刚刚被带到凌家的客房之后,已经梳洗过了。身上也换上了她自己带过来的那些行李里的睡衣。

    “对了,你的那个极品婆婆怎么不在这?”来了好久,苏妈妈都没有看到凌母那个极品,有些纳闷。

    按理说,以前她第一次准备上门来摆放未来亲家的时候,那个极品就出现在大门前了。

    今儿个已经来了这么久,竟然没有遇到极品。这实在,让她有些意外。

    “她……”一时间,苏悠悠还真的有些说不清这个极品凌母去了哪里。

    自打凌母和她的官司告一段落之后,苏悠悠就被施安安带去了德国。

    至于凌母,苏悠悠只记得当时她还站在被告人的那一位置上对她歇斯底里的,扬言要她苏悠悠好看。

    也因为这样,所以现在凌母不管是去了什么地方,苏悠悠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该不会是你们吵架了吧?”苏妈妈有些担忧的看着苏悠悠。“孩子,我知道那样的极品是有些难以容忍。不过能怎么样,她是你嫁给的人的妈,再怎么不喜欢,大家以后还是会住在一个屋檐下。”

    好像,快一年没有见过母亲了吧?

    这次再度见面,苏悠悠发现这次见面母亲好像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头发,比以前白了许多。

    身子骨,也好像没有以前硬朗了。

    特别是她的肩膀,有些微微的下垂。

    光是看着,苏悠悠都觉得鼻尖酸酸的。

    不过最让苏悠悠惊讶的,是这个“忍”字,她苏悠悠在有生之年竟然能在母亲的嘴里听到。

    要知道,苏悠悠这风风火火的性子,完全就是遗传了苏妈妈的。

    苏妈妈这样的人,做事对人,都是不喜欢就直接说出来。

    只是没有想到,妈妈今日也竟然会对苏悠悠说,要学会忍。

    “……”看着苏悠悠有些吃惊的望着她,苏妈妈开了口:“孩子,你离开的这一年时间,妈也想了很多。就算那个女人再怎么不像话又怎么样?我的女儿喜欢着她儿子,我还能怎么办?难道,我真的打算耽误了我女儿一辈子的幸福么?”

    “妈这一辈子,其他的都不求。只求你,好好的活着。”说到这的时候,苏妈妈的嗓音有些梗咽。

    而苏悠悠的嘴张了张,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想将实情全都告诉苏妈妈。

    “妈,其实我……”我和凌二爷已经离婚了,和这个家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苏悠悠想要这么说。

    可当苏悠悠的话还没有完全说出口的时候,他们身后传来了这么个男音,正好将苏悠悠准备说出口的话,给打断了:“妈,您是问我妈吧。她去法国了,大概这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了!”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他们母女两人双双回头,就看到站在门口的凌二爷。

    而且看这男人这样的阵势,都不知道站在哪里多久了。

    男人的大部分表情都隐匿在黑暗中,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只能察觉到的是,男人的声音貌似比往日的要低沉了许多。

    “这个安排对我们悠悠是好,不过凌宸,这对你的母亲也未免太不公平吧?我也是当母亲的,我自然也知道当儿子女儿不待见我们,躲得远远的时候,那样的感觉是有多么的难受。”

    当这样一段话从苏妈妈的口中传出的时候,不只是苏悠悠惊愕了,连凌宸也诧异的盯着这个普通的中年女人看。

    记忆中,这个女人和苏悠悠一样有些火爆的脾气。

    可如今在听到他母亲被送去法国,永远都不会回来的时候,这个女人却是站在一个母亲的角度和他们这么说。

    这,便是母亲和苏妈妈最大的区别。

    若是她母亲在知道亲家母被送到了国外的话,恐怕早已兴高采烈的开香槟庆祝了吧?

    想到这,凌二爷有些自惭形秽。

    “妈您放心好了,有空我会过去看看她的。”凌二爷这么说。

    “那好,我先回房休息了,今天做了大半天的飞机,累了!”

    说到这的时候,苏妈妈起身。

    苏悠悠本以为,今天这么一出大戏,在苏妈妈走出这个房间的时候就可以顺利落幕了,却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又折了回来:“对了,悠悠我记得你刚刚想要和我说什么来着?”

    “妈,我……”苏悠悠还在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苏妈妈。

    却不想,凌二爷当机立断替她回答:“妈,这丫头一般说到一半被别人打断就压根不会记起来。好了,您还是回房休息吧,有需要的话喊管家过来就行。”

    凌二爷自然也看出了苏悠悠是想要告诉苏妈妈他们已经离婚的事情。

    只是这事情,凌二爷怎么会同意?

    好歹现在这么磨着,他还能和苏小妞呆在同一个屋檐下?

    要是真的说出来的话,以后还有这样的机会么?

    “还是你了解这丫头。好了,我先回房去了。你们也早点儿休息吧。”

    说完这话,苏妈妈这回真的离开了。

    ——分割线——

    将房门给掩上之后,凌二爷又回到了沙发上,和苏悠悠并肩而坐:“悠悠,去洗澡吧。大晚上都还带着这么浓的妆,对你的皮肤不好。”

    凌二爷说。

    其实,凌二爷就是看着苏悠悠现在如坐针毡的样子,有些心疼。

    他想着,让她洗个澡,好好的放松一下,会不会比较好?

    “不用了。而且我的皮肤好不好,和你无关!”

    再说了,就算想要洗澡,也需要有换洗的衣服好不好?

    这么个大晚上的,难道要她苏悠悠裸奔不成?

    “难道,你想要一整个晚上都在这里坐着不成?”凌二爷再度反问。

    “也不是不可以。”说到这的时候,苏悠悠又想起了骆子阳的话:“再说了,我也可以等我妈睡熟了,就悄悄的离开回去睡觉。等明儿个早上再过来!”

    “你就真的那么离不开那个小年轻?”

    让凌二爷觉得胸口扎疼的是,现在苏悠悠和骆子阳的亲昵。

    再者,还有骆子阳的年纪……

    这一切,无一不让凌二爷惶恐。

    也是凌二爷生怕第一次,因为自己的年纪担忧。

    “就是离不开,又怎么样?”不是照样,都和他凌二爷没有关系么?

    苏悠悠在心里想。

    本来,苏悠悠是想要故意气炸凌二爷的。

    可这话还没有说多少,苏悠悠突然就像是被一阵风席卷到了床上。

    而压在她身上的,便是凌二爷。

    此刻,男人那张妖孽一样的脸盘,和她凑得很近。

    近到,苏悠悠都能看清楚凌二爷的每一个毛细孔。

    “悠悠……”凌二爷呢喃这话的时候,从他口齿间呼出的热气,正若有似无的撩拨着苏悠悠的神经。

    记忆中,便是这薄唇,在自己的每一寸肌肤上印下火热的烙印。

    记忆中,也是这双手,游走在自己身上的每一处……

    可一年下来,这一次现在变得熟悉而陌生。

    “放开我。”苏悠悠喊着。她的情绪,有些激动。深怕,这个男人会突然兽性大发。

    以苏悠悠对这男人的了解,那也不是不可能。

    想当初,就算在他经营的酒吧里,他想要上了她苏悠悠,不也是照上无误?

    “……”

    对望着那双熟悉的眼眸,凌二爷有一瞬间真的想不顾一切,将苏悠悠再度占为己有。

    可当他看到苏悠悠眼眸里的慌乱之际,他发现自己竟然下不了手。

    再怎么想要苏悠悠,他都下不了手……

    最终,他开口道:“要我放开你也可以,你去洗个澡,然后好好的睡一觉吧。”

    “好好好……”苏悠悠连连点头。

    现在,只要能让凌二爷松开手,不管要她苏悠悠上刀山下油锅都可以。

    当凌二爷松开了她的手,苏悠悠蹦的比兔子还要快。

    一下子,就窜到了距离凌二爷最为的角落。

    望着苏悠悠那充满防备的动作,男人的眼眸微深:“不是说好的要去洗澡么?”

    “那个……我可不可以选择不要?”苏悠悠试着用商量的口吻。可见到男人在听到这话之后,脸色又和臭水沟有的拼,便立马改口:“那什么……我没有换洗的衣服。”

    “就先穿我的衬衣吧。”凌二爷很大方,开着自己的衣柜以供苏悠悠做选择。

    “我可以说不么?”只有衬衣,下面和上面岂不是都凉飕飕的?

    “你觉得呢?”

    不得不承认,凌二爷双眸微眯的这个动作确实很迷人。但也很吓人,好吧?

    总让人觉得,背脊凉飕飕的。

    最终,苏悠悠只能无奈的从凌二爷的那些衣服中选出了一件黑色衬衣,然后大步朝着浴室走过去。

    “你以前用的那款沐浴乳和洗发精,浴室里也有。那些卸妆的,我也给你放在浴室里了。至于护肤的,都在梳妆台上。”凌二爷看着苏悠悠走进浴室的背影,还不忘在后面嘱咐着。

    其实,凌二爷在这个卧室里的那些东西,都会按照苏悠悠在的时候的那个模样。就像洗发精之类的,他怕放久了会过期,还让人找了一些同个款式的送来,然后再自己亲自收拾。

    至于睡衣什么的,苏悠悠当初离开的时候,收拾的一丁点都没有剩下。自然而然的,凌二爷也摸不清楚苏悠悠会喜欢什么样的款式,不敢随便的买。

    不然这丫头回来了的话,还指不定会误会他找了别的女人呢!

    听着浴室里传出的水声,凌二爷眼角的笑纹深了……

    这样的感觉,好像又回到了苏悠悠在这家的时候。

    真好……

    ——分割线——

    “好了?”当苏悠悠从洗漱完毕,用着毛巾包裹着自己的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才看到,凌二爷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冲澡完毕,正穿着睡袍坐在大床上。

    “你什么时候洗的澡?”苏悠悠不答反问。

    “凌家的客房,你不是也知道有很多么?”望着苏悠悠穿着自己的衬衣,凌二爷的眼眸弯了弯。

    “……”对于凌二爷的这个答案,苏悠悠不反对。

    确实,凌家财大气粗。

    这房子除了主卧有好几个之外,客房更是多的不可胜数。

    而说着这些的时候,苏悠悠立马想到了什么:“凌家那么多的客房,你不介意今晚弄一间借我吧?”

    其实,她就是害怕和凌二爷呆在一个房间。

    特别是这个房间,还是他们两人以前的卧室……

    只要站在这里,那些曾经的甜蜜就会不自觉的涌入苏悠悠的脑海。

    “你认为,我肯借你?你妈不会发现什么吗?”此刻的凌二爷,一点都不恼。而是,气定神闲的坐在大床上。而他的手上,还拿着吹风筒。

    这样的凌二爷,就像掌控大局的决策者。

    听着凌二爷的话,苏悠悠的眼眸暗了暗。

    也对,她妈那偷鸡摸狗的事情没有少做。没准半夜心血来潮了想要找他们玩,来敲他们的房门也说不定。

    要是没有备案而被发现的话,那后果可想而知。

    想到这,苏悠悠的脑袋整个的耷拉着。

    而凌二爷在注意到女人的神情之时,已经料定了她的想法。

    拍了拍他身边的位置,他和她说:“到这边来坐吧?把头发弄干,早点睡!”

    苏悠悠没有反对,顺势做了过去。本以为凌二是让她自己把头发弄干,却不想是这个男人亲自动手帮自己弄的。

    听着头顶上不是发出的嗡嗡嗡声响,感觉那微热的指尖游走在自己的头皮处,苏悠悠的眼眶有些微红……

    这样的情形,好像离婚之前凌二爷都没有这么体贴过吧?

    可在离婚了大半年后,他却这么体贴温柔……

    如果。

    她说的是如果。

    如果当初在没有离婚之前,凌二爷也能像是现在这样的对她苏悠悠体贴温柔的话,那她苏悠悠没准会为了他而更加隐忍。也不至于,结婚还没有多久,就离了婚。

    可这个世间,终究没有后悔药……

    “好了,干了。睡觉吧。”凌二爷做完这些之后,便自动自觉的收拾了吹风筒。

    “你……”苏悠悠有些犹豫。

    “趁着我没有改变主意,将你给上了之前,你最好给我赶紧睡觉!”本来在看到苏悠悠穿着自己的衬衣,又联想到此刻的她身下根本就没有遮挡之物,凌二爷感觉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呈现一种沸腾的状态。

    要是再这么被苏小妞给盯着,那还了得?

    不过这句话的杀伤力还蛮大的。

    在凌二爷丢出这么一句话之际,苏小妞立马在床上“挺尸”……

    看着那偶尔还悄悄的弄出一条缝隙来偷看自己的人儿,凌二爷的唇角一勾。最终还是拿着吹风筒,大步离开了……

    ——分割线——

    第二天,谈家大宅一大早就收到了一个包裹。

    刘嫂接下这个包裹的时候,谈逸泽正好从楼上下来。

    昨天的满月酒,似乎让顾念兮和孩子都累坏了。

    两个人,都睡到这会儿了,不见动静。

    特别是这一大一小还穿着同个颜色的睡衣,摆成个差不多的姿势,谈逸泽就觉得好笑。

    不过谈逸泽还是将小的给抱开,放到边上的小床了。免得被这个完全没有睡相的妈,给踹下床去。

    顾念兮的睡相,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差。

    以前刚开始一起睡的时候,谈逸泽睡到本夜就有好几次被她给踹醒了。

    为了防止儿子和自己经历同样的遭遇,谈逸泽还是将他给放在小床上。

    “小泽,这是给念兮的包裹。”

    见谈逸泽从楼上下来,刘嫂将这包裹递给他。

    “是什么东西?”谈逸泽盯着这个圆鼓鼓的包裹,黑色的眼眸里充满了警惕。

    “不知道,说是从d市快递过来的。也没有署名。”刘嫂不愧是在这谈家住了大半辈子的,看到包裹也和谈逸泽一样,保持着高度警惕。

    “我看,我先拆开看看,没问题的话再给她。”说着,谈逸泽随意摘下了自己头上的帽子,找来了剪刀。

    “什么东西呢?包的这么严实。”刘嫂在边上看着。

    谈逸泽的手脚在部队锻炼的非常麻利。

    剪刀在包装上飞速的转悠了几下,本来包裹的严实的包裹,一下子就开了。

    不过里面冒出来的东西,还真的让人倍感意外。

    “这不是大人和小孩的套装么?”这是亲子套装。

    布料摸上去,感觉就相当的好。

    设计和款式,也相当的新颖有趣。

    不过家长的服装只有女款,没有男款。

    显然这人貌似将拆包装的谈参谋长,给忘记了。

    瞅了瞅谈逸泽那不善的脸色,刘嫂估摸着某人已经有些吃味了,赶紧道:“我去厨房看看早餐好了没有。”

    说着,刘嫂一溜烟的跑了。

    谈逸泽貌似没有听到刘嫂的话,只是认真的观察着这两套衣服。

    见上面都没有任何的异样,便扫了一眼这包装的东西。

    果然不出谈逸泽的预料,上面还有一张小卡片。

    捡起来一看,谈逸泽的脸立马拉的老长。

    果然,是楚东篱那个老不要脸做的!

    卡片上写着的,是这么简短的话:

    兮丫头,这是给宝宝满月酒的礼物。本来是想亲自送过去的,不过临时有些急事,就暂时不过去了,等宝宝百日宴的时候再补上。记得,照顾好自己。

    署名,只有一个“篱”字!

    将卡片随意的丢在地上之后,谈逸泽狠狠的瞪着这两套衣服,大掌也紧紧的抓着,将两套崭新的衣服硬是给抓出了几个褶皱来。抓着这衣服,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谈逸泽透过这衣服,抓住了楚东篱此刻正幸灾乐祸的那张脸。

    “老公,怎么你起来了也不喊我一声。”楼梯口的位置,顾念兮抱着儿子打着哈欠走了下来。

    见谈逸泽迟迟没有回应她,而是死死的抓着什么东西,顾念兮便走了过去。

    “还在做什么?不去吃早餐的话,待会儿要迟到了。对了,这是什么东西?”顾念兮抱着儿子,看着谈逸泽手上的东西。

    “没什么!”谈某人紧绷着的脸,就像是火山爆发之前。

    “没什么也不能将东西丢的到处都是。来,你抱着儿子,我把这里给打扫一下。”说着,顾念兮准备把儿子递给谈逸泽。

    小人儿刚刚睡的饱饱,又吃的香香的,心情特好。

    见到谈逸泽的时候,立马对着他吐了个可爱的泡泡,卖乖。

    小手拽了拽谈逸泽的袖子,要抱。

    要是寻常时候,谈逸泽见到他再怎么忙,都会将他给接过去。就算偶尔会嫌弃他和自己抢顾念兮,但也会逗逗他。

    可今天的谈逸泽,心情明显的非常不好。

    就算儿子扯着袖子要抱抱,谈逸泽的脸都没有缓和。

    扫了一眼刚刚被他丢在地上的卡片之后,谈逸泽迅速的作出了反映:“不用,我自己收拾就好。对了,今天儿子要打针,待会儿我带他去老胡那边就好。”

    说完这话,谈逸泽手脚麻利的收拾刚刚自己剪下来的那些碎屑,还有地上的那张卡片,以及自己刚刚手上那两件都快要被他给揉成碎步的衣服,然后一溜烟的消失在楼梯口的位置。

    顾念兮和小宝宝,都傻傻的张望着谈逸泽消失的方向。

    “今儿个这是怎么了?”顾念兮嘟囔着,又看到了儿子有些失望的表情,便对他道:“没事没事,爸爸待会儿就过来哦!”

    没办法,他们的儿子最喜欢的好像还是他们的谈参谋长。

    只要被谈参谋长抱着,他就乐呵呵的。

    谈逸泽在顾念兮的注视之下上了楼,迅速的将那些剪下的包装和卡片丢进了垃圾桶,至于那套衣服,谈逸泽找了个塑料袋,装好给藏在了衣橱里最隐蔽的一角。

    至于刘嫂,她不是个喜欢多嘴的人。

    只要他谈逸泽不说出来的话,那今天收到楚东篱的包裹的事情,顾念兮是永远都不会知道的。对于这一点,谈逸泽还是有信心的。

    楚东篱,你不是想要在顾念兮面前表现么?

    这样,连东西都找不着,我看你还怎么个表现法!

    想到他谈逸泽又狠狠的甩了楚东篱好几条大街,谈某人在晨光中终于展现了今儿个的第一个笑容……

    ——分割线——

    苏悠悠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好像睡的有些过头了。

    当然,这个卧室里的窗帘被拉上,白天都有些像是黑夜,要不是她看到床头柜子上那个她苏悠悠以前买的闹钟的话,估计还不知道现在已经快到中午了。

    看了床头的闹钟之后,苏悠悠愤恨的拍了拍自己的脑门。

    真是的,不是说好的不睡觉的么?

    怎么头一粘到枕头,就跟猪头一样?

    竟然,睡到日上三竿都不知道!

    不过说来也奇怪,好像自从离婚之后,她每天的睡眠都不是很好。有时候是夜里难以入睡,有时候又是睡到半夜就被噩梦给惊醒,然后就睡不着。

    大半年了,还真的没有一次像今儿个睡的这么熟的!

    “咯吱”卧室门被从外面推了进来,是凌宸。

    此时的凌二爷,身上穿着很是骚包的粉色衬衣,下身是米色的裤子。墨发全部向上梳起,成熟中带着一股子轻佻。轻挑中,又带着一股子深情。

    侧靠在门框上的他,嘴角四十五度勾起。

    这样的凌二爷,怕是连时常出现在杂志上的男模见到了,都要自惭形秽。

    “终于醒了!”

    他说。

    不过简单的四个字,信息量很大。

    这说明,他不止一次来这卧室看过她醒来了没有。

    “那什么……昨天运动量太大,所以困了。”苏悠悠揉了揉头发,掩饰着自己的慌乱。

    “是吗?昨天都做了什么运动,该不会是……”

    男人走了进来,顺便将卧室门给关上。

    一步步靠近苏悠悠的之后,他弯了腰,朝苏悠悠逼近。

    “你……想要做什么!”苏悠悠慌乱的将被子往自己的身上拽。

    要知道,她现在只有一身衬衣,下面和上面,都没有任何包裹的东西。特别是小屁屁,冷飕飕的,很容易就被得手好不?

    “我要是真想做什么的话,你昨晚上睡的跟猪一样直打呼,我要什么得不到?何必等到你起来,还跟你硬来?”凌二爷勾唇。

    其实,他是真的很满意,苏悠悠在他身边的时候,竟然能睡的那么安稳。

    而他也一样,虽然只是躺在一个床上,并没有任何接触,。但这一夜,已经是他凌二爷在离婚大半年里睡的最好的一夜。

    “哪知道,凌二爷您会不会是个变态?突然想要玩霸王硬上弓!”不要怀疑,这就是偶尔会脑袋生锈的苏悠悠说出来的话。

    一句话,立马又让凌二爷原本的好心情给灭了。

    “这么说,你想尝试一下霸王硬上弓了?”被苏悠悠的一句话激得,凌二爷再度欺近。

    “你当我刚刚在放屁。那什么,我去刷牙,然后带我妈离开。”眼瞅着凌二爷又要过来了,苏悠悠一蹦三尺高,跑了。

    “牙刷浴室里有新的,至于你的衣服今天早上我已经让人送来了一套新的,就放在浴室的架子上。”凌二爷看着紧闭着的浴室门,无奈的摇头道。

    此时,凌二爷拉开了卧室的窗帘,打开了窗户,让外面清新的空气进来。

    只是打开窗户的时候,凌二爷憋见了凌家大宅外竟然停着一辆车。

    而那辆车,亦是凌二爷最为熟悉的。

    有那么一瞬间,凌二爷的眼眸暗了暗……

    ——分割线——

    “老公,你今天早上怎么怪怪的?”谈逸泽临出门之前,顾念兮帮他整理着衣领。

    而谈逸泽的手上,还抱着挥舞着手脚的儿子。

    今儿个是儿子要打针的日子,不过顾念兮的身体现在还不适合外出,所以谈逸泽决定亲自带孩子过去。金孙外出,谈老爷子自然是不可能落单的,也要跟着。

    “哪有怪怪的?”谈逸泽的眼神有些飘。

    其实,他是怕被顾念兮给看穿了。

    “有,你从早上就怪怪的。该不会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吧?”顾念兮说的,是养女人之类的。

    不过这话,倒是带着玩笑的意味。

    可在谈逸泽听来,却是浑身汗毛倒竖。

    顾念兮该不会是知道他谈逸泽将楚东篱送的东西给藏起来了吧?

    “没……没有!我哪里会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不管她看不看得出来,他是不会承认的。

    了结自己,成全了那个老不要脸的,他谈逸泽才不会那么傻呢!

    不过这会儿谈逸泽貌似忘记了,其实他的年纪和楚东篱同岁,也算是老不要脸中的一员。因为他这会儿只忙着咒骂楚东篱那个不要脸的货。

    ------题外话------

    今天是舔着老脸来求年会的票子。

    爱偶彪悍更新滴亲们,给俺投个年会的票子。

    爱偶从不断更滴亲们,给俺投个年会的票子。

    么么哒→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