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81章 谈某人的干飞醋

    “真的没有?”顾念兮再度追问。

    “没有,好了我先带儿子出发了。”

    说着,谈逸泽便抱着儿子转身离开了,谈老爷子也立马跟了上去,将他的宝贝金孙抱在怀中。

    “早去早回,”顾念兮在他们出门之后提醒着。

    他们儿子胃口比较好,寻常吃了一会儿就想吃。

    没有吃的,他就会瘪着小嘴,也不哭闹。

    可每回顾念兮一看到儿子那小模样,就心疼不已。

    “知道了,你进去,外面风有点大。”

    上了车的谈逸泽,还不忘这么说着。

    目送着他们远去之后,顾念兮这才进了屋。

    屋里,刘嫂正在收拾着大厅,顾念兮本来是想要帮忙的,可见到这会儿才刚刚从楼上下来的陈雅安,顾念兮改变了主意。

    “雅安,你怎么这么晚还没有去公司?”今儿个又不是什么法定的节假日,陈雅安都这么个点了,还在家?

    估计,今天公司交给的任务,都完成不了吧?

    别看顾念兮生孩子的这段时间,都没有去公司。

    可关于明朗的事情,几乎没有什么人比她更清楚。

    这,便是顾念兮和陈雅安最大的不同。

    在顾念兮看来,明朗集团终归是谈家的。就算将来会有继承人的问题,但顾念兮一点都不在意。反正她自己有几间小公司可以经营,不就行了?明朗继承人会是谁,她顾念兮也管不着。顾念兮最注重的,是自己自身的发展。

    那靠着老一辈当米虫的人,顾念兮一点都不喜欢。

    不过只要是顾念兮认定为是分内的事情,便会尽心尽力的去做,将这个明朗给做大做好。

    可陈雅安不同。

    她觉得现在自己在明朗集团又没有得到重用。

    再者,现在谈建天还在。

    这明朗集团将来的归属人是谁,都说不定。

    她陈雅安可没有心胸好到,为他人做嫁衣的地步。

    所以一般的工作能赖着就赖着,做不好反正组内的人会要因为进度问题,把她的也顺便给做了。

    “没有,头有点疼,今天打算请假。”陈雅安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有些装模作样的嫌疑。

    明朗明朗?

    顾念兮好像对着她的时候,开口闭口的都是明朗。

    现在明朗集团都还不是她的,她就这么猖獗了。

    要是将来明朗落入了顾念兮的手中,更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不过关于这一点,陈雅安现在也不急。

    反正现在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现在谈逸南至少是站在她的这边的,再者舒落心也是虎视眈眈的盯着整个谈家,顾念兮想要将整个谈家给吞了,也要看她有没有那个能力。

    “是真的疼,还是假的疼?”顾念兮看陈雅安的样子,继续问。

    “大嫂,难道头疼还有分真假的?我警告你,别太过分。”她还是看不惯顾念兮这嚣张的气焰。

    “这话,我同样送给你。别以为我最近没有去公司,就不知道你的业绩照样还是我们这个部门拖后腿的!我可告诉你,下个月就要进行业绩考核了,到时候你要是不达标的话,就算你是我的弟媳,我也照样解雇。”

    一个成功的集团,不应该是皇亲国戚,还养米虫型的。

    不然,就是自取灭亡。

    “你……你只是区区一个部门经理,你还真的以为你是明朗集团的董事长了?”陈雅安还真的没有想到,有业绩考核的这件事情。

    以她现在这样的状况,想要通过考核,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这也是,现在她对顾念兮恼羞成怒的原因。

    “我顾念兮的确不是什么董事长,不过我也是有部门里的任免权的。再说了,我在你这里这么说,在爸的面前也同样敢这么说。而且我敢百分百确定,爸是支持我的这个想法的!”

    顾念兮几乎是没有任何迟疑的说粗话了这样的一番话。

    “你……”咬着红唇,陈雅安说着“你”字,你了个半天,仍旧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最终,本来就穿戴整齐的她,只能朝着大门处走去。

    看着远去的陈雅安,顾念兮耸了耸肩……

    ——分割线——

    “悠悠,那妈就先回去了。等下一次,我再和你爸过来,和你好好的玩几天。”机场,苏妈妈拿着护照和机票,站在登机口的位置。

    “妈,路上要小心。有什么事情的话,就给我打电话。还有,我往你银行里打的那些钱,你就拿出来用,别舍不得花钱。”苏悠悠现在有了顾念兮给经营的那几家公司,存款本上的钱钱很多。

    不过为了不让苏妈妈怀疑,她每个月还是两千三千的往苏妈妈的账户上打。

    可以苏悠悠对苏妈妈的了解,她存进去的那些钱,苏妈妈定然是不会轻易去动的。

    “你说的,妈都知道了。你,要好好的。知道么?”苏妈妈的眼眶有些红,这样的她和记忆中那嚣张跋扈的形象,真的有些不大相同。

    有那么一瞬间,苏悠悠的嗓子哑了。

    而苏妈妈这会儿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转身对一直都站在边上的“女婿”凌二爷说:“这丫头从小就大大咧咧的,没个正经。还请你多多包涵,也请你好好的照顾她。悠悠的脾气是不好了点,不过你要知道,她的心地是好的……”

    说到这的时候,苏妈妈的嗓子也和苏悠悠的一样,哑了。

    这是时隔一年之后,母女的再度见面。

    这一次见面,苏妈妈再也没有了最后那次见面的时候那样的火爆。

    也对,父母和子女之间,哪有什么隔夜的仇?

    听着苏妈妈说的那些,凌二爷反手握住了“岳母”的手,道:“妈,你放心好了。悠悠什么脾气我再清楚不过了。我会代替您,好好的照顾她,好好的对她的。”

    凌二爷说的这一番话很是真诚。

    真诚的,苏悠悠感觉这不像是一出“戏”!

    “那就好。”

    说着,苏妈妈再度和苏悠悠拥抱了一个之后,走了……

    看着母亲越走越远的身影,有温热的东西从苏悠悠的眼眶里跑了出来。

    “悠悠,妈上飞机了!”凌二爷说着,想要伸手抚上苏悠悠的脸庞,想要亲手替她擦去滑下的泪水。

    可手还没有触及到苏悠悠的脸之时,就被苏悠悠轻而易举的给躲开了。

    他的手,抓空了。

    不过凌二爷并没有将手收回。

    或许,是因为眼前的事情,让他太过于专注。

    专注到,忘记了其他的事情。

    在看了好久苏悠悠那张素净的脸盘之后,凌二爷用着沙哑的有些不像是他的嗓音,道:

    “你哭了!”

    “不是,那是沙子跑进眼睛了!”苏悠悠会在别人的面前展现自己的懦弱,掉眼泪么?

    答案,是不会!

    所以,刚刚落下的温热,绝对不是因为伤心或是难过。而是,沙子跑进眼睛的自然反应。

    这,就是苏悠悠。

    不喜欢在别人面前展现自己的柔弱面的苏悠悠。

    听着苏悠悠的那些话,凌二爷不打算去拆穿她。

    只是,看着那样红着眼眶的她,他的心揪成了一团。

    “好了,我们回家吧。”说着,凌二爷想要伸手拦住苏悠悠的肩膀。

    可手一动,苏悠悠已经自动的跳出他大掌所能勾到的范围。

    “凌二爷,您会不会太入戏了?”

    此时的苏悠悠,已经擦掉了眼角的泪光。虽然眼睛有些红,不过在几个深呼吸之后,她的嗓音已经变得和平常没有什么区别。

    把她苏悠悠的妈,一直喊成妈。还说,“我们回家。”

    这些,在现在的苏悠悠看来,简直滑稽至极。

    “……”听着苏悠悠的话,凌二爷的眉心处出现了明显的折腾。

    明显的,这样的结果不是他凌二爷想要的。

    “凌二爷,入戏太深,会中毒的。好了,我们现在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一句话,她便将他们的关系给撇远了。

    扫了男人一眼,苏悠悠转身便抬腿准备离开。

    “悠悠……”

    男人见她要离开,突然也变得有些慌。

    一伸手,他的长臂死死的拽住了苏悠悠的手。

    将她,给拽回到了自己的面前。

    对上那双他凌二爷最爱的清澈眼眸,他缓缓的张了张薄唇,道:“悠悠,不管你信不信,我从来没有将这一切当成一场戏。”

    他爱她,很爱很爱。

    只是,几个月之前,他还真的不知道怎么爱她。

    现在,他懂了。

    他想要,比以前更好的爱她。

    昨天,苏妈妈的到来,让凌二爷看到了一丝希望。

    在苏妈妈到来的这段期间,苏悠悠都和他在一起。

    他也对对着她,甜甜的喊着那个熟悉而陌生的称呼——“老婆”。

    更能,将她的母亲,当成了自己的母亲,喊——“妈”。

    这一切,凌二爷没有弄虚作假。

    因为,他没有将这一切当成一场戏!

    “那是你的事情,和我苏悠悠没有半毛钱关系!”扭头,苏悠悠甩开了他拽着的手,大步离去。

    而凌二爷则在看着女人消失的大门,失了神……

    ——分割线——

    “兮兮,你爸在家里买了一张小床。不过我估计他,什么都没有和你说吧。”趁着女婿和孙子都不再,殷诗琪拉着女人在他们的卧室里聊天。

    “爸爸买了小床?”确实,这事情顾印泯同志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和她讲。

    “是啊,上次我回去的时候,那小床就在家里了。估计,已经买了好几天了。还有,一个学步车。都放在你的卧室里。我看,你爸是希望你能回家住上几天。”

    殷诗琪今儿个拉着顾念兮聊天,其实也是这个目的。

    在这谈家虽然呆的舒服,但总归不是自己家。

    若是顾念兮能带着小宝贝回到d市和他们住几天的话,那就好了。

    “那等我今晚和逸泽说说。”顾念兮其实也有些想家了。

    不过,这还需要几天。

    等顾念兮处理好这边的事情,才能过去。

    谈逸泽估计没有什么问题,没准还会缠着要一起去。

    再者,这谈老爷子现在如此依赖他的这个金孙,也不知道会不会放人。

    “好,那你爸听了应该会很高兴才对。”要知道,顾印泯现在可是恨不得将他的宝贝疙瘩带回家自己看着,不用让谈逸泽这个混蛋霸占。

    之后,母女两人聊了挺多。

    谈逸泽带着儿子回来的时候,顾念兮已经上楼去休息了。

    不用说,儿子一到家,自然被两个老人家抢着走了。

    儿子被带走,谈逸泽也难得的清闲,迈开脚步就朝着卧室里走去。

    “是不是很困?”谈逸泽进门的时候,发现顾念兮已经躺下了。

    睡的,好像有些熟。

    谈某人不说二话,立马脱掉了外衣,躺了进去。

    这个时间点好好休息一下,下午还要去回部队。

    “挺困的,一到夏天吃完饭就想睡觉,感觉都快要变小猪了。”顾念兮感受到身边那个熟悉的怀抱,立马靠了过去,枕在谈逸泽的手臂上,抱着他的腰哼了哼。

    现在她和谈逸泽什么都做过了,儿子也生了。对他,自然没有什么好矜持了。

    再说了,靠着这枕头,她睡的都有些不习惯。

    要知道,他们晚上睡觉的时候,她也一直都是枕着谈逸泽的手臂睡觉的。

    “小猪才好,”谈逸泽很不客气的吻了吻顾念兮的唇。难得儿子不在这个房间,他的动作也可以稍微大一点。

    “讨厌,不要这样。毛手毛脚的,人家要睡觉。”

    “好不容易儿子不在这里,就让我亲一个。”

    “儿子呢?”

    被谈逸泽这么一提,顾念兮终于记起他们的儿子了。

    要是小娃知道,他就这么被恩爱的父母给忘记了,估计都有些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了。

    “被爷爷和他外婆带走了,估计一个在喂牛奶,一个在逗他玩。”说到这的时候,谈某人的爪子不安分了,开始往上探寻:“这么个美好的时刻,别提那小子了。”

    说完这话,男人就的唇就直接压了过来。

    等到结束的时候,顾念兮的精神也好了不少,转身问谈逸泽:“老公,我爸想要我带儿子回家住几天。我妈说,他连小床都买好了。”

    “……”第一时间,谈逸泽没有开口。

    而是想起了,顾印泯同志每一次看到他和顾念兮热乎,都像是面对敌人一样。

    显而易见,他的岳父大人可是非常疼爱自己的女儿的。

    可问题是,这岳父大人貌似把他谈逸泽给当成敌人了。

    这,可不好。

    “过去住几天就几天,不过还要等几天吧。我请了年假之后,再陪着你们娘两过去。”要知道,d市不仅有一个将他谈逸泽当成了敌人的岳父大人,更还有楚东篱那个老不要脸,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

    腹背受敌!

    谈逸泽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将自己的老婆儿子送过去?

    不过这会儿,谈逸泽还想到了被自己窝藏在衣柜里的那套亲子装。

    要是到那边的话,遇到楚东篱被他提起的话,这可怎么办才好?

    可顾念兮并不知道此刻的谈参谋长正在担心什么。

    听到他答应,顾念兮立马毫不吝啬的在他的脸颊上印下一吻。

    “老公真好!”

    得了香吻的谈某人,却没有往日那样死皮赖脸的再度赖上来,而是在琢磨着,该不该将衣柜里的那套亲子装和顾念兮坦白了?

    ——分割线——

    苏悠悠和凌二爷,是在机场分道扬镳的。

    这之后,她便一个人在大街上晃悠了起来。

    反正今天也没有什么事情要做,倒不如一个人在街上好好的玩。再说了,今天的天气虽然热,不过还有丝丝凉风,是最适合逛街不过的。

    要是顾念兮现在能出来一起逛街,就更好了。

    不过现在顾念兮的身子还是不大合适,苏悠悠还是忍了下来。

    只是此时在大街上闲逛的苏悠悠却没有意识到,昨天晚上她的手机,不小心就落在了她和凌二爷的那间卧室里。

    而这个时候,等候在凌家大宅外面的骆子阳,已经等的快要疯了。

    一整夜,一整夜过去了!

    现在,都快到傍晚了。

    这苏悠悠一直都没有从这里走出来,到底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想到这,骆子阳感觉是被人淋了一身冷水。

    苏悠悠,你到底在里面做些什么?

    难道,你到现在还对那个男人念念不忘么?

    再一次,骆子阳往苏悠悠的手机上拨电话。

    而刚刚从凌家大宅后门进来,回到卧室准备混一身衣服,顺便命人将苏悠悠昨晚穿的那套衣服送去干洗,顺便制造下一次的见面机会,却不想听到了沙发上传来的乐曲声。

    寻着声音,凌二爷发现了塞在沙发坐垫下面的手机。这,不正是苏悠悠的那把国产超大音量的手机么?

    事实上,这正是昨天晚上苏悠悠塞下去的。不过苏悠悠当时是害怕被母亲看到了她的手机内容,所以才将手机给塞到了坐垫下的。

    却不想,今天早上走的急,没有顾得上这把手机。

    凌二爷看到这把手机的时候,眼眸里顿时有了笑意。

    他还正愁着那套衣服不足以构成下一次去找苏悠悠呢,这把手机的出现真是时候。

    不过在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之时,凌二爷的眼眸又暗了暗。

    二狗子?!

    不就是那骆子阳么?

    终于,在凌二爷的注视之下,手机音乐停了下来。

    频幕又回到了主页,上面显示的是二十五个未接电话,三十二封未查看短信。

    而这些东西,都来自同一个人——二狗子!

    看到这,凌二爷笑的。

    本来,就比女人还要妖娆上几分的脸盘,此刻绽放这抹夺目的笑容,竟然比天空中的繁星还要耀眼,让人移不开眼。

    等急了?

    真好!

    这一刻,凌二爷还真的挺佩服自己今天早上神机妙算的。带着苏悠悠和她妈妈的离开,凌二爷并不是从凌家大宅大门走的,而是从后门。

    一个人回来,他也是走小门。

    因为,大门处还有一个骆子阳。

    他,就是不想要让骆子阳知道,苏悠悠已经离开了。

    他骆子阳不是挺能干的么?

    将他凌二爷的老婆都给拐到他的家里去住着,那个时候他怎么没有想过他凌二爷的心情?

    而这一次,凌二爷就是要让这骆子阳也体验一下,那种烧心烧肺,火急火燎的感觉。

    这一切,其实从苏悠悠踏进凌家大宅的时候,就一直都在凌二爷的掌控之中。

    而苏悠悠的这把手机,更是让凌二爷如虎添翼。

    现在骆子阳还守在凌家的大门前,压根就不知道苏悠悠已经离开了。再者,苏悠悠这货没有将手机给带走,两个人更是不可能联系上。

    见手机上又显示骆子阳的来电,凌二爷很“慈悲”的将手机放在沙发上,然后离开。

    现在他什么事情都不用做,就等着骆子阳将这把手机的电量给弄光……

    ——分割线——

    看到楚东篱出现在电视频幕上,是在晚饭过后。

    此时,顾念兮正好哄完儿子睡觉,吃着刘嫂弄来的水果。

    谈老爷子坐在边上,看着小婴儿床里的宝宝。

    眼眸里的慈爱,不言而喻。

    谈建天和舒落心,吃完晚饭就一同出门了。据说,今晚上好像有个什么商业聚会。

    至于谈逸南,手肘刚好,他已经迫不及待的在明朗集团加班了。最近因为他和顾念兮都没有办法亲临明朗集团,谈建天一个人带队,有好些工作落下了。

    而谈逸南,想趁着这个时候补上。

    至于陈雅安,每天只要能准时上班和完成自己分内的工作就不错了。指望她去明朗集团,倒不如指望母猪会上树。

    这会儿吃完晚饭,她已经说她上了一天的班,累了。需要上去休息。

    那样的工作量,顾念兮一天完成两份都不会觉得累。

    她倒好,弄得跟刚刚打完战似的。

    但不管陈雅安演的再怎么好,谁都看得出,其实她就是不想要呆在楼下,帮助刘嫂收拾碗筷。

    现在顾念兮还要修养,本来这些她都会帮刘嫂做的。

    可眼下顾念兮帮不了,刘嫂只能一个人做。

    而陈雅安又怕自己无所事事的呆在楼下看电视,被老爷子看到了又会生气。所以,她干脆逃到楼上。

    顾念兮咬了一块哈密瓜,乐滋滋的吃着。

    这哈密瓜据说是谈逸泽部队里的小兵家里种的,没有农药也没有激素,纯天然的,可好吃了。

    哈密瓜吃到一半的时候,谈逸泽回来了。

    这两天他还有些忙,想准备自己陪顾念兮他们去d市之前,将自己分内的事情给做好。所以,这几天他都需要到很晚才回来。

    “老公,吃过饭了么?”谈逸泽一进门,小妻子就有模有样的上来帮他接过那顶帽子。

    “吃过了,在食堂吃的。”谈逸泽说。

    “那就好。待会儿要是饿了的话,我再去给你弄点东西吃。”谈逸泽不挑嘴,不过大热天的他吃的不是很好,最近也明显的瘦了点。

    顾念兮担心这会影响到他的身体,所以每天都尽可能的给他多弄一点吃的。

    “来,这个给你,挺好吃的。”为了犒劳工作到这么晚才回家的谈逸泽,顾念兮给他插了块哈密瓜过来。

    “好了,你自己吃。”谈逸泽将瓜给吞进肚子里之后,就嘟囔着。

    而顾念兮这会儿已经自己乐呵呵的吃开了。

    她最喜欢的就是这哈密瓜了。淡淡的清香,甜而不腻。

    “你要是喜欢的话,我过两天再问问他家里还有没有。”谈逸泽看着她吃的摇头晃脑的,心里也乐了。

    他爱她,所以恨不得将天下最好的东西通通都给她。

    正巧,顾念兮又从盘子里挑了一块瓜。

    只是没等她送进嘴里的时候,她看到了电视上出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咦,老公你看,是东篱哥哥。”推了推身边的谈逸泽,顾念兮尖叫着。

    “是他就是他,有什么好尖叫的?好好吃你的瓜,别噎着。”

    谈逸泽有些不满的嘟囔着,随后将有些恨意的眼神落在电视上那张清俊的脸盘上。

    “d市市委书记视察两市合作项目!”

    这是新闻的标题。

    而且,不知道这电视台是不是故意和谈逸泽作对是不是,几次三番的给了楚东篱特写。

    将那双一直都隐藏在镜片后的灰眸,拍的极为清晰,也惹得顾念兮惊叫连连。

    谈逸泽愤恨的往自己的嘴巴里塞了几块哈密瓜,带着恨意看着电视砸着嘴。

    那种哀怨的眼神,就像此刻他谈逸泽嘴里咬的不是哈密瓜,而是楚东篱本人。

    这个阴魂不散的!

    既然没有时间过来看顾念兮,竟然还弄上电视被她看到。

    好在,这新闻很快就跳过了。

    谈逸泽嘴巴里的哈密瓜,也消失的一干二净。

    “老公,你怎么把我的哈密瓜都给吃光了?”顾念兮看完了电视上的楚东篱,低下头来的时候才发现,盘子里的哈密瓜都不翼而飞了。

    “你有电视看就好,还用得着吃瓜么?”他的意思是,你看楚东篱就好,还记得哈密瓜么?

    谈某人的话,带着一阵阵的酸意。

    他谈逸泽也经常出现在军事频道的好不?

    可为毛都没有见到这顾念兮那么激动?

    反倒是这千年才出现在这边电视新闻上的楚东篱,倒是让顾念兮尖叫连连,想想就觉得委屈。

    “可那是你说要给我吃的,你怎么这么坏?”顾念兮小嘴厥的快上天了。

    倒是谈老爷子,在一边看的乐呵呵的。

    他好歹也是过来人,自然看得出谈逸泽今儿个为什么一反常态的将顾念兮爱吃的东西给吃光了。寻常,他都是让着留着,给顾念兮的。

    “……”谈逸泽被爷爷那乐呵呵的样子,看的有些浑身不是滋味。摸了一把自己最近又弄成了小寸头,又开向了电视。

    电视上,没有出现新闻画面。

    倒是,出现了一个和楚东篱有些相似的男主播。

    之所以说有些相似,是因为这人弄着和楚东篱一样的发型,还外加了一副斯斯文文的眼镜。

    看着这样的男人,谈逸泽就觉得讨厌。

    因为他总感觉,这顾念兮就是喜欢这一类型的。

    想都没有想,谈逸泽便说到:“别看这种人长的人模狗样,人畜无害的,还一知识分子的派头,我告诉你,这年头坏人可都不会在脸上注明。”

    谈逸泽的意思就是:楚东篱这厮的就不是好货。

    一看贼眉鼠目的,就想要撬他谈逸泽的墙角。

    但眼下这楚东篱的画面已经过去了,他没有办法和顾念兮直说,于是就拿了电视上的那个男主播开刷。

    不过看这电视上的男主笔,听着谈逸泽的话的顾念兮,却是摸不清头脑。

    这男主播的好与坏,和她顾念兮何干?

    再说了,这男主播就算是个坏人好了,和他将哈密瓜吃光光的,有半毛钱的关系么?

    于是,这一整晚上,顾念兮都在为了她被吃掉的哈密瓜,和谈逸泽作对。

    “兮兮,给我那条毛巾过来。”正洗澡的谈逸泽,发现自己忘了带毛巾,便这么对顾念兮说。

    而很快的,卧室里有这么个女音回应谈逸泽:

    “毛巾,你真命苦啊,竟然要被这么一个无情无义的人用。”

    不过为了防止这谈逸泽出来裸奔,顾念兮还是将毛巾给松了过去。

    “兮兮,你也去洗澡吧。洗完了早点休息。”谈逸泽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看到了顾念兮正坐在床上逗儿子玩。

    儿子刚刚睡醒,喂过奶。

    这个时候,精神十足。

    也是,最好玩的时候。

    顾念兮一摸他的小嘴,他就笑的一脸灿烂。

    这会儿,顾念兮已经完全沉浸在孩子和她的世界中,根本就听不到他谈逸泽的话。

    谈逸泽没有办法,只能大步走了过来,强行让自己出现在这母子两人的世界里。

    “快去洗澡,儿子我来看着。”

    说着,谈逸泽就丢开自己本来用来擦头发的毛巾,抱起儿子。

    小娃儿一见到是自己最喜欢的那个人抱自己,竟然开心的上上下下的扑腾着。

    见此情形,顾念兮不乐意了:“儿子,要看清楚。别看这种人长的人模狗样,人畜无害的。这年头,坏人可不是标注在脸上的。”瞧瞧,你妈今天的哈密瓜就是葬送在这个人的嘴巴里的。

    当然,这后面的这段话顾念兮没有直接说出来。

    不过谈逸泽是谁?

    自然一眼,就看穿了顾念兮的心思。

    当下,男人无奈的摊手:“知道了知道了,明天我就去找两个这样的哈密瓜还给你成不?”

    这小东西恼了大半夜,不就是为了哈密瓜被他给吃光了么?

    因为有了谈某人的承诺,这会儿顾念兮放心的去了浴室。

    看着她蹦蹦跳跳朝着浴室走去的背影,谈某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分割线——

    骆子阳回到别墅的时候,是第二天的夜里。

    此时的他,浑身疲惫不堪。

    本来一张阳光灿烂,年轻帅气的脸盘,此刻下巴已经冒出了不少的胡渣尖。

    再加上连续两天都没有好好的休息,他的眼睑下方出现了两个好大的黑眼圈。

    而他身上的那套西服,是前天去参加顾念兮孩子的满月酒的时候穿上的。

    这么两天没有回家,他就呆在那个狭小的车空间里,张望着凌家大宅。那身西服,早就被他在车上压得有些皱巴巴的,像是咸菜叶子。

    而这两天,他滴水未进。

    身体,已经处于奔溃的边沿。

    唇瓣也干巴巴的,有些开裂了。

    平日里打理的好看的发型,此刻已经不见踪影。

    在这连续两天的时间里,骆子阳时不时痛苦的揪着自己的头发,将整个头弄成了一个鸡窝。眼神换撒,手脚无力。

    靠着自尊,他才勉强支撑起这幅虚弱的身体,从凌家大宅回来。

    这样的骆子阳,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从难民营出来的。

    而此时,骆子阳别墅里的苏悠悠,因为等不到骆子阳回来给她煮饭,只好自己下了碗面条吃。

    不过面条吃到一半的时候,就听到大门处传来了声响。

    “狗奴才,竟然这么晚才回来。你不知道,姐姐都快要被你给饿死了么?”苏悠悠一手端着面条,一手拿着筷子,边走过来边吃。

    “哇,二狗子,你没事吧?”见到这幅模样的骆子阳,苏悠悠除了惊讶还是惊讶。

    在她的印象中,骆子阳都是健健康康的,就算天塌下来也不会砸死他的。

    可今天,骆子阳就像是大病了似的。

    特别是他的衣服。

    向来也非常注重自己的形象的骆子阳,今天竟然穿着一身咸菜西服。

    这点,还真的让苏悠悠又吃惊了一把。

    “二狗子,你该不会被抢劫了吧?”

    不然,苏悠悠实在想不出,有什么能让昂骆子阳变成这幅尊容。

    “二狗子,没事。说出来姐姐也不会笑话你,告诉姐姐是谁,姐姐现在去帮你将东西给抢回来。”

    见骆子阳一直都是张望着她,不说话,苏悠悠竟然有些担心起,这二狗子是不是被抢了的东西太过于贵重,或者是关于他的公司的机密,所以他现在菜一副死了爹娘的样子。

    “苏悠悠……”

    骆子阳只是轻轻的呢喃着。

    喉咙因为长期没有进水,而变得干哑。

    稍稍一动,就像是被火烧着一样。

    但苏悠悠还是大致上的猜出了,他在喊自己的名字。

    “到底怎么了,你倒是给姐姐说话啊!”

    这幅模样,真的有些吓人好不好?

    “苏悠悠,真的是你……”

    他像是听不到苏悠悠的话一样,自顾自的呢喃着。

    因为眼下,在骆子阳的世界里,只剩下穿着睡衣,头发还弄有些乱的苏悠悠一个人。

    这样的苏悠悠,有些邋遢。

    但在骆子阳的眼里,却没有什么人比她更美了。

    他等了接近两天了,终于再见到她,他能不激动么?

    那一刻,他跟疯了一样,朝着苏悠悠飞迸了过来,一把将她苏悠悠给拉进了他的怀中。

    据苏二货的回忆,此刻的骆子阳就像是一只憨厚的金毛犬,扑进了她的怀中。那大脑袋,还时不时的在她的脖子上拱了拱。

    有那么一瞬间,苏悠悠感觉到了脖子上有温热的液体划过。

    那是什么,不言而喻。

    只是,苏悠悠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应骆子阳。

    那一刻,她只能任由这个熟悉,却有些陌生的男人,拥抱着自己。

    一直到,她快要被他勒到不能呼吸的时候,她才开了口:

    “二狗子,你的脑子抽了是不是?你将姐姐晾在这饿了多久你知道么?一回来就这么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

    “你……你饿了?”

    骆子阳的嗓音,沙哑的不像是他。

    抬起头来对着苏悠悠的时候,苏悠悠看到了他唇瓣上因为过度缺水而开裂渗出血珠的唇瓣……

    只是,他的眼神过分的帜热。

    帜热的,苏悠悠只想逃。

    “嗯。”苏悠悠别开了脸,点了点头。

    那一刻,本来还有些虚浮的男人,竟然摇摇晃晃的朝着厨房走去。

    “二狗子,你做什么?”

    “我给你煮饭……”

    他说。

    只是说完这话的时候,他那高大的身躯却在这一刻倒下去了……

    “轰”的一声,惊天动地。

    连带着,他手里刚刚还拽着的饭锅,都摔了个稀巴烂……

    对于这一点,骆子阳一点都没有印象。

    只记得,在他倒下去之前,他好像看到了苏悠悠的身影。

    这一点,足已……

    ——分割线——

    最近几天,顾念兮已经能外出了。

    不过每天,她都只能离开一小会儿。

    因为她的儿子,现在还在喂奶,离不开她。

    但顾念兮也不用担心孩子的照料问题。

    因为这孩子,谈老爷子一直都带在身边,一点都不嫌麻烦。

    而顾念兮正想要趁着去d市之前,将手头上的那些事情都给处理好。

    不然,一离开就是十天半个月,那些东西等到回来,就晚了。

    事实上,需要顾念兮处理的就是她投资成立的云阁饭馆,至于其他的苏悠悠现在已经回来了,顾念兮相信苏悠悠能够自己处理好。

    顾念兮到云阁的时候,经理已经等候在一旁。

    给顾念兮送上温开水的同时,也顺便给顾念兮送上了最近云阁里新出的菜式,让她试试味道。

    “这脆皮虾球挺不错的,不过其他的两个菜的味道可能太淡了。”其他的两个菜,味道都过淡了。

    若是给南方那些讲究清淡的客人还可以,但对于北方人的味道就淡了。

    “关于这点,我会和大厨反馈一下。”

    经理说。

    “对了,暑期将近,我觉得我们应该弄个什么活动之类的。”云阁现在已经扩大店面不说,城里头又开了个分店。

    那是一家倒闭了的超市,店家急于脱手,地皮的价格不算高。

    顾念兮和苏悠悠那边借了点钱,将那块地皮给盘了下来,重新装修之后,作为云阁的分店。

    其实云阁老店的客源,是不用担心了。经常一到饭点,这边就是人山人海。

    有时候,还需要排队等上大半个钟头。

    现在顾念兮担心的,是新店没有客源。

    因为新店坐落在郊区,也就是和谈家比较近的位置。

    那个地方,来往的人会比较少。

    所以开店的初期,顾念兮打算用一些促销活动,来吸引顾客。

    暑假,就是个最好的机会。

    等到生意上了轨道,就不用了。

    “这个其实策划部已经想到了。例如吃了几百优惠百分之多少之类的,还有就是高考的学生凭借录取通知单,就可享受几折优惠。”

    高考,是人生重要阶段。

    而这个时间点,高考正好放榜,几家欢喜几家愁,这是常有的事情。

    这边,比较重视教育。

    一般孩子考上好学校,家长都会带他们出来吃顿好的。

    这个促销活动,听着也挺不错的。

    “那好,你让他们尽快你一个详细的计划,这两天发到我的邮箱去。”

    抽空看一看,要是行了,就可以实施了。

    “至于新店的负责人,现在找到了没有?”顾念兮现在还要给孩子喂奶,不方便外出,新店自然还是需要一个管事的。

    “负责人我打算就在我们店里找一个过去。反正这边的事情他们在这里都看过,大致上也知道要做些什么。再者这边的店员都是顾总看过的,人品也信得过。”

    “也对。那就尽快确定,确定好了发一份详细的资料给我。还有,这两天我可能要去一趟d市,到时候就不方便过来了。你们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就打我的手机。”临出发之前,顾念兮要将这些事情都交代清楚。

    “好的。”

    “那好,今天就先这样了。我还要赶回去看一下孩子。”顾念兮带走了几本账本。

    本来是想要径直离开的,却没有想到,她会在云阁里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

    吃惊之余,顾念兮并没有直接走出去。

    而是选了云阁里一个隐蔽的位置,正好看着那一桌。

    “你先去忙吧,我在这里看一看。”

    “好的。”

    等经理出去的时候,顾念兮便再度将视线落在不远处的那两抹身影上。

    这两个人,大家都不陌生。

    一个就是当初抢了顾念兮的男友,却还谎称自己是市长千金,每每出口都大言不惭的霍思雨。

    而另一个,则是陈雅安!

    此刻,还没有到饭点。

    这两个人却出现在这里,着实让人有些纳闷。

    再者,这两个人一个是谈逸南的前妻,一个是现任妻子。

    再怎么说,都是敌对状态。

    可今儿个却坐在一起,这一幕怎么说都有些别扭!

    ------题外话------

    看了一下年会的票子,各种桑心。丢人都丢到姥姥家了,呜呜

    咱不求靠前,只求不丢人。

    打滚耍赖,麻烦亲们给几个。

    ⊙﹏⊙‖i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