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82章 离间,计中计

    看着不远处,霍思雨和陈雅安有说有笑的样子,顾念兮可不认为,陈雅安那个心胸,能容纳的下谈逸南的前妻。

    依照现在陈雅安的那个笑容看,她估计应该不知道,现在坐在她对面的人,就是谈逸南的前妻吧?

    不然以她那不能绕弯的脑子,还不得直接将菜盘子都直接扣到霍思雨的脑袋上?

    想到这,顾念兮的指尖轻轻的敲了敲桌面。

    再者,她将视线落在了霍思雨的脸上。

    和前一段时间相比,这阵子的她脸色看上去好了很多。

    特别是她那精心又考究的妆容,还有她那指甲彩绘,实在让人看不出她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了。

    联想起前一天夜里霍思雨打来的那个电话,顾念兮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一次,霍思雨卷土重来,恐怕要的不是谈逸南的妻子那个位置那么简单吧?

    再者,顾念兮从霍思雨现在那身名牌套装也看得出,霍思雨已经摆脱了那日在超市里见到的那个售货员的身份。

    现在具体她在做什么,顾念兮也不好说。

    不过不知道,不代表不能查。

    像谈参谋长说的,有些事情,要做到防范于未然才好。

    不过现在顾念兮也大致的看穿了这霍思雨,恐怕是用花言巧语取得了白痴又傻帽的陈雅安的信任,想要控制她,在背后捅整个谈家一刀吧?

    只是霍思雨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她约见陈雅安的地方,竟然是在她顾念兮的地盘。

    而且,竟然还被她顾念兮撞了个正着。

    不过因为距离有些远的关系,顾念兮并没能听到他们在说些什么。

    只知道这个傻帽陈雅安,竟然和这霍思雨有说有笑,竟然还碰了杯。

    眼下,顾念兮要出去是不可能的。

    因为这两人坐的位置比较接近于门口,要是她顾念兮这么冒冒失失的走出去的话,不就被他们两人都看到了么?

    再者,看到是小事。

    要是被这霍思雨发现她顾念兮撞见了她们的碰面,到时候这霍思雨岂不是有了防范?

    想到这,顾念兮安坐于桌子前。享受着刚刚经理给她试吃的美食的同时,也给谈逸泽拨了一通电话过去。

    此时,谈逸泽正看着文件。

    长时间对着一份枯燥的东西,自然是有些疲惫的。

    而顾念兮的电话,无疑就像是一场大旱之后的甘露一样,滋润着谈某人的干涸的心灵。

    盯着手机屏幕上的显示,谈逸泽的黑眸比夜空的繁星还要璀璨。

    “喂兮兮?找我有什么事情?”

    谈逸泽在接电话,边上的小刘则是看不下去的。

    腰肢谈参谋长能在接他的电话的时候有一半对待嫂子这么好的态度的话,那该有多好?

    愤恨的瞪了谈逸泽一眼之后,他决定低头好好整理好文件。

    尽快处理好这些东西,回家陪老婆,不用面对谈逸泽这张扑克脸。

    “喂,老公啊,你要下班了没有?”顾念兮咬了一口炸虾,问道。

    “还没有,怎么了想我了么?”谈逸泽听到顾念兮在期盼着他下班,仿佛接到了什么好消息似的,笑的比春日里绽放的桃花还要妖冶。

    “贫嘴!”

    顾念兮嘟囔着这一句的时候,正好边上的一桌喊着:

    “服务员……”

    “兮兮,你在外面?”

    “嗯。今儿个难得天气好,我就出来转一圈。不过,老公你猜猜看,我刚刚看到谁了。”

    顾念兮并没有隐瞒自己在外面的事实。

    “谁啊?”不会是,楚东篱那个老不要脸的吧?

    要知道,昨晚上他还出现在这个城市的新闻上呢!

    想到顾念兮昨晚上对着楚东篱那张脸尖叫,谈某人的心里就各种不是滋味。

    见谈参谋长打着电话还拉着一张老脸,边上的小刘不厚道的笑了:谈参谋长,你也有今天!

    被谈逸泽一瞪,小刘立马收住了裂开的嘴,赶紧低头,假装自己很认真的在审核文件,一点都没有偷听谈参谋长打电话。

    “你猜猜么!”

    顾念兮本来是想要卖关子。

    而谈逸泽一听,醋意横飞,道:“该不会是那个四眼吧?”

    因为察觉到边上的小刘可能正在偷听自己讲电话,所以此刻的谈参谋长对楚东篱的称呼,已经很“含蓄”了。

    起码,不会称之为“小白脸”。

    “什么呀?你该不会说的是东篱哥哥吧?”

    印象中,他们认识的那群人好像就只有楚东篱一个人戴眼镜吧?

    其他的就算有些近视,都是带着隐形眼镜。

    “也就那四眼了!”谈逸泽翻了个白眼。

    在他谈逸泽的脑子里,楚东篱就是个四眼田鸡,有什么好得瑟的?

    “讨厌,别乱说。”

    “谁乱说了?”听到顾念兮还为楚东篱那厮的作辩护,谈某人的心里比被醋淋了还要酸。

    “好了,咱不闹了。我说我遇见霍思雨了!”

    顾念兮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明显压低了声音。因为她害怕,被不远处的霍思雨给听到了。

    而听到霍思雨这三个字的嘶吼,谈逸泽的眼眸明显的一暗。

    老实说,对这个满口胡话的女人,他确实没有一点好感。

    再说了,这女人的心忒狠了点。

    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又指不定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霍思雨?你要小心点,那女人不是一般的狠。要不,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过去一趟。”谈逸泽怎么说,都怕自己的妻子被欺负了。

    “老公,我就那么傻,会上去和她硬碰硬么?”虽然谈逸泽的护短,让顾念兮很窝心。不过这个老公太过担心她,也不见得是好事。这样,她怕束缚了自己的手脚。“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他们两个人发现我的。”

    顾念兮又补充了这么一句。

    “两人?”听到这,谈逸泽察觉到了重点,问道:“还有谁?”

    这霍思雨的心思一直都不正。

    如今再度出现,和她接触的人必然也有可能成为她的棋子。

    “是陈雅安!”

    “嗯?”谈逸泽的这一声,是提高了声调。很明显,他也对陈雅安会和霍思雨这样的女人坐在一起而赶到惊讶。

    难道,这笨蛋陈雅安都没有发现,这个女人就是她丈夫遗臭万年的前妻?

    “我看他们,还有说有笑的样子!”顾念兮知道这会儿陈雅安也引起了谈逸泽的关注,便继续开口。“我觉得,以陈雅安的脑子估计还没有想到这个女人是她丈夫的前妻。”

    “……”听着顾念兮的话,谈逸泽的眼眸暗了暗。

    陈雅安这一次卷土重来,怕是要的不仅仅是谈逸南那么简单了。

    在这一点的看法上,他和顾念兮的想法是一致的。

    不过现在,还是先按兵不动的好。

    免得,待会儿打草惊蛇。

    “老公,我查查这霍思雨最近都做了什么事情,你能帮我么?”

    “你觉得呢!”男人没有不答反问。顾念兮要的,他谈逸泽哪有不给的道理。

    顾念兮一下子就知道了谈逸泽的意思:“谢谢老公。”

    “谢我就早点回家去。待会儿给我弄杯橘子茶,这天气热死了。”谈某人不断抱怨着这个天气。

    不过在小刘看来,这谈参谋长哪会热的浑身不自在?

    你看他现在那个眉开眼笑的样子,摆明了就是在得了便宜卖乖,想要在她老婆哪里得到什么甜头。

    而谈逸泽一向惊觉,立马又注意到小刘一直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

    当即,男人的黑眸扫了过去。

    冰冻三尺!

    绝对是冰冻三尺的感觉。

    小刘立马识相的低下了头:我在认真工作!

    “老公要喝这个?那好,我待会儿回家就给你泡好。要不要我给你放冰箱,冰冰凉凉的?”

    “不要,我要热腾腾的。”

    “好,那就热腾腾的。”她就知道,她家的谈参谋长不喜欢放在冰箱里的东西。

    就算是大热天也好,一般他宁愿喝热烟直冒的茶,都不肯喝冰箱里的饮料。

    和顾念兮打完电话之后,谈逸泽又扫了一眼刚刚一直时不时偷听他讲电话的小刘。

    “小刘,你最近好像挺闲的?”

    一句话,不咸不淡的。

    小刘抬头便看到了,谈逸泽那张在办公室里千年不变的扑克脸上竟然有了笑容。

    没错,谈逸泽笑起来,真的有种风华绝代的感觉。

    这一点,着实也让小刘惊艳了一把。

    不过问题是,一个千年的冰山突然对你热火朝天的,那感觉比下了地府还要恐怖的好不好?

    看了谈逸泽的脸,小刘立马回答:

    “回谈参谋长,不闲!”

    “不闲?那为什么有时间管东管西的?”他说的,是小刘偷听了他讲电话,而且还一直扰乱他。

    “谈参谋长……”我没管东管西的。

    小刘想要这么说。

    可话还没有说完,谈逸泽便先行开口道:“操场十圈之后,立马回来报告。”他还有事情想要交代他去做。

    而小刘在听到了谈逸泽这番话之后,心里就算有再多的不愿又怎么样?

    还不是,只能灰溜溜的跑向操场?

    ——分割线——

    “今天能和陈小姐见面,真是我的荣幸。”在顾念兮的云阁里,霍思雨和陈雅安聊到最后两人的心情似乎都很好。

    连声音,都比之前的响了许多。

    这会儿,顾念兮也能听到他们的谈话。

    “还喊什么陈小姐的?思雨,我们互喊名字就行了。”论说起来,陈雅安比顾念兮的年纪大,自然也比霍思雨的大。

    顾念兮听到他们正说着这些的时候,也不自觉的将身子前倾,想要多听到一些什么。

    可没有办法,之后他们的对话都有些没有营养。

    “那好,我喊你雅安姐吧。今天咱们说的这些就初步定下来了。等找个时间,我们再碰面。”

    霍思雨不愧也是商场上的老将,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

    连顾念兮,都有些佩服她。

    “好。那我等你电话。”陈雅安一向是别人说什么,她就听什么的。

    “那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我还有点事情,雅安姐我就先走了!”

    “那好,下次再见。”说完这话,两个人都站了起来,而且还相互握了握手。

    之后,霍思雨就离开了。

    踩着,她一向最情有独钟的十几公分的高跟鞋。

    而陈雅安这之后还坐了一会儿,吃完了桌子上的小点心之后,也紧跟着离开了。

    她们的谈话,顾念兮是摸不清这两个人之间到底有什么的阴谋。

    不过顾念兮倒是看出来了,这两人之间一定有事。

    而且,还约定好了下次见面!

    看来,这两天她在去d市之前,要将陈雅安这女人的想法给逃出来才行!

    想到这,顾念兮将服务员刚刚为她送上来的茶一口饮去。

    ——分割线——

    谈逸泽到家的时候,顾念兮果真已经被他泡好了热腾腾的橘子茶。

    “回来了,事情办的怎么样?没什么事吧!”谈逸泽先行朝着顾念兮走了过来。

    一把,便将她揽进了自己的怀中。

    好吧,说到底他还是有些担心,他的女人会被霍思雨给欺负了!

    不过到底,他们两夫妻很默契。

    在家里,他们不会将陈雅安今儿个和霍思雨见面的事情给说出来。

    “没事。都当爸的人了,怎么还没有个正紧。”顾念兮嗲怪了一声,顺便拉着谈逸泽的手,来到了沙发上。

    “来,快喝吧。不然凉了你又不想喝了。”谈逸泽一直都喜欢喝热水,冷了的他一般都不喝。

    “好。”谈逸泽不说二话,拿起顾念兮泡好的橘子茶,就开始喝了起来。

    热腾腾的感觉,甜中带着一丁点的酸味。

    顾念兮大概还多放了蜂蜜,闻起来清香扑鼻。

    “真好喝。对了,儿子呢?”

    这就是父子天性。

    将一杯的橘子茶下肚之后,谈逸泽便找起了儿子。

    就算有时候下班再晚,他也会抱着儿子转悠两圈。

    当然,如果不是这儿子寻常都霸占了属于他谈逸泽的位置的话,那他没准会更疼这孩子。

    “刚刚喂完了奶,被爷爷抱着去老陈家里唠嗑了。”谈老爷子就是喜欢向别人炫耀他的这个金孙,对此顾念兮也没办法。

    “爷爷也真是的。那小家伙吃饱了要睡觉,待会儿没准要闹了。”他们儿子的脾气,谈逸泽算是最清楚了。

    寻常的时候,小家伙是不会闹。

    不过要是喝完奶想要睡觉的时候,就要闹了。

    果然,没过一会儿。

    谈老爷子抱着苦恼不已的小家伙回来了。

    “兮兮啊,这孩子想睡觉,谁哄都不行。”

    刚刚,他谈老爷子和老陈两个人,可是使尽了浑身解数想要逗这小娃娃开心。

    你想想,这两个年纪加起来都一大把的老人家,愣是在这个小奶娃的面前做鬼脸,逗他开心,容易么?

    可这小娃娃也真是的。

    大半天了,都不肯买账。

    看着她掉泪,这好比在谈老爷子的身上割肉。

    当即,他就抱着孩子跑了回来。

    顾念兮顺势从谈老爷子的手上,将孩子接过来。

    不过这孩子一进家里,就不哭了。

    这会儿呆在顾念兮的怀中,大眼珠子还老是盯着谈逸泽的方向看。

    “老公,你儿子找你。”顾念兮说这话有些酸不溜秋的。

    她每天都给这儿子喂奶好不好?

    别人一般都是跟母亲亲的,可他们家这小娃娃,愣是只惦记着他家的谈参谋长!

    “说什么呢?那一丁点大的小娃懂什么?”谈逸泽知道顾念兮这会儿有些吃醋了,故意不接过孩子。

    “别说,他还真的像是在找你。你看,他的眼珠子一直都看着你。”老爷子没有那么细心,考虑到顾念兮的心情。

    只见到这小娃娃一直都盯着谈逸泽,有些好笑。

    小娃娃一直都盯着谈逸泽看,可等来等去却发现他都没有抱自己。

    这会儿,瘪嘴了!

    “这孩子,”看着自家儿子这么粘乎自己,谈逸泽无奈的摇了摇头,最终还是从顾念兮的手上接了过来。

    “小男子汉,不准哭。再哭,我就将你丢垃圾箱去。”谈逸泽除了对待顾念兮会懂得什么叫做温柔之外,对儿子叫一个严厉。

    看着谈逸泽对儿子这么说,顾念兮还真的挺担心,这男人的脾气一上来,还真的把他们的儿子给丢垃圾桶去。

    想到这,顾念兮赶紧上前:“说什么呢!儿子还小才,我们不当什么男子汉,你别吓坏他。”

    顾念兮对儿子偶尔的卖萌,可是心疼到了骨子里。

    哪里会舍得让其他人吓唬到他?

    说着,顾念兮本来想要从谈逸泽的手上将儿子给抱回来。

    可没有碰到手,却见本来还瘪嘴,像是准备大哭大闹一场的儿子,这会儿竟然好了。

    除了那眼角挂着的泪珠子让人心疼之外,其他的都是好好的。

    看到这,谈某人臭屁的和顾念兮说:“看吧,他自己相当男子汉的!”

    “行行行,你们爷俩就在这里当男子汉,我进厨房去帮刘嫂的忙。”

    对于这爷俩,顾念兮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转身,她进了厨房。

    晚餐做好的时候,顾念兮出来的时候看到谈逸泽而然抱着儿子。

    不过儿子在他的怀中,睡的那叫一个踏实。

    偶尔还会在睡梦中,踢踢小腿,发出一阵铃铛声响。

    那铃铛是银饰,是苏悠悠这当干妈的给送的。

    一对绑在儿子的脚丫子上,现在还有些大。

    不过再过几个月,就差不多了。

    “老公,你哄他睡着了?”顾念兮走过去,拿了毛巾给儿子擦了擦小嘴边的口水。

    “没哄他,不过是让他和我一起看军事频道。他竟然就偷懒了!”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黑眸有些无辜。

    顾念兮一听,还真的不知道该说谈逸泽这个极品老爸。

    拉着还不到百日的儿子看军事频道,这世界上也就只有谈逸泽这个彪悍的老子做的出来。

    怪不得,他儿子睡的这么香。

    敢情,是被电视上的那些飞机大炮给催眠了!

    “来,把儿子给我吧,我把他放小床里。”顾念兮说着,伸手去接儿子。

    而这小家伙不知道是睡着了也知道要离开了谈参谋长似的,当下有些不开心的挥舞了脚,小手还一个劲的拽着谈逸泽的衣服。

    “算了,还是我抱他吧!”对于儿子对自己这么个粘乎的劲,谈逸泽也有些无奈。“这小子,要是在喝奶的时候这么粘我,就好了!”这样,就不用和他谈逸泽抢地盘了。

    见谈参谋长抱着儿子离开,还边走边说这些话,顾念兮羞得就差直接在地上挖个洞钻了。

    晚饭的时候,顾念兮又见到了陈雅安。

    不过没有查到这霍思雨这之前都做了些什么事情,顾念兮不会在这个时候自露马脚。

    谈逸泽也像是知道顾念兮的心事似的,对于今天下午发生的那些事情,只字不提。

    一顿饭吃下来,他们夫妻两人都藏着心事,吃的不多。

    倒是这陈雅安,像是饿死鬼投胎似的,竟然吃了三碗白饭?

    ——分割线——

    骆子阳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

    不过他所呆着的地方,不是家里,而是医院。

    那天他突然就那么昏倒了,苏悠悠还以为他要死了呢,就直接打了急救电话。

    “二狗子,下回我最多不让你给我煮饭了。不准这么吓我了,知道么?”苏悠悠一直以为,骆子阳是被自己气成这样的。

    一见到骆子阳醒来,她便信誓旦旦的说了这话。

    而骆子阳这会儿输了营养液,还有睡了一觉之后,精神已经恢复了。

    这之前发生的事情,他也都想起来了。

    “说什么话呢!能给你煮饭,是我的荣幸。”骆子阳醒来之后,没有忘记调傥苏悠悠一番。

    若是以前,苏悠悠定然会臭屁一番。

    但昨天被吓坏之后,苏悠悠不敢这么臭屁了。

    “去你的,我去给你买点吃的过来。医生说你长时间却说不进食才弄成这个样子的。我说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咱现在是在这城里,又不是在撒哈拉大沙漠,至于弄成这幅鬼样子么!”

    说到骆子阳的病因,苏悠悠都有些咬牙切齿。

    竟然,是被饿晕的!

    “我不就是在凌家大宅那里等你出来么?一直,都没有等到你……”说到这的时候,骆子阳的声音明显的比之前小了许多。

    那双原本被阳光照的有些透亮的眸子,也在这一刻变得黯淡无光。

    “在凌家门口等我?你该不会是从那天早上一直等到昨晚上吧?”

    “……”骆子阳没有回话,不过从他的眼神中便可以看出,苏悠悠说对了。

    “你这个笨蛋,其实我早就回来了。”看着那张至今还因为缺水而变得有些干涸的唇瓣,苏悠悠的眉心微皱。

    “什么?”骆子阳得知这个答案,有些惊讶。“可我,一直都守在大门前的。”

    他压根就没有见到什么人从里面走出来。

    所以,他才认定了这苏悠悠和凌二爷,一直都在这别墅里。

    甚至,还担心凌二爷这该死的混球不知道会不会对苏悠悠作出什么事情来。

    “凌家大宅有两个门,好不好?”当初凌父请了风水师过来看,说是这房子需要修建一个后门,才能聚财。这,凌家菜有了后门。

    “……”听到苏悠悠说的这些话,骆子阳的眼神这回真的亮了。

    原本等不到长时间等不到苏悠悠回来的他的世界,暗淡无光。

    可因为苏悠悠的一句话,却又像是雨过天晴那般。

    “好了,你现在什么话都不要说了,医生说你要好好休息。对了,你刚刚睡着的时候你助理还来过电话,我跟他说你至少还要两三天的时间休息。让他这段时间没有什么急事,就不要和你联系。”

    “谢谢你,悠悠……”

    骆子阳发自肺腑的话。

    可他的那对过分帜热的眼眸,却让苏悠悠有些慌。

    在沉寂了片刻之后,苏悠悠道:“狗奴才,知道姐姐好就赶快好起来,才是对姐姐最好的报答。”

    好吧,苏二货一直都是这么不靠谱的。

    而说完这一句,苏悠悠离开了病房,应该是给骆子阳找吃的去了。

    原本,这一幕很温馨的。

    但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骆子阳就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见那么的想笑。

    ——分割线——

    顾念兮是睡到半夜被儿子的哭闹声给吵醒的。

    睁开眼睛一看才发现,她家的谈参谋长已经先她一步醒来,这会儿正在小床边哄着儿子。

    “老公,你刚刚怎么不叫醒我?”顾念兮也套了件外套,走了过来。

    “我看你睡的香,就不叫醒你了。我已经在煮水了,待会儿就能给他泡奶粉。”他的意思是,你顾念兮可以睡觉了。

    哪知道,谈逸泽的想法,儿子并不赞同。

    刚说到要喝奶粉,宝宝便表示抗议。

    哭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小手,还紧紧的拉着顾念兮的袖子不放。

    “这小子,怎么都这么大了还这么粘乎你妈?”谈逸泽不满,对于自己的地盘老实被儿子霸占着,各种不甘愿。

    “好了,他才多大,不要和他计较了。我给他喂吧,你把电磁炉给关上。”小两口为了给儿子泡牛奶,还在卧室里弄了个小电磁炉。

    说完这话,顾念兮已经将这哭闹的小家伙给抱了起来,自己喂。

    小家伙一见到是妈妈抱自己的,就知道顾念兮会喂他。

    这会儿,非但不哭了,还朝着谈逸泽牛气的哼哼。

    惹得,他爹大晚上的想要对他动粗。

    “你这个小混蛋。”谈逸泽上前。

    可还没有来得及上前,顾念兮就已经挡在了他的前面,将宝宝死死的护在自己的怀中。

    “老公,你大晚上的和咱们孩子生什么气。”

    “这小子还朝我耀武扬威呢!”谈逸泽说。

    “他还小,怎么可能朝你做这些。你想太多了。”顾念兮嘟囔着,已经忙着给儿子喂奶了。

    谈逸泽心里虽然生气,但顾念兮都这么说了,他要是在这个时候动手,岂不是显得自己太过于小家子气?

    至于某个小家伙,见自己赢了老爹,还有老妈撑腰。

    这会儿,他特别臭屁的在妈妈的怀里哼哼着,然后便吃奶便进入梦乡……

    自从有了孩子,小两口的睡眠时间都不怎么足。

    而这一天,谈逸泽的手机一大早就响了。

    电话,是小刘给他打的。

    其实,早在昨天下午,谈逸泽就吩咐了小刘去调查前一段时间这霍思雨都做了什么事情。而且,为了报复昨天这小子笑话自己的行为,谈逸泽要他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完成。

    而现在,他大概就是打电话来给谈逸泽回报消息的。

    将手机按下之后,谈逸泽看身侧那一大一小还睡的香甜。

    不过这娘俩很像,都爱乱蹬被子。

    这不,大的被子盖在肚脐。小的整个都没有盖被子。

    这幅场面,还真的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谈逸泽很无奈,悄悄的给他们两盖了被子之后,下了床。

    等顾念兮醒来的时候,谈逸泽已经打完了电话,正准备收拾着下楼。

    “老公,你什么时候醒来的?”顾念兮坐了起来,揉了揉惺忪的双眼。

    “就刚才。你要不要再睡一会儿?”昨晚上儿子半夜起来闹,他们两人都谁的不是很好。

    “没事,我肚子有点饿。等下午在补眠就好。”再说了,这会儿儿子也快醒了。

    “嗯。那好,我们收拾一下,下楼去吃饭吧。对了,把儿子也带下去。”陈雅安现在和霍思雨有所接触,谈逸泽现在也不放心让这小娃娃一个人呆着。

    而有这样想法的,也不只是谈逸泽一个人。

    “好。”

    小两口抱着儿子,下了楼。

    见到金孙孙也下来的谈老爷子,自然是二话不说蹦着金孙孙来了。

    “爷爷,大哥大嫂。”陈雅安也从楼上走了下来,而且还是穿着打扮好了的。

    这样的出现,让楼下这三人都颇为惊叹。

    倒不是因为陈雅安的这身装扮,因为她只是穿着平时上班的时候的套装。

    而是,因为陈雅安的早起。

    要知道,这陈雅安现在虽然也在上班。

    可通常,不到*点她是不会下楼的。

    而且要上班,要不是舒落心在旁边一个劲的催促着的话,没准一顿早饭都能拖拖拉拉吃到下午。

    陈雅安今天的心情似乎特别好,见人就打招呼。

    事实上,从昨天和霍思雨见面回来之后,她就是这个样子。

    “今儿个挺早的?”舒落心也下楼了。

    见到陈雅安这么早也跟着大家伙站在大厅里,自然也有些惊讶。

    “今天早上上班之前还约了人,所以我今天就不在这家里吃早餐了。”说着,陈雅安已经提着宝宝,大步朝着大门走去。

    “好了,我先走了!”

    一溜烟的功夫,陈雅安消失在了谈家大门前。

    见这情形,舒落心嘟囔着:“也不知道是去见谁,一大早跟打了鸡血一样。要是上班能有这么个精神头,我就阿弥陀佛了。”

    听着舒落心在边上的嘟囔,谈逸泽和顾念兮的心里同时吐出了一句:“去见你的前任儿媳妇!”

    ——分割线——

    “来,我的小宝贝,快给老子亲一个。”

    同一时间段,城市的某一公寓里,不堪入耳的声音不时响起。

    “讨厌,你这个老男人能不能别这样,大清早的就这样!”女人的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手上的动作却完全相反。

    这会儿被男人弄醒之后,她早就化被动为主动,将自己的衣服褪下不说,还使劲了浑身解数让这个男人兴奋起来。

    这,便是她为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功的挤掉这老男人身边那么多女人,成为他固定床伴的原因。

    她的年纪,虽然已经不是那么的吃香。

    不过她在床上的手段,可是任何女人都比不上的。

    “你这个小*,每次都弄得老子那么舒服。”男人享受着女人的服务之时,还不是发出几句侮辱女人的话。

    不过在他看来,这样的话语并不像是对女人的侮辱,而是夸赞。

    只是他却不知道,听着男人的这几句话的女人,背对着他的脸却是一脸的冷笑。

    要不是为了夺回本该属于她的东西,以她的姿色需要被这样的男人欺压在身下么?再者,她需要使尽浑身解数,来勾引这样老的都可以当她爸的男人么?

    感觉到这男人在她的身上做尽了各种侮辱她的事情,女人真的恨不得现在弄死这个男人。

    只是现在还不行,在她将所有属于她的东西都拿回来之前,这个男人不能死!

    “快给老子叫几声,死了么?”她刚刚想事情想的有些入神,忘记了迎合这个男人。男人似乎得不到自己所需要的,这会儿竟然抽打气她的身子。

    见这死男人那个游泳圈,有几个女人叫的出来。

    自己没有本事,反倒怨气她来?

    女人死死的咬着唇,想要抗争到底。而男人不满的身影,又再度从身后传来:

    “还不快叫?”

    又是一阵抽打。

    那细细碎碎的声音,总算传出。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男人说着,又开始进行刚刚的动作。

    而这会儿,女人的脸色已经苍白的不像是她。

    特别是她的眼神,简直充满了怒意。

    她的双手,死死的抓着身下的白色被褥,让那上面还弄着妖娆的指甲彩绘的十指,深深的陷入被褥之中。

    等着,你们这些人都给我等着。

    总有一天,我霍思雨会成为人上人。

    让你们,都跪在我的脚下,俯首称臣!

    ——分割线——

    “你怎么了?”

    傍晚,顾念兮刚给儿子喂过奶,让他在小床上睡觉之后,便看到一脸阴郁的陈雅安从大门外走了进来。她脚上那双不高,但后跟像是很坚硬的高跟鞋,这会儿敲击着这谈家的大理石地板,都像是要将地板给碾碎了似的。

    任谁,都看得出这陈雅安现在心情很不爽。

    今天早上,她不是还一脸灿烂的出门么?

    怎么这会儿,就一脸丧家之犬似的?

    都说这孩子的脸像是六月天,说是风就是雨的。

    怎么这年头,连陈雅安这样的大人也是这德行。

    估计是察觉到妈妈在心里说他的坏话,小小的人而躺在小床里不满的哼了哼。

    惹得,顾念兮赶紧轻拍着他的小身子,哄着他:没说你,没说你!

    这孩子还真的不是一般的聪明。

    “没事,”陈雅安爱理不理的坐在边上的沙发。那张脸,和拉长的驴脸差不多。

    “……”显然,人家不想要跟你说心事,顾念兮自然也不会多嘴。

    不过凭女人的第六感,顾念兮觉得陈雅安变成这样,和霍思雨有着很大的关系。

    “嫂子,你说为什么这世间上怎么有那样的人?明明说好了要见面的,可我等到花儿也掉光了叶子,那人就是没来。”陈雅安大概语文不是很好。不是花儿也掉光了叶子,而是花儿也谢了。

    但这,并不妨碍顾念兮读懂她的意思。

    向来,今天早上这霍思雨还真的约了这陈雅安见面。

    而且,时间地点都是确定好的。

    可这霍思雨,却突然放了陈雅安的鸽子。

    也许,霍思雨是觉得一次耽误了见面,没有什么。

    可她或许还没有摸清楚,现在她霍思雨想要合作的这陈雅安,没有公主的命,却成天幻想着要当公主。

    总觉得,这世界上的人都要以她的感受为重。

    这不,这霍思雨放了她一次鸽子,陈雅安感觉到自己的自尊受伤了。

    本来还想这不对顾念兮说这些的,可这会儿嘴巴又不严,一下子都溜出嘴了。

    “会不会,是人家突然有什么急事也说不定。”顾念兮就是看不惯陈雅安这老是将自己当公主的毛病,才会说这么一句。

    不然,她怎么可能站在霍思雨的角度为她说话?

    她是脑子疯了不成?

    “要是有急事也应该打个电话来通知我不是么?你看我都在哪里等了老半天,连上班都迟到了!”陈雅安继续抱怨着。

    她今天一大早就去昨天晚上霍思雨短信通知她喝茶吃早点的位置等候着,就是想要和霍思雨好好的谈一谈昨天他们说好的那个计划。

    哪知道,等了那么久,连茶水都换了好几泡,愣是没有等到这霍思雨的到来。

    一直等到了主管打电话过来,她才不得已离开。

    顾念兮算是听出来了,陈雅安将她的懒惰嫁祸给了霍思雨。意思是,要让霍思雨为她这一次的迟到买单。

    要是平常,顾念兮还真的恨不得现在骂陈雅安几句。

    她到底是什么脑子?

    等不到人,不会先离开去上班?

    再说了,是你自己在哪里傻等,才导致迟到的。

    怎么又怨起了别人?

    不过看着陈雅安现在气鼓鼓的这个样子,顾念兮突然想到这其实也是可以利用的。

    就像是谈参谋长的兵法一样。

    顾念兮的眼珠子盯着儿子熟睡的小脸蛋,便开了口:“其实吧我觉得这人竟然不那么在乎你的感受,没准她压根就没有拿你当朋友,不是么?”

    顾念兮现在玩的这招,叫做挑拨离间!

    霍思雨不就是想要通过收买了陈雅安的感受,从而让陈雅安站在她的那道战线上,可供她使唤?

    若是她顾念兮不知道也就算了。

    可现在她知道了,也就能反将她一军!

    挑拨离间这一招,寻常顾念兮是不屑于玩的。

    不过现在霍思雨既然想到利用陈雅安,那她顾念兮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霍思雨不就是想玩么?

    那她顾念兮陪她过几招。

    看看,霍思雨这只秋后蚂蚱还能蹦达到几时?

    “没有把我当朋友?”听着顾念兮的话,陈雅安的眉心皱了皱。

    她的脑子里,想的是昨天和霍思雨见面的时候,她那个亲切和蔼的态度。

    老实说,霍思雨对她还蛮好的。

    起码在这谈家都听不到的赞美,在霍思雨那边都听到了。

    陈雅安这人就是这样的,爱慕虚荣。

    总喜欢听那些不切实际的话,却对自己的建议和批评视而不见。

    所以霍思雨的几句美言,才让她的心有些飘飘然的,也不自觉的朝着霍思雨那边靠拢。

    可现在听顾念兮分析起来,陈雅安也开始意识到了不对劲。

    “不是把我当朋友,那她将我当成什么了?”

    在陈雅安的眼里,这顾念兮想事情想的比她全面。

    这会儿,听一听这顾念兮的分析,也是不错的。

    “你觉得,她连迟都不给你的电话,还会将你当成什么?在她的眼里,没准你就是一颗棋子。想利用就利用,不利用就扔了呗。”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眼尾的余光悄悄的扫了一眼这陈雅安的脸。

    见后者,已经因为她的这番话,脸色阴暗的不像是她,顾念兮的嘴角轻轻的勾起。

    此时的陈雅安,脸色阴沉不已不说。

    手上那个她存了好几个月工资买下来的lv包包,都被她扭得有些变型。

    但即便是这样,好像仍然发泄不了她心中所有的愤恨不已。

    这该死的霍思雨,有意接近自己,竟然是想要拿她陈雅安当棋子。

    陈雅安是不想要承认顾念兮分析的这些,可无奈越是仔细思考,越是觉得顾念兮分析的很对。

    这该死的霍思雨!

    恼怒与屈辱,一时间涌上心头。

    让陈雅安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而顾念兮看到这陈雅安已经扭曲变型的面部表情,不只是唇角勾起,连眸子里都有了笑意。

    看来,她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

    ------题外话------

    很多亲爱哒反映,不知道年会的票票在神马地方投,在这里说一下。

    登录文文的页面,在封面上就有个黄色的框框,上面就是此次文文的年会初选投票哇。

    →_→俺需要大家滴支持,打滚卖萌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