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83章 装B的女人!

    晚上,谈参谋长抱着儿子和她回卧室的时候,顾念兮便将自己那个小小的胜利跟谈逸泽分享。

    “老公,我今儿觉得这陈雅安在这一点上倒是不笨。”

    陈雅安难得被顾念兮这么夸奖。

    “她是脑子都饶不了弯。不过你就这么能确定,单凭你这几句话,就能阻止的了这陈雅安和霍思雨再度见面?”这霍思雨忽悠人的本领,可真的不一般。

    其实在这一点上,连谈逸泽都不得不佩服这霍思雨的能力。

    你看当初那舒落心,就被她唬的一愣一愣的。

    光是靠着那三寸不烂之舌,这霍思雨要想扭转一下这陈雅安对自己的看法,倒是不难。

    到时候,没准这笨蛋陈雅安,又被人给忽悠回去了,也说不定。

    谈逸泽看着怀中那小家伙朝着自己吐口水泡,有些无奈的找来了纸巾,学着顾念兮给他擦掉嘴巴周围的口水。

    “想要彻底的绝了这陈雅安和霍思雨联合,还不简单?”顾念兮看着谈逸泽细心的为儿子擦口水的样子,心里的某一处也融化了。

    “你该不会是想要把霍思雨是小南前妻的事情给说出来吧?”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怀中的小家伙竟然朝着他挥爪子。

    好几次,都差一点抓中谈逸泽的下巴。

    “你这小混蛋,要是敢再没大没小的话,小心老子打你的屁股。”谈逸泽不满儿子老是张牙舞爪的样子。

    这孩子像是听得懂谈逸泽的话似的,被他这么一说,小手当即老老实实的放下了。

    特别是小嘴,委屈的瘪了瘪。

    弄得,顾念兮心疼了。

    “他是想跟你玩,别吓到他了。”赶紧的,她将儿子从谈逸泽的怀中抢了过来。“我就是想要将这事情告诉陈雅安,到时候她就算想要和霍思雨走近,但心里也会不舒坦的。”

    女人的妒忌心,可是很可怕的!

    这一点,顾念兮光是从自己上次看到谈逸泽和伪装成女人的谈妙文表叔在一起的时候,就可以看得出了。

    听着顾念兮的想法,谈逸泽的眉心皱了皱。

    “你要小心,偷吃不成蚀把米!”

    要是这事情被霍思雨知道是顾念兮在挑拨离间的话,没准会作出一些更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这点我当然知道。再说了,我也不会傻到直接去和陈雅安说。”

    “不直接说?难道还等她自己发现不成?靠她那个脑子,估计这辈子是不可能发现了。”谈逸泽对陈雅安的脑子构造,其实也蛮好奇的。

    按理说,在陈家那复杂的环境下,这陈雅安理应也懂得这些明争暗斗的事情。

    可这陈雅安每一次都愣是像没有带着脑子一样,人云亦云,根本就没有自己的主见。

    “这就不劳谈参谋长您操心了,我自己能处理的好。”顾念兮笑着对谈逸泽说。

    看着顾念兮那一脸的灿烂,谈某人有些不耐烦了。

    “老婆,把儿子放到小床上去吧。你去洗澡,我看着他就行。”洗好了,就可以滚床单了!

    谈某人抱着这个想法,开始兴奋了。

    “那好吧,”今天谈老爷子出门去做客了,都不在家,所以没能帮她带孩子。一整天了,她都被儿子粘着,现在浑身上下都是汗味,有些不舒服。

    所以,顾念兮对谈逸泽的这个提议,并不反对。

    “儿子,你赶紧睡。不然待会儿就要坏了老子的好事了!”谈逸泽看着刚刚喝完了奶,双眼还晶晶亮,像是要陪他玩的小奶娃,开始了父子间第一次的沟通。

    “咕噜噜……”

    小奶娃看到谈逸泽一直都在自己身边说这话,有意思急了。也学着谈逸泽咕噜噜的,只是不知道说些什么。

    “让你快点睡,不是让你看着我!”这孩子,怎么越听越来精神?

    要是待会儿顾念兮洗完澡出来,看到他还没有睡觉的话,一定会又想陪他玩了。

    到时候,他谈逸泽的计划,岂不是要泡汤?

    “来,跟着爸爸学,闭上眼。”谈逸泽说着说着,竟然主动闭上眼,然后悄悄的睁开。

    谈逸泽的话,小奶娃估计是听不懂了。

    不过他倒是看懂了,谈逸泽好像在和他玩。

    这会儿,竟然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看着儿子笑的那么开心,谈逸泽恼了。

    “不是在跟你玩,快点睡。”睡了,爸妈好办事。

    可谁知道,谈逸泽这个发怒的表情,在他儿子看来在向他做鬼脸,又是一阵咯咯咯的笑。

    “你这孩子,搞不清楚状况!脑子不领灵光的话,小心跟你小婶子一样,被你妈坑了去卖都不知道。”谈逸泽见自己怎么说,儿子都不睡觉,干脆和儿子讲起了道理。

    “还笑?小傻子!”谈逸泽看着那张天真无邪的笑脸,无奈的摸了摸他的脑袋。如果当初那个孩子还在的话,是不是也像这宝宝一样,这么的可爱?

    其实,这两天他是打算想要告诉顾念兮这件事情的。

    但看现在,顾念兮因为这霍思雨和陈雅安开始勾结起来而担心,他也不想再这个时候给她添堵。

    算了,还是等过段时间,再告诉这丫头吧。

    “老公,你和儿子说什么话呢?”顾念兮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谈逸泽正抱着儿子在床上大眼瞪小眼的。

    其实,按说要是平常人,都会被谈逸泽这样严肃的脸给吓坏了。

    可他们的儿子,压根一点都不害怕他老爸。

    你看现在还和谈逸泽大眼瞪小眼吧,他还咯咯咯直笑。像是,刚刚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

    不过到这,顾念兮也算是清楚了,为什么那些人都说他们的儿子前途不可估量。

    你看,有这么个彪悍的老子,儿子还敢和他大眼瞪小眼的。胆量,想必是过人的。

    “没说什么话。这小家伙一直都笑,我有什么办法。”谈逸泽表示,自己刚刚已经为了劝儿子睡觉使尽了浑身解数。可儿子,却还以为他在逗他玩,这有什么办法?

    “我们家儿子好像特别喜欢你。在肚子里的时候,就能感觉到。”顾念兮对于谈逸泽刚刚说的话深信不疑。

    如果他们两个人都在家里的话,那他们儿子选择抱他的第一人选一定是谈逸泽。当然,除了喂奶的时候之外。

    不过顾念兮相信,如果谈逸泽也跟她顾念兮一样有奶水的话,他们儿子绝对选择的会是谈参谋长,而不是她……

    “怎么了,吃醋了?”见顾念兮坐在自己的身边,长发因为刚刚洗过,弄着条毛巾包裹着。

    顾念兮的头发,比之前的还要长。放下来的时候,都快要到屁股的那一块了。

    打理起来,其实还蛮麻烦的。

    本来坐月子的时候,殷诗琪是让她给剪掉的。

    可谈逸泽死活不让,就是让顾念兮留下来。

    因为,他就爱极了这女人这一头长长的发丝。

    为了劝顾念兮将头发留下来,他还打了包票,以后这长发的打理都由他谈逸泽来做。

    刚开始的时候,顾念兮还以为这谈逸泽只是说说。

    可谁知道,从谈逸泽说完那番话的之后,除了他出差的时候之外,只要他在家的时候,不管他回来的有多晚,他都会拿着个小梳子绑顾念兮梳理头发。

    像是顾念兮现在刚刚洗完头发,他也会拿掉上面的毛巾,然后找来吹风筒,将顾念兮的发丝给吹干,梳理好。

    吹风机的声音,在顾念兮的耳边嗡嗡作响。

    而她的头上,谈逸泽那双指尖还带着老茧的大掌,轻轻的游走在其中。

    暖暖的,很舒服。

    惹得,顾念兮不自觉的闭上双眼享受。

    谈逸泽看到她闭上的双眼,还有她那过长的睫毛在光影中投下来的小黑影轻微的颤抖着,他眸子里的暖色更深……

    有时候,幸福就是像现在这样,什么都不用说,也什么都不用想。

    安静的,感受属于两个人的互动。

    顾念兮,今生遇到你,也是我谈逸泽这一辈子最美的意外……

    ——分割线——

    谈逸泽一直都没有接受凌二爷提议的要合作一起整死范家的想法,原因是他和范家压根就没有什么牵扯,懒得去做这些。

    所以,这段时间都是凌二爷一个人干着急。

    而在此期间,范家千金范思瑜,还是时不时的找上凌二爷。

    而且,还是直接就到他的办公室来。

    本来,这两天凌二爷是计划着带着苏悠悠落在家里的手机去找她,顺带着还带着苏悠悠到外面吃吃饭,看看电影,来一次迟到的约会什么的。

    可范思瑜的频频出现,弄得凌二爷烦躁不安。更担心,以这范思瑜的疯狂,要是被她知道这苏悠悠现在的住址的话,没准还真的带人上去闹。

    为此这几天,凌二爷都不敢去找苏悠悠,将她的手机给还回去。

    因为凌二爷不想再一次给苏悠悠带来痛楚。

    还是,先解决了这范思瑜范疯子比较好。

    “凌二爷,那疯女人又来了!该怎么办?”内线响起,小六子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其实,一般情况下六子都是在酒吧帮凌二爷打理生意的。

    可因为这范疯子时不时的就到这公司里来,而且还有凌父撑腰,这让凌二爷不得不改变了策略。

    范思瑜不是疯子么?

    那就必须有一个比她更疯狂的人,才能压得住她。

    理所当然,这小六子便是最好的人选。

    别看六子格子不高,但痞子样可是无人能及。

    再说了,六子懂的那些龌龊段子,比谁都多。

    要论狠,这小六子也输给任何人。

    你想想,要是六子不狠的话,那又怎么一个人管理酒吧,还将整个酒吧打理的井井有条?

    这样的六子,对付范思瑜,是最好不过了。

    “按照原定计划,你也进来。”其实,凌二爷也想要直接打楼下保全的电话,让他们上来几个人,将范思瑜给扛下去就行了。

    可无奈,这凌父现在就跟脑中风一样,只听范家那一群疯子的话。

    上一次,范思瑜到这凌氏来的时候,凌二爷弄保全过来,凌父竟然立马赶到,保住了范思瑜。

    为了杜绝上次类似事件发生,凌二爷便找来了六子。

    “是,凌二爷。”今儿过来之前,小六子也做好了准备。

    内线电话挂断没过一会儿,这六子就拿着自己的走了进来,而且还带着自己的专用座位。

    这座位其实也是一把办公椅。

    这办公椅,还是从门外的秘书那边借来的。

    将椅子搬到这边之后,六子便直接将位置靠在了凌二爷的身边,然后用一副大爷样,也跟着坐了下来。

    范思瑜进门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幅情形。

    一张办公桌前,竟然有两个男人!

    而这两个男人,却是不同的类型。

    你看人家凌二爷,一张白皙干净的,比女人还要妖娆妩媚几分的脸,就算不笑也是倾城润肺的,弄的范思瑜的整个心荡漾不已。

    而他身边坐着的那个男人,虽然剪着和凌二爷差不多的发型。可那满脸的豆豆,还有不堪入眼的小眼睛塌鼻子,整个一个就一青蛙。

    就算他做的再怎么有架势,又怎么样?

    光是看他那满脸痘,范思瑜就一阵恶心。

    “怎么这人也在这里?”说这话的时候,范思瑜踩着妖娆的红色高跟鞋,扭着蛇腰从办公室门口走了进来。

    光是看这范思瑜的做作,小六子就一阵翻江倒海的恶心。

    男人确实喜欢女人的风情万种,但不是刻意做出来的风情万种。故意扭的跟骨头错位一样,看起来和发情的雌性动物没什么两样。

    光是这么看着,小六子就明白了凌二爷逼这个女人如蛇蝎的原因。

    太他妈的令人恶心了。

    不行,他想要吐一会儿。

    憋了一眼身边那个依旧埋头奋笔疾书的凌二爷,小六子现在真的很佩服这个男人的魄力。

    他压根,就将这个女人当成了个透明了。

    就算她进门来,就算她和凌二爷说了话,人家凌二爷连头都没有抬。

    想必,凌二爷早就知道这女人会这么恶心的走过来了吧?

    不行,他小六子也决定要学习凌二爷的魄力,扭头:将那个女人当成个透明的!

    “出去吧,我和凌二爷有点事情想要说。”

    见小六子和凌二爷一样,压根连正眼都不看自己一眼,范思瑜有些恼。

    不过,范思瑜可不敢将自己的怒火撒在凌二爷的身上,便只能间接的由小六子来承受。

    你想,这范思瑜可是自从相亲之后,就疯了一样的迷上凌二爷的容貌。

    现在的她,又怎么敢对凌二爷有一个不是?

    虽然上一次的订婚宴是举办不成,但范思瑜的心里还是抱着小小的幻想,幻想这有一天她还能穿着白纱站在这副倾城容貌的身边。

    当然,在范思瑜看来,想要得到凌二爷这样的妖孽,就必定要先将他拿下。

    为此,今天到这里之前,她可是做足了准备。

    她相信,今儿个只要尝过了她范思瑜,凌二爷绝对永生难忘。到时候,这凌二爷还怎么可能逃得出她的手掌心?

    再者,就算这凌二爷尝过了不想认账,凭她范家现在的财力物力,这凌二爷还怎么可能不结这个婚?

    可做足了准备才到这凌氏来勾引凌二爷的范思瑜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关键的时候杀出小六子这个程咬金。

    第一步,范思瑜自然是想要将小六子给驱赶出去。

    “妈的,哪里跑出来的疯狗,竟然在我的办公室里乱吠!”小六子可是在道上走的,早就不知道斯文两个字是怎么写的。事实上,六子就是一小学毕业。斯文两个字,他还真的没有学会过。

    一句话,呛得范思瑜瞪大了眼睛。

    好吧,她是范家大小姐,不管是家里的佣人还是外面的那些姐妹,都忌惮他们家的财力物力,怎么可能对她说这样无礼的话?

    有那么一瞬间,范思瑜觉得委屈,泪眼汪汪的看向凌二爷,企图让这男人为她做主。

    凌二爷这时候确实抬起头来了那么一下,不过他是被小六子的这一句都逗得差一点就笑开了。不得不承认,范思瑜学着人家电视剧《传闻中的七公主》里面的美七烫的那个韩式的头发,还真的弄的挺不错的。

    不过,弄这样的发型的女人,最起码也要跟美七一样的有气质才行。

    而这范思瑜靠着化妆,是将自己弄的挺美的。可配上这头发,看着就像是一只贵宾犬,有些滑稽。

    小六子这个形容词,太他妈的对了!

    这是凌二爷的评价。

    不过眼看这这范思瑜看向他,凌二爷只能使劲的抓着自己的大腿,不让自己笑出来。

    看着凌二爷就是这样的光看着她不说话,范思瑜算是清楚了,想要等这凌二爷帮自己说情,倒不如等待着母猪会上树来的比较好。

    “你又是谁?这里明明就是凌二爷的办公室,什么时候轮到你在这里呛声?”范思瑜这个时候也顾不上什么名门淑女了,指着小六子就是一顿情绪激昂。她头顶上那些烫的的发丝,也在她激动的时候弹了弹,就像是康师傅牛肉面的广告一样。

    “呵呵,你要想问我是谁,那你六子爷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听好了,不要被吓到了。从今而起,你六子爷我就是这个办公室的主人。至于凌二爷,从今儿个就是我的部下。和你说一句,六子爷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类搔首弄姿的女人,赶紧给老子出去,省得待会儿我要到洗手间里吐。”

    小六子也从来不懂得温柔二字是啥意思。

    在他的眼里,只有可以容纳和不可以容纳。

    像是范思瑜这一类的,就是不可容纳的类型。

    因为,他会吐。

    “你……”在范思瑜的印象里,哪一个见到她的人不是阿谀奉承的说她美的?还从来没有人像是小六子这样的,说他会恶心的。

    这一点,着实有些伤了她的自尊心。

    “我什么我?赶紧回家找块布料把身子给包起来。没胸没屁股的,也学着人家穿这类的衣服,你说丢人不丢人?”小六子根本就没有跟范思瑜喘息的机会。

    这不,又一句话直接命中范思瑜的要害。

    她今天穿的是低胸高腰迷你裙,目的就是为了在凌二爷的面前展示自己的好身段。刚刚在家里试穿她这条特意订来的裙子,她还是觉得蛮不错的。她的胸部是没有顾念兮那一类的惊涛骇浪,但也算不小。最起码,有个B+。

    不过,前段时间为了和凌二爷订婚,能展现自己最美的一面,她还减了肥。

    大腿有了女人所羡慕的纤细,是令她最为惊喜的。

    但有些悲催的是,她的胸部和屁股也随之瘦了下来。

    挤了挤,其实还是有事业线的。

    只是范思瑜没有想到,小六子的眼睛竟然这么毒。

    范思瑜的眼神,变得极为阴毒扫了小六子一样。

    那样子,像是恨不得挖下小六子的双眼似的。那眼神里的警告意味,十分明显。

    就像是在和小六子说:你再不闭嘴,信不信我将你的嘴巴给缝起来?

    可很快的,范思瑜就像是玩变脸戏法一样。

    刚刚还充满怨毒的眼神,在她转身看向凌二爷的时候,已经梨花带泪,一副楚楚可人的样子:“凌二爷,他怎么可以这么说我?你要为我主持公道。”说着,范思瑜就想要朝着凌二爷靠近,像是想要寻求这男人的庇护。

    凌二爷连看她一眼都没有,就知道这个女人压根就不是寻求什么庇护,不过是想要和自己多接触接触。

    本来,看凌二爷不做声,范思瑜还是抱着希望的。可当她快要走到凌二爷身边的时候,凌二爷张口:

    “六子现在是我的代言人,他说的话就表示我说的。”

    一句话,简直就像是将范思瑜给推进了无底的深渊。

    小六子说的话,就是代表他说的?

    这不也说明,他也和人家六子一样,嫌弃她的身材?

    一句话,让范思瑜硬生生的顿住了脚步。

    六子在看到范思瑜那一副吃了大便一样的表情之后,很无良的在心里比了一个v字:凌二爷不说话则已,一说话命中要害!

    不过在看着这范思瑜这梨花带泪的眼,又是一副翻江倒海的恶心:“我说,你明明彪悍的像是个女金刚,可不可以不要在我的面前一副苦菜花的模样?这更让人倒胃口的好不要?”

    你看,上一次的订婚宴上,这女人带着几百个熊腰虎背的大汉追上来,而且穿着高跟鞋还能跑在最前面的女人,会柔弱么?

    要转模作样,也不挑一下靠谱的类型!

    听着这一句有一句不堪入耳的侮辱,看着另一侧那个男人的冷眼旁观,范思瑜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小丑,站在他们的面前任由他们取乐。

    “凌宸,你就让他这么取笑我?好歹,我也是你的未婚妻?”范思瑜一改之前的苦菜花,一副要和凌二爷理论一番的斗鸡样。

    小六子看着这女人千变万化的表情,在心里嘟囔着:看吧,她就是一女金刚。还演什么苦菜花?

    “未婚妻?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们上一次的订婚仪式并没有完成,又何来未婚妻的说法?”凌二爷的黑眸微眯,冷笑着道。

    就算上一次不是有苏小妞的搅局,这订婚仪式照样他都不会完成。

    因为他凌宸,从未将其他人当成自己的女人过!

    “范小姐,我提醒你一句,说话要说的清楚一点。免得,让人误会,落人口舌可不好!”

    凌二爷其实就是不想要让这个疯婆子到处宣传她是自己的未婚妻,这要是让苏小妞听到了,多不好?

    “订婚仪式没有完成?我看你是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娶我吧!”范思瑜这一刻,算是看清楚了。

    就算眼睁睁的看着别人羞辱自己,这个男人都可以无动于衷。

    甚至,她还能看得出来,小六子之所以能这么张扬恣意的羞辱自己,完全是得到了凌二爷的授意。

    她要是到这一刻还看不清这凌二爷的真正意思的话,那她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傻子了。

    “你知道这一点,就好了。”凌二爷面对明显已经盛怒的女人,没有一点意思想要灭火,继续朝着她开机关枪。

    “你……”范思瑜没有想到,凌二爷竟然就这么大方的承认了。“可你明明答应过要和我结婚的!”

    不是因为他答应,怎么可能有后来的这些事情?

    “我想范小姐是误会了吧?答应你们范家的人,是我爸。再说了,我凌二爷的妻子位置,早就有了人。”凌二爷说的,是苏悠悠。只有那个女人,才是他凌二爷这一辈子认定的妻子。

    没有真正的结婚书又怎么样?

    迟早有一天,他一定会弄一张属于他和苏小妞真正的结婚证书!

    “好好好……”一连三个好字,从范思瑜的口中说出来的时候,还带着轻微的颤抖。

    可女人的步伐,却是节节败退。

    “你就这么绝情是不是?总有一天,我范思瑜会让你后悔,让你跪下来求我让我嫁给你的!”

    有时候,女人就是这样。

    总觉得,这个男人放弃自己必定会是他今生最大的遗憾。

    可她却好像没有想过,自己又有什么样的理由,让这个男人非娶不可?

    而范思瑜,正好是这样的女人。

    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范思瑜立马跟火箭一样,冲出了凌二爷的办公室。

    那架势,和刚刚进门来,扭着蛇腰弄得就像是个身体错位的她判若两人。

    见这女人跟一阵风儿似的逃出了凌二爷办公室,小六子感叹道:“我就说嘛,这女人压根就是个汉子,还老在老子的面前装女人!”

    听着这话的凌二爷,抬起头来看向小六子。

    他一直都知道,小六子的毒舌不比苏小妞差。

    不过今儿真正见到才知道,他其实还比苏小妞更上一层楼!

    “怎么了,干嘛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六子被凌二爷盯得背脊凉凉的。

    “没有,就是觉得六子今天太他妈的可爱了!”能帮他凌二爷赶走范疯子的,都是可爱的人。

    不过六子似乎误解了二爷的意思:

    “别啊凌二爷,我承认你是长的比女人还要妖娆漂亮,可你要知道我六子其实取向是非常正常的。你要是这么不小心看上我的话,我怕您会受伤。”

    估计,有着一张彪悍的嘴的人,其实都有些犯二。

    苏悠悠是这样,六子也是这样!

    “去你的。老子是有老婆的人,说什么屁话,给老子滚出去!”这话,要是被苏小妞听到还了得?

    以她那副资深腐女的思想,还不得将他和六子联想到了床上去?

    “想要人家的时候,就风里来火里去的,不要人家的时候,就当人家是垃圾。”六子被凌二爷赶,有些不服气的嘟囔着。

    不过他还是识相的搬走了自己带来的办公椅,大步朝着门外走去。

    其实,跟凌二爷当兄弟,还蛮愉快的。

    能帮凌二爷赶走身边的苍蝇,小六子也觉得自己还蛮开心的。

    “六子,这阵子小心点。我看那女人报复性很重,不知道她会不会将主意打到你的身上。”

    就在六子临出门之前,凌二爷这么说。

    “知道了,凌二爷。”

    能被凌二爷这么关心,六子感觉今天的天空真美!

    至于凌二爷,在六子走了之后,则掏出了苏悠悠的那部手机。

    其实这段时间,他都将苏悠悠的这部手机戴在身边。

    总感觉,这样的苏小妞就会和自己靠近一点似的。

    虽然他知道,这样的想法也是有些幼稚。

    可凌二爷,就是忍不住想要这么做。

    今天解决了这难缠的范疯子,要不将苏小妞给约出来吃个饭,顺便看场电影什么的,当成庆祝今儿个的胜利?

    当然,要是能顺便滚个床,那就i更好了!

    想到这,凌二爷的唇角在阳光下明艳动人……

    ——分割线——

    这天,苏悠悠和顾念兮约好了在谈家附近的咖啡店见面。

    顾念兮到的时候,苏悠悠已经等候在一边。

    而且边上放着的那几盘甜点说明,这些都已经被苏小妞给临幸过了。

    “兮丫头,怎么这么晚?姐姐下午茶都快要当成晚餐了。”因为顾念兮迟迟没有到来,苏悠悠只能吃着甜点打发时间。而这一吃,压根就停不下来。

    “对不起嘛。我儿子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老是不肯睡觉。”不睡午觉还好,这顾念兮一离开,这小奶娃就哭的个撕心裂肺的。

    看着自家宝贝哭的那个撕心裂肺的样子,顾念兮再怎么下决心都走不开。

    这,才让顾念兮迟迟走不开。

    “知道知道,我们兮丫头现在是典型的家庭妇女,要以孩子和丈夫为重么!”苏悠悠说的是反话,就是要气顾念兮。

    “臭丫头,等你以后生孩子你就知道了!”顾念兮被苏悠悠这么说,当即回驳了这么一句。

    只是她没有想到,自己这一句话,已经不小心戳中了苏悠悠内心的伤口。

    也对,如果那个孩子能活下来的话,她苏悠悠现在也是整天围着那小家伙转才对吧?

    想到这,苏悠悠的眼眶,突然间有些泛红。

    这是,不可避免的。

    而顾念兮压根都不知道苏悠悠当初怀孕的事情,这会儿还以为她说的这些话让苏悠悠想到了凌二爷,赶紧道:“悠悠,我刚刚不是故意的。”

    “说什么话呢!对了,你不是说今天想要出去逛街么?我们还是快点走吧,不然晚了的话,你又要回去给家里的宝宝喂奶了。”苏悠悠不想引起顾念兮的怀疑,当即转移了话题。

    “好。我想买几条裤子还有几件裙子。”因为生了孩子,她的骨架好像比之前的要大了一些。

    没怀孕以前的那些衣服,昨晚上她试了好多件,都没有办法穿上去。

    就算有几件还能撑着,但总感觉稍微走动一下,就要崩开似的。

    “我是想买个手机。前两天手机不知道丢在什么地方了。”今天打电话约顾念兮,还是用骆子阳的手机。

    其实,苏悠悠也大致的知道手机就是丢在她和凌二爷以前的那个卧室的沙发上。

    可一想到要拿手机,又要见到那个男人,她还是打消了主意。

    “那正好,我们先去那边的手机店吧,我听说那边的手机还能贴上漂亮的钻钻。到时候,我们弄个一样的钻钻。”女人玩手机,就是玩它的好看。特别是女生都忍受不住那手机上亮晶晶的诱惑。

    “好啊,那我们出发吧!”苏悠悠拉着顾念兮,出发了。

    现在顾念兮没有怀孕,逛街起来比之前方便多了。

    她们两人先是在附近的手机店里选了给苏悠悠的手机,再者又在他们两人的手机上贴上相同样式的钻钻。

    等两人走出手机店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大半个小时。

    没有多做停留,两人开始逛着衣服。

    从顾念兮怀孕到生下孩子,他们有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没有这么尽情的逛过了。

    除了有些累之外,更多的是笑容。

    当顾念兮再度看到苏悠悠不经意间绽放的灿烂微笑,她的心同样也被感染了。

    苏悠悠,我是多么希望你能永远保持这样的笑容……

    ——分割线——

    等两人差不多将准备买的东西给买齐全的时候,他们开始踏上归途。

    不过苏悠悠的车子,还停在刚才那间咖啡厅那边,两人还有一小截的路需要走。

    “兮丫头,以后我们就经常这么逛街吧。太好玩了。”苏悠悠笑道。

    “好啊,你要是有空就喊我出来,不过这两天我可能要回一趟d市。”

    “你要回家去?谈参谋长同意了么?”

    “其实是我爸想要让我带着孩子回去住几天。家里的小床什么的,都张罗好了。逸泽也会申请休假,然后陪我过去。”

    “那就好。那你好好陪陪顾叔叔和阿姨吧。他们两人,盼了那么久才将你给盼回去。”

    说到这的时候,苏悠悠又想到了些什么事情:“对了念兮,你这次回去的时候,可不可以帮我带点东西给我妈。”

    “那当然可以。我还打算带着我老公到你家做客去。”这一点,在之前顾念兮就已经想好了。“不过,是什么东西?”

    苏悠悠都一年多的时间没有回过家了。

    而且,她现在最还害怕的就是被苏妈妈知道她离婚了的事情。

    这个时候,她要自己带什么东西回去呢?

    “其实,就是几套衣服。我爸还有我妈的。你也知道,我妈那是能省就省的人,前几天她过来的时候,身上穿的衣服还好,就是睡衣还是几年前我买给他们的那两套。”说到这的时候,苏悠悠的眼眶又红了:“其实都怪我,要是当初我没有执意到这边来的话,就能陪在他们的身边,更好的照顾他们两人了!”

    也不至于,前段时间为了凌二爷的事情,和他们闹得那么僵。

    “好了,苏阿姨知道你的心的。你这两天有空的话,就把你要带的东西拿给我吧,到时候我正好拿着那些东西去做客!”为了逗苏悠悠开心,顾念兮有点死皮赖脸的感觉。

    “你这死丫头,就i知道算计你姐姐。”说着,两人在小路上打闹了起来。

    而在不远处的某个角落里,一个身穿赛车服装,头上还带着安全帽的男子,正坐在改装过的机车上,暗中观察着这路边上笑着闹着的两个人。

    而这人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女人。

    女人的手上,还拿着一张照片。

    打量了正在嬉闹的两个人之后,女人给这命穿的都认不出样子的男子塞了一大摞的钞票。

    “就是那个穿红色衣服的女人,把她给我撞了,最后把她给我撞死了。事成之后,我再将剩下的都给你。”

    “不好吧,闹出人命可就不好了!”那男人看着那一大摞的钞票,咽了咽口水。

    可一想到会闹出人命,却有些犹豫。

    “你傻啊,我爷爷是谁,我还教训不了一个人么?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情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就没有人知道是咱们两人干的。”说到这的时候,女人见这男人心动了,便继续道:“如果你不想做的话,我也可以找其他人。只不过到时候,这些钱就是别人钱包里的了。”

    说到这的时候,男人已经一把将她手上的一大摞钞票拽进了自己怀里。

    “知道了,我办就是了。不过说好,事成之后的十万一分都不能少!”

    “知道了,快去办就行了!”

    女人依旧是笑,而后目送骑摩托车的男子驾着改装过的机车,大步朝着路边驶去……

    这个世间,有钱就是能使鬼推磨。

    而女人此刻的嘴角,弧度也缓缓的拉开。

    其实她压根就没有想过要付剩下来的十万块。

    你想,现在街头巷尾都是摄像头,撞了人能逃跑的还有几个?

    这男人是被钱,给冲昏了头脑!

    等到他办成了这件事情之后,她就去检举这男人。

    到时候,这男人就算说是她指使的,又怎么样?

    她和这个男人之间,只是口头交易。

    他就算检举了是她做的又怎么样?到时候没凭没据的,她还能反咬他诬告!

    想到这无本生意,女人唇角的笑容越发的明艳生动……

    ——分割线——

    谈逸泽到家的时候,发现大厅里只有儿子和谈老爷子在。

    谈老爷子自从有了这个小金孙,每天都舍不得外出。

    若非前两次老陈实在无聊的慌,硬拉着他上陈家玩的话,他菜舍不得离开他这个宝贝金孙。

    “小家伙,给你太爷爷笑一个行不?”小宝贝刚刚睡醒,不哭也不闹的。就是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珠子在整个谈家里扫视着。大概,是在找顾念兮。

    “小家伙,在等你妈妈么?妈妈去玩了,等会儿就回来!”其实,谈老爷子也知道这小奶娃估计不知道他现在说的是什么,但他就是喜欢和孩子这么互动着。

    “爷爷,兮兮去哪里了?”进门来的谈逸泽,正好听到这一句。

    “说是和悠悠那丫头去买衣服。她还小,正是爱玩的时候,你不能总将她禁锢在你的世界里。”谈老爷子怕谈逸泽生气,还不忘美言几句。

    “我没想关她。就是担心她这么大的热天出门,不知道会不会被晒坏了。”

    再说了,她说生完了孩子还想要出去工作,谈逸泽也随她。

    只要她能安安全全的,谈逸泽会任由她翱翔。

    现在,她顾念兮到哪里去找他谈逸泽这么贴心的老公?

    “不会。兮兮老家的夏季比我们这边还要热,没事。再说了,我已经让刘嫂给兮兮弄了最爱的哈密瓜了,等她回来就能吃吃解暑。到时候,也让悠悠那丫头也进来吃些。”

    谈老爷子说完这一番话,又继续逗着孩子。

    不过这会儿宝宝的注意力已经被谈逸泽给吸引过去了。

    见谈逸泽在身边,他笑的不知道有多开心。

    “你看这孩子笑的多甜?”谈老爷子将孩子抱了起来,打算让谈逸泽抱抱他。

    可就在这个时候,谈逸泽的手机响了起来。

    而宝宝也在看到谈逸泽本来也接过他的手,又离去之时,开始瘪嘴,然后哇哇大哭起来。

    “这孩子怎么了?是不是让你的电话给吓到了?”谈老爷子在边上嘟囔着。

    大厅内的气氛,也因为这个孩子的突然哭泣,而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喂,我是谈逸泽!”谈逸泽一手帮儿子抹去挂在脸上的泪,一手接通了电话。

    手机上的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题外话------

    头上顶着避雷针,继续不要脸的求年会的票子。

    →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