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85章 得瑟的男人!

    “范小姐,外面有个人说,想要见范小姐。”

    就在女人想着事情的时候,佣人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

    “谁?”女人正因为自己可能招惹到谈逸泽这个瘟神而烦恼,有些厌烦佣人的打扰。

    “我不知道是谁,不过那人穿着一身的赛车手服装,说是他认识范小姐,想要和范小姐谈谈。”佣人道。

    “赛车手服装?”听到这话,范思瑜慌了。

    该不会是,今天自己派去撞苏悠悠的那个人吧?

    怎么回事?

    他不应该认得出自己的!

    可他,怎么找上这里来了?

    特别是在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他怎么可以找上来?

    要是被谈逸泽那只老狐狸盯上的话,那岂不是很快就找到了是她范思瑜做的?

    这可不妙。

    想到这,范思瑜便道:“我不认识这样的人,你把他给赶走。对了,要是赶不走的话,就将我们的保镖,将这人给丢出去。”

    现在,她不可以和这人见面。

    不然,岂不成了不打自招?

    这谈逸泽要是真的将矛头对准了她,就可怕了。

    “知道了!”

    佣人在接到了范思瑜的命令之后,便大步朝着门外走去。

    而范思瑜则站在窗口上,看着楼下的动静。

    看着那一身熟悉的赛车手服装,范思瑜的心跳漏掉了一拍。

    还真的,就是下午自己雇佣的那个人。

    可怎么回事?

    当时她找这个男人的时候,压根就没有给他自己的联系方式。

    他,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范思瑜怎么也想不清楚这一点。

    不过眼下,佣人已经按照她的要求,让范家的保镖出面,将这个在楼下打闹的男人给抬了出去。

    这整个过程中,男人不断的嘶吼着什么。

    不过因为范思瑜所在的二楼,用的全都是隔音玻璃。

    这会儿,她压根就听不清这男人说的是什么话。

    看着这动静,范思瑜招来了刚刚下去的佣人,问道:“刚刚你们送走那个男人的时候,他有没有说些什么?”

    要是将他们的交易,还有那场车祸的原因给说出来,那可就不好了。

    “没说什么,他就说他和您真的认识。让我们给他通融通融,让你们见上一面。”说到这的嘶吼,佣人见到范思瑜那感兴趣的模样,便继续道:“小姐,您是不是想要和他见面?要是这样的话,我想那个男人应该还没有走远,我让小陈他们去把他给喊回来。”

    “你放的什么狗屁,我什么时候说我要和这样的人见面?”

    她现在躲避这个人都来不及了,又怎么可能会想着要和他见面?

    “对不起范小姐。”

    范家的佣人,其实一直都知道这刁蛮任性的大千金是最难伺候的。

    所以对这个大脾气的小姐突然发火,也是见怪不怪。

    “好了,这里没有你额的事情了。你可以出去了。”范思瑜现在的心,压根就平静不下来。

    “知道了,小姐!”

    等到佣人离开,范思瑜才狠狠的抓了抓自己最近刻意烫成电视剧《传闻中的七公主》美七的发型,琢磨着自己的下一步该怎么做才好?

    ——分割线——

    苏悠悠只是觉得自己睡了一觉,昏昏沉沉的。

    脑袋,又疼得像是快要炸开似的。

    等到睡醒的时候,已经是黑夜了。

    虽然头还是很疼,但已经明显的比刚才好了不少。

    特别是头晕的情况,也缓和了许多。

    不过睁开眼睛看到映入眼帘的那个男人的脸,苏悠悠还是吓得不轻。

    “你……你怎么在这里?”

    坐在苏悠悠面前的,是凌二爷。

    而苏悠悠一睁开眼,就发现凌二爷的视线一直都注视着自己。

    都不知道,保持了这样的姿势多久了。

    一想到自己睡着的时候,这男人还这么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苏悠悠的背脊就觉得冷飕飕的。

    “我一直i都在这里。”说话的时候,凌二爷绑苏悠悠捻了捻被子,盖住了她刚刚乱动弄掉的被子:“你现在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么?我去给你把医生给喊过来。”

    刚刚到这军区医院的时候,他就给苏悠悠再一次安排了全身检查。特别是她的脑子和眼睛的部分。

    不过检查的结果,还算可以。

    苏悠悠的脑袋虽然经过撞击,不过并不重。

    只要稍加休息几天,就会好的。

    至于脚,还需要一段时间的调养。

    “我没事!念兮他们呢?”

    苏悠悠想要坐起来,却被凌二爷给按了回去。

    现在感觉才稍稍好了一点,凌二爷才不舍得让她冒这个险。

    “她被谈老大给带回去了,说是等明天才过来看你。”凌二爷道。

    “还过来看什么?她自己脚上也有伤,要在家里好好的休息着。”苏悠悠听了凌二爷的话,便开始嘟囔着。

    听着苏小妞的这话,凌二爷很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二货,明明自己伤势比较严重,竟然还有心事担心别人的事情。

    你也正因为这一点,这样的苏小妞才叫他越发的心疼。

    凌二爷看着她那张苍白的脸,眼神就像是被硬生生的定住了。

    是他自己说过,他要保护好苏小妞不要再受到任何的伤害的。

    可现在,竟然在他的眼皮底下又让苏小妞被人弄成了这样……

    有那么一瞬间,凌二爷感觉自己真的无脸面对苏悠悠。

    “你怎么都不说话?”

    见凌二爷一直都盯着自己的脸,不说一句话,苏悠悠感觉有些陌生。

    印象中,她好像都不曾和凌二爷这么深情的对视着。

    有,也是不过一两秒的时间。

    一两秒钟之后,他们两人就会滚到床上去了。

    想到那些令人感伤的甜蜜,苏悠悠的别开了脸。

    “悠悠,对不起……”凌二爷的千言万语,最终汇聚成了这么一句。

    他想要对苏悠悠好,想要将世界上所有最好的都给她。可到头来,却还是让她受伤了。

    “你说什么呢?这次本来就是我和念兮不小心自己弄伤的,关你什么事请?”苏悠悠压根没有想到,那骑摩托的人是故意针对着她和顾念兮的。

    或许,在苏悠悠的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这么可怕和黑暗的事情。

    苏悠悠不知道,凌二爷自从也不会去提及。

    他宁愿,让苏悠悠的世界保持一片纯白。

    至于那个伤害了她的凶手,他一定会将他给碎尸万段的。

    “唉,最可怜的就是我那新买的手机了。今天还跟念兮一起在上面贴了好看的图案,竟然就这么给撞坏了。”苏悠悠记得,那把手机她是拿在手上的。

    可被撞的时候,她只顾着抓着顾念兮跑了,那手机还有他们两人手上提着的那些东西,都丢在地上了。

    之后,他们两人都被送到医院。

    估计现在那些东西,是找不回来了。

    花了好几百块的东西,就这么飞了。

    想想,真的很心疼。

    “你买了手机?对了,你那个手机现在还在我那边呢!买什么手机呢?”

    凌二爷道。

    其实,那部手机现在就在他的身上。

    只是,他有些自私的不想要在这会儿拿给苏悠悠。

    因为,他准备留着当成下次见面的借口。

    “原来我的手机在你那。”苏悠悠说。

    但这语气,听不出一丁点的喜悦之情。

    因为,其实她早已料定了自己的手机就掉落在凌二爷的卧室里,只是她不想要回去找罢了。

    “我发现你的手机之后,本来就想要通知你的。不过我不知道你没有手机后的联系方式,所以就一直耽搁着。”

    关于凌二爷的这个说法,可以说是漏洞百出。

    你凌二爷要想联系到一个人,那还难么?

    就像当初,酒吧里的一夜情之后,你凌二爷不也照样摸索着找到她苏悠悠工作的医院去了?

    再说了,i就算你凌二爷真的不知道苏悠悠现在的联系方式好了。但他,不是知道她苏悠悠现在就住在骆子阳的别墅里么?

    想要将手机还给她,不过是二十几分钟的车程。

    说来说去,不就是他不想这么快将手机还给她苏悠悠么?

    被苏悠悠这么盯着,凌二爷有些头皮发麻。

    总感觉,他的苏小妞现在的眼神真的很犀利,像是一下子能洞穿了他的所有想法。

    “那个……其实我是这两天比较忙。你可知道,现在正是旺季,需要策划的活动很多,需要我签署的文件也多……”被苏小妞盯得头皮痒痒的,凌二爷又补充了这么一句。

    可越说,他感觉自己有点像是越描越黑的感觉。

    而苏小妞盯着他的视线,也越来越是怀疑。

    “对了,你要不要吃点什么东西?都睡了大半天了,也应该饿了吧。”现在,是凌晨两点。苏悠悠从下午一直昏睡到现在,估计饿了。

    “我不想吃东西,你帮我喊护士过来吧。”苏悠悠动了动,脑子还是很疼。眉心,皱成了一团。

    “怎么了,是不是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凌二爷一见到苏悠悠的眉头皱成了这个样子,立马凑了上前。

    “不是,我想解手。都输了那么多的液了,我快憋不住了。快点去给我喊护士过来。”苏悠悠有些想要捶胸顿足。

    其实她刚刚之所以跟凌二爷聊天,就是想要让这个男人快一点离开,她想要自己喊护士过来。

    可谁知道,这男人越聊越来劲,压根就没有想要回去的意思。

    到这,苏悠悠算是服了他。

    “喊什么护士?你身上哪一个地方,我没有看到过的?好了,我扶你起来就行,不要那么的啰嗦。”凌二爷貌似没有意思想要回避男女之嫌。

    在他看来,苏悠悠就是他凌二爷的妻子。

    哪有妻子对丈夫还需要遮遮掩掩的?

    苏悠悠身上该看的,不该看的,他凌二爷都看的不下白次。

    “不要。我就是不喜欢。”苏悠悠怒吼。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按一按电铃。

    可无奈,苏悠悠发现自己压根就按不到那一块。

    “快点,你要是想在床上尿裤子的话,我是不介意帮你换裤子的。”凌二爷双手抱着肩膀,一副看好戏的心态。

    “你……”

    苏悠悠在心里画了无数个圈,将凌二爷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了好几遍。

    之后,才勉强依附在男人的身上,去了洗手间。

    这个过程中,看到苏悠悠站在洗手间里,一副等着他出去在上洗手间的样子,凌二爷仍然没有出去的趋势。

    “你要不要我给你哼歌?”哼那种,比较容易嘘嘘出来的歌曲。

    凌二爷有些邪恶的看着苏悠悠。

    “哼什么歌?我真的怀疑你到底是在这里干什么的?是不是想要把我气死在这里?”

    她现在很难受好不好?

    脑袋站起来还是昏昏沉沉的。

    可这个男人竟然在这里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她的底线。

    “好好好,我出去了。你好了,就喊我。”

    看到苏悠悠那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凌二爷也知道她真的生气了。

    这会儿,男人真的什么都不说,主动的退让出去之后,还顺带着绑苏悠悠将洗手间的门给关上。

    到这,苏悠悠终于可以顺畅的解手了……

    “对了,你的手机能不能借我?”苏悠悠回到病床上,问道。

    “都大半夜的,你还要玩手机?我可告诉你,你现在的身体不适合看那些动作幅度大的变态爱情片子。”

    因为知道苏悠悠临睡之前,都习惯要看她喜欢的gv大戏,凌二爷一听到苏悠悠问他借手机,最先想到的就是这个。

    听这男人的话,苏悠悠直勾勾的白了他一眼,道:“我不是要看那些东西,我是想给二狗子打电话。他等不到我回去,估计又要担心了。”

    苏悠悠自顾自的说着。

    却不知道,她的这一番话让凌二爷的眼眸明显的黯淡了许多。

    她竟然在害怕另一个男人担心她……

    这,让凌二爷有些吃味。

    “你以为现在还早啊?都凌晨两点了,你以为谁都会像我一样?”以为谁都会像我凌二爷一样,因为担心你,所以就算工作了一整天,忙了一整天,都还是睡不着觉么?

    这一刻,凌二爷越发的确定了,刚刚自己不将苏悠悠的手机给及时还回去,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不然,他岂不是要眼睁睁的看着她去通知他的情敌,让那可恶的小年轻一并到医院活活的将他凌二爷给气死么?

    “……”见到凌二爷的那个架势,苏悠悠不再开口说话。

    不过看到苏悠悠那纠结在一起的眉心,凌二爷知道,这个女人依然放不下那个小年轻。

    想了想,他说:“你现在好好的休息一下吧,待会儿我再想办法通知他。”

    因为知道苏悠悠的脾气,若是不按照她的想法做的话,没准今晚上她都会睡不着的。

    当然,凌二爷也不会真的傻帽的去通知骆子阳同志。

    他现在不过是想要在苏悠悠的面前美言几句,先哄她睡着了。至于待会儿他凌二爷会不会打这通电话,那还是个未知数!

    邪恶的弧度,在凌二爷的嘴角一闪而过。

    “那好,你一定要打知道么?我现在还是很困,就先睡了。”见到凌二爷答应了自己,苏悠悠便躺回了床上。

    现在的她,脑门还像是被紧箍咒弄着一样,痛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当下,自然也没有什么心思陪这凌二爷玩心眼。

    “知道了。”凌二爷伺候着苏悠悠入睡之后,便一个人坐在她的病床边。

    感觉到她的呼吸变得均匀,感觉到她真的睡着了之后,他才敢将手覆盖到她的小手上面。

    抓着苏悠悠的那只手,他放在自己的脸颊上,轻轻的蹭了蹭。

    就算是呆在病床边,一整夜都不能睡着。

    可是只要能让他和苏悠悠这样在一起,凌二爷觉得真的很满足。

    而他更希望的是,自己能抓着苏悠悠的这只手,一辈子……

    ——分割线——

    夜深,万物沉寂。

    只是和千家万户入睡相比较,城市某一幢小别墅里的骆子阳,却是彻夜难免。

    苏悠悠从下午说要出去到现在,都不见得回来。

    都已经入夜了,这会儿他还是联系不到她。

    可转念一向,骆子阳又想起苏悠悠的手机好像丢了。

    至于他今天出门之前,好像说是要和顾念兮一起上街买东西。

    想到这一点,骆子阳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立马往顾念兮的手机拨了电话。

    只是他不知道,今儿个出了这样的危险,让谈参谋长心惊胆跳之后,现在的谈参谋长是一点都不想其他人参合到他和顾念兮的世界里。

    对于现在的谈逸泽而言,他只想好好的和顾念兮呆在一起,好好的感受着顾念兮身上的气息,好好的抚平他心里的毛躁。

    所以今夜,就连他们的宝宝,不管怎么哭怎么闹,他都不准给他进入谈逸泽和顾念兮卧室的通行证,更不用说是像手机这一类极有可能打扰到顾念兮和自己的好眠的东西了。

    早在带着顾念兮上楼之前,谈逸泽就已经将顾念兮的手机给关机了。连带着,还有他自己的。

    所以,现在不管骆子阳是打顾念兮的手机也好,打他谈逸泽的手机也罢,得到的答案都是——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号码已关机!

    这一夜,骆子阳感觉自己就像是无头苍蝇,一个小时开车在大马路上飞奔着,找寻着苏小妞的身影,又一个小时在家里毛毛躁躁的转悠着,等待着苏小妞的归家。

    最终,毛躁不安的骆子阳想到了一个人——凌二爷!

    会不会,苏小妞现在就在凌二爷的家里呢?

    想到那天晚上,苏悠悠和他共度过的夜,骆子阳的心里就像是长了一根倒刺。

    寻常的时候,你是看不到任何的异样,但只要被牵扯到,那倒刺就会刺得他浑身发疼。

    即便现在骆子阳很不想和凌二爷那个混蛋有什么牵扯,更不希望苏悠悠消失了的消息被那个混球知道,但他还是打电话给凌二爷。

    目的,就是为了要确认一下,苏悠悠是否安好。

    骆子阳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凌二爷正握着苏悠悠的手唇角像是得了蜜糖的孩子高高挂起。

    感觉到自己的手机发出震颤,凌二爷的眉头一挑,立马露出了不悦的神情。

    其实早在今儿个他到医院陪着苏小妞的时候开始,凌二爷的手机就已经弄成了静音,不想让其他人打扰的苏小妞的休息。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凌二爷更希望将手机直接给关掉。

    若不是为了找到谋害了苏小妞他们的那个凶手的话,凌二爷觉得自己真的会这么做的。

    为了防止自己的手机吵到了苏小妞休息,凌二爷即便有一百个不愿意,还是松开了苏小妞的手,握着手机匆匆忙忙的走出了病房。

    在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之时,凌二爷的黑眸里微闪。

    骆子阳?

    看来,他今晚还真的如他的苏小妞的预料,找不到她找的团团转。

    竟然,还将手机拨到了他凌二爷的手机上。

    不过知道这一点的凌二爷,可不是那么的高兴。

    要知道,苏小妞和这个男人的感情越好,对他凌二爷的追妻之路可就越不妙。

    本来,凌二爷是不想接他的电话的。

    可无奈,骆子阳找他们四个人,除了凌二爷的这个号码,其他的三个现在都是关机状态。

    好不容易找到凌二爷这个开机的,骆子阳自然不想放弃。

    一个电话凌二爷不接,他就再打一个。

    接二连三,搞的凌二爷都有些佩服骆子阳这个死不要脸的德行。

    最终,凌二爷接了电话:“什么事情?”

    因为双方从一见面开始就属于敌对状态,所以凌二爷可没有想过要对骆子阳客气的。

    “悠悠呢?悠悠有没有在你那里?”

    骆子阳也不废话,现在他可不管这凌二爷到底想要玩什么把戏,他只想要确定一下苏悠悠是否安全。

    “呵呵,骆先生这话真是好笑。”

    凌二爷却难得来了心思,想要调傥上他几句。

    想想之前自己在骆子阳那里吃的憋屈,凌二爷现在都恼火。

    好不容易有反败为胜的机会,凌二爷自然要好好的得瑟一番。

    “你什么意思?”骆子阳可不认为,这狡诈多变的凌二爷,已经和他骆子阳要好到大半夜还和他开玩笑的地步。

    “苏悠悠是我凌二爷的老婆,她大半夜当然是在我的身边了,你大半夜打电话来这么问,不是在废话么?”凌二爷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嘴角整个得意的勾起。

    “我警告你,别给我开玩笑。苏悠悠真的是在你那里么?”

    骆子阳这人,有着和他的年纪极为不相符的成熟。

    但即便是这样,但苏悠悠的问题上,他还是保持不了他在商场上的那种沉稳。

    因为,那已经触及到了他骆子阳的底限。

    “这不是废话么?我大半夜的被你吵起来,你觉得我凌二爷真的有那个美国时间,来陪你开玩笑?”

    凌二爷的口气也不善。

    好不容易才有这么一夜能陪在苏小妞的身边,虽然是在医院,但他也不想要为了任何人,任何事浪费了一分一秒。

    “如果你不信的话,我可以帮你喊她起来接电话,她现在就在我的身边。不过她现在睡的很熟,你确定还要让我喊她么?”凌二爷说的,这可都是实情。

    只不过,他们现在所处的环境,可是医院。

    “你……”

    被凌二爷的一番话,堵得喘不过气来的骆子阳,当下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苏悠悠,你大半夜的真的呆在他的身边么?

    虽然得知这个消息,让骆子阳的心里堵得慌,但好歹他也确定了这苏悠悠现在还安好的这个事实。

    听着电话里的骆子阳,一个“你”字说了大半天,最终还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凌二爷笑的要多纯洁有多纯洁,有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你看,他现在什么谎言都没有说,就将骆子阳给气成这样了!

    “你快点说啊,要不要我把她喊起来听你的电话?”像是故意为了激怒骆子阳似的,凌二爷还在这边叫器着。

    只是,他的表情却和电话里那个怒气冲冲的样子,截然相反。

    “要是不想的话,麻烦你吱一声。我们的睡眠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好不好?”凌二爷见电话那边仍然没有声响,便继续叫嚷着。

    到这,骆子阳终于还是受不了这擅于心计的凌二爷的激将法,道:

    “不……不用了。我挂了。”

    说完这一句话,骆子阳便不顾电话那边的凌二爷说些什么,径自将电话给掐断,然后无力的倒在沙发上。

    苏悠悠,你真的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么?

    还是说,你对那个男人的感情,真的有那么的深?

    所以,你就算已经被他伤害的千疮百孔,满目疮痍,你还是忘不了他,你还是想要回到他的身边?

    不知道!

    骆子阳真的不知道这苏小妞的答案是什么。

    不过他知道的是,这一夜的他,注定会失眠……

    至于电话那边的凌二爷,在听到了电话被掐断的那一瞬间,又开始嘟囔着:“年轻顶个屁用,你看连要挂电话都不知道和人家说一句再见,没礼貌的家伙真讨人厌。”事实上,因为骆子阳是他凌二爷的情敌,就算他做的再好,你凌二爷也不见得有多待见他是不是?

    想着骆子阳刚刚用那不屑的口吻说出那三个字——“不用了”。

    凌二爷现在想起来,都还有些气。

    “不要姐不要么!你就算说你要她接电话,老子也不会帮你通知她的,德行!”

    嘟囔了这么一句之后,凌二爷收起了手机,大步回到了苏悠悠的病房。

    这一夜,恐怕是这一阵子凌二爷过的最好的一夜了……

    ——分割线——

    又是一个入夜。

    只是这一夜,却好像和寻常的任何一个夜晚有所不同。

    因为今夜,天空的乌云密布,让人看不到头顶上的月亮和繁星。

    风,有些阴凉。

    明明是夏季,怎么有种风雪降临前的感觉呢?

    一男人走在大马路上,感觉到这样不寻常的阴冷,悄悄的回头看了一下。

    可一回头,街上的灯火通明,又像是什么东西都没有。

    怕是自己的棒球冒挡住了视线,男人又将帽子摘了下来,来来回回的将整个大姐都给扫视了一边之后,仍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踪迹。

    “奇怪,刚刚明明感觉有什么东西的!”

    男人嘟囔着。

    将棒球帽带回到头顶上之后,男人提着手上刚刚从大超市里买来的速食面,又开始朝着刚刚自己前进的方向大步走去。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到背脊后面的那股子阴冷的感觉,顿时有凄厉了几分。

    他想要回头,看看是不是有什么野兽在他的背后。

    可当他来不及转身,他的肩头上便有什么东西劈了下来,一下子他便倒在地上。

    手上刚刚提着买回来的方便面,还有几瓶啤酒,在这个时候散落了一地。

    不过这些东西,那些人却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只是将倒在了地上的男人给拖走了。

    男人临倒下去之前,其实还看到了刚刚打了自己的后脑勺的人一眼。

    那是,一张带着女人淡妆的脸盘。

    可他的身高,却又让人感觉到不像是女人。

    因为这人的身高,明显的比他这个男人的身高还要高出了两个脑袋……

    这人,到底是谁?

    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打了他?

    只是这些问题,这人来不及思考,便已经被人给拽走了……

    ——分割线——

    “兮兮,把这个披在肩头上吧。”夜晚来临的时候,谈逸泽才刚刚下班回家。

    此时顾念兮,已经坐在他们卧室里的落地窗之前的椅子上,眺望着不远处的灯火。

    窗户被开着,凉风从外面灌了进来,吹拂着顾念兮那一头过长的发丝。

    有几根随着这清风飞舞着,有几根还黏在顾念兮的脸蛋上。

    而谈逸泽进门的时候,看到的正好是这样一幕。

    男人什么话都没有说,径自拿起了放在床边上的毛毯子,来到顾念兮的身边,给她盖在了肩头上。

    这个城市的夏季夜晚,可不想顾念兮的老家一样。

    这里,不管白天再怎么的热,一入夜就有些凉。

    做完了这些之后,谈逸泽又将刚刚被顾念兮打开的窗户,给关小了一点。

    “夜晚这么吹风,会着凉的。”

    “老公,我好像回家。”顾念兮见谈逸泽站在自己的身边,便顺势靠在他的腰身上。

    “傻瓜,这里不是你的家么?”谈逸泽笑道。

    “我说的是娘家。”本来以为这几天就可以回去的,可谁知道临出发前又遭遇了这样的车祸。

    她的脚上还有伤,十天半月是不可能好的了。这,也就影响了她的行程。

    今天早上打电话回家,她不敢和顾市长他们说自己受伤的事情,怕他们担心。她只说了自己临时有点事情,要将回去的日期改在两个星期之后。

    父母听说她有急事要处理,当然不可能强迫着她回家的。

    可语调里,还是充满了失落。

    一想到顾印泯一听到她临时回不了家,连话都不说一句就将电话递给她妈的样子,顾念兮现在都心疼。

    她妈妈盼着她回去一趟,都不知道盼了多久了。

    却因为这场该死的车祸,给延误了,该有多伤心?

    想到这,顾念兮现在对那个撞了她和苏悠悠的人,越是恨。

    “等脚上好了之后,我们就回去。这事情,一时半会儿是急不来的。”看着顾念兮这幅抑郁寡欢的样子,谈某人的心肝乱颤了。

    “对了,今天我还给你带了些哈密瓜回来。等明天,让刘嫂给你弄些吃。”看着小媳妇这几天连连哭丧着一张小脸,谈逸泽是变着法子哄她开心。

    可无奈,如今就连哈密瓜都没能让她笑一个。

    看着这样的顾念兮,谈某人也越发的怨恨那个故意撞了顾念兮和苏悠悠的人!

    该死的,要是让他逮到了这个人的话,他谈逸泽第一个不放过他。

    当然,凭借谈逸泽和凌二爷联手,这世界上哪还有查不出来的东西?

    现在肇事人员,已经基本确定了。

    不过说来,这人不像是第一次做这事情的人,极为狡猾。

    抓到东边,他跑到西边去。

    不过谈逸泽相信,现在整个城市都实施了布控,这个男人抓到也就是时间的问题了。

    “兮兮,要不上床去睡觉吧。早点休息,伤口也能早点康复。”谈逸泽变着法的哄着。

    估计,是最后的那一句话,劝动了顾念兮。

    这会儿,她靠着谈逸泽的身子站了起来,然后被他扶到床上,躺着。

    “好了,我去洗个澡就过来陪你睡觉。”说着,谈逸泽自己到柜子里收拾了衣服。

    他们家的衣服,都是谈逸泽自己收拾的。所以对这些东西放在什么地方,谈逸泽比顾念兮还要清楚。

    只是,就在谈逸泽收拾好了衣服准备要进入浴室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我是谈逸泽。”电话,是用公共电话打来的。

    “好的,我马上过去。”不知道电话那边的人说了什么,谈逸泽挂断了电话,便直接将自己的欢喜衣服丢回了柜子里,对顾念兮道:“兮兮,我现在有点事情要出去办一下,你先睡觉好不好?”

    “好,不过你自己要小心一点。”

    顾念兮现在已经习惯了,谈逸泽时不时就要在夜里出任务。

    谈逸泽这么开口,她自然也不会闹脾气。

    她是军嫂,要忍得住寂寞,扛得住低谷。

    “真乖,我一会儿就回来!”帮顾念兮捻了捻被角,又在她的额头上落下轻柔的一吻之后,男人便如同一阵风一样的出了卧室。

    看着谈逸泽消失在大门处的身影,顾念兮嘟囔着:“到底什么事情这么急,真是的!”

    ——分割线——

    “谈老大!”

    谈逸泽赶到那间废弃工厂的时候,凌二爷也赶到了。

    刚刚他才照顾苏小妞入睡,便接到了电话。

    托付了医院里的护士照看,但凌二爷还是有些不放心。直接一通电话到了酒吧,将正在酒吧里玩的哈皮的小六子给弄到了医院照看着。

    之后,他才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不要怪他现在一惊一乍的样子,是因为这苏小妞连连出意外,让他都不敢马虎。

    再者,凌二爷的敌人可不止这些。

    除了这些明着的之外,还有一个骆子阳在暗处。

    这几天这骆子阳虽然被他气的都没有再来找苏小妞,不过随着这段时间苏小妞的康复,这距离骆子阳知道她还在医院的事情也就不远了。

    为了防止他凌二爷不在的时候,这苏小妞被抢走,他可算是下足了功夫。

    “你过来了。苏小妞怎么样了?”

    见凌二爷到这边,谈逸泽问道。

    苏悠悠和顾念兮同样受了伤。虽然苏悠悠身上的伤势,没有顾念兮那样直接缝了二十针。但伤到了脑子,就算事情再小,也是大事。

    “这两天的头疼状况好了不少,东西也吃的进去了。状况比之前好了不少,不过就是明显的瘦了一圈。对了,小嫂子怎么样了?我听说之前小嫂子是准备要回娘家的。”这是苏悠悠和他说的。

    “伤口没有发炎,也没有感染,都还好。不过回不了家,现在每天都在家里郁闷着。”说到这,谈逸泽的眉心就不自觉的皱了皱。

    只要牵涉到顾念兮的事情,再小对他谈逸泽而言,都是大事。

    “就知道会是这样。都怪那王八,今天老子要不先拆断他两腿,老子就不姓凌!”他说的,是第一步的举动。

    至于其他的事情,还要留着给谈老大去办。

    要知道,就算那人不是针对顾念兮来的。但伤到了顾念兮,特别现在还弄得顾念兮整天郁郁寡欢的,可就是犯了谈逸泽的大忌。

    “对了,谈老大。那个抓到的人,可信么?”刚刚谈逸泽并没有说,抓到了这个嫌疑犯的人,是谁。只是在电话里通知他,伤害了顾念兮和苏悠悠的凶手已经找到了。

    “可信。”这个世界上,谈逸泽最信任的人,除了顾念兮之外,就是这人了。

    “那就好。”谈逸泽说可信的人,绝对可信。这一点,凌二爷是这么认为的。

    很快,废弃工厂里传来了声响。

    “你们两个都过来吧。”

    这声音,有些不伦不类。

    有点像是男人,又有点像是女人。

    听的,凌二爷的眉心皱成了一团。

    至于谈逸泽,始终都没有表情。

    只是在听到了这个人的声音之后,便大步的朝着里端的位置走了进去,丝毫没有迟疑。

    ——分割线——

    “悠悠,今天感觉怎么样?”

    顾念兮这受伤的几天,整天都愁眉苦脸的。

    原本是不打算让她到外面的谈逸泽,最终还是同意让她过来给苏悠悠做伴。让这两个丫头呆在一起,总比让顾念兮一个人在家里愁眉苦脸的好吧?

    虽然这苏二货确实不靠谱了一点。

    不过这一次在真正面临危险之前,这苏二货却能在重要的时候带着顾念兮跑,这一点也让谈逸泽相信这苏二货对顾念兮的心。

    这,也是谈逸泽同意让顾念兮过来看她的最重要因素。

    “我现在好的不得了,明明可以出院了。”可那该死的凌二爷,就是说现在还要再多观察两天。

    说着,苏悠悠在心里又将凌二爷的祖宗十八代上上下下给问候一遍。

    “我看你还是在医院再观察一阵子吧,”伤了脑子的,可是大事。顾念兮也同意凌二爷的这个想法。

    “对了,我给你带了个哈密瓜来。这可是我老公部队里的兵蛋子家里种的。零污染,零添加,甜的不得了。”顾念兮说着,自己已经在边上找来了刀子,开始切。

    不得不承认,这凌二爷家好像是有钱多的没处花。

    这苏悠悠才在这里住了几天院而已,这病房里已经弄得应有尽有。活脱脱,比人家的总统套房还要齐全。

    “切好了,给。”顾念兮给苏悠悠挑了最大的一哈密瓜。

    “这么大,你想撑死我?”

    “撑死了才好。你现在都瘦的不成人样了,要是再这么瘦下去的话,估计风一吹都要飞走了!”自从和凌二爷离婚之后,苏悠悠的身子就一直都是这么的单薄。

    “行,我就知道你是妒忌姐姐现在的身材,怎么吃都吃不胖是吧?”某苏二货又开始得瑟了。

    “去你的,我才不羡慕你这纸板身材呢!”

    顾念兮也跟着拿哈密瓜开啃。吃着吃着,她又想到了一个人。

    转身,她问苏悠悠:“悠悠,这几天怎么不见子阳哥哥过来?”

    骆子阳对苏悠悠的感情,苏悠悠可能不清楚,不过旁人都看得出。

    如今苏悠悠这都住院了好几天了,骆子阳怎么都没有出现过?

    这一点,着实让人觉得怪异。

    “谁知道他啊,可能是嫌麻烦,不肯照顾我这病患吧?”苏悠悠又抓着哈密瓜,狠狠的啃了一口。

    不过,苏悠悠的心里可不想苏悠悠表面上这么的平静。

    这骆子阳好几天都没有出现,苏二货也有些担心了。

    她记得,她确实让凌二爷给骆子阳打了电话,让他不用担心的。

    可就算再怎么不需要担心,她苏悠悠都已经住院了这么多天了,他是该过来看看吧?

    可骆子阳,却一次都没有出现。

    骆子阳,你这是怎么了?

    该不会,出了什么事情吧?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