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87章 老婆如手足,兄弟如衣服

    “宝贝,不哭不哭,妈妈抱着。”这两天都没有被妈妈好好的抱抱,小宝宝醒来见到妈妈,就开始蹬腿,哇哇大哭。

    本来谈老爷子是想替顾念兮照看这孩子的。

    可无奈,这孩子就算被他抱着,还是大哭。大眼珠子,一直都瞅着顾念兮的方向。大概,是想要让顾念兮抱一抱。

    这不,顾念兮才刚刚一接过手,这孩子就不哭也不闹了。

    不过这小手还是紧紧的拽着顾念兮的衣服,生怕自己又再一次离开妈妈的怀抱。

    “这孩子,大概是想妈妈了!”谈老爷子看到这一幕,颇有感慨。

    虽然这两天他是尽心尽力帮着照看孩子。

    可这孩子最需要的,还是母亲。

    其他人,怎么都比不上妈妈吧?

    “……”看着儿子紧拽自己的衣服的小手,顾念兮没有说话,只是眼神一再放柔。

    她是想这么抱着儿子。

    不过儿子生出来就挺胖的,现在更胖了。

    两个小手,都是肉嘟嘟的。

    整个小身子,也都是肉。

    谈逸泽还开玩笑,说他们的儿子就是个肉球。

    这么个大胖小子,抱起来自然有些吃力了。

    顾念兮抱着他的时候,都需要放在膝盖上。

    而现在膝盖受伤了,谈逸泽这菜不让她老抱着他。

    看着儿子这么想念自己的样子,顾念兮今晚打算和谈逸泽好好商量下,是不是可以让他们的儿子回到卧室去睡了?

    她的这伤口,不是好的差不多了么?

    说曹操曹操到。

    就在顾念兮想这谈逸泽的时候,他的路虎车回来了。

    很快,谈逸泽也从外面走了进来。

    而进门来的谈逸泽,见到的便是这样一幕。

    顾念兮抱着儿子,坐在沙发上。

    不过她的手臂太过于纤细,没有力气可以支撑这孩子。所以孩子还是坐在她的大腿上。

    见到这一幕,谈逸泽大步走了过来。

    二话不说,就将孩子从顾念兮的手上夺了过来。

    “不是说好的,最近都不用抱他么?怎么又抱上了?要是蹭到了伤口开裂,怎么办?”那岂不是要再遭一次罪?

    谈逸泽可没有忘记上次亲眼看着她缝伤口的感觉。

    那就像是拿着刀子在他的身上割肉一样。

    就算顾念兮舍得自己再去遭一次罪,谈逸泽都不准。

    “不会的,我会小心看着儿子的。老公,不要太敏感行不行?”顾念兮看着本来还在自己怀中的宝宝,现在又离开了,心情不是那么的美丽。

    特别是看到儿子那双黑漆漆的大眼珠子直勾勾的瞅着自己看,那泪珠子都快掉出来了,顾念兮的心顿时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拉扯住似的,好疼。

    “那也不行,除非你的伤口好了,不然不准儿子坐在你的腿上。”谈逸泽紧抱着儿子,望着顾念兮那双泪眼汪汪的眼珠子始终没有松手。

    “我现在已经好了。”不那么疼了,儿子坐在上面也没有什么感觉。

    “那也不行,还没有拆线,伤口能算是好了么?”谈逸泽因为情绪有些激动,说话的时候有些大声。

    连楼上的陈雅安都听到了楼下传来的嘶吼声,匆匆走下楼看。

    这样的嘶吼声,舒落心自然也是听到的。

    她也知道,这是谈逸泽对顾念兮吼。

    不过因为知道他们争吵的内容,舒落心自然不会以为,人家小两口是准备大吵一架,然后匆匆忙忙的赶出去看人家的笑话。

    以往的经验告诉她,这谈逸泽再怎么和顾念兮闹,再怎么吵,他们两人始终都是一国的。就算在这个时候使用离间计,也没有什么效果。

    再说了他们两个人的感情,一般人能比得上么?

    现在是闹得这么不可开交,可待会儿好了的时候,又是如胶似漆的。

    再者,现在这个时候赶出去看笑话的话,这谈逸泽像是个能容忍的人么?

    待会儿,他最多也只会将那些他不敢对顾念兮撒的怒火,落在其他人的身上。

    有了前几次的经验的舒落心,这会儿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厨房里,张罗着自己的美容点心。

    而沉不住气的陈雅安,这个时候已经匆匆忙忙的下楼来了。

    看到顾念兮此刻泪眼朦胧的,陈雅安的心里一阵乐了。

    没想到,顾念兮你也有今天?

    “大哥,大嫂。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怎么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要是吓坏了小宝宝可就不好了!”陈雅安开始用一个劝架者的身份来掩盖自己幸灾乐祸的事实。

    其实在看到谈逸泽的手上抱着孩子,而顾念兮的眼神一直都盯着孩子的时候,她就知道了顾念兮和谈逸泽吵架的导火线是这孩子。

    说这话的时候,她大步的走上前。像是,想要安抚一下在谈逸泽怀中的小宝宝似的。

    哪知道,就算她伸出手要接过小宝宝,谈逸泽也不领情。

    黑眸一扫,硬是将她伸出来的手给瞪了回去。

    他谈逸泽的儿子,岂是什么人说想要抱,就能抱的?

    “这事不用你在这里瞎掺和,回房去吧。”谈老爷子似乎也看出陈雅安其实并不是来劝架的,而是来看笑话似的,当即便这么呵斥着。

    “爷爷你这话就不对了。大哥大嫂闹矛盾,我们不是都该努力的调节么?”陈雅安嫁进来到现在,好不容易才逮到了这顾念兮和谈逸泽第一次吵架。她估摸着,这个时候不在这里看笑话,难道还要躲在房间里不成?

    而这一番话,却是让谈老爷子越发的确定,这陈雅安根本就是来看笑话的。和谈逸泽又几分相似的眼眸怒瞪了陈雅安之后,谈老爷子挤出了这么一句:“他们不是在闹矛盾。”

    他们之间,压根就没有矛盾好不好?

    谈逸泽只是担心顾念兮的伤口,所以才忍不住大声了点。

    “不是在闹矛盾么?我怎么看着挺像的?”陈雅安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越是让人觉得她在瞪着看笑话。

    看着这陈雅安,谈老爷子实在看不下去了,道:“你们两人一人都少说一句。至于不该参合的人,都闪一边。”

    其实,谈老爷子也在这个时候暗骂着这陈雅安不会看人的脸色。

    你看这谈逸泽的脸都已经黑成了这样,他不敢对顾念兮撒火,可不代表着他不敢对其他人开炮。

    这会儿,正常人能躲多远就躲多远,省得被殃及无辜。

    可这陈雅安倒好,在这个时候硬是来介入这浑水。

    对于谈老爷子的话,两人都跟没有听到似的,继续僵持着。

    顾念兮摆明态度,她要看着儿子,谈逸泽挑眉,不准。

    而看不懂这两人脸色的陈雅安,又开始说话了:“爷爷,这不行。他们这么闹下去的话,怕是对孩子有影响吧?”

    “……”这摆明了,她就是在顾念兮的面前挑拨离间。

    谈老爷子这时候正想着用什么方法将这白痴给送走,可就在这时候谈逸泽发话了:“你他妈的少在这里唧唧歪歪!”

    这是他谈逸泽和他老婆的事情,用得着她陈雅安这个外人在一旁念念叨叨的么?

    “大哥,我不是在这唧唧歪歪。我就是想要……”想要劝劝你们。

    当然,她的本质上是想要挑拨离间,看着这顾念兮和谈逸泽吵。

    不过关于这一点,陈雅安是不会承认的。

    但陈雅安的一番话还没有说完,谈逸泽便直接开口打断了她的话:“你信不信,你再叽歪一句,我把你的嘴给弄歪了?”

    谈逸泽根本连看都不看陈雅安一眼,他身上的寒气就逼得这陈雅安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再者,前段时间谈逸泽举着枪的阴狠,也让这陈雅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她相信,这个男人说的出,也定然做得到。

    所以这个时候,她还是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

    而就在这个时候,被谈逸泽抱在怀中的宝宝实在看不下这个老是在一边挑拨离间的女人了。本来就还穿着开裆裤的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朝着陈雅安亮出了自己的小武器。

    一个漂亮的抛物线,还带着温温的热度,便朝着陈雅安的脸上袭去。

    “唔……”

    那一刻,陈雅安什么都没有看到。

    只感觉一股子热流,带着尿臊味朝着自己的脸袭来。

    看到这一幕,原本僵持的所有人,都有些微愣的看着陈雅安这一脸的尿。

    唯有被谈逸泽抱在怀中的小宝宝,一个劲的咯咯咯笑着。

    特别是看着陈雅安那一脸水渍的笑脸,意思好像是在说:尿你一身,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在我爸爸妈妈面前挑拨离间。

    而看着这一幕,本来还和谈参谋长正在大眼瞪小眼的顾念兮,最终忍不住,不厚道的笑了。

    看着顾念兮笑了,大厅内的气氛也好像在一瞬间缓和了许多。

    要知道,这原本和谈逸泽闹脾气的,也只有顾念兮。

    如今顾念兮心情一好,谁还继续别闷着。

    谈逸泽看到顾念兮笑了,原本紧绷着的一张脸,这个时候也缓和了许多。

    看了自家儿子的小武器,谈逸泽挑眉:小子,尿的还真准!

    小娃娃朝着谈逸泽笑笑:这是遗传!

    看着儿子那一脸的笑意,谈逸泽亦是不厚道的笑了。

    而陈雅安在看到原本还争吵不休的一家三口,都乐呵呵的看着她一脸的尿之时,气的直接大步朝着楼上跑了。

    这一家子,真是太气人了!

    躲在厨房里看着这一幕的舒落心,在看到了匆匆跑回到楼上的陈雅安之后,似乎也没有什么好意外的。

    她就知道,和这一家人干架,你以为你能挑拨离间?

    最多,也只是被他们一家三口当成炮灰的命!

    ——分割线——

    这天,是苏悠悠出院的日子。

    顾念兮和谈逸泽带着儿子,一并到医院里接苏悠悠出院。

    苏悠悠能够康复,对于谁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所以此刻出现在病房里的人,都是一脸的笑容。

    特别是顾念兮的儿子,肥嘟嘟的小脸蛋上竟然还挂着小酒窝。看的让人忍不住会的想要戳一戳他的小脸蛋。

    相对于宝宝一脸笑意惹得众人的关注,有着倾城容貌的凌二爷,则在这个时候有些黯淡。

    其实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一辈子都和苏小妞住在这里。然后,他可以这样安静的守着她,安静的感受着她的存在。

    可今儿这一出院,也就意味着苏小妞又要回到骆子阳的那个别墅了。

    而他,也要和她分开了……

    想到最近再也不能和这几天一样,天天都看得到苏小妞的脸蛋,凌二爷的心里堵得慌。

    “兮丫头,我觉得咱们儿子见到我的时候最开心了。”

    苏悠悠这会儿已经接过了小宝宝,在手上逗着。

    孩子也不怕生,见到苏悠悠就一直笑个不停。逗得,苏悠悠那爽朗的笑声不时从这个病房里传出。

    “那是,宝宝是高兴你今天能够出院。”顾念兮说。

    “等等,我儿子怎么成了你儿子?”谈逸泽瞪了一眼在苏悠悠怀里笑个不停的小奶娃,问道。

    “这事谈参谋长还不知道吧?兮丫头没生下他之前,就说过他要给我当干儿子了!”苏小妞大言不惭。

    顾念兮在边上甩了她好几个白眼:那是你自己说的好不好?

    “想当我儿子的干爸干妈的人有很多,你去拿个号码牌排队吧!”谈逸泽更为直接,抛下了这么一句。

    不过他说的也是大实话。

    想要当他们宝贝儿子干爸干妈的人,还真的很多。

    谁让,他们家的宝贝儿子人气那么好?

    “去去去,我干儿子已经认准我这一个干妈了,以后谁都别想跟我抢。谁跟我抢,我跟谁急。”苏悠悠抱着干儿子,哄着。

    小家伙像是被苏悠悠的情绪感染到似的,这会儿还挥舞着手脚。

    “谈参谋长,你看我干儿子都赞同我说的话。”苏悠悠见到小家伙这么兴高采烈的样子,立马跟着臭屁起来。

    “……”这下,谈参谋长果真不再说话了。因为他的宝贝儿子正抓着苏悠悠的手指乐呵呵的笑着。

    看着儿子这么没心没肺的笑着,谈逸泽嘴角抽了抽,看来以后有空他要好好的教教儿子,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这么对着笑的。

    “老大,你出来一下,我还有点事情想要对你说。”这会儿,凌二爷见谈逸泽空着,便说到。

    “……”谈逸泽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跟着就走了出去。

    看着这两个男人神神秘秘的结伴离开,苏悠悠立马凑到顾念兮的边上问道:“你说这两个大老爷们为什么说一句话都躲躲藏藏的?该不会是,他们玩搅基吧?”

    好吧,苏二货的脑子里除了丰富的妇产科相关知识之外,就剩下什么攻什么受之类的。

    而早已习惯了苏悠悠这个猥琐性子的顾念兮,对于她飙出这样的话,倒也不是那么意外。

    不过这话,要是让谈逸泽听到了,估计苏小妞的嘴巴这辈子是用不到了。

    顾念兮赶紧捂住了苏悠悠的嘴巴,教训道:“你想死啊,要是被我老公听到这话,你这嘴巴就废了。”

    不说别的,谈逸泽这事还真的做的出来。

    想到谈逸泽偶尔发怒那个可怕的神情,苏悠悠咽了咽口水。

    她也相信,这事情谈参谋长是做的出来的。

    扫了还紧闭的大门一眼,苏悠悠又嘀咕着:“那不然他们悄悄的背着咱们说什么话?有什么事情,不可以当着我们的面讲的?”

    “谁知道?不过最近这两人经常就这样。”事实上,苏悠悠的这个问题,也是顾念兮想要问的。

    你看,这谈逸泽最近时不时的就和凌二通电话。

    偶尔,大半夜了还赶着要和凌二见面去。

    这一点,顾念兮当然有所怀疑。

    不过想想,当初凌二爷也是他们一个队的。谈逸泽最近经常找他,顾念兮理所当然的想到可能是有什么事情需要用的上凌二爷的吧?

    所以,她压根也没有将这个当成一回事。

    苏悠悠和顾念兮背着凌二爷他们也说起了这两人的坏话。不过大人的举动,不管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在小孩子看来好像都有意思极了。

    这会儿,顾念兮和苏悠悠窝在一起聊天的时候,襁褓中的小家伙竟然笑的咯咯咯。

    惹得两个女人都不得不停下悄悄话,看着小家伙到底都在笑什么。

    至于凌二爷这边。

    打从病房里出来之后,凌二爷的神情就算不上好。

    谈逸泽只是扫了一眼,就大致上猜到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怎么了,你爸不让你下手?”

    谈逸泽说的,便是凌父阻止凌二爷修理范思瑜的这件事。

    “嗯。那该死的一家子,都不知道给那老头子喂了什么*药了,整天都是范家范家的。现在我还没有动手,那老头子就开始在我这边叫叫嚷嚷了!”

    凌二爷抓了抓脑袋,有些心烦气躁。

    “那这事,就算了?”对于这一点,谈逸泽像是早已预料到一样。

    看了凌二爷的表情之后,他又问了这么一句。

    语调,也很平常。

    就像,他现在所谈论的,只是中国人喜闻乐见的饮食。

    “怎么可能算了?她差一点将苏小妞给弄没了,你觉得我可能算了么?我不把她抽筋剥骨,不可能放过她。”凌二爷一听谈老大的这话,急了。

    一副歇斯底里的模样,像是在向他明志。

    以前苏小妞遭到的那些罪,是他不知情也就算了。

    现在竟然在他的眼皮底下还让苏小妞遇上这样的事情,那还了得?

    他要是不将个别的典型拿出来开开刀,恐怕以后什么人都会将主意打到苏小妞的身上。

    而这,是凌二爷万万不准许的。

    “那你家老头那边,你打算怎么做?”听到凌二会所的这番话,谈逸泽的唇角若有似无的勾了勾。

    其实,他就是逼着凌二表明态度。

    要是这次他真的让苏小妞白白的遭受这一顿的话,那他谈逸泽也会看不下去。

    不说别的,单单是这件事情害的顾念兮的腿缝了二十针,这件事情就已经在谈逸泽的心里升为最高级别。

    就算凌二爷不打算将他们这窝人给端了,谈逸泽也会亲自动手。

    不过若是凌二爷就此打算住手的话,那也不用指望他谈逸泽今后在苏小妞的这件事情上还站在他的那一边。

    “我家老头,我才不怕他。反正他再怎么闹,总不能拿刀将我给砍了吧?”说到这的时候,凌二爷扫了一眼病房,见那扇房门还紧闭之后,他才再度开口道:“其实我最担心的,是那姓范的女人的爷爷。你也知道,最近他可是大红人,得势中。若我们贸然行事的话,恐怕这事情会对谈老大您的前途有所影响。”

    凌二爷的意思是,范思瑜的爷爷现在还在当官。而且,还是举足轻重的官。

    现在他们贸然动了他的孙女的话,这老头肯定会对他们有所埋怨的。

    而且据说,这范思瑜还是这老头最宠爱的孙女,到时候这老头的反扑,绝对不是一般的疯狂。

    不过关于这一点,谈逸泽是早料到了。

    医院的楼道里,此刻阳光正从靠东边的窗户照进来。

    阳光落在谈逸泽的身上,在他的周身形成了一道光晕。

    美,真的很美。

    不仅是光晕美,最重要的还是这男人那张三百六十度没有死角的脸。

    路过的那些护士,都在窃窃私语着谈逸泽的容貌。

    但让更多的人折服的,还是这男人身上那股子逼人的架势。

    谈逸泽一直都是出色的。

    就算扔在人堆里,都能轻易的脱颖而出。

    更何况是现在,还有光打在他的身上。

    这样的谈逸泽,很难让人忽略。

    而他身上那套将他身上军人架势修饰的淋漓尽致的军服,更是让他成为此处的一道风景。这样的谈逸泽,着实的抢走了本来就是万千瞩目的凌二爷的风采。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

    凌二爷看到的,是这个男人的眼眸里的那抹胸有成竹。

    在他提起范家那个老头子的时候,他看到了谈逸泽的嘴角轻轻的勾了勾。

    不说别的,单单是这样一个表情,就i能让昔日的兄弟凌二爷知道,他们的谈老大其实早就做好了应对范家那一家子的准备了。

    特别是范老头子,他是势在必得。

    而谈老大的套数,他也是放心的。

    既然谈老大都已经做好了应对的准备,那他凌二爷势必放手去做。

    反正天塌下来,还有谈老大在他们的身边支撑着。

    “那个女人的事情,你就自己处理。至于范老头子,等过两天把墨老三也给约出来。到时候,我们给他送一份大礼!”

    谈逸泽说完这话的时候,嘴角上的那抹弧度在阳光上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女人的事情,谈逸泽是不会去参合的。

    据说,现在的好男人必须没有前女友的纠缠,不跟女同事高暧昧,不屑于和小女孩玩哥哥妹妹的奸情。他要对全世界的其他女人狼心狗肺,只对老婆一个人掏心掏肺。

    而谈逸泽现在想要做的,就是想要向顾念兮证明,他谈逸泽是她顾念兮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人。

    “那好,我可是很期待那份大礼。”凌二爷也跟着勾唇。

    谈老大的想法,其实他也是知道的。

    再者,他也知道,谈老大这么做,无非是给他一个在苏小妞面前表现的好机会。

    这一点,凌二爷自然是不会放过的。

    只是这话,倒是让从病房里走出来的两个女人听到了。

    “什么大礼?”顾念兮抱着儿子走出来,就听到这两男人都在说什么大礼的。

    “对啊,你们两要送给谁大礼?”苏悠悠收拾好了行李,走了出来。

    住院了几天,她的脚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不用再缠着绷带,头脑袋上的淤痕也消失不见了。

    而苏悠悠重新床上了红色的连衣裙,更让这个女人恢复了往日的风采。

    “这是我们男人的事情,你们女人不需要知道。”凌二爷很臭屁。

    “哟呵,还女人男人的区分?那简单,既然你们都不需要女人的话,那念兮今儿个就跟我离开。”苏悠悠就是见不得重男轻女的人。即便她知道,这话只是凌二爷的无心之过,她还是揽着顾念兮的肩头,就要带着她和自己一并离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谈逸泽的举动先于其他人一步。

    轻轻一绕,就将顾念兮从苏悠悠的怀中解救了出来。

    担心儿子现在长的太胖,顾念兮长时间抱着他会手酸,他们娘俩一回到他的身边,他就伸手接过顾念兮手上的孩子。

    “不是说你们男人很了不起么?那谈参谋长为什么还霸占着我们兮丫头?”苏悠悠一脸牛气的朝着谈逸泽哼哼。

    其实,也就只有顾念兮在这里的时候,她敢这么对谈逸泽无礼。因为她知道,顾念兮在这里,不管谈逸泽要做什么,她都会保护好她苏悠悠的。

    要是寻常,她苏悠悠打死都没有这个胆去挑战谈逸泽的底线。

    “这是他说的,不是我!”谈逸泽现在有了老婆儿子作陪,脾气也比之前好了不少。见到苏悠悠不满的和自己叫器,也只是睨了凌二爷一眼,随口说了这么一句。

    一句话,将凌二爷和自己的关系撇的远远的。

    “谈老大,不带这样玩的。为了小嫂子,你就不要我了?”凌二爷对于谈老大这个为了老婆儿子,将兄弟抛弃不顾的可恨行为相当的唾弃。

    可人家谈逸泽早就抱着儿子,手揽着老婆离开了。

    对于凌二爷的话,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似的。

    对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可现在,在凌二爷看来,对于谈老大来说是:兄弟如衣服,老婆如手足!

    而看着凌二爷一副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的样子,苏悠悠在后面乐呵呵的笑着:

    “活该啊活该!”

    ——分割线——

    苏悠悠被送回到骆子阳的别墅的时候,凌二爷的眼神阴郁的不像是他。

    将心爱的女人送回到其他男人的房子里,是个男人都难以接受。

    更何况,是这向来都是男性中的佼佼者,从没有被人怀疑过魅力的凌二爷?

    这一路上,凌二爷可以说是将好话说尽。

    哄着骗着,想要将苏悠悠给骗回到自己的房子里。

    可苏悠悠现在就像是修炼成仙一样,不管凌二爷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情,她都一副百毒不侵的样子。

    眼见骆子阳的别墅到了,凌二爷急的双眼发红。就差,直接将苏悠悠给弄晕了,直接扛回家算了。

    事实上,若不是谈老大和顾念兮都在的话,凌二爷还真的想这么做。

    “悠悠,你真的不要再想想么?”说到这的时候,凌二爷又提出了另一条建议:“如果你不想跟我住在凌家大宅里也行。我在腾宇花园还有两套公寓。都是装修好的,还有固定的清洁工会去打扫,两室两厅,你现在就可以直接入住。”

    只要,不和那个小年轻孤男寡女的住在一个屋檐下,现在要凌二爷将头给劈下来给苏小妞当足球踢,都成!

    “不需要了,这是我的事情,不劳烦凌二爷操心。”

    苏悠悠很平静的说了这一句。

    貌似今天这路上,苏小妞和凌二爷说的最多的,也是这样一句。

    什么是她一个人的事情,什么不需要他凌二爷操心的,这些都不是他想要听到的。

    “悠悠,我的房子真的已经都弄好了。如果这些房子你不喜欢的话,其实还有一处房子。”凌二爷这会儿想说的,就是当初苏悠悠单身的时候一个人住的那一套二手房。

    那套房子,苏悠悠当初为了嫁进凌家,为了贴补装修的费用,将它给买了。

    而凌二爷知道了,已经将那套房子给买下来了。

    还准备,将这套房子当成结婚周年,送给苏悠悠。

    可惜,他们两结婚周年都没有过,就离婚了。

    好不容易现在带到这么个机会,凌二爷想要和苏小妞说这一回事,可眼下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整,就被苏悠悠强行给打断了:“我说了,我真的不想要。如果凌二爷真的那么有爱心,想要资助谁的话,麻烦请将款项直接拨给希望工程!”

    说完这一句话,趁着车子已经停下来,苏悠悠推开了车门。

    “悠悠……”

    凌二爷也跟着追了出来。

    “好了,今天谢谢你们送我回来,本来是应该给你们弄点什么吃的喝的,不过今天我真的有点累了,想要休息!”

    苏悠悠的脸上,真的有疲惫的神情。

    这些,除了是因为这段时间身体不适之外,还有的是因为凌二爷的纠缠。

    顾念兮看得出,所有在凌二爷还没有开口的时候,便说:“那好吧,等过两天你休息好了,我再过来找你。”

    “那兮丫头和谈参谋长,一路小心。”苏悠悠打了招呼,接过自己的行李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至于凌二爷,最终还是被谈逸泽也拽上了车……

    ——分割线——

    入了夜,城市各处的霓虹灯开始亮起。

    迷离的夜光之中,各种故事仍旧在上演。

    城市郊区的某一酒吧里,舞池里的女人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摇摆着。

    而她的周围,也有无数的男人跟着摇晃。

    这是个现实的世界。

    在这里,受欢迎的女人不仅需要有一副好的身材,懂得穿衣打扮,更重要的还是要会玩。

    你看,这个女人的加入,酒吧里的气氛一下子嗨到了极点。

    只要是在这里玩乐的男人,都加入到了这个女人的阵营当中。

    而女人,看似也非常享受时下这个气氛。

    她的身体跟着音乐摇晃着的同时,还不时的对身边的男人作出后各种各样的诱惑的动作。时而,还甩甩那一头大波浪发丝,让那一头卷发轻撩过自己身边的那些男人。

    只是正在舞池里玩的女人貌似不知道,在这个酒吧深处的包间里,有一双幽深的黑眸正紧盯着她。

    男人的手上,还有一高脚杯。

    看着这女人在舞池中尽情妖冶的身姿,男人不时的抿上一口红酒。

    即便这个包厢内的光线并不是那么的足。

    但从光影中透出来的这个男人的深邃五官,仍旧让人知道,这个男人有着一张祸国殃民的脸。

    而男人此刻看着舞池中的女人,嘴角上勾勒出来的弧度,更是如同罂粟一般。

    若是这个女人看到的话,立马会以为这个男人终于为她着迷。

    可男人身边跟着的小六子知道,这男人这张祸国殃民的笑脸对着这个女人,绝对不是出于好意。

    因为他看到了,男人黑眸里的那抹凄厉。

    “小六子,是你把她弄过来的?”本来,他还在想要怎么将这个女人给弄出来整整的,没想到今晚竟然在这里看到她?

    这一点,实在有些出乎这男人的预料。

    “不是,我也想要把这女的给弄过来。可今天还没有行动呢,这女人就主动送上门了。”小六子对着这女人,也有些兴奋。

    不过他的兴奋,却不是男人对女人的那种兴奋。

    “你说,这女人会不会知道这酒吧是我开的?”男人把玩着手上的水晶杯,一双眼眸在这黑暗中有些让人摸不清的情绪暗涌。

    “我相信,她是知道的。”

    小六子不假思索的回答。

    这凌二爷的名号,在这个城市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当初创建这酒吧的时候,虽然是用别人的名字注册的,但幕后老板是他凌二爷的这件事情,可以说是人尽皆知。

    而且,若不是因为这凌二爷的名号,大家伙想要到这里目睹一下凌二爷的风采的话,想想这间就把坐落在这么个荒郊野外的地方,能经营的这么风生水起的么?

    所以小六子也敢断定,对于土生土长的范思瑜来说,这酒吧的所有者是凌二爷的这件事情,她也是知道的。

    “那你说,她既然知道这酒吧是我的,为什么还敢送上门来?”凌二爷问。

    他的声音里,在这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仍旧清晰。甚至,有种勾魂摄魄的魅力。

    “我想,她是想要在这里遇上凌二爷吧。但不管怎么说,这算是我们的运气。”小六子的意思是,他们想要给苏小妞出气,连上天都站在他们的这边。

    “那,我们还是按照原定计划进行!”

    “是。”

    说着,小六子便准备离开这包厢,然后去进行计划。

    可就在这个时候,凌二爷又开了口:“等等,你给我回来!”

    “凌二爷还有什么吩咐么?”

    “原定的两个人,给我找两个未成年的!”说到这的时候,凌二爷一口喝掉了自己高脚杯里的红酒,而后大掌一握。

    “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

    原本那个高脚杯,在男人的大掌中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堆碎玻璃。

    有几块碎片,甚至还扎进了男人的掌心间,渗出了些许的猩红。

    可男人好像没有感觉到丝毫痛楚似的,看着那不断滴落的猩红邪笑道:“这一次,老子定要这个女人永世不得翻身!”

    没有男人的准许,那堆玻璃碎片就保持着原装。也没有人,敢上前打扰了这个男人。

    而小六子在接收到男人的意思之后,便道:“我知道了。”

    说完这话,小六子便匆匆朝着外面走去……

    盯着小六子消失的身影,男人的唇角在别人看不到的黑暗中勾勒着邪恶的弧度。

    夜,让人沉醉,让人迷。

    而真正的故事,即将上演……

    ——分割线——

    “砰!”这是大门关上的声响。

    坐在沙发上发呆的苏悠悠,在听到大门传来的这个声响的时候,立马张望了过来。

    今天,是苏悠悠出院的日子。

    在这样一个日子里,苏悠悠是想要好好庆祝一下的。

    本来,她想要宴请顾念兮他们的。

    可她害怕,顾念兮他们一到的话,凌二爷也会跟着过来。

    所以,苏悠悠只做了两个人的菜,想要和骆子阳好好庆祝一下这个日子。

    只是,刚进入这个别墅的时候,苏悠悠还以为走错了房子。

    因为这个房间里那乱七八糟堆积的东西,还有随处丢弃的酒罐子,让苏悠悠都有些怀疑,这并不是之前她住的骆子阳的那个房子。

    在她的印象中,骆子阳虽然是大大咧咧的,不过他对于自己所居住的环境是相当重视的。

    就算当初在d市,他的房间只有二十平方米,他仍旧打扫的干干净净的,书架子也是摆放的整整齐齐的。

    在这城市也一样。

    虽然他工作很忙,寻常下班都会比较晚,周末也很少有休息的时间。

    可骆子阳却还是仍旧能将这别墅打理的井井有条。

    有时间的话,他还会亲自大扫除。

    可今儿个,苏悠悠一进门,就感觉这个别墅就像是天桥下的乞丐住所。

    报纸和杂志,随处丢弃。

    连食物吃剩了,也是随便的摆放。

    甚至,沙发上的抱枕也丢的乱糟糟的。

    若不是这电视机旁边还放着她苏悠悠的那几张gv碟子的话,苏悠悠真的以为自己走错了房间。

    趁着骆子阳没有回来,苏悠悠将这个房子给打扫了一遍。

    之后,她还炒了几个菜。

    不是什么高级菜色。

    一方面是因为苏悠悠刚出院,收拾了整个房子之后真的有些累,另一方面是因为这冰箱里的材料真的很有限。

    不过,做出来的香味还是可以的。

    苏悠悠做完了这些之后,就这么一直在沙发上等着骆子阳的归来。

    可这个男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寻常都是七八点下班回家的,今天晚上愣是到九点都没有回来。

    这饭菜,苏悠悠一遍遍的加热,总希望在骆子阳进门的时候,能吃到热腾腾的饭菜,和她一起庆祝出院的这个日子。

    她不会去问,她住院的这段时间骆子阳为什么都没有出现。

    她只想,在今天能有那么一个人,陪着自己庆祝这一天。

    可做好的饭菜,一直等到了九点多将近十点的时候,才迎来了骆子阳。

    “狗奴才,你到底是去了哪里了,怎么这会儿才回来?”苏悠悠努力的扯动自己的唇角,让自己看起来不像是一个怨妇。

    “把外套脱了,吃饭吧。”苏悠悠说。

    其实,她快要饿坏了。

    今天能出院,她高兴的午餐都没有吃多少。刚刚又做了一个下午的家务,等到了九点多才要开饭,真的饿坏了。

    “我今天还煮了……”煮了你最爱吃的红烧肉。

    苏悠悠想要这么说。

    可他还没有说完整的时候,骆子阳开口打断了她的话:“不用了,刚刚我都吃过了。”

    其实,在推门而进,看到这个房子变得干干净净的时候,骆子阳的脸上是出现过欣喜的。

    可当看到苏悠悠的那张脸的时候,他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因为只要看到苏悠悠的那张脸,他就会想起这几天,苏悠悠都没有回到这个房子,而是回到了凌二爷身边的事情。

    他看到苏悠悠准备好的饭菜,也怕苏悠悠在这个时候,说出他最不想听到的话。

    所以,骆子阳选择了逃避……

    只是骆子阳可能不知道,这样的话对于一个给他准备了大半天的饭菜,而且还傻等了一个晚上的人来说,是多么大的打击……

    苏悠悠很饿,可是在听到男人的这番话之后,却顿时没有了胃口。

    “那……算了!”

    苏悠悠连看着他的背影,唇角满是苦涩。

    伸手,她亲自将自己热了好几次的菜,都给倒进了垃圾桶……

    ------题外话------

    求年会票子哇……

    :>_

    两天忘记求,又是各种丢人。

    要丢到大西洋去了。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