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88章 小两口“斗殴”?

    她一整个晚上等着他,就是想要和他一起庆祝自己出了院。

    只是苏悠悠没有想到,自己等来的会是这样的结果。

    她将所有的饭菜都亲手倒进了垃圾桶,然后将碗筷全都端去了洗碗槽里。

    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将所有的东西都给整理好,然后回了房间。

    其实,她真的很饿。

    除了今天根本没有吃下多少东西之外,还做了一个下午的家务活。她的胃,不知道已经第几回唱空城计。

    可眼下,她却是半点胃口都没有。

    或许是因为太累了,苏悠悠这一回到卧室里,头一沾到枕头就睡了过去。

    夜里,苏悠悠是被渴醒的。

    脑袋,也不知道怎么的,又好像有些昏昏沉沉的。

    苏悠悠起了身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脚有些使不上力。

    不过还好的是,临睡之前还在自己的房间里放了一杯水。

    手一伸,就能轻松的勾到了放在床边的小柜子上的水。

    喝了水,脑袋也清醒了不少。

    苏悠悠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就出了房间。

    其实,她是想要多倒一点水。

    睡了一觉,那些不该有的烦恼好像少了些,肚子也感觉到了饿。

    可现在距离天亮,还有一些时间,她只能用一些温开水,支撑到天亮。

    只是除了房门的时候,苏悠悠看到了客厅里的茶几上摆放着的那个刚刚吃过的方便面盒子……

    苏悠悠自小就有些怕黑,时常被顾念兮嘲笑自己是色大胆小怕狗咬。

    因为怕黑,苏悠悠就算睡着了都会在家里点亮一盏灯。

    自从住进了骆子阳的别墅,这男人好像也习惯了这一点。

    所以就算他们两人都回了房间睡觉,客厅里也会点着小灯。

    可苏悠悠宁愿,这个时候没有这盏小灯,让她看到茶几上摆着的那个空了的方便面盒子。

    骆子阳,你是有多么不愿意吃我煮的东西,你是有多么不愿意看到我?

    宁愿吃方便面,也不肯吃我费劲了苦心做的那些饭菜?

    那一刻,苏悠悠的鼻尖酸酸涩涩的。

    本来,她是想要敲开骆子阳的房门,将所有的事情都问清楚的。

    可最终,苏悠悠还是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一夜,苏悠悠靠在窗前,一直到天明……

    ——分割线——

    与此同时,城市阴暗处的酒吧里,凌二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下往那个女人的被子里放了东西。

    为了对付这个女人,凌二爷这些东西可都是用的上等的货色。

    无色无味,可效果特别的好。

    能让人欲仙欲死,享受人间极乐。

    这,可是花费了他不少的钱。

    不过只要今晚这个女人能好好的享受,凌二爷是不介意为这个女人花费这些钱的。

    “凌二爷,她已经喝下去了。”

    “那就好。”

    “那些人已经准备好了,”身边的人又报告。

    “那差不多可以行动了。对了,你们这么做难道不怕这个女人会突然反咬你们一口么?”凌二爷突然来了兴致。

    “凌二爷,您就放心好了。这样的女人,酒吧里见多了。你可别看这个女人是什么千金小姐,光是看她的那个架势,就是个行家。这样的女人,背后的那些龌龊事肯定没少做。”六子听到凌二爷的这番话,便开了口。

    其实进来这酒吧都是他一人在操办的,所以这些事情他现在比凌二爷还要清楚。

    “那就做好一点,不要让人抓到了把柄。好了,我们开始行动吧!”

    说着,一行人朝着那个脑袋开始有些迷糊的女人走去。

    女人只感觉形形色色的男人围绕在她的身边,这感觉好极了。

    她对着那些人笑,对着他们展现自己妖娆的舞姿。

    她从没有成年的时候开始,就在这样的舞厅玩了。

    有时候是一个人,有时候是几个。

    有时候,玩着玩着,还和那群人玩到了酒店的房间里。

    不过这些,女人一点都不在意。

    反正玩的时候,只要记得带上雨伞,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再说了,一个人能年轻几次?

    不趁着身体年轻的时候好好的玩玩,还要等到年老了不成?

    这是,范思瑜的想法。

    所以,当她的身边围着这么多的男人的时候,她仍旧开心的笑着。

    因为她觉得,这是她的魅力。

    能让这么多的男人,围着她一个女人转,还不是女人的魅力,是什么?

    这也的感觉,让原本在凌二爷那边备受打击的她,得到了很大的满足。

    所以,当这些男人中的某一个拉着她的手和她说:“和我们走吧,到更好的地方玩!”

    在这酒吧里的男男女女,哪一个会不懂得这话的意思?

    不就是,想要去开房么?

    这有什么?

    所以,范思瑜很爽快的答应了。

    不过这会儿她不知道是喝的有些高了,还是怎么了,脚有些无力,脑子也有些模糊。

    离开这酒吧,也只能靠在这男人的手臂上。

    不过这男人似乎有些猴急,刚刚进了酒店的房间就迫不及待的在她的身上摸索了起来。

    如果这个时候范思瑜能够清醒一点的话,她一定会察觉到,落在她身上的不止一双手。

    可这个时候的她,脑子在酒精和其他东西的作用下,已经感觉不到其他了。

    一双手也好,很多手也罢。

    范思瑜只觉得,自己的魅力得到了证明。

    这真好……

    渐渐的,她身上的衣服被剥光了。

    她也感觉到,男人在靠近。

    而在这整个过程中,范思瑜只是傻笑,享受着这一切……

    ——分割线——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酒店的房间靠近市区,天亮的时候很吵。

    好像,周围有很多人在说着什么。

    范思瑜这会儿还没有睡的清醒,只是迷迷糊糊听到身旁好像有什么人在说着,在笑着。

    有着很严重的公主脾气和起床气的她,最见不得其他人一大早的在她的房间里这么说说笑笑的。

    当下,范思瑜随便了抓了自己的枕头就朝着声音的来源地丢了过去:“吵死了,吵吵吵。再吵,我把你们都给开除了!”

    范思瑜似乎已经将昨晚上的事情都给忘掉了。

    这会儿,还以为她还在自己的家里。

    听到有人在说笑,她和往常一样的发了公主脾气。

    若是往日,家里的佣人,或是家里的那些长辈在见到她发脾气之后,就都会安静下来,让她再睡上一会儿。

    不过,今天的情况似乎有些出乎了她的预料。

    在她大发了脾气,甚至还将自己的枕头丢出去之后,那些人的笑声和讨论声越大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这些人真的不准备要他们的工作了么?

    而在这个过程中,范思瑜还听到了这么个声音在说:“你看,她都睡大街了,脾气还这么大?”

    “就是,也不害臊!在这外面睡觉,连件衣服都不穿。身子都被人看光了,真恶心。”

    “真不知道是谁家的女儿?竟然这么不知羞耻?”

    “我看,她的家里人应该不知道她这么不知检点的在这睡觉吧?按照我的脾气,要是我的女儿敢作出这么丢人的事情的话,我一定先将她的腿给打断了!”

    “……”

    周围,议论的声音此起彼伏。

    而范思瑜在这个过程中捕捉到了两个字“大街”?

    谁在大街上睡觉了,真是的!

    她是范家的千金大小姐,怎么可能睡在马路上呢?

    这些人也真是的,说谎都不知道打打草稿!

    范思瑜在心里暗自唾骂了周围这些乱七八糟的议论声之后,开始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不对。

    这么吵闹,周围都是大婶大妈的议论声,这绝对不会是范家大宅。

    他们家的佣人,都是年纪比较轻的。

    可这里,会是什么地方?

    而范思瑜接下来感受到的是,自己身下的好像并不是家里爷爷给他专门定做的软绵绵的大床。

    而是,*又冷冰冰的东西!

    这一刻,范思瑜开始意识到了什么。

    突然间,范思瑜睁开了眼。

    进入眼帘的,是一张张布满了周围的脸。

    当然,这当中也有个别年轻的。

    不过所有人都在看到她之后,都是一副嫌弃的眼神。

    那一刻,范思瑜有些惊慌的站了起来。

    “哟,你看她醒来了!”

    “是啊,醒来了。”

    “不过我觉得,这女的父母绝对没有教过她什么是羞耻心。在大街上睡觉也就算了,竟然还脱得个精光。自己不害臊,我们这些看的人都替她觉得恶心。”

    “我也是这么觉得……”

    那些大婶,在看到她占了起来之后,仍旧在议论着。

    而范思瑜在听到了这些人的议论声之后,顺着他们的视线往自己的身上看。

    当她看到自己此刻竟然丝缕未着,范思瑜立马跟疯了一样的捂着自己的胸口。

    可捂的住上面,又遮不住下面。

    眼看,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范思瑜顾不上发泄一番自己的小姐脾气,立马跟疯子一样,跑出了人堆。

    可这,是人来人往的菜市场。

    人流是很多。

    不过范思瑜从小养尊处优,怎么可能来过这样脏乱的地方?

    就算她从人堆里挤了出来,又不知道该往什么地方跑。

    而菜市场的大妈们,通常在见到一个女人竟然在路上裸奔,自然有些新奇的围观,和议论。

    你看,这范思瑜刚刚才从那一堆的大妈中解脱出来,又在这边被一群人给围上了。

    “……”见这情况,范思瑜只能无助的捂着自己的上半身,在大街上蹲下来尽可能的将自己的脸给藏起来。

    而那些围观的人,却还是有增无减……

    而在这样的市场里,一脸黑色的面包车停靠在不远处。

    车子的玻璃是一种深色的反光玻璃。

    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里面的事物。

    所以一般人都以为,这车子是谁大清早的停在这里,里面可能没人。

    只是众人不知道的是,就在这车上,一群男人都津津有味的看着这女人给众大妈围观着和议论着的场面。

    特别是坐在最里面的那个男人,一双明月还要迷人上几分的眼眸,直勾勾的打量着这一幕。

    见到范思瑜举步难行的这一幕,男人笑了。

    笑的倾国倾城,笑的妩媚众生。

    “六子,你说说你怎么想到这么个好主意的?”让范思瑜遭受了一番人尽可夫不说,现在还在市场里被这么多人给嘲笑议论。

    这对于范思瑜范大小姐来说,绝对是内心的煎熬。

    而对于范思瑜那样的人,身体和情感对她而言,根本算不上是什么打击。

    这也是范思瑜昨晚出现在酒吧里,和那么多的男人玩的尽兴之后,凌二爷所总结出来的。

    要不是他亲眼看到的话,他还真的不大相信这范思瑜表面上装着个模范大千金,背地里却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

    这样的人,让她的身子被几个男人看,或是做了,又有什么样的区别?

    对于她来说,没准还是一种享受呢。

    光是看看昨晚在酒店房间里的那卷录像带,凌二爷就觉得这样的报复便宜了她。

    可没有想到,在这些事情之后,六子安排的娱乐活动,将范思瑜丢到了菜市场里,竟然成了这一出戏中最有意思的环节。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凌二爷现在可算是非常的清楚。

    对于范思瑜这样的婊子来说,这些大妈大婶的嘲笑,可比被那几个男人玩弄要痛苦的多。

    你看她现在卷的像是个乌龟一样蹲在地上,就知道她是有多么的害怕了。

    “我就在想,这个疯女人应该没有接触过菜市场的大妈大婶。所以对付这女人,最好的就是找这一类人。不然,一般的人还真的治不了她!”

    六子从上一次和范思瑜在凌二爷的办公室里争锋相对之后便清楚了一件事情,对付范思瑜这样的疯婆子,讲理肯定是不行的。

    她疯,你就必须表现的比她更疯,她狂,你就必须比她更狂。这样,才能镇得住她。

    无疑,菜市场的大婶大妈,就具备了以上优势。

    不过这整件事情,还真的有些折腾了菜市场的大妈的眼睛了。

    “这个主意真好,回去重重有赏!”凌二爷看着被大妈们围着继续责骂的范思瑜,笑的没心没肺。

    范思瑜,你现在总该知道,欺负了我凌二爷的女人的代价了吧?

    不过你放心,现在只是开始。

    接下来的,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了!

    ——分割线——

    苏悠悠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华丽丽的病了。

    这才出院的第二天,她的身体什么时候竟然虚弱成这样?

    不过这是骆子阳的别墅,可不是她的家。

    在昨晚上看到了那盒一进吃光了的方便面之后,这个想法在苏悠悠的脑子里越发的深刻了。

    她的温度有些高,苏悠悠自己拿了温度计一量,三十八度。

    还好,不算太高。

    苏悠悠起了身,整里了一下之后,便拿着钱包出门了。

    她想着,先去找点东西吃,然后再买点退烧药。

    如果还能坚持的话,顺便去房子的中介公司找找看,看看有没有二手房之类的。

    至于这个房间里住着的另一个人,苏悠悠出门之前是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只是离开的苏悠悠并不知道,其实在她出现在大厅里的时候,那个男人一直都躲在隐蔽的角落里,看着她。

    看着她张望着他的卧室门,有那么一瞬间,他差一点就控制不住自己,朝着她走去。

    但最终,男人还是忍住了。

    因为他知道,当断不断,只会让彼此更加难受?

    骆子阳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其实,这事情说起来,还要从苏悠悠住院的时候,凌二爷接到他骆子阳的那一通电话说起。

    当时是大半夜,凌二爷竟然说苏小妞那个时候和他在一起。

    骆子阳也不傻,那个时间孤男寡女呆在一个房间里都会做些什么事情,他都清楚。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骆子阳其实也怀疑,凌二爷是不是说谎了。会不会,苏小妞其实并不在他的身边,而凌二爷只不过是撒一个谎,想要瞒过自己罢了?

    可越想,骆子阳觉得越不可能。

    因为凌二爷,其实真的很在乎苏悠悠。

    如果苏悠悠真的不再他的那边的话,他一定会疯了一样的出去寻找的。

    可是,他在听到他骆子阳说苏悠悠不见的时候,竟然可以那么的淡定从容。

    这也就证明了,事实真的和他所说的一样,苏小妞在他凌二爷的那边。

    而这,也让他觉得,其实苏小妞的心还在凌二爷的那边。要不然她为什么大半夜还会去找凌二爷?

    既然是这样,那为什么他骆子阳不大方干脆一点,将苏悠悠送回到那个位置?

    于是,这几天来,骆子阳连一通电话都没有给苏小妞打过。

    他承认自己输了。

    输了个彻底。

    可是他的心,还是痛。

    他暗恋苏悠悠,已经好多年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他也不知道。

    只知道在他们还身穿中学校服的时候,他的眼总是会不自觉的追逐苏悠悠。

    再后来的后来,他总是会忍不住的朝着苏悠悠靠近……

    本来见到苏小妞离婚,骆子阳又重新燃起了追回苏小妞的希望。

    可后来……

    想到这,骆子阳无力的闭上双眼。

    他的心是这么决定的,不去找苏悠悠,也不会跟苏悠悠联系。没准,这样他们之间的感情就会淡了。

    白天,有繁忙的工作可以做,骆子阳还能麻痹自己的神经。

    可晚上一回到这个家,面对消失不见的苏悠悠,他心里的痛就开始繁衍。

    每一夜,没有酒精,他压根就睡不着。

    只是骆子阳没有想到的是,苏小妞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回来。

    看着她为自己亲手煮了一桌热腾腾的饭菜,看着她双眸期待的看着自己,骆子阳承认,那一刻他真的很开心。

    可一想到,苏小妞向来猥琐。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不然,以她这样的脾气,会肯为他骆子阳下厨么?

    没准,她是想要借着这一次的机会,和自己说她想要回到凌二爷的身边。

    而这个想法一惊出现,骆子阳便拒绝了苏悠悠吃饭的提议,回了房间。

    苏悠悠在外面,将她亲手煮的那些菜一个个都倒进了垃圾桶的事情,骆子阳不是不知道。

    可他能怎么办?

    难道,真的要他眼睁睁的面对苏小妞跟他说她要回到凌二爷的身边?

    不……

    骆子阳觉得自己做不到,甚至有可能崩溃。

    他承认,自己在这一点上,有点像是缩头乌龟。

    只是骆子阳不明白,苏悠悠既然已经选择了凌二爷,为什么还要回来?

    她难道都不知道,他现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么?

    见苏悠悠的脚步声已经走远,骆子阳才从自己的卧室里走了出来,有些颓败的坐在苏悠悠刚刚坐过的位置。

    苏悠悠刚刚在这里喝过水,不过马大哈的她喝完了水永远忘记将杯子放进水槽里。

    只是,这个是什么东西?

    在苏悠悠水杯放置的那个地方,骆子阳看到了一包药片。

    他刚刚还看到,苏悠悠吃了一把这东西。

    苏悠悠是生病了么?

    只是想到这的时候,骆子阳已经坐不住了。

    抓了自己的外套,就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该死的,苏悠悠现在还在生病,那她现在怎么能出去呢?

    只是急忙开车出去寻找苏悠悠的骆子阳并没有意识到,刚刚还在犹豫着见不见苏悠悠的自己,竟然在知道苏悠悠还病着的时候,什么都顾不上了。

    他的脑子里只剩下一个:苏悠悠,等我,千万不能有事!

    ——分割线——

    “谈参谋长,这是您要的那些东西。”军区,谈逸泽的办公室内,小刘抱着一大摞的资料进来。

    不过这会儿,谈逸泽正在揉着脑袋,看样子是在为什么事情头脑发疼的样子。

    “你把东西放下吧!”看样子,今儿个谈逸泽还有什么事情让他头脑发疼的了。

    你看,寻常就跟工作狂一样的人,让小刘去整理出一些东西过来,立马就会开始直奔主题的他,竟然在今天小刘将他所需要的东西都给弄来之后,还在椅子上揉着脑袋。

    “谈参谋长,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小刘问。

    “没,没什么!”谈逸泽说了这一句之后,又想到了什么,问小刘:“对了,你家那口子怕不怕蟑螂?”

    听着谈逸泽的这话,小刘算是知道今天到底是什么事情将他们的谈参谋长给折腾成这个样子了。

    想到这,小刘道:“当然怕,怕的要死。可以说,蟑螂就是女人的天敌。那么一个小小的东西一在家里头乱窜,我老婆就跟个疯子一样跑到床上大吼大叫的!”

    提到这个,小刘笑的有些没心没肺。

    他老婆属于非常彪悍的那种类型。寻常的时候,小刘在家还没准要被吼上几句。

    所以,老婆的母老虎形象在他的心里根深蒂固。

    直到有一天,蟑螂出现了……

    当时,小刘看着那一幕,不厚道的乐了。

    想着这些,小刘又看了看一脸苦恼的谈逸泽,问道:“谈老大,你家最近是不是也有蟑螂?”

    “这东西其实以前就有,不过没有那么多。不知道最近怎么了,突然数目多了起来。”蟑螂一多,大白天能看到的机会也就多了。

    于是,家里鸡飞狗跳的!

    顾念兮一看到地上有只蟑螂在走动,可不管三七二十一看到高的就跳上去。

    好几次,他谈逸泽站在她的身边,都被当成了电线杆,直接要往上攀爬。

    当然,对于顾念兮的主动投怀送抱,谈逸泽是一点都不介意。

    但关键是,蟑螂多了,顾念兮睡觉也不安生。

    一到晚上,就会神经兮兮的。

    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直接往他的怀里钻。然后,总喊着要让他去看看,是不是房间里有蟑螂。

    昨天晚上,都已经不知道是谈逸泽第几天晚上被顾念兮给弄醒了。

    睡眠不足的同时,看着眼泪汪汪的小妻子谈逸泽也心疼不已。

    可他就是不明白了,不就是六只小腿的虫子么?

    真的有那么可怕?

    要知道,这东西在部队里那些兵蛋子脏乱差的宿舍里,可不少见。

    “谈老大,要不行的话点蚊香,据说那个也能弄死蟑螂。”

    “可蚊香老爷子不给用,怕熏到孩子!”顾念兮虽然也怕蟑螂,但一听到蚊香会熏到孩子,死活也不肯用了。

    “再不然,去找几个人过来清理一下?”

    “明天周末在去找人过来。”明天谈逸泽正好有一天的休假,在家里看着比较好。省得待会儿蟑螂跑出来了,吓坏了他的小东西。

    ——分割线——

    谈逸泽下班的时候,家里面已经吃完了饭。而顾念兮也上楼去梳洗,至于他们的儿子还在谈老爷子那边。

    谈逸泽回了卧室的时候,那边正传出水声。

    顾念兮还在洗澡。

    不过她可能没有发觉卧室里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她正用着她吓死人的歌声震杀四方。

    什么是吓死人的歌声?

    “爱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我的爱就有意义。我们都需要勇气,去相信会在一起,人潮拥挤我能感觉你,放在我手心里你的真心……”人家梁静茹将这首歌曲唱的甜美动听,可到了顾念兮这里却变得跟水浒传里的好汉歌一个调。

    若是此刻有外人在的话,估计又有人受不了顾念兮这魔音,跑了。

    不过谈逸泽向来不是常人,在听到小妻子在慷慨激昂的唱着歌的时候,也玩心大起。

    特别是从这扇磨砂玻璃的浴室门中看到过顾念兮那曼妙的身姿,谈某人忍不住了。

    本来,谈逸泽是计划着悄悄打开浴室的门,然后强行和顾念兮一起洗个澡,鸳鸯戏水什么的。最后,如果能顺利滚上床单,那就再好不过了。

    可眼看着他的手已经落在了门把上,即将要推开浴室的大门,突然从浴室里传出了一声惊呼:“蟑螂啊!”

    而后,谈逸泽还没有来得及拉开的那扇浴室门,“呯……”的一声,被拉开了。

    某个还来不及穿上衣服的女人,慌慌张张的从里面跑了出来。

    一看到谈逸泽站在门边,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直接挂到了他的身上去。

    “老公,有蟑螂!”

    顾念兮一跑得出来,还有些慌乱的瞅了瞅浴室里的那只。

    见那只东西还在那,松了一口气。这会儿,她终于注意到自己抱着的某个人了。

    “老公,你的鼻子怎么红了?”

    顾念兮抬头一看,才发现自家谈参谋长的鼻尖怎么红了这么一大块?

    活脱脱,像是猴子一样!

    今天早上她送谈逸泽出门的时候,可没有见到这一块。

    伸手,顾念兮抚上了谈逸泽那坚挺的鼻子。

    “嘶……”抽疼声,从谈逸泽的唇里传出。

    “老公,你该不会是和人打架了吧?你都几岁的人了,怎么还跟儿子一样爱玩?”顾念兮一见到谈逸泽身上有伤,理所当然的认为这可能是别人打他谈参谋长的。

    丝毫没有想过,这伤口可能是她弄的。因为只有她,谈逸泽才会对她毫无防备。要是其他的人,准备要袭击他的前一秒,被他给轻松的拿下了。

    “……”在顾念兮“苦口婆心”的劝说着男人的时候,谈逸泽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只是,他那双黑眸里,瞅着顾念兮,有些哀怨。

    “该不会……你刚刚被我撞到了?”

    看着谈逸泽这个表情,顾念兮有些狐疑的指了指自己。

    不会吧?

    谈逸泽这个大红鼻,绝对不是她给弄出来的,对不对?

    谈参谋长可是国之栋梁,凌驾于多少人之上。给她顾念兮多少个熊心豹子胆,都不敢将谈参谋长给弄成这样?

    不然,她岂不是成为了人民的公敌?

    “应该说,是你推了这扇门撞了我。”谈逸泽有些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鼻子。

    很疼!

    真的很疼。

    要不是这鼻子是顾念兮弄的话,没准他会立马将这个肇事者给揍一顿。

    “肯定很疼吧?来,我帮你哈一下。”儿子自己的小手抓疼脑袋哭闹的时候,顾念兮也是这么哄着他的。

    不过她之所以拿应付小孩子的手段来应付谈参谋长,还不是因为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

    单看谈参谋长那张紧绷的脸,她就觉得恐怖。

    “算了算了。蟑螂在哪里,待会儿我再收拾你。”谈逸泽的意思是,这个仇他可不会忘记的。

    “在洗脸盆旁边。”顾念兮说着,跳下了谈逸泽的怀抱。

    谈参谋长要去抓蟑螂,这个时候她可不敢和他在一起。

    “啪啪啪……”

    一阵声音在浴室里传来,很快谈某人就提着蟑螂的一个胡须走了出来。

    “快把这东西给丢了,脏死了!”顾念兮可不喜欢看到这玩意,就算死了她也不想看到。

    “我就不明白,这么个小虫子就能把你吓成这样?到底是它大,还是你大?”谈逸泽没有将小虫子放下,而是提着它在顾念兮的面前来来回回的走动着。

    顾念兮生平最怕昆虫类的小东西,当即叫叫嚷嚷着:“它大它大,老公你快丢了它。”

    “要我丢了也不是不可以,今晚你可要好好的服伺我!”

    你看,回来之前热豆腐还没有吃上一口,就把鼻子给装成了这幅熊样,这会儿谈逸泽要不从顾念兮的身上讨点甜头回来,岂不是太过委屈自己了么?

    不过这会儿顾念兮貌似没有听清楚谈逸泽在说什么,反正只要他说什么方法能让他将这蟑螂给丢掉的,顾念兮都会答应的。当即,小女人点头如捣蒜般:“行行行,没问题。你快将它给丢了吧。”

    反正只要能不看到恶心的蟑螂,让她做什么都愿意。

    见顾念兮点头,谈逸泽乐了:“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别反悔。不然,我就不给你抓蟑螂了!”

    “没问题。”某女信誓旦旦。

    终于,在一番的僵持之后,那只蟑螂被谈逸泽冲进了下水道。而顾念兮那跟紧绷着的神经,终于也在这一刻松懈下来。

    滑坐在床上之后,女人大口大口的喘气。

    而谈逸泽已经不怀好意的凑上前,伸手就将浑身上下只裹着一条毛巾的女人给拉进了自己的怀中。

    “别这样,热!”

    刚刚是洗完了澡,可遇到了蟑螂之后又是一阵大叫大闹的,现在浑身上下又都是汗,粘乎乎的。

    “可你答应过我的。”抓完了蟑螂,难道这女人不想认账了?

    “答应过你什么?”刚刚,她也只顾着怕蟑螂,压根就没有听清楚谈逸泽说的是什么。

    “说你今晚要好好服侍我的。”既然她没有听清楚,那谈逸泽不介意再告诉她一遍。

    “什么时候说的?我怎么没有印象。”反正又没凭没据的,谈逸泽拿不了她怎么样,顾念兮是这么想的。

    可这话没有说完整,谈某人就准备离开了。

    看着老公突然要离开,顾念兮急了。

    这谈逸泽今天是吃了什么火药,不过就是耍耍赖而已,他寻常不也会让让她么?

    怎么今儿个这么说就要走了?

    “你去哪里?”想到这,她连忙伸手拽住了准备离开的谈逸泽。

    “我去再找一只蟑螂过来,看你还敢不敢赖掉!”谈某人是这么和她说的。

    当下,顾念兮再也顾不上其他,立马跳上了谈逸泽的身。

    “不准你去!”藕臂环着谈参谋长的脖子,她有些霸道的说。

    好不容易菜将蟑螂给赶跑了,难道她还要让他去找一只过来吓自己?

    “不准?那也要看你的表现了!”看着都挂到了自己的身上的顾念兮,谈逸泽乐了。伸手,他很邪恶的拍了拍顾念兮的屁股。

    而顾念兮被谈某人这么一阵戏弄之后,脸红了。

    不过今天难得儿子不在卧室,她也由着他了。

    这么多天,她都忙着看着儿子忽略了谈参谋长,实际上顾念兮也觉得有些对不起他。

    为了不让谈参谋长一个人演出独角戏,顾念兮竟然学起了电视剧上那些青楼的女子在被男人戏弄之后甩下了这么一句:

    “死鬼!”

    而这一句,听上去像是怪嗲,对谈逸泽来说却更像是邀约。

    当下,男人嘟囔了一句:“小妖精!今晚上,看你还往什么地方逃。”

    说完这一句,谈逸泽迫不及待的将她压在了床上。

    之后,卧室里的灯盏被关上了。

    只有偶尔的细细碎碎声音传来,还有男女如此的对话声:

    “谈逸泽,你轻点。”

    “谈逸泽,你属狗的啊,你咬疼我了。”

    “我不是属狗的,我属老虎。”瞧瞧,这就是谈参谋长,连属相都这么的嚣张。

    “老虎也要轻点,会弄出人命的。”顾念兮又嘟囔着。

    “管不了了。”他说。

    都活活的憋了这么久了,再不好好的享受一番,他怕自己都要炸开了。

    “谈逸泽,你……”

    之后,顾念兮还想要说些什么,她的唇瓣被严严实实的封上了。

    这会儿,卧室里只剩下偶尔的传出的喘息声……

    ——分割线——

    “噗……”

    今儿个去上班,见到谈逸泽的人都在偷笑。

    甚至,连自己同一办公室里的小刘,在见到谈逸泽的时候,也憋的双肩颤抖。

    光是这么看着,就知道这家伙憋笑,憋到快要内伤了。

    而小刘这幅表情,谈逸泽今儿个从军区进来到这里,已经见到不知道是第几个了。

    可谈逸泽就是不明白了,他不就红了个鼻子么?

    有那么好笑?

    “小刘,把这些东西给我搬到外面去。”谈逸泽说冷冷的扫了小刘一眼:妹的,笑个屁!

    “是,谈参谋长。”小刘是很想憋着不笑的。

    但在看到谈逸泽瞪着自己,还有那个大红鼻子的时候,他忍不住扑哧的笑了出来。

    而这一幕,当即惹恼了谈逸泽。

    “小刘,把你露出来的那两个门牙收回去。”

    “谈参谋长,实在对不住,我控制不了。”小刘还在死死的憋着,可那笑的快要掉泪,还有露出来的门牙在谈逸泽的眼里实在是太过刺眼了。

    想了想,谈逸泽开口道:“那没事,如果你自己收不回去的话,那我不介意待会儿去弄个锤子过来帮你。”

    谈逸泽的意思是:待会儿拿着锤子,那你这两个裂出来的门牙给敲掉,看你以后还怎么在老子的面前露门牙。

    *裸的威胁!

    小刘在心里画了好几个圈圈,将谈参谋长给诅咒了好几遍。

    但迫于这野蛮的威胁,小刘还是不得不压住了自己的笑意。

    问小刘这么委屈自己是做什么?

    那自然是这个男人说的出的话,绝对做得到。

    他刚刚的意思是小刘要是再嘲笑他的话,他绝对把他的门牙给拔下来。

    小刘相信,要是他真的再笑谈参谋长下去的话,他这门牙是绝对保不住的。

    “谈参谋长,我不笑了。”

    “确定?”

    男人只是挑眉看了他一眼。

    “非常确定。”因为他可不想这么年纪轻轻的就没门牙了。

    “那就好,把这东西都给处理了。待会儿还要10公里负重越野。”这是今天的操练任务。

    “好的。”

    这个早上的工作,就这么顺利进行着。

    谈逸泽顶着个大红鼻,除了个别不怕死的还敢对着他露出门牙之外,其他的都很努力的憋着。

    谈逸泽本以为,这事情到这里就过去了。

    那知道,因为他的大红鼻子原因,竟然在兵蛋子里流传出了以下几个版本:

    第一个是说,谈逸泽之所以会有这么个大红鼻子,全都是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说是谈逸泽在下班的路上遇上了好几个想要抢劫市民的歹徒,谈逸泽出手帮忙,一个挑战一群,最后的结果当然是谈逸泽的胜利。不过以一敌好几个,挂点彩是正常的事情。而谈逸泽的大红鼻子,就是在这里来的。

    这个,还比较靠谱。

    事实上,他为顾念兮抓蟑螂,也算是英雄救美,是不是?

    第二个,这个谈逸泽听着有些恼。因为这个版本说,谈逸泽遭受家暴了。

    说是谈逸泽的小妻子外表上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其实是只母老虎。一回家,就让谈逸泽洗衣做饭的,还不给饭吃。要是做的不好,还要跪遥控器。一换台就挨打,而这大红鼻子,就是这么得来了。

    这个版本,谈逸泽不爱听。

    他家的兮兮,什么时候变成母老虎了?

    第三个版本,也是关于家暴了。不过这个版本有些气人。说是这小两口的感情表面上看着挺好,实际上已经破裂了。谈逸泽每天都殴打顾念兮,照三餐打。而这天,顾念兮因为忍受不了这男人恶劣的行径,终于反抗了,还赠送了谈逸泽一个大红鼻子,翻身做主农民把歌唱!

    当然,部队里流传的那些,绝对不只是这三个版本。

    不过后来的,都和这些类似。

    听的,谈逸泽肚子里一顿恼火。

    他和顾念兮是真感情,什么时候被人说成了虚情假意了?再说了,要是他们小两口打起来的话,他会被顾念兮给打成这样么?

    依照顾念兮那个三脚猫的功夫,他一下子就将她给打趴了。当然,前提是要他谈逸泽舍得下手。

    不过,照这个样子看来,他该找个时间,好好的处理一下这些平日总是爱在部队里吹嘘的兵蛋子了。

    就在这个时候,谈逸泽的手机响了……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