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90章 黑木耳曝光!!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请让开好么?不然,我担心我的狗会不小心伤害了你!”

    顾念兮只是和霍思雨打了招呼,态度也算不上热乎。

    其实,现在的她压根就不想要和霍思雨有什么关联。

    如果不是这霍思雨挡在她的面前的话,她压根就不想要和她说话。

    不是因为惦记谈逸南所以痛恨霍思雨,而是顾念兮真的不喜欢霍思雨待人处事的态度。

    那带着明显的心机,还有势利眼的态度。

    “怎么?我们好歹也是多年的朋友。好不容易碰上面了,不该一起坐下来聊一聊?”霍思雨说这话的时候,嘴角上还勾勒着好看的弧度。

    只是不知道她唇上带着的唇彩颜色太过妖娆的缘故,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都让她嘴角上的笑容看起来就像是恶毒的巫婆。

    听着霍思雨的话,顾念兮突然间很想笑。

    事实上,顾念兮也照做了。

    不过,顾念兮的笑不是真正的笑容。

    而是,近乎于鄙夷的弧度。

    朋友?

    亏她,也有脸对她顾念兮说出这样的词语来。

    你见过,哪个朋友总是勾引别人的男人,还对她进行各种栽赃陷害的?

    “怎么,你怕我,顾念兮?”见顾念兮只是笑,却一直都没有回答,霍思雨道。

    “你认为,我会怕你?”顾念兮抬起来头来对上她,嘴角上的弧度明艳生动。微风吹过的时候,那头长长的发丝顺带着被风儿卷起,散落在她的肩膀上,露出她那张精致的小脸。

    也许是因为坐月子的这段时间,谈家的人给予了她最好的调养,让她本来有些显得病态白的小脸上,竟然有了血色。

    再者,顾念兮生完了孩子,还经常去练瑜伽。

    这会儿,她的肚皮已经紧致了不少。

    穿着花裙子,脚上踩着坡跟鞋的她,一点都不像是孩子的妈,反倒像是刚刚踏出校园的清纯女学生。

    惹得,周围路过的男性纷纷侧目。

    而这一幕,让霍思雨颇为不满。

    凭什么,顾念兮一在,就将她的风头给抢尽了?

    “你连跟我喝杯咖啡都不敢,还不是怕我?”

    霍思雨在笑,妖冶的妆容让她看起来有些诡异。

    “你想说我怕你,那就算我怕你吧。没事的话,让开吧。”她儿子还在家里等着她呢!

    在她顾念兮的儿子面前,谈大爷都要靠边站一站。

    霍思雨你算老几?

    “你……”霍思雨没有想到,再度见面顾念兮就像是一个无缝的蛋一样,不管她怎么的挑衅都无法叮一口。

    她的成长速度,有些大大的出乎了霍思雨的预料。

    “顾念兮,你今天要是不跟我喝这杯咖啡的话,你会后悔的!”

    她就是见不得,这顾念兮连正眼都不看她的模样。

    “那我,还真的想要拭目以待!”顾念兮丝毫没有迟疑。

    和霍思雨这样的人喝咖啡,能聊什么?

    难不成,还聊谈逸南不成?

    对于顾念兮来说,这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

    她现在和霍思雨,已经没有了共同话题。

    再说了,她顾念兮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顾念兮了。又怎么会看不出来,霍思雨再度卷土重来,可是带着对她顾念兮的恨。

    这样的她,只会费尽心机的想要阻挡她前进的脚步。

    和这样的人喝咖啡,能喝出什么来?

    不就是,白白的浪费时间?

    有这个时间,还不如陪二黄遛弯有意思。

    “你……”霍思雨都快要气炸了。

    本以为,上一次自己是在超市里当售货员,所以顾念兮才瞧不起自己。

    可没有想到,现在她已经改了一身行头,全身上下都是名牌,这顾念兮还是照样看不起自己!

    可她真的弄不懂,这顾念兮在她的面前还有什么好得瑟的?

    除了嫁了一个比较出色的男人之外,她的身价能和她霍思雨比么?

    而顾念兮这会儿,显然已经失掉了之前的耐性。

    本来想趁着今天带着二黄溜溜弯的,没想到遇上个拦路虎。

    这都,浪费了快要半个小时了。

    “霍思雨,你让不让开?”霍思雨刚刚站的位置,正好是这家超市的入口。

    她,一直都挡在顾念兮的面前。

    事实上,顾念兮也不是非要绕过霍思雨不可。

    要知道,这个超市的门口还挺大的。

    顾念兮之所以不心动,不过是知道二黄其实一直都看霍思雨不顺眼。就算现在这么站着,二黄还老是对着霍思雨发出“哼哼”声。

    要是这样走过去的话,没准就有一场人狗大战。

    霍思雨怎么样,顾念兮是管不着的。顾念兮是怕这二黄要是咬到她的话,没准这个女人会不依不挠的,对二黄不利。

    眼下,两人这么争锋相对着,顾念兮的耐性也渐渐失去。而霍思雨在这个时候,又说了一句:

    “不让!”

    她不过就想要和顾念兮喝咖啡么?

    她就不相信,顾念兮会真的不屑一顾。

    “不让,那我放狗了!”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原本手中绕了几圈的狗链子突然松了一截。

    一瞬间,二黄朝着霍思雨飞扑上去……

    “啊……”就在霍思雨眼看着二黄大张着狗嘴朝着她飞扑而来,她尖叫出声,以为自己就要被这只狗给扑到,而吓得腿软倒在地上的时候,顾念兮却突然抓住了狗绳子,不让二黄上前。

    “霍思雨,你要是在不让开的话,下次我是绝对不会拉紧它的,不信的话,我们可以走着瞧!”拉住了蠢蠢欲动的二黄之后,顾念兮朝着霍思雨微微一笑。

    而这样的笑容,让霍思雨顿时有些惊悚。

    明明如同天使一样的脸蛋,她硬是看到了魔鬼的笑容。

    也正因为这个笑容,霍思雨虽然气急败坏,还是只能抓着刚刚吓得掉在地上的包包离开了。

    当然,临离开之前,霍思雨还不忘记撂下狠话:“顾念兮,你给我记住!今天的事情,我一定会跟你算账的!”

    霍思雨走到了不远处,还不忘朝着顾念兮唾骂着。

    而顾念兮压根就没有当成一回事,将她当成了泼妇骂街。

    当然,现在生完了孩子,母性泛滥的她还不忘顺便拿着这个霍思雨成为教育题材,对二黄道:“二黄,你千万不能学那样的人,会有报应的!”

    二黄听着顾念兮的话,“呜呜呜”的叫了几声,像是答应了顾念兮。

    之后,顾念兮便在超市门口挑了几袋子纸尿裤,付账走人。

    至于霍思雨,她压根就没有再度记起来过。

    ——分割线——

    “女人,快过来服侍我!”

    夜深了,城市某一处公寓内,一喝醉的中年男子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

    还没有见到女人,他就在大门口嚷嚷着。

    女人本来已经打算入睡,只能走了出来。

    见到那站在门口,还朝着自己大呼小叫的男人,以及他的那一圈游泳圈,女人的眼里闪过一抹厌恶。

    “快点过来,还磨磨蹭蹭的做什么?”

    见她只是站在跟前,并没有上前来,男人开始不满的叫器着。

    “知道了,大半夜嚷嚷着什么呢!你又上哪里喝酒了,怎么浑身都是这味?”

    女人身上穿着的是时下最为新款的丝质睡衣,半透明妆的。

    只要透过光,就能将里面的东西一览无遗。

    你瞅瞅,这明明喝醉酒的男人,见到她这一身就开始不安分了起来。她才搀扶着他,这男人就手就开始探进了她睡衣的裙摆里。

    “做什么呢,都喝醉了还不老实?”女人怪嗲了一声,可眼眸里却满是厌恶。

    光是想着这双肥到快要流油的手,她就觉得恶心。

    “小*,穿成这样不就是想要让我上你么?还矜持什么呢?”说着,男人不说二话,就将她身上的那套睡衣给扯了下来,直接按到女人,就在门口做了起来。

    好在,这个公寓里除了白天会有钟点工之外,晚上就只有她和孩子。

    现在,孩子已经睡着了。

    所以,她也不用担心有什么人看到。

    “嘶……你轻点!”

    男人就想八百年没有见到女人的样子,让她觉得很是厌恶。

    其实,她根本就不想要和这个男人发生点什么事情。

    要不是知道这个男人能帮助她将属于她的东西以最快的速度拿回来的话,她才不会和这样的老男人有什么关联。

    至于这身上的睡衣,还不是她入住这里的时候,他规定她晚上一定要穿的?

    “轻什么轻?你不就喜欢我这个样子么?”男人的话和他的人一样,让她觉得恶心。

    之后,女人躺在地上,没有继续说什么,也没有做什么回应这个男人,只盼着这个男人能尽快的完事。

    好在,这男人现在已经到了中年,这样的事情他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再加上酒意,这男人做完之后就直接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霍思雨在被男人压制的这段时间里,是一点乐趣都没有享受到。感觉到男人已经沉沉睡去之后,她松了一口气。

    将还欺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给推开之后,她狠狠的往那个男人的肥肚子踹了一脚。

    因为这个男人还醉的很,并没有察觉到痛。

    被霍思雨这么一踹之后,他便翻了个身,又沉沉的睡了去。

    “该死的胖子!”

    霍思雨起身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进了浴室将自己身上属于那个男人的味道都给洗掉。

    洗完澡之后,她找来了手机。

    再度确定那个老男人还在睡觉之后,她往一串号码上拨了过去。

    今天在大马路上,霍思雨遇到顾念兮,真的快要被她给气死了。

    不就是一年多不见么?

    这女人,竟然还敢放狗咬她?

    虽然在最后,顾念兮是及时拉住了狗的绳子。

    但这件事情,却让霍思雨恼了。

    她从来,还没有在大马路上那么丢过人呢!

    这个该死的顾念兮,竟然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跌倒在地。周围,还有那么多人围观着。

    光是想到这,霍思雨就恨不得将顾念兮的那一头长发,狠狠的给扒光,一根都不剩。

    对!

    联合陈雅安。

    那个女人虽然笨,但她霍思雨现在在谈家唯一能推得动的,也就只有陈雅安一个人了。

    不然,她才不会挑那个笨蛋呢!

    当初见到陈雅安的时候,霍思雨就觉得,这谈逸南怎么找了这个笨女人?

    还不如,当初就不要和她霍思雨离婚。

    不过这对霍思雨来说,谈逸南找的这个笨蛋,对她霍思雨也不是一点可取之处都没有。

    最起码,现在她能轻易的操纵这个女人,在谈家为自己办事。

    可今晚,陈雅安的电话是怎么回事?

    不管她霍思雨怎么给她拨过去,都被这个女人给按掉了。

    甚至到最后,直接关机了。

    难道,那笨蛋已经知道了她霍思雨是谈逸南前妻的这件事情了?

    不……

    应该不可能。

    依靠那个石头脑子自己去发现,那压根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指望陈雅安自己想通,还不如指望母猪会上树。至于顾念兮,自从超市那一遇之后,她今儿个可是第一次见到她。估计,她压根也不知道自己和陈雅安见面的事情。

    想到这,霍思雨又给陈雅安发了一条短信,约见陈雅安明天。

    至于她看不看得到,那就是她的事情了。

    做完了这些之后,霍思雨又开始清理地上刚刚被那个男人撕成了碎片的睡衣。

    最后,又横拖硬拽的将那个醉的昏死过去的老男人给拖到了边上的沙发上。

    做完了这些之后,霍思雨累的在边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其实,她压根就不想要伺候这样一个老男人。

    身材又不好,那方面能力又不行。

    每一次,不到几分钟,他就累的喘不过气了。

    可她,还要在他的面前转模作样的夸他的本事。

    要不然,她哪能有现在这样的生活?

    霍思雨也不会像其他的女人那样的傻,还指望这样年过半百的老男人,还能真的回家为了自己离婚。

    再说了,她压根也不想和这个男人被一张结婚证给绑在一起。

    只要她的计划成功,搞垮了谈家,拿到谈家所有的财产的话,到时候她霍思雨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

    到时候,她还会看这样的男人一眼么?

    想到今后的生活,霍思雨又朝着陈雅安的手机上发了一条短信:小雅,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分割线——

    最近大家都开始在玩一种新的分享好东西的交流方式——微博!

    顾念兮其实不是那么赶潮流的人,不过最近也学着人家注册了一个帐号,专门看看上面都在说些什么东西。

    寻常,她都会搜索一些好笑的好玩的东西看。

    特别是小猫小狗的憨态样之类的,每一次都能逗得她大小不已。

    偶尔,她还会拉着她家的谈参谋长和她一起看这些,每一次谈参谋长都说她是长不大的丫头。

    不过今儿个引起了顾念兮关注的,并不是这些憨态可掬的小猫小狗。而是,一条照片上打了许多的马赛克,唯独露出了一张脸的照片。

    这马赛克处理,有一个很好的地方就是,大致上还能看得清这个原本的颜色。

    而这张图片一看,大家就大致上的知道了这个女人压根就没有穿衣服。

    不过顾念兮好奇的不是这个女人有没有穿衣服的问题,而是这个女人的脸她好像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这么想着的时候,顾念兮便将正收拾好自己军服,准备好上班去的谈参谋长给拽了回来。

    “老公,等等。”

    “怎么了?该不会我没有去上班呢,就开始想我吧。”谈逸泽看到顾念兮拿着手机,他知道她大概是想要把微博上的那些小猫小狗给自己看,故意打趣着她。

    “如果真是那么想的话,我不介意在这里和你多呆一会儿。”顺着顾念兮的手,他摸索上了她的腰身,将她往怀里带。

    铁臂,很无良的蹭着那副柔若无骨的小身子。

    老胡说,顾念兮是剖腹产,要和她真正的做的话,最好还是等孩子百日之后。

    老胡的一句话,可简单了。可这对谈逸泽来说,简直就像是地狱生活一样。

    每天温香软玉在怀,却不能直接化身为勇士,真的快要把他憋死了。他又不是柳下惠,面对顾念兮自然不可能不起歪念。

    所以每天晚上,他总是喜欢逼着顾念兮,用各种方式帮助他解决苦恼。

    可再怎么解决,谈逸泽还是浑身火急火燎的。

    原因,自然是因为他还是只喜欢和顾念兮直接做那档子事情。

    “讨厌,都是当爸的人了,还这么不要脸。”顾念兮见谈某人的手不大安分了,拍了他一下,将他给推开了点。

    不过这会儿,谈大爷的厚脸皮在这个时候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

    不管顾念兮怎么推他,他都能立马给黏上来。

    还口口声声喊着:“有谁规定,当爸的就不能不要脸了?”

    谈参谋长扯大了嗓门的架势,活脱脱好像是谁要规定了当爸的就不能不要脸的话,他就要和人家大干一场似的。

    顾念兮见谈逸泽这么黏糊上来,最终只能无奈的摊手,任由他将自己抱着。不然以谈参谋长的性格,她越是这么反抗,他便越是想要做坏事。他们结婚了这么久,顾念兮总算是摸索出她家谈参谋长的性格了。

    “好了,咱不要闹了好吧。我真的有点东西想要给你看?”任由他将自己抱在怀中,顾念兮一手还主动的环住了谈参谋长的脖子,坐在他的腿上。

    果然,顾念兮这么一老老实实的坐上去之后,谈某人的动作不是那么的粗鲁了。

    不过要让谈参谋长不起邪念,还真的有点难。

    你看,她刚一坐下,他就开始毛手毛脚了。

    顾念兮看准了这个机会,将自己的手机递到了谈参谋长的面前,道:“老公,你看看这个人,我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顾念兮将自己手机上的图片打开,不过鉴于这个女人浑身光溜溜的,虽然打着马赛克,但顾念兮还是只放大了她的头部给谈逸泽看。

    让他看别的女人,她的心里还是有点儿不是滋味。

    “哟,是她?”

    谈逸泽见到这女人的模样,立马忘掉了刚刚邪念四起的事情。

    “老公,这人是谁?她为什么会大清早的就在菜市场光溜溜的裸奔?”这是来自微博上的消息。原话,是这么说的:“一豪放女,清晨在东街市场裸奔。”

    这条消息一经登上,就有无数的人跟着转载评论。

    有的说:“哇,大清早的好励志!”

    还有的说:“真够勇气的,那么两个小葡萄干也敢拿出来晃悠。”

    还有的说:“我要是身材跟她一样的话,我立马整成男的,连胸部都不用处理……”

    更还有的人,爆出:“这不是城里头的名门千金么?”

    对,应该是名门千金。

    而且,顾念兮还见过的。

    这是顾念兮在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

    顾念兮在看着这些评论的时候,谈逸泽也在边上。

    他的黑眸一扫微博上面正议论着的那些内容,眸子里的笑意越深了。

    没想到,这次的事情,凌二还做的蛮不错的。

    只是不知道,范家千金在看到这成千上万的转载和评论之后,会做何感想。

    他谈逸泽,可是很期待的哦。

    “我记得,上次你去sh国际上不是回来说凌二带了个未婚妻么?我看,这人就跟你说的人有i点像。”

    岂止是像,其实谈逸泽压根就能确定这便是范思瑜。

    他谈逸泽是没有正面和这个女人见过,不过打从他谈逸泽知道是范思瑜差一点害的顾念兮没命的时候,关于这个女人的全部档案,乃至她家的祖宗十八代的资料,就放在谈逸泽的办公桌前。

    差一点害死了顾念兮的人,谈逸泽怎么可能放过?

    所以,这女人就算是化成了灰,谈逸泽都记得。

    “对了,是她。我记得她姓范来着,她怎么会大清早的出现在这样的地方?”顾念兮对范思瑜的印象是,这女人衣服高高在上,趾高气昂的模样。

    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踏进被她认为脏乱差的时常呢?

    “是她裸奔又不是你裸奔。你要是想要在家里裸奔的话,我是不介意啦!”谈逸泽半开玩笑似的将顾念兮给揽进怀中,而且手还作势着要掀开顾念兮的睡裙。

    至于这女人到底都做了什么龌龊事情,谈逸泽一点都不想要和顾念兮说。

    他的小东西,应该是生活在充满阳光的角落。

    “真的想看我裸奔?那我今儿个就到外面裸奔去。”说着,顾念兮跳下了他的腿,抓着手机准备往外面跑。

    谈逸泽一听,急了连忙将她给拽回来:“你敢?”

    虽然知道顾念兮是在和他开玩笑,但谈某人一想到和别人分享顾念兮身上的美好的场景,他还是忍不住的掉进了醋缸子里了。

    “我就敢。你们男人不是说,都喜欢看女人光溜溜的样子么?”顾念兮被他压在了床上。

    “那是别人,我只看你!”压在顾念兮身上的那个男人很邪恶的笑着。

    他的唇,已经作势他贴上顾念兮的。

    而在这个时候,顾念兮也是闭上了双眼,打算接受这个吻。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谈逸泽接下来的动作:“哇哇哇……”

    那是他们家的小奶娃在被忽略了整个早上之后,终于不得不发出来声响。

    没办法,谁让他家老爸老妈的感情好?

    一般人,根本就介入不了这两个人中。

    谈逸泽是很想继续下去的说,可无奈顾念兮一听到儿子都哭了,立马将准备动手动脚的他给推开了。

    “儿子在哭,我去看看。”

    看着顾念兮如同兔子跳远了的背影,谈逸泽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小家伙,生下来就是和他谈逸泽抢顾念兮的。

    既然大清早的好事都被儿子给打断了,他还是上班去的比较好。

    起身的时候,谈逸泽又看到了顾念兮刚刚遗留在床边上的手机。

    再看了一眼上面的内容之后,他用自己的手机拍了张照,给凌二发了过去。

    下面,还编辑了几个字,然后迅速的发送了出去。

    趁着顾念兮还抱着儿子,他将自己平时用的这部手机又放回到床边的矮柜子里。

    至于他身上的那一部,还是时下最为老款的手机,除了能发发短信和听电话之外,连彩信都接收不了。

    “老公,你还不去上班么?”顾念兮恰巧抱着儿子走了过来,看到谈逸泽还站着,便说。

    “就去了。这两天好好呆在家里,知道么。”这两天,凌二那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范思瑜那个疯子没准会作出更疯狂的事情。

    为了防止上一次类似事件的发生,谈逸泽有必要好好做一下措施防御一下。

    “知道了。儿子这两天好像有点拉稀,爷爷说让胡伯伯过来看一下。”顾念兮抱着儿子,心疼的摸着他的小脸蛋。

    “那好好照顾他。”弹一曲也跟着摸了摸儿子的脸蛋。

    不过他的心里想要说的是:儿子,你拉稀来的太是时候了,这样你妈这两天就出不了这个家门了!

    某小奶娃很无辜的瞪着自家老爸一眼:老爸,你只在呼老妈是么?

    谈逸泽对于儿子吃醋的行为不予与理会,径自亲亲他的小脸蛋,再吻了吻顾念兮的唇,就离开了。

    ——分割线——

    同一时间段,因为扭伤了脚不能走出别墅的苏悠悠也看到了微博上的这个女人。

    其实,有些人见过一次,就能记住。

    不是因为她有着绝佳的容貌,亦不是因为她有多么的高贵迷人。有时候,能让人记住你的,就是你那个极品的性格。

    而范思瑜之于苏悠悠,就是这样的人。若不是当初苏悠悠亲眼看到这个女人踩着十几公分的高跟鞋带着几百虎背熊腰的大汉竟然还能跑在最前方的彪悍样,估计现在苏悠悠见到微博上的这张照片,估计都认不出她是谁来。

    不过看到这个女人光着身子在大街上的样子,苏悠悠也觉得有些奇怪。

    按理说,这范思瑜大千金是有那么些嚣张,但也不至于带着两只苍蝇在大街上走,是吧?

    好吧,苏悠悠形容的有些邪恶了。

    可这范思瑜这干瘪的身材,相较于顾念兮来说,真的就跟粘着两只小苍蝇一样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粗线条的苏悠悠可不会想到,这范思瑜是被什么人给害了。

    她最多也只能感叹一番,这范大小姐对她的身材也太自信了吧?她真的确定,她这幅身材登上网络,不会吓坏了广大的网友和他们的小伙伴么?

    而同一时间段,凌氏大厦最顶层,凌二爷的办公室里闯进了一个人。

    而这人的到来,是没有任何的保全和秘书敢提醒凌二爷的。这也就说明了,这个人在这凌氏的地位非同凡响。

    那人急匆匆的走了进来的时候,一本A4大小的杂志“啪”的一声,甩到了凌二爷的办公桌上。

    “你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会是?”

    凌父完全没有了寻常在高层面前那样斯文做作的样子,这会儿扯着领带接着衬衣衣扣,甚至还将袖子往上拉的样子,一看就跟混混没有什么区别。

    “什么怎么回事?她想要上这些报纸杂志,我管得着么?”凌二爷甚至没有看凌父放在自己办公桌上的东西,就能知道凌父现在正想要跟她说的是什么话。

    一句话,他将范思瑜这次出现在各大微博和杂志上的头版头条,跟自己撇的一干二净。

    只是即便这么做,仍然掩饰不了,这件事情是他做的事实。

    知子莫如父。

    从上一次,凌父就知道自己儿子不喜欢范思瑜。他也承认,苏悠悠比范思瑜还要漂亮,还要让人喜欢。

    可女人么?

    看着好看有什么作用?

    光上灯做,不都一样?

    最关键是,这范思瑜现在有的是钱。只要和范家合作,将来他们所有的财产也都会被凌家收入囊中。

    有了钱,将来想敢什么不成?

    凌父是这么想的。

    所以,他认定了自己为儿子选的这条路是正确的。

    他相信,现在帮着儿子将这条路给走顺了,将来儿子还要感谢自己。

    现在,还在眼巴巴的等着范家的资金注入凌氏。

    可没有想到,他等来的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凌二竟然将范家的千金给拨了个精光,赶到大街上去。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多大的耻辱?

    范思瑜再怎么喜欢凌二,她怎么会容忍一个男人对她这么做?

    就算她能容忍的了,他们范家的二老忍受的了么?

    还有,他们家老爷子会咽下这口气么?

    现在资金没有捞到,竟然凌氏陷入了如此危险的境地。

    凌父对凌二爷的气,真的不打一处出。

    而凌二,竟然还在这个时候将所有的事情和自己撇的一干二净的。

    “你……”

    凌父捂着自己的胸口,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又说道:“你以为,范家千金连一句你的坏话都不说,就能说明这件事情不是你做的?我可告诉你,范家现在还申请了验伤。要是范小姐真的受到什么伤害的话,你觉得他们家会放过我们么?”

    “你就那么认定了,她的伤是我凌宸做的?”验伤,凌二爷相信是验不出什么结果的。

    因为昨晚上的那些人,可都“好好”的伺候着范家的千金呢!

    最多验出来的,也就是范家小姐昨晚上一女对战多男。

    至于她要是敢咬定是他凌二爷逼迫她的话,那他还有的是证据!

    想到这,凌二的眼眸里是一闪而过的精光。

    恰巧,这个时候谈老大的信息来了。

    凌二爷打开一看,是一条微博照片。

    这微博,凌二其实早上就看到了。

    当时,他还让特意让小六子让酒吧里的那几个尽量扩散出去,让范家千金这一次的闹剧弄得越大越好。

    下面的一行字,谈老大说:这一次做的不错,不过我们的行动要提前进行了!

    谈老大的“行动”二字,凌二爷知道是指对付范老爷子的事情。

    他当然也知道,一旦他们对范思瑜出手,这范老爷子是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孙受欺负。报复,那是肯定的。

    所以,他们最好要在范老爷子行动起来之前,将他一军!

    想到这,凌二爷迅速的回复了两个字:收到!

    “就算验伤的结果,不是你,你能瞒得过天下所有的人,难道能瞒得过范老爷子?宸儿,听我一句,趁着现在事情还没有不能回头,收手吧!现在去买个水果篮,和我到范家道歉去。”

    凌父在边上劝。

    而凌二爷压根就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

    “宸儿……”

    “宸儿你知道,你现在等于将凌氏至于何种境地,你清楚么?”

    “范家的资金一旦不注入,我们的公司不就等于面临破产么?”

    “宸儿,你自己丢了这些不要紧,你难道想要让公司上上下下几千万的员工也跟着失业?”

    前几句话,他都没有得到凌二的回应。

    不过最后的一句,都是让凌二开了口:“算了吧,为了千千万万的员工?我看,你只是为了你自己的私欲吧?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养了另一个。连不知道是不是你的种都生下来了!”

    “你……你这个逆子!”凌父没有想过凌宸竟然会用这样的态度跟自己说话。

    “我是逆子也好,不是逆子也罢。反正,我自己做的事情,我会自己负责的。”他不就是担心范老爷子发起火来,谁也压不住么?

    “你自己负责?我倒是想看你怎么负责,到时候可别哭着回来求我帮你。”见凌二这么说,凌父一怒便甩门离开。

    至于凌二爷,对于父亲发怒的事情压根就没有看在眼里。

    反正从小到大,他都没有真正的对他凌二爷尽到一个当父亲的责任。

    他有时间,连陪着他去一趟游乐场都不肯,反倒是身边的女人一直都不可胜数。

    也只有他的母亲,一直都被他蒙在鼓里。

    以前样那么多女人不说,现在还想要将别人的孩子也带进来?

    不管怎么样,这一次凌二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凌父这么错下去,免得将凌老爷子给气的归西了。

    等这次处理完范家的事情之后,他就先将那个女人给除了,看她以后还怎么在他老子的面前指手画脚的!

    想到这,凌二爷的手死死的掐了掐!

    ——分割线——

    “小瑜,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做出来的,你倒说话啊!”

    范家的大宅子里,范父和范母都坐在范思瑜的窗前。

    说实话,今天早上范思瑜回到家的那个狼狈样,光着身子不说,浑身上下还挂着一些烂掉的菜叶,真的将他们给吓死了。

    还以为,他们的宝贝女人被侵犯了,想要去报警处理。

    可谁知道,范思瑜一听到报警,就跟疯了一样的往回躲。

    不管他们怎么劝,她就是不肯跟着去医院验伤。

    这,可真的急死了这老两口。

    “告诉爸爸,到底谁对你作出了这样该死的事情。你说出来,爸爸绝对会帮你报仇的!”

    “就是啊,不管你收了什么委屈,爸爸妈妈都会帮你给讨回来的。”

    可不管当父母的怎么劝,范思瑜都躲在自己的小角落里,默默的落泪。

    她是范家的独生女,从小到大的天之娇女。

    向来,就是家里人的宝。

    只要谁伤了她,她没有看到就知道结果。

    她,也很想像小时候一样,受了委屈就跟自己的父母讲,将欺负了她的那户人家的小企业给搞垮,或是也将他们的宝贝儿女暴打一顿。这些事情,她的父母都是做过的。

    可从来没有一次像这一次一样,让她那么的难以启齿。

    昨晚上,她喝醉了。

    嘴之前,她也知道那些人是想要带她上旅馆。

    可是,她竟然听之任之。

    这和她以往的糜烂生活不无关系。

    可做也就做了,为什么要要将她扔到大街上?

    供人嗤笑,供人讥讽?

    她几乎可以确定,这是某人对自己的报复。

    不是凌二爷,就是谈逸泽那个男人!

    而这件事情的起因,正是因为上一次她让人开车去撞苏小妞引起的。

    这让,她怎么对父母说起?

    而更让范思瑜受不了的是,从今天早上开始,就不管有关于她的新闻在微博上和互联网上被人转载,现在点击量已经千百万。

    有的打上马赛克还好,有的根本没有。

    她一没有嫁人的女子,被互联网上的人说是“黑木耳”,以后还有什么人敢娶她?

    想到这,范思瑜连死的心都有了!

    “小瑜,有什么话你倒是说啊?憋在心里头多难受?”范母不管自己的女儿开口不开口,总在旁边死死的劝说着。

    不管别人怎么说,她都不会相信。什么微博上的黑木耳,什么奔放的词语,她才不相信。

    在她的眼里,她的宝贝闺女怎么可能是那么不知检点的人?

    “小瑜,你倒是说话。”

    随着范母一下下的逼着,范思瑜的情绪越来越有些毛躁。

    “你们都不要再逼问她了,让她好好的休息吧。”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苍老的男音在她的卧室里响起。

    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一两鬓都稍稍有些斑白的长者走了进来。

    这人,就是范思瑜的爷爷,范忠。

    范忠这人,其实表面上给人一种憨态可掬的感觉。可背地里,却比任何人都要狠。

    特别是他目光特别的犀利,一下子就看穿了这件事情的本质:有猫腻!

    想来,他如今能坐上今天的这个位置,也是因为他早就将一些事情给吃透。

    要是一般的事情,这次他会这么算了。反正等将来,他有的是机会。

    等到坐上了那个最高的位置,将来他想要谁死,都只是时间问题。

    可无奈,这一次的事情,关乎到了他唯一的孙女!

    他苦苦打拼一辈子,不也就为了这个孙女,他怎么可能放下?

    他咽不下这口气!

    凌宸是吧?

    你搞我孙女,我就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望着床上那张还是不肯说话又苍白的脸蛋,范忠死死的握紧了拳头。

    “可是爸,这事情的真相我们都不知道,难道任由网上的那些东西继续流窜么?您也知道,我们小瑜是个女孩子,这事情要是传出来,对我们小瑜将来有多大的影响。”范母还是碎碎念着。

    “这事情我会调查清楚的。至于互联网上的那些东西,我会尽快让给都给删除掉的。你们现在,就好好的让小瑜多休息吧。”

    再度看了一眼孙女之后,范老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离开了这个屋子。

    其实这件事情说起来,还是他的孙女太过情敌了。

    而范母则在看到范老爷子离开的背影之后,戳了戳自家老公的身子问道:“难道这事情就这么算了?”

    “你也看到了,爸是那个态度。他不是说了,他会处理的吗?我们就看着吧。”范父对父亲一向有自信,所以当父亲说这件事情他会处理的时候,他心里的那块巨石已经放下。

    但这是他,并不代表着这是范母的想法。

    眼看着老公和范老爷子都离开了女儿的房间,范母死死的握起了拳头。

    不,她绝对不能让女儿白白的受了这样的侮辱。

    她一定,会将干出这些事情的混蛋,都给揪出来,让他们曝光!

    ------题外话------

    打滚耍赖求年会票子,嗷嗷~!

    →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