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91章 再要一个孩子?!

    一大早的“云阁”总店里就迎来了这样一位客人。

    是一个女人,一个浑身上下都穿着名牌服饰的女人。

    而女人的脸上,还画着很浓的妆,眼线是向上勾起的,妖娆多情。非但如此,女人连脖子上都还带着妆。

    霍思雨一大早到这个地方,其实就是为了见到陈雅安。

    她的身上,穿着一套这个星期法国时装周才发表的香奈尔连身裙。胸口露出一些雪白的同时,也很好的将她女人的柔美曲线展露了出来。

    一双十几公分的高跟鞋,将她的身高修饰到恰到好处的位置。

    其实霍思雨不高,如果没有穿着高跟鞋的话,她最多到顾念兮眼睛的位置。

    因为身高的关系,她的曲线一直都不是那么的完美。

    这也是,她为什么那么讨厌顾念兮的原因。

    以前上学的时候,不能穿高跟鞋,所以站在顾念兮的身边,就无端端的矮了顾念兮一截。

    非但如此,他们学校的男生,一般都只会注意到顾念兮。哪会注意到,顾念兮身边的霍思雨?

    正因为这样,霍思雨在顾念兮的身边,总感觉自己矮了她一截,让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打垮顾念兮。

    如果不是她那么势利眼的话,那她会发现其实所有的事情都不像是她所看到的那样。

    身高的问题,困扰了霍思雨很多年。

    好在上班之后,霍思雨很快的学会了穿高跟鞋。

    这也让霍思雨在信心上,得到了很大的满足。

    当然,这不是在顾念兮的面前。

    就算她现在穿了高跟鞋,和顾念兮到达了一样的高度又怎么样?

    上次和顾念兮的见面,她不还是照样在顾念兮的面前矮了一截。

    想到那股子憋屈的感觉,霍思雨的心里越是不满。

    只是她或许不知道,真正矮了一截的,不是她的身高,而是她的心态……

    霍思雨一坐下,因为年轻貌美,又会穿衣,自然而然的引来了许多男人的关注。

    不过这会儿,霍思雨倒没有在意这些人,只是有意无意抓高了一些自己的衣领。

    其实,霍思雨在意的不是被这些男人看光,而是被男人看到她胸前的那些痕迹。

    昨夜那个老男人又喝醉了,一喝醉就发疯,往死里和她做。

    她的胸口,都被咬破了两处。

    想到那个男人的肥猪样,霍思雨就恨不得将这个男人碎尸万段。

    可现在能怎么办?

    唯一能帮助得了她不再继续过着以前那样的悲催生活的,不就剩下这个男人?

    当然,要是得到了谈家的所有财产之前。

    等到她得到了谈家的财产的话,她立马就去告这个男人强奸。

    想到能脱离那肥猪一样的男人的生活,霍思雨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谈家给搞垮。

    可这陈雅安到底是怎么回事?

    约了第一天,她连到都没有。

    这是第二天了!

    要是她今天再不到的话,那霍思雨非要扒了她的皮不可!

    就在霍思雨焦急等待着的时候,不远处一抹身影靠近。

    女人的身上,穿着时下最为流行的宽松型的雪纺背心裙,淡淡的粉色将她的肌肤映衬的白了些。

    女人身上踩着一双平跟鞋。

    明明是平底的,可这女人却又是那么小心翼翼的走着,像是踩着高跟鞋一样。

    看到这女人出现的第一时间,霍思雨的心里嘟囔了这么一句:“做作!”

    不过碍于现在这女人是唯一能帮着自己在谈家做事的,霍思雨只能和心里摆出了不一样的笑意,对着那个女人招呼道:“小安,我在这!”

    没错,难得出现在云阁的女人,就是陈雅安。

    不过不像是前几天,陈雅安一见到她就像是盛开的向日葵。

    今儿个的陈雅安一见到了霍思雨,就像是见了瘟神一样,一脸臭烘烘的。

    特别是她的态度!

    前两天见到的时候,霍思雨招呼着她坐下来之后,这女人就会狗腿的给自己倒茶。

    可今儿个,这女人一到这里就跟什么豪门阔少一样,喊着服务员要给她倒水!

    什么够毛病?

    怎么跟那该死的舒落心一个德行?

    也是,她陈雅安现在是舒落心的儿媳妇,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有些毛病是会遗传到。

    只是霍思雨不明白的是,人家舒落心能转模作样的,还因为她自己其实还有个小金库。

    那里面的钱,就是舒落心装模作样的本钱。

    但这陈雅安有小金库么?

    难道她不知道,得瑟这个毛病,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学的?

    不过鉴于这陈雅安现在对她霍思雨还有用,霍思雨不会傻到这个时候连自己的最后一个棋子给丢下。

    就算心里再怎么的不满陈雅安那个嚣张的劲,霍思雨还是对她笑道:“小安,怎么这两天都约你不到?是不是这两天,有什么事情要忙的?”

    霍思雨开口说的是客套话。

    她在商场上游走过,自然知道有些场面话是不能省的。

    不过这陈雅安明显就没有将她放在眼里,在听到霍思雨的这一番话之后,她便牛气虫虫的说到:“也不是有什么急事。”

    陈雅安的言下之意就是,其实她这两天没有什么事情,就是不大想要见到她霍思雨而已。

    听到这话,霍思雨的握着茶杯的手明显的收紧了一些。

    她给陈雅安打了那么多通电话要求见面,她几乎都不接。发过去的短信呢?该不会是这笨蛋连眼睛都没有长好吧?

    顾念兮这么对待她霍思雨也就算了,好歹人家有个当市长的老爸,还有个老公那么疼爱她。可陈雅安,你有什么呢?

    你连脑袋都不如人家顾念兮,可不要把自己太当一回事了!

    陈雅安,你给我等着。

    这些事情结束之后,我第一个就将你给收拾了。看到时候,你还敢用这样的口气和我说话么?

    “先吃点东西吧。一大早就将你约出来,我估计你还没有吃饭吧?”说到这的时候,霍思雨招了招服务员:“过来,我们点餐。”

    霍思雨刚刚招揽来了服务员,正打算点几样东西:“小安,早上还是吃点清淡的吧。我想要份面条,你呢?你想要吃些什么?”

    “不用了,我现在什么东西都不想吃。你有什么事情,还是直接说出来的比较好。”陈雅安睨了一眼服务员上的菜单,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怎么霍思雨,该不会想要用这样的东西就将我给打发了?

    难道她陈雅安在霍思雨的心里就这么个分量?

    好糊弄,给点好吃的就能将她给打发了?

    呵呵……

    霍思雨,如果你真的这么想,你就错了。

    就算是,那也是以前。

    你以为,她陈雅安现在还那么好糊弄?

    “既然小安不想吃什么东西,那我们就先不吃。”说这话的时候,霍思雨的脸上难以掩饰的露出了尴尬的神色。

    他们的身边,还站着服务员。而陈雅安竟然敢当着别人的面,这么不给她面子?

    可就算现在难忍,又怎么样?

    不能忍住,岂不是她之前所有的付出都功亏一篑?

    小不忍则乱大谋。

    霍思雨这么想着,紧紧握住了自己的拳头。

    陈雅安,你给我记住!

    “你先下去吧,等会儿我们需要的时候再喊你。”霍思雨很会做表面功夫。你看,就算应对这般故意刁难她的陈雅安,她毅然游刃有余。

    连刚刚上来的服务员都有些佩服这霍思雨的忍耐力。

    这陈雅安这个得瑟劲,要是换成寻常人,早就一巴掌甩过去,将她拍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但无奈,这是别人的事情,做服务员的自然不能在这个时候三八什么。

    “小安,我这次来就是想要跟你说……”

    霍思雨见服务员已经走远,便开了口。

    但即将说出口的话,又被陈雅安给打断了。

    “你还是喊我陈小姐吧。我们只见过两三次面,就这么直呼其名的,不大好吧?”

    陈雅安又说出了这么一句。

    一句话,让霍思雨的脸色瞬间变了好几种颜色。

    上次熟络的拉着她霍思雨的手,让她喊她陈雅安的名字的也是她。现在要求改称呼,说不能太熟的人,也是她。

    这陈雅安,到底有脑子没有?

    这么三不时的变卦,让人怎么接受的了?

    “小安……”霍思雨看了她一眼,狠狠的咬了一口苍白了些的唇瓣之后,道:“陈小姐,我想问的是,上一次我们谈论的那些事情,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不就是一个称呼么?

    随便喊,就当阿猫阿狗的名字,她霍思雨喊了又不会少了一块肉不是?

    霍思雨询问的,就是那一次他们商量的合作计划。

    “我最近身体有些不舒服,所以我现在没有想过要什么合作。”陈雅安说的是她肚子里的宝宝。

    她今天已经预约好了要到医院去做检查,看看是不是怀孕了。

    不过这次,她十有*已经确定自己是怀孕了。

    因为前天她已经在家附近的药房里买了个验孕棒,上面的两根横线已经说明了一切。

    今天去一趟医院,不过是走个过程。等到所有的结果都拿到手的时候,她就是谈家的掌上明珠了。当初顾念兮的那些待遇,现在就该轮到她的身上了吧?

    而陈雅安现在想的是,当初顾念兮怀孕的时候就从谈建天的手上拿了多少的东西?

    她现在怀孕了,自然那些东西是一份都不能少的。

    再者,现在她怀着谈家的骨肉,将来分家产的时候也不会少。

    那她现在又怎么需要为了眼前的一丁点小利益,和外人谋划家里面的财产?

    这也是,现在陈雅安将霍思雨的计划暂时搁置的原因。

    反正就算不需要霍思雨的那些计划,她陈雅安也会得到那些东西的。

    想着这些的时候,陈雅安的手在桌子下面轻抚着自己的肚子。

    这个孩子,来的还真是时候。

    “陈小姐,你怎么能这样呢?我们之前不是已经都说好了?你突然这么变卦,我……”她的所有计划岂不是泡汤了?

    听到陈雅安打算暂时搁置计划的时候,霍思雨突然有些微怒。

    如果陈雅安突然这么变卦,那她苦心经营的一切算什么?

    还有,她为了具备现在接近陈雅安的要求,不惜委屈自己当那个老男人的情人,还每天晚上要用各种手段讨好那个老男人,这些都算什么?

    “什么变卦?我们之间又没有签署什么协议,霍小姐是不是说的有点过了?”

    陈雅安说这话的时候,将面前的那杯水都给喝了。

    抬手,她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然后和霍思雨道:“好了,我还有点事情,就不陪霍小姐在这里继续聊天了!”

    陈雅安今天早上预约好了要去做检查的。

    现在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她收拾自己的东西。

    “小安,可不可以告诉我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霍思雨在这个时候有些急切的朝着陈雅安伸出了手,抓住了她的手臂。

    不可能的!

    不可能的,对不对?

    怎么才短短几天的功夫,陈雅安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我说了,请喊我陈小姐。还有,我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你不要想太多了!”就算发生了事情,也是好事。

    陈雅安的意思指的,是她肚子里的宝宝。

    当然,她可不会傻到将这个消息和霍思雨分享。

    “我真的有急事,先走了。至于我今天到来,也只喝了一杯白开水,我想这些应该不由我来付账吧?”

    丢下这么一句话,陈雅安离开了。

    而霍思雨则颓败的看着这陈雅安远去的背影,气急败坏的用高跟鞋踢了一下陈雅安刚刚坐的地方。

    这该死的笨蛋,到底这两天受了什么刺激?竟然,变得这样的刀枪不入?

    不行!

    她霍思雨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她这些天在那个老男人那里受的罪,可不能这么白白的遭了!

    想到这,霍思雨将一张一百块啪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然后拿着包包,踩着她那双十几公分的高跟鞋急匆匆的离开了。

    她现在,要去好好的找找还有什么门路,可以打进谈家内部的。

    只是霍思雨和陈雅安两个人怎么也不会想到,当他们都急匆匆的离开了这间饭馆的时候,有个人已经拿了手机,拨通了某个电话,将他们今天在这里碰面,甚至还有些争吵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喂,是顾总么?”

    “是这样的,你上次交代我要是看到上次到云阁的那两个人要是再在这里碰面的话,让我打电话通知您的。我想跟你说的是,今天这两个女的又过来了,而且两个人好像还发生了口角……”

    ——分割线——

    “谈经理,今天能拿下这个大ase真是太好了,下班我们大家一起去喝一杯吧。”谈氏顶层的办公室里,谈逸南的助理正在为今天谈成了的合作项目欢呼。

    而谈逸南扫了他一眼,便道:“算了,你和同事们过去就好了。今天,我买单,你替我和他们说一声,玩的尽兴点。”

    “太好了!那我现在就去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家。”说完这话的时候,助理出去了。

    而谈逸南则在这个时候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离开了办公室。

    不过今天谈逸南并没有直接前往停车场,而是绕到了陈雅安上班的部门。

    他们结婚都快一年了,他好像还没有尽到一个做丈夫的责任吧?

    想想,自己还真的是有些失职。

    要不是今天正好听到自己的助理说是送老婆去上班所以才迟到了,他估计这一辈子都不会想到要和陈雅安一起上下班的事情。

    谈逸泽是公司的高层,一出现在策划部立马让埋头工作的所有人都抬起了头。

    “经理,有什么事情?”部门主管上前。

    现在顾念兮还在休产假期间,许多事情都是由他办理的。

    不过一般的时候,公司的高官是不会出现在这些小部门里面的。

    所以谈逸南一出现,立刻让大家的神经都有些紧绷。

    也许是看得出大家都严阵以待,谈逸南道:“没事,大家放松一些。我今天是来接我太太下班的。”

    只是谈逸南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却发现,策划部的主管脸色这个时候并不是那么的好看。

    “怎么了?她今天上班又迟到了?”谈逸南有时候真的还挺怨恨这陈雅安的,当初死活的想要进入公司工作。可当她进入了之后,却又每天都是迟到早退的。搞的他的脸,都快要丢尽了。

    “经理,事实上您太太今天压根就没有进过公司。甚至,连一通电话都没有打过来请假……”策划部的主管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包庇这陈雅安了。

    “……”

    一听这话,谈逸南的好脸色也不见了。

    这陈雅安,还真的把公司当成了她家的游乐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既然是这样,大家也早点下班了。对了今天公司有个小聚会,大家都去参加吧。由我买单,大家玩的尽兴点。”因为自己的妻子,他在这些员工的面前感觉就像是个罪人一样。说完了这一句话,谈逸南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他发誓,自己再也不会来接这陈雅安下班了!

    ——分割线——

    “这小子还拉稀么?”谈逸泽下班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顾念兮抱着儿子在院子里看二黄。

    也许是小孩子的好奇本性,一看到动物那双黑溜溜的大眼珠子就亮了。

    二黄似乎知道这是新来的小主人,这会儿正在边上屁颠屁颠的转圈,逗着小主人开心。

    “已经好了不少。今天胡伯伯也来过,说是没什么问题了!”小孩子,有个感冒发烧也是正常的事情。

    不过看着这大胖小子的小脸蛋最近明显的瘦了一圈,顾念兮还是心疼了。

    “唔……”小宝宝注意到那绿色的身影朝着自己靠近,不说一句话就朝着谈逸泽伸出白嫩嫩的小手,示意要抱。

    “老公,你看你一回来,他就找你了。”顾念兮看到儿子和谈逸泽这个黏糊劲,又吃醋了。

    “这是父子天性。”谈逸泽顺势将儿子接过来,又一手揽住了顾念兮的腰身。

    现在这样一家三口的感觉,真的挺好。

    边上,二黄也乐呵呵的直打转,不知道在开心什么。

    陈雅安进门的时候,正好看到他们一家三口站在院子里的模样,眉头一挑,很明显的对这一幕非常不满。

    在她看来,他们一家三口这是在她陈雅安的面前秀恩爱。

    以前,她陈雅安或许会那么羡慕几下。

    不过现在,她没有什么好怕的。

    很快,她也会有孩子,老公自然也会陪在身边照顾着。

    “……”也许是因为心里不耻,陈雅安甚至连打个招呼都没有,便直接大步朝着家里头走了进去。

    看到这陈雅安一脸牛气冲冲的样子,二黄吠了几声。

    顾念兮也有些不明所以,问谈逸泽:“老公,她这又是吃了什么火药?”

    他们一家三口好像都没有得罪她吧?

    怎么对着他们一家人的时候,脸色比臭水沟还要恶劣?

    “谁知道?她吃火药的话,我不介意送她个炮弹。”将她炸个稀巴烂。

    谈逸泽压根就不将这个女人一回事。

    “大哥,念兮。”顾念兮和谈逸泽带着儿子在院子里又站了一会儿,正打算回到大厅里,准备吃饭的时候,谈逸南从外面走了进来。

    “小叔。”念兮打了招呼。谈逸泽也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而谈逸南在这个时候也靠近,将谈逸泽手上的大胖小子给接了过去。

    可以说,现在整个谈家就这个小家伙最小。

    整个谈家人,几乎都将他当成祖宗似的给供着,谈逸南也不例外。

    接过手,他开始逗着小家伙的小嘴。

    “对了念兮,听说他拉稀了。今天怎么样了?还难受么?”这个小心肝一点小毛病,整家人都是忧心忡忡的。

    “没事了。今天胡伯伯过来看了,说是现在已经好了。不过这两天要注意一下饮食而已。”顾念兮说。

    “那就好……”谈逸南继续抱着孩子,逗着乐着。

    只是他不知道,这时候大厅里的女人正直勾勾的盯着这一幕。

    谈逸南,等我们的孩子生下来的话,你应该就不会对顾念兮的小孩这么好了吧?

    ——分割线——

    晚饭的时候,家里的人难得都到齐。

    顾念兮小两口还照顾着摆在他们身边的婴儿床里的小家伙。

    小家伙现在应懂得要吃的。

    看到大人的嘴巴里好像在吃东西,他就一个劲的发出一些大人都听不懂的音节。逗得,谈老爷子和谈建天都是开心不已。

    “念兮,要不给他点东西吃?”谈逸南也觉得有趣急了,在边上建议着。

    “不行,胡伯伯说这几天都不能喂其他的东西。”孩子有些拉稀,顾念兮现在很注重饮食。

    “这么小就懂得要吃的,将来长大一定能当个将军。”谈老爷子在边上看着小家伙挥舞着手脚的样子,开心极了。

    不过顾念兮实在是弄不明白,小小年纪就懂得要吃的,和将来长大当个将军,有几毛钱的关系?

    “乖孙子,好好长大。将来到爷爷这边来当个董事长!”谈建天也开心的逗着孩子玩。

    其实,他不过是随便说说。

    他只是不那么喜欢自己的后代还去当兵。

    虽然说他让谈逸泽去当兵,并不代表着他不担心。每一次只要谈逸泽去参加危险的任务,谈建天便是一个晚上都睡不着觉。就怕,他遇上危险。

    所以谈建天一直都在想,不让自己的子孙再去当兵了。

    给他弄个董事长,或是什么职务的,在家里安安心心的过日子多好?

    可谈建天没有想到,他刚刚的那一句话在其他两个人的心里,到底掀起了怎样的滔天巨浪。

    谈建天竟然想要让谈逸泽的孩子去明朗集团当董事长?

    该死的!

    那不就意味着,属于谈逸南的东西被夺走了么?

    想到这的时候,舒落心开了口:“哟,这么小就当个董事长,也要看他有没有那个能力。”

    舒落心的这话,有些不是滋味。

    “我谈建天的孙子,当然是有这个能力的。是吧,我的小宝贝?”谈建天和谈老爷子一样,就是见不得其他人说自己的子孙不好。

    “这么小,你从什么地方看出他哪一点有能力了?”舒落心越说越来劲了。

    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孩子,他能有什么能力?

    “不信,你将来看着?”谈建天也有些恼了。

    舒落心其实还是不满,想要继续反驳谈建天的。

    但又怕在谈老爷子的面前将自己想要将谈家的财产夺走的野心表露的太过于明显,最终只能死死的咬了咬唇瓣,将这一肚子的牢骚都给咽进肚子里。

    不过她暂时没有发火,可不等于她想要将整个谈家拱手让人。

    狠狠的瞪了正在襁褓里蹬腿引起了所有人关注的小孩子一样,舒落心的眼眸微冷:想要得到谈家的财产,做梦!

    因为谈建天和舒落心的这一通辩解,整个谈家陷进了一阵沉默中。

    而陈雅安正看准了这个机会,开了口:“爸爸,爷爷,还有妈,事实上我今天去了一趟医院!”

    陈雅安说这话的时候,双眸的视线一直都落在不远处的那个小婴儿的身上。

    这么个小不点就想要跟她陈雅安争东西?

    恐怕只要她肚子里的这个出生,这些都轮不到他了!

    “怎么回事?”

    “哪里不舒服了?”

    谈建天和谈老爷子有些诧异,问道。

    而舒落心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陈雅安,别无其他的表情。

    陈雅安让她失望透顶的次数多了去,所以现在的舒落心可不认为这女人还能折腾出什么有帮助她的东西。

    “也不是不舒服。我就是觉得最近老是恶心,还以为肠胃出了什么问题,没想到是怀孕了……”陈雅安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悄悄的打量着长辈们的表情,希望从当中看到一丁点欣喜的神色。

    可哪知道,她说的这一番话之后,所有的长辈都又重复了一句:“真的怀孕了?”

    其实,这也要怪陈雅安。

    上次没事的时候,就假装怀孕,弄得这一次连他们也不相信了。

    而鉴于这一点,陈雅安也像是有所准备似的,将自己口袋里今天检查出来的那些东西都给拿了出来。

    “这是B超照,还有这个是化验单!”她就像是律师,在法官的面前呈上了自己所有的证据,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真的怀孕了。”

    “那就好。”

    “情况怎么样了?”

    “医生说,挺健康的。”

    她的身子没有顾念兮那么弱。也没有像顾念兮之前流过产,所以有些担心会流产。所有的生理条件,都比顾念兮的好。

    听到这话,长辈都放心了。

    “太好了。没想到这么快,我们谈家又要添人口了。”

    谈老爷子乐呵呵的。

    “对了,咱家小宝贝那边不是还有个婴儿床么,到时候放个在这边给小南他们看孩子。这样一来,家里头就热闹了。”谈建天也挺开心的。

    只不过这话,陈雅安听了却不是那么乐意。

    凭什么顾念兮的孩子全都用的是新的东西,他们的儿子就需要用旧的?

    而舒落心这会儿可没有顾那么多。

    她盼了那么久总算是盼来了孙子了。

    而且,舒落心觉得这陈雅安的孩子来的真是时候。

    眼看刚刚谈建天已经有意思将公司交给谈逸泽的孩子了,她还正苦恼着要怎么改变他的想法呢!没想到这个时候,陈雅安真的怀孕了!

    这就好了。

    现在家里头多了一个孩子的话,那谈建天要分配财产也要多一份考虑了。

    这陈雅安嫁过来这么久了,今儿个这是第一次干出一件让舒落心满意的事情。

    谈逸南也挺开心的。

    毕竟,这也是他要当爸爸了。

    以前,霍思雨是他妻子的时候也说过她怀孕了。不过霍思雨从头到尾,都没有一句话是真的,他也从没有在她的身上体验过快要当父亲的喜悦。

    不过这个时候的谈逸南欣喜之余却总发现,这陈雅安的眼神总是时不时的朝着谈建天那边瞅,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事实上,这陈雅安也真的是在等待谈建天开口。

    想当初,这顾念兮怀孕的时候,他给一个礼物就是一片房地产的第一期工程成果。

    现在轮到她陈雅安也怀孕了,这谈建天是不是该送她点什么东西?

    可无奈,一顿饭吃下来,陈雅安都没有得到谈建天的什么承诺。

    只听到他不时的和谈老爷子议论着,要在什么地方多弄张婴儿床而已。

    这顿饭,实在让陈雅安郁闷至极。

    ——分割线——

    当谈家人都沉浸在新生命即将降临的喜悦中的时候,凌二爷的办公室电话响起。

    而来电话的,正是在酒吧里的管事。

    他和凌二爷说的是,小六子出事了!

    凌二爷急匆匆赶往医院,见到了酒吧里其他的几个兄弟,他们都站在手术室的门口。

    “到底怎么回事?”

    虽然说六子不是什么*,和他们这些人的身份背景差的也不是一个等级。

    但在小六子陪着他的出生入死的这些年,凌二爷早已将他当成了自己的兄弟。

    “凌二爷,是范家的打手。不知从什么地方得来的消息,说当时范思瑜出事之前,在我们的酒吧里喝过酒,就一口咬定范思瑜的那些事情是我们做的,扬言要告我们。还说,要将咱们酒吧里的所有监控摄像拿回去仔细调查。六子哥不让,他们就动手打了他。”

    那人说这话,回忆起当时的场面,有些委屈。

    说真的,范思瑜的那些事情确实和他们这些人脱不了什么关系。

    不过在他们看来,这范思瑜就是罪有应得。

    你看,当初他们要是要约她一起出去玩的时候,范思瑜要是拒绝的话,他们再怎么想要作弄她,也不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将她强行给带上车吧?

    说到底,还是范思瑜自己的生活太过糜烂,这点怨不得什么人。再说了,当天晚上那范思瑜可是很享受来着。

    可带人来的那个老女人趾高气昂的样子,说的好像整件事情都是他们的错,而范思瑜是受了什么冤屈似的。

    “那六子的嘴巴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被人给缝了?”

    凌二爷继续追问,刚刚在电话里有许多的事情还没有问清楚。

    “那老女人在咱们酒吧里打砸了一阵又拿了咱们的监控摄像头,还有光盘,就要走。六子哥不让,就和她争吵了几句。没想到这老女人竟然让人将六子哥给打晕了。还让人将他的嘴巴给缝起来!”

    想到当时的那一幕,所有人都还心有余悸。

    “那你们怎么不上去救他?”六子的嘴,就这么活生生的被人缝了?

    光是想想,凌二爷就知道这范思瑜的老母,比她还要恶毒。

    “他们都是有备而来的,带来的打手有百来个。我们酒吧当时就十几个弟兄,大家都拼了命的想要去救六子哥,可无奈寡不敌众。”

    听到这,凌二爷算是明白了。

    这范家老疯子是知道,他这酒吧挂着凌二爷的名号,一般没有什么人敢真正的来招惹他。所以寻常的都只留下几个人看管着。

    而这老疯子怕是早已看准了他们没有营业的那个时间点,正好是最为松懈的时候,所以带了那么多人将他的酒吧给打砸了一通,还将他凌二爷的兄弟给打了,算是警告。

    “这老女人,我一定会为六子讨回公道的!”凌二爷发誓。

    在这个时候,手术室的大门被推开了。

    其实这是属于斗殴事件,一般人是不会选择送到医院来的。

    可因为刚刚六子的伤势实在严重,不得已才送到了这里。

    “医生,病人怎么样了?”凌二爷上前。

    “病人送来的时候左手也右腿都有骨折现象,还有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以及嘴唇被缝合。经过紧急抢救,已经缓过劲来了。不过因为刚刚患者的舌头部分也被弄伤了,经过救援将来说话的能力是不成问题,但吃东西可能会不知味。”也就是说,六子可能永远也尝不出东西的味道了……

    听到这,所有的兄弟脸上都有明显的无奈。

    “这该死的老女人!”

    凌二爷的身后,已经有兄弟开始忍不住暴动了。

    “那现在,我们可以看望他么?”凌二爷就想看看他。

    “可以。现在病人转入普通病房,待会儿就可以看他了。不够他的嘴唇部分刚刚经过手术,最好不要让他说话。”

    医生说完这一句之后,走了。

    “六子哥……”

    “六子哥,你还好吧?”

    其实到这酒吧的弟兄,都是六子带过来的。有些对六子的感情,自然比凌二爷还要深。

    见到六子现在包成个肉粽子似的躺在床上,手不能动,脚也不能动,有几个热血男儿已经掉泪了。

    “你们六子哥现在不能说话,先出去吧。我有些事情,想要和他单独说。”凌二爷见六子已经醒来,便对那些人说。

    “好……那我们都在外面等着,六子哥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就让我们过来。”别看这些人读书不多,但没什么人比他们要重情义。

    “好。”凌二爷点头。

    “唔……”六子见到这病房里只剩下凌二爷一个人,张了张唇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不过现在他的唇也包扎着,这动作并不是很明显。

    要不是他发出了这么个音节的话,凌二爷压根就不知道他在说话。

    “六子,好好躺着什么都不用担心。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还有,医生说你的唇部现在动过手术,暂时不能说话。”至于味蕾的问题,凌二爷还是觉得,暂时不要告诉这小六子的好。

    可六子虽然听懂了他的话,却又像是急切的想要和凌二爷表达什么,挥动着他那只没有骨折的手……

    “六子,想说什么在这里比划一下。”说这个的时候,凌二爷将自己的掌心在摊开摆在六子的面前。

    而六子停顿了一下,在凌二爷的手上比划写出了几个字:“dvd!”

    ——分割线——

    顾念兮下楼的时候,谈老爷子正在院子里做运动。

    “爷爷,早上好。”顾念兮学着他的样子,在院子里有模有样的比划着。边上,二黄也高兴的转悠着。

    “兮兮,怎么不多睡一会儿?趁着年轻的时候能多睡的时候,尽量的多睡一会儿。年老了,想睡都睡不好。”谈老爷子说。

    “昨晚睡的够多了。”顾念兮笑着。

    “今天天气真好,再过不久咱们谈家又有一个成员加入了。”看样子,昨天陈雅安的事情让谈老爷子的心情不错。

    “是啊。”顾念兮是只要看着家人高兴,她也会开心。

    至于陈雅安的想法,她压根就不知道。

    再说了,她根本就没想要谈家的财产,所以也不将这些当成一回事。

    “你看,小南他们这么有宝宝了,你和小泽是不是也该多努力一把?”

    “爷爷……”顾念兮有些脸红,因为她听出了谈老爷子的言下之意:他让她和谈逸泽赶紧多生一个。

    “怎么了,没什么可害臊的?你现在年轻是不知道,一个孩子真的太少了。等到年老的时候,他要是出去工作,家里头空荡荡的,真不好受。”谈老爷子说的是自己的感受。

    “可是,现在逸泽还在部队里。现在不是规定只能生一个么?”

    “可你忘记了,你是独生子女!”谈老爷子提醒。

    “我是独生女又怎么样?逸泽可不是!”

    顾念兮其实也知道,现在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结婚,是可以生两个孩子。

    可这谈家,不是还有个谈逸南么?

    “这点你不用担心。反正你生下来就有办法。”谈老爷子卖了个关子。

    而顾念兮在说这些的时候,也有些失落。

    其实上一次生完孩子之后,老胡就已经和她说了,她两侧的输卵管给堵住了,现在想要怀孕的机率微乎其微。

    顾念兮没敢将这些事情告诉谈老爷子,怕他伤心。

    只是她却不知道,她刚刚有些失落的表情,早已被从楼上抱着儿子下楼来的谈逸泽给撞见了。

    看着她有些伤心的样子,他也能知道她心里头的想法。

    抱着儿子的他,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走进院子里,张口就说:“我们就要一个孩子,这样一家三口的生活,其实真的蛮不错。”

    说着,谈逸泽一手还伸向了顾念兮的腰身,牛气的朝天哼了哼。

    “你这孩子,什么都不懂。这儿孙,就是福气。当然是越多越好。”

    “好个屁,这小子整天吃喝拉撒的,多麻烦!”为了不让老婆伤心,谈某人只能让儿子当炮灰了。

    而小奶娃躺在谈逸泽的怀中,瞪了瞪脚,表示对谈逸泽这番话的抗议。

    谈逸泽回瞪了儿子一眼:难道你没看到你妈正伤心么?

    儿子无奈的瘪了瘪嘴,无奈的承受了下来:好吧,为了老妈,我忍!

    谈老爷子看着谈逸泽威逼利诱儿子的样子,实在看不下去,伸手抱过孙子,走了!

    “老公,你这么说爷爷该多么伤心?”

    “没事,反正现在有儿子陪着,他啥事都忘了。”

    “可是老公,你真的觉得一个孩子够了?”顾念兮问。她可没有忘记,当初是谁说只要怀上,就要都生下来的。

    谈逸泽看着顾念兮,像是洞穿了她的心事:“那是以前。你看咱们现在,想要做坏事都不用雨伞,多顺畅?”

    ------题外话------

    月底了,不管是月票还是年会票子,都甩出来吧~!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