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93章 黑木耳VS公交车

    “吃饭的时间不在食堂,都在这里做什么?”谈逸泽来到自己车边的时候,见到这几个还围成一堆,不知道在窃窃私语什么。

    “谈参谋长!”

    大家一直都在研究着这谈参谋长车上这只没嘴巴的猫,没有察觉到身后男人的靠近。

    一听到这声音,大家的小心肝都颤栗了。

    转过身,所有的人都对着他敬军礼。

    “我们是代表整个连的人来邀请您参加我们这一次举办的欢送晚会。”有个稍稍胆子大点的小兵上前说话。

    说到这的时候,那人的眼皮子还悄悄的打量了一下谈逸泽的车子前方。

    那意思好像是在提醒谈逸泽,他的车子好像是被恶作剧了。

    谈逸泽的洞察能力向来过人,自然第一时间注意到他的这个小动作。

    当即,男人道:“我知道了,这两天我看看时间安排,有空就会过去。”

    众人一听谈逸泽的这话,乐了。

    因为谈参谋长一般要是这么说的话,就会挤出时间去了。

    “好了,都回去吃饭吧。”谈逸泽急切的打发着他们。

    其实,他还以为除了那个小兵,大家都还没有察觉到他的车头好像多了那么个猫头。

    所以他菜会那么快的答应了这些小兵,防止自己要是不答应他们,他们又要在这里纠缠着他。到时候,这个猫头一定会被他们发现的。

    兵蛋子在听到谈逸泽的承诺之后,都开心的跑回去了。大概是准备回去,将谈逸泽会去参加送别晚会的这个消息和大家说。

    见他们远去的背影,谈逸泽摸了摸车前方的那个猫头。

    其实,有件事情刚刚那个和他说话的兵蛋子还真的说对了。

    他谈逸泽的车,被人恶作剧了!

    要是被人,谈逸泽可能会二话不说,将这个猫头给砍了。

    可问题是,这一次这恶作剧的对象,是连他谈逸泽都不敢得罪的!

    看着那只没有嘴巴的猫,谈逸泽还是怎么看怎么的别扭。

    但最终,还是不敢撕下来。

    临上车之前,男人敲了敲那只猫头,用三分责备,七分宠溺的语气嘟囔着:“小东西,看看。都是因为你,我差点就被别人给笑话了!”

    ——分割线——

    高速公路上,谈逸泽用耳麦给顾念兮打了通电话,告诉顾念兮说自己可能会晚点儿回家。

    之后,他又拨了一通电话,给自己此次要去访问的人。

    “你那边都准备好了么?我的东西这就要送给去了。”谈逸泽说的,是凌二昨天交给自己的那张光盘,里面有什么内容,其实谈逸泽也不知道。

    只不过隐隐约约的听到凌二说,这里面除了有范家千金自己犯贱的证据之外,还有一些是她母亲的犯罪证据。

    而谈逸泽此次要将这光盘送过去的,是他的表叔给自己安排的人。说是,这个人一定不会屈服了范老爷子,一定会将他们想要发表的新闻发互联网。

    其实在这之前凌二也尝试过将这光碟里的内容发送成视频,然后动用微博的力量。

    可没有办法,自从上一次范思瑜出了事情,她的新闻不断的出现在微博上之后,范老爷子就发了话,让这些微博一律不准登上范思瑜的消息。

    所以这一次,微博一发上去,没有过几分钟就被删掉了。甚至连用户名都被注销了。

    可见,这范老爷子已经早已做好了防范。

    为此,凌二才找到了谈逸泽。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将这光盘交给谈逸泽的时候,已经被某些人告诉了范老爷子。

    你看,这谈逸泽这边才稍稍有了动作,就有好几个人跟了上来。

    谈逸泽从后视镜里发现自己被跟踪的时候,便对电话那端的人说:“我被人跟踪了。你先到附近的网吧里等我。我先甩掉这些人,然后去和你会和!”

    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谈逸泽便摘掉了自己的耳麦。

    双手,紧抓着方向盘,脚,将油门踩到了底……

    路虎车,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拉开了辆车之间的距离。

    而紧跟在后面的那辆车在看到了前方的车子加速之后,立马向范老爷子回报:“老爷子,他准备溜。”

    “不能让他溜了,不然他不知道会拿那玩意做什么文章!”谈逸泽这人的脑子,就像是一座精密的仪器,各个方面的运转,有几千种可能,谁都猜不出他接下来想要做什么。更拿捏不准,该怎么对付他。

    同个时间加速,两辆车子开始在高速公路上加速。

    谈逸泽很彪悍,竟然下了高架,还照样的高速飚车。

    跟在身后的人,也紧追不舍。

    车子进入市区的时候,是被限制速度的。

    因为这里的人流多,谈逸泽怕伤到了路人,便减了速度。

    可身后的那辆车见到这个时机,便加快了速度追了上来。

    这也使得原本被谈逸泽甩掉了大半截的车子,在片刻之后和他并驾齐驱。

    车子那边的人叫嚷着,让谈逸泽停下车来。

    谈逸泽稍稍扫了一眼那边的人便知道,其实那些人也都带着枪。

    不过,他们可不敢在他谈逸泽的面前玩枪。

    因为谈逸泽的枪法快很准,是向来出了名的。

    他们在他的面前掏枪的话,谁先毙了都说不定。

    再说,谈逸泽到时候可以用危害国家安全罪直接将他们给毙了。

    这些人不傻,都在看到了谈逸泽这一身绿装的时候,不敢轻举妄动。

    他们只敢在车子的对面叫器着谈逸泽下车。

    可谈逸泽只是冷冷一笑,将车窗给关上。

    他压根,就没有将这些叫叫嚷嚷着的人,放在眼里。

    “怎么办,老爷子他还是不下车?难道,用枪逼他?”给范老爷子汇报的,其实就是坐在车子后方的男子。

    他压根还没有机会看到谈逸泽刚刚的冷笑。

    “笨!你们的枪法谁都没有他准,不要在他的面前班门弄斧,闹了笑话。直接逼他停车,然后将光盘给抢了就行。还有,后援的人马也很快赶到。”

    “为什么还要后援人马?我们有三个人,他才一个!”坐在后面的这个,果真连一眼都没有看过谈逸泽。

    不然,他也就不敢这么吹嘘了。

    “你们三十个没准都不是他的对手,看好了,反正不能让他消失在你们的视线中。”这边,范老爷子指挥着。

    对于谈逸泽这个人,他早点调查过。

    不得不承认,这谈逸泽便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个看到如此出色的人物。

    早些年,范老爷子一直还在琢磨着将自己的孙女许配给他,拉拢谈逸泽。

    可没有想到,他还没有行动,谈逸泽就结婚了。

    “他这是想要做什么?”

    就在范老爷子这边刚刚指挥完的时候,前方开车的人发出了不容置信的声音。

    因为,那辆本来被他们快要挤压到边上的车子,竟然疯了一样的朝着他们开过来。

    “不会是准备要同归于尽吧?”

    谈逸泽朝着他们这个方向加大油门的架势,让车上所有人都感到头皮发麻。

    到底是什么样的疯狂人物,竟然可以将命拿来做赌注?

    “他断然不会拿着他的性命开玩笑,你们直接朝着他冲过去,不到最后一秒钟不能放弃!”范老爷子毕竟也是在战场上呆过的。

    谈逸泽的这个疯狂举动在他看来,就是孙子兵法里面的兵不厌诈。

    他,就是在逼退这群人。

    可对于范老爷子在电话里指挥的做法,那些人压根就不相信。

    这范老头没有在现场,根本就不知道这男人有多么的疯狂,多么的吓人好不?

    让他们直接撞上去,他们可做不到。

    他们只是替人家范家做事,又不是将命卖给他。他们才不会那么傻的和谈逸泽硬碰硬。

    所以,在关键的那一刻,坐在驾驶座的那个人打了向右的方向盘。车子直勾勾的,撞在了路边的花圃上。

    车子的安全气囊全部打开。

    车头的方向灯,碎了。

    各个车窗也都在这次撞击中被震碎,包括车前方的挡风玻璃。

    而谈逸泽则漫不经心的在他们的边上绕了一个弯之后,在边上停下。张望了他们这一车的情况之后,“好心”的为他们报了交通故障,便离开了。

    只是临离开之前,这个男人留在另一侧那些人脑海中的那个如同鬼魅一般的弧度,让所有的人都后恐。

    这男人,绝对比阎罗王还要恐怖。

    竟然那么撞过来,连眨眼都没有!

    真他妈的,太吓人了!

    像是这样的男人,长辈们教过我们:不能惹啊不能惹!

    谈逸泽的车子最终停在了闹市区,在车内迅速的换了一身便装,带上一顶鸭舌帽之后下了车。

    不过下车的谈逸泽并没有迅速的离开,而是绕到了自己车前方贴着那只和自己的酷黑色的车子形象有些不符的没嘴巴的小猫面前,确认了一下。

    见刚刚的飚车并没有给这张贴纸带来什么破坏之后,他的心才稍稍的放松了下来。

    不过这会儿,男人还是没有离开。

    而是敲了敲那只小猫的头,半带宠溺的呢喃道:“你看老公我很棒吧?”

    虽然那只猫儿没有嘴巴,也不会回应谈逸泽,但谈逸泽还是不相信自己竟然对着它喃喃自语。

    其实,他也就是将这只小猫,当成了顾念兮,才会那么小心谨慎的呵护着。

    之后,男人离开了。

    他绕过了好几条大街来到巷子里一处隐蔽的网吧里。

    将光盘交给了坐在网吧最隐蔽的那一块角落的人儿之后,他的身影便又消失了。

    ——分割线——

    “老公你怎么穿这一身?”

    晚上谈逸泽到家的时候,顾念兮看着他这一身宽松的t恤加牛仔裤,还有头顶上还带着一顶鸭舌帽的装扮,十分感兴趣。

    他们的儿子也在边上唧唧呱呱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反正,神情也很是兴奋。

    总之,这母子俩就是一个德行,看着他这一身的装扮,眼神上上下下的将他谈逸泽搜刮了个遍。

    至于边上的谈老爷子在看到谈逸泽的这身装扮,倒是没有说什么。

    反正他知道,他这孙子要是穿这一身衣服的时候,明天绝对有大新闻。

    “好看么?”谈逸泽没管老爷子在他身上那意味幽深的眼神,径自拉过了媳妇,凑在她的耳边说:“要是好看的话,今晚回卧室,让你上上下下看个遍。”

    “讨厌,爷爷还在呢,又没个正经!”顾念兮垂着他的胸口,不过最终飙出了一句话,让谈逸泽差一点将她给咬了:“不过这么穿法,你好像一瞬间年轻了几十岁!”

    “什么?我也就三十出头,什么年轻几十岁?难道,我就那么老么?”好吧,自从娶了年轻自己八岁的小妻子,谈某人是越来越在意自己的年纪了。

    以前总觉得,相差个十几岁没有什么。

    素以当初他在听到了顾念兮的年纪之后,才会飙出那么一句:相差八岁,正好!

    “没,是我说错了!不是年轻个几十岁,是十几岁!”口误!绝对是口误。

    “那也不行,反正你这么说我,今晚一定要罚!”

    谈某人一口咬定了,顾念兮这就是在嘲笑他的年纪,牙齿咯吱咯吱的作响。

    “老公,你怎么这么小气,人家不过是说了你一句!”顾念兮被他一张脸绷得忍不住笑了。

    可眼下,谈参谋长就像是被猜到尾巴炸了毛的猫儿一样,牙齿仍旧咯吱咯吱的发出声音。

    不过因为对方是顾念兮,他没有什么举动。但要是换成寻常人,可就不一定了。

    “说了一句也不行。我都说过你要是再笑我比你老,小心老子爆你的菊。”谈某人揽着她的腰身,紧紧的。

    嘴贴在她的耳背上,说着邪恶的话。

    顾念兮压根就没有将此刻恼了的谈参谋长当成一回事,拍了拍他的手臂,让他在沙发上坐下来之后,她便去了厨房。

    谈逸泽今晚上回来的有些晚,虽然他说他在外面吃过,但顾念兮还是给他留了一些东西吃。外面的东西再好,顾念兮还是担心谈逸泽营养不够。

    只不过,当天晚上顾念兮知道了谈参谋长回来的时候说的话不假。

    他虽然没有直接真的和她做,但在他很黄又很暴力的威胁下,让她摆出了许多连顾念兮自己都觉得接受不了的动作。

    从这以后顾念兮知道了一点,她家的谈参谋长比女人还要在意自己的年纪!

    ——分割线——

    第二天的早上某家网络电视爆出了一段视频。

    视频上是一个身上穿着极为妖娆的夜店服装的女子,和一群男人大玩热舞的场面。有时到激烈点的时候,男女的身子还不时的贴在一起。作出,各种让普通人一看就脸红耳赤的动作。

    女人不厌其烦的在这群男人中跳了很久,最后有几个看不清楚面部神情的男人走到了女人的身边,不知道对这个女人说了什么话,那女人便将手臂主动的缠在男人的臂弯上,和他们离开了。

    视频拍摄的日期显示,那是范思瑜出事的那天晚上。

    而这段视频紧跟着切上的内容,则是在某一间酒店里。

    这女人到了酒店之后,竟然开始主动脱衣服。还对着身边的每一个男人都笑着,抓着男人的手放在她脱光了衣服的身上,搔首弄姿。

    一看,就不像是个良家妇女。反倒,像是个早就游走惯了男女之间的老手。

    女人做这些动作的时候,男人还询问着:“可以吗?”

    虽然这画面有些吵杂,但依稀可以听得清楚这女人在听到这一句之后竟然开了口,声音无比清晰的回答:“当然没问题,你们几个一起上都没有问题。”

    说完这话的时候,女人便主动骑上了男人的腰身,撕扯着男人的衣服。而原本还站在四周围的几个男人也在这个时候上前,宽衣解带。

    在这个过程中,还不是的听到暧昧的声音从女人的口中传出。

    这还不止。

    女人竟然还大声的吼着:“你们还不快点,我都等不及了。”

    诸如此类让人不堪入耳的话,不时从画面传出。在女人卖力演出的同时,周围的那些男人迅速的加速了这盏没有硝烟的战役。

    之后,关于酒店房间里的画面到此结束。可留在人们脑子里的信息量可是非常的大。

    第一个知道的,便是这个女人竟然如此的豪放,一女对n男,还是主动要求的!

    第二个,则是这个女人长的有些面熟,好像是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第三个则是,这个画面虽然没有进行到最末,不过这画面结束的时候那个暧昧的画面,让人不难联想接下来想要做的是什么。

    可即便到最后的阶段,这个画面中依旧没有弄出任何一个男人的脸。这让人觉得,这像是一部国产自拍Av。女导演,自然就是床上那个摆着各种不堪入目姿势的女人。

    如果画面进行到这里,也就算了。

    但最后切上的那一块画面,有些暴力有些血腥。

    这画面依稀可以从这摆设看出,这事情是发生在某一间酒吧里。

    酒吧里来了一伙人,一进门就开始打砸。

    这画面,倒是没有刚刚的那些给人的震撼。

    开这样的酒吧的,时常都有麻烦找上门。

    所以大多数人对这幅画面倒是不那么意外。

    不过画面里带头打砸的人儿,正好被弄到了一个特写——一个女人!

    而且,还是一个身穿名牌服饰的中年女人。

    这点,引起了大家关注。

    而其后,这中年女人各种激烈的动作,还有指挥着她带来的那些人一次次的打砸着这里的东西,更让人倍感意外。

    同样的,和刚刚前两段视频中的女人给人的感觉一样,这个中年女人给人的感觉也是相当的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似的。

    画面的最后,还有几个出来阻止他们的。

    不过这个中年女人随之而来的举动,让所有的人都头皮发麻。

    因为她竟然指挥着人,将那个人痛打了一遍不说,甚至从自己的包里找来了一个什么东西,让人蹲在地上对着那个男人的嘴巴不知道做了什么东西。

    虽然因为条件限制,这个摄像头拍不到极为清晰的画面。不知道,这老女人到底都对这男人做了什么。

    但从画面中,那男人几次三番的想要站起来,却被人死死的压住时候的痛苦表情可以看得出,这女人的手段极其的残忍。

    最后的最后,女人带着一大帮的人走了。

    画面,也在这个时候画上了句号。

    不过这段视频下方还有一段阐述。

    那段话,让所有人都有些了悟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前天夜里,这女人到我们店里跳舞。女人很热情,很活跃,这里的男人都很喜欢她。跳到最后,女人还主动的和一群男人走了。这个社会,男欢女爱很正常。所以我们看到这女子和这几个男人离开的时候是清醒的,我们也就没有多加阻拦。而这女人回家之后竟然和家人变相的说是我们害了她,所以她妈找上门来了。说是一定要为她的女儿讨个说法,不然就要动用关系。”

    “我们酒吧的管理大哥看不下去,就被这个女人打了。打了也就算了,她竟然还命人将他的嘴巴给缝起来。手段极其恶劣,我希望有关部门为我们的管理大哥讨个说法。”

    “为此,我们还辗转多人,找到了那晚上关于这个女人离开之后去了什么地方的画面,就是想要要证明我们的清白。”

    三段话,将这有些本来有些无关系的画面,连接到了一起。

    至于最后的这一段画面,配合着这个男人的说法倒是有点像是当初闹大的新闻:我爸是李x。

    而自从爆出这样的新闻之后,网络的看客就非常的敏感。

    而今天爆出的这个新闻就像是顿时又找到了突发口一样,这则网络新闻一上传,就立马引发了成千上万的关注。

    转摘量,更是大大的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所有人都在谴责这个放荡的女人的同时,还对这个女人进行了一番人肉搜索。

    介于前一段时间,范思瑜在微博上的“裸奔”新闻,她现在已经“小有名气”。

    所以有很多人在见到这则新闻的时候,便立马有人猜到了她的身份。

    “这女的姓范,我记得还是某个城市的名流,也时常出现在财经报纸上。”

    “对对对!好像叫什么范思瑜。”

    “顶楼上!”

    “对了,我听说她爷爷好像还当官来着,像是什么领导级别的人物。”

    “楼上的,你不怕被人查水表么?”

    “……”

    这是网民对范思瑜的议论。

    至于范思瑜的老母,议论声可就更大了。

    “哟,这女人看来斯斯文文的,怎么会做这样龌龊的事情?不会是,被陷害的吧。”

    “我也觉得有些像。”

    不像是范思瑜,碍于上一次爆出了“黑木耳”新闻之后,这女人在所有网民脑子里的形象,已经不堪一击。范母的形象,还是多多少少有那么些人怀疑。

    可很快的,又有了这么一个反对的声音。

    “看着越是斯斯文文,动起手来越是狠。”没错,范母就是一直披着羊皮的野兽。

    “你们是不知道,这女人就会装。以前我和我妈见过她,那用鼻孔看人的样子,我到现在都没有忘记。这样的人,还用得着别人冤枉她?没准,这类的事情她不少做,不然怎么会这么轻车熟路。”这人,显然也在范母那边吃过了亏。

    “我想也是,这个女人一定做过不少类似的事情,不然工具什么的怎么准备的那么齐全?”不过碍于身份的原因,她做的那些龌龊事情一直都没有被曝光罢了。

    不过这次,对方貌似碰到的也是强硬的对手。

    不然,像是这一类的视频,又怎么可能传播在网上?没准在这视频没有发表之前,就被人给咔嚓了。

    因为范家人在别人面前嚣张的不可一世的形象,已经深入了人心。

    所以在网络上微光并且转载这一次的新闻的人,其实都抱着想要看看范家人到底落得个什么下场的心态,转发的时候也用尽各种手段说这范家人的不是。

    鉴于这段视频在网络上转载量之大,还有评论之多,已经无法整个给删除。眼看着这件事情的影响越来越大,范老爷子在家里急的跳脚的同时,有关部门也开始介入调查。

    此时,范思瑜还正迷迷糊糊的在睡梦中。

    其实自从那天晚上,她被丢在扒光了衣服丢在大马路上之后,她的脑子就一直很乱,情绪也不是很稳定。

    有时候,总是一整夜一整夜的失眠。

    像是昨天晚上,她一直都到天快要亮的时候才睡得着。

    不然看着外面黑漆漆的天空,她总是觉得背地里好像有无数的眼睛都在盯着她看,像是伺机要再一次将她给扒光了衣服丢在外面一样。

    可就在范思瑜睡的有些昏昏沉沉的时候,一个响亮的巴掌拍到了她的脸上:“啪……”

    范思瑜还在睡梦中,一下子有些被打懵了。

    起来的时候,一看到范母的手还高举在空中,有作势再打她一遍的趋势。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小到大,她范思瑜一直都是范家人捧在掌心里的明珠。就因为她是整个范家的掌上明珠,谁都不敢欺负她一下。就连她的父母,都不敢轻易的打她。

    母亲,更是对她爱护有加。

    特别是除了这次的事情之后,每天都会守着她。

    还扬言要去给她报仇!

    范思瑜其实并不像母亲卷入这次的事情中,所以一直都不敢明说。

    也怕,怕自己的母亲知道自己的真面目,怕她知道自己以往的糜烂生活。

    可明明,她什么都没有说,为什么母亲还要打她?

    难道,她刚刚做了什么坏事么?

    范思瑜睁大了眼睛环顾着整个房间。

    没有!

    房间里还是很安静,她应该没有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才对。

    转头,她看向范母,希望从她的眼睛里得到什么答案。

    “妈,你打我做什么?”

    范思瑜捂着自己已经红肿起来的脸颊,眼里蓄满了泪。

    “不要叫我妈,我没有你这种不三不四的女儿!”

    范母就像是一个疯子一样,寻常的那些家教礼仪,都被她抛在一边。

    那头一直烫染着时下最流行的短发的发丝,也在这个时候蓬松的有些吓人,就像是非洲草原上的雄狮。

    她张舞着手的模样,让人难以将这个女人和她往日里在别人面前的贵妇形象联系到一起。

    “妈,您这到底是怎么了?”范思瑜从小大大都没有见过母亲这么恐怖的模样,吓得有些害怕的抱着被子躲在床角上。

    “你还问我为什么?我还想问你为什么?你怎么可以作出那样见不得人的事情来?亏我还那么信任你,以为你是被人欺负了,才去给你讨回公道。你怎么……”说到这的时候,范母再也说不下去了。

    说到底,还是她太过相信自己的女儿了。

    本来以为女儿是吃了亏,所以她才敢那么明目张胆的带着人去打砸了凌二爷的酒吧。她以为这件事情是凌二爷没有理,所以不管他们范家怎么做,他都会忍气吞声的。

    没想到这事情,竟然还是自己的女儿主动的。

    就算她当初做这些的时候再怎么有理,现在也变得没理了。现在被反咬一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有关部门现在已经介入调查了,而且已经有好些人到医院做取证,现在人证物证俱在。

    她刚刚已经咨询过律师了,光是那段视频已经足够证明她是故意伤害罪,特别是已经对受害人造成了一定程度的伤害,一定被刑事拘留的!

    想到那可怕的监牢,范母浑身上下都在打颤。

    她才不要进入那样可怕的地方呢!

    她在她的姐妹中因为家产殷实的关系,一直都过着让人羡慕的生活。

    要是这么进入监狱,一定会被他们嘲笑死的。

    为此,范母已经开始联系起了这一方面的权威律师,想要帮自己脱罪。

    而现在,她还急着要去和自己的律师碰面,详细的谈一谈接下来该要怎么做。

    想到这,范母转身就想要离开这个房间。

    而范思瑜一直都被打蒙了,到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了什么,抓住了母亲的手问道:

    “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您告诉我!”

    一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然,一直都是最最溺爱她范思瑜的母亲,不可能对自己作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你自己做的那些龌龊事自己还不清楚?”范母狠狠的甩开了自己的女儿的手。

    说到底,她还是自私的。

    因为担心现在自己会入狱,所以女儿的那些事情她一丁点都不想要理会。

    再说了,自己有本事作出这样的事情来,就要有信心去担当!

    “妈。我不知道我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您这么生气,和我说说好不好?”

    她哀求着。

    那本来高傲的不可一世的她,在这个时候也开始滑下了眼泪。

    “我实在说不出口,你想知道什么的话自己上网去看。”这也是,公司里的员工在看到那些新闻的时候第一时间打电话通知她的。

    甩下了这么一句话之后,范母便匆匆离开去找自己的律师了。

    至于范思瑜,在听到了母亲的所有话之后,立马跑向自己房间里的电脑。

    她打开电脑的时候,杀毒软件上的新闻专区就登上了关于她范思瑜的照片,还有一些事从夜店画面切下来的图片放到一起做比对。

    标题为:豪门千金夜店寻欢,戏称“被强暴”!

    作为这新闻标题的女主角,带着幽默风趣口吻的标题,范思瑜一点都没有被娱乐到。

    她迅速的打开了页面,在看到这段视频以及下面那些不堪入目的评价之时,范思瑜顿时跟发了疯一样的将自己的电脑扫在了地上。

    不仅如此,只要是这个房间里能砸的东西,都被她搬起来砸。

    上至流行的数码产品,下至一些花瓶装饰。

    当所有的东西都在这一刻变成了碎片,凌乱不堪的摆在地上的时候,范思瑜窝在了床边上额的位置哭了起来。

    是啊,有谁能忍受被所有的人嘲笑成是“公交车”和“黑木耳”?

    更还有许多人都在爆料,自己曾经在酒吧里遇到过这个女人。

    确实,她范思瑜曾经是喜欢玩夜店,可也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平常好不好?

    哪有人一个月30天都出现在酒吧里玩的?最起码还有大姨妈来的那几天,她是不会出现在那种地方的。

    所以可见,这网络上的爆料的那些人,有些其实在说谎。

    可范思瑜知道,现在不管自己再怎么澄清,都没有用了。

    因为那端视频和这些报料人的话,只会更加坐实她那些糜烂的过往。

    那个女人愿意自己被说的这么的不堪?

    她真的快要发疯了!

    而这个时候她也开始后悔了。

    后悔了,当初不应该惹到那两个可怕的男人……

    而范思瑜所不知道的是,当她的母亲急匆匆的从他的房间里走出来,准备去找律师,准备给自己“洗清”罪名的时候,就有一群身穿制服的人,闯进了他们的范宅。

    “你们是什么人?”家里的佣人似乎还没有听到风声,对于这样一群身穿制服的警察出现在家里,显得有些慌乱茫然。

    “我们是市刑警大队的。”为首的人宣布。

    在见到从楼上匆匆下楼来的范母,那些人便迅速阻挡了她的路。

    “您好,范夫人。我们是市刑警大队的,现在怀疑发生于6月29日晚上的一出打架斗殴和您有关,请跟我们回到局里接受调查。这是,相关文件。”

    所需要的相关手续一律齐全,范母就算再怎么不甘,最终还是被套上了手铐,带走了……

    ——分割线——

    “老公,你说咱们的儿子什么时候会说话?”和网络世界以及范家不同的是,当所有人都在这些新闻中寻匿着蛛丝马迹的时候,谈家大宅里的某间卧室还是一如既往的温馨。

    今儿个谈逸泽难得休息在家,顾念兮也跟着他赖起了床。

    他们的身边,还躺着一个劲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的儿子。

    不过从他们儿子脸上一个劲笑着的小模样看得出,他的心情还蛮不错的。

    “还早呢。我记得书上好像说过,要到十个月的时候。”谈逸泽对于这个挡在他和顾念兮中间的小家伙不是那么友善。

    他难得菜休息在家一天。

    这一天的时间里,他当然想要自己独自和顾念兮歪腻。

    可这小家伙一大早就不睡觉,一直咯咯咯笑着逗着顾念兮。

    这让谈逸泽不得不怀疑,自己的儿子是企图在今天他谈逸泽难得休息的时间里,将顾念兮给霸占了。

    “兮兮,我把儿子送到爷爷那边,咱们在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谈某人看着某个能独自享受顾念兮的怀中的小家伙,一脸的酸意。

    “说什么呢?爷爷年纪也不小了,你总不能每天都让咱们的儿子去麻烦他呢?他老人家也需要一点时间好好的休息。”再说了,顾念兮还想着要和儿子多单独的呆在一块。

    这小家伙醒来的时候总是带着笑容的小摸样,实在让人难以放下手。

    “老公,难道你不觉得我们的宝贝真的很可爱么?”

    顾念兮又看到儿子的笑容,乐呵呵的将他抱到谈逸泽的面前。

    小家伙一见到谈逸泽,就手脚直接勾住了,小脸蛋更是讨好的埋在谈逸泽的怀中。

    看着儿子和自己黏糊的模样,谈逸泽心里的某一处也软了。

    “可爱是可爱,要是不这么粘你就好了。”其实,谈逸泽还想要个女儿。

    都说,一儿一女,能组成个好字。

    只可惜,顾念兮现在好像再也怀不上了。

    这,多多少少让谈逸泽有些遗憾。

    不过一想到上一次顾念兮生儿子的时候差一点把小命给搭上了,谈逸泽觉得还是算了。

    就算再怎么的想要一个孩子,他也不能自私的让顾念兮冒着生命危险。

    “我儿子粘我么?我看他比较粘你!”顾念兮每次说到这一点的时候,都难免有些吃醋。

    好歹她顾念兮也是怀着儿子,喂儿子奶的人。

    可每一次只要谈参谋长一在家,这小子就会朝着谈逸泽那边靠拢。

    你看现在也一样,一被谈逸泽抱着,他不知道笑的有多开心。

    在她顾念兮怀中,她就从来没有看到他笑的这么灿烂过。

    像是为了印证顾念兮的话似的,这小子在听到顾念兮有些吃醋的时候,竟然还往谈逸泽的怀中一个劲的躲着。

    “对了,明天我可能会早点儿回家到时候,到时候你要穿戴好。”谈逸泽见到儿子那模样,就伸出了食指逗他。

    结果这小子,竟然真的咬住了他的指头,吸着。

    吃别人的手指头可不是什么好毛病,顾念兮一看到就拍开了谈逸泽的手,将儿子抱了回来。然后问道:“有什么事情么?”

    这阵子,谈逸泽都不大让自己出门。

    顾念兮也很听话,基本上要是没事,她都不会出门。

    有时候想买点什么东西,就托着刘嫂上街买菜的时候顺便给买了。

    虽然顾念兮不知道谈逸泽为什么不让他出门,不过她知道谈逸泽做事总有他的道理。

    今儿个,他竟然主动要带自己出门,看来危机应该是快要解除了。

    “那些兵蛋子说今天要给一些人搞个欢送晚会,我想带你也去感受一下。”谈逸泽说。

    其实,他也知道这阵子都没有让顾念兮出门,估计是要闷坏了她了。

    所以他想要在所有的事情都画上句号的时候,带着顾念兮好好的放松一下。

    再说了,自从他们有了孩子,都没有好好的过一过二人世界。

    “那好,到时候我给你准备点东西垫垫肚子,吃完了就出门。”谈逸泽一般在部队回家一定很饿,先要给他点吃的才行。

    再说了,送别晚会什么的,一般是少不了喝酒的。

    空腹喝酒可不好,会伤胃。

    顾念兮已经将这些都给考虑到了。

    对于顾念兮的提议,谈逸泽没有反对。

    看着她被儿子蹭开的衣领口露出来的雪白,谈某人忍不住了。突然间,谈某人就将儿子从顾念兮的怀中夺了过来。

    “老公,你要做什么呢!”

    “把儿子先送到爷爷那边去。”说完这一句话,谈逸泽就直接大步走了,当然他还不忘记将顾念兮给反锁了。

    顾念兮被谈逸泽闹出的这一出都不知道在做什么,当即想要从这个房间里出逃。可无奈,谈逸泽像是早已打算好了似的,将房门给锁得死死的。

    “老公,你倒是开门啊!”

    顾念兮在房间里叫嚷着。

    一直到,将孩子送到谈老爷子的谈逸泽归来,她一直都站在房门边上。

    而谈某人一进门,便是蓄势待发。

    一下子,就将顾念兮给撂倒了。

    “谈逸泽,你就是一禽兽!”在被谈某人压到在床上的时候,顾念兮算是知道这男人今天唱的那一出了:原来,是霸王硬上弓!

    不过谈某人倒是一点都不介意顾念兮这么称呼自己,在顾念兮叫叫嚷嚷着的时候,他只说了这么一句:“姑娘,你就从了本禽兽吧!”

    看吧,谈逸泽的本质其实就是一流氓。

    这一天,他将他兽性演绎的淋漓尽致……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