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94章 云阁是兮兮的!

    晚饭就要开始的时候,谈逸泽接到了一通电话。

    来电人,是凌二。

    对于这个来电,谈逸泽一点都不意外。

    “喂,我是谈逸泽!”

    “谈老大,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好了。还有我刚刚得到消息,说是范家老爷子在今晚会和几家媒体的老总碰面,碰面的地点就在云阁!”

    电话里的凌二,明显已经在路上奔波。

    拨这电话的时候,他的周边显然有些吵杂。

    “你已经到了那个地方?”

    谈逸泽问道。

    其实有一点,凌二和他还真的蛮像的。

    一般的事情若非亲眼见到,他们是不会相信的。

    所以听到范老头宴请别人的时候,凌二必当先到那边,进行一番调查。

    “是的,我就怀疑他们会不会是在骗我。这范老头怎么说身价都不菲,你说他吃个饭,用得着到那样的小饭馆么?”

    凌二其实也是第一次到这样的小饭馆来。

    要不是他是有事情要到这边打探的话,依照凌二爷这大少爷脾气,是决不可能竟然这样的小饭馆。

    不过进来之后,这里的装潢还有服务员的态度,倒是有点让他意外。

    再者,还有这里的营业情况,也相当的吓人。

    明明还没有正式到达饭点时间,这云阁小饭馆里却是人山人海。

    而这些人除了已经抢到了位置的几个,还有一些还需要在外面排队等着的。

    凌二爷很不幸,到这边的时候因为没有事先预定位置,现在还拿着一张号码牌在等候室等着。

    “你这就不懂了,现在查得严,谁敢轻易的上酒店?再说了,那云阁的菜色不错。如果那里有小包间,那是再适合他们这些人不过的了。”

    谈逸泽说到云阁的时候,也忍不住的赞扬。这证明,这云阁确实不错。

    不然以谈参谋长这样的性格,是很难有什么东西能达到他非人的要求。

    听到谈逸泽对云阁赞不绝口的样子,凌二爷也突然跃跃欲试这里的菜色。

    突然,一个熟悉的人进入了凌二爷的视线。

    虽然这个人比寻常还多戴一副眼镜,衣服也没有往日里穿的那么讲究,看样子是为了到这样的地方刻意的装扮过了。但凌二爷,还是在第一时间认出了他。

    好歹,人家凌二爷当初也是在特种部队呆过的。

    这么点小把戏,就想要从他的眼皮底下溜走,那也太不将他凌二爷当成一回事了吧?

    看到这人很快的在门口和其他人接洽,然后一同走进了这边的包厢,凌二爷立马向谈逸泽汇报:“谈老大,他们果真来了!”

    “好,你把‘好酒’准备好,我立马就到。”听到范老爷子出现,谈逸泽的嘴角立马勾出一抹诡异的弧度。

    特别是当他说到“好酒”两个字的时候,还是能轻易的感觉到从男人身上透出来的寒气。

    “对了,还有通知一下老三,让他这次不要把齐齐也给带出来。”说完这一番话的时候,谈逸泽又补充了这么一句。

    上一次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让墨老三连齐齐都给带过来也就算了。

    现在这次,可是关键的一步。

    要是这小孩子的哭闹声引起了其他人的关注,让他们的行动暴露的话,那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也就等于白费了。

    “我知道了,我现在去通知他。”说完这话,凌二爷挂断了电话。

    而电话这边的谈逸泽,已经开始更衣。

    他换上的,又是昨天那条牛仔裤外加一件宽松的t恤。一顶鸭舌帽,被他斜着带了起来,倒是有点嘻哈的感觉。

    看到老公又是穿着这一身,顾念兮抱着儿子走了过来。

    “老公,要出去么?”

    其实,顾念兮早在谈逸泽提起“云阁”的时候就注意到了他今晚要出去的事。

    好歹,她也算是云阁的老板娘,关于自己家的店的事情,她自然比寻常人关注。

    只要听到有关于对云阁的赞美的,顾念兮更是乐滋滋的找不到方向。

    “是啊,今晚就不在家里吃了。等明天,再好好的陪陪你。”难得这么休假一天,还要因为范老爷子的事情出门而不能陪着顾念兮,说到底其实谈逸泽还是有些愧疚的。

    “陪不陪我无所谓。不过,你今天怎么又穿这一套衣服?”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的大眼珠子在谈逸泽的身上来来回回的扫荡了几圈之后,又飙出了这么一句:“该不会是背着我,想要出去勾搭别人吧?”

    本来,听到了顾念兮这番话,以为她吃醋了,谈逸泽是想要好好的和顾念兮解释一番的。

    可这一抬头才发现,这小女人哪里是一个吃醋的女人该有的表情?

    你瞧那小嘴,都笑的快要和眼尾接触到了。

    谈逸泽也算知道了,这小女人竟然玩起了他。

    明明就没有吃醋,就想看着他谈逸泽着急的模样,是吧?

    “那是。我老婆已经生了孩子忘了老子,也人老珠黄了。我谈逸泽再怎么说,还是风流倜傥的,当然不能在你这小妞面前浪费了。趁着今晚大好的月色,我就勾搭个小年轻。对了,晚上不用给我留门,今晚要是找到个小美女,我就在她那边过夜了!”

    谈逸泽其实就是知道顾念兮明明相信自己,还故意逗自己,所以故意和她玩一会儿。

    可哪知道,女人的心眼都是有些小的。

    在听到了谈逸泽的这一番话之后,顾念兮原本带笑的那张小脸立马垮了下来。

    但她还是说:“那好,你就去你的小美女那边吧,永远也别给我回来了!我就带着我儿子一个人过得了!”

    这口气,倒像是发泄似的。

    而且,还带着有点小母狮咆哮的感觉。

    当即,谈逸泽知道她真的怒了,立马伸手将她和儿子都给圈进了怀中:“好了好了,不闹了。其实就是有点事情要办,办完了马上回来陪你和儿子。”

    “那你还说你要找小美女来着?”顾念兮的小嘴嘟着。

    “我不就给你开开玩笑么?再说了,小美女我家不就有一个?还用得着到外面拈花惹草么?”谈逸泽说的不假。

    家里的这一个,他放在心窝里都害怕让别人给偷了抢了,哪里还有心思去找其他的?

    “那好吧,看在谈参谋长这么诚心诚意的道歉的份上,今天就放过你。不过说好了,今晚要是回来晚了,就不准上床睡觉,知道不?”

    “遵命,参谋长夫人!”

    谈逸泽对着她做了个军礼,而后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亲,便大步离开了。

    而顾念兮在看到谈逸泽离开了卧室的身影,便立马掏出了手机给云阁的总经理拨了电话。

    “喂,顾总!有什么事情吩咐么?”

    “是这样的,待会儿有几个可能身高都一米八以上的男人会到咱们店里。到时候,他们要什么地方坐,尽可能给他们安排。”因为刚刚听到了谈逸泽电话的内容,顾念兮知道他们今晚可能去的就是云阁。

    不过这个时间点,云阁里里外外都是人。

    一般没有事先预定,他们压根都不会有位置的。

    就算谈逸泽都没有告诉她,顾念兮也知道这一次谈逸泽是和凌二爷他们有什么急事要办。

    要是因为没有位置而办不成的话,那可不好。

    为了防止事情的发生,顾念兮决定先给他们预留位置。

    “一米八的?咱们店里有许多耶!具体,有没有什么特征?”

    经理问。

    顾念兮大眼转了转:“反正看起来是惹不起的就对了,而且个个长的都养眼!”

    谈逸泽他们那群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各个都比人家当明星的帅多了,最关键还是有气质。

    “对了,他们有什么要求的话,尽可能的配合着他们。”

    顾念兮还不忘吩咐这么一句。

    看谈逸泽今晚上的装扮就知道,今天大概是怕被人认出来,待会儿可能少不了什么乔装。

    “好的,我知道了。”

    和云阁的经理通完电话之后,顾念兮又开始红了哄儿子。

    这小家伙刚刚喝完了奶,现在一直打着哈欠,困到不行……

    在顾念兮的轻拍中,小家伙很快就睡着了……

    ——分割线——

    “老大,”看到谈逸泽出现的时候,凌二爷流里流气的吹了口哨。

    那意思是,谈逸泽的这衣服还留着。

    谈逸泽扫了他的全身上下,又给他丢了一个白眼,那意思是:你不也一样。

    是的。

    今天的凌二爷,竟然没有如同往日一样,穿着一身笔挺又骚包的西装。而是和谈逸泽一样,穿着一条宽宽的,上上下下还带着许多的口袋的牛仔裤。上衣也和谈逸泽一样,宽松的。

    不过和谈逸泽那单调的颜色相比较,凌二爷这件t恤可要光鲜许多。因为上面,还印着一个海绵宝宝图案。

    他的头上,自然也带着一顶鸭舌帽。

    这样的打扮,确实让他们都少了十岁以上。

    “对了,老三怎么还没有到?”因为这是特殊情况,他们都将名字里面可能直接暗示他们身份的那个字给取消了,直接喊着的是代号。

    今儿个的情况,让他们回到了以前他们一起合作的时候一样。

    “老三在赶过来的路上。说是今晚周太太让他刷碗,刚刚才上演完大革命。”墨老三刷碗,一定是惨绝人寰。

    这一点,可以从凌二爷以及谈逸泽在听到这个消息的事后哦,嘴角猛抽得出。

    “对了,酒呢!”谈逸泽问道。

    “在我这个包里。”凌二爷今儿个非但穿了这样一身嘻哈装扮,连自己身上的那个包也是嘻哈风格,大大的垮垮的,上面还有多少的褶皱。说到这的时候,凌二爷又对谈逸泽说:“小五说他很想来,不过他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怕坏了我们的事情。但他倒是不知道从哪里弄出了个这酒的贴标,我刚刚将这玩意给贴上去,还真的很真的没有什么区别了!”

    说到这的时候,凌二爷扒开了自己的包,让谈逸泽看。

    看着里面的那东西,谈逸泽挑了挑眉:果然和真的没有什么区别。

    而就在他们都研究着这酒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声音:“老大,老二!”

    不用猜,这声音绝对是墨老三,也就是周子墨。

    其实,这周子墨今儿个的装扮也是迎合他们的,和以往一样,周子墨穿的是吊带牛仔裤,而且还是蛮宽松的版本。

    头上,也跟着他们一样,带着一定鸭舌帽。

    论说,周子墨这个样子,他们看到的也不下百遍了。

    可为什么每一次看到,他们的嘴角都忍不住抽了起来。

    “老三,这么久不见,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弱智!”凌二爷最终憋不住,笑了出来。谈逸泽也很不留情的笑了出声。

    周子墨纳闷了,他不就穿个吊带裤么?

    他今天还在镜子里看过,其实还蛮不错的。看起来,挺年轻的。

    最少,比左佑良还要年轻。

    可为什么不管是周太太,还是谈老大他们都笑话他“弱智”呢?

    “老二,不准笑!”被周太太第一次看到自己这装扮笑话也就算了,为毛连自己的兄弟还一起嘲笑他?

    这会让他周子墨怀疑自己的魅力的,好不?

    想到这,周子墨还不忘臭屁的照了照镜子,摆了摆自己的帽子。

    而凌二爷一听到周子墨对自己的这个称呼,顿时怒了。

    一伸脚,凌二爷一脚就踹到了周子墨的屁股。

    “你踢我做什么?”周子墨对此表示很无辜,他不过就是想要弄得帅一点,好待会儿回家赢得周太太的称赞。

    要知道,今天他刷碗的时候,又“不小心”将碗给丢进垃圾桶了。

    待会儿周太太要是发现家里的碗筷又莫名其妙的丢失的话,少不了严刑逼供的。

    周子墨就是想要将自己整的帅一点,看看回家能不能少点儿责罚。最少,他今晚不想要睡沙发。

    “老大,老二踢我!”周子墨开始寻求救援。

    “老三,你真的想死啊,我说了多少次不要喊我‘老二’了,你怎么就那么不长记性?”老二这个词,还能指代人体的某个特殊部位。

    为此,凌二爷可是非常的介意别人称呼他为“老二”!

    以前喊了他凌二爷老二的,一般都已经被他揍到不敢了。

    可这老三,每一次嘴巴都像是开了激光枪忘记光上,噼里啪啦的。

    “老二老二老二!我就要喊你老二,怎么样?”谁让凌二刚刚笑他弱智的?

    他这一身吊带裤和他儿子身上的款式其实是一个样的好不?

    儿子穿那一身吊带裤的时候,周太太连连称赞。

    为什么这吊带裤到自己的身上,周太太就一脸的嫌弃?

    这也是,今天周先生出门之后为何如此不满的原因。

    周太太夸了儿子,却骂他是弱智。

    凌二爷说的这一句,正好撞到了他的胸口。

    “你他妈的是活腻了吧?”凌二爷最讨厌别人说他是老二。

    怒火一上来,他貌似已经忘记了他们要完成的任务,挥舞着拳头就朝着周子墨那边走了过去。

    大战,一触即发。

    两人都摩拳擦掌的,像是在酝酿着什么。

    “你们两要是再闹,我直接将你们丢进那边的河里!”关键的时候,谈逸泽发话了。

    而且这话,还是相当的惯用。

    一下子,让其他的两个人都默不作声。

    原本摩拳擦掌的动作,也一下子给收了回去。

    别说,这谈老大说的出的事情,一定就做得到。

    周子墨可不想到时候弄这么一身衣服,还被谈老大给丢进河里。

    到时候周太太可不是笑话自己那么简单了!

    至于凌二,被谈老大这么提醒一下,也记起了正事,他还在给苏小妞报仇呢!

    怎么可以因为周子墨这个弱智而打乱了全盘的计划?

    “东西收拾一下,我们马上进去。”一个白眼丢给这两个人之后,谈逸泽先行迈开了脚步。

    凌二爷收了收自己身上的那个袋子,朝着周子墨哼了哼:“待会完事的时候再找你算账!”

    意思是说,今天这出不会这么算了!

    周子墨扭了扭拳头,冲着凌二爷挤眉弄眼的,意识是:拭目以待。

    说着,一行人终于走进了云阁。

    不过这云阁现在来往的人还是络绎不绝,压根就没有空位子。

    就算有,也轮到叫着号码牌的。

    “二,你说他们刚刚进了哪一间?”谈老大知道这凌二的脾气,没有喊他老二。不然这小子没准在这里抽风,大声嚷嚷了起来。

    “就那个包厢。周围的两个包厢,我都预定了。可好像,还是没有轮到我们。”

    凌二靠在谈老大的身边咬耳朵。

    至于周子墨,见他们两个人窃窃私语的,也急忙靠在他们的身边。

    这样的组合,乍一看还真的像是街头玩嘻哈的组合。

    但若是仔细看的话,你会发现其实这些人的身上,都有着一股子常人难以超越的贵气。

    这也是,云阁经理在看到这三个人的时候,眼里一亮的缘故。

    要知道,现在每天云阁的客流量络绎不绝。随着云阁名气的大增,有许多名人也纷纷将用餐地点选在了这一块。

    所以这些天,他在这一出看到的这些非富即贵的人也不少。不过像是今晚这三位这样的气势,还真的蛮少见的。

    特别是中间那一位,一米九以上的个子,在这个云阁里就像是鹤立鸡群。

    而且他看到这男人的时候,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他们,应该就是顾总今晚上交代他要好好照看的人吧?

    想到这的时候,经理上前。

    原本正在张望着这人来人往的人群的三个人见到他的到来,明显抱着戒备。

    特别是中间那一位,黑眸子将他的全身上下都给搜刮了一个遍。

    而身侧,那个里里外外的透着一股子骚包气息的男子,也是一脸警惕的看着他。那紧握着的拳头,像是他要是敢说出什么话,就会当即将拳头砸在他的脑袋上。

    至于最后那个穿着一身吊带苦,活脱脱像是个弱智儿童也好像不是那么好惹。光是看着他口袋里的凸起,还有他的手已经明显的伸进了那一块,就让人心惊胆颤。

    “三位好,我是这间餐厅的经理,请问有什么需要为您服务的?”

    “我们已经预定好了包间。”中间的男子率先开口。不过那神情似乎依旧没有放松戒备。

    “是这样的,如果几位有需要的话,我现在就先将你们要的包厢安排给你们。”经理说。

    “你是谁?”这话,是那个里外都透着骚气的男子问的。

    那犀利的眼色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惹的主儿。

    “我是这间餐厅的经理。”他再次强调。

    “我是问,你为何要帮我们?”

    这餐厅来来往往的顾客,数以百计。

    为何偏偏,就挑中了他们?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没准,是范老头子的阴谋诡计,想要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要真是这样,赶紧撤退!

    再不然,大开杀戒,也要杀出一条冲出去的路。

    周子墨已经握紧了口袋里的东西。

    而就在这个时候,谈逸泽摆了手,示意他们两个下去。

    “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谈逸泽同样还是问着凌二刚刚的那个问题。

    但这个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的感觉,就像是君王般的压迫,让你不得不承认。

    这,就是谈逸泽。

    与身俱来,就有着常人无法抵挡的魄力。

    就算不用一身绿装,依旧能让人不得不臣服在他的世界里。

    而经理在被这个男人逼问的时候,也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

    好吧,这个男人没有想他身旁那两个动用拳头,或是武器之类的。但他的一个眼神,就好像能将人置于死地。

    有那么一瞬间,经理连腿都有些发抖了。

    “其实……其实今天你们来之前,我们顾总已经交代了要好好的招待你们几个。不管你们要什么,我们都要好好的配合!”一番心惊胆战之下,经理老实交代了。

    不是他太过懦弱,而是这个男人太过强大。强大到,你压根就不敢在他的眼皮底下搞什么小动作。

    “顾总?他是谁?”男人沉思了一下,又追问。

    “她就是这云阁的幕后老板。”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只知道她今天好像就知道你们会过来似的,特意先安排。对了,你们的吃喝她也算上了。而且还要我协助你们,不管你们要做什么事情。”

    说到这的时候,经理有些腿软,险些就跌倒在他们的面前。

    谈逸泽一个眼神示意,让周子墨和凌二上前把人给搀扶着。

    其实要搀扶一个人,这两人明显的一脸不乐意。

    不过想到这家餐厅的经理要是在这里跌倒的话,肯定会引起更多的关注。

    到时候他们想要进行的事情,不就进行不下去了?

    再者,若是这一次出了差错的话,这范老头的戒备也会多了。

    到时候他们想要找到下手的机会,岂不是……

    “你们这个顾总,到底是个什么来头,给我说清楚!”凌二爷显然已经失掉了耐性,一把尖锐的小刀搁在了经理的肚子上。

    不过他的掩饰动作做的极好,除了经理本人之外,基本上其他人都看不到他的这个动作。

    “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来头,我就知道她是一女人,别无其他。”关于顾念兮的事情,他们知道的实在很少。

    而且因为她这段时间生孩子,基本上都不怎么来这云阁。他们上哪里打探顾念兮的消息?

    “女人?”谈逸泽听到这话的时候,眼眸里一闪而过的亮光。

    不过因为他的头顶上还带着鸭舌帽,正好将这些全都给掩饰住了。

    “女人?你耍老子是不是?这么大的餐馆,最近好像已经开了三家分店,你竟然骗老子说是女人开的,你不要命了?”凌二爷肯定没有谈老大的耐性那么好,当下就不顾三七二十一的将人给驾了起来,像是要将那把尖锐的刀子给捅进去似的。

    至于凌二爷为何会如此详细的知道云阁的动作。说实话,这也是因为凌家的旗下其实也有一些餐馆。

    以前的经营状况虽然算不上好,但起码也能勉强支撑。偶尔,还能有些小利润。

    可自从这云阁开设,他们的生意一大部分都被抢走了。

    作为凌氏少东的凌二爷,怎么不做一番调查呢?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真的是个女人!”

    “你他妈的……”凌二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谈逸泽摆了手。

    “二,停住!”说完这一句的时候,谈逸泽又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这个人之后,说到:“我信他。先让他去绑我们安排包厢,然后我们马上进去。”

    “老大,这……”凌二其实还想将这人给抓回来问清楚一点,不过因为是谈老大的命令,他还是不得不遵守。

    “不用担心,我感觉他没有骗人,而且我感觉这顾总,也没有什么恶意。”谈逸泽是这么说的,说完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眸底还有一抹子寻常人难以察觉到的惊艳:会是他想的那样么?

    “既然老大都这么说,那我们先进去吧。”墨老三开口。

    而谈逸泽又补充了一句:“你们两个先将家伙都给收起来。”

    “老大!”这一声,是凌二爷和周子墨异口同声说出来的。

    “什么都别说,先听我的。”谈逸泽说完这句,率先走了。

    至于后面的那两个人,一脸的小媳妇受了委屈的表情。

    “老三,你带了什么。”

    “执行公务的枪。”

    “二,你带了什么?”

    “我带了瑞士军刀。”

    “老大怎么发现的?”他们两人的东西可都藏的很好。

    最起码,他们两人都没有发现对方藏了什么东西。

    可谈老大,是怎么看得出来的?

    “那是人精,估计是有透视眼了!”这是凌二的总结。

    说完这一句话,这两人便随同谈逸泽走了进去。

    ——分割线——

    他们的这一个包厢,很明显上一顿客户还没有将东西给吃完,就被送走了。

    桌子上,还摆着各色各样没有吃上几口的食物。

    “三位,我让服务员过来收拾一下。”经理还陪在身边奉笑脸。

    不过看着笑脸,简直比哭还要难看。

    “不用。你去找一身他能穿的服务员衣服给送进来,”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扫了一眼周子墨。

    取证什么的,还是周子墨比较在行。

    “好的,我马上送来!”

    很快,经理真的将衣服给送来了。

    周子墨穿上这一身衣服,还真的有模有样的。再配上他的那一双浓眉大眼,简直就成了这家餐厅最为养眼一幕。

    “老三,今晚穿这一身衣服回家,和你家周太太玩制服诱惑。”凌二的话一直都不靠谱。你看,现在这情况就开始不靠谱了。

    “真的么?”制服诱惑这词倒是勾起了周先生的兴趣。

    在周子墨的认知里,一般制服诱惑都是指男人很帅很帅的。

    这么说,他穿上这一身衣服很帅咯?

    想到这,周子墨还真的想要找面镜子,好好的照一照。

    要真是这样的话,他今晚还真的要搞一套回家,好好让周太太发现一下他周子墨的帅。

    “二,你真的觉得我这样很帅?”对着凌二,墨老三搔首弄姿。

    其实看着他这个德行,凌二已经有种想吐的冲动。

    不过为了能搞定这思维不在寻常人线上的墨老三,他还是说:“真的很帅,待会儿让这里的经理给你搞一套回家。”

    听到凌二的这一番话,经理立马狗屁的道:“是啊是啊,您要是想要的话,我待会让那边的人给您准备一套全新的!”

    墨老三一听,还有一套全新的!

    当下,他已经高兴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按照凌二这个说法,一套旧的都已经被他墨老三给弄的帅气逼人,英姿飒爽,龙虎生威……此处省略几千字。

    要是弄套新的,那还了的?

    待会儿,周太太岂不是要春心泛滥,强上了自己?

    不过没关系,就算周太太想要强来,他周先生也不会反抗的。

    想到这,墨老三一脸贼兮兮的笑,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脑子里的那些龌龊事似的。

    到这,谈逸泽开了口:

    “别给人添乱了。现在马上开始行动。”

    要是现在还不赶紧行动,待会儿可就真的要乱了。

    “好的。”

    不得不承认,这几个人一看就都是训练有素的。你看,在他们老大的一句话之下,原本还在歪着脑袋各自毁谤的人,在这一刻又恢复了刚刚进门的时候那样的认真专注的神色。

    好吧,在这个时候经理也有些好奇,这几个人到底是哪条道上混的。

    ——分割线——

    墨老三伪装成了服务员,手上有个托盘,周围安装着两个录影机。

    凌二将酒放到了托盘上,将他送出门的时候还嘱咐一句:

    “小心点。要是有异常,立马撤退。”

    他和谈逸泽是很想将范老头置于死地。

    但相比较这些,他们还是比较担心他们兄弟的安全。

    其实如果不是害怕前几天动手,他们已经被范老爷子察觉到他们两人跟这件事情有着莫大的关系的话,他们还真的想要亲自动手。

    再者,周子墨是刑警大队的。调查取证的这些事情,他是最为熟悉不过了。

    所以这一次的任务,他们两人才决定将此重任交给他们。

    不过相比较这两人所担心的,周子墨的思维还是停留在一个点上:

    “二,我真的帅?”骚包的周子墨摸了一把自己的额头,看着就有些让人想要揍他的冲动。

    但为了计划顺利进行,凌二爷不得不咬牙道:“帅的花开花败,棺材便滑盖,这成了吧?你要是成功的话,我给你搞三十套制服,每天一件。你家周太太每天都被你的英姿给迷倒了!”

    为了给苏小妞报仇,凌二爷可真是下足了血本。

    “每天一套?那说好了,到时候你要是没有弄来的话,我就到你家门前打地铺成!”为了能让周太太膜拜他的英姿,周先生也下足了血本。

    “k!快去!”凌二爷说。

    “走咯!”

    周子墨吊儿郎导的痞子样,还真的蛮适合这装扮。

    “叩叩叩……”周子墨到了那间包厢之前,敲了敲门。确定了自己的监控摄像开始录制之后,他敲了们。

    很快,有人过来开了门。

    呵……

    今天来参加这范老头的聚会的人,可真的不少。

    而且,除了媒体的几个人士之外,还有几个穿着打扮非常火辣的女人,一看就是陪酒的。

    不过这些,显然不是云阁内部的员工,而是他们这些人自己带来的。

    “这是你们点的58年产的茅台,”说这话的时候,周子墨将酒放到前方,让自己托盘转向那群人,给了这几位一个特写。

    “我们没有点这东西。”其中的一个人见到这酒,很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要知道,58年产的茅台,可是最好的。

    有几瓶,甚至已经拍出130万元的天价。

    现在能找到这样的久,可是绝无仅有。

    “……”听着他们的话,周子墨在心里白了他们一眼。他当然知道你们都没有点这瓶酒,要不是想要调你们上勾,怎么可能弄这个过来。

    可说这话的时候,周子墨假意道:“嗯?那可能是我送错了。抱歉各位,可能是隔壁的。”说完这话,周子墨转身就要离开。

    当然,他还悄悄的打量了一眼坐在最里端的范老头子。

    只见,范老爷子出现了迟疑。

    而周子墨也立马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就在这个时候,周子墨开了口。

    “怎么了?”

    “你们店里还有这东西么?有的话就给我们送一瓶过来。”范老爷子开了口。

    周子墨勾唇:鱼儿上钩了!

    “这瓶是我们店里的珍藏,不过刚刚已经被订了。怕是……”和心里乐开花的情绪相反,周子墨的脸上连笑都没有:压根就没有一瓶,连这瓶都是在小五那边装自酿的。

    “被订了?那这瓶,我们要了!”范老爷子说。

    他是喜欢这酒。

    不过这在这环境真的不适合,容易被人发现。

    再者,这酒的价格也……

    可是使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你看,这极为媒体人士都在听到这酒的时候眼巴巴的,有谁看不出他们的心事。

    若是他使不得这一瓶酒的话,他们恐怕也不能尽兴帮助他将网络上的那件事情给平息下来。

    这个节骨眼上,媳妇已经锒铛入狱。若是不能及时阻止那些消息进一步扩散的话,对他们整个家都有很大的影响。

    一咬牙,范老爷子决定把这酒要了。

    “可这酒已经被订了,您这么做我回去不好交代。”周子墨说。

    “什么不好交代?你就跟他说是我要的。而且这酒的钱,我也会分文不少的给。”看着周围那些都眼巴巴的盯着酒的人,范老爷子大步上前,将周子墨手里的酒直接就给取了,深怕他一个反悔就将酒给带走了似的。

    “这……”周子墨这边说着,他们已经把酒给开了。

    而且范老爷子已经让这包厢里的另一个服务员,将酒给满上。

    这会儿,他们这边已经举杯欢呼。

    而周子墨也悄悄的将手上的托盘给转了一圈,让所有人都将酒往嘴里送的一幕呈现在镜头前,再者还特意的拍了刚刚那瓶被抢了的酒的特写……

    同一时间段,凌二爷和谈逸泽这边躲在房间里看着凌二带来的那部ipAd上面呈现的画面,戏称:“这老三越来越国际派了,你看这演技都可以和人家的奥斯卡金像奖的人相比了。”

    相比较凌二爷,谈逸泽则在看到这范老爷子他们将酒一杯接着一杯的送进嘴里,而且还不时砸吧着嘴说:“好喝”之时,他的眉头轻佻:“我是觉得,小五酿的酒好像挺不错的,糊弄的他们都尝不出味道。”

    “小五的酒酿的好可能是一方面的原因,但我觉得有些更像是皇帝的新装。他们都没有喝过这个酒,所以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在范老爷子的面前,又不好说什么。再者这范老爷子就算喝的出有问题,但不能跟这些人说,怕被这些人看了笑话。他堂堂范忠,会请不起他们喝这种酒。”

    谈逸泽想着,也跟着点头:凌二的这分析有理。

    沉思了片刻,谈逸泽敲定:“好了,先让老三撤出来。现在把这份东西直接发上微博,拷贝一份送到各大媒体那边,最后的一份让老三待会儿带回去!”

    “老三老三,你现在出来。”凌二通过无线耳麦,和墨老三取得了联系。

    这边,墨老三已经退出。

    “老大,接下来准备怎么做?”周子墨回来,问道。

    “我们这边先撤退好了。至于这边我现在同志小刘带一个小队伍,先保护起来。”

    “保护?”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间云阁是兮兮的。”谈逸泽的这个答案,虽然说是猜测,但却是用肯定语气。

    不过这个消息对凌二来说,倒是挺惊讶的。

    “嫂子的?”

    “嗯。”今天过来的时候,能知道他就要到云阁来的,就只有顾念兮了。

    再加上上一次谈老爷子到这边庆生的时候,他们都那么热情的招待,谈逸泽已经将可以将这些东西都给串联起来。

    再者,还有他们的经理说,他们的老总姓顾。

    “这老爷子恐怕已经发现了酒不对劲。”不把这个酒馆给保护起来的话,他怕这个疯狂的老爷子会把兮兮的全部心血给废了。

    “那好,我们先保护证据退离,其他的我会让小刘过来办。”谈逸泽敲定,便和周子墨他们如同一阵风儿似的离开。

    经理准备送上酒菜的时候才发现,这一行人已经离开了。

    当然,一同消失的还有他刚刚送进来的那套制服。

    那一套,怕是已经被他带回家“制服诱惑”去了。

    至于他们风风火火的这一行动,其实这经理压根就没有将这次的行动和警察署的那些人挂钩。

    ——分割线——

    “老公,你吃了么?没吃的话,我还给你留了一些东西,给你热热。”晚上,谈逸泽办完事回来的时候,顾念兮站在门口等着他。

    其实她一早就从经理的口中打听到其实他们压根就没有吃什么东西。所以她一早就准备好了东西,等他回来。

    “怎么还不上去休息?”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已经将她的腰身给揽进怀中。“儿子呢?”

    “你儿子早就睡着了,让爷爷带回屋去了。”今儿个见谈逸泽没有回来,谈老爷子怕顾念兮一个人带不好孩子,直接不说一句就将孩子给撸到自己的房间了。

    “这小子,总算做了一件好事。”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眼里一闪而过的精光。趁着顾念兮没有注意,突然低下头就将顾念兮给打横抱起。

    “老公,你做什么?”怕自己的声音惊到家里其他的人,顾念兮压低了声音。“我要给你弄东西吃。”

    “我只吃你!”说完这一句,他就直接抱着顾念兮上楼了。

    而顾念兮接下来想要说些什么,却被他的唇给封住了。

    一回家他就只想好好和顾念兮呆在一块。好好的,感受顾念兮的体温和一切。

    没办法,谁叫他家的小东西,总给他的惊喜不断?

    ------题外话------

    怕再不吼一句,俺又要丢人丢大大西洋了。

    来点年会的票子,来点月票叻!~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