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95章 我怕你劫色!

    第二天一大早,各大微博都出现了一段视频,标题是:

    “高管名酒两相欢!”

    因为这一条微博,范家可以算是热锅里的蚂蚁。

    而范思瑜至今还沉浸在自己的悲哀中,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

    你看这范家,一个两个的落马,不只是自己的母亲,现在连范老爷子都被拉下水了。

    她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轮到自己。

    怕,她真的很怕。

    她才不要像爷爷和妈妈一样,只能坐以待毙。

    该怎么办才好呢?

    看这个架势,范家很快就要沦陷了。

    到时候,一定少不了她的事情。

    想到这,范思瑜慌了。

    她开始打包自己的行李,将自己的一件件衣服都给装进包里。

    “小马,你给我过来。”收拾自己的衣服的时候,范思瑜喊着佣人的名字。

    “范小姐,你现在是想要做什么?”一进门,见到范思瑜已经将行李都给打包了,佣人不解。

    眼下范家范老爷子的视频在网上疯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革职调查。范母现在已经因为她范思瑜的事情锒铛入狱。

    身为儿女的,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想想该怎么帮助家里的人么?

    可这范思瑜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想要自己先溜了?

    “我现在想要出去几天。你先去给我打个电话,预定一下机票。”范思瑜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在房间里搜索着自己的护照。

    “可是小姐,您不觉得您现在做的有些过分么?夫人和老爷子现在都有麻烦,你怎么能自己先走?”

    范家的千金大小姐,整个范家都当成宝贝似的供着。

    可今天范家人有危机的时候,她非但不想着帮着全家人脱离苦海,反而想着自己落跑。

    这一点,连家里的佣人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可她说的这话,却让范思瑜不满了。

    “你算这个家的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范思瑜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在他的面前说教。

    再者,对方还是个佣人。

    这样的感觉,更让她不爽。

    这是他们范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落到外人比手划脚的?

    再说了,惹到了谈逸泽和凌二爷那两个恶魔,你觉得还有可能这个家还有可救的么?

    是!

    惹到了这两个恶魔的人是她范思瑜,这个范家的悲剧都是她一手酿成的。

    可她能怎么办?

    如果有后悔药的话,她是想要回到以前,回到没有惹到那两个恶魔的时候,能躲多远躲多远。

    可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她不管怎么做,都不可能让那些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现在她范思瑜自己要是不跑的话,没准爷爷和妈妈的下场,就是她的下场。

    她一直都是养尊处优,她怎么可能忍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锒铛入狱?

    “……”被范思瑜这么一吼,佣人也不再开口。

    也对,这是他们范家人的事情。

    和他们这些佣人,有什么关系?

    范家人落败,他们最多就是换一户人家罢了。

    至于这个无情无义的大小姐,他们也真的受够了。

    转身,她准备离开。

    “你去什么地方?我不是让你去帮我订飞机票么?你要到什么地方去?”范思瑜一见佣人要离开,急了。

    话说,从小到大她都是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连飞机票都没有自己订过。

    现在让她一个人去,她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我要去什么地方,你可管不着。”佣人道。

    “什么我管不着,你是我家的佣人,我不管你谁管你。”范思瑜就是霸道的不可一世,这是佣人们最讨厌的地方。

    好像她家有钱,整个世界的人都低她一等一样。

    “你确定,你家现在还能给我付工资么?”

    虽然说范家有钱,但范家的生意其实做的并不大。

    如果没有这范老爷子支撑的话,范家衰败也是迟早的事情。

    话说,今儿个已经是他们发工资的时候。

    可这范家安静的连风吹草动的声音都没有,他可不是瞎子,自然看得出这家人是付不出佣人的工资了。

    这也好,现在他们也就不用活活的忍受这一家混蛋的欺压了。

    “你……”

    范思瑜被堵得,确实说不出话来。

    现在家里有钱,可范思瑜从小到大都是父母帮她安排好一切的。

    可她真的不知道,怎么给这些人发工资。

    “付不出来,就不要在这里呛声了。至于机票,您还是自己去订吧。”甩下这么一句话,范家的佣人离开了。

    现在,敞大的范家大宅,只剩下孤零零的几个人。

    一个是躲在房间里因为微博上的那些东西,急得团团转的范老爷子。

    还有一个,是范父。

    不过这会儿,他正忙着转移资产。

    最后一个,是提着行李箱准备偷偷离开的范思瑜。

    范思瑜提着行李箱,偷偷摸摸的。

    其实,他就是想要瞒着爷爷和爸爸离开这个家。

    就算没有飞机票也好,她只要离开这个城市,找一处别人都不知道的地方,躲起来就行。

    范思瑜说傻,也是傻。

    离开的时候,她还带着范父给她的卡。

    以为,只要到了新的地方,靠着这卡里的东西买一套小洋楼,然后再雇佣几个佣人伺候着,她不是照样可以过着大小姐般的生活。

    可她貌似没有想到过,范家一旦落败,整个范家的财产都会被冻结。

    到时候她带走的那张金卡,里面有多少钱都不管用。

    范思瑜提着行李箱,走了几步,正路过范老爷子的门口的时候,范老爷子的门打开了:“小瑜,你准备上什么地方!”

    透着威严的声音,让范思瑜的心不自觉的颤抖。

    “爷爷,我……”范思瑜没想到自己准备离开,竟然还被发现了。当下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

    “什么都别说,进来吧。”范老爷子其实已经注意到了范思瑜身后的那个行李箱,但最终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将她喊进来。

    “好。”范思瑜愣了一下,便走了进去。

    但行李箱,还是留在外面。

    “爷爷,你有什么事情?”进了范老爷子的卧室之后,范老爷子一直都没有开口说些什么。这气氛,莫名的有些压抑。最终,范思瑜先开口问着。

    “你想走,我不拦着你。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惹到了什么人。”范老爷子抬头的一瞬间,目光变得犀利无比。

    而这样的眼神,是从小被他溺爱到大的范思瑜,所没有见到的。

    有那么一瞬间,范思瑜的心脏抖了抖。

    “我没有惹到什么人。”范思瑜生怕自己做出来的事情被范老爷子知道了,当即矢口否认。

    她是范老爷子的掌中宝,要是知道自己作出了什么龌龊的事情的话,那范老爷子会怎么看待她?

    “你没有惹到什么人?”范老爷子重复的问了一句。音调,比之前的还要高。

    弄得,范思瑜的心脏再一次颤了。

    “爷爷,我真的……”

    “你不用骗你爷爷,你做的那些都瞒不过我。跟我说实话,到底惹到了谁?”应该,惹到了不只是凌二爷一个。

    不然,这股子架势绝对不会那么冲。

    如果单纯惹到凌二爷一个的话,那应该只冲着范思瑜一个人才对。

    那天的事情,范思瑜已经吃了亏,也就算了。

    可眼下,范老爷子察觉到了整件事情的不对劲。

    那天晚上的酒,是假的。

    这显然,已经是安排好的事情。

    而他竟然还傻乎乎的中了别人的圈套。

    本以为,只是一次简单的假冒伪劣事件,他想要先将那一群吸血鬼都给送走之后,再好好的和云阁的经营者谈谈。

    可谁知道,当他想要动手的时候,竟然有部队的人插手。

    这显然,已经不是一般的事情了。

    范老爷子意识到,自己可能已经中了埋伏。

    他想着今天开始将自己的事情安排妥当,也以为他们才刚刚拿到证据,应该不可能那么快才对。

    可这件事情的进展程度,真的有些大大的超乎了他的预料。

    除了微博之外,好像已经惊动了高层。

    他知道,上面很快就会派人下来调查了。

    而范老爷子也不傻。

    如果是一般人的话,怎么能将这件事情弄的这么快?

    不!

    这绝对不可能!

    所以这件事情参合的人,绝对不只是凌二爷一个人。

    一定还有什么人,和他里应外合才对。

    这也是,他现在急忙的想要见范思瑜,想要从她的口中知道点什么事情的缘故了。

    他就是想要看看,这个范家还有没有补救的措施。

    “爷爷……”

    范思瑜见到爷爷第一次这么郑重其事的和自己说这样的话,有些迷茫。

    “还不快说,不然我们范家真的不知道有没有的救了!”范老爷子急了,朝着范思瑜吼着。

    这也是范思瑜第一次被范老爷子这么吼,她自然有些害怕。

    想了想,她最终还是说出来:“爷爷,其实一个月之前在东街附近发生的那起车祸,是我雇人做的。”

    “什么?你竟然作出这样混账的事情来?”范老爷子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孙女竟然做起了买凶杀人的勾当。

    可想来,这样的事情对他们范家来说也是一件小事。

    范思瑜从小到大只要受到欺负,范家人就从不会善罢甘休。

    每一次她在外面惹了祸,不是范家人帮她收拾的?

    想着,范老爷子便开口:“那人没事吧?”

    “一个据说缝了二十针,一个脑震荡。”既然说到这了,范思瑜也觉得自己没有必要隐瞒。

    “既然是这样,有没有送钱过去,将他们给打发了?”范老爷子听完之后,有些无奈,随口所处的话,倒有些相似他们范家做事的风格。

    “爷爷,我也想要这么解决。可这两个人,都不好惹。不……或者应该说,这两个人的男人都不是好惹的。”

    如果能用钱将他们给打发了,范思瑜一定已经做了。

    可问题是,这事情是钱所打发不了的。

    “谁?”

    范老爷子总算听出了,这件事情和他们范家有什么牵连的关键了。

    “其实我雇佣撞的,就是那天订婚仪式上将凌二爷给拐跑的那个女人。那天,我以为她在逛街,就想要给她一个教训。”范思瑜自动的将自己想要将苏悠悠给致死的事情隐瞒了,怕爷爷知道后勃然大怒。

    “可我没有想到,在撞的时候她身边还有另一个女人。连带着的,那个女人也受伤了。当时,我是不知道另一个竟然是谈逸泽的妻子。如果我知道的话,我一定不会让人那么做的。”范思瑜说这话的时候,有些颤抖。

    她没有想到,一个范家竟然就因为这样一件小车祸给败了。

    以前她范思瑜作出过比这个过分的事情更多,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你是说,你就是想要教训凌二爷的前妻?等等……”说到这的时候,范老爷子像是想到了什么。

    “你刚刚说什么,撞到的另一个人是谁的妻子?”

    范老爷子像是没有听清楚她刚刚说的话,又像是急于从她的口中确定什么东西。

    有那么一瞬间,范思瑜也被范老爷子如此的神情给惊呆了。

    “是……谈逸泽!”

    “啪……”

    当范思瑜说出那个名字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巴掌在这个房间里响起。

    有那么一瞬间,范思瑜捂着自己被打的发疼的脸颊,不容置信的看着范老爷子。

    这,还是小时候那个只要一见到她,便是什么烦恼都没有的老爷子么?

    这还是,那个小时候连打都不舍得打。只要别人伤了她,他就i会跟别人拼命的范老爷子么?

    “爷爷,你打我?”

    范思瑜仿佛到这一刻都还不相信这个事实。

    “是,我是打你。你这个该死的丫头,什么人不好惹,你去将谈逸泽给惹了?不……”

    范老爷子的双鬓,仿佛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一瞬间花白了许多。

    看的,连范思瑜都有些吃惊。

    这一刻,她有些怯怯的问道:“爷爷,那个男人真的有那么的恐怖?”

    范思瑜毕竟是被范家保护的很好的千金小姐,自然不知道外面的那些事情。

    “不是恐怖那么简单。他年纪轻轻就走到了如今这个位置上,一点都没有靠着家里。你以为,那样的男人是一般人么?将来搞不好,他便是掌权人。你这个该死的丫头,什么人不好惹,去惹到那个魔鬼?”

    谈逸泽是当今最为年轻的军官。

    但能让这个男人出名的,不只是他的气势凌厉。还有,他对待敌人的各种暴力手段,不管是技巧还是武力,都能轻易的置人于死地。

    这也就难怪,为什么昨晚上会出现那么怪异的一幕。而那些证据还有调查的速度,也是那么的惊人。

    “我……”范思瑜还真的没有想到,谈逸泽竟然是这么位高权重的人。

    若是范老爷子不说,范思瑜还以为他差不多也就在凌二爷的那个位置。

    可爷爷一说,她才知道自己到底惹了什么样的麻烦给范家。

    “可爷爷,我没有惹到他的本人。我只是不小心……”不小心碰撞到了他的媳妇。

    合适,范思瑜想要和老爷子说的话。

    可这话还没有说完整,范老爷子就先行开口打断了她接下来想要说出口的话:“你想要告诉我,你撞的不是谈逸泽,而是他老婆对不对?”

    范思瑜看着范老爷子苍白的发丝,一时间发不出只言片语。

    不过从她的神情中可以看得出,她的意思就是这样。

    看着范思瑜的脸,范老爷子无力的摇了摇头:“你这个傻丫头,你难道都没有听说么?这谈逸泽的这个老婆,他可是宝贝的紧。不仅是他自己,整个谈家现在上上下下都将他这个老婆当成宝贝似的供着。你若是撞到了谈逸泽本人,或许范家还不至于沦落至此。可你偏偏碰到的是他的老婆,他护的那么紧,他怎么可能容忍什么人在他的眼皮底下将她给伤害了?”

    前一阵子,这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城市的大街小巷。

    所有的人都知道,谈某人护他的老婆护得紧。

    范老爷子也知道,要在这里和谈逸泽相安无事的相处,就想知道他的忌讳。

    所以,他已经先做好了准备,不能误踩雷区。

    可没有想到,这次误踩雷区的,竟然是自己的孙女……

    “你这个傻孩子……”

    “爷爷,咱们真的没有办法和他斗了么?不就是一个谈逸泽么?我们使点劲,将他从那个位置上给拉下来不就行了么?你认为到时候,他还有什么能力和我们家斗?”在范思瑜的眼里,爷爷是坚不可摧的,范家更是铜墙铁壁,无所不能。

    所以她从小才敢依靠家里的人,将别人给欺负的死去活来的。如今突然说范家连一个谈逸泽都斗不过,在她的眼里简直成了笑话。

    所以范思瑜此刻想到的并不是畏罪潜逃,而是想要和谈逸泽斗,还想要将他从那个位置上给拉下来。

    这样看来,他们当初这些事情,范家也做的不少。

    所以当范老爷子如此担忧的时候,如此的法子才会在听到谈逸泽要对付他们范家的时候,立马脱口而出说出了这样的方法。

    “你真以为,谈逸泽一旦动手,还会留给你机会反击他?”听着孙女的建议,范老爷子摇了摇头。

    如果只是这么简单的方法能对付的了谈逸泽的话,他现在也不用一个人在家里头唉声叹气的了。

    谈逸泽出手,势必已经将他们范家的所有后路都给堵上了。

    如此一来,范家就像是被丢进了死胡同一样。

    “爷爷,您的意思是,我们真的要这么坐以待毙么?我不要!”

    范思瑜听范老爷子的话,也知道了他的大致意思。

    可不拼死一搏,又怎知道鹿死谁手?

    “不要?你怎么个不要法?”听这范思瑜的意思,还是教唆着自己去和谈逸泽斗个你死我活。这样的做法,等于完全不顾他的死活。

    范老爷子这些年在这个地方混,自然也知道谈逸泽的脾气。

    他对付人的手段,简单而粗暴的同时,又布局精心,一旦出手就势必将人置之死地。如果现在束手就擒的话,没准还能保他的晚年,毕竟他这些年也不是白混的。但若是这个时候他还来个反扑的话,没准晚年不保。

    而范思瑜竟然为了自己的物质生活,全然不顾他老爷子的死活。

    第一次,范老爷子对自己的孙女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失望。

    “你走把,我现在也不想看到你。”范老爷子摆手。

    其实从范思瑜提着行李箱准备从他的房门前溜走开始,他就知道孙女的心思了。

    既然落难的时候她不想呆在家里,那也就随了她。

    现在,他真的没有能力改变什么事情了。

    将范思瑜赶出了房门之后,范老爷子一个人躲在自己的屋里。

    “爷爷……”

    看着紧闭的大门,范思瑜最终还是提着行李离开了。

    ——分割线——

    这天的黄昏,谈逸泽果真如他昨天和顾念兮所说的,提前归家。

    顾念兮早已穿上了浅蓝色的连衣裙,站在门口瞪着她。

    其实前一阵子顾念兮和苏悠悠上街的那会儿,真的买了许多的衣服。不过后来因为出了交通事故,那些衣服都被丢在那里。

    想着要去找回来,肯定是不实际的。

    可以前的那些衣服,因为生了孩子,骨盆变得有些大的缘故,她都塞不进去了。

    没办法,今日的这一身还是以前的孕妇装。

    衣服是谈逸泽给买的,质地肯定是最好的。穿上,很是舒服。

    不过就是腰身的那一块,有些松垮。

    顾念兮急中生智,在家里找了一条腰带系上。于是,就成了现在的这一身。

    简简单单的款式,又有着今年最为流行的腰带装饰,俏皮中带着性感。

    谈逸泽看着顾念兮的这身衣服,挑了挑眉:有些眼熟。

    “老公,好看么?”孩子被谈老爷子带出门去玩了,刘嫂又在厨房里张罗着今晚的晚饭。至于舒落心还有陈雅安他们,都还没有回家。顾念兮收拾完这一身衣服的时候,还没有找到什么人给建议。

    见到谈逸泽回来的时候,立马抓着男人问。

    “挺好的。”谈逸泽将她上上下下都给打量了个遍之后给出了这么个结论。

    不过就是这个腰带,让谈逸泽不是很满意。

    顾念兮身材本来就好,现在被这腰带这么一束在腰身上,上围更加雄伟了。

    光是一看,谈逸泽就很想要将她给压回到卧室里好好啃一顿。

    “嘿嘿,这是我用你买给我的孕妇装弄得。”顾念兮挑着柳眉和谈逸泽分享着自己今天的成果。那得意的小模样像是在告诉谈逸泽:你看你看,你到底娶了个怎样贤惠的妻子。

    可没想到,谈逸泽一听这话不乐意了:“怎么用这个改装了?家里没有衣服了么?”

    “不是没有,就是生完了孩子那些衣服都变得有些小,挤不下去。”想起柜子里还有衣服,顾念兮还觉得可惜。

    “那就买几身吧。”谈逸泽说着就拉着顾念兮准备塞进自己的车里。

    他在顾念兮的身上,从来不吝啬。

    就是,不想委屈了她。

    “现在买衣服多不实际,还是等过几天我和悠悠再去外面逛逛吧。”再说了,顾念兮觉得现在自己的这身衣服就挺好的。

    “那好吧。到时候,用这个买。”谈逸泽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自己的卡。

    “谢谢老公。”顾念兮并没有推辞,不过说到底她还是不会用谈逸泽的这些零花钱。

    她现在还有几家云阁分店。不说别的,光是这几家分店每个月的营业额就能买下好几间大卖场。

    “老公,我给你准备了点心,要不咱们在路上吃吧。别让大家都等急了。”顾念兮说。

    “也好,咱们走河堤那边的路,顺便能看看夜景。”因为范家那群疯子搅和出来的事情,谈逸泽已经好一阵子不让顾念兮出去了,更不用说是去看夜景了。

    所以今晚难得带她出来,他想要让顾念兮好好的放松一下。

    “好啊。对了,我还泡了一壶橘子茶,差点就忘记了。你等我一下,我去厨房拿来。”顾念兮说完,就朝着厨房跑去了。

    那扬着笑容的小脸蛋上,无处不透着开心。

    看的,谈逸泽都移不开眼了。

    但男人还是不忘记提醒:“小心点,别摔了。”

    他的小东西,就这点最好。

    只要能偶尔陪着她到处转转,她就会很开心。不像其他女人,除了要浪漫之外,还有一大堆的要求,像是房子车子什么的。

    “好了,橘子茶来了。我们出发吧。”收拾好了东西,顾念兮便自顾自的钻进了谈逸泽的车子。

    对于范家的事情,顾念兮是一无所知。更不会知道,竟然有人因为她的腿受伤的事情,闹得现在只差一步就家破人亡。

    而谈逸泽自然也不会告诉她这些。

    因为他的小东西的世界,他一点都不想被其他人玷污。

    那些黑暗的东西,还是由他谈逸泽一个人来承担的好……

    ——分割线——

    所谓的送别晚会,其实就是大家聚一聚说说话聊聊天,再有几个助兴节目,就齐了。

    一般的送别晚会,大家都会专注的看着上面表演的节目。

    但今儿这一次的送别晚会,大家的关注点都在别的上面。

    因为今晚的送别晚会上,有着大家都当成了神的谈参谋长的出席。更重要的,他还将嫂子给带来了。

    这些兵蛋子寻常训练的时候除了偶尔和丫头兵们打打招呼之外,根本没有什么机会和女性接触。

    一般只要有女人出现在这里,都会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更不用说,这女人还有着男人最喜欢的清纯脸孔,魔鬼身材。

    顾念兮虽然之前也来过这部队,不过一般都是呆在谈逸泽的办公室里,和这些小兵蛋子的接触也不算多。

    “嫂子好。”

    “嫂子,我是十三连的,我叫曹点点。”

    “嫂子,我是文艺兵,我叫……”

    因为顾念兮的出现,这原本的送别晚会变了质。连一些本来扬言不回来参加这次送别晚会的兵蛋子,都来了。

    整个小礼堂,热闹异常。

    “你们丢不丢人,快让开让开,待会儿把嫂子给挤得摔倒了,我看谈参谋长怎么收拾你们。”中间挤进来的也是一个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不知道是原本比较黑,还是在训练中被晒黑的,眼睛和一口白牙特别的显眼。

    被这人训斥了这么一通,其他的兵蛋子都老实的闭上嘴。

    也对,谈参谋长带来的人,要是被挤倒了可不好。

    这么一来,原本被挤得只能躲在一个小圈子里的顾念兮,突然又多出了一些活动范围。

    不过那些兵蛋子的热情,还是一点都不被影响到。

    至于上前来训斥别人的小兵也在这个时候开了口。

    原本,顾念兮还以为,他应该有什么重要的话想要对自己说。

    没想到,这小兵一开口就是:“嫂子,我叫胡大兵,你也可以叫我小胡,或是大兵,兵兵之类的,我也不会介意……”

    那一口的白牙,因为灿烂的笑容往外咧着,要多显眼有多显眼。

    只不过这话让人一听,不只是顾念兮汗颜了,连刚刚都自动脱避三舍的小兵蛋子也顿时炸开了锅。

    刚刚他们还以为是谈参谋长到办公室去之后,有什么话派人过来跟嫂子说的。没想到这人一上来,同样是想要和嫂子认识认识,顿时大家有着将他暴打一通的冲动。

    当然,这些都是兵蛋子,一般有这么点冲动的时候,就行动了。

    你看,几个大汉围着刚刚那个人,就开始一顿痛扁。

    “嫂子,救命啊。”

    “……”

    听着这惨叫声,顾念兮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才好。

    还好,就在这个时候熟悉的声音传来:“都在做什么?”

    谈逸泽的声音从他们的后方传来。

    一时间,原本吵闹的地方停下来了,顾念兮也觉得安心了。

    “在你们嫂子面前,丢不丢人?”谈逸泽大步上前,见到几个围着一圈,还有中间那一个还捂着胸口,一脸的憋屈的人儿,他已经大致的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伸手,将顾念兮纳进自己的怀中,宣誓自己的所有权之后,便道:“还不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其实,大家都在等待着谈逸泽的发落。

    在这部队里,谈逸泽可以算是最为严厉的长官。

    但只要是在他手中呆过的兵,能力都能得到很大的提伸。不管将来是不是退伍了,都能有很大的作为。这也是,这部队里的人为什么一边害怕着谈参谋长,一边却想着要想谈参谋长靠拢的缘故。

    可眼下这样的情况,要是寻常的时候被谈参谋长看到的话,一般是少不了20公里的负重越野。

    可今天这个发落,都让他们有些意外。

    大家在听到谈参谋长的这番话都有些意外。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好像都在询问对方刚刚听到的是不是他们的幻觉。

    “怎么?我的话是没有听清楚么?难道要20公里的负重越野?”谈逸泽再度开口的时候,大家都忍不住小小的颤抖了下。

    “不……”

    “我们马上回到位置上。”

    “……”

    原本刚刚混乱的场面,在谈参谋长的一声令下,全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而顾念兮也在此时大为感叹,这些军人的训练有素。

    只是顾念兮并不知道,这些要是换成寻常,谈逸泽绝对会责罚的。

    不过今天有顾念兮陪在他的身边,他的心情美滋滋的。谈逸泽才不想要其他人破坏他此刻的美好心情。

    这一天,谈逸泽过的挺开心的。

    特别是,看到一个小兵一个小兵接二连三的上前敬酒:

    “谈参谋长,祝你和嫂子百年好合。”

    “谈参谋长,祝你和嫂子白头偕老……”

    “谈参谋长,祝你……”

    原本今天的送别晚会,到有点像是谈逸泽和顾念兮的新婚宴。

    而谈逸泽的心情好,对于上前来祝贺的酒,也是来者不拒。

    身边的顾念兮,因为才生完了孩子,谈逸泽自然是不会让她喝酒的。

    所以,他连带着顾念兮的,一个人喝了两人的分量。

    其实谈逸泽喝醉酒的时候,只要不靠近顾念兮,不和顾念兮单独呆在一块,他就和没喝醉一样,除了脸稍稍有些红,但却被因为长期顶着烈日集训而被晒得有些黝黑的肤色给很好的掩盖了,其他的根本就看不出异样。

    特别是那双幽深的瞳仁,还是和寻常那样的蹭亮。

    “老公,不喝了吧。”

    顾念兮有些担心。

    你看,谈逸泽一杯杯的下肚,白酒当成了白开水似的。

    就算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

    “没事,我今儿个高兴。”

    谈逸泽又嘟囔了一句,将刚刚上来祝贺他们的人儿的酒给喝了。

    其实,他就是喜欢听着这些人的贺词,更希望如同他们的贺词一样,和顾念兮长长久久。所以,只要是酒,他是来者不拒的。

    “可是再喝下去,咱们待会儿怎么回去?”顾念兮没有驾照,不能开车。难道还要谈逸泽醉驾不行?

    “没事,回不去的话今晚咱们就不回去了。”

    谈逸泽又一杯入腹。

    “不回去?那怎么行?”听到这,顾念兮的眉心皱的都可以夹死苍蝇了。

    “嫂子不用担心,这边其实有个后院。谈参谋长以前大部分的时间,都住在那里。这两年大家都重新安排宿舍,不过谈参谋长的一直都没有换掉,每天都有勤务兵在打扫。待会儿要是谈参谋长醉了,你们今晚就在这里休息。而且您也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今晚我们安排几个人去把守,保证不会出什么状况。”

    见顾念兮一直担心着,身边的一个小兵和顾念兮说。

    顾念兮记得,这人就是刚刚被大家围殴的胡大兵。因为他的出场和他的结局都有些特殊,让顾念兮记住了他的名字。

    胡大兵要是知道自己因为被揍了那么几拳能让顾念兮记住了他的名字,定然会觉得那几拳头挨得挺值的。

    “是这样么?”顾念兮的眉心是稍稍好了一点。不过看到身边那个一杯杯入腹的谈逸泽,担忧的神色始终都没有离开顾念兮的脸。

    她不是担心安全问题的好不好?

    她担心的,是谈逸泽的身体。

    你瞅瞅这么一杯杯的入腹,不醉才怪。

    果然,顾念兮最为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因为谈参谋长今晚喝的真的挺多的,是不能开车了。于是,他们入住了当年谈逸泽没有结婚之前,最经常住的那个房间。

    而谈逸泽的步伐有些不稳,还是两个小兵蛋子搀扶进来的。

    这会儿,顾念兮给家里打电话,把今晚两个人不能回家的事情说了一声之后,转头就是谈逸泽被两人送进来的一幕。

    “嫂子,我们就在外面,有什么需要就喊我们一声。”

    因为顾念兮看起来有些担心的样子,他们已经说好了今晚要在这里轮流站岗。势必,给他们嫂子一个安心睡觉的环境。

    “不用了。你们都晚了一个晚上,也该累了。你们还是回去休息吧,我们这边不会有什么问题的。”顾念兮和他们说。

    她和谈逸泽在睡觉,让其他人在外面放哨,顾念兮还是过意不去的。

    至于安全问题,顾念兮一点都不用担心的。

    有哪个小偷敢半夜潜进这军区里头的?

    不想活了?

    想想,一般小偷是不会这么傻的。

    “那……好吧。”

    两人想了想,最终同意了顾念兮的话,离开了。

    “老公,你起来自己脱衣服,我搬不动你。”小兵蛋子离开之后,顾念兮准备给谈逸泽弄下衣服,然后让他舒服的睡上一觉。

    可醉了个彻底的谈逸泽,压根不会配合。

    不管她怎么的摆弄谈逸泽都是哼哼唧唧的,一点都不老实。

    特别是顾念兮准备要触碰他的腰带的时候,他死活拉着不放:“不准你动我兄弟,我兄弟只为我老婆服务。”

    听着这话,顾念兮实在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还是该哭。

    谈逸泽喝醉了都死死的保护着自己的腰带,这说明他对她顾念兮是忠贞的。可问题是,现在她压根都没法给他褪下这身衣服好不?这样睡着,明天起来估计是腰酸背痛的。

    “老公,我是兮兮。我给你换衣服呢。”

    顾念兮只能耐着性子,哄着他。

    “兮兮啊?”谈逸泽听到她的话,终于睁开了双眸。

    见到果真是顾念兮呆在自己的身边,谈某人突然笑了,笑的妖冶无比……

    顾念兮本来是想着要他知道是她,然后自己脱衣服。可他只是那样看着她,完全没有下一步的举动。

    “老公,脱衣服好不好?脱完了咱们睡觉。”

    “不好,我怕你会劫色。”要不是知道他是真的喝醉了,顾念兮还以为他在逗自己玩呢。

    还劫色?

    你谈逸泽不劫她顾念兮的色,就算不错了。

    “我不劫色。你脱,好不好?”顾念兮一直都知道,喝醉的谈逸泽是最难缠的。

    可这情况,真的有些汗颜。

    为毛这一幕,让顾念兮总觉得,自己就像是想要劫大灰狼色的小红帽?

    “不好。”他依旧捂着自己的衣服。

    谈逸泽的力气很大,就算喝醉里也能轻易的拍死一个人。所以强行拉下他的衣服,是不可取的。

    “为什么不好呢?”顾念兮感觉,自己像是谈逸泽他妈了。

    “你没有亲我一口!”他一直在笑,笑的都让顾念兮有些头皮发麻。而这样的谈逸泽,真的让顾念兮有种错觉,好像自己是被算计了。

    “好,我亲你一口。”

    为了哄骗他,她只能如约在他的脸颊上吻了吻。

    “不够!要这里。”他指着自己的唇。

    顾念兮按耐住自己想要将谈逸泽暴打一顿的冲动,又吻了吻他的唇。

    “好像还是不够。”他又说。

    “到底要怎么样才够?”顾念兮恼了。

    这样折腾下去,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睡觉了。

    “要这样……”

    就在顾念兮准备要发火的时候,原本还躺在床上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一跃而起,封住了她的唇。

    他将她,缠的紧紧的。

    而顾念兮更是能看到,谈逸泽那双黑眸子里,清晰的笑意。

    这样的眼眸,哪里会是一个喝醉的人该有的。

    “谈逸泽,你没喝醉?”

    差不多在顾念兮的唇瓣被咬的和香肠差不多的时候,谈逸泽松开了。连带着,他将顾念兮一并带着躺倒了床上。

    “嗯!”他只是用鼻音回答她。

    “坏蛋,竟然骗我!”

    流氓,登徒子!

    竟然还骗她亲他,索性的是没有骗她作出一些更龌龊的行为。

    顾念兮狠狠的拧了一下他的腰身,不过那里的肌肉实在是太硬了,她掐不下去的时候,一只大掌已经将她的小手给包裹了。

    “我真的醉了,不过在你要脱我衣服的时候醒了。”

    “那你起来把衣服脱了吧,这么穿着应该很难受吧。”

    “我头很晕,还是算了。再说了,我怕我要是没有穿衣服,指不定待会儿迷迷糊糊的就将你给要了。所以,还是算了。”

    有件衣服给束缚着,起码顾念兮还安全点。

    今晚喝的酒真的有些多,谈逸泽清醒没一会儿,又开始断断续续的说了好些话。

    这些话中,让顾念兮印象作深刻的,便是这一句:

    “兮兮,今儿个要真是咱们的婚礼,该有多好……”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