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96章 逼良为娼么?

    “六子,哥哥都给你报仇了。”凌二爷进门的时候,嘴角上的笑容都要挂到眼尾了。

    经过几日的治疗,小六子的伤情已经明显的有了好转。

    嘴巴那一处的纱布,已经可以弄下来了。

    除了还有几道明显的伤痕之外,现在他的嘴巴已经基本上能正常运作。

    吃东西说话,一点都不是问题。

    至于范老爷子,今天上面据说已经下发了通知了。

    详细的情况,凌二爷暂时还不知道。

    等待会儿,他到谈老大那边了解一下就行了。

    不过凌二爷知道,范家的势头现在已经过去。

    至于凌二爷的酒吧,前几天因为上过微博,现在重新营业,情况竟然还比先前的好。

    据说,还有许多人都是因为那次的事件之后,特意从邻城驾车过来的。

    不过这些都是苍头小利,凌二爷不在意。

    现在关键是,范家下马之后,范家那一大块的房地产巨头,到底花落谁家。

    因为对范家的恨意,凌二爷自然是很想要将这些都收入囊中,好好的拆骨入腹。这才能让范思瑜那个疯子痛得个彻底。

    换成是以前,凌家富可敌国的时候,不说是买下一个公司,就算是买下一个岛国,也不成问题。

    可无奈是,现在凌家的周转资金不行。

    要吞下这一块,还真的有些难度。

    必须,要找到一些合作方才行。

    可眼下,盯着范家这一块肥肉的,可不仅仅是凌家那么简单。

    有多少公司,现在都虎视眈眈的瞪着范家彻底的垮掉,然后公司被拿出来拍卖?

    先不说别家,就是谈老大的老爹谈建天,就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还有前一年才进扎这个城市的sh国际。

    这一点,确实会让凌二爷忙一阵子。

    不过最让他开心的是,这一次他能够将范家都给拉下水,给苏小妞和小六子报了仇。

    如今,苏小妞恢复了健康,小六子也在康复,还有什么比这事情更好的么?

    当然,现在要是苏小妞能陪着自己感受这一刻的喜悦,那就更好了。

    想到这,凌二爷琢磨着今儿个是不是该去找找苏小妞了。

    因为那个范疯子,他都有好些天没有和苏小妞见面了,想她想的他的心都疼了。

    “谢谢凌二爷。”

    有人能给自己受得委屈报仇,六子是做梦都想不到。

    而且,这人竟然还是自己一向敬重的凌二爷。

    这让六子,更加死心塌地的想要跟着凌二爷。

    “谢什么谢,其实你受伤也是因为我。好了,不说别的,好好养伤,这才是硬道理。”

    “这我知道了。”六子和凌二爷在病房里聊着天,就在这时候外面有人走了进来。

    “二爷二爷!”

    那人一进来,就有些慌慌张张的。

    “做什么这么毛毛躁躁的?”

    凌二爷很不喜欢自己和别人说话的时候被人打断的感觉。

    “二爷,那个疯婆子来了。”因为知道范思瑜全家现在都落寞了,所以很多弟兄都放心的回到了酒吧。现在留在这医院的,也就几个人。

    现在临近中午,有两个人还去买饭过来。现在外面,就只剩下他一个人。

    见到范思瑜从医院大门进来,这人慌了。要是这范疯子再和前几天和她妈打闹酒吧一个德行,哪还了得?

    “范思瑜?她这个时候不好好的呆在范家等死,跑到这里来做什么?”凌二爷听到是范疯子来了,眉心也是皱了皱。

    显然,这范思瑜现在已经成了他们这一群人最不喜欢的人物。

    “二爷,要不要现在我打电话叫弟兄们都过来?”那人建议着。

    想来,那日六子被打的情形,已经让弟兄们都对这个疯婆子都有了恐惧。

    生怕这疯子,又闹出什么事情来。

    “就她一个人?”凌二爷挑眉。

    “好像是。”

    “……”也对,现在范家就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都难保了,那群打手,估计也已经解散了。现在,还有什么人会跟着这个疯婆子出来?

    没有了钱,范家什么都不是。

    还会有什么人,会跟着这一没情没义的人家混?

    “就她一个人,我们有三个人,慌什么慌?”凌二爷冷哼。“要是她再敢做什么事情的话,直接把她丢进江里喂鱼。”

    到这,凌二爷所有的耐性都已经被这范家一群疯子给磨光了。

    要是这范思瑜今天真的胆敢在医院作出什么事情的话,凌二爷今儿个说的事情,也会说到办到的。

    因为有了凌二爷的一句话,这人本来慌乱的心也在这一刻终于平定下来。

    范思瑜推门而进的时候,便看到这个病房里有三个人。

    除了还躺在病床上的小六子之外,凌二爷和另一个人都是坐在一侧的沙发上。

    那架势,就像是等着范思瑜来送死。

    “凌二爷……”

    “哟,这不是范家的千金小姐么?今儿个怎么这么有空,来我们这里坐?”

    凌二爷一张倾国倾城的笑脸,在这个时候毫不吝啬的展现了出来。

    有那么一瞬间,范思瑜都有些恍惚了。

    印象中,她第一次见到凌二爷的时候,也看到了这样一张笑脸。不过那个时候,他并没有像今天这样,毫不吝啬的将他凌二爷的倾城姿色展现。

    但就算是这样,她范思瑜的心还是就此坠落了。

    坠落在,这个男人倾城的模样中。

    可这个男人,是罂粟。

    迷人的同时,还带着致命的毒。

    一旦迷恋上,就有可能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她范思瑜现在,就是处于这样的危险境地。

    因为沉迷在这个男人的容貌里,所以她就像是个疯子一样,动了杀机。

    甚至,还因此而惹上了不该惹的人……

    在这一刻,范思瑜是后悔的。

    如果当初没有遇到凌二爷,不作出那么多的事情来,是不是现在范家,也不会沦落到这样的境地。

    事实上,范家落败,所有的房产都被查封了,她已经到了另一个城市。

    范思瑜本以为,靠着自己卡里的钱,自己可以在另一个城市重新开始大小姐的生活。

    可当她准备买下一所房子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卡已经被冻结了。

    陌生的城市,举目无亲的情况下,范思瑜只能回到了这。

    为的,就是向凌二爷求情。

    希望念在以前的情分上,这个男人能放自己一马。

    当然,面对凌二爷这一刻毫不留情的讥讽,范思瑜是不甘愿的。

    她向来是养尊处优的大小姐,怎么能忍受别的男人这么奚落自己?

    要是以前,她老早就一巴掌甩过去。至于其他的事情,便让她的家人绑自己处理了。

    可无奈,现在能帮助她的家人都在牢里。

    现在她范思瑜唯一能靠的,只有自己。

    “凌二爷,我今天是有些话想要说的。”范思瑜努力的咬了咬苍白的唇瓣,开了口。

    “有什么屁快放,老子没有时间陪你这样的人浪费时间。”凌二爷的每一句话,都带着明显的讥讽。

    “你……”

    有那么一瞬间,范思瑜真的不想再低三下四的。

    可最终,她还是选择了妥协:“是这样的,我希望凌二爷您能高抬贵手,放过我爷爷,放过我们全家。”

    她低着头,努力的用自己的卷发遮住自己的脸,准备充当鸵鸟。

    “放过你们全家?你认为你现在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这样的话?”

    她的委曲求全,只赢得了这个男人的一声轻笑。

    在家人锒铛入狱的时刻,她范思瑜想到的是自己,一个人跑了不说,还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变卖了。

    这样的女人,值得救么?

    不值得!

    想到这,凌二爷站了起来,准备向外走去。

    而范思瑜见到他要离开,急了。

    不说二话,她挡在了他的面前。

    “我知道我是没有什么资格来说这样的话,但如果凌二爷能高抬贵手的话,我可以用我的下半生当牛做马来来伺奉你。当然,如果你想要我……”

    说这话的时候,范思瑜准备解开自己的衣服。

    凌二爷这时,真的有些怀疑这个女人的大脑构造了。

    原来她想来想去,就想到了用自己的身体来偿还么?

    可笑!

    真是可笑!

    听着范思瑜的那一番话,看着她激情的演说,就在她要解开自己身上那衬衣的扣子的时候,凌二爷先行伸出了手,阻止了这个女人的下一部动作。

    “你确定,你这幅被玩弄的残破不堪的身子,哪个男人见了,不恶心?”

    不说她那一夜被那么多男人玩过,单单就是她以前的那些“丰富”经历,就觉得恶心,他一看到她就觉得烦。

    “凌二爷,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她的身子,再一次被侮辱了。

    可范思瑜这个时候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强,竟然又扬起了头。

    事实上,今儿个的范思瑜没有化妆。

    素颜的小脸,再加上梨花带泪的表情,倒是有点楚楚可怜的模样。

    只可惜,凌二爷却吝啬的一眼都没看她。

    “去给小六子跪着,磕个头认错!他要是能原谅你,或许我还会考虑一下。”他琢磨了一下,便说。

    “你……”范思瑜毕竟是大小姐,爱面子的本性一直都没有变。这个时候让她去给她一向不耻的小六子下跪,那还不如杀了她?

    可偏偏凌二爷还丢出了这么一句话:“连这点诚意都没有,其他的也不用说了!”

    说了这么一句话,凌二爷便大步准备离开。

    而范思瑜也在这个时候开了口:“等一下,我跪!”

    不就跪一下么?

    有什么难的?

    如果跪一下真的能让范家脱离险境的话,她范思瑜又何乐而不为?

    再说了,现在她范思瑜所受到的屈辱,等到将来范家再度卷土重来的时候,又要什么不可以讨回来的?

    “扑通”一声,范思瑜还真的下跪了。

    看到向来张扬的不可一世的千金大小姐竟然跪在自己的面前,有那么一瞬间小六子还像是在做梦。

    “对不起,我不该将在凌二爷身上受的气,撒在你的身上。更不该让我妈,将你的嘴巴给……”

    范思瑜的声音不大。

    但这话倒是让凌二爷明白了,敢情这小六子遭的罪,都是她想出来的?

    这个疯女人!

    “总之,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希望你能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一次。”

    “……”小六子眼下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他现在看到原本金光闪闪的大小姐竟然落魄到需要向他小六子下跪的地步,是有些同情的。但在听到她后面的那些话之后,又觉得有些不需要同情。她的这一切,都是她罪有应得。

    “六子,舒坦一些么?”凌二爷问。

    “……”六子没有开口。

    “好了,既然说完了,你可以滚了。”没等到六子开口,凌二爷开了口。

    他凌二爷从来就不是个好人,更不是开慈善基金会的!

    谁要是可怜一点,就会获得帮助?

    这样的准则,在他这里是绝对行不通的。

    所以不管今儿个范思瑜作出后什么样的举动,道歉与否,凌二爷都不会放过她。

    再说了,就算他放任不管,谈老大会放过他们么?

    “你不是说,我只要向六子道歉,就可以放过我们一家么?”范思瑜有些接受不了眼前的转变。

    原本,她还抱着一丝希望的。

    可眼下,她的希望好像都泡了汤。

    “你这道歉,能弥补的了六子的味觉神经受损么?如果你能让他好起来,我是可以考虑。可医生说了,六子永远都不能再尝到味道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你这该死的疯婆子,还想要让我放过你?”

    喘了一口气,看了病床上的小六子一眼,见他的神情还算自然之后,他才继续开口:“再者,就算我现在放过你,你觉得谈老大可能放手么?你弄伤了小嫂子,一共二十针。你知道,小嫂子在谈老大的心里意味着什么吗?那是他的整个世界!谈老大可是在医院,亲眼看着这二十针一针针的缝上去的,他就是要让那样的痛,铭记在心。他发誓,定要让你们全家付出几千倍几万倍的痛。”

    “范思瑜,你回去吧。不用在挣扎了,你们没救了!”

    最后丢下这一句话,凌二爷离开了。

    而范思瑜也在听完这一番话之后,昏倒在地……

    ——分割线——

    “兮兮……”

    谈逸泽再度清醒过来的时候,脑袋一阵阵闷疼的慌。

    他伸出长臂,准备向往日一样,将顾念兮给捞进怀中,却发现身边的位置早已空空如也。

    一个机灵,男人立马坐了起来。

    这才发现,他现在所处的位置并不是在家里的卧室。

    而是,在部队。

    “嘶……”

    动了这么一下,谈逸泽觉得脑袋疼得发慌。

    而这个时候,顾念兮手上拿着两个大碗,从外面走了进来。

    “老公,醒了?”顾念兮还穿着昨晚上的那身蓝色裙子。头发倒没有昨天晚上来时弄的那么考究,在这部队里没有镜子,顾念兮只能将长发随意扎成了一个马尾。

    不过她的身上多了一件东西。

    谈逸泽乍一看有些眼熟。

    等到打量了几眼才发现,这不是部队食堂的围裙么?

    在这里,这东西都是大老爷们穿的,做的,都比寻常的大。

    所以这东西穿在顾念兮的身上,都快要拖地了。

    明明这东西和顾念兮有些不匹配,但这一刻的顾念兮,却在谈逸泽的眼里美的有些不真实。

    “嗯。你去什么地方了?”谈逸泽自然而然的走过来,从身后黏上了顾念兮。脑袋,也轻车熟路的落在了顾念兮的颈窝里。

    “还不是去给你弄点解酒的么?”据说酸菜鱼汤能解酒,顾念兮一大早特意到这里的食堂找了些。

    不过这里都是大老爷们,一般是不会煮什么解酒鱼汤的。

    顾念兮只能暂时和大厨结了厨房,顺便连围裙都给借来了,弄出了这样一大碗鱼汤。

    另一碗,是米粥。

    她知道,谈逸泽早上就喜欢啃大白馒头。要让他喝一碗粥,简直比杀了他还要让他难过。

    可没有办法,昨晚上喝了那么多酒,今天早上胃肯定是烧得慌。

    顾念兮就想要给她弄点容易消化的。

    “快点去洗簌,完了就来吃。待会儿,就要上班了。”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已经走到了洗手间,给谈逸泽准备洗簌用品。

    而谈逸泽,一直都黏在她的背上。

    “快点下来,刷牙洗脸。”她催促。

    “不要。”不知道是不是昨晚上的酒烧坏了他的脑子,谈逸泽现在竟然像是个无赖一样,不肯松开她。

    “再不下来,我可真的不理你,回家去了。”顾念兮拿出了杀手锏,谈逸泽果真松开了手。

    可这会儿,他的脑袋还是搁在她的颈窝里。

    “头好疼,放在这里比较舒服。”

    宿醉的感觉,真的不是那么的好。

    其实谈逸泽真的不是那么喜欢喝酒,可昨晚上那些兵蛋子说的那些贺词,真的把他哄的上天了。所以没有想那么多,他就给喝了那么多。

    “知道疼,以后就给我少喝点。”虽然这边还是有些说恶狠狠包租婆的形象,但看到谈逸泽这样,她还是狠不下心来:“你刷牙吧,我给你洗脸。”

    听到有这么个特殊的服务,谈逸泽果然老老实实的刷了牙,然后坐在一旁等着顾念兮伺候。

    顾念兮打了一盆清水,这里不像别的地方,洗脸还有热水供应,所以只能是冷水。

    不过在大热天,倒不是那么的难以接受。

    顾念兮洗脸,力道不是很重。柔柔的,就像她给人的感觉一样。

    不过这对于谈逸泽这样的大老爷们来说,根本不像是洗脸,像是在挠痒痒。

    寻常他自己洗脸,不把脸上搓掉一层,根本不算是洗脸。

    不过因为是顾念兮给洗的脸,谈逸泽只是乐呵呵的接受着。

    洗完了脸,顾念兮要拿着水离开。

    谈逸泽不肯,一把就将她给扯了过去。一下子,就将她给压到了身下。

    顾念兮原本以为,谈逸泽一大早就开始想那些不健康的事情,便有些懊恼的吼着他,道:

    “谈逸泽,大清早的干什么呢?还不快起来,要是让你的那些兵蛋子看到了,岂不是成了笑话?”

    “不会,他们没有我的准许,是不敢进入这里的。”敢情,在这个角落,还是他谈大爷作威作福的地方?

    顾念兮挣扎着想要起身,免得待会儿真的在这样的角落里被他给拆骨入腹。

    可没有动几下,谈某人的拥抱就紧了几分。

    “兮兮……”

    “嗯?”

    “兮兮……”

    “怎么了?”他只是呢喃着她的名字,却始终没有说出什么话。

    “兮兮,你想不想要一场婚礼?”貌似,婚礼这两个字,昨晚上她就从他的嘴巴里听说了。

    当时他是这样说的:“今儿个要是咱们两的婚礼,那该多好……”

    也对,他们结婚的时候,谈逸泽搞的就跟强抢了民女没有什么区别。带着一群兵蛋子就直接将她顾念兮给带到了民政局,连她的户口本都是非法入室偷去的。

    如今,他们连儿子都生下了,却连一场像样的婚礼,都没有。

    想来,他们家谈参谋长是想要举办一场婚礼了是吧?

    都说女人都幻想着穿着白纱的样子,那谈参谋长会不会是想着要穿结婚礼服了呢?

    “到底想不想,你快说。”谈某人见顾念兮始终都没有回答自己,急了。

    你看,这谈参谋长的耐性一向不是那么耐用。一下子,就耗光了。

    这会儿,那凶神恶煞的模样,就跟要逼良为娼的老鸨一样。

    “想想想,”你看他这么个凶神恶煞样,顾念兮还真的怕自己要是说出一个不字,他又要炸毛了。

    随口一句“想”,顾念兮将谈逸泽给打发了。

    但她压根就不知道,谈某人已经将她的这话当成了最高行为准则,正寻思着怎么严格执行她给的任务呢。

    “都那么大的人了,一大早还喜欢玩。”顾念兮起了身,开始给他准备吃的碗筷。“快过来把这些东西给吃了吧,待会儿要上班,要饿坏了可不好。”

    看着顾念兮在忙碌的背影,谈逸泽的唇角悄然一勾……

    ——分割线——

    苏悠悠收到骆子阳送的妖冶红玫瑰是在这个夏季的傍晚。

    从苏悠悠的脚扭到之后,骆子阳几乎将所有的事情给给抛下了,尽心尽力的在家伺候着她。

    这些,苏悠悠都看在眼里。

    骆子阳的心里,她是懂。

    可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她一直都将自己最恶劣的一面展现在骆子阳的面前,甚至只要能欺负骆子阳的,苏悠悠定会照办不误。

    她就是想,让骆子阳见识一下自己最恶劣的一面,然后自动退开。

    可有时候,苏悠悠真的很怀疑这骆子阳的大脑构造。

    你看,她明明已经表现的这么恶心了,可骆子阳却一直都包容着她。

    难不成,骆子阳一直都喜欢重口味?

    于是,今儿个的苏小妞打算来个正儿八经的来吓唬吓唬骆子阳。

    她换上了乐悠国际服装公司下午送来的样品。

    这套白色的,她本来是想要拿去给顾念兮的,现在先借用一下。

    不过这一身衣服都是按照顾念兮的现在的尺寸定做的,穿在她的身上宽松了些。

    无奈之下,苏悠悠只能拿了一根皮带,将多出来的那一部分都给收到里端去。

    骆子阳回来的时候,就见到一身白裙的苏悠悠坐在院子里的秋千架上。

    那一头金色的发丝,苏悠悠没有用任何的东西装束,就任由着它自然垂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还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苏小妞确实就像是误入凡尘的仙子。

    但让骆子阳不解的是,苏小妞不是一直都喜欢红色的衣服么?今儿怎么穿上了这样的白色?

    “子阳?”

    见到他的时候,苏悠悠喊了他的名字。

    一瞬间,那样的称呼让骆子阳恶寒。说实话,他还是喜欢苏小妞没大没小的对他呼来唤去的女王样。

    “苏悠悠,你今天脑子抽风了?”骆子阳走近,便是这么一句话。气的,苏悠悠差一点和她拼个你死我活。

    要不是今天的她打算当个淑女,苏悠悠没准还真的会上前。

    你骆子阳才抽风,你们全家都抽风。

    “没有,你看我哪里像是个抽风的人?你……不觉得我现在很淑女么?”苏悠悠装模作样的将甩了甩自己的头发。

    其实,她就是想要恶心骆子阳一番。

    如果他真的喜欢重口味的话,那见到她苏悠悠这个模样估计会讨厌她的。

    “……”对于苏悠悠的这一句话,骆子阳没有回答。

    不过男人嘴角明显的抽搐,已经是最好的答案。

    “我去给你做饭。”骆子阳真的搞不懂这苏小妞今天是抽的什么风,便大步准备朝着厨房里走去。

    可哪知道,身后苏小妞便说:“不用了子阳,饭菜我早就做好了。现在就可以吃了。”

    这话说的苏小妞在自己都觉得恶心,更不用说是骆子阳了。

    要是寻常,这苏小妞哪会这么贤良淑德的给他准备晚饭?

    看这骆子阳的脸部表情已经因为她的这些话而扭曲的不像样之时,苏小妞在自己的心里头比了一个小“v”。

    只是,但她还没有来得及庆祝自己的胜利,便听到男人这么说:

    “苏悠悠,你别费尽心思的想要从这个别墅里头搬出去了!”

    这话,让苏小妞原本悄悄扬起的得意弧度瞬间消失了。

    敢情她苏小妞在打什么主意,这骆子阳一直都是知道的?

    “给……”说这话的时候,骆子阳突然将自己一直都藏在身后的那束玫瑰花亮了出来。

    不过,他没有像那那些豪门公子哥送花送的那么的含情脉脉,而是直接将自己手上的鲜花抛到了苏悠悠的手上。

    “这……”

    红玫瑰?

    骆子阳送她这东西,是想要做什么?

    那个答案,在苏悠悠的心里自燃了起来。

    而手上的花束,也顿时变成了烫手山芋。

    “花里面有个卡片,你面有我想要跟你说的话。好了,我先进去换一身衣服,你自己在这里慢慢玩吧。”一番话说完之后,骆子阳便大步朝着屋子里走了进去。

    这步伐,与其说是匆忙,倒不如说是落荒而逃。

    因为他不确定,苏悠悠在看到了这番话之后会是个什么反映。

    ——分割线——

    这天晚上,舒落心带着那份自己早已准备好了的资料,来到了谈建天的书房。

    站在书房的门口,舒落心有些紧张。

    其实,她和谈建天的第一次见面,也是在这间书房里。

    当时的她,还只是他老婆的好姐妹。

    那个时候,谈逸泽刚刚生下来,她受邀到这里来看小宝宝。

    因为小宝宝在哭闹,他的妻子不得不回去照看儿子,而本来要送到这个书房里的茶水,也委托给了她舒落心。

    也正是那一次,舒落心第一次在这个书房里见到了谈建天。

    年轻时候的谈建天,其实和谈逸南真的很像。

    帅气中带着儒雅,睿智中带着沉稳。

    也正是那一眼,舒落心便无法控制自己的心,沉沦了。

    之后的那些事情,也变得顺理成章。

    只是在和谈建天真正的生活在一起之后,她发现这男人比起他们的卧室,他更喜欢他的书房。

    每天只要一下班回来,除了吃饭和睡觉之外,他一整天都会躲在书房里。

    而舒落心暗自嘲笑自己没有志气的,还是自己明明和谈建天生活在一起那么久了,至今站在这书房前,还是会和当初第一次在这里见到他的时候那样的紧张。

    “叩叩叩……”

    “进来。”

    “建天,这是我给你泡的人参茶,你趁热把这些都给喝了吧。”舒落心推门而进,将自己带来的茶杯摆在谈建天的桌子上。

    “知道了。”谈建天听到是她的声音,从始至终都没有抬起头来看她一眼。

    但即便是这样,舒落心也不气馁。

    说实话,其实她和谈建天都结婚了这么多年,也一直像是现在这样不冷不淡的相处着。

    在舒落心站在这个书房里的时候,谈建天的表现一直都很正常。

    但细心的舒落心还是发现了,谈建天刚刚掩藏起来,却没有掩藏的比较严实的东西。

    在谈建天面前的一本书籍上面,多出了一个角落。

    那个角落,看样子是一张照片。

    如果舒落心没有猜错的话,那应该是谈逸泽的母亲的照片!

    因为这张照片,舒落心也有一张。

    只不过,这张照片早就被她给毁掉了。

    而谈建天的那一张,至今保留。

    而且看样子,他一个人躲在这书房里的时候,可不少拿着这张照片看着。

    你瞅瞅,刚刚就差一点被她给撞见了。

    谈建天一个激灵,就将这照片给藏到了书本下面。

    看着那露出来的照片一角,舒落心的脸色微变。

    贱人!

    活着的时候霸占着谈建天不够,现在死了还要霸占着他?

    没门!

    给她等着,等谈建天要是将它给忘记在家里的话,她一定将那个贱人的照片给撕掉。

    看看她这个死鬼,以后还怎么霸占着谈建天。

    或许是因为心里的恨意,让舒落心忘记了其他。

    这个时候她一直都盯着那个照片的角落,也让谈建天意识到了什么。

    男人将那本书拉了过来,将照片给掩盖住,接着便开口:

    “没事的话,出去吧。”

    他,这是在下逐客令了!

    “我……”舒落心本来还想着要退出这个房间的。

    毕竟,谈建天的脾气她也是知道的。

    若是真的惹到他恼了的话,没准她在这个家也是呆不住的。

    聪明如舒落心,在这个时候是不会明着和谈建天斗的。

    只是转身准备要离去的她,这才发现自己的手上还拿着一份文件。

    都是那个该死的贱人。

    害的她舒落心,差一点连正事都给忘了。

    在心里又将谈逸泽的母亲给唾骂了一遍之后,舒落心这才开口:“其实是这样的,我今天是真的有点事打算找你商量。”

    舒落心折了回来。

    “什么事情。”谈建天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终于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

    “是这样的,当初念兮怀孕的时候,你不是送了她一份礼物么?现在雅安也怀孕了,我就是想说也弄一点送给他们小两口。”

    若真是小礼物,谈建天也不见得不会答应。

    想着,谈建天点了点头:“其实我也在想,要送点什么东西给她好。”

    听到谈建天的这话,舒落心乐了。

    谈建天也有这个想法?

    这么说,今天的计划已经朝着胜利迈出了一大步?

    “我就知道你也会这么想所以我今天特意到律师那边询问了一下,你看这份是我拟的。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就在上面签个字就行了。”

    舒落心兴致冲冲的将自己拟好的那份文件摆在了谈建天的面前。

    只是她或许没有想到,就是因为她的这个动作,让谈建天的眉头皱了一下。

    这不是摆明了,她舒落心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给计划好?

    要不是因为这份文件还需要他谈建天签字的话,没准她还会来个先斩后奏不成?

    按耐住心中的不满,谈建天耐心的翻开了舒落心拟好的文件。

    不过这份文件谈建天只看了三页,还没有这份文件的三分之一处,他就停了下来。

    “怎么?这份文件有问题?”舒落心见谈建天的动作一顿,便开口问道。

    “也不是文件有问题,就是我不同意将这几处东西,都给了小南他们。”谈建天放下手头的笔,将那份文件收拾好送回到舒落心的手上。

    一番话,顿时让舒落心变得恼。

    “可这些东西我已经请了律师,还有估价的估算过,这些东西和当初你送念兮的是一样的价值。”就算多,也是多了那么点。

    这是,舒落心一早就预算好了的。

    当初陈雅安还不明白她明明可以在上面写的多一些东西,为什么却不肯。其实,也就是为了谈建天不同意的时候,她能多一个反驳的理由。

    你看,现在这理由,不就用上了?

    这没脑子的陈雅安,还以为将东西写多了就好!

    真是笨的够彻底的。

    “不是价值的问题。”谈建天无奈的揉了揉自己被舒落心吵得有些发疼的脑袋。

    “不是价值的原因,那是什么?”舒落心反问。

    不过问出这话的时候,舒落心也意识到自己的气焰有些过分的嚣张了,当即改了口说道:“其实我也不是非要弄点什么东西给小南他们。建天,你也记得当初念兮怀孕的时候,你可是当着雅安的脸送了念兮礼物。现在雅安也怀孕了,你总不能什么东西都不给吧。这样,岂不是让她说咱们家偏心?”

    “我也没说不送他们东西。”

    “可是……这……”舒落心拿着自己手上的那份文件,她都已经将这些都办的个差不多了,就差他点头还有签名了。

    就这样,难道谈建天还不应准?

    “好了,你不用说了。孩子们的事情,我会看着办的。没事的话,你还是早点去休息的比较好。”谈建天最终用了这一句话结束了两人的对话。

    你会看着办?

    要是全部的事情都是由你谈建天看着办的话,那将来岂不是所有的谈家财产都要给了顾念兮他们?

    舒落心手上握着那份文件,手慢慢的收紧。

    她不满!

    为什么现在她都成为了这个家的女主人这么多年了,谈建天还这么不顾她的感受!

    “……”谈建天抬起头来的时候,就看到一直都站在原地,不肯离去的舒落心。

    “还有什么话想要说的么?如果想说,就说出来吧。但不要忘了,当年我答应和你结婚的时候,你说的那些话。”谈建天好歹也是游走在商场上那么多年,早已练就了狐狸一样的本领。

    这舒落心心里头大致在想些什么东西,他一看就大致知道了。

    谈建天一般对家人不出手。

    可一旦出手,就势必将所有的火焰都给灭了。

    你看,这舒落心本来还信誓旦旦的想要和谈建天来一场辩论,被他一句话搅和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最终,她带着她手上的那份文件,离开了。

    而谈建天则在她的离去之后,缓缓的从舒落心刚刚一直死命盯着的那本书的下方抽出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女人,身上一身淡粉色的旗袍,三十出头的年纪,粉黛未施。

    虽然算不上倾国倾城,却是越看越有韵味。

    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就算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心窝里还是只有她一个人……

    “老婆,看到了么?咱们的小泽现在也当爸爸了,过的很好。他的身边,有一个很懂他的女人陪着,我现在也算放心了。再过不久,我就要下去陪你了。希望到时候,你不要嫌弃我……”

    书房内,男人的声音沙哑。

    但依稀可以听得出,那是这个男人在独自一个人的时候才敢释怀说出的话……

    只是男人并不知道,当他说着这番话的时候,那个刚刚从这个房间走出去的女人并没有离去。

    在听到男人的这一番话之时,她瞬间便将自己手上握着的那份文件掐成了一团。

    ——分割线——

    “兮兮,你怎么了?”今天一进门,谈逸泽就发现了顾念兮的异常。

    往日,她都会抱着儿子在门口玩,有时候是逗着二黄,有时候是等着他。

    但今儿个不是。

    儿子一个人躺在小床里,挥舞着小手表示自己抗议妈妈的不理会。

    而顾念兮则一个人有些没精神的靠在沙发上,揉着脑袋。

    “好像是感冒了,头晕晕的。”怕是感冒,所以她不敢抱着儿子,怕将自己的感冒病毒传染给他。

    “怎么回事?今天早上还好好的?”早上还是他亲自将顾念兮从部队给送回来的。下车的时候,她的精神还挺不错的,还说今天想要到菜市场给他些排骨炖汤。“该不会是,昨晚上着凉了吧?”

    想来想去,就只有昨晚。

    寻常的时候,天气只要稍稍凉了,他就会提醒她多穿衣服。

    “好像是。”这一点,顾念兮不反驳。谁让谈参谋长昨晚上喝的不省人事,却死活不肯松开抱着她的手?最终,她没有办法只能任由着他那么抱着她睡着了。

    “我去把老胡找过来给看看。”说着,谈逸泽掏出了手机。

    顾念兮一生病,就算是小病,对他来说都像是大事。

    “不用了,就一小小的感冒。”

    她拉着他的手,将他的手机夺回。

    一点小感冒就惊动这城里头有名的医生,想闹笑话不是?

    “那要不,你好好的休息一下?我去给你弄点姜茶。”谈逸泽建议。

    “那……好吧。”顾念兮是不喜欢吃药,不过对于姜茶,她倒是没有多大的抗拒。

    在顾念兮的印象中,小时候妈妈煮的姜茶都会放很多很多的糖,就算辣也是微辣,还蛮好喝的。

    而且据说姜茶还不算药,喝了要是这感冒会好的话,也不影响她给儿子喂奶。

    所以顾念兮便很爽快的答应了谈逸泽的这话。

    可当谈逸泽从厨房里端出他秘制的那碗姜茶的时候,顾念兮真的恨不得将自己的舌头给咬断了。

    那黑乎乎还有水,还有浓烈的姜味。

    谈逸泽你确定,这只是姜茶,不是姜汁?

    看着那一碗姜水,顾念兮怯怯的吞了吞口水……

    这东西喝下去,会不会闹出人命?

    ------题外话------

    这个月要结束了,票子票子,年会票子月票,都来吧~!→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