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297章 谈逸泽的后宫

    “不用太感动,把赶紧把这都给喝了。”

    见顾念兮一直都盯着自己煮出来的姜茶看,谈逸泽很热情的将一整碗都放到了顾念兮的面前。

    “老公,你确定这东西能喝么?”

    “别一脸的嫌弃,这东西真的有效。我们在队里感冒的时候,就只喝这东西。一碗就见效了,连医生都不用看。”其实这个秘方还是他们以前队里的一个小同志告诉他们的。这里面除了放姜之外,还放了一些葱白,发汗用的。

    对于这东西的疗效,谈逸泽可是非常自豪的。

    反正只要和部队挂上钩的,他就非常的喜欢。

    这些东西的疗效,谈逸泽是亲眼见证过。只不过,煮这东西,他还是头一回。

    因为他谈逸泽的身体可不是那么的娇气。感冒,那是千年难得一次。

    要是一般的感冒,闭上眼好好的睡一觉就好的差不多了。

    要真到要和这玩意,也是到部队里的食堂去交代一声,待会儿小刘就会端着这样的一碗东西送到他的面前。

    因为没有经验,谈逸泽压根就不知道这东西具体要放多少的量。

    不过刘嫂在厨房里准备的东西倒是挺齐全的,谈逸泽随手一抓就是一大把。

    鉴于顾念兮的情况看上去好像挺严重的,所以谈逸泽给她加大了药量。

    姜是一大捆,再加上葱白两把。用两碗水,熬成了现在的大半碗。

    顾念兮一听这东西的做法,当即背脊冒起了冷汗。

    谈参谋长,你这到底是煮姜茶呢,还是干闷大葱?

    “好了,赶紧喝下去。不喝的话,我可是要收拾人的。”谈某人见顾念兮一直没有动静,便催促着。

    “老公……”

    顾念兮还想说些什么话的时候,陈雅安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们看到妈了没有?”陈雅安踩着高跟鞋就从外面风尘仆仆的走了进来的样子,好像是后面有一头雄狮在追着她跑似的。

    “估计在楼上。”顾念兮随口一答,就看到陈雅安一下子往楼上跑去。

    “真没礼貌。”顾念兮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嘟囔着。

    进了门连喊一声都不会。

    问了别人之后,也不知道说一声谢谢。

    这陈雅安自从怀孕之后,简直就将自己当成了这个家的掌权人,不喊她顾念兮也就算了,现在连谈逸泽都不问候一声,实在有些不像话。

    不过很明显的是,谈某人的关注点和她不在一个点上。

    听着顾念兮在嘟囔,本来抱着儿子哄着的谈逸泽便立马瞪大了眼珠子,道:“别管人家的闲事,赶紧照顾好你自己。快点把这东西给喝了。”

    见谈逸泽有些认真的样子,顾念兮无奈的低头喝了一口。

    不过这一口的味道,就让她压根就不想要再喝一点。

    因为这东西的味道,实在太他妈的惊悚的。

    辣的,比辣椒还要极品。

    “谈逸泽,你是不是将刘嫂那边刚买的那些姜都给放进去了?”顾念兮时常进出厨房,厨房里的东西她是最清楚的了。

    “也没有全部,就放了四分之三。”谈某人云淡风轻的甩出了这么一句,然后便和逗着儿子玩,仿佛他刚刚的那一番话只不过是在和他的下属谈论今天公事的内容。

    可顾念兮在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却如同雷劈。

    刘嫂今天买来的姜可是有两大塑料袋。放了四分之三的意思是,他这碗姜茶里就浓缩了一袋多的姜的精华?

    “老公,这东西放得有点多了……”顾念兮小声的抗议着。

    这里头的姜,那可以当多少条鱼的佐料?炒多少的鸡肉?

    可却被他家的谈参谋长拿来干煸了!

    “你可以选择不喝下这东西。”看着顾念兮那一脸的嫌弃样,谈逸泽总算挤出了一句像是人说的话了。

    不过他接下去开口说出的另一句,让顾念兮原本开始上扬的嘴角,又老老实实的垮了下来。

    在顾念兮期盼的眼神中,他是这么说的:“不过你要是不喝下这东西,就别想抱我的儿子。”

    “那也是我儿子好不好?”顾念兮急了。

    不给抱儿子,她这日子可怎么过?

    自从生下了儿子之后,她的脑子里可就只剩下这个儿子了。

    “是,他是你的儿子,不过你要是不喝的话,我就不给你抱。”谈逸泽挑眉,那样子得瑟就像是在告诉顾念兮:我就是不给你抱,你能拿我怎么办?

    “谈逸泽,你欺负人!”

    她朝着他吼着。

    可那男人压根就像是没听到似的,和儿子玩着。

    不知道这父子俩是不是故意寻她顾念兮开心,在被顾念兮瞪着的时候,这爷俩不知道笑的有多开心。

    最终,顾念兮只能豁出去了,将一整碗的姜茶往肚子里头咽。

    没办法,谁让她斗不过他们家腹黑的谈参谋长?

    眼见顾念兮将一整碗的姜茶都给喝了,谈逸泽长臂一伸,直接将一颗糖送进了她的口中……

    将一整碗的姜茶喝进去,顾念兮觉得喉咙烧得慌。

    特别是,因为谈逸泽拿着孩子要挟自己喝那么难吃的东西的时候,顾念兮是很生气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当谈逸泽往她嘴里送上一颗清清凉凉的薄荷糖的时候,她心里所有的怨言都烟消云散了……

    最终,两个人依偎在沙发上。

    ——分割线——

    “妈……”

    “妈,你在房间里头么?”

    陈雅安今天一下班就直接往家里赶。

    要是寻常,她才不会在这个钟点声回来呢。

    谁不知道,这个钟点,刘嫂正在厨房里头忙着烧菜。

    要是这个点回来的话,就要被喊进厨房里头帮忙。

    所以每天下了班,就算是早退可以回家,陈雅安都喜欢在外面多逗留一下,就是不想回家做饭。

    可今天,她的归心似箭。

    要不是今天公司里有个会议,谈建天和谈逸南都会参加,陈雅安也不得不出席的话,她没准早就到家了。

    今儿个她之所以这么心急的想要回家,无非就是想要问一问舒落心事情到底进行的怎么样了。

    昨天舒落心就弄好了一份文件,说是要让这谈建天将这些东西送给她当礼物。

    虽然这过户人的姓名是谈逸南,当时陈雅安还是有些生气的。

    不过想想,只要到了谈逸南的手里,也就和她手里差不多了。

    反正到时候她要是不想到谈氏总公司上班,不还能到一个小公司直接当老板娘去?

    那,多气派?

    最起码,比每天拿着固定的薪水,还每天都要忍受着明明身份不如自己的人,却在当自己的上司,给自己摆脸色好不知道多少倍。

    不过,今天这舒落心是怎么回事?

    怎么她敲了这么久的门,她都没有动静?

    虽然以前舒落心也不少给她这样摆脸色看,不过这样的情况自从她怀孕之后,已经少了许多。

    今儿舒落心这是怎么回事?

    “妈,我进来咯?”陈雅安其实就i是想要试探一下舒落心在不在房间里。

    这么安静,估计舒落心应该不在。

    不过一推门,看到坐在化妆台前发呆的舒落心之时,陈雅安有些意外。

    原来,她在?

    可为什么在里面,连一声都不“吱”?

    该不会是,这老女人又准备拿她陈雅安开刷吧?

    “你怎么进来了?”也许是刚刚的推门声将舒落心的神志拉了回来。

    见到陈雅安这会儿站在她的房间门口,脚上还踩着高跟鞋,舒落心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你怎么回事?都怀孕了,还穿这样的鞋?难道,是不想要孩子了?”

    怀孕的人,一般都不会穿这样的鞋。

    “妈,今天去上班走的急,所以没注意就穿上它了。”被舒落心这么提醒着,陈雅安才发现原来自己从进门到现在都没有将鞋子给脱了。

    为了不让舒落心在再说自己,陈雅安将鞋子脱掉了,放在舒落心的房间门口,这才走了进来。

    其实,她不是没有注意才穿上这高跟鞋的。

    主要还是因为,今天是明朗集团这个季度的全体会议。

    陈雅安的身高还可以。

    不过她是怕被公司里太多的女人给埋没了。所以今儿个她才铤而走险,穿上了高跟鞋。

    原本她是以为,偶尔穿一次,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再者,她是在外面穿的,又不是在家里。

    舒落心哪里会知道?

    可没有想到,自己还是先露出了马脚。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不是鞋子,而是那些东西。

    想着,陈雅安大步朝着舒落心的身边走了过去。

    “有什么事情么?”舒落心见她走了进来,倒也不例外。

    伸手,她拿起放在身侧的参茶轻抿。

    其实,陈雅安的想法一点都瞒不住她。

    她反问陈雅安,就是想要看看这些东西到底在她的心里头占据了多大的分量。

    被舒落心这么一问,陈雅安倒是不好急着开口。

    “妈,我就是看看您在不在家。有人送我爷爷一些鹿茸,他老人家让我给送点过来孝敬您。”

    陈雅安说的好听。

    其实这些压根就是她自己买的。

    她以为,舒落心真的不知道。

    陈家早就衰落了,还有谁会给陈家老爷子送这么贵重的东西?

    再说了,陈家要是真的有这么好的东西,他们不会自己先给瓜分了,还能留到这个时候给她舒落心?

    这陈雅安无非就是想要看看她舒落心到底有没有给她办成了那些事,拿这些东西来讨好自己。

    也为她陈雅安自己,长长脸。

    越听,舒落心也不是滋味,便直接开了口:

    “有什么事情,你还是直说吧。”

    她就那点心思,难道还怕别人看不出回来?

    “妈,其实我就是想问问,爸那边的事情您办的怎么样了?”看吧,她就打着钱的主意。

    “说实话,被驳了回来。”说到这一点的时候,舒落心心里就来气。

    凭什么给她的儿子就遮遮掩掩的,可给那个贱人的儿子他谈建天就那么阔绰?

    难道她呆在他谈建天身边那么多年了,还不如一个早已死去的人?

    “妈,您在开玩笑么?”听着舒落心的这话,陈雅安冷笑。

    在陈雅安看来,舒落心昨儿个拟好的那些东西,比起整个谈氏简直就是冰山一角。

    就这点东西,谈建天也会吝啬?

    再说了,这些东西可是落户在谈逸南的名字上,还不是他陈雅安。谈建天至于像这样的难缠么?

    在陈雅安看来,这舒落心现在该不会是在玩她吧?

    故意不告诉这些诶东西其实已经放到了谈逸南的名字下,就是想要和她的宝贝儿子私吞了这些东西。

    “我开你玩笑?你还是好好掂量着自己的分量,就你那样我会开你的玩笑?”舒落心听着陈雅安的话,便是一阵冷笑。

    她心里本来就在谈建天那边受了气,无处可依发泄。

    这陈雅安倒好,还总是在她的心里堵石头。

    现在,竟然还敢怀疑她舒落心?

    到这,舒落心真的恨不得狠狠的甩这陈雅安几巴掌。

    这女人也不知道会不会看脸色?

    她舒落心从来就不觉得她会是谈逸南的良人。

    要不是她现在怀上了谈逸南的骨肉的话,她压根就不会正眼瞧她。

    “妈,您不会说的是真的吧?就那点东西,爸爸真的不肯给我们?”到这,陈雅安似乎才意识到这舒落心并不是在开玩笑。

    “妈,爸爸怎么可以这样?为什么嫂子和大哥能有的东西,为什么我就没有?”不公平!

    一点都不公平!

    陈雅安的脸上,已经摆明了她的不甘愿。

    “我倒是想要问问你,你自己在你爸的面前是怎么表现的?让你爸不信任,难道还能怨别人不成?”其实,舒落心比陈雅安好的是,她有最起码的自知之明。

    她知道谈建天之所以不肯将那么多的东西放手给谈逸南,除了有那个贱人的关系,还有些是因为谈逸南和自己儿媳妇。

    比起顾念兮,舒落心知道自己的这个儿媳妇脑子真的太过简单了。

    就这样的人,难道还想要当一个公司的掌权人?

    未免,也太看得起陈雅安了。

    “我的表现怎么了?顾念兮能做到的事情,我也能做到。是你们自己小心眼,是你们自己看不起我。”

    陈雅安貌似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这会儿竟然不顾一切的朝着舒落心吼了起来。

    只是她貌似不知道,这样只会惹得舒落心的讨厌而已。

    “你能做到?拜托你自己好好正视一下你自己,连上班都是迟到早退,人家顾念兮在家上班都比你准时。”现在顾念兮需要给儿子喂奶,所以还是照样呆在家里。不过要是有早会,她就会很早的带着笔记本,借用谈建天的书房。在里面一呆,就是大半天的时间。

    就算是在家里上班,顾念兮每天该完成的任务,都会准时的完成。

    而陈雅安竟然拿这样的人和自己比?

    “你能做什么?我问你,你到底能做什么?你连在家里刷碗一次都没有,就成天在外头瞎逛着,你以为这些我都不知道?”既然大家都说开了,舒落心也不藏着。

    干脆,一次将所有的事情给说出来算了。

    被舒落心一连质问了好几声之后,陈雅安原本嚣张的气焰总算是平复了下来。

    只是在房间里大声吵闹的两人不知道,他们刚刚的这一番话让准备送喝完了姜茶的顾念兮去三楼休息的谈逸泽给听到了。

    当然,顾念兮也听到了。

    不过,他们两人的关注点都不在这陈雅安和舒落心在辩论什么。他们关注的是,这陈雅安竟然和舒落心这么大呼小叫的。

    “老公,她们婆媳的关系还真特殊。”回到了卧室里,顾念兮是这么评论的。

    明明两人的关系都处于崩裂的边缘,却还能每天这么相安无事的相处着。

    不是有共同的利益,就是有正一起计划着什么。

    而谈逸泽在听到他们两人刚刚在卧室里大吵大闹之后,就算回到了房间里都是嘴角轻扬着:“我就是觉得,这女人蠢的要死,这舒落心怎么就没有掐死她?”

    不过这也好,让这两个人在窝里斗,也省得他谈逸泽出手,不是么?

    大掌一伸,男人将顾念兮给拉进了被窝:“好了,赶紧睡。睡完了要是还不舒服,那待会就将老胡过来了!”

    这是顾念兮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而后,她便在身侧那个温暖的怀抱中,跌进了昏昏沉沉的睡梦中……

    ——分割线——

    “兮兮小泽,半个月之后就是咱们宝贝的百日宴了,我想在家里弄几桌。到时候,就跟上一次一样,将那些人都给请过来就行了。”这天,谈老爷子吃饭的时候见到今天一家人都到齐了,便兴奋的说着这些。

    至于这个宝贝金孙的名字,其实谈老爷子已经命人算好了。

    这孩子可是谈家第四代长孙,自然要有个好名字。将来不管是做官还是经商,都能顺风顺水的。

    现在名字已经拟好了几个,谈老爷子是打算在这最后的半个月里,从中选出一个最好的。到时候,这名字就是他们第四代长孙的名字了。

    不过这一点,他还没有告诉顾念兮他们,就是想要将这个当成最大的惊喜,在孩子的百日宴上送给他们两。

    “爷爷,要不这次不在家里办。”顾念兮还没有开口应好的时候,谈逸泽先开了口。

    一句话,倒是让一家子的人有些意外。

    你想,谈逸泽一直都是不主张铺张浪费的。

    而这样的人突然要求到外面吃饭,这实在是有些惊讶。

    “不在家里办,那你想要在什么地方办?”谈老爷子问。

    谈逸泽的视线扫了一眼顾念兮,见她也正迷茫的张望着自己,便勾唇道:“云阁!”

    两个字,倒是让家里的人神色变得有些五花八门。

    要说这云阁的菜色,是不错。

    陪着客户吃过几次的谈逸南以及谈建天,还是蛮欣赏谈逸泽的这个决定。

    不过比较之下,这向来讲究排场的舒落心以及陈雅安,嘴角确实讥讽一笑。

    他们还以为这谈逸南能为自己的孩子铺张一回,会请大家上什么五星级的酒店之类的,哪想到就是云阁?

    虽然说这云阁菜色是不错,就是没有那五星级酒店给人那样的档次。

    至于谈老爷子,倒是有些好奇。

    向来谈逸泽都不是很喜欢在外面吃饭,怎么会在这个时候选择这个地点。

    而顾念兮则在谈逸泽说出“云阁”两字,还有他对自己勾唇一笑之时,背脊凉飕飕的,像是被全部看光光似的。

    哎妈的不好,谈参谋长知道了!

    “上一次吃过,真的觉得哪里的菜色挺不错的。而且价格不贵,还挺好的。再说了,在外面办的话,家里也不用搞的那么麻烦。”每一次人走了之后,家里都乱糟糟的。

    到时候他老婆还要和刘嫂两个人大嫂一整幢的楼房,谈逸泽光是看着就觉得心疼。

    再说了,以前不知道也就算了。

    现在他知道云阁是顾念兮的,若是能让儿子的百日酒也在那里举办的话,那对顾念兮应该有很大的意义。

    “也对。那好,咱们就这么决定了,过几天我就给云阁打电话,先把这事情给确定下来。”谈老爷子对于他的宝贝金孙的事情,一点都不含糊。

    随意就拿起个小本子,开始在上面记着,生怕这两天自己一忙起来,就将这些事情给忘了。

    “谢谢爷爷。”谈逸泽说完这话,又自然而然的看向顾念兮。

    他没有再说什么,不过光是他的表情,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分割线——

    “我都跟你说了不下一百遍了,这钱不是我拿的。”城市某郊区的公寓女,一女人扯大了嗓门和电话辩解着。

    “真的没有,我要钱我不会向你拿么?再说了,区区两万块我霍思雨怎么会看上眼?”她说的很激动,连身边的东西被她撞掉了都不知道。甚至连花瓶也都被她扫落在地上,变成了碎片。

    她在怒骂,也吓坏了此刻呆在房间里的宝宝,宝宝扯大了嗓门哭着。

    一直都在厨房里忙活着的保姆也在听到了这个房间传来的声响之后,大步走了进来。

    见散落在地上的那些东西,还有身旁那个哭的奶声奶气的宝宝,就要跌倒在那女人刚刚打碎的那一堆花瓶碎片中,保姆迅速的上前,将宝宝给拉回。

    随后,也不管这女人到底和电话里的男人在吵些什么,径自抱着孩子到了厨房里。

    为了哄骗孩子开心,保姆还弄了一些糖水给他喝。

    其实在这个家,她这当佣人的也看不下去了。

    这个每天都将自己浓妆艳抹,还穿着特露的衣服的女人,怎么看都像是男人养在外面的野女人。

    只是这样的女人,却每天都在这里作威作福的。

    明明就是个见不得光的,却还每天要死要活的折腾着这些佣人。这还算好的。

    佣人也就算了,最起码是没有血脉关系。

    可这个女人简直天理不容。

    每一次只要心情不好起来,这个女人就会打孩子。

    这个孩子已经有一岁多了。

    至今,还不会开口说话。

    前一段时间抱到医院去了,各项检查都没有问题。

    不过医生说了,这和这孩子现在所处的环境有关。

    也对,这孩子从小就被这个非人的妈虐待,寻常在家里是一句话都不会和这个孩子说,也不会教孩子,除了光顾着将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迎合男人之外,这个男人还会做什么?

    “真该死的。不就两万块么?少那点钱会少块肉么?”霍思雨打完了电话,将手机随手摔倒沙发上,语气还是有些愤恨不满。

    今天这事,还不是因为那老男人的手提包里少了两万块么?

    这老男人,真他妈的恶心。

    跟她霍思雨上床的时候,一个劲“宝贝”,“宝贝”的叫魂。

    可一涉及到钱的问题,就这么的斤斤计较。

    说实话,这两万块就是她霍思雨拿的怎么了?

    她的银行卡里是有钱,不过前两天去At取款的时候,碰巧里面没有钱。

    而老家那一家子姓霍的人,又死命的催着,说是她的小妹要到大城市念书,急需要钱。

    没有办法,霍思雨只能从那老混蛋的包里给拿了点钱。

    只是没有想到,这老混蛋竟然还是发现了。

    而且,第一个怀疑的还是她霍思雨。

    果然,人家都说野合的,不如原配的。

    说到底,这老男人现在最信任的,恐怕还是他家的那一位。

    “大嫂,还不把这里的地给清一下。我每个月雇佣你那么多钱,难道连这点事情都要我亲自做么?”

    霍思雨就是这样。

    每一次自己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她都会拿着别人来发火。

    而这家里的佣人,除了要给她大嫂屋子,伺候她和孩子的吃喝拉撒睡,还要受她的窝囊气。

    也正因为这样,在这里工作的好些人,就是因为受不得这窝囊气,才宁愿不要工资如此丰厚的工作。

    大部分来这里工作的人,不到两天就走了。

    而今天在这里工作的大嫂,可以算是呆在这里最长时间的,有半个月了。

    不过做到这个月底,大嫂也不想做了。

    不是因为这活太累,而是真心觉得没有这样被人踩着自尊的活着。

    听着疯女人在外面叫骂,大嫂无奈的放下了这个才刚刚学会走路,但亲生母亲却从来不会正眼瞅她的孩子。

    都说,虎毒不食子。

    可这女人,现在还真的有些丧心病狂了。

    “大嫂,地扫完了。就把这串葡萄给洗了。对了,今晚上先生回来了,可能要喝酒。你一会儿到菜市场买点下酒菜回来。”

    霍思雨坐在沙发上修着带有指甲彩绘的指甲,一边朝着佣人吩咐着,宛如高高在上的女皇。

    她以为,这里的用人跟都应该羡慕她现在的生活才对。

    可她没有想到,当她享受着这些的时候,佣人却是打从心里的鄙夷着她。

    什么“先生”,她说着也不害臊。

    那男人大了她不止三十岁。知道的便晓得她是那老男人的情人之一,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她的爷爷呢!

    她竟然还能和这样的老男人做下去?

    再者,和这样的老男人在一起,整个小区都知道那个男人现在还有家世,可她竟然大言不惭的在这里称呼他为“先生”。

    还一副女主人的架势?

    大嫂在心里想,要是她的女儿敢这么和老男人野合在一起的话,她绝对将她给弄死,省得出来丢人现眼。

    靠伺候老男人过的上现在这样的生活,有什么好炫耀的?

    或许是大嫂长时间没有回答,引来了霍思雨的猜忌。

    这会儿,霍思雨放下了手上的指甲刀问道。

    “在哪里磨蹭什么呢?我说的话难道你没有听到么?”

    那咄咄逼人的架势,就连慈禧太后的自叹不如。

    “我知道了。”大嫂心里有怨言,但还是这么说。

    不过也就做到这个月底了。

    做到月底,不管给她多少钱,这样的窝囊气她才不想受。

    “哇哇哇……”

    就在大嫂准备收拾到东西出门的时候,就听到厨房里传来了孩子的哭闹声。

    连忙放下了钱包去厨房的大嫂看到了是跌倒在地上的小宝宝,大概是磕到门框了,最里破了一大块的皮,血不住的的往外流。

    光是看着,就让人心疼。

    “霍小姐,这怎么办才好?”到底不是自家的孩子,她也不知道这盖子该怎么处理才好。

    “怎么弄成这样的?你这孩子真的不让人省心。”本以为这孩子都摔成这样了,霍思雨会急忙将孩子带到医院去才对。

    可没有想到,她竟然抓过孩子就往她的屁股上打。

    “啪啪啪……”

    一下下的,都实打实的落在小孩子的屁股上。

    原本白白嫩嫩的肉,此刻上面布满了红痕,也肿的老高。

    “霍小姐,还是将孩子给送医院比较好。不要因为生气,耽误了。”看不下去了,大嫂出言相劝。

    不是看在霍思雨给她钱的份上,而是看在这孩子的份上。这么丁点大的孩子,她懂什么?

    这孩子的嘴巴还在流血。

    你看,地上都滴了一地。

    这么半点大的孩子,有多少的血可以流?

    “你拿着这些钱带她上医院挂号吧。该怎么处理,你自己看着办。只要回来的时候,不要忘记买点下酒菜就行了。”

    那老男人说过今晚会到她这里来吃饭。

    今天又因为两万块的事情两人闹得很不开心。

    所以,霍思雨想着趁着这一次的机会,好好的缓和一下两人的关系。

    到时候,绝对是少不了酒的。

    再有个下酒菜,到时候男人喝高了的话,和她上上床,第二天什么事情也就没了。

    眼下是个重要的节骨眼,霍思雨可不想因为这孩子的那点事情破坏了自己的计划。

    至于这个孩子……

    霍思雨打也打累了,将她交给了大嫂之后,就自顾自的走进卧室里,琢磨着今晚要穿怎样的睡衣,才能让那个老男人一见到她就想要跟她做。

    看着站在镜子前,不管的拿着睡衣比划着的女人,大嫂最终无奈的摇了摇头。

    起身,拿着霍思雨给的那些钱,她抱着孩子离开去医院做检查了。

    而霍思雨听到房门被关上的时候,脸上的笑意也消失了。

    说到底,那毕竟还是她的孩子。

    当初,她也像是别的家长一样尽心尽力的抚养过。

    可无奈,这个孩子都快要两岁了,还不会说话。

    这期间,霍思雨没少带她去看医生。

    可每一次,都无果而终。

    到现在,她已经将这孩子归进了哑巴的一类。

    在当今这个社会,在霍思雨看来这个孩子已经失去了基本的竞争力,自然不想将自己的心思花费在这。

    还是,尽可能的将她自己给武装好。

    等到将来用了一大笔资金,要什么没有?

    就算要抚养这孩子一辈子,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霍思雨又是心安理得的试衣服。

    ——分割线——

    顾念兮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

    谈逸泽中午说过会回来吃饭,这会儿已经坐在顾念兮的身边。

    当然,因为顾念兮刚刚还睡着,他进门发现儿子醒了,便自己给他泡了牛奶喝。

    也许是知道顾念兮身体不舒服,小宝宝喝着牛奶也没有多大的反抗。

    当然,也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现在抱着他喂奶的人,是谈逸泽。

    只要见到谈逸泽,这孩子就目不转睛的。

    一手还很不安分的扯着谈逸泽的衣服。

    现在已经夏末,天气有些转凉,不过谈逸泽还是穿着部队里派发的短袖。比较深色的迷彩,袖子上还有一面国旗。

    而小宝宝抓的位置,正是这面国旗。

    看着儿子对国旗竟然是那么的感兴趣,谈逸泽的唇也高高的勾起:“要是喜欢这东西,长大和老子一起当兵,怎么样?”

    “当兵其实很好玩,有坦克开,有时候还能开飞机。”提到军队,谈逸泽的双眸总是那么的明亮,滔滔不绝的,说到激动的时候还差一点将儿子的奶瓶给丢了出去。

    而顾念兮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这谈逸泽正在对她的儿子进行一番奢靡,想要把他给拐进部队。

    顾念兮当机立断的就将儿子从谈逸泽的怀中给抱了过来。

    “做什么呢?他还小,老是说这些要是把他给吓坏了可就不好了。”在她的眼里,孩子还那么小,就该是这样被她抱在怀中逗着哄着的。而不是被谈逸泽那样,抱在怀中,从这么小的年纪就要什么是民族大义,什么是改革开放,什么是解放思想。

    “什么吓坏他?他自己喜欢听的好不好?”对此,谈逸泽表示自己很无辜。

    “我怎么看不出他喜欢了。”顾念兮嘟囔着。

    “你自己看……”谈逸泽指着被她抱了过去,却还死死的抓住了谈逸泽衣服上面的那面国旗的小手,还有他一直都盯着谈逸泽的那双大眼珠子。

    “儿子,你要选择了你爸,将来可不要哭着来找我了。”

    小小的人儿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依旧抓着谈逸泽袖子上的国旗,甜甜的笑着。

    “你看,我儿子就是喜欢这些。”谈逸泽说。

    “去你的,从小就给他灌输这些,他不知道好玩的事情,当然对你的那些东西感兴趣了。要不老公,你给儿子买几本故事书吧。以后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给他念一个。”

    顾念兮想着前一阵子的母婴书籍,道。

    “那……好吧。”谈逸泽在脑子里琢磨着要买什么故事书,一看儿子对着国旗甜甜的笑着的小脸蛋,顿时勾唇:有了!

    “对了,你身子还不舒服么?我正打算给老胡打电话。”因为顾念兮睡的有点晚,谈逸泽几次探了探她的头,没有发烧,却一直没有睡醒,让他有些担心。

    刚刚他还打算给儿子喂了奶,就去找老胡过来的。没想到,她就这时候醒了。

    “我没事了。出了一身汗,感觉好多了。”不得不承认,谈逸泽秘制的姜茶,效果还真的出奇的好。

    “是么?那我过会再去给你弄一碗。”谈某人笑的很真诚。

    可顾念兮一听却是背脊一凉,赶紧开口道:“不用了,不用了。我已经好了,就不用吃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想到那碗黑乎乎的东西,顾念兮就是一阵恶寒。

    那样的东西再来一碗,估计是会出人命的。

    对于顾念兮的这个反映,谈逸泽有些无辜。

    他只是给顾念兮弄个感冒药喝,又不是带她上断头台,为毛她一脸惊悚的看着他?

    “老公,我听爷爷说,你最近可能有喜事。”顾念兮见儿子喝完了奶已经睡着,只是小手还扒着谈逸泽的袖子不肯松手。

    谈逸泽对自己的儿子,也表现出了十足的耐心,任由他这么抓着他的袖子。为了不让儿子手酸,他还特意放低了身子,半蹲在一边。

    “……”谈逸泽没有说话,只是唇角稍稍勾了勾,算是肯定了顾念兮的话。

    “是什么喜事?”有时候,顾念兮真的看不穿他。

    明明都结婚了,孩子也生了,可这个男人永远就像是一团迷雾。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谈某人神秘一笑,买弄玄虚。

    “不会是你在外面给我搞了个什么小情人之类的吧?告诉你,我可不准你给我弄个什么后宫,还玩什么翻牌伺候的游戏。”顾念兮急了,到底是什么好事?

    为什么这两天,不管是爷爷还是谈建天,看到她的时候都是笑嘻嘻的?

    别人都知道谈逸泽好事将近,为什么她顾念兮不知道?她还是谈逸泽的结发妻子呢!

    “要是我弄个后宫,你打算怎么做?”见顾念兮这会儿小都撅上天了,谈逸泽逗着。

    “你要是敢给我弄个后宫,我就带着儿子改嫁。”顾念兮知道,现在自己儿子都生下来了,行情可能不怎么好,所以连自己的儿子都压上了。

    谈逸泽虽然有时候老和儿子生闷气,但心里却是宝贝的紧。

    再说,谈建天和谈老爷子现在要是一天见不到宝贝孙子,都急得慌。

    要是顾念兮带着儿子改嫁,看这三个大老爷们怎么办。

    果然一听顾念兮的这话,谈逸泽的脸拉的比老驴还长。

    瞪着顾念兮,像是恨不得此刻就扑上去将她给洗剥赶紧吞进肚子里:“你敢?!”

    “你要是弄个后宫,你看我敢不敢!”

    顾念兮现在也是典型的打破了醋缸子,分不清青红皂白的。

    “好啊,现在儿子都生了,还想着要给老子红杏出墙?”谈逸泽是生气了,不过他的生气不是因为顾念兮要带走儿子,而是她说要改嫁。

    奶奶的,老子不发威,你当老子是病猫?

    想要以此来打击报复他谈逸泽,那是行不通的。

    他谈逸泽才不会相信什么“退一步海阔天空”的屁话。

    “想改嫁是吧?改嫁记得通知我,你带来一个,老子就毙掉一个,看你们还怎么野合。”

    让他谈逸泽眼睁睁的看着她和野男人跑,笑话!

    “那我就来个先斩后奏,”看你还怎么毙掉!

    其实,顾念兮是在和谈逸泽说笑的。

    孩子且不说,关键是现在她自己压根就离不开她家的谈参谋长。

    昨天他不是强迫她喝了那么一大碗难喝的东西么?

    她现在就是来报仇的。

    看着谈参谋长的脸一会儿青,一会儿黑的,她的心里不知道有多么的开心来着。

    “好啊竟然想要给老子先斩后奏,你活腻了!”谈某人浑身上下发出了戾气,一个上前就将熟睡的小宝宝给送到了小床上,再到顾念兮反映过来的时候,她的身子已经被发怒的老男人压到了身下了。

    “谈逸泽,我开玩笑的。”这会儿,顾念兮意识到谈参谋长是真的很生气了,赶紧求饶。

    “晚了!”谈某人直接宣布。

    将他的心肝打击了一番,想要用这个狗腿笑容就将他谈逸泽给打发了?

    他谈逸泽像是那么好打发的人么?

    “想要和别人野合对不对?老子现在就将你给作死,看你以后怎么和野男人在一起。”谈某人发了话,开始将顾念兮身上的衣服剥光。

    “老公……”顾念兮还想要说什么,唇直接给堵死了。

    后来的后来,谈参谋长一直很忙碌。

    一直到最后,顾念兮昏睡之际才听到他在她的耳边这么说:“顾念兮,你放心。就算我打算建一个后宫,后宫里也只会有你一个人。什么翻牌的,上面都只有你的名字。至于好事,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题外话------

    28号了哟西~!

    月票年会票子,记得要甩出来,不然就浪费了~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