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00章 照片上的女人!

    凌二爷强势的挡在门前,用着自己的身躯化作墙,势必要将苏小妞的拦截在此。

    他的黑眸里,有着帜热。

    连苏小妞,都没有见识到过的帜热。

    比当初,他们那么深入彼此的身体的火焰,还要浓烈上几分。

    其实,这莫名的火气除了是这一阵子对苏小妞的相思,还有今晚上见到她和骆子阳竟然同进同出的去看话剧的醋意。

    到这,一切都开始酝酿发作。

    他没有冲上前将苏小妞和骆子阳给暴打一顿。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凌二爷会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在一起。

    “如果我非要从这个门走出去呢?”离开祖国大地大半年的时间,苏小妞貌似比之前的还要张扬。

    竟然,敢当着他凌二爷的面,说她想要离开。

    苏小妞离开会去什么地方呢?

    不就回到她和骆子阳那个安乐窝么?

    “想回去陪着那个小年轻,门都没有!”他死死的霸住了门把。

    “凌二爷,你幼稚不幼稚?我们什么关系也都没有,我留下来能做什么?”她问。

    “做什么?其实很简单。”他笑的妩媚众生,连昙花都要自叹不如。“本大爷今晚就想要了你。”

    他说的理直气壮,脸不红心不跳。

    他想要和以前一样,每夜每夜都将她扣在自己的怀中,想要的时候就能尝尝她的滋味,不想要的时候还能感受她的体温。

    “做梦!”苏悠悠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猖獗的笑着。

    有那么一瞬间,凌二爷也有些害怕这个女人的笑。

    怕是,他伤了她。

    可没有想到,苏小妞在这猖獗一笑之后,竟然直接推开了他。

    手,握住了门把。

    看到苏小妞竟然准备逃跑,凌二爷暗叫一声:不好,中计。

    随即,凌二爷大掌开始和苏小妞争夺那个门把。

    在苏小妞看来,他的行为可能有些咄咄逼人了些。

    但她或许不知道,他只是很怕她再度回到那个小年轻的身边,然后在岁月的长河里将他凌二爷给忘记了。

    苏小妞一开始很拼命的和凌二爷争夺着。可到后来,她的体力实在不是人家能进行特种兵的对手。没过一会儿,就累得气喘吁吁的靠在门把边上。看着那个男人还死死的守着那把守,她说:

    “凌二,你别他妈的发神经了行不行,我们已经离婚了!”离婚,就意味着什么关系都没有,他们就像是两条平行线了,不再有任何的交叉点。

    可他竟然还大言不惭的说他想要睡她,这货到底有没有道德底线?

    “他妈的,离婚又怎么样?就算你名花有主,老子也要移木接花!”他凌二爷就是这样的人。

    什么狗屁我爱的人幸福了,我就幸福?

    这样的狗屁酸话,只适合那些没有勇气,又他妈的软弱的男人说的。

    对于他凌二爷,这话什么都不是。

    苏小妞是他凌二爷爱的女人,那不管怎么样他就是和她耗定了。

    反正他这一辈子已经打算非她苏悠悠不娶,他就有的是时间可以浪费在她的身上。

    而在门口听到扬言要“移木接花”的凌二爷的这一番话之后,六子在门口悄悄的鼓起了掌。

    不愧是凌二爷,追前妻追的就是他妈的气势!

    “什么移木接花的?姐姐告诉你,你这叫犯贱!犯贱,懂不?”对于凌二爷的信誓旦旦,苏小妞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随口道。

    “犯贱就犯贱,我乐意!”某男人有种欠抽的嫌疑,被人骂了“犯贱”,还能笑的这么春光明媚的,这世界大概就只有这凌二爷一人了。

    “……”听着这男人的豪言壮志,苏小妞败下阵来了。

    算了,人家爱犯贱,那是人家的事情。

    和她苏悠悠,有什么关系?

    不让她离开是吧?

    那她就在这里将就呆一晚上。

    今晚能阻止他不喝酒,就像是佛祖说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这样的话,将来她苏悠悠去了天堂,或许还有个总统套房!

    不要怀疑,这就是苏二货的想法。

    丫的,为了死了之后有个总统套房,她忍!

    但他要是敢以下犯上的话,那她苏悠悠也能将他打的满地找牙。

    见苏悠悠终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凌二爷的防备也稍稍松懈了下来。

    不过这会儿他还是严防死守着苏悠悠可能逃跑,在苏悠悠坐在沙发上的时候,他将一侧的沙发给挪了过来,堵在门边上和苏悠悠并排坐着。

    “苏小妞,长夜漫漫……”凌二爷春心荡漾的笑容,让苏悠悠很怀疑,他这是春心放荡,想要找打了。

    不过接下来凌二爷开口说出的一句话,让苏悠悠握紧准备挥出的拳头给收了回来。

    “苏悠悠,既然今晚的时间还很长,我们聊天吧。”某男,又建议着。

    说是建议,他自己已经已经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

    “悠悠,我妈被送到国外,其实不是我做的。”

    “她打了你,还冤枉了你,其实我觉得坐牢也是她罪有应得。所以,我从没有想过要去把她给弄出来。”

    “做这些的,是我爸。毕竟我妈陪了他那么久,所以他还是弄出来了。不过现在他将她安顿在国外的疗养院。说实话,那里其实也跟坐牢没有什么区别。常年都见不到外面的世界,也听不到外界的消息。”

    这是,离婚这么久之后,凌二爷和她首度正式的说起他母亲的事情。

    对于这些,苏悠悠压根就没有作答。

    但凌二爷没有泄气,又找了一个新的话题。

    “悠悠,我爸养了个小情人。据说,那个小情人还和给他生了个儿子。最近,我爸都住在她那里。”

    “还有,其实我爸最近在公司做的那些决策,包括让我和范家的那个疯子联婚的事情,都是那个小贱人的意思。”

    “悠悠,你知道么?我爸想在就将那个女人当成了他的祖宗,只要是她说的,他都当成了圣旨。现在就差,为她去摘天上的星星了。”

    “悠悠,我怀疑那个小贱人生的其实不是我爸的孩子。她怀孕的日子和她生产的日子,压根就对不上号。你说,我该不该去弄那个小杂种的dnA样本来做个亲子鉴定什么的?”

    “悠悠,其实我真的恨我爸。为什么都已经一把年纪了,还能折腾出这么多的事情?”

    “悠悠,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

    听着那个男人的一字一句,苏悠悠又白了他一眼。

    妈的,养情人生杂种的事情,也不是她苏悠悠干的。

    为毛,要问她?

    可凌二爷说的津津有味的,每一个问题没有得到她的回答,他又开了口。

    这样的他,压根就不像是在找苏悠悠聊天,倒像是想要将自己心里这段时间积压下来的那些东西和苏悠悠吐露。

    “悠悠,我爸说他的另一个儿子和我长的很像。”

    “妈了个逼的,老子长得这么帅,那杂种怎么跟老子相比?”

    “……”一个钟头之后,他还在说。

    而且,他苏红了一个钟头,都不口干舌燥似的,还在拼命的说着。

    既然他只是想要发泄,苏悠悠也不会做任何的应答,只任由着他一个人说着。

    “悠悠,你记得你养在咱们卧室里的那盆仙人掌么?说是防辐射的,可我把它给养死了。”

    到这,苏小妞又白了他一眼:养死了,你他妈的还好意思说?

    “其实我真的想要好好的养活它来着,每天都给它浇水,偶尔还给它施肥。”

    “到它半死不活的时候,我还找了科学院的院士给它看了病。结果一看我才知道,它是仙人掌,是不能每天都浇水的。”

    苏小妞在心里吐槽:一颗仙人掌,竟然还惊动了科学院的院士?你凌二爷的仙人掌,命还真好。

    “回家之后,我又养了一阵子,本想把它给救活的。可它已经病入膏肓,最后还是死了。”

    “对了,我还把它给葬了,就在我们以前去过的那片薰衣草田。等过两天它的祭日,我带你也去看看它。”

    听到这,苏悠悠的嘴角明显的抽搐了下。

    果然是凌二爷,不走寻常路。

    你看人家林黛玉葬花。

    这凌二爷,就葬了仙人掌。

    还有祭日的!

    “苏悠悠,还记得你养在我那座花园里的小孔雀鱼么?最近它们生宝宝了,总共有十五条,两条生下来没几天就病死了。不过其他的都活了下来。我让管家把里面其他的鱼都给弄走了,就养着他们,每天都照看着,没准再过不久他们要生孙子了……”得,凌二爷的池塘里养的可都是鲤鱼,现在都变成了热带小孔雀鱼的天下了。

    这一夜,凌二爷一个人和她说了很多。

    从家里的盆栽,到池塘里的鱼儿,又或者到院子里的蚯蚓,凌二爷都给说了个遍。

    到最后,苏悠悠实在受不了他跟大话西游里的唐僧似的催眠法给沉沉睡去的时候,凌二爷还在说。

    这一晚上,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多少的话,到天亮的时候实在拗不过睡意,靠在苏悠悠的肩膀上沉沉睡去……

    ——分割线——

    “这里的饭菜还真的不错。难道能赢得谈参谋长的赏识。”

    云阁的雅间里,几个一看就知道是领导级别的人物一同用餐。

    期间,还有不少的人称赞着谈逸泽的目光。

    而这男人,至始至终只是淡笑着。

    其实他之所以欣赏这个地方,无非就因为这里其实是他的小东西开的。

    再说了,这里的价格比酒店什么的也都便宜,是真正的百姓用餐首选。

    他们这些当官的,到这边用餐,一方面可以杜绝别人说他们餐费过高,另一方面他谈逸泽也能顺便支持一下顾念兮的餐馆发展。

    “你们先慢用,我去一趟洗手间。”谈逸泽说着,退出了这雅间。

    虽然是夏末,但对于谈逸泽来说这天气还真的是闷热。

    这里虽然也有空调,但谈逸泽早已出了一身汗。

    上了个洗手间,谈逸泽顺便还擦了把脸。

    洗完脸的感觉,就是不错。

    洗完脸从洗手间走出去的谈逸泽,蓦然间撞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霍思雨?”谈逸泽微眯着黑眸,注视着此刻正坐在云阁大厅里的女人。

    谈逸泽一向有着超凡的记忆力,见过的人一般都不会轻易的忘掉。

    再说,这霍思雨的各种恶劣行为,早已落入了谈逸泽的黑名单。

    单凭她对顾念兮做过的那些事情,就算化成灰,谈逸泽都认得她。

    这霍思雨竟然出现在云阁?

    想约见谁?

    谈逸泽这个疑问,很快就解答了。

    因为有另一个人,已经坐到了霍思雨的对面。

    而这人,也让谈逸泽有些稍稍的吃惊。

    陈雅安?

    看到这,谈逸泽微眯起了双眸。

    上一次顾念兮就说过这陈雅安和霍思雨同谋,当时谈逸泽也说过要去调查这霍思雨最近都在做什么。

    可小刘调查回来的结果,还真的有些令人扫兴。

    因为,他们压根调查不到霍思雨现在都在进行些什么。

    这也就说明了,现在有人故意在帮霍思雨抹去行踪。

    上一次,顾念兮一记轻巧的举动,就暂时将两人的关系给挑拨开来。

    没想到,这两个人这么快又冰释前嫌的聚到一起。

    看他们的那个热乎劲,该是又想要进行什么密谋吧?

    想了想,谈逸泽准备摸出手机和顾念兮说一声。

    可转念一想,云阁的经营者是谁?

    这霍思雨和陈雅安在这里见面,又怎么瞒得过顾念兮的?

    估计要是让这两个女人知道这家餐馆的经营者是顾念兮,而他们每每的见面都暴露在顾念兮的眼皮底下的话,没准连咬舌自尽的冲动都有了。

    最终,谈逸泽还是将手机给收了起来。

    今晚回家再看看,若是没有人告诉顾念兮,到时候再说也不迟。

    收起手机,谈逸泽再度回到刚刚的那个房间,将饭给吃完。

    ——分割线——

    “老公,回来了啊,饭吃了没有?”

    晚上,谈逸泽回来的时候顾念兮正在大厅里看着几分文件。

    这些,都是下半年度要和宋亚集团合作的内容。

    有些内容,是谈建天已经敲定了下来的。

    顾念兮决定再好好的看一看,顺便想想有什么更好的点子。

    “吃过了。还不休息么?”都晚上了还看文件,对眼睛不好。

    他一手就将顾念兮手上的文件给拿走了,顺带着将顾念兮给揽进了怀中。

    “你没有回家,我就拿着这些打发下时间。”既然谈逸泽回来了,顾念兮也不想和这些文件打交道了。起身,她开始收拾文件。

    收拾完了之后,顾念兮就将这些带着和谈逸泽回房了。

    “儿子呢?”

    “爷爷说咱们要回d市的这段时间晚上,孩子都要归他。”谈老爷子真的恨不得分分秒秒都守在这小孩子的面前。

    现在竟然要放着他们回去那么久,他还真的舍不得。

    “也好。”

    两人走到二楼的时候,正好路过谈逸南他们的卧室。

    此时,陈雅安的房门还没有关上,正在柜子里找东西。

    “大哥大嫂。”见到他们正有意无意的看着她,陈雅安这个招呼打的有点匆忙。

    “找什么呢?”顾念兮像是无意识的问着。

    但一句话,却让陈雅安像是做了亏心事一样,乱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没……没什么!”

    匆忙间,她又将许多的东西都给扳回了柜子里。

    谈逸泽一扫那个柜子,眼眸深邃了许多。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柜子好像是谈逸南用来存放公司文件的吧?

    陈雅安见到谈逸泽的那双眸子,慌忙的别开了。

    其实说实话,陈雅安真的很怕和谈逸泽这么对视着。

    总感觉,这个男人的眼,就像是能看穿人的灵魂似的。

    见陈雅安故意躲着自己,谈逸泽拉着顾念兮继续往上走:

    “兮兮,我们回房吧。”

    反正该知道的事情,他都已经知道了。

    与其留在这里,还不如和顾念兮回到卧室好好过二人世界。

    “嗯。”顾念兮被谈逸泽拉走,也没有说什么,便随着男人上了楼。

    见他们的身影总算走远了,陈雅安紧绷的那根弦总算是松了下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说好今天晚上可能要过午夜才回来的谈逸南,也在这个时候进门了。

    见到自己被弄乱的那个柜子,谈逸南的脸色自然不是那么好:“你在做什么?”

    谈逸南的声音带着一股子特有的冷,让原本陈雅安回了原位的心,再度提到了嗓子眼。

    “没什么……我就想说,给你整理整理一下文件。”

    陈雅安咽了咽口水,便开了口。

    “这些不用你整理,让开。”谈逸南冷冷的绕过了她的身边,自顾自的整理着自己手头上的东西。

    陈雅安见谈逸南并没有说些什么,这会儿脸色才好了不少。

    只是她或许不知道,她压根就不适合做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你看一点小动静就将她吓的花容失色,这样的人适合做商业间谍么?

    ——分割线——

    “老公,不要这样。”相比较二楼现在气氛的清冷。三楼这边,谈逸泽和顾念兮才回到卧室,场面就变得有些火热。

    谈逸泽关上门之后,就将顾念兮压在了门板上来了个狼吻。

    说实话,最近这阵子谈逸泽真的憋屈极了。

    顾念兮生完了孩子之后,身子已经好了。可因为是剖腹产,老胡并不建议在这段时间有那方面的接触。

    为了顾念兮的健康,谈逸泽每天晚上都不敢直接压榨她,总是强迫着她变着花样的玩着。

    可不管顾念兮怎么做,谈逸泽都不尽兴。

    他最喜欢的,还是和她缠绵到了骨子里。

    回到家,闻着顾念兮身上那股子淡淡的清香,他就忍不住了。

    抱着她在门板上吻了好一阵子,他总算是松开了自己的爪子。

    “兮兮,我都快憋死了!”

    他干哑着嗓子和她说。

    其实谈逸泽不说,顾念兮也知道他憋的很幸苦。

    你看,光是现在这满头的大汗,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知道你很辛苦不过很快就要解放了不是?”

    老胡说过,孩子白天之后就可以“开闸”了。

    不过现在看到这谈参谋长憋的如此辛苦的样子,顾念兮几乎可以预测到,将来一旦“开闸泄洪”,谈某人绝对会如同洪水猛兽!

    “到时候,老子一定要让你三天三夜都下不来床。”谈某人信誓旦旦的宣布着,然后又摆着手指头数着。

    “还差三天!”

    “嗯。三天很快就过去了!”她跟在谈逸泽的后面附和着。

    谈逸泽一急,直接拧了她一把:“坏东西,都让老子快要把持不住了。”

    “……”顾念兮被人无缘无故的掐了一把,有些憋屈的看着谈逸泽:是你自己把持不住,又不是我惹你的!

    但谈某人貌似已经看穿了她的心事,她这小意见还是在心里说的,他便瞪她。

    那凶神恶煞的眼神就好像在告诉顾念兮:你丫的要是再敢有什么小意见,小心老子直接办了你!

    最终,顾念兮屈服在这老男人很黄很暴力的威胁之下:是,奴家一直是罪人!

    “对了老公,你说这陈雅安翻看公司的文件想要做什么?”

    眼看谈逸泽的脸色还不是很好,顾念兮找了个话题转移他的注意力。

    “我今天和几个同时去吃饭的时候,看到她和霍思雨在一起用餐。”

    刚回到家,谈逸泽还是决定先洗澡,用冷水洗去自己一身的火热。

    当着顾念兮的面,他开始褪去自己身上的衣服。

    “这个我已经知道了!”不出谈逸泽的预料,顾念兮早已知道了这件事情。“我觉得他们应该是在合谋什么。”

    “其实陈雅安我是不担心。”谈逸泽说。

    这陈雅安要是敢在背后动手脚的话,谈逸泽一个枪子就将她给解决了。

    不过现在还有个霍思雨,没看清这霍思雨现在勾搭上谁之前,还不好动手。

    “就怕,他们在我们不在这边的这段时间,会勾结一起。”

    谈逸泽其实已经算到了,这陈雅安已经将他们两人要回d市的事情告诉霍思雨了。

    “老公,你不用担心我有办法让陈雅安自动远离霍思雨!”

    顾念兮贼贼的笑着。

    “什么好方法?”

    “不告诉你!”

    “不告诉我,那我现在将你给办了。”反正现在没穿衣服,也很方便。

    谈逸泽扒光自己身上最后一件衣服之后,很不要脸的朝着顾念兮走去。

    “老不害臊,还不快点进去浴室!”

    结果,某男人耍流氓不成,被顾念兮推进浴室的。

    在成功的将谈参谋长给哄去了浴室之后,顾念兮在自己以前的博客里,找到了一张霍思雨的照片。

    她将这张照片给打印了出来,随后剪成大小合适的尺寸,放到了当初谈逸南为了让她熟悉一下公司业务,借给她的那些资料里。

    现在,万事俱白,只欠东风。

    某女望着那堆资料,得瑟的笑着。

    陈雅安,大风大浪即将来袭,你可做好准备了没有?

    ——分割线——

    凌二爷说了一整夜的话,其结果是导致了第二天他的嗓子直接哑了。

    本来见到苏小妞要l离开包厢还想要阻拦的他,最终因为说不出一句话而憋屈的放开了她。

    而苏小妞在看到凌二爷这个效果之后,笑的花枝乱颤。

    踩着十几公分的高跟鞋,扭着小蛮腰,苏小妞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凌二爷的这个酒吧。

    然而等了她一整夜都没有归家的骆子阳,却在看到她精神饱满走进来之后,冷冷的问道:“昨晚上去了什么地方?”

    “就出去玩了一个晚上。”说实在的,苏小妞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看到骆子阳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之后,会自动的选择了说谎。

    “玩了一个晚上?”这,就是她的解释?

    他垂放在大腿双侧的手,紧了又紧。

    其实,他知道苏悠悠是去了什么地方了。

    但她既然不想说,他也就不想拆穿了。

    起身,他抓起了自己放在沙发上的外套,大步离开了。

    “二狗子,你不吃早点?”苏悠悠难得大清早从外面回来,还特意买了豆浆油条。

    这些,是她苏悠悠最爱吃的。同样的,也是骆子阳喜欢的。

    可没想到,他竟然连个回头都没有。

    最终,苏悠悠只能一个人傻傻的对着那些豆浆……

    而她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不是电话,而是短信。凌二爷的短信。

    “苏悠悠,你刚一离开,我就开始想你了,这该怎么办才好?”

    署名:最爱你最想你的凌二爷。

    光是看着这称谓,苏悠悠就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原本因为骆子阳而有些莫名伤感的气氛,也莫名的变好了。

    ——分割线——

    “雅安,上班么?”

    这天的早上,顾念兮一大早就将许多的资料放在谈家的大厅里。

    有些,是她现在需要处理的。

    有些,其实还要过一段时间。

    不过为了营造一下气氛,顾念兮都给搬了出来。

    见到陈雅安从楼上下来的时候,顾念兮就像是无意间看到了她似的,这么开口说着。

    当然,顾念兮也不会告诉她,其实她从一大早就在这里守株待兔等着她陈雅安。

    “是啊,正打算去上班呢。不像是大嫂这么好命,能在家里就将所有的事情都给解决了。”陈雅安说这话的时候,有些酸溜溜的。

    特别是,她还当着顾念兮的面,摸了一下自己还很平躺的肚皮。

    那意思很明显,她陈雅安挺着个大肚子还需要到公司准时上班,倒是她顾念兮命好,孩子都生下来了,现在还能呆在家里头无所事事。

    聪明如顾念兮,不可能不知道这陈雅安背地里的意思。

    不过为了能让计划顺利进行,顾念兮不会在这个时候发怒,将这一切准备好的东西都给搞砸了。

    “其实我也打算在回一趟娘家之后,就开始上班了!”为了抚平一下这女人心里的不平衡,顾念兮说。

    “是吗?”相比较让顾念兮呆在家里上班,其实陈雅安更怕这顾念兮直接到公司去。

    到时候,她在公司里岂不是天天都要对着顾念兮的那张脸?

    这些不说,要是顾念兮在公司里多表现一下的话,那谈建天岂不是所有的心思都落在她的心上,就像舒落心说的,到时候谈建天没准就将整个明朗集团都交到了顾念兮的手上。

    “大嫂,我看我还是先去上班的好。”

    想着,陈雅安准备离开。

    “好!”顾念兮这边应答着,这边扫了一眼自己昨晚上准备好的东西。

    “对了雅安,你等一下。”

    就在陈雅安准备换鞋子离开之时,顾念兮又开了口喊住了她。

    “大嫂,还有什么事情?”说实话,这个时间点其实已经过了明朗集团上班的时间,陈雅安还真的怕顾念兮会在这一点上为难自己。

    “我知道你现在对谈氏的东西还不是那么的熟悉,所以在业务上总是处理的有些不妥。这样吧我这边有一些前一段时间小叔给我了解一下公司业务的资料,你拿去看看。了解一番之后,肯定会对你的业绩有所帮助的!”顾念兮笑的很是真诚。

    当然,在说这一番话的时候,顾念兮还不忘将自己面前准备好的那些东西往陈雅安的面前推了推。

    “真的给我?”

    对于顾念兮的这个行为,陈雅安倒是有些意外。

    她一直都将顾念兮当成自己的竞争对手,想要用尽自己的全力打败顾念兮。

    只是她没有想到,顾念兮竟然会伸手帮助自己。

    是的,顾念兮此刻这一番举动对石头脑的陈雅安来说,那就是想要帮助自己。

    有那么一瞬间,陈雅安还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傻傻的望着顾念兮。

    “你也是我们谈家的儿媳妇,不给你难道给其他的人?爸说了,这个公司就是我们家人的,我们当然要携手将这个公司给打理好,你说是不是?”

    顾念兮说的句句在理,也弄得陈雅安很是感动。

    有那么一段时间,陈雅安甚至还有些痛恨自己有些小肚鸡肠。

    “大嫂,我……”

    陈雅安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都是一家人,不用说这些客套话了。好了,把这些东西带上吧。有空的时候看一看。当初小叔还给我画了重点,对了就是里面有折痕的那些。当初我也是看了这些东西,才有了现在这成果。你重点的,就将那些给看一下。”

    顾念兮看似很好心的将其中几页的重点摆在霍思雨的面前,至于里面的那张照片,顾念兮没有直接弄出来。

    “就是这些么?”陈雅安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顾念兮自然知道,陈雅安其实到现在还没有完全信任她顾念兮。再加上,这陈雅安那么懒,如果没有人督促的话,没准她将这些东西收起来,就给放在一边了。

    这么想着,顾念兮又对着陈雅安抛出了有人的橄榄枝。

    “我跟你说,当初我一开始也像是你这样对公司的事情懵懵懂懂的。不过在看了这些资料,了解了公司内部的结构还有一些相关的事情之后,我就开始处理的得心应手了。而且很快,就升任为经理了。”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大眼珠子眨巴眨巴的看着陈雅安。

    果然,在这一番话之后,陈雅安就像是得了个什么宝贝似的,将她顾念兮刚给她的那些资料,抱在怀中笑的不知道有多开心。

    看到这,顾念兮算是看清了,这陈雅安已经上钩了。

    而且,现在的顾念兮也压根不怕这陈雅安不回家看这些。

    你想想,陈雅安进入明朗集团的愿望是什么?

    那就是打败顾念兮,得到她的经理位置。

    她这个石头脑,现在竟然有这么大好的机会摆在她的面前,自然想要死死的抱住。

    “那好,大嫂我今天就开始看。”陈雅安笑的花枝乱颤。

    而顾念兮心里已经扬起了一个小v,其实她想和陈雅安说的是,你越早看越好,也就越快发现里面的那个照片。

    不过为了免得这陈雅安起疑心,顾念兮不说这话。

    当然,顾念兮其实也了解,凭这陈雅安的这个脑子,估计也是怀疑不出什么东西来的。

    “那好,你赶紧去上班吧。今天主任说要开个小会议,任务不多。”其实,这也是顾念兮安排的,就是想要让这陈雅安快一点的看到那些东西。

    “好的,那我去上班了。”陈雅安扬着甜甜的小脸,兴高采烈的走了。

    想到很快就能掌控整个公司的流程,陈雅安开心的就快要飞起来。

    至于顾念兮,则在女人离开之后,也扬起了弧度……

    “小东西,笑什么?”谈逸泽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就看到顾念兮正对着大门笑,顺着她的视线他看到了离开的陈雅安,以及她手上抱着的那个黄色文件夹。

    谈逸泽没有记错的话,今天早上那个东西还在他家小东西的手上。

    “没什么。”顾念兮走到了他的跟前,弄了纸巾给他擦额头上冒出的汗:“对了,东西找到了没有?大热天的跑来跑去的,多累?”

    这个时间点,谈逸泽不是陈雅安,早就去上班了。

    不过因为这期间他忘掉了一些东西,不得不从部队赶回来。

    “拿了。”谈逸泽扬了扬自己手上的u盘。“到底做了什么事情,感觉这小肚子里面都装着坏水似的。”

    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自动的抚上了顾念兮的肚子。

    “彼此彼此。”若说寻常人,在听到别人这么说自己的时候,自然是反驳,

    可顾念兮倒好,将他这老公也给拉下水了。

    可偏偏,这女人他是舍不得打,也舍得骂。最终,他只能无奈的扬起了唇角……

    ——分割线——

    “陈小姐,把这份资料都给打印出来。”

    明朗集团的办公室里,陈雅安坐在自己的办公位置上,面前摆着的是顾念兮今天早上交给自己的那份文件。

    主任准备召开小会议,不过会议的资料还没有打印,便将一叠资料交到陈雅安的面前。

    其实这陈雅安在这明朗集团压根就做不了什么大事情。

    你看,让她算个数据,漏洞百出。

    让她编个策划案,她要死要活。十几天,都无法搞定。

    想来想去,现在主任也只能将打印文件这么简单的事情交给她。

    可你看,人家陈雅安压根还不将这些看在眼里。

    “要打印你自己去打印。”陈雅安连扭头看着主任都没有,便这么开口说着。

    她好歹也是一个总经理的老婆,难不成要在这里给这些不起眼的小角色打印文件不成?

    “好,文件我自己打印。那我说,你到底是来这里做什么的?”每天除了在这里发呆,上班迟到早退,她还能做出点什么事情么?

    “我想要做什么事情,不需要向你们汇报!”陈雅安现在的整个心里眼里,只有顾念兮给的那一叠资料。

    这一刻,她的心里想的是,只要她将这些文件都给看进去。凭借她陈雅安的聪明才智,到时候这顾念兮的位置还不是要轮到她陈雅安来做。

    到时候,这些什么主任还是什么的,还不得对她陈雅安刮目相看?

    “你……真是气死我了!”最终,主任还是被这个陈雅安给气走了。

    而这个始作俑者却没有半点自责的心里,看到主任离开之后,更加心安理得的看起了文件。

    只不过,这份文件对陈雅安来说,还真的很有难度。

    其实,陈雅安也不是没有想过,其实这顾念兮就是在为难自己,所以才给自己除了这样的难题。

    不过后来,陈雅安又觉得,一份文件能将整个公司的业务状况都给摸清楚,自然没有那么简单。于是,她还是耐心的翻看下去。

    只是翻看的过程中,从这叠资料的中间掉落了一张照片。

    本来,陈雅安是以为这顾念兮有什么东西忘掉在这中间,想要帮她给夹回去。

    好歹,这姑奶奶系难得这一次想要帮助自己,她也不能将她给得罪了是不是?不然到时候,她这文件还没有给看完,就被顾念兮给要回去。到时候,她陈雅安想要的东西,岂不是功亏一篑?

    只是当陈雅安捡起了照片,看清了照片上的人儿之时,她的那双瞳仁不断的放大……

    有没有人来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分割线——

    这天,陈雅安下班的时候,可没有早上出门的时候那么兴致冲冲的样子。

    她最近已经没有穿高跟鞋了,因为这两天不是刘嫂,而是舒落心直接将她的高跟鞋都给收走了。

    对于舒落心做的,陈雅安是不敢反抗。

    只不过眼下她就算踩着一双平跟鞋,依旧跟高跟鞋没有什么区别,摇摇晃晃的。

    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出在陈雅安的心态上。

    因为,从顾念兮那份资料里掉出来的照片上的那个人,正是霍思雨!

    怎么会这样?

    这霍思雨竟然跟顾念兮认识?

    可为什么,她都没有听这霍思雨或是顾念兮提起过?

    除此之外,陈雅安还想不明白,既然霍思雨是和顾念兮认识的,而且好到了还有对方照片的独地步,那为什么这霍思雨现在会突然提出想要和自己合作?

    还说,只要拿到宋亚集团的那份契约书,霍思雨就会给她一大笔的佣金。到时候,还能帮助她陈雅安,将顾念兮从明朗集团给驱逐出去。

    本来,陈雅安是已经完全信服了这霍思雨的话的,可现在她发现这霍思雨其实是和顾念兮认识,而且以前的关系好像还不错的样子,陈雅安起了疑心。

    该不会这霍思雨其实是和顾念兮串通一气,所以想要联合起来,陷害她陈雅安吧。

    只是陈雅安不知道的是,像是她这样的笨脑子,不管是顾念兮还是霍思雨,一个人就可以轻松的将她给解决掉。

    可陈雅安一直认为自己远比顾念兮他们要聪明,所以她压根就没有想到这一点。

    “快过来,这些是逸泽在部队里头带回来的,可甜了。”陈雅安进门的时候,就看到顾念兮悠闲的吃着哈密瓜,身边的谈逸泽抱着孩子,不时的吃着顾念兮递给的哈密瓜。小孩子也有些不安分,时不时的抓着谈逸泽的手,要吃的。谈逸泽没有办法,只能弄了一块给他舔了舔。或许是这哈密瓜真的很甜,孩子笑的不知道有多开心。

    这样典型的一家三口和乐融融的场景,却也在陈雅安的眼中成了最刺眼的一幕。

    顾念兮,我不差你什么,为什么你能有这样的幸福,我陈雅安就没有呢?

    “我不吃这个。”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场面,陈雅安实在一点胃口也没有。

    “怎么不吃呢?这哈密瓜的营养成分挺好的,味道也不错。我怀孕的时候最喜欢吃的就是这个。”顾念兮嘟囔着。

    “我真的什么胃口都没有。”陈雅安现在的整个脑子里,就只有霍思雨的那张照片。

    换了鞋,她便直接上楼了。

    而顾念兮则在看到她这个垂头丧气的模样之后,心里头已经大致猜到了,这陈雅安是看到了她那份文件里面霍思雨的照片了。

    这样的话,离她的计划也就不远了。于是,她笑着对谈逸泽说道:“老公,我们打个赌,看看接下来她会做什么,要不要?”

    ------题外话------

    本月最后的一天,票子记得全部都丢出来哦~!~

    ●﹏●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