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01章 石头脑罪有应得!

    谈逸泽听着顾念兮的话,顿时也来了兴致:“也好,我感觉她今晚应该会睡不着!”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又问道:

    “什么做赌注?”

    “我赌一块钱,她今天晚上会去找我!”顾念兮笑呵呵的将一块哈密瓜送进自己的嘴中。

    “我赌一个哈密瓜,她要到明天才找你!”谈逸泽看着顾念兮送进了口中的哈密瓜,跟着笑道。

    “为什么觉得是明天?”听着谈逸泽的话,顾念兮有些不解。

    论说,看透人的本质,谈逸泽的道行可比她的要高。

    既然谈逸泽说陈雅安会到明天才来找她,那应该是明天了。

    可顾念兮就是不明白了,不是有什么烦恼越早解决越好的么?

    要是她,有什么不明白的,非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弄清楚不可。

    “你以为,谁都像你那样猴急?”当然,谈逸泽更不敢恭维的是陈雅安的脑子。

    你想想,她的脑子那么简单,一下子就被人给忽悠了。

    光是这么看着今天她上班之前和顾念兮接触的时候还兴高采烈的样子,下班的时候又一脸丧气的模样,谈逸泽就可以大致的猜得出其实这都是他家小东西搞的鬼。

    可这陈雅安,都不知道要猴年马月才能看透!

    要说她明天能想到来摸摸顾念兮的底,那还真是抬举她了。

    “讨厌!”顾念兮嘟囔着,将另一块哈密瓜都给塞到了谈逸泽的嘴中。

    “怎么,难道你害怕了?”

    谈逸泽吃着甜甜的瓜,看着她在笑。

    “谁说我害怕了?”其实因为知道谈参谋长看人的本领比自己的好,顾念兮现在已经有了想要打退堂鼓的冲动。

    可被谈逸泽的这话一激,立马这么说到。殊不知,其实她已经落进了谈某人的圈套。

    “那这样吧,要是我输了的话,明天晚上回家我给你弄两个瓜,但若是我赢了的话,你把我们柜子里那件藏的最隐蔽的睡衣穿给我看。”

    这两天一过,正好是他们儿子的百日宴。

    到时候也就意味着,他谈逸泽可以开荤了。

    早从这一刻,谈参谋长已经开始为自己谋福利了。

    至于那件被顾念兮藏在最隐蔽角落里的睡衣,还不是前一段时间,谈某人不知道怎么心血来潮给买来的。

    当时,顾念兮还骂了他败家来着。

    你瞅瞅,那件衣服也就一件镂空的长衣,外加了两件小内内而已。那样的衣服,竟然售价两百块。

    而她家的谈参谋长,还真的就那样给买回来了。

    当时,顾念兮气的想要冲回去给退货。

    可谈逸泽死活不让,硬是让顾念兮收起来。

    而顾念兮觉得那件衣服真的实在是太露骨了,一直都没敢将衣服挂在外面的衣橱。而是收在柜子的最里端。

    没想到过了那么久,谈某人竟然还记得这衣服。

    听着谈逸泽的话,还有看到他嘴角上挂着那抹坏坏的弧度,顾念兮顿时感觉到背脊凉飕飕的。

    都没有开荤那么久的谈参谋长,就算她不要穿那样的衣服绝对也会化身为饿狼。

    要是穿上那样的衣服,那还得了?

    “怎么了,难道真的是害怕了?算了,其实我也不觉得,这陈雅安能忍到明天早上的。”谈某人见顾念兮一直都没有回答他的话,便自顾自的抱着儿子嘟囔着。

    而顾念兮一听这话,顿时道:“那就赌呗。不过如果我赢了,可要两个最大的瓜。”

    谈逸泽都不敢肯定这陈雅安能不能忍到明天早上,她顾念兮又有什么可怕的?

    再说了,赌赢了有哈密瓜吃,赌输了最多就是让谈参谋长给折腾一夜,也不会少块肉。总的算来,这场打赌对她顾念兮来说,还是蛮划算的。

    “那行……”谈逸泽装作很勉强的样子,继续低头给儿子弄了一小块哈密瓜吃。

    而顾念兮这会儿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着她的胜利了。

    只是正得瑟中的顾念兮却没有注意到,谈逸泽的嘴角正勾勒着一个阴谋得逞的弧度……

    ——分割线——

    夜店,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响起。舞池中摇晃着的身躯,还有人群中此起彼伏的嬉笑声……

    酒吧的入口处,此时多了一个男人的身影。

    男人的身上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那打的正儿八经的领带,还有手上提着的公文包,和这样的地方实在有些不搭调。

    但男人,还是进来了。

    走到了吧台上,男人熟练的叫了一杯威士忌,便一个人开始喝起了酒。

    这过程中,有无数的女人过来搭讪。

    每一个女人的脸上,都画着很浓很浓的装。衣服,也是极尽的暴露。

    媚笑中,带着一种沉沦的诱惑。

    其实出现在这样的地方的女人,有些是为了钱,有些是为了性。

    所以在这样的地方发生关系,大多数人压根都不会当真。

    在男人坐到这里的时候,其实还有许多的人跟他一样,是一个人到这样的地方来的。

    不过很多的人,都已经离开的。男的被女的给喊走了,女的被男的给勾走了。

    周围的座位,不断的变化。

    可这男人好像已经将自己和这整个世界给隔离开来。

    男人只是一杯一杯的叫着酒,压根就不将周围那些形形色色的女人当成一回事。

    又是一整杯的威士忌下肚,他感觉到的是火辣辣的烧心感。

    再度将手机掏出来的时候,骆子阳发现已经是午夜两点了。

    可手机上,还是连一通电话都没有。

    苏悠悠,难道在你的眼里,一点都看不到我的存在么?

    烦躁的将自己的手机丢进了口袋里,他再度准备举杯。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女人和他一样,穿着保守的职业套装。

    同样,也坐在酒吧隐蔽的角落里,一杯杯的将辛辣的酒灌进肚子里。

    酒吧里的光线其实有些不足,男人凑上前才发现,这女人真的就是施安安。

    “安安姐,你怎么在这里?”

    骆子阳皱着眉头,做到了她的身边。

    “是你?”施安安抬头扫了他一眼,便继续低头喝着酒。

    既然已经碰上了,骆子阳也就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

    一个人孤单的喝着闷酒,倒不如两个人坐在一块喝。最起码,周围那些不断过来骚扰的人也会少一些。

    坐过来这边之后,骆子阳又连续喝了两杯威士忌。

    施安安也一样,自顾自的喝着。

    就这样,两人各自怀着心事喝着自己的酒不知道多久之后,施安安才转身看向他,问道:“你怎么也大半夜学着人家在这个地方买醉?”

    因为酒吧的音乐震耳欲聋,所以施安安一连吼了三句,骆子阳才听得到。

    “就是突然想喝酒了。”

    “那你不用通知苏悠悠同志么?不怕她担心?”她又问。

    结果这一句,让骆子阳准备抬手,将另一杯的酒送进肚子里的动作停顿了下来:“她会担心我么?”

    骆子阳说完,唇角便笑开了花。

    而后,男人含笑的将那一整杯的酒,给咽了下去。

    “……”

    看着骆子阳的表情,施安安也识相的自顾自喝起了酒。

    别人或许看不懂骆子阳此刻的表情,但施安安看得懂。

    骆子阳其实是将自己的悲哀,隐匿在笑容里。

    “安安姐,你怎么也不回家?”将一整杯的酒喝进肚子里,让那辛辣的口感暂时冲淡了一些自己的悲凉之后,骆子阳看向施安安。

    说实在的,施安安在骆子阳的印象中,一直都是女强人的形象。

    在骆子阳的认知里,女强人便应该是无坚不摧的。

    可今夜的施安安,却让他觉得,其实她也有女人的一面。

    “家?哪里才是家?不提也罢。”施安安抬手,和骆子阳碰杯:“你不要问我的事情,我也不要问你的事情,我们就这样不醉不归,成吧?”

    “一言为定!”任何人,都有不想要被其他人窥探到的秘密。

    这一点,骆子阳暗恋了苏悠悠那么多年,自然是懂的。

    只是正和施安安买醉的骆子阳并不知道,苏悠悠发烧了。

    或许是前一天晚上和凌二爷耗了一整夜,休息不够,又呆在过冷的空调房里一夜的缘故,苏悠悠早上的时候就有些头晕。

    而吃过晚饭之后,她就开始发烧了。

    烧到这个时候,已经迷迷糊糊的。

    连起来喝杯水都成了问题,又怎么可能去给他打电话?

    而骆子阳不知道这一情况,所以他便认定了苏悠悠压根就没有想过要找自己。

    这夜,他便彻底的将自己麻醉在酒精的世界里。

    ——分割线——

    在这一夜,同样有些焦躁不安的,还有顾念兮。

    而她的焦躁不安,则是因为她和谈参谋长打的那个赌。

    她说的是这陈雅安今晚上就会来找自己问清楚所有的事情,可谁知道这陈雅安一整晚上都安静的呆在她的卧室里。

    这期间,顾念兮已经不下十次在二楼的楼梯口徘徊了。

    目的,就是为了让这陈雅安发现自己,然后主动来找自己问清楚那些事情。

    可该死的陈雅安,简直就跟木头没区别。

    不管顾念兮在外面站了多久,那厮的就好像没有看到似的。

    闹得顾念兮一脸不爽的回到了卧室。

    “她还没有来问你?”谈逸泽见她进屋的时候,便问道。

    临睡前,他们的卧室只点着床头那盏橘色的小灯。

    昏暗的光线下,谈某人的大半笑脸都隐匿在这黑暗中。

    “我打赌输了,你就那么开心!”顾念兮心里很不是滋味,一见到谈逸泽这个时候还来问这些,自然以为他开始得瑟了。

    “也不是有多开心,你又不是没有察觉到,那个女的跟个木头一样,她要是明天能开窍还好,不能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谈逸泽早已躺在床上。

    望着身侧那个空荡荡的位置,某人睡的很不爽。

    为了哄的美人一起入睡,谈参谋长可是下足了所有的绝活。

    “也对,那说好,她明天要是没有来找我,也不能算是你赢,最多我们打了个平手!”顾念兮顺着谈逸泽的想法,顿时想开了许多。

    “知道了,要是那蠢货明天没有过来找你,就当这个赌约没有进行过成吧?”谈逸泽说着,对顾念兮招了招手,示意她去睡觉。

    对于谈参谋长的怀抱,顾念兮一向没有免疫力。

    很快,顾念兮就老老实实的爬上了床,趴在谈逸泽的怀中安心的睡大觉了。

    而男人盯着这张熟睡着的小脸,那双幽深的瞳仁里有着志在必得的笑意。

    陈雅安那个笨蛋,明天想通也就罢了。

    不能想通,他谈逸泽也有的是方法帮助她通脑。

    到时候,你顾念兮可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就好……

    ——分割线——

    与此同时,市郊的一处公寓里,霍思雨正准备洗澡,没有想到大门处传来了声响。

    推开门一看,原来是那个老男人来了!

    一见到这老男人肥的流肠的肚皮,霍思雨的心里各种恶心。

    奇怪了,这老男人不是说好今天晚上要出差,不会过来了么?

    可怎么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这么说,今天晚上,她霍思雨又得对着这个该死的男人摆出各种恶心的姿势不成?

    真他妈的恶心!

    但即便心里对着这个老男人各种诋毁,霍思雨还是拉上了睡袍,走上前迎接:“今晚不是说要出差么?怎么有空过来?”

    霍思雨熟练的接过了这男人手上的公文包,又将柔软的身子贴了上去。半环着男人的手臂,半让自己身上的柔软蹭着男人。

    这,便是做人情人的准则。

    让这个男人发现你身子的柔美,再者也要让这个男人想要和你做。

    像是他们这类人想要维持关系,其实真的不比夫妻。

    夫妻间,最起码也有一张结婚证书,就像是不想做也不会一下子就离婚。再说,夫妻间还有孩子。就算想要结束关系,也会因为有孩子的牵绊。

    这样的关系,也不比男女朋友。

    男女朋友之间,彼此也都会考虑一下对方的感受。

    可他们这情人间的关系,其实一开始就建立在这些男女情事和钱财上。

    一旦在这方面得不到满足,很多关系就会因此破裂。

    霍思雨不傻。

    现在根本就不到这个关系结束的时候,所以她会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尽可能勾起他的*。

    “临时说不用了。怎么,你这*就那么想要我去出差?”老男人貌似很不爽,说这话的时候狠狠的拧了霍思雨的白皙一把。

    疼得,她整张脸都变了形。

    可她,最终还是一句男人的不是都不敢说,而是怪嗲到:“你真坏!”

    “忙了一天,浑身臭汗。我去洗个澡,对了你也进来帮我搓搓背!”

    男人又一个大掌拍到了霍思雨的屁股上,疼得她全身的骨头都要错位。但最终,她也一个字都没有说什么,还对着男人媚笑。

    “知道了。”

    说着,霍思雨起身帮男人将公文包和外套都给放到了柜子里。

    而男人,则先行去了浴室冲澡。

    听着浴室里传来了水声,霍思雨的脸比四川变脸戏法还要快。

    刚才在男人面前还一脸娇俏的笑脸,现在竟比死还要难看。

    刚刚男人看着她的眼神,她能猜不出那个老男人现在就想要让她和他进去洗个鸳鸯浴么?

    说是让他搓搓背,其实他每一次都用这样恶心的借口来敷衍她。

    想当初,她霍思雨和这老男人的第一次,也是在那样的环境下发生的。

    当时,霍思雨是在某一间餐厅里当服务员的。

    因为她年轻还比较懂得打扮,所以她被分配到了包厢里服务。

    不过说是服务员,那些老男人哪一个不是想要占他们这些人的便宜。

    霍思雨可没有忘记,每一次她在包厢里帮客人点餐的时候,大腿被摸了多少次。

    一开始,她还挺反感的。

    不过后来,渐渐也习惯了。

    特别是每一次被性骚扰之后,还能得到一些比较丰厚的小费,霍思雨便渐渐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勾搭上这个老男人,其实因为霍思雨在谈家生活过,也懂得从男人的衣服看出这个男人的家世。

    这个老男人,可以说是在霍思雨打工的酒馆接触到身份和地位最好的了。

    所以那男人提议要约她出去吃饭,霍思雨便答应了。

    吃饭的时候,男人故意灌着她喝酒。

    霍思雨其实看得出这老男人的用意,也恶心过。可她还是半带娇羞的将酒给喝了。

    两杯不到,霍思雨便装醉。

    其实,她就是想要看这老男人会怎么做。

    果然不出她的预料,男人便将“喝醉”的她,给拉进了钟点房里,将她给上了。

    之后,她被包养,也就顺其自然了。

    可每一次,这个老男人的能力实在有限。

    她,都不能得到满足。

    可为了能让这个老男人觉得骄傲,她还是不得不装出一副非常兴奋的样子。

    而这样的生活,霍思雨已经烦透了。

    她发誓,只要得到谈家之后,她一定立马走人。

    想到这,霍思雨掏出了手机。

    说好的,今天让陈雅安去将谈逸南柜子里的宋亚集团的合作契约书给拿过来先让她看看的,可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动静?

    难道,这事情穿帮了?

    还是说,她还没有动手?

    以这个陈雅安的懒惰,霍思雨觉得更有可能是后者。

    往陈雅安的电话拨了过去,霍思雨想要提醒她赶紧行动,免得夜长梦多。

    可没想到,这电话明明打通了过去,可还是被陈雅安给按断了。

    这陈雅安到底又再发什么疯?

    前一段时间说合作,后一段时间又不屑于和自己合作。这么举棋不定的性子,说实在的霍思雨压根就不想要这样的同伙。

    若不是,要得到谈氏内部文件只能从她这一块下手的话,霍思雨才不会选择她。

    “小*,还不给我进来给我搓背?”

    正当霍思雨打算要不要再给陈雅安去一通电话的时候,浴室里传来了某个老男人的声音。

    “这就来了!”霍思雨只能赶紧将手机放到了一边,起身换了一身性感的睡衣,便匆匆的去浴室伺候着。

    果然,说是要搓背,不一会儿浴室里却传来了少儿不宜的声响……

    ——分割线——

    这一整夜的,陈雅安压根就睡不着。

    脑袋里,霍思雨时不时的出现。

    她说的那些话,还有她告诉自己的那些计划,都历历在目。

    而一边,还有顾念兮资料里掉落出来的那张照片。

    所有的一切就像是一张巨大的网,困的她喘不过气。

    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在床上翻转了一整夜,陈雅安还是想不到自己要的答案。

    本来一整夜都睡不好的她,打算在床上多呆一会儿,谁想到舒落心却闯进了她的卧室里。

    “雅安,你今天不是要上班么?还不快起来?”

    “妈,我今天不想去上班。”

    她脑袋都一团浆糊了。

    脑子本来就不好使,再被这么多的事情压着,根本就没有其他内存来做其他的事情。

    可舒落心一听,脸便沉下来了。

    “你到底说说你每天都能做些什么?呆在家里你连一个碗都不肯帮刘嫂刷,去公司连个复印件都不肯做,你到底能做什么?”

    “你别以为,你在公司里的那点破事谁都不知道,你爸可是每天都盯着。你自己不表现的好一点,赢得他的赞赏。你想要的那些东西,你以为真的都会跑到你的手里?”

    “你看看人家顾念兮,当初怀孕的时候,还有流产先兆呢。你爸硬是不让她去公司上班,可人家不还是照样在家里将公司打理的有模有样的么?”

    “好话我也就说到这里,该怎么做你自己想想。”

    “当然,你现在真的不想去上班也行。不过你可要想好了,到时候你爸将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了顾念兮,到时候你可别怨我。要怪,就要怪你自己不识抬举。”

    陈雅安才说了那么几句话,没想到这舒落心跟开激光枪似的,说了一大堆。

    其实这些话,陈雅安也不陌生。

    自从舒落心拟的那份过户企业u书在谈建天那里没能够定下来之后,舒落心每天就只会对她说这些话。

    她陈雅安要是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舒落心便会将顾念兮给拿出来和她比。

    顾念兮顾念兮……

    她的嘴里心里,都是顾念兮。

    顾念兮要真的那么好,当初她怎么不将顾念兮讨成儿媳妇算了?

    陈雅安不知道,当初见到顾念兮那么得到谈建天的重视,舒落心还真的那么打算过。

    可没办法,人家顾念兮压根对他们谈逸南连正眼都不瞧。

    再说了,顾念兮身边还有个严防死守的谈逸泽,想要将她弄成儿媳妇,那可比登天难!

    “妈,我知道我该怎么做。我现在收拾一下,吃过早餐就去上班,行了吧?”

    她一整夜都没有睡,现在脑袋疼得慌。

    要是舒落心在这么敲锣打鼓下去,还不得炸开?

    “那就好。你也别说我狠心,怀孕的时候不想动我也知道。可没有办法,谁让我们现在的敌人那么的厉害?再不加快点行动,我们的一切都会落进别人的手上的。”

    “好了,我去把早餐给热一下,你弄好了就快点下来吃饭,知道么?”

    舒落心以这一句作为这次对话的结尾。

    这算是,打了一巴掌给一颗糖吃!

    “我知道了。”

    陈雅安收拾了一下,果断的起身上班去。

    舒落心都那么紧锣密鼓的安排着,她要是待会儿不去,那还不得被舒落心扒皮?

    “哟,你醒了?对了,昨晚那份资料你看的怎么样了?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你尽管可以问我。想当初,我为了弄懂在这份资料,可是麻烦了小叔不少次。”陈雅安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就看到顾念兮正坐在大厅里看文件。

    顾念兮一见到陈雅安那副憔悴的样子,便知道一定是因为昨晚上的那份文件惹出来的,当即便这么开口。

    她总是有意无意的提到“小叔”儿子,目的是为了引导陈雅安将那张照片往谈逸南的身上想。

    可这陈雅安的脑子,实在有够笨的。

    直到现在,她都没有想到这一点。

    “我知道了,大嫂。”陈雅安实在打不起什么精神,和顾念兮说了这么一句之后,便转身想要离开。

    “这是早餐,你把这些东西都给吃了才能去上班。要知道,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要吃两个人的分量才行。”舒落心将自己一大早给弄好的鸡汤放到了本来想要离开的陈雅安的面前。

    “好了,你这边喝吧。我还有点事情,要先出去一趟。待会儿记得去上班。”舒落心说完,便拿着手包出去了。

    估计,是准备和她的那些姐妹去逛街什么的。

    陈雅安被逼无奈,只能坐在顾念兮的面前,喝着鸡汤。

    看着顾念兮手上的那份文件,陈雅安突然放下了手上的碗:“对了嫂子,你的那份文件里,有没有什么东西落下了?”

    陈雅安趁着这个机会,想要从顾念兮这边打探点什么。

    “没有啊!”顾念兮继续埋首在自己的文件前,假装很认真的看着文件。

    不过实际上,她的注意力全都在陈雅安的身上,文件看了那么久,始终没有翻过一页。

    索性的是,这陈雅安够笨的,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没有么?嫂子没有将照片之类的东西,忘记在里面?”陈雅安接着试探。

    陈雅安只是想要确认一下这照片是不是顾念兮的。

    只是她的脑子不好使,并不知道这一句话已经将她的心思都给暴露了。

    “没有。那文件是小叔的,我怎么可能把我自己的东西给忘在里面?”

    “什么?你说这份文件是南的?”

    听着这话,陈雅安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是啊,我记得我昨天告诉你了,这文件是当初我进明朗集团的时候,小叔拿给我了解一下公司内部运作的。那些纸张我都没有删减过,就是想你进公司的时候没准也会用到。”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在心里鄙视了这陈雅安好几回。

    她都提醒陈雅安不知道多少遍,这文件是谈逸南的了。

    可偏偏她到这个时候才意识到。

    难怪,她家谈参谋长一直都喊她蠢货!

    “这东西,真的是南的?”

    陈雅安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

    她一直认定了,这照片是顾念兮的。

    可真的没有预料到,这照片会是谈逸南的。

    如果说这照片是谈逸南的话,那谈逸南和这个霍思雨到底是什么关系?

    难不成……

    想到某种可能,陈雅安的脸色顿时苍白了几分。

    “什么东西?”顾念兮的表情很天真很无辜,就像她压根就不是将照片放进去的某个人一样。

    “就是这个……”陈雅安想了想,最终还是从自己的包包里,将昨天从那份文件夹中掉落的那张霍思雨的照片给拿了出来。

    “就是这个,昨天从文件夹里掉出来的。”

    陈雅安说。

    而顾念兮也在接过那张照片,看清楚照片上的人的时候,脸上闪现出了惊讶的神色。

    “该死的,这小叔也真是的。我不是说过,这些东西要给收好的么?”顾念兮的脸上,除了有些慌乱之外,还有着怒色。

    “现在被你看到了,这该怎么办才好?”

    “要不这样吧,你当什么东西都没有看到过,好不好?我把这东西塞回去,咱们当这件事情从没有发生过好不好?”顾念兮像是急得团团转的样子。

    “到底怎么了?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这东西,不能让我知道的?”陈雅安急了,抓着顾念兮的手不肯放:“大嫂,你就直接告诉我吧。”

    看顾念兮那个慌乱的样子,陈雅安不得不将这照片上的霍思雨往谈逸南的情人身上想。

    想到自己才结婚没有多久,现在就有第三者插足。

    这事情要是传出去,该多丢人?

    还有,他们娘家的那些人,到时候会怎么看待她陈雅安?

    “这事情我真的不能说!”顾念兮一脸的为难。

    “大嫂,你告诉我吧。最多我不会告诉南,说这些是你说的。”陈雅安还是死死的抓着顾念兮的手不肯松开。

    那架势,大有你要是不说,我绝对不会松手的样子。

    “既然是这样,那我就……”

    其实就算被谈逸南知道是她顾念兮说的,那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若是谈逸南知道这霍思雨现在还在打这谈家的主意,而且还将主意打到了陈雅安的头顶上,动手的可就不是她顾念兮了。

    “这照片上的人,叫霍思雨!”顾念兮开始叙说。

    单单是一个名字,已经让陈雅安的脸色苍白了几分。

    说实话,其实陈雅安本来还抱着奢望,希望照片上的人并不是她认识的那个。

    谁知道,顾念兮的第一句话就将她推进了绝望的深渊。

    “这霍思雨,其实也和我同样是d市人,以前我们还算是好朋友。”顾念兮又开口说道。

    “那这个人,是大嫂的好友咯?”那这样的话,就和谈逸南没有多大的关系了。

    陈雅安不断的在为自己脑子里的某些东西寻找借口。

    “其实也不能说是我的好友,更准确的说,这人应该是小叔的前妻!”

    最后这一句话,让陈雅安的脸色顿时更幽灵一样,苍白的没有一丝丝的血色。

    前妻……

    陈雅安是想过,这个叫做霍思雨的女人和谈逸南的关系可能不一般。

    但她压根就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谈逸南那个被人人唾弃的霍思雨。

    想当初,谈逸南因为娶了一个假市长千金的女人的事情,可是在他们的那个圈子里被传了个遍。

    不过因为陈家早已落败,一般聚会现在也很少参加。

    所以陈家就算听说过,也不可能深入了解到这个女人的名字。

    可当现在所有的事实被揭穿之时,陈雅安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人耍的猴子一样。

    这该死的霍思雨!

    自己被人唾弃,遗臭千年也就罢了。

    为什么,还想要扯上她陈雅安?

    难道在她看来,她陈雅安就是那么好戏弄的么?

    越想,陈雅安越是坐不住。

    最终,陈雅安跟疯了一样,冲出了谈家大宅。

    “你要去什么地方?”

    顾念兮追了出去。

    “我现在有点事情需要解决!”

    陈雅安冲着顾念兮说了这一句,便将谈家大宅里唯一一辆备用车给开了出去。

    顾念兮看着车子远去的方向,嘴角弯了弯。

    现在,这两人便是再也没有可能勾结了!

    而她顾念兮现在做的,就是坐山观虎斗。

    霍思雨,你不是一直想要借着陈雅安来收拾我么?

    只可惜,现在的顾念兮已经不是当初刚刚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轻易的任你摆布了。

    我有我的家人需要守候。

    你若是总在这里边参合的话,那也就休怪我无情了。

    至于陈雅安,其实顾念兮压根就不同情她。

    她脑子不好使也就罢了,可她明明是这个谈家的人,却要联合外边的人来糊弄谈家?

    这样的人,难道不该惩戒一番么?

    这一次,让霍思雨撩得她烧心挠肺,就是最好的教训!

    站在谈家大宅前,风儿吹过的时候带起顾念兮的长发,有几根正好拂过顾念兮那正轻轻勾起的唇角上。

    ——分割线——

    “妈,我们这两天就过去了,别伤心了。”晚上,殷诗琪来电话了。

    说是明天宝宝的百日宴,她和顾市长都来不了。原因自然是,顾市长公务在身,不能离开d市。

    听到殷诗琪的这话,顾念兮的心里虽然有些失落,但还是承担起了安慰殷诗琪的角色。

    殷诗琪同志两个月都没有见到宝贝外孙,这会儿思念都要泛滥成灾了。

    一再的嘱咐顾念兮,让她过两天一定要带着宝宝回家,绝对不能像是前一阵子那样,说是临时有点事情,就不回来了。

    对于此,顾念兮也有一肚子的苦水。

    如果当初不是被摩托车给撞了的话,她早就回去了。

    不过现在想想还是算了,暂且不说。

    要是他们老两口听说她顾念兮竟然受了伤,还不得直接抛下公务直接飞过来?

    “妈,我知道了。这一次我一定和逸泽还有宝宝回去,成不?”

    哄了好一阵子,殷诗琪同志终于挂断了电话。

    谈逸泽进门的时候看到的,见到顾念兮正将电话给挂上。

    “妈来电话了?”现在,谈逸泽这一声“妈”已经是非常的顺口。

    “嗯,妈说宝宝的百日宴他们过不来了。说是爸爸近期有些事情要处理,现在都还没有回家呢!”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还是难以掩饰住失落。

    谈逸泽其实一早就知道了顾市长不能过来了。

    因为这两天他看到了一则新闻,说是d市发生了矿难,目前正有13名的采矿者被埋在下面。

    作为一市之长,顾印泯这个时候自然是坐镇d市。

    今天早上谈逸泽看到报道的时候,说是市长还亲自到了事故发生的地点去指挥救援工作。

    谈逸泽也有些担心,便给顾印泯去了一通电话。

    不过顾印泯当时正忙,电话是由他的秘书接通的。谈逸泽只能又让秘书代表自己,说让顾印泯同志小心一点,安全最重要。

    “没事,两天之后我们不就回去了?到时候,再好好的陪陪爸妈就行了。”谈逸泽没有将顾印泯那边的事情和顾念兮明说,想必殷诗琪也不想让顾念兮知道,所以才只字未提。

    “嗯……”

    顾念兮点点头,情绪还是不怎么好。

    正巧在这个时候,舒落心从楼上下来了。

    不过舒落心的神色有些慌,见到顾念兮和谈逸泽坐在这里,她问:“小泽念兮,你们刚刚有没有看到雅安回来?”

    舒落心为了给陈雅安补充营养,最近几天都会给她熬鸡汤。

    寻常这个时间点,陈雅安已经回家在家里躺着了。

    可今儿个舒落心上楼了两三趟,都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这个时间点,这陈雅安到底上什么地方去了?

    “她下午回来的时候就匆匆忙忙的出去了,说是有急事去办。”顾念兮知道,她那是去找霍思雨算总帐去了。

    不过她没告诉舒落心,不然就直接将她其实早就知道陈雅安和霍思雨见面的事情给捅出去了。

    “急事?现在有什么急事比她安安分分在家里安胎重要?这个猪脑子,真的不知道怎么想的!”舒落心边谩骂着陈雅安,一边还是给谈逸南拨了电话。

    虽然她压根就不喜欢这个比猪还要蠢几分的媳妇,但毕竟现在陈雅安怀孕了,怀着的还是谈逸南的孩子,她再怎么讨厌她,总不能连孙子都不管吧?

    电话拨通的时候,谈逸南那边还很热闹,有震耳欲聋的音乐传来。

    应该是公司里的员工都在小聚,谈逸南走远了几步才接通了电话。

    “妈,什么事情?”

    “小南,你媳妇到现在还没有回家。我这边拨她的手机她没有接通,你也赶紧给她打电话,看看她在什么地方。这么大晚上的不休息,到时候孩子要是出毛病可怎么好?”舒落心吩咐完谈逸南该做的事情,便又想到他现在可能在喝酒,便道:“对了,酒你也给我少喝一点。待会儿回家,让司机过去接你就行。”自从上一次谈逸南出了交通事故,舒落心这颗心总是提心吊胆的。就怕,这谈逸南再一次发生上一次那样的事故。

    “妈,没事。我现在就给她打电话,你在家安心的等着。”谈逸南说完这话,就挂断了电话,就抬起手表看了下时间。

    都已经晚上十点多快十一点了。

    这陈雅安,到底跑什么地方去了?

    谈逸南不断的给陈雅安拨电话,可得到的结果都是:“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号码已关机!”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谈逸南对这个女人还了解一点,她的性格比较木讷,所以认识的朋友也不多。

    现在每天除了上班之外,就是呆在家里。

    要不然,最多就是去了娘家走动走动。

    像是这样夜不归宿的情形,结婚以来还是头一遭。

    想着,谈逸南又给陈家拨去了电话,看看陈雅安到底现在在不在那里。

    可得到的答案,仍旧让他失望。

    陈雅安突然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谈逸南压根就找不到她的踪影。

    只是谈逸南不知道的是,此时的陈雅安经过几番查找,终于找到了霍思雨现在的住所。

    一从出租车上下来,陈雅安就大步朝着这郊区的公寓里飞奔而去。

    其实陈雅安只要多想一些就会知道,现在自己单枪匹马的来找这霍思雨,可能得不来什么好处。

    可她的脑子压根就没法想那么多,脑子的内存实在不足。

    ——分割线——

    “叮咚……”

    公寓门铃响起的时候,霍思雨正躺在床上敷面膜。

    奇怪,这个时间点会是谁来?

    那个老男人么?

    不是说好的,今晚上他要和他的儿子和老婆出去吃饭,所以不会到这边来的?

    还有,那个老男人就算到这里,每一次都是自己用钥匙开门的,今儿个是怎么了?

    “叮咚叮咚叮咚……”

    门铃像是催命符一样,不断的想着。

    霍思雨怕是惊扰了其他的住户,便立马起了身。

    从猫眼里看到站在门口处的女人之时,霍思雨的瞳仁里一片震惊!

    陈雅安,她怎么到这里来了?

    ------题外话------

    新的一个月,新的开始。

    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

    看星星一颗两颗三颗四颗连成线~

    →_→

    下一章,恶人报应来的是那么快啊~!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