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04章 报应来的那么快(爽)

    这天的早晨,顾念兮是在一阵骚扰中起床的。

    本以为在自己胸口上作恶的,是她刚睡醒饿了的宝贝儿子。

    可等她扯开了衣领,打算帮助儿子找吃的之时,睁开惺忪的双眼看到的便是谈某人一脸的坏笑。

    顾念兮在心里暗叫一声不好,立马将自己的衣领拉高了些,想要阻挡住这个老流氓的侵袭。

    不过谈逸泽貌似看穿了她的想法似的,先她一步就将她的手给拽住了。

    “老公,大清早这是干什么呢!”某女有明知故问的嫌疑。

    不过谈某人为她做解答,不厌其烦:“看到我老婆这么主动的,我这个作丈夫的,自然要竭尽所能帮助我老婆舒缓一下身子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得瑟。弄得,大清早顾念兮的脸好比夕阳的红。

    “流氓,谁要你帮助了!”顾念兮抓过被子,顺便扫了一眼她还以为躺在身边的儿子。

    本来还想用自己儿子当成挡箭牌的,可眼睛一扫才发现,儿子正在婴儿床里睡的个昏天地暗,一只胖乎乎的小手还塞在嘴里吮吸着。

    看来,谈某人的这个恶劣行径是蓄谋已久。

    连儿子的戏份,他都给算上了!

    “没有要我帮助么?那你帮助我好了。不是你说的么?夫妻间就该互帮互助!”谈某人拉着她的手,朝着某处进发。

    一句话,也将顾念兮的话给彻底的堵死了。

    不愧是谈参谋长,颠倒是非黑白的本事,简直无人所及。

    他要是到外交部,估计国外的那些名嘴都要给活活气死了。

    “老公,温饱思淫,是不对的!”顾念兮扳正谈某人那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她身体某一处的脸,让他和自己直视着。

    顾念兮知道,这个时候的谈参谋长是不能玩火的。

    不然,受苦的还是她。

    再说了,谈参谋长都饿了好几个月了,一旦开闸势必如同洪水野兽那般的吓人。

    可谈某人却说了:“我还没有吃早餐,所以不饱。”

    他笑的很是邪恶,这意思是,现在温饱思淫这个词汇在他这里是行不通的!

    “儿子在睡觉,我们不能吵醒他。”顾念兮对于越来越逼近自己的谈参谋长,有些惶恐的后退。

    “我儿子我了解,刚刚我给他喝了牛奶,最少也要两个钟头之后才会醒!”谈某人这一次,连反抗的余地都不给顾念兮留下了,长臂一伸,直接将顾念兮给拉进了自己的怀中。

    手指一挥,顾念兮身上那件最近才买的睡衣瞬间变成了碎片。

    看着变成了破布一样的睡衣,顾念兮欲哭无泪:谈参谋长,你这个败家子!

    “好了,不闹了。我都憋了几个月了,要是憋坏了你下半身的幸福不就没有了么?”

    谈逸泽见顾念兮的眉心还是轻轻的皱着,只能耐着性子哄着。

    说实话,儿子百日宴是他最期待的。一方面是这证明了儿子的成长,另一方面是他谈逸泽可以开荤的日子。

    本来,昨天晚上谈参谋长就打算将娇妻给吃掉的。

    可到底昨天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整个谈家上上下下都忙活了一天。顾念兮也被折腾的够呛的,头一靠在他的肩膀上,就睡着了过去。

    看着她疲惫的睡颜,谈逸泽再怎么发了狠的想要吃她,最终也只能作罢。

    好不容易挨到早上,他都快要发疯了。

    “乖,都说一日之计在于晨。我们,快一点开始吧!”谈某人很“友好”的将吻开始落在顾念兮的身上。

    看着身上蓄势待发的男人,顾念兮最终也没有反抗。

    算了,到底都好几个月没有喂饱他了,这么憋下去,估计正常男人都要受不了了,更何况他家的谈参谋长一向食量过人。

    再说了,他们都好几个月没有这样一起过了。她也有点想念他了……

    想着,顾念兮放下了所有的戒备。

    而感觉到顾念兮身子的放软,谈逸泽嘴角上的笑意越来越明显。

    谈某人很满意顾念兮的这个举动,于是他的动作也越来越放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刘嫂的声音在房间门口响起:“兮兮,小泽,你们起来了没有?”

    “刘嫂,我们就要起来了,有什么事情么?”顾念兮听到了刘嫂的声音在房间门口响起,想也没想就直接将压在自己身上的谈逸泽给推开了,一手直接扯过被子,将自己的全身上下都给包裹住。

    至于裸奔的谈逸泽,她压根就没有理会。

    被晾在一边,无论是身体还是心里都没有得到照顾的谈逸泽脸色极差。

    刘嫂,你也太不会看时间了!

    都说一日之计在于晨,你把老子的美好早晨都给破坏了!

    “你们爷爷喊你们下去,说是有事情想要说!”

    刘嫂的声音再次在门口响起,“你们要是起来的话,就快一点收拾一下,下楼去!”

    说完这话,刘嫂的步伐声渐行渐远。

    谈某人那只邪恶的爪子再度爬上顾念兮的腰身,欲将刚刚没有完成的事情给做完整,以证明他谈逸泽是一个有始有终的人!

    可这爪子还没有触及到包裹着顾念兮美好的被褥的时候,就被顾念兮给拍飞了。

    “没有听到爷爷说要我们现在下楼去,他老人家有话要说么?”顾念兮双手掐着腰身的样子,像足了一只小母鸡。

    “我们刚刚那事情还没有做完呢!”谈逸泽有些憋屈的嘟囔着。

    只不过,他发现自己的话压根就没有让某个女人放在眼里。

    这不,女人早已掀开了被褥,开始穿衣。

    “……”

    看着女人将一件件的衣服往自己的身上套,谈逸泽在心里画了个圈圈,将刘嫂连带着谈老爷子都给问候了一遍。

    ——分割线——

    “爷爷,有什么事情么?”顾念兮先穿好了衣服便下了楼。

    楼下,谈老爷子正呆在院子里,一边看着院子里的花草,一边不知道沉思着什么。

    至于谈逸泽,估计现在还在郁闷着没有做完的事情,一个人在卧室里生着闷气呢!

    “兮兮,起来了啊。刚刚叫刘嫂把你们给叫起来,没有打扰到你们睡觉吧?”谈老爷子本来只是出于好意问了这么句话。

    可谁知道,一身绿色军服的男子从楼上下来的时候,便立马将谈老爷子的话给接了过去:“爷爷,你说呢!”

    “哟,小泽刚起来啊?火气挺大的!”谈老爷子看着自家孙子不爽的表情,笑了笑。

    孙子有比较严重的起床气,他是知道的。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对于今早他谋划已久的“开荤”计划被打断,他的火焰更大。

    “老公,你胡说什么呢!爷爷找我们说话,还不快点过来?”相对于不知道内幕的谈老爷子,顾念兮可知道今天她家没有得到满足的谈大爷脾气很不好,就像是人家的机关枪一样。

    要是她不赶紧拉住他的话,没准更过分的话他都可能说的出来。

    顾念兮非但拉住了他的手,还将他拉到了自己的身边,主动的帮他整理了一下衣领和帽子。

    看着难得主动一回帮他整理衣物的顾念兮,谈逸泽丢了一记白眼给她:算你识相!

    “爷爷,有什么话快点说吧,我吃完了,还要回部队。”谈逸泽说。

    “是这样的,昨儿个本来是想给金孙孙办个隆重的百日宴,顺便将孩子的名字给确定下来。可没有想到,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没有办成我感到很抱歉。”想起昨天发生的那些事情,谈老爷子也有些无奈。

    “爷爷,我想宝宝也懂得他太爷爷的心意。您无需太过自责,好好养好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咱们宝宝还等着长大了,孝敬您呢!”

    顾念兮的话,说到了谈老爷子的心坎里去了。

    无疑,现在最盼望着孩子长大的,便是谈老爷子了。

    “有兮兮你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不过孩子的名字还没有确定下来,现在这事情要抓紧来办。”谈老爷子亮出了今天早上让他们小两口这么早下楼来的目的。

    “我这里有几个名字,都是最近我请了几个长辈仔细斟酌之后筛选出来的。这几个名字你们看一看,觉得哪一个好就跟我说一声。如果实在没有看好的,那我这两天让人再找几个好名字来。”

    顾念兮知道,在谈老爷子的这一辈,名字是相当重大的事情。

    不管是名字的含义,还是名字的比划字数,都是非常讲究的。

    不管是哪一点,都是出于祈求孩子能够顺风顺水,健健康康的长大。

    因为知道谈老爷子一直都在忙着给孩子找名字,所以对于孩子的名字的这事情,顾念兮也不好参合着。

    现在谈老爷子经过好几个月的筛选,能留下来的好名字,绝对差不了。

    想着,顾念兮便准备应声好。

    谁知道在这个时候,原本一直站在一边都没有说话的谈逸泽在这个时候却开了口,道:

    “爷爷,宝宝的名字其实我已经想好了!”

    谈逸泽的一句话,倒是让谈老爷子和顾念兮都将注意力落在他的身上。

    “孩子的名字你想好了?不行,你们这一辈的懂什么?孩子的名字可是关系着他以后的前程,一听要用最好的。至于你取得,只能当作小名。”对于谈逸泽给孩子取名字的这事情,一点都不赞同。

    这孩子才有多少的阅历?

    想着,谈老爷子抬头看了一下一身军服的谈逸泽。

    许是看到了谈逸泽肩膀上的勋章,谈老爷子下意识的别开了脸。

    就算他的阅历比寻常人丰富好吧,可他才多大?

    他老爷子走过的巧,可比谈逸泽走过的路还要多。

    无疑,谈老爷子认定了,由他来给孩子取名字,才是最好的。

    “爷爷,你有没有听过我给孩子取的什么名字,你怎么能这么一下子就给反驳了呢?毛同志都说了,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您又没有听说我给孩子到底娶了个什么名字,怎么能一口将我给否定了?”

    不愧是谈参谋长,说起话来有条不紊的,连谈老爷子都被弄得说不上话了。

    “好吧,你倒是说说看你给孩子娶了什么名字?”谈老爷子被自己的孙子弄得只能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谈老爷子向自己的孙子妥协了。

    到这,谈老爷子还是坚定的认为,在这个谈家里,没有谁比自己更合适给孩子确定名字的。

    要不是谈逸泽连毛同志的话都给搬出来,他谈老爷子不卖其他人的面子,总不能连毛同志的面子都不卖吧?

    好吧,就听一听到底这谈逸泽给孩子取了什么名字。反正到时候他一个觉得不好听,直接给打回去,连上诉反驳的余地都不给不就成了?

    顾念兮也很好奇,谈逸泽到底给孩子弄了个什么名字。

    这事情,其实早前她就听过谈参谋长的意思是想亲自给自己的孩子取名字。

    不过当时,顾念兮倒是没有将这些当成一回事。

    你想,这孩子从没有出生的时候开始,谈老爷子就开始着手准备孩子的名字了。

    现在好不容易孩子也生下来了,他哪会那么轻易的将孩子的名字决定大权让给别人?

    估计,连他最疼爱的孙子,他都不会让的。

    正因为这一点,顾念兮也挺想知道这谈参谋长到底给他们的娃娃取了什么名字。有好到,比谈老爷子经过好几个月的研究和演算,再者还找了这方面的权威专家弄来的名字还要好的?

    “老公,快说说。”

    见身边的两人都在催促着自己,谈逸泽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纸和笔,一笔一划的在上面写着:“谈聿!”

    “谈聿?”

    扫了谈逸泽在纸上写下来的两个字,谈老爷子在心里琢磨了一下。

    这个“聿”字,其实还蛮不错的。

    楚谓之聿,吴谓之不律,燕谓之弗。——《说文》。

    这里的“聿”字,是书的意思。

    也可以指代文人雅事!

    武骑聿皇。——《汉书·扬雄传上》

    这里的“聿”字,是轻快的意思。

    其实谈逸泽给这孩子取名“谈聿”,谈老爷子完全可以明白他的意思。

    谈家几代,都是武将出生。

    而到谈逸泽的这一代,其实他想要让儿子不被这些所束缚,一辈子轻轻松松,快快乐乐的生活就行。

    可相比较自己已经准备了好几个月的名字,谈老爷子始终觉得这个名字还比不上自己取的。

    “寓意是不错,不过没有经过推敲,还不如直接选用我找来的名字。”这话,谈老爷子是对谈逸泽说的。

    但眼神,却是落在顾念兮的身上。

    谈老爷子现在也知道,唯一能让自己死心眼的孙子改变主意的,这个世间恐怕就只有顾念兮一个人了。

    谈逸泽自然也察觉到谈老爷子将眼神落在顾念兮的身上,也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想要让顾念兮劝服他谈逸泽,取用他谈老爷子选的名字。

    一边是自己的丈夫,一边是最疼爱丈夫的谈老爷子,顾念兮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夹缝中生存。

    那脸上的为难神色,可不一般。

    看到自己的妻子一脸的为难,谈逸泽自然不想让她这么为难下去,立马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其实这东西早前几天就弄下来了,只是一直都没有让爷爷过目!”

    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手上拿着的是家里的户口本。

    这户口本,其实上面只有户主谈老爷子的户口,还有已经过世的谈逸泽的妈妈的。

    谈建天的,早已迁了出去,可能是和谈逸南他们的在一起。

    至于谈逸泽的,现在还挂在部队里。等到退伍的时候,就迁回来。

    有时候看着这户口本上少少的两三页,谈老爷子都有些难过。

    不过后来因为顾念兮的加入,这户口本上又多添了一页。

    可这户口本为什么会在谈逸泽的手上呢?

    前几年谈老爷子还记得,这东西是放在他的抽屉里的。

    对了,这些年家里的事情一直都是谈逸泽在办,所以户口本早就放在他的那边。

    所以当初,他才能那么顺利的和顾念兮登记结婚。

    不过现在,他又将这东西拿出来做什么?

    同样抱着疑惑的,还有顾念兮。

    不过当谈老爷子接过谈逸泽手上的那个户口本,翻看着上面的又多出的一页之时,谈老爷子恼了:“好啊你个兔崽子,竟然敢越权上报户口和名字。”

    谈老爷子一怒,丢下了户口本就抓着鸡毛掸子追着谈逸泽跑。

    谈逸泽自然知道爷爷看了这个户口本肯定要生气的,在谈老爷子追来的时候,他已经先行一步跑开了。

    于是,大清早的这爷孙两就在院子里展开了拉锯战。

    而顾念兮则在这两大老爷们都离开之后,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户口本,翻开一看。

    出现在她顾念兮后面的那一页纸的上面写着:谈聿!

    原来,谈老爷子的“越权上报”的意思是,谈逸泽早就在决定用自己取的名字给儿子报了户口。

    现在,不管这谈老爷子取得什么名字,都不管用了!

    顾念兮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家的谈参谋长果真还是胆大包天,连谈老爷子的权威都敢挑战。

    怪不得,当初他说了,他取得名字一定能赢过谈老爷子,原来他老早就将所有的路都探好了。

    “爷爷,我这不是已经通知你了么?”

    “你这是马后炮,不管用!”

    “……”

    顾念兮抬头的时候,正好见到正在院子里追跑的爷孙两。

    而谈逸泽这个时候还难得能看到她正看着他,便对她得意洋洋的挑了挑眉。

    那意思是:看吧,我老早就告诉你我取的名字一定会赢了爷爷的,你现在信了吧?

    顾念兮本来还想要回敬谈参谋长一个白眼的,可就在这个时候,谈老爷子追到了他,抽了他好几下。

    “爷爷,消消火气。大热天的,别老折腾。”谈老爷子那几鞭落在谈逸泽的身上,其实就跟挠痒痒的没有区别。

    不过为了能够让谈老爷子玩的尽兴点,谈逸泽还特意摆出了挺害怕的表情。

    但无疑,这场孩子名字的决策者之战,还是谈参谋长获得了圆满的胜利……

    看着男人那张向来冷冽的俊颜上难得露出那么灿烂的笑脸,顾念兮的唇角也轻轻勾起。

    宝宝,从今天开始,你叫谈聿!

    ——分割线——

    “啊……”某个郊区医院的病房里,大清早的就有一声尖叫声冲破云霄。

    身边的那些护士,都有些无措。

    有几个试图想要上前拉住女人,可女人就跟疯子一样,发了狠的和这些人扭打在一起。

    有人说这女人是个疯子,也有人说这女人是受到了精神刺激。

    其实,都不是。

    这女人,其实是前几天被陈雅安砸到了脑袋的霍思雨。

    说实在的,陈雅安的力气不大,那一砸只不过是因为花瓶碎了,那些碎片落在了霍思雨的脑门上,给硬生生的弄出了几道伤口罢了。

    那一天,霍思雨是昏死过去的。

    陈雅安便疾步从那个房间里逃了出去。

    不过因为先前他们在楼道里吵得不可开交的事情,也引起了各个好事者的主意。

    所以一直到陈雅安被霍思雨给拖进了屋子里,那些人依旧没有关上门,想要探听情况。因为今天这个到访的女人爆出的猛料,可真是火药味十足。一下子,将这些人炸的外焦里嫩的。更恨不得,将为透彻的了解这个叫做霍思雨的女人的过去。

    可他们等待了许久,只等到了陈雅安发了疯一样的跑了出去。

    连霍思雨的房门,都没有来得及为她关上。

    一开始,这些人都没有动静,还想着是不是要等等这霍思雨是不是要追上去。

    可等了许久,门内都没有传来动静。

    于是某些好事者偷偷的往霍思雨的屋里一瞧。

    这一瞧,便看到躺在地上不省人事,而且整个脑袋都是血的霍思雨。

    顾不得八卦那一些有的没的,他们便打了120急救电话。

    霍思雨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只是有些失血过多,压根连生命危险都没有。

    至于这霍思雨现在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的疯狂,还不是因为这陈雅安砸在她脑袋上的一块碎片,正好刮到了她眼尾的位置。

    伤口有些深,医生虽然已经做了及时的处理,但她眼尾的那个位置估计是要留疤了。

    而醒来的霍思雨,一看到自己眼尾这一出的疤痕,便更发了疯一样。

    她霍思雨早前已经被舒落心下了封杀令。业界,谁敢接受她这样的人物?

    她现在是空有一身本领,压根就无用武之地。

    除了这幅年轻貌美的皮囊,还有什么?

    可现在,这陈雅安连最后的这身皮囊都给毁了。

    看着眼尾的疤痕,霍思雨简直都不想活了。

    若是那个老男人看到自己现在这幅德行的话,还有可能留在自己的身边么?

    不……

    不可能!

    现在那些老男人,光是年纪大了一点都不要,又怎么可能要她这样都长残了的?

    她霍思雨这一辈子,难道真的就这样完了?

    不……

    她不要这样的。

    她不想再回到d市,更不想再回到当初那个贫困的家庭,连一个月用多少块卫生巾都要斤斤计较的日子,她真的受不了。

    这一切,都是拜陈雅安所赐。

    她霍思雨要是不好过,定不会让陈雅安好过。

    她霍思雨要是下地狱,也要拉着陈雅安一起!

    ——分割线——

    “医生,我妈现在怎么样了?”

    这天一大早,谈逸南就照常询问舒落心的病情。

    舒落心这都住院了好几天了,不过病情时好时坏的。

    其实,这倒不是她的脑震荡引起的。

    而是,她的身体血小板比较少。

    脑袋上的伤口,明明已经经过了缝合,却始终都没有愈合。

    现在,都有些化脓了。

    这脑袋上的事情,可不比别的事情。

    要是真的愈合不了的话,怕是会危及生命。

    所以这些天来,谈逸南都没有离开医院,更没有回到公司过。

    “还是那样,今天早上再给她清洗一下伤口,用新的药物试试看。”医生检查完,便说。

    听着医生说的话,谈逸南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这伤口要是愈合不了,该怎么办才好?

    呆在医院的走廊里抽了几根烟之后,谈逸南稍稍控制了一下自己额的面部表情,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沮丧之后,才走进了舒落心的病房。

    因为舒落心的强烈要求,现在谈逸南已经将她给转到了单独的病房里。

    没有见到陈雅安,舒落心的情绪可算是稳定了许多。

    不过这苦了谈逸南。

    陈雅安刚刚流了孩子,现在情绪也不是那么好。动不动,就大喊大叫的,和疯子没有什么区别。

    谈逸南除了要照顾这边舒落心,还有去那边安抚陈雅安的情绪。两边来回的跑,他压根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几天的时间,他都瘦了大半圈。

    而舒落心一看到谈逸南又出现在病房里,便开了口:

    “小南,你今天怎么也不去公司?”

    生病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孩子一直守在自己的身边,舒落心自然是开心的。

    不过一想到这谈逸南一直都在医院,那公司的事情岂不是全都落在了顾念兮的身上?

    到时候,要是这顾念兮趁机使点什么手段,谈家的财产岂不是都被她给拿了去?

    这,便是这几天舒落心一直催促着谈逸南去上班的理由: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属于自己孩子的东西被顾念兮给霸占了。

    “妈,你现在在医院,我哪有那些心事?”再说了,现在她的脑袋都还没有愈合,要是稍稍有个不慎,便是天人永隔。

    这个时候,当儿子的哪有离开的道理?

    “这话你说的妈可不爱听了。你不要忘记,现在有多少人虎视眈眈的盯着你的那份财产。”舒落心有些不满的说着。

    “妈,我现在真的什么都不想,只希望您能快点好起来。”舒落心没有注意到,谈逸南说这一番话的嘶吼,嗓音里出现了莫名的哑。

    和财产比起来,谈逸南还是想要自己的母亲。

    不过到现在,他都不敢将舒落心的病情说给她知道。

    他怕她一个胡思乱想,又耽误了病情。

    “妈好起来那是一定的,你还是快一点回到公司去,免得那个顾念兮将所有的钱都给吸了去。到时候,可有你哭的。”说到底,舒落心最防着的,还是顾念兮。

    “妈,您不要总提钱钱钱的,好不好?”和人命想比,钱真的有那么重要,比你舒落心的命还重要?

    不过谈逸南考虑到现在舒落心的病情还没有转好,后面的那半截话被他死死的咽回肚子里。

    “钱有什么不好?你这孩子是没有吃过苦,不知道没钱寸步难行的道理。等你有一天过了苦日子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还是钱!”舒落心压根不知道谈逸南到底在担心什么,还是自顾自的说着。

    “妈,您要是想让我回到医院,就快点好起来。”

    最终,谈逸南只是叹息着说出了这么一句。

    起身,他想要转到另一间病房,去看看陈雅安怎么样了。

    因为孩子是突然间没有的,陈雅安好像一时间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一直都打不起精神来。

    “小南,你要到什么地方去?”见谈逸南要离开,舒落心不满了。

    “我去看看雅安。”

    “看她?看她做什么?你不要忘了,是她把你老妈给打成这个样子的。”舒落心见自己的儿子竟然要去看陈雅安,急了。

    只是她所不知道的是,这些天谈逸南在她面前所说的他要回家休息一下,他都是去了陈雅安的病房照看着。

    “妈,我现在不想追究谁对谁错。我只想要,大家都好起来!”第一次,谈逸南真的觉得,他难以理解母亲的逻辑和思维。

    为什么家里都变得乌烟瘴气的,舒落心还是不肯放下心里的芥蒂?

    “哼,将我打成这样,她就算死了也是活该!”不过说到这的时候,舒落心突然记得了陈雅安肚子里的宝宝:“对了,那女人怎么住院了?她现在肚子里还有孩子,你要记得告诉医生,不要乱用药。”

    说来说去,舒落心最在乎的,还是自己的血脉。

    “妈,我知道了。”听到舒落心提起那个孩子,谈逸南的身子本能的一僵。

    那个孩子,早没了。

    而且,还是她舒落心亲手当的刽子手。

    碍于这舒落心现在还有伤口没有愈合,谈逸南不想再在这个时候和她闹。

    说了这么一句,谈逸南便离开这个房间了。

    而舒落心也在谈逸南离开之后,无奈的躺了回去。

    只是奇怪了,为什么这么多天了,她脑门上的伤口还是这么疼?

    ——分割线——

    苏悠悠再度醒来的时候,又是一个入夜。

    她发了烧,好几天了。

    喉咙,干哑的不像是她。

    骆子阳在她发烧的第二天,去出差了。

    到今天,已经有两天的时间。

    他不在,苏悠悠感觉到整个房子都是空荡荡的。

    或许人都是这样,一生病就希望有人陪在自己的身边。

    “叮咚叮咚……”

    门铃一遍遍的想着,脑袋还是照样昏沉的苏小妞突然记得,自己好像叫了外卖。

    这几天,她总是发烧,没有什么力气下厨。所以,每天的三餐都是叫外卖。

    “等等,我来开门了!”干涩的喉咙,喊出来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把的利刃,痛得眼泪在她的眼眶里直打转。

    原本以为是外卖,但打开门一看,出现在大门口一身笔挺的西服外加头顶打着都能反光的发蜡,除了风骚的凌二爷还会有谁?

    “是你?开错门了!”苏小妞的反映可以说还是非常的迅速,一见到门外站着的凌二爷,她一个反手就准备将门给关上。

    可毕竟,她发烧了好几天,力气大不如从前。

    这门被凌二爷的手臂一挡,本来握着门板的她,立马后退了好几步,险些还摔倒在地上。

    幸好,凌二爷反映过来,立马长臂一伸,将就要跌倒在地上的苏小妞一把给捞进自己的怀中。

    “苏小妞,你怎么这个德行?”

    凌二爷挑眉看着怀中的苏悠悠。

    很快,浓眉卷成了两团。

    很不对劲!

    绝对很不对劲!

    为什么今天抱着苏小妞的时候,他会闻到一阵酸味?

    难道,是这个屋子里放了什么发霉的东西么?

    凌二爷可记得,他家的苏小妞向来都是香香甜甜的。每一次他一抱着她的腰身,就会不自觉的想要得到更多。

    可今天,他抱着她老半天了,总感觉哪里出了问题。

    对了,这味道是从苏小妞的身上散发出来的!

    还有,苏小妞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每一次他这么主动的抱着她的腰身的话,这女人都会和他闹别扭,不想让他得逞。

    可今天,这苏小妞只是推了他一把。

    见推不开他,就此作罢。

    要是往常,不和凌二爷斗个你死我活,她都不会安分。

    “苏小妞,你的味道有些异常。好像什么地方发霉了!”

    凌二爷对苏小妞,向来直言不讳。

    而一听凌二爷这话的苏小妞,眉心皱了皱,从凌二爷的怀中爬了出来。

    妈的,她不就几天烧的不省人事,忘记洗澡了还流了一身汗么?

    至于说她发霉么?

    你凌二爷才发霉,你们全家才发霉!

    “苏小妞,你怎么了?”

    苏小妞一直都没有说话,凌二爷便主动的缠了过来。

    不过对于那个刺鼻的味道,凌二爷还是很明显的表达出了他的不喜。

    “苏小妞,你怎么都不说话?”要是寻常,他这么明目张胆的走进这个房子的话,苏小妞不和他大吵一架才怪。

    可今天,苏小妞的安分实在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苏小妞,你该不会是因为最近这阵子没有和我爱爱,所以那里发霉,变成酸奶了吧?”

    凌某人眨巴着桃花眼,盯着她穿着睡衣的领口笑的那是一个淫荡。

    身边的男人就像是苍蝇,嗡嗡嗡的叫个不停。

    苏小妞仍旧只是给他递了一个白眼:发出酸味就是酸奶,凌二爷你的脑子太淫荡了!

    “苏小妞,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都不和我说话?难道你是觉得我会嫌弃你身上的那味道么?你放心好了,别看我长得帅,高不可攀。其实,我是海纳百川。不管你苏小妞是个什么味,我都喜欢!”凌二爷笑的整张脸都在颤抖,那叫一个得瑟。

    看着身边自恋无底线,不要脸没下限的凌二爷,苏小妞坐远了一点。

    那意思是:别看他们坐在一起,其实她和这个神经质的男人一点都不熟。

    凌二爷哪里会让苏小妞撇清他们两人的关系?

    他这一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和苏小妞纠缠不休!

    苏小妞一坐远,他立马粘了上去。

    四处张望了下,那姓骆的小年轻不在家,凌二爷的手脚不安分了。

    抓过苏小妞的手,他立马蹭了上去。

    “苏小妞,几天都没有过来,你怕是想我了吧?”

    苏悠悠其实真的很佩服这个男人,他一进门她就不曾理会过她,亏他还能一个人说了这么多话。

    “苏小妞,其实你不用怕我会嫌弃你身上的味道。我凌二爷也好久没有尝过酸奶了,正好今天……”凌二爷没有将话说完。

    不过光是看着他脸上那龌龊的表情,苏小妞就知道他脑子里都是那些污秽的东西。

    见过不要脸的,还真的没有见过他凌二爷这样不要脸的极品!

    你不嫌弃我,我还嫌弃你呢!

    要不是她现在没有力气反抗,不想挑起他的战斗力的话,苏小妞还真想往这男人的脸上甩几巴掌。

    “苏小妞,来让爷亲一个……”

    他那张妖娆蛊惑的脸蛋在凑近。

    就要贴上苏小妞的唇瓣的时候,苏小妞将脸往下一躲。

    凌二爷的唇,就这么贴上了苏小妞的额头。

    那里的温度,让凌二爷一愣。

    “苏小妞,你怎么像是个烧饼?”凌二爷说的,是苏小妞的温度,竟然有些烫嘴,让他啃不下去。

    “不对,苏小妞。你好像在发烧?”

    凌二爷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了什么,立马坐了起来,不再压着苏小妞。

    而这个时候的苏小妞,早已泪流满面。很庆幸,这凌二爷没有真的将她当成个烧饼给吃了。

    要不是姐姐发烧,还轮到你这货在这里猖獗?还吃酸奶?

    早就把你给打的满地找牙了!

    “不行,都烧成这样了。再烧下去,会变成傻子的。我是不介意养个傻子的,就怕你整天都在我身上流口水,到时候我岂不是天天湿身?来,我带你上医院去!”

    苏小妞在心里抗议,要送去医院就送去医院,为毛还要将说这些乱七八糟的?

    凌二爷将她给打横抱起。

    于是,烧了几天的苏小妞,总算被人扛着送去了医院……

    ——分割线——

    出于礼貌,在舒落心和陈雅安大打出手闹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之后的第三天的晚上,谈参谋长携带娇妻来到医院看望这两人。

    其实按照谈逸泽的说法,他一丁点都不想来看望这两个人。

    在谈逸泽看来,这两个人其实都是罪有应得。

    特别是这舒落心,谈逸泽还巴不得她就这样一直挂在医院里,省得到处给他们找不自在。

    但若是要让舒落心死,谈逸泽还不舍得。

    他都还没有将舒落心给亲手送进监狱,这舒落心现在怎么能一命呜呼?

    总之,现在这舒落心半死不活的挂在医院,是最合谈参谋长的心意的。

    见到出事四天脸上都没有消肿,脑袋又绑的跟个粽子没有什么区别的舒落心,谈逸泽笑的那叫一个灿烂。

    要不是身边的顾念兮一直提醒着他,把露在外面的门牙给收回去,他没准还真的能用这样的笑容活活的将舒落心给气死了。

    到了病房门口的时候,谈逸泽还是不肯进去。

    这几天在谈家不用见到那个老女人的脸,谈逸泽不知道过的多开心。

    进了舒落心的病房,谈某人除了那抹舒坦的笑容之外,连一句问候的话都没有。

    这个时候,顾念兮便拉着谈参谋长的手,在边上咬耳朵:

    “老公,咱不给她面子,是不是也该给小叔一点面子?将来,我们还要继续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

    她的意思是,让谈逸泽和舒落心问声好。

    “切!”谈某人白了顾念兮一眼。

    黑眸扫向从他们进门之后,眼神悄悄瞟了顾念兮不下十几眼的谈逸南,腮帮子鼓了鼓。

    这个谈逸南,才更不用给面子!

    谁让他一直都在偷偷的窥探他谈逸泽的老婆?

    活腻了!

    其实,今天造就了陈雅安这出悲剧的,谈逸泽倒觉得并不是自己的错。

    所有的错,还不是这谈逸南自己弄出来的?

    要不是他自己招惹了霍思雨,她怎么会将目光对准了陈雅安?

    说到底,这所有的罪恶都是这个男人弄出来的,就该他一个人来承担!

    看着谈逸南,谈逸泽的笑脸来得快,去的也快。

    这时候在病房里沉下脸的他,简直比阎罗王还要可怕。

    连躺在病床上的舒落心都有些惶恐,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是要抓她这个病患开刷,开始要折腾她的儿子!

    “老公,别这么阴沉个脸,好不好?”会把这两个人给活活吓死的,好不好?

    ------题外话------

    年会的票子哇~

    最后六天~!

    亲们要记得投票哇~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