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06章 闹别扭的谈逸泽!

    “是这样的,陈小姐现在在三楼的高级病房。就在这个楼梯口的左边,你直走上去右拐第一间就是了。”护士见霍思雨还穿着一身病号服,还问了她需不需要帮助。

    霍思雨听到这陈雅安现在所在的地方,已经迫不及待的往楼上冲去。

    她霍思雨被陈雅安现在弄得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可这陈雅安只是流个产,竟然还能舒舒服服的躺在高级病房!

    霍思雨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气?

    “小姐?”当护士小姐转身想要寻找霍思雨的时候,她跟一阵青烟一样,消失了。

    而上了楼的霍思雨,便迅速的朝着护士小姐刚刚说的地方找去。

    只是她这才一上三楼,就差一点撞见了从病房里走出来的谈逸南。

    好在霍思雨行动敏捷,一个转身躲在了墙壁一顿,轻松的避开了谈逸南。

    只是让霍思雨奇怪的是,谈逸南怎么会从这一间病房里走了出来?

    护士小姐不是说,这陈雅安是在隔壁的那一间么?

    趁着谈逸南下了楼,霍思雨迅速的走向护士小姐说的那一间病房,推开房门便见到看样子还沉醉在睡梦中的陈雅安。

    那隔壁病房躺着的,又是谁?

    耐不住好奇心,霍思雨也悄悄的推开隔壁病房看了一下。

    这一看,就看到了此刻包扎的跟个肉粽子一样的舒落心。

    霍思雨只是听说陈雅安把舒落心给打了,还真的没有想到这舒落心竟然被打成这个样子。

    看着她那整个脑袋的红肿,还有那张要是不仔细看,都认不出是原来那个最讲究保养护肤的舒落心了。

    本来今天霍思雨是打算将一个陈雅安给搞定的,没想到竟然还来了个舒落心,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比起陈雅安,霍思雨更恨得,便是舒落心。

    若不是当初舒落心一味的想要攀龙附凤,她随便撒了个谎说自己是市长千金,这舒落心就拿着鸡毛当令箭,逼着谈逸南将自己给娶了的话,就不会有现在的这么一出。

    而她霍思雨,现在还能照样驰骋在商场上,而不是需要沦落到只能靠着男人来养活自己!

    舒落心,你也有今天?

    当初你将我暴打一通,然后还将我和行李一同丢出谈家的时候,我就发誓,我不会放过你这老女人的!

    就算我霍思雨下了地狱,我也要将你拉下去当成个垫背的!

    想着,霍思雨便悄悄的进了舒落心的病房。

    从自己的包包里掏出了一个针管,还有一瓶白色透明液体。

    这些,今天可是她在黑市花了高价钱买来的东西,一瓶下去这舒落心永远也不用醒来了。

    不过这舒落心满脸的红肿加上那带着化脓伤口光秃秃的头顶,霍思雨觉得其实她还算蛮善良的。

    你看这舒落心以前多么在乎自己的容貌,要是知道自己变成了这个鬼德行,这可比杀了她还要让她难过吧?

    而她霍思雨能在这个时候送她一程,在霍思雨看来,这舒落心还要对她感恩戴德的。

    想到这,霍思雨拿起了针,将瓶子里的那些液体给抽进了针筒里,往上一推,将针筒里的空气消了消,那透明的液体有些喷射在空气中。

    而霍思雨在看到这些液体碰触的那一刻,诡异的笑容绽放……

    然而,就在霍思雨拿着这针筒一步步的朝着舒落心所在的位置走过去的时候,病房的大门推开了。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个推开病房门的人的手脚也不是盖的。

    在霍思雨如此小心翼翼的进行着自己的计划之时,这人竟然能躲避过她的敏感,不被她察觉到他此刻进门来,这身手哪里是一个“好”字形容的了的?

    “舒落心,你没有想到今天你会葬送在我的手下吧?”

    “舒落心,我霍思雨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个可怜的模样,都是拜你所赐。”

    “告诉你,舒落心。本来今天我是想要陈雅安的命的。不过在看到你也在这里之后,我改变了方向。因为比起陈雅安,我更想要的是你的命。”

    “舒落心,其实你应该感谢我。”

    “你看你现在,丑的满头流脓,多恶心?你要是醒来发现自己都变成这幅德行,估计你自己也不想活了吧?”

    “所以,感谢我吧……”

    霍思雨拿着沉痛靠近了舒落心,这过程中她的嘴里一直都是振振有词。

    而舒落心因为伤口长期没有愈合,有些感染发烧的迹象。

    她的意识,一直都是迷迷糊糊的。

    她知道有人在这个房间里,还在说话。

    但这人是谁,还有这人说的是什么,她听不大清楚。

    她唯一听到的就是“满头流脓”,“恶心”之类的字眼。

    霍思雨见这老女人一直都没有作出反抗,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是邪恶。

    从舒落心的被褥里将她最近因为输液,已经扎的手臂都是孔的手拉出来,霍思雨将枕头对准了她那青色的血管就要扎进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霍思雨的背后被人一拍,原本就要扎进舒落心手臂的针筒也突然间掉落在地上……

    ——分割线——

    因为要回d市,谈逸泽今天去了一趟部队,简单的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便回了家。

    只是一进家门的他,又被顾念兮拉着出了家门。

    说是,她想要带一点这边的土特产回家让爸妈尝尝。

    反正飞机是下午起飞的,谈逸泽也就任由顾念兮拉着自己出了门。

    不过因为连续两天都没有得到肉偿,谈某人的心情还是不大美丽。

    “老公,咱们待会回家的时候就买一些板栗吧。好久都没有吃那玩意了!”

    要回娘家,顾念兮的心情很好。

    一出门,就像个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的叫着。

    不过长时间都没有得到顾念兮满足的谈参谋长心情不美丽,那张老脸一直都是紧绷着的。

    就算顾念兮有好几次都问他要意见,可他那张拉长的老脸就是挤不出任何的表情。

    “老公,你怎么了?”

    顾念兮在快到超市的时候,终于发现了自家谈参谋长心情不是很美丽的事实。

    “……”谈某人牛气的朝着车顶棚哼了哼,意思是:你这才知道老子心情不美丽?

    “老公,你生气了?”

    见谈某人拉长着驴脸一直没有作答,顾念兮又小心翼翼的试探着。

    “……”对于顾念兮这个问法,谈某人很不给面子的甩了他一记白眼。

    “老公,你真的生气了!”这话,谈参谋长听着还瞒舒坦的。

    其实他闹别扭了一个早上,不就是为了自家小东西能够多关注他一下,而不是老是围着儿子一个人转。

    现在终于如愿以偿的获得了顾念兮的关注了,谈参谋长爽气的哼了哼。而他的心里头还老不要脸的期待着,顾念兮会用什么法子来哄自己开心。

    可没有想到,顾念兮接下来的一句话又让他有气的喷血的嫌疑。

    歪着脑袋,看着自家谈参谋长和自己置气的模样,顾念兮疑惑道:“可不对啊老公,我好像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压根就没有惹你不开心吧?”

    听着顾念兮的话,谈逸泽又很恼的甩了她一记白眼,视线临离开她的身上之时,还用眼神狠狠的刮了一下她身上那件连身七分袖A字群勾勒出来的美好弧度……

    心里嘟囔着:你没有做错事?你做错的事情可多了叻!像是儿子百日宴之后本来可以开荤的,你都不给我开荤!早上本来可以满足我的,可你去喂了儿子!

    要是换成寻常人敢这么忽略他谈逸泽的感受的话,他老早就将人拿出来开刷了。可偏偏,这是他谈逸泽的老婆,舍不得打,又舍不得骂。

    最终,所有的委屈他还只能一个人受着。

    “老公,咱不生气了好不好?晚上我回家给你顿点好吃的?”见车子停下来,顾念兮很狗腿的解开了安全带,准备拉着谈参谋长的手臂撒娇。

    可谈参谋长表示,这点撒娇就i想要将他这几日来受到的委屈给抹去?想得美!

    于是男人直接拉开了自己的安全带,下了车去。让顾念兮的小爪子,抓了空。

    看着连甩都不甩自己一眼,已经下了车的谈参谋长,顾念兮却一点都不泄气。

    反正她知道,她的男人不可能会不管她的。

    见谈逸泽已经大步朝着超市大门走去,顾念兮也赶紧跳下了车,大步朝着谈逸泽的身边走去。

    进入超市的时候,谈参谋长很别扭。

    因为他的手臂,被人死死的缠着。

    “老公,今天难得逛超市,给你买件衣服好不好?”d市现在虽然也是夏末,不过那边的天气可比这边还要热许多,顾念兮今天到这超市来其实就是想给谈参谋长买几件短袖穿。省得跟上一次一样,还让谈参谋长穿顾市长的衣服,弄得跟大人偷穿了孩子的衣服一样,让两个大老爷们都尴尬。

    “……”听顾念兮要给自己买衣服,谈逸泽的表情果然变好了不少。

    看来,这小东西的心里也不是完全都没有自己。

    看吧,她还记着要给他买衣服。

    “对了,我还要给儿子多买两件小衣服。”一看到超市里放着的那些小小的婴儿衣服,顾念兮一个忍不住会就粘了上去,将本来呆在她身边的谈参谋长给晾在一边。

    这下,原本脸色已经有好转迹象的谈参谋长,脸再度黑成了一个烧焦的锅底。

    “老公,你看是浅蓝色的好看,还是白色的好看!”顾念兮貌似没有察觉到身边那个一张脸黑的跟锅底有的拼的谈参谋长正咬牙切齿的看着她,还拿着两件小衣服在谈逸泽的面前比划着。

    “老公,你说说,到底哪一件好看?”

    顾念兮一直都没有等到谈逸泽的回答,便扭头看向男人。

    这一看,她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的乱跳。

    哎呀妈的,这谈参谋长一脸的阴云。

    “两件都不好看!”谈某人冷冷的甩下了这么一句,扭头就大步朝着里服装区的里端给走了进去。

    不是说好的,要给他买衣服的么?

    怎么又变成给儿子买衣服了?

    难道他这个当老子的,帮着她生下儿子之后,就一文不值了么?

    越想越生气的谈参谋长,一边走一边用着比利刃还要吓人的眼神刮着周围那些见到他想要上来推销产品的人。

    本来,这些搞推销的也难得在这超市里看到这么个飒爽军姿的男子,正想要上前和他推销一下,顺便搭个讪什么的,却不想被这个男人那比雄鹰还要吓人的眼眸给震慑到,最终本来已经凑近了谈逸泽身边的,都识相的退开了。

    至于那些还没有上前来推销的,也识相的不做任何反映。

    他谈逸泽下不了狠手,收拾不了顾念兮,还收拾不了你们这些人不成?

    无疑,这些搞推销的,便是躺着中枪的那一批人。

    给惹毛了谈逸泽这只雄狮的顾念兮,擦屁股善后。

    而某个始作俑者,看到谈逸泽大步离开,便撇撇嘴说:“什么不好看,我觉得都好看,是你不懂的欣赏。”

    说着,顾念兮又继续在卖婴儿服的地方徘徊着。

    很快,她有寻找到了新的目标,完全将她刚刚惹恼了谈参谋长的事情,还有她是和他一起过来的事实都给忘记了。

    而谈逸泽一直还以为,自己恼了之后将顾念兮一个人撇在原地,她很快就会跟上来顺便哄哄自己,和自己道歉什么的。

    可等了许久,谈逸泽都没有发现跟上来的顾念兮。

    男人琢磨着,又放慢了自己的步伐,怕自己的步伐太快,让顾念兮根本就没法跟上来。

    可无奈,不管这男人已经放慢到和蜗牛差不多的速度,仍旧等不到顾念兮。

    这会儿,谈逸泽真的急了。

    转身一看才发现,自己的身后哪有顾念兮的身影?

    “老婆?”

    “兮兮?”

    这下,见不到身后那个熟悉小女人的身影,谈逸泽乱了。

    他掏出了手机,给顾念兮的手机拨打了电话。

    可这一打才记得,刚刚出门的时候顾念兮说她的手机没电了,把它放在家里充电,便和自己一起出了门。

    该死的,现在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电话是找不到她的人了,到底该上什么地方找她才好?

    他刚刚真的不该因为一点小事情将这小女人一般计较的!

    看,现在弄丢了她,心急心疼的,不还是他谈逸泽!

    好在,谈某人一向够冷静沉着。

    在发现了顾念兮将他给弄丢之后,他便迅速的回忆着自己刚刚走过的路线,按着记忆中的路线往回走。

    终于,在绕了几个过道之后,谈逸泽发现了依旧徘徊在婴儿服区域的顾念兮……

    那一刻,他真的有种想要将她给掐死的冲动。当然,这前提是,他要真的能狠心对顾念兮下得了手。

    可这对于连顾念兮的一根头发都不敢动的男人来说,这压根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件好看呢,还是这件好看?”顾念兮又在两件小衣服前琢磨着,抬头见到谈逸泽正站在自己前方的时候,她的小嘴一下子就裂开了:“老公,你说说是这件好看,还是这件?我觉得,咱们宝宝穿蓝色的最好看,你觉得呢?”

    而原本一肚子火的谈逸泽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顾念兮脸上的这抹笑容的时候,所有的恼火都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大步朝着顾念兮走了过去,他不说二话,拉起顾念兮的一个手,和他的十指相扣。然后顾念兮便发现,谈逸泽紧绷的身子,才稍稍的放松了些。

    “老公,你快说!”顾念兮还在纠结着这小衣服的颜色。

    谈逸泽白了她一眼,便道:“要是真的觉得这两件都好看的话,就两件都给买下来。你这个麻烦精!”

    谈逸泽说的这话,完全像是在发泄自己心里头的苦闷。

    可顾念兮一听,却又笑了。

    笑的,比春日的眼光还要明媚,还要乱了谈逸泽的阵脚。

    “你怎么笑了?”他还真的不知道,自己刚刚说的什么话让这小女人竟然笑的如此灿烂。

    这让他,怪不好意思的。

    “老公,你终于不生气,肯和我说话了?”

    顾念兮依旧是笑着,不过她倒是主动的扣住了谈逸泽那只和她紧扣在一起的大掌。

    看着小女人的眼神,谈逸泽这才知道自己原来中计了。

    这丫头分明就是知道,她要是在这超市走丢了,他谈逸泽一定会急的跳脚的。

    所以,她才耐心的在这个婴儿服区域等着,一步都没有走开!

    这坏丫头,连他谈逸泽都给算计了!

    “看来,你是在耍我?那算了,我先回家等你!”

    谈逸泽有些恼,说着拔腿就要离开。

    可他还没有走几步,他的手臂再度被某双白爪子给缠上了。

    “老公,不生气了好不好?咱们去买衣服,买完衣服之后我给你找好吃的。”她将谈逸泽的手缠的紧紧的,而脸上也是一脸的笑意。

    好吧,她就是吃定了,谈参谋长不是真的舍得将她一个人丢在这里的。

    “坏丫头!”面对顾念兮的死缠烂打,谈参谋长绷着老脸教训着。

    不过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脸上除了严肃,更多的还是难以掩饰住的宠溺。

    没办法,谁让他谈逸泽是真的被这丫头给吃的死死的呢?

    之后,他们两人便手牵手在这超市里逛着,给谈逸泽买了两件v领短袖,还有两条棉布长裤,以及一些特产,便去了结账台。

    看着摆在结账台上的那些东西,谈某人算了算。

    儿子就买了一个连衣裤,还有一整套的小睡衣,算一算他就三件。

    他谈逸泽两件上衣加两条裤子,还有四件,比儿子的多了一件。

    于是,谈某人很臭屁的想,顾念兮买给他的东西多于儿子的,这是不是也就说明了,他在顾念兮的心目中比儿子还要重要?

    想到这,谈某人的嘴角高高的勾起。

    于是,顾念兮盯着收银员那痴迷的眼神算完了账之后,便匆匆忙忙的拉着谈逸泽离开。

    当然,离开之时,顾念兮又不免得在心里抱怨了一番。

    今天这谈参谋长到底怎么了?

    寻常不爱在外人面前笑的,今天怎么笑的跟个脑残弱智一样,合不拢嘴的?

    再说了,这谈参谋长不笑就男女老少大小通吃。

    这一笑,还了得?

    光是将他从超市里给带出来,就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将眼神落在他的身上了!

    算了,为了免得她家的谈参谋长被那些受不了诱惑的女人给扒了,顾念兮赶紧拉着他回家。

    ——分割线——

    骆子阳的归来,是在这天的上午。

    其实这两天,d市那边的总公司出了一些问题。

    只是,这些问题不大。

    本来,骆子阳是能派个人过去处理的,并不是非得他一个人过去。

    可一想到那天晚上苏小妞的彻夜未归,骆子阳决定还是暂时留给两个人思考的时间。

    其实,这趟的时间本来也可以缩短的。

    不过因为母亲一直留着他,所以骆子阳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远了回到这边的日期。

    等他这次从d市回来,已经差不多是一个星期之后。

    一个星期没有见到苏小妞,说到底他的心里还是痒痒的。

    可骆子阳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本来想要晾晾苏小妞一个星期的,却没想到回到家却没有见到她。

    这别墅里,其实和他离开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

    只不过,骆子阳总感觉,这房子里好像少了一股子人气。

    好像,已经有好几天不曾有人居住过了。

    而客厅的茶几上,还摆着一个披萨。

    这个披萨,还保持着原封不动的样子。

    不过骆子阳一摊开才发现,这披萨早已有些腐坏。

    这样的东西,哪里是近几天才放在这里的?

    骆子阳猜测,这披萨这样原封不动的放在这里,起码有一个星期以上了。

    可不对!

    身为医生的苏小妞,是最忌讳家里有什么食物腐烂的。

    就像是水果之类的,只要一腐烂,就被她给收拾掉了。

    按照苏悠悠的性格来说,她是绝对不能容忍和这样一个坏掉的披萨同住一个屋檐下的。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在他骆子阳不在这里的这些天时间里,苏悠悠一直都没有回到这个房子来么?

    想到有这么个可能,骆子阳不淡定了。

    苏悠悠最近几天可能去什么地方?

    去顾念兮的家?

    不可能!

    昨天他要回这边的时候,还特意去了一趟顾念兮的家。

    当时,诗琪阿姨还很高兴的和他说,明天念兮要回d市了。

    要回娘家要准备的事情比较多,苏悠悠这个时候是不可能呆在顾念兮家里的。再说了,谈家还有一个陈雅安。

    骆子阳知道,这陈雅安和苏悠悠一直都不对盘。

    有陈雅安在的谈家,苏悠悠怎么可能会去那边玩这么长时间?

    所以,这段时间苏悠悠绝对不可能是去顾念兮家的。

    那这么一个星期的时间里,苏悠悠去了什么地方?

    凌二爷?

    其实,不要怪骆子阳有这样的想法。

    因为当他正思索着苏悠悠这些天到底去了什么地方的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的双眸正好落在这别墅的落地窗的位置。

    从他站的这个角落,骆子阳正好看到了一辆骚包的宝马车在他的落地窗之外停下。而苏悠悠便是从这辆车上下来的。

    随后,更为刺痛骆子阳的便是,从宝马车的驾驶座上下来的,更是凌二爷。

    他们两个人,有说有笑的。

    看来,他骆子阳不在这里的这段时间,苏小妞都是和凌二爷在一起的。这一点,错不了!

    可苏悠悠,你为什么从来不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呢?

    还有那一天,我送你的玫瑰,你不是答应我会在这两个星期给我答案么?

    难道,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

    看着那刺眼的一幕,骆子阳的面色如同死灰……

    “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要不是你,我还真的有可能死在这里!”不知道骆子阳已经回家的苏悠悠,正站在门口对凌二爷道谢。

    苏悠悠是流行性感冒,但因为拖得时间太久,差一点转变成肺炎。

    要不是当日凌二爷过来,看到她那副病怏怏的样子,将她给送到医院的话,没准苏小妞真的丧命于此。

    “苏小妞,我们之间什么交情?那叫水和牛奶融在一起,不用说这些有的没有的。”凌二爷语文很不好,什么水和牛奶融在一起?苏悠悠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好了,我先进去了。有机会的话,我请你喝咖啡!”救了她苏悠悠一命,还在医院里照顾了她好多天,苏悠悠再怎么无情,客套话总是要说的。

    哪知道,这凌二爷向来是得寸进尺的人物,一听到这苏悠悠要请自己喝咖啡,当即不要脸的说:“其实我凌二爷不怎么喜欢喝咖啡的,如果能吃个烛光晚餐什么的,就好了!”其实凌二爷更像说,如果能滚到床上,那就完美了!

    但碍于现在的苏悠悠浑身是刺,要是随口说的话,没准他会被刺得体无完肤。

    “爱喝不喝!”苏悠悠听到凌二爷那话,便直接开口。

    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凌二爷这么不要脸的。

    都请他喝咖啡了,还想要蹭鼻子上脸不成?

    “喝咖啡就喝咖啡!真是的,对于救命恩人,苏小妞你还是那么吝啬!”凌二爷跟在苏悠悠的身后唧唧歪歪的控诉着。

    丝毫没有察觉到,那扇紧闭的别墅大门,此时已经打开了。

    当苏悠悠从凌二爷的手上接过行李,便和他说了一声:“那谢了,我先进去了。”

    “好,进去吧。好好休息,要是还有什么问题,欢迎随时给我打电话。”凌二爷其实也很疲惫,在苏悠悠住院的这段时间,他的公事都是带到医院去做的。

    白天照顾苏小妞,晚上拼命的赶工作。一连几天,苏小妞的病情终于好了,可他却好几个夜都没有合上眼。

    现在的凌二爷,只想将苏小妞送回去之后,然后回家里好好的躺一会儿。

    道完别,凌二爷拉动了车子的引擎离开了。

    而苏小妞则回了头,准备回到别墅。

    可就在这个时候苏小妞一抬头就看到了,站在门边上的那个男子……

    ——分割线——

    顾念兮和谈逸泽终于带着谈聿到了d市!

    这一天,顾家的大宅子里里里外外都洋溢着喜气。

    顾念兮早前的那个房间,几乎被改装成了新人房。

    这房间里的被褥,都换成了清一色的大红。

    新买的小床也是,连小被褥都是红色的。

    这一切,无不看出这顾市长对于他们两人的到来的欢喜。

    而且这天的晚上,还是顾市长亲自下厨,给顾念兮做了她最喜欢的炒板栗。

    殷诗琪则高兴的抱着小外孙在房间里面转圈。

    正好,这是在顾家。

    没有谈老爷子和谈建天和她争夺外孙,这些天她都能好好的抱着外孙玩了。

    不过小孩毕竟是小孩,做了一趟飞机下来,现在困的很。于是,顾念兮打算给它洗个澡,让他好好的睡一觉。

    而殷诗琪现在是寸步也不想离开宝贝女儿和宝贝外孙,自然紧跟着他们进了浴室。

    顾念兮下了飞机回到家之后,便换上了一身睡裙。这边的夏末不比那边,现在还闷热的很。

    顾家是有空调,不过因为顾市长提倡节约能源,所以一般除了睡觉的时候,是不能开空调的。

    穿这样一身宽松的睡裙,是再合适不过的。

    不过顾念兮没有想到,这一身睡裙一蹲下,她膝盖上半寸那一处,上一次车祸的二十针的伤口,就露了出来。

    虽然已经过去了接近一个月,但现在那一处还是粉粉嫩嫩出来的新肉。

    殷诗琪一憋,就恼了。

    “兮儿,这到底是怎么弄出来的,你老实告诉我!”

    这会儿,将外孙的澡给洗了,殷诗琪就将顾念兮拉出了浴室。

    “妈,哪有疤呀,您看错了!”顾念兮压根就不想很爸爸妈妈说那疤痕的事情,免得他们太过担心了。

    “哟,现在还学会坑蒙拐骗了?你是我养大的,你身上什么地方我没有看过?给我老实话,那到底是怎么弄的!”殷诗琪将外孙安抚在小床之后,便将顾念兮拉在一旁训斥着。

    这么个大动静,自然将一直在厨房里忙活的顾市长给惊动了。

    这不,顾市长操着锅铲,便匆匆忙忙的从厨房里跑了出来。

    边上,是一直都在厨房里打下手,还穿着老妈的围裙的谈参谋长!

    “怎么回事?女儿难得回来一趟,殷诗琪同志请你好好控制一下你的脾气!”对于顾市长来说,女儿是他的宝贝疙瘩。

    宝贝疙瘩难得回家一趟,他自然是不可能让她受气的。

    要不然,下次宝贝疙瘩不肯回来怎么办?

    “顾印泯同志,你的女儿身上有一道疤不清不楚的,难道我这当妈的还不能问了?”殷诗琪也急了。

    “什么疤!”顾印泯一听,不悦了。

    女儿身上有疤痕,他怎么不知道!

    “你看!”殷诗琪同志一急,直接拉高了顾念兮的裙摆,将她那膝盖上的疤痕给展露出来。“都这么长的疤,当初该是多大的伤口?你说这能让我这当妈的不急么?顾印泯同志,你倒是给我说啊!”殷诗琪这回真的急哭了。

    女儿是顾印泯的宝贝疙瘩,同样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

    他们老两口就这么一个女儿,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又怕化了。

    如今,这宝贝疙瘩又一年到头难得回来一趟,这更是宝贝着。

    可面对这凭空出现的大伤疤,能让他们不担心,不焦急么?

    “这,到底是怎么弄的!”顾市长一看女儿这腿上老长的疤痕,不干了。

    一下子,他直接将手上的锅铲给丢在地上恼了。

    他的话虽然是问顾念兮的,但眼神却是看向谈逸泽。

    聪明如谈逸泽,自然不会看不出来,他的岳父大人这是准备向他兴师问罪了!

    “爸妈,都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兮兮,让她遇上了车祸!”

    谈参谋长自然晓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道理,立马老实的交代。

    “车祸?”

    “什么,车祸?”

    这两个惊叹声,同时从两位家长的口中发出后。

    “到底怎么回事?”顾市长这回,连围裙都直接给摘下来了。

    女儿遇上了车祸,他这个当父亲的到现在才知道?

    他现在,怎么有心情去做饭?

    没了没了!

    他现在什么心情都没有!

    殷诗琪现在连外孙也顾不上了,直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等着谈逸泽给答案。

    女儿是他谈逸泽死乞白赖的给娶过去的。

    当初要不是这谈逸泽先斩后奏,这老两口是绝对不可能答应让他们唯一的宝贝疙瘩嫁的那么远。

    但从这顾市长本来那么宝贝女儿,却因为她要远嫁而好几个月都对她不理不睬的置气行为,就可以看得出这顾念兮在这老两口心目中的位置。

    现在,谈逸泽要是不给出一个合理的答案,怕是绝对过不了这一关了。

    “爸妈,其实是这样的……”

    谈逸泽这会儿只要将前一阵子发生的事情都给说了。

    包括顾念兮是怎么被摩托车撞了的,还有当时缝了多少针,具体伤势如何。再者,还有因此而延误了回家的事情……

    这一番话停下来,两位长辈都心疼不已。

    特别是殷诗琪。

    想到当时一听到他们约定好的要回家来,却说他们临时有事回来不了的时候,她还骂了宝贝女儿。

    想想,她的心里就是闷疼的发慌。

    原来女儿是遇上车祸了,当时伤口还没有愈合,可她竟然还骂她。

    她的兮儿当初,该是多么的难过?

    特别是听到谈逸泽说,她这宝贝女儿受伤之后抱着他哭着说她想家了,殷诗琪就掉泪了。

    顾市长这整个过程是不说一句话,但从他一根烟接着一根烟不停的抽着,神情一度暗了再暗便可以看得出,这男人现在心疼的发慌。

    “顾印泯同志,女儿还在煮饭呢!你还不赶紧去帮忙,她的伤口才刚刚好,你怎么能让她一个人做饭呢?”看着一边坐着的顾印泯,殷诗琪不乐意了。

    其实,他们在说着这些的时候,顾念兮已经被打发过去厨房里煮饭了。

    这时候的她,压根就不知道因为她的那个伤疤,现在竟然闹出了这么大的一出。

    要是寻常,这老两口都经常因为谁要到厨房做饭的事情争吵个没完。

    但今天出乎预料的是,在被殷诗琪同志说了这么一句之后,顾市长便直接将烟蒂给丢了,从边上拿了刚刚被自己扭成一团丢在一边的围裙,就套上。带上刚刚被他丢在地上的锅铲,便大步匆匆的朝着厨房里走去。

    说到底,顾印泯同志还是心疼他的宝贝疙瘩。

    而原本在厨房里做饭的顾念兮,很快又被赶回到了大厅。

    说实话,一直这一刻,顾念兮还弄不清自家老爹今天心情阴晴不定是为什么!

    ——分割线——

    “来,兮儿多吃点这个。”

    “先喝口鸡汤比较好。”

    饭桌上,顾念兮的那一侧几乎都给食物给堆满了。

    和这老两口一起瞎起哄的谈参谋长,又给顾念兮的碗里多添了一个鸡腿。

    “爸妈,你们这是干嘛呢?这么多,我都吃不完!”

    顾念兮看着面前堆积如山的食物,还真的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下手比较好。

    “怎么吃不完了?你刚刚受了伤,还没有养好,就该好好的补补。吃不完,也得给我吃下去。”顾市长说着,又想到了一点,转身对殷诗琪说:“殷诗琪同志,我看不行。你明天早点上市场,给抓只老母鸡回来给兮儿煲汤才行!”

    据说当时流了很多血,顾印泯同志坚决认定了,自己女儿现在身体虚得很。

    “老母鸡可能还不够,我觉得要只乌鸡才行。我上次听说,这乌鸡对女人的身体特别的好。”殷诗琪同志补充。

    “那好,就抓两只。明天早上喝老母鸡煲汤,晚上喝乌鸡的!”顾印泯同志敲了敲桌子,下了定论。

    “爸妈,我真的已经全好了!还有,这鸡汤前一阵子爷爷已经抓了好几只给我熬汤喝了。鲶鱼之类的,也吃了不少。我看,这个就不用了吧?”

    再说了,鸡汤也不是这个喝法吧?

    “你现在没有发言的权利!”几乎的,这句话是顾印泯和殷诗琪异口同声说出来的。

    而后,两个人又开始比拼谁往女儿的碗里夹的东西多又快。

    看着这堆积如山的食物,顾念兮向自家谈参谋长投去求救的眼神。

    可谈参谋长挑了挑眉,其实这也正是他想做的事情!

    而后,谈某人还非常“友好”的往顾念兮的碗里多加了一个蹄髈。

    于是乎,顾念兮这一顿不管是愿意还是不愿意,都被塞得整个肚子都是圆鼓鼓的……

    ——分割线——

    “兮儿,来这是给你的!”晚饭过后,顾念兮帮忙母亲收拾好碗筷之后,就回到了大厅,准备和她以前养的小狗玩一会儿。

    就在这个时候,吃完了晚饭就不见人影的顾印泯同志从外面匆匆走了进来。

    而他的手上,还提着一个袋子的东西。

    不说二话,他直接将这一整个袋子都给塞到了顾念兮的手上。

    顾念兮打开一看,里面都是一些维生素e胶囊。

    据说,维生素e具有加速伤口愈合的作用。

    受伤之后,谈逸泽就买了好些这个东西给她吃。据说,都是纯天然的,不会影响到给孩子喂奶。

    而父亲买的这些,和谈逸泽买的是同个牌子的,连包装也是一样的。想必,他也考虑到她还在给孩子喂奶吧。

    不过,顾印泯同志比谈逸泽多买了一样东西。

    在这整个袋子里,除了那些维生素e胶囊之外,还有顾念兮最喜欢吃的大白兔奶糖。

    看着那包牛奶糖,顾念兮笑了。

    她从小就不喜欢吃药,每一次吃都是哭的死去活来的。

    所以每一次她生病,都让爸妈伤透了脑子。

    最后,顾印泯同志在每一次给她吃药的时候,都会给她一颗大白兔奶糖。

    虽然见到药片的时候,顾念兮还是会照样撅嘴皱眉头,不过看在大白兔奶糖的面子上,她总算是不哭了。

    只是顾念兮没有想到的是,她都长这么大了,顾印泯还是没有忘记她的习惯。

    “睡觉前都要记得吃几颗,吃完糖记得刷牙。”照样,每一次让她吃糖,顾印泯同志都不忘记说这些。

    “我知道了,爸爸。”

    “好了,今天蹦波了一天,现在也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我先回房了!”揉着顾念兮的脑袋,交代完这些之后,顾印泯便回了房。

    其实难得女儿回家这么一次,顾印泯也不想早睡的。可没有办法,最近因为这d市的矿场坍塌事件,他都几天没有好好的睡过觉了。

    “老公老公,你快看这是什么东西?”顾印泯回了卧室,顾念兮则拿着奶糖回房耀武扬威。

    此时谈逸泽已经洗完了澡,正坐在床上擦头发。

    “什么东西,不就是奶糖么?”谈逸泽挑眉。这玩意,味道是不错,但粘牙。小时候他也吃过,不过被黏的牙齿难受之后,他就不吃了。

    “是奶糖,不过这是我爸爸买给我吃的,你和儿子都没有份!”说着,顾念兮得意洋洋的往自己的嘴里塞糖果。

    ------题外话------

    再度求年会票子~!

    跪求~

    :>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