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08章 女儿是宝,女婿是草!

    无疑,护工的一番话,对于陈雅安来说就像是平地一声响雷。

    她流产了?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她自己流产,却一点印象都没有?

    陈雅安有些吃惊的抚上自己那已经变得平坦的小腹。

    前段时间,虽然她的小腹也是这么的平坦,但陈雅安还是能感觉到,有个小生命在自己的小肚子里成长。

    可现在,她抚上去的时候,很平静。

    一丝一毫,都感觉不到那个生命存在的迹象。

    难道,真像这个女人说的一样,她的孩子没了?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告诉我,为什么我的孩子没了?”陈雅安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说实话,她对这个孩子还是寄予厚望的。

    你想想,她眼睁睁的看着这顾念兮从怀孕到生下孩子,就得到了那么多的好处。

    而现在,她怀孕了,她自然也理所当然的能从谈建天那里得到好东西。

    现在突然这么告诉她,她的孩子没有了。

    那本来该属于她的那些东西,又怎么办?

    想到这些,陈雅安自然是冷静不了的。

    突然间,她便从病床上一跃而起了。

    一下子,就将刚刚还坐在她边上的护工给扯了过去,拽着人家的辫子不放。

    “你快告诉我,我的孩子到底是怎么没有的!”陈雅安的双眸,死死的盯着面前陌生的女子。而她的手,更是死死的拽着女人的脖子。

    那样的架势,就好像在告诉这女人,若是不将事情告诉她的话,她陈雅安会杀了她的。

    “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那女人见到陈雅安的眼眸有些诡异的杀意,慌了。

    再说,就算她想要告诉陈雅安,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她也是在医院里接到这个病患的。

    原本以为是个流产的,对方开出的价格也不错,所以她就接了而已。

    至于这之前,这女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一概都不知道。你让她现在能告诉陈雅安什么东西?

    可陈雅安可管不了这些东西。

    她现在只想要知道自己的孩子怎么没的,她想要找到那个罪魁祸首,想要将她打的满地找牙。

    “你不说,是不是?”眼下,这个看护俨然在陈雅安的眼里成了谋害她孩子的帮凶。

    她双手死死的掐着护工的脖子,将她胁迫到病房里的窗户上,不断的将她压到窗户的边缘。

    陈雅安所住的病房楼层是三楼。

    从这个位置,正好可以看到楼下人来人往。

    这位置,虽然不高。

    但从这里摔下去,不死起码也得半残。

    护工慌了。

    她本以为只是个流产的病患,要是她知道这根本就是个疯子的话,她才不会接下这样的人。

    可眼下,这疯子的力气真的太大了。

    她反抗不过来,只能双手死死的掐着窗户的边缘,不让自己掉下去。

    “你还不说是不是?信不信,我现在就将你从这里给丢下去。”陈雅安加大了嗓门,歇斯底里着。

    “放手,我真的不知道你是怎么流产的!”

    “求求你,不要杀了我……”

    “救命……”

    “救命啊,有人要谋杀啦!”

    或许是人的求生本能。

    这一刻,护工扯开了嗓门的声响,也惊动了正在隔壁看护舒落心的谈逸南。

    听到声响,谈逸南大步走了过来。

    进门看到的那一幕,让他惊悚万分。

    陈雅安的病房的窗户打开着。

    而陈雅安此刻正将看护给欺压到了窗户的边缘。

    看护的大半个身子已经到了窗户外面。

    只要陈雅安稍稍一用力,就能轻易的将人置于死地。

    “陈雅安,你疯了么?”谈逸南见到这一情形,立马大步走了过去。

    或许是见到了熟悉的人,让陈雅安那惶恐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

    原本步步紧逼的她,这一刻也停下了所有的举动。任由,谈逸南将女人从她的手上给救下。

    而护工一得到了自由,立马跟缝了一样的朝着外面跑去。

    她现在就算死也不要和这样的疯子呆在一个房间里。

    “南,你来了!”陈雅安见到谈逸南的时候,总算稳定了下来。

    而谈逸南此刻被大惊了一场之后,有些无力的靠坐在一边的椅子上。

    “雅安,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差一点就害死了一个无辜的人?”

    谈逸南有些颓败的捂着额头。

    说实话,这些天家里的两个人都住在医院里,谈逸南不是呆在这边的病房,就是呆在那边的。

    吃饭睡觉都是在这里搞定的。

    而呆在医院里的每一个夜晚,他几乎都是彻夜难免。

    如此的重复下去,他现在的神经已经高度紧绷。

    累。

    真的很累。

    连日来的疲惫,还有刚刚的惊吓,让谈逸南顿时无力的跌坐在地上。

    “南,你怎么了?”对于谈逸南突然的跌倒,陈雅安有些意外。

    他大步走到了谈逸南的身边,将他扶起。

    “我没事。只是头有点晕。”谈逸南说。

    “南,对不起……”

    她知道,是自己刚刚那一番举动,让谈逸南变成这样的。

    “我刚刚,只是想要知道我的孩子为什么没有了……他一直都在我的肚子里,我真的一时之间难以接受,那孩子突然没有了!”陈雅安说这话的时候,谈逸南的眼眸暗了暗。

    其实一直到现在,陈雅安貌似都还不知道这舒落心是她孩子流掉的罪魁祸首。

    更不知道,这舒落心吃了她的一脚,到现在还住在医院。

    这两天,舒落心的伤口虽然好转了。

    不过因为长期的化脓,她的毛囊好像都受损了,整一个头,都是光秃秃的。

    相比较这头发,舒落心的病情好转对于谈逸南来说,算是好事一件了。

    最起码舒落心不会死了,不是么?

    “这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你现在的身子还没有好,还是好好休息才是最重要的。”谈逸南对她说。

    其实谈逸南也知道这陈雅安孩子流掉,在某一方面都是母亲造成的。

    他不告诉陈雅安实情,一方面是因为怕让本来好不容易情绪才好转的陈雅安再度受到刺激,另一方面其实也是出自他的私心。

    他的母亲现在的病情才稍稍有所好转,谈逸南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让陈雅安知道这些。

    不然,以这陈雅安对待护工那个疯狂的举动的样子,都不知道会对舒落心作出什么事情来。

    所以,谈逸南觉得还是暂时不要僵住和谐事情告诉陈雅安的比较好,免得这些事情还没有处理,又折腾出一些事情来!

    “……”

    陈雅安在听到谈逸南的这番话之后,没有再说什么。

    只是他还是看得出,陈雅安盯着平坦的小腹,不甘的表情。

    “你不要想那么多了,多休息才是最重要的。”谈逸南起身,拉着陈雅安回到病床上。

    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陈雅安顿时高兴的有些手足无措。

    原本的阴郁心情,一扫而空。

    “也对,现在我们还年轻。想要孩子,以后还会有的。”陈雅安像是在安慰谈逸南,更像是在安慰自己。

    谈逸南连她将孩子都给搞没了,都没有怪罪她。

    她又怎么敢在这个时候继续对他发脾气?

    然而此刻有些兴奋的她却没有注意到,当她说完这一番话的时候,谈逸南的表情明显的黯淡了。

    孩子……

    以后,还有可能么?

    医生不是说了,现在陈雅安因为这一次的流产损伤很大。

    以后怀孕的机率,只有百分之十的左右……

    “南,我想要睡觉。你在我身边呆一会,好不好?”谈逸南本来帮她盖上被子之后就准备离开的,可当他转身的时候,陈雅安的手臂却缠了过来。

    “那……好吧。你睡吧。”本来,谈逸南是想要拒绝的。

    但想到,这段时间她流产了。

    而自己,却只能守在病情较为严重的舒落心身边,谈逸南多少还是觉得有些亏欠陈雅安。

    “嗯,有你在身边,我睡的会比较踏实一些……”

    拉着谈逸南的手,陈雅安果真很快就闭上了眼。

    唇角高高勾起的弧度,证明了这个女人现在还对生活充满憧憬。

    而谈逸南的眼神,却越发的疲惫……

    ——分割线——

    d市这边——

    从午餐没有开始,谈逸泽就虎视眈眈的盯着顾念兮看。

    这让她的背脊,总有那么一股子凉飕飕的感觉。

    顾念兮在饭桌前帮着母亲张罗着吃饭的那些东西,还把孩子硬塞给了谈逸泽,想让这个男人转移注意力。

    可一手给儿子喂着橙汁的谈逸泽,心思根本不在孩子的身上。

    鲜榨的橙汁是装在奶瓶里的。

    可谈逸泽压根就没有看儿子一眼,直接将奶嘴给送歪了,将儿子的整个脸都给染上了一层橘黄色。

    儿子不甘愿的伸手推着谈逸泽的手,想要将这讨人厌,又湿黏黏的东西从自己的脸上给推开。

    可无奈,自家老爸手臂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

    这当儿子的,压根就推不开老爸的手臂。

    “呜……”

    小宝宝不乐意了。

    本来还挺高兴的一张小脸,瞬间扁了嘴。

    “你给老子哭?还不快给老子闭上嘴?”谈逸泽开始用威逼利诱的架势,逼着儿子。

    “呜呜……”见谈逸泽依旧还是凶神恶煞,儿子急了。

    伸出肥嘟嘟的小手,朝着顾念兮所有的方向摇着。那架势,好像是让谈逸泽带着他去找妈妈。

    可谈逸泽不乐意了。

    寻常只要这小子在,顾念兮的关注力就一直都在他的身上。

    要是带着他去找顾念兮的话,那待会儿他谈逸泽一定又是被冷落的那一个。

    “不准哭。男子汉大丈夫,动不动就知道扁嘴哭。将来铁定找不到女人!”谈逸泽在对儿子实行提前教育。

    “呜呜……”

    谈逸泽说的什么话,儿子是不知道了。他只知道,爸爸现在好凶,他还是喜欢妈妈。

    “还哭,待会儿要是把你妈给招惹来,看我不收拾你。”

    谈逸泽对于儿子这明显想要跟顾念兮告状的表情,又开始威胁了。

    “呜呜……”

    “你还哭?老子都因为你好一阵子没有吃到肉了,难道你真的想要让你老子当一辈子和尚?”谈逸泽对着儿子唧唧歪歪的不知道说着什么,顾念兮是不知道。

    不过她在厨房里,就听到儿子哭的抽噎的声音。立马,就放下了手头上的火,大步走来。

    见到谈逸泽抱着儿子,而儿子的脸就像是一直小花猫。

    除了有眼泪和鼻涕之外,整个小小的下巴上还满是橙子果粒。

    “宝贝,你是怎么了?怎么弄得跟小花猫似的?”顾念兮没有多想,就直接将儿子给抱了过去。

    “弄个纸巾过来,看你把儿子弄成什么德行?”顾念兮连看都没有看谈逸泽一眼,就拽着他的手臂让他给递纸巾。

    谈逸泽对于顾念兮的无视很憋屈,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将纸巾给递上前。

    “让你看着孩子,怎么感觉你老是欺负他?”顾念兮拿着纸巾给儿子擦干净花猫小脸,一边还不忘念叨谈逸泽几声。

    谈逸泽寻常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呆在部队。

    这几天难得能陪着她回娘家休息几天,顾念兮不是想要趁机让这父子两好好的处处。

    可谁知道,她这一过来,这父子两就像是刚刚打过战一样。

    谈逸泽瞪着儿子,满脸的硝烟。

    儿子趴在她的怀中,哭诉着老子的不是。

    “我欺负他?他不欺负我就算不错了!”谈逸泽说的很不是滋味。

    你看,这儿子害的他都好一阵子没有吃上肉了。他不过就是说他几句,又没有打他。

    现在倒好,儿子趴在他妈怀里哭了。

    搞的,好像他谈逸泽刚刚将他折腾的多惨似的。

    “从他出生到现在,天天都霸占着你。”谈逸泽嘟囔着,诉说着儿子的不是。

    儿子能和顾念兮哭诉,那他谈逸泽为什么不能?

    可听着谈逸泽的这话,顾念兮还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

    “谈逸泽,你觉得好意思么?儿子还这么小,你和他这么计较?”扫了一下,见母亲还呆在厨房里,顾念兮菜无奈的开口说。

    “他小就了不了?他小就能霸占着我老婆?”谈某人浑身上下都是浓浓的硝烟味。“要是真的有本事,应该自己去找一个!而不是窝在我老婆的怀中!”

    谈某人跟在顾念兮的身边,看到儿子竟然将脑袋搁在他最爱的两柔软上,他的话越说越酸。

    “难道你提倡儿子早恋?”顾念兮被谈逸泽带醋味的话弄得有些想笑,但她一扫到谈逸泽那一张铁青的脸便知道,现在要是去嘲笑谈逸泽的话,等于是找死。

    “如果他不霸占我老婆,我是不会反对他早恋。”谈逸泽一直觉得,儿子也是个男子汉,就应该实施放养政策!

    “哪有你这样当爸的?”顾念兮对于自家谈参谋长的理论还真的有了新一番的见识。

    “你爸回来了,你们两人准备开饭。宝宝就放在小床上吧。”殷诗琪收拾完了厨房出来的时候,就见到这小两口在斗嘴。

    “小泽,你帮着妈帮椅子,待会儿妈帮你收拾兮儿。”殷诗琪见到女婿一脸吃瘪的样子,自然知道这小两口在斗什么。好歹,她当初也年轻过。

    虽然她家的顾市长年轻时候是那么不解风情了点,但该经历的她殷诗琪都经历过了。

    这小两口,一看就知道在闹什么别扭。

    “好的,还是妈好!”谈逸泽一听岳母要帮自己,便连声应好。

    往顾念兮和她怀中的大胖小子这两个喂不熟的小白眼狼丢了两白眼之后,谈逸泽便去帮岳母的忙了。

    正巧,殷诗琪说这话的时候,被刚进门的顾印泯同志给撞了个正着。

    好啊,自家老婆子竟然要帮着女婿收拾他的宝贝疙瘩。

    这还了得?

    不过顾市长一向是行动比话多的人,放下了公文包的他立马走到了女儿身边,表示自己会和女儿站在同一战线。

    一顿饭吃下来,两大派系都波涛暗涌着。

    顾市长和殷诗琪女士,一直都是一个冷眼来,一个白眼去。

    顾市长暗骂殷诗琪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女人,殷诗琪直接往他的碗里丢了几块胡萝卜。

    要知道,这顾市长虽然表面上冷冷清清,一派酷大爷的形象。

    可在这饮食上,他还和小孩子一样的脾气。

    什么胡萝卜洋葱青椒之类的,要他吃一口比登天还难。

    见到自己的碗里竟然多了块胡萝卜,顾印泯同志急了。

    悄悄的将这胡萝卜给夹了,准备丢掉。

    这难吃的东西,他才不吃。

    可殷诗琪直接丢给他一记警告意味十足的眼神,好像是在告诉他:你不给我丢出来试试?

    将胡萝卜丢掉的话,殷诗琪女士今晚绝对会来个洋葱大餐。

    这么多年和殷诗琪女同志在一个屋檐下斗智斗勇的顾市长对此可是相当的了解,可要他咽下这块胡萝卜,顾市长觉得就像是赶鸭子上架。

    一时间,顾市长的黑眸各处乱扫,想找到将这块胡萝卜丢弃而不被殷诗琪同志发现的地方。

    扫来扫去,顾市长发现了一个绝佳的地点——女婿的碗里!

    于是,一块胡萝卜出现在了谈逸泽的碗里。

    对于突然出现在自己碗里的胡萝卜,谈参谋长可是相当的惊讶。

    要知道,从他进顾家大门当女婿开始,这顾印泯同志还没有这么热情的招待过他。

    虽然谈参谋长是不知道这顾印泯同志为什么对他一直都是这么硝烟味十足的。

    但他还明白一点,在顾印泯同志的眼里:女儿是宝,女婿是草!

    好吃的都要给女儿吃,难吃就丢给女婿。

    看着这胡萝卜,谈逸泽顿时明白了这是顾市长不爱吃的东西。

    可顾印泯同志直接给了他以及警告意味十足的眼神:吃下去!

    要是寻常,谁敢他妈的在谈逸泽的头顶上撒野,立马要吃他的枪子。

    可面对老丈人,谈参谋长是哑巴吃了黄连有苦说不出!

    要知道,这会儿要是不吃了老丈人的这胡萝卜的话,还不知道他要怎么折腾他谈逸泽呢?

    要是体力方面的还好,就怕这老丈人不让他见他宝贝女儿了。

    说实在的,这胡萝卜其实也不怎么的好吃。

    谈逸泽虽然吃东西不是很挑,但一般吧他还是会尽量避免和胡萝卜之类的相接触。

    可在岳父大人的眼皮底下,他最终还是将一大块的胡萝卜给咽下去。

    见到女婿终于消灭了他最讨厌的胡萝卜,顾印泯同志笑的要多奸诈有多奸诈。

    可一回头,就见到殷诗琪同志瞪着两个虎姑婆眼瞅着他。

    顾印泯同志立马汗颜。

    难道,他刚刚对女婿威逼利诱的一幕,被殷诗琪同志给看到了?

    对此,顾印泯同志表示很头疼。

    要真是这样的话,今晚搞不好会是洋葱大餐。

    埋头,顾印泯同志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有看见,吃饭吃饭。

    可殷诗琪那虎姑婆的眼神,却始终没有离开他的身上一步。

    殷诗琪同志表示:顾印泯同志欺负了她的宝贝女婿,今晚这洋葱大餐,他是吃定了!

    全然不知殷诗琪同志在对顾市长进行各种威逼利诱的谈参谋长,这会儿正将餐桌上的各类食物扫空。

    想也知道,顾念兮说的今天午觉会好好的陪着自己是个什么意思。

    当下,谈参谋长表示,要好好的吃饭,备足了力气。

    要知道,今天午觉的时候,可是他卖力气的时候!

    想着,谈参谋长可不管摆在自己面前的是多么难吃的胡萝卜,都给一扫而过……

    ——分割线——

    顾市长最喜欢吃完饭之后,就喝一杯解渴的茶,顺便将嘴巴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味道都给一扫而光。

    当然,顾市长更为喜欢的,是自己最为喜欢的女儿一起喝茶,顺便感受一下久违的父女情。

    可今天,午饭刚刚过去,顾市长这才将自己的茶具给摆出来之时,便看到谈逸泽将自己的宝贝疙瘩死命的往卧室拖着。

    而他们的孙子,则被丢到了殷诗琪的手上。

    这,是准备做什么?

    难道没有看到,他这个当岳父的准备找女儿喝茶聊天么?

    这谈逸泽,怎么这么不懂风情?

    想到这,顾市长站了起来,正打算走到女婿身边,将自己的宝贝疙瘩给救下来,却不想被殷诗琪同志给拉住了手。

    “顾印泯同志,咱们带外孙到院子里看看花吧。据说咱们的外孙一看到漂亮花朵就会笑个不停。”

    虽然听过顾念兮说了不少次,但殷诗琪还是想要亲眼见见。

    对此,顾市长很不满意,瞪着殷诗琪同志就开机关枪:“殷诗琪同志,难道你没有看到你的女儿现在正处于危难中?”

    宝贝疙瘩都快要被拽走了,殷诗琪同志你还有闲情看风景溜外孙?

    “我看不到我女儿处于危难中,倒是看到他们现在很幸福!”殷诗琪也算是过来人,自然知道谈逸泽那一脸的急躁想要做什么。

    虽然不提倡这饭后做那么剧烈的运动,但这好歹是人家小两口的事情,他们这些老一辈的总去搀和,也不好。

    再说了,其实比起一直向着顾市长的宝贝女儿,殷诗琪倒是觉得这个会向着自己的女婿不错。

    “幸福?我倒是看不出来!”

    顾市长坚定的认为,此刻还是将自己的宝贝女儿给解救出来比较好。

    只是此话一出,他的腰身便被殷诗琪给狠狠的掐了一把。

    本来还信誓旦旦的要走过去的顾印泯同志,眼睁睁的就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被拽进了卧室。卧室门“呯……”的一声,关上了!

    顾印泯恼了。

    这宝贝女儿,现在肯定深陷于水深火热之中。

    “殷诗琪同志,你这是以下犯上?”被殷诗琪同志在关键的时候拦住了,顾印泯很不爽,准备将莫须有的罪名加到殷诗琪的头上。

    “以下犯上?我看顾市长是准备以上犯下,以权谋私,欺负弱小吧?”殷诗琪抱着外孙,瞪着自家老头。

    “你倒是说说,我怎么以权谋私了?”被殷诗琪的一番话一激,顾市长越发的恼了。

    想想他在这个位置十几年,都是尽心尽力的为全市人民谋福利。

    怎么到殷诗琪同志的嘴里,就变成了这个德行?

    他顾印泯这么多年做的那些事情,最清楚的还不是殷诗琪同志?

    “用岳父大人的身份,逼迫自己的女婿吃你不喜欢吃的菜,这不是以权谋私?”

    殷诗琪说起这些来,倒是反映极快。

    这,可都是她这么多年来和顾市长斗智斗勇整理出来的实践结果。

    “不就几块胡萝卜么?用的着那么认真?”顾市长朝天哼哼着,表示自己的不满。

    “不就是几块胡萝卜?那你怎么不自己把它给吃了?”殷诗琪愣是狠狠的刮了顾市长一个白眼,带着外孙准备上院子。

    “顾市长要是还准备去搀和人家的家务事的话,那从今天开始咱们天天都胡萝卜丝和洋葱。”这是殷诗琪同志丢下的最后一句话。

    一句话说完,她便慢悠悠的带着外孙离开了。被留下来的顾市长,虽然还真的有些想要上去解救女儿,但听到老婆子的话,最终还是收回了脚。

    算了,忍一时风平浪静!

    再说了,百姓以食为天。

    要是天天都是胡萝卜和洋葱,那还叫不叫人活了?

    ——分割线——

    午觉结束的时候,殷诗琪还以为这小两口都不知道要睡到什么时候才起来。

    本来准备将我外孙带到她的卧室里,一起接着玩的。

    却不想,顾念兮已经来到了他们的身边,从她手上接过已经刚刚睡醒的外孙,就给他递了一瓶果汁。

    这,可是鲜榨的苹果汁。

    要想吃这苹果汁,其实还听麻烦的。

    先是要给这苹果去皮去核,再者再切成小块,再放进搅拌机里打成酱。最后,才将这些渣渣都给过几遍。

    这少说,没有大半个钟头是绝对做不出的。

    可这顾念兮刚刚不是和谈逸泽进去睡午觉了么?

    她怎么有时间做这些?

    “兮儿,你们不是睡午觉去了么?”殷诗琪看着给儿子喂苹果汁的顾念兮问。

    “睡不着,我就起来给孩子弄苹果汁了!”

    顾念兮的表情是再寻常不过的。

    可听到她这一番话的殷诗琪却一脸的郁闷。

    谁真的是问你们是不是睡午觉了?

    她的意思是问顾念兮,为什么这么快就出来给孩子榨果汁了?谈逸泽呢?

    他怎么,会同意让她这么快就离开?

    不过很快的,另一个人的出现解答了殷诗琪同志的问题。

    那个人,便是一脸恼意从卧室里走出来的谈逸泽。

    看着他一脸愤恨不满的样子实在不难看出,这男人非但没有被喂饱,反而饿的像是狼。

    “你们年轻人,就该多睡点。到了我们这个年纪,想睡,都睡不着了。”其实殷诗琪的意思是,让他们想做什么放心大胆的去做。不用在乎他们这家里的老古董。

    当然,殷诗琪同志绝对不会说自己是老古董,她觉得自己还算是跟得上时代的潮流,只要女儿女婿能和睦相处,做什么事情她都无所谓。

    所谓的老古董,当然是指他们家顽固的顾市长。

    不过只要她殷诗琪在这个家,她就能保证这顾市长碍不着他们。

    “小泽,要不你再带念兮去睡?”殷诗琪很“善解人意”的朝着谈逸泽笑着说。

    只是见到殷诗琪说的这些,谈逸泽的嘴角抽了抽。

    岳母大人,其实我知道您的意思!

    您真的不用说的如此直白!

    “妈!”

    顾念兮可能也听出了殷诗琪其中的意思,正一脸绯色的嗲怪着。

    “喲,这孩子还跟你妈我客气什么?来来来,孩子交给我,你们想睡多晚就睡多晚。”

    殷诗琪同志热情的招呼这两人去睡觉来表明,自己是一个跟得上新时代新潮流的妇女!

    见殷诗琪如此的热情,谈逸泽是很想拽着顾念兮回到卧室温存一下什么的。

    但一想到顾念兮家某位亲戚在的事实,最终男人一脸懊恼的和殷诗琪说:“妈,算了。今天不困!”

    挠了挠头,谈某人自顾自的接过儿子,坐在沙发上给孩子喂果汁。

    其实他也气,这顾念兮明知道亲戚还在,就对他那么热情的说要好好的陪他睡觉。

    害他都整整兴奋了一个早上。

    最后,什么都没有做成。

    谈某人的表情,现在还能好到什么地方去?

    而顾念兮看到自家谈参谋长那阴郁的表情,自然知道他的心情很不美丽的事实。

    其实吧,她知道戏耍谈参谋长是很不对的事情。

    可今天早上大家又不是没有见到谈逸泽一副准备将楚东篱给生吞活剥的架势,那一刻她唯一能想到的,除了这个还有什么?

    不过这戏弄了谈参谋长的后果,估计等她亲戚走了,会非常可怕。

    殷诗琪是不知道人家这小两口到底怎么了,只是一个劲的用狐疑的眼神在人家小两口中间徘徊着:“不困?”

    “妈,我们真的不困。对了,妈不是说过今天下午要出去超市买东西么?我收拾一下,跟您一起去!”

    于是,这一天下午和谈参谋长什么都没有做成的顾念兮,倒是和殷诗琪在超市淘到了许多的宝贝。

    至于谈逸泽,带着儿子呆在顾家看门的他,脸上除了阴郁还是阴郁。

    ——分割线——

    “小南,你怎么还在医院?妈不是告诉你说,我现在的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你现在可以安安心心的回到公司上班去了!”

    医院里,舒落心的病情有所好转。

    现在,她的热度已经退了下去。

    伤口,也开始渐渐在愈合。

    只不过,她一醒来,她所想到的除了公司还是公司,这一点让谈逸南真的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才好。

    “妈,您现在什么都不用担心了。您只要好好的养好病,我别无所求。”谈逸南给她剥了个橘子,据说这些含维生素多的食物,对伤口的愈合有奇效。

    “我怎么能够不担心呢?你也不想想,你爸的公司将来就应该是你的,你现在要不尽心尽力的话,将来落进了别人的手里该怎么办?”

    舒落心接过谈逸南给的橘子,吃了几片。

    可越说,她的情绪越是激动,索性连剩下的一半都给丢回到谈逸南的手里。

    “妈,爸不只有我一个儿子,他还有大哥。”在谈逸南看来,他和谈逸泽都是谈建天的孩子。理所当然,将来的明朗集团也有一半应该是属于谈逸泽的。

    “你傻啊,你哥的身份那是能接这些东西的么?”舒落心对于谈逸南的这个想法很不满。

    除了谈逸泽的身份现在不合适接受这些之外,其实舒落心更想说的是,谈逸泽和他妈本来就不应该存在这个谈家。再说了,伺候了谈家全家上下那么多年的人,是她舒落心。谈逸泽他妈,算什么东西?

    所以,她舒落心的儿子理所当然的应该得到这所有的财产。

    “妈,大哥不能接受,不是还有念兮么?念兮在这一方面的能力,我们都是有目共睹的。如果将来谈氏能让念兮接手的话,我相信这对明朗集团是一个质的飞越。”

    谈逸南对顾念兮的欣赏,除了一方面是顾念兮是他的初恋之外。更多的,是顾念兮在商业上的才华。

    在这一方面,即使他已经有了这么多年从商经验,对于顾念兮做出来的那些,还是有些自叹不如。

    自从见到了顾念兮在这一方面的才华之后,谈逸南其实有了更多的打算。

    以前他是觉得,自己比起常年都呆在部队里的谈逸泽更适合接手明朗集团,所以他一直都朝着决策者的位置努力。

    可自从顾念兮在谈家出现,自从她在商业上小露一手之后,谈逸南便觉得,其实比起他,顾念兮更适合坐在那个位置。

    这,完全是出自他的内心。

    可这话落进了舒落心的耳里,却怎么听怎么的不顺耳。

    难道,她真的要让自己的宝贝儿子将宝座拱手让人?

    她舒落心,才不会那么傻!

    “小南,你听妈一句,顾念兮再好,都是你大哥的媳妇。”

    舒落心以为,这谈逸南是因为念及旧情,才这么说。

    “妈,这我都知道。我现在,只是将她当成我的大嫂。”

    顾念兮连孩子都和谈逸泽生了,他谈逸南就算有再多的爱意,总不能拆散了他们一家三口吧?

    “对啊,她只是你的大嫂。再怎么说,都是个外人。你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坐上我们谈家的宝座?”

    属于自己的东西,就应该紧拽在自己的掌心里。

    这是,舒落心一向的观点。

    “妈,念兮嫁给了大哥,现在也算是我们谈家的人。您怎么能说,她是外人呢?”

    “是,她现在是我们谈家的人,可你不要忘记,她的姓氏和我们不一样。等有一天,她要是独自撑起一面的话,你觉得她还会将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么?”舒落心更担心的是,谈家的决策权落入顾念兮的手掌心的话,到时候谈逸泽一定会在背后指点她。

    到时候她舒落心要想从这里面弄出一丁点的油水的话,那还怎么可能?

    再说了,舒落心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宝贝儿子对其他的人卑躬屈膝?

    “小南,听妈一句,你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守住公司,千万不能让顾念兮有什么可乘之机。”说来说去,这舒落心就是防着顾念兮。

    “妈,这一点您真的不用担心。现在念兮和大哥去d市,回娘家了。根本就不在公司里!”已经和舒落心重复了好几次这样对话的谈逸南,真的有些疲惫。

    他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他妈那么在乎钱?

    “你这傻孩子,你可真是傻!她现在不在公司里,才更好不是么?她先前在公司里建立的那些眼线,你现在是最好将这些都给剔除的机会。等她回来的时候,便已经是大势已去!”

    舒落心越说越是激动:“对,就是这样。你现在就给我回公司去……要是你不回去的话,那我现在就拔掉针头,在这里等死。”

    或许是看穿了谈逸南现在最在乎她的死活,舒落心竟然以此相逼。

    最终,谈逸南妥协了。

    “……妈,我知道了!”

    “到了公司的话,要好好的工作。将顾念兮的那些眼线,都给除了。尽可能的,多接触一下公司的核心业务……”

    舒落心见谈逸南答应了自己,便开始和他说着一些注意事项。

    其实这些东西,谈逸南不止一次从她的嘴里听过。

    “妈,这些我都知道了。那我走了。”谈逸南逃离似的跑出了病房。

    舒落心以为,是自己劝动了谈逸南。

    她正因为自己的儿子现在开始认真看待公司的业务而庆幸。

    却不知道,离开的谈逸南只是一个人窝在病房的门口,无奈的闭上双眼。

    因为,他真的不明白,自己的妈妈,为什么那么在乎谈家的财产?

    难道,比起家人,她更在乎的是这些身外之物?

    ——分割线——

    “老公,今天晚上你看一下咱们儿子成不?”傍晚的时候,谈逸泽正在顾家大宅,扮演新时代的好女婿,在厨房里给岳母大人下厨打下手。

    顾念兮带着儿子,在身边缠着他。

    听到顾念兮的这话,不只是谈逸泽,连殷诗琪都有些错愕的回过头来。

    两人虎视眈眈的眼神像是在审问着顾念兮,大晚上的想要出去做什么?

    “其实吧,我是有些事情想要找东篱哥哥!”顾念兮在两人的高压视线的压迫下,说出了实情。

    一瞬间,谈参谋长的眼神被冰覆盖住了。

    而殷诗琪则一个劲的用着眼神戳着她:你这个白眼狼,难道你都不会看人家的脸色么?竟然在你老公的面前提楚东篱?还有,你和楚东篱有什么事情可以谈的?

    “老公,好不好?”不理会身边殷诗琪同志那高压视线,顾念兮只缠住谈逸泽。

    因为她知道,只要将这个男人给解决了的话,其他问题都迎刃而解。

    “大半夜的,去幽会?”谈某人的脸没有表情

    可一双黑眸,却比人家十一二月的飞雪季节还要冷。

    顾念兮找楚东篱?

    有什么事情好说的?

    再说了,求他楚东篱,还不如求他谈逸泽来的实际。

    不管她顾念兮要什么东西,他都会想方设法的给她弄来。哪怕是用最为卑鄙的手段!

    “老公,你不要说的那么难听么!我就是有点事情想要找东篱哥哥说说,什么幽不幽会的?”

    顾念兮当然知道她家的谈参谋长其实是一缸陈年老醋。

    一个不小心,就会打翻。

    而且那醋味,会熏得你浑身都不自在。

    听着顾念兮的话,谈逸泽的醋坛子早就打翻了。

    大半夜的不在家看着儿子,陪着老公,和那个斯文败类四眼田鸡出去勾三搭四的,不叫幽会那脚什么?难不成,还想要叫约会不成?她要是敢,谈逸泽一定第一个打断了楚东篱那个混蛋的狗腿。

    谈参谋长的浑身上下都是醋味,酸溜溜的。连身边的殷诗琪,都能闻到。

    这会儿,他连回答都没有,直接转过身继续操着菜刀砍白菜。

    一刀,又是一刀。

    那砧板上发出的噼里啪啦声响,震耳欲聋。

    震得整个厨房里放着的许多东西,都跳了跳。

    看着女婿对着白菜一副对着杀父仇人的模样,殷诗琪的嘴角抽了抽。

    这么下去,今晚是吃炒白菜丝,还是吃炒白菜泥?

    ------题外话------

    最后两天

    继续求年会票子。敢不敢破45?

    →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