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11章 残花败柳,你敢要么?

    奶嘴压根就没有送到儿子的小嘴里,可谈逸泽压根就不知道。

    他只是知道,他的老婆现在和别的男人呆在一起。

    而且,还是那个姓楚的四眼!

    那个,一直都对他的老婆虎视眈眈的男人。

    这让他,怎么高兴的起来?

    “小泽,奶嘴都要戳进宝宝的鼻孔了!”看着谈逸泽做着这么惊心动魄的事情,殷诗琪只能提醒着。

    被殷诗琪这么一提醒,谈逸泽才将手给收了回来。

    男人的心里头烦躁,索性将装着果汁的奶瓶直接递给了儿子。

    “自己喝!”

    谈参谋长对着儿子下达了人生中第一条指令。

    而殷诗琪一听,嘴角明显的抽搐。

    “小泽,这孩子才多大?他怎么会自己喝?”再说了,他要是自己喝果汁,你谈逸泽要去做什么?

    该不会真的想要直接闯进厨房吧?

    想到这,殷诗琪揉了揉发疼的脑袋。

    而后,她又瞪了一眼书房的位置!

    这兮儿也真是的!

    明知道自己的老公其实也是一个大醋缸,为什么非得和楚东篱呆在书房里谈事情?

    难道,在外面谈不成?

    殷诗琪不知道的是,若是呆在外面谈话的话,这谈参谋长怎么可能让他们两人有对上话的机会?

    没准,到最后又被这个男人给搅和的不了了之。

    听着殷诗琪的话,谈逸泽只是淡淡的说:“没事,他会自己喝的。”

    谈逸泽这话,像是对殷诗琪说的,更像是对儿子说的。

    将奶瓶递给了儿子之后,谈逸泽挑眉暗示儿子:要是你老子再不出动的话待会儿你娘就会被人拐跑了!

    小奶娃的大眼珠子瞅着谈逸泽,嘴角明显的抽了抽,像是在嘲笑谈逸泽大惊小怪。

    对此,谈参谋长严厉的暗示:要是你娘被人拐跑了,到时候你的粮食也就跟着跑了。我是不会帮你再找一些粮食回家的!

    小宝宝一看谈逸泽这架势,还像是真的明白了他的老子不会给他找粮食似的,乖乖的拿着奶瓶往自己的小嘴凑。

    没办法,老爹的醋味实在太大了。

    要是再不放他走的话,估计待会儿自己都要被这浓浓的醋味给熏死了。

    再说了,事关粮食的事情,那可是大事情。

    这老爹说他不会给自己找粮食,小宝宝绝对有理由相信,他老子这龌龊事做得出来。不要忘记,他是谁生出来的!

    殷诗琪本来对谈逸泽的那番话半信半疑的。

    心里嘀咕着,你谈逸泽是挺厉害的。

    不过这也不能说,你的儿子也是全才不是?

    可当殷诗琪在心里犯嘀咕的时候,奇迹的一幕出现了。

    这个刚满百日的宝宝,竟然自己将奶嘴给送到了嘴里,然后双手捧着奶瓶,大口大口的吸着。

    “这小宝贝还真心!”

    殷诗琪夸奖着。

    但出于心疼,她还在边上帮着这小宝宝扶着奶瓶,免得这瓶子太重压坏了他。

    而这一边,谈逸泽解决完儿子之后,就对着书房大门蠢蠢欲动。

    想着,要借什么机会,去探一探军情。

    顾印泯正从楼上下来,准备看看外孙睡着了没,还有女儿的事情办完了没有。要是办完的话,他准备和女儿来一次好好的谈心。

    要知道,女儿这次回来,他都还没有好好的和女儿畅聊过呢。

    可这一下楼,顾印泯倒是没有看到女儿的身影。而是撞见了,正在书房门口鬼鬼祟祟探查军情的谈参谋长。

    见到这情形,身为过来人的顾印泯同志自然知道女婿现在正担心什么。

    再说了,这楚东篱以前对他们宝贝女儿的意图表现的那么明显。

    说实在的,他现在可以体会这女婿现在像是将心搁在烤炉上的心情。

    但一想到就是这个男人将自己的宝贝女儿给拐跑的,顾印泯同志的脸又黑了一大半。

    也好!

    趁着这个机会,他不是正好可以好好的收拾一下这女婿?

    想到这,顾印泯同志便对着那个正对书房跃跃欲试的身影道:“小泽,你现在没事吧?”

    谈逸泽听到是岳父的声音,转过身来。

    现在他只是站在这里,总不能让他睁眼说瞎话,告诉岳父大人自己正在忙吧?

    “没事的话,过来这边一下。”顾印泯看着谈逸泽那懊恼的样子,在心里头悄悄的得意了一回。

    现在就让你好好的体会一下,我的女儿被你给抢了的时候的滋味。

    跟着岳父大人,谈逸泽来到了大厅边角上放置盆栽的那个窗户上。

    这些东西,谈逸泽都听殷诗琪同志说过,这些可都是岳父大人自己亲手培育的,宝贝的很呢!

    不过他今天带自己到这里做什么?

    该不会是,想要约他谈逸泽在这里一起欣赏这些乱七八糟的盆景吧?

    说实话,粗爷们谈逸泽对盆景之类的,一向不感冒。

    饶是家里,谈老爷子也养了好些,他从来都没有正眼欣赏过。

    要是岳父大人真的是让他一起欣赏这些有的没有的话,谈逸泽会当面拒绝的。

    什么好盆景,现在都压不住他谈逸泽的老婆和别的男人一起呆在厨房里给他带来的焦虑。

    可出乎了谈逸泽的预料,顾印泯竟然不是想要让他一起在这里欣赏盆景,而是:“小泽,反正你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就在这里帮我修剪一下盆景吧。最近几天因为d市矿井崩塌事件,我都没有好好的照样他们,现在都生长的乱七八糟的!”

    其实,顾印泯说的也是事情。

    要是寻常,他一有时间都会在这边,对着这些花花草草修剪一下,保持那个特有的造型。

    可因为最近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一道晚上他头一粘到枕头,就睡死了过去。

    这样的繁忙生活,哪还有时间照料这些盆景?

    所以,顾印泯的本意就是想要让谈逸泽帮他稍稍的将这些盆景都给修剪一下,顺便磨一磨这谈逸泽的心性。

    只是顾印泯同志压根就不知道,将自己的盆景交给谈逸泽这样的大老粗对盆景来说到底是怎样的再难。

    要是他知道的话,估计他打死都不会将这些都交给他的。

    可等到顾印泯同志明白这一点的时候,他这些精心栽培出来的盆景,早就变成了光秃秃的枝干。

    “修剪?”听着顾印泯的话,谈逸泽的嘴角明显的抽搐了下。

    他的岳父大人还真的是有闲情逸致。

    大半夜的,让他谈逸泽不守着媳妇,而是在这里修剪这些花花草草?

    要知道,就算是在谈家,谈老爷子也不敢将这些事情交给谈逸泽做!

    “对,就是随便的修剪一下。”顾印泯同志回应。

    “那具体要剪多少?”谈参谋长向来就没有什么艺术细胞,对他来说和他谈论什么美感之类的,还不如和他说一说什么样的角度,能将子弹快准狠的射进敌人的胸口。

    “整齐划一!”顾印泯同志沉思了片刻,挤出了这么个答案。其实他说的也好理解,就是将这几个盆栽,修剪的和那边几处的差不多就行。

    但他并不知道,像谈逸泽这样没有丝毫艺术细胞的男人,压根就不知道他说的这是什么意思。

    而顾印泯更不知道,自己待会儿要为这一句话付出怎样沉重的代价。

    “整齐划一?”谈某人寻思着摸了一把下巴。

    “就是整齐划一,待会儿我再来看你的成果。”岳父大人貌似对他非常有信心,将这话丢下之后就径自离开了。

    而谈逸泽在寻思了几秒钟之后,便开始拿起了剪刀。

    既然岳父大人对自己这么有信心,那他谈逸泽是不是不应该让他失望。

    再说了,他要尽快将这些花花草草什么的都给处理好了,待会儿才能尽快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好好的监督姓楚的四眼,防止那厮的将他老婆给怎么了!

    想到这,谈逸泽抄起剪刀,对着盆栽观赏了一阵子之后,手起刀落,盆栽发出后“咔嚓”一声,刚刚他手上还有模有样的盆栽上,枝叶去了一大半。

    将盆栽拿起来,谈逸泽瞅了好几回,发现还挺整齐的。

    没有多想,放下这一盆,他开始修剪另一盆。

    顾印泯一共有十几个盆栽。

    这当中有好些是殷诗琪买回来的,有些则是顾印泯亲手从一颗种子培养出来的。

    很快,谈逸泽就修剪了好大半。

    在他现在所站的位置下,已经散落着很多的职业。这当中,有的还带着花蕊。

    似乎,很快就要开枝散叶。

    可谈参谋长可看不懂这些有的没有的,一把都给剪了。

    几盆剪好的放在一排,还真的就像是顾印泯刚刚交代给他说的“整齐划一”!

    谈某人看着这被自己剪得还真的听整齐的盆栽,心里还一个劲的夸奖自己,没想到他收拾的盆栽还挺有一手的,看多整齐。

    只不过,谈某人很快的憋见顾念兮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一时间,谈某人差一点放下了自己手上的剪刀冲过去。

    但一想到这小白眼狼今天晚上竟然为了一个楚东篱不和他谈逸泽以及他们的儿子去散步,他的心里就觉得有些发堵。

    还是,等那个白眼狼主动过来哄他的好!

    想到这,谈某人继续琢磨着盆栽,一副好像真的全部精神都落在盆栽上的样子。

    只是他眼尾的余光,一直都追随着顾念兮。

    其实,这个过程中顾念兮也抬起过头来看看他。

    本来还担心这个男人现在还因为今晚没有一家三口出去散步而伤心难过呢。

    可一见到他现在竟然还帮着爸爸修剪盆栽,顾念兮也就放心了许多。

    弄了两杯果汁之后,顾念兮端着这些果汁就又回到了书房里。

    关于这一次的地盘出租合同,楚东篱刚刚好像发现其中有个漏洞,两人正仔细推敲着呢!

    顾念兮端着果汁要回到书房的时候,又看了谈逸泽一眼。

    见后者仍旧专心致志的剪着盆栽,她松了一口气。

    转身,她大步朝着书房走了进去。

    而一直以为顾念兮是端着果汁要过来找自己,想瞪着她过来哄自己开心的谈逸泽,再见到这顾念兮竟然将果汁端进了书房,给那姓楚的四眼喝,一阵恼火。

    而这恼火上演的同时,谈某人手上的剪子也开始不听使唤了。

    一针“咔嚓”声响起,他手上的那一盆栽顿时掉了好一大把。

    放到自己刚刚剪好的那一排盆栽中间,这盆明显比别人矮了许多。

    压根,就做不到刚刚顾印泯同志所说的,整齐划一。

    这,该怎么办才好?

    谈某人恼怒的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

    而他心里,已经不知道将顾念兮暗骂了多少次。

    都是那个坏心眼的丫头,竟然把果汁端给楚东篱,也不知道给他送一杯,看害的他因为太渴了,把岳父大人的盆栽都给剪得这么短了,这该怎么办才好?

    谈参谋长是一个很爱面子的男人。

    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刚刚是因为醋缸子打翻了,所以才将岳父大人的盆栽给弄成这幅德行的!

    在原地转悠了几圈之后,谈某人灵光一现,继续拿起手上的剪刀,将这一整行的盆栽都给修剪了一遍……

    等到谈逸泽忙完这些的时候,又过了大半个钟头。

    此时,顾念兮和楚东篱解决了手头上的活之后,一脸轻松愉悦的走了出来。

    谈某人也正好将岳父大人交代的任务给完成了,放下了剪刀,走进了大厅。

    在路过两人身边的时候,谈某人是连一个眼神都不甩这两个人,径自洗完了手,回房间了。

    看着自家老公那副哀怨的眼神,顾念兮知道今晚的谈参谋长一定会是相当的难哄。

    “东篱哥哥,要不吃点夜宵再走吧?”谈逸泽离开之后,顾念兮又对楚东篱说。

    毕竟这次是她求楚东篱帮忙的,再怎么也不能将楚东篱晾在一边,是不是?

    “不吃了,现在都挺晚的了,我还是回去好了。”不然,你家那一位还真的不知道会和你怎么闹!

    楚东篱也是个男人。

    他自然看得出,从今天晚上开始,这谈参谋长对他楚东篱的敌意可是又明显了几分。

    这偶尔气一气这谈参谋长也好,毕竟这顾念兮是他楚东篱守了那么多年的小宝贝。如今被他谈逸泽中间参合一脚,他一时间怎么接受得了?

    不和他出去打一架,已经算是不错了。

    当然,这气谈逸泽还要适可而止。

    毕竟像谈逸泽这么骄傲的男人,怎么可能任由自己的自尊被别人所践踏?

    要是真逼急了他,最后受苦的还不是他的兮丫头?

    楚东篱的感觉也是相当的敏感的,他自然察觉到现在的顾念兮对谈逸泽可不是一般的沉迷那么简单。

    也罢……

    既然这是顾念兮的选择,他楚东篱能做的,便是尊重她。

    这也不枉费,他对她用心了那么多年。

    “好了,你也早点去休息吧。和他好好解释一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最后说的这一句话楚东篱的眼神落在谈逸泽刚刚走去的卧室。

    一眼,顾念兮便明白了这楚东篱的意思。

    “这没事,我老公有时候是有点孩子脾气,不过还蛮好说话的!”顾念兮顺着楚东篱的视线,看向了卧室紧闭的大门。

    不用去看,她现在便可以知道,其实某个牛气冲冲去了卧室睡觉的男人,压根就躲在门板后面偷听她也楚东篱的对话。

    这个小气吧啦的老男人!

    “那好,我先回去了,明天早上还有点事情要办。”看着顾念兮眼里那被涨满的幸福感,楚东篱的眼眸一瞬间的黯淡了下来。幸好,他还带着眼镜。

    那玻璃的反光面,很好的将他眼里的那份失落给掩藏好。

    不想继续在这里看着她那脸上幸福的神采,楚东篱怕那份光芒,会让他将所有的伪装都卸下,当即转过身,大步朝着大门口走去。

    “嗯,东篱哥哥慢走!”

    顾念兮送走了楚东篱。

    转身看向了自己的卧室,见房门依旧紧闭着,顾念兮的大眼转了转。

    她现在的首要任务,可是要想好该怎么安抚好房间里的那只喷火巨龙。

    ——分割线——

    “老公,看看我给你做了什么东西?”卧室里,谈参谋长正和儿子在床上玩耍。

    儿子现在快四个月了,已经懂得玩了。

    谈逸泽有时候会和他在床上玩抛高高。

    一般这么大的小孩,通常就不喜欢这样的游戏。

    上一次顾念兮带儿子去打疫苗的时候,就看到有个孩子的爸爸为了哄孩子打疫苗,竟然在那里和孩子玩抛高高,结果孩子当场吓得大哭了起来。

    可偏偏,她家的儿子却喜欢玩这类的。

    你看,明明是该睡觉的钟点,现在竟然因为和他爸一起玩,精神百倍。

    被谈逸泽抛起的时候,他的大眼珠子瞪得老大,新奇的看着周围的世界。

    落下的那一刻,他又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好像是对这个世界的新奇,也像是在告诉谈逸泽他想要多玩一次。

    如此的重复着,这父子两不亦乐乎。

    而越是这样,谈参谋长就越是压根都没有注意到端着夜宵走过来的顾念兮。

    只是顾念兮却知道,其实这个男人不是没有发现她进来,要知道这谈参谋长的洞察能力可不一般。

    一般在这个房子的周围有什么动作,他都能察觉到。更何况,是在这么个小小的房间里?

    唯一的解释,就是现在她家的谈参谋长就是不想要理会她顾念兮。

    “小气吧啦的男人,不就一个晚上都没有陪他么!”

    这话,顾念兮只敢在心里嘀咕。

    要是让这发怒的谈参谋长听到的话,还不知道要怎么折腾她呢!

    “老公,别和孩子玩了,他该睡觉了。你放他在床上,我看着就行。你过来吃这些,我给你煮了点百合莲子,清肺火。”顾念兮放下了手上的东西,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

    可当她伸手要接过儿子的时候,谈逸泽却将长臂一带,将儿子给翻转到了另一边去,不给她抱。

    “老公,你这是怎么了?”顾念兮有明知故问的嫌疑。

    “我儿子不给吃里爬外的白眼狼抱!”谈某人白了她一眼,扭过了身子,和儿子都背对着她。

    看这一大一小一个德行,顾念兮的嘴角猛抽。

    要不是这谈参谋长还处于怒火中,随时都有可能燃烧起来的话,顾念兮一定笑出声的。

    “老公,我怎么白眼狼了?你看,我这不是还给你煮了百合莲子么,多关心体贴你?”

    顾念兮讨好的跟上了床边,挽着男人的一个手臂。

    “不用了,你不是只在乎那个姓楚的四眼么!连我和儿子都给抛弃了。”谈某人说的一脸的酸味。

    顾念兮对此表示很无辜,她不就是将这一家三口的散步活动给稍稍推迟了一天么?

    又不是说她不跟他去,这男人怎么别扭的好像是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很明显,这无理取闹的老男人不可理喻。

    顾念兮见他一直都和宝宝玩,不打算理会她,连她给他煮的百合莲子都不想吃,顾念兮干脆将这些东西都给收拾好,带着准备离开。

    见顾念兮有所行动,谈参谋长本来还是有所期待的。他还以为,这个白眼狼终于知道他谈逸泽也是需要哄的。

    可谁知道,这女人竟然将她给煮的百合莲子给端走了。

    “你去哪里?”

    见顾念兮端着东西准备离开,谈某人急了。这会儿,他也顾不上怀中一直都要求着要玩抛高高的儿子了。

    “你不是不吃么?我就端去给想吃的人!”顾念兮背对着谈逸泽,像是生气了。

    只是谈逸泽不知道,她说这话的时候,其实嘴角上还挂着明显的笑意。

    “端给谁?该不会是给那个姓楚的吧?”一听顾念兮竟然打算把东西送给别人吃,谈某人的嘴里浓浓的火药味。

    “我记得东篱哥哥好像也挺喜欢吃这些的,反正你不吃,就送给他吃,也不会浪费了!”说着,顾念兮作势要走出房门。

    可没等她的脚朝前走一步,她的面前便闪现了一个黑影。

    反正,顾念兮是弄不明白,这谈参谋长是怎么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绕到她的面前,还抢过了她手上的百合莲子。

    等她意识过来的时候,谈某人已经将那一整碗的百合莲子给灌进肚子里,也不管那些东西需不需要嚼。

    当然的,因为是谈逸泽过来争抢的,这东西多多少少有些撒在了地上。

    不过对此顾念兮也不恼,反正能看着谈参谋长吃她煮的东西,她就觉得幸福。

    “慢点吃,没人和你抢。”她在边上,还不忘记帮男人擦拭着因为争夺这东西而被洒到的手。

    等谈逸泽一碗下肚的时候,回过神来看着顾念兮嘴角上的轻笑,他才暗叫了一声:不好,中计了!

    而此时,顾念兮已经将他给吃完的空碗收拾好,准备端走。

    “等等,有谁说现在让你离开了么?”算计了他谈逸泽,想要离开,没那么简单!

    “我也没说要走啊,可我老公一整夜都臭着脸不理我,我能怎么办?”顾念兮干脆放下了手上的东西,蹭到了男人的身边。

    谈逸泽见这女人还强词夺理,恶人先告状,青筋一阵暴跳。

    说实话,要是别的女人敢在他谈逸泽的面前如此的放肆的话,他早就给她两个拳头尝尝了。

    可偏偏这女人是他的老婆,而且他谈逸泽还非她不可。这也造就了,他一直都是舍不得打舍不得骂。

    现在好了,他还真的应验了以前对他说的,这女人真的骑到了他的头顶上去。

    “老公,你不要臭着脸好不好?人家不喜欢!”某女一直在他的边上嘤嘤嗡嗡的。把本来不想理会她的谈逸泽,吵到最后忍无可忍了!

    他问:

    “你倒是给老子说说看,今晚上是谁不理谁的!”

    不陪他和孩子去散步的是她。

    刚才和楚东篱一直呆在书房里不理会旁人的也是她。

    现在倒好,她竟然玩起了恶人先告状!

    “好了好了,老公人家知道错了。不要这么凶神恶煞的好不好,怪吓人的。”见谈参谋长的青筋暴跳,知道他已经处于暴怒的边沿,顾念兮识相的讨好着。

    “老公,作为惩罚,今晚我任由你发落怎么样?”看着前边的讨好都无动于衷的谈参谋长,顾念兮咬了咬牙,下了猛料。

    果然这一句话之下,她能感受到她手臂圈着的身体,这一刻明显的燥热了起来。

    但相反的,谈参谋长的表情却是非常的淡定。

    淡定的,好像刚刚什么话都没有听到。

    “老公,你真的不想要?”

    顾念兮邪恶的靠上了男人的耳边,张动红唇。

    不得不承认,这顾念兮偶尔的主动,还真的撩拨的他快要发疯抓狂。

    真想,什么都不顾,就直接将顾念兮给压到床上,狠狠的要一番。

    可脑子里残余的理智告诉谈逸泽,现在还真的不能要。

    这样老实主动和楚东篱套近乎的小女人,要是不给一番教训,真的不行!

    “老公,你确定?”顾念兮见这男人始终都没有下一步的动作,恼了。

    心里暗骂,这个老男人今天怎么这么能装?

    要是寻常,铁定是先行下手,将她顾念兮给吃干抹净了!

    可今天……

    想到这,顾念兮又装模作样的解开了自己系着头发的橡皮筋。一时间,那如同瀑布一般的发丝倾泻而下,还带着阵阵的清香。

    顾念兮知道这一点还不足以拨动这个男人的神志,便装模作样的扯了扯自己的领口,让那片雪白半露着,一边还拨着头发说:“今天这天气怎么这么热,快要受不了了!”

    对于这令人血液沸腾的一幕,谈某人很没有骨气的阉了咽口水。

    喉结上下滑动的弧度,很诱人。

    可偏偏,爱装模作样的谈参谋长愣是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最终,顾念兮打算收兵。

    收了收自己的发丝,顾念兮站了起来,转身准备向外走去。

    可谈某人愣是将她一把给拽了回来。

    “去哪?”

    他将她禁锢在自己的胸口和双臂之间。

    那带着燥热的气息,就这样喷洒在顾念兮的脖子上。

    “老公不理我,我睡客厅去。”察觉到谈参谋长的气息变化,她的嘴角带笑。

    “你敢出去,我打断你的狗腿!”

    都将他弄成这个样子了,现在离开不是等同于让他今晚彻夜难眠么?

    “那你……”你想要怎么样?

    她想要这么说。

    可话没有完全说出口,嘴巴被堵上了。

    谈逸泽的吻,除了带着激情之外,还带着惩罚。

    本来就是简单的吻,可这个男人愣是弄得暴力异常。差一点,就将她的嘴巴给撕掉一块。

    这个吻持续的时间有点长,直到顾念兮以为自己就要在这样令人窒息的吻中丧命的时候,谈逸泽终于放开了她。

    “今天……就暂时放过你。不过下次要是再和那姓楚的四眼独处一间的话,我再也不理你。”虽然说他明知道这楚东篱和顾念兮呆在一个书房里到底是发生不了什么事情的,但谈逸泽的心口就是堵得慌。

    见谈逸泽终于松了口,顾念兮也很开心:“老公,你真好!”

    她狗腿的在谈逸泽的脸上印上一吻。

    可谈逸泽却说:“别以为狗腿惩罚就可以没了,我告诉你,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今天晚上,你就别想要睡觉!”

    男人,很霸气和威武的宣布。

    光是听这话,顾念兮就觉得两腿发颤。

    “老公,儿子还在这里!”

    顾念兮只是想要找到可以阻止男人暴行的借口。

    “他已经睡着了,今晚玩的够多了,大概半夜都不会醒,你放心好了!”顺着谈逸泽的视线看过去,果然他们的儿子今晚不用人哄,已经睡的跟小猪一样。

    被谈逸泽抱着去小床,他也只是踹了踹小脚丫,很快又沉沉的睡去。

    谈逸泽将儿子放在了小床上,又给他盖上了小被子。

    这之后,他便带着诡异的笑容大步朝着床上的顾念兮走去。

    见自己最后的一块挡箭牌被谈逸泽扯掉,顾念兮可以预见,自己今天晚上将在怎样的折磨中度过……

    ——分割线——

    “顾市长,这个时间点你还不睡觉?”殷诗琪收拾好了卧室,见顾印泯还不回屋睡觉,便催促着。

    “知道了。我去看看盆栽,就去睡觉。”这是顾印泯同志的习惯。

    每晚睡觉之前,必定先看一看自己心爱的那几盆植物。

    “那快点,明天还要上班呢!”殷诗琪同志知道他的脾气,也不拦着。收拾好了卧室,殷诗琪正打算躺倒床上去,却听到大厅里传来了这么一阵声响。

    先是“啪啦”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掉落了。

    而后,就是顾印泯同志的惊呼:“殷诗琪同志,你能告诉我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听到顾印泯同志的急呼声,殷诗琪走了出去。

    本以为这顾印泯同志有什么好大呼小叫的,可一见到这场景殷诗琪也不得不吓了一跳。

    好家伙!

    这到底是谁搞的鬼?

    这几盆栽,都是顾市长的宝贝。

    寻常,别人要是弄掉了几个叶片,都要被他念叨好一阵。

    可眼下,竟然呈现出一片土匪劫村的场景。

    顾印泯同志最爱的盆栽,现在都是光秃秃的一片,连一个叶子都没有。

    而且这作案的人,好像有意而为之的。

    你看这几盆盆栽,每一个都修剪成一样的高度。

    就是,所有的叶子都给剪没了。

    因为太过于惊讶,顾印泯同志还将一盆给打翻了。

    “顾印泯同志,这大半夜的会是谁来我们家弄成这样?”殷诗琪压根就没有将这事情的始作俑者往谈参谋长身上想。

    “还有谁,一定是那个混小子!”顾印泯同志恼了,操着剪刀就想要跟谈逸泽拼个你死我活。

    “老公,你会不会是误会了什么?小泽不会随便动别人的东西!”

    看这顾印泯同志的架势,殷诗琪自然知道他嘴里的“混小子”说的便是谈逸泽。

    不过在她看来,谈逸泽应该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虽说谈逸泽已经娶了他们的女儿,也算这个家的一份子。

    不过在这个家里,他是不会随便乱碰东西的。这点分寸,殷诗琪相信这谈逸泽还是有的。

    “殷诗琪同志,你知道什么啊?我说了,一定是那混小子。我跟你说,今晚我让他帮我修剪一下盆栽,你看他都给我弄成什么样子?我让他弄得整齐一点,可我没让他把叶子都给我剪了!”

    这么光秃秃的,搞不好所有的盆栽都完了。

    顾印泯同志痛心疾首,真心后悔今天晚上不该让谈逸泽帮着修剪盆栽的。

    看着这被修剪的光秃秃,又一整排一个高度的盆栽,这殷诗琪的嘴角也猛抽。

    这谈逸泽的也真的太“整齐”了吧?

    虽然知道现在顾市长心里头发堵,但秉着家和万事兴的原则,殷诗琪同志还是赶紧拉住了准备去搏命的顾市长,道:“是你自己让人家小泽帮你弄整齐的,你看他这弄得多好,多听话,一厘米的差距都没有。你上哪里找这么听话的女婿!”

    “我的盆栽……”顾印泯同志欲哭无泪。

    想要说些什么话的时候,殷诗琪同志又死活的将他往卧室里头拽:“好了,别嚷嚷了。是你自己找的,不能怨别人。赶紧睡觉去,明天还要上班呢……”

    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殷诗琪总算是将暴走中的顾市长给拽回屋了。

    ——分割线——

    是夜,夜空一片沉寂。

    苏悠悠一个人静坐在别墅的落地窗前,一个人眺望着窗外的风景。

    窗户是打开着的,在这北方的城市,秋末的风总是有那么点凉。

    但苏悠悠好像没有察觉到冷,只是固执的眺望着外面的世界。

    她的眼神专注而认真,好像正认真的等着什么。

    一直到,大门外传来了车子引擎的声响,苏悠悠便迅速的推开了别墅的大门。

    不出意外,骆子阳正从车子上下来。

    见到苏悠悠主动开的门,骆子阳的嘴角不自觉露出了一抹笑容。

    但很快,他又想到了什么,嘴角勾起的弧度又悄然消失了。

    拿着公文包的他,绕过了苏悠悠的身边,道:“这么晚还不睡,不怕明天没有精神看你的爱情动作片?”骆子阳说的,是苏悠悠最爱的gv大戏。

    要是往常,苏悠悠肯定这个时候会和他大吵大闹的。

    但出乎骆子阳的预料的是,苏悠悠竟然主动的接过了他手上的公文包,还有他挂在手臂上的西装外套,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

    这一点,让骆子阳有些错愕。

    “苏悠悠,你没事吧?”应该是发烧了。

    不然以苏小妞的性格,她不会这么做的。

    想着,骆子阳自然而然的伸手抚上了苏悠悠的额头。

    “没发烧啊,还是别的地方不舒服?”骆子阳问。

    苏悠悠瞪了他一眼,没有好气的说:“别给脸不要脸!”

    苏悠悠凶神恶煞的模样,让骆子阳舒坦了许多。

    看着苏悠悠转身离开,骆子阳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是。

    他骆子阳是一直都盼望着苏小妞能对自己好一点。

    可或许他就是犯贱。

    苏悠悠对他太好的时候,他又变得诚惶诚恐了!

    “过来!”听到苏悠悠这一声的时候,骆子阳才发现这苏悠悠原来是去了厨房。

    “怎么了,你饿了?”他以为,是苏悠悠饿了。

    自然而然的,他为了卷起了衬衣的袖子,来到了厨房里。准备,给苏悠悠做一些吃的。

    “想吃什么,说吧。”

    “二狗子,你别那么看不起人行不行?我就一定要你来给我做吃的东西,不能是我来给你做吃的东西么?”无端端的,骆子阳这是今天一进门第二次被她甩了白眼。

    而让骆子阳更为震惊的是,苏悠悠现在所落座的餐桌钱,竟然摆着好几个色香味俱全的菜肴。

    有那么一瞬间,骆子阳恍惚的觉得这是一个梦。

    苏悠悠竟然会主动给他做了这么多好吃的?

    “还不快过来,再不吃这些东西都要凉了。”其实,这几道菜苏悠悠准备了好几天。

    特意从网上找来了很多菜谱看,每天都在厨房里研究,这才能在今天将这几道菜完美的呈现。

    本来是想要提前给骆子阳惊喜的,可谁知道这男人最近几天都早出晚归的,有时候一整天都见不到人影。

    经过好几天的摸索,苏悠悠终于发现了骆子阳回家的规律。

    特意,在这个时间点给骆子阳准备了一桌好菜,等待他的回家。

    见到苏悠悠整出的这些菜,骆子阳的脑子一瞬间空白。

    “悠悠,这……”

    “其实几天前就应该给你答案的,可我觉得简单的答应好像有点太过敷衍你了。所以这几天,我都在准备这些菜,哪知道你最近每天都加班到很晚才回家!”苏悠悠说这话的时候,原本有些病态白的脸上闪现了两抹怪异的红晕。

    “你说……你要给我答案?”

    有那么一瞬间,骆子阳错愕于苏悠悠刚刚的那番话不能回神。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被苏悠悠带到了餐桌前。

    “好了,快点吃吧。你加班了好几天,应该都没有好好的吃过饭吧。快吃吧!”

    苏悠悠笑着,给骆子阳夹了一块他最爱吃的红烧猪蹄。

    而这样的变化,骆子阳始终都皱着眉心。

    “悠悠……其实你想拒绝我,不用弄得这么隆重的。”骆子阳看着自己碗里的猪蹄,眼神黯淡。

    其实,骆子阳预测出这样的答案,一方面是看到了苏悠悠大半夜的和凌二爷见面,另一方面还有自己前几天喝醉那夜发生的事情……

    说实在的,这几天其实他压根不是公司忙,才早出晚归的。

    实际上的原因,是因为在那夜发生了那些事情之后,他不知道自己该以何种面目来面对苏悠悠。

    可骆子阳怎么也没有想到,苏悠悠竟然会反问他:

    “二狗子,谁说我要拒绝你的?”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骆子阳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可仔细回想,骆子阳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一双眼直勾勾的看着苏悠悠。

    “你说什么?”

    “二狗子,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对的,更不知道我还会不会爱。我以前发生的那些事情,我相信你也知道。我有过一段不幸的婚姻,也流掉过一个孩子。这样的我,连我自己都觉得配不上你。”苏悠悠感觉呼吸有些困难。

    说实在的,二狗子对她的情,她都知道。

    住在这里的这些天,二狗子前前后后朝着她暗示了不下百遍。

    苏悠悠是想过让自己表现的更龌龊一些,让二狗子厌恶自己。

    可到最后,二狗子还是和她正式的表白了。

    一开始,苏悠悠很乱。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更不知道该不该答应骆子阳。

    那束玫瑰,还有那张卡片,一直到现在都很好的被苏悠悠保存在自己的房间里,虽然距离二狗子将玫瑰送给她,已经快一个月了。

    但那些,至今完好。

    这足以说明,苏悠悠是真的上了心。

    鼓足了所有的勇气,苏悠悠做了今晚的这桌菜。

    为了给骆子阳一个交代,也为了给自己一个再爱的机会,苏悠悠用尽自己身体所有的力气问出了这么一句:

    “二狗子,说实在的,我现在真的不确定我还会不会爱。这样的我,你要么……”

    ------题外话------

    苏悠悠何去何从,你敢赌咩?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