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12章 算计与被算计!

    在苏悠悠问出这一句话的时候,骆子阳的别墅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空寂。

    骆子阳的双眸,也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震惊。

    因为他真的不大相信,他守候了那么多年的苏小妞会真的对他说出这样的一番话。

    而苏悠悠一直,都安静的等着他的答案。

    或许,是因为这样的沉寂太久。

    久到,苏悠悠都以为,这个男人对她所说的那些,不过只是一个玩笑。

    原本一直充满期待的苏悠悠的眼眸,一点一点的黯淡了下来。

    “我就知道……”

    沉寂中,苏悠悠开了口。

    明明还是和以前一样甜腻的嗓音,却满是苦涩。

    “我就知道,现在像我这样的人,怎么还可能有人要?”

    她非但离过婚,还有过一个孩子。

    这样还不止。

    关于她结了婚又离了婚的消息,又曾经被满大街的宣扬过。

    这样的她,怎么还有可能有人要?

    看着男人,苏悠悠的眼眸一点一点的黯淡了下来。

    放下了筷子,她起了身慢慢的朝着房间走去。

    现在的她,只想要一个人躲在自己的空间里,舔舐着自己不被人所知的伤口。

    苏悠悠相信,明天太阳起来之后,她又会是那个笑容满面的苏悠悠。

    她的伤口,不会被别人看到,正如她看不到,别人内心的伤口。

    她有自信,明天一起来,所发生过的事情做到滴水不漏。

    但现在,请允许她懦弱一回。

    转过身,背着男人,有温热的东西悄然的从苏悠悠的眼眶里滑出。

    她明知道,这所谓的表白有可能是男人的一时兴起。

    她有过一段绝望的婚姻,现在还有什么人能比她更清楚,那些所谓情情爱爱的本质?

    可为什么她的心,还是这么的痛?

    看着苏悠悠转过身,看着苏悠悠的步伐一点一点的迈开,看着苏悠悠颤抖的肩膀,骆子阳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他慌乱的迈开了脚步,追上了苏悠悠。

    “悠悠……”

    “走开,我知道我现在是很卑鄙。明知道我配不上你,却还在奢求。不过请你放心,我苏悠悠从来都不是个死皮赖脸的,明天之后我会将一切都当成没有发生过!”

    苏悠悠甩开了他的手,固执的朝着卧室的大门走去。

    而骆子阳恼了,长臂一伸直接将挣扎的苏悠悠揽进了自己的怀中。

    “悠悠……”

    “悠悠你不要这样!”

    “悠悠,我不是不答应你,而是这样的惊喜来的太突然,我真的被吓坏了!”

    他靠在苏悠悠的耳边,一字一句的说的。

    这话,骆子阳真的一点都没有说假。

    他喜欢苏悠悠。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也不知道。

    只知道,在那段青葱岁月开始,他骆子阳的心里就有了苏悠悠。

    不管是什么好吃的还是好玩的,他第一个想到的人便是苏悠悠。

    就算到后来知道苏悠悠已经结了婚,就算他知道苏悠悠怀过别人的孩子那又怎么样?

    他放不下她,他一点都放不下苏悠悠!

    只要关于苏悠悠的事情,他骆子阳便会方寸大乱。

    如今苏悠悠真的接受了他,他高兴都还来不及了,怎么会拒绝呢?

    “你……你真的接受我?”

    苏悠悠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

    一时间,她的双眸红红的对上了骆子阳的,如同一只红眼的兔子。

    “我骆子阳什么时候欺瞒过你?”他没有好气的反问。

    “悠悠,不是你配不上我,你那么好,怎么会配不上我呢?”

    不管别人怎么想,不管别人怎么说,苏悠悠在他骆子阳的心里都是好的。

    “二狗子……”

    第一次,苏悠悠主动的伸出了藕臂,圈住了骆子阳的脖子。

    “苏悠悠太好了,我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特别是那次的醉酒之后,骆子阳的情绪越发的低落,其实也是因为这方面。

    “苏悠悠,放心吧我会对你好的。”

    “二狗子,我说过,我现在真的不知道我还爱不爱的了。”因为曾经付出过太多的爱,现在的苏悠悠已经完全的丧失了爱人的能力。

    “你不会爱,那我来爱你就好。”只要苏悠悠能和他骆子阳在一起,让他去死都愿意。

    “我不求你主动的爱我,我只希望我们之间不要有任何的秘密和负担就行!”

    这是,苏悠悠经历过一段不幸的婚姻之后总结出来的。

    “……这,好的。我答应你,以后有什么事情,一定都和你说。”

    骆子阳听到苏悠悠的这一番话,有那么一瞬间的迟疑。

    因为,他的脑子里闪现的是那醉酒的错乱一夜。

    这个,现在要不要和苏悠悠说?

    只是,短暂的迟疑之后,骆子阳便将这件事情给否决掉了。

    这件事情是发生在他们开始之前的,骆子阳觉得说不说其实不重要。

    再说了,骆子阳知道苏悠悠的性格。

    施安安再怎么说都是苏悠悠的恩人。

    若是苏悠悠知道,他骆子阳和施安安有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那她还有可能再接受自己么?

    他好不容易菜等到了苏悠悠回应自己。

    在这个重要的时刻,骆子阳绝对不准许任何人来破坏自己和苏悠悠的感情!

    想到这,骆子阳揽住苏悠悠的腰身的手,力道又加大了几分……

    ——分割线——

    d市的郊区。

    大清早的顾念兮便被窗外吱吱喳喳叫的小鸟给吵醒了。

    努力支起身子,她才发现自己全身现在都像是散架了一样。

    而身边的某个男人,还将一只胳膊搁在她的腰身上,怪不得她老是喘不过气。

    想起昨天晚上这个男人真的说到做到,弄的她一整夜都没有入睡,顾念兮就一肚子火。

    掰开男人勾住自己腰身的大掌,顾念兮直接就将这长臂给丢回到男人的身上,也不管会不会吵醒他。

    起身,她套上了衣服就跳下床,抱着刚刚也醒过来的儿子就离开了。

    当然,在下地的时候,顾念兮发现自己的双脚到现在还酸软的不像是自己的,又在心里诅咒了男人一遍。

    见顾念兮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在卧室里,原本还像是懒洋洋的睡着大觉的男人终于起了身。

    看着刚刚被顾念兮丢开的手,谈逸泽勾唇一笑。

    晨光里,男人的笑容倾尽了邪肆。

    说实话,他谈逸泽一向浅眠。

    顾念兮没有醒来,他就醒了。

    只不过娇妻在怀,他舍不得起身罢了。

    顾念兮醒来的时候,他也知道。

    之所以装睡,就是因为他知道因为自己折腾了这个小女人一整晚,她一醒来一定会闹脾气的。

    不想和生气的她正面冲突的最好办法,就是装睡。

    可没有想到,他的手还是不能幸免。

    不过关于这一点,谈逸泽一点都不恼。

    接连两个晚上的奋战,谈逸泽现在就像是个吃饱喝足的慵懒狮子,一点脾气都没有。

    “兮儿,你们起来了?来,帮我把这锅粥给端出去。”

    “对了。我昨天买了一些馒头回家,蒸一下就可以吃了!”女婿是北方人,大清早的爱吃白馒头。殷诗琪考虑到这一点,现在每天都会买一些馒头回家。

    “好的。”顾念兮将儿子放回到小床上,便和母亲在厨房里忙活着。

    等到他们两人再度走出来的时候,谈逸泽已经坐在大厅的椅子上,抱着儿子溜大弯。

    “哟,小泽也起来了。把孩子给我吧,你们赶紧吃饭。”殷诗琪现在都比较早起,所以她的早饭早就吃过了。

    对此,谈逸泽没有多反抗,就将儿子交到了殷诗琪的手上。

    “对了妈,我爸呢!”

    这个时间点,顾市长应该起来才对。

    听着谈逸泽的话,殷诗琪嘴角抽了抽。

    而边上,顾念兮也附和着:“妈,爸呢?一大早他不是都喜欢照顾他的那几盆花花草草么?”

    顾念兮边说着,边转身看向大厅外的那几盆盆栽所在的地方。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妈,昨晚不会是遭贼了吧?我爸的盆栽在怎么跟狗啃了似的?”顾念兮没有察觉到,她说这一句话的时候,不只是殷诗琪,连带着谈逸泽的嘴角都是猛抽。

    “……”殷诗琪听着女儿这话,心里头一阵发堵。

    怎么能用狗啃了这样的形容词呢?

    再怎么说,都是你老公修剪出来的。

    “那个兮兮……那是爸昨晚上让我修剪的!”谈逸泽想了想,还是决定坦白。

    而一句话,除了已经知道了实情的殷诗琪之外,顾念兮大惊:“老公,这些都是我爸的宝贝呢!以前我偷偷摘掉了几片叶子他发现了都会说上几句,你怎么将这些给折腾成了这个德行?”

    “我也不知道,是爸让我修剪的,还要整齐划一。我本来剪的不是这个高度,可后来一不小心就将其中的一颗个剪得太短了,就重新休整了一遍。”

    听着谈逸泽的这话,殷诗琪和顾念兮两人的青筋暴跳。

    “完了完了,这要是让我爸看到,待会儿还不得闹出人命?”顾念兮除了担心老爸的身体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之外,其他的还好。

    反正她的老公身体好心理素质也好,挨得起打和骂。

    “兮儿,你不用担心了,你爸昨晚上已经看到了!”殷诗琪琢磨着,还是这么说。

    听到爸爸已经看到他最心爱的盆栽弄成这个德行,顾念兮急了:“惨了,这该怎么办才好?”

    老爸要是看到这盆栽都变成这个德行的话,那谈参谋长不就……

    “没事啦,不就几盆盆栽么?至于那么紧张兮兮的么?小泽,你别听兮兮胡说,赶紧吃早餐。”

    “妈,难道你忘记以前你把爸爸的盆栽给弄断了几个枝干,他还差一点和你吵了?”这事,顾念兮至今记忆犹新。

    同样的,殷诗琪自然也记得。

    当下,殷诗琪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要是寻常,顾市长是一定会在家里吃完了早餐再走的。

    因为昨天看到盆栽变成这个德行,顾市长整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今天早上,更是一大早就起来了,对着几个光秃秃的盆栽叹了气之后,就离开了。

    连早饭,都没有吃。

    殷诗琪说不心疼,也是口是心非。

    只是在女婿面前,她不好表现出来。

    “这可怎么办才好?妈,你说我爸会不会打我老公?”

    顾念兮急的团团转。

    虽然说她知道自家老公的身体素质好,被打几下没什么问题。

    可老公是她的,她还是舍不得被别人打。

    “……”殷诗琪没有说话,只是白了顾念兮一眼。

    这丫头懂得心疼自己的老公,就不知道她殷诗琪也会心疼自己的老公么?

    谈某人昨晚把他的盆栽给搞的不伦不类之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了,难道不知道她殷诗琪要花费多么大的力气收拾他们两的烂摊子么?

    难怪,人家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现在会疼老公的女儿,就不知道心疼自己的老子了!

    顾念兮貌似没有注意到殷诗琪的白眼,但谈逸泽不可能注意不到。

    看着岳母大人还在为自己的烂摊子冥思苦想,谈逸泽伸手将顾念兮给拉了过去。

    “妈,老婆你们都不用担心,我有办法!”

    谈逸泽黑眸精光一闪。

    “有什么好办法?难道被你剪掉的那些东西还能被接回去不成?”顾念兮看着那光秃秃的盆栽,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你不用担心,反正交给我就是了。”祸是他给闯出来的,他没有理由让自己的岳母和老婆担心,不是么?

    “爸下班都是傍晚吧?别担心好了,傍晚之前我会搞定的。”谈某人信誓旦旦的说。

    顾念兮压根就不知道谈逸泽所说的办法是什么,只不过在接下来的大半天里,她总是听到了谈参谋长背对着她和不知道什么人通电话。

    “你把那些都给运过来就是了。”

    “不管他同不同意。”不同意就用抢的。

    “对对对,就是那几盆,我看挺好的。”

    “好了,尽快弄过来!”

    “……”

    ——分割线——

    陈雅安出院已经有好几天了,在这几天的时间里她是连房间门都没有出过。

    整天,她就等着刘嫂伺候着。

    谈逸南这段时间都是在医院照顾舒落心,没有回家。

    所以这陈雅安,连内衣裤都要刘嫂替她收拾。

    说真的,在谈家的日子还比在医院里好过多了。

    每天无聊的时候,她就看电视玩电脑,顾念兮舒落心也不在,没人会催着她该做什么事情。

    在医院的时候,每天除了能见到谈逸南打发时间之外,其他的时间陈雅安都是一个人呆在病房里。

    因为上一次她的情绪失控,差一点将护工给推到楼下去的事情已经传开了,现在医院里的护工没有人肯去照顾她。

    就算谈逸南的价钱出的再丰厚,也没有肯。

    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几个人会因为这点小钱,冒这样的生命危险。

    所以在医院的那一阵子,陈雅安每天都要自己换衣服和擦身体,完了还要将自己的换洗衣服给洗了。

    可现在在这谈家,她是什么事情都不用做。

    要是饿了,就直接喊着刘嫂上来。

    不过今天这刘嫂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早餐都已经过去一阵子了。

    怎么,现在还不上来伺候她?

    陈雅安觉得,她本来还为他们谈家怀着孩子的,现在也在他们谈家流掉了,所以这件事情的始末就应该由他们谈家来负责。

    本来这几天刘嫂将她给伺候的服服帖帖的,陈雅安也不好说什么。

    可今天算是怎么回事?

    难道不知道,她现在刚刚做完小月子,要好好的伺候着么?

    想到这,陈雅安没好气的开始嚷嚷着:“刘嫂,刘嫂?”

    “刘嫂,你给我上来!”

    “刘嫂,你的耳朵是不是聋了?我这么喊你你都没有听到么?”

    “刘嫂,你信不信你喊到三,你要是不上来的话,我就开除了你!”

    “一……”

    “二……”

    陈雅安就跟个女王似的,躺在大床上对着楼下嚷嚷着。

    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的卧室门被推开了。

    陈雅安是连抬头都没有,便直接骂到:“刘嫂,你是个死人呐,我喊了这么久,也不过来?下次再让我发现这种情况的话,我一定什么话都不听,将你给开除了!”

    “还不快点,去把我今天早上的早餐给我端上来?还有,今天我还想吃点水果什么的,你上街买东西之前,要先到我这里报告一下。”

    陈雅安其实也就是过一过女王似的嘴瘾。

    要知道,寻常这舒落心和顾念兮在家的时候,这儿压根就没有她开口说话的余地。

    可现在,舒落心和顾念兮都没有回家,她便是这个谈家的女主人。

    这感觉,真是好极了。

    如果可以的话,陈雅安还真的满希望,这顾念兮和舒落心永远都不要回这个家。

    可当陈雅安才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站在门口的那个人便回应道:“没有我的准许,我倒是想要看看谁敢将刘嫂给开除了!”

    那苍老的男音,带着不怒自威的架势,让陈雅安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

    抬起头来的时候,陈雅安吓得一阵哆嗦。

    本来拿在手上的电视机遥控器,因为这男人的声音而吓得掉落在地上。

    至于她的双眸,则一直死死的盯着门口。

    她还以为推门而进的便是刘嫂,可没有想到会是谈老爷子。这个谈家最大的掌权人,陈雅安最怕的也是这个人。

    “爷爷……”

    见到这谈老爷子的出现,陈雅安也不敢和刚刚一样,很没有形象的窝在床上等着人伺候着。

    她立马起了身,毕恭毕敬的来到谈老爷子的身边。

    这样的德行,和刚刚躺在床上那副女王架势实在判若两人。

    “爷爷,我刚刚不知道是您上来了!”

    “不知道?”

    谈老爷子微眯黑眸的样子,好像正酝酿着什么惊涛骇浪。

    这样的谈老爷子,让陈雅安感觉到不寻常的危险气息。

    面对这样的老爷子,陈雅安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

    “我真的是不知道您上楼来。我刚刚还以为,是刘嫂呢!”

    说这话的时候,陈雅安又在心里头将刘嫂给诅咒了一遍。

    这个老女人也真是的。

    她陈雅安让她上楼来,怎么弄成了谈老爷子上楼来?

    “你刘嫂今天身体不舒服,需要休息。今天的饭没人来做,就你做吧!”

    谈老爷子抬眸看向窗外,不想和陈雅安这样的女人继续对话。

    要说聪明的人,一听到刘嫂生病了都会抢着做家务活。更不用,老爷子来开口。

    可这陈雅安倒好,谈老爷子都亲自上来交代任务了,可这陈雅安到这个时候还想要推脱:“爷爷,刘嫂是这个家的佣人,难道咱们请她过来是想要让她休息的么?”

    她的意识是,这顿饭不应该由她陈雅安来做。

    “谁跟你说刘嫂是这个家的佣人?刘嫂在这个家,身份和我一样。是这个家的主人,是这个家的长辈。她现在生病了,难道你连做一顿饭给她吃都不行么?”

    谈老爷子的冷瞪着陈雅安。

    板着的老脸表明,现在的谈老爷子非常生气。

    当初这陈雅安是他给谈逸南介绍的,不过起初他也没有发现这些毛病。

    再说了,他们的相处也是他们年轻人自己的事。

    当初不过见了几次面,这谈逸南便草草决定要结婚了。

    若是他早发现这陈雅安其实是这么个德行的话,估计全家上下都会反对的。

    听着这陈雅安说出的那些话,要是以谈老爷子年轻时候的脾气的话,估计这陈雅安早吃枪子了。

    她才来这个家几天?

    竟然将刘嫂当成下人看?

    难道她以为,她嫁进了这个家门就能对刘嫂为非作歹不成?

    “爷爷,煮一顿饭是没有什么问题。”陈雅安见谈老爷子生气了,想要打圆场。

    可她又觉得,佣人生病了,凭什么她这个主人来给他煮吃的东西?

    这么一想,她又开始为自己找借口:“可爷爷您也知道,我刚刚才流过孩子,那些沾水的事情,实在不怎么适合我去做!”

    她的意思是,她压根就不想要帮着煮这顿饭。

    听到这,谈老爷子算是明白了。

    原来这陈雅安,一直都拿着自己没有出月子当理由,使唤着刘嫂。

    要是他今儿个没有上楼来瞧瞧,听到她说的那些话的话,估计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些天刘嫂是怎么被她使唤,才累倒的。

    “流过孩子?那都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你都修养了一个月,还不够?不就是孩子十周的时候没有的么?你还真的将自己当成临盆了?就算临盆好了,你奶奶当年生下你爸的时候,也不过十来天就跟着我带着孩子满个世界跑了。你现在这点事,算什么?”

    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还容许你娇气?

    再说了,她只是个小产。

    别人谈老爷子是不知道。

    但他亲眼就i见到过,沈家的儿媳妇前一阵子不也流产了么?

    当时人家还因为失血过多有生命危险来着。

    可到抢救过来,不也几天就恢复了么?

    出院没几天,人家就照常上班去了。

    可这陈雅安,这都出院多少天了?

    每天,都窝在家里,吃饱就睡睡饱就吃。

    现在只不过让她做一顿饭,怎么着?

    不能沾水?

    陈雅安,你自己说出来也不觉得害臊。

    被谈老爷子竟然这么当面说,陈雅安自然觉得有些羞愧。

    正打算和谈老爷子辩解什么的时候,她便听到了谈老爷子这么说:“你要是还想当这个家的儿媳妇,刘嫂生病的这段时间你就负责做饭,如果你不想的话,我也不拦着。”

    这是,谈老爷子的最后通牒。

    要是以前,谈老爷子还年轻几岁,脾气再火爆一下,这陈雅安是连辩解都不用说了,直接丢进乱葬岗了。

    丢下这么一句话,谈老爷子便转过身,准备离开。

    陈雅安到这一刻才懂得,这谈老爷子是动怒了,立马追上去:“爷爷……”

    “爷爷,您不要生气,今天我来做饭就是了!”

    “爷爷,我马上就去做!”

    说着,陈雅安这也顾不上刚刚的那些矫情,穿上拖鞋立马就往楼下走去。

    说实在的,其实比起陈家,这谈家还比较好。

    最起码,这边衣食无忧。

    虽然陈家也是个大家庭,但钱早就在上一代败光了。

    现在,每天都是勉强支撑生活。

    再者,还有一点就是,以前陈雅安在陈家压根就没有人正眼看过她。

    可自从嫁进了谈家之后,整个陈家都将她当成了宝贝,

    那样的殊荣,是她在陈家所未享受到过的。

    见陈雅安终于下了楼准备做饭,谈老爷子又开了口:“还有,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警告你,以后你要是将刘嫂当成下人看待,对她呼来唤去的话,那你就准备卷铺盖走人!”

    说下这么一句话,谈老爷子便迈开了脚步朝着大门外走去了。

    刘嫂的丈夫,当年可是跟随他谈老爷子出生入死的将领。

    但凭这一点,就算是他谈老爷子也不敢对她无礼。

    这样的他,能让自己的孙媳妇刻薄的对待刘嫂么?

    再说了,刘嫂她的儿子女儿也都发展的很好。

    要不是因为已经习惯了跟着他们一起生活,刘嫂才不用做这些活。

    刘嫂能留到现在,谈老爷子感激她都来不及呢,又怎么能让人随便的欺负她?

    听着谈老爷子这么说,陈雅安的心里各种的不甘愿。

    她是这个家的儿媳妇,理当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凭什么在这个家里却连刘嫂都比不上。

    带着不甘愿,她大步朝着厨房走去。

    而正巧这个时候谈家大门的门铃响了。

    谈老爷子出门接待,一看是谈逸泽的部下小刘!

    ——分割线——

    “老公,你不是说你想到办法了么?爸这都要回来了,怎么还没有动静!”顾念兮抱着儿子在顾家大厅里急的团团装。

    老公和老爸起冲突,便是她最不想看到的。

    因为这两个,都是她顾念兮最爱的男人。

    当然,还有她手上的这个,也同样是她最爱的男人。

    小宝宝也感受到妈妈的不安,小手一直挥舞着。

    “担心什么呢!离爸爸回来,还有一个多钟头呢!”相比较顾念兮这猴急样,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谈逸泽,现在正在沙发上看着报纸,一脸的悠闲。

    好像,折腾出这么多的事情来的人,并不是他的样子。

    “我爸也有可能提前回来的好不好?”虽然这样的机率比较低。

    顾市长是全市人民公认的好市长。

    每天,他都是早出晚归,为全市人民谋福利。

    “你就将心放到你的肚子里吧。对了,妈去什么地方了?”早上之后,就好像没有看到岳母大人了。

    “妈说是出去逛逛街,晚饭就回来。”最近这大半个月,因为他们回娘家的关系,母亲都好一阵子没有好好出门买过东西了。

    说曹操,曹操到。

    顾念兮正和谈逸泽说着呢,殷诗琪的声音便从外面传来。

    “兮儿,小泽你们快来看看,妈买了什么东西。”殷诗琪的嗓音,兴高采烈的。估计,是从什么地方淘到了好宝贝。

    顾念兮抱着儿子出了门,谈逸泽也放下了手上的报纸跟上。

    一出门,就见到殷诗琪的手上提了好些东西。

    不过,这都是盆栽。

    前后数一数,都有四五盆。

    其实看到是盆栽,顾念兮和谈逸泽心里都有底。

    殷诗琪这是打算买几个盆栽,哄顾市长开心。

    不过瞅着这些盆栽,连谈逸泽这样没有任何艺术细胞的都知道,殷诗琪绝对买的这盆栽,可没有什么欣赏价值。

    “妈,您这是……”

    “兮儿,你知道么?妈这几盆就花了20块钱。老板还挺好心的,送了我一包化肥呢!”

    “妈,这些话您估计爸爸能喜欢么?”

    这些长的都歪瓜裂枣的,一看就是华农淘汰的。

    “都长的差不多,反正都是种,种什么不一样?”殷诗琪同志的话,让顾念兮和谈逸泽的嘴角都抽了抽。

    这,哪能一样?

    顾印泯以前种的那些,和这些比起来,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怎么了?是不是真的挺难看的?”见女儿女婿都愁眉不展,殷诗琪反问。

    “……”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殷诗琪大致知道答案,便又问:

    “种一种,会不会变好?”

    “妈,您也知道人有老弱病残。您买的这个,就跟残疾的一样。再怎么长,最多也是这样!”想想,华农的培养技术怎是一般。连他们那些人都养不出好的来,其他人又怎么可能?

    谈逸泽不想对岳母大人说谎,据实相告。

    听这话,殷诗琪原本兴高采烈的脸,此刻又愁云满面。

    “那怎么办?你爸就要回来了,待会儿看到这些,还不是添堵?”昨晚上都一整个夜没有睡好了,要今天晚上再这样,顾市长的身体可怎么办?

    “妈,您不用担心,我已经想到办法了。”谈逸泽说。

    正巧,在他这一番话落下之时,便听到顾家大宅门外传来了声响。

    “谈参谋长!”

    谈逸泽开门的时候,小刘一身军服英姿飒爽。

    “小嫂子!”

    “这位应该是顾夫人了!”

    对着站在这里的每一个人,小刘都敬了军礼。

    这对前段时间到过部队里熏陶过一阵的顾念兮倒是没有什么,反倒是殷诗琪给这阵势弄的有些不清不楚的。

    顾念兮虽说对这样的军礼不怎么害怕,不过这小刘突然出现在d市,倒是让她有些意外。

    她可没有听说,小刘媳妇的娘家人也住在这边。

    “交代的事情办的怎么样?”

    谈逸泽没有想要多和他废话的想法,见他进门便问道。

    “办的差不多了。现在快到大门口的,我给弟兄们先开路。”小刘摸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笑容依旧灿烂,让一口白牙都露在外面。

    对于他们这些常年在野外训练的士兵们,这样的大热天也不算什么。

    “刘大哥,外面很热吧,要不先进来喝杯水。”顾念兮看着小刘满个额头都是汗,虽然不知道他们这群人到底现在在做什么事情,但她还是招呼着。

    “不用了小嫂子,弟兄们马上就要到了,我得帮把手!”说着,一辆车子在外面停下来了。

    类似于小货车的车子停下的时候,有好几个和小刘穿着一样绿色服装的男子从车上跳了下来。

    “谈参谋长,按照您的指挥,我们已经将这些东西完好的运输到了。”这些人下车的第一时间,先是站成了整齐的一排,然后整合队形,之后再一一报数。最后由领队的人向谈逸泽汇报。

    “好,现在就将这些东西都给搬进来吧!”谈逸泽对着整个队伍回敬了一个军礼之后,便下达了命令。

    一时间,整齐的队伍又开始有秩序的从车子上抬下了一盆盆的盆栽。

    这些盆栽,有几个比先前顾印泯种的还要大。

    模样什么的,殷诗琪是不懂。

    不过光是看着那个盆栽的盆子,殷诗琪便知道这些盆栽价值肯定有点高。

    转眼间,车上的盆栽已经被这群弟兄们搬的七七八八了。

    殷诗琪看着整个院子再度变得生机勃勃的,还是有些反映不过来:

    “这是……”

    “妈,这是我弄来孝敬爸爸的,没事!”谈逸泽其实一直都跟着弟兄们跑上跑下的,这会儿也浑身是汗。

    而这个时候的殷诗琪也才明白,寻常的谈逸泽不是最帅的。

    只有他展露他军人的一面之时,他真正的魅力才会展现出来。

    怪不得,顾念兮会选择谈逸泽,而不是楚东篱。

    这一刻,当母亲的总算是明白女儿的选择了。

    “各位大哥,今天辛苦了。今天,就在我们家里用餐吧!先进去喝杯茶,我马上去做饭。”看着整个院子又变得生机勃勃的,顾念兮对这些人民子弟兵充满了感激。

    可这些人说了:“不了嫂子,我们现在还得赶回去。”

    他们本来今天是难得有一天假期,可以回家探访的。

    可因为谈参谋长说了,他有点事需要他们。

    于是,个个兄弟都争着抢着要过来。

    这可是他们最爱戴的谈参谋长,谁都想要在他的面前好好的表现一番。

    到最后还是小刘出门,挑选了几个跟着过来。

    顾念兮当然也知道,他们现在所说的赶回去,自然是要搭乘飞机回去。

    明明早上还在那边的小兵蛋子,却因为谈参谋长的一句话,全都赶了过来。

    这也证明了,她家的谈参谋长现在的人气如日中天!

    “那谢谢各位弟兄们,回去有空一起喝一杯。”谈逸泽对着这些人敬了军礼。

    “好,谢谢谈参谋长!”

    众士兵对着谈逸泽敬了军礼之后,便训练有素的从顾家大宅退出,坐上了车直奔飞机场……

    一直到这一群人消失的时候,殷诗琪还沉浸在谈逸泽那敬礼的那飒爽英姿中久久不能回神……

    “老公,这些从哪里来的?”顾念兮抱着儿子上前。

    儿子一向喜欢花朵。

    瞪着这一些盆栽中的某一花朵,儿子笑的不知道有多甜。

    “怎么来的你不用知道,反正我觉得爸应该会喜欢才对。”什么盆栽的,其实谈逸泽不懂。

    不过他清楚一点,那就是谈老爷子养出来的东西,肯定不会差。

    “我也觉得我爸会喜欢。不过为什么这些盆栽我瞅着有点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看到过。”特别是儿子对着笑的某一个花朵,顾念兮总觉得有那么些眼熟。

    听着顾念兮的话,谈逸泽挑了挑眉。

    他已经故意将这些盆栽摆的有些乱,难道还能看得出来?

    ——分割线——

    晚饭的时候,顾印泯回来了。

    不过本来还一脸阴郁的他,在见到门口摆着的那些盆栽的时候,还真的说不出激动。

    “小叶紫檀!君子兰……”还有一些,他都说不上名字的花卉。

    一看到这些,顾印泯同志貌似连就要开饭的这件事情都给忘记了。

    一直,都围着那些盆栽转。

    “好盆栽,好盆栽!”

    有些,是山水盆景,石山的布局,有独石的,有子母的,还有群石。光是看着就让人觉得脑子一片舒畅。

    这些东西,可遇不可求。

    以前顾印泯也有很多次想要这类的,可一般能将盆景布置到如此极致的,都是一些业内有名的高手,价钱想必也高。

    如今这样的盆景竟能出现在自家,顾印泯同志能不开心么?

    “顾市长,要开饭了,你还在哪里磨磨蹭蹭做什么?”殷诗琪出来的时候,就见到顾印泯同志围着那些盆栽一个劲的转着。

    看着蔓延都是痴迷的顾印泯同志,殷诗琪心里一阵堵。

    她花了20块钱买来的盆栽也摆在那一边的小角落里,为什么顾市长就是看不到?

    难道,真像女婿说的,她买的那些都是老弱病残?

    “殷诗琪同志,我跟你说,这是小叶紫檀,这是……”见殷诗琪上来,顾印泯二话不说就拉着他一起欣赏盆栽。

    到最后,他才问:“这些都是从哪里来的?”

    按理说,这么高水准的东西,殷诗琪同志是不肯给他买的。

    “还不是你的女婿弄回来孝敬你的。”

    顺带着,殷诗琪还将下午有一大半的子弟兵到自己家里来,还有他们家女婿表现的如何的英勇之类的,都和顾印泯同志交代。

    到最后,晚饭的时候,顾印泯同志终于对谈参谋长发表了最后的总结:“这次的事情就算了,以后不能靠近我的盆栽!”

    那些盆栽可都是他花费好多心血栽培的,没想到谈逸泽一过来全都一命呜呼了,让人生气还真的难免。

    不过看在又有了这么多的盆栽的份上,顾市长绝对不和他一般计较了。

    “谢谢爸。”听顾印泯市长的话,谈逸泽也终于松下了一口气。

    看来,老爷子弄的那些盆栽还真的是不一般。

    一下子,就将岳父大人所有的火气都给压下去了。

    以前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这盆栽类的东西有多好,可这一次他对这些东西可以说彻底改观了。

    回头,他还要让老爷子多弄几盆在家里养着,下次过来的时候顺便带过来给岳父大人,讨他欢心。

    只是这边得到了顾市长谅解的谈逸泽并不知道,如今谈家大宅里,谈老爷子正大发雷霆。

    小刘不过是过来找他去说有什么事情要谈,才一转眼,等他送走了小刘回头便发现院子里所有的盆栽都不见了。收拾的一干二净,连片叶子都没有掉!

    有那么一瞬间,谈老爷子还以为这是遭贼了。

    可仔细一想才发现,他是中计了。

    这小刘跟这盆景的消失,必定也有某种关联。再说了,小刘那小子说是有事情找自己,结果说了大半天,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话。

    立马,谈老爷子意识到自己是被算计了。

    而能如此精准的算计他的,必然是他的亲孙子谈逸泽。

    只有这小子才知道,对自己抛出什么样的橄榄枝能将这一波都给卷走。

    可要是别的也就算了。

    他最疼的也就是谈逸泽了。

    他要什么东西,谈老爷子什么时候没有给过他?

    可这些盆栽可是他花费了好多年的功夫才成功培养出来的,这混蛋小子竟然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全部都给卷跑了。

    这让谈老爷子还真的气不打一处来。

    等这小子回家,谈老爷子发誓一定要好好的收拾他一顿!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