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15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下次见到坏人吓唬你妈妈,你就应该上去挥两拳,就这样!”

    谈逸泽说这一番话的时候,他一手还拉着躺在床上的小宝贝的两个胖乎乎的小手比划着。

    不过这显然是在对牛弹琴。

    从儿子一脸天真烂漫的笑容中顾念兮可以看的出,这小子压根就不知道他爹在跟自己说什么。

    只不过因为太久都没有看到他老子了,现在很幸福。

    不仅是小手跟着谈参谋长在挥舞着,连他的小脚丫都一个劲的踹着,好不开心。

    “小子,老子跟你说正经的事情呢,你还笑!”谈逸泽对自己儿子这张无害的笑脸表示很憋屈。

    为什么这小子就是不能表现的威严一点呢?

    他谈逸泽现在是在教会这小子怎么好好的保护他妈好不好?

    怎么到他这边,就跟在猴子耍戏一样?

    “快点,跟上老子。”谈逸泽说着又牵起了儿子的小手,准备和他一起比划。

    “行了,别折腾儿子了。他现在还小,他能听得懂你现在说什么吗?”

    顾念兮将儿子的衣服收拾完,就坐在这爷俩的身边。

    见到顾念兮,谈逸泽也不想管儿子了。

    本来牵着儿子的手,现在改为拉着老婆的。

    反正,将来儿子娶了老婆也会知道,这个世界上就老婆和自己亲。

    谈逸泽一点都不想跟儿子浪费表情。

    不过谈逸泽的想法小宝宝貌似不知道。

    他在肚子里就非常喜欢谈逸泽了。

    这几天谈逸泽不在,小宝宝也不大闹。

    虽然也会吃也会笑,不过这小宝宝就是蔫蔫的。

    谈老爷子一直以为是这小娃子拉肚子还没有好,老是找老胡来给他看病。

    可顾念兮知道,儿子这不是因为拉肚子,而是因为想他老子而心情不好。

    你看他现在那个比手划脚眉飞色舞的样子,哪里有一点像是前一阵子病怏怏的?

    不过好不容易才见到他家老子,见到这会儿老子又不理会他,准备和妈妈亲热了,想爸爸吃醋,硬是挥舞着手脚,想要引起大人的关注。

    “臭小子,没看到你老子和你妈联络感情呢,给我安静一点。”对于儿子过来搀和,把顾念兮的关注力都给吸引了过去,谈逸泽很不满,对于儿子如此的行为非常唾弃。

    “啊呃吖……”儿子没有因为谈逸泽的训斥而停止,一边唧唧歪歪的不知道说着些什么,一边还强硬的拉着谈逸泽的手。

    这小表情俨然是在说:爸爸需要和妈妈联络感情,我也需要和爸爸联络感情。

    可对于儿子的建议,谈逸泽只是扫了一眼,便开口说:“等我和你妈联络感情联络够了,才轮到你!”

    不管是狠么时候,谈逸泽都坚持,将老婆摆在第一位。

    “啊呃吖……”儿子不满老子说的话,凭什么要跟妈妈联络感情,不应该和他先么?瞧瞧,他这么可爱。

    “去去去,没你的份。”谈逸泽不管儿子总来拽他的小手,一把就扯过了顾念兮,先亲了亲,给点开胃菜再说。

    可儿子见到老子和妈妈互动,却没有跟自己,一下子委屈了,开始呜咽。

    顾念兮这一听到儿子开始哭了,哪里还有心思和谈逸泽玩亲亲?

    一把将男人推开了,顾念兮抱起了儿子。

    “怎么了。是不是饿了?”儿子这掉泪的小摸样,委屈的让顾念兮心里头都疼了。

    见儿子还想哭,顾念兮以为儿子这是饿了。

    没有任何矜持的,她就开始为儿子解开衣服了。

    这个举动,连谈逸泽都眼红了。

    自家媳妇,对着自己从来都是那么矜持。

    有时候他还要磨了老半天,顾念兮才让他给脱下衣服。

    可儿子是什么都不用,就挤了几滴泪,这顾念兮就主动的脱衣服了。

    “老婆,你对这小子太好了,以后会宠坏他的。”

    要是将来柔柔弱弱的,怎么当好一个军官?

    再说了,这有了孩子忘了孩子他爹的日子,真心不好受,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宠坏怎么了?他不是还小么?”顾念兮现在刚刚当上妈,母性泛滥。

    只要儿子眼泪汪汪的,她就心疼不已。

    “小什么小?这小子都这么大了。”

    谈逸泽这不过几天没有见到儿子,这小子就胖了一大圈。

    虽然前一阵子有些拉肚子的现象,但这一点也都不影响他的成长速度。

    可这么几天没有见面,谈逸泽发现自家媳妇都瘦了好大一圈。

    原本因为坐月子还长了点肉的小脸,现在又给瘦了回去。

    一张脸,下巴尖尖的,就只有两个大眼珠子。

    见儿子正在吃饭,谈逸泽一时没有忍住,就将手给覆了上去。

    一抓,他发现老婆这阵子瘦的连这个角落都缩水了,心疼不已。

    “看你,最近都瘦成这个样子了。是不是,这小子老折腾你?”

    谈逸泽一把,就将矛头指向儿子。

    “人家这哪里叫瘦,这是标准身材好不好?”顾念兮其实对于自己这身材还是蛮有信心的。

    虽然生过一个孩子,不过她的身子没有长多少的肉。

    除了肚子那一块变得有些松垮之外,还有骨盆变得有些大了之外,其他的没有什么区别。

    她打算,过一阵子要继续上瑜伽课,力争将肚子这松垮,给除去。

    “什么叫做标准身材?我只知道,我这不过才离开几天,这个位置就瘦了一圈。”谈逸泽用自己的手比划着。

    可很快,他的手便被顾念兮给拍开了。

    “老不正经,去把儿子的被子给拿过来。”

    没有占到便宜的谈逸泽被老婆踢下了床,还被他比手划脚的指挥去拿儿子的被子。

    对此,谈逸泽觉得自己很是憋屈。

    看着儿子微眯着大眼珠,在顾念兮的怀中惬意的享受着午餐时刻,谈逸泽该死的想着,那样的享受什么时候才能轮到他?

    ——分割线——

    陈雅安被谈逸泽暴打了一顿,算清了总账之后,被关在谈家的储物间里。

    等谈逸南回来的时候,陈雅安被拉了出来。

    不过此时的陈雅安除了自己磕出来的伤口,还有谈逸泽弄在她脸上两个大红章印之外,压根就看不出被打的痕迹。

    开始看到陈雅安的这个样子,顾念兮也有所怀疑。

    毕竟,她离开的时候储物间里发出来那些让人惊悚的闷响,可不是说假的。

    可为什么,她没有从陈雅安的身上瞅出一点伤痕来。

    不过后来,在顾念兮在去周家做客的时候讲起这一点的时候,正在老婆的威逼利诱之下带着儿子拖着地,准备竞选本年度新好男人的周先生告诉她:“谈老大真的要想揍一个人的时候,就那样。你看不出她的身上有任何一点伤,检查也检查不出来。那样的痛苦,只有被打了的那个人才知道,到底经受过非人怎样的折腾。”

    刚开始,顾念兮是不相信谈逸泽真的能将人给弄成那样。

    不过在后来,陈雅安每一次见到谈逸泽的时候,都忍不住的打哆嗦之后,顾念兮是相信了。

    陈雅安想要伤害顾念兮和宝宝这件事情一传开,就算是陈家的人也不敢站出来帮她说话了。

    因为谈逸泽对他家老婆的宝贝程度,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再者,谈逸泽对付自己敌人的阴戾手段,大家也都有所耳闻。

    对于这样,连阎罗王见了都要绕道的人,谁敢将事情惹来?

    所以,在谈逸泽提出要让陈雅安离开这个家的时候,谁都没有非议。

    陈雅安虽然有不甘,但一见到谈逸泽盯着她,她就会回想起那一天早上谈逸泽对她的殴打。

    那样的扭打,怕是这一辈子陈雅安都挥不去的噩梦。

    而谈逸南,他是想过要帮着陈雅安说话,但每一次都被谈逸泽给推拒了回来。

    到最后,还是陈雅安自己找谈逸南,将她给送进精神病院治疗的。

    一系列检查的结果得出,陈雅安是得了产后忧郁症。

    虽然她是没有把孩子给拿掉,但因为那个孩子的离开对她的打击实在太大了,让她的精神不正常。

    陈雅安的检查结果,有一大部分是她自己的原因。

    但顾念兮也不排除,这其中有些是谈逸泽动了手脚。

    其实,要对谈逸泽的孩子下杀手,谈逸泽现在将她给送进精神病院,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要是换成别的人,早就成了他枪杆下的亡魂。

    陈雅安在被送进精神病院的那一天,舒落心和其他人错开,到了医院见了这陈雅安。

    不过,这舒落心和陈雅安的交情,可没有好到她陈雅安都进了精神病院了还来看望她。

    对于这一点,陈雅安貌似也非常清楚。

    所以在听到舒落心竟然想要见她的时候,她还是有些惊讶的。

    去见舒落心的时候,陈雅安也是充满了防备。

    不过,这一切所有的不安,都在见到舒落心给她递出来的那一份文件的时候,全都瓦解。

    因为舒落心给陈雅安进了精神病院送来的大礼,就是一份离婚协议书。

    “舒落心,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雅安一见到这份文件,立马恼了。

    “你不是都认识字么?也该看到这上面写的是什么。没什么异议的话,那就将这东西给签了吧!”

    舒落心云淡风轻的说着。

    说这话的时候,她还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自己头顶上的帽子。

    自从伤口好了之后,她的头发也开始冒出来了。

    舒落心相信,再过不了一阵子,她的头发就会恢复到从前那样。

    好了。

    现在一切,都开始回到原来的轨迹上。

    她的身体康复了,陈雅安现在也要离开这个谈家了。她的小南,现在又要恢复单身了。

    舒落心也渐渐开始放心了。

    等过了这一阵子,她要给谈逸南找个好的女人才行。

    当然,最首要的是这个女人要聪明,识大体。

    到时候,给他们的小南争面子,也要将谈家的财产都给夺过来。

    这回,她舒落心可要好好的把把关子。

    可不能,让像是陈雅安这样白痴的货色进了家门了。

    “舒落心,我给你谈家怀过孩子,也帮你做过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你现在就想要摆脱我,没有那么容易!”

    陈雅安歇斯底里,将摆在面前的文件给撕了个粉碎。

    舒落心见到那份文件化成了碎片,也不恼。

    她只是慢条斯理的整理好自己的衣服,道:“你撕了我那边还有很多,只要你回想转移就给我来电话,我立马就将文件给送过来。”

    和陈雅安谈离婚,舒落心其实早就做好了长期斗争的准备。

    陈雅安这边下不了手,她舒落心还不能从他们陈家那群吸血鬼入手么?

    反正,现在陈雅安已经没有了其他的庇护,她和谈逸南离婚那是迟早的事情。

    “舒落心,收起你的心眼,我可告诉你,我陈雅安说什么都不会离婚的!”

    如果不是因为答应了那个魔鬼说她会到精神病院来待一段时间,陈雅安根本就不会到这边来,让这舒落心钻了缝子。

    “你不会离婚么?你现在连个子宫都不完整,难不成你还想着能给我们谈家传宗接代?

    生不了孩子的女人,你觉得谈家其他的男人就接受的了你么?你现在还年轻,你可能还不懂得,生不了孩子的女人就i跟下不了蛋的母鸡一样,没有任何价值。最多,也只能宰了吃。”

    舒落心一字一句,云淡风轻。

    但说出来的话,却是残忍之最。

    一下子,就将陈雅安心里的防线给击垮。

    子宫不完整?

    这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

    不,不会!

    她从住院到出院,一句都没有听说过,怎么可能变成现在这个德行?

    应该,不可能才对吧!

    舒落心,一定是在欺骗她!

    “你不相信?”

    舒落心好像是算准了她有这样的想法似的,又开始慢条斯理的掏自己的包。

    很快,另一份被牛皮纸包裹好的文件被递到了陈雅安的面前。

    “这是你的病历。本来医生是不肯给我的,这可是我费尽了千辛万苦才给你拿到的,不用太感激我!”

    舒落心说这话的时候,嘴角上带着染毒的笑意。

    有那么一瞬间,陈雅安真的摸不透舒落心的意思。

    再者,陈雅安的心智真的是斗不过舒落心。

    看着她,陈雅安最终还是接过了舒落心手上的文件。

    舒落心给的这份文件,足足有十几页的复印纸之多。

    陈雅安接过手,第一时间打开了。

    上面的第一页,就是某某医院的病历号。

    而她陈雅安的名字,就写在上面。

    陈雅安的脑子虽然不大好使,不过她的记忆力还算不错。

    这东西她记得前一阵子住院的时候她在谈逸南的手上看到过。

    不过谈逸南只有在和医生交谈的时候才会拿着它。

    只要和她单独在一起,他就不会带在身边。

    像是,怕她会问起。

    陈雅安记得,当时她还缠着谈逸南想要看那个东西,不过谈逸南只是说,上面写着她流产的资料,有什么好看的。

    陈雅安还以为,谈逸南是怕她看了打击到,所以一直都没有给她看。

    渐渐的,陈雅安的注意力也转移了。

    她认为,反正就是流个产,应该没有那么大的事情才对。

    可现在看着这舒落心竟然将这个东西给拿过来,陈雅安意识到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对劲。

    难不成,上一次住院她不只是流产那么简单。

    匆忙间,陈雅安翻开了那份病例报告。

    但看到,上面写着的那些内容之时,她感觉到她的世界仿佛被撕开了一条大大的裂痕,很多东西开始瓦解。

    今后可怀孕的机率仅为百分之五?!

    这,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可怀孕的机率,这么小?

    几乎,等同于没有?

    怪不得,前几天看到谈逸南的时候,他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感觉?

    他是不想将这样的消息告诉她,怕她受到打击吧?

    想到这,陈雅安突然感觉头顶一阵眩晕。

    “你的子宫受损严重,几乎就没有怀孕的可能。你以为,我们谈家是慈善机构,连你这种不会下蛋的母鸡都要饥不择食么?陈雅安,拜托你看清楚自己的价值好不好?公司的事情处理不好,家务你也不肯做,现在就连基本的传宗接代你也不能。你给我说说,你现在到底还能做什么?还有资格进入谈家的门么?”舒落心看着陈雅安因为接受不了这个消息而跌坐在地上之后,便起了身,傲慢的站在陈雅安的面前。

    可她的这一番话,舒落心听着烦。

    特别是看着她现在那一整张得瑟的脸,她就觉得恶心。

    “舒落心,你别拿着整个谈家当借口。你以为我不知道,压根就不是他们姓谈的人不要我,而是你舒落心不肯让我和你儿子在一起。你想要一个聪明能干,又和你一样心肠歹毒的女人和你一起谋夺谈家的财产,这是你一个人的想法,不要拉着其他人都给你垫背。”

    舒落心的目的,早就在她陈雅安进入谈家门的时候,毕现无疑。

    “是,以前这确实只是我一个人的想法。就算你陈雅安真的不会怀孕生子,我们善良的小南也不会将你弃之不顾。可你貌似忘记了,你现在是得罪了谈逸泽。你觉得,像谈逸泽那样的男人,他会准许一个差一点就将他的妻子和老婆给害死的女人继续呆在谈家大宅里?不可能!一点都不可能!所以,我劝你还是早点把这份协议给签了比较好,这样,我还能给你一笔丰厚的赡养费。可你要是敬酒不吃准备吃罚酒的话,那我舒落心也会奉陪到底的。”

    舒落心就像是个傲慢的女王,丝毫没有想到这个在她面前面色苍白的女人,曾经也是她的儿媳妇,曾经也和她亲昵的站在同一个战线上。

    “好了,话我也就跟你说到这里了。我还要去美容院一趟,就不和你继续聊了。如果你想清楚了要签离婚协议书的话,就让他们给我打一通电话。到时候,我一定会带齐了所有的东西还有律师,一次性的将你和小南的离婚协议给解决了的。”

    说到这,舒落心踩着高跟鞋,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那尖锐的鞋跟,敲击着地面,发出一阵阵声响,震得人心发慌。

    陈雅安看着舒落心那傲慢的背影离去,十指深深的插进了自己的掌心。

    舒落心……

    不!

    她陈雅安是绝对不会离婚,绝对不会让这个老女人如愿的!

    想到这,陈雅安就像是发泄似的,将原本就被她给撕成了碎片丢在地面上的那纸离婚协议又拿了起来,再一次撕扯着……

    而离开的舒落心,并没有直接朝着外面大步离去。

    而是,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偷偷的看着在里面情绪失控的陈雅安。

    看着陈雅安那发狠的表情,舒落心那张带着笑容的脸上丝毫没有任何的裂痕。

    她,依旧笑着看着陈雅安的情绪一点点的濒临崩溃的边沿。

    陈雅安,我知道你现在是绝对不会轻易的答应离婚的。

    不过你可要知道,我舒落心有的是手段。

    你不离婚耗着,我舒落心可不会让你这么耽误小南。

    不管用什么方法,就算把你逼上了绝路,我都会让你心甘情愿的在这离婚协议书上签字的。

    你陈雅安,是没有办法和我舒落心对抗的!

    想到胜利就在眼前,舒落心的嘴角上再度闪现诡异的弧度……

    ——分割线——

    顾念兮知道苏悠悠和骆子阳在一起的这个消息,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

    而且,在这个午后,这顾念兮和苏悠悠还遇上了一个人。

    苏悠悠吃过午饭之后就约了顾念兮见面。

    因为给孩子喂奶,顾念兮耽误了不少时间。

    等到吃完饭的时候,苏悠悠已经开车到门口接她了。

    孙媳妇难得出去玩,谈老爷子是不会阻止的。

    再说了,谈老爷子也想要和自己的金孙好好的培养一下感情。

    这段时间他们一家三口回了一趟d市,谈老爷子都觉得这宝贝金孙和自己生疏了许多。

    他打算趁着这个下午,和金孙好好的玩一玩。

    将疏远了的感情,再度培养好。

    而顾念兮,也答应了谈老爷子的请求,将孩子放在家里,和苏悠悠一切出门去。

    几天不见,苏悠悠发现这顾念兮明显的瘦了一圈,还以为她这是被谈家人欺负了。

    “兮丫头,怎么才几天不见,你又瘦成一只猴子了?”

    除去因为生孩子变得比较大的臀部之外,顾念兮比之前还要瘦。

    感觉瘦的,连胸口都缩水了。

    见苏悠悠一直打量着自己的胸围,顾念兮连忙撵开:“去去去,我这是在恢复身材好不好?你想我现在才二十几岁好不好?总不能让我跟个大妈一样挺着水桶腰吧?”

    “我不是要你水桶腰,我是怕你在这里受欺负。难不成,是你老公嫌弃了你当了妈,手感大不如从前了?”说这话的时候,苏悠悠已经将车子停在路边,一手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往顾念兮的脸蛋上掐。

    这一掐,让顾念兮有些不知所措。

    而始作俑者还振振有词:“不会啊,你的肉还和以前一样的有弹性,滑溜溜的。再说了,你现在给你家谈参谋长生了个宝宝,他宠你都来不及了。应该,不会欺负你的。难不成,是那个姓陈的欺负了你?”

    苏悠悠去过谈家,深知这谈家里对顾念兮不满的人,就是陈雅安。

    虽然,舒落心也不是那么喜欢顾念兮。

    但苏悠悠清楚,舒落心是属于城府极深的那种人。

    就算对顾念兮不满,表面上还是会维持和睦的。

    所以在这谈家,能惹顾念兮生气的也就只有陈雅安了。

    听到苏悠悠说的话,顾念兮自然也猜想到苏悠悠说的是陈雅安。

    也对,当初苏悠悠住在谈家一阵的时候,陈雅安还拿苏悠悠开刷。

    “倒也不是她。不过,她已经离开谈家了。”顾念兮呢喃着。

    陈雅安在顾念兮的眼里,石头脑袋一个。最多,算是个跳梁的小丑。

    这样的人,还真的不足以为患。

    要不是担心她这个白痴会将整个谈家的事情都败露给霍思雨,顾念兮还不至于理会她。

    “离开谈家了?不会吧?她不是和那狗贼结婚了么?难不成,又这么快离婚了?”自从苏悠悠知道谈逸南这货竟然甩掉了顾念兮和霍思雨勾搭上之外,她就给谈逸南娶了个外号——“狗贼”!

    “也不是离婚。就是那女人最近流产了,好像受了刺激。前天想要打我和宝宝,被我老公知道了……”

    接下去,顾念兮没有继续开口。

    不过,这苏悠悠也大致的知道了些许。

    这谈参谋长对顾念兮的情,是连苏悠悠看着都羡慕的。

    那样的男人会准许别人伤害他的老婆孩子?

    笑话!

    这要是被谈逸泽知道了,不死也是个半残。

    “好了,不说他们。你不是说今天要去买厨具那一类的么?怎么,你还真的从子阳哥哥那边搬出来了?”

    难得和苏悠悠出来一次,顾念兮可不想在陈雅安的身上浪费时间。

    “是啊,我从那边搬出来了!”

    因为搬的有些突然,那间小公寓现在很多东西都还不是那么的齐全。

    这也是,今天苏悠悠找顾念兮出来逛街的主要目的。

    当然,还有另一个目的,她想要跟顾念兮说她和骆子阳在一起的事情。

    “那个,兮丫头其实我今天还有点事情想要跟你说。”苏悠悠抓了抓头发。

    其实,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的话好像有点难以启齿。

    因为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决定和骆子阳在一起的这件事情,是对是错。

    “什么事情?悠悠,你的脸怎么红的跟猴子屁股一样?”不要怀疑,这顾念兮时常和苏悠悠在一起。耳濡目染之间,两丫头说话的德行也挺相似的。

    “什么猴子屁股,你给我正紧点,我是真的有话要跟你说好不好?”苏悠悠本来就紧张,被顾念兮这一打趣,都有些抱头鼠窜的冲动了。

    “好好好,我不说你了,你快点说说,到底有什么事情想要跟我说?”顾念兮反问。

    “那个……就是我答应和二狗子在一起了!”

    苏悠悠折腾了半天,终于将这话给说了出来了。

    一时间,她只是低着头。

    但全身的注意力,都在顾念兮的身上。

    她就想要知道,自己和骆子阳在一起的这个举动,顾念兮怎么看待。

    可苏悠悠等待了许多,都没有等到顾念兮的答案。

    “念兮,你怎么看?”

    最终,还是苏悠悠主动问出顾念兮的想法。

    “悠悠,这感情的事情外人其实也不好插手,更不好说什么。你只要听从自己的心,想要做什么尽管放手去做。而我,只要你幸福,就足够了!”

    顾念兮说。

    只要苏悠悠幸福,什么都好。

    这丫头,经历的磨难真的太多了。

    多的,只要顾念兮一想到这些,心头就发酸。

    现在只要这苏悠悠能找到自己的幸福,不管是谁顾念兮都不会介意。

    只是,骆子阳真的合适苏悠悠么?

    这个问题,顾念兮真的不好回答。

    骆子阳是了解苏悠悠的,这个顾念兮是再确定不过的。

    再说了,骆子阳的感情,骆子阳对苏悠悠这些年的等候和付出,顾念兮也都看在眼里。

    可被爱,真的会幸福么?

    是的。

    顾念兮看得出,现在的苏悠悠不是真的因为爱,所以才和骆子阳在一起的。

    如果真的因为爱,那么现在的苏悠悠应该和当初决定和凌二爷在一起的时候,整个脸都是发光的。

    可苏悠悠没有!

    但不管苏悠悠这是怎么想的,顾念兮只要都会祝福她的。

    不过,苏悠悠和骆子阳在一起了,凌二爷怎么办?

    想到这,顾念兮的心口闷闷的。

    “谢谢你,念兮。”苏悠悠貌似没有察觉到顾念兮现在的内心纠结,只是一个劲的傻笑着。

    其实今天来这里之前,苏悠悠都还挺担心,她选择骆子阳顾念兮会不同意呢。

    毕竟,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

    “谢什么谢?不要忘记了咱们的交情,你觉得我们之间还用说谢么?”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还说:“对了,找个时间把子阳哥哥也叫上吧。你们两个在一起,我可要好好的宰他一顿,不然太便宜他了。”

    “你这丫头,就知道吃。行,我今晚就跟他说,你也找个时间出来吧。”至于谈参谋长那尊大佛,苏悠悠还是决定暂时不请了。

    不然,这个消息都不知道会传的多远。

    当然,苏悠悠不在乎这个消息被谁给知道,毕竟她和骆子阳在一起是正大光明的。

    只是苏悠悠不想应对,接下来的麻烦事罢了。

    “好了,我们还是先逛街吧。刘嫂说家里的筷子用的太久不好,让我上街顺便买个。”

    “那好,我们行动吧。”

    顾念兮和苏悠悠一起去了超市。

    这里是北方城市,入秋之后的天气有点凉。

    像顾念兮这样的,都已经早早的换上了长衣长裤,外面还套着一件外套。

    而苏悠悠虽然下身照样是火辣的超短裙,不过上身也换上了厚外套。绝对没有现在身穿比基尼,在超市里招揽顾客的那位女人来的清凉。

    “念兮,你看那边在卖什么东西呢?要不上去看看。”苏悠悠一直都是比较爱凑热闹的。

    顺着苏悠悠的视线,顾念兮也看到了那个火爆的场面。

    这么凉飕飕的天气里,女人的身上只穿着一件比基尼,几个重点部位还是若隐若现的。

    惹得,超市里的男人都矗足观望。

    “有什么好看的,不是避孕套就是内衣。”一般用这样吸引眼球的,就是这类的小广告。“避孕套这类的,我现在不用。不过你和子阳哥哥要是需要的话,那我们就过去。”

    对于已婚妇女顾念兮,现在避孕套之类的已经没有什么神秘感了。

    再说了,他们以前用那些的时候,她家的老男人经常就拉着她在超市里研究着哪一款用着比较舒服,还有口味之类的。

    丢脸和羞涩,感觉就像是上半辈子的事情了。

    只不过,苏悠悠现在还没有和骆子阳达到那个境界,被人这么一说她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儿一样。

    “说什么呢!”苏悠悠拉着顾念兮准备离开:“不看就不看了!”

    “到那边的婴儿服装区看一下吧,我想给宝宝买两件厚一点的衣服。”其实家里还有挺多孩子衣服的,可顾念兮就是忍不住想要将他们家的宝宝买衣服的*。

    “好。”

    苏悠悠也想买点什么东西,顺便这两天到顾念兮家看看宝贝干儿子。

    而就在两人准备离开这个角落的时候,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女音:“等等,你们两位等等我!”

    刚开始,顾念兮和苏悠悠都不知道是在喊他们两个,推着已经放着不少东西的小推车,大步朝前走去。

    一直到,苏悠悠的手被某个人拉住之时。

    “嗯?”

    苏悠悠被拉住了,顾念兮挑眉看着这个人。

    不过这人,不就是刚刚站在那边,穿着清亮吸引顾客眼球的女人么?

    见这女人穿着一身比基尼和他们两个搭讪,便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不过,这女人是谁?

    顾念兮和苏悠悠都盯着这个女人看,像是想看出什么东西来。

    不过,还是看不出名堂了。

    只是觉得,这个女人的妆画的有些浓,侧颜好像有些熟悉罢了。

    “我们和你不认识,请你放手!”顾念兮就不喜欢这样不清不楚的纠缠,特别对方还是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

    “你们不认识我,可我认识你们。你是苏悠悠,你是顾念兮吧。我只是,有些事情想要和你说!”女人有些急。

    “耽误一点时间,我很抱歉,不过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们二位说。”

    顾念兮听到这个女人竟然能如此清楚的说出两个人的名字,眉心立马卷皱。

    “要想谈可以,不过麻烦你把衣服穿上。”她顾念兮可不想这么被人围着当成猴子看。

    “好,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换一身衣服马上过来。”女人似乎真的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想要和他们说,不管顾念兮说什么她都答应了。

    转身,她便朝着一个出口走去。

    等到再回来的时候,女人的身上已经换好了一件长款t恤,下身一条打底裤。

    “走吧。”顾念兮和苏悠悠的态度,可以说的上冷漠。

    向来,他们两都不是那么喜欢和陌生人搭讪。

    结完帐之后,顾念兮和苏悠悠以及那个陌生女子来到一咖啡厅的较为隐蔽的角落里。

    点了三杯饮料,苏悠悠挑眉看着那个女人问着:“说好,有什么事情。”

    顾念兮则顺着苏悠悠的那一句接着:“快点吧,我们还有事情要办。没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

    “你们等等!”

    女人说完了这一句话之后,作出了一个让顾念兮和苏悠悠都大为震惊的动作。

    因为,这个女人竟然直接就跪在了他们两的身边!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女人充其量只是看着有点眼熟罢了,为什么第一次见面就给他们下跪了?

    “我知道我这样做很唐突,但还是想要求求你们,放过我们家!”女人一跪地,泪水就像是自来水,水龙头亦没有关好,哗啦啦的往外冒。

    “念兮,你得罪谁了!”苏悠悠纳闷,还以为是顾念兮被什么人给整了。

    “我还想问你呢!在什么地方找了这么出色的演员,眼泪跟不要钱似的。”好吧,人家苦心经营的一场求情局,被这两人当成了闹剧。

    “我不是谁请来的演员,我真的是想要求你们放过我们范家!”

    女人跪在地上,继续哭诉着。

    “范家?”

    听着女人的话,苏悠悠皱起了眉头。

    好像,正努力的回忆着什么。

    而顾念兮更是一头雾水,貌似她还真的没有招惹什么姓范的人吧?

    “你是,范思瑜?”

    就在这个时候,苏悠悠开了口。

    一听这个人名,顾念兮的眉头又皱成了一团。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苏悠悠口中的“范思瑜”不是人家凌二爷的未婚妻么?

    能和凌家那类人攀上关系的人,大概都是草包满满的。

    怎么可能回到这超市卖弄风情赚钱呢?

    苏悠悠,你看错了吧?

    可苏悠悠的反问,却得到了这个女人的肯定:“是,我就是范思瑜!”

    她是范思瑜,曾经是天之娇女的范思瑜。

    可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整个范家垮了。

    范母入狱,范父也因为经济诈骗被拘留,范老爷子更是被微博爆料后被双规。至于她范思瑜,范老爷子入狱之后,前段时间她光裸着身子出现在市场的画面更是被一遍遍的传播着。弄到现在,那个公司都不肯应聘她,想要糊口都难。

    本来,她也不想用来这样的超市用身体赚钱的,可无奈她租住的房子现在就要到期了,再不交出房租的话,下个月只能露宿街头了。最终,范思瑜只能到了这样的超市里赚钱。

    这一个月,范思瑜尝到了从天堂跌到了地狱的感觉。

    生活的艰辛,让她快要累垮。

    她太累了。

    真的太累了。

    正在这时候她看到了顾念兮和苏悠悠。

    明知道,求他们可能也没有什么结果,但范思瑜还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

    她现在就像是个溺水的人,不管前面飘来的是一棵稻草还是木筏,都想要尝试一番。

    “范小姐,我想你找错人了吧。我们和你没怨没仇,更没有作出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来。更谈何放过你的话?”

    顾念兮先反映过来。

    呆在谈家久了,见识到了许多的阿谀我诈。

    她还真的怕这只是上演的一出闹剧,想要将她老公给拉下马。

    “不,我确定我没有找错人。不是你们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是我先做了对你们不好的事情,所以才落得今天这样的下场。这样的结果,我不怨别人。可我想说,我现在都已经过的这么不好了,求求你们两个高抬贵手,放过我吧。再不交出房租,再赚不到钱,我真的活不下去了!”

    范思瑜确实从未想到,曾经身为天之娇女的她,竟然有一天也要落得个跪下来求人的地步。

    “做了对不起我们的事情?”苏悠悠挑眉!

    “你倒是给我说说看,你作什么对不起我们的事情?”

    顾念兮抿了一口果汁。

    天气冷了,这冰镇果汁喝起来不是牙都疼。早知道,刚刚应该点杯热牛奶才对。

    “其实……”范思瑜被问到这,她是不想说的。

    不过看这两个女人的架势,若是她今天不说,这两个女人压根就不会将她的话当成一回事。

    可眼下,范思瑜知道,能让那两个疯狂的男人停手的,也只有这两个女人了!

    最终,范思瑜还是老实的交代了:“其实前一阵你们遇上的车祸,并不是意外,而是我……”范思瑜说到这的时候,实在说不下去。

    听到这,顾念兮和苏悠悠算是明白了,那次车祸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是你策划的?”顾念兮挑眉。

    “我承认这事情是我做的,不过当时我也是鬼迷心窍。”范思瑜辩解。

    “我说那个人为什么撞到了我们之后,还紧追不舍,原来并不是单纯事故!”苏悠悠怒道:“妈了个逼的,你有胆子做,还有脸到我们面前说?”

    ------题外话------

    满地打滚求年会的票子~!

    跪求不丢人!

    →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