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16章 抢过来,就是自己的!

    “我也不想这样的……”

    范思瑜还是哭哭啼啼的,听的顾念兮真觉得堵。

    在顾念兮看来,自己做的事情,就要有勇气自己承担。

    可这个女人,竟然跟哭丧似的,跑到被害者的面前?

    这是想怎么着?

    难不成,还想要让她和苏悠悠大方的说出原谅她不成?

    “不想这样?你一句不想这样就完了么?我被你撞的脑震荡,躺在医院里好几天!”苏悠悠一想到当时遭的罪,就来气。

    再者,如果当时不是发生事故的地点正好有人看见,歹徒逃跑了的话,那现在他们还能不能坐在这里挺着个女人的忏悔,都还是一回事!

    “对不起,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可以赔偿医药费,我说到做到,请你们高抬贵手吧!”范思瑜从一跪地,泪就没有停过。

    这会儿,脸上原本在超市表演画上的浓妆,这会儿已经被泪水化得差不多了。

    整个脸,就跟一个调色盘差不多。

    特别是假睫毛,此刻都快黏在鼻子上了,看着真恶心。

    “医药费?我脑震荡那是有多难受,你以为你一句赔偿医药费就能了事?”苏悠悠更气的是这个女人事到如今还趾高气昂的德行。

    雇凶撞人,还有理了?

    而顾念兮,倒是在这个时候听出了端倪。

    “是你撞了人,我们现在没有报警抓你就算好了。范小姐,你现在还跪在我们面前,让我们高抬贵手?你难道不觉得,你的行为有点做作了么?”

    这年头,跌倒的老人你扶不起,难道现在连撞人的人还说不起了?

    “我撞了你们,我承认是我的错,可也不用拉上我的全家吧?我妈现在被关了,我爸也被拘留了,我爷爷都被双规了,我现在连正经点的工作都找不着了。顾小姐,求您回去跟谈参谋长说说情好不好?”

    说到这的时候,范思瑜又开向苏悠悠:“还有苏小姐,我以前真是有眼不识泰山。麻烦您,回去跟凌二爷说说情好不好?我真的知道我错了,如果能放过我的家人,我自己进去也行!”

    其实,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跌跌撞撞,范思瑜真的弄清楚了一点,没有家人的时候,她范思瑜什么都不是。

    这一次她主动求情的初衷,其实也很简单。

    那就是,她想要用自己换家人出来。

    到时候,爷爷要是恢复了权利的话,那解决她在监狱里的事情,压根就不用求其他人!

    而听到这,顾念兮算是清楚了,原来她家的谈参谋长早就知道自己被撞其实是有预谋的,而且早就有了行动?

    怪不得,她脚伤的那几天,他大半夜的都要出门。

    有时候,一有电话还跑到阳台上偷偷摸摸的接。

    原来,他都是在处理这些。

    不过眼下,顾念兮知道这女人可不能绝对的相信。

    防人之心不可无!

    这一点,在商场上适用,在生活中也同样适用。

    想到这,顾念兮开口:“范小姐说的,我一丁点都不清楚。不过范小姐刚刚说的那些,我都录下来了,回头我跟我老公问问。至于您说的你家人的那些事情,我想如果他们不是有错在先的话,那谁先要他们进去,肯定都难。我记得有句话是这么说的: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好了,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和悠悠先走了。我们还有要紧的事情要办!”

    顾念兮说着,便掏出了钱将这几杯果汁的钱给付了,拉着苏悠悠便离开。

    至于范思瑜,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顾念兮比苏悠悠还要难缠。

    本以为,一个让谈逸泽那么保护的女人,应该是什么不懂的傻帽才对。

    可谁知道,这女人比其他女人都要精。

    看来,她这一局怕是要输了……

    想到这,范思瑜陷入了沉思。

    ——分割线——

    谈逸泽下班回来的时候,顾念兮一个人站在门口的位置,牵着摇头晃脑的二黄,不知道要上什么地方去。

    “兮兮!”谈逸泽将车子停下来,便大步朝着顾念兮走了过来。

    “下班了?”

    “嗯。下午和苏小妞出去,没事吧?”因为上一次出过事情,现在每一次顾念兮和苏悠悠出门,谈逸泽都是神经兮兮的。

    不过因为今天下午见过了范思瑜,顾念兮现在终于知道这谈逸泽为什么这么紧张了。

    “没事,还给宝宝买了两套衣服,给你买了点心。你饿了的话,就进去吃点吧。我要带二黄出去散步!”

    顾念兮其实还挺喜欢二黄的,要去散步通常也会带上它。

    “不是很饿,我陪你去吧!”难得下班这么早,还能和顾念兮散散步,谈逸泽顺势结果了顾念兮手上的狗链,一手牵着她。

    “儿子呢?”

    “爷爷说老陈家的金孙女今天百日,他要带金孙子过去得瑟。”谈老爷子有时候就像是小孩,总喜欢将自己得意的东西摆出来。

    以前没有金孙的时候,见到别人家里有个金孙就暗骂。

    现在自己有了金孙,带着满个世界兜圈。

    “对了老公,我今天遇到一个叫做范思瑜的女人!”

    听到顾念兮看似无意的问出这一句话,谈逸泽拉着她的手明显一紧。

    “那女人你不要太接近!”

    谈逸泽想都没想,直接甩出这么一句。

    上一次,顾念兮的脚拜她所赐,直接多了二十针。到现在,那道伤口虽然用美容针线,消失的差不多。但留在谈逸泽心口上的痛,至今都难以平复。

    “不是我要和她接近,是今天在超市的时候刚好遇到的,是她主动找我和悠悠说话,说是让我们原谅她。”顾念兮其实是想要套谈逸泽的话,看一看那个女人说的是不是真的。

    不过看自家谈参谋长阴沉的表情,顾念兮放弃了这个想法。

    “老公,她说的是真的么?上一次的车祸,还有她家的事情!”与其相信别的女人说的话,顾念兮还是比较相信从谈逸泽嘴上说出来的。

    “她倒是挺诚实的。”模棱两可的答案,让顾念兮听得出那女人说的都是对的。

    “老公,她说她现在的遭遇很悲惨,说让你和凌二高抬贵手!”顾念兮其实压根就没有瞒着她家谈参谋长的想法。

    “那你呢,你怎么想的?”谈逸泽揉着顾念兮的头,顺势楼住了她的肩膀。

    其实,他都听顾念兮的。

    伤了他的老婆,谈逸泽是想将范家一整家都给端了的。

    如果顾念兮说打住的话,他也会收手的。

    不过凌二那边,他是不会劝说的。

    “我觉得吧,他们家都进监狱,其实也是罪有应得!”顾念兮靠在谈逸泽的怀中:“我家谈参谋长是不会陷害人,冤枉人的。如果不是他们这一家子真的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的话,他们一家子肯定也不会得到这么个下场。”

    对于顾念兮百分百的信任,谈逸泽十分满意。

    不顾周围路过的人,他一低头就在顾念兮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哎呀,大街上的搂搂抱抱多不合适?”

    顾念兮的脸微红。

    “你是我老婆,我爱干嘛干嘛!”谈某人向来是走自己的路,不让别人说。

    别人要敢说三道四,对他指指点点,顾念兮相信那些人肯定会被拳脚相加。

    “对了老公,悠悠和子阳哥在一起了!”和谈逸泽带着二黄散步差不多要回到谈家大宅的时候,顾念兮说到了这个。

    突然间,她的情绪变得有些惆怅。

    而听到这个消息的谈逸泽,表情明显的也有些变化。

    不过这无关他和顾念兮的事情,他只是为了凌二有些惋惜罢了。

    可这能怨谁?

    当初,是谁自己把心爱的女人给推开的?

    要是他谈逸泽,打死都不会将老婆推开。

    想到这,谈某人拉着顾念兮的手,又紧了紧。

    “老公,你说悠悠和子阳哥在一起,会幸福么?”一天下来,顾念兮其实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至于范思瑜那些鸟事,她想都没有想。

    “幸福不幸福,只有当事人知道。我们只要祝福就行了!”不得不承认,谈参谋长真的是个很好的导师。顾念兮纠结了一个下午的事情,被他一点通了。

    “那凌二呢?我看得出,他对悠悠还有感情。如果他知道悠悠和子阳哥在一起的话,会怎么样?”

    会伤心?

    会失落?

    还是会绝望?

    又或者像是新闻上报道的某些人一样,为了爱歇斯底里的找骆子阳决斗?

    “凌二那边,我会看着办,”谈逸泽的情绪,莫名的也有些低落。

    其实,凌二现在的后悔,谁人都看得出。

    特别是他现在满心欢喜的准备追求苏悠悠,如果这个时候他知道了苏悠悠已经和骆子阳在一起了,会怎么样?

    看来,他是该找个时间和凌二好好的聊聊了。

    “老公,有没有人说你皱着眉头的时候,像个老头?”

    顾念兮转身的时候,突然看到了谈逸泽眉头皱成一团的样子。

    “……”听着顾念兮的话,谈逸泽挑眉。

    哟呵,说他像老头?

    又嫌弃他的年纪了?

    这是皮痒了?

    “没有没有,我是说谈参谋长这样很男人,很爷们!”顾念兮看到了谈某人面色不善,立马化身狗腿。

    不过很明显的,谈某人并不打算接受这样敷衍似的道歉。

    将嘴靠在顾念兮的耳边,他邪恶的说:

    “今晚,我让你见识一下,我是不是老头!”

    说完这话谈某人便带着摇头晃脑的二黄进屋去了。

    看着男人的背影,顾念兮突然觉得今晚这一觉压力倍大……

    ——分割线——

    范家老爷子被双规的事情,是这个周末上电视的。

    当看到电视上播出这一则新闻的时候,顾念兮发现谈老爷子一直都悄悄的瞅着谈逸泽看,像是正探究着什么。

    不过,顾念兮不得不承认,她家的谈参谋长是个演技派。

    明明知道谈老爷子在看着他,明明电视上的那些都是他搞出来的,可他却像是个没事的人一样,欣赏着电视上自己的成果。

    而同样,看到范老爷子被双规的事情的,还有此刻呆在自己小公寓里的苏悠悠。

    本来,二狗子已经约好了,说是今晚要到外面一起吃饭,顺便庆祝他们交往一个星期这个隆重又美好的日子。

    可苏悠悠在看到了电视上的新闻,又想到了范思瑜下午的那一番话。

    本来已经换好衣服,画好了妆的苏悠悠却在看到这则新闻之后,给凌二爷发了一个短信。

    “适可而止”!

    这四个字,是她发给凌二爷的。

    意思是,都已经将范家整的差不多了,该收手了。

    可此时正坐在办公室里处理着枯燥文件的凌二爷在看到苏悠悠的短信来,简直就像是夏季的甘露。

    虽然短信上的四个字,凌二爷还没有摸清楚什么意思,但他立马就给苏小妞回了电话。

    “苏小妞,是不是想你凌二爷了?”

    他靠在办公椅上,一手有些疲惫的揉着自己发疼的脑袋。

    前一阵子因为凌父搅和出来的那些,公司面临破产。

    如今,凌氏因为拿到一个合作案,才暂时得到喘息的机会。

    如今难得有这样一个机会,凌二爷自然想要让凌氏顺利的度过这次危机。毕竟,这里是他父母年轻时候辛辛苦苦创建的,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凌氏就此倒下去。

    不过这样以来,他需要处理的公事也就越来越多了。

    他连吃饭睡觉都是在这边搞定的。

    也正因为这样,他这几天连去找苏小妞的时间都没有。

    本来,凌二爷还想要今晚将这些处理完,然后去见一见苏小妞的。没想到,这苏小妞竟然和他心有灵犀了?

    “别臭美。”苏小妞的嗓音从听筒里传来的时候,凌二爷是夏季被晒得开裂的土地迎来了一场大雨,心田一瞬间便得到了滋润。

    “我怎么臭美了?你还能主动给我打电话,这不是证明你想我了,还能证明什么?苏小妞,想你凌二爷就直接说出来,别撵着藏着,学人家黄花大闺女那样羞羞涩涩的,那风格不适合你!”果然,凌二爷的嘴巴也不是吃素的。

    被凌二爷的一番话堵得有些心里发慌,苏小妞差一点就朝着男人吼出了这么一句:“也不知道是谁当初把我这个黄花大闺女变成个下堂妇的!”

    现在,竟然还有脸在这里说她苏悠悠不是黄花大闺女?

    欠抽!

    不过一想到现在他们的关系实在不适合谈论什么黄花大闺女之类的,苏悠悠还是决定忍一回。

    “苏小妞,你怎么不说话了?”

    没有得到那边苏小妞的回应的凌二爷,有些毛躁。

    其实这也是凌二爷在有限的三十多年的生命长河中,第一次体会到了初出茅庐的小伙子的的心情。

    最近跟苏悠悠的关系,让他患得患失。

    苏小妞能对他笑一个,他能开心上好几天。

    可苏小妞要是板着脸对着他,凌二爷能接连一个月都伤心失落。

    “苏小妞,如果你生气我刚刚说的那些,那我都收回好了!”

    他在电话里面信誓旦旦。

    其实,他就是害怕苏小妞不和他说话。

    听着电话里那个男人的低沉又懊恼的嗓音,苏小妞的鼻尖酸酸涩涩的。

    凌二爷……

    向来风骚明艳张扬肆意的凌二爷,怎么可能会害怕得罪人?

    再怎么,都不可能将说出口的话给收回。

    可他却为了她苏悠悠……

    “苏小妞,别一生气就不和我说话行不行,我会很怕怕的!”为了能让苏小妞和他说上一句话,这男人几乎是十八般武艺都给尝试了个遍。

    “三十好几的男人了,卖萌没意义。”凌二爷没有想到,自己有史以来第一次这么耐心的哄着一个女人,却被这女人不当成一回事。

    他心里头,多多少少有些发堵的。

    可没有办法,谁让他现在非苏小妞不可了呢?

    “那你以为,三十好几的男人卖萌容易了?”他可是一张老脸都当成了抹布用了!

    “我也没让你给我卖萌不是?”

    “苏小妞,咱不闹了好不好?我都加班了一个多月,很累,”是真的累,从身体到心。

    他凌二爷现在的生命,就像是黑夜,一片漆黑。

    每天,除了加班就是加班。

    唯有苏小妞,是他生命中唯一的亮点。

    “我也没和你闹。”她压根就没有想到凌二爷会给她来电话。

    “苏小妞,今晚我难得有空,带你出去吃个饭,顺便看场电影吧。”如果凌二爷做的这些事被那个脑子少根筋的周子墨知道的话,绝对会笑掉大牙的。

    谁让这凌二爷向来连勾勾手指头都不肯,就迷住了万千女性的心。

    可现在,为了苏小妞一个女人,他却是费尽了心机。

    不过要是能找回苏小妞的话,凌二爷可不怕这周子墨笑。

    但凌二爷没有想到,即便自己已经用了如此低三下四的语气和苏小妞说话,她还是拒绝了他的请求:“不用了,今晚我有约会了!”

    电话里,她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扣动他的心弦。

    可她,却是拒绝了他。

    “你有约会,和谁?”他该死的羡慕妒忌恨今晚能和苏小妞在一起的人。“那个人,该不会是那个小年轻吧?”

    最后的这一句,凌二爷不过是随口问问。

    可得到的,是苏小妞的沉默。

    一时间,凌二爷从这电话里嗅到了一股子焦味。

    那不是办公室里什么东西烧掉传来的味道,而是他的心……

    “苏小妞,你给我老实交代,你该不会是真的要和那个小年轻出去花天酒地吧?”这可不行,他凌二爷可不会答应!

    听着电话里那个男人的咆哮声,苏悠悠将视线落在了窗外。凌二爷羡慕妒忌恨骆子阳的年纪,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等到那边吼得差不多了,苏悠悠才开口道:“凌二,我们已经离婚了,我和谁花天酒地的,你管得着么?好了,本来这件事情我是不想告诉你的,但既然今你打电话来了,我也就顺便告诉你,我已经正式和骆子阳在一起了。以后别没事有事的给我打电话,我不想被人指指点点!”

    苏悠悠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语调极为平淡。

    平淡的,凌二爷差一点误认为这苏小妞是在和他开玩笑。

    而说完这一番话之后,苏悠悠便继续说:“好了,我的约会就要开始了,我不想让他等太久。没事的话,我挂断电话了!”

    说完了这一句话,苏小妞也不管不顾电话里还不是传出的:“苏小妞,我不准你和他在一起。”

    “苏小妞,你怎么狠心这样抛下我?”

    “苏小妞,你给我等等……”

    她,径自挂断了电话。

    不准?

    他当初在外面和别的女人花天酒地的时候,她苏悠悠有和他说过一个“不”字么?

    论说“狠心”,谁也没有他凌二爷狠心吧?

    当她躺在手术台上,徘徊在生死线上的时候,他凌二爷正做什么呢?

    他正带着年轻的女人,享受着人生的疯狂和愉悦!

    此后,苏悠悠的手机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响起。

    而来电人,都是凌二爷。

    实在受不了那吵闹的手机铃声,苏悠悠干脆将手机的电池给扒了出来,丢在沙发上。

    算了……

    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她苏悠悠已经决定放下了。

    又何必,现在因为这些事情伤心呢?

    苏悠悠弯下腰,正打算穿鞋子的时候,她公寓的大门被推开了。

    进门而来的骆子阳,见到苏悠悠弯腰准备穿鞋,皆是一惊。

    “二狗子,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说好的,就在餐厅见面么?

    “我刚刚给你打电话,一直都没有打通,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了,就过来看看!”骆子阳收起钥匙的时候,望见苏悠悠眼角滑落的泪水一愣。

    “悠悠,你这是怎么了?”无端端的,怎么会一个人躲在家里头哭?

    “我?我没有什么啊!”苏悠悠生怕,自己刚刚想起前一段不幸婚姻的事实被骆子阳知道,尽力的保持自己脸上的笑容,让自己看起来再平常不过。

    只是苏悠悠不知道,随着她笑的越是灿烂,她眼角滑落的泪也就越多。

    到最后,骆子阳伸手上前一抹,就是一片晶莹。

    “悠悠,你哭了!”骆子阳不是在问她,而是在陈述着一个事实。

    “奇怪了,怎么会突然流泪了?大概,是沙子进入了眼睛吧。”她见到骆子阳手上的那片晶莹,只是微微一愣。很快,她又是那个脸上堆积着笑容的苏悠悠。

    她不是不想告诉骆子阳,而是连她自己都不肯承认,自己还会为了那个男人掉泪。

    刚刚,那一定是错觉。

    分手的时候,她不是告诉自己要断个彻底么?

    怎么可能,现在还爱着?

    那,一定只是错觉。

    “好了,我们出发吧。免得待会儿晚了,饭吃不上了!”

    苏悠悠笑着先行迈开了脚步走了出去,骆子阳见到她这一副表情,脸色明显也黯淡了许多。

    能在短时间内就将苏悠悠弄成这个德行,除了那个男人又有谁?

    可最终,骆子阳什么都没有说,跟着苏悠悠一起离开……

    ——分割线——

    谈家大宅里,娇滴滴的小妻子刚刚洗完了澡出来,谈参谋长蠢蠢欲动。

    拦住了从浴室出来的顾念兮,谈逸泽直接将人打横抱起。

    “谈参谋长,你悠着点,我这把骨头还是要的!”

    这老男人一玩起来,没个轻重的。顾念兮真的挺怕,自己有一天自己会丧命在这张床上。

    “放心,我只会让你明天起不来床而已!”为了今晚能做的尽兴一点,谈逸泽从晚饭的时候就在准备了。将吱吱呀呀的儿子送到了谈老爷子的卧室里,顺便还给儿子泡了一些奶,放在保温瓶里。

    老是比他还能引起顾念兮关注的儿子终于给送走了,谈某人觉得今夜一定会是难忘的夜晚。

    将顾念兮丢在床上,他就像是一直狂野的猛兽,一下子就压到了顾念兮的身上。

    “老婆,你真香。”他蹭着顾念兮的脖子,开始和儿子一样唧唧歪歪的不知道想要说些什么。

    “好了,想要就快点。待会儿去把儿子给带回来,不能总让爷爷帮我们带孩子吧?”

    这男人的意图都表现的那么明显了,顾念兮总不能不满足了他吧?

    要知道,谈逸泽的这个年纪正是如狼似虎的阶段。

    你要是不满足了他,难不成还想要让他到外面找别的女人不成?

    再者,顾念兮一大早就看到了谈参谋长如饥似渴的样子。她知道今晚要不让他解解馋,估计他是不可能放人的。

    怕儿子在谈老爷子那边睡的不习惯,顾念兮只能先是伺候好了这男人,再和他讲条件。

    “遵命,参谋长夫人。”

    谈某人听着顾念兮说的话,眼眸里是一闪而过的精光。

    别看他嘴上回答的如此轻快,但背地里这男人算准了,两三个回合之后顾念兮已经累的睁不开眼了,到时候她哪还会记得孩子?

    就算到时候她还能记得儿子,他谈逸泽也能做到她什么都想不起来。

    谈参谋长很不客气的就扯开了顾念兮的衣领,准备今晚刷新一下他的无耻下限。

    可却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这关键的时候,他怎能撤退?

    谈逸泽想都没想,继续埋首在顾念兮的胸口处。

    可顾念兮不同。

    一有一点风吹草动的,她就是集中不了精神。

    “去听电话!”

    顾念兮被谈某人啃的难受,踢了他一脚。

    “不去。待会儿就挂断了,等做完了再听。”谈某人一边忙着手上的活,一边含糊不清的说着。

    果然,如他所说的,这电话过了片刻就断了。

    只不过,电话那边的人锲而不舍,很快的又让手机吵了起来。

    这下,顾念兮也越是毛躁了。

    直接将谈逸泽给推开,拿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身子。

    “去接电话,接完要做再做。”电话一直吵着,怎么有心事静下心来。

    “没事,反正应该没有什么事情!”谈逸泽表示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他不想离开老婆。

    掀开了顾念兮的被子,他不要脸的跟着躺了过去。

    “没准人家有急事找你,快点下去。不然,今晚别想碰我!”顾念兮下了最后的通牒。

    这回,谈逸泽总算是扯过一边的浴巾圈住了自己的下半身,下了床。

    不过在走向自己的手机所在位置之时,谈逸泽可是将现在这个来电话的人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了一遍。

    在人家和老婆准备激战的时候打扰,是会被雷公劈死的!

    谈逸泽在心里一直叫叫骂骂的,可在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之时,连接电话的动作都明显一顿。

    “凌老?”

    “逸泽,我知道这么晚了还给你打电话很冒昧!”这是凌老爷子的声音。

    谈逸泽没有开口:您老也知道这么晚不该给我打电话,怎么还是打来了?

    不得不承认,做到一半被打断的男人,现在很不满,心情也极端的郁闷。

    “是这样的,如果不是我现在劝不住宸儿那小子,我也不会打电话给你!”

    凌老爷子没有察觉到谈某人的不满,继续说着。

    “凌二?他怎么了?”谈逸泽这会儿,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这孩子不知道今天这是怎么了,加班好几天才难得回到家一趟,就一直躲在房间里一个人喝酒。要是说以前也就算了,可前一阵子他胃出血差点死掉,我真的担心这么下去他会……”

    “凌老,您别担心,我现在就过去一趟。”

    说着,谈逸泽也没有等他反映过来,就挂断了电话。

    此时,顾念兮已经坐了起来。

    不过她被褥底下的身子丝缕未着,顾念兮只能裹着被子坐着。

    “老公,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她问。

    “凌二在家里头发疯,我估计他应该是知道了苏小妞的事情了!”他指的,是苏悠悠和骆子阳在一起的事情。

    “兮兮,我现在先过去一趟,等回来再好好的补偿你。你乖乖的呆在家里等我,知道不?”谈逸泽一边换衣服,一边还不忘抱着老婆吻了吻。

    “去你的,谁要你补偿了?快点过去看看吧。”其实顾念兮一早就料到了,这凌二爷知道苏悠悠和骆子阳在一起的事情的话,一定会发疯的。

    “那我走了。”被褥下,男人的手不安分的往他最爱的地方掐了掐之后,便大步朝着门口走去了。

    而被收拾的满脸酡红的顾念兮,只能对着男人的背影暗骂:“老男人,都要离开了还耍流氓!”

    ——分割线——

    “凌老,现在情况怎么样了?”谈逸泽到达凌家大宅前的时候,凌老爷子早已等在大门前。

    见到谈逸泽到了,他立马上前。

    “现在还不知道情况,我喊了他好几次,他就是不肯开门。房门用钥匙也打不开,估计是反锁了。”

    一阵子没有见过面的凌老爷子,两鬓比之前还要斑白。

    “刚刚开始还听到砸东西的声音,现在什么声音都没有了。小泽,我真的怕这小子会想不开,作出什么事情来。”见凌老爷子双手的哆嗦劲,谈逸泽自然知道他的紧张。

    凌家的亲戚虽然众多,但凌老爷子唯一的亲孙子,就只有凌二。

    可想而知,凌老爷子对凌二的重视。

    “没事,我从这里上去看看,您老先别担心。”说着,谈逸泽已经绕到了凌家的墙边。凌二所在的房间,就在这里的三楼。

    正门走不进去,谈参谋长决定靠飞檐走壁。

    “小泽,用不用我找绳子什么的给你?”

    “不用,您老好像忘记我是什么出身的了!”这三楼,小意思!

    说着,谈逸泽已经挽起了袖子,手臂一个用力,就撑着自己上了一楼的空调架子上。

    接着,他又跳到了大水管道上。

    几下的功夫,便轻轻松松的跳进了凌二所在楼层的阳台。一个翻身,他进屋了。

    凌二所在的房间,并没有开灯。

    谈逸泽先用了几秒钟的时间,适应了房间里的光亮之后,才看清了这屋子里的凌二。

    他还是一个人坐在房间的角落里喝着闷酒。

    确定他没有任何的危险之后,谈逸泽对着楼下的人打了个收拾,让他们放心之后,这才进了房间。

    “啪嗒……”

    原本没有一丝光线的房间,突然被谈逸泽点亮的灯照亮。

    凌二爷的眼睛一时间适应不了这样的变化,暗骂着:“是谁让你把灯给打开的,快给老子关上!”

    凌二爷用着嘶哑的嗓音咆哮。

    若是寻常人肯定会害怕,但在他面前的人是谈逸泽。

    什么样的大风大浪,他没有见识过?他难道会怕,凌二这样的几声吠叫?

    “给我起来,瞅瞅你现在是什么德行!”谈逸泽上前,一把就将凌二手上的一瓶酒给夺走。

    这酒,估计两斤。

    现在里面,还剩下一半。

    不过在凌二的周围,还散落着同样大小的空瓶子两个。

    这种酒后劲大,喝完难受的慌。谈逸泽也喝过,他知道这感觉真他妈的不是人糟的罪,所以他从凌二那边将酒抢下,就摔在了地上。

    玻璃和地面相接处的一瞬间,变成了一堆碎片。

    里面的液体,也流了出来。

    “原来是谈老大?”凌二抬头,才发现这个近在咫尺的男人。“大晚上的不和小嫂子在家里培养感情,跑我这孤家寡人这里做什么?”

    “谈老大,你还真别说,我真他妈的羡慕你和小嫂子的感情……”

    “要是我和苏小妞也和你们一样,那该多好?”

    “可那该死的丫头,竟然那么狠心不要了我……”

    男人喝醉了酒,就像是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

    自问,自答,还一个劲的嘶吼着。

    谈逸泽听得出,这凌二的叫骂声中,除了有的不甘,还有心酸。

    “凌二,我知道她和别人在一起,你伤心了难过了,那你有没有想过,当初在晚宴上那一次,你带着别的女人出场,将苏小妞这个正牌妻子弃之不顾?到后来,你还连亲口承认她是你的老婆都没有!那个时候,你有没有想过苏小妞的感受?”其实,关于苏小妞和凌二的事情,谈逸泽知道的并不多。

    唯一亲眼看到的,就是那一次晚宴上凌二给苏小妞的伤,真的很深。

    看着凌宸这样撕心裂肺的呐喊,谈逸泽干脆也坐在他的身边。

    “那个时候我也没有办法……我想要拿到那个企划,我想要快点挣脱了凌家,我想要带着苏小妞远离这里的一切。”

    泪,缓缓顺着凌二爷的眼角滑落。

    他知道在谈老大面前掉眼泪很丢人,可他真的控制不住。

    “既然你知道她为你承受过那样的痛,那你现在为她承受这么点,你叫嚷什么呢?”

    两个人坐在地上,不知道聊了多久。

    谈逸泽只知道,这期间凌二的情绪一直很低落。

    到最后,谈逸泽见时针指向午夜两点,便丢下了这么一句话:“他们是现在交往,又不是结婚。再说了,就算结婚了有什么好怕的。抢过来,就是自己的!一个人躲在这里怨天怨地,你以为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么?”

    反正他谈逸泽一向奉行土匪政策。

    不是我的,抢过来就是我的!

    对待顾念兮,就算明知道她当初还和谈逸南纠缠不清,他谈逸泽也直接下手。

    反正他谈逸泽就是看中顾念兮了!

    就算她当时还想跟谈逸南没完没了,谈逸泽也能将她所有的念想给磨平。将她的心,牢牢地掌控在自己的手里。

    这,就是谈逸泽!

    丢下这一句话之后,谈某人觉得大晚上还是抱着老婆睡觉的好。于是他也不和凌家的人在打招呼了,直接从窗户离开了……

    看着消失在窗户,如同蜘蛛侠的男子,凌二爷呢喃着重复着他刚刚告诉自己的话:“抢过来,就是自己的?”

    ——分割线——

    儿子已经六个月了,顾念兮现在每天都会到云阁一趟,看看总部的情况,还有顺便将d市新开的分店的情况给过目一遍。

    今天到这边来,顾念兮还带着儿子过来的。

    小家伙胖乎乎的,所有的员工见到他都非常喜欢,争着抢着要抱着他。

    不过这小子除了见到他们家谈参谋长会笑的那么甜之外,见到外人几乎都是一张扑克脸。

    看着儿子一张胖乎呼板着的小脸,顾念兮无奈一下。

    这小子,还真的跟他老子越来越像了。

    顾念兮在云阁的办公室里还有一台电视。没事的时候她会打开着,一边办公一边抽空看一下财经新闻。

    再过一阵子她就要回到明朗集团上班了,某些资讯自然是不能不知道的。

    云阁总店的经理进来的时候,电视上正好在播出范老爷子被双规的事,特别还有那一段前段时间在微博上被转发了无数次的视频。

    经理一进门就看出了,这就是那天晚上三个大男人搞出来的。

    这之后的新闻,还有一身警服的周子墨的出现。

    据说,今年周子墨被评选为全市的警察代表,参加了很多活动。

    电视上的他,一脸的得瑟。

    估计,是他应该是在盼望着自己在电视上的形象能多少引起家里的周太太的关注。

    见到这则新闻的时候,云阁经理也突然记起,这身穿警服,一脸气质不凡的男子,不正是前一段时间到这边来搞出范老爷子被双规的那条新闻的三人之一么?

    “怎么,很意外?”顾念兮也见到了云阁经理看到电视上一身警服出现的周子墨的表情。

    “是啊,确实有点意外!”

    他的意外,除了有那一天三个男人的打扮,还有他们弄出来的那些事情。

    虽然那一天那个男人可以穿上了如同邻家大男孩的服装,但骨子里的不凡早已彰显无遗。

    一开始,顾念兮让经理配合这些人的时候,他确实有些惊讶。

    “以为他们是黑社会?”

    “嘿,顾总你还别说,如果不看到这则新闻,我还真的将这些人当成了黑社会了。”

    经理的话,让顾念兮笑的有些喘不过气。

    没办法,他家谈参谋长身上的土匪气质,其实比人家真正的黑社会还要浓。

    “放心好了,他们都是好人。”

    从云阁忙完之后,顾念兮带着孩子出来。

    快到儿子吃饭的时间了,她要快点赶回去。

    不然这小子一饿肚子,就开始闹个不停。

    只是当顾念兮路过路口的时候,一辆车子在她的身边来了个急刹车,将她吓得够呛。

    不过从车子里下来的人,倒是让顾念兮有些意外。

    凌二?

    “小嫂子,对不起吓到你和宝宝了。”凌二爷风骚依旧,只是美目里多了一抹疲惫神色。

    “有什么事情么?”

    “其实就是想找小嫂子好好说说话。我预定好了餐厅,上车吧。”说着,凌二爷已经非常绅士的给顾念兮打开了副驾驶的座位。

    但考虑到了宝宝的安全,顾念兮选择在后座。

    一上车,小家伙就开始哭闹不已。

    “是不是,刚刚吓坏了他?”

    凌二爷皱着眉头。

    这要是真的吓坏了这小祖宗的话,谈老大还不得取了他的命?

    “不是,他饿了。”他们家宝宝一般只有在饿了的时候才会这么难缠。

    “饿了?待会我给他也点一份牛排吧。我选的这家,肉很嫩。他肯定爱吃!”

    听着凌二的话,顾念兮嘴角抽了抽。

    ------题外话------

    年会的票子~快到我的碗里来→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