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17章 嗅到歼情的味道

    这还没有六个月的宝宝,你想喂他吃牛排?

    凌二,你太看得起我们家宝宝了!

    不过知道今儿个的凌二爷心情不好,顾念兮没有开口打坏了他的兴致。

    而凌二好像真的很喜欢这小祖宗,虽然他在前面开车,还不忘和后面正哭的撕心裂肺的小祖宗进行情感交流:“小祖宗,你别哭啊,凌叔叔待会就给你买牛排吃。”

    凌二爷信誓旦旦,顾念兮还真的怕待会儿这凌二不分青红皂白的要他们家的小孩吃牛排,便开了口:“凌二,你有什么话还是在这儿说吧。我们家宝宝还没有长牙齿,吃不了牛排。”

    “还没有长牙齿就不会吃牛排?”凌二爷索性将车子停在了路旁,对着宝宝一番审视。

    看得出,他极不相信刚刚顾念兮的那一番话。

    “小嫂子,你讹我呢!他可是谈老大的孩子!”

    在凌二爷看来,谈老大是无所不能的。

    他家的宝宝,难道还吃不了牛排么?

    “是谈参谋长的孩子现在也没有长牙齿,难道你想让他噎到?”谈逸泽的孩子难道一出生就是神童?

    吃得了牛排,啃的下肉骨头?

    顾念兮还真的不大明白这凌二爷的逻辑。

    只是她不知道,在凌二他们几兄弟的印象中,他们谈老大就像是一个天神一般。没有什么他做不到的事情,所以凌二才会认定了,谈老大的孩子一出生就绝对比其他人的厉害。

    “那算了。本来还想着好好的请小嫂子吃一顿的。”

    因为上次听谈老大说,云阁就是小嫂子的。

    这几天找不到苏小妞的凌二爷,索性开车来到云阁附近,看看能不能碰上小嫂子。

    没想到,还真的给他碰上了。

    “等下次吧,带着宝宝,现在很多东西都不能吃。”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看着哭累了又睡着了的宝宝,轻拍着他的背部,然后问道:“你有什么话要问就问吧。问完了,就把我送回大宅。”

    其实早前听到谈逸泽说的凌二已经知道苏悠悠选择和骆子阳在一起之后,顾念兮就料定了这凌二爷迟早有一天一定会找到她这儿。

    “小嫂子,其实我就想问一问,悠悠现在是不是真的和那个小年轻在一起……”其实,凌二爷还是抱着最后一丝遐想,希望得到一个否定的答案。

    可这几天的时间,苏悠悠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他凌二爷娶了骆子阳的别墅,找不到她,打她的电话也不通。

    没有办法,他才想到了顾念兮。

    “凌二,我知道这个一时之间你肯定很难接受,不过这是真的。”

    听到顾念兮的这一番话,凌二爷的眼眸在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光彩。

    明知道,苏小妞既然能这么和他说,大概也就*不离十。

    可为什么在从顾念兮的嘴里得到了这么个肯定的答案之后,他的心还是这么的难受?

    他的世界,好像在一瞬间失掉了所有的色彩。

    他的世界,好像从此暗淡无光。

    “凌二……”看着凌二爷受伤的神色,顾念兮喊了他一句,想要劝他想开一点。

    可他却抢先了顾念兮一步先开口:“小嫂子,那些话你不用跟我说了。我都知道,你想跟我说的是什么,所以你不用说了。我就再问你一句。我和那个小年轻相比,谁更有可能取得胜利?”

    问这一番话的整个过程,凌二爷都是靠在驾驶座上,背对着顾念兮的。

    本来,他还想要抽烟的。

    但一想到这车内还有一个不满周岁的婴儿,他最终还是放弃了。

    他将香烟放在手上把玩着,过长的刘海正好将他的眼眸给遮挡住。

    而顾念兮透过后视镜看到的凌二爷的表情,也只有看到了他那张满是苦涩的薄唇。

    顾念兮其实也知道,凌二问出的这一番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其实他就是再问,他现在想要追回苏小妞,到底有多少的胜算。

    “凌二,我虽然不知道你和悠悠到底具体发生过什么事情,但我想说的是,悠悠的心现在已经千疮百孔了,除非你能将她那颗受伤的心复原,不然你们……”

    凌二爷要和悠悠重归于好,重要的不是骆子阳。

    骆子阳虽然对苏悠悠有爱,但顾念兮可以看得出,悠悠那是累了。想要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浑浑噩噩混过下半生。

    “行了小嫂子你别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顾念兮的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完,凌二爷就开始不耐烦的嚷嚷着。

    但顾念兮没有怪罪凌二爷的意思。

    因为她知道,凌二其实并不是不想听自己说的话,而是害怕听到这一番话不是他要的那个答案。

    “小嫂子,我送你们娘俩回去吧。”将一根都没有抽过的烟丢出车窗外,凌二爷拉动了车子的引擎,带着顾念兮娘俩离开。

    ——分割线——

    晚饭的时候,谈逸泽回来了。

    不过今晚回家的谈参谋长,脸色有些阴郁。

    浑身上下透出的那股子冷气,让顾念兮都有些哆嗦。

    “谈参谋长,你这是怎么了?”谈家上上下下,就只有顾念兮现在敢凑近这个男人,连他们向来喜欢粘着谈逸泽的小宝宝,见到她家谈参谋长这幅阎罗王的表情,都不自觉的打着哆嗦窝在谈老爷子的怀中。

    “没事。”

    谈某人一脸的阴郁,显然不想在她的面前提起这些。

    “怎么了,一副便秘的表情?”顾念兮不是为别的,就是怕这个男人将气憋在心里头,气坏了自己。

    “什么一副便秘的表情?我的车让人给撞了,我难道还不能生生气?”谈某人将顾念兮总是凑上来,索性将她给圈进了自己的怀中。

    因为生气,他搂着她的力气也有些大。

    “车给人撞了?那你没事吧!”

    顾念兮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挣脱了他的铁臂的束缚,将他上上下下给打量了个遍。

    “没事!”谈某人虽然有些不情不愿,但见到顾念兮如此担心自己,还是老实交代。

    “你没事不就行了么?好了,消消气,待会儿我给你弄点好吃的。”只要他没有事,顾念兮别无所求。

    “你知道什么呀,他把你给我的贴纸都给弄坏了。”

    谈逸泽说的咬牙切齿。

    但顾念兮一时间,还弄不明白。

    这谈逸泽,到底说的是什么?

    “走,我带你去看看!”

    不由分说,谈某人就直接拉着她的小手来到了车子的前方。

    果然,在车前方的位置有一处明显的擦痕。

    不过落在车身上的,很小。

    微乎其微,就会可以到忽略不计的地步。

    但上次顾念兮给谈逸泽贴上去的贴纸,也就是那张hellkitty贴纸,现在只剩下一半。

    见到这贴纸到这个时候还贴的好好的,就因为今天这贴纸被人给擦掉了一半,谈参谋长就怒了,顾念兮还真的有些无奈。

    也不知道当初是谁嫌弃她这贴纸幼稚来着,现在还因为这贴纸被人给撞没了还闹脾气?

    “你看,都弄成这样了!当时他下车,还说只是个贴纸,没事!”谈逸泽向顾念兮描述着当时的场景,顾念兮可以看得出,她家谈参谋长处于暴走的边缘。

    她几乎可以肯定,那个敢在她家谈参谋长面前说那些话的人,估计结局不是那么好。

    “我操他妈的个逼!”

    谈参谋长爆粗。

    “老公,那你是怎么解决的?”

    顾念兮安抚着暴怒的男人。

    “……”谈逸泽没有说话,只是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东西,丢给顾念兮。

    这一看,顾念兮还真的被上面的那个数字给吓坏了。

    “个十百千万……”这上头,足足有个一百万的数额。

    “这是他给的赔偿,不过他说他暂时没有那么多的现金,让他分期付款。这是首付,剩下的四百万等这个月月底再汇过来!”

    谈某人盯着车前方那少了半张的贴纸,嘴里依旧粗话连篇。

    看这男人的架势,顾念兮的嘴角很明显的抽了抽。

    一张贴纸,弄了五百万当赔偿?

    谈参谋长,你也太看得起我这张贴纸了。

    就算是金子做的,也不值这个数不是?

    “不就是一张贴纸么?”

    顾念兮这回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了。

    “那怎么一样?那是你给我的!”

    顾念兮压根就没有办法体会,谈逸泽将她送的东西都给当成了宝贝的心情。

    一想到这贴纸毁成这个样子要是被她看到,没准还要哭鼻子,谈逸泽当场就抡了那个肇事司机一顿。

    “好了,别生气了。气坏了,多不值得?你想要的话,我再给你贴一张吧。”

    好说歹说,顾念兮终于是将自家生气的男人给安抚住了。

    至于这个支票,还是等她找到那个肇事司机,将这钱给换了。

    不就是一张贴纸么?

    她还真的不能这么坑人。

    ——分割线——

    秋末的时候,天气真的变冷了许多。

    这天一大早,顾念兮就套着两件厚厚的羊毛。

    要是现在在d市的话,估计还只穿个短袖。

    套着厚实的衣服,顾念兮和谈逸泽一起出门。

    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本来在精神病院的陈雅安突然说要和顾念兮见面。

    顾念兮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不去看她又说不过去。

    只能,在谈逸泽的陪同之下,一起过去了。

    上车前,顾念兮就给谈逸泽上次约定好的贴纸给贴在他的车子前方。

    不过这一次,不是一直孤独的猫儿。

    而是一只黑色的猫儿,还有一直粉红色的。中间,还有一只小小的猫儿。

    一看,就是一家三口。

    贴完之后,顾念兮还特别臭屁的和谈参谋长炫耀说,这代表着他们一家三口。

    看到自己的车子上又多出了这些东西,谈逸泽只是淡笑。

    他现在,只要是顾念兮喜欢的都能接受。

    不过看这猫儿贴的如此显眼,今天到部队的时候估计又要引起一阵不大不小的轰动。

    在去见陈雅安之前,顾念兮还让谈逸南给收拾了几件比较厚的衣服给陈雅安带过去。

    见到陈雅安的时候,顾念兮真的有些怀疑,这和前一阵子在谈家趾高气昂的那个陈雅安,是不是同一个人。

    在精神病院里的陈雅安,神色明显的比之前还要苍白了许多。

    不过见到顾念兮的时候,她的脸上却是笑了。

    这样的笑容,比起以前在谈家大宅见面的时候,明显的多出了一股真实。

    几个月不见,陈雅安的头发也比之前长了许多。

    “顾念兮,好久不见。”

    陈雅安对着顾念兮伸出手。

    “好久不见。”迟疑片刻,顾念兮回握。

    “顾念兮,很抱歉前一阵子对你作出了那样的事情。”看着站在不远处的谈逸泽,陈雅安说。

    如果不是谈逸泽用她的命作威胁,陈雅安真的打死都不会到这精神病院来,更不可能知道自己真的患上了忧郁症。

    “都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陈雅安的病,顾念兮听谈逸南说了。

    她庆幸,谈参谋长作对了选择。

    “顾念兮,其实我还是不怎么喜欢你,但不得不承认,你的人格魅力让我佩服。”

    陈雅安第一次和顾念兮说出这样的真心话。

    这段时间,一个人呆在这里治疗,她想清楚了许多事情,也明显的比以前放下了许多的事情。

    除了舒落心,现在她不恨任何一个人。

    就算是霍思雨,她陈雅安也只能怪她自己太傻。

    这霍思雨的出现是那么突然,她却连一点防备都没有,还被她耍得团团转。说到底,她还真是天真。

    突然冒出来的一个人,她陈雅安就指望她能替自己出头。

    这样的想法,还真的太简单了。

    “好了,这些都不用说了。你还是说说,你今天到底找我过来有什么事情?”顾念兮问。

    其实,她真的不想要在这里浪费太多的时间。

    谈逸泽是趁着上班前和她一起过来的,待会儿还要赶回去上班。

    至于她自己,还要赶着回去看看宝宝。

    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变冷的关系,宝宝这两天有些流鼻水。

    要是弄不好,还要上医院。

    这,可急坏了谈老爷子。

    “我找你过来,就是想跟你提醒一句,小心舒落心。”

    陈雅安此时靠在床边,望着外面那颗在秋末已经快要掉光了叶子的树干。

    眼神,很平静。

    “你和她好像才是一国的,怎么倒是提醒气起我来了?”顾念兮依旧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人突然的转变,顾念兮可不会傻傻的认为,这个人就是想要对你好。

    正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

    “是啊,我和她才是一国的!”听着顾念兮的话,陈雅安的嘴角浮上的是一抹笑,一抹充满讽刺的笑。

    她一直都认为,舒落心和她是一国的。

    就算不为其他,最起码他们之间还有个谈逸南。

    谈逸南的感觉,她舒落心身为母亲的不可能不顾吧?

    可陈雅安发现,她真的错了。

    这舒落心,其实就是一个彻底的女魔头。

    就算她陈雅安是她的儿媳妇,就算她曾经还帮着她舒落心做过许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她竟然狠心开始对她下手。

    一听说她连孩子都生不了,现在她竟然还逼着她陈雅安离婚。

    不只是在这边对她陈雅安一个人下狠手,就连他们陈家,也为此受到了牵连。

    陈家的那些账,被舒落心钻了缝子。

    那个老女人,成天拿着那些东西过来逼迫她陈雅安离婚。

    想到那个女人可恶的嘴脸,陈雅安垂放在大腿双侧的手明显的收紧。

    “顾念兮,我现在没有能力出去报仇,我只能靠你了!”

    陈雅安的嗓音里,透着一股子疲惫。

    “你没能力?我听说,你很快就可以出院了。到时候,你想做的那些事情,还是靠你自己的比较好。”

    顾念兮说。

    其实,到这一刻顾念兮还是防着陈雅安的。

    毕竟,她当初差一点要了她顾念兮的命。

    可陈雅安的一句话,引起了她的注意。

    将视线从窗外收回之后,陈雅安这么说:“我回不去了!”

    “回不去?这是什么意思?”

    顾念兮以为陈雅安的精神又开始有些恍惚了,便劝着:“我看你还是好好的接受治疗吧。一段时间之后,就会彻底痊愈的。”

    可陈雅安却没有理会她后面的这一句话,径自开口道:

    “舒落心最近跟个疯子一样,每天都拿着离婚协议逼着我和谈逸南离婚,为了达到她的目的,她每天还逼着我们整家人要债。你觉得她都能做到这个地步了,还有可能让我回到谈家么?”

    陈雅安说起舒落心的时候,痛苦的抱着头窝在角落里。

    她很累。

    真的很累。

    每天舒落心会到这里来看看她,顺便说一说他们家最近的悲惨生活,还有陈家的那一群人,时不时的总来和她抱怨。

    一开始,陈雅安以为陈家的人宁愿她死在谈家,也不要她回去的。

    可现在看来,陈雅安发现,陈家的人只要在生活磨难面前,什么都可以抛弃。

    这不,前几天还叫器着死活都不能让陈雅安离婚的人,现在已经开始反过来劝陈雅安,离婚的好。

    她已被逼得走投无路。

    但陈雅安不肯就此妥协。

    就算是死,她也想要拉着舒落心当个垫背的。

    她不好过,舒落心也别想要好过。

    陈雅安知道,现在唯一能和舒落心抗衡的,就只有顾念兮了!

    “她逼你离婚?”这事,顾念兮倒是第一次听说。

    就算是谈家的人,现在好像也都不知道舒落心做的这缺德事。

    因为这舒落心早在找上陈家人之前就直接说了,他们要是敢将她舒落心逼着陈雅安离婚的事情告诉谈家人的话,那这样的报复会变本加厉。

    “顾念兮,我相信你也知道这舒落心早就想要对付你吧?”没有回答顾念兮的话,陈雅安径自开口。

    这话,同样的顾念兮没有回答。

    但她的表情,却是认同陈雅安的说法。

    她示意,陈雅安继续往下说。

    “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不过我只是想要提醒你,年底的宋亚合作案,你要小心一点。舒落心下手的地方,可能就是宋亚合作方案。”

    陈雅安看了顾念兮一眼,又开了口。

    “谢谢你的提醒,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么?”其实,听到现在顾念兮也知道了陈雅安和舒落心现在的阵势。

    她知道,这回陈雅安并没有欺骗自己的必要。

    她跌进了深渊,只不过想要拉着舒落心和她一起罢了。

    “暂时没有。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帮我请个律师,至少我不想在离婚上输的那么彻底。”

    经历了这么多之后,现在的陈雅安似乎比之前沉稳了许多。

    “我知道了。那我先走了!”谈逸泽还要上班,她也要回家带孩子。

    “好……”

    陈雅安探视的时间已经到,现在她自动的朝着门外走去。

    护士,陪伴在她的身边。

    陈雅安走到了门口的时候,却突然停住了脚步。

    “顾念兮,谢谢你……”

    最后说完这一句话,陈雅安离开了。

    而顾念兮微眯着美眸,落向窗外的光秃秃的树干。

    “宋亚合作案……”

    ——分割线——

    “兮兮,你没事吧。”

    顾念兮和陈雅安见面,虽然整个过程谈逸泽都在边上监视着,但仍旧不放心。

    如果可以,他还真的不想要让顾念兮和那个疯婆子继续见面。

    “没事,她现在情况已经好了不少。”至少,会说些人话了。

    “……”听她这么一说,谈逸泽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发动引擎,他将车子再度调转车头,朝着谈家大宅的方向开了回去。

    上班前,他要将顾念兮给送回谈家大宅。

    “老公,陈雅安说舒姨逼迫她和小叔离婚。”顾念兮说。

    “……”对此,谈逸泽只是挑了挑眉,没有半点惊讶。

    “老公,其实你一早就知道了?”

    “舒落心那样的人,怎么可能容许不会生孙子的儿媳妇,这是迟早的事情。”再说了,其实谈逸泽一直都派人跟踪舒落心,她现在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好了,不说那个女人。”本质上,谈逸泽压根就不喜欢因为舒落心而浪费和顾念兮在一起的时间。“对了兮兮。墨老三说周末到他家去吃烧烤,让咱们也过去。”

    秋天吃烧烤,还是挺不错的。

    “好啊,我正想去看他们的宝宝呢。听说现在齐齐已经会说话了。”齐齐比他们家的宝宝大了三个月,现在还冒出了几个小牙齿。

    顾念兮想要提前为自己的宝宝做好准备,这两天正准备去问问周太太,这小宝宝长牙齿的时候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对了,到时候把苏小妞和她那个新男友也给带上。”谈逸泽的这话,让顾念兮稍稍有些错愕。

    这谈逸泽对骆子阳虽然没有任何的敌意,毕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可几人的交情,至少没有好到和谈逸泽几个一样,没事都聚一块吃烧烤什么的。

    “老公,这……”顾念兮迟疑不定。

    “这是老三交代的。反正,你问候一声,到时候他们去不去,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那好吧。”

    顾念兮的眉心还是没有舒展开来。

    这周先生,该不会又将主意打到凌二爷的身上去了吧?

    ——分割线——

    “安姐,今天的酒比较烈。”

    “安姐?”

    “安姐?”

    “安姐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

    这天,酒吧的包厢里,施安安一个人坐在沙发上。

    双眼,直勾勾的盯着ktv的上面大电视播放的曲目。乍一看,还以为施安安真的那么认真的盯着电视屏幕看。

    但仔细一观察你会发现,其实施安安的眼神有点飘。

    眼神好像穿透了电视机,落在不知名的地方。

    “安姐,你到底怎么了?”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一直都在和施安安说话的人总算经不住被忽略那么久,抬手在施安安的面前晃动。

    而这样的举动,终于引起了施安安的注意。

    “怎么了?”

    施安安收回了自己飘远了的眼神,一本正经的问道。

    “安姐,我刚刚都和你说了老半天话了,你怎么都一点反应也不给?”这和施安安叫器着的其实是她的生活助理。

    今天和他一起去签合同,两人一下子拿下了一个大合同。

    和那个男人汇报的时候,他说会给他们提成。

    助理当然高兴,这个大合同要真的能提成,这等于每年的工资都翻倍了。

    高兴之余,他便提议要请施安安来ktv。当然还顺便带上了公司里的几个同事。

    施安安其实是不喜欢这些吵吵闹闹的地方的,可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她更怕的是一个人呆着。

    那样的安静,她感觉自己快要崩溃。

    所以,就算不喜欢ktv,施安安还是跟着他们过来了。

    因为施安安是sh国际的名义执行总裁,所以大家多多少少都得看她的脸色。

    就连在这ktv,也总是要想方设法的将这女人给伺候好了。

    “是吗?刚刚只是在想一些事情。”施安安揉了揉脑袋,笑着抿了一口酒。

    其实连她自己最近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这是怎么了。

    最近的她总爱发呆,都不知道在做什么。

    “安姐,别老一个人在这里闷着,去唱歌吧。”助理嚷嚷着。

    “好了,你们还是尽情地玩,现在这吵吵闹闹的方式,还真的不适合我。”她,早已过了当初那轰轰烈烈的年纪。

    “安姐……别这样啦!”

    关于施安安的那点事情,其实助理也听说了不少。

    其实,他就是不希望施安安一个人呆着。

    越是一个人呆着,越是容易胡思乱想。

    “安姐,唱歌吧。今天要为了我们的胜利唱歌。”

    众人也跟着起哄。

    施安安寻思了片刻,道:“今天唱歌是唱不了了。不过我待会儿再叫来一个人,你们都给我好生的伺候着。”因为这人,可能是你们将来的新老板。

    “谁?”

    “男的还是女的?”

    “安姐,先给我们说说!”

    一听到还有人要过来,众人开始起哄。

    “女的!”

    “安姐,长的漂亮不?”

    “身材好不?”

    一听是女的,各大剩男都开始垂涎了。

    能和施安安交上朋友的女人,肯定也不赖。

    “各方面都挺不错的,不过人家已经有老公了。而且是你们都得罪不了的身份。所以,你们都给我好好的伺候着,不准越矩。”要不然被那个醋缸子男人知道了,不光是他们这一群人完蛋了,连她施安安也跟着完蛋。

    “已经有老公了!”

    “太失望了!”

    “为什么好的女人都已经结婚了?”

    众人碎碎念。

    而施安安已经掏出了手机,往顾念兮那边拨了过去。

    “念兮!”

    “安安姐?”

    儿子今晚又被谈老爷子给带了过去,顾念兮正打算收拾一下,看会书等谈逸泽回来再睡觉。没想到,施安安倒是来了电话了。

    “念兮,好久都没有见上一面了。”

    “安安姐,你这个大忙人我是不好意思打扰了。对了,最近怎么样?”顾念兮很喜欢施安安。

    这样的喜欢,跨越了性别和年龄。

    “也就那样。对了念兮,我这边正在唱k。你也过来吧,顺便介绍几个人给你认识认识。”其实施安安打的主意就是,尽快让顾念兮熟悉了sh国际的运作。

    这样,才能快点接手她的工作。

    而她,最近是真的累了。

    “不用担心你老公那边,待会儿我亲自接送你。”怕顾念兮拒绝,施安安又补充了这么一句。

    “那好吧。不过接倒是不用了,我待会儿搭车过去就行了。”施安安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顾念兮要是都不肯接受的话,那显得矫情了。

    “好,地点我发短信给你。打不到车的话,给我电话!”

    施安安说。

    “好!”

    顾念兮出门的时候给他们家醋缸子同志去了个电话,通知他要是回家找不到她不用紧张,因为她是参加聚会去了。

    然而顾念兮并不知道,醋缸子同志一下子就将电话打给了施安安,兴师问罪。

    “做什么大半夜的让她去那种地方?”他的女人冰清玉洁,他不喜欢她身处于那样的环境。

    “其实就是想要让她过来见这边的几个同事,你不想她将来一接手孤立无援的吧?”施安安接到这男人的电话,像是早已做好了准备似的。

    “可也不至于大半夜的让她去那样的地方,白天不行么?”

    再说了,晚上是属于他的时间。

    “下次再敢犯这样的低级错误的话,小心你的任命会无限期延伸!”

    貌似不想在和她废话,男人丢下这么一句话就直接将电话给挂断了。

    听着电话里传出的忙音,女人的嘴角勾起的弧度是淡淡的苦涩。

    众人看她是sh国际的执行总裁,日子风光的很。

    可谁又知道,她背地里是怎样的被奴役和压迫?

    顾念兮到了的时候,众人已经窃窃私语着。

    她一头瀑布没有经过烫染的发丝,如同瀑布一样。

    脸上没有任何的妆容,却是那么的清纯。

    这样的女人,很难相信她已经结婚了。

    “对了,这位美女怎么称呼?”

    “我姓顾,名字念兮。很高兴见到大家。”顾念兮从来不矫情,别人问她的名字她便大大方方的说了。

    看着顾念兮的容貌还有那悦耳的嗓音,众人开始打趣:“安姐,你不会是骗我们吧,这样的妹子,已经结婚了?”

    看上去,就跟刚踏出校园差不多。

    施安安很无奈,难道她看起来就长着一张拐卖人口的脸蛋么:“人家非但结了婚,孩子都生了。”

    “不是吧?”

    “就她这样的身材还生了孩子?”

    特别是几个已经结了婚的,打死也无法将顾念兮和生了孩子的女人联系在一块。

    “……”

    之后,几位大龄剩男还是不相信这顾念兮是一个已经结婚了的女人,围着她又问了许多问题。

    像是,为什么这么早就决定结婚,不打算多享受几年单身生活。

    还有像是,生了孩子之后怎么能将身材保持的如此好。

    有些,是想要试探顾念兮是不是真的已经结婚生子。

    有的,则是想要为日后的老婆先做好准备。

    而对于大家的问题,顾念兮都很好的迂回。

    不过一圈下来,顾念兮感觉自己的嘴巴都有些酸了,便窜回到施安安的身边。

    施安安见顾念兮过来,给她叫了一杯果汁。

    她现在还给孩子喂奶,是不能喝酒的。

    “对了,你这生了孩子是怎么保持的?”施安安也好奇。

    前一段时间顾念兮确实有些微微发胖,但现在一看,跟没有怀孕之前是一样的。而且这身材,好的不是一个档次。

    光是胸口这波涛汹涌,就让人垂涎。

    “前段时间去学瑜伽,加上我老公前段时间不在家,没人帮着看宝宝,一下子就回去了。”喝了陈雅安给她的饮料,顾念兮有些内急。

    不过这里的ktv的比其他的地方怪了一些,包厢内并没有连带洗手间。

    “安安姐,我去趟洗手间。”

    “等等,我和你一起去。”一方面,施安安是想自己上洗手间的。另一方面,还是考虑到那个醋缸子。

    要是被他知道她让顾念兮一个人独处大染缸的话,没准会将她的皮给扒了。

    为了不惹到那毛躁的老男人,施安安还是决定勤快点。

    跟着顾念兮,施安安走了出来。

    楼道的光线有些黯淡。

    出来的时候,他们对面的那个包厢里也走出了一个人。

    刚开始,因为光线过暗,施安安和顾念兮都没有注意到。

    等到几人都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的时候,顾念兮认出了那个人。

    “子阳哥哥?”

    “念兮?”

    “我刚还想说,这人怎么看着这么熟悉,原来是子阳哥哥。”顾念兮见到骆子阳,很自然的打招呼。

    “兮丫头,这么晚了你怎么也在这里?难道不怕你家谈参谋长生气?”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骆子阳和苏悠悠在一起i之后,每一次见到顾念兮都会问什么“你家谈参谋长”之类的话。

    “我跟我老公沟通过了,他同意的。”谈逸泽其实只要她不会遇上危险,他是不会干涩她的生活的。就算,他心里已经打翻了醋坛子。

    也正因为这一点,顾念兮才更加喜欢她家的谈参谋长。

    “再说了,今天是安安姐让我过来,我怎么可以不过来?”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将施安安带进了他们的谈话中。

    只不过顾念兮却没有意识到,其实骆子阳一早就看到施安安站在顾念兮的旁边了。

    而他只是一直刻意忽略她罢了。

    本来想再和顾念兮说几句话,就离开,避免现在和施安安再见面的。

    可没有想到,这顾念兮还是将他们两个人给拉了进来。

    听到施安安的名字,骆子阳的眼眸一暗。

    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骆子阳直到现在都回想不起来。

    也可能,是他本能的排斥去想那一天发生过的事情。

    “安安姐,好久不见。”因为顾念兮说起,骆子阳只能很尴尬的和施安安打了招呼。

    施安安只是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其实,骆子阳的一切施安安早就看在眼里。

    包括他的回避,他的刻意忽略。

    难得和骆子阳见面的顾念兮就像是叽叽喳喳的小麻雀,这会儿想到骆子阳现在和苏悠悠交往,更来劲了。

    扫了骆子阳一眼之后,她不怀好意的笑着:“对了子阳哥哥,你现在这么晚了出现在这样的地方,难道你不担心我们家悠悠会生气?”

    顾念兮不知道,她刚刚本来想要打趣骆子阳的一番话,却让本来还尴尬对着的两个人,立刻变成了企鹅。

    “念兮,你说什么呢?”

    骆子阳貌似害怕被谁说什么似的,拉了拉顾念兮。

    可顾念兮却笑着:“知道了,我不会跟悠悠说就是了。不过说好的,你和悠悠决定在一起,这一顿可不能少了我的。不然,我让我家谈参谋长开着坦克把你的别墅给压平。”

    顾念兮从来都没有想到,施安安和骆子阳会有那么一段。

    所以,她也没有想到,她一句话的杀伤力那么大。

    本来想要陪着她上洗手间的施安安,在听到她这话的时候,手上提着的包包掉在地上。

    包包里的信用卡和化妆品,散落一地。

    这情景,怎一个尴尬。

    顾念兮见到这情景,下意识的就蹲在地上帮着施安安捡东西:“安安姐,我帮你。”

    而骆子阳也趁着这个时候,将视线落在施安安的身上。

    昏暗的光线下,施安安半蹲在地上。

    抹胸长裙,正好露出她那精致的锁骨。

    施安安过长的刘海,正好遮挡在她的脸颊上。

    让人,看不出她的真实表情。

    对于这个女人,他是有歉意的。

    可他,却绝对不容许自己回头。

    他好不容易才让苏悠悠回头,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轻易颓败?

    “我憋不住了,先去洗手间。你待会来找我!”收拾好自己的包包,施安安对着刚刚帮着自己收拾包包的顾念兮说。

    说完这一句话,施安安便踩着十几公分的高跟鞋,大步朝着洗手间走去。

    施安安的步伐很快。

    但施安安相信,如果这个时候不是自己穿着高跟鞋的话,那速度会更快。

    因为,现在的她该死的害怕听到那个男人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事实。

    而顾念兮一直到现在,都还不清楚这施安安为什么那么急匆匆的离开。

    看着施安安离开的背影,顾念兮嘟囔着:“怎么那么急?”

    回过头的时候,顾念兮也正好撞到了骆子阳眼眸里那抹黯淡。

    一时间,顾念兮好像嗅到了一股子别于其他的味道。

    骆子阳和施安安之间,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子阳哥哥,你怎么了?”

    骆子阳一直盯着施安安离开的方向,久久不能回神。这让顾念兮更疑惑。

    而骆子阳被顾念兮这么一说,立马收回了自己的眼神。

    只不过,此刻骆子阳的眸色里多出了一股子慌乱,像是害怕被顾念兮看穿什么似的。

    “子阳哥哥,你一直都看着安安姐做什么?”

    顾念兮貌似没有心机的问话,实际上却是准备将骆子阳所有的伪装给撕下来。

    “我就是看着她有没有漏掉什么东西。”他答得有些快。却让人觉得有些不真实。

    “子阳哥哥,你觉得安安姐装在包包里的东西,你能这样看的出她漏了什么吗?”顾念兮追问。

    因为她总感觉,今天见到了施安安的骆子阳很奇怪。

    “你说什么呢?我只是好意关心她而已。”被顾念兮盯着看的有些头皮发麻,骆子阳说:“兮丫头,我先进去了,他们都等着。”

    说着,他也不等这顾念兮反映过来,便朝着刚刚出来的方向走了回去。

    而被两个人留在原地的顾念兮纳闷了。

    这骆子阳刚刚不是要去洗手间的么?

    为什么现在,却又回到了包厢里?

    难不成,他是想要避开施安安才回去的?

    该不会,他还真的和施安安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盯着那扇关上的包厢门,顾念兮的眉心皱成了一团。

    骆子阳,你可别真的作出什么对不起悠悠的事情来!

    ------题外话------

    嗷嗷,年会的票子,快到我的碗里来~!

    →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