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20章 他,谈逸泽也!!

    “哟,您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听不明白,不是说怀疑我们今天醉驾还有非法盗用他人车辆,无证驾驶什么的,要让我们跟着回警局么?怎么这会儿,又是让我们结账单?”

    和周子墨打了眼神暗示之后,谈逸泽开了口。

    而周子墨,已经将自己的摄像头对准了这个听着大肚皮跟人家怀孕十月的孕妇有些相似的同志。

    “你们真的不明白?”

    肥嘟嘟的同志上下的打量着他们。

    虽然说现在这些人身上没有穿什么名贵的衣服,不过看得出应该不是什么穷人窟里出来的。

    再说,还有那个醉的跟个一滩烂泥一样,被周子墨扛在肩膀上的凌二爷。

    这肥嘟嘟的同志虽然看不清这凌二爷的脸。不过光是那一身西装他就看得出,这人绝对有钱。

    光是他手腕上的那个表,就跟某个同志送给他的表一样。

    据说,一个要好几万块呢!

    这类人能在身上挂一个如此值钱的表,腰包里的钱又怎么可能少。

    这样的人让他们请他吃一顿饭,也不为过。

    “不明白!”谈逸泽咬紧牙关。

    “不明白,我就说出个明白来,让你们付款也付得明白。”说着,肥嘟嘟的同志又回到了刚刚的那个位置上,翘着二郎腿对他们说:“我是这一片的局长,我在这里都是说一不二的。我说了,只要你们将我这账单给付了,至于你们今天在那边的登记记录,我可以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这样,你们也不至于麻烦的到局里一趟,大家都好。”

    他说的云淡风轻,边上已经有一个人将这顿饭的账单送到谈逸泽的面前。

    而谈逸泽接过账单,则放到了周子墨的面前,看上去和他是一起看的。

    好家伙,一顿饭就吃了将近十万块!

    这账单,非但在谈逸泽和周子墨的面前露了脸,也在周子墨怀中的摄像头留下了一笔。

    之后,谈逸泽将账单放回到桌子上。

    “这要十万块,我觉得我还是去局里走一趟的好。再说了,我们的车子也不是偷来抢来的,车证在家里,驾驶证也有,再说醉驾刚刚不也测试过了没有问题。不过是几个钟头的事情,我觉得还真的没有那么麻烦。”

    谈逸泽的嘴角带笑,一副无害的样子。

    但声音里隐含着的,是他的怒火。

    就这一点事情,这局长竟然要敲诈平民十万。

    今天是让他碰上了,要换成是别人的话,那不是要变成冤大头?

    “哟,这话说的是。你们是没有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现在是不能对你们怎么样。不过你们貌似忘了,我是这一片的局长。真要想给你们安上点什么罪名的话,那不是不可能的。”挺着大肚子的男子笑的一脸得瑟。

    看的,让人无端端的觉得恶心。

    “你敢!”

    谈逸泽怒了。

    那紧绷的身子,也让顾念兮察觉到了男人的怒意。

    她虽然不是很舒服,但还是轻轻的抚了抚他的背脊,然后柔声的对谈逸泽说:“老公,为那种人置气没必要!”

    那种小货色,寻常不是在她老公面前提鞋的?

    今天,竟然把她家谈参谋长给气成这样。

    “知道了,你怎么样了?”有顾念兮在身边,他就算想生气也没法。

    “就是想吐。”被车子带的晕头转向的,顾念兮现在感觉胃里就像是在翻江倒海似的。

    “等这边处理好,我们马上回家。”他收了收落在顾念兮腰身上的手,想要多给她一些安全感。

    可谈逸泽没有想到,他的手臂圈住顾念兮的腰身,让她纤细的腰部轮廓变得明显。

    有那么一瞬间,大肚子男的眼神全都在顾念兮的身上飘。

    这妞越看,还真是越耐看。

    刚开始进门的时候只觉得像是小姑娘,让人想要疼一疼。

    可刚刚她和那个男人说话的时候,轻声细语的,撩拨的他的心痒痒的。

    顺着女人的曲线,他看到了女人的腿。

    因为天气冷的关系,女人穿的羊毛袜。

    可这样的袜子,一点都不影响这女人的腿部轮廓。

    那么直,又那么的紧绷,让人忍不住想要感受一下这双腿缠在腰身上的感觉。

    无疑,这男人的眼神周子墨也看到了。

    妈了个逼的,小嫂子也是他随随便便能这么看的?

    估计,待会儿会死得很惨。

    果然,谈逸泽也感觉到了这男人的视线。浑身上下的戾气,立现无疑。

    不过眼下,这肥胖老男人貌似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因为他所有的关注力全都在色心上。

    见到顾念兮柔柔靠在谈逸泽怀中,还有欲张欲合的小嘴,他该死的想要尝尝它的味道。

    “其实,你们要是舍不得那十万块的话,我也不是那么不通情达理的人!”肥的流油的老脸凑上前,笑的那叫一个劲的恶心。

    若不是为了查到一些什么事情,他们几个人绝对不会跟他们浪费表情。

    “什么意思?”谈逸泽明显已经快要失去耐性。

    因为,这该死的狗东西竟然这么色眯眯的盯着他的兮兮!

    “不想要付款其实也很简单,只要把你们身边的这位美女今晚上留下来跟我喝喝酒,唱唱歌什么的,就可以了。”说这话的时候,那张老脸对着顾念兮一个劲的媚笑。

    其实看着他这个猥琐的笑脸,谁也不难猜出,他所谓的喝喝酒唱唱歌之类的,都是些什么勾当。

    那样的猥琐下流,搅和的顾念兮本来已经压下去的那股子恶心感,突然又涌了上来。

    “妈的,你活腻了!”

    谈逸泽一开始看到这个老男人落在顾念兮身上的眼神中之时,是预料到他起了异心。

    没想到,他竟然敢这么当面给说出来。

    还将眼神一个劲的往顾念兮的身上扫,当他谈逸泽是死人么?

    这一怒,谈逸泽已经一拳招呼了上去。

    想来,这身材都能胖的如此圆润,寻常也绝对没有做什么运动。

    所以就算谈逸泽因为顾虑到怀中的顾念兮,挥拳的动作明显比寻常慢了许多,这个肥胖老男人依旧躲不开。

    就这么,结结实实的挨了谈逸泽的这一拳。

    不过因为身体重量的缘故,他只是摇晃了几下,没有倒在地上。

    不过谈逸泽的这一拳,已经彻底的激怒了他。

    这会儿,男人还挽起了袖子,大步朝着他们几个走来:

    “妈的,反了!竟然连局长都敢打!”

    “快来人,帮我教训这几个人!”

    感觉自己受了委屈,这人开始叫叫嚷嚷着。

    而刚刚那几名和他一起吃饭的人,不知道是因为受了他的恩惠,还是怎么着的,竟然还真的听从了他的话,一起上前。

    这下,谈逸泽看准了机会,扭头看周子墨:“老三,动手!”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已经一手将顾念兮给推开了点。

    上前来的有十几个人,谈逸泽害怕一个不小心会伤到了她。

    却不想,当他推开她的时候,那个肥胖的老男人已经摩擦着胖乎乎的手,大步朝着顾念兮走了过去。

    他今天,还真的非得尝上一口不可。

    而周子墨这边,已经将开始酒醒过来的凌二给安置在一边,然后和谈逸泽一起对付这十几个人。

    很明显的,这些人的拳脚功夫都不如他们两个人。

    不过想也知道,他们两人都是特种兵出身,这样的花拳绣腿哪能给他们两个人比?

    一下子,谈逸泽解决了六个,周子墨解决了五个。

    将他们这些人都打的倒在地上,疼得无法支起身子之后,他们准备一起收拾那个老男人。

    却不想,一扫这个房间,两人的眼眸明显的瞪大了!

    此时,那个该死的老男人已经逼得顾念兮一步步的朝着角落里走去。

    而顾念兮的双眸里除了害怕,还是害怕……

    “小宝贝,过来让我亲一口!”

    “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

    一开始,这老男人是这么诱哄着顾念兮。

    可见到这诱哄没有作用,女人还是害怕的往后褪去,他便疾步上前,扯住了顾念兮披在身上的谈逸泽的外套。

    “我可跟你说,别在我的面前假装什么清纯小百合。我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玩过,就你这样的我见多了。”

    “现在你在我的面前喊死喊活说不要,待会儿你呆在我的身下,没准还要让我给你多一点。”

    “识相的就快点老老实实的跟我走,不然我有的可是手段对付你!”

    当下,顾念兮已经被逼得退在了墙角。

    她没有注意到,谈逸泽他们已经注意到了他们这边的动作。

    她看着面前这个猥琐的男人,越看他的笑脸,越是觉得恶心。

    “先让老子香一个吧!”看到顾念兮那双惶恐不安的大眼,活脱脱就像是被大灰狼吓坏了小白兔,老男人觉得刺激死了。

    他一个上前,准备抱住顾念兮。

    而谈逸泽已经紧随其后而来。

    谈逸泽的速度已经够快了,但没有想到顾念兮的动作越是快。

    就在老男人快要将她拉进怀里的一瞬间,顾念兮吐了……

    将刚刚胃里翻江倒海的恶心感,都一并给倾泻出来。

    而周子墨本来急匆匆的敢上前,也却步于眼前排江倒海似的一幕。

    小嫂子,你真够恶心的!

    不过话说回来,这样讨厌的老男人,也只配这样的待遇。

    本来,谈老大在他周先生的心里已经如同神一般的存在了。

    可现在,小嫂子对待敌人更是攻其不备,让周子墨深表佩服。

    从今天开始,他周子墨佩服的人的名单里,又多出了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被他周子墨认为比周太太还娇滴滴的小嫂子。

    “他妈的你竟敢……”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被顾念兮吐了一身,现在才反应过来的老男人像是发了疯似的朝着顾念兮飞扑过来。

    他在这个位置上很多年了。

    诸如此类的事情早就做过无数次。

    可从来没有见到过有人敢像今天这几个一样,非但不听他的话,竟然还将他收拾的满地伤滚。

    特别是这女人,竟然还吐得他全身。

    老男人感觉自己颜面尽失,想要抽打这个女人以发泄自己心中的怒火。

    却不想,他刚刚朝着女人抬起的胖乎乎的手,被人死死的扣住了。

    而那人只是一个劲的握着,那铁臂却没有让他松开的余地,不管他怎么的挣扎。

    刚开始,碍于男人的尊严,他还想要停住不喊叫。

    可到后来,那痛感觉就像是快要将他浑身上下给碾碎了似的,让他不顾颜面呃大吵大闹:“快来人,快来人。我的都都快要被人给打断了,你们这群废物上什么地方去了!”

    “你在找他们吗?不好意思,刚刚一个不小心就将这些人给撂倒了。”

    男人大吵大闹之时,周子墨只是云淡风轻的回了这么一句。

    这下,老男人震惊了。

    回过头一看,那些人几乎已经倒在地上。

    有的还龇牙咧嘴的捂着身上的某些伤口。

    虽然个个的神志都还算清醒,不过已经基本失去战斗力。

    “你还想让那些人来教训我么?”谈逸泽拽着他的手,眼眸里的冷意让他抖了抖。

    “不……”好汉不吃眼前亏!

    他的人都已经被人给打到地上了,这个时候还怎强硬的起来。

    “好汉,刚刚是有眼不识泰山,还请饶过我一马。”

    眼下,他是没有翻身的机会。

    只不过,只要出了这扇门,他绝对要让这些人吃苦头。

    敢这么打他,活腻了。

    他在这个职位,想要给人安个什么罪名进去待几年的,不是举手之劳的事情么?

    想到这,老男人还在心里得瑟着。却不想,谈逸泽竟然一拳捅在他的腹部,让他疼得满脸都是泪。

    “想要让我现在收手,想要趁着我给你们方便逃走,然后明天再对我施以报复,你们这类的人我看的实在太多了。”

    周子墨听谈逸泽的这番话,觉得有些耳熟。回想了一下才记起,这不是刚刚那个交警同志给他们的话么?

    而谈老大现在是原封不动的奉还!

    “不不不,我哪里敢!”

    那人双手抱肚,拼命的否认着。

    要知道今天招惹上的是这么个狠角色,他敢说这些么?

    “你不敢?我看你的胆子倒是大得很,还想着趁着明天在我们的身上安一些莫须有的罪行,是吧?”

    谈逸泽的一番话,让面前的男子极为震惊。

    他刚刚的计划不是在心里想的么?

    为什么,会被这个男人全都给读了去?

    第一次,这肥胖的男人直视谈逸泽的眼眸。

    可那双眼眸的深邃还有冰寒,如同没有生机,让他惶恐。

    这也是这男人在今晚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到底招惹了怎样的魔鬼!

    “快说,是不是?”

    谈逸泽再次嘶吼着。

    而眸子里的狠戾,让老男人后怕。

    不自觉的,他坦诚了自己的想法:“是……我刚刚是那么想过。不过我现在不敢了,以后你就是我哥哥,我大爷,你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你让我往东我绝对不敢往西!”

    谈逸泽身上的戾气,让这个按男人第一次意识到死亡如此靠近。当下,他也顾不得自己说出来的这些会不会让边上的人听了觉得自己是孙子。

    反正只要能活下来,装回孙子算了什么?

    正所谓,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可没有想到,这高大的男子却欺身在他的耳边说了这么一句:

    “不!我就是要你明天报复我!”

    听这话,这人纳闷了。

    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别人都怕人的报复。

    可这人倒是好,还指定了让他明天报复!

    这是准备搞什么飞机?

    可当他弄不出个所以然来的时候他又对他说了这么一句:“不过不好意思的是,从明天开始你这个局长的位置该换人来做了!”

    谈逸泽的一句话云淡风轻,可听者却惶恐的瞪大了眼睛瞅着他。

    这局长的位置,让他这些年捞了不少的油水,还体验到了不寻常的快乐生活。怎么能说换人就换人呢?

    再者,这人是谁?

    什么时候这些位置,轮得到这样的人来指手画脚?

    “想知道我是谁是吧?”这人好像看得出他在想什么,又突然反问。

    “不用那么心急,等明天你就会知道我们都是谁了!”

    谈逸泽甩下这么一句,一个反手将他的手对折了下。

    “啪嗒……”

    很清脆的声响从他的手臂传来。

    很快,撕心裂肺的喊声传出:“啊……”

    周子墨回过头来的时候便已经看到,这男人的手臂跟报废一样垂直了。

    在周子墨的印象中,谈老大一般打人是找不到伤痕的。

    可眼下,他竟然弄断了这人的一直胳膊,可想而知他现在是有多么的生气。

    小嫂子是他的命!

    而这有眼不识泰山的,竟然将主意打到小嫂子的身上来。

    “这,是你刚刚动了我老婆的代价!”

    因为他刚刚抓了顾念兮的袖子,让她露出了那么惶恐的表情。

    “让我老婆吓到的人,我定要他付出十倍乃至百倍的代价!”

    丢下这么一句话,谈逸泽已经将他给踢开了。

    来到顾念兮的身边,他浑身上下的戾气又再一瞬间消失了。

    低头问着顾念兮的他,又是二十四孝好丈夫:“兮兮,我送你去医院吧。”

    都吐了那么多东西,他担心她的身体。

    “不用了,我是晕车。吐了出来,现在倒是舒服了!”顾念兮揉着肚子说着。

    果然,谈逸泽这次看向她的时候,她的脸色已经不是先前那么的苍白了。

    唇瓣,也有了色彩。

    “老公,我现在不想去医院,我想要回家睡一觉!”

    吐完之后,她现在好累。

    “好,我们回家!”看着顾念兮那种小脸,谈逸泽的心里的某一处无端的放柔了。

    只要是他顾念兮的要求,他都不会拒绝。

    将她刚刚被扯掉的衣服给重新包裹上去之后,谈逸泽便将她打横抱起,示意周子墨扛着凌二跟上。

    之后,他们从酒店出来的时候,便放服务员给他们叫了两辆车,周子墨送凌二爷回家,而谈逸泽则带着顾念兮回家……

    ——分割线——

    第二天一大早,顾念兮醒来的时候谈某人已经不在身边了。

    看了床边的小闹钟,这个时间点谈参谋长已经在上班了。

    不过小闹钟的旁边还有一杯水,下面压着一行字。

    “起来之后,赶紧把这蜂蜜水给喝了。”刚劲有力的字迹,不难猜出出自谁的手笔。

    摸了摸蜂蜜水,还温温的,顾念兮的心甜到了嗓子眼。

    而与此同时,一份视频拷贝也被送到了相关部门。

    视频上的肥胖男子耀武扬威,一点都不像是他出现在电视机里那个虚伪的样子。

    因为之前这男子在受贿的时候,也有不少相识的。

    所以,当这条消息被送上去的时候,有人已经来给他通报。

    此时,肥胖男子还悠哉悠哉的躺在医院里,身边有着美人给他递上削皮了的苹果。

    因为昨晚上他的手被谈逸泽那么一弄,一只手粉碎性骨折,一只则被他掐得骨头裂了。

    两样加起来,他最近这段时间都要在这里呆着了。

    不过这也好,在医院里什么都不用办,还能请个美女护工在身边光明正大的摆着,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比上班的日子轻松多了。

    至于谈逸泽当晚对他说的话,其实他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

    电话响起的时候,他还指挥着美女看护给他送来手机。

    手,还猥琐的装成不小心碰到了美女的胸口。

    惹得,小美女羞涩连连。

    虽然说这小美女是不错,也挺嫩的。

    不过还是没有昨晚上他看到的那个带劲。

    那个女人要是压在身下的话,绝对是一番*蚀骨的感觉。

    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到那样的极品货色。

    若是让他在看到,下次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她走的。

    “喂,沈局最近别来无恙?有空的话,我做东请你出去玩玩?”就算住了院,这男人仍旧忘不了吃喝玩乐。

    “还玩,都大祸临头了你!”电话里的男人这么对他说。

    “沈局,不过这么几天没有见面,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开玩笑了。我会大祸临头?也不想想我现在的位置,是一般人动的了的么?再说了,你也不看看我舅舅是什么人!那可是市委书记,你觉得这个城市有什么人能动得了我!”

    也正因为仗着这一点,所以他才无法无天,在这个城市无恶不作,更没有将谈逸泽一行人放在眼里。

    然后,今天害惨了他的,也正因为这一点。

    “市委书记是了不起,不过比起军委,那连一点看头都没有了!”

    那人说着。

    “军委?”男人疑惑。

    “你不知道吧,这次要动你的人,可是军委里面的。你觉得就凭你那点关系,还是人家的对手么?再说了,人家可不是空穴来风,你所有的证据人家都已经给凑齐了,今天正式递交。很快,你就要挪挪位置了。我也是看在我们两人以前的交情的份上,先打电话来通知你一声,你好自为之吧!”

    本来肥胖男子是什么话也听不进去的。

    不过在听到这最后的一番话之时,他怕了。

    “你倒是给我说说看,我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军委的人,他都没有那个机会见到。

    更怎么谈得上,去得罪人家?

    “你自己得罪的人,你自己还不清楚?”

    电话里的人反问。

    “求你了,念在我们以前的交情上,快给我说说吧。让我死也死个明白!”

    “好吧,念在咱们以前的交情上,我就告诉你。周老参谋长你认识吧。”电话里的人说的是周子墨的爷爷。

    昨晚上,周子墨太晚回家被周老参谋长训斥了一顿。

    说他将妻子和儿子孤单的放在家里,一个人出去风流快活。

    周先生觉得自己很委屈,就将今晚遇到某某人贪污的事情跟爷爷说了。

    这一听,周老参谋长非常生气。他和周子墨是一个脾气,就是看不得这些贪官污吏。

    “周老参谋长?我不认识!”没啥印象的说。

    “那谈逸泽呢?”这当下最年轻的军官,这个应该知道吧?

    于是,这一次谈逸泽和他弄出来的证据里面,也多出了他的名字。

    “谈逸泽?这名字听着有点耳熟,不过我真的没有见过。”

    “这次要动你的人就是他了。至于他跟你有没有见过,有什么矛盾我是不知道了。不过你挺好了,这谈逸泽要办的人,还从来没有一个能逃出他的手掌心,我劝你自动的交代,免得今后吃苦头的是你自己!”

    说完这一句话,电话那边的人挂断了。

    而这边的人,却久久不能回神。

    谈逸泽……

    到现在,这男人还弄不清楚这人到底是谁。

    反倒是他身边给他削苹果的小美女反映了过来。

    “谈逸泽?你说的是那个我们国家最年轻的军官吧,就是前一段时间还有他的纪录片的那个吧,长的可帅了。我们有好几个姐妹,都好喜欢他。”对于这些寻常人来说,谈逸泽同志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小美女一说到谈逸泽,一双眼里都是*裸的红心。

    最年轻的军官?

    听着小美女的话,男人倒是仔细的琢磨起来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也记起了前点时间这男人晋升为少将的时候,电视上播放的那个纪录片……

    当昨晚上狠戾的将他的手骨给掰断的脸和国旗下那张俊脸重叠的时候,男人感觉到了自己浑身上下的冰凉……

    该死的!

    昨晚上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他就觉得那男人长的有些熟悉。

    还以为,是什么不入流的小明星的!

    现在仔细一回想,当时男人浑身上下自然流露出来的那股子架势,岂是一般人有的?

    怪也只怪,当时他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了!

    可现在,他该怎么办才好?

    怪不得那个男人说,今天他便会知道他的名字。

    原来,他指的就是这个。

    可难道现在他要这么坐以待毙,等待别人找上门来?

    不!

    绝对不能这样!

    为了爬上这个位置吃香喝辣的,他可废了好大的力气。

    如今让他乖乖的将这些交出来,那怎么可能?

    想到这,男人立马抓起手机,准备拨打求救电话。

    可谁知道,他的病房就在这个时候被推开了。

    门口处站着的,都是身穿笔挺警服的男子。

    而为首的那个,也是昨晚上出现在酒楼里的男子。

    “张局,我们现在怀疑一起贪污受贿案件和你有关,请现在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周子墨出示了证件,一双如墨的眼眸自然而然的勾起。

    “那个……我现在还有点事情要办,等一会儿再跟你们回去,成不?”

    见到周子墨的警察证,这人一个劲的哆嗦。

    为什么昨晚他愣是没有抽搐这个痞子男还是个警察呢?

    若是他早知道的话,他绝对不会招惹了。

    “不成!”手铐,啪嗒医生就扣在了他折断了的手臂上。

    周子墨长臂一挥,就让身后的人跟着过来将他给带走了。

    看着男人走在半路掉落的手机,周子墨的唇角不自觉的勾起。

    谈老大算的果真没有错。

    这张局一旦意识到坏事了,绝对想要和他的舅舅联系上。

    所以,今天早上他就催促他们赶紧将他给带回去处理。

    “不要,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我现在手臂还有伤,我不要去警察局。”

    “我……”

    那老男人一点也没有昨晚上出现在酒楼里的嘶吼那么的淡定了。

    看着他扭曲的那张脸,周子墨轻笑。

    谈老大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再说了,谈老大不是跟你说了,今天你这个位置就该换人做了。

    要是聪明的人,从昨天晚上就会找人打点好一切。

    可谁让他那么自信?

    不过这一次谈老大这么发怒,就算他做好了准备也无济于事。

    光是这贪污的这么一大笔的数目,就绝对能让他将牢底给坐穿了!

    ——分割线——

    顾念兮决定给谈参谋长送个手套,原因是她看到了某手套的广告。

    “glves:giveyuylve!”

    给你我的爱!

    没想到,手套还有这样的解释法。

    不过看着市场上那些五花八门的手套,顾念兮怎么看都不觉得她家的谈参谋长会喜欢这些。

    如果他喜欢的话,那他出任务的时候也就不会宁愿让自己的手冻得通红,也不怎么带这些玩意了。

    所以顾念兮准备标新立异,给谈参谋长弄个制止的手套。

    羊毛织的,是她最后的决定。

    为此,她还买了一本书,还有一些黑色毛线。

    不过这看起来简单的活,做起来还真的不简单。

    光是弄毛线这一层,身边要是有个小宝宝的话,绝对不容易做好。

    现在小宝宝已经八个月大了,会起来爬。

    这天周末,顾念兮趁着有空就带着宝宝坐在床上绕毛线。

    可小宝宝还以为妈妈手上是什么好玩的,一直爬过来和顾念兮抢。

    为此,母子爆发了冲突。

    顾念兮不给他,小宝宝就哭。

    看着儿子哭红了的小脸,顾念兮只能将毛线送到了这小坏蛋的手上。

    可这小子压根就不知道这是做什么的,一拿到手里就直接往嘴巴里面塞。

    还用口水将这些毛线都给弄湿了。

    看着宝贝儿子的杰作,顾念兮觉得头疼。

    谈逸泽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母子两人在床上大眼瞪小眼的。

    而他们的周边都是黑色毛线。

    有些缠住了儿子的小脚丫,有些缠在顾念兮的身上。

    “你们这是做什么?”

    谈逸泽看到这局面,疑惑着。

    他才上了一天的班,床上就跟遭了贼一样。

    “老公,你儿子欺负我!”

    顾念兮觉得委屈,她好不容易快要绕好的毛线,被儿子又给弄得一团糟。

    小家伙见顾念兮和谈逸泽告状,也不甘示弱。

    这会儿,那胖乎乎的小手还不断的朝着谈逸泽伸过去,示意着谈逸泽:要抱。

    再者,他的小嘴里也是振振有词。

    嘀嘀咕咕的,虽然不知道讲的是什么。

    不过可以看得出,他估计也是在诉说对妈妈的不满。

    老婆和儿子都在告状,谈逸泽一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当初他就知道,老婆年纪不大,到时候就像是小孩子带小孩子。而他,则是他们两人的大家长。

    没想到,先前的预料都在这一刻实现了。

    不过谈逸泽也没有什么好选择的。

    儿子只要结了婚,就会是泼出去的水。说到底,还是老婆和自己亲。

    所以,谈参谋长不加犹豫的就选择了站在顾念兮这边。

    一个伸手,就将两个腮帮子都气鼓鼓的小丫头给搂进自己的怀中:“不用跟那臭小子置气,他要是敢欺负你,我踹他一两个脚丫子!”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用自己的大脚丫子在儿子的面前比划着。

    不过说到底,他也没有舍得踹下去。

    再说,他要敢真的踹下去,第一个跟自己急的,肯定是顾念兮。

    而儿子一觉得老子竟然站在妈妈的那边,委屈了。

    一下子,泪眼汪汪的瞅着面前的这两个人。

    可老爸和老妈两人正在培养感情,没有空理会他们。

    “怎么今天突然玩起这个了?”

    看着一张床都是黑色毛线,谈某人只能开始收拾了起来。

    没办法,老婆被儿子气坏了,现在肯定不肯收拾东西。

    “就是看到一本书上说的,想要学学。将来也可以给儿子弄件毛衣什么的。”顾念兮没说是要给谈逸泽弄手套,准备给他个惊喜。

    “瞎折腾,带宝宝本来就有点累了,”谈逸泽耐心的绕起了毛线。

    好在,因为爸爸在儿子只会窝在他的怀中,这会儿,谈某人的收拾工作进行的还算是比较顺利。

    “对了,我听爸说你这两天要去上班。”谈逸泽绕着毛线,随口问了这么一句。

    “嗯,就这两天吧。其实本来前段时间准备去工作的,不过听说明朗请来了一个很能干的经理,各项业务都处理的比较出色,所以我就推迟了一点时间去上班,多陪陪儿子。不过宋亚合作方案快要开始了,现在必须回去将这个给处理好。”

    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也将脑袋靠在谈逸泽的身上。

    谈逸泽一手绕着毛线,一边还要照看两个都趴在他身上的人,一脸的无奈。可他的嘴角,却是化不开的宠溺……

    ——分割线——

    第二天,顾念兮到了明朗集团上班,第一次见到了公司新来的人力资源部的经理。

    女人也听高挑的,穿着十几公分的高跟鞋让她看起来摇曳生姿。饱满的胸口在一身干练的黑色西装套裙下,很是诱人。

    她的头发很长,被她梳成一个干练的花苞头,露出饱满的额头,也将她的那近乎完美的五官全部展现在世人面前。

    高腰的A字裙下方,光滑无痕的长腿让人遐想联翩……

    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女人真的很美。

    也很完美,完美的近乎有些过分了。

    今天是明朗集团一周一次的例行会议。

    女人,正在会议上作出报告。

    还真的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真的有一手。

    面对这么多人的会议,她也没有怯场。

    做报告的声音,又是那么的铿锵有力,博得了在场所有人的掌声。

    看来,这个新任经理过去的经验应该很丰富。

    怪不得,应聘了她的时候,谈建天当天回家就和她夸奖了这个女人。

    顾念兮今天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这个女人的能力真的不错,今后在明朗集团的发展会很好的。

    不过顾念兮也不妒忌。

    在明朗集团工作,其实也只算是她事业的一部分。

    她现在自己还有谈建天给的房地产公司,另一边还有云阁。云阁的分店,现在也做大做强了。据说在d市的云阁,现在大受好评。

    分店那么多,事情也自然有点多。前段时间在家休息,顾念兮还能抽出空到云阁总店去查查账,但从今天开始她要上班,只能利用下班之后的那么一点时间过去了。

    现在云阁做大了,账目很多。琐碎的事情,也很多。

    顾念兮的能力,并不可能将所有的事情都亲力亲为。

    所以总店的事情,就交给了两个经理。

    分店的,则大部分交给一些分店经理。

    这些人选,都是顾念兮亲自挑出来的。

    有他们在最前线帮自己看住云阁,顾念兮只需要在后面看看文件。

    之后,再寻思着怎么将云阁在全国各地开花。

    会议结束,顾念兮便拿着资料离开,准备回办公室将今天的任务都给处理好,这样下班才能去云阁。

    可一个人,却拦住了她的去路。

    这人,便是刚刚在明朗集团各位董事和员工面前做报告的人力资源部新上任的经理。

    “你好,顾经理!”先于顾念兮一步,女人开口和她打招呼。

    “你好,不过你怎么知道我姓顾?”顾念兮只是笑,没有直接握住女人的手。

    “是这样的,总裁昨天说我们策划部的顾经理今天会过来上班。今天我见到你出席的会议,我想你应该就是顾经理了。”她的解释,找不出一点瑕厮。

    女人比较高。

    穿上了这十几公分的高跟鞋之后,更高。

    整个人站在顾念兮的身边,要高出顾念兮半个脑袋。

    被居高临下看着的感觉,不是很好。

    这是顾念兮第一次感受到的。

    从女人的言谈举止之间,顾念兮几乎找不到任何的异常。

    “是吗?”

    “现在,我可以自我介绍了吧。我姓刘,叫雨佳。很高兴,能在这里认识你。”女人再一次对着顾念兮伸出了手。

    她的手,也挺白皙的。

    不过她没有和公司里其他年轻女人一样,将自己的指甲弄得跟鬼画符似的。

    “我叫顾念兮,策划部的。”顾念兮回握着女人的手。

    不过顾念兮的反握,也只是一瞬间。

    很快,她就松开了手。

    其实一般情况下,顾念兮是不怕生人,也不会这么抵触和陌生人接触的。

    但不知道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一看到这个女人,顾念兮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浑身带刺的刺猬!一直,抵触着和这个女人有进一步的接触。

    “从今天开始,我们在同一个公司上班了,希望我们能好好的相处,共同开拓明朗集团的将来!”

    女人能说会道。

    简单的对话,她竟然也能引导到更深的层次。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两国的领导会晤……

    “好了,先到这里了。我部门还有点事情要回去处理一下。”和顾念兮唏嘘了一番之后,女人率先准备离开。

    似乎对现在这个居高临下的高度很满意似的,路过顾念兮跟前的时候,女人的眼神还特意往顾念兮的头顶扫了扫。

    片刻之后,女人才勾唇一笑,慢步离去……

    “嗯。正好,我也有点事情要回去处理。”顾念兮也离开了。只是走了几步之后,顾念兮又转身看向那个离开女人的背影。

    按道理说,其实她今天和这刘雨佳应该是第一次见面。

    可总有一股子感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她……

    特别是这个女人的眼神,顾念兮总感觉,自己真的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思前想后,顾念兮找不出个所以然来,最终大步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题外话------

    貌似忘记跟大家说一声了。

    123言情的投票读者,都能在123言情年会官方页面说出自己的寄语。一票可发一次。年会的票选之后会选出十个最美寄语,并邀请10名会员一起参加年会。

    亲,你还在等什么?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