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21章 女人不能宠,会坏的!

    陈雅安决定签下离婚协议,是在这个初冬。

    天气有些冷,她的身上套着一件厚厚的棉衣。

    可即便是这样,依旧遮挡不住那刺骨北风的侵袭。

    这里是精神病疗养院。

    不像是家里,只要太冷了,就会有暖气供应。

    不知道是为了要节省开支还是什么的,就算是这样大冷的冬天,这边仍旧没有开暖气。

    这几夜,陈雅安几乎夜夜都没法入眠。

    她疯了似的想要出院,更疯了一样的想要逃离这个疗养院。

    可不知道那个该死的老女人和这边到底交代了什么,那些医生总是用各种各样的借口,说她的病情还没有完全康复,让她无法回家。

    本来陈雅安还不相信,这些都是舒落心亲手弄的。

    直到有一天,陈雅安亲眼看到了舒落心将一个厚厚的牛皮纸袋子塞给了她的主治医生……

    那一刻,陈雅安才真正明白,原来这些人都是串通好的,目的就是为了整死她陈雅安。

    那一夜,她哭了一整夜。

    如果可以,陈雅安真的希望,自己当初没有进过谈家的门。

    其实,没有和谈逸南结婚之前,她在陈家的日子虽然不是那么好过,偶尔还要遭受几个白眼。但最起码,没有在谈家的时候一样,遭到舒落心的毒骂。

    谈家的日子虽然好,钱也多,可陈雅安现在真的觉得,还是以前自己没有钱,却在陈家过着安心舒适的生活好。最起码,不用担心每天会不会被谁打,被谁骂。更不用,在寒冷的冬天里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这个病房里。

    这还算好的。

    现在她每一天,还要接到陈家的人。

    而她每天从陈家人的嘴里得来的消息,就是陈家的哪一处产业被舒落心给弄没了。而后,便是接二连三的劝着陈雅安离婚……

    这样的日子,陈雅安真的倦了,也累了。

    于是,她在今天主动提出要见舒落心。

    舒落心或许已经意识到她今天要见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一大早就兴高采烈的过来了。

    除了现在出门总是带着帽子之外,现在的舒落心貌似已经恢复的和以前一样。

    不……

    应该说,比以前还要漂亮。

    前一段时间受伤之后,舒落心每天除了刻意安排好自己的作息时间之外,还会给自己炖一些上好的阿胶。养颜美容的玩意吃多了,现在的舒落心皮肤比人家十八岁的姑娘还要美。

    白里透着红,光鲜明艳。

    不上妆,都好比韩国明星。

    而眼下,陈雅安感觉自己和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因为长时间呆在疗养院,她几乎做不了什么保养。前一段时间顾念兮来看她的时候给她带的那套化妆品,早就用光了。

    脸颊的肌肤,早已有些红肿开裂。

    头发也一样,在这里发放的洗发水都是统一的规格。想要做个发膜,都没有。

    她那一头本来还算打理的不错的长发,此刻就像是稻草一样。

    光鲜明艳的舒落心,陈雅安觉得有些自卑。

    二十几岁的年纪,如今还比不上人家上了五十的。

    见到舒落心,陈雅安自然的将自己的手往背后缩了缩。

    她的手指早已长上了冻疮,红肿又丑。

    “想通了?是想要签离婚协议是吧?”舒落心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一身褐色狐狸皮草,让她看起来既高贵又优雅。

    手上的lv名包,据说还是谈逸南在她生日的时候送给她的。

    其实,这些都是舒落心告诉她的。

    每天她除了会准时过来逼她离婚之外,还会将他们发生的那些好玩的事情告诉她。

    当然,舒落心之所以会这么做,不过也是为了刺激陈雅安。

    让她的精神看起来异常,让她无法出院。

    “舒落心,我出不了院的事情,是你弄的吧?”

    陈雅安看着一身都是名牌服装的舒落心,感觉胸口就像是压着一块巨石一样。

    凭什么,她陈雅安就在这里受苦遭罪,而舒落心却能在外面逍遥自在呢?

    “哟,现在总算是想到了?”舒落心的语调轻佻,那双没有任何纹路的眼眸里露出的只有对陈雅安的鄙视。

    “你这个该死的老女人,你竟然给主治医生塞红包,让我出不了院!”被舒落心嘲笑,陈雅安的情绪变得越是激动。

    “那哪里算是塞红包,我不过是让他好好照顾你罢了。再怎么说,你都是我儿媳,不是么?”

    舒落心说的好听。

    可现在打死陈雅安她都不会相信,这舒落心竟然会让人照顾她?

    不让人悄悄的在这疗养院里将她陈雅安给弄死就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鬼才会相信你说的话!”陈雅安站了起来,本能的想要伸手掐住舒落心的脖子。

    弄死舒落心,和她同归于尽的想法陈雅安不是第一天有。

    甚至,她也尝试过趁着医生和护士不在的时候对舒落心动手,免得让她再出去害人。

    可无奈,每一次陈雅安对她动手的时候,医生和护士都会第一时间赶到。

    再后来,他们会给她注视一种液体,然后她会迷迷糊糊的睡着。

    而这样的一睡,有时候就是两三天。

    以前陈雅安不明白,为什么舒落心说什么这里的人都会相信。不过,现在她明白了。

    原来,舒落心一直都给这些人红包。

    怪不得她一喊,那些人都来了呢!

    意识到这一点,陈雅安也不会像以前那样的咋咋呼呼。

    站在舒落心的身边,陈雅安最终还是收回了自己的手。

    而舒落心却像是看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

    在陈雅安的面前,笑的不知道有多开心。

    “呵呵……总算是学聪明了!”她慢条斯理的落座在这边上的沙发上,“陈雅安,你还是老老实实的签下离婚协议吧。不然,该多遭罪?”

    “瞧瞧,这大冷的天都没有暖气,你不会觉得冻得手脚发麻么?”舒落心再一次环顾了这个房间四周,慢悠悠的道出。

    “是你!是你让他们不给我供应暖气的,对吧。”陈雅安又意识到了一点。

    “不错!”舒落心倒也不遮遮掩掩的。

    “你这个老女人,你为什么会如此狠毒?难道你就不怕遭到报应么?”泪,顺着陈雅安的脸滑落下来。

    “遭到报应?呵呵……”听到这话,舒落心又是一声轻笑。

    “陈雅安,我走过的桥可比你走过的路还要多。你难道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如果这个世界有报应的话,舒落心觉得,早就该在当初她悄悄的往谈逸泽的母亲杯子里放那些东西的时候,遭到报应了。

    “我不管你这个祸害想要怎么遗臭万年,你放我出去!”

    陈雅安听着舒落心那狂妄的笑声,只是一个劲的朝着她撕心裂肺的吼着。

    这样见不到外面世界的感觉,她感觉自己就要崩溃了!

    不过她知道现在自己绝不能和以前那样对舒落心鲁莽,不然又要被打针睡上个几天。她将以前拉扯着舒落心脖子的手改为落在她的皮草上。

    还真的不得不承认,舒落心这个老女人的眼光不错。

    光是抓在手里的这份触感,柔软的不像样,也暖和的不行,让人留恋万分。

    不过能有这个手感,价值肯定不在话下。

    这个老女人,在这一方面还真舍得为自己花钱!

    “放你出去?陈雅安,你是在开玩笑吧?”舒落心一手就将拽着自己衣服的女人给撇开了。然后心疼的整理着自己身上的那件皮草,好像在她的眼中,陈雅安连这她皮草上的几根毛都不值。

    “你连个离婚协议都不给我签,我凭什么放你出去?再说了,放你出去了,我以后想要找你签这离婚协议,不是还要整个世界找你么?”

    将自己的皮草给整理好,舒落心又是一个冷笑。

    其实打从一开始,她就是存着心思想要将陈雅安捆在这里。

    不然,以她陈雅安这么木讷的脑子,舒落心还真的想不出到底什么才是对她最重要的。

    “你……”

    听着舒落心的这话,陈雅安的眼眸里一点一点的黯淡了下来。

    “到底想不想签离婚协议,不想签的话我可就走了。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陪你这样的疯子浪费。”抖了抖身上那件昂贵的皮草,舒落心踩着高跟鞋准备离开。

    今天下午她还要去见一个人,中午之前她必须要到美容院去做一个保养才行!

    看了木讷的陈雅安一眼,她迈开了脚步,朝着大门处走去。

    看来,今天这石头脑还是不肯签字了。

    不行,她要趁着下午这个时间,好好的琢磨一下明天要怎么整她比较好。

    可就在舒落心的脚就要迈出这扇门的时候,陈雅安的声音却是从后面传来:

    “等等!”

    “还有什么事?”舒落心只是顿住了脚步,连个回头都没有给她。

    “把协议给我!”无疑,陈雅安的这一句倒是让舒落心有些惊讶,也有些开心。

    转身,她快步的朝着陈雅安走了过去,顺带着将自己包包里的文件拿了出来。

    “这就是文件,我答应给你的赡养费也会给的。你只要签好了名字,其他的一切我都会替你办妥的。你连去民政局都不用,你看能给你处理到这样的前任婆婆,这个世界上还有几个?”

    舒落心一边说着,一边还不忘趁着这最后一次见面,挖苦这陈雅安一番。

    “舒落心,你别自命清高。如果这次是我和谈逸南去办理结婚手续你能这样亲力亲为的话,我陈雅安的名字倒着写!”因为是离婚协议,因为这协议签完之后,她又能让谈逸南打着光棍的旗号给她招揽人才,乃至钱财,所以她舒落心才这样的亲力亲为不是么?

    说到底,她不就是图自己的利益么?

    “你这么说,我也不否认!”

    舒落心依旧是冷笑,连为自己的真面目被别人揭穿露出一点羞愧之意都没有。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在舒落心看来,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

    所以,她对自己的贪婪之心一点都不感觉到羞愧。

    反倒是觉得那些看起来大公无私的人,虚伪极了。

    “舒落心,你真够不要脸的!”陈雅安看着她那张虚伪的笑脸,还真的恨不得冲上前去撕烂她的脸。

    可她知道,现在冲上去吃亏的还是自己,所以她忍。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行了,这个世界上比我不要脸的人多的是,你还是不要浪费时间和我说这些好了,赶紧把名字签了,大家都省事!”

    “我签完字之后,你能保证从此以后不再动我家么?”陈雅安反问。

    “那是当然的,你签完了离婚协议之后都和我们毫无瓜葛了,我还去找你和你家的麻烦做什么?有那个时间,我还不如去多做个美容什么的。”

    舒落心还好心的从自己的包包里掏出了一支笔,给陈雅安递了过去。

    “不过我们可说好了,不准你再去找小南。如果让我知道你和小南还有什么联系的话,我定不饶你!”

    舒落心现在是怕。

    怕这个不能生育的陈雅安和谈逸南再搅和在一起。

    到时候,谈家的产业没指望,连孙子都没有!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舒落心还是要先给陈雅安打一个预防针。

    “好,我签。希望舒落心你也不要反悔!”陈雅安说完这一句话,就接过了舒落心的笔,开始签字。

    从陈雅安的手上接过那纸离婚协议,舒落心还仔细的检查了她的签名处,见找不到任何问题之后,她才收拾了起来。

    对待这份协议,舒落心可是非常用心,连一个折角都舍不得弄出。

    这可是,她用了整整三个月,才从陈雅安的手上拿过来的。

    当然,搞定了陈雅安这边,小南那边就容易多了。

    现在,陈雅安和谈逸南的这段婚姻,算是告一段落了。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为了重新获得自由,她陈雅安可是拿出了自己的婚姻作为交易。

    “我待会儿就跟他们打一声招呼,明天就可以让你的家人过来接你了!”将包包宝贝一样的跨在自己的怀里,舒落心大步朝着门口走去。

    “陈雅安,愿我们这一辈子都不用再见面!”

    这是舒落心临走之前,和陈雅安说的。

    而陈雅安背对着这个高傲女人离开的背影,只是狠狠的拽紧了自己的掌心……

    ——分割线——

    这天,谈逸泽下班的时候被周子墨喊了过去,到了那里才知道,凌二也被喊上了。

    相比较前一段时间,凌二爷明显的又瘦了一圈。只是,瘦了一圈的他,那张祸国殃民的脸仍旧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然而,比起以前那个明艳生动的凌二爷,现在的凌二眉宇间还多出了一抹淡淡的感伤。

    这抹感伤,谁都看得出来。

    但对此,凌二却不肯透露一句他感伤的由来。

    不过就算凌二爷不说,这些他的好兄弟们也都看察觉的出,凌二爷的感受全都是因为苏小妞要再婚了……

    这个消息,其实还是前几天从今年进军本市的骆氏集团传来的。

    这几天,骆氏从上到下的员工,都在说这件事情。

    据说,他们骆氏集团总裁亲自说,下个月会举办婚宴,到时候邀请全公司上下的员工都去。

    还听说到场的员工还有红包可以拿。

    这么个大好的消息,自然传遍了所有人的耳里。自然也包括。凌二爷的耳里。

    然而,这个消息对于凌二爷而言,真的就像是晴天霹雳。

    在听闻这个消息的大半个月的时间里,凌二爷一直都躲在办公室里。

    什么话都不说,什么人都不见。

    除了,偶尔会让六子给他送点吃喝的东西,让别人知道他还活着之外,他就像是彻底消失在这个人世间。

    若不是今天周子墨一定要让他出来,他怕是还走不出那扇大门。

    “说吧,今天找我们过来到底有什么事情。”谈逸泽一坐下,希望周子墨讲明来意。

    他现在的时间有点赶时间。

    今天答应顾念兮要早点回家,回家之前他还想要去给她买一点板栗。

    说起那丫头,谈逸泽的心窝不自觉的放柔了。

    不过回到公司上班几天,身子明显的就瘦了。

    不过这也难怪。

    每天除了要处理好明朗集团的内部事情之外,还有到云阁去处理账目,紧接着回家还要带孩子。

    这样高强度的工作,不瘦才怪!更何况,太过累了回家之后,她还没有食欲。

    为了哄的这丫头多吃一点,谈参谋长可真的是废了很大的力气。

    “谈老大,你就那么急着赶回去陪小嫂子么?不是跟你说么,女人不能宠,会给宠到头顶上去的!”

    周子墨一向是理论派。

    “那你对你家周太太呢?”谈逸泽连回头都没有,一句话就堵得周子墨连话都不会说了。

    也对,谁宠老婆能比得上他周子墨?

    周太太,是被他在家当成菩萨一样的供着。

    “周太太就是被宠坏的最好例子!”周子墨嘟囔着。

    现在周太太压根就不把他周子墨当成人。

    一惹毛她,她就将他周子墨给赶去沙发上睡觉。

    简直没法没天了!

    周子墨在心里暗自下决心多少次了,不能宠坏那个女人。

    可每次看到周太太的眼神,他就是狠不下心来。

    “那是你家周太太,兮兮是兮兮!”他谈逸泽的老婆,就是容不得别人说一句坏话!

    “知道了知道了,我不说小嫂子行了吧!”知道他们谈老大的性格,要是他真的再敢说一句小嫂子的坏话的话,这谈老大定不会轻饶他周子墨。

    为了免得被谈老大痛扁一顿,周子墨识相的闭上嘴。

    而在这个时候,一直呆在边上没有开口的凌二爷,终于忍不住开口说话了:“你们这些有老婆的有事就快点说,没事就快点回家陪老婆,不要在我这孤家寡人面前秀恩爱,真他妈的闹心!”

    看着他们两人都护着自己的老婆,凌二爷也想着如果苏小妞在自己的身边的话,他也一定会跟这两个人一样,为她说话。

    可无奈,苏小妞就要和那个小年轻结婚了!

    真该死!

    而谈逸泽扫了一眼这病怏怏的凌二爷,道:“终于肯开口说话了?”

    到这,凌二爷一听才知道,中招了!

    “好了,别打趣我。我现在心情不好,有什么话赶紧说,说完了我还想回去呢!”凌二爷的脸色,还是沉闷的不像话。

    也对,老婆就要跟别人跑了,他现在能高兴的起来才怪!

    “回去?难不成你还想一个人躲那地方?”谈逸泽冷冷的刮了他一眼。

    “看来你们是没有什么事情要说了,那我先回去了!”凌二爷说着已经起了身。

    他现在的精神劲,压根就提不起任何精神来应付这两人。

    “你要走也可以,不战而败的人我最看不起!”谈逸泽没有留下他的意思。

    周子墨站在两个人之间,不知道该说谁比较好。

    原本,凌二爷已经迈开脚步,而周子墨已经打算将他给找回来的。

    他们就是知道他已经几天都不出门了。

    特意,趁着这次机会找他出来,顺便开导开导他。

    没想到,他的脾气也还是这么硬。

    几句话不合,起身就想走。

    “老三,你也给我回来。连自己的老婆都舍得让给别人的人,老子看不起!”谈逸泽的脾气也臭。

    然而还是他的这句话,拦住了准备夺门而出的凌二爷。

    “谁说,我要将老婆让给别人的!”凌二爷杀了个回马枪,大步朝着谈逸泽走来。

    那怒火匆匆的架势,好像准备和谈逸泽大干一场。

    而周子墨见这情形不对,立马也拦在他们中间。

    “你们两个,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手心手背都是兄弟,总不能让他周子墨眼睁睁的看着这两个人闹起来。

    “你都能躲着十天半个月不见人,不是想将自己的老婆拱手让人,算什么?”谈逸泽只是冷扫了他一眼,眼神中带着轻蔑。

    而凌二爷却在听到的这句话之后,恼了:“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好好思考一下,我没有想过要将她让给谁!”

    “没有想过让给谁,那你躲着什么意思?你难道都不知道,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你的老婆可能已经跟人跑了!”

    谈逸泽一句,凌二爷也一句。

    两方,都很激动。

    激动之下,两个人也伸手推来推去的。

    不过因为中间挡着个周子墨,他们并推不倒对方。

    放到,是周子墨连连中招。

    “哟,你们三个这是在玩什么,老鹰抓小鸡么?”

    就在这个时候,周太太给他们端着果汁和茶点,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老鹰抓小鸡,这是周太太的说法。

    周先生一听,嘴角猛抽。

    周太太,你看到过年纪都一把大的三个大老爷们还会玩老鹰抓小鸡么?

    见到周太太进来,为了免得让女人们看到大老爷们的笑话,双方在僵持中冷静下来,各回各的沙发。

    而周子墨被推了这么久,总算是清闲下来了。

    早知道周太太出来能这么快化解这两个斗鸡的话,他早该让她出来。

    也用不着,他被当成棒球甩来甩去那么大半天。

    “老婆,我的点心呢?”周先生见到老婆只在凌二爷和谈老大的面前放了点心,用着无辜的眼神看着周太太。

    “你忘记了,你刚刚不是已经吃过了。”周太太瞪了他一眼。

    “我只吃了儿子的糖果,哪有吃点心?”周先生的浓眉都皱成了一团,表示自己很委屈。

    “儿子的糖果都被你给吃光了,你还好意思说?”对于周先生卖萌的做法,周太太表示很鄙夷。

    冷冷的瞪了他一眼之后,周太太端着盘子回厨房去,准备给他和儿子做饭了。

    而周太太的一番话之下,让凌二爷和谈老大都抽着唇看着他。

    连儿子的零食都抢了,周子墨捏也太幼稚了!

    可人家周先生一点都不觉得丢人。

    儿子整天都霸占着周太太,他就生气的将他的糖果给吃光了而已,难道还不行么?

    对于周先生的挑衅,凌二爷和谈老大都表示,不想要跟弱智男继续进行交流。

    不过因为被周先生这么幼稚一闹,先前两个本来争锋相对的人儿,总算是平息了下来。

    而周子墨也瞅准了这个机会,找来了今天自己看到的报纸,念道:

    “夜半交警拦车,局长挟账单索款。相关负责人称,这是临时工所为!”

    “……”听着这个新闻标题,谈逸泽挑眉。而凌二爷则从周子墨的手上抢过那份报纸。

    “这么说来,张局的舅舅介入这件事情了?”

    只是一听新闻标题,谈逸泽便猜出了个大概。

    “估计是,现在张局还利用自己的受伤造势,准备取保候审。”

    “这他妈的也太猖獗了吧?”看了这报纸之后,凌二爷开口。

    其实关于这件事情,那天喝醉的他压根连一点印象都没有。

    只是在第二天看到那辆被他自己给撞到树,整个车头都变型的骚包宝马,他有些苦笑不得。

    “他舅舅是市委书记又怎么样?难不成我们几个还怕他?”凌二爷嚣张的说。

    也对,凭借他们几个,还真的很难有什么人能和他们抗衡。

    再加上这次事件还有周子墨的爷爷亲自操刀,还有什么人能逃得出?

    “这判刑是一定的。不过我是觉得,这泥鳅一样的人渣,肯定会借用他舅舅逃了的。”谈逸泽说。

    “那谈老大,难道我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人渣逃过法律的制裁?”周子墨问。

    “很简单,其实我前几天正好收到一段视频,就是他舅舅和某个商贾出入高级酒店的画面。找个时间给他发过去,只要他敢继续干涉这件事情,我立马让人爆了他。”当然,这个时候只是暂时不办了他。对于这一类的贪官污吏,谈逸泽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

    “那老混球怎么办?”墨老三问

    “这类的人渣,先要将他这些年贪污所得,都给曝光了,包括他的名下有几处房产,还有资金。特别是海外银行那一部分,更要彻查!”或许因为这件事情或多或少那天他也参与了,凌二爷难得的提起了兴趣。

    “那这件事情,凌二你来办。”其实,这便是谈逸泽一开始的初衷。

    为了,让凌二多出来走走,换个心情。

    “没问题!”凌二爷道。

    “好,这件事情就这么敲定了,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要先离开了。他们母子俩现在应该在等着我回去。”顾念兮最近一回家就开始折腾毛线,儿子又总去玩她的毛线,母子两人的矛盾有时候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前一段时间,儿子还将顾念兮好不容易折腾出来的一块打好了的毛线给拆了,气的顾念兮都哭了大半天。

    后来还是他谈逸泽好说歹说的,将她给劝好了。

    再说了,回家之前他还想要给这顾念兮买点板栗。

    要是去晚了,谈逸泽还真的怕那家店关了。

    “那好,相信的情况我接下来会跟进。有情况,我再通知你们。”周子墨说。

    “……”对此谈逸泽点头作答。而后,他又看向了凌二:“如果不想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人被别人给抢走,就尽快恢复起来。再者,其实那小年轻的也并不是没有任何缺点的!”

    谈逸泽说的,是骆子阳。

    至于是什么缺点,还要让他凌二亲自去找出来。

    “我知道了谈老大,谢谢你!”

    兄弟间的矛盾,来得快去的也快。

    这不,说开之后,凌二往谈逸泽的胸口上锤了一拳,两人都露出了笑容。

    “喂喂喂!你也看看我好不好?我也为了你的事情奔波劳累了一整天,你也应该感谢我!”

    周子墨向来爱凑热闹。

    见到凌二爷只感谢谈老大,没有感谢他,立马凑上去。

    “你呆一边去。”凌二爷很没有情面的将他给推到一边去。

    不过,三人却还是同时笑了。

    他们的友情,可是经历过生死,游走过枪林弹雨的。

    决不可能轻易的因为一两句言语,就坏了这多年的兄弟情……

    ——分割线——

    谈逸泽回到家的时候,果然让他最头疼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顾念兮抱着自己被儿子踩坏了的毛线,一双大眼珠子红通通的。

    而这边儿子,则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珠子,盯着顾念兮看。

    看到她手里那乱成一团的毛线,还一个劲的天真无邪的笑着。笑的,口水都掉下来了。

    像是丝毫没有看到他老妈都急的快掉泪了。

    “又怎么了?”谈逸泽进门,自然而然的窝到了老婆的身边。

    而顾念兮一见到老公过来,豆大的泪水立马刷刷的掉了。

    “老公,你儿子把人家弄了好几天的毛线都给拆了。”老公回来,她终于可以哭诉一下自己的委屈了。

    将毛线给丢开,她窝在谈逸泽的怀中哭的个痛苦。

    “你也真是的,都和你说别把东西放到这小子的面前,这典型的就是个破坏王!”谈逸泽无奈的将窝在自己怀中的小脑袋给提高了一些,然后轻拍着她的背部。典型的,老婆当成女儿哄。

    “我以前都是放柜子上的,刚下班本来是想要拿出来检查一下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弄错了的,悠悠打电话来我就在边上接,谁知道这小子竟然就将我这几天的劳动成果给拆开了!”

    顾念兮这次是真的伤心了。

    眼下,都快到谈参谋长的生日了。

    可她,想要给谈参谋长的生日礼物,现在又给儿子拆成了一团。

    这回,她还真的急了。

    “我看咱们儿子这个能力,以后还真的能当个拆卸专家!”你看不一会儿的功夫,家里的东西都给肢解了。

    家里给他的玩具,那个现在不是成了一堆的?

    这还好说,有时候连他的小裤子都被他自己给拆了。

    “好了好了不哭了。最多下回你这东西,都藏好!”谈逸泽这回故意支开她:“好了,去弄点吃的过来,我今天忙了一天了,饿坏了!”

    他的目的,就是不让这母子两人继续在这里大眼瞪小眼。

    “真是的,都一把年纪了,还不会好好的照顾自己?好了,你在这里,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虽然还哭的有些抽噎,但一听谈参谋长没有吃东西,顾念兮便收拾了一下去了厨房。

    而被留下来的谈逸泽看着老婆离开的背影,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一边收拾毛线,一边开始教育儿子:“你下次要是敢把你妈给弄哭,看我怎么收拾你!”

    “等你以后有老婆就知道,老婆哭的时候,你的心脏都快受不了了!”

    不过儿子似乎压根就没有将谈逸泽的话放在眼里,现在已经玩起了前段时间苏悠悠给他的充气小企鹅。

    一掐,小企鹅咯吱咯吱的响。

    他就一个劲的笑,笑的比阳光还要灿烂。

    “喂,我跟你说话呢!”

    被儿子忽略的谈参谋长火气很大,将小企鹅夺回手里,他指着自己刚刚给顾念兮收拾好的那卷毛线说:“下次,绝对不能动你妈的毛线,听到没有?要是敢动的话,我就打你的小屁股。”说着,谈逸泽还比划着要往他的小屁股上下手。

    不过小孩子听不懂,只觉得谈逸泽是跟他在说笑,还一个劲的咯吱咯吱笑着。

    但这个画面,倒是让刚刚给谈逸泽端着点心进来的顾念兮吓了一跳。

    “你打他干嘛?他不过还是个孩子,哪能听懂你的话。”顾念兮一进门放下了东西,就不由分说的将儿子从谈逸泽的手里给抢了过来。

    都说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溺爱孩子的人。

    谈逸泽现在看来,这话说的一点都不错。

    也不知道刚刚谁还和儿子大眼瞪小眼的,还和他哭诉来着。

    这会儿,母子倒是站在同一联盟了。

    “我这是在教育他。”教育他下回不准动你的毛线,不然不知道你又要哭多少回鼻子了。

    不过,谈逸泽的好心顾念兮并不接受:“去你的,你要是敢打我儿子,我跟你拼命!”

    只要看着儿子这张小脸,她哪还记得什么气。

    “再说了,这么小的孩子,他能听得懂你的话才怪!”

    顾念兮嘟囔着。

    “我谈逸泽的孩子,怎么会听不懂?”

    谈逸泽在边上絮絮叨叨着。

    对于谈参谋长额的自恋,顾念兮已经见怪不怪。

    只是出乎顾念兮的预料,在谈逸泽对儿子进行这一番深刻的思想教育之后,这小祖宗接下来真的不再敢动她的毛线了!

    ——分割线——

    “小南,你下班了!”谈逸南下班的时候,舒落心正站在明朗大厦的楼下等着他。见到谈逸南从电梯口出来,她便喊着。

    “妈您怎么过来了?是不是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或许是前一段时间舒落心的伤口一直不愈合吓坏了他,现在只要舒落心有个什么异常,谈逸南就跟个疯子一样。

    “没有没有,妈只是呆在家里觉得无聊,想要和你一起出去吃个饭!再说,我们母子已经好久没有像今天这样,一起吃过饭了!”舒落心的一番话,让谈逸南稍稍松了口气。

    什么都好。

    只要不是她的身体不舒服,就行!

    “妈,要出去吃饭的话,应该先跟我说一声,我可以打电话预定一下餐厅啊。”母亲想要和自己吃饭,做儿子的自然没有推脱的道理。

    “妈已经预定好了,只要直接过去就行。对了,小南,法国料理我记得你很喜欢吧!”

    舒落心拉着谈逸南的手,和他一起肩并肩走出明朗大厦。

    这感觉,真的很好。

    多希望有一天,她的孩子能成为这里真正的主人。

    “妈,您喜欢就好。对了,应该要给刘嫂打个电话说一声,别让他们等我们了!”谈逸南说。

    谈家有家训,就是不能浪费粮食。

    要是一顿不吃的话,要提前说一声。

    不然这留下来的食物,就要留到第二天给吃了。

    “这些我出门的时候早就交代过了。好了,你不用担心了。”舒落心说完这话之后,便拉着谈逸南钻进了车里。

    本城最有名的法国餐厅——

    舒落心吃着最喜欢的鹅肝,抿着红酒,一脸的笑容。

    她今天的心情很好。

    一方面是因为自己能和孩子一起吃饭,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陈雅安终于答应离婚了!

    很快,小南就能展开新的生活。谈家的财产,孩子,一切都不是做梦。

    舒落心现在觉得,她的生活简直充满了希望。

    “妈,今天您脸上一直都是笑脸。是不是,有什么好事?”谈逸南抿了一口红酒,问道。

    其实,就算不知道母亲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只要看着她能健健康康的活着,谈逸南就觉得足够了。

    “小南,还真的让你说对了,我今天还真的有点高兴的事情想要跟你说。”舒落心说这话的时候,顺手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

    看得出,舒落心对这份文件很用心。

    就算是在包包里拿出来的,舒落心依旧将这样的一份文件保管的连一个折痕都没有。

    “妈,这是什么东西?”看着舒落心那么细心的对待一份文件,谈逸南有些意外。

    “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舒落心只是将文件交到了谈逸南的面前。

    “是什么东西,这么神秘兮兮的……”谈逸南本来想要打趣母亲几句,却在打开了文件的第一时间被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内容,谈逸南还暂时没有看到。

    他只看到文件上的一行字——“离婚协议书”。

    看到这五个字,谈逸南的心本能的颤抖了一下。

    而他本能的想到的,便是陈雅安。

    再翻开最后一页纸的时候,谈逸南果然看到了陈雅安的签名。

    “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谈逸南有些懵了。

    这陈雅安到底是为什么要和他离婚?

    前几天他不才到疗养院看过她么?

    当时,两个人还喝着茶,吃着小点心挺开心的。

    最起码,比以前在谈家大宅子里那样窝着开心多了。

    “她想要离婚,我有什么办法!”舒落心一句话,将一切都和自己撇的一干二净。“妈,怎么会这样呢?我实在想不出她到底是为了什么和我离婚。”要说以前也就罢了,但现在他们两人的关系还蛮好的。

    谈逸南现在也要求不多,只要有个真心想要和自己过日子的人,就足够了。

    “这女人想要离婚,哪还有什么理由?按照我说的,你也赶紧把字给签了,明天妈直接帮你委托律师给办了,也省得你来回跑。”

    “不……妈,我总觉得这事情有点蹊跷,雅安虽然有些糊涂,但对婚姻不该是这态度!”谈逸南的话,让舒落心的眼眸暗自一闪。

    “你懂什么呢?她要是想要离婚,九头牛都拉不回。你听妈的话,就别去找她了。等过一阵子妈再帮你物色一个好女孩就行了!”舒落心道。

    “小南,你说的今天这顿饭要陪着我吃,难不成你现在还想着要去找她不成?”舒落心说这话的时候,若有似无的挠了挠自己的头皮。

    那一块,虽然现在伤口已经结巴了,也开始有几根发丝冒出来。

    不过谈逸南一直都不肯让她去挠,生怕再感染了。

    见舒落心这个动作,谈逸南赶紧说:“我不是要去找她,您好好的吃饭吧。”

    听着谈逸南的这一番话,舒落心的嘴角上最终轻轻勾起……

    她的儿子,难道她还把握不准么?

    ------题外话------

    求年会票之聿宝宝版:

    顾某某:老公,老律要我们宝宝出来求票。

    谈某某:切,我儿子的得票率肯定是最高的!老律打的算盘,可真准。

    顾某某:你哪知道,你儿子就有票子?没准,人家读者不买我们的账。

    谈某某(一脸得瑟):我谈逸泽的儿子,会差到什么地方去?(揉着儿子脑袋)去,求票去。求不到票,今晚没饭饭吃。

    聿宝宝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珠:要年会票票,要饭饭吃!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