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24章 不被祝福的婚姻!

    苏悠悠再度见到凌二爷,是在这个周末的早晨。

    此时,她正打算下楼去买点蔬菜。

    大姨妈一呆好几天,搅和她几天都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现在还赖着不走,她连出门的念头都没有。

    可无奈,冰箱里已经空空如也。

    再不出来买点蔬菜什么的,她就要给活活饿死了!

    只是苏悠悠没有想到,自己这才推门,就看到一身银灰色西装的凌二爷。

    都说,岁月无情。

    不管你再有钱再有势,岁月总是一去不复返。

    该老了的时候,就该老了。

    可人家凌二爷,岁月好像对他特别的优待似的。

    明明三十好几的年纪,一张脸比女人还要美艳。

    唇齿勾勒间,就能迷住你的双眼,使你再也动弹不得。

    此时的凌二爷,一手支着门框,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似的。

    见苏悠悠突然打开了门,也好像有些惊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其实,刚刚上苏悠悠这边来之前,凌二爷还在想自己要用什么方法哄苏小妞和自己出去吃一顿饭。

    在门口的时候,他还在迟疑呢!

    可没有想到,这会儿苏小妞竟然自己主动将门打开,送上来了。

    凌二爷觉得,这苏小妞就是和他凌二爷心有灵犀。

    你看,他这不是才想了一下苏小妞么?

    这小丫头就自己送上门来。

    “苏小妞,你是想爷了么?没事,你想我就直接说,爷这不是主动送上来让你看了么?”凌二爷一向自恋。

    特别是在苏小妞面前,他的本性总是忘记遮掩。

    看男人在自己的面前笑的那叫一个劲的得瑟,苏悠悠冷扫了一眼之后,道:“有事汇报,无事退朝。”

    她身体还不舒服,不想跟这男人继续废话。

    这么嘟囔上几句,都可以把菜给买回来了。

    “苏小妞,几天不见你倒是把自己当成皇太后了。”

    还“有事汇报,无事退朝。”

    这话说起来,她自己不害臊,倒是让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苏小妞,男人不稀罕太过强势的女人。”特别是他凌二爷这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男人,他喜欢的是会呆在怀中撒撒娇的小女人。

    苏小妞浑身带刺的样子,他还真的不习惯。

    那刺,会刺疼他的同时,他也觉得会伤害了苏小妞。

    “反正有人稀罕我就行,再说了我也没让你稀罕。”苏小妞说着,便转身关门上锁。

    凌二爷明白苏小妞的意思,她这就是在朝他耀武扬威了。

    这不就是仗着现在有个小年轻当后盾,这丫头都无法无天了!

    不过苏小妞打开门把门都给上锁了,这是准备要干什么?

    先前凌二爷还以为,这苏小妞是感应到自己到了,所以才给他开的门。

    不过在看到苏小妞手上的环保袋之后,凌二爷不那么自恋了。

    看样子,苏小妞是打算自己去买东西了。

    利落的锁好了门之后,苏小妞一个转身就朝着电梯方向走去了,像是压根就没有看到他似的。

    凌二爷连忙跟上去:

    “苏小妞,你要上什么地方去?”

    她的脸色,不是很好。

    明明才几天不见的功夫,他感觉苏小妞好像又瘦了。

    这苏小妞,难道最近减肥上瘾了?

    没几天就掉个好几斤肉!

    难道她不知道,总这个样子,他可是会心疼的。

    “我和你不同道。”

    她貌似知道,她只要说出一个地点,他凌二爷就是死皮赖脸的说和她同个方向,正好可以开车送她之类的。

    “你不说,你怎么会知道我和你不同道?”

    苏小妞冷冷的,凌二爷感觉自己又太过热情了。

    这好比,拿着他凌二爷的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

    若是寻常,他凌二爷打死都不会作出后这么自毁形象的事情呢!

    可偏偏,对待苏小妞的时候,他凌二爷的这些该死的准则,早就不知道抛到脑后什么地方去了。

    “好,我是去菜市场。难不成,你凌二爷的汽车能进入那样的地方?”

    苏悠悠被这男人缠的真的有些烦。

    你说,凌二爷的脸皮怎么就这么厚?

    明知道她苏悠悠现在压根就不想见到他,可他就是死皮赖脸的想要出现在他的面前,这到底叫什么事?

    可苏小妞所不知道的是,凌二爷之所以如此强势的出现在她的世界里,目的还不是怕苏小妞会将他凌二爷这号人物给忘却于生命的长河中?

    不好。

    这样的感觉特不好。

    凌二爷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人比他和苏小妞更登对的。

    所以不管怎么折腾,他都要强势出现在苏小妞的世界里,不让她彻底的忘记。

    “我正好要去菜市场门口办事,苏小妞我可以捎上你一程!”不出苏悠悠的预料,这凌二爷还真的这么不要脸。

    “谢谢凌二爷您的好心,不过我自己有车。”她又不是缺胳膊断腿的,凭什么要他接送她?再说了,他又是她的什么人?

    “你懂个屁啊?现在全世界石油的耗损量剧增,哪个国家现在不是在提倡节约环抱的?难道这么一截路,你还想要耗汽油,还想要拖国家的后腿不成?”不愧是*,这凌二爷说起官腔来是一套一套的。

    而且说这话之后,凌二爷就不顾苏悠悠的反抗,直接拉起苏悠悠的手,朝着他的车子走去。

    这一路,苏悠悠的手一直都在挣扎,可凌二爷的手就像是上了锁似的,不管她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苏悠悠或许不知道,这一截路对于凌二爷而言,意义多么重大?

    他多么希望,这一路永远没有停歇下来的地方。而他,就能这么牵着苏小妞的手一直走下去。

    “……”一直到被凌二爷塞进车子里的时候,苏悠悠放弃了挣扎。

    人家凌二爷都说的那么有道理了,她苏悠悠再怎么混蛋,总不能去拖了国家的后腿吧?

    “苏小妞,你要是累了的话,就靠在车上休息一下。”

    凌二爷开车上路,还不忘将苏小妞的副驾驶座位置给调的舒服些。

    “不用了。”要是睡着了,还不知道会不会被人给拐了去卖。

    “苏小妞,我看你的脸色不是很好。你的身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凌二爷在车上,一直都找着话题。

    而他的车子一直以龟速在马路上跑着。

    这倒不是他的车子不好或是车技不好,而是凌二爷一直都悄悄的从后视镜里打量着正在看着车窗外风景的苏小妞。

    他的眼神中,贪恋带着前所未有的痴迷。

    这一点,连他凌二爷自己都未曾发现。

    “有点,”苏小妞没说谎,她的大姨妈造访了,搞的她浑身上下骨头都发疼。

    听到苏小妞的身体不舒服,凌二爷的心口就像是被什么给扎了似的,一阵阵闷疼。

    “哪里不舒服?”他问。

    黑眸,关切的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苏小妞。

    全身上下没有明显的伤痕,但苏小妞看起来就像是一滩烂泥。

    死气沉沉的窝在他的副驾驶座位置上。

    凌二爷其实敢断定,要不是苏小妞不是那么舒服的话,她现在绝对不会这么听之任之的坐在他的车上。

    “你烦不烦,开你的车。”苏小妞恼了。

    凌二爷觉得委屈。

    他从小到大还没有这么关心过一个人。

    现在好不容易他能对一个人这么的宝贝着,竟然是被好心当成了驴肝肺。

    “我就是想知道你什么地方不舒服,想要带你上医院去看看!”凌二爷的嘴里嘟囔着。

    不过这话的音量不小,正好可以传入苏小妞的耳里。

    “不必了,我现在只想快一点去菜市场,麻烦你开快一点!”

    “我知道了!”凌二爷听从了她的话,开的比较快。但这速度,还是没有寻常的一半。

    请原谅他的无耻,说到底他不过就是为了想要多一点的时间和苏小妞独处。

    苏悠悠进入菜市场的时候,凌二爷的车子还是没有离开。

    “不是说,你要去办事么?”

    苏悠悠问。

    “你进去我就去办。”

    “哦……”苏悠悠哼了一声,扫了一眼凌二爷现在的这辆车。

    以前的凌二爷,总喜欢骚包的宝马。

    而现在的这辆,只是普通的黑色大众。

    凌二爷的品味,一向不差。

    就算是黑色的大众,被他一开也别有一番风味。

    更不用说,现在还有凌二爷依靠在这车子的旁边,简直就是俊男靓车,绝对吸引别人的眼球。

    菜市场的大妈早已注意到这一点,苏悠悠还没有走几步,就有好几个站在凌二爷的身边围观着。

    “这小伙子可真俊。”天使的面容。魔鬼的心肝。

    “就是,人帅车子也好!”大妈,你看错了,其实那只是普通车型的大众。

    “要是我家儿子也能整成这个样,估计讨媳妇不成问题了!”大妈,您又错了。要是您儿子整成这样,那就麻烦了。你看人家凌二爷三十好几都没结婚,一看就是被人嫌弃的料儿,难道你想让你儿子也学他打光棍?

    菜市场的大妈一人一句的嘟囔着,苏小妞心里一句句的毁谤着。

    苏小妞这不是才走几步么,市场门口已经被围观的个水泄不通。

    而凌二爷看到苏小妞这一回头看他,还和她招了招手,勾唇一笑。

    凌二爷这倾城的容貌,可是全市公认的。

    这一笑,唇红齿白,典型的祸水姿态。

    勾引的,明明已经过了思春年纪的大妈们,又恨不得自己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

    等苏悠悠买完东西出来的时候,凌二爷和车子还在,不过围观的大妈们已经散去了。

    见苏悠悠走出来,凌二爷已经自动的接过了她手上的东西,然后又帮她打开了车门,一副好好先生的架势。

    “那些人呢?”

    苏悠悠问。

    刚刚她进去的时候,市场门口围观他的人都可以排起长龙了。

    苏悠悠就差直接在外面摆着一个牌子收费,例如看一眼5块钱,摸一把十块钱之类的。

    别看这小钱,这凌二爷若是愿意,这样赚钱可比他开酒吧还要好赚。

    “我跟他们说我媳妇可是很霸道的。要是待会儿让她看到我在这里招蜂引蝶的,待会儿回家就要跪遥控器了。”

    凌二爷笑的一脸的得瑟。

    但不管这凌二爷现在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到底市场门口恢复了正常的秩序。

    “苏悠悠,陪我吃个饭吧!”

    回程的时候,凌二爷和她这么说。

    “没空!我还要回家洗菜做饭。”

    苏悠悠扭头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头也不回的说。

    “不要直接拒绝我好不好?那个小年轻明明去出差,你反正回家也是一个人吃饭,难不成还要为了一个人的嘴巴开炉火?”潜台词就是:煤气什么的,可是很贵的。

    “好了,我们一起吃饭吧。我从今天一大早到现在,都还没有吃一口东西呢!”凌二爷没等她的回答,便再度开口。

    这一句话之后,苏悠悠倒是没有回答了。

    现在都大中午了。

    他连一口饭都没有吃……

    她的心,也有些微微的抽搐。

    但苏悠悠自认为,这样的抽搐,其实和爱情无关……

    到底,苏悠悠是被凌二爷带去吃饭了。

    ——分割线——

    这个周末,顾念兮本想去云阁的,却被施安安请去了sh国际新落成的大型购物商场逛一逛,顺便说说她的感想之类的。

    说白了,施安安就是想要做市场调查。

    而顾念兮看到今天难得休假的谈逸泽,便拉着他一起去。

    谈逸泽难得休假在家一天,顾念兮自然是不想和他分开的。

    不过苏悠悠和她说过,男人都不是那么喜欢逛街的。

    顾念兮本来还在想,到底要怎么说服谈逸泽和自己去逛街的。

    没想到,这才一开口,谈参谋长已经穿戴整齐。

    比起总是朝着要去院子看黄黄的聿宝宝还要积极。

    而是看看看到准时出现在大型购物商场的夫妻两,到也不吃惊。

    见到顾念兮,她便上前:“念兮,我们随便逛逛吧。”反正,身后有一个提行李的。

    施安安从来还没有这么奴役过谈逸泽一次,一想到这,她的心里就是说不出的爽。

    “安安姐,要是我喜欢可不可以算我个便宜的折扣?”顾念兮一向抠门,就算她还真的不缺这点钱。

    “这你可要问我们的老板了。你要知道,我在这边消费,还要款项照付来着。”施安安说这话的时候,哀怨的眼神瞪向某一处。

    “不会吧,你可是这sh国际的老总,怎么你要买东西还要照付?”顾念兮有些吃惊。

    “那你也不看看,我们老板是多抠门的一个人!”

    施安安再度刮了某人一眼。

    而某人只是随意的张望着每一处,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似的。

    “安安姐,你可真可怜。”

    “是啊,每天都被那个混球奴役,还不得不卖命。真是他妈的憋屈。”施安安和苏悠悠有着一样的本性,那就是得理不饶人。

    不过她也清楚后,这会儿她的嘴巴是过了瘾,这两天的工作量可要倍增了。

    “念兮,我们不说那个混球了,现在好好的逛逛吧。我听说三楼的服装区有一些新的款式,我们去看看吧!”说着,施安安已经拉着顾念兮上了电梯,谈逸泽紧随其后。

    不得不承认,施安安的品味真的不错。

    她所说的来新品的地方,每一款都是今年的限量版。

    也就是说,这些衣服传出去,绝对不会和别人撞衫的。

    施安安一到这边,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试穿衣服了。

    都说,女人的衣柜里总上了那么一件。

    这衣服,要么就是穿在别人的身上,要么就还在售货地方。

    一到这买衣服的地方,女人的本性就会发挥出来。

    施安安那边已经疯狂了。

    而顾念兮这边还在兜兜转转。

    其实她也觉得这里的衣服好看,不过一看这个价位,她就抽了一把冷汗。这一件衣服,都要和谈参谋长一个月的薪水差不多了。

    她,实在不敢要啊!

    “怎么了,没有看到喜欢的么?”

    其实谈逸泽一直都在观察顾念兮,看着她好几次满心欢喜的拿起一件衣服,然后看了后面的吊牌又给挂了回去。

    来来去去,这都好几回了。

    “喜欢是喜欢,可这衣服真的好贵。”还不如去苏悠悠那边的乐悠服装公司里挑几件。再说了,乐悠出来的样板衣服,都不会收她顾念兮的钱。

    “喜欢就买件吧。最多这两个月,我们都省一点花。”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施安安正好试穿了一件衣服出来。

    听到他说的这一句,施安安的嘴角猛抽。

    妈的,装穷也要有个度啊!

    他们家的资产要将这超市里所有的东西都给拿回去都不成问题,竟然还在为这点小钱算计着这两个月的开销?

    作为施安安,她还实在不明白这小两口的想法。

    “真的可以?”听到可以买衣服,顾念兮自然是心动的

    “可以!”谈逸泽摆手。最多,这几个月就不给儿子买玩具了。

    此时正在家里被谈老爷子带去看院子里的二黄的聿宝宝还不知道,他的某一项福利就因为老妈想要买一件衣服而被剥削了。

    购物结束的时候,谈逸泽的手上拿着好多袋子的东西。

    而且这些加起来,都是一笔不小的金额。

    不过这当中的好多,都是施安安的。

    至于顾念兮,也就只有两件。

    这两件,还是谈逸泽好说歹说让她买的,不然她还真舍不得。

    而施安安,就像是个暴发户一样,买了一大堆七七八八的东西。

    在顾念兮看来,施安安与其说是在买东西,倒不如是在发泄一种情感。

    “安安姐,你今天买了好多东西。”

    顾念兮道。

    “看着差不多就买了。”施安安从小到大都是这个样子,她无需为了钱而烦恼,一般看到差不多合适的,就给买回家了。很多东西,到现在没准都没有拆开包装。

    再者,其实施安安也喜欢这样的发泄方式。

    只是这一次的购物,施安安除了用购物来发泄自己心里的那些悲哀之外,还有另一个目的。

    从来就只有被老板奴役过的命,如今难得能奴役老板一次,她哪能不好好的把握机会?

    “对了念兮,你觉得我们这个购物广场做的怎么样?”逛街后他们来到购物广场顶层的咖啡厅里,闲聊。而施安安在这个时候,切入了正题。

    在她看来,顾念兮是一个非常有想法的人。

    所以这一次大型购物商场建成之后,施安安就希望顾念兮能给他们提几个建议,让这个大型超市做的更大更好。

    而施安安会如此的注重顾念兮的想法,还不是因为这大型购物商场,还是顾念兮的?

    这会儿不好好看看老板的想法,难道还要等以后不成?

    要是这顾念兮和他身边的这一个男人一样记仇,那还了得?

    “商场做的是不错,各个楼层的分部细节图也在电梯口贴了。也有很多高级品牌专卖店入驻。不过我在想的是,这边大型超市有的东西,别家也差不多都有了。为什么这边有这么好的地理位置,我们不再做一些我们这超市特有的东西呢?”

    顾念兮的意思,就是还想要自创品牌。

    听到这话,施安安的唇角一勾。

    今儿个,还真的让这顾念兮来对了!

    而顾念兮身边的某男子也在听到这话之后,眼眸一闪闪的。

    像是,刚刚得到了什么好主意似的。

    “不过,这也是我一个人的见解。安安姐你可以参考一下!”

    顾念兮觉得自己说的这些有些过头了。

    其实有些东西不是自己的,还真的不好做主。

    像是云阁,她现在像开去什么地方就去什么地方。

    而这超市是施安安他们家的,这主意她多多少少还要回去家里汇报一下。

    “念兮,你说的谦虚了。我相信我老板要是听到你这个主意的话,他也会赞同的!从超市里打出我们的自创品牌,自然比别的商场要多一些吸引顾客的地方!”

    施安安说这话的时候,若有似无的扫了谈逸泽一眼。

    “这只是我的拙见罢了,也不能说是谦虚。对了安安姐,你们有没有想过,这超市里多引进一些饮食服务店家?”

    顾念兮开始准备为云阁谋福利了。

    谈逸泽一听,便看了一眼施安安,微微的点了点头。

    施安安见到了这个眼色,便道:“其实这些天我就在筹划,不过我还没有想好。怎么,念兮你有什么好主意么?”

    “其实我是觉得,云阁倒是个不错的选择。这边是城东,云阁的店家都在城南。最近大家都说那边的菜色比较好,可这边的人要去那边吃一顿,都要开上好长一段时间的路,如果能在这里也弄个分店的话,那这边既能吸引食客,又能为超市多吸引一些顾客!”

    这话,又让谈某人的眼里闪现惊艳。

    “这个想法还真的不错,这云阁前段时间我也去吃过,还真的不错,怪不得我们公司里的人都喜欢去那里。要是能在这边弄个分店的话,大家搞聚会什么的,也就方便了许多。”

    说这话的时候,施安安又说:“只是我都不知道,这云阁的老总到底怎么联系。”

    对于外界而言,云阁的老总其实是个迷一般的存在。

    这一点,倒是和sh国际的现状很相似。

    “这件事情交给我吧,其实我和云阁的总经理还有点交情。”准确来说,总经理还是她顾念兮的下属呢!

    “那就好,这云阁入驻的事情,就交给念兮你代劳了。到时候要是成功的话,少不了你的好处。”

    “安安姐说的是哪里的话。”顾念兮心里的小算盘其实打了个噼里啪啦响。

    要是云阁能成功入驻这里的话,生意绝对会火爆的。

    到时候,她又能赚个小金库了。

    “念兮,你这可不能在谦虚了。像你这么能干的女孩,这年头已经很少了。能娶到你,都不知道是几千年修来的福气。”施安安说的这句话,说到底就是在挖苦谈参谋长。

    说他,配不上这顾念兮。

    “我老公也很能干的!”顾念兮自然听得出施安安的言下之意。

    可就算和施安安的关系再好,她也容不得她说她家谈参谋长的坏话。

    而谈参谋长在听到顾念兮这话之后,得瑟又挑衅似的朝着施安安看了一眼,像是在和她说:你看,我老婆都认为我好,你就不用在唧唧歪歪挑拨我们两人的关系了。

    “知道了,知道了。你们老两口的关系好的很。”施安安只能妥协。

    而在这一番话之后,谈逸泽环顾了这个咖啡厅一周之后,竟然带上笑容和施安安说话。

    还真的不得不承认,谈逸泽一笑,倾城润肺的。

    不过他这样的笑容,可引不起施安安的任何好感。

    你想,寻常都是一个恶面修罗的人,突然对着你笑,你难道不会觉得阴风阵阵么?

    事实上,施安安就是这样的感觉。

    因为按照以往的经验,这谈参谋长这倾城润肺一笑,估计是要坏事了!

    不出施安安的预料在凉风阵阵袭来的时候,施安安就听到这个男人这么对他说:“施小姐,其实我觉得,这个超市做的还不错,若是这个超市能发展到国外去的话,会更好!”

    谈某人笑的一脸的真诚。

    可施安安却感觉巨石压顶。

    顶着重压,在顾念兮的面前她又不得不回应到:“谈参谋长,您认为什么地方来发展最好。”

    “非洲!”他的语气轻柔,笑容比夜空绽放的烟花还要美。他的黑眸蹭亮,看起来没有一点的虚假。

    而这话,引起了顾念兮的共鸣。

    “这倒是个不错的想法!”

    “不行,我觉得这在那边是不能盈利的!”施安安坚决反对。

    废话,她当然要反对了。

    这老男人竟然在这个时候提议要将大型超市开发到非洲去。

    你觉得,他怎么可能让他的美娇妻去那种炎热的地方?

    到时候,还不是她施安安一个人去那边呆着?

    “我觉得要是去开的话,绝对是有好处的!”谈某人又说。

    “我不觉得,反正这个提议我不赞同!”好个毛?到时候她施安安不是要烤的跟只乌鸡一样?

    都说,更年期的老男人是最不好惹的。

    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

    刚刚她施安安不是趁着口舌之快说了他几句,你看他现在开始报仇了。

    于是,施安安这一天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画个圈圈诅咒了谈参谋长……

    ——分割线——

    苏悠悠接到骆子阳母亲的来电,是在这个傍晚。此时的她,还被凌二爷纠缠着脱不开身。

    凌二爷是说过只要和苏悠悠吃一顿饭,不后来他又说要送苏悠悠回家,送到家门还不够,他还要进屋视察一番。

    他戏称,他这是在帮苏悠悠打探下这个屋子里有没有遭贼的痕迹。

    不过最终确定了这个屋子很安全之后,凌二爷要赖到了人家的沙发上。

    这下,苏悠悠对此很不满,强烈要求这男人快一点滚回他的老窝去。

    可无奈,人家凌二爷跟没有听到似的,说是今天开车带着苏悠悠跑了一天,他累了,想要休息一下。

    苏悠悠在心里嘀咕,她有要求他带着她满世界跑么?

    没有吧?

    好吧,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他想赖在沙发上,就让他赖个够。反正,她苏悠悠也不是非要在沙发上呆着不可。

    苏悠悠将从菜市场买回来的水果和蔬菜放回到冰箱里之后,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本以为是和自己汇报情况的骆子阳。

    在骆子阳回去d市的这段时间,他一般都是这个时间点打电话回来给苏悠悠,问一下现在她是否安好,顺便又看看苏悠悠有没有想他了。

    苏悠悠以为是骆子阳,就没有看手机屏幕按下了接通键。

    “二狗子,有话快说,姐姐现在有点忙!”

    她大姨妈来本来就懒得动弹,还被这骚包凌二爷带着跑了整个城市一圈,说是要带她去散散心,结果什么事情都没有做成就回来了。

    现在的苏悠悠,只想快点躺回到床上,让自己那老腰舒坦一下。

    “苏悠悠,你这是跟谁说话呢!”电话里那个尖锐的女音让苏悠悠吓了一跳,将手机从耳朵边挪开的时候,苏悠悠才发现这来电原来是骆子阳的母亲,顿时苏悠悠倒抽了一股子冷气。

    骆伯母怎么会给她打电话呢?

    难不成,骆子阳已经说好了?

    “骆伯母……”

    苏悠悠的将手机凑回到耳边的时候,又回了这么一句。

    “苏悠悠,你还真长本事了!”以往的记忆中,骆伯母不曾对她苏悠悠用这么尖酸刻薄的语调的。

    可今天……

    “骆伯母,好久不见了,最近可好?”

    为了骆子阳,苏悠悠放下了自己的身段,放下了自己的娇纵,甚至也放下了自己的自尊。

    “可好?我都被你给气饱了,你说我能好么?”骆子阳的妈妈就像是火力全开的机关枪,让苏悠悠感觉浑身都是孔。

    “骆伯母,我不明白悠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您那么生气?”

    苏悠悠额头上的青筋暴跳。

    “你做了什么?苏悠悠,你倒是还有脸问我,你到底做了什么?你自己做的事情,难道你还不清楚么?”貌似长辈都不喜欢明知故问的人。

    而苏悠悠现在在她的眼里,就是这类人。

    “骆伯母,您是不是说我要和子阳结婚的事情?”

    苏悠悠做了个深呼吸,问道。

    “看吧,你这不是知道么?你还问我做什么?见过不要脸的,还没有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

    无疑,骆子阳的妈妈的这一番话,让苏悠悠感觉整个脸火辣辣的。

    特别是这一句:

    “见过不要脸的,还没有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

    和凌二爷当初他妈所说的,简直如出一辙!

    “骆伯母,悠悠不明白,我到底做了什么不要脸的事情,让您这么生气!”苏悠悠问出这话的时候,整个身子都是紧绷着的。

    而垂放在大腿一侧的手,指甲已经深深的陷入了掌心中。

    “苏悠悠,那我倒是想要问一问,我们子阳当初为了你要死要活的,可你最终还是嫁给了别人。你知道我花费了多少心思才让他从那一处走出来?可他现在好不容易恢复了,你都嫁了一个人了,被人家敢出门来,现在还反过来缠着我们家子阳,你说你现在这样像话么?”

    骆子阳妈妈的这话说的情激昂。没有等到苏悠悠的回话,她又开了口:

    “要脸的人,会作出你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情来么?我们家可不是捡破烂的,没有必要要别人家穿过的破鞋……”

    骆子阳的妈妈言语何等的犀利,苏悠悠最清楚。

    特别是最后那“破鞋”二字,简直将苏悠悠伤的体无完肤!

    “别以为,我们家在这边,就不知道你发生的事情。我可是告诉你,从你和那个狗男人结婚的时候开始,我就一直诅咒着你们不得好死!你看,缺德事做多的人,到头来有哪个有好下场的?”骆子阳的妈妈遁了一下,又继续开口:

    “你负了我们子阳那么多年,如今都得到报应了,你还想要缠着他不成?我可告诉你,没门!你别想着癞蛤蟆要吃天鹅肉,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同意让你们结这个婚!”

    听着电话那边曾经熟悉的声音现在竟然用着陌生的语气还有各种犀利的词语和自己说这些,苏悠悠的眼眸黯淡无光。

    她本以为,她和凌二爷的婚姻只是得不到两家家长的祝福罢了。

    现在看来,当初不看好他们婚姻的人,还真多……

    “苏悠悠,你妈妈不是贤良淑德么?难道,她就是这么教会你,被男人穿过之后,还要找替死鬼的么?我现在,就找她要说法去。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妈妈以前在别人面前一副圣人样的,现在她的女人竟然作出了这么不要脸的事情,她还有什么话可说的?”

    骆子阳的妈妈最后的一句话,让苏悠悠倒抽一口冷气。

    说实话,她妈妈现在还不知道她和凌二爷离婚的事情。

    要是被骆子阳妈妈给捅破的话,那还了得?

    想到这,苏悠悠连忙开口:“骆伯母,您说让我不和子阳结婚,我听你的就是了。不要拉上我妈,我妈到现在什么都不知道,求您了,不要去找她好不好?”

    “哟,你妈还不知道?”骆子阳的妈妈压根就不信这一点。

    她前一段时间还听苏妈妈去了一趟他们那边。

    她还不知道这情况?

    无疑,现在苏悠悠的每一句话,在骆妈妈的耳里都是谎言。

    “那正好,我趁着这个机会也让她看一看,她的宝贝女儿到底是个什么货色!”免得,继续来缠着他们家的子阳!

    说完这一句,骆妈妈直接挂断电话了。

    这下,苏悠悠真的慌了。

    “骆伯母,你听我说……”

    “骆伯母……”

    可回应苏悠悠急切呼喊声的,就只有电话里传来的令人窒息的忙音。

    这可怎么办才好?

    骆妈妈该不会,真的找上苏家了吧?

    那爸爸妈妈要是知道这个情况,该怎么办才好?

    想到这,苏悠悠连忙给骆子阳打了电话过去:“苏小妞,是不是想我了?傻瓜,再等一会儿,我就能回去了!”

    此时的骆子阳,已经买好了最快一班飞机的机票,准备回来了。

    他还捎上了户口本。

    这一次,结婚势在必得。

    和苏悠悠结婚,那是他多年的梦想。

    如今真的就要实现了,骆子阳感觉浑身上下都是轻飘飘的,有些不真实。

    “二狗子,你他妈的还有心情和我开玩笑。你妈都快要找我妈将事情给捅出来了,我现在还有他妈的心思去想你?”一急,苏悠悠什么脏话都脱口而出了。

    “什么,我妈要找你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骆子阳一听,自然猜出了这苏悠悠说的是他妈妈要去找苏妈妈说出苏悠悠已经离了婚,并打算和他结婚的事情。

    其实,关于苏悠悠妈妈那边,骆子阳已经做好了准备了。

    他想要等到他和苏悠悠真的领了证之后,再带苏悠悠回去见见家长。到时候,所有的问题只要他在苏悠悠的身边,都能迎刃而解。

    可骆子阳真的没有想到,他妈竟然会准备在这关键的时候插上一脚。

    要是这会儿让她将这些事情都给捅出来的话,那他和苏悠悠的婚事,岂不是要黄了?

    骆子阳听这些,行李都顾不及提了。

    “就在刚刚。二狗子,我说过不被祝福的婚姻,我再也不要了。你不是说你能说服好你妈的么?可现在这算什么?”

    那样的婚姻,太苦了。

    没有经历过的人,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滋味。

    她苏悠悠已经尝试过,生不如死。

    泪,在一瞬间绝了堤。

    “骆子阳,我要不起你。你和你妈说,我不会死皮赖脸的和你结婚的,请她放心好了,也求她不要去找我妈妈。”

    现在的事情,已经够乱的。

    要是被她妈知道,以她妈那火爆的性格,不直接杀过来才怪!

    而苏悠悠更担心的,其实是年迈父母的身体。

    母亲一直都有高血压。

    要是她知道她苏悠悠就算背弃了整个家族的人,也要结的婚到头来却只维持了不到一年,她该受到多大的打击?

    听的,骆子阳的心里发紧:“悠悠你别急,我现在就回家去看看,我保证不会让我妈作出那些缺德事情的,你等我的消息。至于咱们两人结婚的事,等我回去再说好吗?”

    好不容易才等到了和她苏悠悠结婚的机会,骆子阳怎么可能说放手就放手?

    很快,骆子阳挂断了电话了。

    看样子,应该是回家去了。

    苏悠悠握着被挂断的手机,就像是失去了灵魂的木偶人一样,滑坐在地上。

    而此时,出现在苏悠悠的视野里的,还有一双蹭亮的皮鞋。

    顺着这皮鞋,苏悠悠看到了凌二爷。

    其实,他刚刚赖在她家的沙发上,根本就没有睡着。他的视线,一直贪恋的追逐着苏悠悠跑。

    苏悠悠去上洗手间,拿着卫生巾。

    苏悠悠将菜放进了冰箱,挺有家庭妇女的样子。

    苏悠悠在家的时候将头发都给挽起来,很好看。

    至于苏悠悠的通话,凌二爷自然也给听了去。

    看着像是满脸是泪的她,他的心里闷闷的。

    其实,凌二爷说不清楚这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知道骆子阳家不同意他和苏悠悠结婚,本质上凌二爷是开心的。

    可一听到他的苏小妞被人各种嫌弃,他的心就像是被人拿着刀子划开似的。

    “很好笑是吧?我的婚姻,永远都得不到家人的祝福……”苏悠悠不想在凌二爷这个曾经她爱的要死要活的面前哭,可泪水就是这样控制不住的滑落。

    本以为,这个嘴巴和她一样贱的要命的凌二爷,见到她和骆子阳结不成婚了,应该是幸灾乐祸才对。

    可苏悠悠没有想到,凌二爷竟然伸手将她从地上捞了起来,抱在怀中。

    他在她的耳边说:“傻瓜……你这又是何苦?”

    苏悠悠一直都用的是大嗓门的国产手机。

    手机不开免提,跟开了其实是没有区别的。

    所以,凌二爷自然也听到了骆子阳妈妈骂的那一句“破鞋”!

    这对苏小妞来说,该是多大的打击……

    对于那一日的记忆,凌二爷只知道,自己的心很痛,而苏悠悠的泪很美……

    ------题外话------

    年会的票子,快到我的碗里来~!

    →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