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26章 大姨妈没来报到!

    连续两天的降雪,让这个城市的交通陷入瘫痪。

    顾念兮也因此,得到了额外的休假期,能在家里陪着聿宝宝。

    可没有谈参谋长在的谈家,好像都是冷冰冰的。

    顾念兮抱着儿子,一边守在电话机旁边,生怕会错过了谈逸泽的来电似的。

    聿宝宝这两天也有些不安分,老喜欢咬人。

    见顾念兮一直都盯着电话筒看,他干脆将电话筒拿起来,就开啃了。

    那泄愤的姿态,和他老子如出一辙。

    这样的姿态,好像是在痛恨这电话机将妈妈的关注力都给勾走了。

    “宝宝,这是做什么?脏脏的,不能咬知道吗?”顾念兮赶紧将电话从儿子的嘴里抢走,便找来了纸巾给儿子擦嘴巴。

    这么一番折腾之下,顾念兮发现儿子好像又多出了一个小牙齿。就在,他现有的那个白牙的旁边。

    “宝宝,你又长了个牙齿了!”

    儿子的成长,顾念兮无疑是开心的。

    但若是这个时候谈参谋长也能和她一起分享这个喜悦的消息的话,那该多好。

    虽然知道到了京上之后,谈参谋长的手机是关机的。

    但顾念兮还是忍不住会给他发去了短信,写到:“老公,咱们宝宝今天长出了第二个牙齿了,很爱咬东西,就连电话机都给咬了。真希望,这个时候你也能看到他可爱的模样!”

    编辑完短信之后,顾念兮点击发送。

    不过聿宝宝显然也注意到了这顾念兮的举动,开始挥舞着胖乎乎的小手来抢夺顾念兮的手机。

    “宝宝,这不行!手机是不能给宝宝玩的!”

    别的,顾念兮都会给儿子。

    但手机不行。

    手机的辐射大,孩子还太小。

    这么小的孩子玩手机,顾念兮很担心会造成儿子身体不适。

    只是聿宝宝一向喜欢新奇的东西。

    好不容易看到了一个自己喜欢的,他非要得手不可。

    眼见顾念兮竟然不给他,他扯开了嗓子哭了:“呜呜……”

    那掉泪可怜兮兮的表情,就好像是受到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哟,这是怎么了?谁欺负我们的小祖宗了!”

    谈老爷子听到孩子的哭声,便大步走了出来。

    “呜呜……”

    见到有人在看他,这小祖宗哭的越是大声了。

    “来来来,太爷爷看看。看这小脸蛋,哭的跟个花猫一样!”

    谈老爷子大步上前,将这苦恼不已的小家伙给抱了起来。

    不过就算被谈老爷子接过手,这小祖宗依旧不老实,一个劲的指着顾念兮的手机。

    “兮兮,他这是怎么了?”谈老爷子不明白,吃早饭的时候还好好的母子俩,这又是怎么了。

    “爷爷,他要玩手机!”

    “要手机?那就给他买一个啊!”在谈老爷子的眼里,金孙孙可是他的宝贝疙瘩,他要什么,谈老爷子就给他什么。

    没准,这金孙孙要的是天上的星星,谈老爷子都会想尽法子给他摘。

    “不行,他还太小,这么小老是惯着可不好!”谈参谋长说了,这儿子可不能太娇气。不然,将来就是一娘们。

    “再说了,手机辐射大,孩子还太小,不能用!”顾念兮一本正经的和谈老爷子说。

    “原来是这样?那小宝贝,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妈妈不给手机玩,是为你好,知道么?来,太爷爷带你去院子里看黄黄,让它给你表演个撒尿看,好不好?”

    谈老爷子是个明理的人,特别是对于小金孙的身体健康这事情,他尤为认真。

    只要这孩子现在一有个伤风感冒的,谈老爷子就一定要让人家军区医院的院长老胡直接过来给孩子看病。

    这样着急孩子健康的老人家,怎么可能会让这个孩子的讲课受到威胁了呢?

    为了逗自己金孙不哭,现在这谈老爷子是将自己最喜欢的狗都给出卖了。

    院子里的二黄要是知道自己的竟然因为一个孩子的哭闹,谈老爷子就要让它给孩子表演撒尿的话,估计二黄吐血的心是有了。

    看着宝贝儿子总算被谈老爷子给哄好了,顾念兮的耳边也总算是清静了。

    不过她的视线再度落向手机,视线里有些隐隐的担忧……

    谈逸泽,这一走都好几天了。

    一个电话都没有回家,他真的没有什么问题么?

    就算他没有什么问题,可她有了。

    因为,她想念谈参谋长了!

    ——分割线——

    谈逸南再度遇到陈雅安,是在某个午后。

    距离他们正式签署离婚协议,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

    而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谈逸南的日子过的并不好。

    舒落心每天都逼着他和各种名媛相亲,不是什么高官的女儿,就是什么大企业家的干女儿还有独生女之类的。

    有的,会嫌弃他谈逸南有过两段离婚史,有的还不会。

    其实谈逸南也知道,自己要是说出自己竟然离过两次婚的话,大多数女人都不会接受的。

    但他,还是从来就没有隐瞒。

    他觉得,这些其实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反正这些人只要在家里随便调查一下,哪个会不知道他谈逸南的底细?

    所以,每一次不管相亲遇上的是什么对象,谈逸南都说了开来。

    谈逸南还真的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好丢脸的。

    反倒是舒落心,每一次他相亲回家之后,舒落心总会在边上念叨着他,不应该把自己离婚两次的事情给说出来。

    谈逸南每一次都反驳她,骗人不好。再说了,反正他们若是真的喜欢他谈逸南的话,也不会真的在乎这两次离婚史。

    可舒落心却不同意。

    说是,她害怕谈逸南错过了好对象。

    可谈逸南,却是苦涩一笑。

    他最好的对象,早已错过了。

    现在和谁过,还不是过日子?

    不过考虑到舒落心才大病初愈,谈逸南并不和她太过计较。

    遇到陈雅安的这一天,其实谈逸南也是因为要和一个女人相亲,才被舒落心从明朗集团给硬叫出来的。

    那个女人,据说是市委书记的千金。

    今年有三十二岁,比谈逸南还要大了四岁。

    不过,因为保养的不错,外表看上去跟二十五岁差不多。

    可很明显,这个女人并不是那么喜欢谈逸南。

    以至于第一眼谈逸南看到这女人的时候,心里头不自觉的漏掉了一拍。

    因为这女人的眼睛看他,带着轻蔑。

    第一次见面的人,怎么会用这样的眼神来看自己?

    这是,让谈逸南最为不解的地方。

    “你就是谈逸南?”谈逸南一到咖啡厅的时候,女人斜着眼挑衅似的看着他。

    这感觉,让谈逸南相当的不舒服。

    谈逸南从踏出校门之后,就一直在明朗集团身居高位。

    一般,都是他坐着这么审问着别人,只是没i想到今天竟然角色互换了。

    不过好在谈逸南毕竟是在商场上呆过的,见什么人多少还是懂得应对的道理。再怎么不喜欢,多少还是会将表面的功夫做足。

    “我就是谈逸南,你是江云,江小姐吧?”

    谈逸南在女人的对面落座,光影下谈逸南的嘴角轻勾,将恰到好处又不显得生分的笑容完全展现。

    “长相还真的不错,怪不得能结了两次婚。”这是女人的开场白。

    也可以说,这是江云对谈逸南的第一印象。

    “身高一米八零,体重大概一百三十五左右。面相清秀,气质不凡!”

    女人随口说出了这么一大串让谈逸南不解的话。

    那女人审视他的轻蔑态度,让谈逸南不觉得今天自己到这里是来相亲的,反倒像是来应征面试的。

    “我叫江云,升高一米六八,体重保密。我的兴趣我想你应该不想知道,我的父亲你应该有听说,我的职业我想你也不需要了解!”

    女人只是扫了一眼谈逸南之后,又说出了这么一大串让谈逸南应接不暇的话。

    “很诧异我为什么会这么说吧?我告诉你,其实我一丁点都不想结婚!”更不想,和你这样离了两次婚的人结婚。

    当然,这话江云不会直接说出来。

    “那你为什么来参加相亲?”这点,让谈逸南诧异。

    “你不也不想来参加?我想我的感受,你应该也了解才对!”

    这是谈逸南第一次遇到,竟然和自己一样被人逼婚,甚至还对自己坦言的女人。

    不过他才坐下不到五分钟,那女人就开始收拾起她的东西了,显然是准备要走了。

    “既然你也知道我压根就没想要结婚的意思,那我想我们也没有在这里谈下去的必要了!”说完这话的时候,女人已经起了身。

    其实这段时间,谈逸南虽然都在相亲。

    但他其实压根也一点都不想结婚。

    他之所以出来面对这些烦人的相亲,还不是因为被他妈给逼的?

    不过,为了阻止那些还会想要跟自己结婚的女人打来电话,谈逸南每一次都用自己的两段离婚史吓退这些人。

    没想到,今儿个倒是有人比他还着急着要离开了。

    “江小姐,就算相不成亲,还是把饭给吃完吧!”太早回去,他不好交代。

    “饭我会吃,但我不想面对我讨厌的人吃。”

    江云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再现的是又是一个鄙夷的弧度。

    这,多多少少让谈逸南诧异了。

    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竟然对他谈逸南的印象这么坏,还是第一次!

    而且,这人还大大方方的将自己讨厌谈逸南的事实说了出来。

    “好了,你想吃饭就在这里一个人安心的吃吧!这饭钱,我已经给你付过了。”说完这一句话,女人走了。

    只是谈逸南绝对没有发现,女人离开的时候再度狠狠的刮了这谈逸南一眼。

    好吧,其实江云并不是第一次知道谈逸南这个男人。

    江云当初也是d市的那所财经大学毕业的。

    可以说,她和谈逸南和顾念兮,还算校友。

    不过因为她大了谈逸南四岁,她毕业的时候谈逸南才刚刚踏入大学校门。

    这也是,谈逸南压根就不知道这女人的原因。

    不过谈逸南不知道她,并不代表这个女人不知道。

    想当初,这江云好歹也是那所大学的风云人物。

    就算离开了学校,也有不少的师弟师妹会和她联系。理所当然的这新入校便成为风云人物的谈逸南便入了她的耳。

    以至于,到后来他和顾念兮成为全校皆知,让人羡慕嫉妒恨的情侣的事情,她都知道。

    而对于顾念兮,她也是认识的。

    因为她的父亲和顾印泯市长早些年就认识了。据说,他们是当时一起下乡的知青。

    感情,可好着呢!

    再说了,她也有好几次跟随爸爸妈妈到d市的顾念兮家做客。

    当时她见到的顾念兮,还是一个梳着两个小辫子的小丫头,可招人喜欢呢!

    而顾印泯市长,可是将这个宝贝疙瘩放在手心上疼着的。

    当时听说顾念兮和这谈逸南在一起的时候,江云还挺希望这顾念兮能和这谈逸南成了的。

    可这段时间她才听说了,原来当初他们踏出校园之后的变化,特别是谈逸南竟然是因为小三而和顾念兮分开的,这江云就打从心眼里唾弃这谈逸南。

    再一打听,这顾念兮嫁给的人竟然是谈逸南的哥哥,还是个参谋长,过的很幸福,还生下了个男宝宝,江云的心这才稍稍安了些。

    只是江云再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次大姑给她介绍的对象竟然是谈逸南。

    江云之所以没有拒绝这次相亲,不过是因为她还期盼着能和谈逸南发生点什么事情,她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想要看看这谈逸南到底是个什么德行。

    如今一见,外貌果然出色。

    只不过,再怎么出色的外表,也始终不能掩盖他但出乎的那些龌龊。

    谈逸南眼睁睁的看着江云走了。

    不过他倒是一点都不生气,只是觉得这个女人的思维,他实在是摸不懂罢了。

    不过在这个餐厅里看到陈雅安的出现,倒真是让谈逸南吃惊了一把。

    离婚这一个月的时间,其实谈逸南无数次想要找陈雅安谈一谈,看看是不是能将离婚协议给收回去。

    因为他现在压根就不想要再经历一次离婚。

    再说,陈雅安和他这么一段婚姻,谈逸南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

    可无论他怎么着陈雅安,她都避而不见。甚至,从律师的手上领过已经办好的离婚协议书绿本子的时候,谈逸南还亲自驾车到陈家去,希望能见一见陈雅安。

    可无奈,去的时候他明明在陈家门口看到陈雅安了,进门的时候陈家人却对他说,陈雅安去外地了。

    他知道,陈雅安现在是对她避而不见了!

    这让谈逸南多少有些颓败。

    而谈逸南就在这样的颓败中,度过了这整整的一个月。

    再度见到陈雅安,他怎么可能不上前?

    不过,今天见到的陈雅安并不是一个人。

    她的身边,还有一个年纪和她差不多的男子。

    男子的长相斯文,手上拿着一个公文包。

    和陈雅安说话的时候,脸上也是尽显温柔。

    这样的笑容一点都不难看出,这男的对陈雅安多多少少有些心思。

    见到这个情景,谈逸南的心口像是堵了一块巨石一样,喘不过气。

    明明这陈雅安前一个月还是自己的妻子,现在竟然和别的男人这么开诚布公的坐在一起谈天说地,这让他怎么可能开心?

    想到这,谈逸南上前了。

    对于谈逸南的出现,陈雅安也是多少有些错愕的。

    离婚一个月了,她没有再见过这个男人。

    不是她不相见,而是不能见。

    她怕自己一见面,泪水就会忍不住的掉落。

    这个男人虽然是相亲认识的,但毕竟她陈雅安和这个男人同床共枕了一年的时间,甚至也为他怀过孕。

    可到底,现在他们是时候分道扬镳了。

    再说了,就算陈雅安想要和这个男人见面,他们陈家的人也不肯。

    因为在这之前舒落心曾经就和他们说过,若是她在发现这陈雅安和谈逸南再一次见面的话,她舒落心会收回对陈家的这一次援助。特别是,她会让上一次的疯狂报复活动再一次重现。

    生怕这舒落心真的会再一次重演上一次的那些报复行动,陈家人还真的千防万防,不让这陈雅安见到谈逸南。

    就连上一次谈逸南明明找上他们家了,他们也都不肯让她出门去见他……

    可没想到,他们竟然在餐厅里见面了!

    而这个餐厅,还是他们第一次相亲见面的那个……

    谈逸南和陈雅安总共就在这个餐厅里见过两次面,第一次是相亲,欢天喜地。

    而这一次,竟然是离婚后的一个月。

    这对陈雅安来说,是多大的讽刺?

    “好久不见,谈逸南!”

    她笑着对谈逸南说。

    谈逸南突然觉得,陈雅安连名带姓的喊自己,多么的生疏。

    “雅安,不过才一个月不见,我们之间没有那么生分吧!”面对陈雅安的苍白,谈逸南的唇角勾起一抹笑。

    弧度中,讽刺尽显。

    “雅安,这位是?”因为谈逸南的出现,让原本和他有说有笑的女人突然间变得沉默,对坐的斯文男子问道。

    “他是……”

    陈雅安似乎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望了谈逸南一眼之后,她都不知道该怎么介绍他了。

    “怎么?很难介绍我是你的谁?”谈逸南突然收起了脸上的笑。

    “谈逸南,你别这样!”这样,她会很难做人。

    事实上,今天和她一起到这餐厅的人,就是她前两天别人介绍认识的相亲对象。

    这个人结婚了三年,妻子生下一个孩子后就过世了。

    这男人打算再婚,对于陈雅安的各方面条件都非常满意。

    特别是对陈雅安不能生育的这一点。

    他已经有了一个孩子,打算尽心尽力的栽培这个孩子。

    如果陈雅安嫁过去还要再生的话,就乱套了。

    现在陈雅安不能生,僵直是再好不过的了。

    所以才认识了两天,他就约着陈雅安出来很多次了。

    不过大多数都被陈雅安拒绝,除了大中午的饭局之外。

    陈雅安长的不算倾国倾城,但也算是小家碧玉。

    这样的女人养在家里照顾孩子,是再好不过的了。

    更不用担心,这样的女人会出去招蜂引蝶。

    可没有想到,这女人的行情还不错。

    不过才见面两天,这会儿就有男人来问了。

    虽然陈雅安一直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男人和男人之间都有相似点。

    这男人至少不难看出,如此强势出现的男子和陈雅安的关系一点都不一般。

    “我别这样?又是什么样?陈雅安,我有话想要跟你说,你倒是继续躲着我啊!”为什么还要让我碰见,你和别的男人见面的场景?

    谈逸南说这话,因为心里对陈雅安突然提出离婚的事情,多少有些埋怨。

    所以他扯着陈雅安的手的力气,并不小。

    “陈雅安,现在跟我出来,我有事情想要问你!”

    “我已经和你没有什么话好说了!”要是被舒落心给发现的话,都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子了。

    “你没有什么话和我说,可我有!”以为,一辈子躲着他谈逸南,就可以不将这些话给说清楚么?

    他谈逸南已经打算好了和她好好的过日子了。

    不管她能生孩子也好,不能生孩子也罢,为什么要突然撇开他?

    让他,再度变成一个没情没义的负心汉?

    这些,他都想要让陈雅安给他一个交代。

    可陈雅安的迟迟不肯见面,让他的怒火一直积累着。

    再者,还有现在她竟然也和别的男人见面了,而且两人关系看上去还那么好,这一切都成为足以让谈逸南爆发的导火线。

    “谈逸南,你放手,你抓疼我了!”陈雅安被谈逸南这么拉扯,手臂上已经泛红。

    “先生,你不要这样,有事情好好说!”

    对坐的男子见到情况似乎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连忙劝着。

    “你滚开,这是我们夫妻两的事情,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来插嘴!”谈逸南就是见不得这人和陈雅安套近乎。

    “夫妻两?陈小姐,这是怎么一回事?”听谈逸南的话,男人似乎有些恼了。

    不是说,因为不能生育离婚了么?

    怎么现在,还在纠缠不休?

    “您别误会,他只是我的前夫!很抱歉,让您看到这样的场面。不过请相信我,我会和他好好的沟通的,今天就请你先回去!”陈雅安有些无奈。

    “那好,你今天晚上能和我一个明确的答复。我对陈小姐的印象还不错,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这是男人对陈雅安说的最后一句话。

    说完之后,他上下将谈逸南打量了个遍之后,便提着他的公文包离场了。

    而原本属于他的那个位置,很快就被谈逸南给霸占了。

    看着那个男人用过的咖啡,谈逸南很不满。

    直接叫来服务员,将这桌子上所有的东西都给收拾干净,又重新换来一些东西之后,他的脸色才稍稍好转了一些。

    “你有什么事情,快点说吧。说完之后,我还有事情要做。”

    陈雅安先开的口,打破两人间的沉默。

    “有事情要做?该不会是回家和那个男人报告我们都说了些什么吧?”谈逸南的嘴角,挂着讥讽的弧度。

    “就算是,又怎么样?”

    陈雅安迎面之际。

    “就算是?陈雅安,你还有良心么?你难道忘记,我们当初在结婚仪式上说过的那些话么?不管生老病死,我们要相互扶持的?”虽然当初他谈逸南不是真的喜欢陈雅安才结的婚,但他是真的想要和他陈雅安好好的过日子。

    为什么,她要半途而废?

    为什么,她要突然丢给他一张已经签好的离婚协议?

    “谈逸南,不管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我们都已经结婚了。你觉得,现在谈这些还有什么意义么?”

    没有意义了,不是么?

    不管怎么说,现在他们手上的都是绿本子,不是红本子。

    “没意义?没意义我也想要说!陈雅安,结婚这一年我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吧?你失踪也好,我也找了一整夜,你住院也好,我也在医院守着,我都已经做到这样了,你怎么还可以提出要和我离婚?”

    这段时间,谈逸南一直都在反思,陈雅安为什么会突然提出要离婚的这个事情。

    他一直都在反思,是不是自己做的不够好?

    是不是,自己很幼稚?

    可想来想去,他觉得自己还可以啊。

    他实在搞不懂,这陈雅安到底在玩什么?

    所以,他想要见到陈雅安。

    男人的执着,有时候比女人还要可怕。

    而谈逸南的执着,无非是想要一个答案。

    一个明确的答案!

    “谈逸南,你以为是我想要离婚的么?”结了婚之后,陈雅安就没有想过要放弃自己的家庭。

    她虽然是傻,但她从没有过勇气,要和谈逸南离婚。

    可无奈,舒落心实在太可怕了。

    竟然,不惜将他们陈家给搞垮的,逼着她陈雅安离婚。

    她还有什么办法?

    “你这是什么意思?”谈逸南听到这里,懵了?

    陈雅安不想离婚?

    那她,为什么把签好的离婚协议让他妈带来给自己?

    “谈逸南,其实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你挺傻的。你想要问我离婚的理由,其实不应该来问我,而是要问问你的母亲舒落心,问一问她到底都做了一些什么。”

    说到这的时候,陈雅安已经开始收拾起自己的包包。

    “好了,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希望下一次,你不要来找我了,我是真的怕了!”怕了舒落心,怕了那个疯狂的女人!

    说完这一句话,陈雅安提着包包也离开了。

    留给谈逸南的,只有一个清瘦的背影。

    “陈雅安,你不要走!”

    “陈雅安,把事情都给我说清楚!”

    “陈雅安……”

    不管谈逸南在后面如何喊她的名字,陈雅安都离开了……

    而谈逸南看着陈雅安离去的背影,也陷入了深思中。

    为什么他们离婚的理由,陈雅安说不是问她,而是问舒落心?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分割线——

    “苏悠悠,你给我开门!”

    “苏小妞,别以为躲在屋里一辈子,就可以!”

    “苏小妞,你要是不开门,你信不信我找来斧子就将你的这扇门给劈了?”

    这两天,这样的叫骂声在苏悠悠所居住的这房子里不绝于耳。

    苏悠悠本来是窝在沙发上看电子书的,没想到凌二爷又来了。

    当下,她还真想让头顶上来一道雷,把自己给劈死算了。

    “苏小妞……”

    就在凌二爷开始用脚踹她的那扇门之前,苏小妞将门给打开了。

    其实前一天也一样,凌二爷按了门铃,苏悠悠不开门,接下来就是在门外大喊大叫,把邻居都给吵起来,在紧接着就是开始用脚踹她家的门。

    你看,苏悠悠刚弄伤的门板,上面都有好几个鞋印。

    而这几个鞋印都是来自这个一脸风骚淫荡的凌二爷!

    “到底有什么事情,大清早的吵死了!”要不是苏悠悠这两天睡眠不是很早的关系,这个时间点她还在睡觉呢。

    “现在还早什么早,太阳都晒到你的屁股上了!”凌二爷说的话也很猥琐。

    绕过苏悠悠的身边,凌二爷受伤提着一大堆肉和菜就直接到了苏悠悠的厨房。

    熟练的将东西都给塞到冰箱里之后,凌二爷便抢来了苏悠悠的茶几上的咖啡喝了。

    “那是隔夜的,你凌二爷不至于饥不择食吧?”苏悠悠就是不想要这个男人喝自己的杯子,那样的感觉让她怪怪的。都离婚了,还有必要那么亲昵么?

    “苏小妞,你想骗我?要是隔夜的,怎么还有点热度?”说着,凌二爷已经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或许是刚刚去了一趟菜市场的关系,凌二爷口真的渴了。

    一下子,一杯咖啡见了底。

    “苏小妞,还有没有喝的东西,给你凌二爷来点,渴死了。”

    “我家不是咖啡厅,不提供餐饮业务,还请凌二爷移驾。”

    苏小妞连头都不太起来看他。

    “苏小妞,你真狠!”本来想要让苏小妞伺候自己一趟的,没想到这苏小妞连点面子都不给。

    凌二爷很丧气,只能灰溜溜的自己跑去冰箱那边找喝的。

    抱着苏悠悠买的大罐的农夫山泉果汁,凌二爷的眉头皱成了一堆。

    “苏小妞,现成的果汁还是少喝一点,防腐剂太多了。”凌二爷的身家好,对于养生方面特别的注重。

    可在苏小妞看来,喝了她家的东西还各种嫌弃的人,就是欠揍。

    “不喝的话把东西放下,然后直走左拐,出门关门,慢走不送!”苏小妞压根就不想听他的念叨。

    “好了,知道了不说了就是!好心被当成驴肝肺!”凌二爷表示自己很委屈。

    他都为了苏小妞变成这个样子婆婆妈妈了,可苏小妞还是不领情。

    可没办法,他还就认准了苏小妞。

    就算她对他再怎么不鸟,他就是舍不得离开。

    “苏小妞,我今天给你买了一些鸡肉,还有鱼,待会儿你烧烧,犒劳一下我吧!”凌二爷就是想要蹭一顿饭。

    而且,还是苏小妞做的饭。

    苏小妞做的饭菜很一般,自然比不上凌二爷常去的那些大酒店之类的味道。

    可凌二爷现在,就是该死的想念苏小妞做饭的味道。

    “不做。把东西都给带走吧,我不需要!”苏小妞现在懒得动,饭都是叫外卖,怎么可能去给他做饭?

    申购啊苏小妞一生气又会说些让他回去之类的话,凌二爷只能立马说到:“行行行,你不想做饭吃,我给你做还不行么?真不知道我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了,竟然会爱上你这样一个没心没肺的!”

    凌二爷念念叨叨,熟练的套上了苏小妞家的围裙,开始从冰箱里取出一些菜来收拾。

    而望着那身上穿着碎花围裙,在厨房里忙活的高大身影,苏悠悠的鼻子酸酸的。

    凌二爷,你为什么还爱我?

    不是,都离婚了么?

    “苏小妞,你家吃不吃布丁?我记得你最爱吃这个,昨天晚上我在网上搜到了一个牛奶布丁的做法,待会儿我给你做一个!”

    凌二爷似乎没有察觉到身后的人儿眼眶红了又红,径自在厨房里忙活着。

    总之,这几天苏小妞的伙食都是凌二爷负责的。

    虽然凌二爷做的饭菜,还是不那么好吃,但最起码已经比上一次苏悠悠住院的时候他做出来的那些,还容易接受了。

    至于凌二爷这一天做出来的布丁,就是鸡蛋牛奶的那一种。

    凌二爷考虑到养生,放的糖和盐都有点少,导致有点平淡无味,腥味也就越发的凸出了。苏悠悠只能说,这个布丁打破了她以往对于布丁的认识,让她以后都不想要吃这布丁了。

    “苏小妞,其实你可以试着对我好一点的!”

    今晚离开之前,凌二爷就像是个智障一样,对苏小妞说。

    苏悠悠白了这个男人一眼,果断的直接甩门,准备将这个犯了智障病的男人,给拒之门外。

    可凌二爷的手一向比别人的下手要快很准。

    一下子,就将这扇本要关上的门给挡住了,再度推开的时候他还说:“苏小妞,要不今晚我留下来吧。你一个人单身住在这样的房间里,很容易遇上危险的。我留在这里保护你,而且是不收保护费的哦!”

    凌二爷像是打广告的,还向着苏小妞尽力的展现着自己强大的体格。

    不过因为凌二爷穿着西装,肌肉展现的并不是那么的明显。

    “谢谢,不用!”凌二爷是头狼。

    狼怎么可能放过小红帽?

    和狼一起呆在一个封闭的房间里一个晚上不发生什么事情,就算狼再怎么保证,小红帽都不相信。

    与其和凌二爷这样的狼住在一起,倒不如自己一个人睡来的安全。

    “苏小妞,你为什么总是拒绝我?你难道不怕我会伤心?苏小妞,要不你抱一抱我,抱抱我我就会有坚持下去的动力,明天还来给你做饭吃。”凌二爷可以去当幼儿园的老师了,诱哄的手段一套一套的。

    不过,他貌似忘记了一点,苏小妞并不是孩子。

    并不可能因为他给了一颗糖吃,就忘掉所有的悲伤。

    “放心,就算没有你做饭,我也不会饿死!”

    苏小妞白了男人一样,又道:“凌二爷,总有那么一些人,是生命里的过客,到最后变成回忆里的常客!”

    苏小妞的意思是,你凌二爷已经变成我生命里的过客了。

    凌二爷虽然听懂了,可他不想当苏小妞脑子里的什么过客,他要的是强势入驻苏小妞的生命,变成她的心上人。什么常客,他凌二爷才不稀罕。

    “苏小妞,就凭咱俩的交情,我要在你的生命中猖獗一辈子。老子绝对不会当你那什么过客的。给老子记住了,迟早有一天,我一定会让你回到我的身边的。”

    凌二爷还说:“苏小妞,你不适合走文艺路线,我觉得还是猥琐比较适合你!”

    这话,气的苏小妞一直磨牙。

    难得她偶尔想要文雅一下,都不行么?

    见苏小妞有暴走的嫌疑,凌二爷再怎么想要赖下来,最终还是离开了。

    因为他知道,现在的他千万不能惹怒了苏小妞,不然他们真的没有回头路了!

    这一天,凌二爷走了。

    而苏小妞则对着镜子发呆了很久。

    看着镜子里那个长相清秀的自己,苏小妞疑惑:难道,她真的有那么猥琐么?

    ——分割线——

    顾念兮发现她家大姨妈迟到了快一个月,是在这个周末的上午。

    距离谈参谋长离开,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了。

    谈参谋长从来跟她说归期的时候,都只提前回家不延迟的。

    可这一次,他连按时回家都没有,弄得顾念兮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着日子,生怕这个男人发生了什么事情。

    本来,顾念兮是打算带着儿子去院子看二黄的。

    这小家伙最近这阵子越是活泼了。

    一大早起来就在卧室里唧唧歪歪的,除了会喊“爸爸”之外,这小子其他的言语都让人听不懂。

    而顾念兮又在卧室里的台历上画上了一个圈,表示今天谈参谋长还没有回家。

    从谈逸泽离开到现在,顾念兮已经在这本台历上画上了23个圈圈了。可划到这的时候,顾念兮发现这一页日历上,并没有看到这个月大姨妈来的预测日期。

    她家亲戚一向不准时,顾念兮只能每次来都在日历上做记号,防止自己把日子给忘了。

    可这个月,怎么没有?

    翻开上一个日历,顾念兮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大姨妈竟然迟到了快一个月了。

    这下,她的脸一下子跨了下来!

    该不会是,怀上了吧?

    顾念兮以前不懂这些,不过现在她都是一个孩子的妈了,再没有点这方面常识的话,估计他们家聿宝宝都要笑话她了。

    小手,悄悄的覆上这一块。

    自从生完孩子,医生说她两次的输卵管都给堵上之后,她和谈参谋长一直都没有做避孕措施。

    而她家谈参谋长又是个非常勤劳的农夫。

    只要到了晚上,孩子都会给放在小床上,然后尽力的耕耘。

    顾念兮还记得,她家谈参谋长离开之前的前几天,很卖力来着。

    该不会是,那个时候有了吧?

    可这该怎么办才好?

    悠悠和她说过,做了破腹产三年内的女人,是不可以生孩子的。就算怀上,也要拿掉。

    想到这,顾念兮的整张脸都垮了。

    小宝宝很可爱。

    他们家的聿宝宝就是这样!

    要是真的怀上了,拿掉那多不舍得?

    无疑,现在大姨妈没来访问的女人很苦逼。

    丈夫又不在家,没人好说说心里话。

    至于苏悠悠那一边,现在因为骆子阳妈妈的事情,她已经够烦了。

    顾念兮可不敢在这个时候,还给苏悠悠添烦恼。

    “谈参谋长,要是怀上了,该怎么办才好?”对着那个始终被她冲满电,快一个月都没有任何消息的手机,顾念兮喃喃自语。

    “谈参谋长,要是这个时候你在家里,该多好?”

    说着说着,顾念兮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卧室门传来了声响。

    “兮兮,小泽来电话了。爷爷说,让你下楼去接。”

    谈逸泽打电话来了?

    这个消息,无疑是现在让顾念兮最为兴奋的。

    可也让她疑惑,谈逸泽为什么不直接拨手机来,而是打家里的电话呢?

    本来顾念兮一个人就要跑出去的,可这一跑聿宝宝就哭了。

    她连忙跑了回来,直接将聿宝宝扛在怀中,便兴冲冲的下楼。

    聿宝宝一见妈妈又理自己,终于破涕为笑。

    “兮兮,快过来,小泽的电话!”下楼的时候,谈老爷子和谈建天都在。

    看来,他们都刚刚和谈逸泽说上话了。

    顾念兮也不甘示弱,立马拿过了听筒。

    可聿宝宝貌似知道是爸爸打来的电话,也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来强夺。

    “不行,谈参谋长要我听电话,不是你!”顾念兮坚决和儿子争。

    聿宝宝不乐意了,他也好久没有见到谈参谋长,胖乎乎的小手力气也大,继续和顾念兮争。

    见顾念兮不让给自己,这聿宝宝耍赖,开始哭了。

    这下,吵得顾念兮听不清电话那边谈逸泽的声音,她也急哭了。

    “你个坏孩子,我都快一个月没有看到谈参谋长了,好不容易能说上话,你为什么还要欺负我?”

    再说,她还想和老公说一声,她大姨妈没来的事情呢……

    ------题外话------

    求年会票票之谈逸泽版:

    电话来,聿宝宝接听电话中:爸爸(宝宝才刚刚学会说话,两个都是阴平)

    谈某某:叫你妈听电话!

    聿宝宝:爸爸……(胖乎乎的小手咬在嘴巴里,其实他也好像爸爸的)

    谈某某:不是让你喊妈妈听电话么?

    聿宝宝:爸爸。

    老律淫森森的笑着:给俺求票,不然不让你老婆听电话。

    聿宝宝甩白眼

    谈某某接着也甩白眼

    父子同心表示对某律的不耻!

    某律继续淫森森的笑着。

    最终,聿宝宝先表态:年会膘膘!

    谈某某也紧跟着表示:我儿子要年会票子,求大家商量给一个。成全了那个在背处不要脸的混蛋,也成全了我想要见老婆的心,谢谢大家。

    谈某某说完这一句,又瞬间朝着某律秒杀过来……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