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28章 有夫如此,妇复何求?

    不过顾念兮的这一举动,对谈逸泽来说,无疑是盛情的邀约。

    趁着顾念兮还没有说出话来,他的唇又贴住了她的。

    离开一个月,他想她想的都快疯了。

    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心思听什么不要紧的话?

    还是,先吃一小口解解馋什么的再说!

    至于正餐,当然是今天晚上了。

    而那个黏人的小宝宝,今晚就先送到谈老爷子那边去。

    想到这,谈某人准备再接再厉,开荤!

    可他的唇才刚刚离开顾念兮的,她有开口说话了:“老公,我真的有话要跟你说!”

    顾念兮的双眸水汪汪的,因为刚刚被吻过而变得有些迷离的关系,现在的她越是娇媚迷人。

    看着这样的顾念兮,谈逸泽感觉自己都快要把持不住了。

    一向的自制力,都在顾念兮的面前成了玩笑。

    “有什么话都留到待会儿吧。现在,没什么事情比这件事情更重要!”说着,男人已经欺身上前,将顾念兮的小身板给扳正,准备一举攻占她的城池。

    “可有件事情真的比这个更重要!”顾念兮皱着眉心。

    这件事情就是她的大姨妈迟到了。

    而且这个迟到,一下子就是一个月。

    搞不好,他们还真的又有了宝宝了!

    这,可怎么办才好?

    想当初,她刚刚怀孕的时候,谈参谋长可是好久都没有做这档子事情。

    “那你说,我听!”他还是将头埋在她的身上。

    谈逸泽爱死了这样的感觉。

    技能感觉到顾念兮身上气息和温度,又能听到她的心跳声。

    若是自己再邪恶一些,还可以听到这个顾念兮因为自己而心脏加速跳动的声响。

    想到某个瞬间,谈逸泽的大掌邪恶的欺上。

    可顾念兮好像早已预料到他会有如此的动作一番,在他的手覆上之前,她提前将他的大掌给挡住了,然后开口说:

    “老公,我的大姨妈没来!”

    “大姨妈?谁啊?妈那边的亲戚么?”谈逸泽顿时还没有反映过来,以为顾念兮说的大姨妈是个人。

    “老公,不是那个大姨妈。是这里的大姨妈!”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牵着谈逸泽的手,放在自己平坦的小腹上。

    那里,一年前因为生小孩而变得松松垮垮的,前段时间在顾念兮努力练瑜伽之后,已经恢复了紧致。

    若是以前,谈逸泽的手放在这个位置的时候,总是会把持不住的下滑。

    但今天,他的手却是顿住了。

    特别是在听到顾念兮的那一番话之后,他的眼神明显的暗了暗。

    “什么时候的事情?”谈逸泽的黑眸有些黯淡,原本里面浓浓的帜热,也在这一刻有了变化。

    “这一阵子你都没有回家,我也就没有去注意。前两天才发现,它没来。好像,已经过了一个月了!”

    顾念兮很纠结:“老公,你说会不会又怀上了?”

    “你这几天,有没有吃东西很恶心?”谈逸泽问。

    他还记得,顾念兮怀着聿宝宝前三个月的时候,几乎一点味道都闻不得。

    “没有,”这点倒是不会。

    这几天,她的胃口虽然不大,但没有恶心的状况。

    “感觉上不像是怀上了。”谈逸泽将脑袋贴在她的小腹上。

    他的黑眸在光影下,一直忽明忽暗的,让人猜想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事情。

    “那要是怀上怎么办?”顾念兮试探性的问出这个问题。

    其实,这两天她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

    悠悠说过,她做完了破腹产三年内,是绝对不可以生宝宝的。

    谈参谋长也说过,生聿宝宝的时候他已经经历过人生中最大的痛,不能陪在她的身边,他打死也不想要经历第二次了。

    顾念兮其实也担心,如果怀上孩子的话,谈逸泽要她不要这个孩子。

    她是孩子的母亲,她舍不得让一条活生生的生命从自己的身体中被取走。

    所以,她想要先问问谈参谋长的想法。

    如果谈参谋长的想法还是这样的话,她也想想自己要怎么做。

    可她问出了这话许久,谈逸泽始终都没有回答她。

    他一直都将脸贴在顾念兮的小腹上,不知道做什么。

    “老公……”

    顾念兮还以为他是睡着了,轻喊了他一声,没有得到他的回答。

    她起身,准备给他找来一条被子,却不想他在这个时候又开了口:

    “兮兮,我不想要让你再经历那样的危险。”

    他的声音,已经没有了先前那般的急躁。

    换上的,是一种沙哑。

    一种明显经过了激烈思想斗争的沙哑。

    他这话的意思是,如果她怀上第二胎的话,他不想要了。

    虽然,他谈逸泽真的很喜欢她顾念兮生的孩子。

    但是要让她冒着生命危险去博来的,谈逸泽宁可不要。

    因为他很怕,这顾念兮在生孩子中要是出现了个什么闪失,他一个人要怎么办?

    他才不要,守着记忆中的她,度过余生!

    所以,他宁可对天下狠,也不希望她有任何的生命危险。

    “可是老公,这也是咱们的宝宝……”

    顾念兮想要劝谈逸泽另一些什么。

    可谈逸泽却开口说了:“兮兮,不管是宝宝也好,天下也好,都没有你重要。你要记住,我谈逸泽只想要你陪在我的身边,不许你胡思乱想!”

    之后,他便不再开口说话。

    只是,将顾念兮的腰身抱的更紧了一些……

    顾念兮迟疑了下,最终主动的将自己的双手环在了他的肩头上……

    ——分割线——

    “小泽,累了吧,先把饭给吃了,下午好好的睡一觉!”谈逸泽一家三口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刘嫂正好将顾念兮煮好的那些菜都给热好了。

    见到谈逸泽,刘嫂打了招呼。

    “知道了,刘嫂。您忙完,也快过来吃饭!”谈家一直都将刘嫂当成自己人。所以只要刘嫂忙完,也会在这个餐桌上吃饭。

    “好,我先给你弄碗汤喝吧。这是骨头汤,你最近去了那边一趟,都瘦了一圈了!”

    刘嫂说着,已经开始在厨房那头忙活着了。

    “兮兮,你们也快过来吃饭。宝宝就让他在小床里继续睡吧!”谈建天见他们都下楼来了,便招呼着。

    顾念兮下楼的时候,顺便将还在睡梦中的聿宝宝也给带下楼来了。

    不然这小家伙要是醒来看不到人,保管又要闹了。

    “好的。”顾念兮看了一眼边上其他两个空了的座位,问道:“小叔和舒姨呢?”

    寻常,这两个人都在家吃饭的!

    “你舒姨去逛街,好像正好路过公司那边,就约上小南出去吃饭了,让我们先吃!”谈逸南说。

    “嗯,好的。”

    “小泽,你的脸色很不好,是不是不舒服?”

    谈老爷子到餐桌的时候,便这么问。

    这是怎么回事?

    刚刚上楼的时候,小两口不是都好好的么?

    怎么才一会儿的功夫,这就跟变了天一样?

    难道,是吵架了?

    可看着他们到了餐桌上还牵着的手,谈老爷子感觉又不像是吵架了!

    “小泽,要不下午把老胡叫过来?我听说这两天京上那边挺冷的,是不是在那边受了风寒?”谈建天对于大儿子一直有着亏欠,所以只要他一有什么事情,他也是火急火燎的。

    “不用了,我没事!”说到这的时候,谈逸泽想到了什么,转头对谈老爷子说:“对了爷爷,明天早上我要和兮兮出去一趟,到时候您帮我们看一下宝宝吧!”

    “好,这个没问题。明天把二黄给拉进屋子里,让它陪宝宝玩就好了!”

    只要有二黄在,聿宝宝一般都是好哄的。

    不过谈老爷子倒是疑惑了:“对了,你们要去什么地方?这么大冷的冬天,兮兮受不了这样的冷。你可不能带着她到处乱跑!”

    毕竟顾念兮不是这边土生土长的人,一般是耐不住如此的寒气。

    “没事,我们不会去太远的地方,再说到时候我开车,车上有暖气。”和谈老爷子说这一番话的时候,他的手始终紧握着顾念兮的。

    顾念兮知道,他这是在告诉她,明天他要带着她顾念兮上医院检查。

    如果不是怀孕,那一切都好办。

    但若是怀孕了,那就要将孩子拿掉……

    当然,这话他是不会告诉家里人知道的。

    要不然以谈老爷子这个脾气,若是知道怀上的话,肯定要求生下来。

    而谈逸泽是绝对不会让她冒生命危险的。

    既然结果都是这个,谈逸泽也就不想多此一举。

    “……”听着谈逸泽的这一番话,顾念兮的脸色不是很好。

    谈老爷子也看到这一幕,但最终什么话都没有说。

    ——分割线——

    “小南,这边!”

    这天,谈逸南下班的时候就看到了在公司楼下的舒落心。

    “妈,您怎么来了?”

    对此,谈逸南很意外。

    “我就是来看看你,对了妈妈今天买了你最爱吃的寿司,我们到那边的咖啡厅吃吧。你放心,家里那边我都打了招呼的!”

    说这话的时候,舒落心已经拉着谈逸南到了明朗集团附近的咖啡厅。

    “对了妈,不是说今天大哥要回来么?”吃着舒落心买来的寿司,谈逸南问。

    其实今天一大早他就看到顾念兮在厨房里忙着了。

    不用猜,谈逸南都知道这是大哥要回来了。

    谈家上下,顾念兮虽然处的好。

    但她最在意的人,也只有大哥了吧?

    大哥没有回家的那几天,顾念兮每天都垮着一张脸。

    只有大哥回家那几天,她会开怀大笑。

    如果当初没有自己犯浑的话,现在这些待遇本来就该属于他谈逸南的。

    想到这一点,谈逸南的眼眸黯淡了许多。

    只可惜,现在想这些也是无计于补的。

    他现在只希望,顾念兮能和大哥过的幸福,他们的小宝宝能健康快乐的成长。

    “对啊,刚打电话回去的时候,你爸说他已经到家了。”

    舒落心说的嘴里不是滋味。

    “那您知道大哥回家,就应该等我一起回家的!”大家一起吃个团圆饭,总比两个人在这里单吃好吧。

    谈逸南是这么想。

    可并不代表舒落心是这么想的。

    谈逸泽是谈建天前妻的孩子。

    反正在舒落心的眼里,都不是这一家的人。

    谈逸泽回来,有什么好庆祝的。

    好吧,就算这谈逸泽这次到京上去开会,说是要晋升了。

    估计,这消息可把谈老爷子和谈建天高兴坏了。

    谈家这个时候举办庆祝仪式,也是应该的。

    谈建天和谈老爷子都没有实现的,谈逸泽一次性帮他们都给实现了。

    不过这消息对于谈家来说是天大的喜讯又怎么样?

    对于她舒落心来说,什么都不是。

    谈逸泽就算得到了整个世界又怎么样?

    他又不是舒落心的孩子。

    好处得不到不说,没准将来他得势的第一时间除掉的人,就是她舒落心。

    舒落心可没有忘记,这谈逸泽一直都记恨着母亲的死!

    到现在,他都没有放下那段仇恨。

    再者像谈逸泽这样,有仇必报的人,舒落心怎么可能不担心?

    可无奈,谈逸泽的强大,不是她所能动就动的了的。

    要不然这么些年,她怎么可能还将谈逸泽这个隐患留在谈家?

    “在这里吃不也一样,反正晚上不是还要回家去,到时候该见到的都会见到。”聪明如舒落心,她知道自己的儿子确实将谈逸泽当成了一家人,毕竟他们还有一半的血缘关系。

    如果她老是在谈逸南的面前说谈逸泽的坏话,没准最终破裂的是她和谈逸南的母子情。

    “妈,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情?”谈逸南听舒落心的那番话也觉得有些道理,便又问。

    “妈就是怕你在公司太忙了,没有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说这话的时候,舒落心又看了一眼谈逸南的神情。

    见后者的脸色还算正常,便开口说道:“那个……小南,这两天你二姑说有个不错的女孩,据说是咱市警察局局长的女儿。你二姑给我看过她的照片,我觉得模样还是挺不错的。年纪和你一样大,现在在sh国际集团里上班,据说已经做到了副经理的位置,能力不错。要不这两天,你抽空见一见这个孩子怎么样?”

    舒落心今天来这里找谈逸南,其实为的就是这个。

    “妈,我不是都说了么?我现在不想要相什么亲了!”

    谈逸南放下了筷子,脸色不是那么好。

    “小南,不是妈说你,你现在才多少岁,连个孩子都没有。难道,你现在就想要打光棍一辈子么?我可告诉你,妈不同意!”

    舒落心也同样的放下了筷子。

    “妈,这事情我会看着办,您就别给我找了,求您了!”

    他现在压根就不想每天例行公事一样的去见那些女人。

    “你看着办?你自己怎么看着办?每天都是上班下班回家公司一条线,这样怎么能遇上好的姻缘?”就算有,不也是谈氏内部的?

    这公司里,她还真的找不出几个能和顾念兮成为对手的。

    “我是你妈,我做的事情都是为你好,小南这一点你一定要记住。”

    舒落心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妈,您为我好我都知道,可是我现在真的没有什么心情去做这些事情。”刚刚和陈雅安离婚才一个月,他现在都弄不清当初陈雅安到底为什么要离婚的。

    在这个节骨眼上,舒落心还要他去相亲,不是诚心在他的心里上添堵么?

    “没心情?那按照你这个状态,什么时候能给我娶个媳妇进门,给我生个孙子?妈和你说,妈已经老大不小了,我同个年纪的人,现在都有好几个孙子了。”

    “妈,念兮的宝宝也是您的孙子。”

    “小南,我知道你的意思。可你要知道,妈的孩子只有你一个,念兮的孩子再怎么好,都和我没有血缘关系。”

    “妈……”

    “好了,不说了。反正妈和你说,你这两天给我抽空去见一见那个女孩。你现在说一说,你这两天哪一天休假。”舒落心压根就不听谈逸南说什么,直接开始定夺见面的时间。

    谈逸南一听,额头又开始疼了。

    抹了一把嘴巴之后,谈逸南说:“妈你现在在这里等一下,我去趟洗手间!”

    其实,他就是不想和舒落心继续这个话题。

    “那我在这里等你,你赶快去了回来,我们商量一下时间。”

    这话,让谈逸南头也不回的走了。

    正巧在这个时候,舒落心的手机响了,也让她没有那么多的闲暇心思说些什么,便掏出了手机接通了电话:“你好,我是舒落心!”

    “好,今天下午要去做美容,到时候我们在门口见吧!”

    舒落心听到是自己的好姐妹打电话来约自己一起去做美容,嘴角又有了笑容。

    而就在这个时候,路过这里的刘雨佳正巧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寻着那熟悉的声响,她张望了过去。

    只见,声音从这个咖啡厅里的某个角落发出。

    她顺着这个声音的来源地,大步走了过去。

    “好,那我们到时候再见吧。我现在正跟我的儿子在外面用餐呢!”舒落心只要逮到了机会,就和姐妹们炫耀自己的儿子孝顺。

    电话那边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只见舒落心这时候笑的连眼尾纹都出现了:“小南这孩子就是孝顺,非要带我出来吃东西。好了现在先这样,等待会儿我们见面再说!”说着舒落心挂断了电话。

    而刘雨佳则在这个时候,侧过了脸。

    没想到这么长时间没有见面,这个老女人的德行还是一个样。

    在别人的面前吹嘘她儿子带来来吃饭,也就不知道的人会信以为真。

    她才不相信,这谈逸南那样木讷的人,会带自己的老妈出来吃饭!

    刘雨佳本来看了这舒落心一眼,便转身准备离开的。

    可没有想到,谈逸南正巧在这个时候从洗手间里出来。

    他比舒落心先注意到她的存在,望见了她之后,便点了点头,像是一点也没有走过来打招呼的*。

    可谈逸南或许不知道,他越表现的冷漠,她就是越想要挑战他的底线。

    扫了一眼已经接完了电话回到餐桌上的舒落心,刘雨佳朝着谈逸南大步走了过去。

    “哟,这不是刘副总么?”刘雨佳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落进谈逸南的耳里,以及坐在不远处的舒落心的耳里。

    “怎么?今儿个是在这里用餐?和谁,和女朋友么?”刘雨佳的笑,别有一番风情。

    但在这股子柔情下,她的眼神却忽明忽暗的,像是在算计着什么。

    “不是,和我妈吃饭!没事的话,我就过去了!”谈逸南的态度表明,他现在压根就不想要跟这个女人有任何的接触。

    “哟,小南这位是……”

    舒落心见到谈逸南正和女人打招呼,便朝着他们所在的位置大步走了过去。

    “这位就是伯母吧?”刘雨佳见舒落心走了过来,就大方的打了招呼。

    “妈,这是我公司里的同事刘雨佳小姐,现在在策划部当副经理。”谈逸南解释了这么多,之后明显没有说下去的想法。

    而舒落心则对这刘雨佳表现出了明显的兴趣,开口就说:“这是谁家的闺女,竟然出落的如此的水灵?谁娶了你,都是家里的福气,祖上积德。”舒落心笑道。

    “伯母说笑了。我现在还没有男朋友呢!”刘雨佳掩唇而笑。但目光,有些飘离。

    “没有男朋友?”舒落心听到这话,似乎兴趣越浓。“长的这么标致,怎么可能没有男朋友?”

    “伯母,这是真的。我爸妈都说,女孩子不能太过于随便。将来有了婆家,才不会被嫌弃。”刘雨佳依旧是淡笑,保持着女人的该有的优雅的同时,又做到恰到好处的礼貌。

    “哟,真是不错的教养。你叫刘雨佳是吧,这个名字我记住了。有空的话,到我们家里去玩吧!”

    舒落心又说。

    而谈逸南一听,当即知道母亲打的是什么主意,立马开口:“妈,你说什么呢。这是我的同事而已!”

    谈逸南又说:“好了,我们现在回去把饭吃完吧。回头我那边还有几份合同要处理,到时候再说。”

    可就在这个时候,刘雨佳开口了:“谢谢伯母的邀请,不过谈副总好像不喜欢我过去。”

    “哪有的事情,小南这孩子是不会说话,你放心好了。这两天有空就去我们家里玩,好不?”

    “那谢谢伯母了。”刘雨佳扫了一眼谈逸南之后,又说:“那好,我那边还有几个同事要过来这边聚餐,我先过去了。伯母,祝您用餐愉快!”

    刘雨佳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便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瞧瞧这孩子,长的真不错。”舒落心说。

    “妈,你别乱点鸳鸯谱。”谈逸南一话就戳中了舒落心的心事。

    “鸳鸯谱又怎么了?你又不是没有听到,她现在未婚,连个男朋友都没有?你要知道,现在的女孩子很少没有到现在连男朋友都没有教过的。我看这孩子,很不错!”

    舒落心信誓旦旦,丝毫没有感觉到这谈逸南的不喜。

    “好了,你现在放心好了,妈觉得这孩子真的不错,最起码比霍思雨和陈雅安都好。对了,你刚说她还是什么副经理来着,我感觉就不错。到时候,这样的女人要是呆在你身边,你不就是如虎添翼?”舒落心说完了这一句话,谈逸南压根连听都不想听。

    他直接就回到了刚才的位置旁边,开口说:“妈,您一个人吃吧,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了。”说着,他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便大步离开了。

    而舒落心只是一个劲的叹气:“你这孩子我说你两句你怎么都不听了……”

    舒落心不知道,自己在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角落里的某个餐桌上的女人,却是笑了……

    ——分割线——

    “兮兮,可以走了没有?”

    一大早,顾念兮才刚吃完了早饭,正打算给儿子弄点鲜榨果汁喝的时候,谈参谋长已经穿戴一新,走了过来。

    “老公,真的要去?”顾念兮的抱着怀中的聿宝宝,眉心中有着她的不甘。

    “早就说好的要去的,难道你忘记了?”他压根就不给顾念兮思考的机会,将孩子从顾念兮的手上接过,便大步朝着谈老爷子的房间走去。

    不一会儿,他空着手走了出来。

    想必,聿宝宝已经被他交给了谈老爷子。

    “好了,我们该出发了。”他说。

    说完这一番话,他便已经拉上了顾念兮的手,将一直挂在他手上那件顾念兮的白色羽绒服,直接给她套上。

    “老公,能不能让我好好想想?”

    “你是做剖腹产的,现在还没有三年。就算你不为自己的身体着想,也要为我和小聿想想……”

    他的嗓音有些沙哑。

    其实,他也很希望跟顾念兮多要一个宝宝。

    可问题是,现在顾念兮的身体不准许,他哪能自私的的让顾念兮冒这样的危险?

    “……”最终,顾念兮被他带出了门。

    一路上,谈逸泽的脸色始终紧绷着。黑色的眼眸里,落寞而哀伤。

    他知道,要平白无故的将自己的骨肉给送走是何等的痛。

    因为当初,他便经历过这样的痛了。

    可没想到,还要再经历一次……

    这样的感觉,真的不是很好。

    在此期间,顾念兮看谈参谋长的脸上并不是那么好,也识相的闭上嘴。

    只不过就在快要到达医院的时候,顾念兮突然开了口:“老公,停车好不好?”

    “我说过了,我是不会同意你冒这样的危险的!”

    他以为,顾念兮想要临阵逃脱。

    原本心里紧绷着的那根弦,在这一刻好像就要因为这过大的拉扯力而崩裂。

    那一刻,他的语气有些重。

    甚至可以用的上“严厉”二字来形容。

    是,在部队里这样的形容词经常伴随他的左右,严厉、苛刻、还有些不近人情……

    可在顾念兮的身边,他还真的是第一次对她如此的嘶吼。

    弄得,顾念兮的眼眸里也第一次出现了对他的恐慌……

    可她知道,这并不是谈参谋长的本意。

    这只是因为,谈参谋长太过在乎她罢了。

    “老公,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你这样,会吓坏我的!”她尝试着平息谈参谋长的怒火。

    说真的,她也是第一次碰上谈参谋长竟然对她发了这么大的火气,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好在,谈参谋长的理智尚存。

    在看到顾念兮眼里的恐慌之后,他道歉:“对不起,我刚刚……”

    “老公,你什么都不用说,我知道为什么。只是你可不可以停一下车?”她问。

    “顾念兮,关键时刻想要当逃兵,门都没有!”他也不会给她开后门的。因为,这关乎她的身体!

    看男人再度咆哮,顾念兮知道,他以为她是想要趁着停车的时候逃跑。

    “谈参谋长,我不当逃兵,只是肚子突然有点疼。你让我在这边的超市上一下洗手间,出来我就跟你走。你要是不放心的话,你就跟我一起进去!”

    “那……好吧!”

    他半信半疑的给她开了车门,让她下车。

    而顾念兮则边走便揉着小肚子走进了附近的超市。

    其实刚刚上车之后肚子就一直怪怪的,闷闷的,很不舒服。

    本以为可能是吃坏了肚子,可顾念兮一进洗手间褪下小裤裤才发现,不是吃坏肚子,而是迟到的大姨妈赶上了末班车!

    看着这红红的一片,除了松了一口气,顾念兮还有些失落。

    不过现在眼下更重要的是,她没带卫生巾。这该怎么办才好?

    想到这,顾念兮掏出了手机,将电话拨给了谈参谋长:“老公,你在哪里?”

    “我就在超市外面。等等……你该不会给我跑了吧?”看来,今天谈参谋长精神高度紧张。

    “我跑什么呀我。那个……老公,我有个好消息和个坏消息准备要告诉你,你想听哪一个?”顾念兮准备用一种轻松幽默的方式,和谈参谋长说这事,让这男人紧绷着的那根弦松松。

    可无奈,一向没有什么幽默潜质的谈参谋长直接就说:“有什么事情赶紧说,别给我拐弯抹角的。”事情办好之后,他还要带她去医院来着。

    顾念兮听着电话那端的咆哮声,无奈的扁了扁嘴。

    好吧,她家的谈参谋长可没有那么多的幽默细胞。

    “老公,医院咱是不用去了,因为我家大姨妈来了!不过我今天出门没有带卫生巾,现在是出不去了。你现在可不可以给我在超市里买一包送进来。”

    这话说完的时候,顾念兮听到电话那边久久没有回声。

    不过很快的,电话被挂断了。

    但顾念兮知道,他家的谈参谋长应该是买卫生巾去了!

    这电话的不久,顾念兮的洗手间门被敲响了。

    不过从门缝里给她递进卫生巾的,并不是谈参谋长,而是一个陌生的中年妇女。

    看到是陌生人,顾念兮的脸微红,轻声说了一句:“谢谢。”

    中年妇女却非常豪迈的和顾念兮说:“不用客气,刚是一位帅气的小伙子托我拿进来的。那小伙子长的忒俊了。是你男朋友吧?我刚还看到他在外面给你买这个东西,小姑娘我和你说,这年头肯为女朋友买这类东西的男人可不多了,特别还是长的这么好看的。小姑娘,你可要好好的把握,别让人给抢了去。”

    等顾念兮在洗手间里处理好走了出来的时候,那位中年妇女还在。

    她看上去也是刚从洗手间里走出来。

    见到顾念兮,又朝着她笑一笑说:“快点出去吧,你的男朋友都在外面等久了。趁着现在感情好,将结婚证给领了,知道不?”

    听中年妇女的这话,顾念兮的唇角抽了抽!

    小伙子?

    阿姨,你也太看得起谈参谋长的年纪了。

    他也就小不了你几岁!

    无非是今天穿了个蓝色的羽绒服,让他显得年轻罢了。

    “小姑娘,我也知道你们年轻人现在爱玩的很。我说的这些话你可能不爱听,可这么好的男人还是要好好的把握。”或许是因为顾念兮的腼腆,中年妇女以为顾念兮并不喜欢她说的这一番话,越是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最后,顾念兮只能无奈的开口道:

    “阿姨,那个人是我的老公!”

    “哟,原来都已经结婚了!就应该是这样,这么好的男人哪能放过了。好了,赶紧出去吧。我看他都在外面等了好半天了!”

    “那谢谢你了,阿姨!”

    挥手道别之后,顾念兮走出了洗手间。

    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顾念兮就看到站在不远处的谈逸泽。

    一件得体的蓝色羽绒服,让谈参谋长显得年轻了些。

    男人很高,超市上面的白炽灯光线落下来的时候,被他挡去了好些。

    谈参谋长那种比雕凿出来的艺术品还要精湛几分的脸,在这光影中让她移不开眼。

    结婚三年,她还是一如第一次见到他那般,被这个男人身上的某种感觉给吸住了灵魂……

    谈逸泽一直依靠在对面的墙壁上,或许是察觉到这边的动静,他抬头望了过来。

    见是她站在那边,他将落在裤袋里的手伸了出来然后大步朝着她走了过来。

    “好了?”他问。

    “嗯,好了。”她对他一笑。

    “那我们走吧。”谈逸泽大步走了过来,将刚刚从口袋里拿出来的手自然而然的搭在她的腰身上。

    这一幕,让周围不少路过的人都为之惊叹的唯美。

    只可惜,当事人却好像一点都没有察觉到那般。他的眼眸,只是专注的盯着她顾念兮看,仿佛他谈逸泽的世界,就只有她顾念兮一个人的存在。

    而顾念兮,该死的迷恋这样的感觉……

    从超市里走出回来的时候,顾念兮本以为谈逸泽应该会开车带自己回家,可谁知道路线依旧是去往医院的路上。

    “老公,我大姨妈已经来了,我们可以回家了!”

    “不行,这次竟然这么久,还是要做一下检查比较好。”

    他的独断,向来没有人能与之抗衡。

    而顾念兮也被他给强行拉进了医院,一系列的检查下来,谈逸泽得到的答案是顾念兮除了有些贫血之外,其他的还算不错。

    这也让他,稍稍松了一口气。

    至于这次她家大姨妈为什么如此迟来的原因,医院给出的答案是:作息不规律,饮食不正常!

    于是,某男人很快便将矛头对准了顾念兮。

    顾念兮看到这谈参谋长的高压眼神,顿时觉得自己的压力山大。

    “你倒是给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怎么一回事?不是在我出门的时候答应过我,要好好的吃饭睡觉的么?”怎么现在搞成了这么一副德行?

    还贫血!

    “老公,你先别生气,听我说!”看着如同喷火巨龙的谈参谋长,顾念兮的青筋暴跳。

    “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看我怎么收拾你!”他临走之前还千叮咛万嘱咐的,结果还是变成了这样?这叫他怎能不生气?

    “老公,没有你在我的身边,我怎么可能睡得着。”看着暴怒的谈参谋长,她只是柔柔的窝在了谈参谋长的怀中,说了这么一番话。

    顾念兮的声音很轻,可很明显的,谈参谋长原本黑眸子里盛满的怒焰,却就在这样的一句话之下消失殆尽。

    他最终只是无奈的叹息,随后便将她给揽进自己的怀中道:“傻丫头……”

    原来,早在这段乌龙婚姻中,他们的生命中发生了逆转,再也不能没有彼此……

    ——分割线——

    顾念兮受邀,带着聿宝宝来到苏悠悠的小公寓再度做客,是在这个周末。

    此时的顾念兮,刚刚在云阁总店过目完了这一阵子云阁总店以及各个区域分店的总账目。云阁现在的发展不错,在d市的发展也独树一帜,开始成为这一块饮食文化的风向标。

    带着聿宝宝过来的时候,顾念兮还带上了聿宝宝的那些日用品,像是尿布和奶瓶之类的。

    聿宝宝的小牙齿就只有两个小门牙。

    如果不是因为这小家伙浑身上下都是肉乎乎的话,苏悠悠还以为自己见到了土拨鼠。

    “干儿子,可想死你干妈了!”苏悠悠这个当干妈的很尽职,顾念兮这才带着聿宝宝进门,孩子就被她给抢了过去。

    “悠悠,你这怎么又多出了一条狗?”顾念兮看着地上那个圆滚滚的小雪球,伸手就将它给抱了起来。

    苏悠悠诗兴一来,给顾念兮吟了一句:“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妻妾成群!”

    顾念兮听这话,嘴角抽了抽。

    这小狗,到底是妻还是妾?

    不纠结在此,顾念兮又问:“苏悠悠,你和子阳哥现在怎么样了?前两天他打电话给我,说他已经回到这边来了。”

    其实,这些话顾念兮也可以问骆子阳的。

    不过,骆子阳很明显的也在逃避这个问题。

    而苏悠悠答曰:“英雄宝刀未老,老娘风韵犹存!”

    顾念兮望天,这到底算什么答案?

    “苏悠悠,你怎么了?!”鬼上身,还是脑抽风?

    苏悠悠抚额,做一副哀伤状:“每一个矜持淡定的现在,都有一个很傻逼很天真的曾经。”

    好吧!

    因为这话,顾念兮可以断定,苏二货现在处于抽风状态,暂时不和她沟通。

    “干儿子,喊一句‘干妈’,干妈给你买糖吃。”

    苏小妞抛出了很诱人的橄榄枝。

    现在的天气很冷,要想让这苏小妞出门实在还是一件难事。

    不过这聿宝宝和他爸一样,从小就有杀死人不偿命的迷人功力。一个笑容,就让苏小妞神魂颠倒。

    “苏悠悠,你别浪费那个口舌了。这家伙连我都不肯喊,就只会喊他爸!”距离这小家伙学会喊“爸爸”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了。

    按理说,现在的他应该会喊出第二个人才对。

    可这小家伙不管怎么哄,就始终只会喊“爸爸”两个字。

    看儿子和谈参谋长的黏糊劲,有时候顾念兮都怀疑了,这孩子是不是从谈参谋长的肚子里生出来的!

    “哟,干儿子你这想法可不行,重男轻女是要诛九族的!”苏小妞的话依旧不着边际。

    “苏悠悠,别跟我儿子胡扯。”

    无视在一边叫器的孩子他妈,苏悠悠继续:“干儿子,你妈好恐怖,快让她回火星。”

    “苏悠悠,你才是火星来的,你们全家都是火星来的!”

    总之,今天这次见面,顾念兮被苏小妞弄的就像是炸毛的猫!

    ——分割线——

    顾念兮回家的时候,便看到谈参谋长站在家门口等着。

    此时的谈参谋长,一手放在口袋里,一手夹着香烟抽。

    烟气在他的周围散开,仿佛为这个男人蒙上了一层薄纱那般的神秘。

    见到顾念兮抱着孩子回家,谈逸泽的黑眸闪了闪,一下子就将烟给熄灭,大步走了,将孩子给接过手。

    他们家宝宝最近吃的多,越来越胖了。现在加上大冬天穿的衣服有些多,整一个小胖墩!

    谈逸泽还真的蛮担心,儿子会将顾念兮的手给压断。

    “抱着孩子出去不累么?”谈逸泽接过手,将她也给揽进怀里,还不忘将自己的羽绒服给撑开了点,将顾念兮的身子也给裹了过去。虽然这样的取暖效果并不明显,却让顾念兮的心里暖了又暖。

    “悠悠想要见宝宝一下,就捎上了。”顾念兮被冻得鼻子红红的。

    本来要跟着谈逸泽进门,顾念兮却看到了谈家大宅门前听着一辆陌生的车。

    “老公,家里来客人了?”

    ------题外话------

    感冒了,头昏眼花的。

    上传完就睡觉了,临走之前再求个年会票子。

    年会票子,快到我的碗里来!→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