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31章 戏耍情敌VS栽赃嫁祸

    “老公,人家刚刚那是闹着玩的。”因为知道她家的谈参谋长在那方面能力的强大。不需要她刺激,有时候都能一搞一整夜,要是再加上刺激的话,她顾念兮不是等于找罪受么?

    可人家谈参谋长说了:“闹着玩?我可不这么认为!”

    话都已经说出口了,哪还有收回去的道理?

    就算顾念兮现在认栽,谈逸泽也不可能放过她。

    谈参谋长如此强势的男人,怎么可能将自己到手的肉放过?

    “老公……”

    顾念兮放下手头上的文件,揉了揉自己发疼的脑袋。

    完了!

    这回真的惹到了虎头蜂,闯祸了。

    柔柔的对着电话喊了声,顾念兮企图用这样的手段平息下男人的怒火。

    可谈某人和他说了:“没用,现在就算你怎么哄都没用,乖乖的洗干净屁股等我回家收拾你!”

    果断的甩下这么一句话,谈某人挂断了电话。

    而顾念兮这边已经垮了脸。

    呜呜,这算什么呀。

    谈参谋长每次都调戏她,而且次次都占便宜。

    她不就今天突发奇想调戏一下他么,怎么现在被反调戏了?

    再说了,谈参谋长为什么说要洗干净屁股回家等着他回来?

    顾念兮貌似记得有这么一句话:洗干净了屁股等着坐牢。

    可她一直都搞不清楚,都要坐牢了,还要洗干净屁股做什么?

    难道,坐牢不能脏屁股了?

    还有,谈参谋长要收拾她为毛要她洗干净了屁股等他回家,要洗不是也洗……

    “胡思乱想什么呢?”

    估计是发现自己想的过份入神了,顾念兮无奈的捶了下自己的脑袋。

    “都怪谈参谋长,害人家都不知道看到哪一页了!”被谈参谋长调戏的时候,顾念兮只能胡乱的翻着这份文件。现在好了,想要做回正事,顾念兮都找不到自己刚刚看到哪里了。

    无奈之下,顾念兮还是放下了文件。

    将自己呆在小床上的聿宝宝给抱起来,顾念兮带着他去了院子看黄黄。

    “长大之后,你可不能像你爸一样,跟个无赖一样!”顾念兮循循善诱。

    殊不知,她儿子将来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将他老爸的猥琐气质,发展到了一个新的台阶。

    而鱼刺同时,将手机收回到口袋里的谈参谋长对上了楚东篱探究的眼神。

    谈逸泽心里的想法是:这楚四眼应该是听出了电话那边的是兮兮了,所以才这么眼巴巴的瞅着他谈逸泽看,看看他有没有和顾念兮说他谈逸泽遇上了楚东篱的事情,看看他谈逸泽有没有非常好心的将他给邀请到家里去坐坐。

    可无奈,谈逸泽是谁?

    集好汉,勇猛,猥琐气质于一身的谈参谋长。

    像是将情敌友好邀请回家,让他和他谈逸泽的美娇妻眉来眼去的傻事,他怎么可能去做?

    那还不直接给他谈逸泽一个刀子自行了断算了!

    看着楚东篱那比癞皮狗还要水汪汪的大眼珠子,谈参谋长道:“不好意思,刚是我内人!”

    言下之意,确实如你楚东篱所想的,就是顾念兮。

    不过这次他对着楚东篱的称呼不是喊她“兮兮”,而是“内人”。

    明显,就是将他楚东篱区分在“外人”的那一类。

    “是么?原来是兮丫头?”楚东篱干巴巴的扯了扯唇角。

    “是啊,那丫头还是个孩子脾气,有时候比我家宝宝更爱撒娇。你看我刚出来一阵,她的电话就黏上来了!”谈参谋长说的惬意。

    可在楚东篱听来,这谈逸泽就是有意在和他炫耀他谈逸泽和顾念兮的感情好!

    听的,楚东篱的脸色也是一阵青一阵白的。

    是,他楚东篱现在是不打顾念兮的主意了。

    毕竟,顾念兮对谈逸泽的喜欢已经表现的那么明显,他楚东篱难道还想要强拆开这两个人不成?

    再说了,就算他楚东篱真的动手了,就能分开得了他们么?

    没准分不开她和谈逸泽,倒是让顾念兮记恨上了。

    如此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衡量了下利益得失的楚东篱才不会傻傻的做这样的事情。

    只是,现在他不会想要和顾念兮在一起,并不代表他心里将顾念兮给忘得一干二净。

    好歹这丫头住在他的心里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了。

    这么短的时间,他又怎么可能将她一下子都给忘光?

    所以,就算现在听着她和谈逸泽亲昵的事情,楚东篱的心还像是被人掏出来似的。

    看楚东篱一脸刷白,谈某人的心里不知道有多开心。

    没错,他谈逸泽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敢肖想他谈逸泽的老婆,就要有能耐经得住考验。

    “楚书记应该没有见过我家兮兮撒娇的时候吧?那模样,可好玩了!”

    他具体也不会给楚东篱形容,就是一个劲的赞美。

    废话,要是真的形容给楚东篱看,这姓楚的四眼要是一个兽性大发冲去他们家找他谈逸泽的老婆了怎么办?

    他就是要弄得楚东篱心里痒痒的同时,又是无限的失落。

    “是吗……”楚东篱的嘴角,又是一个充满哀伤的弧度。

    兮丫头,你也会和别的女人一样在谈恋爱的时候和男朋友撒娇么?

    真想看看那个时候的你,是个什么模样。

    “对了,我家兮兮说让我早点回去陪她,她一个人在家里很寂寞。”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又暗自的得瑟了一把。

    果然不出他的预料,楚东篱那个斯文四眼在听到这话的时候,握着咖啡杯的手明显的紧了紧。

    但因为怕被他谈逸泽看得出他的慌乱,连忙想要放下咖啡杯掩饰一下自己的慌乱。

    可没想到这一放下,他的手肘又撞到了边上的水杯。

    一下子,水杯倒了。

    那水杯里的水,全数倒在他的裤子上。

    “哟,楚书记最近也喜欢上杂耍了?”谈某人笑的一脸的得意。

    将情敌打的如此的落花流水,他的心情怎么能不好。

    特别是看着楚东篱拿着服务员送来的纸巾不断的擦着裤裆,谈某人很邪恶的想,楚东篱这厮的湿了裤裆的话,估计走出去会被人指指点点吧。

    “没有!”差不多将自己的裤子给擦干之后,楚东篱看着裤子上那一大片的湿润处面色不是那么好。

    再加上边上一直都拐着弯讽刺他的谈逸泽那一张得意的笑脸,楚东篱忽然记起今天自己出门前没有看黄历,流年不利!

    “没有那就好,那我还是先回去了,免得兮兮在家里等的着急!”

    谈某人说着,起了身。

    一脸的恣意笑容的谈参谋长,像是将刚刚那个在晨光下享受着难得悠闲时光的男子给气的一脸乌云的始作俑者并不是他那般。

    “那慢走。代我和兮丫头问好。”楚东篱也跟着站了起来。

    如果说,只看上半身的话,那此时的他和面前的谈逸泽实际上差不多,都是那么气宇轩昂。

    而这家咖啡厅,也因为两个如此出色男人的面对面交谈,顿时增光了不少。

    但碍于楚东篱刚刚自己打翻了杯子,将整个裤裆弄的一片湿,所以在架势上他还真的就差了那么一点。

    “我会记得的。那谈某先告辞了!”谈逸泽说着,迈开了脚步朝着咖啡厅的门口走去。

    那自然的动作,却无一不显出他的优雅和气质不凡。

    顿时,便将整个咖啡厅内的女人们的视线都给捕获。

    至于楚东篱,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忽然喘了一口大气:终于将这瘟神给送走了!

    可记仇的谈逸泽,永远不会留给对手一丝喘息的机会。

    在快要走到咖啡厅门口的时候,某个邪恶的男子又突然顿住了脚步,转过身,对着此时已经摊开坐在椅子上,准备拿纸巾再度擦拭裤子的楚东篱说:“楚书记,记得搞干净再回家。”

    单听谈逸泽这一句话是没有任何歧义的。

    可若是配上楚东篱此刻的动作,那可就猥琐了。

    因为刚刚咖啡厅里所有的女人都被谈逸泽这一身不凡气质所吸引,所以当他说这一番话的时候,他视线所落之处,自然成为众人追寻的目标。

    当所有的女人看到这楚东篱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拿着纸巾搓着自己裤裆间的湿润处,所有人的脑子浮想联翩。

    而这当中,最上火的便是楚东篱了。

    这该死的谈逸泽,竟然让他楚东篱变成所有人的笑柄。

    当楚东篱又气又恼,弄得一脸都是绯红的时候,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已经风度翩翩,迈着稳健的步伐离开了。

    只留下,那一室女人匪夷所思的眼神……

    ——分割线——

    谈逸泽回家的时候,顾念兮已经给儿子喂完了午饭。

    而她自己,已经开始帮着刘嫂收拾东西,准备吃饭。

    谈逸泽进来的时候,她便看到了他。

    “外面还下着雪呢,一个人跑去哪里玩了?”有的玩也不带上她,太过分了!

    “秘密!”谈某人坐在沙发上,敲着二郎腿。

    边上小床里的聿宝宝见谈逸泽坐在那里,不想睡觉的。一个劲的对着谈逸泽伸着手,要抱。

    “我们是夫妻,夫妻之间还有什么秘密的!”顾念兮其实也没有想问多少。

    只不过,有时候真想就像是被掩饰住的*,越想要掩饰,能激发人的好奇心。

    “再过一段时间,你就会知道了。现在说这些,没有意义!”最少,也要等所有的手续都办好了,说了才有意义。

    “越来越像老头子了,说话神神秘秘的!”对于谈逸泽的隐瞒,顾念兮多少有些不满。

    这个时候,谈逸泽已经将一直在边上叫叫嚷嚷着,企图引起关注的聿宝宝抱了起来。

    “宝宝,你爸是个坏人,咱们不要跟他玩!”顾念兮自己在谈参谋长的嘴里得不到答案,企图让儿子加入自己的战线。

    可谈逸泽压根就没有将家里的这个小不点放在眼里,顾念兮伸手要宝宝,他就给塞了过去。

    结果这聿宝宝就这么哭了。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像是在哭诉爸爸对自己的不理会。

    “你这白眼狼,你爸都不理咱们娘俩,那样的老男人有什么好的?”

    顾念兮抱着一边哭着喊着的聿宝宝,在边上嘟嘟囔囔着。

    谈逸泽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脑门。

    是不是他最近真的对他的妻子太过放纵了?

    你看,现在她都敢当着儿子的面说自己的坏话了!

    “我哪有不理你们娘两了?”对于顾念兮的这项指控,谈逸泽提出了自己的异议。

    “你有的玩也自己玩,有我们娘俩的份么?”顾念兮哄着宝宝。

    可无奈,聿宝宝一向就是个吃里爬外的。

    一见到谈参谋长在家里,死乞白赖的想要谈参谋长抱。

    这不让他给谈参谋长抱,他就哭天抢地的。

    这不,这哭喊声都惊动了谈老爷子了。

    “哟,这是怎么了我的宝贝!”

    谈老爷子赶了过来,见到金孙孙满个脸蛋都是泪,那“心疼”二字可是非常明显的写在他的脸上。

    “他要让他爸抱。”

    顾念兮说。

    “那就让小泽抱一下他。”爸爸抱儿子,不是天经地义?

    “爷爷,你孙子不肯抱他的!”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朝着某个老男人挑衅的挑起了眉头。

    这说明,她这是明摆着在栽赃嫁祸。

    “小泽,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孩子怎么说,里头流着你一半的血。兮兮忙的时候,你就该多担待着点。怎么长这么大了,都不让人省心呢?”

    因为顾念兮玩的这招栽赃嫁祸,谈某人挨了一顿说。

    “爷爷,我……”

    我没有!

    他刚刚进门还抱着聿宝宝来着。

    不是聿宝宝他妈说要统一一下战线,将宝宝给抱过去的么?

    “不许狡辩,狡辩就是掩饰!现在,快去把你儿子给哄好!”以前,谈老爷子最宠的就是谈逸泽。

    但自从有了这金孙孙之后,无论什么事情都是金孙孙在第一位。而这个金孙孙的妈,自然也是母凭子贵。她说的话,谈老爷子哪有不信的?

    看现在这个情况,你们也知道了个大概吧?

    再说现在这金孙孙竟然哭的这么惨兮兮的,谈老爷子的心肝快要碎了,他哪还有心思去追究这里面有什么猫腻?

    “知道了。”迫于谈老爷子的高压政策,被冤枉了的谈参谋长一脸憋屈的朝着抱起了聿宝宝。

    当然,这个一向有仇必报的谈参谋长,自然也不可能轻轻松松的放过对自己栽赃嫁祸的人。

    将聿宝宝接过手的时候,谈某人靠在顾念兮的耳上说:“长本事了,嗯?还跟爷爷玩起了栽赃嫁祸?”

    一句话,让顾念兮倒抽了一股子冷气。

    不好,谈参谋长生气了。

    而谈逸泽并没有给她辩驳的机会。

    在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他便又开口,用着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和她说:

    “回房之后,看我怎么收拾你,风韵少妇!”

    最后的那个称呼,亮了!

    也让顾念兮的小心肝,狠狠的乱颤了下。

    当然的,接下来的顾念兮倒是安分了不少。

    就像此刻被抱在谈逸泽怀中的聿宝宝一样,不但不哭了,还一个劲的对着谈参谋长笑着……

    而谈老爷子也在看到他们一家三口和睦相处的样子之后,勾唇一笑。

    其实他并不是看不出来自己的孙子刚刚受了委屈。

    只不过,他其实也看得出来,自己的孙子只要顾念兮能开心,就算让他去死他都愿意。

    不然,单凭他谈逸泽的嘴皮子功夫,还有什么是辩解不了的?

    唯一说明的,就是他诚心让着顾念兮。

    既然他的孙子都这样了,那谈老爷子又何乐而不为?

    ——分割线——

    苏悠悠到医院挂水已经两天了。

    好像自从流产之后,她的身子骨就不是很好。

    动不动的,就感冒。

    特别是现在这样的寒冷季节,她一下子就感冒了。

    而这两天,骆子阳都蹦波于公司,前一阵子到d市积攒下来的工作都挤到了现在,需要在年底之前尽快完成。也正因为这样,骆子阳这两天除了挤点时间给她打了电话之后,压根就没有时间过来看她。

    而凌二爷,其实年底也很忙。

    不过今天是按照惯例给苏悠悠冰箱里送菜送肉,还有给他送的小狗补给狗粮的日子。

    所以今天凌二爷起了个大早,买了东西就匆匆的赶过来。

    不过到了苏悠悠公寓门口的时候,不管他凌二爷怎么按门铃,都不见苏悠悠出来开口。

    为此,凌二爷还发泄似的往苏悠悠的门板上踹了两脚。

    其实一开始,他还真以为这苏小妞是故意不给自己开门的。

    不过再试了这么两脚之后,凌二爷敢肯定,这苏小妞一定不在家里。

    于是,凌二爷掏出了手机,往苏悠悠的手机上拨了过去。

    而此时,苏悠悠正在医院里挂水。

    因为是一个人过来的,所以苏悠悠即便再困,也不敢合上眼,而是眼睁睁的盯着那个输液的瓶子看。

    凌二爷的电话来的时候,正赶上护士给苏悠悠换了一瓶新药。

    “苏悠悠,你现在在哪里?”凌二爷的电话一来,劈头盖顶的就是这么一句话。

    “你是我的谁,我凭什么告诉你我在什么地方?”苏悠悠脾气本来就不大好,再加上现在还在输液,脑袋昏昏沉沉的。

    “苏小妞,我是关心你!”凌二爷被苏悠悠那么一问才发现,自己刚刚的语气似乎有些不那么友好,赶紧换了口气。“我刚刚给你买了蔬菜和肉过来,可在这里站了老半天,都冷死我了也不见你开门,我还以为……”

    说到这的时候,凌二爷没有接着往下说。

    他以为,苏小妞跟骆子阳那个小年轻的跑了。

    “我只是出来办点事情,待会我要是想吃东西叫外卖就行了。那些东西,你带回家吧。”苏悠悠扫了一眼摆在自己的那些液,还有足足的三瓶。

    估计,没有那么快可以回家的。

    “苏小妞,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过去接你!”

    他怕。

    怕自己走错一步,苏小妞就真的和自己咫尺天涯。

    “我不在那边附近,你还要上班吧?收拾好,赶紧去上班!”这次的感冒有点重,光是这么说话,苏悠悠都感觉自己的脑袋疼了。

    “我不!你不告诉我你在什么地方,我就在你家门口呆着。”凌二爷耍起了无赖,还真的不输给幼儿园的小盆友!

    “大冬天的你在我家门口呆着做什么?难道你不怕被冻死?”这个难缠的凌二爷,比起黏人的小孩子还要吓人。

    “就算冻死了,我也要在这里等你回家!”其实他就是怕,苏小妞又搬家了。搬到他凌二爷找不到的地方。“你要是不想回来的时候在你家门口发现尸体的话,你就老实的告诉我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凌二爷的态度很坚决,也很无赖。

    最终,苏小妞只能揉着自己发疼的脑门道:“我在医院!”

    “什么?医院?苏小妞,你是哪里怎么了?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一听她在医院,凌二爷明显的发现自己的整个心都收缩了起来。

    “没事,一点小感冒,现在挂挂水就可以回家了。你没事的话,赶紧去上班吧。”别死乞白赖的赖在她家的门口。

    要是真的冻成了冰棍死了,一了百了,那还好。

    苏悠悠最怕的是凌二爷要是一个不小心死在她家的门口的话,凌家的那一大家子都不知道要怎么讨伐她苏悠悠了!

    “什么小感冒?感冒的事情可大可小,你现在快一点告诉我你在什么医院,我马上过去!”现在只有看到她安好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凌二爷才感觉会比较放心。

    “你怎么那么烦人?”苏小妞不乐意了。

    一开始说是要知道自己的地点就去上班,可现在呢?

    上班也不去了,还想要过来粘着她?

    “是,我就是这么烦人。可苏小妞我也告诉你,别人想要我凌二爷这么烦人都没有!”也就是说,他凌二爷的烦人一面只为她苏悠悠展现。

    “苏悠悠,快告诉我你在哪里。”

    “……”

    那边,没人回答。

    “你要是不说的话,也可以。但我同样也能在短时间内找到你的下落,你相信么?”就算将整个城市都给翻过来,他也要找到她!

    “知道了,你凌二爷最有能耐,行了吧。我在城南这边的医院,你想过来就过来吧。”说着,苏悠悠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而凌二爷这边,已经快速的赶着去城南……

    ——分割线——

    因为医院的病床有些紧张的关系,所以像是苏悠悠这样感冒的患者输液,医院没给病床。

    苏悠悠就跟着一群差不多都是同个类型感冒的人呆在大厅里,输着液。

    不同的是,其他的病患身边都陪着家属。

    有个比较夸张的患者是和苏悠悠差不多同样年纪的女生,她和苏悠悠也是一样的轻微感冒咳嗽。可她的身边却陪着她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还有外公外婆。最重要的是,连她的男朋友都陪在身边。

    她要是有一个咳嗽,边上就有人立马递上水。

    像擦鼻涕,还有人给递纸巾。

    他男朋友还在边上给她做腿部按摩,生怕她被这大冷的冬天给冻坏了。

    这个过程中,那一家子的人还聊得热火朝天,和苏悠悠这对面的输液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苏悠悠只身一人,连上个厕所都是自己拿着输液的架子。

    “小姐,都在输液了,为什么没有家人陪在身边?”或许是这两天苏悠悠一直都是一个人在这边输液,护士大姐忍不住问了这么一句。

    说实在的,看着她苏悠悠每次上厕所的时候一个人还要扛着那个输液架子,谁的心里都有些疼。

    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舍得让孩子这么遭罪。

    “我家在d市。这边,没有家人!”苏悠悠扫了一眼那边那一群人之后,开了口。

    “原来是过来这边打工的啊?那没有家人的话,应该有男朋友吧?生病的时候,男朋友应该陪在身边才对!”

    护士大姐出于好心。

    对座上的那些人似乎也对苏悠悠的事情特别感兴趣,当护士大姐正问着苏悠悠的时候,他们几乎是停下了所有的议论声,安静下来听着。

    苏悠悠自然知道这些人的想法,于是她开了口说:“没办法,今天是周末。我男友要在家里陪老婆和孩子!”

    他们不是喜欢看戏么?

    她苏悠悠就让他们一次看个够成了吧?

    省得他们输液一个下午,都在她的面前唧唧歪歪着。

    他们不烦,她苏悠悠都烦死了。

    “啊……是这样呐!”

    或许苏悠悠的这一句话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不止让对面的那一群人都是目瞪口呆的,连这护士大姐也错愕的连忙走开了。

    于是,苏悠悠就用了这么一句话,成功的堵上了这些人的嘴巴。

    只是苏悠悠千算万算,万万没想到她说这一番话的时候,凌二爷正好赶到了。

    听着苏悠悠对着护士大姐说的那一番话,凌二爷简直是满脸的黑线。

    苏悠悠,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然而凌二爷没有想到,更为恐怖的是在后面。

    当苏悠悠发现他到来的时候,就用一个眼神示意他过来。

    凌二爷难得的好脾气,顺从的走了过来。

    “不是让你别过来么?你怎么还过来了!”苏悠悠难得给他好脸色,凌二爷万分感动。

    可他不知道,好脸色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我刚去餐馆那边让他们给你弄了点鸡汤,你生病了,现在营养也要跟得上才行。当然,晚上我还交代他们弄了小米粥,会准时送到家门口的!”

    凌二爷说着,将自己手上的一个保温壶给拿了出来,然后非常殷勤的放在苏小妞的边上,准备给苏小妞倒汤。

    “趁热喝一些吧,现在怪冷的!”这两天的天气还真够变态的,冷的就算开了暖气都不觉得暖。

    凌二爷勤勤恳恳,希望借苏悠悠难得的好脸色,让彼此的感情增进几分。

    却不想,苏小妞竟然在这个时候大嗓门道:“别把你老婆煮的那些汤弄给我吃,我才不吃她的东西!”

    因为苏小妞的这一声吼,凌二爷感觉世界顿时凌乱的好多。

    原本都在忙活着手上活的人,都纷纷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张望着他们两人。

    而且每一个人,落在他凌二爷身上的眼神,都不像是以往带着赞叹,而是一种接近鄙夷的眼神。

    特别是对面的那一家子,看凌二爷的眼神,简直形同看到了负心汉似的。

    弄得,凌二爷一脸的涨红。

    这回,他算是明白了。

    这苏小妞刚刚为什么会说那一番话了。

    原来这该死的丫头,竟然是想要整他凌二爷!

    脸色明显已经黑的看不出原来色彩的凌二爷,这个时候其实是非常想要痛扁苏小妞一顿的。

    可考虑到苏小妞现在还生病,最终这个男人即便有再大的火气,也只能忍了下来。

    对于苏小妞如此的报复,凌二爷最终只能说了一句:“苏小妞,算你狠!”

    ——分割线——

    晚饭过后,顾念兮洗完澡出来才发现,聿宝宝并不在卧室里。

    “老公,宝宝呢!”

    因为这段时间谈参谋长出差的关系,这小家伙每晚都跟着她在大床睡,简直已经成了习惯。现在晚上要让他去小床一个人睡,这小家伙都要闹。更别想,让那小家伙去跟谈老爷子睡。

    所以顾念兮认定,她的小宝宝应该不可能是在谈老爷子的房间。

    “老公,你不会真的把他送到爷爷那边去了?”无奈,顾念兮在房间里兜了一圈,都不见自家宝贝的身影,当下立马来到了正坐在床上看书的谈参谋长的身边,讨要说法。

    “嗯。他自己想去的!”

    谈某人将这事情和自己撇的一干二净。

    可顾念兮觉得,这谈参谋长有越描越黑的嫌疑。

    这小宝宝不是才刚刚会爬么?

    不要告诉她,这小宝宝还能自己走去谈老爷子的屋子!

    “老公,宝宝最近跟我睡习惯了,我怕他跟爷爷睡的话半夜会闹!”顾念兮说着,站了起来还朝着大门处迈开了脚步。

    看样子,估计是想要自己去将聿宝宝给领回来。

    可哪知道,顾念兮这才刚刚迈出走了不过几步,就被谈参谋长给扯了回来。

    “老公,你干什么?快放开我,我要去带宝宝回来,我怕他睡的会不习惯!”

    可因为这话,谈参谋长不满了。

    一个使劲,他将顾念兮给扯回到了身边。

    “老公,你干什么呢?”

    “兮兮,你担心宝宝睡不习惯,难道你就不担心我睡的不习惯么?”橘色光线下,谈参谋长的黑眸有些深邃。

    “一直以来,这张床上都是我和你睡的。现在凭什么,轮到那个臭小子了?”谈某人据理力争。

    可这话,却让顾念兮突然间笑了。

    “你笑什么?”谈某人有霸权主义的嫌疑,现在连人笑一个,都要追究出个所以然来。

    “快点说你在笑什么!”

    “老公,你吃醋了对吧?”顾念兮眨巴着大眼珠子,有些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嫌疑。

    “什么吃不吃醋的?”谈某人想要转移话题:“我才不吃那么酸的东西!”

    哪知道,顾念兮压根就不想要放过他。

    就算他明显的转移了话题,她还是笑着:“谈参谋长,你就是吃醋了对吧?”

    “我看一定是这样,我家谈参谋长吃醋了!”她就像是得了什么天大的好消息似的,如此的重复着。

    “好,就算我吃醋又怎么样?”谈参谋长咬着她的脸颊,一脸郁闷。

    真的感觉,最近越活越回去了。

    现在还沦落到,跟一个小奶娃抢地盘的地步。

    “傻瓜!”出乎谈逸泽的预料,顾念兮竟然主动伸手圈住了他的脖子,将脸蛋凑到他的跟前,用鼻子顶着他的。

    “老公,我再怎么喜欢孩子,也是因为你啊。因为宝宝,是我们两个人生的,不是么?”

    因为爱屋及乌,所以喜欢着你的孩子。

    顾念兮的唇瓣近在咫尺,谈逸泽自然是不可能将到手的肥肉弄没了。搂着她,他赶紧亲了一口,随后才开口说:“可总感觉,那孩子将你都给霸占了。搞的我好像在你面前一丁点的存在感都没有。”

    “不行,你今晚要好好的赔偿我!”

    他拦着她的腰身,一脸哀怨。

    “怎么补偿?”她靠在谈逸泽的怀中,声音柔的不像是她。

    谈参谋长的身子温度渐渐上升。

    他们周围的空气,变得有些稀薄。

    空气中,好像有看不见的火光四溅着。

    激情,一触即发……

    “你短信上不是都说了么,有什么清纯小萝莉,还有什么单纯学生妹,再者还有风韵少妇什么的,还包君满意来着。”

    他的唇来到顾念兮的耳际。

    声音,沙哑而迷人。

    让人沉沦,让人醉。

    还有种惊心动魄的美。

    “老公,那是人家自己在网上看到的调戏老公的笑话!”顾念兮辩驳。

    “不管是不是笑话,我都想要将它变成真话!”

    不知何时,顾念兮已经被他推到在大床上。

    睡衣,不知合适不翼而飞。

    “那你要喜欢什么类型的?”顾念兮在一阵迷糊中问出这么一句。

    “我什么都想要尝试一下!”

    这一句,吓得原本处于迷离状态的顾念兮三魂丢了六魄。

    一个角色已经足够谈参谋长折腾一个晚上了。

    还要几个款式都来一遍?

    她顾念兮的小命还要不要?

    “老公,打个商量,今晚我不方便!”

    借口,全都是借口!

    “不方便?我可知道,你家亲戚今天早上就该走了!”一般,都是三四天不是么?

    今天,可是第四天晚上了!

    “我家亲戚说这阵子这边比较暖,所以打算多住几天!”她还以为这样的借口骗得了他,继续睁着眼睛说瞎话。

    可没想到,男人竟然恶劣的丢出了这么一句:“是吗?它打算多住几天来着,我检查检查!”

    说着,男人的手便恶劣的往她的裙摆处探去。

    一路,畅通无阻。

    “你现在还敢说,你家亲戚还赖着么?”

    “亲戚刚刚说他要走了!”呜呜,下回打死她也不敢在谈参谋长的面前睁着眼睛说瞎话了。尼玛的,太可怕了,有木有?

    “走了?那不是正好让我们可以好好的亲热亲热?”

    他笑的很是邪恶。

    让顾念兮的心,又凉了几分。

    “不要,我还忙着要去带儿子回来睡觉呢!”

    不得不承认,今天的谈参谋长很强大。

    要是一招让他得逞的话,那她的老腰屎定了!

    拽起了刚刚被谈参谋长扯开丢在旁边的衣物,顾念兮打算逃离这个危险地带。

    可这刚刚一跑,她的脚丫子就被拽住了。

    很快,她又被拽回了狼窝里。

    而谈某人则在她的头顶上方耀武扬威的说:“想逃?门都没有!今晚要不让老子一一尝过的话,明天别想着要出这个门!”

    霸道的宣布完这些之后,谈某人果断的将她的嘴给堵住了。

    至于她那些抗议的话,也就只够在她的喉咙里呢喃着。

    于是,接连的旖旎上演……

    ——分割线——

    第二天的一大早,顾念兮是被一通电话给吵醒的。

    而此时,昨晚上在她身上作恶无数遍的男子早已不知所踪。

    顾念兮揉了揉自己被搅成了一鸡窝的头,接通了电话。

    而电话那端传来的,便是劈头盖顶的怒骂:“兮丫头,你丫的到底要我打多少通电话才给我接?”

    “悠悠?”

    顾念兮被骂的有些不清不楚的。

    “你刚刚给我打了很多通电话么?抱歉,我刚刚睡的有点死,没有听到。”准确来说,她一直都处于昏迷状态。

    “都太阳晒到屁股了,还睡的有些死?顾念兮,你昨晚上是去做贼了吧?”苏悠悠一听,果断的往猥琐的方向思考。

    “该不会是,昨晚上和你家谈参谋长一整晚都在……”

    苏悠悠一边说,一边淫荡的笑着。

    这样的她,让人丝毫察觉不到她还是个病患。

    事实上,苏悠悠一遇到可以yy的事情,就将事情都给忘记的差不多了。

    “去你的,哪有你想的那么复杂!”顾念兮不好意思说,其实昨晚上他们都在玩风韵少妇的游戏。她家的谈参谋长,好像就对这个情有独钟。

    “哟,我有想什么东西么?”苏悠悠一脸的淫荡。

    “苏悠悠,你敢不这么猥琐么?”顾念兮急了,感觉好像自己和谈参谋长昨晚的私生活给曝光了似的。

    “兮丫头,这么一大早的就动肝火,可不好哦!”

    “你也知道不好就不要气我!”她一晚上被谈参谋长折腾的都没有怎么睡,现在浑身上下的骨头都像是要散架了,实在没有什么能耐招架这猥琐的苏小妞。

    “你这么一大早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情么?”

    “兮丫头,我这边的暖气这两天坏了,让他们过来修又推三阻四的。你家客房可不可以借我用用?”昨晚上睡到半夜没有暖气,苏悠悠都给冻醒了。

    这也是,她今早为什么大清早能醒过来的原因。

    “暖气坏了?那赶紧过来吧。这边的天气真要命,没有暖气怎么受得了?”顾念兮说着,连忙支起了快要被谈参谋长给弄断了的老腰,起了身。

    “你收拾一下你穿的衣服就过来吧。反正这边沐浴乳什么的都用,护肤品也用我的就好了。我现在去帮你把客厅的被褥给换一套,就可以过来直接睡觉了。”

    苏悠悠到她家做客,顾念兮求之不得。

    “还是我的兮丫头好啊。好,我现在马上收拾一下衣服,带上我家橙橙,就去你家!”橙橙就是凌二爷送给她的那只小萨摩。

    因为这小家伙最爱吃橙子而得名。

    刚开始喊着这个名字的时候,凌二爷还以为是在喊他,老是干巴巴的等着。

    可后来,凌二爷知道这“橙橙”是谁了。

    每次,都只是冷眼瞪着苏悠悠看。

    但最终,也抗议不出个所以然来。

    于是,苏悠悠的狗还是照样叫“橙橙”。

    “悠悠,记得弄个狗链过来,我家还有二黄在!”二黄这个土地主当惯了,都不知道会不会同意让橙橙进入他的领地。

    “没问题!”

    交代完了苏悠悠一切事项之后,顾念兮下了床准备给苏悠悠收拾客厅。

    刚找了一件衣服往自己的身上套去,就听到卧室门传来了声响。

    而一眨眼的功夫,刚刚还站在门口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顾念兮的跟前,将她和她穿了一半的衣服,都给拉进了他的怀中。

    “老婆,一大早还有点时间,要不我们再来玩一下少妇的游戏?”他靠在顾念兮的耳边,一阵坏笑。

    顾念兮一听这话,腿立马软了几分。

    “大白天的还老想着这些事情,不正经!”

    “你在身边,要正经那玩意做什么?”

    谈某人的意思是,在她的身边就可以不正经了?

    “谈逸泽,你要是现在还想玩的话,以后就别碰我!”想起昨晚,顾念兮现在可怕了。

    这值如狼似虎年纪的老男人,可不好惹。

    要是再来一次,她顾念兮的小命没准真没了。

    “不碰就不碰,最多今晚再继续!”男人松了手,不过临走之前丢出来的那一句,又让顾念兮咽了咽口水。

    谈逸泽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记得了一件事情,停下了脚步。

    ------题外话------

    本月的最后一天,年会的票子,还有月票,赶紧甩出来~

    →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