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32章 溅人VS自作多情

    “兮兮,凌二说他们公司的暖气好像坏了,说是这两天要借住一下咱们的客房!”

    谈逸泽不觉得自己刚刚说的这一番话有什么问题。

    可不知道为什么,顾念兮却在听到这一番话之后惊悚万份。

    一双眼珠子本来就大,现在还瞪得老大的看着他,怪吓人的。

    “什么?”

    顾念兮的语气很惊讶。

    苏悠悠家的暖气坏了,要来谈家借住。

    凌二爷家的暖气也坏了,也要到谈家来借住,这未免也太巧了吧?

    “刚刚凌二就过来说了,连行李都拿过来了。我已经跟他说可以了。”说到这,谈逸泽察觉到顾念兮的脸上并不是那么好,便问:“兮兮,你不会是生气了吧?”

    “其实凌二办公室的暖气也有好几次这样的。以前,他也是住我们这……”谈逸泽耐心的解释着。

    凌二爷的办公室距离谈家比较近,所以要是下大雪的时候暖气坏了,他通常都会选择到这边先暂住几晚。

    所以当今天凌二爷来问的时候,谈逸泽一下子就答应了。

    可他没有想到,顾念兮会是这么个反映。

    都说兄弟是衣服,老婆是手足。

    如果早知道顾念兮会这么不喜欢凌二住家里的话,谈逸泽觉得自己该拒绝凌二的。

    要是谈逸泽的这个想法被凌二知道的话,估计凌二爷想死的心都有了。

    谈老大,你的老婆是宝贝,兄弟就可随便丢弃么?

    “兮兮,要是你不喜欢他过来的话,要不我打电话让他把行李给拿回去。”

    为了哄老婆开心,谈逸泽算是仁至义尽了。

    说着,谈逸泽就要拿起手机。

    可就在这个时候,顾念兮却拉住了他的手。

    “不是,老公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不喜欢凌二到家里来做客,我知道他是你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你器重他,你喜欢他到这个家里来住,我是不反对的。你也有你交朋友的自由,可以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看我的脸色。我想和你说的是,悠悠刚刚也打电话给我,说她那边的暖气也坏了。问我,可不可以借我们的客房睡觉。我也已经答应她了……”

    听顾念兮的这番话,谈逸泽也无助的挠了挠自己的脑袋。

    “怎么这么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顾念兮又问:“老公,你说我现在要不要通知一下悠悠?”

    “不用了,我们家的客房又不只是我们楼上一个!我把凌二的给提到小南那边就行了!”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已经采取了行动。

    说到底,在苏悠悠和凌二爷的这场战役上,他谈逸泽还是站在凌二爷的这一边。

    他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好兄弟一辈子都打光棍吧?

    而谈逸泽刚走出门没多久,顾念兮就听到谈家大宅楼下传来那个熟悉的猥琐女音:“兮丫头,你姐姐我到了,还不来接驾?”

    ——分割线——

    顾念兮刚一下楼,就发现苏悠悠哪需要她迎接。

    这不,她都已经直接进了谈家大门,吃着刘嫂弄给她的米粥和油条,一边还和谈老爷子唠嗑。

    至于她带来的狗橙橙,原本以为他们家二黄会不喜欢这个小不点的。

    可这两只狗一见面,按照苏悠悠的说法,这就萌生了奸情。

    本来还挺凶神恶煞的二黄,这会儿竟然还主动让人了自己的部分食物给苏悠悠的小狗。

    总体上来说,这一人一狗在这谈家混的是相当不错。

    “兮丫头,太阳都晒到你的屁股上了,你怎么现在才起来?”苏悠悠往自己的嘴巴里塞了一油条,含糊不清的说着。

    “你一个过门孙媳妇,看老爷子都起来这么久了,你怎么也不来陪着。”好吧,这脑子缺根弦的苏小妞,这会儿已经站在婆家人的阵势中了。

    倒是谈老爷子替顾念兮解得围。

    “兮兮一向早起的,只是今天睡过头了。”

    不过,谈老爷子这话,有着让苏小妞明显想歪的嫌疑。

    这不,叼着油条走到顾念兮的跟前,一脸暧昧的打量着她,道:“哟,今天早上才晚起来?是不是昨晚上和你家谈参谋长……”

    苏悠悠笑的那叫一脸的淫荡。

    当着谈老爷子的面谈论这些,这二货苏小妞的言辞已经让顾念兮一张脸都给红透了!

    好在,谈参谋长的及时赶到,让顾念兮看到了希望。

    顾念兮眼巴巴的瞅着自家谈参谋长看,希望他能为自己解围。

    谈某人一见到妻子那类似小狗的眼神,立马赶了过来。以一个保护者的姿态,将顾念兮圈入了自己的怀中。

    “苏小妞,你未免管的也太宽了吧?”谈逸泽挑眉。

    这话,让顾念兮觉得,这谈参谋长是来救驾的。

    不过谈某人接下来的一句话,还真的让顾念兮有些无地自容了。

    “就算我们夫妻两昨晚上做了什么事情,也不关你事。”谈某人拦着顾念兮的腰身哼哼唧唧,殊不知这一句话让顾念兮彻底的红了脸,直接钻在他的胸口当鸵鸟。

    谈某人一见娇妻娇滴滴的依靠在自己的怀中,心情一下子就好了不少。带着她,大步朝着厨房走去:“昨晚上那么累,今天早上要多吃点,知道不?”

    谈逸泽一直在说话。

    而顾念兮却突然感觉,为什么他家的谈参谋长有种恨不得将昨晚上的事情告诉世人知道的嫌疑?

    对于谈逸泽的言行和举止,以及顾念兮今日表现出来的羞涩,苏悠悠当时就和谈老爷子嚼舌根了。

    “你看,他们小两口昨晚上绝对做了什么事情,我说了您老可别不相信!”

    “就是,我也这么觉得!”

    谈老爷子附和着。

    至于谈老爷子怀中的聿宝宝,则哀怨的看着爸爸妈妈离开的方向。

    呜呜……

    他爸只要见了他妈,什么事情都给忘记了。

    就连一整夜都没有见到过他这个可爱的宝宝,貌似都给忘记的一干二净了。

    真是让人郁闷!

    ——分割线——

    苏悠悠接到骆子阳的电话,是在这个下午。

    “苏小妞,你上哪里去了?”他这两天经常加班,连苏小妞的脸都没有见到。

    好不容易抽出时间从公司出来,准备上苏小妞的家里蹭一顿饭,然后就赶回公司继续加班的。

    哪知道,去了苏小妞的家,他就吃了个闭门羹。

    “家里的暖气坏了,维修人员说这两天雪太大,他们不过来了。所以我只能上兮丫头家里窝几天了!”苏悠悠此时一边惬意的啃着苹果,一边看着电视。嘴巴空了,才和骆子阳说上几句。

    “二狗子,你不会是想要我一个人在冰天雪地的家里活活给冻死吧?你他妈的也忒狠了点吧?”

    “没有,我就是担心你这么大冷的天去什么地方而已!”这么爱演戏的苏悠悠,骆子阳有时候真觉得,她为什么不去演戏算了。

    “我上兮丫头这边蹭吃蹭喝的来了,这里的暖气也不错。今天晚上我还约了兮丫头一起看动作大片!”

    苏小妞一点都没有在别人家里的自觉性,讲电话的大嗓门让从刚刚带着儿子去看二黄的谈参谋长皱了眉。

    不过听到这苏小妞要约顾念兮要看什么动作大片,他还瞒感兴趣的。

    看来,今晚他可要好好的弄明白,他们的动作大片是什么。

    不过以苏小妞的德行,谈参谋长已经猜出了个大概,那片子正是他想要的!

    “那就好,那这几天天气冷,你就呆在念兮家里,不要到处晃乱跑知道么?等我忙完了这一阵,就去接你回来!”顺便,将结婚证给领了!

    不过后面的那半截话,当着苏小妞的面,骆子阳并没有说出来。

    其实自从那天母亲给苏小妞打了那一通电话之外,苏小妞对他的态度或多或少还是改变了。

    尽管,苏小妞连提都没有提这件事情了,但骆子阳还是感觉出,苏小妞无端的在疏离自己。

    可这,绝对不是骆子阳想要的。

    这一阵子把工作上的事情都给搞定之后,骆子阳就打算直接将苏小妞撸到民政局,趁着还没有过年,将结婚证给领了。

    到时候将生米煮成了熟饭,看他妈还怎么不接受苏小妞!

    “我知道了,你烦不烦?扰了姐姐看电视的兴致,我和你没完!”苏小妞对着电视叉着八字腿,那架势跟个公鸡似的。

    谈逸泽本来还想趁着顾念兮在楼上给公司的人打电话,带着儿子在客厅里兜两圈,可无奈这苏小妞的杀伤力太大。谈逸泽还是果断的抱着儿子上了楼,免得儿子长时间对着一个二货也跟她的德行一样。

    “好好好,那我现在会公司去了。你记得蔬菜多吃一点,就先这样了!”嘱咐完苏小妞之后,骆子阳挂断了电话。

    放下手机的苏小妞那猖獗的笑声,依旧在谈家大厅里响起。

    总之,苏小妞到顾念兮家的这一天,日子还过的挺滋润的。

    特别是刘嫂的厨艺,简直让苏小妞胃口大开。

    本来一顿一碗米饭,今天竟然连吃三碗。

    不过,苏小妞的好日子也就到了晚饭的时候。

    因为,凌二爷来了!

    凌二爷来的时候,手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带。

    苏小妞还以为,这凌二爷没准是到这里坐一坐,一会儿就走的。

    所以,她一开始也没有多在意。

    可渐渐的,苏小妞发现了不对劲。

    凌二爷为毛都快九点了,还不回去?

    难道他不知道,这鬼冬天越晚,路上的冰结的越多。

    要是到时候被困在车上,可就不好了。

    “……”当然,凌二爷也发现了苏小妞的眼神时不时的往自己的身上瞄过来。

    好在,之前谈老大已经跟他通讯说,今晚苏小妞也会住到这里,让他自己把握。

    虽然谈老大其他的都没有说,但凌二爷清楚,谈老大还是站在他的这边的。

    虽然这次其实凌二爷不抱那么多的希望,但总是时不时的看到苏小妞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凌二爷感觉,自己有戏!

    “苏小妞,你老瞅着我看做什么?”谈家大厅里,大家都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的时候,凌二爷往苏小妞的那边悄悄的凑近了些。

    “我看你做什么?”苏小妞明显的想要将这些都和自己撇的一干二净。

    “没看么?可我为什么撞见那么多次?”

    “我还想问你呢,你老瞅着我看做什么?难道是发现,姐姐最近又漂亮又迷人了几分?”苏小妞充分发挥了她倒打一耙,还有不要脸的自恋的本性。

    只不过,凌二爷的抗雷指数也很高。

    不然当初的他,怎么能勇往直前的将苏小妞撸回家?

    看苏小妞洋洋自喜的样子,凌二爷道:“是最近漂亮了点,又把我给迷得神魂颠倒的。怎么办苏小妞,你将我的魂都给勾走了,你可要对我负责!”

    凌二爷深知对付苏小妞这类病态的自恋,只有顺着她,不能逆着她。

    当然,凌二爷说的其实也算是真话。

    就算苏小妞不用变美,光是这么看着她,凌二爷的所有神志都丢了。因为他凌二爷的心里,现在只有她苏悠悠一个人。

    可他的这一番发自肺腑的话,貌似在苏小妞看来只不过是笑话。

    她扫了一眼,随即便开口:“去去去,姐姐漂亮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勾走男人的魂魄何其多。要让我每个勾走魂的男人都负责的话,那我岂不是忙不过来了?”

    好吧,苏小妞自恋的本性,让凌二爷汗颜。

    “好了,没事的话不要在这里毁了姐姐我的视线,你还是尽快的从哪里来,滚回哪里去吧!”苏小妞这是下逐客令。

    “你让我去哪里?”

    凌二爷一脸茫然。

    “我让你回去,再不然路上都结冰了!”苏悠悠说完,就要绕过凌二爷,带着她的小橙橙准备离开。

    可凌二爷却开了口:“苏小妞,你这是在担心我么?”

    问出这话的时候,凌二爷的垂放在大腿双侧的手一直死死的掐着自己的掌心,就像是在等待宣判的人一样。

    因为,此刻苏小妞口里给出的答案,很可能是他凌二爷所期待的。

    但也可能,会是他凌二爷一点都不想听到的。

    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凌二爷的整个身子绷得直直的,连呼吸都觉得有些变慢了。

    “凌二爷,您可不要太过自作多情!你觉得,你现在还有什么值得让我关心的?你是我的什么人么?”

    丢给凌二爷一个白眼,苏小妞抱着小狗准备离开。

    而凌二爷绷紧的身子在得到了这个答案之时,还是有那么一些颓败。

    整个肩膀,都有些耷拉下来了。

    可到最后,凌二爷还是笑了。

    他选的追回苏小妞这路的一开始不就已经知道了,这路其实不好走么?

    但他还是选择了。

    因为,他觉得他凌二爷的生命中不可以没有苏小妞!

    “苏小妞,不管你是不是担心我,我都可以告诉你,我今晚不用走!”

    听凌二爷的这一番话,苏小妞错愕回头之时便看到,此刻站在不远处,似笑非笑的凌二爷。

    他前额的刘海似乎较长时间没有修剪了,所以此刻刘海垂散下来的时候,挡住了他的双眸,让她根本就看不清这个男人在想着什么。

    “什么?”

    苏悠悠皱眉。

    “我今晚,也住在这里!”

    凌二爷说这话的时候,苏悠悠的手不自觉一抖,原本被她抱在怀中的小橙橙一下子跳了下来。

    “你凭什么住这里!”苏悠悠恼了。

    “就凭我一大早就过来!”

    “我比你还早!”

    “你确定?”凌二爷挑眉。

    “我确定,我今天一大早就过来了,你不过是今天下午才到这里!再说了,你的行李还没有过来呢,你说你凭什么住在这里?”

    “我的行李一早就过来了。我来的时候,你都还没有出现呢!”凌二爷说着,已经大步绕开了她苏悠悠的身边,一脸得瑟的上了楼。大概,是要准备梳洗去了。

    在凌二爷一脸奸笑中,苏悠悠算是败下阵来了。

    此时,苏悠悠转身看向顾念兮。

    估计,是准备兴师问罪来了!

    顾念兮赶紧抬头望天:嗯,今天的星星不错!

    苏小妞部署后二话,直接拽着顾念兮就上了已经被自己占地为王的那间客房。那坚决的态度表明:今天晚上到处都在飘雪,你哪里看到星星了?

    被苏悠悠拽着上楼的顾念兮表示自己很委屈,一个劲的瞅着自家的谈参谋长看。

    谈某人只是大手一摆:去吧,告诉这二货实情!

    于是,一脸悲催的顾念兮在苏悠悠的耀武扬威之下,被禁锢在客房里。

    ——分割线——

    “顾念兮,你给我说一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姓凌的那个混蛋今晚也要在这里住?”苏悠悠跑上来,上气接不住下气。

    “悠悠,你冷静一下!我跟你说,其实我也是在答应你之后,我才知道凌二他公司里的暖气坏了,一大早就将行李给提到这边来了说是要在这里凑合几天。”

    “这世间,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顾念兮,你是想讹我吧?”苏悠悠说。

    “我哪有想要讹你?你是我的姐妹,再怎么也比凌二亲,是不是?”无疑,顾念兮的这话倒是让苏悠悠的脸色好转了不少。

    看苏悠悠脸色的转变,顾念兮赶紧凑上前,给苏小妞按摩着肩膀。

    “苏小妞,今天的事情我保证我一早是不知情的。所以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再说了,我家的客房还有两个。我已经让谈参谋长将凌二爷的房间给安排在了二楼,所以你也不用担心什么!”

    “看在你这么诚心诚意和我道歉的份上,本宫今天就放你一马。但下次若再犯,本宫绝对会变本加厉的惩治你!”

    苏悠悠的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

    一下子,就让顾念兮给哄的乐滋滋的闭上了双眼,享受着顾念兮的服侍。

    “喳,小顾子听命。”将这盛怒的苏悠悠给安抚好,顾念兮这会儿松了一口气。

    不过有一句话,顾念兮还是觉得自己应该问问苏小妞:“悠悠,有个问题我一直都想问你!”

    “看在你伺候的好的份上,本宫准了!”某人得瑟的,好像她还真的是皇上身边的贵妃了。

    “悠悠,我想问的是,其实这段时间我看得出,凌二好像对你还是很上心的。这一点,我不相信你感觉不出来。悠悠,如果凌二爷真心悔改的话,你还会和他在一起么?”

    顾念兮问的很诚恳。

    苏悠悠原本是闭目养神在听顾念兮说话,但在听到顾念兮的这句话之后,她睁开了双眸。

    眸子里,有着前所未有的清澈。

    “念兮,难道你不觉得,凌二爷现在对我的感觉,就像是蹲在厕所拉屎,然后钱掉在屎上了。现在是扔了可惜,拿了恶心?”

    苏悠悠的一番话,让顾念兮隐隐的心疼。

    或许,当初她真的被凌二伤的过深了。

    现在就算凌二爷回过头来找她,哪怕是真心实意的,她还是怕。

    “难道你跟子阳哥在一起,就是好的?”不是顾念兮不喜欢骆子阳,说实在的她跟谈逸泽一样,她和骆子阳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所以,她也是比较支持骆子阳的。

    可顾念兮再怎么傻也看出,苏悠悠对骆子阳,并不是爱。

    她顾念兮是苏悠悠的妹妹。

    她不在乎别人说自己是胳膊肘往外拐还是什么的,她只要苏悠悠幸福,哪怕是上刀上还是下油锅。

    “念兮……”

    苏悠悠沉默了。

    白炽灯的光在这一刻似乎变得很刺眼。

    刺眼的,让苏悠悠的眼睛有些酸涩。

    “悠悠,用自己的心感受吧。好了,我现在先出去,你要洗澡什么的,这里的浴室都有。护肤品一会儿我给你送过来!”知道苏悠悠这个时候需要一点时间静一静,顾念兮起身离开了。

    而苏悠悠则在顾念兮离开之后,一个人窝在沙发上。

    是吗?

    难道她真的没有用心感觉?

    所以她才觉得,自己是凌二爷掉在屎上的钱?

    ——分割线——

    洗完澡,梳好头发,苏悠悠出了客房。

    其实本意上,苏悠悠是想要约顾念兮一起看大片的。

    总是一个人看,苏悠悠觉得蛮孤单的。

    可到了顾念兮的卧室这边,苏悠悠本来想要推门而入的,却发现人家卧室早已上了锁。

    苏悠悠抬头看时钟,不过才十点出头,这小两口这么早就锁在房间里做什么?

    难不成……

    苏悠悠贼贼的笑。

    其实她一直都在好奇,谈参谋长在那方面的能力怎么样。

    例如一次能坚持多久。

    还有她家兮丫头能不能抵抗的了之类的。

    于是,好奇心渐生的苏小妞,不要脸的趴到了人家主卧室的门板上偷听。

    苏悠悠也承认,自己这么做确实有些不要脸了点。可她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可顾念兮家的卧室隔音未免太好了吧?

    就算这么趴在门板上,也听不出什么动静来。

    趴在门口的苏小妞准备听墙角,听了许久只听到一些细细碎碎的声响,刚还以为没准什么好事要发生的时候,苏悠悠就听到自己的身后传来了这么个声响:“苏小妞,你是不是太久没做了,饥渴了?”

    来人家家里头做客,竟然连趴在人家卧室门板上听墙角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苏悠悠,出门的时候可不要和别人说,你和我认识!

    实在是,太丢人了!

    “谁说我很久没做?”苏悠悠知道自己的龌龊事被人发现了,顿时小脸红了。

    对上凌二爷,她不假思索的反击。

    “哟?不是很久没做?那你,和谁做的?”说这话的时候,凌二爷的黑眸已经明显的微眯了起来。

    这证明,他现在的心情很不美丽。

    废话!

    苏小妞说她和别人做了,他凌二爷现在的心情能美丽个鬼!

    “反正不是和你做就行!”苏悠悠被凌二爷问的有些噎住。

    “你……”

    谁说他凌二爷不在意苏悠悠的?

    这一刻,他发现自己该死的在意!

    妈的,苏小妞不管是身还是心,凌二爷都认定那是自己的地盘。

    凭什么,轮到别人在上面撒野来着?

    凌二爷恼了,打算要求苏小妞给个说法的时候,原本紧闭的卧室门打开了。

    谈逸泽开门的时候,就见到本来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两个人,竟然窃窃私语的躲在他们的卧室门前。

    顿时,谈大爷的脸色不是那么好了。

    好吧,本来他洗完澡就打算和顾念兮趁着儿子睡着了亲热一下。

    可没想到,门口的叫嚷声是越来越大。

    而顾念兮的精神,也越来越不集中。

    最终,他只能放弃“作案”。

    当然,这档子事情被打断了对于男人来说心里头肯定是不舒服的。

    要知道,他谈逸泽这个年纪要是多来几次这样“未遂”的话,那迟早不用当男人了。

    谈参谋长心里有火气,自然是舍不得对他的女人撒气的。

    而门口这两位,俨然就是此刻最好撒气的。再怎么说,这两人都是整起案件的始作俑者。

    “大晚上不睡觉,在我门口嚷嚷什么呢?”

    谈某人的脸色不好,说出口的话跟咆哮一样。

    “没嚷嚷什么。”好吧,每次见到谈参谋长,最先萎靡下来的就是苏小妞了。因为,她一直都是欺善怕恶的人。

    当然,这谈参谋长不是恶人。

    可他比恶人还要恐怖,好不好?

    在苏小妞的眼里,这谈参谋长就和阎王爷画上了等号。

    一见这时候谈逸泽的神色不大好,苏小妞已经很想溜了。

    可没想到,身旁的凌二爷竟然揭了苏小妞的短:

    “谈老大,这货在这里听墙角!”

    好吧,凌二爷也承认,自己小气了。

    没错,他这就是在报复苏小妞刚刚说她和别的男人做过的事情。

    “什么?”谈某人一听,直接朝苏小妞挑眉。

    “谈参谋长,他是在冤枉我。”苏悠悠赶紧辩解。

    废话,这谈参谋长是随随便便能惹的?

    她苏悠悠活腻了不成?

    “苏悠悠,你不是在这里听墙角,那你说我刚刚看到你趴在这边的门板上,是在做什么?”凌二爷反驳。

    此时,凌二爷朝着苏小妞挑眉:你敢给老子偷人,我就让谈老大收拾你。

    “趴在我的门板上?”谈逸泽一听,眉峰顿时又锋利了几分。

    这眼神,光是瞅着苏小妞就觉得心里头拔凉拔凉的。

    好在这个时候,顾念兮在房里听见了动静,赶了过来:“你们在做什么呀?”

    谈参谋长身上的戾气,也因为这顾念兮的到来收敛了许多。

    好吧,就算是眼神,谈某人也不舍得让自己的老婆受到压迫。

    “在议论苏小妞偷听你们墙角的事情!”凌二爷现在有惟恐天下不乱的嫌疑。

    一听凌二爷这话,顾念兮的脸顿时怒放了红花。

    苏悠悠竟然到这边来偷听墙角了?

    那她刚刚和谈参谋长在床上差一点就成了的事情,她也知道了?

    “苏悠悠,你一天不猥琐会死啊!”

    虽然这过程到底谁对谁错,顾念兮不知道。

    但她相信,偷听墙角这类龌龊的事情,这猥琐的苏小妞绝对做的出。

    “兮丫头,你别听这混蛋胡扯,姐姐就是想要关心你们的夫妻生活和谐不……”苏小妞说这话的时候,笑的那叫一脸的淫荡。

    羞得顾念兮顿时跑回了房间,还一边喊着:“苏悠悠,下回出门的时候,别跟别人说你认识我!”

    太猥琐了,有木有?

    这顾念兮几乎可以想象,这苏小妞要是和别人说和自己认识的场景,那该多么丢人。

    谈逸泽一看自己的老婆跑了,立马跟上了。

    当然,他领进门之前还不忘对着这猥琐的苏小妞甩出这么一句:“我们的夫妻生活很和谐,不劳记挂!苏小妞,你最好还是关心你自己的!”

    说着,谈某人还煞有介事的盯着凌二爷看了一会儿。

    之后,谈参谋长这才慢条斯理的关上了门,反锁!

    顿时,苏悠悠哑口无言了。

    好吧,她苏悠悠还是第一次和谈参谋长这样有气魄的人谈论“夫妻生活是否和谐”的话题。谈参谋长的态度很吓人,苏小妞果断闭上嘴。

    可谈参谋长因为顾念兮放过了苏小妞,这并不意味着凌二爷也u会放过苏小妞。

    这会儿,趁着苏小妞还愣在原地的时候,凌二爷已经逼问道:“苏小妞,你还不快说跟你有染的男人是谁?”凌二爷吼出这话的时候,脖子上的青筋毕现。

    这证明,男人此刻还在气头上。

    苏小妞几乎也在同一个时间,甩了凌二爷一个“我就知道你是为了报复我”的白眼给凌二爷。

    “苏小妞,你信不信你不说的话,我还能照样找出那个野男人是谁!”

    凌二爷现在的语气,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个妒夫。

    可明明,现在他们压根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凌二爷凭什么在这里唧唧歪歪叫嚷着。

    眼看这男人已经吼得脸红脖子粗的,苏小妞开口说:“凌二爷,你还真他妈的贱!”

    不贱,怎么会在这里庸人自扰?

    明明八竿子搭不着的关系,为什么还要质问她苏悠悠藏着野男人了?

    不过眼下,凌二爷明显根本不在乎苏小妞说他什么,只要能追查出和苏小妞睡过的男人,他在所不辞。

    “是,我是贱。苏小妞,贱,是一种生活态度,犯贱,更是一种生活追求!”凌二爷俨然将犯贱当成了看家本事,一脸牛气冲冲的向苏小妞炫耀来着。“快说,那个野男人是谁?”

    即便到最后的关头,凌二爷还是不忘记这一点。

    “凌二爷,你犯贱不要紧,但不要拉着我苏悠悠下水。我累了,睡觉去了!”丢下这么一句话,苏悠悠走了。

    对于这样贱到大方可以承认的人,苏悠悠觉得没必要和他在这里讨论“野男人”这个话题。再怎么说,她苏悠悠从始至终也就只有一个“野男人”!

    “苏小妞,别以为逃避就可以回避这个问题。迟早有一天,我会查出来的!”

    凌二爷对着苏小妞紧闭的卧室门叫器着。

    心里,却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似的。

    ——分割线——

    顾念兮和苏悠悠一起出去逛街,是在苏悠悠在这里住的第三天。

    此时顾念兮正好趁周六晚上,解决了云阁总店的那些账目问题。

    经营云阁快两年,起初一年虽然收入不错,但资金都用于扩大店面,宣传。

    不同于去年,今年的云阁分店也多了。

    现在顾念兮从云阁那边获得的利润,也多了。

    其实一开始顾念兮对于纸上的那一串数字并不感冒。一直到,当她这次去银行里拿钱的时候,看着At机上的那一串数字,顾念兮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异常的快。

    开了总共十五家分店,盈利额如此可观。若是将云阁的分店再扩大这遍布的范围的话,那岂不是……

    顾念兮盯着At上的那串数字,小算盘噼里啪啦直响。

    “兮丫头,我今天发现你的笑容竟然也是如此的淫荡?”好吧,苏小妞的形容词,永远都是那么的彪悍。

    “你才淫荡,你们全家都淫荡!”

    顾念兮赶紧退出了自己的银行卡,将它好好的藏在自己的袋子里。

    “哟,生气了?”苏悠悠赶紧跟上前。“别生气啦,好好好,是我淫荡,总行了吧?”

    没办法,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

    谁让她苏悠悠住在谈家大宅?

    谈家其他人还好说,要是让谈参谋长发现她苏悠悠拉着顾念兮出去逛街,还将她给弄的不开心的话,不是找抽么?

    “这还差不多。”

    十一月使劲了浑身解数,终于让谈家的未来女主人露出了笑容。

    “悠悠,我想给我家谈参谋长买件新的西装,还有新的大衣。还有我儿子,我想给我儿子买件小棉袄,上次我就看到在那边的大超市有红色的小棉袄,我们先过去那边看看吧。”

    “哟,抠门的顾念兮竟然会想给谈参谋长买东西了?太阳打从西边出来了么?”苏悠悠望天。

    “去你的坏丫头,不跟我去我就自己去了!”

    “行行行,我跟你去。不过话说回来,你不觉得你儿子穿红色的衣服,有点娘娘腔?”

    “不会,我觉得我儿子穿红色的衣服最精神了!”

    没办法,本来苏小妞拉着顾念兮是打算去买自己的鞋子的。

    到最后,她苏悠悠的鞋子没买到,倒是成了顾念兮的跟班,跟在她的身后提着她给谈参谋长买的那些衣服。一整套的,从上到下,还包一双鞋。

    虽然什么东西都没有买成,可多日没有逛街的苏悠悠还是过了一把瘾。

    不过,他们两人逛街的时候是爽了。

    可一进谈家大宅,一下子扑面而来的哀怨气息,让顾念兮和苏悠悠都不自觉的哆嗦了下。

    谈家大厅里,一身居家服俨然一整天都没有迈出家门一步的谈参谋长,一手抱着儿子然后用极其哀怨的眼神看了一下刚刚进门的女人。

    而他的身边,还有凌二爷。

    凌二爷虽然穿着一整套的西装,不过从脸色看来,他应该也在这里坐了很久。

    “哟,这是怎么了?”

    苏悠悠很佩服顾念兮的胆量,这个时候还敢用这么轻松的语气。没看到,他们家谈参谋长都像是待发射的火箭炮似的么?

    “都几点了,上哪里野了?”过了晚餐的时间,谈逸泽一直都没有吃,就等着她。

    儿子也一样。

    虽然平日里总爱粘着他谈逸泽,不过到了吃饭的时候,他就认准了顾念兮了。

    没等到顾念兮回来,这小家伙死活就是不肯吃也不肯睡。

    现在见到顾念兮进来,这小脸也垮的不像样。

    “就是出去逛逛。老公你和儿子都应该吃过了吧。”顾念兮很狗腿,见她家的男人们一个比一个脸臭,立马走上前。一手接过儿子,一手搭在谈参谋长的脖子上。

    “小嫂子,谈老大说要等你回家吃饭,这会儿还没有开饭呢!你家儿子也一个劲的哭着,不肯让别人喂饭。”总之,今天晚上顾念兮没回家,这爷俩就像是被人抛弃了似的,一整个晚上哀怨。弄得,凌二爷的情绪也不是那么的好。

    “怎么到了饭点还不吃饭?老公,你饿坏了的话我会心疼的!”顾念兮知道这话当着别人的面说有些恶心。

    不出预料的,顾念兮迎来了同样呆在谈家大厅里的两个人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的眼神。

    果然很恶心。

    不只是听的人恶心,连她顾念兮自己都起了鸡皮疙瘩。

    可没办法,她知道她家谈参谋长还认准了这套。

    而这话说完之后,顾念兮如同预料中那般,看到她家谈参谋长的脸色好了许多。

    “到哪里去了?大冷的天,你的身体又不是很好,怎么可以在外面到现在才回来?”说到底,这男人其实不是不肯让顾念兮随便出去玩,而是担心她的身体。

    “见到几身适合我家谈参谋长的衣服,就忍不住去看了。我今天买的东西,可都是你一个人的。有西装,还有领带。对了,我还给你买了一双鞋。我全都按照你的尺码买的,我估计我老公穿上的话,绝对会帅的一塌糊涂。”

    顾念兮抱着儿子,窝在谈参谋长的身边,使劲的献媚。

    这也是苏悠悠第一次看到,他们的兮丫头果然有本事。

    本来一个脸黑的跟烧焦的锅底似的男人脸,竟然让她给哄的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这本事,她苏悠悠也要学学,以备不时之需。

    “别以为,光是给我买衣服我就会放过你!”谈逸泽掐着她的腰身说。那意思,很明显。今晚还要给他担心的“利息”!

    “知道了知道了。你先去试试看你的衣服,我去厨房热饭,然后吃饭去。”顾念兮一哄之下,原本还臭脸熏天的谈逸泽果真带着衣服上楼去了。

    看来,外界关于谈参谋长宠妻如命,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而这个时候被留下来的凌二爷和苏悠悠两人,突然变得有些尴尬。

    “苏小妞,你买了什么?”凌二爷盯着苏悠悠手上仅剩下的一个袋子。凌二爷的目光如炬,像是恨不得洞穿苏小妞的袋子,看看里面藏着的是什么东西。

    “……”苏悠悠像是没听到,没有作答。

    凌二爷再接再厉开口说:“苏小妞,其实我不跟谈老大一样挑剔。他要一套衣服才能打发,我就要个领带什么的就可以了!”

    凌二爷其实是想要表明,自己很好养活。

    不像谈老大一样,小嫂子都给他买了一整套的衣服,还包了一双鞋子了,他还觉得不够。

    可苏小妞连鸟都不鸟他一下,提着剩下的那个袋子就朝着自己的房间走了去。

    这可是她苏悠悠今天看中的红色指甲油。

    找了那么多年都没有找到过这么艳丽的红色,没想到今天倒是让她给碰上了。

    所以苏小妞不说二话,就直接将那个店里为数不多的几瓶都给买下来了。

    只是苏小妞没想到,就算自己什么都没做,某人还是误会了!

    而凌二爷还听到苏小妞边走边嘟囔着:“没想到,回到这了还能遇上一只开屏的孔雀!”

    听到这一句,凌二爷的嘴角不自觉的抖了抖。

    孔雀开屏,自作多情!

    这苏小妞,竟然还拐着弯骂他!

    ------题外话------

    标题的“溅”字,是我故意这么写,不然不能上传。

    新的一个月,新的开始

    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_^

    年会的票子,来的更猛烈些吧~

    握爪→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