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33章 小气的谈逸泽!

    很奇怪。

    真的很奇怪!

    谈参谋长这几天明明不用去部队,可还是早出晚归的。

    顾念兮对此一直抱着质疑的态度,想不通这谈参谋长每天都去了什么地方。

    而苏悠悠对此,则坚信这当中有奸情。

    晚上,谈逸泽还是到了快到晚饭的时候才回的家,顾念兮此时已经帮刘嫂做好了晚饭。在饭菜的香气中,谈逸泽发现顾念兮的视线一直都落在自己的身上。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的关系,谈逸泽总感觉,今天顾念兮的眼神很不善。

    “怎么了?”

    他问顾念兮。

    可女人却这么回答:“没事,什么事都没有!”

    这是典型的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行为。

    若是没有事情的话,她为毛总用绿幽幽的眼神往自己身上瞅?

    对此,谈逸泽表示很怀疑。

    眉峰,明显的挑起。

    不过,这倒不是对着他的老婆,而是对着从刚刚就一直在饭桌上,没等到开饭就开始蹭吃蹭喝的苏小妞。

    那意思很明显:是不是你苏小妞又在我的背后嚼舌根了?

    苏小妞对于谈参谋长这个眼神表示自己很冤枉,于是她立马回应了一个眼神过去:明明是你谈参谋长自己惹出来的,为什么要赖到我的头顶上?

    对于苏小妞的意见,一边的凌二爷也保持着同样的看法。看着谈老大,他的眼神也有些飘:谈老大,这回真的是你自己惹出来的!不关我家苏小妞的事情!

    好吧,其实凌二爷最近到谈家来小住,现在连晚饭都直接赖在这里,其实有一部分原因还是因为苏小妞在这里。要不然以以前凌二爷的性格,这谈家有舒落心这个恶心的老女人在,他一点都不想在这里和她面对面。更别说,是吃饭了!

    可因为苏小妞在这里,凌二爷甚至连这都能忍。

    知道凌二爷有一大半是偏袒苏小妞,谈逸泽心里不满。

    不过看顾念兮的脸色,他也知道她在生自己的气。

    谈逸泽挠头,今天他做错了什么事情么?

    为什么这小丫头脸色这么差?

    今儿个谈老爷子几个老一辈的革命家有个聚会,谈建天为了宋亚集团的合作也约了人在外面见面。舒落心知道这两个当家的都不在家,剩下的都不是她所待见的,所以她也约了谈逸南在外面吃饭。

    所以今儿个在家里吃饭的,除了他们四个,就剩下刘嫂。

    当然,还有只会吃小米粥的聿宝宝。

    “儿子,老爸今儿个喂你吃饭。”好吧,今儿个这餐桌上的人分成了两大阵营。几乎每一个都站在顾念兮的那边,搞的谈参谋长孤家寡人的。

    为此,谈参谋长准备拉拢一下聿宝宝,希望爷俩站在统一战线。

    可关键时刻,聿宝宝倒戈向他妈那边去了。

    看着谈逸泽伸向他的手,聿宝宝却咿咿呀呀的朝着顾念兮叫嚷着。

    “还是我儿子好。”

    顾念兮伸手就将儿子给接了过去。

    这话,虽然没有半点说他谈逸泽的坏话。

    可他怎么听,怎么都是酸溜溜的不对劲。

    “来,妈妈给你喂饭饭。吃完咱们就去院子里看黄黄!”顾念兮抱着儿子,一边给儿子喂一口,一边自己吃一口。

    被他们母子俩彻底给孤立的谈参谋长,当下已经咬牙切齿的了。

    看着窝在顾念兮怀中,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香喷喷的粥,还不时的将他那两个肉乎乎的小爪子落在顾念兮的身上的聿宝宝,谈逸泽是各种羡慕妒忌恨。

    谈逸泽的眼神很彪悍,瞪得他家宝宝有些害怕,窝在顾念兮的怀中。

    顾念兮心疼儿子,也开始沉下脸来。

    凌二爷眼看这局势要升级,连忙开口道:

    “谈老大,你今天去了哪里?我给你打了好几通电话,你怎么都没有接?”

    凌二爷是好心的想要缓解这个局面。

    殊不知,他问出的这个问题,正好是顾念兮今儿个生气的原由。

    不过自己想要知道的问题,正好凌二爷帮着自己问了出口,顾念兮在这个时候倒也冷静了下来。

    抱着儿子继续喂饭,当然的,她的耳朵的关注力全都在等着谈参谋长的回答。

    凌二爷是想要帮他解围,这一点谈参谋长也是知道的。

    不过,他还真的回答不出这个问题。

    因为迄今为止,这一切直到可以公布于众之前,都必须要保密。

    “我正好有点事情要办!”他含糊其辞的一笔带过。

    而后,黑眸扫了一眼正在给聿宝宝喂饭的顾念兮,见她的嘴巴明显又撅了下。

    原来,这小东西是生气他一整天不见踪影,没有陪着她,是么?

    谈逸泽想到这,嘴角明显的弯了弯。

    还以为她怎么不理自己了呢?

    原来,还真是他谈逸泽自己做错了。

    晚饭过后,谈逸泽主动提出要帮着顾念兮洗碗。

    谈家虽然聘用刘嫂做家务活,不过刘嫂却和谈家的长辈一样。

    一般只要顾念兮在家,都会帮着做家务活。

    而且,晚饭都是顾念兮主动要去洗碗的。

    见顾念兮已经站在水槽边,谈逸泽也挽起了袖子,上前。

    “你要做什么?”

    “和你一起洗碗!”

    “不用了,儿子在那边,你去喂他喝点葡萄。”这天气又冷又干燥,顾念兮每天都想方设法给儿子补充水份。这也造成了她家的小宝宝水灵的很。比人家小姑娘的皮肤,还要好。

    “儿子待会喂也行,我现在就想要一起洗碗。”其实谈逸泽想说,儿子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他才不想想在让这墙头草在自己面前晃悠呢!

    “……”谈逸泽都这么说了,顾念兮没有拒绝。

    顾念兮还有点生闷气,谈逸泽却很开心。

    她没有让他走人,这显然这丫头并不是真的很生气。

    只是这窝在洗碗槽旁边的两人并不知道,这原本只是简单的一起做家务活一幕,竟然羡慕瞎了躲在厨房门口偷窥的苏悠悠。

    “苏小妞,偷窥是一种病,得治!”

    边上,跟着的是一直都看着苏小妞的凌二爷。

    本来,他是想看这苏小妞贼兮兮的做什么的。

    等到看苏小妞望着不远处一起站着的谈逸泽和顾念兮两人交缠在一起的背影,而苏小妞的眼眸里竟然有着羡慕的时候,凌二爷感觉自己的心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狠狠的刺痛了一把。

    苏悠悠……

    我好像,真的懂你了!

    你要的感情,还有你要的陪伴……

    “去。你是羡慕我的本领,偷窥了还不让人知道!”苏小妞一脸义正言辞。

    “苏小妞,如果你想要和他们一样的话,我们也可以尝试!”

    这是再度见面之后,凌二爷第一次这么诚挚的问苏小妞的话。

    可苏悠悠只是用怪异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而被留下来的凌二爷,本来还处于各种哀伤之中的。

    哪知,身后竟然传来了这么个凉飕飕的声音:

    “本人哄老婆的方法,谢绝借鉴!”

    谈老大义正言辞道。

    凌二爷自然不难察觉到,这谈老大刚刚估计是听到他和苏小妞的对话了。

    凌二爷没有苏小妞那样的厚脸皮。

    被揭穿偷窥之时,又羞又恼的恨不得直接在地上找个洞钻进去算了。

    ——分割线——

    同个时间段,一身皮草的舒落心出现在世贸大厦顶层。

    其实今儿个,舒落心并没有成功约到谈逸南。

    本意上,舒落心是想要趁着老公和谈老爷子不在家的时候,和儿子出去吃个饭,顺便不用和家里头那群她最看不顺眼的人窝在一起费神罢了。

    可无奈,谈逸南今天晚上也有约。

    其实,本意上舒落心是想要让谈逸南将所谓的约会给推掉的。

    在舒落心的主观意识里,和其他的人约会,有和自己的妈妈在一起重要么?

    不过谈逸南却先她一步,说是公事上的。

    据说,是和这一次宋亚合作方的人,出去谈谈一些细节问题。

    因为是公司的事情,所以舒落心本来想要让谈逸南推掉的想法瞬间改变了。

    追其根源,其实不过是因为舒落心还是比较重视公司的事情。

    期盼着,有一天谈逸南能成功夺得整个明朗集团的生杀大权。

    再者,今天舒落心会临时改变主意,还是因为她在明朗大厦的楼下碰到了一个人。

    因为这个人,舒落心转变了想法。

    时髦大厦的顶层西餐厅,暖气开的很足。

    舒落心已经褪去了自己身上的那件昂贵皮草,将它收拾好放在边上。

    服务员上来问她是否点餐的时候,舒落心说再等等。

    时间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大半个小时。

    舒落心开始有些焦躁了。

    若是寻常,舒落心肯定是早已走人。

    不过对于今天这相约见面的这个人,舒落心可真的算是下足了耐性。

    可舒落心说到底还是有些贵妇人的脾气。

    就这样被活活的晾了大半个钟头,舒落心其实已经开始烦躁了。

    一边喝着桌子上的温水,一边不时抱怨着:“怎么回事?难道忘记约会了么?”

    “真是的,要不然我就先走好了!”

    舒落心在边上开始等的不耐烦的时候,其实都被不远处的一双眼眸看在眼里。

    看着这贵妇人在餐桌上开始各种烦躁的时候,女人终于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

    “伯母!”

    “哟,雨佳。你来了!”

    舒落心见到前来的这个女人,原本一直烦躁的情绪,这一刻消失不见。

    她的脸上,还是那抹优雅的笑容。

    让她看上去,倒显得和蔼可亲。

    可越是这样的和蔼,却越让对面的女人觉得越是恶心。

    舒落心,没想到几年不见,你的德行还真的一点都没有变。

    为了达到自己想要的,你还真是费尽了心机。

    “不好意思啊伯母,刚刚本来要过来的,哪知道公司里临时有点急事,所以耽搁了时间。让伯母等了这么久,真不好意思。要不这样吧。今天这一顿饭我来做东,伯母尽管点自己喜欢吃的东西。”

    女人说出口的话的热切程度,和她心里对舒落心的各种厌恶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对着舒落心说的那一番话,其实连她自己都恶心的作呕。

    其实,她刚刚压根就没有什么事耽搁了时间,她一早就到了国贸大厦的顶层,只不过这期间她一直都在角落里的那个位置看着舒落心罢了。

    看着舒落心因为等的不耐烦而各种嘟囔,看着舒落心想走又舍不得走的模样,她的心里头不知道有多爽。

    “没事,公司有事,当然要先忙公司的了。再说了,你现在还年轻,理所当然的要将公司的事情放在第一位。我就喜欢,像你这样有事业心的年轻人。”

    舒落心其实多少心里还是有些不满的。

    坐上明朗集团总裁夫人的这些年时间,她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有什么人敢在和她约会的时候,让她等这么久的?

    迄今为止,也就只有这女人!

    不过一想到这女人的事业心,舒落心便作罢了。

    如此女人,要是家世不错的话,那还真的和她的宝贝儿子登对,也能成为他将来的得力助手!

    前段时间她在家里听谈建天和顾念兮说的那些话,貌似这刘雨佳的能力也不错。

    这女人的能力,舒落心算是认可了。

    如此女人,现在只要家世那一方面过关的话,舒落心还真的觉得她是迄今为止最适合谈逸南的女人了。

    好吧,说到底今天舒落心约这女人见面,就是为了摸清楚她的家底。

    “伯母,今儿个约我出来,是有什么事情么?”一番唏嘘温暖,点完餐之后,刘雨佳开口问道。

    “就是看你在公司做的不错,代替我们建天好好犒赏一下员工。”舒落心浅笑盈盈,让人看不出她本来的恶心嘴脸。

    “那还真的多谢总裁夫人了!”

    刘雨佳也是笑。

    可嘴角的弧度,却莫名的多了一分讽刺。

    好个舒落心,到现在都不露出马脚是么?

    那好!

    我们倒是来比比看,谁才是最后的赢家。

    “孩子,喊什么总裁夫人呢?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喊我伯母,这显得亲近!”

    舒落心拉着她的手,说。

    可这话,倒是让女人的眸子里横生出一股子不屑。

    刚才不就是在端着你那总裁夫人的架子,生怕谁不知道你是明朗集团的总裁夫人么?

    现在,倒是想要拉进距离了?

    女人眸子里的不屑表现的很明显。

    但因为光线问题,此刻女人的大半张脸都隐藏在阴影下,让人看不出互她的真实表情。

    “对了,听你的口音,好像不是本地人。你是一个人到这个城市来打工的?”

    趁着气氛不错,舒落心开始问了。

    “嗯,不过我表舅也在这里。所以,我觉得我倒不是一个人在这里打拼的。”

    “是吗?”

    “嗯,工作累了的时候,我可以到我表舅那边住上几天,和他聊一聊生活的重担,还有思想包袱之类的。我表舅的人不错,总是耐心的开导我。每次在那里住上几天,我就感觉很多东西都放下了。心情,自然也就好了很多。”

    刘雨佳看似有意的将舒落心引导往某个问题上。

    “你表舅是做什么的?”

    舒落心问。

    不过很快的,舒落心接到了刘雨佳一个“你问这些做什么”的眼神。

    她连忙改口说:“我的意思是,你的表舅开导人的能力不错,我想他的能力也应该不错才对!”

    舒落心自我圆谎,虽然有点笨拙,不过刘雨佳像是被她蒙过去了似的,对着她笑道:“我表舅的能力当然不错了。有机会,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吧。不过我表舅有点忙,可能抽不出什么时间来。”

    “是这样么?没事,等有机会再和我介绍也可以。”

    其实,舒落心只是好奇,她的表舅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其实,我想不用介绍你们认识,您应该也在电视上看过他。至于是个什么人,还是等你们见上面之后再说。”刘雨佳勾唇。

    “电视上看过?”

    舒落心暗自琢磨着。

    能出现在电视上的人,也分很多种的好不好?

    像是主持人,还是明星之类的。

    不过一般像谈老爷子他们那类的人,不会喜欢这些人的。

    “伯母,我们还是快点吃东西吧。免得,东西凉了!”

    刘雨佳好像故意在避开这个话题。

    一直到这顿饭结束的时候,舒落心都从这刘雨佳的嘴里摸不到一丁点的有用信息。

    “伯母,慢走!”

    送走一脸不甘愿的舒落心之后,刘雨佳走进了这家餐厅里的某一个包厢。

    包厢的光线不是很好。

    一进去,入眼的黑暗让人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

    刘雨佳还没适应这样的黑暗之时,她的身躯就猛地被某个男人拽进了怀中。

    “事情做的怎么样?”男人的唇落在她的耳际。

    低哑的嗓音中,带着熟悉的*。

    “往预定的轨道发展,舒落心上钩了。”暗夜中,女人听话的褪下了自己身上的套装,顺着男人让他将自己推到在包厢内的沙发上。

    “这么说,你就快要成为别人的女人了?”男人也动手解开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欺身而下。

    “差不多就是这样!”

    女人感觉到男人的身体开始变得狂野之际,忍不住的大声尖叫了起来。

    索性的是,这个包厢里的隔音效果相当的不错。

    就算这个包厢里的一切再怎么的刺激惹火,从外面却是听不出一丁点的声响。

    当一阵激烈的翻云覆雨结束后,女人窝在沙发上抽着烟。

    而男人则已经穿戴一新。

    那道貌岸然的样子,实在让人将他和之前埋在她的身体里作恶的男人联系不到一块。

    男人整理好了自己身上的衣物之后,本来要落座在这女人的身边。

    但在看到沙发上那一些不明液体之后,他选择坐在另一个沙发上。

    “今天,还满意么?”

    其实女人早已将男人在看到那些不明液体的时候,露出来那个恶心的表情看在眼里。

    但最终,她却连提都不提。

    “还挺满意的,没想到这次整的效果竟然这么好。”男人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暧昧的落在女人未着丝缕的身子上。

    “是吗?那你舍得将这样的我送给别人?”女人发现了男人贪婪的视线之后,又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她身上丝缕未着,可她却一点羞涩之意都没有,就这么走到了男人的跟前。坐在男人沙发的扶手上,她伸手将男人的脖子圈住。

    对于主动献媚的女人,一般男人都是不会拒绝的。

    可这并不意味着,男人们会因此丢失了心智。

    对于女人此时的举动,这男人也很享受。

    不过他却说:“是有点舍不得这样完美的你,可为了达到我们最终的计划,我却不得不割舍!”

    说的好听!

    哄哄那些十七八岁情窦初开的小女孩还能派的上用场。

    可对于这同样在这个社会上打滚过的女人而言,这点话压根就不入耳。

    可她还能怎样?

    就算心里不甘愿,她还能怎么样?

    她不过是这男人为了完成他的计划的一个垫脚石。

    早在她明白这一点的时候,她已经跌倒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她拒绝过,她逃过。

    可最终,她逃得出这个男人的魔爪了么?

    没有!

    一次都没有成功过。

    想着那些可怕的曾经,女人的嘴角又是苦涩一笑。

    种种的情绪,都没有成功逃过这男人的双眸。

    “别忘了,我交给你的任务!”

    他说。

    “我知道!”

    她回答。

    “那就好……”男人一声轻笑,再度将丝缕未着的女人揽进了怀中,继续感受着这香艳的刺激。

    ——分割线——

    “谈逸南,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这是城市最新开设的旋转咖啡厅。

    谈逸南一早就到了,在此已经等候了多时。

    今天晚上,他妈舒落心喊他一起去吃饭的时候,原本谈逸南是没事,打算回家吃饭的。

    但接到母亲的来电之时,谈逸南的心里无端生出了烦躁。

    他不想见到舒落心!

    最近只要闭上眼,他就会想起那日陈雅安和自己说过的话。

    他本来想不通母亲为何要逼迫自己和陈雅安离婚,可随着这些天来对母亲的观察,谈逸南渐渐的发现了,在他和公司之间,他妈舒落心或许更喜欢公司一些。

    今晚也一样。

    一听到他要为明朗集团加班,原本信誓旦旦要约他一起出去吃饭的舒落心,也改了口。

    这也让谈逸南开始相信了陈雅安的话。

    后来,他不知怎么的就给陈雅安拨了电话。

    陈雅安现在已经不在明朗集团上班了。

    自从出事之后,她就被陈家送到了美食烹饪班里去学习,准备再嫁。

    这次的结婚对象,家世在陈家看来还算不错。

    最起码,他家还有个上市公司。

    虽然不能和之前的谈家相比,但对于现在的陈雅安而言,无疑是最好的去处。

    再者,那男人的前妻也是生下了一个孩子才去世的。

    现在他们的家里,压根也不计较陈雅安不会生育的事情。

    所以当那家人上门提亲的时候,陈家人已经替陈雅安做了主,答应了那门亲事。

    “雅安,我只是突然想要见见你!”

    对于陈雅安,谈逸南有着他的愧疚,还有着一丝爱情。

    不似和顾念兮当初那么浓烈的爱,只是很淡的那种。

    有人是这么说来着。

    这样平平淡淡的感情,其实是最适合过日子的。

    “见我,见我想要做什么?舒落心要发现你这个孝顺的儿子竟然瞒着她跑出来见我,她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或许是因为谈逸南当初在舒落心要他离婚的事情上有些言听计从,现在陈雅安将这些也迁怒到了他的身上。

    每次见到谈逸南,她就像是浑身长满了刺的刺猬似的。

    或许是知道陈雅安对自己多少心里有些埋怨,所以当面对陈雅安的指责之时,谈逸南的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更没有出言反驳她。

    而陈雅安则在这个时候开口说:

    “谈逸南,我要再婚了!”

    毫无疑问的,这一句话就像是朝着谈逸南平静的心湖开了机关枪。

    一时间,涟漪不断。

    “什么?”

    这个消息,确实让谈逸南吃惊了一把。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距离他们离婚,也不过是短短一个半月的时间。

    她这么快,就已经收拾好了对他谈逸南的感情,准备接受别的男人了?

    如果感情能像是买卖,想收回就收回的话,那他谈逸南现在也不至于这么苦恼了。

    当然,陈雅安能这么快收拾好感情,准备再婚的事情,也让谈逸南不由得怀疑,他们当初的感情到底是真还是假。

    “我说,我要结婚了。婚礼,就在这个月的25号,也就是圣诞节那一天。”陈雅安用坚定的语气告诉他,他没有听错。“谈逸南,我知道这个消息你很可能接受不了。但我又何尝不是?从你们谈家出来之后,我每一天在家里都跟坐牢似的。每天除了相亲就是相亲,我真的受不了了!谈逸南,如果你还有点良心的话,求你不要再找我出来了!”

    对于舒落心的报复,陈雅安真是怕了。

    她真的不想再回到前段时间那样的生活。

    “可雅安,你确定你喜欢那个男人?”

    谈逸南就像是个垂死挣扎的人一样,明知道陈雅安的婚期已经定下来了,可他还是在做着最后的努力。

    “喜欢这东西,其实很奢侈。小时候大家都以为,自己长大了会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可当真长大的时候,又有几个人会真的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呢?”无疑,陈雅安的这一句话堵住了谈逸南接下来想要开口说出的。

    见谈逸泽的手已经松开,陈雅安又说了:

    “好了,我想说的就是这样。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先走了!”丢下这么一句话,陈雅安跟逃跑似的,抓着自己的包包就跑出了咖啡厅。

    而谈逸南,则沉浸在这个消息中,久久不能回神……

    ——分割线——

    谈逸南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的时候。

    顾念兮抱着不肯睡觉的聿宝宝,母子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说是两个人看电视,其实都是顾念兮一个人在看连续剧,至于他怀中的聿宝宝,一直都是揪着妈妈的衣服不放,咿咿呀呀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这孩子现在又打了一些,活泼好动。

    只要不睡觉,一张小嘴都是炒个不停。

    “臭小子,你就不能安静一点么?叽叽喳喳吵着,你太爷爷还要睡觉么?”谈逸泽其实一直都呆在他们母子两的身边不同于顾念兮,他看的是报纸。

    不知道是不是被身边的聿宝宝给吵到了,谈逸泽嘟囔了一句。

    其实,谈某人一直都看着能窝在顾念兮怀中的聿宝宝羡慕不已,一心想着要将这小子哄早点睡,然后他替代聿宝宝的位置。

    可无奈,这聿宝宝今天晚上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一个劲的咿咿呀呀说个不停。

    谈逸泽说他的时候,他还以为谈逸泽在和自己聊天,朝着谈逸泽开始咿咿呀呀的说个不停。

    “宝宝,不能说话了。不然吵到太爷爷睡不好,明天就不带你去看黄黄了!”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就见到谈逸南走了进来。

    “小叔。你回来了?”她很自然的打招呼,丝毫没有因为以前的那些事情而感到尴尬。

    其实说回来,顾念兮在和谈逸南的这些事情上,处理的问心无愧。所以,她压根就不会尴尬。

    “大哥,念兮,宝宝还不肯睡觉么?”谈逸南将公文包放在了沙发上,从顾念兮的手上接过了一直在闹的聿宝宝。

    说实在的,聿宝宝还没满岁。可这小家伙已经有快三十斤了,身高也比同龄人多了十几厘米。所以现在这聿宝宝,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小胖墩。

    一开始,顾念兮还担心这小家伙太胖了。

    可谈老爷子说了,这小子就跟他们家小泽小时候一个样。又胖,又高!

    和谈参谋长一样?

    顾念兮当然放心了不少。

    要是她的宝贝儿子也能和谈参谋长一样出色的话,那是相当的不错!

    “小家伙,又重了?”谈逸南抱起聿宝宝的时候,调傥着他。

    一般体重这个问题,是女孩子比较不好意思面对的。

    哪知道,这聿宝宝也赶了时代的潮流。

    当谈逸南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哇”的一声就哭了。

    “怎么了我的小祖宗,见到小叔不开心?”谈逸南很努力的讨好聿宝宝,可无奈聿宝宝就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伸出两个胖乎乎的小爪子朝着谈逸泽的方向。示意着:老子,快来救我!

    谈逸泽本来还在生气今天晚上聿宝宝的临时倒戈的,不想理会他的。

    可无奈这小家伙的哭声越来越大,他最终只能放弃了这个想法。

    再者,在谈逸泽看来,父子间的矛盾,自然是要内部解决的。

    至于谈逸南,这便是外部矛盾了。

    关键是,聿宝宝和他一样不喜欢谈逸南,这让谈逸泽觉得儿子还是和他站在一个战线上的。

    不错,孺子可教也!

    “我抱吧。”

    伸手,谈逸泽就将儿子给接了回来。

    小家伙俨然还想要苦涩刚刚他的不幸遭遇,可被谈逸泽一瞪:背后说别人的坏话,可不是男子汉应该做的!

    于是,这一眼神激发了这聿宝宝的小宇宙。

    肥嘟嘟的小爪子顿时紧握成拳,表示自己是条男子汉。

    “小南,你回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晚饭过后早已回家的舒落心下了楼。

    见到谈逸南竟然和谈逸泽一家三口混在一起,心里各种的不满。

    在舒落心看来,这谈逸泽一家就是他们母子的天敌。

    而谈逸南还和他们混在一起,不等于送羊入虎口么?

    不过舒落心就是舒落心,就算心里再怎么的不满,面子上还是做足了。

    “既然回家了,就上楼吧。让念兮他们,也早点休息!”

    其实舒落心的本意是:他们连孩子都生下来了,享受着天伦之乐。谈逸南,难道这个时候你还打算傻乎乎的看着别人一家三口的幸福么?难道,你都不羡慕?

    “那好吧。”说着,谈逸南又看向他们一家三口:“我先上楼去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

    “好的,小叔。”

    顾念兮回答。

    谈逸泽没有开口,不过他用点头示意。

    很快,谈逸南就跟随舒落心上了楼。

    而顾念兮和聿宝宝,则被谈某人给强行押回了卧室。

    本来还想朝着要在大厅里玩的聿宝宝,这会儿在他家老子的高压政策之下,也是敢怒不敢言。

    回到卧室,顾念兮就想要上洗手间。

    可无奈这谈参谋长却是死死的拽住了她的手。

    “老公,人家要上洗手间!”

    “我知道!”

    这回答,让顾念兮挑眉对上他。

    知道?

    她还以为他是不知道呢!

    可明知道她要上洗手间,为什么还拦着?

    难道他就i不怕她来个“水漫金山”?

    “我有话要和你说。”谈参谋长义正言辞。

    “有什么话,不能等我上洗手间完了再说?”

    顾念兮本来是想要挣扎一下的,可无奈看着谈参谋长如此严肃的表情,她问:“那有什么事情,你说。”

    说完了,好上洗手间呐!

    光影中,谈逸泽的鼻翼动了一下,然后道:

    “以后,不准你对谈逸南那么好!”

    这话,倒是让顾念兮有些吃惊。

    她本以为,这谈参谋长不知道要和自己说些什么。

    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谈逸泽竟然会说这个。

    “老公,我没有对他好。”不过,就是进出门的时候打了个招呼而已。她在心里小小的反驳了一声。

    可哪知道,谈参谋长的读心术那么好,一下子就反驳了她:“打招呼也不用那么热情!”

    小气吧啦的老男人,哪里看出她和谈逸南打招呼的时候热情了?

    “可老公,我对他再好,都不及对你的千万分之一。”

    “还想到我的千万分之一?没门!”谈某人牛气的哼了哼,表示这不可能。

    “那你想要我怎么对待他?毕竟大家都是住在同一屋檐下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总不能,每次见面都绷着个脸吧?

    “我不介意你和他什么招呼都不打。你也不看看,他那个妈什么德行?能教育出个什么好货色来?”其实,谈某人真正介意的是谈逸南这阵子离婚了。

    他怕,怕那两个没有廉耻之心的人,又会将主意打到他老婆的身上来。

    而对于谈参谋长的这一番话,其实这时候呆在谈某人怀中的聿宝宝也在发表着自己的看法,一个劲的咿咿呀呀说个不停。

    那意思好像是在问谈参谋长:你不是刚刚说不能在被人背后嚼舌根,不然不是男子汉么?你怎么现在又背着小叔的面嚼舌根了?

    “……”对于儿子那些异议,谈逸泽直接忽略过去了。

    背后嚼舌根确实不是什么正大光明的事情。

    不过要是这人要是威胁到他们的家庭幸福,那就另当别论了。

    而谈逸南在谈逸泽看来,现在俨然就是一个侵入者的身份。

    这样的人,嚼嚼舌根已经算是对得起他了。

    要是他敢在他谈逸泽的老婆面前多出现几面的话,谈逸泽打的他满地找牙都有可能!

    “谈参谋长,您说的我都明白了。不过现在,可以让我先上个洗手间行不?”

    顾念兮的领悟力还算不错,对此谈某人表示自己很满意。于是,他大手一挥,示意她去也。

    得到了谈参谋长的同意,顾念兮立马钻进了洗手间里。

    而被留下来的父子两人,大眼瞪小眼。

    聿宝宝瞪眼:爸爸不是男子汉,嚼舌根!

    谈参谋长只是冷扫了他一眼:再唧唧歪歪,小心老子抽你!

    迫于谈参谋长的武力威胁,聿宝宝只能识相的闭上嘴……

    ——分割线——

    当这父子两上演阶级矛盾的时候,跟着舒落心回了房间的谈逸南只是烦躁的解开了自己的领带。

    而边上站着的,是舒落心。

    “小南,我跟你说,今天我觉得有一个对象和你还蛮不错的。我看这两天,你安排一下,来个比较正式点的见面吧?”舒落心虽然从刘雨佳那边打探不出什么,但这边她的姐妹又给她介绍了一个。

    是银行副厅长的女儿。

    现在,也在银行里上班。

    只是银行的小职员,说到底舒落心不是那么喜欢。

    因为在她看来,这样的女人压根就帮不了他们家的小南。

    不过舒落心的姐妹还说了,这女人虽然只是在银行上班,不过她的外公据说是市委里的,人面挺广的。

    听到这,舒落心才觉得这女人和自己的儿子门当户对了。

    这也是,她准备开始安排相亲的原因。

    “妈,我不是跟你说过,我现在不想这些事情么?”

    每天相亲,他都烦了。

    特别是今晚见到陈雅安之后,谈逸南对母亲心里的厌烦,越加明显。

    “小南,你现在都老大不小了,现在不想这些事情,还等到什么时候?难道你不怕,等你娶媳妇的时候,明朗的所有股份都到了你哥他们那边?”

    舒落心的语气,有些咄咄逼人。

    “妈,现在是有继承法的。大哥就算继承了,也没有事。再说了,爸也不可能一毛钱都不给我,让我给活活饿死吧?您还是将心放在肚子里吧。好了,我不想说这些了,我去洗澡。您也早点去休息吧。”说着,谈逸南从自己的衣柜里随便拿了一件浴袍之后,便走进了浴室。

    而被留下来的舒落心,则是看着那已经进入了浴室的身影,一脸的阴郁。

    小南,你不懂!

    如果你真的有资格继承谈家的财产的话,我也就不用这么兴师动众了!

    ——分割线——

    凌氏的周年庆,明天晚上举行。其实,本来是前一阵子就该举办的,可后来因为凌氏内部发生了分歧,被迫搁置。明儿,才重新补办。

    这个晚宴,虽然因为今年凌氏的周转资金有限,没有以前那样的大肆张扬,但照样还是有无数的人,会前去参加。

    谈逸泽和顾念兮接到一张卡片,苏悠悠也接到了一张。

    看着卡片上,那龙凤凤舞的字迹,苏悠悠知道这是那个男人亲自写下来的。

    只是,他以为现在这样的卡片,她苏悠悠会稀罕么?

    是,以前她苏悠悠是很想去参加什么宴会,看看宴会到底长什么样子的。

    是不是如同电视上所说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儿,又或者,还有什么高档的酒席之类的。

    可那个时候,即便她苏悠悠还是他凌二爷的妻子的时候,他就算人家发了邀请函给他,哪一次他不是撵着藏着?

    就怕,她苏悠悠死皮赖脸的跟着去,丢了他的脸不是?

    而现在,让苏悠悠觉得搞笑的是,他们已经离婚了,凌二爷倒是将请柬都直接送到她的手上来了!

    所以当凌二爷将这东西给苏悠悠的时候,苏悠悠只是扫了一眼卡片上所写的,然后就直接丢到了茶几上,继续窝在谈家的沙发上,逗着小狗。

    “悠悠,晚宴的衣服我也会给你送来,所以你不用担心衣服的问题。”凌二爷见苏悠悠始终都不对此发表一丝看法,心里开始有些着急。

    凌二爷无数次,朝着谈老大和小嫂子那边投去求救的眼神,希望他们能帮着自己说一把。

    可无奈,谈老大直接丢给他一个眼神:自己的事情自己办!

    然后,谈某人继续搂着老婆抱着儿子看好戏。

    ------题外话------

    年会的票子,快到我的碗里来~!→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