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40章 其人之道,骑人之道!

    对于凌二爷的大方邀请,苏小妞表示很怀疑。

    因为这人,便是前两天还送了她两盒套套!

    如此不正经的男人,苏小妞很怀疑他邀请了她进门之后,会不会图谋不轨。

    所以即便这一刻,凌二爷已经大方的让出了一条通道,苏小妞还是没有进去。

    “怎么?不想进来?”凌二爷的黑眸,明显的黯淡了一下。

    “我只是……”只是想来给你上药!

    以前结婚的时候,凌二爷哪一次受伤,都是苏小妞亲自给包扎的。

    或许是习惯所致,现在每一次看到凌二爷受伤,苏小妞都感觉这便是自己的责任。

    不过今天的凌二爷,挨了打之后变得没什么耐心。

    见到苏小妞在门口迟疑不进,他便落寞一笑:“我还以为你是想给我上药呢?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不得不承认,凌二爷确实是个美人胚子。

    笑的时候,倾国倾城;落寞的时候,又让人无限神往……

    “好了,不想进来的话,就早点回房间去睡觉。现在天冷,你还是呆在暖气比较足的卧室里好!”

    说着,凌二爷便准备将门反手给关上。

    颇有种像是要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而苏悠悠就在这个时候开了口喊道:“等等……”

    “还有事?”

    苏悠悠的声音,让凌二爷手上的动作一顿。

    “凌二爷,这是我带的,还有化瘀膏……”说着,她准备将这些东西往凌二爷的手上塞。

    可凌二爷却先于她一步,退后了点,不接她手上的东西。

    “苏悠悠,你明知道我自己不会给自己上药的!”凌二爷朝着苏悠悠嘟囔着完这一句,又紧接着补充:“算了,你回房去睡觉吧。反正就一点伤,也不会死。”

    说着,凌二爷作势准备再度关上门。

    看得出,今天的凌二爷情绪真的不加。

    不然要是换成以前,不管苏悠悠如何拒绝他,凌二爷都会死缠烂打。

    但今天的凌二爷,却大方的让苏悠悠离开,很明显他是不想让自己的低落情绪,影响到苏小妞。

    而凌二爷或许不知道,他越是这样,越是让苏小妞的心都纠结在了一起。

    特别是凌二爷刚刚口中提到的那个“死”字……

    “等等!”眼见门就要关上,苏小妞竟然用自己的手挡在了那条缝里。

    门是成功阻止关上了,可是苏小妞被这么一夹,吃痛出声。

    “嘶……”

    “该死的,你这个蠢女人,谁让你把手放到那里的!”

    苏小妞吃痛的表情,让本来还处于烦躁状态的凌二爷,立马升级到了喷火龙级别。

    一上前,他将苏小妞直接给提进自己的屋里,“啪啦”一声,便将门给反锁了。

    没错,你没看错,我也没有写错。

    凌二爷是真的将苏小妞给“提”进屋子的。

    而将女人弄进屋之后,凌二爷便很自动的伸手上前,拉扯着苏悠悠的棉衣。

    情急之下的凌二爷貌似已经全然忘记他已经和苏悠悠离婚的事实,拉扯着苏小妞的棉衣的手竟然是如此的熟练。

    若不是后来苏小妞开了口,凌二爷还真的准备将这些进行到底。

    在凌二爷忙着拉扯她一副的时候,苏小妞轻咳一声,然后说:“你……要做什么?”

    苏小妞双手抱臂,以一副防御姿态。

    “我就想看看你的伤,再说了你苏小妞的身上我什么地方没看过?”凌二爷说的是很顺溜。

    不过被苏小妞接下来说的话一堵,凌二爷那痞子样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知道,我的身子是你凌二爷看腻的。但也请你尊重我一点好不好?我们已经离婚了,不要对我动手动脚的。”

    一句话,将凌二爷拉回了现实。

    而现在,凌二爷才意识到,自己的双手落在苏小妞的棉衣上的动作,是有多么的暧昧。

    他的两个手,一个抓着苏小妞的棉衣衣领,一个则抓着苏小妞的拉链。

    那只落在拉链上的手,刚刚这么不经意间好像还触碰到了苏小妞的高耸。

    如此的姿势,虽然他凌二爷压根一点邪恶的念头都没有,但在外人看起来,一定以为他们刚刚准备做什么事情……

    看到这,凌二爷本能的身子一僵。

    松开了苏小妞的衣领之后,凌二爷颓败的坐在一侧的沙发上。

    “对不起……我刚刚只是想看看,你的手有没有怎么样。”

    他真的一点坏念头都没有,就算有也只是在盯着她胸口的高耸之时才出现了那么一小会儿……

    其实凌二爷还想和苏小妞说:“你的身子我永远都不会看腻。”因为,那是你苏小妞的……

    可知道现在苏小妞就像是一直随时都有可能炸毛的猫儿一样,凌二爷能做的便是尽量不要去踩苏小妞的地雷区。

    “我知道。”

    看凌二爷颓败的做在沙发上的样子,苏小妞其实有些后悔刚刚自己将话说的太重了。

    可苏小妞也知道,其实今天凌二爷颓败失落的原因,并不完全出在她苏悠悠的身上。

    只是苏小妞真的看不下去,如此失魂落魄的凌二爷。

    在她的印象中,她的凌二爷该是张扬恣意,该是千万人俯首称臣的!

    “你……自己脱下棉衣,检查一下吧!”

    说着,凌二爷从沙发上起身,打算朝门口走出去。

    “凌二爷,我没事!棉衣其实很厚,刚刚被夹到起了缓冲,真的不疼!”

    她站在他的身后,试图解释着什么。

    凌二爷的脚步虽然因为她苏悠悠的话顿住了,但凌二爷始终都没有回过头来看她。

    那样的感觉,苏悠悠觉得很陌生。

    最终,苏悠悠还是抵不过自己心里的某些情绪,说:

    “你过来吧,我给你上药!”

    苏悠悠的这话,就像是符咒。

    而且,是只对凌二爷气作用的符咒。

    以前,凌二爷每一次犯浑,被凌父打的遍体鳞伤的时候,他总是不肯上药。

    可能是因为觉得在苏小妞面前,这么大了还被父母打有些丢人,也可能是负气,故意想要不上药,好让父母心疼。

    但苏悠悠知道,凌二爷是前者。

    好几次被打,凌二爷都背着苏小妞,连晚上睡觉,都刻意不去触碰苏小妞,不让她发现。

    不过后来,苏小妞还是发现了。

    第一次看到身为天之骄子的凌二爷也会被打,苏小妞是新奇,也是心疼的。

    看着凌二爷身上那些青青紫紫,苏小妞真的很怀疑,凌父到底是不是他的亲生父亲。是亲生父亲的话,怎么舍得对自己的孩子下的如此狠手。

    就算是谈逸泽那样的铁血男儿,嘴上开口闭口的都是要对儿子严加管教,可苏悠悠还真的没有见到谈参谋长怎么收拾聿宝宝。

    可偏偏是凌父这样,表面上疼儿子疼得紧,但只要凌二爷犯了什么错误,就非要下狠手。

    特别是在他们离婚的那段时间,几乎每一次看到凌二爷,他的身上总会多出几块伤……

    “苏小妞……”

    听着苏小妞的话,凌二爷终于转过了身。

    只是昏暗的光线下,此刻的凌二爷那双眼眸,呈现出来的是苏悠悠不曾看到过的悲伤。

    当然,苏小妞也看得出,凌二爷的眼神里其实还有一丝希冀。

    只是苏小妞确实努力的闭上眼,假装自己从未看到过。

    “快过来吧,我给你上完药之后,要去睡了。这天气,快把我给冻坏!”

    如同以往一样,知道凌二爷被打之后,苏悠悠都会准备好化瘀膏和消毒药水,然后坐在一边,等到他回去的时候朝着他招招手。

    或许是将现在这个情形和以前的那些给混淆了,看着一样坐在沙发上对着自己笑的苏小妞,凌二爷的脚不听从大脑控制的抬脚朝着苏小妞所在的方向迈开了脚步。

    “被打的是哪里?还和以前一样,是后背么?把衣服撩起来吧,我给你上药!”

    听从苏小妞的话凌二爷自动自觉的解开了衬衣。

    不出苏悠悠的预料,凌二爷的背上有一块很大的淤痕。

    其实,这还是凌父在煽凌二爷巴掌之前,从他的办公桌上拿起凌二爷摆放在那角落的一个物件给砸出来的。

    那大片的淤痕,看的人都觉得心有余悸。

    更不用说,是那个被砸的人了。

    那大片的淤痕,触动苏悠悠内心最深的角落。

    她甚至都能发现,自己用手指给凌二爷涂化瘀膏的时候,指尖轻微的颤抖……

    “疼么?”

    她那哑哑的声音,从凌二爷的背后传来。

    “还行!”

    凌二爷有故作镇定的嫌疑。

    “疼也要忍着,一会儿擦完药会舒服一些的!”

    苏悠悠一直很有当医生的医德。

    在她手上的病患,她都会竭尽所能的治好他。

    只不过今天这位特殊的病患有点不够格。

    在苏悠悠给他擦药的时候,凌二爷竟然一个转身,就那样靠在了苏悠悠的肩膀上。

    有那么一时间,苏悠悠错愕了,迷茫了。

    手上原本还拿着的化瘀膏,也因为过度紧张而掉落在地上。

    那玻璃盒子和地面相接处发出的清脆声响,将苏悠悠拉回了现实。

    回过神来的第一时间,苏悠悠伸手便要作势将凌二爷从自己的身上给推开。

    可凌二爷却在这个时候将自己埋藏在苏悠悠脖子的更深处。

    那熟悉的男性气息,若有似无的掠夺着苏悠悠的感官神经。

    还有从凌二爷鼻翼间呼出的热气,也若有似无的撩拨着苏悠悠的灵魂。

    有那么一时间,苏悠悠感觉自己像是被石化了似的。

    连原本要推开这男人的手,也动弹不得。

    而凌二爷就在这样的情形下开了口:“苏悠悠,我真的好难过。你……可不可以让我这样靠一下?”

    凌二爷的嗓音,哑哑的。

    如同空气一样,漂浮在这个空间的每个角落,让苏悠悠无处躲藏。

    说完了这一句话之后,凌二爷又像是害怕苏小妞不答应自己似的,又补充上了这么一句:“只要一小会就好了,就让我这样靠一小会儿的时间。”

    不管是凌家,还是他凌二爷亲手带出来的凌氏集团,现在一切的一切都叫凌二爷疲惫。

    只有在苏小妞的身边,他才能感受到史无前例的放松。

    不得不承认,此刻苏小妞的肩膀就像是他凌二爷停靠的港湾,更像是凌二爷的专用充电器。

    让他能打起精神,面对接下来的事情!

    本来,苏小妞是想要将以如此过分暧昧姿势窝在自己怀中的男人给推开的。

    但在听到男人那低哑嗓音里的哀求之时,她心里的某一处还是不自觉放软了。

    就这一次吧……

    让他们两个人,好好的舔舐对方的伤口……

    这一天,苏小妞最终伸出了手,揽住了凌二爷靠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

    而男人在感受到自己脑袋上的那一只手之时,眼眸里是一闪而过的错愕。

    但更多的,是欣喜……

    苏小妞,我们又靠近了一步,是不是?

    ——分割线——

    顾念兮第一次察觉到刘雨佳的异常,是在这个雪天的傍晚。

    这一天,聿宝宝一直在家里咿咿呀呀的不知道说些什么,打扰了顾念兮看文件。

    临近年底,宋亚集团的合作项目也要加紧。争取在年底之前,将这个企划案做好。

    不过家里有宝宝就是不一样。

    顾念兮没空管聿宝宝,这小家伙的嘴巴就是不能安静一会儿。

    弄的,顾念兮大半天一页文件都没有翻过去。

    最后,母子两人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的。

    索性谈参谋长的出现,缓解了可能爆发的冲突。

    谈参谋长抱着儿子出门去走走,好让顾念兮安静一下,将文件给处理好。

    聿宝宝离开,这个大宅子终于安静了下来。

    顾念兮松了一口气,打算认真处理好剩下的那些文件之时,谈家大门的门铃便响了起来。

    “这个点,谁会来?”

    谈老爷子这两天下午都在老陈家下棋,说是不赢他誓不罢休。

    这个时间点,按照这两个老爷子的性子,不将每一步该怎么下,考虑不完绝对不轻易动手的速度,这盘棋应该还没有进行到一半才对。

    谈建天和谈逸南下班了,现在在书房里商量一些事情。

    至于舒落心,这个时间点通常是她在厨房里炖什么养生粥的时间。

    会是谁呢?

    “叮咚……”门铃声比较急促,像是知道门内的人正在思考什么似的,硬生生的催促着。

    “来了来了!”

    顾念兮说着,推开门。

    而门口站着的人,倒让顾念兮吃惊不小。

    刘雨佳?

    这个时候,她怎么来了?

    盯着站在门口,手上还提着大包小包的女人,顾念兮的瞳仁明显的收缩了下。

    “怎么,顾经理不欢迎我的到来么?”

    刘雨佳半带俏皮的嗓音,十分动听。

    她的话,也像是无意识的调傥顾念兮。

    但不知怎么的,顾念兮就是对这样的声音没有任何的好感。

    刘雨佳的嗓音,刘雨佳俏皮的样子,真的是很完美。

    可顾念兮总感觉,这女人有种做作的嫌疑。

    “你怎么来了?”顾念兮依旧挡在门口,没有请她进去坐坐的意思。

    而刘雨佳好像也预料到顾念兮会是这么个反映,竟然也没有吃惊。反倒是对顾念兮埋着笑脸,说着:“其实就是想过来和伯父伯母问候一声。”

    说着,刘雨佳还煞有介事的晃了晃自己手上提着的那几盒东西:“看,我还给伯父伯母带了礼物!”

    无疑,若是寻常,像是美女来家里做客,礼数又好,别人一定很欢迎这样的客人,甚至还会邀请她下次也再过来。

    就算是顾念兮,也会这么做。

    这天底下,谁人不爱好美好的事物?

    只可惜,这到访的人是刘雨佳。

    对此,顾念兮是任何好感都没有。

    对上刘雨佳那刻意讨好的表情,顾念兮只是红唇轻勾:“谁是你的伯父伯母?刘经理不应该喊董事长和董事长夫人么?”

    “顾经理说笑了。这是下班时间,又不再公司了,这样称呼不是生疏了么?”

    刘雨佳是这么回答的。

    其实顾念兮还想问她:“既然你都嫌生分了,喊了人家伯父伯母,那为什么还喊我顾经理?”

    可顾念兮这话还没有出口的时候,谈家大宅里便传来了这么个声音:“谁来了?”

    舒落心从楼顶上走下来,听到门口还有声响,便张望了出来。

    一看到是刘雨佳,那个自己最近有意发展为儿媳妇对象的人选之时,舒落心便大步朝着这个角落走了过来。

    “哟,是雨佳啊!”

    “是啊,伯母。趁着休息的时间,我就过来看看伯父和伯母了!”说着,刘雨佳又非常热情的将自己手上提着的那些东西塞到了上前来的舒落心的手里:“伯母,这是我舅舅让我给带过来孝敬伯父伯母的,说这些是血燕,还有就是一些野生的海参,对身体很好的。”

    “来就来,还带什么礼物。弄得多生份?”

    嘴上是这么说,可舒落心却将这些东西都拿在了手上,一点都没有推脱之意。

    “快进去吧,快到晚饭时间了,今天晚上就和我们一起吃饭吧。下雪天路也难走,吃完的话就让小南送你回家!”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刘雨佳依旧是笑,谦和而有礼。

    然而,她眼眸里的冷意,却和此刻她的笑容形成了强大的反差。

    这个老女人,这么久了,还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只要别人送的是高档礼物,她连推脱都不用。

    不过这样也好,两盒血燕就能买到她的信任,看来这舒落心的信任,还真的很廉价。

    从顾念兮的身边经过之时,刘雨佳的嘴角划过一丝得意弧度。

    刚刚这顾念兮不是千方百计的不让自己进这个屋么?

    现在,不也被她成功的走了进来?

    而且,现在她还是这个谈家的现任主母邀请她刘雨佳的,是连顾念兮都阻止不了的。

    “……”看着从自己身边走过的女人,还半带挑衅似的朝着她顾念兮挑了挑眉的样子,顾念兮下意识的咬了咬红唇。

    ——分割线——

    谈逸泽带着聿宝宝在外面兜了一圈回来的时候,顾念兮已经站在门口等候他们爷俩。

    见到聿宝宝窝在谈参谋长的怀中睡着了,她伸手就给接了过去。

    “怎么,文件都已经处理好了?”谈逸泽见顾念兮站在门口,自然以为她把该办的事情都给处理好了。

    “还没有呢!”

    “怎么?你不是说就差一点么?”

    要不是怕她耽误了工作,谈逸泽才不会带着儿子到外面去吹冷风。

    “家里来客人了。老公你去洗手,我把儿子抱去床上,然后就可以开饭了!”聿宝宝这会儿睡着了,估计要晚一点才会醒来。

    “来客人了?”谈逸泽的黑眸略带疑惑。

    不过等到开饭的时候,谈逸泽算是明白了,这是什么客人还能耽误了顾念兮工作的。

    看着坐在对坐上的女子,谈某人的眼眸略略降低的温度。

    “雨佳,你寻常喜欢吃什么?下次你过来,我也好让刘嫂准备准备!”舒落心很热情的招呼着刘雨佳吃饭。

    “伯母,我什么都好,我不挑食!”

    女人浅笑盈盈,一副很好养活的样子。

    和坐在他身边的谈逸南那张阴沉的脸,形成了强大的反差。

    “小南,快给雨佳夹菜啊!这孩子,性子就是老实本分了点,客人上门了,也不懂得招呼!”舒落心这边自己招呼刘雨佳还不够,还想着要将谈逸南拉下水。

    可即便她都这么说了,谈逸南的筷子仍然没有任何动作。

    这,多少有些急坏了舒落心。

    “小南,快给雨佳弄点吃的,快啊!”

    桌子下面,正好坐在谈逸南边上的舒落心暗自拍了拍谈逸南的大腿,用两人之间才能听到的音量提醒着。

    “妈,您这是做什么呢?”一个平白无故来家里的员工,他用得着对她那么客气么?

    “我做什么,我还不是为你好?我看这刘雨佳,就是最适合你不过的了。你这个时候不好好争取一下,难道还要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其他人抢先么?”

    这段时间,舒落心一直都在打听这刘雨佳的舅舅是做什么的。

    可一直,都探听不到线索。

    不过看今天这刘雨佳的舅舅让她送来的这些礼物,都是上等的货色。

    估计,她这个舅舅应该不一般。

    “妈,我现在真的不想处对象,我不是都已经和你说过了么?”谈逸南的心里很烦,每天除了一大堆的公事之外,还有一连串的相亲排队等着他。

    今天好不容易因为下大雪,相亲给取消了能早点回家,却没想到家里还多了个刘雨佳。

    “现在不想处?你看看你都几岁了!再晚了,妈将来可真的怕无法帮你带孩子了!”

    舒落心其实更想说,再晚了的话,这谈家的家产都要被掏空了。

    到时候,你还娶什么媳妇?

    “妈……”

    谈逸南还试图想要说些什么,舒落心直接开口,打断了他接下来想说的话:

    “小南,今天就给妈个面子,好好的对人家雨佳。妈真的觉得,女人能做到她这样挺不容易的,你就和她好好的处一处……”合适的话,年初的时候就将亲事给定下来。

    只是舒落心后面的那半截话还没有说出口,谈逸南便直接放下了自己的碗筷,用一句:“我吃饱了”打断了这一番对话。

    说完这话,谈逸南直接离开了餐桌,留下了一脸尴尬的舒落心。

    “这孩子……”对于谈逸南突然如此大的反抗,舒落心也很吃惊。

    或许舒落心压根就不知道,自从陈雅安和他说清楚了那些话之后,谈逸南每天都无意识的抵触着舒落心的安排。

    生怕哪一天,舒落心又给他安排了自己不想要的姻缘,然后又不顾他的医院将他们给拆开。

    那样周而复始的过程,谈逸南真心厌倦。

    离开餐桌的谈逸南,直接走出了谈家大宅,驱车离开。

    留下的舒落心,除了哀怨,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刘雨佳交代。

    虽然刘雨佳嘴上说是过来探望他们两人的,但有谁看不出,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儿子,这只有几面之缘的刘雨佳会来家里看望他们么?

    答案,显而易见!

    好在,刘雨佳也是缓解气氛的高手。

    在听到驱车离开的声音之后,她便笑道:“看来,谈副总应该是有什么急事吧?”

    “是啊,公司里突然有点急事,他说要回去处理一下。”知道刘雨佳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舒落心也赶紧顺着下去。

    不过这一番折腾之下,就算面前再好的饭菜,也失去了原有的味道。

    一顿饭,就这样结束了。

    结束之后,刘雨佳说是要上个洗手间。

    舒落心自然非常热忱的给她指明了方向。

    此时,顾念兮正好给刚睡醒的聿宝宝喂完了饭,正打算去弄毛巾给这孩子擦擦小脸,不想正好撞见刘雨佳正在洗手间门口熟练的换上专门去洗手间的拖鞋的一幕。

    和谈逸泽一样,谈家人都有轻微的洁癖。

    所以他们都在上洗手间的时候,换上专用的拖鞋。

    拖鞋放的位置,则是距离洗手间有一大截路的鞋柜。而不是摆在洗手间门口的那个。

    一般来家里做客的客人,不清楚的就直接进去了。

    又或者,在洗手间门口的那个鞋柜上找鞋子。

    而顾念兮还是第一次见到,到了谈家做客,还能如此明确的找到那几双专门给人上洗手间的拖鞋的人!

    那一刻,顾念兮的瞳仁明显的收缩!

    刘雨佳上完洗手间出来的时候,顾念兮还站在那个位置,盯着鞋柜。

    而刘雨佳出来,便撞见这样的一幕。

    “顾经理,你在这里发什么愣?”刘雨佳看似关切的上前。

    但顾念兮看得出,她无非就是想要拉拢她顾念兮,好在这个谈家里建起关系网。

    盯着脸上仍旧带着讨好笑容的刘雨佳,顾念兮问:“你怎么知道,我们家上洗手间都要专门换上鞋子,而且鞋子还放在那个柜子里的?”

    简单的一个问题,顿时让刘雨佳的面容变得有些僵。

    但很快的,刘雨佳又恢复了脸上的笑容,说:“顾经理好像忘记了,我上一次也到谈家来过。就是那一次,伯母告诉我的!”

    虽然脸上的表情无懈可击,但刘雨佳不得不承认的是,刚刚她真的被吓坏了。

    她没有想到如此一个细微的动作,竟然能让顾念兮察觉到。

    看来,她还真的是小看了顾念兮了!

    以后在顾念兮的面前,做任何事情还是要小心为妙。

    免得就因为一点点的小动作,乱了全盘的计划!

    “是这样?”顾念兮低着头,头顶上的白炽灯的光线有一大部分都被她那头如同瀑布一般的黑发给遮挡住了,让人看不清此刻她的面容。

    “就是这样,难不成顾经理还以为,我在这里生活过?”

    刘雨佳半开玩笑似的说了这话,而后便说:“时间不早了,我看我还是先离开的好。这样就麻烦顾经理替我进屋和长辈们说一声了!”

    表情一直都隐藏在阴影中的顾念兮,让人有些琢磨不清。

    为此,刘雨佳还是决定,先离开的好。

    说完了这一番话,不等顾念兮反映过来,刘雨佳已经先行迈开了脚步。

    一直到刘雨佳彻底消失在夜色中,顾念兮才抬起头来。

    “上次上过洗手间,我可不记得有种事情!”

    说完这话,顾念兮对着那个消失在夜色中的身影,若有似无的勾唇……

    ——分割线——

    夜色加深的时候,一身光鲜亮丽服装的女人出现在了某家酒店的钟点房里。

    不过女人到的时候,这个钟点房里还没有人。

    趁着没人在的时候,女人褪下了脚上的那双高跟鞋,揉着自己的膝盖,还有脚踝的位置。

    因为做过手术的关系,现在只要天气这么冷,她的骨头就会疼得受不了。

    有时候,连入睡都难。

    不过女人进门之后的不久,这钟点房的门就又被推开了。

    进来的男子,腰身有些发福。

    不过在这一身西服的包裹之下,这男人还算是颇有些姿色。

    见到她正坐在沙发上揉腿,男人便大步朝着她走了过来。

    “又疼了?”

    “嗯!”

    “那我们做一点,能让你变得不疼的事情!”

    如此简短的对话之后,男人便将女人压到在沙发上,如同饿狼扑食一样,撕扯着女人身上的衣服。

    等到女人身上的衣服被他撕成破布一般,挂在她的身上之际,男人的眼眸里便浮现了一丝得意。细密的吻,落了下来。

    其实很多时候,女人都很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心里变态。

    不然,为什么每一次都喜欢用如此残暴的方式来掠夺。

    当然,如果这男人的下半身也能和他的上身一样颇具攻击性该多好?

    无奈,这男人每一次都是草草的就结束。

    搞的,她每一次都不能尽兴。

    其实女人也清楚,不是这个男人不想做的尽兴,关键是这个压根就没有让人尽兴的资本。

    不过女人每一次还是会尽量的配合着,而且装成很满足的样子。

    不是因为这个女人有多爱这个男人,而是这个女人非常害怕这个男人。

    他的阴戾手段,他的嗜血笑容,她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

    为了迎合这个男人,为了不让他继续伤害自己,为了不殃及到家里人,女人只能尽力的按照这男人想要的办。

    和上一次一样,这一次男人也是结束的这么快。

    结束的时候,女人发现自己还是和一开始一样的空虚。

    可在男人的面前,她还是作出了满足的表情。

    看着黑色茶几上反射出来自己的表情,连女人自己都觉得有作呕的冲动。

    “我给你的那几盒血燕,效果怎么样?”得到了满足的男人已经穿戴整齐,坐在一边的沙发上抽着烟。

    “效果不错,那老女人好像挺喜欢的。不过谈逸南压根连正眼看我都没有!”虽然舒落心说他是有事情要去办。但刘雨佳可不傻,谈逸南连一口饭都没有吃就走了,还不是不想要和她同一餐桌上吃饭?

    “他其实一点都不难搞定。这人的性格我研究过,他就是想要当个孝顺儿子。所以你只要搞定了他妈,所有的事情都迎刃而解。”

    男人将燃尽的烟蒂放在了烟灰缸里,转而看向她:“很快,你就能成功的打入敌人的内部了。要不要出去喝一杯,庆祝一下?”

    “还是不要高兴的太早了!”女人说这话的时候,拿起了男人刚刚放下的那包香烟,从中抽出了一根,熟练的给自己点上。

    然后,女人就抓过刚刚被男人撕得有些不成人样的外套半掩在自己的身子上,抽着烟。

    烟气在女人的周身缭绕的时候,我们仿佛可以从女人的身上看到另一个人的影子。

    “为什么?”

    女人刚刚的话,让男人有些不满。

    反问出口的时候,男人直接伸手将靠在另一端的女人扯了过来。

    那力气,就像是蛮牛一样,丝毫没有一丁点的联系。

    男人一手扣住了女人的下巴,让她和自己对视着。

    那力气之大,让女人都能听到自己的下颚骨发出一阵声响。

    “我可告诉你,不要在我的眼皮下搞小动作。我的厉害,你是知道的。要是让我知道是你给故意放水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男人用大嗓门朝着女人叫嚷着,那阴毒的眼神像是刀子,一下下的在女人的身上刮着,像是要将女人给凌迟似的。

    “放开我!你明知道,我的脸现在不能这样弄!”女人像是蛮牛一样的从男人的手上挣脱,然后立马从一边找来自己的化妆镜,对着镜子左右的瞧着,像是生怕错过些什么。

    “放心,我没有将它给弄歪了!这可是我亲手设计出来的,我怎么舍得一下子就将它给毁了?”男人卧坐在一旁,慢条斯理的说着。

    而女人在上下打量了自己的脸一番,见没有任何的异常之后,才松了一口气。随意的将化妆镜放在一边之后,她说:“我没想过要给任何人放水,你也知道我现在恨不得那一家子的人都去死,我怎么可能给他们放水呢?”

    “没有么?没有最好不过了!”听到女人的这一番话,男人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

    和刚刚那样暴怒的他,判若两人。

    “我的手段你知道,就算不是给他们放水,你也别给我搞什么小动作,乱了我的大事,我将你丢海里为鲨鱼!”

    这男人好像一直都对她有所防备似的,又说出了这一番话。

    而听着男人的话,女人只是轻哼了一声:“我知道了!”

    但她却在心里嘀咕着:你在床上要是能这么狠的话,该多好?

    “知道就好,尽快给我将事情办妥了!别给我推三阻四的。”

    男人说着已经从沙发上起身,看样子是打算回去了。

    “不是我打算推三阻四,而是舒落心现在有多疑的毛病。她一直都在试探着我说的‘舅舅’是谁。估计不试探出我的‘舅舅’是谁,她也不会付出什么实际行动的。”

    一番话说完,女人也翻身开始穿衣服。

    不过先前的那一套,早被男人弄的比破布还不如。

    女人此刻穿上的这套,还是她自己从包包里拿出来的。

    因为知道这男人的德行如此,所以她每一次和她见面之前,都会给自己准备一套备用服装,免得待会回不了家。

    “这么说,你是想让我在她的面前出现一下?”女人的话,成功的阻止了男人迈出房间的步伐。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你如果想要快一点成事的话,最好就这样!不过,这还是要看你自己的意思。”

    和这个男人在一起那么久,女人也大致摸清楚了这个男人的性子。

    这样的男人,吃软不吃硬。

    你要是直接命令他,待会儿可能落得个比死还要难过。

    但你要是绕着弯说,没准还能说动他。

    不过,这样的机率最多也只有百分之五十,刘雨佳对此并不抱任何希望。

    但她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她竟然真的说动了男人。

    本来就要走出这扇门的男人突然对她说:“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和那老女人见一面……”

    ——分割线——

    凌二爷说过,上床的乐趣在于以骑人之道,还以骑人之身。

    苏悠悠一直都不明白,凌二爷那一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直到,那个午后,她撞见了骆子阳和施安安两人交缠的在一起的身影,她才第一次意识到,原来凌二爷的话,还是真理来着……

    其实这一天,苏悠悠是因为以前工作的那家医院的主任,又给苏悠悠打来了电话,说还是希望苏悠悠能回到那家医院上班。

    而且这次,医院开出的条件真的很不错。

    现在不需要苏悠悠站在手术台上,只要跟着其他的医生轮班就好。护士资源不够,也不需要苏悠悠去那边替人家打针。

    她苏悠悠只要负责接到指定要她的病患,然后做一些简单的检查看诊就好。

    至于手术台,等她苏悠悠哪一天有信心站上去的时候,再站上去。

    对于医院开出的这个条件,苏悠悠无疑是心动的。

    毕竟,苏悠悠从始至终最热爱的,还是那一身白大褂在身的感觉。

    但一想到医院里的人会不会跟以前一样用那骇人的眼光看她苏悠悠,她还是迟疑了。

    所以,苏悠悠是打算找骆子阳商量一下。

    不是苏悠悠没有主观意识,而是苏悠悠对于自己男朋友的尊重。

    她觉得,像是职业这一事,还是和自己的男朋友说一声比较好。

    苏悠悠到骆子阳的别墅之前,还买了一些食材。

    别墅的钥匙,苏悠悠有。

    所以,苏悠悠还打算先不告诉骆子阳,好让他有个惊喜。

    她甚至还计划着,趁着骆子阳没有回家之前,把别墅给整理一下,顺便烧一桌子饭菜,好好招待一下骆子阳。

    但这天,苏悠悠明天了一句话,那就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用别墅的备用钥匙进门的时候,苏悠悠其实已经察觉到异常了。

    因为,骆子阳的别墅门口,竟然摆着一双女靴?

    而骆子阳的鞋子,也摆在门口。

    那样的摆放方式,其实看上去也没有什么。但苏悠悠看在眼里,却觉得有些莫名的缠绵。

    但即便是这样的情况下,苏悠悠还是告诉自己:不会的,二狗子怎么可能欺骗她的?

    就算天底下的人都欺骗了她苏悠悠,二狗子还是不会背叛她的,对不对?

    骆子阳应该还在上班,至于这双女鞋,应该是他买给自己,想要给自己惊喜!

    带着这样的美好期盼,苏悠悠一步步的走进别墅。

    苏悠悠提着的东西很重,所以她迫切的想要走到冰箱的位置。

    然而,在苏悠悠走了没几步的时候,她便听到附近的沙发上传来了细细碎碎的声响。

    乍一听,苏悠悠还以为是耗子来参观二狗子的别墅了。

    将买来的东西放在墙角边,苏悠悠抄起放在一旁的扫帚就朝着细碎声响传来的地方走去。

    跑来破坏这美好气氛的该死耗子,她苏悠悠绝对要给它一点颜色瞅瞅!

    然而,当苏悠悠看清楚这声响传来的沙发上正上演的某一幕之时,她那双大眼里除了吃惊,便是破碎的美……

    ------题外话------

    年会复选最后一天,妈咪妈咪哄~!

    冲上三十名吧→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