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41章 他的背叛VS车祸!

    以骑人之道,还以骑人之身!

    当苏悠悠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便想起凌二爷当初对她说过的这一句话。

    那时候所有的不理解,她苏悠悠在这一刻全然明白了。

    原来,所谓的“其人之道”,应该是“骑人之道”!

    圆环形的沙发上,施安安只穿了修身衬衣,就坐在骆子阳的身上。

    那白色衬衣里若隐若现所呈现出来的朦胧,是一个女人看了都会忍不住产生邪恶念头的美……

    而骆子阳身上的西装外套,早已被他丢弃在了沙发下面。

    和施安安脱下的大翻领外套随意的放在一起,却显得无尽的缠绵。

    骆子阳的衬衣,也被扯开了几个扣子。

    领口露出来的古铜色皮肤,还有那迷人的锁骨,让此刻的他也有着沉鱼落雁的美色。

    只是如此激情的两个人,好像都没有注意到早已进了门的苏悠悠,更没有注意到苏小妞老早就站在他们两人的面前,一双漂亮的大眼,直勾勾的盯着他们正在上演的激情。

    苏悠悠一直觉得,就算全天下的人都欺骗了自己,二狗子也不会骗她。

    至少,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有谁,能比他们还要了解彼此的?

    这也是,当初苏悠悠决定和骆子阳在一起的原因。

    可眼下的情况让苏悠悠明白,原来全天下的男人都他妈的是一个德行。

    吃着碗里的,还要看着锅里的。

    她以为她的二狗子至少不会作出如此龌龊的事情来,可没想到这二狗子比她最讨厌的谈逸南还要可恶。

    谈逸南背叛顾念兮,将顾念兮的好朋友霍思雨给上了。这已经是苏悠悠认为最龌龊的事情了。

    可现在骆子阳背叛了她苏悠悠,上了别人也就算了。可现在,骆子阳压在身下的人竟然是施安安……

    是施安安呐!

    她苏悠悠当初的恩人,她和顾念兮现在的好朋友!

    这到底算什么?

    骆子阳,你要我以后如何面对施安安?

    泪,无声的落下。

    苏悠悠以为,不管面对什么事情,她都可以笑出来。然而这一次,苏悠悠笑不出来了。

    她感觉,她的面部神经麻木了。

    只剩下豆大的眼泪,就像是不要钱似的,簌簌的往下掉。

    那一刻,苏悠悠真的感觉,自己被整个世界抛弃了。

    她悄悄的将自己今天买来的一大堆东西,放在角落里,然后用无声的步伐,悄悄的退出这个房子。

    当苏悠悠离开的时候,身后还不时传来刺耳的撞击声,还有男女混乱不堪的的呢喃声。

    而苏悠悠就在这样的背景声里,一步步的远离让她变得麻木,变得无所适从,更变得左右不是人的一幕……

    骑人之道,还以骑人之身?

    凌二爷,这回我真的懂你的意思了。

    骑过来,又骑过去的,对吧?

    我以前还好奇那到底是什么意思,现在终于弄懂了,可我的心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痛?

    苏悠悠就像是丢失了灵魂的人,行尸走肉的游荡出了这幢别墅。这幢,曾经在她和凌二爷离婚的时候,带给她苏悠悠无限温暖的别墅……

    然而苏悠悠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走出别墅的时候,撞见凌二爷。

    “苏悠悠……”

    他用低哑的声音,呼唤着她的名字。

    其实,苏悠悠是想要开口问凌二爷这个日里一万零一只鸡的男人,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他此时不是应该坐在凌氏的办公大楼上,批阅着那些重要文件么?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和他凌二爷八竿子打不着的地方?

    可苏悠悠的唇瓣动了动,却始终发不出任何声响。

    原来,人在最为伤心,最为绝望的时候,连言语的能力都丧失了?

    真好……

    真他妈的好极了!

    现在连话,都不用说了,是不是?

    “苏悠悠,你怎么了?”凌二爷见苏悠悠的唇只是动了动,像是和自己说什么话,可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而豆大的泪水,却是来势汹汹的从苏悠悠的眼眶里滑落。

    苏小妞,你这是怎么了?

    他慌了,急忙伸手想要拉住苏小妞,却被她一下子给躲开了。

    成功躲开了凌二爷的苏悠悠,就这样沿着自己来时的路,一步步的走了回去。

    看着这样的苏悠悠,凌二爷的眉心皱成了一团。

    刚刚,苏悠悠到底在里面看到了什么?

    她和那个姓骆的小年轻,不是一向感情都不错么?

    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了?

    其实医院那边能用那么优渥的条件,还有苏小妞想要上班的时候就去上班,不想上班的时候可以呆在家里为诱饵聘请苏小妞回到医院去上班,这当中有苏小妞以前在业内的好名声,更大一部分原因,还是因为凌二爷。

    凌二爷已经将苏小妞以前所工作的那间医院给彻底的收购了。

    所以,现在整个医院从上到下,都要听从他凌二爷的指挥。这当中,还包括了医院的院长。

    凌二爷之所以会话大价钱将这家医院给收购到自己的名下,自然不是出于兴趣,而是他觉得他的苏小妞最美的时候,就是穿上白大褂的时候。

    那样的苏小妞,好比天使。美好的,让凌二爷这样的恶魔都动了心。

    所以当初他才会不惜一切的将她禁锢在自己的身边。

    可苏小妞不肯再穿上天使装,也是因为他凌二爷。

    若不是当初他一意孤行的想要娶苏小妞为妻,若不是他当初没有察觉到母亲对苏小妞的无礼的话,现在的苏小妞应该还是站在她的手术台上。

    为了能让苏小妞再度回到手术台,为了苏小妞最热爱的事业,凌二爷不惜铤而走险。就算当时整个凌氏还面临破产危机,他还是执意的用这笔钱买下了这间医院!

    而现在所有的内部整合已经完成。

    当初那些气坏了他的苏小妞的,凌二爷一个都没留。

    为了给苏小妞营造温馨的气氛,凌二爷还真的下足了本金。

    只可惜凌二爷没有想到,在接到聘请自己回到医院工作,而且是如此好的条件的苏小妞,第一个想到的人竟然不是他凌二爷,而是骆子阳……

    苏小妞在菜市场买菜,苏小妞兴冲冲的来到别墅,苏小妞面带笑脸的走进另一个男人的房子。

    苏小妞可能永远都不知道,当她做着这些的时候,他凌二爷其实一直都跟在她的身后看着,苏小妞更不会知道,他看着她为另一个男人兴致冲冲做这些的时候,凌二爷还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苏小妞,你怎么可以为别的男人做这些呢?

    你是我老婆啊?

    虽然你说我们离婚了,但不管有那个红本本还是没有那个红本本,他凌二爷的心里从来就只有她一个人……

    其实,在刚刚看到苏小妞脸上扬起那抹看似甜蜜的弧度,看着她决然走进骆子阳别墅的时候,凌二爷是想过要放手的。

    只要苏小妞真的觉得幸福,他凌二爷一辈子都活在黑暗中,有什么不可?

    可当凌二爷准备悄然离开这个伤心地之时,却看到泪流满面的苏小妞从里面跑了出来。

    苏小妞好像很伤心,不管他怎么问,她都不开口说一句话。

    看着苏小妞聪明逃窜的身影,凌二爷盯着苏小妞刚刚匆忙离开,还没有来得及关上的门。

    别墅今天的光线不是很好,换用另一句话,这里面的光线也有可能是有人刻意为之的。

    抱着好奇是什么东西竟能将神经粗条的苏小妞打击成那个德行,凌二爷悄然走进了这幢别墅。

    别墅里的东西放得有些杂乱,凌二爷在走过门边的时候,还看到了刚刚苏小妞带过来那一大袋子食材。

    绕过这些,凌二爷朝着大厅走去。

    当看到沙发上正上演的那一幕之时,凌二爷忽然懂了苏小妞的心情。

    环形沙发上,骆子阳和施安安两个人如痴如醉的缠绵在一起。

    那一刻,凌二爷垂放在大腿双侧的手明显的收紧。

    指关节因为过度用力,而发出一连串的声响,这足以正凌二爷此时该是下了多大的劲。

    而这样的声响,也引起了床上正在痴缠中的人儿的注意。

    当看到站在他们面前还一脸阴沉的凌二爷之时,骆子阳吓了一跳。

    若不是施安安正坐在他的身上的话,没准他早已落荒而逃。

    好在施安安的架势够足,即便有人站在她的面前,仍能宠辱不惊,慢条斯理的捡起地上的外套,披在自己的身上。

    从始至终,施安安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仿佛,刚刚凌二爷所看到的那一切,都和她施安安无关。

    “你……怎么在这?”

    骆子阳也从地上捡起了自己的西装外套,暂时盖在自己的身上。

    可回答他的,是凌二爷的一记铁拳。

    骆子阳没有做好准备,凌二爷的这一拳便实打实的落在他的脸上。

    “你做什么?”

    “我做什么?那我问你,你在做什么?你他妈的,你觉得这样对得起悠悠么?”

    信誓旦旦的说苏小妞和他骆子阳在一起才是幸福,现在这他妈的到底算什么?

    这话,让骆子阳的神情明显一暗,但凌二爷没有给他开口说话的机会,坦言道:“这一拳,是我替苏小妞给你的!”眼下之意便是,让苏小妞伤心难过,这一拳是你骆子阳该受的。

    对此,骆子阳也不反驳。

    其实在刚刚被拉回到现实,发现施安安又在自己的身上之时,他也开始后悔了,觉得对不起苏小妞。

    可转念,骆子阳又想到了什么,抬头问凌二爷:“你刚刚怎么进来的?”

    他骆子阳一向进门都会将门给关上的,怎么可能让别人进来呢?

    而凌二爷却在听到他的这一番话之时,嘴角漾开了花。

    然而在如此绝色的笑容里,骆子阳看到的是对自己的鄙夷。

    凌二爷只是扫了他一眼,便再次开口道:“你应该问的是,在我凌二爷到之前,还有谁来过!”

    听凌二爷的这话,骆子阳的眼眸里开始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惶恐。

    有这别墅钥匙的,除了他骆子阳本身,就是苏悠悠了。

    难道说,刚刚苏小妞已经来过了?

    他惶恐的看向凌二爷,希望从那里得到一个否定的答案。

    可凌二爷却两个答案都吝啬的不肯给他。盯着骆子阳眸子里的慌张和诧异,他说:“虽然说我凌二爷现在真他妈的看不起你,但我更感谢你。”

    感谢你让苏悠悠看清了你的真面目。

    更感谢你让我明白,指望别人给苏小妞幸福,倒不如指望他凌二爷自己!

    丢下了这么一句意味不明的话之后,凌二爷大步转身离开。

    现在,他凌二爷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分割线——

    凌二爷来的快,去的也快,跟一阵风似的。

    等骆子阳回过神来的时候,凌二爷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大门处。

    搅黄了别人的激情之后,凌二爷离开的时候甚至还恶劣的不帮人家将门给关上。

    其实凌二爷的用意非常明显。

    他就是要让这两人的奸情进行不下去。

    虽说他感谢骆子阳让他一时间明白了这么多,但这并不代表他凌二爷会纵容骆子阳对苏小妞的伤害行为!

    望着凌二爷消失的大门,骆子阳的脸色越是苍白。

    已经在一边非常淡定的将自己的衣服都给穿上的施安安,此时已经穿戴整齐。

    本来打算离开的她,在看到失魂落魄,衣不蔽体的骆子阳之时,最终还是问了这么一句。

    “你……没事吧?”

    “我没事。”被撞破这档子事情,其实应该是男人来安慰保护女人的才对。

    可他骆子阳竟然沦落到,要女人来安慰自己。

    想到自己近日来的这些荒唐行径,骆子阳的嘴角漾开一个讽刺弧度。

    那是,他对自己的嘲笑。

    “用不用……”用不用我送你。

    为了掩饰自己对施安安的亏欠,骆子阳想要这么说。

    可刚要开口的他,却猛然注意到角落里堆积的食材。

    如果骆子阳没有记错的话,这些东西现在所装着的,便是苏悠悠的购物袋。

    骆子阳还记得,这是前一段时间,电视上提倡环保购物的时候,一向走在潮流尖端的苏悠悠为了响应号召买来的。

    如今这购物袋竟然出现在这里,这是不是也印证了,凌二爷刚刚说的那些话。

    苏小妞,真的来过了?

    那一刻,骆子阳感觉他的世界突然坠入了一片死寂……

    身边的人和事物,都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连施安安到底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他都不知道……

    ——分割线——

    “苏小妞,想哭就哭出来吧!”凌二爷找到苏小妞的时候,发现她还一个人游荡在街上。

    此时的苏小妞,身上仍旧穿着她最爱的大红色。

    大红色的妮子大衣,喜气而迷人。

    加上苏悠悠那一头烫染成金色的大波浪,人群中的她还是那么的抢眼。

    凌二爷一眼,就在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找到了她的踪迹。

    跟上她的时候,凌二爷发现苏小妞已经没有在哭了。

    只是那一脸的落寞,竟比刚刚在哭的时候还要让人难过。

    “苏小妞,跟我回去吧!”大冷的冬天,她买菜的时候就在寒风中走了许久。现在,又一个人在这里游荡了大半个钟头。

    就算她不冷,也该累坏了吧?

    凌二爷的意思,是想要带苏小妞回去休息。

    可苏小妞仍旧不开口说话,抬头看了他一眼之后,她便低头继续前进。

    无奈之下,凌二爷只要这样跟在她的身边。

    她走,他就走。

    她停,他就停。

    一步,一步的跟随……

    天空中,竟然开始飘起了雪花。

    苏小妞那顶红色的帽子上,也开始堆满了雪花。

    凌二爷是匆忙跟着苏小妞出来的,帽子还落在车上。

    他的头顶,大片的雪花堆积着。

    “苏小妞,别走了好吗?雪可能越来越大,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凌二爷被冻得头皮发麻,可让他想回去的,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苏小妞……

    苏小妞那张本来就瘦的只剩下两个大眼珠子的脸蛋上,红唇已经被冻得失掉了原来的色彩。这样的苏小妞,就像是即将凋零的玫瑰花瓣。

    可她却像是听不到凌二爷的任何话似的,仍旧一步步的朝前走着。

    等到她真的实在没有力气走的时候,她才停了下来。

    “现在的我,是不是很狼狈……”站在雪花中,一身红色的苏小妞十分的惹眼。路人十有*,会回过头来看她。

    可凌二爷觉得,最让人动心的,却不是苏小妞的红衣。

    而是,苏小妞脸上的笑容。

    明明是那么悲伤的她,却还是用着最灿烂的笑容面对着他。

    或许,苏小妞想要让他觉得,她足够坚强。

    可苏小妞却不知道,她如此故作坚强的笑脸,只会让他的心越疼。

    “凌二爷,好奇怪……为什么我最狼狈的时候,都被你看到了?”望着天空中不断掉落的雪花,她的笑脸美如画,悲伤却逆流成河。

    上一次在宴会上追踪骆子阳出来,也是这样。

    今天在别墅里看到骆子阳和施安安在一起的一幕,也是这样……

    “苏悠悠,现在什么都不去想好么?我们先回去,好不好?”

    苏悠悠的笑,美的让他窒息。

    可他总感觉,苏悠悠像是想要将她最后所有的美给展示出来。等所有的美呈现之后,她就会凭空消失……

    他该死的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伸手,他死死拉住了苏小妞的手臂。

    这一回,苏小妞没有抗拒。

    不过走了几步,苏小妞却不走了。

    凌二爷转身的时候发现,苏小妞蹲了下来。

    “我走不动了。”

    她的脚上是高跟长靴。

    平常走起来,是摇曳生姿。

    可长时间这么走,自然是受不了的。

    经过这一早上的奔波,苏小妞感觉到自己的脚丫疼得不像是自己的。

    她半蹲在地上,和孩子一样的无赖。更像迷路的孩子一般无助。

    看着这样的苏小妞,凌二爷半蹲了下来。

    从来高傲的不肯为任何人弯下双膝的男子,就这样半蹲在苏小妞的面前。

    有那么一瞬间,苏悠悠有些错愕。

    而回应她的,便是凌二爷的那一句:“上来吧,我背你……”

    苏小妞迟疑了下,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趴在凌二爷的肩膀上,被他带离。

    现在,她的脑子很乱。

    她也不知道,未来的路她该怎么走下去。

    她现在唯一想的,就是躲在暖乎乎的被窝里,好好的睡一觉。

    昨晚上,猥琐的苏小妞一个人躲在被窝里看Bl小说,一直看到了凌晨两点。

    今天本来想要睡个大懒觉的,却不想被医院主任的一通电话给叫醒了。

    之后,她就准备来骆子阳这边找他商量看看,为此还到超市买东西,忙活了大半天。

    谁知道,她苏悠悠拜拜浪费了睡觉时间得到的回报,竟然是这样……

    那一天,苏小妞就趴在凌二爷的背上,被他背回到他车子停下的地方。

    随后,她被送了回去。

    ——分割线——

    只不过,当苏悠悠和凌二爷再次回到谈家大宅的时候,都默契的选择了不将这事情给说出去。

    苏悠悠不想说,是因为她压根就不想别人知道这些事情,跟着自己难过。

    而凌二爷不想说,则是因为他怕越多人讨论这件事情,给苏小妞带去的伤害越大。再来,是因为谈家发生了一件大事——

    顾念兮住院了!

    说起这件事情,还真的把人给吓死了。

    这天苏悠悠刚出门的时候,顾念兮就接到一个电话,说是云阁总店那边有点小问题。

    让顾念兮赶紧过去处理一下。

    因为这天谈参谋长正好要去部队一趟,所以顾念兮便独自出门。

    大雪天,顾念兮便打了出租车。

    刚到云阁总店门口,从出租车上下来之时,车祸就这样发生了。

    一辆宝蓝色的现代跑车就这样横冲直撞了过来。

    这车子的速度竟然,让顾念兮根本躲闪不及。

    “呯”的一声,顾念兮被撞倒了。

    那人下车察看了一下,顾念兮当时的意识已经模模糊糊的。

    只是感觉那张凑上前来看自己的脸,有些熟悉。好像,她之前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但具体是谁,顾念兮看不清。

    只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

    很快,她睁不开双眼。

    只能感觉到,那人在她的身边停留的时间并不长。然后,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知道彻底陷入黑暗中。

    大雪天晕倒在路上,是非常危险的。有可能这一昏迷,就是死亡。

    索性的是云阁里面有人听到了外面的声响,匆匆赶出来便看到躺在地上的顾念兮。而肇事车辆早已逃逸。

    云阁的几个高层迅速的将顾念兮送往医院,并通知了顾念兮的家人。

    此时的谈逸泽,休假几日还耐不住清闲,到了部队里察看了一下今年刚入伍的兵蛋子,珠海那边从中挑选出好苗子,组成一只精锐部队。

    可这一通电话进来,谈逸泽是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他匆忙从训练场上往会飞迸,就怕耽误了任何一秒。

    等到他赶过来的时候,顾念兮还在急诊室里。

    “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心急如焚的谈参谋长,有种想要将这个医院给掀了的感觉。

    可他也很无辜。

    早晨还歪腻在他的怀中说今天想要让他傍晚陪着她和孩子在院子里堆雪人的小女人,怎么在他出门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进了医院?

    “小泽,先别这样,等兮兮检查出来,我们直接转军区总院。”那是老胡所担任院长的医院,也是全国拥有最先进的医疗技术团队的医院。

    “刚刚送来的时候医生也做过了大致的检查,说是应该没什么问题。”

    为了安抚好孙子的情绪,免得他易激动就将人家医院给拆了,谈老爷子只能耐心的哄着。

    呆在他怀中的聿宝宝还不懂什么是医院,只感觉这个地方不是什么好地方,一个劲的往谈老爷子的怀中钻。

    不过他似乎也懂得现在妈妈可能有危险,虽然害怕却也没有哭出声来,给大人添麻烦。

    但尽管谈老爷子这么劝着谈逸泽,他的脸色还是没有多好。

    站在急诊室的门口,男人暴走着。

    好在这个时候急诊室的大门打开了,不然谈老爷子还真的很担心,一向都不受任何人控制的谈逸泽会扛着大炮过来把这阻挡了他和顾念兮见面的大门给轰开。

    “兮兮现在怎么样了?”

    一身绿色军服的男子,一见从里头走出来穿白大褂的人,伸手就连衣领带人给拽上前来。

    那野蛮有粗暴的方式,就是这个男人表现自己对心爱的人的担忧。

    “她……”或许是被谈逸泽吓到了,这被谈逸泽给提起来的医生愣是半天都没有说出下文。

    “小泽,快松开。你这么拽着,他怎么告诉你兮兮的情况。”

    谈老爷子在边上劝着。

    “快告诉我!”眼下,老婆最重要。所以谈参谋长便顺从的放下了那人。

    “病人刚刚做完检查,她的身上有多出软组织挫伤,手部和脚步有几处擦伤。额头上有一处伤口,我们已经给她消毒和缝合过了,基本没有什么问题。”

    听到这,在场的人都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她人呢?你们把她给藏哪里了?”谈逸泽虽然听着这些报告,但仍旧没有安心下来。

    或许,只有见到那个女人,只有亲眼看到她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他才能安心下来。

    “病人刚刚处理完伤口,很快就出来了。您稍等一下。”

    生怕谈某人会再次拽着他的衣领,那医生跟逃跑似的离开了。

    顾念兮的再度出现,是被人用轮椅给推出来的。

    知道她家的男人脾气可是很暴躁的,生怕他的怒火一不小心就将这里给烧了,本来护士小姐还想要跟她嘱咐些什么的,她没来得及听,就让人快点将她从急诊室给推出来。

    “他妈的,不是说要出来么?怎么还没有出来?你们信不信,我明天就让一个连过来,将你们这里给操了!”

    不出顾念兮的预料,她家男人跟喷火龙似的,站在那里见谁炮轰谁。

    但看着他那青筋凸起的样子,她却一句责备的话都说不出话。

    因为她知道,她家的男人还不是因为担心她?

    “老公!”

    不敢多耽搁,顾念兮赶紧让护士推着轮椅就过去了。

    “兮兮!”

    见到顾念兮的时候,这喷火龙终于消火了。

    这男人发怒的时候,让人都后恐的恨不得想要远远的逃离这个鬼地方。可温柔的时候,却又像是有着一股无形的魔力,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靠近。

    而让这个男人在一瞬间发生了这样巨大转变的,便是此刻坐着轮椅到来的女人。

    众人都忍不住赞叹,这女人到底有多大的魔力,竟然能让这样出色的男子如此为她着急。

    “兮兮,你有没有哪里怎么样?他们说你没事,可你的脑袋现在包扎的跟个粽子一样,怎么可能没事?我觉得他们这里很不可靠,要不这样,现在我们就到老胡的军区总院去,到哪里重新再检查一遍。”

    男人半蹲下来,一手拉着顾念兮那个还包扎了一半的手指,念叨着。

    顾念兮还是第一次发现,原来她家谈参谋长也会唠叨人的。

    不过现在情绪明显不佳的谈参谋长,顾念兮可不敢去嘲笑他。

    不然,这里所有的人都要跟着倒霉。

    反手握住谈参谋长那只略显得粗糙的大掌,顾念兮笑着:“老公,我真的没什么事情了,这边也是全国知名医院,哪有检查报告糊弄人的道理?”

    因为这是距离发生事故最近的地方,所以云阁的那些人才将顾念兮送到这里。

    “可我真的不放心。”顾念兮的浑身上下都抱着纱布,脸色又不是那么好,这让他能放心到什么地方去?

    看着男人皱起的眉心,顾念兮伸手轻轻的摸了他的侧脸。

    这动作虽然看似简单,但作用是非常明显的。

    本来还处于暴戾中的男子,在顾念兮的这一阵子安抚之下,竟然真正的安静下来了。

    只不过,此刻男人的那双黑眸还是紧盯着顾念兮看,像是生怕错过什么似的。

    “妈……妈……”聿宝宝见妈妈出来,一直叫着。小手,也一个劲的朝着妈妈挥舞着。

    不过谈老爷子知道,比起聿宝宝,他的孙子更需要安抚,所以在顾念兮出来的第一时间,他并没有让聿宝宝过去捣蛋。

    等到这一刻见自己的孙子也平静了许多,这才上前。

    “妈……”

    聿宝宝一被谈老爷子抱过来,就直接窝在顾念兮的怀中来着。

    一直胖乎乎的小手还有些不安分,死死的抓着顾念兮的衣领。

    可这样,他还感觉不够似的。

    一直用着他那张稚气未脱的小脸蛋蹭着顾念兮,像是知道自己的妈妈刚刚死里逃生,想用自己的行动慰问顾念兮似的。

    “宝宝,妈妈没事。”

    顾念兮说着,一边轻拍着他的背部。

    小家伙一向懂事,安抚了一阵子就好了。现在,正对着大伙儿甜甜的笑着。

    不过比起聿宝宝,他老子可真的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这会儿见顾念兮刚刚才从急诊室出来,这会儿就抱上他家宝宝了,谈某人二话不说直接就提着聿宝宝的衣领将他从顾念兮的怀中给拽出来,然后塞回了谈老爷子的怀中。

    “妈……”

    聿宝宝对于自己无故被爸爸撵走很郁闷,窝在谈老爷子怀里的他还瞪大了眼珠子,一副准备和谈参谋长理论一番的架势。

    “你没看到你妈刚刚才从急诊室出来?”

    谈逸泽挑眉回应。

    爷俩的那副架势,大有大吵一架的趋势。

    眼见老公和儿子要开战,顾念兮赶紧拉住了谈逸泽的一个裤腿:

    “老公,宝宝还小,你和他计较什么?”

    可谈某人这么回应:

    “小就能欺负我老婆?”

    好吧,在谈参谋长看来,让他刚刚从急诊室出来的妻子抱抱,就是欺负了他的宝贝老婆了!

    对于小心眼的谈参谋长,聿宝宝打从心里的鄙视着。

    无奈,谈参谋长一点都不在意他的鄙视。

    和他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谈参谋长说:“反正你要是想你的屁股开花,你可以尽管来试试!”

    对于谈参谋长的威逼利诱,这回聿宝宝真的是鄙视了个彻底。

    不过对于谈参谋长的武力威胁,他多少还是有些忌惮的。

    所以,就算受了委屈,聿宝宝也只能乖乖的窝在谈老爷子的怀中,不敢去触碰他老子现在绷紧的那根弦,以免的被殃及。

    “小姐,你现在可以回病房了。”

    护士小姐很贴心的上前告知他们。

    可谈某人说了:“我们不在这里住!”

    说着,他将轮椅上的女人打横抱起。

    “老公,不在这里,要去什么地方?”

    “军区总院!”

    只有到那边,用最先进的技术,还有他谈逸泽最信任的人检查,他才可以真正的安心。

    于是,那天的下午顾念兮又被迫到了军区总院那边重复了一轮检查。

    检查结果,其实和之前的那一份没有什么区别。

    却让男人紧绷的那根弦,终于松懈了下来。

    谈老爷子在得知这一情况之后,带着已经忍不住犯困在他怀中睡着了的聿宝宝回家了。

    而谈逸泽则留下来陪着顾念兮。

    ——分割线——

    剩下两个人的时候,谈逸泽一直都坐在边上的位置,守着顾念兮。

    回忆起来,谈逸泽好像从今天刚进入这扇门之后,就一直这么盯着顾念兮看,像是生怕看少了一眼就会被人给抢走一块似的。

    “老公,你不要这样盯着我看好不好?”她拉了拉谈逸泽的手。

    “……”谈参谋长没有回答,只是一个白眼就表明自己立场坚定。

    “老公,你这么严肃,我会害怕的!”

    她想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不过这路在谈参谋长这边是行不通的。

    最终,顾念兮放弃了想要劝谈参谋长的想法,抿了抿唇说:

    “老公,车子撞上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我这一辈子再也不能和你厮守了。”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的眼眶红了:“我真的还以为,我这一辈子再也见不到你和宝宝了。”

    那车子撞上来的时候,顾念兮真的很害怕。

    一直到现在,她只要闭上眼,都还感觉到背脊冷飕飕的。

    看到她那红润的眼眶,某男人的心终于软了下来。

    “傻瓜,谁要是敢他妈的伤你一份,我定要他尸骨无存!”

    谈逸泽伸手,本想揉揉她的脑袋瓜。

    可见到那包的跟粽子没区别的脑袋,他便转而将手落在顾念兮的脸上。

    其实,顾念兮也不觉得自己很脆弱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当谈参谋长的手抚上她的脸颊的那一瞬间,泪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簌簌的往下滚。

    或许真是被这个男人给宠坏了,她现在真的是一丁点委屈的受不得了。

    “小傻子,现在身上还有伤,不准哭!”

    他怕一哭,会牵扯到她脑袋上的伤。

    她额角的那一块被撞出了个三角形的口子,虽然医生已经用美容针线给顾念兮做缝合了。可那三角形的口子并不是那么好整的。

    早上呆过的那家医院,说是会留疤。下午到老胡这边来,谈逸泽还是不死心,问了老胡。

    但老胡说,这口子好像是被什么尖锐物品给碰出来的,不留疤是很难的,除非是整形。

    老胡说,这疤其实不会很大,再说伤口在头发附近,看不出来的。

    可听到这个消息,谈逸泽还是难过了一整个下午。

    不是怕顾念兮毁容,自己会不喜欢。顾念兮是他谈逸泽喜欢的女人,就算变得再丑,他还是要她。

    他伤心,是害怕这个疤会让顾念兮难过。

    凌二说过,女人可是非常在意身上的那些疤痕的。

    特别是脸上的。

    担心疤痕会让顾念兮受到打击是一方面,更多的其实是谈参谋长很生气她大冬天的为什么在没有经过他批准的情况下悄悄出门?

    难道这傻瓜不知道,他会担心么?

    可他的重话还来不及说她呢,这顾念兮倒是先哭了。

    看着哭红了鼻子的她,谈逸泽哪还有心思说她?

    将她搂进怀里疼着,都来不及了!

    谈逸泽心里头这么想,自然也付出了行动。

    抱着顾念兮哄了好一阵,她终于不哭了。

    “好了,乖乖睡一觉,伤口才能早点儿好。我在这边陪着你!”将病房里的温度又给调高了一些,谈逸泽回到她的身边坐着。

    可躺在床上的顾念兮,却是一直都眼巴巴的瞅着他。

    “怎么了?难道不想尽快康复,回家看咱们儿子么?”娶了个小自己八岁的妻子,谈逸泽感觉自己一直都在担任奶爸这个角色。

    “老公,我害怕。闭上眼就看到车子开过来,我不敢一个人睡!”

    她的意思是,要和谈参谋长一起睡。

    看着她那张只一天的功夫就尖细了许多的小脸,谈逸泽只能乖乖的上床,心疼的将她给揽进了自己的怀中。

    终于如愿以偿的躺进谈参谋长的怀中,顾念兮感觉自己好像活过来了。

    其实就算被送到了医院,顾念兮一直都还处于神游状态。

    一直到真正的感受到这个只属于她顾念兮一个人的怀抱之时,那颗不安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

    看来,她家谈参谋长还是她顾念兮停泊的港湾。

    这下,顾念兮终于抵挡不住疲惫之意,沉沉睡去。

    只是顾念兮睡的这一觉,并不安稳。

    看着怀中连睡觉都不安的她,谈逸泽的拳头骨节发白。

    他发誓,他定要这个开车撞了他谈逸泽老婆,还敢逃逸的人,血债血偿!

    ——分割线——

    “你好,你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这不知道是骆子阳第几次尝试给苏悠悠打电话,可电话那端始终处于关机状态。可想而知,现在苏小妞可能压根就不想看到他的人,听到他的声音。

    但即便是这样,骆子阳仍旧一次次的拨打着苏小妞的手机,希望她能够开机听自己说两句。

    但每一次的尝试,都是以他骆子阳的失败告终。

    其实,骆子阳也不是没有想过直接上谈家大宅找苏悠悠。

    可见到面说什么,骆子阳还没有想好。

    难道是直接恳求苏悠悠原谅自己么?

    骆子阳发现自己做不到。

    因为就算苏悠悠肯原谅他,他骆子阳自己都无法原谅这么可耻的自己。

    但要他就此放弃苏小妞么?

    骆子阳发现,他也做不到。

    苏小妞是他从小到大的梦想,如今就差一步就能和她领个结婚证了,他不甘现在就这么放弃!

    可苏小妞现在该看的,不该看到的,都已经看到了。

    他该怎么解释?

    又如何解释的清?

    “悠悠,你说我该怎么做才好?”

    暗夜中,男人颓废的靠在墙上呢喃着……

    ——分割线——

    顾念兮这夜没吃晚餐就入睡了,第二天是大清早就被饿醒的。

    “老公?”顾念兮伸手一摸才发现,身边的那个位置早已没有了温度。

    “谈参谋长?”顾念兮又喊了一声,本以为谈逸泽应该是到这病房的配套洗手间里去了,可喊了两声谈参谋长都没有回答,她知道他一定不再这个房间里。

    奇怪了,她家谈参谋长这是上哪去了?

    她支撑起大半的身子,准备下床。

    可顾念兮这边刚撑起身子,病房门便被推开了。

    熟悉的声音,从病房门口传来:

    “兮儿,不好好的呆在病床上,想上哪去?”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