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42章 鸡冠头VS要个孩子!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顾念兮立马抬起头来。

    在看到站在门口的那个人儿之时,她越是激动了。

    这会儿,她也顾不得自己的脚上还有伤,直接跳下病床就朝着门口的那个人儿飞扑过去。

    “妈妈……”

    好久没有看到妈妈,顾念兮是又惊又喜。

    “傻丫头,都这么大了,见到妈妈还撒娇?”

    殷诗琪搂着靠在自己怀中的脑袋瓜,心疼的摸了摸。

    见到她站立的姿势还有些不稳,殷诗琪又连忙开口说:“小泽不是说你现在脚上还有伤口么?怎么就给我跳下来了。快回到床上去呆着。”

    殷诗琪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嘴上虽然管教顾念兮挺严厉的,可就是恨不得将这受伤的女儿直接抱起来走向病床去。

    当然,如果她的腰好一点的话,她还真的会考虑这么做。

    “妈,我其实没什么事,就是爷爷和我老公有些小题大做了。”老胡已经给检查过了一遍,除了脑袋上那个伤口暂时不能碰到水之外,其他的都没有什么大碍。

    就算现在想要立即出院,都可以。

    但谈逸泽却执拗的认为,她身上有伤口,就必须要住院。

    顾念兮纳闷的是,谈参谋长每次出任务回家,都是大伤小伤的浑身是,那个时候她怎么就不见他那么严肃?不清理伤口还不止,有时候他还强硬的要带伤上阵,将她给压到床上累死累活的。

    想到某个限制级场面,顾念兮一个激灵。

    呸呸呸……

    在妈妈面前呢,她的脑子里这到底是在想什么呢!

    “伤口现在疼么?要是疼得没办法的话,就吃个止疼片吧!”没有察觉到自家女儿的思绪竟往那些不正经的方向,殷诗琪的手轻抚着她的纱布。

    虽然再度见面的整个过程中,殷诗琪没有多些只言片语。

    但顾念兮还是看得出她的担忧。

    妈妈的容颜,好像在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

    “妈妈,我真的没事。不过,您怎么过来了?该不会是,我老公告的密吧?”

    昨天受伤之后,顾念兮便在第一时间跟谈参谋长做了思想交流,说是让他千万不要告诉她的家里人。

    毕竟父母现在都还在千里之外的d市,现在这么告诉他们,他们除了干着急能做什么?

    倒不如,等事情都过去了,在好好的和他们说一声。

    但顾念兮没想到,自己一觉醒来,妈妈就在这里了!

    看着殷诗琪满脸的疲惫,她已经大致的猜出,殷诗琪应该是连夜搭乘飞机过来的。

    要真是谈参谋长告的密的话,吼吼……她一定要谈参谋长好看!

    “你这孩子,肯定又是你拦着小泽不跟我们说的,是不是?你是不是还打算像上一次一样,等到好了之后,要是被我发现了才说,我要是不发现,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都不跟我说了?”

    顾念兮正磨着小牙齿,计划着待会儿见到谈参谋长的话要怎么收拾他,却被殷诗琪的一番话给打断了。

    “妈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觉得,这么一点小伤,就惊动你们,让你们在千里之外干着急!”

    “你这孩子!你可是我们顾家的独苗苗,我们不担心你我们担心谁?”本来是想敲女儿的脑袋的,可一见到她脑袋上还缠着纱布,殷诗琪最终还是收了手。

    就算她现在能狠下心下得了手,要是待会儿被顾印泯同志给撞见她竟然打了他还受伤的宝贝疙瘩的话,那事情就非常大条了!

    到时候,没准顾印泯同志会要求她回家写一份几千字的思想检讨。

    在殷诗琪的印象中,她家顾印泯同志就曾经做过此类恶劣的事情!

    而迄今为止,殷诗琪最痛恨的也就是些检讨!

    为了不踩到顾印泯同志的地雷区,她是不得不收手。

    而这边,刚刚被她扶着到病床上的女儿又开始不安分了。

    她拉着殷诗琪的手,就又跳下了床,准备带着她离开病房:

    “妈妈,你从那边直接搭飞机过来应该饿了吧,要不我带你出去找点吃的吧?”

    “你这孩子,你的脚上不是还有伤么?这么蹦上蹦下的,你的脚还要不要了?待会儿让你爸看到,肯定又要说你了!”将女儿给拉了回来,殷诗琪嘟囔着。

    “我爸也来了?”这个消息,比起老妈来了更具震撼性。

    要知道,顾市长是人民爱戴的好市长。

    成天,在d市忙的跟陀螺似的。

    顾念兮还以为,这次过来的只有妈妈一人,爸爸应该还是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

    没想到,这次连爸爸都给惊动了!

    “你爸从东篱那孩子那里听说了你受伤的消息,直接从办公室里跑了出来,回家拉着我就往飞机场赶,我也是到了飞机上也才知道你受伤的消息。”

    听着妈妈的描述,顾念兮可以想象爸爸到底有多担心。

    她嫁到了这么大老远的地方来,父母又看不到她。再来听说她受伤了,他们怎么可能坐得住。

    “那爸爸在哪里?”顾念兮朝着病房门口张望。

    顾市长按理说也该到这里很久了,为什么到现在都不见人影?

    “你爸来看你的时候你正睡觉,他就和小泽出去谈话了。哦,对了,东篱那小子也说要过来的。估计现在应该也要到了!”

    听殷诗琪的这一番话,顾念兮算是明白了,这一大早她家谈参谋长是上哪里去了。原来,是被顾印泯同志抓去做思想工作了!

    但顾念兮仍旧搞不清楚,到底楚东篱是怎么知道自己受伤的消息呢?

    还是等待会儿他过来,她在好好的问一问。

    ——分割线——

    顾印泯进病房的时候,殷诗琪正拉着顾念兮聊家常。

    顾念兮见到顾印泯同志来了,一下子就甩开了这当妈的手,扑进了爸爸的怀中。

    “爸爸!”

    “兮儿……我的兮儿!”

    对于病房里正上演的这一场父女情深,殷诗琪是见怪不怪了!

    从小到大,他们家的宝贝女儿就和顾印泯同志比较亲。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从顾印泯同志的肚子里蹦出来的!

    “顾印泯同志,我可提醒你,我女儿现在还受伤着呢,你要是再这样抱着她不放,她的脚将来要是落下了什么病根,我可不轻饶你!”本来殷诗琪是想让这两个难得一聚的父女俩好好的相处一会儿的。

    无奈的是,这父女俩一抱起来,就没完没了的。

    本来就有些眼红女儿和顾印泯同志感情比较好的殷诗琪,自然是看不下去了。

    经过殷诗琪同志的提醒,顾印泯同志的神志也渐渐被拉了回来。

    “好了,先到床上去。今天怎么也不多睡一会儿?医生说过,你现在应该多休息才能尽快康复!”

    顾印泯同志的一句话表明,他今天早上非但很早就赶到,抓了谈参谋长去做思想工作不说,还拉着顾念兮的主治医生就顾念兮的伤口一事进行了一番深入探讨。

    “从昨天晚饭还没吃就睡了,现在肚子饿得慌!”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脸蛋微红。

    好吧,在这年头能被饿醒的人还真的不多了!

    “饿了?”盯着顾念兮看的顾印泯同志皱起了眉头,随即转身吩咐一直都窝在顾念兮身边,企图霸占他顾印泯和女儿的独处时间的殷诗琪同志:“殷诗琪同志,现在立马去给我女儿准备一些早点,记得要以容易消化,养胃为主,我代表全d市人民感谢你!”

    看看,这架势好像准备一顿早餐是多大的事情?

    不过对于顾印泯同志飙出这一连串雷人的语句,殷诗琪同志算是非常淡定了。

    和顾印泯同志生活了这么多年,她也早已清楚,在他们老顾家,他们家的宝贝疙瘩顾念兮是第一位,顾印泯同志这个全市人民爱戴的好市长是第二位,至于她殷诗琪,这个表面上看上去非常风光的市长夫人,在家里是一丁点地位都没有!

    在家的时候,顾印泯同志一般是不会对她这么客气的,除非是找吃的时候。

    就像现在……

    “只有吃的时候,你顾市长才记得我是这孩子的妈,你的老婆!”对于顾市长宠爱女儿多一点,殷诗琪多少是有些怨言。

    但最终,她还是迈开了脚步,准备朝外面走去。

    女儿再怎么和他爹好,都还是他们两人的宝贝,看着她受伤挨饿,这当父母的心就跟被刀子割了一样。

    “你想吃什么呢?粥和油条,还是米线之类的?要是没有的话,我待会上谈家借厨房去。”女儿受了伤,当父母的心疼。现在就算她想吃的是天上的星星,他们都会给她想方设法的摘。

    “我想喝粥,对了妈,我老公呢?”有妈妈在,她一般是不会让老爸挨饿的。虽然说这老两口每天斗嘴不停,但论起感情好,谁比得起他们两?

    现在顾念兮想找的是谈逸泽,她这都醒来大半天了,都不见她家老公的身影,还怪想他的。

    比起岳母和女婿的和谐关系,这女婿和岳父就像是天敌一般。

    特别像是顾市长这样把女儿当成了宝贝疙瘩疼着的岳父,越像是猛禽一般。

    一听到女儿醒来就找女婿,顾市长刚刚还很放松的老脸,顿时僵了僵。

    而憋见了顾市长变化的殷诗琪同志,那心里头不知道有多爽。

    其实她现在还想要和顾市长嘲笑一下,他当成了宝贝疼着的女儿,醒来还不是会找女婿?

    然而顾念兮不知道这一点,此刻只是眼巴巴的看着殷诗琪,希望能从她的嘴里得到谈逸泽的下落。

    “他刚刚和我谈完话就出去了!”给答案的,并不是殷诗琪同志,而是顾市长。

    即便他听着女儿的嘴里用着那亲昵的口吻喊着那个男人的名字很不是滋味,但他还是告诉实情。

    这就是顾印泯同志对女儿的爱。

    这一点,倒是让殷诗琪同志对顾市长刮目相看了。

    本以为这顾市长会出自私心不告诉顾念兮这些的,谁知道这顾市长还真的爱女成痴,连心里的情绪都不管了。

    不过殷诗琪不知道的是,顾印泯同志之所以告诉顾念兮这些,还不是因为顾念兮身上的伤?

    顾印泯同志一直都分得清主次。

    他的宝贝疙瘩现在浑身是伤,要是因为担心那男人而不好好养伤,导致病情加重可就不好了。

    不然,你以为顾印泯同志会平白无故的放下对女婿的戒备?

    “奇怪,那他上哪里去?难道是回家带宝宝了?”顾念兮正一个人嘟囔的时候,病房的门再度被打开了。

    进门来的,正是她一大早就一直在找着的男人。

    “老公!”

    见到谈逸泽,顾念兮的小脸笑的不知道有多灿烂。

    灿烂的,顾印泯同志的心里头就像是长了小刺,一抽一抽的疼着。

    “爸妈!”谈逸泽进门的时候,先是和两位长辈打了招呼。

    殷诗琪同志很高兴谈逸泽的到来,至于顾印泯同志只是随便的点了点头。

    等谈逸泽到了顾念兮的身边,顾念兮就不安分了。

    一只手就拽住了谈逸泽的袖子,不肯松开。就像是害怕她这一松开了,他就会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不见似的。

    “你一大早的跑什么地方去了?”在陌生的环境醒来见不到他,难道他不知道她会害怕的么?

    “没办法,爸妈来了,我只能和他们交代一下详细的情况。对了,我刚回家去了一趟,让刘嫂把咱家一楼的客房收拾出来,爸妈今晚上就可以到咱们家休息一下。这是刘嫂给你煮的鸡肉粥,我让她给多盛了了一些,正好爸妈也可以吃!”

    谈逸泽把手上的粥放下,又用自己带来的碗开始盛。

    这粥是用保温壶给带过来的,加上路程并不怎么远,此刻还冒着腾腾热气。

    烟雾缭绕之下,这谈逸泽还颇有几分家庭妇男的姿态。

    看的,殷诗琪对这个女婿越来越满意。女人要的其实很简单,有一个可以和自己厮守一生的男子,足已。而谈逸泽在殷诗琪的眼里,现在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然而看着盛粥的女婿得到了他老婆和女儿的青睐的顾市长立马挑眉,表示自己其实也会盛粥的,你们这些女人其实不用那么色眯眯的瞅着女婿看,看看他这个老男人其实也是蛮不错的选择。

    于是,顾印泯同志挽起袖子,大步上前就准备秀一手。

    但最终,还是被殷诗琪同志给拦截了下来。

    殷诗琪同志挑了眉,表示人家女儿和女婿正培养感情呢,你捣什么乱?

    顾市长将眉头挑得高高的,像是在说其实他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要打击报复敌人。

    殷诗琪同志趁着女儿和女婿不注意,悄悄的往顾市长的老腰一掐:那是你女婿,不是什么敌人。顾市长,请您还要分清主次!

    殷诗琪同志这一下手不轻,将他的老腰给整的老疼。

    顾市长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腰身,缓解一下那里的痛楚之后,又非常具有革命精神的准备再次冲上前。

    然而殷诗琪同志坚决反对,直接拽着他的老手不放: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顾市长白了她一眼,一副你不懂我军敌情严峻情况的样子:盛粥!

    殷诗琪同志紧拽着他的手:女婿在盛粥,你上去捣什么乱?

    顾市长也很不客气的抓了抓殷诗琪同志的手掌:不是捣乱,是帮忙。当然,也想要顺便让女儿看一看,其实他爸在盛粥的时候,也是非常的迷人的!

    顾市长洋洋得意的样子,像是非常有信心在女儿那里得到肯定。

    只是这样的信心却被殷诗琪同志最后的一个眼神,伤了个彻底:谁都喜欢看年轻的,谁现在还看你这个年过半百的老男人?

    其实说真的,顾市长年轻的时候长的也不错。

    但现在毕竟老了,再加上常年的为全市人民操心操肺,眼尾的位置早已布下了岁月的痕迹。

    再者,顾市长的身高在他们那一辈算是佼佼者。

    但比起这个身高一米九,又在部队里练就了一身铜墙铁壁的女婿,还是逊色了一些。

    好吧,几个回合之下,顾市长算是被人伤了个彻底。

    现在被打击的想要上前盛粥顺便在女儿的面前秀一秀的信心都没有了,顾市长一个人窝在一侧的沙发上。

    而谈逸泽此时已经将盛好的粥给端了出来,一碗端给了殷诗琪,一碗端给顾印泯市长。

    前者欣然的接受,还大赞女婿盛的粥就是好喝,而后者则窝囊气十足的憋了谈逸泽那双过分修长,被一条绿色军裤修饰的越发挺拔迷人的腿。这身高,真是太碍眼了!

    谈参谋长的洞穿能力何其高,像是顾市长如此明显的意思,他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可没有办法,这身高是他的父母给的,又不是他自己要的!

    经历了这一折腾之后,四个人总算了将这一大锅的鸡肉粥给吃下去了。

    之后,顾念兮开始犯困。

    顾印泯和殷诗琪年岁也高了,熬夜搭乘飞机过来,他们实在累得慌。

    见这情形,谈逸泽主动接过了任务,送他们去谈家休息。

    本来誓死不想离开女儿的两人最终还是抵不过乏意,跟着谈逸泽离开了。

    当然,谈逸泽离开医院之前也不忘和老胡交代一声,照看好他的兮兮。

    要是他的女人在这医院还有什么闪失的话,他谈逸泽绝对会让整个医院的人陪葬的!

    又被狠狠的威胁了一次的老胡各种无奈,可没有办法,人家谈参谋长还真的有难耐,将这整个医院给夷为平地。

    最终,老胡只能再三保证在谈逸泽不在的这段时间,他会请专人守着顾念兮的病房门,照看好顾念兮。

    老胡的一番保证之后,谈逸泽终于走了。

    送走了这个大流氓的老胡松了一口气,而此时顾念兮早已又入了眠……

    ——分割线——

    苏悠悠来医院看望顾念兮,是在这天的下午。

    其实顾念兮受伤的当天,苏悠悠已经知道了。

    不过那个时候才刚刚经历了背叛的她,实在打不起什么精神到医院来。

    再者,从谈逸泽打回去的电话中,她也知道顾念兮暂时没有什么大碍,便留在谈家帮着他们照看好孩子。

    其实,苏悠悠之所以没来看顾念兮,还因为另一个原因。

    她怕那个时候的自己,哭的双眼红肿,再来看顾念兮,会露了馅。

    顾念兮都已经受伤住院了,难不成苏悠悠还要到医院给她添堵么?

    就算到时候谈参谋长不会一枪把弄得他老婆不能好好养伤的苏悠悠给枪毙了,苏悠悠自己都觉得过意不去!

    苏悠悠过来的时候,顺便把大半天没有见到妈妈的聿宝宝给带过来了。

    小家伙似乎知道这干妈是准备带他来看妈妈的,一路上不哭也不闹。只是对着苏悠悠,一个劲的咿咿呀呀着。

    被吵得实在没有办法的苏悠悠,只能和这小家伙理论:“我告诉你痰盂,你要是再吵的话,我就不带你去看妈妈了。”

    痰盂,是苏悠悠给聿宝宝取的花名。

    当然,苏悠悠也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会这么喊着这小家伙。

    不过这小家伙压根就不知道苏悠悠说的是什么意思,还是照样一个劲的对着苏悠悠咿咿呀呀。

    逗得,前座的凌二爷忍不住笑了出声:“苏小妞,没想到你会被一个小屁孩给收拾了。”

    刚刚带聿宝宝出门的时候,凌二爷也正好要出门,说他准备去看顾念兮,可以顺便捎上他们一程。

    其实苏悠悠也知道,凌二爷之所以这么“凑巧”,还不是因为昨天他在餐桌上听到了她和谈老爷子的对话。

    谈老爷子这两天有点事情要出门一趟,家里刘嫂一个人又要照顾聿宝宝,又要忙家务活,实在是忙不过来。于是苏悠悠自动请缨,要在这两天照顾聿宝宝。包括今天下午到医院探望顾念兮,还是凌二爷“窃取”到的情报。

    所以他早已将这两天的工作给安排好,专门空出这个下午,陪着苏小妞到医院看望顾念兮。

    而在这两天的时间里,不管是他凌二爷还是苏小妞,两人依然默契的选择不去提那天看到的那些事情。

    那对于苏悠悠是一道致命伤,再度被掀开的嘶吼极有可能要了苏悠悠的命。

    所以,凌二爷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触及这道深的可以要了苏小妞命的伤。

    只是凌二爷的小心翼翼,苏小妞何尝没有看在眼里?

    “一个痰盂就想要收拾我苏悠悠,想得美!”苏悠悠一手抱住聿宝宝,一手戳着这小家伙胖乎乎的脸颊。

    话说回来,顾念兮一直将这小子的头发弄的挺长的,像是人家的学生装。

    而苏悠悠这个干妈一接手,直接就给聿宝宝弄了个贝克汉姆的经典发型——莫西干头的变体。

    聿宝宝脑袋的碧昂变被剃得精光,只在中间留下两寸来宽的头发。

    知道聿宝宝年纪还小,不适合现在弄什么发蜡,所以苏悠悠在给他洗完头发之后,还尽力的给这小家伙这中间一小撮头发揉搓,使它变得蓬松。

    终于在今天早上,这小家伙营造出了一个让苏悠悠非常满意的效果。

    看着这样的聿宝宝,干妈苏悠悠是被迷得神魂颠倒的。

    “痰盂小正太,以后等你长大也弄这个发型好不好?你答应的话,我就让你加入我的后宫哦!”

    听后座上的苏小妞和聿宝宝的对话凌二爷满脸的黑线。

    他是知道苏小妞向来猥琐。

    只是没想到,苏小妞竟然猥琐到这样的地步。

    连人家一个还未满周岁的奶娃娃都不放过!

    看着苏小妞一个劲的往聿宝宝那胖乎乎的小脸蛋上蹭口水的恶心样,凌二爷不得不出言反驳:“苏小妞,你觉得他老子会让这小家伙弄一个外国人的发型么?”

    谈参谋长非常爱国,怎么可能纵容他们家的小不点小小年纪就崇洋媚外?

    再说,就算这小家伙的家长都同意了,凌二爷也不会同意。

    光是看这小家伙现在这个妖孽样,长大之后肯定也是祸害一只,杀伤力绝对不会在他凌二爷之下。

    要是这小家伙长大了都还弄这样的发型,搞不好苏小妞真的会被他迷得神魂颠倒,到时候他凌二爷岂不是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老婆被拐走?

    “你应该说,这小痰盂到了医院,他爸妈会不会认得他!”

    苏悠悠纠正。

    好吧,苏悠悠是在人家父母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带着人家聿宝宝去弄发型的。

    现在带过去,没准人家父母都还没认出眼前这个时髦小伙子,就是他们家的宝宝呢!

    “苏悠悠,你确定你待会儿不会被谈老大抽了?”说到这,凌二爷揉了揉眉心。

    其实昨晚上看到苏悠悠把人家的宝贝孙子给折腾成这幅德行,凌二爷就一直在担心她会不会被谈老大给抽了。

    可苏悠悠说了:“放心,只要你们谈老大要打我,我就往顾念兮的身边站,看他还怎么下得了手!”

    好吧,苏悠悠是认准了,人家谈参谋长在顾念兮的身边,温柔的就像是小绵羊一样。

    “苏小妞,你最好保佑今天谈老大的心情舒畅。”

    “放心,只要不便秘,一般是不会那么上火的!”

    这是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

    等到苏悠悠带着聿宝宝进病房的时候,人家小两口正一起窝在床上看书。

    那和谐的一幕,就算是杨过和小龙女见了,都心生羡慕。

    “喂喂喂,当着孩子的面呢,你们能不能不这么弄的人家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苏悠悠一进门,那大嗓门就让护士小姐来敲门的。

    还以为,这病房里来了什么不速之客。

    好在凌二爷在,交代了几声护士小姐就出门去了。

    而此时,谈参谋长已经被顾念兮给赶下了床,说是当着别人的面卿卿我我的,影响很不好。

    对此,谈参谋长表示很委屈。

    让他上床陪着她看书的是她,现在嫌弃他一起呆在床上丢人了也是她顾念兮!

    “爸……爸……”聿宝宝见到谈参谋长,肥嘟嘟的小爪子就朝着爸爸伸着,小身子也朝着谈参谋长的那一处倾斜。

    最引人注目的便是聿宝宝的那双大眼珠子,瞅着谈参谋长是眼巴巴的。那要抱的意思,是非常的明显。

    敌不过儿子的眼神攻势,谈逸泽准备伸手将儿子给接过去。

    哪知道,苏悠悠却是抱着聿宝宝一拐,到了顾念兮身边。

    “来,乖痰盂,先给你妈看看。不能只是一心记挂着你老子,会被人家以为你们是父子恋!”

    好吧,猥琐的苏小妞,不管说什么都带着猥琐。

    听的,谈参谋长前额的青筋暴跳了一下。

    若不是顾念兮在的话,凌二相信这谈老大一定会很不留情的收拾苏小妞一顿。

    其实苏小妞的做法很简单。

    她不过是知道自己给聿宝宝弄了这么个惊悚的发型,要是被谈参谋长给第一时间发现的话,没准会将她苏悠悠给丢出这里。

    “爸……爸……”窝在顾念兮怀中的小家伙不安分,见到谈参谋长他就一个劲的喊着。

    “宝宝,难道你都不想妈妈么?”对于儿子和谈参谋长亲热的程度,顾念兮表示很受伤。

    她都一天没有看到这张小脸快想坏了他,可这小家伙的眼里好像只有谈参谋长一个人。

    顾念兮将他放在自己的腿上,一个没抓紧,这小家伙就自己趴着朝着谈逸泽的方向走去。

    好在顾念兮的手能勾的到,一下子将他给拉了回来。

    “宝宝,亲妈妈一个!”

    “亲妈妈一个,就让你爸爸抱抱你!”

    为了讨得儿子的一个吻,顾念兮是什么招式都弄的出。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经过了一阵折腾的聿宝宝,头顶上的小红帽掉了下来。

    露出来的那个彪悍发型,不只是谈逸泽,连顾念兮都明显一愣。

    “宝宝,你的头发怎么变成这样了?”

    顾念兮摸着儿子两侧被剃了个精光的小脑袋,一脸茫然。

    好在谈逸泽第一时间察觉到是人为现象,瞪着苏小妞,谈参谋长就蓄势待发准备扛起激光枪扫射:“苏小妞,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我儿子怎么变成这个德行了?”

    谈参谋长盯着儿子那个最时髦的发型,那是一脸的嫌弃!

    “谈参谋长,你这是不懂流行趋势。你知道么,我给你家痰盂弄的发型,可是今年最时髦的,还花了不少的银两呢!”

    不过对于苏小妞的这个说辞,谈参谋长明显不接受:“我儿子可不需要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当军人的,讲究的就是一个自然!

    就像是他谈逸泽一样,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弄一个小寸头。不需要借助外物,仍旧是帅气的无以复加!

    “你怎么不问问你儿子喜不喜欢这个造型?”说这话的时候,苏小妞赶紧戳了戳呆在顾念兮怀中的小家伙:“干儿子,告诉你家谈参谋长,说你喜不喜欢干妈给你弄的发型!”

    好吧,为了免得被谈参谋长给踢出去,苏小妞还非常不要脸的用了诱哄招式:“说你喜欢的话,干妈今晚让橙橙和你一起玩!”

    好吧,这聿宝宝听不懂别的,但对小狗之类的动物是非常友好的。于是,他对着苏悠悠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被坑了拐了蒙了。

    而苏悠悠这个不要脸的,竟然就拿着鸡毛当令箭,对谈参谋长说:“谈参谋长,您可要明察秋毫,你儿子自己都喜欢我给他弄的发型!”

    “苏小妞,你还要脸不要脸了?”看得出,谈参谋长对儿子被弄出这么个窝囊的德行非常不满,不然他也不会当着身上还有伤的顾念兮的面如此和苏悠悠作对。

    “不要,脸皮一斤值多少钱?我可能需要购进几斤!”苏小妞就是有将别人给气死的本事,明明看到谈参谋长的青筋暴跳中,她还有着挑衅他底线的嫌疑。

    “苏小妞,你找死!”谈参谋长是谁?

    哪容的下其他人这么和自己扛?

    要不是估计顾念兮在场的话,他老早就将苏小妞给揍一遍了。

    在谈参谋长的眼里,可没有什么女人就不能打的准则,反正惹毛了他的话,他是照打无疑。

    以前,他总是看在顾念兮的面子上对着苏小妞忍让三分。

    可今天,苏小妞真的太放肆了。

    谈参谋长作势上前揍苏小妞。

    一边,凌二爷已经拦了过来。

    “谈老大,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她吧?咱不和没有脸皮的计较!”虽然说这样有些对不住苏小妞,但凌二爷还真的不得不这么做。不然谈老大动怒起来,那是真的有可能要了苏小妞的小命。

    “凌二,你给我放手!我给她的容忍已经够多了,今天要是不让她尝尝苦头,还真的反了她!”

    谈逸泽仍旧没有放过苏小妞的意思。

    “谈老大,别这样。苏小妞的昨天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求你暂时不要和她计较!”

    后面的那半截话,凌二爷是压低了声音,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音调,和谈逸泽说的。

    哪知道,谈参谋长照样不买账。

    “她发生了不好的事情又怎么样?就能把我儿子给弄成这幅德行?”

    他儿子都被人折腾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他哪还管得了那么多?

    对待儿子现在头顶上的鸡冠头,谈参谋长是各种嫌弃。

    “不是这样的,谈老大。这事情暂时还不能被小嫂子知道,不然我怕她一生气,会不顾身体去找那个姓骆的。”说到最后,凌二爷的神色明显一暗。

    而谈逸泽,也听出了端倪。

    “发生了什么事情?”还不能让顾念兮知道的,看来这事情大条了!

    “等待会回去有机会,我再和你说。”再这,可能会被顾念兮知道。

    刚刚出门之前,苏悠悠已经再三交代,这事情暂时还是不要告诉顾念兮的好。

    免得,她知道了跟着她苏悠悠一起伤心。

    但即便是这样,仍旧没能抚平谈参谋长的怒火。

    从谈逸泽紧握的拳头看得出,若是现在苏小妞落进他的手里,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

    好在这个时候,关键人物开了口。

    “老公别闹了,我还真觉得我们宝宝弄这个头发挺好看的!”

    顾念兮的一句话,顶的过别人的千言万语。

    这不,男人明显拽进的拳头,也在这个时候放松了下来。

    “这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一鸡冠么?

    搞不好,人家还以为是只黑八哥!

    “我就觉得挺好看的,”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还揉了揉儿子的鸡冠头。“男孩子该多尝试一些东西,是不是啊宝宝?”

    顾念兮其实只是觉得很新奇,很好玩。

    而某个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弄成只黑八哥的聿宝宝,以为妈妈摸着自己脑袋是赞扬自己,笑的不知道有多甜。

    然后,苏小妞开始黄婆卖瓜了:“谈参谋长,你看你老婆和儿子都非常喜欢我弄的这个发型!现在你可不能打我了。”

    见谈参谋长的唇角明显的抽搐了下,某个不要脸的苏小妞又补充道:

    “打我的话,我就将你老婆和儿子都给拐走!”

    把谈参谋长的脸色刷新一个黑的档次,苏小妞洋洋自喜着。

    只是此刻光影中带着笑脸的苏小妞,真的让人难以察觉到,苏小妞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这是谈逸泽所不解的。

    也是凌二爷所心疼的。

    他的苏小妞就是这样傻,开心的事情就会拿出来和大家分享,不开心的事情只会一个人藏起来,肚子掉泪。

    她的傻,傻的让他凌二爷心酸又心碎。

    苏小妞,如果你不是这么傻,我也不会爱你到如此地步。

    只是谁也没有想打,顾念兮竟然在这一刻会提起骆子阳。

    “悠悠,你昨天不是说要找子阳哥哥商量一下么?他赞成你现在去医院上班么?”

    顾念兮估计没有想到,她的一句话一下子就冷了场。

    听到这话的凌二爷脸色明显不善,估计是不爽在小嫂子的心里那个姓骆的小年轻怎么比他凌二爷还要亲?

    谈参谋长是凌二爷的兄弟,自然站在他的那个战线上,自然也跟着不开口说话。

    只是苏小妞呢?

    她是怎么回事?

    寻常提到骆子阳的时候,这个没心没肺的丫头都是“二狗子”长,“二狗子”短的。

    但今天……

    苏悠悠在顾念兮提及骆子阳的时候,脸一下子变白了。

    那样的苍白,是任何高级腮红所掩饰不了的。

    “悠悠,你怎么了?是不是子阳哥哥欺负你了?”

    不愧是苏小妞的好姐妹,一下子就察觉到苏悠悠的不正常。

    生怕因为自己的事情惹得顾念兮担心的苏小妞连忙开口:“兮丫头你担心什么呢?我今天来就是告诉你,姐姐准备回到医院当个白衣天使,拯救千千万万的女人于水火之中了!至于二狗子答不答应,姐姐才懒得管的!”

    短暂的错愕之后,苏小妞又恢复了之前的大嗓门。

    挥手一摆,潇洒的让人崇拜。

    但眼角忍不住会流露出来的哀伤,却也让人心酸。

    “真的要回医院当医生了?这可是好事,等我出院了,帮你好好的庆祝一下!”

    在顾念兮的眼里,白衣天使这个职业苏悠悠是再适合不过了。

    因为苏悠悠是顾念兮所认识的人里,最干净,也是最纯粹的人。这样的人,是最适合当医生的。

    “那好,到时候你可要给姐姐多弄一个奶油蛋糕。”

    “你不怕胖死你?”

    “不怕,我一个吃,一个当成去角质泥,搓脚……”

    “苏悠悠,你可真恶心。奶油当搓脚泥?”

    “没当痔疮膏就不错了!其实这奶油软乎乎的和痔疮膏真的挺像的,就是不知道治疗效果怎么样。等有机会,我要搞个实验。当然,这前提还需要我长个痔疮之类的……”

    之后,这个病房里就一直响起类似的雷人对话。

    谈逸泽只要顾念兮安好的呆在自己面前,就不会去计较什么。

    至于凌二爷,他只是看着苏小妞那类似灿烂的笑容,心很痛……

    ——分割线——

    从医院回到家的时候,聿宝宝已经睡觉了。

    苏悠悠小心的将这个弄着鸡冠头的小家伙给放到小床上,就一直守在边上。

    苏悠悠看样子真的很喜欢聿宝宝。

    就算小家伙睡着了,她还是不时和这小家伙说这话,亲着聿宝宝的小脸蛋。

    用顾念兮的话来说,这苏小妞就是趁着她儿子睡着的时候吃豆腐。

    不过凌二爷知道,苏小妞对聿宝宝的喜欢很感觉很纯粹。

    苏悠悠真的很喜欢孩子。

    对待每一个孩子的时候,苏悠悠都非常的耐心。

    凌二爷还记得,当初苏悠悠在妇产科工作的时候,好多次他去找苏小妞的时候,见到的苏小妞都是主动的在婴儿病房里帮着给新生儿喂吃的。

    那个时候的苏小妞,脸上那抹灿烂的笑容,一直到现在都深深的刻在凌二爷的脑海里。

    每次想到苏小妞那个时候的笑脸,凌二爷都会忍不住想起当初苏小妞宫外孕的那个孩子……

    如果那个孩子不是宫外孕,如果那个孩子能够成功的生下来的话,那现在他和苏小妞,是不是也有一个和谈老大一样幸福的家庭?

    想到那样美好的生活,按捺不住自己心中悸动的凌二爷突然心血来潮的说:“苏小妞,我们也要个孩子吧?”

    ------题外话------

    年会的票子,快到我的碗里来~!→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