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45章 岳父VS女婿

    僵持,还在继续。

    听着凌父一边护着那个惊慌失措的年轻女人,一边还说是为他凌二爷好的谎话,凌二爷笑了。

    那倾城的笑脸,仿佛让整个时空都为之停顿。

    甚至让凌父身后那个女人,都看的有些痴傻。

    众人都说,凌二爷的姿色倾国。

    她一直也不相信,什么样的男人的姿色能用倾国来形容?

    该不会,是娘娘腔吧?

    然而今天,这是她第一次和凌二爷正面接触,更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个男人的笑脸。她感觉,在那一瞬间,天空中好像是绽放着不知名的花朵,芬芳而美丽。

    原来,真的有男人能美到,用倾国倾城这样的词语来形容。

    她一直以为,那样的词语是女人的专属。

    然而今天,她才意识到,原来这个世间真的有这么一类人,不需要依靠外物,就能美的让人怦然心动……

    如果不是现在处于危险境地的话,没准她真的会情不自禁的靠上前……

    “好美!”

    这是这个女人在看懂啊凌二爷的笑容之后,不受控制所发出来的两个字。

    然而这样的两个字,也让这个气氛越变越僵。

    甚至,也让她那大为赞叹的笑容颓然间消失了。

    再度恢复了平静的凌二爷只是道:“为我好?我看,你就是为了你的杂种还有你这个贱女人!”

    说到这的时候,凌二爷突然用超乎寻常的速度,窜到了那个女人的身边。

    那样的速度,连凌父都始料未及。

    “宸儿!”

    他想要冲上前制止,可他根本就不是身为特种兵出身的凌二爷的对手。

    三两下之后,身上丝缕未着的凌父跌倒在地。

    而凌二爷则拽住了女人的一只手臂,死死的扣着。

    那样的力道,就像是要将这个女人给碾碎似的。

    其实,一直到凌二爷来到这女人的身边位置,这女人还没有回过神来。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么倾城的美貌,恨不得想要扑上去摸一摸,看看这男人是不是动过刀子什么的。

    但这个男人却在看到她眸子里的痴迷神情的那一瞬间,黑眸里浮现了厌恶。

    特别是闻到了她身上还有刚刚做完那些龌龊事之后留下的气味,他简直恨不得将她从这个阳台上给丢下去。

    这么想着的时候,凌二爷确实也这样做了。

    他将受伤的那个大花瓶给摔在了一边,瓷片散落一地的同时,他的铁臂已经掐住了女人的脖子,单手就将这个女人给提了起来。

    原以为,这个男人主动靠近自己,是被自己那毫无遮拦的美给吸引,正还有些暗自窃喜的女人却不想自己的脖子就这样的被掐住了。

    那一刻,她感觉肺部的氧气好像被抽空了,喉咙更像是被什么给割破一样,疼痛不堪。

    女人无助的抓挠着凌二爷的手,希望他能放开她。

    可那样的力气对凌二爷来说,就像是挠痒痒似的。一丁点,都撼动不了凌二爷要了她的命的决心。

    终于,女人放弃了让男人的手臂放开自己的想法。

    因为她感觉到,男人提着她的身子,正作势准备将她从阳台上给推下去。

    这豪宅虽然只有三层,在这主卧室这里,只是二楼。

    要是从脚着地,那还好说,最多就是摔了个骨折。

    但若是要脑袋着地,那就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了!

    想到这,女人的眼眸里出现了惶恐。

    她不住的朝着不远处的老男人求救着。

    可她的喉咙被这个男人死死的掐着,发不出一丁点的声音。

    着急又慌张的情况下,女人落了泪。

    可以说,这一次的泪水是打从她到了这个老男人身边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落泪。

    不然,呆在这个男人的身边,有吃有穿,甚至还有可能成为凌氏的董事长夫人,她怎么可能需要哭?

    有时候之所以挤出两滴眼泪,还不是为了要勾起这个老男人的同情心。

    但这一次,女人真的怕了。

    因为面前有着一张倾城面孔的男子,实际上更像是恶魔。

    他挥舞着獠牙的样子,简直比修罗还要可怕。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女人感觉到自己的氧气已经被耗尽。

    而男人的手,在下一秒就有可能将她给推下去的时候,女人绝望的闭上双眼……

    然而就在这一刻,原本呆在远处的男子突然间不知道从哪里抓了一块玻璃碎片,朝着凌二爷握着女人脖子的手臂给扎了下去。

    那钻骨的疼,让凌二爷的手失去了抓着女人的力气。

    他终于松开了手,而原本就要被他给推到楼下的女人,摔倒在地上。

    “这……就是你说的为我好?”

    当凌二爷握着受伤的手臂,而从他的手肘上不断有鲜红色滴落的时候,凌二爷突然笑了。

    为了那个女人,当父亲的竟然亲他的手给划出了这么大的伤口。

    “宸儿,杀人是犯法的,是要蹲牢房的。我这么做,只是不想看到你进去里面。”凌父一边说着,还一边扶起摔倒在地上,却获得了新鲜氧气不断咳嗽的女人。

    凌父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这一刻他和这个女人都没有穿着任何衣物,实在狼狈的不像样。

    “你觉得,我若是杀了她,我需要蹲牢房么?你觉得,我杀了一个肇事逃逸者,你觉得别人会觉得我做错么?”最多,也是以暴制暴。

    凌二爷接踵而至的两个问题人,让这呆在一块的两人顿时吃惊的看向他。

    “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凌二爷在笑。

    而从他手肘位置上滴落的血,已经开始滴落在地面上。

    溅起的血珠,名曰:心碎……

    “宸儿?”

    “凌耀,请你好自为之。这个女人上次撞的人,不是别人,是谈老大的妻子,更是d市顾市长的宝贝千金。这次的事情,你以为是你请个人给她替罪,就能一笔勾销的事情么?我可警告你,现在上头已经交代下来了,这件事情会彻查。如果你想保住你的命的话,不要再和这个女人有所牵连。否则谈老大要是查出来,那是什么后果你自己掂量着看!”

    凌二爷是天之骄子。

    从他撞见凌父和这个女人作出如此污秽不堪的事情开始,他就觉得这个男人已经没有资格再当他凌二爷的父亲。

    所以,他现在对他的称呼,不是“爸爸”而是“凌耀”。

    不过看在他曾经也当过他凌二爷父亲那么多年的份上,他也将事情的始末告诉他。

    就算是死,也让他死个明白。

    不是他不想和谈老大告密,而是他相信凭借谈老大的能力,很快这件事情就能水落石出了。

    到时候,非但这个撞了小嫂子的女人要遭受到惩罚,连他凌二爷的父亲这个帮忙窝藏帮凶,都要受到牵连。

    但那,已经是他凌二爷无法阻挡的事情。

    再说了,在凌二爷看来,凌父现在丧尽天良的事情做多了,也是时候得到一点惩罚了!

    扫了一眼地上的两个人,凌二爷掐住了自己受伤的手臂,离开了。

    那样肮脏的两个人,实在让他有种瞎了眼的感觉。

    而一直到这男人消失之后,原本在地上的女人突然暴跳了起来。大声的嚷嚷着:“我要报警,我要报警……”

    这么疯喊着还不止,女人更是从男人刚刚褪下的那一堆衣物里,找来了他的手机。

    对着电话,她已经按下了“110”。

    可就在女人要将这电话给拨打出去的嘶吼,手机却被一旁的男人给夺走了!

    “你干什么?”男人出声呵斥着。

    “我干什么?你没有看到我刚刚差一点就被人给杀了么?我现在当然是要报警了,难道我要等自己真出事了才后悔么?”说这话的时候,女人又疯狂的朝前扑来,要抢夺男人手上的手机。

    这样的她,一点都没有平日里那股子娇柔,倒像是劫匪。

    不过男人和女人的力气终是悬殊了些,就算女人拼尽了全力,仍旧不能将手机从男人的手上给夺过去。

    当下,女人突然泄了气。

    “你口口声声说你爱我你爱我们的儿子,可在我看来,你最爱的还是你的这个儿子。你都亲眼看到了他刚刚差一点将我给杀了,难道你还要放纵他的恶行么?”

    女人知道自己是抢不过手机了,冷静下来之后她打算故技重施。

    想用心里攻势,攻占这个老男人的愧疚。

    “你给我起来,现在不是说这些,更不是报警的时候!”刚刚被搅和了这么一出之后,男人也失掉了原先的耐性。

    将打算闹别扭坐在阳台上的女人给扯了起来,动作一点都不温柔。

    “你给我说,上次你撞的女人到底是谁?”凌耀一改先前对女人那随意放任的姿态,此刻的他是女人到他身边来之后,第一次看到他这么认真严肃的样子。

    “我……”女人的样子,好像是难以启齿。

    “快说!”

    男人已经明显没有了耐性,连对她的语气也不像是常日里头那样嘘寒问暖的姿态。

    “我刚开始也不知道撞到的人是谁,不过这两天我到医院去查过了,他们说那个被我撞了的人,叫顾念兮。好像她的丈夫,有点来头!”

    其实这些,女人压根就没有到医院去查过。

    因为,先前她跟顾念兮早已认识。

    她到医院去查,不过是想看看顾念兮到底死了没有。

    可查到的结果,却让她大为失望。

    顾念兮除了脑袋上碰擦出了个口子,其他地方压根就没有怎么受伤。

    该死的,早知道当时不应该那么快踩刹车的!

    “该死的,那不是有点老头,那是大有来头!”

    说这话的时候,凌父已经甩开了女人的手。

    他的动作,粗鲁的连女人都怀疑,这还是不是这段时间总是会轻声细语哄着她的男人是同一个人。

    “那有什么,不就是个参谋长么?你们家的老爷子现在不也在军委里面么?你难道还怕受到牵连不成?”

    女人说这话的时候,有些肆无忌惮的感觉。

    其实也正因为他知道这凌耀的父亲现在还在军委里面,所以她才这样有恃无恐。

    在她看来,凌父只要喜欢她的话,一定能保得了她。

    可男人却说了:“那不一样。你以为,他真的只是个参谋长那么简单?组织上早已承认了他的能力,整个国家有大部分的权利都在他的手上,他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少将,将来的前途是无法估计的。老爷子现在再怎么有能耐,以为能扛得过他?”

    再说了,谈逸泽向来不按常理出牌。

    他要真想要了一个人的命的话,那还不是信手拈来那么简单?

    “那我……我该怎么办?”

    听到这,女人也开始慌了。

    那个男人的阴戾手段,她是最清楚后不过的。

    本以为,找了凌家这么一座大的靠山,这个男人就算想要动手都要掂量掂量一下,可女人压根就没想到,连凌家这样的大户人家都要对谈逸泽忌惮三分。

    突然间,女人开始明白,原来这段时间自己拼了命拉来的靠山,在那个狠戾的男人的面前,就像是摆设。他几乎不用动用吹灰之力,就能将这一切都给击垮。

    眼下,女人仿佛又看到了那一夜,那个男人狠戾的眸色……

    那一瞬,女人忽然意识到,她的敌人到底是何等的强大!

    “该怎么办……”凌父穿戴好了衣服,他重复的呢喃着这句话,幽深的瞳仁眺望着远方……

    ——分割线——

    “老公,怎么办?这里真的留疤了!”

    这天,顾念兮头顶上的伤口终于可以拆线了。不过拿着小镜子看着自己额角上的伤口的她,却是一脸的丧气。

    其实,女人都一样的爱美。

    顾念兮也一样。

    虽然这个伤口在额角靠近头发的位置,平时要是不拨开她的刘海,根本看不出来。可顾念兮还是为此苦恼了好一阵子!

    顾市长和殷诗琪也在这里。

    没有看到顾念兮拆线,他们不放心离开。

    如今拆线,看到顾念兮为了额头上的疤痕而苦恼的样子,当父母的哪能不揪心?

    看着女儿那皱起的眉,顾市长和殷诗琪同志都眼巴巴的看着女婿,希望他能说几句宽慰女儿的话。

    本来,还怎么看女婿怎么看都不顺眼的顾市长,这一次竟然为了他家的宝贝疙瘩换了一种眼光看着谈逸泽。

    这多少,让谈参谋长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来到老婆的身边,谈逸泽半蹲下去。

    煞有介事的掀开了顾念兮的刘海,认真而仔细的打量了一会儿顾念兮的伤口,然后开口就说:

    “没事,变丑了也挺好!”

    其实这伤口在这么隐匿的地方,压根就很少有人能看到。一丁点,都不影响顾念兮的美。

    但谈逸泽还是这么说了,其实他就是想要借此机会说,他的老婆太美了,总是有那么些不要脸的四眼总是虎视眈眈着,如今顾念兮的额头上有了伤痕,有了瑕厮的话,那四眼没准就不会来和他谈逸泽抢人了!

    可无奈,谈参谋长的语言表达能力似乎有点错误。

    这不,顾念兮原本还不是那么伤心欲绝的小脸,这一刻彻底的垮了下来了。

    殷诗琪表示很伤心,至于顾印泯同志则直接对着女婿挑起了眉,那架势好像是在说:我让你安慰我女儿,你倒好,惹得她更伤心了?

    对此,谈参谋长也很是头疼。

    难道,他刚刚说的错了?

    于是,谈某人又改口了:“丑也没关系,反正你都是我老婆了。”

    他的意思是告诉顾念兮,现在她已经嫁了人了,不愁成为剩女。

    可让现在因为脸上有了疤痕而变得极度敏感的顾念兮觉得,自己这一回真的丑死了,没人要了!

    于是,那张小脸又垮了些,眼看就要掉泪了。

    这下,殷诗琪同志按耐不住了。自己亲自上前安慰着:“兮儿,没事的。你看这伤口都在这个角落里,没人会看到的。再说了,要是你真的觉得不喜欢的话,那等过两天咱们去找家好点的美容院,将这疤痕给去了就行。乖,你现在身上还有伤,不能哭!”

    虽说女儿和顾市长比较亲,可好歹这也是从她殷诗琪身上掉下来的肉。

    看到她要掉泪了,殷诗琪怎么会不疼?

    “可我老公说很丑!”

    女为悦己容。

    谈逸泽则是顾念兮的天。

    她在乎自己的容貌,自然是为了他。

    哪知道老公开口闭口就是一句:变丑!

    她的心再怎么强大,也扛不过这样的话不是?

    “……”

    眼见女儿要掉泪了,顾印泯同志自然坐不住了。

    “你,跟我出来!”对着谈逸泽说了这一句,顾市长先行转身。

    于是,本来想要哄老婆开心,最后弄得差一点老婆就给弄哭了的谈逸泽,只能被岳父大人抓去做思想工作……

    ——分割线——

    凌二爷带着受伤的手臂回来的时候,整个谈家只剩下苏悠悠一个人。

    今天是顾念兮复诊放线的日子,整个谈家的人都去了。包括他们家的聿宝宝,也被谈老爷子带着去了医院。

    至于刘嫂,则一大早就去市场。

    大概,是准备今天准备一桌子的好菜,庆祝顾念兮康复归来。

    一家人全部出动的样子,这足以证明顾念兮在这个家里的地位。

    这般的受到珍视,苏悠悠也有些羡慕。

    本来,苏悠悠也想要跟着去的。

    可今天说好,是她要到医院正式上班的日子。

    苏悠悠在家里准备了好一阵子,又在自己的包包里放上了自己最心爱的听诊器,一番准备之后,苏悠悠终于打算出门。

    只是苏悠悠没想到,在门口会撞见凌二爷回来。

    凌二爷的走路姿势是没什么,一脸的冷硬线条和寻常是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他的脸色……

    虽然离婚之后的这段时间,凌二爷的身体状态不是那么好。

    但也不至于,脸色差成这样。

    那样的苍白,就像是纸一般,被风一吹随时都有可能被刮跑似的。

    “凌二爷,你这是刚吃了大便?”

    苏悠悠虽然有些担心,但嘴巴的习惯就是得理不饶人。

    难得有这样可以奚落凌二爷的机会,苏小妞怎么可能放过?

    这话,倒是让凌二爷抬脚准备朝着楼上迈开的步伐一顿,转身看向苏小妞的时候,他那失去了原本好看色彩的薄唇上,还是为了他的苏小妞勉强一勾:“苏小妞,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的嘴巴真的很欠抽?”

    如果换成是别人敢这么损他凌二爷的话,凌二爷早就将他给揍得他亲爹妈都不认得了。

    但因为这缺德事是他家苏小妞做的,凌二爷怎么也狠不下心来。

    “我的嘴巴欠抽?没有啊,我没有这感觉。”

    苏小妞还是一如既往的得瑟,一脸的欠扁。

    若是寻常,凌二爷精神头足的话,一定会和她好好的抬抬杠的。

    可今天……

    他的手被凌父弄来的那块大玻璃给扎伤了。

    从豪宅那边回来的这一路,血一直留个不停。

    现在的凌二爷,感觉很是疲惫。

    只想尽快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一个人好好的休息一下,顺便舔舐不想被人看到的伤口。

    扫了一眼苏小妞带着的那个包包,那是比较大的款式,里面应该放着她的听诊器,还有她苏小妞最喜欢的白大褂。

    今天是苏小妞回到医院去上班的第一天,如果不是他受伤的话,他还真想亲自将苏小妞送到医院去。

    可想到自己这个情况,还是算了……

    “苏小妞,上班开车要小心点。现在暂时没办法直接站上手术台,就不要勉强自己。等到完全适应,有信心的时候再上去,也不迟!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不管是什么问题,他都会帮着苏小妞解决。因为,他凌二爷是苏小妞的后盾,专属后盾。

    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凌二爷感觉有些体力不支,转身便朝着楼上走了上去。

    看着凌二爷那寂落的背影,苏小妞总感觉不正常。

    要是换成以前的话,凌二爷肯定会对着她苏悠悠罗里吧嗦的。特别是今天知道她苏悠悠又要回到医院上班的话,这个男人一定会损她苏悠悠是去“伤天害理”。

    不然,最起码也会唧唧歪歪一大堆,然后送她去上班。

    总之,今天安静的凌二爷让人觉得太过不正常了。

    扫了一眼男人已经消失在楼梯口的身影,苏小妞摇了摇头。

    苏悠悠是想问候上一两句,看这男人是怎么了的。不过想到他们现在是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苏小妞还是将自己那些话给咽回到肚子里。

    “苏悠悠,别太他妈的犯贱。这不是你可以管的问题!”

    对着自己哼了这话之后,苏悠悠带着她的那个超大款包包,走出了谈家大宅。

    只是,当苏悠悠准备从谈家大宅门前开出自己的那辆红色ini的时候,却发现停在她红色ini旁边的骚包奔驰,底座下面竟然有几滴血。

    苏小妞出于当医生的直觉,半蹲下去摘掉自己手上的手套,摸了一把。

    那些鲜红,还没有干。

    这证明,这是不久之前才滴下的。

    而且,这是人血!

    苏小妞抬头,扫了一眼这辆骚包的奔驰。

    谈家的人都不喜欢装骚,一般都保持低调。

    这样骚包的车子,只会是寄宿在这里的凌二爷的。

    “凌二爷,你的车子和你的人一样,都骚。竟然还学着女人来大姨妈!”苏小妞对着那辆奔驰一阵咧嘴。

    可越是笑,苏小妞的心里越有不好的预感。

    联想起刚刚凌二爷脸色的苍白,她回头望向谈家大宅的门,她发现门口的位置也有几滴鲜红。

    那颜色在冬天,竟然是那样的明艳。

    “苏小妞,不准你去,我不准你再他妈的犯贱。是凌二爷来大姨妈,和你有几毛钱关系?”苏悠悠对着自己唧唧歪歪,被她的双手掐得变型的手证明着此刻她内心的挣扎。

    可最终,身体的反映还是挣脱了大脑的束缚。

    即便她在心里已经劝过自己千千万万次,她的步伐还是不自觉的朝着谈家大宅走了过去。

    “苏小妞,你真是犯贱。连我自己都看不起你了!”

    她对着自己一阵咬牙切齿。

    可她的步伐却是三步并作两步,没一会儿的功夫就来到了凌二爷的卧室门前。

    她想要迟疑,想要让自己的手不去敲这扇门。

    可眼尾扫过门槛那处不小心被粘上的鲜红,她的手早已作出了反映:

    “咚咚咚……”她敲了敲,屋里没有任何的动静。

    “凌二爷,开门!”

    “你再不开门的话。我就去找念兮要钥匙来了!”

    又急又恼的情况下,苏小妞连脚都用上了。

    踹的木雕画面“呯呯”作响。

    门最后是被打开了。

    不过出现在门口的凌二爷,还是被苏小妞来不及收回的那一脚给踹了。

    “嘶……”

    苏小妞穿着高跟鞋的这脚,结结实实的踹在了凌二爷的膝盖上。弄得原本就脸色苍白的男人,明显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你没事吧?”

    不等凌二爷招呼,苏小妞便自动自觉的跳入了人家的卧室内。对着凌二爷,就是一顿扫视。

    “你让我用高跟鞋踹一脚,你就知道有事没事了!”手肘上的伤已经很疼了,苏小妞竟然还来个雪上加霜。

    “我这是为你好!”苏小妞感觉自己像是被冤枉了。

    “要是你的为我好是要让我残废的话,那我凌二爷还真的不敢要!”

    揉着被踢疼了的膝盖,凌二爷一瘸一拐的走了回去。

    “我……我进来不是跟你吵架的!”

    她想要看看他是不是来大姨妈了!

    丫个呸!

    不是大姨妈。

    是看他到底哪里受伤了!

    “我也不想跟你吵架,你还是该做什么做什么去,今天是你第一天上班的日子,迟到不好。”

    他明白医生的职业对于苏小妞的重要性,好不容易才让苏小妞回到自己所热爱的工作岗位上,他不想苏小妞放弃了自己的追求。

    “反正我已经迟到两年了,不在乎再迟到个几分钟!”苏小妞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大步来到凌二爷的面前,揪着凌二爷的衣领就问:“你告诉我,你到底哪里受伤了!”

    他的样子看上去还算正常。

    可脸色……

    和白纸一样!

    “苏小妞,关心人家不是这样做的。你这样,我还以为你是要霸王硬上弓!”凌二爷拨开苏小妞揪着他衣领的手,慢条斯理的用自己没受伤的那只手扫了扫上面的折腾。

    这便是凌二爷。

    就算现在明明有伤口在身,仍旧不喜欢给人一种病怏怏感觉的凌二爷!

    “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你给我正紧一点!”苏小妞急了,眼眶微红。

    这样的她,莫名让凌二爷回想起他们当初结婚后的那段时间,每次他被打的时候,苏小妞也是这么个心疼的表情。

    可那个时候,苏小妞还爱自己。所以她才会对着自己有那样的表情。

    现在呢?

    “苏小妞,你这是在关心我么?”

    无疑,这一刻凌二爷眸子里,满是希冀。

    “我……”

    这个问题,让苏悠悠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是关心么?

    所以在看到那些血的时候,她的心会这么慌这么乱?

    苏小妞不知道该如何作答,所以一直傻乎乎的回望着凌二爷。

    可能是沉默的时间有点久,久到原本眼眸里还满是希冀的凌二爷被一点一滴的耗尽,他勾了勾唇,和苏小妞苏红:“苏小妞,如果不是真的关心我,请不要对我这么好,我怕我会误会!好了,没事的话就去上班吧,出门的时候记得把门给关好,我想要睡一觉!”

    说完了这一番话,凌二爷打算绕过苏悠悠的身边,朝着大床走去。

    然而在和苏小妞擦身而过的时候,还是被她注意到他黑色西装外套上的破损,以及那个角落的湿润,尽管再次期间,他一直都很努力的想要掩藏好。

    “这是什么?”在他准备大步离开的时候,苏悠悠突然抓住了他受伤的那只手。

    不过苏悠悠毕竟是医生,知道这个时候该避重就轻,所以她抓住的只是凌二爷的掌心。

    还是被他发现了,凌二爷急于挣脱。

    可苏小妞的手,第一次那样坚定的握紧他的。

    “回答我!”

    “被他打的,”苏小妞要知道的答案,他从来都不选择隐瞒。“放心,应该没什么事情。我待会睡一觉,再去卫生所给处理一下伤口。”

    “这么大的口子,你说没事?凌二爷,你真的把我苏悠悠给当成傻子么?”压抑不住心中的痛,苏悠悠朝着他大吼。

    原本甜美的嗓音,在这一刻变得粗暴嘶哑。

    “苏悠悠,我……”望着她眼眶里的湿润,凌二爷的心,很痛。

    他最不希望将苏小妞弄哭的,可到头来凌二爷却发现,原来弄哭苏小妞的次数最多的人,还是他自己!

    他想要尝试和苏小妞说些什么,比不让她掉泪。

    可苏小妞却抢先了开口的机会,道:

    “你给我等着!”

    苏小妞踩着高跟鞋,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但不久之后,她又带着她的那个到哪里都会带上的医药箱走了回来。

    “把外套解开,然后把手举高一点。”此时的苏悠悠,已经恢复了冷静。虽然她的眼眶里还是有些红,有些湿,但她还是保持着她身为医生面对病患的时候的冷静和沉着。

    等凌二爷褪下了西装外套,如她所说的将手给举高之后,苏悠悠拿起了剪刀就将凌二爷挡住了伤口的那半截袖子给剪了下来,带着白色手套的她,已经用止血钳开始操作,清洗伤口一个不落。

    这伤口有点深的关系,苏悠悠最后还给做了缝合,一共十针。

    其实本来缝合伤口的事情,应该到医院做的。可考虑到先前凌二爷已经失了那么多血,那件西装外套上的袖子已经被浸湿了,在这样的大冷天伤口要是耽搁到再送医院去的话,没准小命不保。

    等苏小妞给凌二爷的伤口弄上厚厚的纱布之后,满头大汗的她终是松了一口气。

    “最近几天不要接触到水,如果有发烧的症状,就一定要告诉我。还有,这伤口有些深,虽然没有伤害到肌腱,但这几天还是尽量不要使用这只手!”

    和以前在医院工作每次做完手术之后一样,苏悠悠都会交代一些注意事项。

    “知道了,苏医生!”其实凌二爷在意的,不是别的。而是苏悠悠刚刚在给他缝合伤口的时候的认真专注,这样的苏悠悠让凌二爷觉得,以前能站在手术台上主宰着人的生死的苏小妞,又活过来了。

    “好了,我先去把这些东西处理一下。你现在去床上躺着。”刚刚是在没有麻醉药的情况下实施手术缝合的,凌二爷也疼得一身汗。不过不知道是为了保住在她苏悠悠面前的颜面,还是为了什么,总之整个缝合的过程中,凌二爷是连发出一丁点的声音都没有!

    “这些我去吧,你……”你可以去上班。

    凌二爷说着,还真的动手准备去拿苏悠悠刚刚给他处理松口所用掉的那些东西。

    却被苏小妞,一手给抢了过去:“你的手还要不要了?赶紧去床上躺着,这些我自己做就好。”

    “那你不是还要去医院?”

    “去什么医院?这家里头不还有个病患么?我去给主任打个电话,等明天再去。”他失血过多,总要一个人在家里看着,要是有什么紧急情况,也好送医院不是?

    没等凌二爷再说一句,苏小妞已经带着那些东西离开了。

    看着苏小妞的背影,凌二爷那干涸的嘴角若有似无的勾了勾。

    苏小妞,说到底你还是紧张我的,对吧……

    ——分割线——

    晚上的时候,顾念兮在谈家大军的拥护下,回到了温暖的谈家大宅。

    聿宝宝经过一整天的颠簸劳累,早已窝在谈逸泽的怀中睡觉了。

    不过这小子最近是越来越粘谈逸泽了,现在只要谈逸泽在家,连他睡觉他都要赖在谈参谋长的怀中。

    不然让他一个人呆在小床上,这小子就会立马醒过来。

    无奈之下,这一天庆祝顾念兮康复的晚餐,谈逸泽为了不让聿宝宝睡不安分哭起来,搅了全家人的兴致,也只能带着他一起吃。

    这一天,刘嫂除了煮了一家人都喜欢的菜色之外,还给顾念兮专门弄了一条鲶鱼,说是对伤口好。

    可不提伤口还行,一提伤口,这顾念兮心里就揪成了一团。

    因为她家的谈参谋长说,她额头上的伤口导致她变丑了。

    一顿饭下来,顾念兮还是有些愁眉不展……

    饭后,一家人坐在大厅里吃水果,先前睡着了的聿宝宝,被顾念兮喂完了饭之后,现在也窝在谈参谋长的怀中,学着大人吃水果。

    不过聿宝宝吃的都是水果泥,刘嫂特意给捣出来的。

    谈逸泽一边给聿宝宝喂水果,一边给他擦湿答答的小嘴的同时,问了一边的凌二:“上次我们说好的事情,我决定这两天就动手了,你那边,没问题吧?”

    谈逸泽说的是对付凌父的事情。

    虽然谈参谋长势在必行,但他还是不得不考虑一下凌二的心情。

    好歹,凌耀也是凌二爷他爸。

    就算他们父子间的关系再怎么不融洽,但血浓于水那是肯定的。

    其实,谈逸泽一直都将行动的开始权给凌二爷。

    就是怕那一天他还是割舍不下这段亲情。

    上一次,这样的话其实谈逸泽也问过凌二爷。

    不过那时候的他,说再等两天。

    与其说等,不如说凌二爷还没有下定决心和父亲真正的站在对立面。

    谈逸泽也就随了他。

    但今天,凌二爷却说了:

    “这个我没什么意见。”

    这意味着,凌二爷已经下了决心。

    听到凌二爷的这话,苏悠悠下意识的看了他一眼。

    她担心的是他手上的伤口,还有他的心……

    凌二爷貌似也察觉到苏悠悠的眼神,回了她一个让她放心的眼神。

    这有意思的一幕,倒是给谈逸泽撞了个正着。

    那一瞬,他的唇角若有似无的勾起。

    “既然是这样,明天就开始。不过战斗打响之后,身体素质也一定要跟得上!”

    这是谈逸泽对于这次谈话最后做的总结。

    虽然有些话并没有明说,但这话已经让凌二爷知道,其实谈老大今天晚上已经察觉到他的身体欠佳。

    只不过考虑到这极有可能会伤到凌二爷的自尊,谈逸泽没有问出口。

    这话的含义,就是让凌二爷好好的养伤,保持体力应对接下来的变化。

    凌二爷自然也知道谈老大这是在别人的面前给自己留面子,不揭穿他的伤口竟然是亲生父亲为了一个贱女人给弄出来的,所以对他投去了感激的眼神。

    这兄弟两人云里来雾里去的眼神交流,女人们实在是看不懂。

    直到大伙儿各自散去回房睡觉的时候,顾念兮才问谈逸泽:“你刚刚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凌二受伤了。”

    对于顾念兮,谈逸泽没有隐瞒。

    “什么?”

    “伤在哪里我不知道,但这是肯定的。”多年的兄弟情,让他们已经熟络到不用肉眼看到,就能猜测对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我们找胡伯伯过来。”

    说着,顾念兮就要朝电话机旁边走去。

    却被谈逸泽,一手给提了回来:“这个节骨眼上,别去瞎搅和了。身体的伤我肯定他是扛得住的,只要心里不是那么痛的话。”

    对于他们这些人,有时候自尊比天高。

    这一点,顾念兮倒是知道的。

    “那就好。不过说回来,我今天也被伤到自尊了!”凌二爷的事情,顾念兮并不打算深究。她知道,谁都有属于自己不想要被别人知道的伤口。

    撇开凌二爷的话题,顾念兮对着谈参谋长作出一副伤心样。

    “怎么了?”

    “我老公竟然嫌弃我的脑袋留疤了,变丑了。你说,我能不伤心么?”刚刚洗完澡的她,将头顶上的毛巾给拿掉了,让那一头发丝自然垂散下来,变着法子的让自己看起来可怜楚楚。

    不过很快,她发现这一招在谈参谋长这里使不通。

    这不,男人竟然在她说了这么多之后,还能慢条斯理的在床上躺好,一副就要睡着了的样子,顾念兮又岂能这样放过他?

    看着昏昏欲睡的谈参谋长,顾念兮一恼,直接压到男人的身上作恶。“说,你以后你还敢嫌弃我丑了吗?”

    “看情况吧。”男人打了个哈欠说着,实在有种敷衍她的感觉。

    “谈逸泽!”连名带姓的喊他,这证明她真的生气了!

    “知道了,我以后不敢说你丑就是了,最多也只在心里念叨!”见她的唇瓣都快要撅上天了,他揽过了顾念兮的肩头。

    “谈逸泽,你真坏!”

    明知道她很在意自己在他心里的感觉,他就是不说几句好听的话来宽慰她的心。

    一气之下,顾念兮干脆躲回到自己的被窝里,而且还是离谈逸泽最远的角落。

    虽然这样睡觉也没什么,不过对于向来习惯在彼此怀中睡着的两个人来说,这便是最大的折磨。

    折腾了大半夜,两人都没有睡着。

    一直到最后,谈某人在最后一次悄悄的突袭中,才能如愿以偿的将闹别扭的女人拉回到自己的怀中。在挣扎不断的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他说:

    “傻瓜,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又不是你的外表,何必作茧自缚呢?再说了,你在我心里头,永远都是最美的……”

    你在我心里头,永远都是最美的……

    这话,最终让一整天都哭丧着脸的小女人唇角轻勾,很快跌进了甜美的梦境中……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