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53章 感情就像撸管?!

    “我妈最近有没有来过电话?”昨晚在谈老大那边听说母亲回来之后,凌二爷今早一进办公室就这么问着。

    可先前,凌耀已经嘱咐人,不要将凌母回来的消息泄露半分。

    而这些人当中,就有凌二爷的秘书。

    听到凌二爷竟然在这个时候问起凌母,秘书手上的动作一顿。

    但很快的,秘书又恢复了之前的神情:“没有。”

    不是他不想要告诉凌二爷,而是因为凌耀已经交代下来,谁要是敢和凌二爷泄露半分凌母的消息的话,那现在就可以卷铺盖从凌氏走了。

    “没有么?”凌二爷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一手拿着手上的钢笔敲着桌面,一边望着落地窗之外,不知道在琢磨着什么。

    “凌二爷要是没有别的吩咐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怕凌二爷起了疑心,秘书在收拾好凌二爷签署好的文件之后,便立马走了出去。

    而凌二爷望着秘书神色匆匆离开的背影,一个人嘀咕着:

    “奇怪了,我妈不来这里找我么?”

    与此同时,城市另一处的酒店包间里,凌母从床上起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

    最近这段时间,她的作息一直不是那么规律。

    晚上睡不着,白天又起不来。

    撑着身子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凌母的疲惫的动了动自己的双手,准备起身去楼下找点东西吃。

    其实,要是按照她以前的做法,她现在一定是让服务员给送上来。

    无奈的是,她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钱了。

    眼下,连住酒店的钱都快没了,现在只能住着普通房间。

    要是喊服务员上来送菜的话,岂不是又要给小费,多一笔开销?

    思前想后,凌母还是决定亲自下去找点东西吃,垫垫肚子。

    下午,再到凌氏去。

    运气好的话,没准能遇上儿子。

    坐起来的时候,凌母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骨头都发出了声响,噼里啪啦的。

    以前,人家说岁数到了,身体也跟着不行了。

    但那个时候的她,没有多大的感觉。

    还以为,自己的身子骨比别人都要硬朗。

    可经历这一阵之后她才明白,原来不是她的身子骨比谁都硬朗,而是她压根没有和别人一样做过那么累人的事情。

    如今当她每天都要靠自己的双手洗衣服,做家事的时候,凌母不服老都不行。

    站在洗手间里,凌母用自己明显比以前干瘪了许多的手抚摸上那张纹路越来越多的脸庞……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突然间,凌母想到了当年自己和凌父恋爱的时候正流行水木年华的《一生有你》。

    当时的她,也和年轻的女孩一样,爱哼着这样的歌曲。

    那个时候,凌父对她是百依百顺。曾经,让多少人羡慕不已。

    而今,凌母才发现,凌父给她制造的,无非是一处假象。

    或许,年轻的时候凌父真的爱极了她的容颜。

    可现在呢……

    想到那一天在凌氏大厦楼下看到的凌父和别的年轻女人相拥着走进凌氏大厦的场景,凌母的嘴角上那冰冷的弧度就像是涟漪一般,一点一点的扩大。

    奸夫淫妇!

    就这么点法子就想要能成功的将她打退?

    若是她凌母真的是这么好对付的话,那她当年也不可能能帮着他打下整个凌氏来!

    “不将这狐狸精扒皮,我誓不罢休!”

    镜子里的那个中年女子,眼眸貌似透过镜子落在不知名的方向。眼神,却又是那么的狠戾……

    “叮咚……”就在女人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她的客房门铃响了起来。

    奇怪!

    这个时间段,这个时间段早已过了客房服务的时间段了。

    刚刚那个客房服务的人来叫门的时候,她不也已经告诉他们,等她下楼的时候再让人上来打扫么?

    再说了,她现在钱已经不够了。

    从最开始的住总统套房,到现在住的只是普通的单间。还怎么可能有钱叫其他服务?

    想到这,凌母从洗手间走出来之后,疑惑的看向大门处。

    “是谁?”

    凌母问。

    只可惜,没有人回答她的这个问题。

    而门铃,还照样响着。

    “该死的,要让我知道是恶作剧的话,看我不拔光你的皮!”

    厌烦的锤了锤自己发疼的腰部,凌母随意抓起外套套了上去,然后朝着大门处走去。

    打开门的时候,凌母发现原来站在门口的是这家酒店的服务员。

    “有什么事情?”

    无疑,这个时候的凌母语气不是那么好。

    这是,她一贯的作风。

    她一向自认为高人一等,凌氏的钱又夺得够她花好几辈子都花不完。所以一般人在她的眼里,总是矮了她几节。

    特别像是靠着微薄收入为生的服务员,凌母越是看不起。

    只是现在的她却还不懂得,他们这些靠着自己双手劳力赚钱养活自己的人,比她这样的阔太太过的更是开心。

    “我不是没有叫客房服务么?”

    凌母扫了一眼服务员手上端着的东西,疑惑问道。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这酒店的早餐。

    前几天她的腰包还比较股的时候,她的早餐一般都是让这些人送来的。凌母还记得,那些早餐通常都长这样?

    奇怪了。

    她压根就没有叫早餐?

    该不会是送错了吧?

    可看着服务员手上端着的东西,凌母还是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其实,以前像是这一类的面包牛奶加煎蛋,让她吃她还嫌弃太干太腥了。

    但因为现在她的资金还是不足,她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吃这酒店最便宜的那些。可那种饭菜,凌母又总怀疑是不是洗的不干净,或是卫生不达标什么的,每次都是随意的扒了几口就算了。

    接连的几天下来,她的肚子早饿坏了。

    现在光是看着这鸡蛋,她的口水就直流。

    要是这东西真是她的,该多好?

    可服务员的话,打断了凌母最后的幻想:“不,我想您可能误会了。这东西是203房间叫的。”

    “那你来我这里喊门做什么?难道这就是你们酒店的素质?服务质量也太差了吧?你信不信,我待会就将你们的领导给叫过来,看看你们办的好事?”

    好吧,这送到嘴边的美味突然说是别人家里的,这感受真的不是很好。

    再加上,这凌母刚刚落在那盘美味上的眼神太过于专注了。

    以至于,她自己都害怕刚刚的眼神被人察觉到,会笑话她。

    为了掩饰住自己的尴尬,她便对着来人大吵大闹的。

    而这样的争吵声,弄的原本在附近几个房间做客房打扫的服务员也都纷纷张望着。

    “我想您真的误会了!我到这来是送东西过来,至于我为什么会来您的房间叫门,是因为楼下尤为客人让我把这个东西交给您!”说这话的时候,刚刚敲开凌母客房门的服务员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卡片,递上前。

    “什么东西?”

    凌母在听到服务员的这话之时,还不忘记上上下下将这女人给搜刮了个遍,像是在确定这个消息的可靠程度。

    好吧,这便是当惯了阔太太的凌母每次说有人找她的时候的态度。

    她总怕那些来找自己的人都是来窥探他们凌家的财产的。

    可她貌似已经忽略了,她现在的权利已经被架空了。家回不了不说,连房间都只能住最低等的!

    这样的她,哪还有谁会想要跟她借钱?

    见到她不绕道走,就算不错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其实对于凌母那怀疑的眼神,这名服务员也是非常的不喜。

    可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她还是不得不尽量对凌老太客气。

    “……”听这服务员的话,凌母又给这服务员丢了一个白眼,活脱脱像是她欠了她凌母几百万似的。

    之后,她才打开了卡片。

    卡片上只有简单的五个字:“到楼下的餐厅来,3号桌!”

    有人找自己下去吃饭?

    凌母看到这行字的时候,先是眉心一皱。

    但随即又想到,没准是自己的儿子找来了,她的脸上立马漾开了弧度。

    随之而然的,对待服务员的时候,她脸上也有了笑容。

    不过这阔太太她是当惯了,还是会不自觉的摆起谱来。

    对着服务员摆了摆手,她说:“算了,误会一场。不过下次见面要是不将话说清楚的话,我定不轻饶你!”

    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她又直接将门给甩上了。

    “呯……”

    巨大的门板想接触发出的声响,让这过道里的服务员嘴角都抽了抽。

    这老女人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啊?

    不就住在这样一个小单间么?

    一天不也就百来块?

    谁住不起?

    再说了,这样的小单间还不如住家里呢!

    以为能住的了这样的小单间就了不起么?

    还要找他们领导?

    难道这老女人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大人物不成?

    当然,这些话这些服务员是不会直接说出来的。

    他们只是将鄙夷的眼神落在凌母的那个大门上,以此来发泄自己内心的不满……

    ——分割线——

    凌母是在半个钟头之后下的楼的。

    一般她在除外之前,都要好好的打扮一番。

    然后,还要搭配衣服首饰什么的。

    出现在这个酒店的餐厅的凌母,和早上刚刚和服务员在小单间门口一闹一场的她简直是判若两人。

    头发已经被她梳理成原来的那个平整模样,脸上虽然没有以前那样的浓妆艳抹,但也涂上了一层护肤品,看起来没有刚刚那样的憔悴。

    抬头挺胸走进这餐厅的时候,还是颇有女王架势。

    只是现在的凌母忘记了,她已不再是当初的那个阔太太。

    谁,还会为了见她一面,等上那么久?

    但眼下,凌母还没有意识到现在这样的转变。

    到了餐厅之后,她傲首挺胸的扫视了一圈餐厅。那姿态,就像是被人都欠了她几百万似的。

    “怎么没人?”

    看到三号座的时候,凌母就直接大步走了过去。

    可3号桌上,并没有等待她的人!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好,请问你需要点什么?”

    服务员见到凌母在这里坐着,便上前问道。

    “是这样的,请问刚刚这一桌有没有一个客人?”

    “3号桌么?有啊,不过他刚走!”服务员说到这的时候又想到了什么:“对了,她临走之前还交代了,等她下次再来找你。不过希望您不要像这次一样,迟到了一个钟头!”

    无疑,在这个时代,时间观念是很重要的。

    当听到这老女人竟然让人白白的等了一个钟头之后,餐厅里的其他人都饶有兴致的看向她。

    无疑,凌母很不喜欢现在这份感觉。

    这让她觉得,他们就像是在看什么好笑的事物,而她凌母就是别人眼中被耍的猴子。

    “你说什么?”感觉到别人异样的眼神,凌母的脸上浮现怒色。

    “您别误会。这可不是我说的,是那位等你的客人说的!”怕被别人无故牵连,上前的服务员连忙解释。

    “那他有没有说他下一次什么时候找我!”

    “这她倒是没说!”说着,这名服务员便转身要走。

    其实像是这样趾高气昂的人,在他们餐厅里也不少见。

    一般,他们都是尽量避免不要和这样的人儿接触。

    可无奈,这人明显没有打算就此作罢。

    见他要离开,她有将他给喊着了。

    “等等!”

    “请问,还有什么需要吩咐的么?”

    “那来找我的人,是不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长的非常的俊俏。”会找到这酒店来,凌母自然而然的认为是自己的宝贝儿子。

    可转念一想,若是自己的儿子他应该是直接上楼去找自己,而不是让自己在这酒店餐厅等候着。要是她儿子的话,也估计不会让她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丢脸。

    难道,这人真不是她的宝贝儿子?

    若不是她的宝贝儿子的话,那眼下来到自己找她的人又会是谁?

    凌母可不认为,现在被狐狸精迷得神魂颠倒的凌父会到这里来找自己!

    凌母想不到这个来找自己的人会是谁,所以才问服务员。

    然而服务员的这一番话,又让她的疑惑顿时又深了几分。

    “不是男的,是一个女人,二十出头,很漂亮。”

    她不知道,眼下凌二爷正在凌氏忙的像是个陀螺,根本分不了身。

    再说了,她明明到凌氏找过凌二爷的事情,也被凌二爷的秘书给隐瞒了下来。

    “女的?”

    这个答案,是凌母万万没想到的。

    “是!”

    “那她有没有说她是谁?是不是这里住进来的客人?”

    “抱歉,这些都是客人的*,我们无权过问。”

    “那好吧!”

    得不到答案的凌母显得有些失落,不过眼下的情况更让她觉得棘手。

    因为那名服务员这么问她:“那这样的话,太太还要不要在这里用餐?”

    无疑,这服务员的话让凌母觉得这人有些轻视自己的嫌疑。

    她怎么可能在这里用不了餐?

    不要忘记了,她可是凌家的当家主母!

    凌氏的财产,是足够她挥霍好几辈子的。

    就这样的一餐,她怎么可能吃不了?

    无疑,现在凌母感觉自己被服务员给贬低了。

    正想要好好教训这个人一番的时候,却又想起了自己的荷包。

    里面现在只剩下几百块了。

    要在这里吃一餐,没准几百块就要花光了!

    要是今天能找到儿子还好,一切都能解决。

    要是不能找到的话,那她岂不是要露宿街头?

    最后,凌母作出了她觉得是她这一辈子最丢人的事情。

    那就是,她在服务员的轻视眼神之下,拿着皮包灰溜溜的离开了。

    但她告诫自己,总有一天她一定会杀回来的。

    将这里的人给自己的屈辱,全都还回去!

    只是凌母不知道,当她正从这个餐厅里灰溜溜逃窜之时,这餐厅的大门之外有一辆红色的跑车里正坐着一个女人。

    其实,从这个老女人进入餐厅之时,她就一直都在这辆红色的跑车上看着她。

    刚刚的那一幕,全都落进了她的眼里。

    包括这个老女人最开始的嚣张跋扈,也包括这个老女人最后的抱头鼠窜……

    过瘾!

    真是过瘾!

    想当初,她也只能站在外面看着那个女人在那些奢华地方进出。没想到现在竟然还能看到这个老女人跟个丧家之犬一样,在大街上游荡。

    不过在这年轻女子看来,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老女人的荣华富贵是享受够了。

    如今,她的那个位置,也是时候换个人来坐坐了!

    今天要不是这老女人实在让她等的有些烦躁了,她还真想和这老女人好好的“会一会”!

    不过仔细想想,来日方长。

    要是现在就和这老女人见面的话,那不是不好玩了?

    还是等下次找个好机会,再好好的羞辱一下这老女人吧!

    或许是想到某个好笑的画面,女人那涂着玫瑰色唇彩的唇瓣上,划过瑰丽弧度。

    将墨镜再度带回到自己的脸上之后,女人拉动了引擎,让车子消失在街角的位置……

    ——分割线——

    今天,是顾念兮在谈建天离世之后第一天到公司来。

    从她踏出明朗大厦的那一瞬间,她便听到了公司里的人都在议论“总裁去世”,还有“代理总裁即将掌管公司三年”此类的传闻。

    不过顾念兮听到更多的,还是公司的员工们议论着新上任的总裁是个什么人和背景。

    有几个甚至还打包票向全公司的人打赌,谈逸南也就是这明朗集团的现任副总,谈建天的儿子将会是这代理总裁。

    当然,这当中也有人抱着不同的看法。

    对此,顾念兮不做任何评价。

    因为今天下午明朗集团便会召开股东大会,宣布谈建天临终交代的那些事情,还有顾念兮将成为代理总裁的事情!

    到时候,他们所议论的这些都会被揭开。

    到达办公室的时候,顾念兮所在策划部的那些员工都过来慰问顾念兮。

    其实一直到现在,顾念兮都没有宣布她是明朗集团的儿媳妇的事情。

    再者,顾念兮在谈建天去世的那些天请的都是病假。这些人,自然而然的无法将顾念兮和谈建天联系到一块。

    “顾总,您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了吧?”

    策划部的老员工们看上去都挺担心顾念兮的身体的。

    不过说来也对,顾念兮是个南方人。

    在这A城,天气只要稍稍冷了一点,她很轻易就感冒了。

    从进入明朗公司之后,顾念兮的病假也比较多。

    不过让人惊叹的便是,就算顾念兮的病假多,但她分内的工作却是一次都没有耽误过。

    这也是,这策划部的员工不得不佩服她的原因。

    “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好了,大家都回到位置上去吧。今天把这几天你们整理好的关于宋亚集团合作策划的那部分,下班之前我们小组讨论一下。”今天之前要将宋亚集团的那一部分给整理出来,不然这之后她要接受整个明朗集团,怕是赶不及了。

    其实顾念兮也大可以将这次宋亚集团的合作交给别的小组来完成,减轻自己的工作重量。

    但明朗集团要走向国际,这次和宋亚集团的合作便是关键。

    如果在这个时候出了什么乱子的话,那今年明朗集团所做出来的努力就要功亏一篑!

    当然这要只是她顾念兮一个人的事情,她大可以不用这么操劳。但想到这是明朗集团上上下下几十万员工共同努力的成果,她顾念兮怎么可以掉以轻心?

    “顾总,你听说了么?我们明朗集团的谈总去世了……”策划部小组内的一个女员工以为顾念兮这几天都在请病假,估计不知道这类的小道消息,准备拿出来和顾念兮分享。“对了,我还听说今天下午要召开股东大会,说是要任命明朗集团未来三年的执行总裁人选!”

    这女员工可是号称他们这个策划小组的“小麻雀”,汇聚了整个公司一手的咨询。

    从别人嘴里再度听到谈建天的死讯,顾念兮还是说不出的沉闷。

    前几天还活蹦乱跳在明朗集团上班的一个人,今天怎么说没了就没了?

    至于宣布什么未来三年的代理执行总裁之类的,顾念兮连一丁点的反映都没有。

    谈建天去世的时候她可是在现场亲眼看到听到的,还有谁比她顾念兮先知道这个消息呢?

    对于这些员工的大惊小怪,顾念兮已经习以为常。

    不过她也理解,换领导层对于这些小员工也是举足轻重。

    有些员工就经常因为换届之后领导层人员观念的不同而被裁员,所以顾念兮也是能体会他们为何如此热衷此类话题。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解决了这个宋亚集团的策划,免得再生枝节!

    “好了,我都知道了。没事的话,回到位置上去!”对着那些准备和自己分享消息的员工,顾念兮勾了勾唇边说。

    真不知道,这些人要是知道她便是未来三年的执行总裁之后,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和自己毫无心机的交流。

    “是……”

    打发走了小麻雀,顾念兮觉得世界安静多了。正准备将所有的精神投入到这个策划案中的时候,她办公室的门又再次被敲响了。

    不过这次进来的人,不可像是小麻雀那么的好应对。

    因为进来的人,是刘雨佳!

    “顾总,身体可好?”刘雨佳那张化着浓妆,美艳妖娆的脸上挂着微笑,如同玫瑰花。

    若是寻常人,肯定会被刘雨佳这个看似关切又友好的笑容给收服。

    进而,和刘雨佳这样的人结成好友。

    只可惜,顾念兮却没有。

    因为她可不会忘记谈参谋长告诉她的话:玫瑰虽美,但带刺!

    无疑,谈参谋长是她生活上的好导师。

    每一次教给她的东西,不一定是最好的。但却都是,最实用的。

    特别是在待人处事的方面……

    扫了一眼朝着她漫步走来的刘雨佳,顾念兮的唇角轻轻的扯了下:“还可以。有事?”

    对待刘雨佳,顾念兮总是带着些许疏离。

    不是她顾念兮不喜欢和别人接触交朋友,而是因为她总感觉这个刘雨佳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顾总,难道没事的话,我就不能来找你像是朋友一样的聊天么?”对于顾念兮故意拉开的距离感,刘雨佳好像全然没有感受到。她那美艳的脸上,仍旧挂着看似亲切的弧度。

    她的话听上去只是在和顾念兮话家常,但顾念兮却听得出她背地里在说她顾念兮抬高自己,不和他们当下属的人走动。

    “要聊天是没有问题,不过现在是上班时间,我想刘副经理不应该在这时间里做私事吧?”

    刘雨佳会话中带刺,顾念兮又何尝不会?

    玩文字游戏,是门脑力活。

    当年顾念兮可不会。

    可拜霍思雨所赐,她顾念兮现在这话里带刺,哪怕是带刀,都是信手拈来。

    又怎么会去惧怕一个刘雨佳?

    只是,在想起霍思雨的时候,顾念兮的脑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可那些东西的闪现速度之快,连顾念兮自己都抓不住。

    而那样的感觉,只是稍纵即逝。

    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如此的感觉,顾念兮只是有些疑惑。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应对狡猾的刘雨佳。

    顾念兮可不认为,如此有野心的女人,会闲得发慌跑到她的办公室里找她来聊天。

    “既然是工作时间,那我们就谈一点和工作上有关的事情吧!”

    对于顾念兮的尖嘴利牙,刘雨佳像是早已有了防备似的。

    被顾念兮的话中带刺一拨,她连意外都没有。

    随即,她有找到了话题似的。

    “什么事情?说吧,说完快点回到办公室,把已经交上去的文件再整理一遍,待会儿送到我这边来!”

    顾念兮下达命令,就像是那么一回事的。

    刘雨佳对上顾念兮那双带笑的眼眸,嘴角上仍旧挂着好看的笑容。

    可心里那股子憋屈的感觉,却和脸上的表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该死的顾念兮!

    表面上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可背地里呢?

    她简直是无恶不作!

    明明那些狗屁整理文件的事情都是顾念兮的助理在做,现在竟然直接丢给了她这个当副总的。

    还不是凭空给她刘雨佳增添工作量,也暗示她刘雨佳现在是她顾念兮的位置高于她!

    明明将人给整的死去活来的,可她脸上竟然还是如此无辜的笑容。

    和当初那个总是能带着笑容和她打招呼,背地里却总是话中带毒的谈逸泽简直是如出一辙!

    可即便心里对顾念兮有无数的不满,刘雨佳还是只能笑道:“我知道,待会回到办公室就做!”

    谁让顾念兮现在还是她的直属上司?

    不服从,那就只剩下被辞退的一路。

    她刘雨佳要想在这里生存下来,就只能忍!

    但顾念兮,你给我记住。

    你今天给我的屈辱,他日我定以十倍奉还!

    刘雨佳脸上的表情控制的极好,连眼神都没有泄露她此刻的不满。

    可她或许不知道,太过于专注克制着自己的表情的时候,会忘掉身体的其他部位。例如,手……

    当刘雨佳对着顾念兮浅笑盈盈的时候,她的手因为不满已经紧握成拳,蓄势待发。

    不过那只是一瞬间。

    片刻之后,刘雨佳的手就松开了。

    可她却不知道,刚刚那样的一幕已经落入了顾念兮的眼里。

    扫了一眼刘雨佳刚刚紧握成拳的手,顾念兮的嘴角轻勾:哟,抗压能力还不错么?

    之后,顾念兮又面上带笑说:

    “做好之后,就让你的助理送来就好。不用亲自送来了!”

    她倒是要看看,这刘雨佳到底能忍到几时。

    听着顾念兮的这话,刘雨佳又在心里将顾念兮的祖宗十八代给问候了。

    死三八!

    面上说的那么好听,“让你的助理送过来就好”?以为这样说她刘雨佳就会感恩戴德的感谢她祖宗十八代么?

    她刘雨佳可不傻。

    顾念兮之所以不让她将东西给送过来,还不是摆明了是她顾念兮不想要见到她?

    不过刘雨佳知道,顾念兮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她。

    若在她的面前不小心泄漏点什么的话,恐怕后果不是她所能承担的了的!

    “好……”

    对着那张自己恨不得在上面吐口水的脸,刘雨佳继续保持着弧度。

    面对刘雨佳的笑容,顾念兮耸了耸肩表示:不是那么好玩。

    “对了,据说今天下午有个高层会议。你我都要参加!”刘雨佳不知道顾念兮心里在盘算什么,又开了口。

    而此时,刘雨佳的眼眸正一眨都没有的盯着顾念兮看,像是生怕错过顾念兮的一丁点动作似的。

    别人是不知道顾念兮和谈建天的关系,但不代表她刘雨佳不知道。

    现在明朗集团原先的掌权人物没了,对于明朗集团来说可是决定兴衰成败的关键。

    就刘雨佳亲眼所见,有无数公司是因为更换掌权人而飞黄腾达的,更有无数是因为更换了掌权者而走向衰败的!

    现在,顾念兮应该很着急吧?

    当然,刘雨佳也知道,现在明朗集团说是任命代理执行董事,其实很有可能就是三年后的接班人。

    其实,刘雨佳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代理总裁回事顾念兮。毕竟,谈建天当初是那么的喜欢她。

    可仔细想想,自己的亲儿子应该比儿媳妇来的亲吧?可惜的是谈逸泽,虽然是谈建天的亲身儿子,不过他现在所处的位置决定了他不能接洽这些的事实。

    所以刘雨佳也和其他的人一样,觉得这个代理总裁的位置是谈逸南的可能高于顾念兮。

    看了一眼顾念兮的脸之后,她有说:“据说今天这个会议可是宣布代理总裁,我想那个人应该是谈副总吧?”

    刘雨佳是在测探她!

    这个想法闪现在顾念兮的脑子里之时,她只是淡笑:“估计是吧!”

    从顾念兮的表情上,刘雨佳得不到更多的信息。

    最终,她无趣的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听着她那双尖锐高跟鞋敲击大理石地板传出的声响越来越远,顾念兮埋首在文件中的脑袋抬起头来。

    刚刚那股子怪异的感觉,又来了。

    好像这步伐声,之前在什么地方她也听到过。

    只是,顾念兮却想不起来,到底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分割线——

    凌二爷亲自驾车到医院接苏小妞下班,是在这一天的傍晚。

    年底将至,凌二爷每天忙的都跟陀螺似的。

    连母亲的事情,都暂且放在一边。

    唯有苏小妞,是那个能令他凌二爷破例的。

    知道今天天冷,怕苏小妞下班的时候会被冻坏了,所以即便是公务缠身,凌二爷还是将这些事情暂时都给抹开,来到医院找苏小妞。

    今儿个的医院人不是很多,特别是妇产科那边,人是冷冷清清的。

    也对,临近年底,一般的家庭妇女都在家里忙的不可开交,还有什么时间上医院?

    凌二爷再度走进这家医院的时候,有许多人都会自动自觉的和他这位爷打招呼。

    一来是因为这位爷是城里头人人皆知的凌二爷,二来是因为这位爷现在已经成了这家医院最大的股东。

    也就是说,人家院长的位置其实是虚设,实权可都掌握在这位爷的手里。

    得罪里院长还有路可退,得罪这位爷可就不用活了。

    大家和这位爷打招呼,除了不想得罪了这位爷被炒,还想要一睹这位爷的笑容。

    据说,凌二爷的笑容倾城。

    所以有幸见到凌二爷的人,都跃跃欲试想要一睹他的风采。

    不过很明显的是,凌二爷不管是谁都不买账,一进医院就大步朝着妇产科的位置走去。至于那些和他打招呼的人,凌二爷是一个理会都没有。

    但凌二爷赶到的时候,就听到苏小妞他们的那间办公室里正在议论着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你跟你老公的感情要是有跟你闺蜜的那样好的话,我想你们现在也不至于冷战!”

    听这话,凌二爷大致的猜得出人家在办公室里抱怨和老公关系的不和谐。

    “不是我不想和他感情好,是他实在真的没有办法让我付出真感情!”

    另一个声音这么辩解着。

    其实一直到这一刻,凌二爷还觉得这场对话还算是正常的。

    一直到,凌二爷听到苏小妞的大放其词,顿时觉得这次的对话已经变了味。

    苏小妞是这么口无遮拦的在办公室里说着:“感情就像是撸管,每次结束的时候,你总会感觉其实和上一次的没有什么区别,也许还不如上一次。可是你还是会照样撸下去……”

    好吧,苏小妞一开口,活脱脱的震煞了办公室里的其他人,让原本嬉闹的办公室顿时安静下来。

    当然,不只是办公室内的那些人,连站在办公室之外的凌二爷,都被苏小妞雷得外焦里嫩的。

    然而某个始作俑者苏小妞,还低着头盯着手机看。估计,都不知道自己刚刚到底飙出了怎样彪悍的语句。

    凌二爷不用凑上前其实也猜得出,这苏小妞估计是在手机上看她存在里面的那些gv。

    为了防止自己被苏小妞牵连着在这里丢人现眼,凌二爷当即决定趁着其他人都没有回神之际,将苏小妞给打包带走。

    事实上,凌二爷也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的。

    步履匆匆的走进了办公室,拽着苏小妞的一手就走。等到快走到医院过道尽头的时候,凌二爷才松开了手。

    “哟,今天凌二爷又是发了什么疯?”

    不是发疯,怎么一进办公室就将她给拽出来?

    “苏小妞,你不觉得你太猥琐了么?”停下了步伐的凌二爷挑眉对着苏小妞。

    后者的眨巴了一下无辜的大眼,道:“世界那么乱,装纯给谁看!”

    其实,苏络词汇,凌二爷也都知道。

    可问题是,一个女孩开口就是“撸管”什么的,这合适么?

    “苏小妞!”对于苏小妞这漫不经心的态度,凌二爷有些生气。

    可苏小妞说了:

    “你要对我有什么不满直接说出来就是了!”苏小妞的第一句话,还让凌二爷觉得孺子可教。可后面的一句,却又让凌二爷气的咬牙切齿。

    因为苏小妞说:“反正你说出来,我也不会改,不想改。”

    可凌二爷气的歇斯底里的最后,却笑了。

    也对,他的苏小妞要是不猥琐,要是不让人又爱又恨的话,就不是他的苏小妞了。

    “疯了不成?刚刚还一脸被狗咬了的样子,现在又像是偷情的母狗一样!”苏小妞见凌二爷又是龇牙又是咧嘴的,心里没有底。

    不知道,这男人又准备玩什么花样。

    要是以前,苏小妞天不怕地不怕的时候,自然敢和这样的男人玩到底。

    可现在经历了那么多之后,苏小妞知道这个世界上也有自己所玩不起的人和事物。

    而眼前的凌二爷,就是其中之一。

    “您要是有病需要看病,请往前走,在大门口入口处挂号。”说着,苏小妞打算回到办公室去,趁着没下班之前将剩下的半截电影给看完。

    可凌二爷的手,却是抓着她的不放:“苏小妞别看那些有害身心健康的内容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有害身心健康?这叫陶冶情操!”苏小妞据理力争。

    她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说她心目中的男神了!

    只是,苏小妞的愤恨不满还没有发泄完,就被人给拽走了……

    ——分割线——

    明朗集团股东大会召开之前的半个钟头里,顾念兮接到了谈逸泽的电话。

    不过说是接到谈逸泽的电话,倒不如是顾念兮去骚扰了她家的谈参谋长。

    其实顾念兮一直到现在都不相信自己是不是能亲自领导得了整个明朗集团,于是在股东大会召开之前,她往谈逸泽的手机上发了这么四个字:“老公,我怕!”

    不过这男人向来不喜欢在手机键盘上敲击那些文字,他喜欢的是更为直接的方式,像是看到人还是听到声音之类的。

    “兮兮,真的那么紧张么?”

    谈逸泽的声音不缓不慢,不情不重,一如三年前,能轻而易举的抚平她心里所有的不安。

    “其实还好,我就是不知道我能不能按照爸说的,领导好这个公司!”

    看着刚刚谈建天的律师给她送来的文件,顾念兮眉头始终皱着。

    在其位谋其职。

    现在顾念兮才明白,如此大集团的决策位置上,有多么的艰难。

    “你就当成你的部门,觉得有能力的就可以提拔一下,感觉不行的就给弄走!”

    谈逸泽那边传来的是纸张摩擦的声响,估计她他现在也和她一样,桌前摆放着一大堆的事情要处理。

    “要是像你说的这样容易就好了。你也知道,这公司里有许多都是跟着爸当年打江山的,你觉得我敢动他们么?”

    公司里的老功臣有许多。

    而且现在他们大都是坐吃山空,基本上不处理事情。

    有个别的,现在还出现了私吞现象。

    这些,都是新上任总裁继续处理的事情。

    处理的好,立下威严,对明朗集团将来百利无一害。

    处理不好,影响会扩大,没准还会动摇人心。

    “什么时候胆子变得这么小了?”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