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55章 夜夜笙歌VS鱼儿上钩!

    见到地上乱七八糟的丢着几个被撕碎了的小内内布料,谈逸泽步履匆匆的朝着房间里走进去,生怕自己的老婆和孩子发生了什么意外。

    也对,像是谈逸泽这样的人物,常年都跟一些黑暗势力作斗争。

    有时候,他也担心自己常年打击这些黑暗势力会给自己的家人带来危险。

    这也是,他年轻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交什么女朋友结婚的想法。

    可一遇到了顾念兮,什么都乱套了。

    曾经信誓旦旦打算一辈子光棍的谈逸泽,竟然主动的将人家给压到了民政局去。曾经信誓旦旦的不会结婚生子,免得将来常年不在家害的老婆寂寞孩子孤单的他,竟然在结婚之后就想着要生个孩子将女人给套牢。

    对于谈逸泽来说,顾念兮是他这一辈子最大的意外。

    他爱她,该死的爱着。

    如果可以,他希望顾念兮可以在他的生命里捣蛋一辈子。

    不管是怎么宠她,让她,他都会做到的。

    谈逸泽原以为,自己可以护她周全一辈子的,可当这满地的碎步料呈现眼前的时候,谈逸泽还是慌了。

    “兮兮?”

    “宝宝?”

    谈逸泽喊着这两个小家伙,也没有得到他们两人的回答。

    那一刻,谈逸泽的心真的像是被吊起来似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昨晚上还死皮赖脸要呆在自己怀中的女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然而,就在谈逸泽的心跳到嗓子眼的时候,他的脚步也正好走到了他正好可以望见他和顾念兮那张大床的位置。

    只见大床上,他谈逸泽刚刚喊了没有任何动静的两个人儿,正在上面大眼瞪小眼呢!

    而更让谈逸泽出乎预料的是,这两人的两个手,都抓着同一件物体。

    如果谈逸泽没有看错的话,那东西应该是他谈逸泽的……内裤!

    “兮兮,你们在干什么呢?”总算是看到他谈逸泽最宝贝的两个人安好的坐在自己的面前,谈逸泽松了一口气。

    “……”

    顾念兮是听到了谈逸泽的声音,从她的眼眸微转,谈逸泽可以得到这个答案。

    不过她还是没有回答他的话。

    那两腮帮子鼓鼓的,证明现在她在生气。

    同样的,坐在顾念兮对面的聿宝宝也两腮帮子鼓鼓的。

    和谈逸泽相似的眼眸里,竟然也颇有怒意。

    不过和顾念兮不一样,聿宝宝一见他老子过来,注意力马上被转移了。

    这会儿,他非但松开了和顾念兮争夺谈逸泽小内内的胖乎乎的小手,还从大床上站了起来,摇摇摆摆的朝着谈参谋长走来。

    怕儿子走不稳给跌倒了,谈逸泽便走了过去,很大方的将儿子给搂进了怀里。

    一见自家老子今天竟然不先和老妈互动,而是来抱自己,聿宝宝开始得瑟的同时,也不忘记和自己的老子诉苦。

    “爸……要!”

    “爸……要!”

    聿宝宝现在会的词汇量还不多。

    不过从他那双瞅着顾念兮手上物体的水汪汪大眼可以看出,他这是在和谈参谋长告状,说顾念兮不肯把手上的东西给他。

    听儿子竟然恶人先告状,在他们家谈参谋长的面前先参了自己一本,顾念兮也来气,大步上前将躲在谈参谋长怀中得瑟的聿宝宝给抱走,让他一个人自己坐在床上,然后自己躲在谈参谋长的怀中。

    聿宝宝见本来属于自己的谈参谋长的怀抱现在被顾念兮给占据了,当下那双葡萄大眼立马有了雾气……

    “爸……”

    聿宝宝如泣如诉的喊着谈参谋长,说不出的可怜。

    若是寻常人,绝对扛不住这一遍遍的眼泪攻势败下阵来。

    可无奈的是,他们家的谈参谋长绝对不是寻常人。

    竟然在如此的情形下,不管不顾这么可爱的聿宝宝,而是专心的哄起了老婆来:“怎么了,我的小祖宗?”

    顾念兮的腮帮子都鼓得快要爆开了,谈逸泽担心她这么生气下去,会气坏了自己的身子。

    “怎么了,你问你儿子!”顾念兮现在还满肚子都是火气,干巴巴的瞪了一眼在大床上张望着的聿宝宝。

    惹得他的娇妻生气,谈参谋长自然也是跟老婆一个鼻子出气,狠狠的瞪了一眼呆在床上还干巴巴等待谈参谋长垂青的聿宝宝。

    “这小子嘀嘀咕咕说的我都不懂,要不你来说吧。把心里的话都给说出来,才不会气坏身子。”心疼的刮了一下她气鼓鼓的小脸蛋,谈某人将老婆也给抱到了大床上坐着。

    不过谈参谋长知道老婆现在还生着他们儿子的气,自然不能让这两座小火山接触到一起。

    不然一旦炸开,可是他谈逸泽收拾不了的。

    谈逸泽和顾念兮坐在床的另一端,这一端的聿宝宝悲催的被这两人给隔开了。

    聿宝宝不甘心这样就被老妈给打发了,于是挪着小屁股打算凑过去。

    无奈,他家老子的眼神太过犀利了。

    被他一瞪,聿宝宝只能乖乖的坐好。

    “这小子坐了什么坏事,你不和我说我怎么帮你收拾他?”谈参谋长在他老婆面前是各种献殷勤。

    对此,聿宝宝表示唾弃到了极点。

    为了讨好老婆,将儿子给出卖了,谈参谋长这种事情你也做得出来?

    可谈参谋长对于他的鄙视连甩都不甩一眼就直接表示:等你以后娶了个比你小八岁的老婆就知道了。不过估计你也没有你老子这样的好本事!

    老婆比自己小了整整八岁。

    这一点,一直到现在谈参谋长都是非常自豪的。

    而聿宝宝鄙视不成,还被他老子给奚落和唾弃了一番,心里不如愿。

    娶了个比自己小了八岁的老婆就能得瑟成这样?

    为了不被自家老子给鄙视了,聿宝宝从小小年纪就理智也要跟谈参谋长一样,娶个年轻漂亮的老婆,好得瑟一番。

    这也是,他将来为毛对同龄的小姑娘一点都不感冒的原因。可没想到这样却差一点被他苏干妈误认为,她家的痰盂是个好苗子,一直抱着不知道他是个攻还是个受的激荡心态过了那么多年。

    “人家今天难得给他洗完了澡有空,就打算帮你整理一下柜子。把衣服都给收拾出来了,可这小子总是玩你的内裤!”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还一脸的郁闷。

    可当下,谈参谋长抓了抓自己的那个半寸平头,盯着地上自己不知道几个内裤被撕成那样一堆碎布表示:其实该郁闷的不是他谈逸泽么?

    看起来,他的内裤都不成人样了,今晚有没有的穿,还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呢!

    “我都跟他说这是你的私人物品了,可他还是要乱动。我想要跟他拿回来,你儿子的流氓德行简直给你一样,拽到了手里就是他的,不肯放手也不肯让我拿走。”

    其实对于这一点,顾念兮也相当的郁闷。

    不是说小孩子的力气小么?

    她应该很轻松的就能抢走儿子的东西的。

    可她家额的聿宝宝可能是随了谈参谋长了,才刚刚周岁的力气就大到惊人。

    你看,刚刚她和儿子争夺谈参谋长的内裤的时候,就抢不过。

    因为这两人的力气差不多,到最后谈参谋长的内裤都被他们给撕碎了。

    不过儿子的速度也快,见一条被撕开了,估计也懂得那撕开的东西是没用了的,就赶紧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抢到了第二条。

    而顾念兮也只能被迫的作出防御状态,跟儿子争夺他抢上手的东西。

    这也是为什么谈参谋长一进卧室,会看到那么多被撕烂的他的小内内的缘故。

    因为那些,都在他们宝贝儿子的野蛮行径之下,被扯坏了!

    而听着顾念兮这番话的谈某人也郁闷了。

    因为自己儿子作出了如此恶劣的事情,连他这个老子也顺带着被牵连了。

    被老婆给骂了,谈某人表示相当郁闷。

    于是,他又非常不客气的将自己的怒火转接到了儿子的身上。

    瞪了聿宝宝一眼还不够,谈逸泽迅速的将儿子刚刚又拽到了手里玩的内裤给抢到手。

    “小小年纪什么不好学,学流氓?”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迅速的将抢到手的内裤给藏回到自己的口袋里。

    要是被儿子这么继续玩下去,今晚他有没有的穿,都成问题了。

    可眼瞅着自己认定为“好东西”的小内内被谈参谋长给藏进了口袋里,聿宝宝不乐意了。

    其实这货压根就不是娇气,而是他的骨子里和谈参谋长是留着一样流氓的血液。

    只要是他看上的,他就认定是自己的东西。

    就像是谈参谋长的怀抱,他看上了就认为是自己的。

    一旦有外敌侵袭,他就不乐意了,哭也好,闹也好,都是他宣布自己占领权的一种方式。

    当然,聿宝宝也有自己的无奈。

    因为谈参谋长的怀抱,大多数时间都是他老妈的。

    对此,聿宝宝也做过尝试,在他老子抱着老妈的时候,他撕心裂肺的哭过闹过。

    无奈的是,这仍旧没有改变他被忽视的情况。

    之后,聿宝宝也只能认定了,谈参谋长怀中另一个特殊的存在——他的老妈。

    而随着老妈呆在谈参谋长怀中的次数的增多,聿宝宝也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老妈在的时候,谈参谋长的怀抱就不属于自己。

    当然,聿宝宝的纵容也是看人给的。

    就像是除了顾念兮之外,要是看到谈参谋长的怀中还有其他人的话,他可不会客气。虽然他的小拳头现在还不硬,但也是可以揍人的。再不济,他也可以哭和闹。

    反正他现在还小,没人会嘲笑他。

    这也是解释了,为什么上一次他看到周先生家的小齐齐呆在谈参谋长怀中的时候,会那么闹的原因。

    不过今天引起聿宝宝感兴趣的东西,是谈参谋长的小内内。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玩的东西,所以想要藏起来一个。

    可他老妈不让。

    一直和他抢。

    而这,正激发了聿宝宝血液里的流氓本质。

    不管顾念兮跟他怎么抢,他就是不肯松手。

    以至到最后,谈参谋长的小内内都被他们两人给抢坏了。

    不过有着流氓血统的聿宝宝可不管做这些事情有多龌龊。

    他认定了是自己喜欢的东西,就算不是自己的也好,也要抢过来,抢过来就是自己的!

    眼见谈参谋长把自己认定好玩的东西给私藏起来,聿宝宝又摇摇晃晃的走过来抢了。

    看儿子那么执着,谈参谋长只能一咬牙,将自己剩下最后的那一条内内,拱手相让。

    “喜欢就拿走吧,这个还是新的,留着你长大也可以穿。”轻轻松松用一条内裤将儿子给打发了的谈参谋长,拍了拍儿子的小脑袋之后,便将娇妻给揽入自己的怀中。

    其实谈参谋长也是暗藏私心的。

    不将儿子给打发的话,那他怎么有空好好的哄好他老婆?

    只是他的这一行动却让他的妻子误会了。

    见他把她好不容易给拯救下来的小内内再度送给儿子,某女怒了:“你这样纵容他是不行的,会把他给宠坏的!”

    不远处,聿宝宝正在拉扯着自己新弄到的“战利品”,小脸上堆积着满满的笑意。

    “呵呵,没事!现在先让他得瑟一阵不来打扰我们,待会儿我再收拾他。”都将他老婆欺负的快哭了,他谈逸泽要不给他点颜色瞧瞧,岂不是太过便宜他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哦,你待会儿要是不把他给收拾了,我可不轻饶你!”

    拽着粉拳,顾念兮信誓旦旦。

    其实她刚刚真的被自家聿宝宝给气坏了。

    这么小小年纪,见到喜欢的东西就一定要霸占为己有。简直,就是一活脱脱的流氓!

    将来长大了,估计跟他老子的德行不相上下。

    为了免得儿子长大了变成一届祸害,顾念兮只能先发制人。

    而对于顾念兮是言听计从的谈参谋长,赶紧回应道:“遵命,我小祖宗!”

    谈逸泽的话,总算让顾念兮的脸上有了笑容。

    而看到美娇妻的脸上又恢复了寻常的样子,谈逸泽送了一口气。

    至于丝毫不知道自己即将要被谈参谋长给揍一顿,博取老妈开心的聿宝宝,此刻还上上下下的揪着一条小内内,那好奇的小模样,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即将面临怎样悲催的人生……

    ——分割线——

    “老头子,你怎么还没有回家?”

    这一天的豪宅里,女人依靠在沙发上,一边吃着葡萄,一边享受着请到家里来的按摩师给自己按摩身子的同时,一边给这个时间点本该回到这里的男子打电话。

    “今晚有个应酬,我的小乖乖!”

    电话那端的男子回答。

    “什么应酬那么重要?推掉吧,咱们儿子想你了!”

    她吐出了葡萄皮,娇嗲的嗓音里带着疼惜。

    可是从她享受的表情上可看不出她现在有哪一点正在心疼她的儿子。

    “没办法,今天是合作方邀请的,这个时候推掉真的不行。乖乖的,和儿子先睡觉,我过去看看很快就回家!”

    电话里的男人依旧用轻柔的语气哄着女人。

    不得不承认,游走过花丛的男人就是不一样。

    他们能将嗓音控制的恰到好处,让女人感受到适度被捧在手心里的宠溺。

    不出他的预料,电话这边的女人果真回应道:“那好吧,我和儿子今晚上就先睡了。不过你可要记得回家哦,要是在别的狐狸精那边睡觉,看我怎么收拾你!”

    女人嗲怪道。

    丝毫,没有意识到她自己其实也是一只“狐狸精”。

    将别人的老公弄到自己的被窝里还不算,还理所当然的将这个地方称为他们的“家”,这种行为不是狐狸精做的,那是什么?

    不过眼下这个老男人是被这女人给哄的迷迷糊糊的,自然也没有想到她的用词不当。

    “知道了,要记得好好休息知道么?”

    最后在听筒上落下一吻之后,男人的专车也到达了某间酒店的大门外。

    从车上下来的时候,男人按断了手里的段话,然后大步朝着酒店里走了进去。

    今天来的这地方是夜总会!

    其实大多数时候他们谈得成合作的地方,也是这样的*。

    说到底,男人都是喜欢新奇的生物。

    就算自己现在已经年过半百,娶了一个,又添了个二房,仍旧还想要猎到更为新奇的猎物。

    凌耀也承认,其实自己的骨子里头也是有些放荡的。

    来到这样的*里的男人,谈笑中也是带着放荡的。

    约好的几个人来到早先预定好的包间里,里头的音乐和外面的其实差不多,震耳欲聋的。

    比起外面的舞池,这里头也没有那么多新鲜的面孔。

    不同的是,这包间里那些年轻女人的身段跳的舞,可比外面的那些要开放的多。

    光是看着那些摇晃的年轻身子,有些男人已经开始激荡不已。

    这不,合作方的好几个已经加入了这样的热舞中。

    当然,他们主要的目的可不是在舞池里跳什么舞。

    关键,还是猎到自己心仪的猎物。

    有好几个,现在已经跟那些年轻小姑娘的身子贴在了一起。

    说是一起跳舞,还不如说是趁机揩油。

    不过到这样的地方跳舞的女孩,其实也是为了赚钱。

    和钱有关的事情,她们自然也不会翻脸。

    所以男人吃她们的豆腐的时候,那些女人压根就像是没有察觉到似的。

    有的,更是摆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相比较这些蠢蠢欲动的人儿,凌耀算是这里头表现的最为正紧的。

    一直都坐在沙发上,看着别人和这些年轻姑娘*。

    不是因为他不喜欢这样的游戏,而是这里头的面孔,都是被他玩的熟了,玩的烂透了的。

    这,也就没有能激发他好奇的心里。

    再说了,他现在家里头不也有一个年轻的么?

    这些其实和家里头的那个没有说狠么区别,有额的甚至比家里头的那个还不如呢!

    坐在包厢里,他只是偶尔喝喝酒,和客人说说话。

    整个晚上,凌耀的表现中规中矩的。

    一直到,那个女人的出现……

    说实话,那个女人额的出现情节是非常的俗套。

    他凌耀到这里头找乐子,而那女人是在这里卖的。

    摇晃的的霓虹灯闪烁之下,那个女人是被妈妈桑给带进来的。

    见他凌耀一直一个人都坐在这里,妈妈桑对身后那个女人说:“文儿,来见见这位凌总。这可是凌氏集团的总裁,见一见对你以后有好处的。”

    妈妈桑先对身后的女人这么说,之后又和凌耀说:“凌总,今儿看你一直都是一个人坐着,是不是这里的货色都进不了您的脸?这样,今天新来了一位姑娘,可是非常新鲜抢手的货色。看在您是老主顾的份上,今夜就让她和你一块,怎么样?”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妈妈桑是提高声调的。

    这样的高音调,很难不难让人联想到什么。

    不过凌耀的情绪貌似不加,只是随口一问:“新鲜货色?我看你这些可都是陈年老窖!”

    他说的文雅,其实背地里都是在挖苦他们这里很久没有涌进新鲜血液了。

    “瞧您说的,我们这今天不是来了新货色就给凌总您送过来了么?”和凌耀打趣完了,妈妈桑扭着圆润的身子,转身对身后那个高挑的女人说:“文儿,还不快过来打招呼。你是聋了还是哑了?”

    这话,到底有些刻薄。

    可到了这里的女人在这些人的眼中,还有什么尊严可说?

    被退出来的女人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慢步朝这边走了过来。

    不得不承认,这女人步伐比其他的那些有韵味,光是走着就能让许多男人把持不足。

    这不,他这一慢步走过来,这包厢内的其他男人都忍不住会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只可惜,他的对手却是个老手。

    就算是这样的姿态,仍旧不能引起他太大的关注。

    于是,女人只能假装踩到了自己的裙摆,以一个非常狼狈的姿态,撞进了男人的怀中。

    当然,这包厢内的地方还是有些窄。

    这一横冲直撞的,自然少不了撞到些瓶瓶罐罐的。

    这不,谩骂声开始从身后传来:“该死的,我到底是请你过来陪客的,还是请你过来这边捣乱了别人的兴致的?你要是不想做,我就让人过来顶替就是了!你可别把我们这里的招牌给弄臭了!”

    尖酸刻薄的谩骂声,是妈妈桑的拿手戏。

    其实,她也是担心这些东西一旦弄坏了,还不是要他们这些姑娘家赔偿?

    而这谩骂声,无非是想要激发这些男人的保护欲。

    不过比起妈妈桑的谩骂声更有杀伤力的,是面前这位跌倒女人声泪俱下的场景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娇柔的女音,从女人娇艳欲滴的唇瓣中传出。

    那抬手眼泪的场景,实在可怜。

    惹得,原本打算置之不理的凌耀,都不得不伸手帮助:“好了,今天这些打破的都算我的,你可以走了!”他说的,是在这里骂人的妈妈桑。

    “哟,还是凌总大人有大量!”其实,这些妈妈桑的嘴巴就是甜,明明心里将这到外面来拈花惹草的男人唾弃了不知道几千几万遍,但说出口的话就是能轻易的拢获一个人的心。

    这就是,说话的艺术!

    “文儿,看在凌总的份上我今天不跟你一般计较。但你今天要是不将凌总给伺候好了,小心我扒了你的皮!”虽然前面有人已经给了承诺,但妈妈桑还是不得不给要一颗定心丸。

    “我都说这边都算我的,你就不要在这里吵了,出去!”

    凌耀说。

    “那好。我先出去了。”得到了定心丸的妈妈桑自然心情舒畅的离开了。

    而刚刚扑进了男人怀中的女人,也在这个时候拢了拢自己那一头长发,坐直了身子。

    “我……我给您倒酒吧。”或许是第一次到这样的地方来,女人显得有些无措。

    对于女人的这一番话,男人倒是没有出口反对。

    于是,女人便拿起了边上的酒,慢条斯理的给男人倒了酒。

    “叫文儿是吧?”

    男人抿了一口倒好的酒之后,开了口。

    那嗓音,着实拿捏的恰到好处。若是常人,肯定无法抵挡这样的中年男子的魅力。

    “是,我叫文儿。”

    “今年多大了?”貌似,男人都很在意年龄这个话题。

    “二十三了。”

    “哟,都二十三了?嫁人了没有?”男人就像是朋友一般,和她话家常。

    但这,仍旧没有让女人放下防备。

    “没有。我长的太过高大了,村里的人都说我会是个苦命的人,没人敢和我提亲,也没有人敢和我说媒。”

    女人说到这的时候,还非常应景的抽了抽鼻子。

    “高大就是命苦?”上下打量了一下坐在自己身边的女人,凌耀有些疑惑。

    不过说真的,这女人真的挺高大的。

    光是看着这条长腿,估计站起来都要比自己高出一个脑袋了!

    “嗯,我们那边的人都这么说,女人不能太高,太高了命不好!”说到这的时候,女人似乎也捕捉到男人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又道:“不过他们说的也对,我这太高了,命真的不好!”

    “我从小就无依无靠的,本来还想长大之后找户好人家给我一个家庭,可到头来才发现这些都是我的奢望。我现在也看淡了,来到这城里有一天算一天……”

    女人声泪俱下的诉说着自己的不幸,凌父听了也觉得煞是可怜。

    忍不住,他伸手扶住了女人的双手。

    却发现,女人的手掌出奇的大,还有些老茧。

    而凌父的诧异,也随即引起了女人的注意。

    感觉到那只老手在自己的掌心里摩挲,女人又开口:“我的手掌也很大很粗吧?没办法,小时候孤家寡人的,田里的活都是我一个人做的。日积月累,我的手就变成现在这样的粗糙……是不是,很难看?”

    说着,女人泪眼摩挲的抬起头来。

    有那么一瞬间,凌父真的被眼前这双美眸震慑到。

    女人的脸部线条确实比寻常的女人要刚毅许多,但在这昏暗光线下,却出去的妖娆。

    特别是那双被眼线勾勒的眼眸,妖媚的出奇。她的睫毛不像是贴假睫毛才有的效果,却在这样的光线下形成了两个小扇子。小嘴不是很粉嫩,可不知道是不是被酒染上一层的关系,此刻她的唇瓣美的出奇。

    有种女人,她的美勾魂摄魄。

    凌父觉得,面前这个女人就是这样的。

    她的美,美的朦胧。

    可在无形中,却能轻易的夺走你的灵魂,你的感官,你的一切的一切。

    虽然凌父也觉得,这女人的眼眸给他无端的熟悉感。

    可美色诱惑之下,凌父根本就没有心思考虑那么多。

    只感觉,这个女人那双比牛犊还要无辜的大眼,已经侵入了他的灵魂……

    他只想,了解这个女人更多……

    于是,这美丽的夜色下,凌父握着那女人粗糙大掌的手,又紧了几分。

    这女人的手确实比寻常的女人大了点,但想起了她所说的那些话,凌父的怜惜又多了几分……

    和美女在一起的时间,总是过的比较快。

    而这个女人也不想别的女人,光想着要在床上征服他。她知道的趣事很多,总是在一个话题结束的时候,就迅速的找到别的话题,让两人之间的笑声,从不间断。

    不过和美女攀谈的凌耀似乎已经忘记,此时在他温柔乡里还有一个女人在等待着。

    夜已深,躺在床上的女人却是没有半点睡意。

    这是怎么回事?

    寻常那个男人不管应酬的再晚,都会回到她这边休息的。

    可今晚,都已经过了凌晨两点了,这男人还没有回来。

    难不成,这男人今晚又勾搭上别的狐狸精了?

    想到这,女人的心里不是滋味。

    虽说,她并不是真心喜欢这个老男人才和他在一起的。

    可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她多少也会在意这个老男人。

    再说了,她现在还要靠这个老男人入驻凌家呢!

    若是在这个时候,老男人被别的狐狸精给勾走了,不再宠幸她的话,该怎么办?

    难不成,她要将好不容易弄到手的一切都拱手相让不成?

    不……

    她可不是宰相!

    别指望她的肚子里能撑船,更别指望她会将自己要的东西拱手相让!

    想到这,女人掏出手机,熟练的拨打了那个男人的电话。

    此时,包厢内的聚会已经结束。

    今天要签的合约已经签好了,合作方的每个都玩的很开心,有几个甚至还带上了今晚的“小点心”,所有的一切都要画下圆满的句号。

    看着其他人都带上了美女,凌耀也有些蠢蠢欲动的。

    他也想将这样难得的美女约到外面去说说话什么的,当然要是能更深入的“了解”一下,那更好。

    听妈妈桑说这个女人还是刚刚从农村出来的,弄不好还是个雏。

    其实男人都是劣质生物,光是想到能夺得美女的第一次,凌耀便是蠢蠢欲动的。

    “今天聊得真开心,要不……”要不过一会儿结束的时候,我请你出去吃夜宵。

    其实到这里来的男人,都会用这样的幌子将女人带出去。

    随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吃夜宵,困了开房,再然后……

    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

    可就在凌耀想要将这个女人约出去之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到手机上“宝贝”二字在跳跃,男人的眉心明显的一皱。

    怎么这个时候,来打搅他的好事?

    “要不……”不想理会进来的电话,男人准备继续说下去。

    可那个知性美女,却大方的说:“接电话吧,可能是你家里人担心你,来找你来了!”

    女人勾唇一笑,温婉而大方。

    “那好吧。”如此的懂事,更叫凌耀心疼。

    掐了掐女人的掌心之后,他示意她稍安勿躁,然后按下了接通键。

    “有什么事情?”

    因为自己的好事被打扰了,男人显然不是那么的开心。

    他的表现如此的明显,电话这边的女人又怎么会听不出来?

    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这样的男人,哪个女人不唾弃?

    无奈的是,这女人知道自己并没有什么资格质问男人这些,只能按耐下不安的心,说到:

    “老头子,我是睡到半夜起来发现你还没有回来,有些担心你了!”

    “我在应酬,有什么好担心的?”

    “应酬”二字,男人说的理所当然。

    可哪个傻女人不知道,所谓的应酬无非是男人出轨的理由?

    “老头子,我……”我只是想要关心你!

    她想要这么说。

    可话没有说完,就被男人开口给打断了:

    “好了,等我回去再说,现在先挂了!”

    说完这话,男人当机立断的将电话给按断了。

    留给电话那边的女人的,只有单调的断线提醒声。

    女人不服,再度往男人的手机上拨了一通过来。

    当初可是他凌耀先来招惹她的,现在玩弄完了就想要一脚踢开,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见女人的电话又打了过来,凌耀本来又酝酿好,准备约美女出去的情绪都给打乱了。

    当下,烦躁的他直接按下了挂断键,然后又将手机直接给关了。

    这下,他的世界安静了。

    留给电话那端的女人的,只有那个千篇一律的女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号码已关机……”

    “该死的老头子!竟然这么对我!”心烦气躁的女人,发了狠似的将手机砸到了地上。

    或许因为砸手机的声响太大了,惊扰到一旁小床上的孩子。

    “呜呜……”

    半夜被吓醒,孩子各种生气,扯开了嗓子就是哭。

    听着那哭喊声的女人,越是烦躁。

    “哭哭哭,就知道一个劲的哭,你难道没有听到那个老男人现在都不管我们娘俩了么?”

    “要是继续这么发展下去的话,咱们娘俩没准都要去喝西北风!”

    “不行,我要想个办法。不能这样听天由命!”

    “……”

    女人看到小床上的孩子一直哭闹,压根就没有理会。

    而是直接坐在大厅上,点着香烟一口一口的抽着。

    比起哄这个孩子,她觉得现在她需要一个清醒的脑子来想下应对的措施!

    于是,在这样的夜里,这个原本夜夜笙歌的卧室里,此时传出的只有呛人的香烟味,以及孩子的抽噎声……

    ——分割线——

    “真的不需要我送你回去么?”

    合作方的那些人老早就离开了,有些是直接回家陪老婆孩子睡觉,有的则是带着美女去“吃夜宵”。

    至于凌耀,从刚刚被女人打断了约美女出去吃夜宵之后,就眉宇找到合适的机会。

    眼下,已经清晨。

    这个酒吧已经开始清场,无关人员都要离开。

    和女人聊了一夜,凌耀发现眼前的这个美女似乎比他之前所认识的那些,都要迷人。

    当然,这迷人二字可不仅仅是指外貌上的。

    还包括了这个女人的涵养……

    最起码,他觉得这女人就比家里的那个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不用了,其实我住的地方离这里还挺近的。凌先生还是先回去吧,免得让您的家人担心了!”多有涵养的话,凌耀光是听着,就心里头怪乐的。

    只是越是懂得知暖知热的女人,更是让他心疼。

    “可这大半夜的,要是路上遇到了坏人怎么办?”

    “没事,我这么高,估计能打赢。”女人笑了笑。

    “那好吧,今天就先到这里,我明晚上,还能过来找你么?”

    凌耀问的谦和而有礼。

    只是就算她到时候不让他找,他会听么?

    不会!

    这男人感觉就像是一猎手。

    而且,还是老手级别。

    一旦他瞄准的猎物,就会迅速出击。

    和这样的男人周旋,还真的花费他不少的力气。

    幸好,这些天知道要接触的人是他,他也做足了准备。

    浅笑盈盈中,她伸手帮男人整理了一下喝酒的时候弄歪了的领导。

    其实,这个动作一点都不难。

    特别是对于高了这个男人大半个脑袋的人来说。

    不过这样的动作,却好像是在对男人施展什么魔法似的,弄的男人像是被夺走了魂魄似的,干巴巴的盯着这女人看。

    他游走在女人中那么多年,还真的是第一次让一个女人伺候的如此的服帖。

    虽然他接触的女人也有不少会帮他整理领带的,但唯有这么个女人能让他感觉到心脏的跳动……

    “好了,这样回去就不会被人察觉到了。您还是先走吧,这么冷的天被冻坏了可不少!”

    “那……我先走了!明晚!明晚我一定过来找你!”

    他信誓旦旦的说着。

    “好,那明晚见!”她巧笑颜开,比这闪烁的霓虹灯还要妖娆几分。

    “……”

    最终,凌耀恋恋不舍的上了车。

    车子消失在街角的时候,原本看似留恋的女人却露出一讽刺的弧度。

    掏出了手机,她往一个熟悉的号码发了一串内容:“鱼儿已上钩!”

    其实,刚开始他做这些的时候确实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可能也有的人会觉得,那个男人实在有些过分了。竟然逼着他去做这样的事情?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实就算做这些,也弥补不了他对那个男人的亏欠。

    他生命垂危的时候,是那个男人救了他。

    他一个人躲到世界的尽头那么多年,也是那个男人帮着他撑起了一片天。

    流言蜚语,恶毒诅咒,都是他一个人帮着背负下来的。

    如今,他所能做的也只能是帮着那个男人扫掉一些障碍而已。

    根本不及,他付出的千万分之一……

    确定短信成功发送之后,那人收起了手机,就这样诡异的消失在夜幕中……

    ——分割线——

    这短信传到的房间里,男人和女人的脖子正交缠在一起熟睡着。

    这一幕,其实和交颈恩爱的天鹅很相似。

    一旁的小床上,一小宝宝也在熟睡中,被褥的一小角还被他踢开了,露出了白嫩的小脚丫。

    一切,安静而祥和。

    直到一个细微的声响,划破了这份平静。

    其实这个声响很轻,轻到可以忽略,不过是手机震动的时候发出来的。

    但男人,还是在一瞬间睁开了黑眸。

    其实他一向浅眠,任何时候都能保持高度的警惕。

    听到这个声响传来之际,男人将窝在他怀中的女人给扶开了一点,在不会惊扰到她的前提下悄然起身。

    不过女人似乎因为离开了那个熟悉的怀抱不是那么开心,一直轻哼着。那眉心,也是一直皱着的。

    难道见到怀中的她,嘴角半是无奈,半是宠溺。

    轻柔了一下她的小脑袋瓜之后,他的大掌轻轻的抚平了她眉心处的折痕,而后俯在她的耳际轻声道:“我去看一下就回来!”

    虽然这个声音很轻,男人也不确定女人是不是能听得到。

    不过在他的这一番安慰之下,女人翻了个身子,然后抱着一侧的被褥又睡着了。

    见此情景,男人把取走了放在柜子上的手机,到了阳台上察看。

    在看到短信上的内容之时,男人的嘴角浮现了一抹诡异的弧度。

    这样的笑容,在天边露出的鱼肚白的光映衬下,诡异至极。

    已上钩?!

    有趣!

    这是这男人,对短信的评价。

    看来,离他想要的效果,已经不远了!

    ------题外话------

    天兔来袭,一夜回到解放前,全城停电,但俺坚持不断更,握爪~!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