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356章 我不介意送你回娘胎!

    看完了短信,收起手机,男人慢步回到了卧室里。

    先是到了小床边,将那个不安分的小奶娃踢掉的被子盖好,男人又回到了女人的身边。

    看着她熟睡的小脸,他的黑眸里闪烁着别人看不懂的光芒。

    别人可能不知道,他接下来的行动可能毁掉一个人乃至一个大集团。

    可能有的人会觉得,他这么做是残忍了!

    但一想到这些人差一点要了他身边女人的性命,他就觉得自己做的理所当然。

    他从来不会主动欺人。

    但人要是欺了他一分的话,他定要欺人十丈!

    当然,这仅限在自己的事情上。

    可这一次,他们竟然欺负到了他女人的身上来。

    若是欺负了他还好说,但身边这个女人可是他打算用生命去守护的。

    他怎么可能说算了就算了?

    不!

    不可能!

    他一定要将他们往绝路上逼,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

    当然,这么做男人也是考虑到一个杀鸡儆猴的效果。

    让他们看到欺负了他女人的悲惨结局之后,看他们谁今后还敢将主意打到他女人的身上来。

    就算有报应什么的,男人也在所不惜。

    反正只要他的女人完好无事,不管什么报应他都愿意独自一人承担!

    像是发誓那般,男人将一侧的女人紧紧的搂进自己的怀中。

    或许是感应到自己又回到了那个熟悉的怀抱中,女人轻哼了一声之后,又往那个温热的怀抱拱了拱小身子,然后主动的将自己的小手环在男人的腰身上。

    看着女人孩子气的举动,暗夜中男人的嘴角轻勾……

    睡梦中的她也是如此的依赖他,看来他所做的,都非常值得!

    将自己的脸再度埋在女人的脖颈之后,男人就这样带着嘴角的弧度,跟着女人一起跌进睡梦中……

    ——分割线——

    “刘嫂,今天把这只山鸡给顿汤!”

    这天,谈逸泽进门的时候手上还提着一只活的山鸡。

    这是今天他让队里的兵蛋子在他们训练场附近的山里活抓来的。

    其实,他就是看顾念兮这一阵子为了明朗集团忙的没日没夜的的,心疼了。

    想要找点什么东西,来给她补补。

    不过市场里买的鸡,熬出来的汤实在太油了。

    不说顾念兮,连他自己都喝不下。

    所以,谈参谋长今日才想方设法弄来了这么一只野生山鸡。

    听说他谈逸泽要打山鸡,兵蛋子们还乐了

    寻常他们参谋长最不喜欢的就是他们随随便便的就跑到林子里找野味打牙祭,怎么今天突然自己要吃山鸡了?

    泄密的,照样还是一直和谈参谋长呆在一块的小刘。

    据知情人士小刘透露,这谈参谋长是要抓山鸡给他们的小嫂子补身子的。

    知情人士小刘还说了,这谈参谋长疼他额的小妻子疼的要命。

    一般谈参谋长脸色不善,谁人劝都没有用。

    但他们的小嫂子一句话,铁定能将他们的冷面豹子给弄的服服帖帖的。

    众人都对小刘的这一番话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毕竟他们中的好些都是今年刚刚进部队的,对于这个传说中的参谋长还不是那么的熟悉。自然,也不可能听到他们的谈参谋长对他们的小嫂子有多好。

    不过他们还是争先恐后的去给嫂子抓山鸡了,就想着哪一天自己要是惹得谈参谋长生气的话,小嫂子能看在吃山鸡的份上,为他们说说话。

    不过因为上去抓山鸡的人多,这不送来的山鸡都可以堆积在谈参谋长的办公室了。

    他们的谈参谋长也不贪,只挑了两只,便将其他的都送回到林子里去了。

    反正熬汤需要的也不多,再说吃多了他也怕顾念兮吃的腻味了,以后就不喜欢吃了。

    看着放在厨房里的野山鸡,刘嫂笑道:“是准备给兮兮熬汤的吧?”

    刘嫂虽然没听谈逸泽说什么,但一猜一个中。

    她来谈家这么多年,也就见谈逸泽对顾念兮上了心。

    “呵呵,看她最近忙的都瘦了好多,给她补补身子。”

    谈逸泽笑了笑。

    “做得好,她现在忙起来没日没夜的的,是该好好补补。你先上楼休息吧,我把这边的东西都给处理了,就开始熬汤!”刘嫂见他们两人这么恩爱,心里也就踏实了许多。

    看着谈逸泽现在也过上圆满幸福的生活,已故的少夫人大概也安心了吧?

    顾念兮照样死朝着饭点声进谈家大门的。

    一整天,她都忙着交接明朗集团的那些业务,还有处理即将出炉的那份宋亚合作企划案,忙的晕头转向的。

    以前看谈建天在这个位置上的时候,她还觉得蛮轻松的。

    可当真自己坐上这个位置才发现,原来不容易啊。

    顾念兮一进门,谈老爷子就招呼着她过去吃饭。

    “兮兮,快过来,忙坏了吧?”

    这么年轻就要接过那一大堆的烂摊子,谈老爷子看着也是心疼。

    “小泽给你弄了一直山鸡回来,刘嫂已经熬成了汤,你过来喝喝看,会不会太烫了!”

    谈老爷子把炖好了的汤给她盛了出来。

    “谢谢,爷爷!”

    坐在餐桌上,顾念兮张望了下。

    “爷爷,我老公呢?”

    “刚回来,宝宝闹着要让他抱,他就给抱上去。”谈老爷子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谈逸泽正好一手抱着宝宝,一手拿着一袋子的东西。

    “兮兮,汤喝了没有?”

    楼梯口处的他,一如三年前那般让人心动。

    “喝过了。老公,你不是一向都不喜欢别人吃这些野味的么?”

    “还不是为了你?家养的鸡哪有那么有营养?快点把他们都趁热喝了。”在他顾念兮面前,他谈逸泽哪有一次不破例的呢?

    他的笑,如沐春风。让她觉得,有些不真实。

    “老公,你真好!”

    这话,她发自真心。

    谈逸泽都为了她顾念兮做了这么多,她难道没长眼睛看不出来不成?

    然而,坐在边上的谈老爷子不乐意了。

    “当着我这老爷子的面大秀恩爱,你们好歹也考虑一下我的感受?”老爷子虽说是在嘟囔着,可他那双和谈逸泽极为相似的眼眸里,却无一不是悦色。

    这个孙子最让他牵挂,如今这个孙子能像和别人一样健康快乐的生活,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他开心的呢?

    “当着我这孤家寡人的秀恩爱,也不嫌害臊!”

    顾念兮的脸皮一向薄,怎么忍受得了别人这么打趣?

    当下,她的小脸就像是熟透的虾子似的。

    “爷爷,你再笑她的话,估计她这汤是喝不下去了!”

    谈逸泽揉了一下他所最喜欢的长发,嘴角上是忍不住会勾起的弧度。

    “好好好,不笑话她了,就知道你心疼她。”谈老爷子依旧是笑容满面。

    “爷爷……”顾念兮怪嗲了一声,说起来这个孙媳妇是越来越像是他的孙女那样了。

    “……”

    这一幕,真的很温馨很和谐。

    如果不是后来,舒落心的出现的话!

    舒落心是踩着饭点的时间从楼上下来的。

    自从上一次和谈老爷子撕破了脸皮之后,她经常是一整天都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不然就是一个人到外面闲逛。

    也只有在吃饭的时间,她会出现在这餐桌上,和他们这几个表面上是亲人,可背地里却是敌人的家伙共餐。

    “哟,这一家人吃的挺欢的。”舒落心看似在和他们打招呼,可谁都听得出,这舒落心的话里暗含讽刺。

    她这么说他们几个,无非是讽刺他们不将她舒落心当成一家人。

    只要她舒落心不在这个餐桌上的时候,他们吃饭就有笑声。

    而等到她舒落心下来的时候,整个餐桌上的人就跟见了鬼一样,谁都绷着一张脸。包括,那个只有一周岁的聿宝宝。

    这小家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从一出生开始,他一见到舒落心就是哭。

    更不用说,这舒落心想要抱他一回了。

    舒落心抱过他一次,还是在刘嫂忙的不得已的时候才让她接手的。只可惜,这小祖宗不管刘嫂怎么哄,只要看到舒落心的脸就用那双胖嘟嘟的小手捂着自己的小脸蛋号啕大哭,活生生像是她舒落心怎么了他一样。

    换用周先生的话来说,他们的太子爷是疾恶如仇。

    可在舒落心看来,这便是狗眼看人低。

    这聿宝宝就跟他爸的德行一样,瞧不起她舒落心。

    自然而然的,舒落心也不喜欢聿宝宝。

    “来了就吃饭。”

    谈老爷子虽然年岁是上去了,可他的耳朵不拢,脑子也好使,自然也听出舒落心的这些话是话中有话。

    要是寻常,谈老爷子一定反击。

    可现在谈建天才刚刚离开,谈老爷子实在没有什么心思和她斗。

    扫了舒落心一眼,谈老爷子道。

    听着老爷子的话,舒落心的脸上虽然还有些不满,但也拿起了筷子开始吃。

    可眼睛一扫顾念兮眼前的鸡汤,她的心里又不是滋味了。

    光是这个汤的色泽,她就断定这汤绝对不是寻常的鸡。

    光闻着味道,就觉得香!

    估计,是野山鸡炖红枣,补气又养颜。

    嚼着东西,舒落心的脸色越来越不好。

    看了顾念兮一眼,她有开口说:

    “同样都是这个家的人,不知道待遇怎么差别这么大!”舒落心便往自己的嘴巴里塞着饭,便含糊不清的说着。

    虽然她没有明说什么,但明眼人一听绝对听得出来,她是在不满谈老爷子的差别待遇。

    当然,舒落心除了为自己同样身为谈家的人抱不平之外,一方面还在为谈逸南鸣不平。

    谈逸南也是谈家人对吧?

    还是谈老爷子的亲孙子对吧?

    怎么都比顾念兮这个外姓的孙媳妇和他谈老爷子比较亲!

    不给她舒落心弄鸡汤也就算了,她虽然是大病初愈,但大多数时间都是呆在家里,也没有做什么辛苦的活。

    但谈逸南不一样!

    谈逸南从谈建天去世之后,每天不也跟顾念兮一样,都在明朗集团忙得晕头转向的么?

    她舒落心光是看到就觉得,谈逸南这阵子的下巴明显的尖了很多。

    她这个当妈的,自然是心疼。

    只是她就不明白了,难道他谈老爷子看着不心疼?

    “落心,天儿刚走,我现在不想让这个家乌烟瘴气的,我劝你见好就收!”谈老爷子自从这舒落心一上餐桌,就一直都在努力的强忍着。

    可没有想到,她这还打算变本加厉了?

    谈老爷子现在的年岁已高,但这可不代表着他能随随便便的放纵别人在他的面前撒野。

    “我也想见好就收,可没办法。有些事情我实在看不下去。”谈老爷子要是不提及谈建天的事情也就算了,可现在提及,舒落心又怎么可能忍得住?

    别人待他们娘俩不好也就算了。

    可谈建天是她舒落心的丈夫,谈逸南的亲生父亲,他这么对待他们娘俩,算什么意思?

    遗嘱不给她看也就算了,现在连公司的代理总裁也是别人。

    这对他们娘俩来说,到底算什么?

    “看不下去?有什么看不下去的?”谈老爷子好歹以前也是扛枪杆子的人,那容得了别的人在他的面前这么的放肆。

    舒落心的脸色一沉,怒色道:

    “老爷子,别的我也就不说了。你一直都看我不顺眼,我也知道,这一点我也不会说什么。可你呢!”

    “我说您看把念兮这个外姓媳妇看的比您的亲孙子重要,您一定骂我总拿顾念兮和我比较,没有可比性。咱们今天就将这些都给抹开,单单拿小南来说吧。”

    “小南也是您的亲孙子吧?您说顾念兮这阵子为了明朗集团的事情那么忙,给他补身子我也知道。但你也要考虑一下我们小南是不是?您难道都没有看到,您的亲孙子这阵子也忙瘦了么?就算做做表面功夫也好,您难道就不会也给小南弄点补药什么吗?”

    舒落心的脸色,阴沉的不像是她,就像是在蓄势酝酿着一场腥风血雨。

    换成是以前,她是不会这么直接和谈老爷子争吵的。

    但现在,谈建天已经没有了。

    她压根就没有必要费尽心思的去博得那个男人的心。

    再说,就算她舒落心怎么努力,到最后谈建天的心不还是那个贱人的身上么?

    你看看,他连死后的心愿都是和那个贱人合葬在一起,难道到现在她舒落心还看不出谈建天的心思?

    “汤?我说落心,你会不会会错意了?”谈老爷子听着她的这一番指责,突然笑了。

    “会错意?”舒落心疑惑的看向身边的人。

    “这只山鸡,还是小泽自己抓来给他媳妇补身子的,如果你想要给小南补身子的话,你大可以自己去弄几只回家!”

    谈老爷子淡淡的扫视了一眼面前的女人之后,开了口。

    这下,舒落心的脸色堪称是调色盘。

    一阵青,一阵红,最后还是一阵黑。

    “这……”

    见到鸡汤,她还以为是谈老爷子让刘嫂炖的,她哪里想得到,一向不苟言辞的谈逸泽会这么细心,连媳妇补身子的事情,都是他亲自操心的。

    当然,舒落心其实一直都在避免和谈逸泽直接对上。

    可现在呢?

    她竟然为了一只鸡,自己撞上了谈逸泽的枪口。

    这该怎么办才好?

    舒落心正在为此时忧心忡忡的时候,谈逸泽开了口:“舒姨,看来我谈逸泽给自个儿的媳妇弄点补身子的汤,好像把您的好兴致给搅乱了!”

    在舒落心一脸尴尬的神色中,谈逸泽慢条斯理的开了口。

    此时的谈逸泽,一手抱着怀中的聿宝宝,一边还暗自掐着顾念兮的掌心,示意她赶紧把鸡汤给喝了,免得待会凉了不好。

    至于男人的黑眸,就一直淡淡的扫视着舒落心。

    那种淡漠的眼神,此刻竟比谈逸泽有时无意露出的犀利神采还要危险。

    这样的眼神落在舒落心的身上,让她的背脊不自觉的凉飕飕。

    “不……小泽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舒落心急于开口否认。

    惹上这个恶魔头,恐怕不那么简单。

    再说了。她舒落心现在的情形也真的不适合在这个时候和谈逸泽硬碰硬。

    所以,她一改之前和谈老爷子争锋相对的架势,信誓旦旦的要和谈逸泽解释什么。

    只可惜,对于舒落心的解释,谈某人像是一点都听不懂。

    扫了一眼面前的男人,他道:

    “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是说我谈逸泽给自个儿的媳妇弄鸡汤补身子,是罪大恶极的事情的意思么?”

    说这番话的时候,男人的唇角似笑非笑的勾起。

    “我……”本是能言善道的舒落心在谈逸泽的面前,也是屡屡吃瘪。

    一连串的反击之下,舒落心发现自己哑口无言。

    而顾念兮好似早已预料到舒落心会是这么个反映那般,自顾自的喝着汤,一点都没有给舒落心解围的意思。

    顾念兮之所以能练就到现在如此淡定的地步,其实也是许多惨痛教训积累下来的。想当初,她和谈逸泽刚刚结婚的那一阵,在这铁嘴铜牙的谈参谋长的身上得到的教训还不够么?

    “小泽,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舒落心连连说了两句,想要以此来强调自己的真心。

    对她如此的保证,谈逸泽只是微眯了一下黑眸,然后目光再度放淡:

    “不是最好,但你要是再在爷爷的面前颠倒了黑白,分不清主次的话,我不介意送你回到娘胎里去重塑!”

    谈逸泽可从来不是什么好脾气的男人。

    什么时候,轮得到其他人在他面前撒野来着?

    舒落心手上还拿着饭碗,在听到谈逸泽的最后这一句话之时,手上明显的一抖。

    原本还好好的瓷碗,在她的颤抖下瞬间掉到了地上。

    和地面相接触的瞬间,白色的瓷片瞬间支离破碎……

    面对散落一地的瓷片,舒落心的脸色一点一点变白。

    几乎,就和这白瓷的颜色一个样……

    是!

    她舒落心和谈逸泽的关系向来不是那么的好。

    可这些年来,他们都带着面具生活,维持着表面上的和平。

    这,还是第一次谈逸泽这么直接的和她撕破了脸皮。也是,他第一次如此明显的说他会对她数落心做什么事。

    望着散落在地面上的那堆瓷片,舒落心又看了一眼谈逸泽。

    “……”

    她张了张唇,想要说些什么来缓解一下眼下的气氛。

    可无奈,在被那双冰冻的黑眸这么一盯着,舒落心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被冻结了,哪还有什么思维。

    而谈逸泽则在看到她将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之后,轻启了薄唇,道:“舒姨,我谈逸泽说过的话,绝对是说的到,做的到的!不信的话,我们走着瞧!”

    丢下这么一句话,谈逸泽转身看向顾念兮。

    见她已经将摆放在面前得到鸡汤都给喝完了,他的眼神顿时放柔。

    那样的眼神,好像能掐得出水,轻易的让一个女人溺毙。

    看了一眼顾念兮,他说:“既然鸡汤喝完了,今天难得我在家,要不我们出去吃饭吧!”

    谈逸泽这话的语调像是在建议,但实际上更像是命令。

    因为他说完这一番话之时,他本人已经抱着聿宝宝先行离开了餐桌。

    顾念兮无论如何,也只能跟上。

    当然,离开的时候,顾念兮也不忘搀扶了谈老爷子一把。

    虽然谈逸泽话里的“我们”二字,并没有明确的说是谁,但任谁都听得出,他的“我们”二字,除了包括他谈逸泽和顾念兮以及他们的聿宝宝,还有谈老爷子和在另一边上忙活的刘嫂。但这当中,就是没有包括舒落心……

    餐桌上的气氛被舒落心搅和的一团糟,谈老爷子自然也不反对换个地方吃饭。

    于是,他们一行人就在谈逸泽的带领之下,离开了。

    一时间,整个谈家大宅上上下下,便只剩下舒落心一个人。

    那一刻,舒落心感觉自己跟疯了似的,手狠狠的扫落了摆放在餐桌上的那些碗筷……

    于是,刚刚还完好摆在餐桌上的那些碗筷,又在一瞬间变成了一堆废瓷。

    可这样的发泄,仍旧没有让舒落心感觉到任何一丁点的快意。

    她又将所有的椅子摆起来砸,砸到地上的板砖都被她给砸碎了。

    一直到最后,将整个厨房弄的像是个废墟,她才停下了所有的动作,缓缓的滑坐在地面上。

    不是因为她心里的怒火都给发泄晚了,而是因为她实在是没有力气再继续下去了。

    眼下,她唯一能动的只有自己的这张嘴!

    她撕心裂肺的对着天花板喊着:

    “凭什么这么对我……”

    “凭什么这么对我……我好歹也在这个谈家住了这么多年,为什么可以这么对我?”

    “这一切,都是你的错!你这个贱人,为什么死了那么久,都还不让我安生?”

    “为什么……”

    只是无论舒落心怎么喊,这个房子任就是死一样的沉寂……

    ——分割线——

    顾念兮和苏悠悠约好去逛街,是在两个星期之后的周末。

    此时的明朗集团,在谈建天去世之后也才刚刚步上正轨。

    而顾念兮在这个周末的下午,也难得忙里偷闲,约着自己好久没有见面的苏小妞。

    此时的苏小妞正在医院值班,临近下班的时候顾念兮就到了。

    不过顾念兮还没有来得及直接跑进苏小妞的办公室搞什么“突击检查”之类的,就被人给抢先了道,还差一点将她顾念兮给挤倒。

    定睛一看,顾念兮才发现刚刚差一点撞倒了她的,不过是一个花店的员工。

    因为手上捧着巨大的花篮,所以才差一点将她给挤得摔倒了!

    “好大的花篮,谁家的姑娘这么幸运!”看着这玫瑰花,顾念兮有些酸溜溜的嘟囔着。

    好吧,其实她是羡慕瞎了。

    谁让她家的谈参谋长真的很少送给她这些花花草草之类的?

    估计在谈参谋长的眼里,这些东西又不能吃,又不能花,比补上一顿烤肉!

    可谈参谋长压根就不知道,其实他的女人偶尔也会渴望浪漫一下。

    边说,顾念兮边朝着苏悠悠的办公室走了进去。

    不过眼前的一幕,倒是让顾念兮有些惊奇。

    因为刚刚花店员工扛来的那个大花篮,竟然送到了苏小妞的桌上去了。

    而这会儿,苏小妞正在办公室里所有女医护人员的羡慕眼神之下,签收花篮。

    “苏悠悠,一阵子不见,行情越来越好啊?竟然还有人将这么大的花篮,给送到医院来了?”顾念兮一到跟前,就开始打趣着。

    苏小妞连招呼都顾不上打,就开始说:“那是,你也不看你姐姐我长的如此人见人爱,花开花败,棺材见了变成滑盖?”抱着那个大花篮,苏小妞狠狠的臭美了一大把。

    “苏悠悠,大半个月不见,你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

    “那是,念兮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么一句话: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好吧,这粗线条的苏小妞估计还没有料想到自己到底把自己给绕进去骂了。

    “……”顾念兮白了一眼苏小妞,一副:真拿你这个二货没办法的样子。

    “好了,难得见面一趟,你应该快下班了吧?”言归正传,今天顾念兮是想要找苏小妞去逛街买点东西的。

    因为下个星期就是明朗集团的年终仪式了。

    往年,顾念兮也会参加。

    不过每年,她都是以一个部门经理的身份去参加的。

    所以,衣服自然也是随便的套裙。

    但今年不一样。

    今年的顾念兮,将是以明朗集团执行董事长的身份去参加,代表的将是整个明朗集团,在衣着上自然要多加考虑一些。

    “差不多就要下班了,现在我只负责一些简单的检查。”

    重回到工作岗位上的苏小妞,真的比之前要鲜活了一些。

    单单是一个笑容,连顾念兮都能轻而易举的感觉到她的喜悦。

    “念兮你等我一下,我去换件衣服就过来!”

    下班的时间到了,苏小妞打算换下那一身白大褂。

    “好的。”

    趁着苏小妞离开,顾念兮也随意的打量了一下苏小妞现在的办公桌。

    好吧,苏小妞现在的办公桌和以前的差不了多少。照样上面除了一些简单的有关妇产的书籍之外,还有苏小妞自己带来的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像是什么手机充电器,移动电源,还有各色各样明星的海报之类的。

    当然,在这一桌子乱七八糟的东西里,最惹眼的还是刚刚花店的员工送来的花篮。

    顾念兮只是轻拨了一下其中一朵玫瑰,没想到从上面跌落了一个东西。

    那是一张卡片!

    顾念兮拿起来,想要放回到原位的。

    却不小心看到了上面的署名——骆子阳?!

    是子阳哥送给苏小妞的?

    刚刚,她还差一点误认为这些是凌二爷送的呢!

    因为在她顾念兮的印象中,骆子阳并不像是会用如此浮夸的物质东西来讨好女人欢心的男人,倒是凌二爷比较像是这类人物。

    “念兮,我们走吧!”就在顾念兮拿着卡片想着什么的时候,苏小妞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

    顾念兮动作干净利落的将卡片塞回到花篮里面,转身和苏小妞说到:“我们走吧!”

    “好啊。对了,先说好,今天的晚饭可要由你这个明朗集团的董事长来请客!”苏小妞就像是赖皮狗一样,窝在顾念兮的身上。

    “知道了!”

    “我要吃最贵的!”

    “苏小妞,你别蹭鼻子上脸!”

    “好啦,姐姐知道错了。待会随便的燕窝鱼翅鲍鱼就行……”

    无视掉身边频频投来的白眼,苏小妞说的理所当然。

    “对了悠悠,咱们不把花篮给带走么?”

    就在顾念兮即将和她走出办公室的时候,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不用!”苏小妞的回答干净利落。

    “为什么?”

    “没为什么!”

    “苏悠悠,那个花篮不是凌二爷……”

    不是凌二爷送的!

    顾念兮想要这么和她说。

    因为她刚刚,不小心看到了上面的卡片。

    “我知道,那玩意不是凌二爷送的!”凌二爷虽然浮夸,但他真的很少弄这些花花草草。

    从某一点上来说,他和谈逸泽这几个兄弟,都有着本质上的共同点,不喜欢弄这些花花草草!

    “那你知道这是子阳哥……”

    “我知道!”

    苏小妞其实就像要快一点摆脱眼下的窘境,但她不知道自己太过于急切的回答,自然也引来了顾念兮的怀疑。

    特别是,苏悠悠那双眼眸里蔓延开来的哀伤,是她嘴角那灿烂的弧度所掩盖不了的。

    “苏悠悠,你和子阳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着苏悠悠,顾念兮突然感觉到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

    “没有,我和他哪能有什么事情发生?”苏小妞看似轻松的耸了耸肩膀。

    “没事的话,那你为什么不带走他的花篮?”以顾念兮对苏小妞的了解,这厮的脑子虽然简单,但她从来不是个会抱怨的人。更不会,随随便便的糟蹋别人的心意!

    顾念兮还记得,苏小妞每次收到别人送的礼物,不管是多么廉价的,她都会非常开心……

    然而这一次……

    “兮丫头,有些事情我会告诉你的。但现在,不是时候!”

    不是她苏悠悠现在不想说,只是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说,该如何开口。

    自己的男友,背着自己和自己的好友好上了?

    这样的事情,顾念兮不也曾经经历过么?

    考虑到顾念兮的感受,苏小妞不打算让她跟着自己再难过一次。

    还是等一切都尘埃落定之时,再告诉她吧。

    “那好吧,等你想说的时候,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给我打电话!”顾念兮最担心的,就是苏小妞总将心事都藏在肚子里。

    “嗯。好了,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赶紧去逛街,逛完了街,姐姐还要吃大餐呢!”一句话的功夫,苏小妞又跟换了一个人似的。

    此时,那些悲伤的气息已经在她的身上找不到任何的踪迹,嘴角的笑容依旧是那么明艳动人。

    这样的苏小妞,让顾念兮有些错愕。好像她刚刚看到的那个满是哀伤的苏小妞,和眼前的这个不是同一个人。

    “知道了……”

    一番吵吵闹闹之后,顾念兮被苏悠悠给带走了。

    而被留下的,只有苏小妞办公桌上摆放着的那一篮子娇艳欲滴的玫瑰花……

    ——分割线——

    凌母最终是被逼得走投无路,回到凌家大宅的。

    其实如果可以,凌母真的不想以现在这幅尊容,回到凌家的。

    她想要先找到儿子,让他先给自己弄一笔钱,先支撑过这一阵子。

    再将,凌父身边的女人的底细给查的个水落石出的。

    到时候,将那个女人给打发走了,她也可以风风光光的回到凌家大宅来。

    无奈的是,凌母这阵子根本就找不到凌二爷。

    她不是没有尝试过给凌二爷打电话,可自从她和苏小妞额的关系闹得那么僵,甚至还上了法院,这个当儿子的一时生气,就将自己的手机号码给换了。

    到现在,凌母都不知道凌二爷新换的手机号码。

    以前,她要是想要找儿子,还可以直接打凌家大宅的电话。

    可这一阵子,凌二爷压根就没有回到凌家大宅去。

    至于她直接拨到凌氏大厦去的号码,也被凌耀命人给直接拦截了。

    凌母算是明白了,凌耀这是真的打算切断她和凌二爷所有的联系,将她在凌氏的权利全都架空还不止,他还要坐实了她呆在法国没有回来的事实。

    或许是深知她自己是没有脸面回到凌家大宅,凌耀在这一方面并没有多少阻拦。

    或许在他想来,她当初闹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让整个凌家跟着她一起丢人,现在的她压根就没有脸面回来见凌老爷子。

    他只是想要让她慢慢的将所有的钱都给磨光了,然后让她自动自觉的回到法国继续呆着。

    只是凌耀或许没有想到,兔子逼急了还会咬人呢!

    再说了,这凌母压根就不是兔子,而是野狼!

    都被逼到这个份上了,她怎么可能老老实实的回到法国去?

    再说了,她要是真的回去了,这个凌家今后还有自己的位置么?

    所以,就算现在回来再丢人,又如何?

    只要能保住她这个凌家主母的位置,她又怕什么?

    再说了,她现在连住宾馆的钱都没有了,都被酒店的服务员直接帮她打包了行李给丢出来了,她现在还上哪里找钱来买机票?

    站在凌家大宅的门前,凌母生平第一次觉得事态变化无常!

    前一阵子离开的时候,她怎么会想到,再次回到凌家的自己回事如此的狼狈?

    自己身上除了一件可以保暖的衣服,剩下的那些昂贵的皮草,都被她这几日卖掉抵了住房费用。

    可这些钱,又怎么经得起她习惯性花钱的大手大脚?

    没过几天,钱都用光了。

    “哟,太太?”

    凌母本来是想趁着人不注意的时候走进凌家大宅的,免得自己现在这幅邋遢的模样引起别人的关注。

    没想到,这会儿她的脚还没有踏进这扇门呢,就已经有人先注意到了她。

    这人,便是凌老爷子的助理,老刘。

    “太太,您这是……”见凌母的手上提着那一大堆的东西,还有那一头凌乱的有些认不出是她的头发,以及那疲惫深陷下去的眼眸,老刘表示很疑惑。

    这凌母寻常都不像是个会亏待自己的人。

    就算住的是旅馆,她怎么可能忍受得了自己这一副邋遢的尊容?

    刚刚,他还以为自己是看错了!

    不过等到这凌母一开口,他立马就可以认定那便是凌母,如假包换!

    “难道我这提着大包小包的不是回来住,还是回来探亲不成?”

    趾高气昂的德行,简直跟出国之前是如出一辙。

    狠狠的甩了这个老刘一眼,凌母拽着自己的大包小包大步朝着凌家大宅走了进去。

    “太太,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刚刚看您这一身打扮……”差一点认不出是她了!

    当然,老刘不是不懂得看脸色的人。

    眼下,见凌母的眼神如此不善,他自然不会去自讨没趣。

    “我这一身打扮怎么了?我这一身打扮是时髦。你是不知道,人家国外现在流行得到就是这样的!”

    好吧,凌母的嘴巴向来不喜欢占据下风。

    明知道眼下自己的情况很糟糕,她还是照样将死的说成了活的。

    “原来,人家现在流行的是这样的啊……”

    听凌母的这一番话,老刘的心里各种讥讽。

    以为他没有去过国外就可以随便糊弄?

    切!

    只要是有长个脑子的人,就知道绝对没有人会流行穿的跟个乞丐没有什么区别的服装!

    “别在这里闲着,去帮我弄个洗澡水,我现在浑身不舒服,需要好好的泡个澡!”

    一回来,凌母立马又端着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子,就连凌老爷子这身边的红人老刘,都要被她差遣。

    “我这就吩咐人去办。”老刘虽然心里有些不满,但他不会正面和别人对上的。

    而凌母也趁着这个时候四处打量了一下凌家大宅。

    底层的大厅,几乎和以前没有什么变化。

    凌老爷子的卧室灯是亮着的,估计现在他在卧室里休息。

    “你们几个,现在帮我把这些行李拿上去!”

    懒得自己去搬东西,凌母开始指挥着下人。

    “太太,老爷子说让我们先去花园里把晒着的干果给收进来的!”

    凌老爷子的干过从来不喜欢从外面买,都是自己家里晒的。

    眼看这天可能要下雨,他回屋之前就交代好了的。

    佣人已经开始收起了一大半,正打算个全部都给收好,回去交差。

    可凌母的出现,让人措手不及。

    “干果什么时候收不成?老爷子是人,难道我就不是?难道没有看到我从外面回来,都快要给累死了,竟然还一句话要我强调个几遍?”

    凌母的语气不是很好。

    或许是因为凌耀的出轨,让她对整个凌家都有些失望。

    再者,她也想要趁机表明一下自己在这个家的地位!

    “是……”

    被凌母训斥之后,佣人都表示服从管理。

    只可惜,人心隔肚皮。

    背地里,不知道人家是怎么想的。

    但眼下,凌母只要看到这些人还听自己的话,心里也就舒坦了一下。

    跟随着那些人,她回到了先前属于她和凌父的那个房间。

    房间还在,甚至摆设也一样,可再度进入到这个房子的时候,她却突然厌恶至极。

    特别是看到床头的柜子上摆放着那一张不属于自己的照片……

    那照片上,女人的笑脸如花。

    可在凌母看起来,照片上的这个女人却更像是在向她炫耀她的胜利似的。

    凌耀这老不要脸的,竟然将这小三的照片都堂而皇之的摆进这个卧室里来了?

    而且,还是摆在她以前最常睡觉的这张大床上?

    这是搞什么?

    难道是生怕他不知道他搞起了小三,所以才如此大摇大摆么?

    无疑,这让她感觉到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衅,领地受到了侵犯。

    那一刻,凌母伸手就将摆在窗前的这张照片给扫落在地上……

    ——分割线——

    当凌母正怒气冲冲的发泄着自己的火气之时,她却不知道,在这个城市某一幢豪宅里,有个女人也和她现在所处的情况一样,正在靠着砸烂屋子里的东西,来发泄自己那些莫名的火气……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